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86部分

院,只能在庭院内活动,庭院里只得一个使唤丫鬟,十四五岁的样子,长得倒是眉清目秀,可惜我跟她语言不通,所以基本上不能和她作什么交流。她每天只是按规定给我把饭菜送进房来,清洁房间擦洗地板,收走我换下来的脏衣服。值得一提的是,这庭院里有个小小的温泉池,洗澡是十分方便,从房间推开门,走廊下面就是温泉汤,布局就像日本的温泉旅馆。
  我在庭院里住了几日,红叶每天都要过来看我一趟,不过她的好意只让我觉得是一种变相的监视,对她仍是没有好脸色。除了她我没再见过其他人,我也乐得自在,每日里除了睡觉、泡温泉,就是自己跟自己下五子棋,这屋里有书,且都是天曌国的汉字,不过我向来觉得看古代竖排版没标点的书太累,也不去费那个神。这样平静地过了几天,庭院里来了一位客人。他来的时候,我正着了一身和服,不长的头发扎成一个马尾,坐在回廊边上,将一双脚泡在温泉里,身旁摆着棋盘。见红叶陪他进来,我只是微微挑了挑眉,既不行礼,也不招呼,一脸淡然。倒是他微微欠了欠身,优雅地笑道:“云夫人。”
  “在这里见到九爷,真是意外。”我笑了笑,“妾身是被人掳来的囚犯,不知道九爷在这里是什么身份?”
  “哪位囚犯能像云夫人这般从容自在?”九王君千翌笑道,目光扫过我泡在温泉里的赤足和光裸的小腿,再落到我身侧的棋盘上,微微一笑:“五子棋?”
  “九爷知道?”倒是我有几分诧异。他笑了笑:“曾和皇兄一起下过,原来这棋是出自云夫人这里。”
  他的态度不卑不亢,见我仪容不整,一双光脚泡在水里,也不像一般男人那样讲个非礼勿视,目光坦荡、大方自然的举止反倒没有猥琐之感。他跪坐到棋盘对面,微笑道:“千翌陪夫人下一盘如何?”
  “甚好。”我看了红叶一眼,见她看九王的目光恭敬,极力表现得淡然,却又有一丝复杂的情绪在眼中波动。看来她对九王的那份心思倒是真的,我心中不由得自嘲,好歹她对我总说过一句半句真话,令我的自尊心不至于受挫到底。
  君千翌知道下法,但可能是由于没有经常下这棋的原因,他很快被我引进陷阱里,一颗子堵了这里,另一边必定堵不住,他搁了子,轻笑道:“眼看着千翌就要赢了,没想到夫人还在这里布了局,反倒起死回生,将千翌逼入败局。”
  “所以,即使到了绝境也不要放弃希望,没准下一刻就有转机。”我淡淡一笑,搁下棋子。君千翌定定地看着我,他的眼睛和皇帝真是太不一样了,皇帝的眼神过于慑人,而他的眼睛每每见到都是清澈的,清澈得一望无底、令人怀疑,一个从小生活在深宫那些阴谋算计中的男人,怎么会有这么清澈的眼睛?连云峥那样无欲无求和凤歌那样淡定超然的人,都没有这样清澈的眼睛,“水至清则无鱼”,太过清澈,是不是太过有心机的掩饰?
  “夫人是胸有丘壑?还是不清楚目前的形势?”九王微笑道,“在这种环境之下还能镇定自若、谈笑风生,若是别的女子,恐怕除了哭泣和哀求,再无他法。”
  “哭泣和哀求能改变现状吗?”我自嘲道,他是在讽刺我无知者无畏吗,“听说九爷信禅,可听过三求观音的故事?”
