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63部分

变得激动起来,“可那J贼根本不是靠正当的手段赢了那场仗,他,他是……”
  “他是如何?”皇帝的语气也带上一分好奇,我也紧紧地盯着她。卓娅咬了咬唇,愤恨地道:“他在战场上俘虏了我姐姐,以我姐姐作人质,让我父亲不敢轻举妄动,那恶贼……”
  “你姐姐,可是被辰星国人称为‘天鹅圣骑士’的女将军米拉?”皇帝的语气又恢复了平静,倒是我讶异起来,“天鹅圣骑士”?女将军?原来这个时空,也不是没有女子上战场的,虽然是辰星国的女将军,也足以让我好奇和钦佩了。
  “不错。”即使在深度催眠中,卓娅的语气仍带上了一丝骄傲的味道,“我姐姐是辰星国最勇敢、最美丽的骑士,是辰星国数百年来唯一被国王亲封的女骑士,唯一能上战场杀敌的女勇士,是我们辰星国将士心目中的胜利女神!”
  “朕也听说辰星国的将士将米拉将军视为胜利女神,据说她在遇到寂将军之前,从未吃过败仗,可是与寂惊云交战却三战三败,联竟不知道,原来她还被寂将军所俘。”皇帝的语气似乎带上一丝若有似无的嘲弄,似乎意指女人在战场上,终是不如男人。
  皇上的语气果然激怒了卓娅,她愤怒地叫道:“若不是寂惊云使出阴险手段,我姐姐怎么会被他所俘……”
  “战场之上,兵不厌诈。”皇帝冷哼道,“胜就是胜,败就是败,战斗的过程并不重要,重要的是结果。”
  “你胡说八道……”卓娅激动起来,胸口剧烈地起伏,似乎有醒转的迹象。我赶紧低声对皇帝道:“皇上,别刺激她,不然可能问不完话了。”
  皇帝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再开口时,语气又恢复了平静:“米拉将军不是也阵亡于北疆之战么?你说寂惊云俘虏了米拉将军,怎么两军没有消息流传出来?”
  “我怎知那恶贼安了什么心,不将俘虏我姐姐的消息传出来,只让人通知了我父亲,说我姐姐在他手上,我父亲不敢轻举妄动,为了稳定军心,没有把姐姐被俘的消息泄露出去,两军在北疆僵持了三个月,姐姐竟然只身一人从寂惊云那恶贼的军营中千辛万苦地逃了回来……”
  我偷偷瞥了皇帝一眼,见他表情平静,暗暗吁了口气。这件事看来没有那么简单,寂惊云竟然没有将曾经俘虏过那位米拉女将军的事告诉皇帝,只怕别有内情,不知道皇帝现在心里是怎么想的,会不会怪罪寂将军?
  卓娅接下来的话有些惊人了:“姐姐回来了,还带回了敌军的重要情报,父亲很高兴,赶紧召开会议与将士们商量备战……”我心里一跳,这不是指寂将军看守不力,不但让敌国的俘虏逃走了,还让她带回了重要的军情?又偷偷地瞥了皇帝一眼,见他还是面容平静,倒是我给弄得心上心下,忐忑不安。
  “姐姐自从回来后,一直郁郁寡欢,父亲以为姐姐是因为被俘一事,心里不痛快,好言安抚了几句,也没往心里去,只一门心思地准备大战。”卓娅的语气又波动起来,“哪里想得,这一战,父亲用了姐姐的情报,竟然会大败,敌军像是完全洞悉了我军的部署,父亲在这一战中身负重伤,被属下将士拼死救回军营,召来姐姐讯问,才意识到姐姐根本就是被寂惊云骗了,他故意让姐姐听到假的军情,故意放她逃走,就是想利用姐姐将假的情报带回去,设计引父亲上当,好全歼我军……”
  我听着卓娅愤愤不平的叙述,其实并不觉得寂惊云做得有多错,就像皇帝所说,兵不厌诈,战场上,一个优秀的将领,不战而屈人之兵,自是上乘;而通过战术以寡胜多,或减少己方的伤亡,是一个将领最基本的领军素质。难道非要硬碰硬血淋淋地厮杀得来的胜利,才是光荣的?这是打仗,不是江湖中人一对一的决斗!
