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87部分

由守转攻再次开始压缩鲜卑慕容部和阙居部的地盘但是在争夺战争红利的过程中不和谐的声音是难免的。
本来或许只是一些小矛盾和小冲突说起来这种事情每天都会发生玩家之间是谁都不服谁的今天你吃点亏明天我占点便宜一向都是如此玩家们自己也是司空见惯的但是真的要闹成行会之间的大战其实并不容易因为大家都知道行会又不止一家两家一旦双方开打得利的很可能是第三方所以大家都是有所克制的。
问题是如果背后有人在挑动呢?
其实方法太简单了因为刘虞和崔林都在发布任务这些任务有不少是重合的理论谁先完成就是谁的但是由于崔林和刘虞暗地里不知道是不是有了什么默契居然同时开始大幅度的提高任务的报酬甚至拿出了一些让人头脑发热的道具和奖励措施。
于是玩家们都不淡定了特别是雄兵会和群英会这两个位处最前沿的大行会正是争夺这些奖励的热门人选。
随即李雪音通过隐秘的渠道开始给双方挑事她雇来的雇佣兵悄然将双方最后的一点容忍抹消于是大战就这么打了起来。
群英会一来就吃了个大亏雄兵会毕竟是军事组织对于战争有着深刻的认识和研究即使是力量对等雄兵会也在指挥艺术和战争经验以及将士的素质占了巨大的优势群英会吃了亏肯定不能白吃。
于是付出些代价与原本有些龃龉的天涯会达成了一致两个行会迅速的结盟开始共同对抗极其强势的雄兵会。
虽然雄兵会指挥能力强将领的应变和临场指挥厉害但是面对比自己多了近一倍的对手还是有些心有余而力不足于是双方的争斗便进入了相持阶段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不管是对傲气冲天的雄兵会来说还是对商业气息比较浓的群英会而言战争进入相持阶段意味着会出现长期付出而没有收益的情况打下去就是比消耗比耐力了这种拼谁死的慢的结局双方是都不能接受的。
即使是以游戏玩得更jīng彩为目标的天涯会过了最初的兴〗奋之后也发现这个战争已经成了相当没有意思的一场仗打到这个份其实最兴〗奋的是看热闹的人特别是同为丰宁郡其他县治的玩家行会更是兴〗奋的煽风点火但是却绝对没有真正参战的意图在他们心里恨不得群英会等三个行会全都拼死拼光才好。
至于他们的险恶用心是个人都能知道而论坛的那些天天兴〗奋的分析这解析那的人都是些唯恐天下不乱的家伙在广大玩家的眼里这三家行会之间因为利益和名誉而展开的战争其实就跟一场猴戏没有什么本质的区别。
再看周边的军事形式因为三大行会大打出手本来打的有声有sè的破袭战现在基本只剩下零星的偷袭除了折罗和李元志的活跃之外其他的行会和零散那玩家都有些力不从心的感觉。
至于鲜卑人当然是欢迎异人们继续拼命的闹内讧鲜卑人这段时间显得特别的老实即使面对李元志很过分的偷袭挑衅他们忍了显然是不希望由外部的压力打破这三个行会之间的内讧局面。
于是在这种背景下一个由崔林主持的调停会议在丰宁城里召开了不过有些意外的是刘虞也派了一个官掾吏张逸作为代表出席。
会议是如何开的如何讨价还价没有外人知道因为是闭门会议而且参与的人数有很少不少的玩家势力和丰宁城里的各方密探自然很想知道这次会议到底得到了什么结果但是最终三方是悄然的息事宁人了事其中的交易内容却完全不为外人所知。
唯一让大家比较感兴趣的是那天的会议结束之后刘虞的代表张逸出来的时候那张脸黑的跟鬼似的嘴里骂骂咧咧的大失一个名家子弟的身份据一个躲在一边扮小贩的探子声称张逸嘴里骂的是崔林和方志。
什么‘竖子无理!粗鄙无知!’‘边墙一个军汉现在也敢与皇室宗亲做对’云云。
很显然这位张逸一定是被打脸了而且山长水远的从蓟县跑到丰宁城里来伸着脸给人打了。
那么据此就可以推测一下雄兵会定然是吃了丰宁城的排头甚至是吃了大亏的果然不久之后丰宁城公布了几个措施明面禁止了辖下县治公然的军事对抗声称凡是主动挑起战事的一方都将受到严厉的惩罚同时呼吁广大原住民和异人要一致对外先解决鲜卑人的威胁需要利益和土地应该向鲜卑人索取而不是在同胞身打主意。
