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75部分

方志文笑着扶起吕布,又虚扶了一把一侧一身戎装的貂蝉,满意的打量了二人一眼,一边说着夸赞羡慕的话,一边将二人向城内引去,太史昭蓉也上前拉着貂蝉说话,两人谈笑嫣然、极是亲密。
“奉先,部队状态不错,气势十足啊!”
“呵呵,部队的气势都是靠敌人的尸骨给养出来的,不过这个装甲骑兵我喜欢,好用,就像是为我度身定做的部队!”
“本来就是,这就是根据你的特点训练的部队,不过战法什么的你们要自己总结!”
“嗯,我有参谋呢,致先对吧!”
“呵呵,奉先勇武无伦,正是这支部队的主心骨,别人怕也带不了这个部队!”
吕布笑着摇头:“不然,除了某家,咱们幽州至少有四人能够带这支部队!”
“哦?除了将军,还有主公应该可以,其他呢?”
“黄汉升、赵子龙和太史子义,这三人都是远近皆能的顶尖武将,带领这种骑兵应该也毫无问题。”
“呵呵,这种骑兵我可没打算多配置,除了你这一支,将来会给子义配一支,就这么两支,你是不知道这马甲有多贵。”
“呃...吝啬!”
“我这就叫精打细算,切,懒得跟你说。”
两人说笑着向城内走去,成公英看着两人之间十分自然的关系不由得直叹惊奇。
“主公,接下来怎么打?颍川么?”
“奉先,你这股战意还没消耗干净啊?曹操不是已经败了么?你手下全灭的军团也有两支了,还不满意?”
“不满意啊,这次打的是束手束脚,不是打不过,而是不能用全力,总觉得不爽快,本来可以摧枯拉朽的将曹操给解决了,却还有留着力,生怕将曹操给打伤了,呵呵...”
“呵呵,没办法,誰叫咱们还需要曹操呢!只怕你这边干脆利落得将曹操给灭了,那边刘备就壮大的让我们都毫无办法了!”
“我明白,我也就是这么一说,主公不必在意!”
方志文笑着点了点头,瞄了身后的太史昭蓉和貂蝉一眼,笑着凑在吕布耳边道:“怎么样,夫人随军是好还是不好?”
“呃,这个么,当然是好了,呵呵...”
方志文嘿嘿的笑了一声,看到太史昭蓉向自己看了过来,赶紧一本正经的说道:“休息两日,随后奉先向上蔡方向攻击前进,包括定颖、西平都是你的目标,如果曹操识趣的话,大概你到了定颖,战争就差不多结束了,秋天要到了,咱们也该收拾收拾踏上回家的路了。”
第一千四百三十七章百姓西进曹操南下
从汝南到荆州的路只有一条,那就是通过汝南城翻越桐柏山区,在山区蜿蜒的盘山路上,几乎满是人群,这种蔚为壮观的情景被玩家们用录像记录了下来,放在论坛上,成为这段时间点击最高的视频帖子,排第二的就是张飞大战夏侯兄弟的帖子。
同样的百姓大迁徙的情景也出现在长江上,以及长江沿岸的山路上,刘备正在积极的将百姓向着益州迁徙,刘备是个略微情绪化的人,当张飞的反击没有成功,曹操开始加速将部队转移进荆州之后,刘备就在心底里认为荆州南部可能也不大牢靠了,相对于安全得多的益州,荆州不再安全。
而百姓对于刘备来说,可是宝贵的财富,刘备从来没有将财宝放在不安全的地方的习惯,因此,庞元甚至没有花什么功夫,就说服了刘备将百姓尽量向着益州迁徙。
随着曹军和百姓洪水一样的涌进荆州,整个荆州东北部似乎都热闹了起来,这些背井离乡的人们心里稍微觉得好过一点的是,分给他们的田地上面,似乎都长着茁壮的庄稼,而且眼看着就要丰收了,这都是开荒牛刘备遗留下来的好东西,而现在这头开荒牛正在努力的开发多山的益州,甚至准备向蜀南进军。
方志文的战略意图几乎完全达成了,这整个的战略意图中,百姓的流动是一个重要的因素,只有益州有充足的人口,益州才能在东扩不果的情况下向南、向西进军。同样,曹操必须有充足的人口,才能遏制和消弱袁绍的成长。才能压制住人口数量相当庞大的益州,迫使其向外发展而不是向内。
方志文在会议室内仔细的给吕布夫妇和成公英讲解着整个中原战争的战略目标实现情况,吕布听得是目眩神迷,到现在,他才明白整个中原战争的成因的大目标,也明白了自己为何一直都要小心翼翼的战斗,生怕将曹操给打坏了。却原来,这其中的原因如此重要,这种宏大的构思。吕布连想都不敢想,在方志文面前,作为一个领袖的话,吕布确实还差得很远、很远。
方志文讲完。端起茶杯喝了口茶润润喉咙。然后抬头看向大家:“可有什么不解之处?”