  皇帝的脸上虽然没什么异常的表情,但我相信他心里肯定更会对卓娅这番话不以为然,但经过刚才,他也没再说“兵不厌诈”之类的话,只是沉默着,等待赛卡门接下来的供词。
  “父亲和姐姐知道自己都被寂惊云骗了,姐姐脸色苍白、神情木然地跪在地上,请求父亲的责罚,父亲恨她的假消息害得我军伤亡惨重,下令仗责五十军棍,姐姐挨了十几棍便晕死过去,下身血流如注,士兵不敢再施刑,偷偷禀报了姐姐的未婚夫柳德将军,将军请了军医替姐姐诊治,发现姐姐竟然是流产了,原来姐姐受刑之前竟然怀了两个月的身孕。父亲又惊又怒,责问姐姐谁是孩子的父亲,可是姐姐却咬牙不说,父亲猜测姐姐是在敌军军营受辱,怒急攻心之下,伤重不治身亡。”卓娅凄楚的语声中隐含着愤怒,呼吸也沉重起来。
  我心中一跳。卓娅在这种情况下,说的必然是真话,若米拉将军真是在寂将军的军营失身怀孕,谁都知道一定与寂将军脱不了关系,她被俘的三个月,是沦为了全营将士的军妓,还是一个人的禁脔?然而,我又不太相信寂将军会如此心狠,那这之间,到底有什么样的隐情?
  “父亲身亡,全军将士士气低沉,前面还有敌军虎视眈眈,他们送来的劝降书被姐姐一把火烧了,敌军将我军包围起来,姐姐让柳德将军带人突围,她自己却不顾伤重的身体,带了一队人马迎战敌军主帅,结果……姐姐在战场上被寂惊云一刀刺入胸膛,含恨而终……”卓娅悲愤莫名,胸膛剧烈地起伏,恨声道,“寂惊云那恶贼,不但强犦了我姐姐,还利用她害死了我父亲,害死了我辰星国数万将士,他杀了我姐姐,还带走了我姐姐的尸身,让我们无法为其敛葬,我千辛万苦来到天国,除了要取那狗贼的性命,还要让他说出到底把我姐姐的尸身藏到了何处……”
  强犦?我皱了皱眉,寂将军断不会如此,何以这个卓娅会这样肯定?不过,寂惊云带走米拉尸身的举动倒是有些不同寻常,他们两人之间的纠葛,只怕不是那么简单。我忆起初次见到寂惊云,他听我唱过那首《子陵?周郎顾》之后,那怅然若失、似痛似喜的神情,当时就曾揣测他曾有一段刻骨铭心且不足为外人道的过往,莫非就是与那位米拉将军的恩怨纠缠,再一细想,他那时可不正好刚从北疆回朝不久么?
  “说得跟你亲眼见到似的。”皇帝淡淡地开口道,“你又没有上战场,怎么知道这些事的?”
  皇帝一针见血的提问顿时点醒了我,是呀,这卓娅又没有上过战场,怎么会如此清楚战场上的事?刚刚观皇帝的神情,他是不知道卓娅说的这些事的,如果卓娅说的话是真的,只怕也只得几个当事人才清楚整个内幕,而当事人都死在了战场上,辰星国皇室也未必知道,或者就算知道也没有宣扬,那卓娅怎么会知道?
  “那恶贼做下这些坏事,以为就不会有人知道了么?”卓娅闭目冷笑道,“父亲和姐姐阵亡沙场,国王降罪我家,将我全家流放,一路上颠沛流离,不知道吃了多少苦,母亲自从听闻了父亲和姐姐的死讯,大受打击,身子一日不如一日,在流放途中身染恶疾,也跟着父亲和姐姐去了。要不是柳德将军偷偷将我救出来,只怕我也会死在路上。柳德将军救了我之后,告诉了我父亲和姐姐死亡的真相,寂惊云那恶贼害得我家破人亡,如果不杀了他,难泄我心头之恨,我的家人在天堂也不会安息。”
  “你只听别人的一面之辞,便定了寂将军的罪?”我摇了摇头,轻叹道,“有些事情,不是你想象中那么简单。”
  “我当然不是仅凭一面之辞定他的罪。”卓娅冷哼道,“我以‘赛卡门’之名隐入青楼,就是等他上钩,伺机报仇,可我第一次行刺他,便被他发现制服了,他审问我的来历,我自知行刺不成,落到他手上,也是死路一条,索性破口大骂那恶贼。那恶贼知道我的身份后,根本就没有反驳我骂他的话,反而把我给放了,并且承诺,只要我杀得了他,他那条狗命就是我的,他会定期来青楼看我,只要我练好武艺,随时可以取他性命,那恶贼若不是做贼心虚,心中有愧,又怎么会做出这样的承诺?”
  我更加断定寂惊云与米拉之间有极深的纠葛,否则寂惊云在知道了卓娅的身份之后,不会做出这样的承诺。不禁摇头轻叹,寂将军,你这样做,原是想化解卓娅心中的仇恨,可是为什么不好好解释清楚当初的事呢?大费周章地搞这么多事,那卓娅的武功哪及你万一,你本是好意,落在她眼里,却变成了刻意羞辱,明明可以简单解决的事,反倒搞复杂了,这些男人真不知道是怎么想的?抬眼看了看皇帝,见他紧抿双唇,面容冷峻,语气有些严厉:“惊云既然给你这样的承诺,你为何还要用那种歹毒的邪术暗害他?”皇帝果然也没想到卓娅的心思,男人和女人的思维难道真的差得这么远?