丰宁郡官方一副大义凛然公正公平的姿态最终平息了这次玩家之间的大战丰宁郡赢得了大义的名望雄兵会、群英会和天涯会也在游戏世界中扬名知名度一度拔高了不少至于实际的情况大家都默契的守口如瓶。
于是丰宁郡的内讧轰轰烈烈的开始悄无声息的结束汉人的刀枪又一次一致的朝着鲜卑人举起光和五年的最后几天里战火重新在鲜卑人的地盘燃起。
第三百二十五章辽东的明争暗斗
在方志的战略部署中辽东郡是一个很关键的地方因为这里有一个东北之虎公孙瓒这头老虎在历史一度据有五洲之地在早期也是个极为强横的军阀如今方志要将公孙瓒压制在辽东和渔阳这个任务其实也不是很轻松。
所以方志必须对公孙瓒有着充分的jǐng惕以及防备另一方面则是要让刘虞也跟自己一样睁大眼睛盯紧了公孙瓒这个野心相当巨大的家伙。
至于刘虞与公孙瓒合流?这种事情其实是最不可能的因为立场问题相反同是保皇党的方志与刘虞倒是有合流的可能这也是公孙瓒不敢放开手脚向北进攻的原因所在。
至于另外一个原因自然是在辽东北部活跃的李shè虎的部队以及在辽东南部蠢蠢yù动的赵云的部队了。
“李shè虎部的行踪找到了么?”公孙瓒坐在大帐中大帐的四个角落里都放着碳盆厚厚的大帐隔绝了外面呼啸的北风温暖的空气里弥漫着混合着牛粪和马nǎi的奇怪味道让呆在里面已经习惯了温暖的人们对外出有种隐隐的畏惧。
“没有。”公孙越遗憾的答了一句眼角瞄了一眼关靖他与关靖的关系越发的不合现在已经发展到经常会直接在公孙瓒面前互相攻击。
“情报不力如之奈何啊!”果然关靖不咸不淡的来了一句冒头直指负责军事情报的公孙越公孙范在一边默默的看着至于其他的将领就更加知趣的闭紧了自己的嘴巴。
“李shè虎是草原的老狐狸。如何防范追踪如何故布疑阵他jīng通的很如果没有这些本事他也不可能与乌桓和鲜卑人周旋那么多年了既然关主簿觉得容易那不如关主簿来负责军事情报如何。反正我也没有这个本事。”
“二弟.....”公孙瓒适时的阻止了两人的争斗抚着浓密的胡子沉思着。半晌才开口道:“李shè虎的行踪不明不过他对我们的直接威胁并不大相比起来似乎来自后方粮道的鲜卑骑兵的袭扰更让人头痛。”
“主公鲜卑骑兵之所以能够持续的sāo扰我们的粮道正是在于他们能从我们的粮道得到补给所以。我建议加强粮道的护卫力量。”
关靖急主公所急立刻想出了一个主意虽然有些头痛医头脚痛医脚的嫌疑不过如果真能护住粮道不失鲜卑人失去了就粮于敌的便利想要长时间的袭扰公孙瓒粮道是很困难的。
“现在我们的机动兵力本来就不多如何还能分兵去守护粮道。”公孙越立刻反驳。
关靖得意的笑了笑伸手顺了顺自己有些稀疏的胡须道:“主公袭破鲜卑人越冬营地难不难?”
“不难?”
“那主公为何迟迟没有大举攻袭鲜卑人的营地。反而立寨与之对峙打成了袭扰战呢?”
关靖的问题公孙越是知道答案的但是关靖到底想要说什么公孙越却想不透。
“那是因为我们吃不下去即使营寨破了鲜卑人的实力未损的情况下我们能拿走的东西很少鲜卑人却会四散于野。我们会反过来陷入被动所以现在我们执行的是以尽量小的代价最大限度杀伤对方有生力量为目的的袭扰战。”
“对啊!袭扰我们粮道的。难道就不是鲜卑人的有生力量么?难道我们就不能去杀伤么?”
公孙瓒眼神一亮手掌不自觉的在案台一拍:“对呀。设计伏杀袭扰粮道的鲜卑人是个不错的主意士起果然大才!”
关靖笑眯眯的看着公孙瓒眼角得意的扫了公孙越一眼公孙越鼻子里轻轻的哼了一声这个时候他可不敢去跟大兄找不自在而且关靖的这个主意确实不错。
“主公如果能够成功的伏杀鲜卑人的袭扰部队则一子活全盘活有望全面的改善现在的僵持局面。”
“哈哈.....”公孙瓒大笑营帐内的将领们也凑趣的笑着气氛轻松了不少。
............................................................
“将军这支孤军我们完全有把握吃得下去为何不打呢?”
