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51部分

的那么痛苦,那就不见吧,有些朋友,本就是拿来记在心里的。
  这厢刚把事情安排完,宫里差人送来了皇帝和太后赐的“七宝五味粥”。刚送走宫里的人,寂家又差人送粥来了,让我没想到的是,竟是寂惊云亲自前来,赶紧迎出去,将寂惊云请至花厅:“送粥这样的小事,将军怎么亲自来了?”
  “不送粥,我也要跑这一趟的。”寂惊云微笑道,“云夫人,你托平安带的信,我收到了。”
  我的心顿时提起来,紧张地看着他:“将军……”
  “夫人在信上建议皇上将蔚公子收为己用,让他戴罪立功,我也禀告了皇上。”寂惊云笑了笑。我忐忑不安地道:“那皇上如何说?”
  “皇上虽然没有点头,却也没有立即拒绝。”寂惊云道。我眼睛一亮,那说明蔚家大哥这件事还有转寰的余地。寂惊云看我充满希望的眼神,微笑道:“还有就是,今儿是腊八节,皇上准了你去刑部大牢看蔚公子。”
  “真的?”我又惊又喜,“这是真的?”
  寂惊云点头,我心里充满感激:“谢谢你,寂将军!啊,也请你代我谢谢皇上!”
  带了腊八粥随寂惊云去了刑部,蔚家大哥被单独关在一间牢房里,牢房的环境还不算太恶劣,看来寂将军真是上了心的。见我进去,蔚家大哥怔了怔,从床上翻身而起:“叶儿……”寂惊云看了蔚家大哥一眼,对我道:“你们聊,我先出去了!”
  寂惊云掩了牢门,我望着蔚家大哥,上前两步:“大哥,你……”他仍旧穿着那晚劫狱的夜行衣,手脚都上有铁镣,本想问一句你还好吗?却觉得是些多余的废话,关在这里能好到哪里去?而且还生死未卜,不过他的脸色倒还好。
  “让你担心了,抱歉。”蔚家大哥迟疑半刻,嗫嚅道。我摇摇头,想了想,道:“大哥,皇上审讯过你了没有?”
  “还没有。”蔚家大哥摇头。还没有审讯,皇上在想什么呢?他能雷厉风行地将那队官兵处置了,为什么还不对蔚家大哥作处置?我忐忑地道:“那假蔚相的事,你知道了?”
  “嗯。皇上审讯他的时候,让我在场听了。”蔚家大哥的脸色凝重,双目中闪出一串冷冽的寒星,“父亲大人可能已经遭遇不测,我一定要查清楚这件事。”
  “皇上审完那个假蔚相,可有什么表示?”我蹙眉道。你查什么?你自己都自身难保!皇上迟迟不处置蔚家大哥,不知道是否和假蔚相一事有关,毕竟这件事又生出了变化,皇帝如果想弄清假蔚相身后的那股势力,他原先的计划肯定要做一些调整。也许这会是蔚家大哥生存的机会。
  “皇上没说什么。”蔚家大哥想了想,又道,“皇上骂我糊涂,让我想清楚自己的立场。”
  有门了!我心中一喜,赶紧道:“大哥,你给皇上请罪吧!让皇上把这件事交给你去查,皇上也许就不会治你这次企图劫狱之罪了。”皇帝自己当然也能派人去查,但我相信在这件事上任何人都不会像蔚家大哥那样尽心尽力,反正又不损害皇帝什么利益,皇帝何乐而不为?
  “你的意思,是要我归顺皇上?”蔚家大哥怔了怔,蹙起了眉。
  “什么归顺?你本来就是皇上的臣民,效忠皇上本来就是本分。”我想起他以前行刺皇帝一事,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只怕他与皇帝之间有极大的心结,但他与皇帝作对,能有什么好处?才智比不过人家,心机比不过人家,权势比不过人家,凭什么跟人家斗?我慎重地道:“大哥,我不管你以前是怎么看待皇上的,但你要记住,对这个国家来说,他绝对是最适合当皇帝的人,没人会比他做得更好,何况,他还是你的妹夫,你不该对他抱有成见!”如果当初他行刺皇帝是单纯地想阻止蔚蓝雪嫁给皇帝,那现在木已成舟,就算他心里认定我才是蔚蓝雪,也与皇帝没什么关系了,应该把这个心结放下了吧?