  “愿闻其详。”君千翌面带微笑,似乎来了一点兴趣。我笑了笑,淡淡地道:“有一个人在屋檐下躲雨,看见观音正撑伞走过。这人说:‘观音菩萨,普度一下众生吧,带我一段如何?’观音说:‘我在雨里,你在檐下,而檐下无雨,你不需要我度。’这人立刻跳出檐下,站在雨中道:‘现在我也在雨中了,该度我了吧?’观音说:‘你在雨中,我也在雨中,我不被淋,因为有伞;你被雨淋,因为无伞。所以不是我度自己,而是伞度我。你要想度,不必找我,请自找伞去!’说完便走了。次日,这人又遇到了难事,便去寺庙里求观音。走进庙里,才发现观音像前也有一个人在拜,那人长得和观音一模一样。这人问:‘你是观音吗?’那人答道:‘我正是观音。’这人又问:‘那你为何还拜自己?’观音笑道:‘我也遇到了难事,但我知道,求人不如求己。’这个故事告诉我们,成功者自救。遇到难事只是哭泣或是哀求别人救你,还不如坦然面对,自己想法解决。”
  君千翌的目光中带上一丝了悟和恍然,笑道:“是千翌失礼了。”
  丫鬟送了饭菜过来,见了九王和红叶,跪下行礼。九王起身道:“千翌不打扰夫人用餐,改日再来看望夫人。”
  “妾身不送。”我点点头。红叶看了我一眼,欲言又止,见我态度冷淡,终是一言不发地跟着九王出去。我起身步入室内,丫鬟把餐盒放到室内的矮餐桌上,退出房间。我见餐盒里摆着精致的海鲜刺身、鳗鱼卷、寿司,淡淡一笑,虽然是没有自由的囚犯,不过住得好吃得好,对我也算是客气了。
  夹了一个蟹子寿司放进嘴里,刚刚咬下去,觉出有异,将嘴里的寿司吐到碟子里,用筷子扒拉两下,看到一个小蜡丸。我怔了怔,赶紧拿起蜡丸,捏碎了,取出里面的小纸条,见那纸条上写着:“想办法见厨娘一面。”落款处画着一只飞舞的蝴蝶。我心中狂喜,玉蝶儿,你到底跟来了。
  
第33章厨娘
  纸条丢在哪里都不保险,我怕被人看见,干脆揉成一团吞进肚子里,然后若无其事地将餐盒里的食物吃完,丫鬟进来收餐盒时,我对她道:“我要见红叶。”
  她茫然地看着我,我蹙起眉,想起她这些日子从来没有开口跟我说过话,很有可能听不懂天曌国的语言,于是一个字一个字地重复道:“纪——香——明白?”
  “嘿!”她眼里似乎有一丝了悟,点了点头退出去。过了一会儿,红叶果真来了,她对我要求见她有一丝惊喜:“妹妹……”
  “我这两天吃的食物很美味,红日国与天曌国的饮食风格迥然不同,我可不可以请教一下厨子是怎么做的?”我笑了笑,没对她摆脸色。
  “啊?”红叶怔了怔,大约没想到我找她是为了这个,“啊……可以,可以……”
  “那太好了。”我微笑道,“等我回去,开一家红日国美食店,应该大有可为。”
  红叶微微一怔,笑了笑:“妹妹在哪里都不忘想着做生意。”
  “在困境中想一些高兴的事是不难为自己。”我淡淡地道,“麻烦红叶姑娘了。”
  红叶唇角微微一动,低头退出去。过了一会儿,领了一个矮矮胖胖的厨娘进来,手里提着一个篮子。胖厨娘给我行了礼,我请她坐到矮桌对面,她从篮子里将准备好的食材一样一样拿出来。海苔、煮好的米饭、切好的黄瓜、剥好的虾肉、装在碟子里的蟹子等等,她取出食材的时候,红叶在一旁依次报着材料名称,我看了她一眼,淡淡地道:“我有眼睛看,红叶姑娘没事不用整天盯着我。”
  红叶脸色微微一僵,挂着勉强的笑容退出房去。我见她退出去,赶紧盯着眼前这位厨娘,见她垂着眼睑,认真地准备着食材,看也不看我一眼。我心中暗自打鼓,难道红叶叫的这位厨娘,不是玉蝶儿叫我联系的那位吗?厨娘将食材全部取出,再从篮子底部取出一块毡板,放到矮桌上,张口说了一句话,我完全听不懂。只得看着她表演做寿司,先将海苔铺在毡板上,再将米饭从左至右排在紫菜上面,均匀铺好,将黄瓜和虾肉等均匀铺在米饭上,将紫菜卷起来,用竹帘卷起饭卷轻轻定型,然后将长条形的饭卷切成节,每一节取适量蟹子铺在切口上,摆在食盒里,一个寿司就做好了。
  厨娘做完示范,笑着伸手,示意我自己动手学一次。我本来是为了与玉蝶儿纸条上的厨娘联系,不过此时倒真是来了点兴趣,于是照着她的样子动手,看着简单,做起来还颇有些讲究,特别是裹饭卷的时候不能太用力,否则米饭和菜就从竹帘里挤出来了,厨娘看到我把米饭挤出来,乐不可支,起身到我身后跪坐下来,双手撑住我的两只手,用合适的力道做示范。她的身子紧紧地贴着我的背,下巴轻搁在我的肩头,嘴里轻声发着我听不懂的声音,口中呼出的热气,轻轻喷在我的耳朵上,引得我后背一阵发麻。这样的接触让我觉得怪怪的,尽管我和她都是女人,仍让我产生了类似性马蚤扰的感觉,特别是她抓着我手示范用力,等我开始懂得用合适的力度的时候,她却没有松开我的手,反倒在我的手背上轻轻磨蹭。我心中有气,转头怒视着她,正待出声呵斥,却见她眼里闪过一丝戏谑的光芒,往我耳鬓轻轻吹了口气,轻笑道:“花花的忍耐功夫越发见长……”
  我瞪圆了眼,不可置信地看着“她”,轻声道:“花蝴蝶?”