吕布摇头,貂蝉睁大眼睛看着地图,一脸的惊讶和感慨,成公英则好奇的问道:“主公,我们拿下冀州之后,是不是也会将公孙瓒向西压迫?”
“呵呵,致先是举一反三啊!是的,拿下冀州之后。我军的战略态势大好,向西逼迫并州乃是很自然的事情。就算我们不做,公孙瓒东北两边与我接壤,心里肯定会不安,也自然会将中心向西搬移。当然,我们希望他能去开发河西和西河,以及北地等相对荒芜的州郡,其实那里也不是不能开发的,有黄河作为依托,在黄河周边修建运河水渠,然后建立城市是可行的。”
方志文笑眯眯的说着,成公英却觉得公孙瓒以及天下英雄其实都很可怜,几乎所有人都被主公给玩弄于股掌之间,每一个所谓的豪强,其实都成了主公手里的棋子和开荒牛,当他们辛辛苦苦的将土地开出来之后,随之而来的可能就是再次被向荒芜的地区驱赶,今日的刘备就是这种情况的真实写照。
想明白了这些,成公英对于自己的选择更加坚定了,幸好自己成为了幽州的一员,否则,恐怕此刻自己也正在某个角落里郁闷着吧。
成公英下意识的看向吕布,之间吕布的眼神里居然也闪过一丝庆幸,很明显,他也想明白这其中的门道,事实上,之前的吕布也是方志文棋局上的一颗棋子,虽然现在他也是方志文的手下,也是棋局上的一颗棋子,但是现在是个明明白白的棋子,而且,很有可能会是最终取得胜利的那一方的棋子,这其中的意义自然是绝对不同的。
“夫君,那我们现在就这么慢慢的赶着曹操走就行了?”
“对,就这么赶着他走就行了,虽然我们也很想要人口,但是曹操不能被过分的消弱,更不能让曹操的人口转移到袁绍的手里去。”
众人点了点头表示理解,吕布忽然问道:“那袁绍呢?”
“嗯?袁绍什么?”
“袁绍的将来呢?”
方志文笑了笑:“袁绍需要什么将来,他过一天算一天好了!”
.........................
曹操此刻已经下定了决心,不会再有犹豫,这点从他本人已经从汝南赶往襄阳就能看出来,曹操出现在襄阳,也让曹操阵营中的人都松开了口气,这说明曹操不再对中原抱有不切实际的幻想了。
曹操到了襄阳之后,迅速的检查了荆州的军事部署情况,然后开始将部队向西向南配置,夏侯惇兄弟的部队得到了补充和扩充,继续向新城方向进攻,争取将张飞赶出新城,北边的纪灵部也得到李典的支援,避开南乡,从南北两个方向企图孤立南乡,其目的也是迫使关羽后撤。
接着曹操积极的稳定襄阳的局面,安置源源不断到来的百姓,一边积极的整军备战,磨刀霍霍直指江陵。
远在成都的刘备也在忙着,他比曹操更忙,因为益州这边的事情本来也不少,还要再加上新移民安置,新城市建设开发的事情,还有修路、征兵、战争...刘备忙得一回到后宅就会栽倒的地步。
不过,工作的时候,刘备却总是精神奕奕的,只有陈到知道,刘备的茶杯里不是茶,而是装的人参露,幽州开发的这个东西,确实是个好玩意。
“大人,曹操正在襄阳积极备战,其目标应该是江陵,这点从他忙着造船就能看出来。”
“这,不能是他想要控制长江航线么?”
“呵呵,大人,这个笑话不好笑。”庞元笑了笑,指着地图道:“长江沿线根本就没有曹操的利益所在,控制航线有何用,何况,他控制得了么?这种想法不过是引火烧身罢了,所以,他造船唯一的目的就是运送补给,目标自然只能是江陵了!当然,第一攻击目标是当阳,其次是竟陵,拿下这两个水陆要冲之后,才会对江陵展开攻击!”