  “那恶贼明知道以我的武功,就是再苦练五十年也不是他的对手,他那样承诺,不过是拿我当个可笑的小丑肆意羞辱!”卓娅果然冷笑道,“他既然假仁假义,我何需跟那恶贼讲道义?”
  皇帝的目光渐冷,我明显感觉到他的愤怒,本以为他就要发火了,谁知过了半晌,他也没有动,然后,我听到皇帝深吸了一口气,缓缓道:“你是与谁合谋,谋害寂惊云?”
  终于问到关键问题了,我不禁佩服皇帝的城府,竟能忍到现在才问这个问题。卓娅的眉头突然蹙起来,迟疑道:“我……我不认识他……”
  皇帝似乎早知道她会如此说,也不追问他这个问题,又道:“你们是怎么联系的?”
  “我们……他……”卓娅的眉头蹙得更紧,一句话说得断断续续,“他……每次都是……”她突然在椅子上挣扎起来,吓了我一跳,我这才发现她的手脚被绑在竹椅之上,只是刚才被衣袖和裤管儿遮住,一时没有注意到。她的表情似乎很痛苦,脸色惨白,豆大的汗珠从她的额头上渗出来,她想挣扎,却根本挣扎不了。皇帝拉着我退开两步,试探着又问:“他每次都是怎样联系你的?”
  “他……啊……”卓娅艰难地开口,刚吐出一个字,却突然惨叫起来,我们吓了一跳,只见她的脸越来越白,渐渐地竟变得有些透明,血管、纤维、肌肉、骨骼在透明的皮肤下若隐若现,显得格外诡异。一颗艳红的痘痘在她的眉心渐渐长出来,卓娅“啊……”地痛呼,双眼蓦地睁大。我微微一怔,她的脸还是那张脸,只是她的眼睛不再是黑色,透过双眼蒙蒙的红雾映入我的眼帘的,似乎是宝石一般的浅蓝,衬上她雪白的肌肤和高挺的鼻梁,我才真真正正地感受到,她真的是辰星国人,一个异族女子。这蓝色的眼珠,才是她本来的瞳色吧?却不知道她是用什么方法,竟然能将瞳色改成黑色,假扮了天曌国人这么久?而此际那眼瞳的颜色又是怎么变了回去?
  她额际的红痘像蔓草发芽一般,探出数根触角,在额头盘旋成一个诡异的象形文字般的图案,图案形成的一刹那,她的眼瞳突然转成鲜艳的血红色,表情扭曲而狰狞,目露凶光,龇着牙发狂般地扯着束缚住她手脚的绳索。我心底发毛,手心微微沁出了汗,突觉手一紧,皇帝拖我退出数米,扬声道:“来人!”
  侍卫冲了进来,护在皇帝四周,紧跟进来的司天台监副见到卓娅状如疯癫的样子,吃了一惊,赶紧上前,从怀中掏出一颗七彩琉璃球,悬在她眼睛前方,轻声念道:“好孩子,你累了,现在安静地睡一觉,乖,安静地闭上眼睛,你很累很累,你要睡觉……”
  卓娅凶狠的眼神渐渐变得茫然起来,在那老者喃喃的低语中,渐渐阖上双眼,她额上的图案,像刚刚生长那样倒退着缩回去,直至缩成一颗红痘,直至那颗红痘也从眉心散去,那个催眠的监副才长长地松了口气。
  卓娅的面容平静下来,脸色也恢复了正常,像是睡着了。皇帝蹙着眉看向司天台监副:“这是怎么回事?”
  那人赶紧跪地道:“回皇上,这名女子身上,似乎被人施了某种邪恶的禁咒,如果要强行冲开禁咒,这名女子会狂性大发,疯癫而亡。”
  我吃了一惊,莫非卓娅背后那个降头师,为了防止她说出他的秘密,也给她下了什么禁咒不成?皇帝的脸色难看起来:“这禁咒无法解开吗?”
  那老者战战兢兢地道:“回皇上,这禁咒是施术者用心头血画在该女子的额上,要清除禁咒,除非杀死施术者,否则……难以清除。”
  皇帝沉着脸不语,半晌,淡淡地道:“这女子是重犯,好生看守,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准入内。”
  说完,他转身踏出房去,我赶紧跟出去,沉默地走了一段路,我低声道:“皇上……会如何处置她?”