李shè虎看着地图默默的沉思着似乎没有听到属将的问题主公的命令是延缓公孙瓒的战役进程在许可的情况下争夺资源和人口至于地盘就算了还有不能公然的拖公孙瓒的后退那些小动作就算了万一被异人发现了丰宁郡的名声受损就不好了。
“将军.......”
“吵什么!主公的命令你们都忘了?迟滞公孙瓒我们又不能亲自场去拉他的后腿现在宇部悄悄的绕道去袭击公孙瓒的后路这不正是我们想干又干不成的事情吗让他们去干这两万骑兵够公孙瓒喝一壶的。”
众将恍然只不过平白的放过这一大块肥肉大家的心里还是觉得不大舒服脸的神情自然都有些恹恹的。
李shè虎扫了一眼兴趣缺缺的众将诡笑着道:“为了保障这支部队能顺利的到达预定的地域并且不会被公孙瓒发现我决定帮助他们清扫周围的斥候和异人。”
“什么!?”
“不但不打还要帮着他们啊?”
“这是不是资敌啊!万一主公知道了须不好过!”
“都闭嘴!主公想要做什么我自然知道万一有什么不好的名声到时候我来替主公担着再说了我们分散部队扮成马贼。扫清那些可能会发现宇部突袭部队的异人和公孙瓒斥候这是最有效的迟滞公孙瓒的方法。再说了我们的部队分散开来之后谁又能指认这些部队是我李shè虎的要是有谁被人发现了面目那我就直接说这个倒霉的家伙已经自动脱离部队成了山贼流寇了!嘿嘿.....”
李shè虎的帐下将领面面相觑。说老实话若是扮个马贼还被能人发现了身份。这事不用李shè虎声明什么这些人自己也没脸回来干脆买块豆腐撞死得了。
再说了这事李shè虎说得很明白他们想得也很清楚这是为了实现主公的意图为了主公。这点小事真算不得什么。
见大家都没有了意见李shè虎满意的笑了笑。
“分成五百人一队的小队以三个小队为一组两组轮流出击一组负责监视和清扫我们包括亲卫一共九千人正好分成六组大家前我预计宇部的突袭部队会向西南绕路各位的安排如下......”
.......................................................
辽东郡南部。赵云正带着自己部队仔细的向北搜索凡是看到村子不论大小都将所有的人口全部带走名义是赈济灾民实际是要制造一块无人地带。
事实在大雪刚刚成灾的时候辽东南部的受灾居民就已经在自发的向南部的北丰和西安平靠拢留守的赵云部一边接收这些灾民。一边将灾民向南转移。
随着乐南城的升级乐南的范围已经覆盖了原本汉城的位置带水南部平原的广袤耕地已经纳入了乐南的影响范围。加新建的卫城和玩家领地这些耕地的野怪被清理干净。而从青州移民过来的灾民还有从辽东南部过来的灾民都已经被安置在这块未来乐南的粮仓里。
赵云回到西安平之后不再满足于等待灾民门而是主动的向北搜索‘灾民”现在赵云也想明白了看看辽东南部受灾的居民向南逃难就已经很能说明问题了这些被自己带走的民众或许心里开始会有些抵触但是只有在方志的治下这些民众才不会再遭受天灾**的侵害。
不管别人怎么说怎么看反正赵云是用自己的眼睛亲眼看见了是自己亲身体会了在方志的治下确实没有需要逃难的灾民房屋倒塌无家可归的农牧民不是没有但是官府会及时的给予救助帮助他们搭建越冬的帐篷送给他们粮食和燃料到了chūn天还会给他们借贷种子和幼畜。
有这样的主公赵云还有什么不满的呢!
............................................................
方志看着正在收拾东西的香香和太史昭蓉又回头看着幽州东部的地图在北边公孙瓒的攻势稳定了下来而在南边赵云的脚步已经到了平郭、县附近这里的灾民也聚集了不少不过现在正好都便宜方志了。
方志也有些搞不懂公孙瓒这些灾民应该他也需要的甚至幽州的世族也需要这些灾民来做雇农啊!为何辽东的几个县城里却不能及时的赈济和接纳这些灾民呢?难道公孙瓒真的那么笨完全无视这些灾民的死活!