刘备看着地图,皱紧了眉头,真正打起来的时候刘备才发现自己的军队真的不够用,偌大的益州由于蛮族众多,不得不留驻大量的军队,在南乡、新城张飞和关羽也需要大量的部队,还有已经被派往西陵的严颜,那边也不能少了部队,而江陵的樊稠以及武陵的李严那边,部队的数量都相当的紧张,如果曹操亲率大军南下江陵,刘备现在确实是没有什么更好的办法了抵挡曹操南下的脚步。
“江陵...不如让樊稠继续征兵?”刘备有些犹豫的说道。
“征兵?大人打算征多少兵才能将曹操挡住?曹操如今是发了狠的,他征兵是在拼命,我们征兵是为了什么?”
“江凌在,武陵、衡阳两郡就安全。”
“武陵和衡阳两郡对我军的作用是什么?值不值得我们为此在江陵与曹操进行旷日持久的大战?如果值得,那么就应该将关羽将军南调到江陵,放弃南乡,退守西城,依靠地势在西城建立坚固的防御线,同样,在上庸建立防御线,然后将新城的张飞将军解放出来,任由其自由攻击,北边牵制,南边抗击,这么一来或许能跟曹操打个势均力敌。但是,曹操人口充足,战力也强悍,荆州东北的开发度也不低,战争将会旷日持久,大人做好了这么与曹操长期消耗下去的打算了么?”
“袁绍...”
“袁绍新得中原,短时间内是不会继续向荆州猛攻了,而且大人您要注意,在整个中原的战事中,起主导作用的其实是幽州军队,虽然死得大都是袁绍的人,但是每一次重要的军事胜利,都是因为幽州军出现在最合适的地方,打在曹操难受的地方,一次次的将曹操的防线撕碎,一次次的将曹操的关键战力消灭,这才是袁绍一路高歌猛进的关键所在,当中原抵定,方志文心满意足的回家之后,袁绍还有能力继续向曹操猛攻么?属下觉得这基本上是不可能的。”
“袁绍指望不上,曹操又在拼命的征兵,这...难道我们主动放弃江陵不成?”
“当然不能,江陵是必须要打的,一来要尽量的消耗曹操,江陵我们也经营了有些年了,当阳、竟陵、信陵以及江陵都是坚城,需要曹操一座座的啃下来,需要他在城下血流成河,这样一方面能为北边的防线巩固,以及南线的百姓撤离争取时间;另一方面,也能尽量的消耗曹操,毕竟我们与曹操从此之后再也没有缓和的余地,也没有合作的余地,只能是彼此消灭对方。”
“没有合作的余地?此话怎讲?”
“荆州的地理位置啊!远交近攻,我们不可能跟曹操合作攻打袁绍吧?或者您觉得可以合作攻打司马防?既然没有了合作的基础,那么就只有互相消灭一途了。”
刘备皱眉思索了一会,叹了口气道:“我明白了,现在最重要的是稳定双方的分界线以及消耗曹军的实力,同时尽量的保存我军的实力,等到袁绍缓过劲来,在图谋合攻曹操。”
“对,同时我军也需要缓过劲来,益州的开发才刚开始啊!”
第一千四百三十八章坚守江陵步步退却
站在当阳城头上,能看到城外的水稻田里翻滚的稻浪,青黄|色的稻浪随风飘送着清新的稻香,深深的吸一口气,就会有种莫名的喜悦充塞在胸臆之间。
不过这种喜悦很快就被城外那杀气腾腾的敌军阵营给驱散一空,樊稠看着城外的敌军营地,死死的皱着眉头。
战斗已经开始两天了,第一天曹操倒是没有死命进攻,只是试探性的进攻了几次之后就收兵回营了,但是昨天,曹军开始了大规模的进攻,当阳城上下死伤枕藉血流成河。
樊稠的部队并没有经过大规模的正规战争的洗礼,稍微像样一点的也就是攻打江陵的战斗,不过那时蔡瑁的战心不强,稍微打了一下,蔡瑁就撤军了,之后樊稠的部队多数都在剿匪和打野怪。
刘备军并没有幽州军那种轮调制度,因此,樊稠的部队始终也没有上前线煅炼的机会,结果造成了樊稠军经验比较差,在第二天的攻城中死伤惨重,不过,惨烈的战斗也让樊稠军迅速的成长起来,第三天一上午的战斗,死伤已经大大的降低了,双方的交换比也接近合理的范围。
现在是中午十分,曹军竟然退回去吃中午饭了,真是搞不明白曹操在想什么,打仗还能打的这么轻松,难道他不急着拿下当阳么?眼看着周围的田地就能收割了,到了收割的时候江陵还没有取下的话,这些粮食可就白白的被刘备弄走了。
战斗暂时停了下来。城头上的守军也开始吃中午饭,一群玩家聚在一起,猫在城墙垛下。也不顾周围还没有刷新的血迹和腥味,就这么一边吃喝着一边闲聊。
“哥们,多少功勋值了?”
