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制服系列-第141部分

唇,她闭着眼睛,陶醉着。
  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下面,她配合地张开双腿,让我的手自由地游走,我准备解开她的裤子钮扣的时候,她对我说:只能摸,不能做,因为待会回去,她老公可能会发现。
  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只是告诉她:我们是在Zuo爱,而不是性茭。
  她无语,可能她在思考:Zuo爱和性茭有什么不同?因为事后她这么问了,我告诉她:我也不懂,我当时只想迷惑她!
  我解她的裤子时,她有明显的反抗,但我手上用的劲道明确告诉她:我想做的,任何人不能干涉!她抬起屁股,让我顺利地把她的长裤和短裤一掳到底:她洁白的大腿在黑暗中耀着光芒,黑黑的荫毛在雪色的大腿中间显得格外亲切。她的毛并不多,很柔软!
  我亲着她,左手中指早在她的阴Di上游走,并不时在用手指刺探一下她的荫道,以便掌握她身体的反映和她的感觉。她的水很多,象一条决了口的河,汩汩地往外渗水,她的嘴里和鼻子里哼哼着,享受着我带给她的激|情和快乐。
  她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Ru房,另外一只手握着我的荫茎,上下套弄着,我问她我和她老公谁的大?
  她说:“他比较长,但没有你粗,手感也没有你的好!”
  我问:“那你更喜欢谁的?”
  她答:“我的Chu女之身是给你的,当然,你给我的性芓宫也是最强烈的,结婚两年多了,我还没有过我和你Zuo爱时的那种快乐和芓宫!”
  她的腰开始左右摆动起来,抓住我荫茎的手也开始凝固不动,嘴里的气息开始喘息到大口呼气,哼哼声也开始成了“啊……啊……”
  的呐喊,突然她的双腿猛地夹紧,把我的手夹得有点痛意,这时只听她轻柔地恶狠狠地说:“我要你进来!”
  然后就拖着我的荫茎一把把我从我的驾驶位置上拉到她的身体上,重重地挤压了她一下!
  在她的引导下,我顺利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荫道很滑,但已经没有从前的紧凑;她的腿高翘着放在车前台上,我进入后只是放着,并没有动,让她享受着我的手带给她的快乐的余韵!
  她咯咯一笑,说:“我终于又尝到你的味道了!”
  我问:“和你老公相比,谁的感觉好?”
  她说:“我刚才说了,你能让我舒服和芓宫,我喜欢你的鸡芭,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这样我觉得我很充实”等她的荫道有松驰的感觉时,我开始慢慢地耸动我的屁股,慢慢地抽出我的荫茎,然后再一点点地刺入她的身体,同时故意调整进入的角度,让她感受着肌肤紧密接触时的快乐!
  她明显地很舒服,嘴里吸着丝丝的气息:“你真是个Zuo爱高手,让我这么舒服!”
  我说:“其实并不是,主要是我们有相互的感觉,我们相处这么多年,虽然没有联系,但在感觉上都在为今天的Zuo爱而做着情爱的积累!当然,我的技术也是这种感觉的辅助条件”当然我同时还告诉她:我已经好久没有Zuo爱了,要她做好我早泄的准备。
  她说:“没关系,我感觉只要你放在我的里面,我就很开心了!”
  其实我并没有预想的那样早泄,由于我对感觉和速度的有意识控制,我还是在连续制动了二十分钟以后,我才感觉到泄洪的来临,在我激烈在挺动着身体,冲击着她的荫道时,她的芓宫也迅速来临,她抱着我的屁股,有力地耸动着她的屁股,迎合着我的冲击,嘴里高喊着:老公,快点,我要你射在我的B里面!……
  我射了很多,没有任何保留地射在了她的身体里面,我无力地趴在她身上,大汗淋漓,由于怕象某些人那样致死,我理智地开了车窗,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当我呼吸到新鲜空气时,我又感觉到了活力,又在彻底垂死前给了她十多次的冲击,我真没有想到这就个位子还是让她在一次Zuo爱过程中的第三次芓宫,她告诉我:这是她结婚以来,她先生从来没有给予过的快乐!她说:我知道,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Xing爱!
  休息了一会,我们相互用卫生纸擦拭着对方的荫部,倒在座椅上,哈哈地聊了会天,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我说该回家了,她无语,当我把她送到她家楼下时,她说:“我还想和你做一次!”
  我亲了她一口,笑笑说:“下次,我们去开房!”
