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绾青丝 全卷 完结版 .-第35部分

不开网页,大家晚上不要等太久。抱歉。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110章 露底]
  我在清晨的阳光中缓缓睁开眼睛。一抬眼,见安远兮衣着整齐地坐在床边,迎进安远兮黑亮的眸子,唇边不由自主地浮出一抹笑容:“早安!”
  他见我醒了,脸顿时红起来,有些不自在地垂下眼睑。我坏坏地笑起来,嘿嘿,书呆子就这样被我吃干抹净了。我呆呆地看着安远兮俊秀含羞的面容,色心顿起,扑上去咬住他的唇,好软……。他没有拒绝我的早安吻,我闭上眼睛,挑逗他的舌,安远兮生涩地回吻让我偷偷笑起来,想到他昨晚不知所措的反应,我敢保证我是他的第一个女人。
  一直吻到安远兮透不过气,我才放开他,安远兮的脸已经红得快滴血了。我把手放到他脸上,笑道:“一个大男人干嘛总是脸红?”
  “别闹了。”安远兮拉下我的手,脸色窘迫,“你不累么?”
  被他这么一说,我才觉得全身酸软,那销魂合欢丸药性真是霸道,昨晚我要了安远兮好多次,那药性才完全散了。我叹了口气:“真是累,下次换你出力。”
  他听我这么没脸没皮的,又羞又气地低吼:“叶儿……”
  我见他别过脸,忍住笑:“安远兮,昨天我问你的话你还没有回答我。”
  “什么?”他转过头,我凝进他的眼睛,笑道,“你喜不喜欢我?”
  他脸上的红晕更深了,别过脸不敢看我,呵呵,我们家书呆子,好害羞啊。我坐起来,从背后环住他的身子,他的身子颤了颤,我柔声道:“那你告诉我,如果昨天换成另外一个女子,你会不会帮她?”
  “不会。”他想也没想就立即出声。我笑起来,把脸贴到他的背上,轻声道:“我也不会,如果昨天不是你,我也不会要。”我知道我昨晚在做什么,如果安远兮没有及时赶到,我被年少荣强犦,我或许控制不了自己的身子,可我的心也绝不会迎合他。如果救我的不是安远兮是其他人,我也不会要他们碰我。
  他的身子松驰下来,低低地唤我:“叶儿……”
  “我没有后悔。”我伏在身后柔声道,“如果你担心这个,我告诉你,我没有后悔。”记不得在哪里曾看到过一句话,一个女人如果肯接受男人身体的一个部分,其实就等于接受了他的全部。我肯接受安远兮,说明我心里对他是有感觉的。
  他闻言转身,刚看到我立即别开脸,站起来背对着我,窘道:“你快把衣服穿好。”
  我低头看到自己赤裸的身子,笑起来。抬眼见安远兮不自在的背影,本想像很多本言情小说的无赖男主角一样来一句:“喜欢你所看到的吗?”但看到我家书呆子那个样子,算了,还是不要再刺激他了。
  床头有一套新裙子,应该是云家准备的。我怔了怔,想起昨晚似乎有看到云峥,脸一红,昨晚那样子被云峥看到了,真是够糗的。下床站起来,脚一软,差点没站稳。我苦笑了一下,赶紧扶住床沿,站稳身子,把衣服穿好。见安远兮还是背对我,笑起来,走上前去,握住他的手,他反手握紧我,把我拥进怀里,我安静地倚在他怀里,抱住他的腰,书呆子低声道:“回家我就让娘亲来提亲。”
  我怔了怔。提亲?太快了吧?上床是一回事,结婚是另一回事了。而且,我还没有寻着机会告诉他我就是卡门,我没准备瞒他,若是他不肯接受……。我咬了咬唇,笑道:“不用那么急,会吓坏安大娘的。”
  “可是……”安远兮张口欲言,我笑着打断他,“好了,我们不要在别人家里说这事儿,先回去再说。”
  他想了想,点点头,笑道:“好。”
  开门出去,一个丫鬟守在门口,见到我们出来,笑道:“叶姑娘,峥少爷让我来服侍您梳洗。”
  我的脸有些发烫,看样子安远兮是早就收拾妥当了。洗漱完了,那丫鬟道:“姑娘,峥少爷说等姑娘醒了,让我带两位去主厅。”
  我也正要找他呢,我咬咬牙,昨儿那件事,看你永乐侯府如何给我一个交待。和安远兮到了主厅,见云峥坐在主位上,一脸惧色的云夫人坐在侧位,年少荣和另一个妇人跪在厅上,见到我们进来,云夫人抬起头,怨毒的目光扫过来,落到安远兮脸上,神情一变,目光顿时变得无比恐惧,尖叫道:“你是谁?”