“我看看,呃...两千一百九十一,一早上才十一点功勋值,靠!”
“呵呵,已经不错了。我才九点,一天下来也换不到一件装备!”
“草,一天就想换一件装备。美死你了!”
“你没看论坛啊,跟着方志文和吕布的那些鸟人,有不少一天做两百多功勋值的,吓死人!”
“你傻啊。你不看看人家有多少部队。你这孤家寡人的还想一天两百,做梦呢!”
“呵呵....”这话引起了大家一阵嘲笑。
“你才傻呢,你都没有仔细看论坛吧,我说的就是单干户,像骄马那种牛人,一天做两千功勋值都可能。”
“呃....真的假的?”
“论坛上有,你自己看去,我这还能骗你不成!”
“我靠。你说他们的功勋值咋弄得,不是运气好杀了将领之类的吧?”
“不是。斩将的功勋值更高,论坛上说是战场功勋,跟我们一样,但是人家杀伤和完成任务更多就是了。”
“靠,你看看这里的任务,就是守城,而且还一天一结算,守城成功才十点功勋,城下的敌军一个个的跟有十层皮的牛一样,射半天愣是射不死几个。”
“我想我明白了,跟着吕布方志文这种牛人,你的攻击属性会被强化,相对的,敌军的就降低了,杀的人多了功勋值自然就高了,靠,以后还是要跟着强将做任务才行。”
“屁,上次跟着张飞打新城之战时,老子一天一夜也只有不到一百功勋,关键是看人家npc是不是将你组进了部队里面。”
“你这么一说我才发现,事实上我们是自己组队的,并没有被组进整个部队中是吧!”
“这是不是因为樊稠的统帅不够!”
“谁的都不够,就算方志文来,也不可能组多少玩家进部队,关键是看基层将领,如果基层将领够强够多,那么就能组更多的玩家进部队,如果比基层将领,似乎排第一的就是幽州军,其次是曹军。”
“靠!以后老子也不跟刘备混了,这货真是有点烂泥扶不上墙的意思啊,这么多年中原争霸,愣是没有打出一支强军来!”
“这话...其实在论坛上也有人说,刘备在军事建设方面缺乏体系和一贯性,跟他的治政能力相比,治军实在是差强人意,这还是庞元投效刘备之后,才开始注重基层将领的培养,据说魏延的部队里效果最好,张飞...这货根本就不注重这些,关羽的家底子被洗了几次,基层将领差不多死了几轮了,能搞出什么效果来,至于这个樊稠,原本就是二线部队,你们还指望什么呢!”
大家一阵沉默,其实他们也不是不想去追随方志文和袁绍打顺风仗,问题是他们的等级本来就不高,即使混进去了,估计也不会被放在最前沿,只能在后面跑后勤,运送俘虏什么的,相比起来,能在这里打上主力,已经是不错的结果了。
当然,最重要的是,在这些人都是现实中的荆襄子弟,自然也希望在自己的家乡战斗。
“诶,哥几个,你们说樊稠能挡住曹操么?为何刘备没有援兵到来?”
“援兵?哪里来的援兵?如今北边新城和南乡都在打仗,谁来支援樊稠,何况益州面积巨大、山区众多、蛮族横行,你觉得刘备还有那么多的精力来顾及江陵?”
“照你这么说,江陵怕是守不住的。”
其实这个问题大家都心知肚明,但是都不提罢了,江陵守不住,他们这些玩家除非改弦更张投向曹操阵营,否则,那就得抛弃现有的一切跟着刘备转移到益州,或者干脆去中原、江东重新发展了。
虽然他们并不是什么有钱人,但是在江陵周边的城市里还是有个房产,偷偷的养个古代小美女之类的也是有的,现在要将这一切都放弃,大家心里也是不舍的,可是要投向曹操,大家都是不愿意的,汉J可不是谁愿意做的,尤其是在做汉J的成本高涨的今天。
“早做打算吧各位,我是不看好樊稠的!”
“老子也不看好,吗的,不行就入川了!”
“我觉得还是去江东好,你看江东多安稳啊!”
“靠,你是来安稳的还是来冒险的?!”
“两码事,家在安稳的地方,人在危险的地方,不行啊?呵呵。”
大家闻言都是会心的一笑。
“你们说,这樊稠明知必败,为何还打得这么凶残?”
“不知道,或许是为了给民众撤退争取时间吧,现在江陵的百姓谁还坐得住,多数都响应号召开始迁徙了吧!”
“可不是,我家里周围的邻居差不多都走光了。”
“我听说连武陵那边都开始在向西撤离,刘备是担心曹操一口气将武陵也一并拿下啊!”
