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54部分

书看。”他对我的碰触和对我叫他“冥焰”这个名字,不似最初那样抗拒了。莫修齐死后,他完全不知所措,仿佛失去人生目标一般的茫然。我对他伸出的手,对他来说等于一块救命的浮木吧?但做了这么久的下人,他性格中的自卑却没有办法在一时半刻中消除。我不知道冥王为什么要给他灌输当了十几年下人的记忆,就算是要惩罚他,把他本身的记忆抹去了,也没必要强行灌给他一些不属于他的记忆啊?难道这才是惩罚?
  “看得懂么?”我见他仍戴着帽子,知道他不想别人用诧异的眼光打量他的满头白发,有些心疼。他的性格完全不似我梦中那般开朗阳光,冥焰,我要怎么帮你才能让你早日结束这个惩罚?是帮你恢复记忆吗?他对为什么有黑衣人追杀他们主仆也说不出所以然来,只说当日离开沧都,莫修齐辗转带他走了些地方,最后到京城谋生,没想到才到京城没多久,就遇到那个莫名其妙的黑衣人,想杀他们,他和莫修齐一路逃到玉雪山,走投无路之时,遇到了我。我相信他的话,因为他是黑龙玉认定的冥焰。云峥对那晚的事已经着了隐执事去查,那两个黑衣人到底是想做什么,云家怎么着也不能让云坤死得不明不白。
  “看得懂一些。”冥焰点点头。我想了想,捻起脖子上的黑龙玉,柔声道:“冥焰,你还记得这块玉吗?”
  他抬头看了一眼,摇了摇头。我也不怎么失望,认不出是预料之中的事,反正日子还长,我以后再慢慢想法子开启他的记忆。
  ——2007、3、7
[第三卷 风华篇:第165章 云逝]
我的身子渐好,云峥却又病了。
  云峥又经过了一个月中,这一夜,所有的人都提心吊胆,老爷子带着安远兮也专程上了山。我在房间里不知道云峥的情况,更是心急如焚,冥焰一直在房间里陪着我。好不容易等到天明,云峥回房时,是自己走回来,不是坐在轮椅上被人推回来的,我激动得难以自己,抱着他流下了喜悦的泪水,他的蛊毒解了,他的蛊毒终于解了。
  老爷子也很高兴。我见云峥身子大好,我的月子也坐完了,准备收拾东西回侯府,我实在是很挂念宝宝。老爷子却说我刚刚坐完月子,身子还虚,云峥身子也刚刚才好,还是再在山上休养一段时间,免得回去侯府人来人往还要分神应酬。
  我心里虽然有些不太乐意,但也不好太忤逆老爷子。没想到还真被老爷子说准了,云峥第二日便开始有点发低烧,还一直咳嗽,这回侯府的事儿便耽搁下来了。傅先生说云峥长年被蛊毒所苦,体内的器官和精神一直都处于警戒状态,如果蛊毒乍一解除,那些长年处于高度紧张期的器官蓦地松懈下来,反倒容易生病。他这解释我觉得没什么不妥,想起前世工作也是经常加班,长期处于紧张状态,结果每次到放长假的时候,身体和精神一松驰下来,立即就感冒发烧,仿佛是把病囤积起来就专门留在放假的时候来养似的。
  前段时间是云峥照顾我,现在又变成了我照顾他。我处处细心,照顾周到,云峥的病情却反反复复,今儿才见着好一些,不烧不咳,也有精神起来走走,明儿又昏昏沉沉地睡一天。我心里担心着急,又没法可想,只得按傅先生的交待细心料理他。老爷子差人送来了千年人参、鹿茸、天麻、血燕等补药补品,连沉谙下山后,也差人给云峥送来一些药丸,说是他制的一些补身药,看来他们都知道云峥解完蛊会生一场病。
  云峥服了药,又昏沉沉地睡了。这些日子他胃口也极差,吃得很少,我让厨房将饭菜也改成了药膳,那些虽然补身,可是味道却不怎么好。我想去看看,能不能尽量把味道弄得可口一点。走进厨房的院子,见云泽蹲在井边打水,地上摆了个木盆里,不知道在洗什么东西。近了一看,见盆里似乎是云峥的手巾,沾着可疑的红渍,云泽打了水看见我,吓了一跳,赶紧抓起盆里的手巾,背到身后,惊慌地道:“少夫人……”
  “你手里拿的什么?”我静静地看着他,“给我看看。”
  “少,少夫人,不行……”云泽的脸涨得通红。我伸出手:“给我!”
  他咬着唇,看着我半天也不动,我也不缩手,眼睛一着盯着他,他拘促不安地嗫嚅道:“少夫人,少爷说不能让您知道……”
  “给我!”我淡淡地打断他,“你要我自己过来拿吗?”