其实方志是冤枉公孙瓒了公孙瓒不是不想要这些灾民而是没有能力要因为他的钱粮都用在养活部队和攻略北方的战事了当初方志为了与乌桓人开战也一样曾经抠尽了仓库里的最后一粒麦粒公孙瓒养活那么多的骑兵还有持续了大半年的战争哪里还有多余的粮食来赈济灾民。
至于幽州本地的世族也一样被公孙瓒搜刮走了不少的粮食冬天过去还有chūn荒这些世族也紧紧的捂住了自己的粮食口袋现在看来在幽州只有刘虞和方志这两家没有大打的家伙还有不少的存粮粮食果然是贯穿了整个三国时期的硬的不能再硬的战略物资。
“哥哥!”香香清脆中带着娇憨的呼唤惊醒了沉思的方志:“都收拾好了明天我们就出发么?”
“嗯明天就出发回密云过年。”
“太好了我好想嫂嫂和雪音姐呢!”
“呵呵.....”
第三百二十六章谢淑雯的新任务
“淑雯来了啊!”白馨予面前的台面摆满了各种技能书她现在正在头疼应该给自己打那种技能老实说对于战斗白馨予真的没有什么兴趣所以她主要选择的是内政统帅的路子。
不过不管走那个路子技能书都是贵的要死的奢侈品白馨予面前的技能书是从李雪音的拍卖行里顺来的当然不能都用了剩下的还得给人还回去而这个代价么就着落在刚刚拉开门走进来的谢淑雯身。
“大姐头叫我来什么事?不是要分赃吧?”谢淑雯自然知道这些技能书的来历但是她却不知道白馨予是用什么代价换来的这些技能书。
“嘻嘻可以啊你可以选一本哦!”白馨予眯着弯弯的眼睛笑得像一只得意的小狐狸。
谢淑雯古怪的看了一眼白馨予总觉得背后有些发凉不过选一本技能书的诱惑还真的很大不管怎么说一本稍微像样的技能书没有下五千rmb的。
“真的大姐头你可别忽悠我我可是真的会相信的到时候拿走了你可别后悔!”
“不后悔不后悔!只要你答应我一件事就可以呵呵。”
“什么事?”谢淑雯立刻jǐng惕了起来这才想起白馨予除了次大失水准的栽在那个笨蛋男人手里似乎从来是一个不吃亏的主自己想要在她身占便宜是不是想得太简单了一点?
白馨予指了指案台对面示意谢淑雯坐下说话一边笑吟吟的开口道:
“是这么回事现在我们红颜接到了一个重大的任务所以需要选择一个人去主持那么合适的人选有两个你。和我明白?”
谢淑雯仔细的想了想白馨予的话里没有什么陷阱只是在说明而已于是点头:“明白接了一个很重要的任务需要一个人去做这个任务。合适的人选是我跟大姐头你也就是说我只要愿意去做这个任务。就可以拿一本技能书?”
“完全正确没有加分!嘻嘻。”
“那么是什么任务呢?大姐头?”
“这个任务嘛.......很简单就是......嫁给方志做二太太!”
谢淑雯愣住瞪大了眼睛傻傻的看着白馨予白馨予的脸一脸英勇就义的表情似乎就要刑场一样。不过眼里却有着一丝一样的兴奋和期待难道……这样啊.....这个任务我看只有大姐头才合适我就不参与了嘻嘻。”
“难道你不想要技能书了?”
“一本技能书就卖身了?”
“咦?你是说大姐头我身价太低么?淑雯……没有没有我就是觉得之后大姐你才适合完成这个艰巨的任务而且吧我觉得大姐你跟方志特般配……说着说着谢淑雯发现气氛有些不对。白馨予正邪邪的看着自己笑一副你终于掉进了陷阱的得意表情自己说错了什么?一本技能书就卖身?与方志最般配?!该死这些话怎么能说呢!
“谢淑雯你乱传谣言、诽谤老板、心怀叵测、意图不轨为了惩罚你我决定了嘿嘿。这个任务就给你做了!”
“我……嗯?!还想反抗!不过你放心这个任务不是让你嫁给方志嘻嘻嘻。就算你想要嫁人家还不一定要呢。哈哈哈....”
“大姐头……好吧其实是这么回事。”白馨予看着谢淑雯一脸的窘相就想笑尽量的忍住了笑意翘着嘴继续道:“确实跟方志有关系方志希望我们红颜能派一个人南下青州在胶东山区也就是蓬莱和茅山地区组建一个盗贼团以便策应将来在胶州湾的军事行动他能选择我们一方面是雪音的推荐一方面是他对我们的信任。”
谢淑雯恍然的点了点头想了想这事这事看去没有什么自己要做的话就得脱离红颜行会这就存在了一个信任的问题特别是这个任务执行的过程中方志和红颜肯定会给于各方面的支持若是到了最后自己反悔了损失可真不是一般的大所以大姐头白馨予找谢淑雯也是基于对谢淑雯的信任。
这么一来白馨予刚才所说的只有两个人合适就真的不是开玩笑了事实这个事情白馨予去做更合适只是她是红颜的会长所以不大合适而且白馨予不喜欢打打杀杀见不得血说起来还是谢淑雯最合适。
“嗯我是没什么问题啦但是就我一个人么?”