“真是不争气!”
“呵呵,争气那也是需要实力的,现在刘备在荆南确实没有跟曹操硬拼的本钱。”
“草,所托非人啊!”
“呵呵...咦,时间差不多了,曹军整队号角响了,准备战斗吧,趁着这个机会多换点功勋值,这回别换装备道具了,换钱吧,要搬家啦!”
“草,咱们拼死拼活的打仗就是为了攒钱搬家,这事闹的!”
“哈哈....”
.....................
樊稠确实不是曹操的对手,尽管他嘴里向将士们高喊着死守当阳,保护背后的家小父老,但是他自己心里可清楚的很,当阳是肯定要丢的,接着就是竟陵,然后江陵,最后会退到信陵,一步步的一直退到武陵去,最后可能是退到益州为止。
虽然明知道是这种结局,但是樊稠还是很认真、很拼命的打好每一仗。
当阳守了七天,这里面当然也有曹操想要减少损失的想法,最后樊稠是被攻破了城墙之后主动撤离了当阳,曹军一路紧追,一直追到了竟陵,随后,竟陵之战也拉开帷幕。
一样的对手一样的战斗,不过,竟陵城不如当阳有那么完备的防御设施,因此守了五天就失陷,樊稠退到了江陵城,江陵城防御设施最为完备,曹操进攻的难度也是大大的提高了。
但是曹操这次却没有按照樊稠的步调来进攻,而是用骑兵动态的封锁江陵,然后在四门筑垒,接着曹操令乐进率一支偏师直取信陵,将樊稠的退路给断了。
樊稠顿时傻眼了,这时才明白自己被曹操给麻痹了,可惜后悔也晚了,曹军这下不忙着进攻了,而是不断的筑高城门外的土垒堵死了竟陵的通道,而曹军的骑兵等快速部队已经迅速的南下,准备全取武陵和衡阳两郡。
樊稠的紧急战报送到成都刘备的案头,刘备使劲的忍住才没有将战报给摔在地上,这也不能怪樊稠,樊稠本来就不足以担当大任,只是刘备无人可用而已,这时刘备才发现,自己自以为已经有了强将良谋,其实还是远远不够的,高祖常叹‘安得猛士兮守四方’是非常有道理的,人才,永远都不嫌多啊!
庞元和张松对视了一眼,他们没有看到战报的内容,不过能从刘备的脸上猜到不是什么好消息,而现在在荆州,任何一个不好的消息,都可能会对荆州局势,乃至于刘备的整个局面产生重大的影响,两人不由得也凝重了起来。
“看看吧,樊稠,被围在了江陵,曹操绕过江陵突袭信陵,而且有进一步南下的企图。”
与刘备不同,两人听到这个消息,反而同时松了口气,相对来说,从江陵传来的坏消息,其实是荆州影响最小的。
江陵,此时已经无足轻重了,不过即使如此,还是有做文章的余地的。
第一千四百三十九章折信西进全取长沙
“主公,以樊稠将军的能力,这已经是极限了吧,主公也不必奢求,能做到这一步已经不错了,能多拖住曹操一天,对我们都是极其有利的。”
张松微笑着劝慰道,不过这个笑容就有些不敢恭维了,至少刘备身边的陈到是这么认为的。
“子乔说得是,樊稠已经尽力了,而且现在江陵是孤城,樊稠恐怕也不能独善其身啊!”
“为主公尽忠是理所当然的事情,主公大可不必如此,不过是挂一回罢了,损失点技能、等级经验而已。”
刘备楞了一下,摇头苦笑,那可不是一点,而是大量,甚至可能彻底失去某种技能。
“大人,江陵被围,信陵恐怕是守不住的,接下来武陵门户大开,被曹操攻陷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这个...我也知道,我们不是已经在涪陵和巴东做好了防御准备么。”
庞元笑了笑道:“大人,我不是那个意思,曹军即使迅速的南下武陵,但是想要向巴东和涪陵进攻都是不大可能的事情,或者说,我们欢迎他来进攻,益州的战斗与荆州的战斗是完全不同的,如果能让曹军主动来送死,那真是一件相当美妙的事情。”
“复庆所言极是,不过曹操显然不会这么笨的。主公,同样的道理,我们其实也换欢迎曹军主动攻击新城和南乡,这里的地势也一样是易守难攻的,利用所有有利的因素消灭曹军的有生力量。是我军最佳的选择。”
刘备的眉头舒展了开来,不再纠结于丢失了江陵的问题,想到曹操如果持续的在向西进攻中碰得头破血流。一定是一件让人非常愉快的事情啊!