  “妹夫?”蔚家大哥定定地看着我,语气有一丝怪异。我有些心虚,吱唔道:“是你妹夫啊……”表面上的妹夫。
  蔚家大哥笑了笑,没再说什么,我拉住他的衣袖,恳求道:“大哥……”
  蔚家大哥伸手摸了摸我的头,点了点头:“好,我听你的,我会给皇上请罪的。”
  我舒了口气,蔚家大哥既然答应了我,就一定不会反悔。皇上那边好像也有些松动了,他权衡一下利弊,应该会觉得让蔚家大哥戴罪立功对他来说绝不吃亏,我再拜托寂将军说说好话,这事也许真的可以圆满解决。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7章 替身]
  步出牢房,见寂惊云负手而立,笑了笑:“妾身不知道该如何感谢将军。”我与蔚家大哥的谈话,寂惊云肯定听到了吧,不过,我本来就是想让他听到的,有些话,甚至是故意说给他听的。大家都是聪明人,有些话不用再说明了。
  “云夫人言重了。”寂惊云保持着一惯的谦和有礼,“我送夫人出去!”
  我走了两步,停下来,转身道:“寂将军,妾身还有个不情之请。”
  “夫人请讲!”寂惊云颔首道。我轻声道:“妾身能否见一见周景赟?”我很想代福生问问他,为什么要这样对周大婶母子,他到底说了什么令周大婶自杀?
  “这……”寂惊云迟疑了,我见状赶紧道:“如果将军为难就算了,我也没什么非见他不可的原因。”
  “倒也无妨。”寂惊云笑了笑,“夫人请随我来。”
  周景赟也是单独关在单间牢房里,条件与蔚家大哥那间差不多,但与蔚家大哥不同的是,他手脚上没有铁镣锁着,却容颜憔悴,仿佛一下子苍老了十岁。寂惊云陪我进去,也不出去,就守在牢房里。周景赟见我们进来,面色无波,依旧坐在床上,不再看我们一眼。
  我看着他,沉声道:“周景赟?”
  他眼皮也不眨一下,像是没听到我说话似的,我吸了口气,淡淡地道:“我今儿来,只是想替福生问一句话,你为什么要这样对他们?”
  听到福生的名字,他的神情终于有了一丝变化,抬头望着我:“福生他……,好吗?”
  “在你眼里,什么才叫做好?”我冷淡地道,“你以为,有你这样的父亲,他能好到哪里去?”
  “是呵,如果没有我这样的父亲,福生一定会过得比较快乐吧,因为他有那样好的母亲……”周景赟的神情恍惚起来,唇边噙起一抹迷离的笑容,“我还记得,最初见到她母亲的时候,她是那样温柔、胆小,常常偷偷跑到私塾的窗外,听我给学生上课,被我发现了,脸红得像苹果一样,转头羞怯地跑了,像一头小鹿那样纯真和可爱,每天,等她来窗外偷听,变成我最渴望的事,那样美好的日子……”
  “那样美好的日子,你为什么要抛弃?”我打断他,冷冷地道,“那样纯真的女子,你为什么要抛弃?”
  “我想给她更好的生活,我家里很穷,不想她跟着我吃苦受罪。”周景赟的思绪显然还沉浸在回忆当中,“她家里反对我们来往,说除非我有一天出人头地赚了大钱,否则别想把她娶进门。我知道,她不在乎家里人的反对,也不在乎跟着我挨穷吃苦,可是我是个男人,如果不能给心爱的人带来幸福,我一辈子都不会安心的……”
  幸福?什么才叫做幸福?对有些人来说,也许穿金戴银,一生享受荣华富贵叫做幸福。可对有些人来说,只要能与心爱的人在一起,就算是吃糠咽菜,也是幸福。这些男人擅自做着自以为是的决定,却忘了问对方,什么才是对方真正想要的幸福。
  “所以你离开她,去追求以为能带给她幸福的生活?”我的唇冷冷一撇,语气有丝讽刺,“看来你得到了你想要的生活,可是你带给她幸福了吗?”
  “我得到了我想要的生活?”周景赟的脸抽搐了一下,眼睛里闪着怪异的扭曲的光芒,“不,我没有得到我想要的生活,你知道我这些年过的是什么样的日子吗?那简直是一场永远无法醒来的噩梦……”
  我怔了怔,没有开口,只听到他接着道:“我跟着那个贵人上京,以为他真的是赏识我的才学,等见到他领我去见的人,才知道事情根本没有这么简单,那个人跟我长得一模一样,举手投足充满官威,原来他竟然是当朝丞相,他跟我说,他让他的心腹管家接我上京,是要我做他的替身,替他出席一些他不能亲自出席的场合!”
