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37部分

通,处理事故责任人?”我沉吟了一下,问道。回忆起前世那些大大小小的灾难事故,我们的党政领导人做的无非是这些。
  云德眼里闪过一丝诧色,点头道:“是!”
  “嗯……”我点点头,“我知道怎么处理了,云峥的身体现在不适宜去矿上处理这事,我代他去,如果现在上岸,快马赶到铁山郡,需要多长时间?”
  “一天!”云德道,转而面带忧色,“少夫人,您亲自去,会不会……”
  “我怕我处理不好这事么?”我看了云德一眼,淡淡一笑,“如果我处理不好这些事,怎么做云家的主母?”前世做了几年的工会干事,慰问安抚这些工作,对我来说驾轻就熟。
  “云德不敢!”云德赶紧道。我想了想:“你和云离、云震跟我一起去,其他的铁卫留在船上保护云峥,我不知道会在铁山郡呆多久,所以船不要停,可先行上京,我每日会给云峥飞鸽传书通报情况,事情处理完了,再赶去与他会合。”
  “是。”云德听话地出去办事了,我转进内室,怕把云峥吵醒了,轻手轻脚地收拾衣物,可这些轻微的声响还是吵醒了他:“叶儿……”
  我赶紧坐到他床沿去,微笑道:“你醒了?饿不饿?我让宁儿去厨房盛汤给你喝。”
  他点头,我赶紧吩咐宁儿去盛汤,云峥见我装了一背包东西在桌上,挑了挑眉:“发生什么事了?”
  我将隆兴铁矿的事跟他说了,再说了我的想法,开始还怕云峥会反对,没想到他点点头,淡淡地笑道:“就按你的想法去做吧。”
  “你不怕我搞砸了么?”我望着云峥的眼睛,笑道。云峥微微一笑:“我相信你。”
  是的,他相信我。他对我的信任不是盲目的信任,而是缘于深深的了解。记得我刚刚答应老爷子管账的时候,也曾担心过自己没那么大的本事,把云家的家业打点好。云峥笑着鼓励我,说云家数代从来没有在这个世上遇到过像我这样,能“想出”那些具有开创性营商理念的独一无二的“天才”,我有这个时代的人没有东西,他知道我的弱点,也清楚我的优点,我的弱点可以慢慢调教好,但我的优点却是别人学不到的。那一刻,我才明白,云峥,是真的了解我的。叶海花,今生能遇到如此知你懂你的夫君,你何其有幸!
  ——2006、12、20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三卷 风华篇:第116章 矿难]
  一路快马扬鞭,我骑了小白去隆兴铁矿,本来想骑小黑的,但那家伙大脾气,根本不让我碰它,我又气又急,拉了小白出来,恶狠狠地道:“叫你耍脾气,我把你老婆带走。”小黑见我把它老婆牵走了,龇着牙冲我发火,我有心教训它,硬是把小白牵走了。说起来,小黑真是认主得很,骑过它的只有尔伦大哥、安远兮和丹尼,当初玉蝶儿送丹尼去拜师的时候,它也是不肯让玉蝶儿骑它的,所以玉蝶儿一路都是骑乖巧的小白。
  在山路上奔跑了一天,我全身的骨头都要抖散架了。天快黑时,山坳里闪出星星点点的亮光,云德紧跟在我身后大声道:“少夫人,前面就是隆兴铁矿。”
  “再赶快点!”我大声道,不知道云天常把事故处理得怎么样,希望他能控制住场面。快接进矿山大门时,发现那里一片喧嚣,很多人围在门口呼天抢地,近了,看到男女老少皆有,一个个表情悲痛,哭成了泪人,有些人愤怒地拍打着紧闭的矿山大门,看起来像是矿工家属。看到我们几个骑马过来,立即有人冲出来拦马,我赶紧收住马,盯着拦在马前的少年,那少年盯着我,怒道:“你是云家的人吗?”
  云德怒道:“这是我们侯府的少夫人,快让开!”
  此言一出,反而有更多的人围了过来,云离和云震策马护到我身侧,一个白发苍苍的老婆婆扑到马前,痛哭道:“少夫人啊,我儿子和孙子到底怎么样了啊,矿上的人不准我们进去,都三天了,没个信儿,他们到底是死是活啊……”
  我一惊,云天常这几天在做什么?难道他没有做安抚工作吗?那少年瞪着我怒道:“发生这么大的事,你们以为能瞒得了多久?为什么不让我们进去?”顿时,群情激愤,有人大声嚷嚷道:“我们已经有人去府郡衙门了,很快大家就会带人来……”
  难道这里不是全部的遇难者家属?不能让事态继续扩大,我赶紧下马,大声道:“大家静一静!”
