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23部分

么呢?
张昭苦笑着看向方志文道:“大人,城内被扣押的将士们您打算如何处置?”
“等事情谈好了任其自去,愿意跟着孙策就送去九江,愿意解甲归田的就放其回乡,愿意留下效力的自然也欢迎。”
张昭闻言暗暗的点头,方志文的气度确实让人敬服,就算张昭知道了从头到尾自己都被方志文在背后操控着,也很难在心里对方志文产生私人的怨恨,在他面前只是觉得高山仰止而已。
方志文看了一眼有些落寞的张昭,笑着道:“子布若是不愿意在孙策手下干了,我这里也很欢迎的,呵呵。”
“方大人算是招揽在下么?”
“当然,子布也莫要妄自菲薄了。”
“多谢方大人,在下还没有自暴自弃,呵呵。”
方志文笑了笑,站起身来道:“如此,子布暂且安心等待几日,想必事情很快就有结果了。我们就不多打扰了,告辞!”
“大人请便,在下不安心也没辙。”
...................................................
孙策收到消息的时候已经是天亮了。正在漱洗的孙策听到这个晴天霹雳,手一抖,将装着洗脸水的铜盆打翻了,浇了自己一身水,只不过,这冰冷的水似乎还不能将孙策惊醒,孙策傻乎乎的看着来报信的张纮。双眼一片迷茫。
“主公,主公......”
“为什么?为什么会这样?我待朱治、顾雍不薄啊!为何他们要背叛于我!”
孙策越说越大声,语气越说越凌厉。说到最后几乎是咬牙切齿了!
张纮叹了口气,看着青筋暴露浑身颤抖的孙策,无奈的摇了摇头道:“主公制怒吧,朱治和顾雍二人从一开始就是幽州的人。他们二人投效先主。也是奉命而行,主公为此生气既无必要,也没有道理。”
“什么?怎会如此!?”
孙策惊醒了过来,一脸的难以置信,张纮将两份绢帛递给孙策,这一份是秣陵城中的密探发来的情报,以及城中世族传来的消息综合以后的情报汇总,另一份则是张昭的亲笔信。其中细说了整个秣陵事变的过程和缘由,还有方志文的目的和底线。
孙策一把将两份帛书抓过。展开来仔细的看着,一旁的侍女都战战兢兢的不知道该怎么办,取了新的衣服过来的侍女也只敢低着头站在一侧。
很快,孙策就将这两份字数相当多的书信和情报看完,孙策抬眼看了张纮一眼,又重新低下头,再仔细的看了一遍书信的内容,然后满脸通红的抬起头,双眼中冒着极度愤怒的火光。
“主公,请制怒。”张纮抢先开口,同时瞄了一眼周围的侍女道:“主公,先更衣,然后我们再详谈。”
“更什么衣,所有人出去,进入二十丈内者杀!”
看着杀气腾腾的孙策,张纮无奈的摇头,是女们连滚带爬的跑了出去,门外的侍卫很快就扩大了防御范围,整个房间转瞬就安静了下来,院门口的方向似乎传来了孙权的声音,不过很快就没有声息了。
孙策赤红着眼睛看向张纮,不顾自己的衣服濡湿,退后了几步,直接接坐在了床榻上,伸手拽过床头的古锭刀,横放在膝盖上,略微沉吟了一会,才沉声道:“子纲先生,你意下如何?”
“主公莫非不信任属下?”
“是某失言了,子纲先生以为当下应该如何?”
“主公,如果仅仅从军事上来说,方志文和朱治等人占据了秣陵,不过是一隅之地,程普将军在芜湖、宛陵驻扎,已经阻断了方志文南下的道路,我军可以从容的调度军队,围攻秣陵。”
“那就立刻下令公瑾、公覆向秣陵方向集结,准备攻取秣陵!”孙策忽地站了起来,手里紧紧的攥着古锭刀,一脸的狰狞。
张纮叹了口气道:“主公是准备与方志文大打出手么?方志文如今虽然只是率一军到秣陵,但是谁也不敢保证,如果主公与方志文放手一战,方志文会不会再调大军南下,如今瀛洲岛战事初歇,方志文手里的骄兵悍将正是可用之时,瀛洲岛上倭人数百万人挡不住方志文的脚步,主公能挡住么?主公三思啊!”
孙策脸色一变,有些恼怒的在榻前来回的走着,忽然停住脚步道:“方志文不是从来不主动参与中原之事么?我们能否利用这点号召诸侯共讨之?”