  天下之大,无奇不有,想不到天下间竟真有长得如此相像之人?这周景赟果真是蔚锦岚自己找来的,有了这样一个分身,蔚锦岚可以暗中策谋很多事吧?不做亏心事,不怕鬼敲门,那蔚锦岚想必清楚自己做的坏事太多,才要养这么一个替身,必要时推他出去做替死鬼。周景赟的脸扭曲起来,眼中盛满恐惧:“我本来以为当这样一个权贵的替身,也不算什么坏事,只要有钱赚就行了,觉得不好了走就是,就答应了他的要求。没想到他竟然让人给我灌了一瓶毒药,说如果我乖乖听话,一切按他的吩咐做,就定期给我解药,否则就让我毒发身亡。我至此才知道,自己不可能脱身了。”
  这世上哪有免费的午餐?这周景赟直到被人喂了毒药才醒悟过来,已经太迟了。周景赟的脸抽搐着,似乎回想起了什么可怕的事,喘着粗气道:“蔚锦岚把我像狗一样关到一间暗无天日的密室里,每天要我模仿他的神态、语气、动作,还有字迹。只要我稍微做得不好,没有达到他的要求,就会挨一顿毒打,还不给我饭吃。只是这样还不算,他还用那些恶毒的话羞辱我、讽刺我,说我是他养的一条狗。我一开始也想反抗,可是却捱不过毒发时的痛苦,那种全身仿佛被人凌迟一样的痛苦,逼着我不得不向他低头。为了少挨些打骂,少挨饿,我只有拼命去学他的一切,两年后,终于把他的言行举止神态学了个十足十……”
  我漠然地听着,心里却对他没有半分同情。这条路是你自己选的,有什么苦果就该自己来尝。你本可以在济州娶了心爱的姑娘,过幸福的日子,纵使她家里反对,可你们不是已经有了夫妻之实了么?你不会单纯到以为做了这种事以后女方不会怀孕吧?是你自己不满足于目前的生活,要上京求富贵。人往高处走,这本没有错,错就错在你既然要走,为什么还要毁了一个女子的一生?
  周景赟似乎也没想听我说什么,只瞪着眼睛,面目狰狞地径直往下讲:“他见我把他的神情举止学得差不多了,就拿出一本册子,竟是蔚家上下的名册,等我把名册上的资料背熟了,他就把我从暗无天日的密室里放出来,让他的心腹管家跟着我,让我在蔚家上下面前扮演他。原来他关着我的地方,竟然是他寝室的地牢。我过了整整两年不见天日的生活,出了地牢才发现,原来这个蔚锦岚住的房子竟然这么大,过的日子竟然这么舒服,每天吃着山珍海味,有这么多下人服侍,可是他是怎么对我的,他完全把我当成了一条狗,那一刻我就发誓,总有一天,我要堂堂正正地住在这间屋子里,成为这里的主人,我要让蔚锦岚也过一过我曾经过过的日子……”
  我静静地看着周景赟,他的双目赤红,披头散发,神情扭曲,就像一个疯子,他又何尝不是疯子,他的心早就疯了!只怕他那时起,已经暗下决心要反咬蔚锦岚一口,若说以前假扮蔚锦岚,是蔚锦岚逼他,可那以后,只怕是他自己处心积虑地收集一切对他有利的情报,等待着一个反客为主、李代桃僵的机会。
  周景赟“桀桀”怪笑着,喘着粗气,陶醉地道:“我第一次在蔚家上下面前扮演蔚锦岚,就扮得很成功,没有一个人发现我是假的。蔚锦岚自己也对我的表现很满意,从此之后,他每个月都会放我出地牢几次,让我在众人面前扮演他。每当这个时候,我就觉得我是真正的丞相大人,那种所有人对你毕恭毕敬的样子,真是过瘾。然后蔚锦岚让我在地牢里开始学一些官场的礼仪,记住一些朝廷官员的名字和资料,这样又过了两年,蔚锦岚第一次让他的心腹管家,带我到了外面,参加一个官员的送别宴……”
  蔚锦岚那时候已经开始放心了吧?这个人已经完全成为他的奴隶,先是拿他当狗一样养,把他的尊严和人格完全粉碎,让他对自己绝对的恐惧,绝对的服从,然后让他扮演自己,偶尔过一过人上人的生活,他已经离不开扮演蔚丞相所带来的那种从最底层一跃上天堂的飘缈的虚荣和满足感,所以也不怕他胡言乱语。这个蔚锦岚,真是太可怕了。
  “接下来这几年,我扮演他的次数越多,知晓他的事情就越多,扮起他来越发神似,有时候,就连他的心腹管家也分不清我们两个,我知道,我反客为主的日子已经不远了,只等一个机会,我将他神不知鬼不觉地弄死,我就可以代替他成为蔚丞相,当然在这之前,我要先弄到我身中之毒的解药!”周景赟双眼闪着疯狂的光芒,怪笑道,“没想到这一天来得这么快,有一天,地牢的门突然开了,我本以为是蔚锦岚要我又去扮演他,没想到却是一个黑衣蒙面人擒着蔚锦岚的脖子走进来,他见到我,眼神震惊极了,用剑指着我们的脖子,厉声喝问我们谁才是蔚锦岚,蔚锦岚那恶人竟然说我才是蔚锦岚,我大声否认,将我是替身的事告诉给他。黑衣人难辨真伪,将我们俩一起抓走,关了起来。”
  我身子颤了颤,那个黑衣人,就是楚殇吧?他来寻蔚锦岚报仇,却被他发现了蔚相寝室里的地牢,和地牢里的替身。我握紧了手,掩饰心中的震动,那是否就是蔚蓝雪被掳走的那一天?只听到周景赟怪笑道:“那黑衣人一定是蔚锦岚的仇人,因为他看蔚锦岚的眼神就像一头野兽,恨不得立即将他撕成碎片吞进吐子里去,黑衣人听了我说的情况,没有立即动手,大概去了济州调查,过了不久,我身上的毒发了,黑衣人确定了我不是蔚锦岚,就跟我谈了一个条件。他可以不杀我放走我,还可以帮我解了身上的毒,但我要答应他继续假扮蔚锦岚,而且要听他的命令。我想都没想就答应了,反正是做傀儡,做蔚锦岚的傀儡我见不得光,做黑衣人的傀儡我可以马上变成蔚丞相。黑衣人果真守信用,不但解了我的毒,还把我送回相府,他要我做的第一件事,就是让蔚锦岚女儿的丫鬟采凝假扮她入宫,成为德妃!”