  我扶起那个痛哭的老婆婆,安抚道:“婆婆,你放心,我一定会让人尽快处理好矿难,我保证你的家人活要见人,死要见尸。”
  人群安静下来,我环顾四周,扬声道:“各位乡亲,隆兴铁矿发生这次的意外事故,我心里也十分难过,我知道里面有你们的亲人,现在生死未卜,我非常体谅你们的心情,请大家先不要着急,我这次来,就是专门来处理这件事的,等我进去了解了情况之后,一定尽快给你们答复。”
  “你能作主吗?”少年怀疑地道。云德大声道:“她是我们小侯爷的夫人,绝对能作主!”
  “云德,去让他们开门!”我淡淡一笑,云德怔了怔,眼睛扫了扫黑压压的人群,“少夫人……”
  我看着四周的人群,大声道:“我知道大家很担心里面的情况,我让大家进去,但是,请大家不要乱跑,都留在我们安排的地方等侯消息,现在是晚上,矿上的情况还不清楚,大家如果跑上山非常危险,请大家配合,否则万一你们的亲人如果幸存,而你们反而出了意外,也会让他们非常伤心。大家能答应我吗?”
  人群“嗡嗡”地交头接耳,一会儿,都纷纷点头,大声同意。云德上前打了个信号弹到夜空中,一会儿,矿山大门慢慢打开了,人群纷纷向前涌去,我大声道:“大家不要急,依次进去,不要在混乱中受伤。”
  我策马跑在前面,云天常带着人在大门进去不远处等我。见我带了矿工亲属进来,脸色有些难看,我低头看他,扬声道:“常叔,让人准备地方带矿工亲属去休息,另外给他们准备热饭和汤水。”
  云天常沉着脸吩咐人去了,然后带我去了议事厅。一进门,他就发难道:“少夫人,你让他们进来,万一他们闹起事来就麻烦了……”
  “闹事?”我径直坐到主位上,冷冷地抬眼,“原来你怕矿工亲属闹事,所以不准他们进来?你不知道在他们如此愤怒的情况下,安抚他们的情绪才是上策吗?你知不知道,已经有矿工家属跑到府郡衙门去了。”
  云天常不在意地道:“那有什么?府衙大人自会压下来。”
  看来云家与官府的交情的确是好,我轻哼道:“没有什么?如果有好事者稍一挑拔,就有可能激起民变!只怕府衙大人也压不下来。”
  云天常脸色一变:“没有这么严重吧?”
  “没这么严重?”我冷笑,“若是真的,你担得起这个后果吗?”
  “这……”云天常面色一变,答不出来了。我挥了挥手:“先给我说说矿上的情况。”
  “是天字一号矿井突然发生的坍塌事故,原因还不明,矿工全部掩埋在里面,目前我们也正在进行挖掘抢救。”云天常简单地道。
  “有多少矿工被埋在里面?”我追问。
  “大概近一百人!”云天常道。
  “大概?”我抬眼看他,怒道:“三天了,你还给我说大概?具体的数字是多少?都是哪些人?有没有名单?”
  云天常怔了怔:“少夫人,我们还在清查,我也是今天上午才赶到的,矿上还没有出过这么大的事故,处理起来是要些时日的,你不了解矿上的情况……”
  “清查?”我目光一寒,打断他。这铁矿的管理当真如此混乱?说我不了解情况,拿老资格来压我么?我冷冷地看着云天常,寒声道:“常叔,矿工的总名册不会没有吧?每个矿井是由多少人负责?分成几组开采?事发当日的那个时间是哪一组在井下工作?若是你连这个都不知道,那么让人把矿上的活人名字点一遍,记录下不在的人的名单,哪些是没上工的,哪些是失踪的,我要在半个时辰之类,得到失踪矿工的准确数字和名单。”他或许可以不把矿工的命当一回事儿,可我却太清楚这些生活在底层的老百姓一旦动乱起来,暴发的力量有多么可怕。
  云天常眼中露出惊色,越听脸色越白,转身欲走,我叫住他:“等一下,把铁矿的管事全部叫过来,我要看看都是些什么人在负责!”明知道我是来处理矿难的,却不带矿山的管事们来见我,以为可以三言两语就把我打发了吗?
  云天常白着一张脸出去,云德看着我,有些惊讶地道:“少夫人想做什么?”
  “先不说事故的原因是什么,单是事故之后,他们没有积极组织善后工作,安抚矿工亲属,查不清埋在矿井下的矿工人数,说明他们平时的劳动组织和安全管理严重混乱,不惩怎么平民愤?”我淡淡地道。
  云天常带了隆兴铁矿的管事和工头们进来。我看了眼前的十几个人,淡淡地道:“谁是天字一号矿井的工头?”