刘备稍微的幻想了一会,忽然想起刚才庞元似乎还有什么没有说出来的话吧,刘备收起脸上的笑容,看向庞元道:“复庆,刚才你的话似乎没有说完。”
“嗯,刚才我想说的是,除了武陵之外。衡阳郡想必也会成为曹操的目标。”
“这是很自然的吧,说起来,衡阳郡的开发程度要比武陵郡要更好一些。曹操又岂会放过衡阳郡呢!”
“主公所言甚是,不过复庆想要说的恐怕不是这个问题吧。”
庞元摇着崭新的白羽扇,看了张松一眼,笑着点头:“不错。我是有个想法。不知道大人是否愿意采纳!”
“哦,复庆且说来听听。”
“大人,您忘记了衡阳郡的来历么?”
“衡阳郡的来历?这...”
“主公,我明白了,复庆是说衡阳郡原本就是从长沙郡分割出来的,因此现在还给长沙郡也是合理的,而且长沙郡是朱治的治下,朱治可是方志文的走狗啊!这么一来。衡阳郡就不会落在曹操手里了,一来可以消弱了曹操的实力。二来也给曹操和方志文添上一个不安稳的种子。”
“这...可是万一....万一有一天我们重掌荆州...这衡阳郡岂不是拿不回来了!”
庞元和张松对视了一眼,想不到刘备也有犯傻的时候啊,两人莞尔一笑,庞元道:“大人,这么长远的事情到时候再说,现在的要务是先消弱曹操,曹操不灭,别说衡阳了,荆州我们也拿不回来!”
“呃!说的是,是我想岔了,那么我这就给朱治写信,将衡阳郡重新合并到长沙郡去!”
........................
方志文接到朱治的急信是在前往进攻稳强的路上,看到刘备的要求,方志文不由得有些好笑,刘备对曹操还真是无所不用其极啊,不过也好,长沙重新恢复原有的旧辖区也是不错的,衡阳郡相对来说开发度还不错,好歹也能安置三四个城市,而且衡阳郡的地理位置很重要,是长沙郡的侧翼,同时北边有大泽,正好是蔡瑁水军活动良好场所,基本上不用增加什么防御部队,就能有效的将统治延伸过去。
而且,方志文占据了衡阳,曹操就得下力气去开发武陵,这不正是方志文所乐见的情况么,因此接到朱治的信件之后,方志文立刻就给朱治回信,让他接受刘备的请求,同时给参谋部下令,安排折信西进衡阳郡,接管衡阳郡的防务,然后尽快安排移民的相关事宜。
折信收到命令,立刻整军从长沙出发,他没有向南奔赴衡阳,而是向北直奔益阳,占据了益阳,就等于卡住了曹操那那南下的道路,衡阳城那边只要随便过去一支防军的部队先占领就是了,反正南边的异人也不敢过来放肆,刘备也没有必要出尔反尔。
折信率领重装龙骑兵一路向着益阳急赶,同样,曹军的骑兵在曹仁的率领下也从武陵向着益阳急赶,武陵是昨天才被曹仁占据,对,就是占据,因为武陵城中的百姓和军队都已经撤离了,一路上从信陵疾行而来的曹仁扑了个空。
没等曹仁好好的修整,曹操的命令跟着就追到了,曹操从异人那边获得情报,刘备已经从衡阳撤离,而朱治的部队正在向衡阳进发,曹操立刻就急了,衡阳可是开发的相当不错的熟地,而且衡阳北临大泽,水系十分的发达,开发的潜力还很大,曹操身边的异人也向曹操进言,备说大泽周边的富庶和前景,因此曹操下令曹仁不能停留,也不用管武陵、信陵,只要拼命的向南,争取占领益阳乃至衡阳!