  我的脑袋“嗡”的一声,顿时一片空白。踉跄退后一步,我全身发冷,冷汗一颗一颗冒出来,脑中只得一个念头,完了,皇帝知道德贵妃是假的了,完了……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8章 重逢]
  怪不得刚才蔚家大哥听到我说皇帝是他“妹夫”时脸色那么怪,原来他们都已经知道宫中的德贵妃是假的了。那,他们是不是也同样知道了我这副身子才是蔚蓝雪?
  “云夫人!”寂惊云见我身子发颤,赶紧扶住我,“夫人没事吧?”
  “没事!”我站直身子,费力地吞了一口唾沫,强自镇定地道,“这些事太让人震惊了,简直是匪夷所思。”
  寂惊云神情复杂地看着我,我对他展开一个难看的笑容。却听到周景赟冷笑道:“如果这些事不是发生在我身上,我也觉得匪夷所思。奇怪的是,那个黑衣人只交待我做了这么一件事,就再也没有出现过了。”我咬紧唇,他当然不会出现,他在那一个多月之后便死掉了。
  “那蔚锦岚和他女儿到哪里去了?”我稳定了一下情绪,故意试探。周景赟轻哼道:“他们落到仇人手里还有什么好下场?黑衣人一确定了他们的身份,不马上杀了他们泄愤才怪。”
  是吗?那皇帝会不会这样以为呢?心头一阵狂跳,我是不是应该存一些侥幸心理,他只是知道了宫里的德贵妃不是蔚蓝雪,但也不能说明我就是蔚蓝雪呀,也许皇帝认为蔚蓝雪已经死了?可是,皇上已经知道德贵妃是假的,只要他一审讯,恐怕不用多久,德贵妃就会把我是蔚蓝雪的事实说出来,到时候我又该怎么办?
  顿时心乱如麻,再无心问周景赟任何问题,但周景赟自己却说上了瘾,喃喃自语道:“我一年多来,扮着蔚相,出入朝堂,好不风光,以为自己的好日子终于来了,没想到突然有一天,她竟然到相府找我,我开始完全没有认出她来,她跟我记忆中完全不一样了,变得那么苍老……”
  我怔了怔,好半晌,才反应过来他说的“她”是周大婶,不禁寒声道:“你对周大婶儿说了什么?她为什么要自杀?”
  “我?我跟她说了我这些年的遭遇啊,我说我好不容易才过上这种好日子,让她不要来破坏,如果她揭穿我是假丞相,我就是欺君之罪,要杀头的啊……”他疯狂地笑起来,眼泪顺着脸颊流下来,“结果那个傻女人,她回去就自杀了,真是傻瓜,她甚至不告诉我他给我生了个儿子,那个傻瓜……”
  我再也听不下去,转头离开牢房。这与我预料的结果一模一样,只是,我就是不甘心,我要听他亲口说出来。我不愿想像当初周大婶听到他这番话是怎样的心情,当她知道自己一片痴心比不上情郎眼中的富贵荣华又是怎样的心情?当她决定牺牲自己成全情郎的时候又是怎样的心情?双手紧握成拳,指甲陷进了掌心。傻女人,是呵,真是一个傻女人!
  寂惊云跟出来,见我咬紧了唇,脸色难看至极,有些担忧地道:“云夫人……”
  “将军,福生是不是也听到过他这番话?”我吸了口气,轻声道。
  寂惊云沉默半晌,点点头。我闭了闭眼睛:“明白了。谢谢将军,妾身告辞。”
  怪不得那孩子会那样,福生听到自己父亲说出这样的话,会受多大的打击?这个周景赟,简直该死到了极点!