  “是我……”一个工头站出来,我看了他一眼,淡淡地道:“把他绑起来!”
  云天常脸色一怔,其余人都面带惊疑,那工头更是大惊道:“为什么要绑我?”
  “你负责的矿井,却不知道自己矿井哪个时间有些什么人在井下挖矿,难道还不足够惩治你?”我冷冷地道。
  “我,我……”他转过头,看向一脸冷汗的管事,“赵管事……”
  “不用叫他。我也还有事要问他呢。”我淡淡地看了一眼负责隆兴铁矿的赵管事,见他面色发白,垂着头不敢看我,轻笑道:“赵管事,你给我说说救援的情况吧。”
  “我们组织了一队人负责救援,现在已经挖开了部分堵住的矿井,只是开始人手不够,所以进展得比较慢,云执事来了之后,下令停工,增派了人手,现在已经救了十几个人出来了……”
  “开始人手不够?”我打断他,“怎么会不够?”
  “是,为了不影响铁矿的开采,我们从每个矿井抽了十几个人来进行救援……”赵管事赶紧道。
  “你是说,在发生了这么大的事故之后,你依然让其他的矿井继续挖矿?”我看了他一眼。
  “是,以前矿上一直是这么做的……”赵管事见我的脸沉下来,急忙道。
  “这命令是你下的?”我淡淡地问。
  “是……”赵管事忐忑不安地看了我一眼,赶紧垂下眼睑。
  “把他也绑了。”我挥了挥手,云离立即上前押住他,赵管事惊慌道:“少夫人,我做错了什么?”
  “常叔!”我抬眼看云天常难看的脸色,淡淡地道,“您没告诉他,他做错了什么?”
  云天常抬眼看我,眼神中终于没有了那些不以为然,他转头看向赵管事,沉声道:“第一,发生矿难之后,应该立即停工,否则开工的矿工会恐慌,容易引发事故。第二,矿井坍塌,原因不明,有可能其它矿井也会发生坍塌事故。第三,明知人手不够,却没有增调人手进行救援,延误了救援时间……”
  “够了!”我看向赵管事,“你现在明白你做错了什么吧?”
  “少夫人……”赵管事冷汗直冒。云天常看了我一眼,出声道:“少夫人,以前矿上没有出过这样的大事故,赵管事虽然有些处理不当,不过若现在把他关起来,矿上少了管事,很多事不好处理……”
  “有他这样的管理,才不好处理!”我打断云天常的话,冷笑,云天常这么帮他说话,这个赵管事看来有点背景,所以才没有处置他吧?抬眼看着一众工头,见众人皆一脸惶恐之色,唯有一个青年神色镇定,我指了指他:“你叫什么?”
  他怔了怔:“宋秋。”
  “管什么的?”我上下打量他。
  “地字第三号矿井。”他立即道。
  “你的矿井现在是什么情况?”我盯着他,他迎视着我的目光,沉着地道:“已经听云执事的命令全部停工,地字第三号矿井一共一百五十人,目前分成了三组,每组五十人,轮流进行救援挖掘,每两个时辰换一组。目前营救出了十三名矿工,一名重伤,十二名轻伤。”
  条理很清楚嘛。我继续问:“如果你是管事,你会怎么处理这次的事故?”
  “出事之后,先停工,再迅速理清埋在矿井里的矿工人数和名单,然后把其他矿工分成三个大组,一组负责救援挖掘,分成多组日夜抢挖;一组负责伤患的救诊,去山下多请几名大夫上山现场救治,并及时把伤重者送下山救诊;一组负责安抚矿工亲属,及时通报救援情况,避免他们因为不了解情况而胡乱猜测,造成恶劣的影响,并疏散平安者的家属。”
  我笑起来,看向云天常:“常叔,你认为呢?”
  云天常似乎明白了我的用意,点点头:“一切听少夫人安排。”
  “很好,宋秋,从现在起,你就是隆兴铁矿的代管事。”我看向眼前这十几个工头,扬声道,“这些人,全部听你的调遣,每隔半个时辰,向我汇报一次救援的进展情况。”
  宋秋怔了怔,平静地欠身道:“是,少夫人!”
  “都出去吧。”我挥了挥手,看了一眼被绑住的赵管事和工头,道:“这两人给我关起来。常叔,你留下来。”
  见他们出去了,我抬眼道:“常叔,赵管事是什么背景?”