因此,曹仁接到信后立刻率前军出发,让后军收集粮草,随后追上。
曹仁是真的马不停蹄,甚至夜里也不敢停下,战马累的不行了就下来不行,将士们走在路上几乎就能睡着,掉队的人也不少,不过曹仁不管这些,走不动的就原地等着,等待后续部队到来进行收容,曹仁自己则带着人拼命的朝前赶。
可是,等到曹仁拼死拼活的到了益阳城西北二十里的时候,斥候带来了最坏的消息,益阳已经被一支骑兵占据了,墙头上挂出了朱治的旗号。
曹仁不知道这支骑兵是从何而来的,斥候也没有摸清这支骑兵的数量和主将,曹仁心里也有些不安和犹豫,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应该硬夺益阳。曹仁驻守庐江的时候,对朱治有些了解,知道朱治的战兵防御还可以,进攻的话相对就比较差了,但是,朱治的部队里面可是也有穿着马甲的幽州军的,最强的自然是黃叙和折信了。
黃叙如今已经回归幽州军序列,并且在中原征战,还曾在下邳完败了曹仁一次,肯定是不可能跑到荆南来的,而能出现在这里的,唯有折信了,这个折信很年轻,但是却在江东打下了偌大的名头,如果这益阳城里是折信的部队,曹仁心里还是相当心虚的。
没等曹仁再派人去仔细侦查,他们的行踪也被折信的骑兵发现,折信早半天就已经到了益阳,现在益阳城中已经出现了接了任务运送补给的异人了,折信可没有兴趣守着这个空城,刚接收了补给,部队也修整了半天,曹仁就送上门来了。
跟曹仁的斥候不同,幽州军的情报系统也严谨和高效得多,折信已经确定了敌军的大致情况,知道对手是曹仁,并且知道曹仁是一支疲惫之师,折信立马就动了心思,主公虽然只是下令自己接收衡阳,但是并没有禁止自己跟曹军作战,现在人家可是侵入了衡阳地界了,那就坚决的打,顺便,给自己的功劳簿上重重的记上一笔。
而且黃叙能击败曹仁,自己也不能落后了。
下定了决心,折信立刻整军出发,直接就冲着曹仁扑来,这下曹仁也不用想着要不要开战了,应该想是打还是跑了!
很快斥候就将折信军的情况传了回来,折信可是完整的部队,曹仁只带着一半,还是累的半死的情况,曹仁想都不想,转身就跑,可是,既然人马已经累的半死,又怎么可能跑的掉呢!
没跑出二十里,曹仁的战马就纷纷累死倒毙,而折信的部队已经追到了视线范围之内了,曹仁无奈,只能回身布阵,结果自然也可想而知,数量不如,体力也不如,战马都没了,曹仁被折信轻松的攻破阵型然后分割歼灭,曹仁自己也可怜的又一次被挂。
折信轻松的灭了曹仁的前队,意犹未尽的向着武陵而去,幸好他的参谋还不糊涂,死命的将折信给拉住了,他们知道现在可不是灭掉曹操的时候,自己的将军能擦边捞个军功也就算了,如果真的将曹操给打残了,主公肯定不会放过折信和自己这些参谋的。
折信只好怏怏的返回了益阳,果然,刚回到益阳参谋部的命令就到了,命令折信只能谨守衡阳,不得越境攻击,折信冒了一头冷汗,差点就将功劳变成了过失啊!
得知曹仁再次被挂了,曹操也是很无奈,曹仁这次败得更是冤枉,说起来,曹仁这两次都是被曹操给害的,两次都是曹操料敌不明,结果将曹仁给白白的送菜了,还得曹仁实力大降,生生从一流边缘直接掉到三流武将水准了。曹操只好好言安慰曹仁,嘱咐他尽快的恢复实力返回战场,对于战败责任之事只字不提。
曹操的幕僚都很识趣,默契的不说此事,幸好,方志文也没有进一步的举动,损失了一万骑兵不过是小事,虽然不甘心,曹操也只能依然按照原有的计划,先占据了武陵,衡阳丢了也没有办法啊!
第一千四百四十章强袭定陵得而复失
吕布率军从汝阳出,狂飙急进,第二日突袭了上蔡,上蔡守军原就不多,现在只不过剩下戒备性的一些部队,哪里挡住吕布这等猛将,城上的守军连一回合都没挡住,就被吕布登上了城头。
第二天夜里西平遭到了吕布的偷袭,趁夜而来的吕布略施小计,一举拿下了西平,剑锋直指定陵,那里可是曹军北线撤退,以及决定颍川安危的重要节点啊!
吕布这是要曹操老命的节奏么!
定陵的位置如此重要,曹操自然也不会轻忽,虽然曹操也知道方志文那幅地图的内容,可是曹操还是想要看看方志文要实现那个分割状态,能如何做,以及付出什么代价。
定陵由颍川太守李进驻守,有五万精兵,还有数量可观的民兵,定陵本身作为战略要冲,防御设施肯定不会差,所以即使接到吕布袭破西平的消息,李进也不会太紧张,就算再不能打,也不可能用两万骑兵快速攻破自己近十万人驻守的坚城吧!