  玉蝶儿俏皮地冲我眨了眨眼睛,不过他项着厨娘这张肥脸,还真是有些让人吃不消,我打了个寒战,轻声道:“你怎么装成这样子?”
  “不扮成这样子,怎么能够见到花花。”玉蝶儿轻声道,“这岛上四处布着奇门遁甲的阵法,不知道行走方法很容易被困死在阵形里。玉某不懂奇门遁甲之术,又不知道你被囚在哪里,自然只有先潜伏下来想办法,扮成厨娘这些人与人接触得少,不容易被人发现异常,我怕你担心,所以要想办法通知你我就在你附近。”
  我眼睛热热的,心里感动得一塌糊涂:“谢谢你,玉蝶儿……”
  “这么感动?”玉蝶儿轻轻一笑,握紧了我的手,将我紧紧搂在怀里,唇若有似无地往我脸颊上一擦,调侃道,“那花花以身相许如何?”
  我气恼地瞪他一眼,从他怀里挣脱出来,啐道:“色坯!放手!”
  “花花这样轻贱玉某的真心,真是让人伤心!”他轻轻一笑,半真半假地道。随即松开我,侧身倒在地板上,右手托着脸颊,支在地板上,似笑非笑地望着我。
  老实说,如果是他的本尊摆出这副风流倜傥的样子,一定是个迷人的花花公子造型,可惜这会儿他是个又肥又矮的厨娘打扮,怎么看怎么滑稽。我忍不住轻笑出声:“别说,花蝴蝶,你这易容术还真是出神入化,你怎么把自己弄得这么肥,还把身高硬生生地缩了一截儿?”
  “精于易容者最基本的本领就是要学会改变嗓音和学习缩骨术。”玉蝶儿也收了轻佻的模样,淡淡地道,“玉某会的不止这些,为了易容成体型肥胖的人,还习了能使身形迅速膨胀的内功。”
  “那你要每时每刻运用功力?会不会很辛苦?”我担忧地看着他。玉蝶儿笑道:“不用担心,每次运功可以保持十个时辰,我每晚休息两个时辰就可以了。”
  “你一定要小心。”我蹙起眉,我身上的冰蝉香还未除尽,玉蝶儿不懂奇门遁甲之术,不可能贸然地带我走,如果他被人发现是假扮的,就危险了。
  “我晓得。”玉蝶儿微笑道,“如今我们不能贸然行动,只得等待时机,虽然他们看上去似乎对你以礼相待,你也要多加小心。”
  我点点头,想到刚才他嘴里叽叽咕咕的红日国话,皱起了眉:“对了花蝴蝶,你怎么会说红日国话?还会做红日国菜?”
  “玉某游历四方,多年前曾在红日国住过三年,吃遍该国美食,对其民风世情也有一些了解。”玉蝶儿懒洋洋地道,蹙着眉看了一眼自己肥胖的身形,“否则借我十个胆子,玉某也不敢装扮成这儿的厨娘。”
  怪不得之前他敢说出陪我到红日国伺机救我逃走的话了,原来如此。我一看到他那身材就想笑,吸了口气,想到那天他潜出船舱打探消息的事,轻声道:“对了,你那天出去看到了些什么?真是海盗攻击红叶他们吗?”
  玉蝶儿“哧”了一声,笑道:“哄鬼!什么海盗,那是东海抗倭军的巡逻战船。”
  “东海抗倭军?”我怔了一下,“那不是燕将军统率的海军吗?”
  “嗯。”玉蝶儿点点头,“那日东海抗倭军的三艘巡逻战船大概是发现关押你的那艘渔船有异,所以发出信号要求渔船停下来接受检查。渔船上的红日国人心中有鬼,不敢停下来,反而向着其中一艘巡逻船开了一炮,巡逻船便跟渔船开起火来。不过奇怪的是巡逻船每次开炮,射击的都不是渔船的要害,只冲着桅杆和船体边缘射击,似乎是想缴船围捉活人。这样浪费了一些时间,结果红日国派了五艘战船去接应渔船,巡逻船见势不妙,赶紧边打边撤了。那五艘战船便护着渔船到了珍珠湾。”
  “不知道红叶的那个宗主,是红日国的什么人?”我蹙起眉,“竟然能拥有战船,而且敢跟天曌国正规海军叫板,如此明目张胆地挑衅天朝,他就不怕给国家带来麻烦吗?”