“当然不会你一个人怎么可能做好这件事还是有帮手的。”
“谁?田恬她们么?”
“呵呵不是虽然她们也会去帮你不过还有另外一个你的熟人小李进来吧。”
‘唰....’
木门被清爽的滑开一个高大的身影出现在谢淑雯的面前看着眼前一身甲胄的将领谢淑雯脸的表情有些古怪。
“李元志!?”
“对是我谢姑娘好久不见了姑娘风采依旧啊!”
“呵呵呵.....还好吧。”
谢淑雯面对着李元志的时候还是有些不好意思的当初大家一起在密云密道里jīng诚合作谁知道后来红颜出卖了方志随后被驱逐出密云地区再后来谢淑雯应李雪音之邀重新回到方志的地盘发展但是谢淑雯却一直躲着方志与他的旧将就是因为不知道该如何面对只是现在却没有办法继续躲下去了。
白馨予深深的看了谢淑雯一眼伸手示意李元志坐下一边很用平和优雅的动作给李元志斟一杯热茶。
李元志抬头看了看白馨予点点头以示谢意。然后转向目光有些躲闪脸表情颇为尴尬的谢淑雯扯了扯嘴角道:“谢姑娘似乎还有些不待见我是不是因为次的事情觉得心里别扭?”
李元志说话很直直得让人没有办法躲闪就像迎面而来的一把中平枪有种手足无措的感觉。
“这。其实.....”谢淑雯一咬牙。一副豁出去了的样子:“其实我就是觉得心里有愧不知道该如何面对你们这些......老朋友、老战友。”
“哈哈......有谢姑娘这句话就行了。既然是老朋友、老战友又怎么会不能见谅呢再说了也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事情主公说过那不过是一种选择与感情无关。现在看来主公说得没错不管如何谢姑娘你能当我们是朋友就行了以前的事就让他过去我们向前看。”
“呵呵与感情无关?却于品德有伤谢谢你们能原谅我。”谢淑雯拱手行了一礼不过她身着深衣却拱手行礼有些怪怪的但是却英气十足。
“不客气。很高兴我们再次成为战友而且这次我是你的属将。”
李元志轻轻的笑了起来眼神里一片温暖说实话在红颜的那些女孩里李元志最敬重的的李雪音最看好的就是这位果决的谢淑雯。能跟她再次合作李元志心里并没有什么抵触情绪从客观来说。谢淑雯是一个很好的合作对象。
说起正经事谢淑雯的神情也严肃了起来。逐渐的进入了状态。
“刚才大姐头已经将方太守的目的告诉我了在蓬莱山区建立盗贼团不难难的是如何发展还有与当地原本存在的将来不断出现的盗贼团之间的关系还有我们需要达到的目标又是什么?”
李元志点了点头看了看白馨予白馨予略微抬了抬手示意由李元志来解说。
李元志清了清嗓子道:“谢姑娘顾虑的都对不过主公已经帮我们解决了这些麻烦我们表面是会用异人盗贼团的身份进入蓬莱山区暗地里则是太平道的武装力量所以太平道会给我们划出一个势力范围对于势力范围内的匪贼一律打击收编势力范围外的则保持井水不犯河水的姿态。至于补给之类的一方面我们自己就地解决一部分另一方面我们会得到海军的协助当然还有主母手下的商队。”
谢淑雯恍然点头方志做事一贯滴水不漏这次果然也不例外如果自己没有猜错的话方志从太平道手里要来的地盘铁定是胶州湾地区(青岛)或者威山。
“那么我们要实现的目标呢?时限呢?”
“在明年年底之前我们需要在胶州海湾地区建立一个大型的港口这个就是我们主要任务其次就是尽量掌控整个胶州湾周边。”
“当地的县镇怎么办?”
“初期不需理会将来可以便宜行事。”
“我明白了。”
谢淑雯抬头看了看李元志又转向案台后面正在皱着眉头对着技能书苦恼的白馨予道:“大姐头这个任务我接了但是任务开始之后我要求单独设立一部愿意玩战争的人给我不能浪费了这个任务所创造的好条件。”
“怎么你想要去造反?”白馨予似笑非笑的问道李元志则不动声sè的听着。
“不是我想要去造反是事实已经造反了留下这个好不容易换来的势力是非常有好处的我不信方太守会放过这个机会那么我们也不应该放弃这个机会这与现在隆化的发展并不矛盾。”
“关键是......你能把握住自己的心么?”