  回府之后,小心翼翼地观察着福生的情绪,注意不在他面前提到周大婶和周景赟的事。对发生在他身上的事,我一点儿忙也帮不上,心灵的疮伤,只能让时间来渐渐抹平。让我感到意外的是,几日后周景赟没有被执行斩立决,皇上突然改变了主意,将他改判为流放都南岛。细细一想,我顿时明白了皇帝的用意。好一招引蛇出洞,外界的人并不知道这个蔚相是假的,皇帝也许跟周景赟达成了某些协议,将他的死刑改为流放,或许是为了引出控制周景赟的那股势力,因为周景赟自己也不知道控制他的势力到底是何方神圣。另一方面,还可以让当初跟蔚相一起做过坏事的凤太妃,提心吊胆,如果她按撩不住对蔚相出手,一定能让皇帝抓到把柄。这个皇帝,实在是太厉害了。
  蔚家大哥请罪之后,皇帝以“仁孝感天,情有可原,未铸大错”的名义放了他,以示天子仁德之心。我不禁感叹,天子之言,真是金科玉律,皇帝要一个人死,要一个人生,真是随便他说的,他说什么就是什么,还有什么人敢反对?什么人敢去强出头?蔚家大哥出狱后来看过我一次,然后便从京中消失,我知道他一定是暗中查探周景赟背后那股势力去了。楚殇已经死了,他能查到什么?不过这是让他免罪的关键因素,我自己不好说什么,只暗示他那股势力可能与无极门有关,至于他能不能领悟,我就帮不了他了。
  我日日提心吊胆,担心皇帝会因为蔚蓝雪一事找我兴师问罪,可是皇帝竟一直没有什么动静,宫中也没传来德贵妃获罪的消息,只知道她继续被关在冷宫里。我捉摸不透皇帝的想法,索性不去想了,兵来将挡,水来土掩,说来说去,真正的蔚蓝雪在这件事上从头到尾都是一个受害者,皇帝凭什么为难她?只要皇帝一天不提,我也就装一天傻。
  安安心心在侯府养胎,每天喝着易沉谙给我配的药,定期让玉蝶儿去易沉谙那里通报我的身体状况。云峥的身子一直病恹恹的,但也不像前段时间那么嗜睡了,让我安心的是,他中的蛊毒没有再提前发作过。只是月中时又进行了一次例诊,我坚持在在例诊室里整晚陪着他,看着云峥又一次受着那种非人的痛苦,我只恨不得立即将宝宝生出来,好让云峥少受点罪,可是不行,如果现在催生,宝宝会有危险。不管是云峥和宝宝,我都不能让他们出事,因为他们是我在这世上最亲的人。
  转眼到了月底,过两天就是除夕了,老爷子也应该快到京城了。前几天收到老爷子的信,说是要赶在除夕夜之前回来过年,还说要带客人回来,这几日我天天让云义去城外等候老爷子的马车。在现代我很多年都不曾感受到过年的气氛了,就是除夕夜与平时也没什么不同,春节联欢晚会是早就不看的,年三十儿照旧泡在网上插科打诨。而这个时空则从进入腊月开始就要忙活年事,侯府是要彻底打扫干净的,窗户上要贴上喜庆的窗花,门口要贴上倒福和春联,房檐下要挂上圆圆的红灯笼,增添节日的气氛。前两天还祭了灶神,这些在现代几乎不再举行的民俗,让我觉得异常新鲜有趣。
  “好不好看?”我放下剪子,把剪好的窗花展给云峥看。这是我这两天才跟宁儿和馨儿学的,我不会剪太复杂的花样,只能剪最简单的福字,不像她们一双巧手,可以剪出“龙凤呈祥”、“孔雀牡丹”、“五谷丰登”、“连年有余”这些精致优美繁琐的图案。不过我仍然十分得意,将我剪的福字贴满了我和云峥的房间。
  “好看。”云峥笑着看我。我拿着窗花在屋里环视一圈,懊恼地道:“呀,没有地方贴了呢。”云峥见了满房的福字,只是笑。我眼珠儿一转,凑到云峥身边去:“老公,我想好了,就贴在这里!”
  我把窗花按到云峥的胸口上,得意地笑。云峥无可奈何地笑道:“你真要贴在这里?”我按着窗花,笑眯眯地道:“在房里贴一下,出去就取下来,我可不想让你被下人们笑。”
  云峥笑着捉住我的手,正笑闹间,宁儿跑进来,笑道:“少爷,少夫人,侯爷回来了!”