  云天常眼中浮出讶色,看了我半晌,才道:“他是铁山郡府伊大人的小舅子。”
  怪不得!我淡淡一笑:“常叔是不是心里怪我处理不当?”
  “不,这件事是我思虑不周,如果真的发生少夫人说的那种后果,谁也负不起这个责任。”云天常正色道,眼中带上一丝尊重,“少夫人,您处理得没错。”
  “那我要拜托常叔做几件事,可以吗?”我知道他不会再小看我了,立威之后,就应该怀柔了。
  “少夫人请讲。”云天常的态度恭敬起来。
  “我要你赶去铁山郡,与府衙方面沟通,好好安抚去闹事的矿工亲属,态度要亲善。另外准备些现银,负责赔偿给伤难者的家属,这些银子绝不能省,而且要越快越好,并且把声势造大,让所有人都知道我们对矿工的赔偿厚抚。”我沉吟道,“事故原因虽然还没有调查清楚,但赵管事和那个工头肯定要处罚,府衙大人那边要打点好,以免出岔子。”
  云天常点点头:“少夫人想得很周到,我马上去办!”
  等他走了,我简要写下今天的情况,让云德拿去飞鸽传书给云峥。云峥,希望我没有让你失望,我真想快些回到你身边,你的身子好些了吗?
  ——2006、12、22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三卷 风华篇:第117章 马蚤乱]
救援工作有条不紊地进行着。宋秋已经清点出有136人被埋在矿井里,目前已经抢救出76人,有17人死亡,23人重伤,36人不同程度的轻伤。每隔半个时辰,宋秋给我通报一次救援工作的进展情况,我心里沉甸甸的,虽然我并不懂矿难的营救工作,但也有一定的常识,已经四天了,时间拖得越长,埋在矿井里的矿工活着救出的希望就越小。这两天看多了伤难者的惨状和其亲属们的呼天抢地,深感人生无常,让我从心底里珍惜我目前拥有的生活。
  我把工作重心放在了安抚死难者亲属这边,我一点儿也不敢小瞧亲善工作的重要性,发生这种事故之后,云家的态度和形象是非常重要的,看我们党那些领导人,每逢灾难,在各种媒体上频频曝光,发表哀痛的演说,亲去灾区慰问,收买人心。抢险救灾什么的自有手下人去办,他只要惩恶扬善就好了,说白了其实挺虚伪,但是,老百姓就吃这一套。
  矿上给每位死者亲属赔偿了一百两银子的抚恤金,伤者根据情况获赔二十至五十两不等的银两,矿上还承担全部伤难者的医疗费和丧葬费。伤难者家属都领到了钱,对这个偿付金额还是很满意的。伤难者大都转移到铁山郡去了,其亲属也已经疏散,我让宋秋专门组织了一队人,一人对口负责一户伤难家庭与矿山、医馆、殡葬等方面的信息沟通,留在矿上的伤难者亲属已经没有开始那么多了。
  那日拦到我马前的老婆婆的儿子和孙子还没有找到,老婆婆每日哭成一个泪人,想到她老来丧子丧孙,我也禁不住心酸。每次新挖出一个人,我都陪着她去认尸,但都没有找到,老婆婆一次次绝望后又涌生出希望。倒是那日拦我那少年找到了他大哥的尸体,他的母亲和嫂子也来了,哭得呼天抢地,矿上按规定赔偿了抚恤金,让我跌破眼镜的是,两个女人为了独占抚恤金,争吵不休,连死者也不管了,我不禁心寒,所谓亲情,在金钱面前,是如此不堪一击。最后还是那少年怒嚷:“你们不要再吵了,你们想我大哥连眼睛都闭不上吗?”那两个女人才觉出自己的失态,又争先恐后地哭起来,我只觉得一阵恶心,赶紧走了出去。
  回了议事厅,刚好云天常从铁山郡回来了,我赶紧请他坐下,询问他与府衙商议的情况,没想到云天常一脸恼怒之色,又气又恨地道:“少夫人,我没办妥您交待的事,被王守之那狗官刁难了。”
  “怎么?他赚我们送的银子不够?”我挑了挑眉,真是个贪官,我让云天常给他送了足足两万两银子,“还是怪我们绑了赵管事?他应该很明白,这件事一定要交几个人出去,就算赵管事是他的小舅子,如果事情闹大了,他也保不住,他不会蠢到这个地步吧?”
  “不是,本来事情已经差不多商量好了,不过……”云天常脸色有些难看,我看着他,“常叔,你直说就是。”
  “是,本来事情已经差不多谈妥,矿难我们尽快处理,让官府尽量不要插手进来,但是突然来了人在王大人耳边耳语了几句,王大人听了,脸色就不太好了,说……”云天常看了我一眼,我追问,“他说什么?”