  他迟疑着,把手伸出来,我拿过他手里的手巾,展开一看,倒抽了一口气,那巾子上豁然有一块污红的血渍。我的心里升出不祥的预感,抬头看着云泽,目光有一丝冷:“少爷的手巾上怎么会有血?是少爷咳的?你们好大的胆子,竟敢瞒着我!”
  他被我凌厉的目光吓住,结结巴巴地道:“少夫人,是,是少爷让我们别说的。”
  “少爷什么时候开始咳血?”我的心里越发不安,云峥身子再不好,也从来没有咳过血,怎么解了蛊毒之后,身子反比以前更差了?
  “前天开始咳的,少爷每次都让我们赶紧收拾了,说不要被少夫人您看到……”云泽见我的脸色越来越难看,不敢往下说了。我将手巾递给他,吸了口气,道:“给少爷洗了吧,别说我已经知道了。”
  转过身,我径直走去傅先生的小院,刚刚转出一片茂盛的梅林,见老爷子带着云德急匆匆地踏了进去。老爷子来了?怎么不先去看云峥,反倒跑傅先生这里来了?我心中疑惑丛生,赶紧跟了上去,老爷子已经进了傅先生的房间,我踏上台阶,站在房门外,想了想,将耳朵贴近木门。
  开始还听不太清楚他们在说什么,适应片刻,我听到老爷子道:“真的没办法治了么?”
  “傅某无能。”傅先生似乎叹了一口气,“峥少爷如果不咳血,还有一丝希望,可是他从前天开始咳血,傅某实在……,无力回天……”
  我的脑袋“嗡”地一声,他们在说什么?他们在说云峥吗?云峥的病怎么会没办法治?那么可怕的蛊毒都治好了,怎么会治不好他现在的病?他们在胡说什么?在胡说什么?我再也听不下去,猛地推开门,踏进房去。屋里的三人错愕地看着我,等看清是我,抽了口气,老爷子愠道:“叶丫头,你怎么……”
  “爷爷,刚刚你们说的是怎么回事?”我走到他面前,瞪着他道,“你们是在说云峥的病没有办法治?是不是?”
  老爷子脸上有一丝心虚,垂睫不语。我看向傅先生和云德,两人都别过脸,沉默着。我的心里冒出一股火,蓦地暴发了,尖叫道:“快告诉我,你们一个个的,都瞒着我,那是我丈夫,我有权知道他到底怎么了,你们,你们凭什么瞒我?……”
  眼泪汹涌而出,我跌坐到椅子上,捧着脸“呜呜”痛哭。老爷子叹了一声,道:“傅先生,你告诉她吧。”
  我抬起脸,抹去脸上的泪,却忍不住抽泣,半晌,等我稍微平复下来。傅先生才低声道:“峥少爷的蛊毒折磨了他二十多年,他的五脏六腑早就承受不了了,只是靠着一股意志在支撑,就算是解了蛊,他的身子也已经败坏了,咳血是油尽灯枯的一个征兆……”
  我麻木地坐着,呆呆地听着。油尽灯枯?油尽灯枯?他在说云峥油尽灯枯?他还不到二十二岁呀,怎么会油尽灯枯?这不是真的!这不是真的!为什么?老天为什么要这样对我?我到底做错了什么?为什么每次当我以为我已经拥有幸福的时候?他都要毫不留情地夺走?为什么?
  “别说了,我不相信,我不相信……”我尖声打断他,猛地站起来,跪到老爷子面前,语无伦次地、慌乱地道,“爷爷,再给云峥找大夫,找最好的大夫,我知道你可以的,你能找到的,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云峥的病治不好……,云德,去找沉谙来,沉谙一定能救云峥……,对了,我去宫里求太后,让御医来给云峥诊治……”
  “叶丫头!”老爷子按住我的肩膀,“你冷静一点儿!”
  “我冷静,我很冷静……”我拉住他的手,“爷爷,你救救云峥,你救救他……”
  “丫头!”老爷子眼中闪着深切的悲哀,“峥儿是我的孙子,是我一手带大,一手教养成|人的孙子,如果我能救他,你以为我会不救吗?峥儿的病,已经深入膏肓了!”
  我无力地坐到地上,怔怔地看着他,他眼里的痛楚是真的,悲哀是真的,这痛楚和悲哀的可信度,胜过了傅先生刚才那番话,我觉得我快要窒息了。老爷子沉痛地道:“像峥儿这样自幼中蛊,虽然有人极力压制他的蛊毒,可是蛊毒仍然会损害他的内脏,加重负荷。一年前,傅先生就诊出峥儿的身体开始衰竭。就算解了蛊,能否活下去也要看运气,峥儿如果运气好,有三成的希望能活,可是前段时间你昏睡不醒,他忧虑过度,伤心伤肺,身子这么一折腾,已经回天无力了。”
  原来是我,原来是因为我,云峥才会咳血。我惨然一笑,从地上站起来,转过身,往门外走。是因为我,云峥才活不下去,我还能怪谁?