  安远兮怔了怔,还未开口,那云夫人顿时像发狂似的缩到椅背上,尖叫道:“妖孽,你这妖孽,你别想回来找我,我不怕你,不怕你……”
  她又疯又癫地哭叫起来,我们全都呆住了。云峥蹙起了眉:“云德,把夫人送回房去。”
  云德闻言近身,哪知云夫人又打又抓,完全陷入疯狂地尖叫:“滚开,你这妖孽,你别过来,别过来……”
  云德失措地看了一眼云峥,云峥沉下脸:“打晕她,扛回去!”
  云德把云夫人带走,云峥请我和安远兮落座,才道:“叶姑娘,昨天发生的事,我代家母向你道歉,现在我就当着你的面儿处置这个畜牲。”
  年少荣一脸恐惧,面色惨白,闻言全身发抖地瘫在地上,一句话也说不出。“峥儿,少荣只是一时糊涂,你饶了他这次吧……”跪在地上的妇人痛哭起来,我见她容貌与云夫人有几分相似,想来是年少荣的母亲。她见云峥转过脸不看他,转头看我,跪爬到我面前,拉住我的裙角:“叶姑娘,你大人大量,饶了少荣这一次吧,我知道他不对,我回去一定会好好教训他的,叶姑娘,你菩萨心肠,求你请峥儿饶了少荣吧……”
  我静静地看着她。我一直很好奇云峥在这个家里到底是一种什么样的地位。他是云氏一族下一任的当家人无疑,但拖着一副病躯,仍能让族人对他如此惧怕,想必治家的手段非凡。
  “年夫人,做错了事就要承担后果,有些事情可以道歉了事,但有些事,不是道歉就能解决的。”我冷冷地道,我从来都不是善男信女,凭什么你们这些人凭着有权有势就可以随意欺负人?好,现在有更有权势的人治你了,我一定要把昨晚和安远兮被打那次的仇报回来,打得你屁股开花,方能泄我心头之恨。
  “我知道,我知道,叶姑娘,少荣是不对,我以后一定会好好管教他,求求你……”她又来抓我的裙子,我让开他,抬眼对云峥道,“这件事是年少荣和云夫人一起做的,现在只惩罚他,不太公平吧?”
  我把难题抛给云峥,她是云峥的母亲,我不想他为难,但最起码也要让云夫人给我认错道歉,不然我难平心里这口气。云峥笑了笑:“你放心,我一定会公平处理这件事。”
  “云强、云海!”云峥唤出两个家仆,脸色淡然地道,“昨晚那四个恶奴,杖毙!年少荣,送去阉马房!夫人从今以后不准踏出秋月苑一步。”
  那年少荣一听,顿时瘫成一摊烂泥,两个家仆去拖他,年夫人惨叫一声,紧紧抱住年少荣,哭喊道:“峥儿,我就少荣这么一个儿子,你把他阉了,我们年家就绝后了呀,我以后怎么办啊,峥儿,你饶了少荣吧……”
  我惊得说不出话。杖毙!阉割!禁足!哪一样,都是我想都不敢想的,我抬眼怔怔地望着云峥,他的表情依然淡定无波,仿佛刚才的命令并不是他下的。云峥,温文儒雅的云峥,如诗如画的云峥,原来也有这么狠绝的一面!
  年夫人紧紧抱着年少荣,不让两个家仆拖走他。云峥不耐烦地扬了扬眉:“姨母,我留他一条命,就是给你以后送终的。拖出去!”
  两个家仆闻言,知道云峥动了怒,赶紧拖着年少荣往外走,年少荣吓得一翻白眼,晕了过去,尿了一裤子,年夫人见状,惨叫一声,也晕倒在地。
  我和安远兮目瞪口呆地望着眼前这一幕,云峥让人把晕倒的年夫人带走,抬眼看着我:“这个处置,叶姑娘可满意?”
  “我……”虽然狠了些,但我却说不出什么假仁假义的话,我一点儿也不同情年少荣,云夫人这样也够了,但那几个奴才……,我想了想,“那几个奴才,真的要……”
  “叶姑娘,云府的家不是那么好当的。”云峥淡淡地看着我,像是叹息,又像是在提醒我,我醒悟过来,缄口不语。云峥轻声道:“你也累了,我让人送你们回去。”
  从永乐侯府出来,坐上马车,我见安远兮沉默不语,轻声道:“我是不是太心狠了?”
  安远兮摇摇头,牵着我的手,沉声道:“若你昨晚真的被……,我一定会杀了年少荣的。”
  呵……,我笑起来,安远兮,你也变得没有原则了呵,是不是我把你带坏了?我靠进他怀里,他温柔地抚过我脸上的头发,轻声道:“先回家吗?”