  这卓娅犯的是死罪,不管她有多少理由,只怕皇帝都不会饶了她。果然,皇帝冷冷地道:“她说的那些事有污惊云的声誉,等惊云醒了,还他清白之后,再论罪。”
  看来皇帝还是很在意寂惊云的感受的,等他醒了……等他醒了?我心中一惊,又蓦地一喜,等他醒了是什么意思?这么说,皇帝是决定要救寂惊云了?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他竟不顾影响皇权气运之说,不顾七七四十九天的危险之说,决定要救寂惊云?一时之间,我觉得我有些看不懂他了,或者是,我从来都没有看懂过他?
  ——2007、6、3
  
27玛哈
  回了侯府,我步入书房,坐到软榻上,对小红道:“小红,替我请傅先生过来一趟。”
  傅先生进来,我请他坐到一侧,等丫鬟奉了茶,摒退左右,才抬眼看他,静静地道:“傅先生,你到云府多少年了?”
  “快二十四年了。”傅先生想了想,道,“从峥少爷出生不久,我就到侯府,一转眼就是二十多年了。”
  云峥……
  我闭了闭眼睛,云峥,云峥……
  “少夫人?”傅先生有些诧异地唤我。我睁开眼睛,看向他,唇角微微一动:“傅先生,二十四年是一个不短的时间,占去人生的三分之一,就算是毫无血缘关系的陌生人,经过二十四年的朝夕相处,也会产生出一点感情的吧?云府上下,都格外礼遇敬重先生,我相信,先生对云峥,对云府,也不仅仅是一个大夫对病人,客卿对东家的感情,是不是?”
  傅先生眼神微微一闪,垂睫道:“少夫人此话是何意?”
  “傅先生,我话已说到这个份儿上,你又何必跟我装傻?”我苦笑道,“先生当日在将军府,本是去弄清楚寂将军是否被人下了牵魂降,可你为何要故意打草惊蛇,故意惊动寂夫人?先生到底为什么要这样做?”
  傅先生沉默下来,手抚着茶杯,半晌不语,我也不催他,只静坐着等待答案,我知道,他一定会说的。他应该清楚,我既对他存了疑,以云家的情报网,不可能查不出他的目的。我如今好言相询,只是尊重他,给他面子,能礼则不兵而已。
  果然,片刻之后,傅先生终于开口了:“少夫人说得不错,傅某这二十四年来在云家,受到侯爷和峥少爷的礼遇,傅某不才,也知‘食君之禄,忠君之事’,何况峥少爷更是尊我如父,傅某纵是铁石心肠,也已将峥少爷视为子侄亲人。”
  我静默不语,让他把话接着说下去:“我那日在寂府,的确是故意打草惊蛇,不是为了提醒寂夫人,而是为了引出她身后的那个人,那个下牵魂降的降头师。”
  “你认识他?”我立即猜测出他这样做的目的,“你知道他是谁?”
  “我不敢肯定绝对是他。”傅先生迟疑了一下,“但至少能有八成确定是他。”
  我看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先生这么做,恐怕不是为了帮我吧?”
  “傅某惭愧。”傅先生面色微红,果然承认了,“傅某的确是有私心,少夫人明鉴。”
  我笑了笑,也不说话,只等他继续往下讲:“这件事,得从傅某年轻的时候说起。不瞒少夫人,在下本是南苗人,本名叫克列夏。”
  我一惊,南苗人?傅先生医术高超,又懂得这么多巫蛊之术,莫非他与南疆那个神秘的部落也有联系么?这事,老爷子可曾知晓?傅先生看出我的疑惑,坦然地道:“此事侯爷也知晓,在下不敢隐瞒侯爷半分。”
  我点点头,倒也相信。他若撒谎,是一戳即穿,若想隐瞒,则不必对我坦言。傅先生接着道:“我的部落,是南疆的一个神秘的部族,族人善养蛊虫。我从小父母双亡,得到族长亲自的教养,这对我来说是天大的福份,因为我可以跟族长的儿子一起,学习部族最神秘、最高级的蛊术,族长见我天分高、进步快,常常夸奖我,年轻时只觉得能得到族长的夸奖是一种荣耀,却没想到因为族长常常在众人面前夸奖我,会引起族长的儿子玛哈的不满。”
  “族长的儿子玛哈,练蛊的天分也极高,在部族有‘小蛊王’之称,可是因为他为人骄傲自大,目空一切,性格狂妄,常常受到族长的训斥,族长还经常拿我与他作对比,这让自视甚高的玛哈对我从不满渐渐变为仇视,时时与我针锋相对。”傅先生说着这些往事的时候,表情木然,想来那一段往事必定不怎么愉快。我不敢遗漏他说的这些消息,凝神静听,只听他接着道:“玛哈的狂妄个性,让族长意识到他不是接掌族长之位的合适人选,所以族长决定将‘五瘟蛊’这种最神秘的蛊术传给我,这种蛊术历来只传给下一任族长,族长这么做,意味着他决定让我接任族长之位,这件事,令玛哈视我为死仇,他一怒之下,偷走了族长的练降密书,离族出走。”