  我该怪谁?怪绮罗下了毒才使云峥如此?可她死了,早就烂成一把泥。怪老爷子的利用?可嫁给云峥是我心甘情愿的。怪你给了我希望再让我绝望?可你们都说是为了我好。还是怪云峥太美太好,怪我情不自禁地爱上他?才如同被人掏空了七魂六魄?泪从眼角滑出来,我浑然不觉,失魂落魄地往前走。“姐姐小心!”梅林中钻出一个人影,猛地拉住我,我回过神,才看到前面横着一根粗大的梅枝,我几乎撞上去。“冥焰!”我抓住他,像抓住了一块求生的浮木,“你救救云峥,你救救云峥,他们救不了他,你一定可以,你是神仙啊,你救救他……”
  “姐姐,你在胡说什么?”冥焰瞪大眼,我拼命摇头:“我没胡说,你是神仙啊,要怎样才可以救他?你要怎样才能恢复记忆?是不是要这块黑龙玉?你快把它取下来……”我拼命地拉扯脖子上的黑玉,可是我怎么也拉不断那根绳子,绳子将我的脖子勒破了,我却感觉不到疼痛,疯了似地使劲抓:“你快帮我取下它……”脑袋嗡嗡作响,眼前金星乱窜,头又沉又重,我软软地倒进冥焰怀里,在晕过去之前,紧紧的抓住了冥焰的手臂:“救救他……”
  醒来时,我已经躺在床上,发现自己倚睡在云峥怀里。我抬眼看他,他本来闭着双目,却像是感应到我的目光,立即睁开了眼睛:“叶儿……”
  我痴痴地看着他,抱紧他的身子。眼神相遇的一瞬间,那个事实我们已心照。老爷子瞒不过我,又怎么瞒得过冰雪聪明的云峥。他深深地凝望着我,久久,轻声道:“叶儿,我自幼受病苦,死亡对我并不是一件恐惧的事……”我身子一颤,将他抱得更紧,眼睛却望着他,一秒也舍不得移开。他怜惜地抚摸着我的脸,声音像是从九天之外飘来:“真的,有时候,死亡同时也是新生。我以前常常想,如果我死了,化成清风,遨游四海,也是值得快慰的事,可是现在,我却舍不得丢下你。”
  “那你不要丢下我。”我痴痴地望着他晶莹苍白的脸,“你化成清风,就把我也带去吧。”
  “傻姑娘……”他轻轻地吻我的额头,温柔地道,“就算我化成清风,我也不会丢下你,我会陪在你身边,不论何时何地,只要你感觉到有风从你脸庞刮过,就知道那是我在看着你、陪着你……”
  “我不要你看着我、陪着我,我要陪着你。”泪如断了线的珠子,一颗颗地从眼里滑落。云峥的声音飘缈得不真实:“傻姑娘,如果我带你走,那谁来陪我们的宝宝,我们的诺儿呢?”
  “诺儿?”我抽泣着,没有明白。云峥温柔地抹去我脸颊的泪水,柔声道:“云诺,是我刚刚想到给宝宝取的名字。叶儿,即使我化成风,也会永远陪在你身边,这是我对你的承诺。”
  我像孩子一样委屈地哭泣。云峥,我明白你的意思,你要我好好活着,好好照顾宝宝,你怕我伤心,哄我说你即使死了也不会离开我,我明白,我都明白。我听你的,我不再闹你,不再让你担心,我答应你,我会好好活下去,我会好好爱宝宝,等他长大了,我会告诉他,他的爸爸是这个世界上,最好、最温柔、最爱我们的人。
  我会在你离开之前的这段日子,拼命拼命地爱你,我要陪你看尽玉雪山的梅和雪,我要记下你每一个温柔的微笑和眼神,将你的模样铭刻在心里。云峥,亲爱的云峥,我不会再哭,不会再任性,我会一直笑,笑到你安静地羽化成风。
  云峥一天天虚弱下去,整日缠绵病榻。尽管知道他的病已经药石无灵,我仍然每日定时让他服药,妄想着多留他一些时日,但我们都没再提过他的病,他的生死,他那化成清风的承诺。我一步也不愿离开他,眼里再容不下旁的事。当春天快要来临的时候,玉雪山降下了这个冬天最后一场大雪,我在清晨的阳光中苏醒,身侧空无一人,悚然一惊,翻身坐起:“云峥……”
  “少夫人!”宁儿赶紧进来,“少爷去了八角亭。”