  “明神岛一直是红日国明神家族的圣地。”玉蝶儿道,“明神家族是红日国最古老的九大家族之一,九大家族中,除了渡边皇族之外,神刀流斋藤家族、鬼剑宗弥生家族与明神家族是最有势力的家族,这九大家族的起源可追溯到上古神魔时代,在红日国的势力盘根错节,对国家的影响力根深蒂固,深受国人敬畏,有着超然的地位。”
  “敬畏?”我挑了挑眉,为什么不是尊敬?看来这九大家族不是什么好鸟。玉蝶儿笑道:“因为这九大家族各自信奉着一只上古魔兽,他们拥有召唤魔兽的神秘力量。渡边皇族信奉的是最强大的神兽九尾狐,而明神家族信奉的则是最强大的魔兽八歧大蛇,传说八歧大蛇是八头八尾的巨大蛇类,拥有魔界的力量,是黑暗力量的起源、邪恶的代表。在上古九大神兽之战中,五战四胜,仅败于九尾狐之下。”
  我心中隐隐抓住一些什么,这些魔兽神兽的,是不是与他们想引冥焰前来有关?不由得紧张起来,我催促道:“你给我讲讲这九大神兽之战是怎么回事?”
  “这是红日国家喻户晓的传说。”玉蝶儿道,“相传八歧大蛇拥有可以控制三界的邪恶力量,为了一统三界,它用自己的力量,揭开风雷水火土五个祭坛的封印,放出沙之守鹤、雷之雷兽、火之九尾狐、水之矶怃、土之貉五只神兽危害人界,邪恶的气息还惊醒了鼠蛟、猫又、彭侯三只远住在红日国关西的怪物。然而,八只怪物不肯听命于八歧大蛇,于是引发了长达五百多年的上古九神兽大战。八歧大蛇虽然以其超强的魔力打败众多魔兽,却低估了九大神兽之首的九尾狐的实力,在消耗战中败北。于是,八歧大蛇将自己的魔力封印于一直信奉它的明神一族祖先的灵魂里,代代传承,希望有一天明神一族的天才后代能够启封魔力,重新唤醒自己的力量,与九尾狐决战。”
  我想我明白他们想做什么了。身子有些冷,他们抓冥焰,难道是想复活八歧大蛇?难道冥焰是复活八歧大蛇不可缺少的人?难道冥焰就是他们所说的明神一族的天才后代吗?可是冥焰明明是冥王的儿子,这怎么可能呢?
  “怎么会有这么诡异的传说?”我咬紧唇,“如果八歧大蛇复活了会如何?复活八歧大蛇需要做些什么?”
  “据传八歧大蛇的力量在明神一族中传承,如果族中后裔出现千年一遇的天才,八歧大蛇的能力就可以在此人面临生死关头的时候被解放出来。八歧大蛇的真身一旦复出,在没有找到九尾狐决战之前,会杀死所有看到的人、动物,甚至神兽。”
  玉蝶儿道:“复活八歧大蛇的方法是明神一族秘传的解封印术,隐藏在被选定的天才后裔的血液里,一旦大蛇的残魂进入他的身体,就可以启动复活咒语,解放八尾的强大力量,在其体内重生。”
  我几乎可以肯定,不管冥焰是不是他们明神家族的天才后裔,也一定在复活八歧大蛇的阴谋中扮演着重要角色。玉蝶儿见我脸色难看,笑道:“吓到你了?不过是些神话传说,没什么好怕的。听说这明神岛祭坛是供奉八歧大蛇真身的地方,有机会一定要摸进去看看那个传说中的魔兽长什么样子……”
  “不要……”我神经质地抓住他的手,“不准去!”
  玉蝶儿不信有这些神魔鬼怪,我信。因为我死过一次,知道有冥王有冥界,既然这世上有神魔鬼怪,再多几只魔兽有什么稀奇?我不要玉蝶儿因为一时好奇枉送性命。玉蝶儿怔了一下,目光锁在我抓住他的手上,我苦于无法详细解释,悻悻地缩画手,却被他反手一握,紧紧捏在掌心里,语气有一丝异样:“为什么不准去?”
  习惯了玉蝶儿轻佻的样子,此时他的态度却令我心中一紧,微微一挣,却抽不出手。抿紧唇,我转过脸,淡淡地道:“现在我们处境这么危险,不要再节外生枝。”
  手被缓缓松开,玉蝶儿轻笑道:“玉某不过是逗花花玩呢,看你急的……”话音未落,他身形一闪,迅速跪到我对面,正襟危坐。我还没反应过来,已经听到门外传来两下轻轻的敲门声,然后,纸门被推开,红叶走进来,笑道:“妹妹学得怎么样?
  我装模作样地夹了一个寿司蘸了芥末和醋放到嘴里,忍住被芥末冲出来的眼泪,笑道:“还行。”
  红叶见状笑了笑,用红日国话对玉蝶儿叽里咕噜说了一通,玉蝶儿低声应道:“嘿!”便开始收拾矮桌上的食材。我看了红叶一眼:“我做好的寿司要拿走吗?”
  “妹妹想吃可以留下来。”红叶笑道。我眼珠儿一转,笑道:“刚刚吃了这么多,也吃不下,不如红叶姑娘替我送给九爷,以回报他的探望之情,一定要说是我亲手做的。”
  还不知道要在这里囚居多久,这位九王身上似乎还藏着不少秘密,不知道能不能从他那里打探到对我有用的信息,现在应该开始拉关系了。
  红叶的目光在我提到九爷的时候,只微微一闪,点头道:“好!”