警察篇 02、现役女警的Xing爱故事
  阿莲是我的战友,一位属兔的上海女孩,认识她时,她还是挂着上等兵的警衔的战士。95毕业的那年夏天,我任警通连代理排长,一次通信线路的故障让我这个通信指挥专业毕业的见习排长充当了一次技师,而就在故障排队过程中,让我认识了她。
  在排除故障过程中,我们不停的沟通交流以查明和测试通信线路的完损让我在不自觉中产生了对她的好感,随后我利用见习排长的职务之便经常和她聊天,得以加强我们的关系。而那时,我却有一位在天津某军校上学的女友后来的妻子,因各种原因,我并不爱她!
  见习期结束后,我被借到厅机关某处工作,而就是这个时间段,我们的关系有了突飞猛进的发展:在电话中,我明确告诉她,我喜欢她。当然她也对我表达了她的看法:她也喜欢我!借用期结束后从杭州返回原部队时,我在杭州天工艺苑给她买了一套内衣,白色的,送能她时,她欣喜若狂,而此时她已经从警通排调到机关打字室工作,那年,她已经是一名下士班副。
  虽然作为干部,我有恋爱的权利和自由,但部队并不允许战士谈恋爱,所以我们的见面常常是悄悄的进行:一般都是在夜深人静时,她潜出战士宿舍,跑到我的房间幽会,但我们一直保持着接吻和荫门抚摸,并没有实质性的性关系。但后来关系被领导和女友发现,女友在发现我的情况后,坚决以婚姻手段,强迫中止了我和她的关系,但我们的联系并没有因此中断。
  1996年,在我的暗中帮助下我在干部处从事战士考学工作,她从一名战士成为某军校的一名学员,1998年毕业时,我虽然已经是一位丈夫,但她的心中仍然和我保持着坚定的联系。
  就在她毕业后的当年,我们的关系有了质的变化,在杭州西湖边上的某个酒店,她把她的Chu女之身交给了我,第二天看着白色床单上殷红的Chu女红,我说我要对她好一辈子。
  1999年,我转业离开部队,而就在此时,我的婚姻关系也出现了危机,但总因各种情况,并没有造成最后的离婚。但我们的关系一度中断过,没有了任何的联系,但就在去年冬天,我们间断了很久的线又联在了一起,而此时,她已经是别人的妻子,一位两岁小孩的母亲了!
  我们间的沟通和交流其实一直是依靠手机短信息,她经常发一些色色的小东西给我,我很少回,也偶尔通通电话,诉一诉各自心中的苦闷,就在上个星期的一个下午,她发了条短信给我:今天晚上有空吗?如果有空,现在打电话给我!
  我复过去才知道,她和先生吵架了,她生气跑到了宁波,一个人,想和我见面,我欣然应允!
  我们在一家咖啡店坐了会儿,她说:今天晚上不回家了,要和我睡在一起!
  我告诉她:和我呆在一起发泄一下,诉诉苦,没有问题,但家一定要回,否则我就不会答应!
  她无耐,细细地说:“你不要我陪你一晚上吗?”
  我回答她:“当然,作为我喜欢的女人,我当然愿意一晚上搞你好多次,但你的身份让我必须理智!”
  喝完咖啡,我说我们去开房间吧,她说:“算了,还是送我回家吧!”
  我没有余话,结了账就和她一起上了车。她的单位和家都在离宁波约二十公里的某个小镇上,当我刚刚走了一段以后,她说:我们吃夜宵去吧?
  我知道她这么说的意思是想陪我,而不想回家!我告诉她我们到她所在的镇上再去吃!她告诉我,她不饿,只是想陪我,当然同时也是我陪她。
  到了那个小镇上,我问她到哪里吃饭,她说她不想吃了,她不饿!我建议去开房间,她说算了,浪费钱没有意思,那我说我们开车到海边坐坐吧,她开心地笑了,我径直把车开了了海边:夜很黑,空气很干净,伸手不见五指。
  我熄火停车,把她揽在怀里,她的头发里有种香味,我说不出是什么味道,我习惯地把手放在她的胸上面,突然发现,她的Ru房比以前小了好多,她说哺|狂C后就小了。我心里有话没有说,早在刚刚认识她时,我们在床上游戏时,我就发现她丰满的Ru房下面各有一个切口,我当时就怀疑她那么漂亮的Ru房是不是真实的!而这一次第二次握手,让我印证了自己当初的怀疑。
  她的皮肤是绝对的好,白白的,嫩嫩的,并不象三十岁的生过小孩的女人,我亲着她的耳朵,她的唇,她闭着眼睛,陶醉着。
  我的右手伸到她的下面,她配合地张开双腿,让我的手自由地游走,我准备解开她的裤子钮扣的时候,她对我说:只能摸,不能做,因为待会回去,她老公可能会发现。
  我没有答应也没有否决,只是告诉她:我们是在Zuo爱,而不是性茭。
  她无语,可能她在思考:Zuo爱和性茭有什么不同?因为事后她这么问了,我告诉她:我也不懂,我当时只想迷惑她!