  “他今天精神好些了吗?”我有些惊喜,赶紧接过馨儿递来的锦裘,顾不得梳洗,拔腿儿就往门外跑。远远的,看见云峥坐在八角亭内抚琴,如同我初次在沧都篱芳别院与他相识,清风撩拨着他的衣袂,他的身姿安祥沉静,苍白的皮肤带着虚幻的晶莹。
  我停止奔跑,一步一步向着他走去。他纤长的指尖下流泄出古朴悠远的琴音,仿佛来自亿万年前的蛮荒岁月,带着前世的气息,似曾相识,令我静定。世间一切在心中层层剥落,他的琴音如同圣洁的雪水,洗却了尘世的烦扰,让生命归于永恒。我突然明白了,这是云峥,生命中最后的绝唱。
  他抬眼,伸出手,对我淡淡地微笑,眉目如画:“叶儿。”
  我虔诚地走向他,倚偎在他身边,遥望着亭外的雪景,高远的天空上,有一轮暖阳。他握紧我的手,皱眉:“手好冰。”我微笑着合拢他的手,他的手才凉得刺骨:“又下雪了,这大概是今年的最后一场雪。”
  “明年还会下雪的。”他笑了笑,低声道:“叶儿……”
  “嗯?”我轻声应他,他温和地道,“我想每年冬天,都能看到玉雪山的梅和雪。”
  泪慢慢润湿了眼眶,我闭上眼睛,不让它从眼中滚落,我说过,我不会再在云峥面前流泪:“嗯。”
  “叶儿……”他的身子越来越冷,“好久没有听过你唱歌了,唱一首歌来听,好不好?”
  “好。”我的头轻轻靠在他的肩上,感觉到他越来越疲惫的心跳,启唇轻唱:
  心若倦了,泪也干了,这份深情难舍难了。
  曾经拥有,天荒地老,已不见你,暮暮与朝朝。
  这一份情,永远难了,愿来生还能再度拥抱。
  爱一个人,如何厮守到老,怎样面对一切我不知道。
  回忆过去,痛苦的相思忘不了,为何你还来拨动我心跳。
  爱你怎么能了,今夜的你应该明了,缘难了,情难了。
  他的心跳在轻柔的歌声中,越来越慢。我转过头看他,他的脸上带着一丝安祥的微笑,倚在我的身旁,静静地沉睡过去。暖冬的太阳在刹那间光芒万丈,云峥的身体在明媚的阳光下化出淡淡的金色光芒,闪烁跳跃,很久很久,那些跃动的光芒才星星点点地随风而逝。我知道,我心爱的人已经化成清风,遨游于天地之间。
  眼角滑出一滴泪,我微笑着,抬起头,望着远方。云天浩渺,眼前的雪山静谧而深沉,仿佛可以包容整个世界。微风拂过我的脸庞,撩乱了我的头发,我迎着风,轻声低喃:“再见了,云峥!”
  ——2007、3、8
  绾青丝·第三卷·风华篇·完
[第四卷 绝胜篇]
第1章 抓周
  天街小雨润如酥,草色遥看近却无。
  最是一年春好处,绝胜烟柳满皇都。
  ——《早春呈水部张十八员外》韩愈
  玉雪山的雪还没有化,山下却已带上了朦胧的春色。我撩起马车的窗帘,望着窗外的景色,凉风夹着雨丝从窗外扑打在脸上,我怔怔出神。一年没有下山,这京师繁华如故,它不像人的心境,不因为哪一个人的消失变得沧凉荒芜。
  “娘……”怀中的诺儿软软地唤我,我放下窗帘,低头亲了亲他粉嫩的脸颊,对他微笑。我的诺儿今天满周岁,老爷子在侯府为他举行抓周礼。天曌国的男人一生有三个重要的仪式,满月摆宴、一岁抓周、十六岁成|人礼。诺儿的满月宴我错过了,抓周礼却不能再错过,即使我还在守丧期间,即使我再不愿意离开玉雪山,离开云峥。
  我遵照云峥的心愿,将他葬在玉雪山上,傲雪山庄内。很久很久,我都觉得玉雪山上发生的一切是一场梦,梦醒时,就象以前他把我从噩梦中唤醒一样,我还会被他拥入那温暖安全的怀中,看到他温柔抚慰的目光。然而,诺儿是真,冥焰是真的,云峥不会再在我身边,也是真的。