  “那时我正值春风得意之时,做了一族之长,娶了部落里一个心爱的姑娘为妻,妻子还为我生了一个儿子,唯一的遗憾是没能实现老族长临终前的愿望,找回离家数年的玛哈,取回练降密书,但我一刻也没有忘记过老族长的交待,我想找回玛哈,化解他对我的心结,一起共同治理部落。”傅先生闭了闭眼睛,再睁开眼时,眼中透出一股恨色,“没想到有一天,我五岁的儿子突然失踪了。当我和族人顺着蛛丝马迹在一个山洞找到我儿子的时候,见到的却是……却是……”
  他的语气发颤,双手紧握成拳,似乎是回忆到了极为痛苦的一幕往事。我见他极力克制着身体的颤抖,也不好追问,只得静静地等。傅先生咬牙半晌,才从齿缝里发出声来:“我见到玛哈,正在用我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儿子练制二品牵魂降……”
  牵魂降?我心中一震,差点儿失声叫起来,双眼蓦地瞠大。莫非,给寂将军下牵魂降的,就是这个玛哈么?思及此处,更是不敢打断他的叙述,隐在幕后的黑手呼之欲出,我的心情莫名地紧张起来。
  “玛哈练降正到紧要关头,被我们打断,被降术反噬,趁夜仓皇而逃,而我可怜的孩子,却惨遭横祸,死于非命。”傅先生悲愤地道,呼吸有些急促,片刻,又道,“降头术与蛊术虽然同为我们部族的秘术,但因为降头术练制方法过于邪恶,就算是在我们部落,也被视为禁术。以前也有偷练降头术的人,不是给族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就是被降术反噬,自食恶果,所以族人禁止学习降头术,违令者将被族长废除功力,驱逐出部落,再无在南疆立足之地。”
  “玛哈练降正到紧要关头,被我们打断,被降术反噬,趁夜仓皇而逃,而我可怜的孩子,却惨遭横祸,死于非命。”傅先生悲愤地道,呼吸有些急促,片刻,又道,“降头术与蛊术虽然同为我们部族的秘术,但因为降头术练制方法过于邪恶,就算是在我们部落,也被视为禁术。以前也有偷练降头术的人,不是给族人带来了深重的灾难,就是被降术反噬,自食恶果,所以族人禁止学习降头术,违令者将被族长废除功力,驱逐出部落,再无在南疆立足之地。”
  我仔细地倾听着,只听傅先生接着道:“就连历代族长,也只是从上一任族长那里继承过先祖的练降密书,传承下去,不准偷练,否则会受到同样的惩罚,所以这世上知晓降头术的人也仅寥寥数人,会练降头的人,如果有,就必是这玛哈,或者与他有关联的人无疑。”
  我点点头,若果真像傅先生所说,我也赞成他的推断。傅先生喘了几口气,努力平复呼吸,片刻后接着道:“玛哈练降一事触怒了族人,族中长老将玛哈的南苗身份从部族中剔除,并向南疆八十八洞村寨发出追捕通牒,要捉拿玛哈治罪,但一个月过去,也没有抓到他。我的妻子因为爱子丧生,忆子成狂,变得疯疯癫癫,有一日只身跑到山上找儿子,不慎跌落山崖摔死了。我在妻子坟前发誓,不报此仇,誓不为人,就辞了族长一职,四处探查玛哈的下落。”
  傅先生停下来,深深地吸了口气,又接着道:“我从南疆找到天曌国,却没有得到玛哈的一点儿消息,我本来想,那玛哈身受重伤,一身功力几乎全失,若想快速恢复功力,肯定会再找优质童男练降,就算他找不到像我儿子一样阴年阴月阴日阴时出生的童男,找到资质上乘的童男练三品牵魂降,也能恢复功力,我不相信玛哈被降术反噬已经身亡,可是我找了整整五年,却没有在哪里听说有童男和孕妇大量失踪,正当我快要绝望的时候,我看到了云府为峥少爷重金聘请名医的告示,告示中描述的病情,与中了五品牵魂降极为相似,便到府上求见侯爷,想看看峥少爷所患之病,是否真是中了牵魂降……”
  “你说什么?”我如中雷击,喉咙发干,蓦地睁大眼,瞪着傅先生,“你说云峥是中了五品牵魂降?他不是中的情蛊吗?怎么又变成了中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傅先生平静地看了我一眼,沉声道:“峥少爷的确是中的情蛊,但他的情蛊,却是为了克制五品牵魂降种上身的,如若不然,峥少爷早就变成一个没有任何意识的痴呆儿。”
  “那情蛊,是你给云峥种的?”我握紧双手,咬牙道。
  “是!”傅先生点点头,“我当初登门应诊,看出峥少爷中的是邪恶致极的牵魂降,虽然只是最低等的五品,但傅某也没有办法解降,好在古书记载,末品的牵魂降可以用以毒攻毒的办法,所以我用最歹毒的情蛊,压制最邪恶的牵魂降,这才解除了峥少爷身中的五品牵魂降,但我之前也向侯爷呈明,峥少爷以后一直得受情蛊之苦……”
  我一把拂落矮几上的茶杯,狠狠地瞪着他,控制不住双唇的颤抖:“你……那情蛊既是你给云峥下的,为什么在解降之后,你不为云峥解去蛊毒?”