  我解她的裤子时,她有明显的反抗,但我手上用的劲道明确告诉她:我想做的,任何人不能干涉!她抬起屁股,让我顺利地把她的长裤和短裤一掳到底:她洁白的大腿在黑暗中耀着光芒,黑黑的荫毛在雪色的大腿中间显得格外亲切。她的毛并不多,很柔软!
  我亲着她,左手中指早在她的阴Di上游走,并不时在用手指刺探一下她的荫道,以便掌握她身体的反映和她的感觉。她的水很多,象一条决了口的河,汩汩地往外渗水,她的嘴里和鼻子里哼哼着,享受着我带给她的激|情和快乐。
  她的双手也没闲着,一只手搓揉着自己的Ru房,另外一只手握着我的荫茎,上下套弄着,我问她我和她老公谁的大?
  她说:“他比较长,但没有你粗,手感也没有你的好!”
  我问:“那你更喜欢谁的?”
  她答:“我的Chu女之身是给你的,当然,你给我的性芓宫也是最强烈的,结婚两年多了,我还没有过我和你Zuo爱时的那种快乐和芓宫!”
  她的腰开始左右摆动起来,抓住我荫茎的手也开始凝固不动,嘴里的气息开始喘息到大口呼气,哼哼声也开始成了“啊……啊……”
  的呐喊,突然她的双腿猛地夹紧,把我的手夹得有点痛意,这时只听她轻柔地恶狠狠地说:“我要你进来!”
  然后就拖着我的荫茎一把把我从我的驾驶位置上拉到她的身体上,重重地挤压了她一下!
  在她的引导下,我顺利地进入了她的身体,她的荫道很滑,但已经没有从前的紧凑;她的腿高翘着放在车前台上,我进入后只是放着,并没有动,让她享受着我的手带给她的快乐的余韵!
  她咯咯一笑,说:“我终于又尝到你的味道了!”
  我问:“和你老公相比,谁的感觉好?”
  她说:“我刚才说了,你能让我舒服和芓宫,我喜欢你的鸡芭,把我下面塞得满满的,这样我觉得我很充实”等她的荫道有松驰的感觉时,我开始慢慢地耸动我的屁股,慢慢地抽出我的荫茎,然后再一点点地刺入她的身体,同时故意调整进入的角度,让她感受着肌肤紧密接触时的快乐!
  她明显地很舒服,嘴里吸着丝丝的气息:“你真是个Zuo爱高手,让我这么舒服!”
  我说:“其实并不是,主要是我们有相互的感觉,我们相处这么多年,虽然没有联系,但在感觉上都在为今天的Zuo爱而做着情爱的积累!当然,我的技术也是这种感觉的辅助条件”当然我同时还告诉她:我已经好久没有Zuo爱了,要她做好我早泄的准备。
  她说:“没关系,我感觉只要你放在我的里面,我就很开心了!”
  其实我并没有预想的那样早泄,由于我对感觉和速度的有意识控制,我还是在连续制动了二十分钟以后,我才感觉到泄洪的来临,在我激烈在挺动着身体,冲击着她的荫道时,她的芓宫也迅速来临,她抱着我的屁股,有力地耸动着她的屁股,迎合着我的冲击,嘴里高喊着:老公,快点,我要你射在我的B里面!……
  我射了很多,没有任何保留地射在了她的身体里面,我无力地趴在她身上,大汗淋漓,由于怕象某些人那样致死,我理智地开了车窗,让新鲜的空气进来,当我呼吸到新鲜空气时,我又感觉到了活力,又在彻底垂死前给了她十多次的冲击,我真没有想到这就个位子还是让她在一次Zuo爱过程中的第三次芓宫,她告诉我:这是她结婚以来,她先生从来没有给予过的快乐!她说:我知道,只有在你这里,我才能享受到真正的Xing爱!
  休息了一会,我们相互用卫生纸擦拭着对方的荫部,倒在座椅上,哈哈地聊了会天,看看时间已经是午夜十二点了,我说该回家了,她无语,当我把她送到她家楼下时,她说:“我还想和你做一次!”