  我已经完全不记得云峥走后最初那段日子我是怎样过的,只记得下葬那天,山上来了很多人,很多熟悉的或陌生的面孔,但我都分不清他们是谁,他们在跟我讲话,我也听不清他们在说什么。我只是看着我的云峥,看着他苍白的脸和紧闭的双目,心里痛在漫延,我知道,纵然我再痛苦绝望,这双眼睛也不会再睁开,温柔地看我了。
  云峥安祥地躺在棺椁里,好多人在哭,我却流不出眼泪,我的泪已经流干了。云峥,我答应过你,我会好好活下去。可是你不在,谁能治好我的心痛?棺盖缓缓地盖到棺椁上,云峥的脸渐渐被棺盖挡住,消失在我的视线中,突然意识到,在这一刻之后,这世上最爱我、最疼惜我,对我最好的人,我以后再也看不到他了。疯了似地冲上前,死死地抵住棺盖,我心慌地嚷:“云峥、云峥,你起来,你起来呀……”我以为我可以坚强,可以信守对你的承诺,可是我做不到,我伪装不了坚强,我控制不了心痛。云峥,你怎么忍心丢下我,你怎么可以丢下我……
  心里的痛在扩大、扩大,无边无际的痛楚似乎要将我吞噬。我以为我不会再流泪,可是眼角又有湿热的液体顺着脸颊流下来,天地间刹时一片腥红。有人来拉我,有人在惊叫,我只是死死地扑在云峥的棺椁上,一声声唤着我亲爱的云峥。脑后蓦地被人重重一击,双眼前的血红变成了黑幕,意识渐渐飘散,我听到有人叫,“叶丫头”、“少夫人”、“大嫂”、“姐姐”、“花花”、“荣华夫人”,甚至“雪儿”,是谁,我都不想管他……,因为再也没有那声我愿意为之醒来的“叶儿”了。
  云峥,我想去找你,不管在天堂还是在地府,你别生我的气,让我任性这一回,诺儿有爷爷,有小叔,他们会照顾好他的。云峥,带我走吧,不管你去哪里,化成了风还是云,请你带我一起走……
  可是,人有着身体的枷锁,飞不到灵魂想去的地方。你是多么不想走,可你的身体,无可奈何地衰弱下去,我多么想去找你,可是我的灵魂挣不开这逐渐恢复神智的身体。渐渐的,我能感觉到有人帮我诊脉,有人给我喂药,只是我,不象那次产后出血你守在旁边的时候那样,不想努力睁开眼睛。我想更深地沉寂在黑暗中,想在黑暗中找到你的光亮。
  直到我感觉到,一个温暖的小小的身体趴在我身上,开始哭。
  心蓦地一抽,我的诺儿……
  我睁开眼睛看着诺儿,出生后我只看过一眼的诺儿。他趴在我的胸前,好奇地望着我,居然停止了哭泣。眼前笼罩着一层微红,心里喜悦和疼痛得抽搐,他和云峥,太像太像,虽然诺儿还是那么小,可那脸部的轮廓,眉清目秀的样子,清澈的眼神,专注的神态,几乎和云峥一模一样。
  我抱住他,再也不肯松手。云峥,你执意不肯带我走,是因为你知道,诺儿将会是我的救赎,是不是?
  我在每个夜深人静时想你,反反复复温习和你在一起的日日夜夜、分分秒秒,在已不再感到撕心裂肺的疼痛后,我才开始感谢而不是怨恨老天,我才终于明白老天待我不薄,他不能给一个人的幸福太多。
  在上一世,我见过那么多夫妻,或反目成仇、或分道扬镳、或同床异梦,或者,也不过是生活上的伴侣而矣,锅碗瓢盆、磕磕绊绊、争争吵吵,有多少人真心为爱厮守一生。在这一世,稍有钱势的男子,也多是三妻四妾。要我去跟一堆女人抢一个不能完全属于自己的男人,我做不到;今天对我情深意重明天又去和其他的妻妾卿卿我我,我受不了。而云峥,他的心,那么无瑕无价的一颗心,居然是完全属于我的,何其有幸,我是他的初恋和唯一。
  从一曲泪下的心意互通,到坦诚身世的理解包容,面对朝堂江湖,我们携手并肩,他为我遮风蔽雨,哪怕是我未说出口的一个愿望,他都要费尽心力帮我实现。我昏迷中,他忘我呵护,愿意和我同生共死;而他走了,却只愿我好好地活下去。除了他的病,他从未让我生气、伤心,就是在他病中,他也总是怕我担忧,独自隐忍着苦痛,不愿我为他冒险。