谢淑雯笑了或许以前她不敢说但是现在她知道了有很多东西都比利益珍贵:“当然能了。”
白馨予抬起头笑了起来点头道:“随你!”(未完待续)rq!~!
第三百二十七章崂山贼
胶州湾周围有两座大山东北方向的崂山和西南方向的五莲山两座大山隔着胶州湾遥遥相望五莲山范围很大向西向南是与沂蒙相接而沂蒙在东汉的时期就是东泰山所以要说五莲山也算是泰山的余脉似乎也说得过去
李元志和谢淑雯背负着重要的使命拿下胶州湾周围的控制权看去似乎不难整个胶州湾周围也不过是两三百里方圆而且是属于人烟稀少的地区
但是也正是因为人烟稀少这里就成了盗贼的乐园五莲山的方向不必说了背后就是连绵千里的山区在那种地方要是有人跟你说没有山贼那家伙绝对就是山贼所以五莲山区的山贼不但多而且还很强不但有原住民还有大量的异人是名副其实的贼窝
至于胶州湾既然后世就是一个良港现在又是一个没有什么人烟的所在所以这里就成了海盗的老巢盘踞在这里的海盗没有十万也有八万特别是现在南粮北运的航道被打通海的船只多了许多倍这也促使海的海盗急的发展了起来胶州湾由于地处偏僻当地官府又不管理所以就成了现在这种壮观的海盗巢|岤了
剩下就是崂山了崂山不大方圆不到百里的地界所以也养不出什么像样的山贼异人都不大看好崂山没有战略纵深嘛遇到官府的官兵崂山屁大的地方连游击战都不好打
但是崂山看在李元志和谢淑雯的眼里却是非常合适的一个地方首先崂山靠海可以直接的在崂山下建立港口接受周泰的补给和支援另外崂山的山贼势力简单非常容易吞并最后自然是李元志强悍的战斗力根本就无需惧怕当地的官府周围两百里只有一个不到十万人的小城倾城而出怕也不是李元志的对手
与其说是李元志担心官府围剿还不如说官府应在时刻担心李元志攻城
李元志手下加他的亲卫可是足足有九千将士加谢淑雯的一千人他们合共带着一万部队由周泰从乐浪将他们直接送了过来
为了适应当地的环境李元志没有采用全部骑兵的配置而是三千骑兵五千重弩兵两千刀盾兵因为他们不仅仅是要打击敌人还要占据地盘采用这种骑步搭配的复合配置部队加适合在山区执行复杂任务
夜间从海登陆之后李元志立刻要求部队就地jǐng戒修整天一亮最早下船的骑兵部队立刻出发包围隔绝整个崂山山区随后李元志和谢淑雯带领步兵分成几个方向以无可阻挡的气概横推了整个崂山地区
以崂山当地的那些个小股山贼最大的贼伙不过五百人碰到这种武装到牙齿的jīng锐战士基本是一触即溃不是投降就是逃散但是现在崂山外围被轻兵封锁了这些人最终也没能逃掉
接下来就简单了李元志找了一个四通八达的山谷将这里五个谷口一堵形成了一个大型的山寨命名为崂山寨谢淑雯来做寨主将从各个山贼营地抓来的贼人的家眷和妇孺都集中起来也有四五千人加投降的山贼也差不多过万了
一天时间崂山就悄然变sè被李元志和谢淑雯统一了起来两人中谢淑雯负责内务率领七千步兵驻守山寨建立有限的补给和生产能力并且训练被俘和投降的山贼使他们成为镇守山寨的民兵
李元志则负责对外带领三千骑兵部队在崂山周围建立侦骑网络扫清周边的野怪和山贼甚至连比较靠近崂山的海盗港口也被李元志占领了一处
崂山的事情有些让人猝不及防等周围的官府和海盗们发现身边忽然出现了一股强大的力量时李元志和谢淑雯已经稳稳的在崂山站稳了脚跟
随后消息比较灵通的海盗和山贼知道了这是一股太平道的势力现在太平道的势力大肆在山区活动扫灭整合山区内的盗贼已经是绿林道俱知的事实了在泰山太平道闹得加欢实虽然也有很多山贼不买太平道的帐但是细胳膊是拧不过大腿的
太平道那些受过方志正规军事训练的将士们已经成为了太平道军事力量的骨干有了这些骨干一般的山贼哪里还够看?即使像泰山贼臧霸之流也只能暂避其锋芒甚至在考虑要不要投身轰轰烈烈的太平道运动了
有了太平道的虎皮大旗谢淑雯和李元志的行为到不觉得特别碍眼了至于当地的官府除了白天黑夜的担心李元志会不会来打劫什么事都不敢做去剿匪?开什么玩笑那大批的山贼拿什么去剿用这城里不到五百的老爷兵么?