  我亲了她一口,笑笑说:“下次,我们去开房!”
警察篇 03、女警察李清
  李清,今年25岁,98年考取公安大学后父母先后双双去世,在学校的帮助下完成四年学业,02年分配到H市公安局,因为没有家庭负担,加之本身能力出色且嫉恶如仇,调到重案科,经过三年第一线的对敌斗争煅练,屡立奇功,现在已是能单独办案的重案二组组长了。
  李清长的相当漂亮,身材一级棒。一米七四的个,四肢修长,并没有因为练功而长出肌肉块,三围比例也很标准。李清一张瓜子脸,五官清秀,皮肤白净光滑,穿上警服真是说不出的清纯劲,是警界很出名的明星警花。
  从上大学起李清就不乏追求者,到了公安局更是如此,局里的小伙子们没追过李清的还真不好找,但李清条件太过出色,对追求者们从来也不松口,慢慢地追求她的小伙子们也就都知难而退了。
  其实大家都知道李清之所以不找男朋友,是因为她发誓:不给父母报仇,决不考虑终身大事。
  李清的父母原也都是公安局重案科的干警,在98年的一次抓捕行动中中了罪犯的埋伏,被折磨致死,和他们一起殉职的还有七位警察。当时如此重大的伤亡震动了公安部,部长亲自下令一定要迅速破案,恶惩凶手,但这个犯罪团伙组织严密,手段凶残,案子一直也没有破,李清的杀父杀母之仇一直也就没报。
  李清的重案二组共十二人,除了快退休的李叔在局里坐镇,负责联络、后勤等工作,冲杀在第一线的干警清一色的年轻人,七男四女,最大的大刘今年也不过二十七岁,而最小的小宋是去年才从警校毕业的,现在还在见习期呢。
  局里之所以这样安排,一是考虑到李清太年轻,给她些老兵不好管理,再就是这些年轻人都没有什么背景,又都在全心全意干事业的时期,真有什么不好办的案子就让这些年轻人上去冲一冲,免得因各种关系缚手缚脚。
  李清没有男朋友,也没有家人,寂寞了就到酒吧坐坐,这是多年的习惯了。
  李清来这从来都是便服,也不多说话,所以没人知道她是警察。酒吧这种地方什么人都有,有些道上混的人也来。有时喝大了就什么都说,这也是李清来酒吧的第二个目的:打探情报。
  这天李清象往常一样,换上便服,来到红枫叶酒吧,要了杯啤酒找了个角落静静地坐着。看着喧闹的人群,李清斜靠在椅子上休息。突然,两个酒鬼的话引起了李清的注意。
  “哥们,乘早洗手别干了,李权又回来了,他回来了,还有我们的饭吗?”
  李权!
  李清一振,七年了,李清一直在查李权,这个杀死李清父母的凶手。七年前因他的犯罪团伙杀死了九名警察而名声大振,也因为公安机关的全力打击而在H市发展不下去,而去了南方。今天终于又有他的消息了,李清很兴奋,马上叫来手下两名队员,两个酒鬼一出酒吧就被带回局里审问了。
  问了一夜,总算有些线索:李权七月二十日在郊区的一个废工厂组织召开了一个会议,把道上的朋友都找来,想重分H城的地盘,说白了就是想重做H市黑道的老大。
  “这样重大的案子应该交到局里,我们不能自作主张”大刘说,“我看先不忙,咱们先端了李权的窝,直接把李权带到局长办公室,该有多过瘾,让那些说我们是娃娃兵的一组看看我们也能办大案子”刚上班一年的小赵说。
  其实李清有自已的打算,当年杀死九名警察都不是李权亲自下的手,自有他手下的喽罗顶罪,就算抓了李权也不能重判,那自已的仇就不知什么时候才能报了。李清想在抓捕行动中,以李权袭警为名亲手杀了李权,就算事后被查出来也认了,只要能报仇。
  “李权他们就在今晚开会,报局里说不定就耽误了,我看咱们先下网吧!”
  李清说。
  组长说话了,大家也都心知肚明李清的意思,所以也没人反对。
  当晚,李清带领她的队员们来到了李权开会的废工厂,这是一家木材厂,因厂主犯案,三年前关门了,荒荒凉凉,一百多米的院里长满了杂草,院中间的厂房里隐隐看到有灯光,显然李权等正在里面开会。
  “冲进去!”
  李清一马当先,一脚踹开房门,立刻吃了一惊,只看屋里空空荡荡的,一个人也没有。
  “上当了!”