  我目光一转,见玉蝶儿已经收拾好东西,笑道:“我以后还可以请这位厨娘来教我做菜吗?”
  红叶淡淡地道:“只是学做菜,自然是可以。妹妹听不懂她说话,不如让她将做法写成食谱给妹妹。”
“如此甚好。”我不知道红叶这样说是不是发现了什么异样,也不敢再坚持,看着玉蝶儿低眉顺目跟在红叶身后走了出去。纸门被拉上,我回想着刚刚玉蝶儿说的那些话,眉头紧紧地蹙起来。
第34章安生
  不知不觉被囚居在明神岛已有两个多月,我身上的冰蝉香已经散去,但玉蝶儿因为不懂奇门遁甲之术,别说带我出去了,想走出厨房都难。最近我又和他联络了一次,玉蝶儿不知道用什么方法,知道了红日国近期好像局势紧张,天曌国皇帝因为红日国的“海盗”挑衅天朝,龙颜大怒,大量战舰驶入红日国邻海,东海抗倭军在离红日国最近的天曌国无人荒岛驻扎,大有山雨欲来风满楼之势,战事一触即发。知悉了这个消息,并没有让我轻松多少,如果玉竹没事,皇帝可能已经知道是红日国掳走我了,不过我可没有自作多情到认为皇帝对红日国发难是要来救我的。这场战真要打起来,我不死在炮火里就算万幸了。再想深一层,更觉得以皇帝的精明,除非他疯了,否则怎么可能在刚刚经历了剿灭雪狼王和平复叛变等祸乱之后,盲目地发起大规模的跨国海战呢?要知道海战相对于陆战,打起来更为艰难,更消耗国力,他现在最紧要的,是恢复民生,重建遭到战乱破坏的国家。这样想来,只怕玉蝶儿得到的那个消息,多半不实。
  九王自从收到我的寿司示好之后,倒是常到我这小院里来。他是个风雅的人,颇能接受新鲜事物,如今他的五子棋已经下得比我好了。我将手中的白子摆到很早就发现的疏漏上,九王怔了一下,搁了手中的黑子,淡淡一笑:“千翌输了。”
  我抬眼看他,笑了笑,将棋盘上的白子挑出来:“九爷的心思不在棋盘上,否则妾身哪里是你的对手。”
  他挑了挑眉,笑道:“夫人过谦了。”
  “九爷在想什么?”我将手中的白子放到棋子罐里,“红日与天曌之间不可避免的战事?”
  九王的表情僵住,目光有一丝异色:“夫人如何得知?”
  “红叶掳走我时,在天曌国港口动了火炮。以我对皇上的了解,敢在他的家门口明目张胆地挑衅他,没有一个充足的理由,恐怕皇上没那么容易被打发。”我淡淡地道,手中的棋子掉进棋子罐里,发出脆响,“后来在海上遇到了‘海盗’攻击,红日国海域这‘么不太平,皇上想必也是极不放心的。”
  “夫人看得倒是透彻。”君千翌幽幽一叹,“可惜偏有人以为只要仪式成功……”
  他蓦地住了口,我却听出几分异味来。仪式?什么仪式?复活八歧大蛇的仪式吗?难道他们认为复了歧大蛇,真的能一统三界?所以才不把天曌国放在眼里?
  “妾身实在是不明白,九爷怎么会与红日国人为伍?”我将棋盘上的黑子一粒粒拣起来,故意显得漫不经心地道,“九爷是堂堂天朝上国的王爷,现在却不知以什么身份尴尬地客居在红日国?”
  “王爷?”九王眼神一黯,轻嘲道,“天曌国还有干翌这个王爷吗?”