  “先去绣庄看看吧。”我舒服地闭上眼睛,抱住他,“我想去吃得福楼的包子。”他轻轻笑了笑,不再出声。
  得福楼的包子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吃。安远兮细心地将粘在包子底下的松毛挑下来,放进我碗里,轻声道:“小心烫!”
  我家书呆子好温柔哦!我呆呆地看着他,傻傻地笑,安远兮倒了杯菊花茶给我,见我望着他发呆,笑道:“怎么了?”
  “安远兮!”我笑眯眯地把头凑近他,轻声道:“我好喜欢你哦!”
  书呆子的脸一下子红了,左右四顾了一下,眼睛亮晶晶地看着我,见我笑得贼贼的,忍不住也笑起来,轻声道:“我也是!”
  “什么?什么?我没听清楚!”我咧开嘴笑起来,去拉他的手,他拍了我的手一下,又好气又好笑地道,“包子凉了,快吃!”
  我哼了哼,低头吃包子,悄悄抬眼,见安远兮唇边噙起一抹傻傻的笑容,嘴一抿,忍不住也傻笑起来。
  从得福楼到绣庄后门只隔了一条街,我们让侯府的马车回去,与安远兮走回绣庄,快到绣庄后门的时候,安远兮突然“咦”了一声,我抬眼看他:“怎么了?”
  “刚刚好像看到两个人翻进我们绣庄的后院里了。”安远兮蹙起了眉。
  “在哪里?”我赶紧看过去,哪里有人,讶道,“没人呀,你眼花了吧?”
  说话间,有两个人从我们身后跑过来,拦到我们面前,抬眼一看,见我和安远兮瞠大眼瞪着他们,其中一个皱着眉,咬了咬牙:“不是,走!”两人很快又消失在巷子里,就像他们突然出现那么莫名其妙。
  “有病啊?”我挠挠头,安远兮蹙着眉,拉着我快步跑到后门,我打开院门,推门进去,后院里安安静静的,我关好后门,见安远兮盯着仓库在想什么,走过去一看,仓库门虽然关着,但锁却被人砍坏了,我一惊,望着安远兮:“难道是贼?”
  安远兮在院子里找了根木棍,推开仓库门,我赶紧跟过去,仓库里也是静悄悄的,货物堆得好好的,我心“怦怦”地跳着,拉紧安远兮的手臂,他低声道:“你进来干什么,快出去!”
  “我不!”我抓紧他,他无奈地低声叹道,“真拿你没办法!”
  四周都看了,还是没发现人,我注意到货架后那批新到的云缎后面好像还没查看,拉着安远兮走过去,里面“悉悉疏疏”地响了一下,安远兮抓紧我的手,大声道:“是谁?”
  银光一闪,一把长剑架到了我脖子上,我和安远兮大吃一惊,一对男女从货物后转出来,男人冷着一张脸,手中的剑紧紧地压着我的脖子。“飞鹰,不要伤人!”男子怀中的女子赶紧出声,我望向那个表情惊惧的女子,微微一怔:“你……”
  她看到我,脸色也是一怔,轻声道:“卡门姑娘?”
  握着我的手一僵,我抬眼望着安远兮,他呆呆地低头看我,一脸不可置信的震惊。
  ——2006、12、9
  这个破网,我已经拿它没办法了,吐血。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111章 援手]
  长剑从我脖子上收回去,我不动声色地将手从安远兮僵硬的手里抽出来,欠身行礼:“民女参见郡主殿下!”
  回暖神色复杂地看着我:“听平安说姑娘也在沧都,只是没想到会在这里见到姑娘。”
  “郡主怎么会来沧都?”我疑惑地看了那个飞鹰一眼,认出他就是那日在寂将军府中我曾垂涎过他壮实身材的少年,“而且……”而且还躲到我绣庄的仓库里?联想到刚才在后巷遇到那两个人,猜测道:“郡主是在躲人么?”
  “这……”她迟疑了一下,我回头看了看安远兮,见他仍呆呆地站着,微微一叹,转头对君回暖道,“郡主请到民女的房间一叙如何?”
  她转脸看了飞鹰一眼,轻轻点了点头。我带着他们到我的办公室,安远兮没有跟过来,刚刚那个消息,对他来说的确是过于意外和震惊了,我见到他不可置信的神色,甚至不忍去揣测他的想法。罢了,让他一个人呆会儿吧。
  我给客人奉上茶,回暖的脸色已经平静下来,抬眼静静地道:“谢谢卡门姑娘!”
  “郡主言重了。”我微微一笑,“民女本名叶海花。”卡门这个名字,是沦落青楼的花名,没必要再提起了。
  君回暖是何等聪明之人,立即心领神会,打量了我这办公室一眼,笑道:“叶姑娘,听平安说你在沧都开了间绣庄,便是这里么?”