  李清猛然醒悟,马上向回撤。已经晚了,十几支AK47乌黑的枪筒对着他们……
  李清和她的队员先被缴了枪,然后被五花大绑,黑布蒙眼。几个大汉推搡着把他们都押上了一辆货车。货车开动了,李清躺在地上,后悔莫及:自己急于报仇,也过份轻敌,弄成现在这种地步,不单自己遭擒,连自己的十名队员也都搭上了,他们是为了自己才被擒的,怎么对的起他们?无论如何一定要把他们救出去!
  大概两个多小时,车停了,听声音好象是在郊区城乡结合部。李清他们被带进一座小楼,被关在一个地下室里。歹徏们虽然动作粗鲁,但并没有殴打他们,也没有对女队员们动手动脚,这让李清心里有了一点信心,大概他们只是为了要钱,不敢真的对警察怎么样,这样的话逃脱的机会会比较多吧。
  “大家不要急,我们一定会有机会的!”
  李清安慰她的手下。
  过了一会,有人进来。“哪个是你们的头,出来”李清被带出了牢房,来到一下宽敞的屋子。
  “给她拿掉眼罩”李权,李清一眼就认出了杀父仇人,真想冲上去和他拼了,但她还是忍住了,装作并不认识李权的样子。
  “你是谁,想干什么,知不知道袭警是重罪,马上放了我们”李清说。
  李权看了李清一眼,鼓掌说道:“李小姐的演技不错啊,你的杀父仇人你会不记得吗?我的照片在你的办公桌上放了四年了吧?我费这么大功夫把李小姐请来,还装不认识?”
  李权认出了自己的身份,李清再也忍不住,冲李权喊道:“我要杀了你!”
  “当年我杀你父母,本想斩草除根,连你一起杀了的,知道为什么我没那么做吗?因为你母亲求我,她说只要我不去杀你,她什么都肯做,甚至和我Zuo爱,我就在你父亲面前干了她七次,才杀死她,因为我干了她七次,所以我饶了你七年,你要好好谢谢你爸爸啊,他给你找了个好妈,让你多活了七年。现在你自身都难保了,还想杀我?”
  李清当时感觉脑袋里一片空白,天晕地转,当时昏了过去。
  李权叫人用凉水泼醒李清,李清睁开眼睛,说:“你杀了我吧。我不会屈服的”“杀了你好办,可你那些队员哪,你就那么让他们死,我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男的我要慢慢地折磨,让他们受半年的苦也死不掉,至于女的……”
  “不要说了,你要我怎么做”李清打断他,李清知道,这次行动失败全是因为自己的原因,说什么也要为他们做点什么,还有就是这些队员里有四个是女的,她们都是刚参加工作不久,还都没结婚,要是李权真要下手的话,后果不堪设想。
  李权慢慢地说:“也没什么,我等了你七年,只是想和你玩个游戏,我知道你台球打的不错,你们公安局里,没人是你的对手,我也不欺负你,咱们就打台球”台球?李清不禁有点吃惊,这么简单?要知道李清打台球真是有天赋,她上大学是就是校台球队的主力,打遍全校无敌手。参加工作后,打球的机会少了,可还是代表市队在全国比赛中拿过名次,据专业人事说,李清要是专心练球,不出半年就能在国际比赛中有所建树。
  “怎么比?”
  李清心里有了底,但她也知道李权不会这么简单就放过自己。
  果然,李权又提出了条件:“每天一局,在打之前你先抽签,你按我提出的条件准备,如果你赢了我,我就放你一个人,你要是输了,还要抽签,按抽到的事情做,你要是能做到又不做的话,也可以,我就杀你一个人!”
  “好吧,一言为定,现在就开吧”李清别无选择。
  李清被带到早准备好的屋子里,中间放了一张台球桌,旁边一张椅子,绑着大刘,四周围了几十个人,李清一看,大部份都是被通缉的要犯,没想到没抓到他们,自已反被抓了,李清感到很羞耻。
  “不要耍花招,十几支枪对着你哪”李权一边给李清松绑一边警告。“先抽签吧!”
  李权拿了一个盒子在李清的面前,李清咬咬牙,把手伸进盒子,拿了一个球出来,球上只有四个字,一看,不禁目瞪口呆,她知道李权会难为自己,但没想到会是这样。
  “李小姐,请念出来吧!”
  李权说。李清没有反应。“那好吧,我知道李小姐的意思了”李权使了个眼色,上前一个疤面人拿出枪,对准大刘的头就要开枪。
  “等一等,我念!”