  “如何没有?当日王爷被景王陷害,皇上平定景王叛乱之后,明明下旨让王爷返京,可凤家军却出了事,王爷也下落不明。”我将黑子“哗”的一下倒入棋子罐,“皇上可没说过天曌国没有你这位王爷。”
  “凤家军当日所为,岂会见容于皇上?”九王白嘲道,“千翌回京又会如何?凤家深明其中利害,否则也不会弃卒保帅。”
  “所以你宁愿背叛自己的国家?”我冷冷地看了他一眼,“便是凤家负你,皇上负你,总不是这天下都负了你?”联合外贼来对付自己的国家,又岂是大丈夫所为?别跟我说红日国人押宝在九王身上没有所图,我也不相信九王躲在红日国是心灰意冷后的避世。
  他怔怔地看着我,眼中带上一抹痛色,凄然叹道:“夫人不会明白的。”
  “我是不明白。”我怔了一下,他的神色有点奇怪,难道里面还别有内情?我缓了语气,“王爷有什么苦衷,不妨跟妾身说说。”
  他定定地看着我,抿唇苦笑,摇了摇头:“夫人知道得太多,对夫人没什么好处。”
  “就算是什么秘密,我如今被囚禁在这里,也不可能泄露出去。”我淡淡一笑,自嘲道,“而我很怀疑,我是否有走出这里的一天。”
  “夫人多虑了。”九王恢复了一贯的优雅风度,将刚才的失态掩饰在淡然的表情下。我见好不容易才打开他心防的一点缺口又被迅速地堵上,心知今日是再没有机会探知什么了,也识趣地闭嘴。红叶走进院子,九王见了她,起身道:“夫人,千翌该告辞了。”
  红叶对九王恭敬地行了一礼,却不像平日一样闷声不响地跟着他出去,反而出声道:“宿主大人,宗主请你和云夫人去神社。”
  宿主大人?我蹙起了眉,这是什么称呼?奇奇怪怪的?九王面色一凝,喃喃地道:“该来的终于要来了……”
  我不明所以,那位两个多月来只见过一面的明神家族宗主要见我,想来没什么好事。心底有几分忐忑,我跟在九王身后沉默地走出去,红叶则尾随在我身后。踏在一地粉红夹白的樱花花瓣上,我第一次踏出了这个院子,出了院子发现外面的樱花树更多。层层叠叠、漫山遍野,简直是一片樱花的海洋。这明神岛的樱花不知道是什么品种,日日盛开、终年不败,不像我前世见过的樱花,仅得短短一周花期。登上漫长的石阶,神社掩藏在叠嶂的樱花林中,也是传统的白墙青瓦,不过比起一般的日式建筑,这神舍算得上高大壮观了。神社外面有一块开阔的平台,四周耸立着雕着怪异图腾的石柱,柱顶盘旋着多条狰狞的石蛇,细细一看,却发现是那些石蛇分成了多个蛇头,身子却只得一根。虽然心中发毛,仍是忍不住多看了两眼,难道这就是八歧大蛇?
  踏进神社,里面的光线骤然一暗,神社大门进去,是一条很长很长的甬道,甬道很黑,墙上的烛台燃着跳动着的幽幽火光的白烛。那些摇曳着的光线微微照亮了墙壁,墙上竟然画着大幅的壁画,就着烛光微弱的光线仍能看出壁画色彩斑斓。视力适应了甬道内的光线之后,我看清壁画上画着的都是一些奇形怪状的野兽:有灰褐色蓝耳朵长着獠牙样子像熊的庞然大物、有浑身冒着黑白火焰、长得像豺狗,拖着两条长尾巴的怪兽;有张着血盆大口,长着三条鳄鱼尾巴的怪鱼……我看着那些画得活灵活现,像是立即要从墙壁上跳出来的怪物,心中暗惊,难道这些恐怖的图案,画的就是玉蝶儿曾经说过的上古九魔兽吗?一条紫色的巨蛇跃入眼中,它的上半身分了叉,生出好几头脑袋,尾巴也分了好多叉,我细细一数,果真是八头八尾。八歧大蛇?我心中暗惊,不由得仔细地打量起那巨大的妖蛇,却见那蛇的蛇头狰狞如骷髅,骷髅眼里冒着橙黄的荧光,张着大口,露出幽蓝的口腔和白森森的牙齿,血淋淋的鲜血从口腔中滴淌下来,格外的恐怖骇人。我打了个寒战,赶紧移开目光,立即又被另一头怪兽吸引了目光。那怪兽屁股蹶得高高的,脑袋伏地蹲在地上,做野兽攻击的姿态。它的耳朵又长又尖,眼睛冒着白色的荧光,身深棕色,尖利的爪子紧抓着地面,屁股后面高耸着多条摆成了漩涡形的尾巴,尾巴的尖端都拖着熊熊烈焰。难道这就是九尾狐?它的样子没有八歧大蛇那么恶心,但攻击的姿态却画得栩栩如生,我暗自惊叹,看着墙上那一幅幅壁画,心中隐约明白,这些壁画描绘的正是上古九神兽大战的场景。