  “是。”我点点头,看了一眼立于她身后的飞鹰,他面无表情地注视着前方,大户人家的好家教呵。我笑了笑,疑惑地道:“前段时间听说皇上下旨赐婚,将郡主指给了寂将军,怎么……”
  君回暖的脸一下子红了,那飞鹰闻言冷冷地看了我一眼,低头看到回暖时,目光骤然变得柔和起来,我心中估摸到几分,揣测道:“郡主是逃婚出来的?”
  飞鹰蓦地将剑指到我的脖子上,脸上带着一丝决绝,寒声道:“你若将我们的行踪透露出去,我立即杀了你!”
  “飞鹰!”君回暖立即喝止他,我微笑着看了一眼架在我脖子上的长剑,淡淡地道,“我虽然不是什么好人,却不是笨人,不会去做费力不讨好的事,惹麻烦上身。”
  “飞鹰,把剑收起来!”君回暖轻声道,飞鹰将剑收回剑鞘,冷冷地对我道,“你明白就好!”
  我笑了笑,不看他,只望着君回暖道:“郡主以后有什么打算?”
  她怔了怔:“你不问我为什么逃婚么?”
  “我需得着问么?”我莞尔道,意有所指地看了她和飞鹰一眼,君回暖明了我的笑容,脸上顿时又飞上一片红霞。一个女人不肯嫁给一个男人,必然是不爱他,再看看君回暖和她这贴身侍卫之间暖昧的情愫,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了。不过,私奔?倒是没想到君回暖这个身份尊贵的大家闺秀敢做出这么疯狂大胆的举动。我微笑道:“郡主有这样的勇气,真是令民女佩服!”
  “我本来,也有很多顾忌。”君回暖想是想起了她这场婚姻的政治意义,眉头蹙了起来,叹道:“可是平安跟我说,人只能活一辈子,要我想清楚我到底要的是什么?”她抬起来,望着飞鹰,目光温柔得仿佛要滴出水来:“我想,我实在顾不了那么多了,我只想和自己喜欢的人在一起。”
  平安?敢情这两人的私奔是平安怂恿的?那个疯丫头,真是胆大包天!我摇了摇头,见他两人的目光纠缠在一起,难舍难分,叹道:“郡主准备怎么做?”
  “我们想到南疆去。”君回暖收回目光道,“南疆是无主之地,不受天曌国管辖和控制,到了那里,朝廷也拿我们没办法。”
  “南疆……”我点了点头,“但是,朝廷和景王殿下就算不大张旗鼓地寻你们,也会私下找你们的,你们这一路上,应该有人追捕你们吧?”
  “是。”君回暖脸上带上一丝忧色,“今日若不是躲进姑娘的绣庄,只怕已经被父王的人抓住了。”
  “郡主躲在这里也不是长久之计,可是既然你消失在这一带,外面肯定有人盯着,要想离开还得想个周全的法子。”我蹙起眉,再加上我一直被宇公子的人暗中盯着,说不定回暖他们的行踪已经被人发现了。
  君回暖幽幽地道:“我们不想给姑娘添麻烦,会尽快离开这里的。”
  我叹了口气:“郡主有没有想过,你们到了南疆,又能怎么样?你想一辈子这么躲躲藏藏地过日子吗?或许你们可以躲一两个月,一两年,但更长的日子呢?”再深的情,也会在这样胆战心惊的日子一日日淡去吧?何况回暖是金枝玉叶,从小锦衣玉食、衣食无忧,受得了这样颠沛流离的生活么?贫贱夫妻百事哀的例子,我看得太多了。
  君回暖怔了怔:“那我们还能如何?总之我是不会回京嫁人的!”
  “与其躲,不如化解。”我蹙眉沉思起来,“若能找到一个人,解决这次的麻烦,你们以后才能过自由的日子,不必提心吊胆地每日担心被人追捕。”
  “那是圣旨,如何化解?”回暖惨笑道,“皇上金口玉言,又岂能收回成命?”
  “未必要他收回成命,只是想办法把这件事从面子上圆过去罢了。”我想了想道,外面突然有人“砰砰”地敲门,我们一惊,飞鹰的手握在了剑柄上,我扬声道:“是谁?”
  “叶姑娘,外面来了官府的人,说是要搜查我的们铺子!”外面传来伙计的声音,我暗叫不好,回暖他们的行踪果然被发现了。飞鹰扬了扬眉,就欲拔剑出去,我赶紧道:“你先别紧张,我出去看看,能不能打发他们走!”
  “万一你出卖我们怎么办?”飞鹰寒声道。果真是被人追得疑神疑鬼了,我的脸沉下来,却听到回暖道:“飞鹰,我相信叶姑娘,她不会出卖我们!”