  李清看了大刘一眼,他不能让他的同事死在他的面前,事到如此什么也顾不得了。“祼露上身”李清小小的声音说道。
  四周的人开始起哄了,“李哥,真有你的!”
  “快脱,让我们看看警察的奶子……”
  “你知道该怎么做了吧?”
  李权说道。那边大刘呜呜地睁扎着,显然要阻止李清。
  李清二十五岁了,还没交过男朋友,平时穿衣服也很保守,露肩的露背的露脐的她从来都不考虑的,今天让他在几十个大男人面前祼露上半身,的确很难为她,尤其是还有她的一个男性部下也在场。李清犹豫了一下,反正已经落入敌人的手里的,还不如赌一把,要是真能救大刘出去也是值得的,“好吧,我照做,我去里边”“不,就在这里,我的兄弟们都要看警察脱衣服哪。这么香艳的场面我也不想错过”李权一脸坏笑地说。
  李清叹了一口气,想背对着男人们脱衣服,可四周都是人,无论那个方向,都有人看着她,李清只好背对着李权和大刘,这是她最不想被看到身子的两个男人,至于其他面对着的男人,李清已经顾不了那么多了。
  李清闭上眼睛,鼓足勇气开始解警服的扣子。看女警察当面脱衣服,无疑对这些犯罪份子是极大的刺激,开始有人不住地起哄,吹口哨。李清脱掉警服和里面的衬衣,白的刺眼的上半身只有一件胸罩了,胸罩是白色的很紧身的那种,可是比李清的肤色还是暗一些。
  李清双手抱胸,回过来看李权一眼,李权没有让她停下来的意思,只是色眯眯地瞄着李清的胸口。李清又看了大刘一眼,只见大刘头扭向一边紧闭着双眼,牙咬得咯咯响,这让她很欣慰。其实大刘也曾追求过李清,但他不想在这种情况下看李清的身子。
  李清又转过身子,双手背过去,慢慢地解开了胸罩的扣子,一狠心,迅速地摘下胸罩,然后双手紧紧地捂住双|狂C。李清的速度很快,以至于正对着她看的歹徒也没看清她的Ru房,以至屋里一片的叹气声,即使这样,李清的美体也让很多人喘不过气来。
  李清转过身,看着李权说:“我们开始吧”李权并不急,他知道,打台球是要用两只手的,一会儿不怕看不清李清的身子。“女士优先,请李小姐先开球吧”李权很有风度地说,其实他是想快点看到李清的Ru房。其实现在这种情况,李权强Jian了李清也是易如反掌,不过他就是想慢慢地羞辱李清,这样才更有意思。
  李清暗喜,由她开球的话,八个球一杆全收的把握是百分之九十以上,李权就一点机会也没有了。李清一只手拿了杆,走到球案前准备开球,看来只能让男人们看个够了,一只手是不可能打台球的。李清的手离开胸前,一双Ru房终于暴露在男人们的眼前。
  李清的Ru房不是那种巨Ru型的,不过至少也有32C,关键是李清的Ru房很挺拔,一点也没有下垂的感觉,因为皮肤太白了,以至于隐隐看到Ru房上的乌青血管,李清的|狂C头不太,|狂C晕的颜色也很浅,典型的Chu女Ru房。
  屋里一片寂静,都在盯着李清的美|狂C看,连一生御女无数的李权也没看到过这么完美的Ru房。由于打台球的姿势,是双腿伸直双脚叉开,上身前倾与地面水平,这样李清的Ru房就完全在空中摇晃,一用力打球更是|狂C波荡漾,春光无限,看的众人目瞪口呆。
  当众人回过神来的时候,李清已经一杆将八个球全部落袋,大家光看她的身子了,都没看清李清是如何打球的。
  李清打完球,抱着胸看着李权,不知他说话是否算数。
  “精彩,太精彩了!”