  老爷子到了?我和云峥对望一眼,赶紧站起来,理了理衣服,往大门外走去。刚走出院子不远,已经看到老爷子在云德云义和两个随身小僮的簇拥下大步走过来了,我和云峥加快脚步迎过去,待看清老爷子身后紧跟着的那个人,身子一顿,顿时怔住了。
  云峥觉察出我的异样,看了我一眼,抬眼一看,也是一怔,但顷刻间便回了神,唇角带着一丝笑容,拉着我走上前去,给老爷子行礼:“孙儿见过祖父,祖父一路辛苦了!”
  “还好还好!”老爷子看到云峥就笑眯眯的,一脸关切,“之前叶丫头跟我说你的老毛病又发作了,现下觉得身子如何?”
  “让祖父担心了,已无大碍。”云峥笑着摇了摇头,转头对老爷子身后那人颔首,“安公子!”
  那人欠了欠身,脸上依旧没有表情。老爷子看了他俩一眼,转头见我仍在发呆,笑道,“丫头,怎么不叫爷爷?”
  “啊?”我回过神,赶紧将目光落到老爷子身上,笑了笑,“爷爷!”
  老爷子的目光落到我的大肚子上,笑得合不拢嘴:“丫头,你真是我家峥儿的福星啊,爷爷要好好赏你!”
  我尴尬地笑了笑,不自在地看了老爷子身后那人一眼,见他垂着眼睑,俊美的脸上面无表情。这当儿,一个小僮从他们后面追上来,气喘吁吁地站到那人身边,见到我,立即笑眯了眼,扑到我面前,甜甜地叫道:“叶姐姐!原来你真的在京城,看到你太高兴了!”
  我赶紧扶住他,看清他的脸,笑了笑:“安生,好久不见!”
  老爷子看了我们一眼,笑道:“行了,别忤在这儿,进屋再谈吧。远兮,你也来!”
  “安生,走吧!”他叫上安生,跟着老爷子往前走去,我怔在原地,仍是没反应过来。安远兮怎么会跟老爷子在一起?又怎么会跟他来侯府?难道他就是老爷子在信上说的客人?云峥握住了我的手,我转过头,他对我笑了笑:“进去吧,你的疑问,祖父一定会解答的。”我笑了笑,任他牵着我的手,跟上前去。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9章 兄弟(上)]
  进了主厅,老爷子坐上首位,让我们依次在两旁的侧座坐下了,目光在我们几个身上转了一圈儿,将云峥的淡定、我的疑惑、安远兮的面无表情都一一收进眼里,轻咳了一声,才开口道:“你们都认识,也不用我介绍了。这次我带远兮回来,主要是有件事要跟大家宣布。”
  我抬眼望着老爷子,见他脸色严肃,不由也慎重起来。老爷子见我们都盯着他了,才缓缓道:“远兮是云弈的骨肉,我带他回来认祖归宗,以后,远兮就是侯府的二少爷!”
  我怔了怔,有点回不过神来。老爷子的意思是,安远兮是云峥的父亲在外面生的私生子?那他跟云峥岂不是兄弟?转头看向云峥,见他只是眼中略为闪过一丝诧色,随即对老爷子点点头:“峥儿明白了。”我的手指有些冰凉,脑子里乱成一团,惊怔不已,老天,你在给我开玩笑吗?若是如此,他兄弟二人以后如何自处?我以后如何面对安远兮?
  “丫头?”老爷子见我怔怔出神,出声唤我,“发什么呆?”
  我回过神,勉强一笑:“我没事,爷爷。”
  “嗯,过两年就是除夕了,我准备初一给远兮举行认祖仪式。”老爷子淡淡地看了我一眼,笑了笑,“这之前要先陈情给皇上,还要请些亲朋好友观礼,所以这两天要辛苦你了。”
  “好,我一会儿和德、义两位管事商量一下,看怎么准备。”我镇定了一下情绪,点点头。云峥看了我一眼,出声道:“祖父,叶儿身子不便,这些事交给两位管事去办吧。”
  老爷子看了看我,唇角勾起来:“丫头,峥儿还真是护着你。罢了,我一会儿跟两位管事交待吧。”
  不知道是不是我多心,总觉得老爷子话里有话,我不好接话,只得笑了笑:“爷爷,你们一路辛苦了,我让人准备热水给你们沐浴,您的房间我早就让人收拾好了。安……,小叔暂时住到‘怡园’如何?”