  我转头看向回暖,她目光坚定地望着我,我微微一笑:“有郡主这句话,民女一定设法保郡主周全。”
  君回暖镇定地点点头,临危不惧,果真有大家闺秀的气度。我拉开门出去,想了想,叫住一个伙计:“你赶紧替我去篱芳别院请云峥公子马上来一趟,就说我有急事求他。”
  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拖住这些官兵,得做个周全的打算。走到大堂,见正是今早在后巷遇到那两个人,带了几个衙差,站在大厅,我见客人都被吓跑了,心下有些气恼,正准备上前,见到安远兮已经急急忙忙跑上去,脸上堆起笑容:“几位差爷,这是怎么回事啊?”
  “我们在追捕朝廷要犯,怀疑这间绣庄窝藏了钦犯!”领头那人道,“现在要搜查这间绣庄?”
  “大人,这话可不能乱说。”安远兮赔笑道,“我们绣庄是做正经生意的,怎么会窝藏钦犯呢?”
  “窝没窝藏,我们搜一搜就知道了!”那人哼道,“给我搜!”
  眼见那些人开始在大堂乱翻,安远兮又气又急,急忙阻挡道:“大人,你们这样我们还怎么做生意啊……”
  领头那人道:“你敢阻挡我们办差?给我拿下!”
  那几个衙差闻言上去抓住安远兮,我赶紧出声:“住手!”
  几个人向我望过来,安远兮见到我,眼睑一垂。我咬了咬唇,上前道:“几位大人,有话好说,何必动手动脚!”
  “你是谁?”领头那个皱眉道。我笑了笑:“小女子是这间绣庄的老板,未知大人说我们绣庄窝藏钦犯,是从哪里听来的?”
  两人面色一怔,不耐烦地道:“你管我们从哪里听来的,总之你这间绣庄大有可疑!”
  “大人,这话可就不对了。”我笑道,“大人听信那些捕风捉影的流言,就来我绣庄做出这等扰民之事,若是从我这绣庄搜不出人,大人置官府的颜面何存?”
  “还没搜,你怎么知道我们搜不出人?”领头那人道。我笑道:“小女子只是作个假设罢了。”我不过是拖延时间。
  “少费话,你不让我们搜查,莫非真的窝藏了钦犯?”领头人怒道,“给我让开!”他一把推开我,我差倒跌倒,安远兮赶紧将我扶住,待我站稳,立即松开手。我回头看他,他避开我的眼神,见那几位官差准备往里走,赶紧道:“站住!”
  我一怔,抬眼看向安远兮。安远兮瞪着那两个人道:“你口口声声要搜查我们绣庄,可有官府的搜查令?”
  那两人怔了怔,安远兮道:“无官府的搜查令,便来扰民,目无法纪,与强盗又有何异?”
  领头那人怒道:“你敢骂我们,给我抓起来!”
  衙差们冲上去,与安远兮扭成一团,我又气又急,正急得没法可想,突听到一声轻笑:“好热闹啊!”
  我又惊又喜地回过头,见云峥带着云德踏入大堂,赶紧迎上前去身礼:“小侯爷!”
  云峥听我这样唤他,抬头似笑非笑地看了我一眼,我看到他眼里的笑意,知道他笑什么。我故意唤他的身份,不唤他云公子,就是要引起那些人的注意。果然,那个领头人听我这样叫,抬头望着云峥:“公子是?”
  “我家公子是永乐侯府的小侯爷!”云德看了那些衙差一眼,那些衙差认不得云峥,却有人认得云德,急忙对领头人点头。领头人脸色一变,赔笑道:“原来是永乐侯府的小侯爷,在下是到绣庄搜查钦犯的……”
  “你是说,我朋友开的这间绣庄窝藏了钦犯?”云峥面色一沉,“我看,你是在暗指我们永乐侯府窝藏钦犯吧?”
  “不敢不敢……”那领头人惶恐地道,“是在下没有调查清楚,冒失了,对不起,小侯爷,我们马上走!”
  两人夹着尾巴准备离开,云峥淡淡地道:“等等!”
  “小侯爷还有什么吩咐!”领头人脸都白了,云峥面无表情地道:“你们还没有给我的朋友道歉,这大堂,给我收拾干净!”
  “是是!”几个人灰溜溜地把大堂收拾好,那领头人走到我面前,赔笑道:“姑娘,在下不知姑娘是小侯爷的朋友,多有冒犯,请姑娘恕罪!”
  “若我不是小侯爷的朋友,你们就可以随意扰民了,是吧?”我轻哼道,狗仗人势的感觉真好啊!那几个人的面色难看起来,云峥冷冷地道:“滚吧!”