  “他问我,听说你们少夫人来了,可有此事?”云天常道。
  我莫名其妙地道:“我来了怎么了?”
  云天常一脸懊恼:“也怪我疏忽了,本想着平时与府衙的关系是很不错的,少夫人让我去打点就径直去了,这事儿要放在平时也没什么,不过现在……”
  我还是不明白:“常叔,你别吞吞吐吐的,有话直说。”
  “少夫人不太明白官场上的事,若是平时,我们与府衙接触,那没什么,因为云家的当家没在这个地头,可是现在既然少夫人都来了,知府大人心里肯定会不舒服,您这位当家主母都来了他的地头,却派个执事去与他商量,算什么意思?所以……”云天常咬了咬牙,气道:“是我疏忽了,请少夫人责罚。”
  我恍然大悟。说来说去,就是当官的要摆官威,这位王大人觉得我没有尊重他。我没混过官场,是不太懂官场的规矩,但也知道有些当官的很看重这方面的事情,记得以前听说过某次会议上,工作人员把局长和副局长的座签牌位置放反了,结果会议结束之后,局长和副局长的关系就变得微妙起来,局长在处理副局长的事情上,事事都要卡一卡,从来没有干脆过,以前听了只觉得可笑,现在想来,只是我们这些人不了解官场的规矩罢了。
  我点点头,这件事不能怪云天常,看来要我亲自出面解决了:“那王大人后来怎么说?”
  “就是因为这个,王大人兴许觉得没有面子,就打起了官腔,说要公事公办。”云天常蹙眉道,“如果官府事事按规矩、按制度来办的话,我们矿方就要命了……”
  “看来赵管事在这矿上的亲信不少啊。”居然立即有人下山去给府伊大人通风报信,暗中作鬼了。我扫了他一眼,淡淡一笑,“常叔,烦你再去一次铁山郡,跟府衙大人赔个礼,说我初到矿上,事务烦杂,一时脱不开身,所以疏忽了,我明日一定亲自去拜访他!”
  云天常点头出去了。我沉吟起来,看来这赵管事在隆兴铁矿也培植了一些势力,现下看他失了势,肯定怕受牵连,所以赶紧与府衙通风报信,给我施加压力。我冷笑,我倒要看看,到底是些什么人在搞鬼!
  让云德把宋秋叫进来,我直接问他:“你知道咱们矿上,哪些是赵管事的人?”
  宋秋想了想,说了几个工头的名字,又道:“我知道的就这么多,还有没有就不清楚了。”
  “让人监视他们,看看他们有没有相互接触,有没有跟其他人有接触,一旦发现情况,立即向我汇报。”我淡淡地道。等他出去,我总结了这次的教训,在这件事的处理上,我大的决定没有错,发生矿难,在安抚好民众后,应第一时间与官府商量处理事宜。但我犯了两个错误,一就是没有控制住赵管事培植的势力,二是忽略了官场的规矩。我咬了咬唇,明天拜会府伊大人,看来还要再塞一笔银子,多花了一笔钱买来的教训,我记住了!
  宋秋按我的吩咐安排下去,赵管事的人一直没有什么异动。我倦极了,倚在软榻上打了个盹儿,这几天一直没有拉直身子睡个好觉,因为每隔半小时就要听宋秋的救援进展汇报,我累了只是倚在议事厅的软榻上眯一会儿。半夜里,云德匆匆忙忙地跑进来:“少夫人,不好了!”
  我立即惊醒过来:“什么事?”
  “那些矿工家属不知道怎么闹起来了,说你勾结官府,现在把赵管事关起来只是做个样子,根本不会处置他,现在他们群情激愤,已经和前去劝说的人打起来了……”云德一口气道。
  “什么?”我蓦地站起来,“谁散布的假消息?是不是赵管事的亲信?”
  “不能确定是不是,他的人被我们盯着,但万一还有些我们不清楚的心腹……”云德不敢肯定地道,我抬腿就往门外走,“赶紧去给大家解释!”
  “少夫人,来不及了,他们受人煽动,根本不会听的。”云德紧跟其后道。云离、云震赶紧护到我身侧。
  “怎么也要试一试。”我赶紧往矿工亲属的休息厅跑,还未跑近,已经见那里乱成一团,矿工亲属和调解的人扭成一团,场面混乱不堪,我赶紧大声道:“大家静一静,听我给大家解释……”
  有人丢了木棍过来,云离一拳将它击开,人群中有人大声道:“大家别听她的,他们这些有钱人哪个不是官商勾结,现在说得舌灿莲花,背后里不知道搞了些什么鬼……”
  舌灿莲花?还挺有文化的,我的目光在人群中搜索,想找出那个煽动者,但场面太混乱了,根本找不到是谁。矿工亲属听他这么一说,立即向我冲过来,嚷嚷道:“不要听她的,把她抓起来……”
  人流向我涌来,云离、云震踢飞几个冲上前来的矿工亲属,我大急:“不要伤人!”如果现在伤了他们,后果就更难控制了!