  我叶海花,一介平凡女子,曾经有夫如此,夫复何求。
  我和他的一路,只有美好,没有遗憾。也许是有幸,如果没有冥焰的黑龙玉,没有促使我来到沧都的一切遭遇,我就不会遇见他;也许是不幸,如果我能早一点遇到他,他能早一点解蛊,或者我生产后没有大出血,人生会不会有不同?可惜的是,人生没有如果,我的问题也没有答案。
  但我却知道,我不孤单,我永远也不会孤单,他在我的心里,永远若初见时那么飘逸,跟缠绵时一样真实,如相视时一般鲜活,似乎一伸手,我就能摸到他清俊温和的面容,拉住他微凉纤长的手指。不需要再为他的病担心,我轻轻地跟他诉说我每天遇到的人和事,告诉他诺儿成长的一点一滴。想着和他相处的朝朝暮暮,他化风伴我的真诚诺言和美丽谎言,和他一起的戏谑调笑,他对我的温存爱怜,我经常含着微笑睡去,只是醒来,不知何时,泪湿枕巾。
  “姐姐,侯府到了。”小红见我抱着诺儿怔怔发呆,轻声唤我,我回过神。小红是老爷子接到京城的,大概是怕云峥走后我想不开,想让个我熟悉的人陪着,我其实不得不承认,老爷子对我其实还算是不错的,并没有因为我失去了利用的价值就轻贱我。诺儿的奶妈慧娘伸手,想把诺儿从我怀里抱过去。诺儿死死地勾着我的脖子,不依地轻嚷:“娘,抱抱,娘……”
  诺儿刚刚开口说话没多久,现在还只能说一些单个的词,记得第一次听到他嘴里叫出“娘”的时候,我的眼泪止都止不住,害我被小红唠叨了好久。我安抚地拍着诺儿的背,对慧娘道:“没事,我抱他。”
  “可是少夫人的眼睛……”慧娘担忧地看着我,欲言又止。我笑了笑:“我抱着诺儿,你们扶着我的胳膊就好了,又不是一点儿都看不见。”
  我的眼睛,在云峥下葬那天,流出血泪。醒来后,眼里始终罩着一层朦胧的红色,看什么都红蒙蒙的一片。我的视力渐渐变得很差,小红他们离我很近,我才能看清他们的模样。如今傅先生又成了我的诊治大夫,替我医眼睛,可是也仅仅只能控制住视力不再变差而已。
  下了车,云义迎上来:“少夫人辛苦了。”
  我笑了笑,在小红和慧娘的带领下,小心翼翼地步上台阶,往里走。侯府今儿想必请了不少客人,只是我实在是看不太清楚,只好保持着合宜的微笑,凭着声音对向我施礼的人点头示意,不至失礼。还没走到中庭,爷爷就迎了出来,声音有丝激动:“叶丫头……”
  我笑了笑:“爷爷……”低头轻声对怀里的诺儿道:“诺儿,叫太爷爷!”
  诺儿噘了噘嘴,张开口却没有发出声音,抬眼看到老爷子满脸期待,继续轻声催促他,诺儿张开嘴,片刻才发出两个含混不清的单音:“太,爷……”
  老爷子的眼泪一下子滚出来了。我心里有些愧疚,老爷子年纪大了,心里肯定是很想多亲近一下诺儿的,可是我不愿意住在候府,只肯呆在玉雪山上,老爷子没有因为我眼睛不方便的理由把诺儿留在候府,我心里一直感激他。我低下头,看着诺儿,柔声道:“诺儿,让太爷爷抱抱,乖……”
  诺儿微微挣扎了一下,不依地抱着我的脖子,我轻声哄他:“乖,太爷爷最疼诺儿了,让曾爷爷抱抱……”诺儿不动了,乖乖让我把他递到老爷子手上,老爷子手足无措地抱起他,眼泪又出来了。
  “爷爷,进屋去吧,仪式准备好了。”老爷子身边响起安远兮的声音。我抬起脸看了他一眼,他的脸在我的眼中一片模糊。“大嫂!”他的声音听不出起伏,想来脸上依旧是没什么表情,不过不管他现在什么表情,我现在也看不到了。“小叔。”我点点头,微微一笑,把手递给小红。老爷子看了看我,轻声道:“丫头,你的眼睛好些没?”