至于向司和朝廷汇报那不是纯粹给自己找不自在么?要是司办你一个整治地方不利你就有苦无处说了所以只要贼人不攻城那么就当作看不见好了反正关起城门来城里也是一派和谐的
至于奏粉饰太平你不要说不会啊
虽然崂山贼的存在已经是不争的事实不但是当地官府大多数在胶州湾扎根的海盗以及周围的大小山贼门也都只能承认这伙太平道贼众的存在但是这里面还是有聪明人的特别是异人
在胶州湾的海盗伙中有原住民也有异人但是随着异人的成长原本原住民一枝独秀的海盗窝变成了异人一家独大的情况不过异人从来都不团结所以在胶州湾的海盗们被四五个比较大的异人势力把持
这里面有一伙名叫纵横七海的海盗团伙是距离崂山比较近的一个异人势力这个海盗团在现实中是一个航海以及探险爱好者协会在这个过五千万玩家的游戏中这些人属于高端玩家
只是他们不是以争霸为目的的行会而是以海洋探险和海洋贸易为目的的行会说他们是海盗也没错不过他们的主业应该是武装海贸以及远海探险
这些人在现实中并不差钱但是却不会大把的扔钱进来那样就失去了游戏的乐趣了他们做海盗也罢做海贸也罢最终的目的还是远海探险探索大海本身就充满了成就感而且这个游戏在海还设置了大量的冒险副本增加探险的乐趣所以类似纵横七海公会这样的行会并非是凤毛麟角而是大有人在
纵横七海的会员多是三十多岁的成员玩游戏的时间段也不固定但是这不代表他们的游戏水平差恰恰相反他们的游戏质量相当的高除了雇佣异人之外他们花本钱培养原住民在他们海盗团里阶位最高的不是异人而是一个原住民五阶的水军将领蒋钦
此蒋钦到底是不是那个蒋钦不好说但是他是实打实的五阶水军将领这个可不是假的
“老王你怎么看?”
被称作老王的就是纵横七海的老大王贲这个略微有些发福的黑壮男子眯着细细的眼睛沉思了一会道:
“不好说不过我看这些人不简单首先他们是怎么来的?其次他们的步兵我不知道但是骑兵无疑是jīng锐三千jīng锐骑兵在太平道里恐怕也是排得号的牛人但是这个崂山寨的贼头是谁?打的旗号是‘谢’‘李’你们谁知道太平道里面有这两个姓氏的大能?”
一个面白无须眼神温和的男子道:“‘谢、李’都是普通的姓氏而且是真是假现在也说不清从道传来的消息肯定不是假的只是太平道原本就良莠不齐何况还有可能是玩家最近太平道政策剧变大肆吸收玩家加入在泰山、太行、和汝南也正在发生着跟崂山一样的事情”
“你是想说太平道要发力了?”
“很有可能但是崂山的事情不能孤立来看崂山怎么说都是一个小山如果这些崂山贼出现在蓬莱山我倒是觉得不奇怪但是在崂山.....”
“我明白了是胶州湾他们看胶州湾了可是太平道有水军么?”
“不好说或许不是太平道的水军而是太平道需要一个海港以获取跟外部贸易的出入口”
“那对于我们.....”
“如果是你来主持太平道你打算如何对待胶州湾的大群海盗呢?”
“消灭或者招安”
老王叹了口气看来胶州湾这个地方不能再呆了问题是纵横七海是从长江口被江东世族赶到胶州湾的现在眼看着又要被驱赶了对于海玩家的行会来说还是缺少官方的身份啊没有陆地的根基这些行会只能以商会或者海盗的身份存在
如果能有一座属于自己的海港城市那该有多好啊
“其实我有一个不大一样的想法”一向比较少话眼镜男插嘴道
老王笑了笑道:“你说”
“我觉得这事的关键在于这些崂山贼是怎么出现的?还有他们那么多人后勤补给怎么办?”
“这......”