  “少夫人,我们的职责是保护你的周全!”云离又打倒两个冲上来的人,厉声道。矿上的护卫见状也赶了过来,云德见场面难以控制,赶紧道:“少夫人,我们先避一避,等他们情绪稳定下来再做打算。”
  我看着密密麻麻涌过来的人群,看来现在说什么都没用了,转身往马厩跑:“快上马,我们先离开这里!”
  众人护着我骑上小白,往矿山外冲出去,云德带着矿场的护卫冲在前面开路,云离和云震在后面,不断用马鞭为我挥去疯狂的人群冲我们丢来的石头。我们很快冲出矿山,人群渐渐被我们甩在身后,直至身后完全没有了那些人的踪影,我们的马速才渐渐慢下来。
  “少夫人,我们现在应该怎么办?”云德停下马,转头问我。我勒住马,想了想,沉声道:“现在这情况是回不去的,我们先下山赶去铁山郡,找到常叔再商议。”
  “是!”云德点点头,准备扬鞭策马,身形刚动,突然听到一阵急促的破空声,云离反应奇快地转马拦到我身前,来不及拔剑就往空中一挥,一支短短的冷箭赫然扎在泥地上。我还没反应过来,又是“嗖嗖”两声破空声,云德前面有两个铁矿护卫闷哼一声,顿时从马上栽下地去,身子抽搐了两下,立即没有声息。只听到“铛铛”两声,云离和云震已经拔出剑来,飞身护到我马前,厉声道:“少夫人,闪开,有埋伏!”
  这一切状况不过是转瞬之间发生,我大吃一惊,和云德赶紧下马,破空而出的冷箭不断地从四面八方射出来,云离和云震护住我,长剑甩出密不透风的剑花,将那些冷箭一一击落,但那些铁矿护卫就没有我这么走运了,不多时又有两个铁矿护卫倒下马,云德见他们倒下马便绝了气,惊道:“箭上有巨毒!”
  “不错,而且是见血封喉的巨毒!”黑暗中突然响起一个男人阴冷的声音,我吃惊地抬头望去,见前方不知何时突然出现一个黑衣蒙面人。云离和云震直直地盯着他,眼中露出警戒之色。四周的草丛中传来“悉悉疏疏”的响声,我左右一望,微微一怔,沉沉的夜色中,前后左右又走出四个持刀的黑衣蒙面人,虎视眈眈地盯着我们。
  “上!”先前的黑衣人下了命令,那四个黑衣人身形一动,向着我冲过来,云德大声道:“保护少夫人!”众人上前厮杀,云离、云震还好,那些铁矿护卫根本不是四个黑衣人的对手,他们出手快、狠、准,招招都是夺命的招数,像是受过专门训练的杀手,转瞬之间,铁矿护卫一一倒在血泊之中。云离见状厉声道:“德管家,快带少夫人上马,我们将他们拦住!”