  “行。”老爷子点点头,对云峥道,“峥儿,你身子不好,回房歇着吧。云义,你带二少爷去‘怡园’。”
  我随云峥回房,云峥握着我的手,一路上都没有说话。云峥好涵养,并不当着安远兮的面对老爷子刨根问底,不知道他面对一个突然冒出来的“弟弟”,是什么样的心情?而这个“弟弟”甚至曾经是他妻子的情人。纵然我知道我的一切过往云峥都知道得清清楚楚,但我仍然免不了有些心虚。
  我垂头看着地面,任他牵着我往前走,在心里挣扎半天,怯怯地出声:“云峥……”
  “嗯?”他站住,转头看我,脸上有丝歉然,“我走太快了吗?”
  “没有……”我赶紧摇头,忐忑地望着他,“云峥,你是不是不高兴?”
  他静静地看着我,握着我的手紧了紧,微微一叹:“叶儿,你对我没有信心吗?”
  “不是!”我急忙否认,顿时后悔起刚刚说的话,我又用现代人的心思来揣度别人,但我的云峥,永远不是别人,“对不起……”
  “傻瓜……”他轻轻抚了抚我的脸,将我脸侧垂下的一缕发丝捋到耳后,“罢了,我有些累,自己回房,你去祖父那里吧。”
  “呃?”我怔怔地看着他,他淡淡一笑:“你一定还有些疑惑,我清楚你的性子,不弄清楚是不会甘心的。”
  我的脸微微有些作烧,云峥真是太了解我了。他松开我的手,柔声道:“去吧。”
  他转身回房,我怔怔地看着他的背影,直到他的身影转过庭院,再也看不见,才猛地回过神来。转身往老爷子院子里走,才踏进院子,见老爷子的随身小女僮锦儿迎过来,笑眯眯地道:“少夫人,侯爷正等着您呢。”
  得,看来老爷子也把我的脾气摸得清清楚楚,我不好意思地笑了笑,随锦儿进了房,老爷子坐在软榻上喝茶,见我进去,微微一笑:“丫头,我就知道你还会倒回来,过来坐。”
  我浅笑着走上前去,坐到他的侧对面,一个言不由衷的马屁拍过去:“爷爷真是神机妙算,这世上再没有比爷爷更聪明的人了。”
  “你这丫头,就是嘴乖。”老爷子半真半假地接受了我的奉承,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说吧,你有什么疑问,都问出来!”
  “爷爷,云峥身上中的毒,您是不是一早就清楚了?”我开门见山地道,紧紧盯着他的眼睛,“你是不是瞒着云峥什么?”
  老爷子怔了怔,望着我的眼睛闪过一丝异色,随即失笑道:“你竟是问我这个?我还以为你是来问我远兮的事呢。”
  “那件事我也会问,但云峥的事更重要。”我心里有一丝不快,老爷子不会是存心试探我吧?他也是清楚我与安远兮的事的,这会儿把他带回侯府,难道怕我跟他纠缠不清么?
  老爷子意味深长地看了我一眼:“丫头,你既然这样问我,恐怕对峥儿身中的毒已经知道得很清楚了吧?”
  “爷爷何必搪塞我。”我静静地看着他,淡淡地道,“我们总归是一家人,难道爷爷对家人还要用对外人那套虚以委蛇吗?”
  我对云峥那份心,比起你来只会多,不会少。安静地用眼睛坚定地传达着这个信息,老爷子缓缓地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半晌,微微点了点头:“不错,我对峥儿身中的毒,早就清楚了,那是南疆的奇蛊‘无忧蛊’。”
  “是您让傅先生对云峥作隐瞒的?”我继续求证,见他颔首,我微微点了点头,证明易沉谙和我之前的猜测都是正确的,傅先生的确是按老爷子的吩咐做事,不是心怀叵测。弄清这一点,我对傅先生的戒心才算是放下来。
  “爷爷既然知道云峥中的是不能动情的‘无忧蛊’,当初为何要让我嫁给云峥呢?”即使云峥娶了我未必一定会爱上我,但以云峥的性格,肯定会善待我,最少会拿我当朋友,这一样会加重云峥的病情,老爷子即使看中我有点经商的小手段和一些新奇点子,想让我帮他,也可以有别的法子,比如可以花重金请我当个幕僚什么的,何必一定要冒险让云峥把我娶进门呢?
  “我就知道最后一定瞒不过你这丫头。”老爷子脸上带着意味不明的笑容,眼神中却透出几分得色,定定地看了我半晌,又道,“事到如今,我也不再瞒你。我让峥儿娶你,是因为峥儿只能娶你。”
  我蹙起眉,越发不解。老爷子笑了笑:“你既知道峥儿中的是‘无忧蛊’,怎么解蛊,想必也知道了吧?”