历史上,李进确实曾经击退过吕布,而且李进这个人性格就是很较真的,就算吕布的名气再大,李进看见的只是事实,除此之外的名气什么的李进才不会在意,心里也不曾对战场上人人闻风丧胆的吕布有丝毫惧意。
吕布第二天就如约而至,吕布一到,稍稍休息了一下,就向定陵西南的卫城舞阳发起了攻击。
定陵由本城、与西南的舞阳和西北的昆阳为两座卫城,三个城池互为犄角。吕布攻击任何一个目标,都可能会遭到来自两侧的袭击,后勤物资上也得到身后友军的支援。
吕布似乎不明白什么叫互为犄角。极其狂妄的将攻击的方向放在舞阳的东北侧,正是舞阳和定陵之间的方向上,似乎吕布正是想要引诱李进出来支援,然后将支援的部队击溃。
不过,李进并没有如吕布所料出来支援,而是任由吕布强攻舞阳,吕布的部队攻击力强悍。但上午却没有登城攻击,只是用飞射不断的袭杀城上的守军,寻找着守军的空挡。城上的守军也相当顽强,经验也十分丰富,除了对吕布精准射击和高杀伤没有什么办法,别的错误是不会犯的。
到了中午。吕布的部队已经轮换过一次了。见李进不肯出来,吕布在用过中午饭之后,开始强攻舞阳。
隆隆的战马分成了几队,穿过城上的巨弩射击和高高抛射而来的巨石,不断将箭矢飞射向城头,密集的箭矢压得城头上的守军头都抬不起来,吕布见状立刻长戟一指大吼道:
“卫队,攻击!”
“技能齐射!”
‘轰!~轰!~’
强烈的闪光顿时让城头变成了白茫茫的一片。视线中的一些似乎都变得模糊了,许多奇怪的光影闪动着。然后传来震耳的响声,还有各种各样的杂音和惨叫夹在其中。
等到大家的视觉慢慢的恢复过来,却忽然发现,城头上已经被搭上了不少的云梯,而那一位银甲长戈,身材健硕的战神已经冲上了云梯一半!
不好,敌军登城强攻了!
城上的守将见到吕布改变了进攻方法,而城墙上被吕布的强大技能给清空了一小段,防御出现了严重的漏洞,心下着急,从身边的卫兵身上抢过盾牌,抽出宝剑就向吕布登城的地方冲了过去,无论如何,要给守军争取时间,将被吕布打开的漏洞堵上,否则就糟了!
“组阵,刀盾阵!组....呃~!”
那江陵扭头大喊的瞬间,一支细细的弩箭贯穿了他的咽喉,将他剩下的话都给卡在了喉咙里!他的身形仿佛被定住了,他想要努力的寻找,到底是谁突施冷箭,可是整个世界开始旋转,然后陷入一片黑暗。
“干得好,蝉儿!”
“嗯。”
“众将士,敌将已死,杀啊!”
“敌将已死,杀啊!~”
吕布长戟抡圆,仿佛一个巨大的光轮,将所有敢于阻挡的任何东西都撕裂切断,然后像是被炸飞一样,向着四处抛飞出去,那势不可挡的势头,让城上的守军不自觉的向后退让,不知不觉的挤在了一堆,然后被吕布一个技能给炸飞。
“喝!”
吕布突起发声,长戟扫清了面前的一片敌人,眼前顿时一空,后面居然没有敌军了,这可真奇怪!
“夫君,敌军退下城墙了,向着城中而去!”
“向内则城墙靠,出盾,小心敌军的重弩和砲石!”
吕布很自然的按照攻城条例发出了命令,自己也向城墙内侧靠去,果然,大家才做好准备,只觉得天空一暗,接着是噼里啪啦的箭矢和碎石落了下来,不过效果基本上没有。
“蝉儿,命令军师率后队向前,准备破门!”
“夫君,可是...”
“呵呵,某知道,李进会用巷战缠住我们,然后从后堵住我们的路,是吧!”
“对啊!”
“他只想着用城池巷战来抵消我们的骑兵优势,可是我也正等着他出来呢!”
“夫君已经有考虑了?”
“你尽管传信,你看致先会不会立刻响应就知道了,他可不是一个唯命是从的人。”
“嗯,也是,妾身,呃,末将明白!”
吕布随即沿着城墙直扑到城门楼,强夺了城门的控制权,打开了东侧的城门,成公英果然立刻率骑兵冲进了城池!
远处定陵城上,李进见到吕布全军都冲进了舞阳,立刻下令早就准备好的骑兵和车队出发,这些车队都是重载马车,是用来堵门的。后面的车队则搭乘着重步兵,只要将吕布给堵在了舞阳城里,打消掉吕布的骑兵优势。李进相信自己就能用优势的数量将吕布给淹死!
“打开城门,放下吊桥!出发,出发!按照计划,堵住舞阳东门!快!”
“快!快!骑兵先行,向舞阳城内冲击!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