  那几人如获大赦,赶紧开溜。我转过头,看向云峥,笑道:“公子好像总是在为我解决麻烦!”
  “你想到找我,我很高兴。”云峥淡淡一笑,我菀尔道:“那公子不介意,再帮我一个忙吧?”
  “只要云峥出得上力!”他温和地笑道。我转头看安远兮,他的目光也扫过来,迎上我的目光,他别过脸。我叹了口气,挂上笑容请云峥进我的办公室。这件事有了云峥的帮忙,变得简单多了,回暖和飞鹰权衡利弊,决定暂时到篱芳别院栖身,云峥答应我,会想办法解决好这件事,我舒了口气,笑了。
  ——2006、12、10
  本书由潇湘小说原创网首发,转载请保留!
[第二卷 沧都篇:第112章 情殇]
  送走云峥,我想了想,决定去找安远兮,我要知道他到底是怎么想的。我知道这个消息对他的打击,如果他真的不能接受……,我咬咬唇,也没什么大不了,我只是有一点点喜欢他而已,离了他我就不过日子了么?径直走进他的办公室,安远兮见我进来,从椅子上站起来,不自在地道:“我去看看绣场。”
  “站住!”我低声喝道,安远兮顿了顿,我走到他面前,“你要一直躲着我吗?”他僵着身子,垂睫不语。我咬了咬唇:“我的过去,令你那么难以接受吗?”
  “我……”他垂头看地,喃喃地道,“我只是觉得太意外了……”他没有对我疾言厉色,让我心里反倒不安,这书呆子一时半会儿肯定接受不了这个事实,他的经历太单纯,道德观念又太腐旧,我不光彩的过去势必成为他感情上的污点,会令他很痛苦,若是他需要时间去理清思绪,我愿意给他,因为我珍惜和尊重他的感情。来到这个世界,我认识的男人,无一不是在计较、在盘算。楚殇说他爱我,可是他的爱只是自私的占有;宇公子看似在乎我,可我不过是他眼里一个新鲜的玩具;凤歌说若没人爱我,便由他来爱我,可是任我与他相交再深,我也触摸不到他的内心;冥焰口口声声叫我老婆,可是他更像一个心血来潮的孩子,我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会莫名其妙的喜欢我;乌雷赠我金刀,不过是在炫耀他自己的优秀出众……。没有一个人,像安远兮这样默默守护在我身边,他对我的喜欢,是纯然的喜欢,一点一滴付出他的关心,没有功利、没有算计,我要的不过是这样一份简单的感情,我不是一个木头人呵,安远兮如此对我,我如何能够无动于衷?
  “我没想过要瞒你,本来我是想好了,要找机会跟你说的……”我嗫喃道,然而青楼那段经历,如此不堪,我仍是说不出口。安远兮,你只知道鄙夷青楼女子败坏了社会风气,又怎知她们倚门卖笑背后的血泪。若我当真一五一十地说出来,你也许会更痛苦。
  安远兮沉默半晌,轻声道:“我没怪你……”
  “真的?”我又惊又喜地拉住他的手,他像被火石烫到,手猛地一缩,我的手尴尬地停地半空。我怔怔地望着自己的手,抬起眼,看着他俊朗的脸,他别过头,脸色有些苍白。心里骤然一阵巨痛,他不怪我,但是他仍然在意,这必然成为他心里的一根刺,即使今天他勉强接受了我,这根刺仍然会横在他心里,指不定什么时间就会刺破心肺。
  身子有些冷。没什么的,我不过只是有一点点喜欢他罢了。我退了两步,安远兮抬眼看我,见到我眼中的痛楚,安远兮一惊,想伸手触碰我的肩膀,又蓦地缩回手,蹙着眉:“叶儿……,你不用担心,我会让娘亲来提亲的……”
  原来你以为我担心这个?我摇着头,惨笑!是因为我昨晚与你发生了亲密关系,你要负责么?傻瓜,我又不是Chu女,要负责也轮不到你!我可怜的书呆子,你自己心里都那么难受了,实在不用这样勉强来照拂我的心情!而且,我也没有多么喜欢你,受伤是有,不是你勉强自己对我做出不自然的安慰,而是你神经质的紧张缩手。不要骗我了,呆子,你本来就没有我聪明,你动动胳膊,我便知道你要做什么。
  “不用来提亲了,傻瓜。”心为什么那么痛?我明明就没有多么喜欢他!可是却仿佛有人在心里抓扯,将心拧成一团。我木然地道,“你知道我以前是青楼女子,昨晚那种事对我来说根本不算什么。”
  安远兮的脸顿时变得惨白,呵,对不起,书呆子,你的清白我赔不了了,你只当,被狗咬了一口吧。不能再呆在这里了,再呆下去我就要痛得窒息了,我转过身,拉开门跑出去,安远兮在后面紧张地喊我“叶儿……”
  不要叫我!再叫我就会赖着你了!泪涌了出来,我奔出后堂,奔进后院,让我一个人呆一会儿吧,迎面撞上一个黑影,我还未反应过来,只听到安远兮魂飞魄散的惊叫:“叶儿……”身子蓦然被一股大力推出去,我跌倒在院子里,手肘擦在地上,顿时一阵剧痛,我吃力地抬起身子,回头看过,眼前的一幕令我睚眦欲裂:“安远兮!”