  走了很久,甬道内的光线渐渐亮起来,前方已经见到了出口。热浪扑面而来,甬道外面竟然是一条数丈宽的深崖,崖下不时喷射着熊熊地火,滚烫通红的岩浆在崖底缓慢地流淌,任何东西掉下去都被它烤成焦炭吞噬。我望向天空,上面不见蓝天白云,只有泥石,此处像是在地底,因为有地火照明,倒不觉得黑暗。我的身子被热浪烤得发烫,心里却一寒,莫非这明神岛竟然是一个火山岛吗?而且还是个十分活跃的活火山,再想到自己住那小院里引来的温泉,心中呻吟了一声,把这么危险的地方拿来当成圣地,这些红日国人身体里的疯狂基因和日本鬼子如出一辙。地火沟壑之间,有一道窄窄的天生石桥,仅得两人宽,供人通行到沟壑对面。我心里发毛,战战兢兢地通过石桥,被偶尔从石桥旁边喷上来差点扫到我身上,大有将我卷下沟壑之势的地火吓出一身冷汗。好不容易通过了地火沟壑。前方的石崖平台上是一座浮雕石门,石门门框上的雕塑是毫无悬念的八歧大蛇,盘旋成怪异的姿势,骷髅一样的蛇头无比狰狞,眼眶里仿佛安了灯泡,放射着橙黄|色的荧光。
  踏进石门,里面是一个很空旷很幽暗的大殿,不仅大,而且空间异常的高,除了进去的门,四周似乎不再有出口。大殿十分平整,四方有多根高大的石柱,石柱上雕着奇怪的符咒文字,每个柱子上嵌着一颗大如拳头的明珠。两个多月前在战船上见过的那位宗主正端坐在大殿正中的蒲团上,穿着一身白得刺眼的和服。他身前的地上摆着一个篮球大小的水晶球,球体表面上笼罩着一层朦胧的蓝色荧光。他身后正前方的墙上,刻着一个巨大的八歧大蛇浮雕,蛇身比人身还粗,每个蛇头似乎都活生生一般,明明是静止不动没有生命的石雕,我看向它的时候,却感觉那些蛇头正在徐徐摆动,吞吐着嫣红的蛇芯子,令人心底发寒。浮雕前有一个十余级台阶高的神坛,祭台上插着无数把明晃晃的刀尖向上的尖刀,形成一座慑人的刀山,刀山上还立着一个巨大的木十字架,十字架上,绑着一个浑身赤裸、耷拉着脑袋,似乎已经晕迷过去的男孩儿。我看向那孩子的脸,心中剧震,险些惊呼出声,那孩子竟然是失踪一年多毫无消息的安生。第86章禁咒
第35章 禁咒
  “安生?”我忍不住上前几步,对那宗主怒目而视,“果然是你们抓了安生?你们把他怎么了?你们到底想干什么?”
  “云夫人很快就知道了。”那宗主微微一笑,凝望我的目光中带上一丝诡异的邪魅。我微微一怔,那宗主托着水晶球伸出手来,口中念念有词,水晶球冒出耀眼的蓝光,像电流一般四处放射。我还没从这诡异的一幕中回过神来,那水晶球放出的蓝光便向我张牙舞爪地扑过来,像吐丝的蚕,蓝光瞬间把我包裹成一个光茧。我大骇,想躲开蓝光的包裹,可我发现自己仿佛被人施了定身术,完全不能动弹。
  耳边响着我听不懂的咒语声,嗡嗡地越来越大声,那些蓝光钻进我的皮肤里,痛彻心扉。“啊……”我痛呼出声,蓝光在皮肤底下闪出一个又一个奇特的符咒,仿佛一根根尖针在我的皮肤下游动,剧烈的疼痛几乎将我的身体撕裂。这些浑蛋!我想张口痛骂,却只是嘴唇无力地动了动,眼前一黑,已痛得晕厥过去。
  我仿佛被困在黑暗的海底,四周响着水泡咕噜咕噜的声音,我的身体置身在一片虚空之中,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我无法动弹,身体仿佛被什么东西无形地束缚住,胸口闷得透不过气。我要死了吗?全身软绵绵的,虚弱得没有一丝力气。前方出现一丝紫光,那光源像发光的鳗鱼,离我越来越近,待看清那紫光是什么东西,我骇得全身僵硬。那是一条八头八尾的紫色的巨蛇,模样就跟神社甬道里的八歧大蛇一般无二,紫光正是它全身的紫鳞散发的荧光,它十六只眼睛没有眼珠,只剩一个个空洞似的眼眶,橙黄|色的光盈满眼眶,像一只只鬼眼。八个蛇头摆着奇异的姿态,虎视眈眈地看着我,我想逃,可是身体完全不由我指挥,那魔蛇似乎露出了讥诮的表情,八只头张开血盆大口,伴着腥臭气直直扑向我的脑门。
  “啊……”我猛地睁开眼睛,额头冷汗潸潸。只是个噩梦,我舒了口气。眼睛一扫,发现自己仍然身处在昏迷前的
  大殿里,只是我身处的位置有点怪……我转头看了看,心中一紧,原来我被凌空绑在之前绑住安生的十字架上。脚下的祭台上布满尖刀,大殿里空无一人,九王、红叶和那个宗主统统不见踪影。那个放着蓝光的水晶球已经平静下来,放在祭台上。手脚被绑在木架上,已经痛得没有了感觉。我心中苦笑,难不成我成了他们的祭品?好在他们没像对安生那样把我的衣服扒光了。对了,安生在哪里?大殿里静悄悄的,一点声息都没有,安生应该暂时无事吧?他们把他抓来这么久还没有杀他,应该是有所图谋。只是,是图谋什么呢?