老王眼神一凝这事似乎还真的有些蹊跷啊难道崂山贼身后有一支强大的水军力量?可是在能在这里出现的水军力量除了江东世族的战船就只有最近在渤海十分活跃的乐浪水军难道......(未完待续)
第三百二十八章狼狈的太史慈
太史慈很狼狈首先他没钱了其次他不敢公然的出现在城镇里因为他此刻是被通缉的。*
这事弄成现在这个样子说来还是有些话长的。
事情要从东莱太守说起东莱太守与青州刺史有隙至于为何有隙?又有什么样的冤仇?这个太史慈不知道也不想知道这些世族之间的事情是很龌蹉和复杂的知道了也没什么意思。
但是作为太史慈的官又对太史慈相当的优渥东莱太守有难太史慈还是愿意出把力的何况这事还真的就是属于他的业务范围的。
事情的起因在于奏章对于今冬出现的百年不遇的大雪灾按照道理是每一个地方官都要奏朝廷说明当地的情况以及提出应对措施的自然青州刺史也是要奏的只是原本走走程序的事情现在去出现了变故。
根据刺史府里的内线传来的消息刺史大人的奏章里狠狠的将东莱太守批了一顿不管真假将能找到的黑锅都扣在了东莱太守的头这东莱太守一听就急了思谋之下只有一个办法那就是自己也写一个奏章先将那些烂事说清楚了。那么等朝堂里的大佬和天子看到刺史的奏章时。就会明白刺史的险恶用心虽然不能说完全免责至少能有个缓冲的机会。
只是这刺史的奏章已经送出而东莱太守的奏章还没写如何又能赶在刺史的奏章送进尚书左氶之前送达呢?
于是这个艰巨的任务就落在了太史慈的身为了报恩太史慈义冒着大雪无反顾的踏了进京的道路。
一路太史慈是昼夜不停的赶路。好不容易追到了京城但是刺史大人的奏章已经在尚书左氶署衙门口排队了。这个时代奏章可都是竹简所以是需要用马车或者牛车来运送的一个刺史部的奏章是很多的满满的一马车而为了准时的交这些奏章各地的奏曹使者都是天没亮就在尚书左氶署衙前面排队等着尚书左氶署衙开衙就去交奏章。
太史慈见事情已经危急了于是一咬牙。[找小说素材就到]决定豁出去了他假称也是来送奏章的跟青州刺史府的奏曹使者闲聊趁着他不注意将手里的灯笼打翻在马车里纸质的灯笼顿时烧了起来马车内的奏章可都是易燃物品等惊慌失措的奏曹使者跟太史慈两人用地的积雪将火扑灭才发现。马车里的竹简绢帛都已经烧的烧、湿的湿了。
奏曹使者定神一看马车内的惨状顿时如丧考妣这弄损奏章是死罪啊!
太史慈更是趁机吓唬奏曹使者。说是自己闯了大祸定然是要处死的。所以准备要逃走那已经六神无主的奏曹使者一听立马就要一起逃走于是太史慈两人趁着天黑赶着马车立刻溜走到了冷僻的巷子里将马车扔掉让奏曹使者乘马朝东门自己则朝北门分开逃走等天一亮就赶紧出城逃命。
不说吓得快要尿裤子的使者自去逃命了太史慈却立刻折返公车署门前等到天亮开衙将东莱太守的奏章递了进去取了收凭立刻转身跑了等他出了城马朝青州回返路就知道自己被通缉了。
太史慈就是在匆匆出城的时候收到了老母的来信得知家中房屋倒塌幸好母亲已经被方志接走心里大慰。不过此时太史慈忙着逃命心里也乱哄哄的也没有个决断所以没能立刻回信直到两天后太史慈凭着一双脚远离了京城的区域躲进了山野不见人烟的地方之后才放松下来给母亲回了一封信。
之后他还给方志也写了一封信告知了方志自己现在的窘境方志立刻给甄姜写了封信让她无论如何尽快安排就近的甄家商社想办法跟太史慈联系给他送去马匹钱物。
甄家的人单人匹马另外牵着一匹普通的战马来到与太史慈约定的地点这位裹着皮大衣的小商贾看到的正是极其落魄的太史慈。
看着野人一般的太史慈这个在甄家商铺里面负有特殊使命的掌柜不由得有些好奇这个人到底是什么身份居然让甄家的大小姐密云城的女主人如此关注下达了十万火急的紧急命令。
..............................................
太史慈得知母亲和堂妹已经前往密云城心下顿时安稳了下来他一直担心因为自己的事情而连累到亲人所以方志的出现应该说是非常的巧也非常的及时由于担心母亲与堂妹的安全太史慈几乎没有怎么犹豫就同意的母亲前往密云。[找小说素材就到]
当然之前太史慈曾经答应过方志将会投效也是一个原因虽然现在他还不知道东莱太守会如何对待自己但是这次为了报答东莱太守几乎将自己的xìng命都搭而且完全牺牲了自己的前途也算是对得起东莱太守了。
所以太史慈得到马匹和钱物之后没有再犹豫而是隐名埋姓寻路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