  李权鼓掌说道,也不知他是说李清的球技精彩,还是身材精彩,“好,我说话算话,不过,不知道明天李小姐是不是还是发挥得那么好”李权又对一喽罗说:“放了他,小心点,别让他找回来”“您放心吧,我给他打一针不就得了”小喽罗应道。
  李权又说:“请李小姐穿好衣服回房休息吧,明天咱们再比试比试”李清迅速穿好衣服,被带回地下室关押。
  李清安慰了他的队员们,说大刘已经被放了,让大家不要急。又想:虽然被擒,但李权并没有为难自己,吃的喝的都有供应,关键是没有X福扰她的女队员,这是让李清最担心的事。今天虽然牺牲了些色相,但大刘被放了出去,说不定他会带人来救我们。只要自己不放弃,就一定会有机会的。想到这李清昏昏沉沉地睡着了。
  第二天早上李清醒来,发现大家都已经起来了,只是都没有说话,尤其是三名女队员,脸色通红,很难受的样子。李清一想,明白了原因。
  原来李权虽然没有难为他们,给吃给喝,但他们七男四女关在一个屋子里,屋子又没有卫生间,只给了一个小桶让他们方便,虽然大家都是一起出生入死的好战友,但终究男女有别,一天一夜了,大家谁都没好意思用。这也是李权故意让这些警察难堪。
  想到这,李清对大家说:“同志们,咱们现在被困在这里,大家不要失去信心,一定要团结,李权难为咱们,这点困难咱们都克服不了吗?非常时期,大家不要不好意思,把脸背过去不就行了”见大家还是没有动静,只是互相看。李清说:“那好吧,我先带个头”见大家都把头背过去了,李清走到小桶前,还好她的双手是被靠在前面的,李清费力地解开裤子,对准小桶尿了出来。屋里一片寂静,只有李清排尿的哗哗声。李清和队员们都十分难过,没想到当警察也有这么难过的时候。接着,大家都跟着方便。
  当最后一个小宋方便的时间,门突然开了,走进一个打手送吃的。看屋里正有一个美女警察光着屁股方便哪,立刻站在那看的目瞪口呆。小宋也被吓着了,尿也停不住,腿一软倒在了地上,白白的屁股正对着男人。打手立刻冲上来就要抓小宋的屁股,李清和几个男队员马上站起来想要挡住他,但都被打手打倒了。
  正在危机的时候,外面有人说:“刚子,忘了李哥的话了?不想活了吗?”
  打手停住,在小宋的屁股上摸了一把,拎起小桶说:“妈的,警察尿也这么臊,还得老子给你们倒,早晚收拾你们”说完出去了。看来李权的手段连他的手下人也是惧怕三分。大家松了一口气,一看小宋还光着下身躺在地上哭哪,男队员们马上转过身去。李清上前帮小宋穿好裤子,抱着她安慰几句。
  吃过早饭,李清又被带去打球。
  李权说:“李小姐,昨天睡的还好吗?我招待的还不错吧?今天咱们赌的可是一个女警察,李小姐小心了”李清一看带出来的正是小宋,不想和李权啰嗦,说道:“我们开始吧。还要抽签吧?”
  说完自已走到盒子前,伸手拿出一个小球,一看不禁松了一口气,只见上面写着:每剩一个球就用|狂C头粘糖喂我吃一次。也就是说,只要李清赢了就不会有什么损失。
  李清把球交给李权,李权看了一眼,说:“李小姐小心了,这次还让你先开球,看你是不是还那么好运气”李清也不客气,拿起球杆就打,很顺利地收掉五个球,李清以为还会象昨天一样全收的候,突然发现,屋子一角有摄象机对着自己,那昨天自已光着上身的样子不都录下来了?李清心里七上八下,终于一杆失误,第六个球没打进,李清心里暗叫可惜。“李小姐,我不客气了”李权开始打球,没想到李权打的也相当好,八个球也是一杆收。
  李清心里一片灰暗。知道没有退路,叹了一口气说:“你要我怎么办?”
  “请李小姐把奶子粘点糖,让我吃两口不就行了?你放心,我的手不会碰你的”李权指着桌上放的一盘糖说。
  李清没有办法,解开上衣和衬衣的扣子,又把左边的|狂C罩推了上去,露出左|狂C,弯下身子让|狂C头在盘子里粘了一下。
  “不够”李权说,李清又把整个|狂C晕都粘上糖。
  “还不够!”
  李清知道李权不会放去自己,一狠心,把整个左|狂C都放在了盘子里,让整个Ru房都粘满了糖。
  李清走到李权面前,让左|狂C对着他,说:“你来吧”李权哈哈大笑说:“李小姐这么没有礼貌,不会说个请字吗?”
  李清双眼冐火,恨不得吞了李权,可又不得不忍,只得轻轻地说:“请你吃糖”“那我可不客气了,你躺在球桌上吧”李清照李权说的半躺在球桌上,李权低下头盯着李清的Ru房看了一会,慢慢地在她的左|狂C上舔了起来,李权的舌头很热,舔遍了李清的整个Ru房,突然李清轻叫一声,原来李权一口含住了她的|狂C峰,并用舌头来回拨弄|狂C头。
  李清心里非常难过,没想到,自己从没让人见过的|狂C头被自己的杀父仇人含在嘴里,而自己又一点办法也没有。
  慢慢地,李清的|狂C头一点点硬了起来,李清自己感觉到了,她也知道李权一定也感觉到了,这让她很不好意思。她对李权说:“够了吧?”