  “少夫人,以情蛊压制五品牵魂降,只记载于古籍,从来没有人真正施展过,能否成功,我当初也不敢给侯爷打包票,只是尽力一试,至于解降之后会产生什么变化,也是傅某无法预料的。”傅先生沉着地面对我的怒火,平静地道,“情蛊在压制五品牵魂降时,虽然解了邪降,但蛊虫也在峥少爷体内发生了一些异变,在下也无法清除蛊毒,只能尽量压制……”
  我握紧双手,捏得指节发白,不知道要怎么控制自己,才能不将心中的怨恨倾泄出来,眼前这个人,即使他用情蛊救了云峥的命,即使我知道我不该怪他,我心里仍是充满了愤恨,恨得将唇都咬出血来。腥咸的血味漫延在口腔,我瞪着他,只觉得自己快被胸中那把怒火烧成灰烬。
  傅先生避开我愤恨的目光,垂下眼睑:“少夫人,你还要听么?”
  “讲。”我几乎将牙咬碎,狠狠地从齿缝里挤出话来,“照你这么说,那云峥最初的五品牵魂降,是玛哈下的?”那么,怎么又会扯到绮罗身上?说绮罗会种情蛊,她是南苗女子,倒不是不可能,可是她怎么会下被南苗人也视为禁术的降头术?这里面又有什么内情?这云家到底还有多少秘密,是我所不知道的?
  “极有可能。”傅先生点点头,“玛哈逃出南疆时受了重伤,一身功力几乎散尽,他想在治好伤的同时,练制上三品的牵魂降,还要躲避我的追捕,根本是不可能的事情,就算是有人帮他,也顶多能炼炼下三品的牵魂降。就算不是他练的,也必是与他有关的人,不过以我对玛哈为人的了解,他绝不会轻易将降头术传给别人,所以是他本人的可能性居多。我给峥少爷解降,一方面是想打探到玛哈的消息,另一方面,也是希望能通过侯爷的势力,帮我捉出玛哈,没想到二十多年过去了,玛哈就像突然从人间消失似的,一点消息也没有,这么多年过去,我的希望渐渐也淡了,也许玛哈当年真的伤重身亡,直到这次寂将军中降,才让我重新燃起了希望。所以,傅某在寂将军府,才故意打草惊蛇,想引出幕后那人,就算是他们有一点风吹草动也是好的,只有他们肯动,才能被我们找到蛛丝马迹的线索。”
  “这件事,爷爷怎么说?”我当初将寂将军这件事告诉给老爷子,不知道云峥以前受的竟也是牵魂降之苦,但老爷子却不动声色,还面不改色地让我支会皇帝当心,不知道是暗中已经找人去查了,还是想通过皇帝的势力,一起找出这个玛哈。算来算去,这个神秘的玛哈,才是害死云峥的罪魁祸首。但这个玛哈,也未必是最后的黑手,他与云家没什么关系,为什么要给云峥下降?唯一的可能,是这个人被人利用或者收买了。很好,很好,我心中冷笑。云峥根本不是死于长辈不光彩的争风吃醋,而是有人恶意加害,这个人,不是云家生意上的对头,就是官场上的政敌,这个范围并不大,我不信我找不出这个人来。我握紧双手,云峥,我不会放过他,我要为你报仇,我一定要找出这个幕后黑手,将他碎尸万段!
  ——2007、6、4
  
第28章 祖训
  踏出书房,我略微平复了一下心情,今天傅先生所讲的这一切,我需要得到一个人的证实,否则我不会随便相信。他隐瞒了这么久的秘密,突然这么轻易地告诉我,难道真的仅仅是因为我看出他故意打草惊蛇?