  “很好,没有继续恶化。”我笑了笑,不想谈论我的眼睛,“爷爷,进去吧。”
  天曌国人很重视抓周礼,孩子满周岁,意味着平安地度过了人生路上第一个春夏秋冬,所以要大肆庆贺,何况是云家这样的豪门,加上诺儿又是个丧父的早产儿,他平安健康地迎来周岁,对云家的意义更是非比寻常。
  诺儿换上了早就准备好的新衣裳,腰上系了象征长寿的缨络佩饰,我看不清他衣服的颜色,眼前仍是红蒙蒙的一片,仍能感觉到他的新衣颜色应该很鲜艳,绣着牡丹和福寿的图字。供了神,我对着神位祈愿,愿我的诺儿能平安健康地长大,一生顺利,无惊无险。
  抓周的物品摆了一桌:文房四宝、刀剑弓箭、官帽、书册、元宝、算盘、玩具、糕点糖果、胭脂水粉、首饰……。老爷子将诺儿放在“晬桌”前,让他抓取桌上的物品,诺儿在桌上好奇地扑打一阵,抓起了一把小银剑。前来观礼的亲朋们纷纷说着讨喜的话,什么“前程远大、安邦定国”之类。我坐在椅上,淡淡一笑,我的诺儿,我不指望你以后文治武功,你能一生健康平顺,才是你爹爹和我最大的心愿。
  老爷子倒是对诺儿抓到的剑很满意,抱着他走到主位坐下,朗声道:“今天本侯邀请各位前来观礼曾孙云诺的抓周仪式,是想当众宣布一件事,从今儿起,云诺就是永乐侯世子,待本侯百年之后,即可承袭本侯的爵位。”
  此言一出,众人纷纷道喜,我的面前也涌了不少人,说着“恭喜荣华夫人,恭喜小世子”之类的话。我只觉得眼前好多人影晃来晃去,有些头晕。唇角泛起一丝苦笑,我早知道老爷子是这个心思,也跟我提了几次,都被我搪塞回去,没想到他还是执意当着众人把这个决定说出来了。我幽幽一叹,以后,我和诺儿的平静生活,只怕要被打破了。
  ——2007、3、13
  
第1章 抓周(下)
  抓周礼行完,来祝贺的客人还要饮过酒宴,才会带着回礼离开,我实在没有精神再应酬那些场合,以身体不适为由,带了诺儿回房休息。推开我和云峥的房门,一年多没有主人居住,房间依旧干净得没有一丝灰尘。我的手轻轻抚过家具上我剪贴的福字,想起去年那个时候,我拿着福字倒贴在云峥的胸口,喉咙一哽。闭上眼睛,等眼中的水雾消散,感觉诺儿在我怀里兴奋地扭着小身子,低头看他,见他指着妆台的方向,瞪大眼睛:“娘,娘……”
  我看不到他指着什么,看了小红一眼:“小红,诺儿要什么?”
  小红没有出声,过去拿起妆台上的东西,走到我俩面前:“姐姐,是两个娃娃。”
  诺儿欢喜地一把抱住,胖胖的小手戳上了娃娃的脸,我的胸口蓦地一阵抽搐,怔怔地看着诺儿手里的两个娃娃,去年除夕我送给云峥的两个结婚娃娃,以为平静下来的疼痛,又一丝丝漫延出来。
  “宝宝……”诺儿把“小峥”举到我面前,开心地笑,“娘亲,宝宝……”
  “不是宝宝。”我摇摇头,痴痴地看着“小峥”,轻声道,“诺儿才是宝宝,这是爹爹。”从诺儿开始说话,我教他过说各种各样的称呼:娘亲、姐姐、爷爷、叔叔……,却从来没有教过那个词,爹爹。我怕他学会了叫爹爹,却找不到那个可以温柔应他的人。
  “宝宝……”诺儿坚持着自己的叫法,专心致志地玩着娃娃,我别过脸,一阵心酸。小红在旁边道:“姐姐,你累了就休息一会儿,我陪诺儿玩。”
  我摇了摇头,这个房间充满了我和云峥甜蜜的回忆,你让我如何能平静地休息?一会儿,宁儿进来说老爷子来看我,赶紧站起来,老爷子已经进来了,见状赶紧道:“丫头,快坐下。”
  慧娘抱了诺儿出去,诺儿手里抱着娃娃,也不再黏着我不松开,乖乖地任慧娘抱走。老爷子等人都出去了,才笑着对我道:“丫头,你难得下山,就在侯府多住几天吧。”
  “爷爷……”我抬眼看他,他坐在软榻对面,我勉强能看清他的五官,“我……”
  “我知道,你舍不得峥儿一个人在山上,可你是诺儿的娘亲,云家的当家主母,总不能一辈子住在山上。”老爷子认真地看着我,温和地道,“你守丧期也快满了,等峥儿的周年祭过了,就搬回来住吧,一家人,这样长年分住两头,也不是个事儿。丫头,回来帮爷爷管管家,爷爷也好享几天清福……”
  天曌国的守丧期只需一年时间,与我前世的古代不同,只是,一年也罢,三年也好,予我来说,并没有多大的区别。能安安静静地住在傲雪山庄,陪着云峥,守着诺儿长大成|人,是我现在唯一的希望。我心里也明白,老爷子不可能让我一直在山庄住着,老爷子的身子最近越发不好,他本也是个有病的人,云峥走了,老爷子的伤心也不会比别人少,但他是男人,是一家之主,不可能像我这样任性而为。