  我的脑袋痛起来,心里又丧气又觉得无比挫败,事实上,从红叶掳走我的时候开始,这种无力还击的挫败感就一直跟随着我。幽暗的大殿、安静的空间、诡异的雕塑,滋生出一种令人心惊胆战的气氛。恐惧像发了芽的种子,枝叶从隐藏得最深的心底蔓延出来,瑟瑟地游走于全身。这是那种无法控制未知命运,和对神秘鬼怪力量自然滋生的恐惧。我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甚至当初看着楚殇凌虐蔚景岚,接着被他丢在青楼,都没有此刻这样绝望。因为我意识到这次的危机,是我完全不能掌控的,他们不给我一丝缝隙钻空子,我的心机施展不出,我不会武功只能任人摆布。
  以前经历的种种危机、险境,我总以为是凭着自己的聪明解决的,现在看来何其可笑,我只是利用了我身边一切可以利用的人,若当别人不再为我所利用时,我便只能沦为俎上鱼肉。
  大殿内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我抬眼望去,迎上来人的目光,微微一怔,几乎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冥焰?”
  “姐姐!”他猛地冲上前来,又惊又喜,“我终于找到你了!”
  “你……你怎么来的?”我激动得几乎说不出话来,在这个时候见到冥焰,其喜悦之情无异于见到黑暗中的灯塔。
  “我先救你下来再说。”冥焰见我被绑在十字架上,脸色一寒,眼中喷出怒火。他凌空跃起,手中已亮出一抹银光,割向绑在我手腕上的绳子。正在此时,端放于祭坛上那个原来平静的水晶球,突然像之前一样对我射出蓝色的闪电状的光束,冥焰避开那光束的射击,从空中翻腾落地,看向那躁动的水晶球,冷笑一声,掌中泛起白光,一掌拍向正在向我发射蓝色闪电的水晶球:“雕虫小技也敢拿来献丑!”
  水晶球在他的掌下轰然裂开,化成晶亮的齑粉,四射飞溅,蓝色闪电的攻击嘠然而止。我心中刚松了口气,却猛地痛呼出声。随着水晶球的暴开,我的身体里猛然爆出一串串蓝光,就像我之前被蓝光裹成光茧一样,似乎有无数的细针从皮肤里破体而出,一根又一根的细针冲出体外立即化成一道又一道的蓝色光束,那种撕裂我的疼痛又排山倒海地袭来。我只觉得天旋地转,控制不住地发出一声惨叫,冥焰被眼前的情形惊呆了,光影产生的气浪转眼间将他冲开数米,跌跌撞撞地退了几步才站稳,脸色顿时变得惨白:“死亡禁咒!”
  “快走……你快走……”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只担心这些乱窜的光束会不会伤害到冥焰。我本来就是一只饵,一只引冥焰到红日国来的饵,为了抓住冥焰的饵。冥焰单枪匹马就能潜上明神岛,闯入神社,未免顺利得有些反常。骨头像错位一样发出“咯咯”的响声,我痛得全身痉挛,咬牙转头,看到手臂上的皮肤正在急速地萎缩,光滑的皮肤在瞬间变成皱巴巴的鸡皮,青筋暴起,仿佛百岁老人经历了岁月沧桑的手臂。我心中大惊,见那些光束随着我皮肤迅速地老化,越来越暗淡,皮肤里流动的针似乎越来越少,直到最后一根光针冲出体内,身上不再暴射出光箭。
  身体的痛楚蓦然消失,我大口大口地喘着粗气,冷汗如雨,豆大的汗珠从额上顺着耳鬓滑落下来,我勉强抬头,见冥焰像傻了一样地看着我,有气无力地道:“你怎么了……”
  我被自己的声音吓了一跳,那声音又嘶哑又苍老,就像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
  额前的发垂到了眼前,我微微一怔,发现我的发丝变成了透亮的莹白。我骇然,心中浮出不祥的预感,难道我……变老了?转眼看着自己的手,的确像是老人的手,手上竟然还有几块老年斑。我惊惶地看向冥焰,见他的脸僵硬扭曲,眼中泛起痛苦和愤怒的泪花,一双拳头握得死紧,嘴唇竟然咬得浸出血来。
  “冥焰……”我刚刚出声,他已经一跃而起,手中数道银光射出,绑住我的绳索立断,我直直地往祭台下跌去,下一瞬,身子已经被冥焰抱进怀里,他从空中轻巧地落地,我依偎在他怀里,觉出头顶微微一湿,抬眼看他,见他已然泪流满面。
  “对不起,姐姐,是我不好……”冥焰痛苦地闭上眼睛。我伸手抚上他的脸,擦掉他脸颊上的泪水:“傻孩子,不关你的事……”
  我的手腕被绳子勒得血肉模糊,苍老的手令我心惊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