  “跑得了吗?”黑衣人首领一挥手,那几个黑衣人身形鬼魅地一晃,银亮的刀光一闪,涌起一层层的刀浪,霎时间寒光迫人,将我们笼罩在一片冰冷彻骨的刀阵之中。
  ——2006、12、22
  觉得遇刺应该先放冷箭比较真实,所以把这章末改了改。呵呵。昨天有朋友质疑花花是不是懂得太多,还有朋友说到不应该为了表现花花的聪明而把别人描写成笨蛋,这个我觉得要说明一下。前一个问题我比较同意胖梅大大的意见“现在的咱们中国的电视新闻,每隔一段时间就会报道一次矿难,有点头脑的人都会明白,矿难处理就那点事:清查人数,安抚矿工家属,准备赔偿,惩罚相关责任人……,并不一定非要亲自处理过才能知道。女主所谓的万能,不过是在现代社会总结前人智慧,比古人见多识广而已。”但她也只能拿一个大致的方向,具体事务还是要别人去做的。后一个问题,事实上,我写矿难那一章,并不是说云天常和赵管事是笨蛋,他们的处理方式其实在他们看来并无特别大的不妥,我想表现的不是他们很笨,而是他们轻贱矿工的人命,觉得死几个人没什么大不了,可能是我写得不好,所以大家没有感受到,很抱歉。
  在网上查了一下古代官府处理矿难的情况,嘉庆年间有个矿难事故,压在矿洞里的157名矿工无一生还。当时矿主和当局就并不在意矿工的死活,而是只顾完成朝廷的征税任务。下面两段是资料:
  那么,矿主及当局是如何进行事故抢救呢?当局又采取了哪些措施呢?可惜的是,奏折中虽有为官员开脱之词,但采取的具体措施却十分不力。一是抢救很不及时,直到河池州知州陆敏愧得知此事后,才“雇觅多人,并力开挖,希冀引救,因塌陷之处,土石松浮,随挖随陷,竟至人力难施”。而那些矿主们是如何救遇险矿工的,则奏折中一句也没有。可怜的矿工“俱系本省及邻近各省觅食贫民”,他们本想在矿区挣点活命钱,却把命也搭在了矿山。当然,官府对死难者家属,也进行了所谓的抚恤,“将各尸骸设法寻挖,陆续捐棺殓埋”,“按名捐给”,并表示了“深堪悯恻”的同情态度。死难矿工的家属都是老实巴交的穷民,对官府及有官府支持的矿主也是无可奈何,敢怒不敢言,无人敢于闹事,矿区十分稳定,正如广西巡抚庆保在奏折中所讲的那样,“亲属在厂者”,“俱极安静”。这其中,矿主与官府如何对死者亲属进行威逼利诱,当是不言自明的事情。假如矿主在开采中能够预先采取安全措施,假如矿区有应急救援组织与设备,假如事故发生之时能够抢救及时,我们相信,在金属矿的塌坍事故中,绝不会一下子就使157名矿工无辜惨死。
  更为令人不解的是,从广西巡抚到庆远府、河池州,这一层一层的官吏们,此时的工作重点似乎不是惩办事故责任者,认真吸取这次特大事故教训,以杜绝各类事故发生。他们向嘉庆皇帝报告的一个侧重点则是,在此处锡矿无法继续办下去因而矿税不能如数上缴的情况下,如何保证朝廷的矿税不致短缺。因此,在他们层层向上报送的报告中,都反复讲明,之所以派人到矿区进行调查,一个重要任务就是使“银锡课额不致短绌”,“以期无误课额”。由此看来,这些人更加关心的是完成朝廷的征税任务,以向朝廷交差,而如何保证矿工生命安全则是不太重要的。
  再次向挑刺的朋友表示感谢,我会认真修改底稿,尽量让读者不产生歧义。谢谢大家。
[第三卷 风华篇:第118章 鬼面]
冷寒的刀光如严冬飞雪般扑面而来,带着锐利的啸音,我只觉得眼前骤然一白,刀花如雪片般降落,森冷的寒意立即令我的皮肤起了一起鸡皮疙瘩。说时迟,那时快,云离和云震一前一后护住我,银剑闪出无数晶亮的光影,阻挡那密罗的刀网,刹时间只听到无数刀剑互击的金鸣之声,寒意骤然退去三分,只听到云震厉声道:“少夫人,快跑!”
  光影大织,此番却是云离云震的剑影震开节节逼近的刀光。云德趁机推我上马,扬鞭抽在小白屁股上,小白吃痛地长鸣,拔腿飞奔。黑衣人见状,不与云离云震缠斗,向我逼近,云德上前阻挡,没几下便被黑衣人砍倒在地。我大惊,云离和云震一边与黑衣人缠斗,一边飞跃上马,紧跟于我身后,身后传来“嗖嗖”数声,云离和云震的马被冷箭刺中,向前一扑,马头往小白屁股上撞了一下,轰然倒地,口吐白沫。小白受惊,猛地竖起前蹄长嘶,我一下被它从马背上掀翻,滚到地上,浑身顿时像散了架似的,无法动弹。小白“哒哒”地迈开蹄,飞速地跑进丛林,转瞬就没了影子。
  “少夫人!”云震扑过来扶起我,云离反身与追上前来的黑衣人恶斗起来,一边对云震大声道:“快带少夫人走,我拦住他们!”
  “少夫人,能动吗?”云震沉声道,我赶紧点头,尽管全身痛得仿佛被四分五裂了。云震毫不迟疑地拉着我往树林里跑,身后是不断交击的刀剑轰鸣,又是两声破空声传来,云震回身挥剑劈开,没想到第二支冷箭后紧跟着第三支冷箭,以令人毫无防备的速度疾射而来,蓦地扎在云震的左臂上。还来不及等我惊呼出声,只见银光一闪,云震闷哼一声,已将一条左臂卸下来,顿时血雨飞溅,喷了我满头满脸。我呆呆地望着云震的手臂掉到草丛上,不敢置信地道:“你砍掉了自己的手?”