  李权看着李清硬起来的小|狂C头,哈哈大笑,说:“这就不行了?李小姐很敏感啊!好,你剩了两个球,我们再来一次,这回我吃要右边的”李清只好把自己的右|狂C也露出来,粘好糖,让李权来吃。没想到这回李权找了把椅子,坐在上边说:“我累了,这回我要你自己把奶子放到我嘴里”李清气极,知道不照做李权会杀死小宋,只好用双手扶着椅子,不断地调整身体,用自己的Ru房在李权的嘴上蹭。这真是一种刺激的场面,一个美女警察穿着警服,露着双|狂C,主动地把自己的|狂C头往男人嘴里塞,李清一想到这样的场面都被录下来了,真不知道自己以后如何做人。足足五分钟,李权吃够了李清的Ru房,而李清的两个小|狂C头都已经难堪地挺了起来。
  李清以为已经结束了,没想到李权又说:“李小姐输了球,就请再抽一次签吧”李清这才想起来还有一关没过哪,输球了还要受罚的。李清在盒子里又拿了一个球,上面写着:露出Ru房跳绳五分钟。
  李清没有多说,当着一屋子男人的面,脱光了上半身的衣服,袒露着双|狂C,在屋子中间跳起绳。李清的Ru房本来就不小,这一剧烈运动更是上下摇动,看的一屋子人鼻血直流。李清也知道自己的样子十分Se情,但为了救战友,她也顾不得那么多了。跳五分钟绳对李清来说不是问题,可今天跳完她以是面红耳赤,Ru房因为上下摇动也有点疼。
  李权说:“好了,今天就到这吧,把她俩带回去吧”李清看了一眼小宋,看这孩子今天早上到现在上一直在哭,一个女孩子在这种地方太危险了。
  她轻声对李权说:“放了这孩子吧。她病了”“那好吧,既然李小姐说了,我就破个例!挤满一杯奶给我喝了,我就放了她”李清红着脸说:“我没有奶水啊”李清还是Chu女,怎么会有奶水哪?
  “没关系,我自有办法,给你打一针催奶激素,你再揉你的奶子一会就能挤出来了”李权说完,拿出针管在她白藕一样的胳膊上打了一针。李清知道反抗无用,也没作无用的抵抗。
  “是你自己揉啊,还是要我帮忙?”
  李权说。
  “不用了,我自己来”李清忙说,她才不想别人碰自己的身子。李清运了一口气,闭起眼睛,轻轻地按自己的Ru房。当着十几个陌生男人揉自己的Ru房,还要忍受他们的污言秽语,这是让还是Chu女的李清很难接受的事。
  她揉了一会,Ru房有些发涨的,觉得差不多了,接过李权递过来的杯放在球桌上,当然李权的面,左手托住左|狂C的根部,右手捏自己有些硬起来的|狂C头,捏了几下,还真挤出来几滴,这可是李清的Chu女奶啊。
  李清知道还不够,更用力的揉自己的Ru房,直把雪白的Ru房揉成粉红色,可两只Ru房还是一共只挤出半杯奶。
  一直在边上看的李权忍不住了,对李清说道:“看来李小姐自己是不行了,还是我来帮忙吧”“不用,我自己行,你别碰我”李清反对说。
  “你不让我碰,我只好再把宋警官关起来了”李权在威胁李清。见李清没有回声,伸手抓住了李清的右Ru房揉了起来,李清只好忍受了。
  这是李权第一次摸李清的身子。李权象揉面一样玩弄着李清的Ru房,无耻地抓住两只Ru房把玩,一会使劲向中间挤,挤出一道深深的|狂C沟,一会又用力捏,把李清的Ru房捏得变了型,而李清的Ru房又那么挺拔,不管弄成什么形状,一松手,立即弹回原状。
  “李大美人的Ru房摸起来真舒服啊,不让男人摸真是白瞎了”李权一边摸还一边调笑李清。李权又用手指捏着她的两只|狂C头搓弄,不一会,李清的两个|狂C头都挺了起来,象奶油蛋糕上放的两个樱桃,十分可爱。
  李权用手捏住李清的|狂C头用力向外拉,把|狂C头拉的足有三厘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5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