  他双目紧闭倒在上,身上压着一个散开的货柜,我赶紧冲过去,推开他身上的木箱,扶起他的头:“安远兮,你怎么样?”手触到他的后脑,一片温热湿润,我抽出手一看,手已被鲜血染得通红,顿得骇得魂飞魄散:“安远兮,你给我睁开眼睛,你给我醒过来……”
  绣庄的伙计惊慌失措地站在旁边:“叶姑娘,我,我不是有心的,我扛着货出来,你突然撞过来,安总管扑上来把你推开,我没稳住,货箱才砸在他身上……”
  “你闭嘴!”我的泪涌了出来,疯了似的喊,“去找大夫,快去找大夫!”
  他赶紧跑出去,我紧紧抱住安远兮,眼泪一滴滴掉到他没有一丝血色的脸上:“安远兮,你不要吓我,你醒一醒,你不要折磨我了,求求你醒一醒……”
  秀姐和店里的伙计跑进后院,见状大惊道:“叶姑娘,先把安总管抬进屋去吧……”
  “为什么他的血止不住?为什么血一直流?”我惊慌地看着手上的血,赶紧又捂到安远兮的后脑上,“他会不会死?会不会死?”
  “叶姑娘,你别自己吓自己,大夫就快来了,先把安总管抬进屋去!”秀姐蹲下身,冷静地抓着我的肩膀,“这个时候你可不能乱了阵脚!”
  伙计把安远兮抬进了我办公室的软榻上,我盯着滴了一路的血迹,纷乱的头脑稍微清醒了些,转头对秀姐道:“去找些棉布,先把他的伤口捂住,再去看大夫来了没有?”
  一层又一层的棉布紧紧捂在安远兮的伤口上,我的泪又涌出来:“安远兮,我不让你死,我不准你死,你给我醒过来。你这呆子,听我说了那么伤人的话,为什么还要追出来?你给我醒过来……”
  “叶姑娘,大夫来了!”秀姐领了一个老者进来。我急忙站起来冲过去,语无伦次地道:“大夫,他伤了头,一止在流血,身上被货箱压过,你检查看看有没有伤到骨头……”
  “姑娘,你别慌,我会处理的。”大夫检查了安远兮的伤口,先帮他止血上药包扎,然后帮他诊脉。我见大夫蹙着眉,紧张地道:“大夫,他怎么样?”
  “病人的脉搏时强时弱,呼吸和心跳都很紊乱,他的外伤本不严重,但血脉波动很大,说明他脑中意识很混乱,使血液促流,以至血流不止。”大夫道。
  我焦急地道:“那会怎么样?他的血不是止住了么?他什么时候能醒?”
  “情况不容乐观。他外伤的血虽然用药物止住了,但如果血脉继续这样波动,很容易又流血不止……”大夫叹了口气道,“如果他一直不醒,能不能活要看他的运气和造化了?”
  我如中雷击,顿时呆住了。大夫道:“我给他开些药,你们派个人跟我回去抓,按药方煎给他服用,外伤我每日过来检查一次,还有,病人现在不能移动,一切等他醒过来再说。如果能醒过来,就没有大碍了。”
  秀姐送走大夫,走进办公室,见我还呆呆地站着,担心地道:“叶姑娘,现在该如何?”