  “少夫人,快跑!”云震满头冷汗,伸手往身上几处|岤位上急点数下,用握剑的右手往我背心一推,我登时回过神,拼了命地往树林里奔跑。是了,这是一群杀人不眨眼的杀手,他们的冷箭上浸了见血封喉的剧毒,如果云震不马上砍掉手,只怕这时已经丧命了。
  身后不再传来云离与黑衣人的厮杀声,黑暗中只听到我和云震粗重的喘息声,我回过头见云震脸色苍白,失血令他全身脱力,步履踉跄,再也压抑不住心中的恐惧,眼泪滑下来:“你怎么样?”
  “快跑!”云震不答,只是一边催促我奔跑,一边警惕地注意着四周的风吹草动,左臂上不断涌出鲜血淅淅沥沥地淌了一路,他的眼中燃着熊熊怒火,神情骇人之极,如同一头吃人的野兽。我很想说我根本跑不动了,可是脚却不听使唤地执行着奔跑的命令,因为我知道我们不能停下来,若停下来,我们就再也没有存活的希望了。
  突然,云震骤然停住,快速往我身前一挡。我一头撞在他的背上,见他全身僵硬地注视着前方,手中的剑拦在胸前,握得指节发白。我抬眼望向前方,见不远处有个黑色的人影,那装束与之前那批黑衣蒙面人一模一样,但手里却拿着两支形似峨嵋刺的兵器,而非之前那些黑衣人的刀。云德握紧长剑,沉声道:“少夫人,快往右边跑,我先拦住他。”说着,把我往右方一推,身形立动,向着黑衣人奔去。
  我不敢回头,只得径直往前冲,身后传来打斗声,我不敢回望,只是望着一团黑雾迷障的丛林不断前奔,我不记得我跌倒了多少次,又爬起来多少次。我不知道云德是不是死了,云离和云震能不能拖住那些黑衣人,我脑子里什么念头都没有,只是一片空白地,机械地重复着奔跑的动作。胸口又涨又痛,夜风扑打在涕泪交错的脸上,一阵阵刺痛,我透不过气,眼前出现景物的重影,好多次我都以为自己马上就要窒息而死了,可下一秒身体各处传来的麻木的疼痛感,又提醒着我还没有死,我不能放弃希望!
  我不知道我到底跑到了什么地方,这山林似乎根本就没有路,我跌跌撞撞地摸黑前行,高一脚低一脚地在崎岖不平的林间摸爬,偶尔有不知道什么动物从我脚边飞窜过去,骇得我魂飞魄散,却不敢叫出声,死死地捂住自己的嘴,继续蹒跚着往前走。黑暗中传来不知道什么鸟凄厉的叫声,越发让我觉得阴森恐怖,裙子不时被不知道从哪里伸出来的树枝荆棘拌住、勾破,那清脆的丝帛撕裂声在黑暗中异常地清晰和诡异,我心惊肉跳地刨开挡在前面的繁茂的荆棘,手被带刺的荆棘刺破了,钻心的疼,脸也被带着倒刺的茅草割破了数道口子,一阵阵火辣辣的疼痛。前面似乎有流水的声音,我加紧往前走,扒开一丛又一丛的茅草和荆棘,眼前豁然开朗,在银亮的月光下,我看到左前方有一座巨大的瀑布,瀑布下方汇成一泓潭水,层叠溢成一条溪流。左边是瀑布山崖没路了,溪流对面和下方不知道是通往哪里,我从草丛里钻出来,不知道该往哪个方面前行。
  但我并没有机会再考虑了,我刚走出丛林,就看到溪流边的阴影里,一个黑衣人缓缓步出来,见到我,身子顿住,站在明亮的月光下,他手里的峨嵋刺在月光下闪着鬼魅的银光。我全身一震,瞪着他道:“你把云震怎么样了?”
  他听到我问话,抬眼看着我,身子似乎顿了顿,却没有出声。我恨声道:“你杀了他?”
  他只是沉默地看着我,不知道在想什么。我又气又怕又恨,怒道:“你为什么要杀我?是赵管事让你们来杀我的?”
  我戒备地盯着他,他默默地看着我,还是不说话,握着峨嵋刺的手紧了紧。我知道我跑不了,冷笑道:“横竖都是一死,你既要拿我的命,何不让我做个明白鬼?”
  “等你下去问阎罗王就知道了!”黑暗的丛林中又腾闪出一个人影,我抬眼一看,见一个黑衣人慢慢走过来,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