  我点点头。老爷子看着我,缓缓道:“你既知道中了‘无忧蛊’不能动情,那也该知道‘无忧蛊’会损伤中蛊者的生理机能,使其不能有子嗣。”
  “老爷子是怀疑我肚子里的孩子不是云峥的?”我心里有点冒火,对他的称呼也不客气了。谁知道老爷子一点也不以为忤,反倒笑了:“错了,这个孩子一定是峥儿的,而且,也只有你能怀上峥儿的孩子。”
  我蹙紧了眉,越发不解,但心中隐隐知道,我前些日子理不清的那些纷乱的线头好像马上就要连起来,真相马上就要浮出水面了:“为什么只有我才能怀上云峥的孩子?”
  老爷子看了我一眼,伸手指了指我的脖子,缓缓道:“因为你有这块蟠龙墨玉。”
  我蓦地瞪大眼睛,老爷子不理会我错愕的表情,接着道:“古书记载,蟠龙墨玉是上古天人取经过地火粹炼的黑曜晶石琢磨而成,乃仙家宝物,极度辟邪。当年为了峥儿中的蛊毒,我曾用了些手段逼迫苗疆蛊王说出解蛊之法,蛊王说既然施蛊者已死,另一个解蛊的法子,让中蛊子服下与心爱之人孕育的爱情结晶的紫河车,只是一个传说。因为中了‘无忧蛊’的人根本不可能生下孩子,除非中蛊者的爱人拥有辟邪的神器。这些年,老夫让人查探不少辟邪神器的资料,而蟠龙墨玉,则是辟邪的仙家至宝,但一切都只限于古籍的记载和民间流传的传说,从来没有人知道这世上是否真的有蟠龙墨玉,直到去年我在回沧都的官道上遇到你,丫头,我一眼就看出你脖子上那块黑玉,与古籍中记载的蟠龙墨玉实在是太像了,于是就对你上了心……”
  我呆呆地听着,心里实在是太震惊了。原来冥焰给我的这块黑龙玉叫“蟠龙墨玉”,我现在才知道它的名字。说它能辟邪,我还是深信的,毕竟这玉的确是仙家之物,而且我多次见识了它的异能,它在水中助我呼吸,它对有辐射的玉枕示警,无一不显示它的辟邪功能。这块黑龙玉的材质是黑曜石吗?我只知道黑曜石是火山溶岩迅速冷却后形成的非纯晶质的天然玻璃,像黑龙玉这样纯黑如玉的,恐怕是万中无一。传说黑曜石极度辟邪,能强力化解负能量,放在煞气较重的地方,可以辟邪挡煞,做成佛像,效果更是上乘,我那时空的古代许多佛教文物中,就有用于镇宅或辟邪的黑曜石圣物或佛像。如果黑龙玉的材质真是取自黑曜石,又经过仙人雕琢,它变成老爷子口中的避邪至宝,也是合情合理。
  “原来这才是你千方百计想让我嫁给云峥的真正原因?”我喃喃地道,有些想笑,终是没有笑出。原来是因为这块黑龙玉,我还以为,我叶海花真是什么“机智聪敏、慧质兰心”,让见多识广的永乐侯也赞不绝口,巴巴地给孙子讨回去做媳妇儿,原来真正的原因在这里。换成另一个人拥有这块黑龙玉,永乐侯绝不会在我身上花心思,老实说,这个认知真的挫伤了我作为一个现代人的自尊。
  “丫头,你不会以为爷爷在你身上动了这么多心思,只是想利用你吧?”老爷子这话纯粹是找抽的,此地无银三百两!我抬眼看着他,淡淡地道:“如果是为了云峥,我不怕被人利用,我只怕没有被人利用的价值。”
  老爷子神情一震,看着我若有所思。我的唇角淡淡一扬,我不是不介意被人利用,当成白痴耍得团团转,只是,如果这一切是为了云峥,我甘心被人利用,因为我愿意为云峥,付出我的一切。
[第三卷 风华篇:第159章 兄弟(下)]
  我将决定催生之事告诉了老爷子,因为若得到了他的配合,这件事将会进行得顺利一些,我还让他帮我隐瞒云峥。老爷子看我的眼神少了些探究,多了几分震动,想必是心中有愧,语气带上有两分不安和小心翼翼,慎重允诺道:“丫头,你放心,就算是远兮回来,也不会动摇峥儿的世子之位,以后你的儿子也一定会是小世子。”
  我衣袖底下的双手有些抖,拳头握得死紧,如果他不是云峥的爷爷,我真的想抽他几嘴巴。他以为我做的这一切,只是想保住云峥的世子之位,保住我的荣华富贵么?这些所谓的豪门贵族,脑子里原来真的只会想这些,只能想这些?我早该意识到,他当初既然会以南疆蛮夷粗鄙不堪未通教化的理由反对绮罗进门,又怎么会让我这样沦落风尘的女人嫁进侯府?他表面上对我赞不绝口,只怕心中仍然存有芥蒂,如果不是因为我有黑龙玉,他怎会让我这种出身的女人嫁给云峥?
  我的唇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