  夕阳从香樟树疏落的叶片缝隙中透射下来,在青石行道上洒下斑驳的光点,我脑子里想着刚才傅先生说的那些秘密,无意识地踩着那些光斑,觉得有些眼花,赶紧闭上眼睛,停下脚步,只听小红在耳边道:“姐姐,怎么了?”
  “我眼睛不太舒服。”我揉了揉额心。小红立即道:“那我扶姐姐去前面的亭子里坐一会儿。”
  我点点头,缓缓睁开眼睛。小红扶着我向前面那座木亭行去,这亭是建在牡丹圃当中,本是春季用来赏花之用的,所以亭的地势稍高。这当儿,却是牡丹花残的时候,小红扶我步上木亭的石阶,触目所及,却有一个熟悉的身影落到眼底。我怔了怔,坐在美人靠上的那人听到响动,抬起眼,见到我也是一怔,站起来低头欠了欠身:“大嫂。”
  “小叔在这里……”我见他那样子,在这里也不是一时半会儿了,不知道是在想事情还是怎么,倒是我打扰他了。我一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有些尴尬地立在原处,倒是小红不客气地道:“二少爷,姐姐眼睛不舒服,想在亭里歇歇。”言下之意,是让安远兮快些离开。
  “小红!”我低声喝斥她,这丫头看安远兮不顺眼,所以对他一向不恭敬。小红不服气地别过脸,我看了安远兮,淡淡笑了笑:“是我打扰小叔了,我这就走。”
  “大嫂……”安远兮见我转身想走,赶紧出声,“大嫂在这里歇歇吧,我在这儿好一会儿了,正准备走。”
  他一边说,一边往外走,我也不好多说,侧身让路。他却停了停:“大嫂的眼睛……”
  “不妨事,只是刚刚觉得阳光有些刺眼,眼有些花。”我笑了笑,不在意地道。安远兮看着我,似乎想说什么,终是没说,转身踏出亭去。小红皱了皱鼻子,轻哼了声,扶着我的胳膊道:“姐姐,我们过去坐。”
  我坐到美人靠上,抬眼看了看小红,轻声道:“小红,你别老是针对他。”
  “我有么?”小红不服气地道。我叹道:“你有没有,自己心里明白。这样不好。小红,我们现在到底是一家人,你整日针对他,就算小叔不与你计较,让其他下人看到,成什么样子?若让人以为这是我的想法,人家又会怎么看小叔?你别好端端地,给家里添乱子。”
  “他以前那样对姐姐,姐姐就不恨他么?”小红撇了撇嘴,恨道,“我一见他那副样子就来气……”
  “小红。”我打断她的话,“你要我恨他,是要我记住他,放不下他么?”
  “姐姐,我不是这个意思……”小红瞪大了眼,急忙摆手。我笑了笑,握住她的手,轻叹道:“小红,我从来没有恨过安远兮,即使是在嫁给云峥之前,也没有。我们之间,大概是缘分太浅,我们都没有积极地去努力过,所以怨不得任何人。小红,其实我是感激他的。不管如何,他带给我的美好的回忆,大于他给我的伤痛,而那些伤痛,也早被云峥的爱抚平了。如今我们的身份,因为我们的过去,在这个家里连朋友都做不成,可至少,我们还是家人。所以,小红,不要针对他,好吗?”
  “姐姐……”小红的眼圈儿红了,咬着唇说不出话。我拍了拍她的手背,微笑道:“好了,我眼睛没事了,扶我去找爷爷。”
  老爷子的身子仍是时好时坏,我踏进他的院子,见他躺在竹椅上晒太阳,他见到我进来,笑道:“叶丫头来了。”
  “爷爷。”我走过去,在他身旁的椅子上坐下来,“你今儿精神看着不错。”
  “老了,再怎么精神也不像你们这些年轻人。”他笑了笑,看着我,“这些日子,你辛苦了。”
  我不知道老爷子对我的行踪知道多少,恐怕我做的这些事都瞒不过他,我的来意,没准老爷子也已经知道了。我笑了笑,索性开门见山地道:“爷爷,我有些事想问你。”
  老爷子摒退了下人,我也支走小红,待院里只剩下我和他两人,老爷子才开口道:“丫头,说吧。”
  我看着他,轻声道:“爷爷,傅先生跟我说,云峥当年是被人下了降,他为了解降,才给云峥种了情蛊,是吗?”
  老爷子脸色平静地点了点头:“是。”
  看来老爷子果然知道我这些天的行踪了,我吸了口气,又问:“这么说,云峥根本不是被绮罗下了蛊,而是另有人恶意加害,是吗?”
  “那降的确是绮罗下的。”老爷子摇了摇头,“只是她下的是降,不是蛊。”
  “可是如果按傅先生所说,那降术只得那个玛哈才会,那绮罗难道是玛哈的棋子?”我的双手在衣袖下紧握着,沉声道,“云家和玛哈之间有仇吗?若没有,他又是受谁指使来加害云峥?”