  “爷爷,小叔现在不是挺能帮你么?我一个妇道人家,眼睛又不好使,不给您添乱就好了,还能帮您做什么?”我微笑道。安远兮当初在绣庄当总管的时候我就知道他是个能做事的,老爷子现在已经把很多生意上的事都交给他在打理,听说他也胜任有余,这一年来,充分发挥出他在经商方面的才干,处理事务的能力让几位执事都没闲话好说。
  “可是诺儿才是世子,而你是他母亲。”老爷子摇摇头,“诺儿现在还小,你这当娘的要为他多担待一些,我这老头子还能照看这个家几年呢?到底还是要你挑起来才成……”
  我的头开始痛起来,有些走神。老爷子其实是满意安远兮的办事能力的,表面上看起来对他也很信任,很疼他,可是心里对他庶出的身份还是有些疙瘩吧?再加上上一代那些纠葛,老爷子不肯将云家的大权交给他。可是,我就有管理云家的本事么?莫说我一个半瞎的人,又无心理事,即便是当初身体和心都好好的,可能也不如现在的安远兮吧?如果他让安远兮当家,不是皆大欢喜的事么?我落了个清静,安远兮也能发挥长才,老爷子更不用担心他百年之后谁会威胁到诺儿的地位,明明可以平平和和地过下去,为什么要把局面弄得这么难搞?揣测半天,老爷子心里到底是怎么想的,谁也不知道,老爷子这么做总有他的用意,他精明了一辈子,唯一看走眼的大概就是当今圣上了。
  “丫头?”老爷子见我半天没反应,出声唤我,我回了神,听到他说,“这事儿就这么决定了……”
  “什么?爷爷?”我茫然地道。老爷子怔了怔,叹道:“丫头……”
  我顿时反应过来,知道老爷子说的什么,笑了笑:“好,等守丧期满,我就搬回来住。”我不能太自私了,老爷子还能看诺儿多久呢?而我,对云峥的怀念,不会因为住不住在傲雪山庄,而减少半分,到底,是我太偏执了。
  “好好。”老爷子像是长舒了口气,看着我的眼睛,半晌,温和地道,“丫头,你这眼睛,傅先生说淤血早已经散了,按说早该好了才是,怎么你还是看不清?”
  是么?原来不是我的眼睛看不见,是我的心不想看见吧?或者我下意识里一直在逃避,逃避那些必需担负起的义务和责任。老爷子走后,金莎他们几个跑来看我,几个孩子又大了些,可能这一年里经的事多了,都不像以前那么叽叽喳喳的,性子渐渐沉稳起来,孩子们陪诺儿玩了一会儿,诺儿开始犯困了,我让慧娘抱他去睡觉,几个孩子也懂事地告辞了。房间安静下来,无边的沉寂似乎要将我淹没。我站起来,小红立即过来扶住我:“姐姐,你想去哪儿?”
  “外面的雨停了吧?屋里有些闷,我想去园子里吹吹风。”我轻声道。小红赶紧给我披上锦裘,扶我出门。走到园子里,坐到池塘水榭的长椅上,椅子有些凉,小红赶紧道:“姐姐,我回屋给你拿两个垫子,你别乱走。”
  我笑了笑,我能走到哪里去?侧身趴在水榭长椅的椅背上,脸贴着手背,闭眼眼睛,感受着雨后湿润的空气,觉得胸口闷闷的感觉渐渐消失了。身旁似乎来了人,我没有睁着眼睛,轻声道:“小红,垫子拿来了?”
  来人没有应我,我轻声道:“快拿过来呀。”
  “大嫂,是我。”耳边响起安远兮的声音。我怔了怔,睁开眼睛,望向出声的方位,朦胧的眼中显出一个朦胧的身影。我转身坐直身子:“是小叔啊,我还以为是小红回来了。”
  他不出声,只是站在原处。我半晌没听到他开口,脸转向他:“小叔有事?”
  “哦,巧七将大嫂送去换弦的吉他送来了,我送过来给你。”安远兮像是才回过神,将手中的东西递给我。我接过他递到我手的吉他,摸索着将琴从琴套里取出来。前段时间我发现吉他的弦断了两根,让人送去巧七那里换弦,想是今儿听说我下山给诺儿举行抓周礼,就把琴送来了。手抚上琴弦,摸索着调音,试了试换好的弦,没什么问题。笑了笑:“有劳小叔了。”
  “姐姐……”小红回来了,见了安远兮,声音有些冷,“见过二少爷!”
  他没理会小红冷淡的态度,只对我欠了欠身:“大嫂,我走了。”
  我点点头。小红见他走远了,才愤愤地道:“姐姐,这死呆子来干什么?”
  “他把拿去接弦的吉他送过来罢了。”我笑了笑,“别呆子呆子地叫他,他现在是云家的二少爷,身上也没呆气了。”
  “我管他是谁?他就算当了皇帝,也是个没心没肺、薄情寡义的东西!”小红撇了撇嘴,将垫子铺到椅子上,让我换了座,又道,“随便支个人都可以把琴给姐姐送过来,要他来无事献殷勤,非……”
  “小红!”我警告地看了她一眼,她听出我语气里有责备的意思,悻悻地住了嘴。我淡淡地道:“这里是云府,别随便说些惹祸上身的话。”
  她没有出声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