  我回过神,顿时觉得全身发软,扶着桌子坐到靠椅上,我轻声道:“秀姐,绣庄暂时停业,我不想有人吵到安总管养伤,你跟工人们说一说,停业期间我不会扣他们工钱。还有,麻烦你让人回去通知小红,让她给我准备些衣物被褥送过来,另外再通知安大娘一声。”
  秀姐掩了门出去,我搬了凳子坐到软榻前,握住安远兮苍白的手,望着他死气沉沉的脸,轻声道:“安远兮,你醒过来好不好?你脑子那么乱,在想什么?你是不是很生我的气?对不起,我不该说那些浑话来气你,你醒来骂我好不好?只要你醒过来,不管你怎么骂我,我都不生气,好不好……”
  我望着他毫无血色的脸,说了很久,期望有奇迹发生,但安远兮就像是僵死了一般,一点反应也没有。抓药的伙计回来了,我安排去院子里煎药。秀姐很快也带着安大娘、安生和小红来了,安大娘进门看到安远兮的样子,脸抽了一下,噙着眼泪走到软榻旁边,我赶紧站起来,扶她坐到凳子上,她的嘴唇哆嗦了一下,眼泪流下来,喃喃地道:“我这是造了什么孽……”
  我咬紧唇:“对不起,安大娘,是我不好……”她握紧安远兮的手,呆呆地看着他,一句话也不说。小红把被褥搬进来了,我赶紧拿了一床盖到安远兮身上,低头见安大娘一直默默流泪,心中一酸,对安生道:“你看着大娘和公子,我去院子看看煎药。”
  “姑娘,我去吧,你留在这里。”小红赶紧道,拉了秀姐出去。我走到榻前,陪坐在安大娘身边,望着安远兮发呆。突然,安远兮身子一抖,头轻轻摇了摇。我瞪大眼,安大娘柔声唤他:“远兮?远兮?”
  他在昏迷中蹙紧眉,表情极为痛苦,我伸手碰了碰他的额,感到火一般的灼热:“他发烧了!安生,再给他加一条棉被!”我站起来,打了一盆水,绞了毛巾冷敷在他额头上,可他仍是不停地哆嗦,嘴里断断续续说起了胡话:“娘……,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为什么……”
  我怔了怔,见安大娘眼角滚出泪来。安远兮的梦呓时断时续:“不要杀我……,不要杀我……”安大娘抽泣道:“远兮,你这是中了什么邪啊?”安远兮的眉越蹙越紧,脸上泌出细细的冷汗,我取下他额头的毛巾,重新拧了凉水敷上去,轻轻抚摸他紧蹙的眉心,他的眉头渐渐松开,喃喃地道:“对不起……,我不该这样对你……”
  我的心一酸,傻瓜,在梦里还想着那件事么?我没怪你呵,我真的没有怪你!安远兮眉头一皱,突然浑身抽搐起来:“别……,别打我……,我听话,我听你的话……”他的身子不停哆嗦,带得软榻吱吱作响,我吓得抓紧他的手臂:“安远兮,你怎么了?你梦到什么了?你别吓我……”
  安大娘痛哭道:“他上次被人打伤了头,也是喊打喊杀的,一直说着这样的胡话,发了几天几夜的烧,远兮,你再这样,让娘怎么活啊……”
  小红端了药进来:“姑娘,药煎好了。”我赶紧端过去,安大娘从我手里接过药:“我来喂他。”她舀了一勺药,吹凉了送到安远兮唇边,但药一灌进嘴里,立即就从嘴角流出来了,安大娘试了两三次,他还是吞不进药,又急又气,忍不住又哭起来,我赶紧把药碗接过来:“大娘,让我试试吧。”
  她点点头,把药碗递到我手上,起身让我。我舀了一勺喂给他,还是刚才一样,想了想,我把药碗端到唇边,喝了一口。小红惊讶地道:“姑娘,你不是最怕吃药……”我没理她,苦涩的药汁令我差点呕出来,忍住心口的不适,我伏下身,将唇压在了安远兮的唇上。
  他的嘴唇好凉,我听到屋子里的抽气声,却无暇理会,将药哺入安远兮口中,他抗拒地又欲吐出,我紧紧地封住他的唇,直感觉那口药汁已经滑进他喉咙里去,才松开,见药没有再从他的嘴角溢出,心中一阵欣喜,赶紧又喝了一口,用同样的方式,哺喂给他。
  一碗药喂完,抬眼,看到一屋子人都怔怔地看着我,脸一红:“我……”
  安大娘拉起我的手,目光满是疼惜:“叶姑娘,你如此对我们远兮,我不知道该怎么感谢你……”
  我赶紧摇头:“大娘,远兮是因为我才受的伤,您别这样说。”
  “真是难为你了……”安大娘幽幽叹道。我搁下碗,轻声道:“大娘,你别担心,我会好好照顾远兮的,我让小红把贵宾房整理出来,你先回去歇歇吧。”
  她点头,小红和安生扶她出去,我轻轻掩上门,坐回榻前。一碗药服下去,他安静多了,身体不再抽搐,也停止了梦呓。他的眉依旧紧蹙着,长长的睫毛覆在紧闭的眼睑下方,扫出一道淡淡的阴影。我擦干他脸上的汗,手抚过他英挺的鼻梁,苍白的脸颊,微微有些失神。安远兮,我的书呆子,我该拿你怎么办?我不想骗自己了,我不止是一点点喜欢你,我不想放开你,只要你愿意接受我,你心里在意的那些事,给我时间让我慢慢帮你抹平,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