  “这件事背后是有人操纵,老夫心里很清楚。”老爷子面无表情,冷哼一声,“绮罗,甚至那个玛哈,都不过是那人安排的棋子。”
  “爷爷知道那人是谁?是云家的仇人吗?”我倒抽一口气,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他。如果他知道那人是谁?以老爷子的性格,怎么会忍下来?只怕早就将那人揪出来碎尸万段了。我心中突地一震,莫不是老爷子早就报了仇了?那我这一腔的愤恨,该找谁去发泄?
  “有人要害你,有时候不一定是跟你有仇,金钱、权势、美人,都能让世人不顾一切。”老爷子的眼睛微微一眯,闪过一丝异样的神采,“其实在当时的情况,也不难分析出一点眉目。只需要分析一下,那人这么做,云家最会失去什么,而什么人会因为云家出了事而从中获利,就能猜到七八分了。”
  “加害云峥,云家会失去什么?”我有些不解,如果不是因为仇恨,那么加害一个刚刚出世的婴儿,能得到什么?
  “子嗣。”老爷子看了我一眼,开口道,“加害云峥,云家会失去子嗣。”
  “子嗣?”我失声道,心中越发诧异,“我不明白,爷爷。”让云家绝后,能得什么好处?何况云峥被人加害时,他的父亲云弈还在世,并且刚刚纳了一房美妾,以后还可能生下更多的孩子,何以要如此残忍地加害一个出生不久的婴儿?
  “爷爷告诉你一件事,你就明白了。”老爷子咳了一声,轻喘道,“云家先祖被开国太祖皇帝封为永乐侯之后,立了长子为世子,却又同时立下一条祖训,无论侯位由长房传承至几代,如长房无男嗣,则由二房一脉的长男继侯位……”
  我立即明白了,在明白过来的同时,脊背发寒。怪不得云家长房代代都子嗣不丰,原来,这是云家长房一脉子嗣不丰的根本原因,有了这条祖训,云家的旁支便可以正大光明地觊觎永乐侯这个爵位,以图执掌云家的实权,人若是心中一直燃着这样的贪念,什么恶事做不出?大家族内争产夺权的戏,我前世还看得少么?就算是加害几个堂兄弟的性命,又算得了什么?
  “云家的先祖当年怎么会定下这样一条规矩?”我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艰难地道,“这不是给后人埋下手兄相残、兄弟阋墙的祸根吗?”
  “这是云家先祖的高明之处。”没想到老爷子竟这样说,我瞪大眼看着他,老爷子面无表情地道,“这条规矩固然有你所说的隐患,但却是让云家保留最精英血脉的方法。创业难,守业更难。你见过多少富贵之家能显赫过三代?多少大富之家的后人因为花天酒地、不务正业、才能平庸挥霍衰败掉先人的家业?只有云家,永乐侯之位传到本侯手里,已经是第三代了,家业却越来越庞大昌盛,你知道是什么原因?恰恰是因为先祖这条祖训,他让云家的后人随时充满了危机意识,如果你自身能力不够强大,如果没有能力守住你所拥有的一切,随时可能被取而代之。”
  我怔怔地看着老爷子,摇头道:“可是这样的方式来对待后人,未免过于残酷了,难道能力不强的后代,就没有好好活下去的资格吗?”
  老爷子冷冷一笑,淡漠地道:“那是自然。如果长房能从种种阴谋诡计中脱颖而出,自然会拥有守住家业的能力,如果长房能力不够,被二房设计,由二房继位也是理所当然。不管是谁来守这片家业,都是云家的子孙,而且是最有能力的云家子孙。”
  这样冷酷的话从老爷子的嘴里理所当然地说出来,我心里一阵阵发寒,云家的先祖要的后代是一群完全没有亲情的狼崽子吗?一份家业,比得上后代的性命和幸福重要吗?我咬紧牙,一字一字地道:“爷爷的意思,是说云峥是被云家自己的人加害的吗?云峥没有能力保住自己的性命,所以死了也是活该,对吗?”
  我恶狠狠地瞪着他,最后一句话,几乎是吼出声的。眼泪控制不住地流下来,如果老爷子敢这样说,我一定会抡他一巴掌。
  老爷子垂下眼睑,眼角抽了抽,沉声道:“峥儿的遇害,是我无能,是我没有保护好他。”
  我狠狠地抹去脸颊上的泪,恨声道:“到底是谁害的云峥?”我恨不得将那个从坟墓里挖出来鞭尸。既然老爷子猜出是二房的人,当年不可能没有追查下去,那人说不定早就被老爷子五马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