张纮苦笑:“这怎么可能,方志文此来不过是给朱治助阵,虽然我们知道朱治是方志文的属下,但是这完全没有证据,方志文现在就是朱治的盟友,就如同青州一样,再说,道义什么的不过是表面文章,说穿了,诸侯们看重的还是利益,如今最大的利益是跟方志文合作对付曹操,方志文拿下丹阳豫章,对围攻曹操是有好处的。”
“我们也可以围攻曹操!”
张纮摇了摇头没有说话,这话说出去孙策自己恐怕都不会信。
“打又不能打,难道只能屈膝投降不成?!这种事是断然不可的!!”
孙策的话斩钉截铁。不过在张纮看来,孙策的态度绝对是意气用事,这并非是一个上位者基于整体利益权衡之后的决策。
“主公。此事要从长计议!”
“从长计议,人家已经将刀子顶到某家喉咙上了,子纲先生还要某从长计议,你,你是何......”
“主公,方志文提出的建议是一个政治势力向另一个政治势力的态度,并非是主公你与方志文的私人恩怨。从个人的角度上来看,主公性格刚强不屈,不愿意忍受这种屈辱。宁愿与敌玉石俱焚,这属下都能理解,但是,主公代表的并非仅仅是你个人。还有你背后的从属。还有在背后支持你的江东百姓,你的选择代表了他们的选择了么?如果没有为他们充分的考虑,恐怕到时候冲上战场的,就只有主公孤家寡人了!”
张纮的一盆冷水迎面狠狠的浇在孙策的头上,这下叫一个透心凉!
张纮分明是告诉孙策,如果你一意孤行,到时候就是一个众叛亲离的结果,一个人最重要是要摆正自己的位置。然后才能看到正确的道路,否则就只能是粉碎碎骨的下场。就算你现在位高权重也一样。
孙策垂下了头,身体不由自主的轻轻颤抖着,不知道是因为衣服湿透了之后冷得,还是因为内心恐惧而感觉到彻骨的寒冷。
半晌,孙策似乎平静了一些,抬起头看着张纮道:“子纲先生之意某明白了,那么此事应该如何从长计议?”
张纮点了点头,如果刚才孙策一意孤行,恐怕第一个叛离的就是张纮了,这种有勇无谋、狂妄自大的主公真的不值得辅佐!
“主公,请立刻返回九江,着急众将商议应对的方法。”
“可是秣陵......”
“主公,方志文不是想要一举攻下丹阳、豫章,那对他来说是最后的选择,他的目的是与主公达成妥协,和平的转交这两个郡以及长沙东部地区,所以他不会急着进攻的,我们还有时间,方志文也会给时间让我们商议决定。”
孙策想了想,用力的咬了咬牙,点头道:“那好,立刻备马出发,前往九江。”
......................................
张纮的想法只是想当然罢了,方志文对付孙策自然有自己的想法和节奏。
秣陵城里换上了旗帜,原本的孙字旗不见了,只有大汉的龙旗和朱字旗,官府也贴出了公告,宣布秣陵脱离了孙策阵营,成为独立的阵营,朱治就任扬州刺史,并于方志文结成军事同盟。
这个消息一出,举世哗然!
秣陵城里的百姓都是不知所措,稍微有点钱的人家都想着要不要赶紧的逃亡,生怕秣陵城里会发生大战,但是城门却被关上了,只有异人能够自由进出,百姓们只能返回家中等待这未知的命运。
市面上各种流言充斥其中,但是街上的商店却依然正常的开门营业,只是巡逻的士兵多了起来,还有那些大户人家周围,都有士兵驻守,而普通的百姓依然继续过着往常的日子,对于城头变换的大王旗,他们没啥感觉。
玩家们就更热闹了,虽然也有人想要混水摸鱼,企图在城内制造混乱,但是都很快就被镇压了,方志文对解决这些事情经验丰富得很,更多的玩家在吃惊之后很快就接受了这个现实,纷纷站在了方志文的阵营里面,不管怎么看,现在孙策似乎都没有资格跟方志文放对吧。
中午时分,官府的衙役在各个街道口大声的宣读最新的官府公告,宣称下午开始可以自由出入秣陵,但是所有离开秣陵去籍的原住民,将会自动被取消秣陵周边的土地房屋所有权,当然,也可以按照市价将土地房屋卖给官府,然后就可以带着浮财滚蛋了,但是在城外会发生什么事可就难说了。
接着,官府又公布了下一步的计划,将会逐渐的收回丹阳、芜湖、宛陵等城池的控制权,因此从秣陵离开的人最好跑远点。
似乎在给官府的话做明证,下午,大队骑兵通过秣陵城南下,向着丹阳方向而去,不管原住民怎么想,聪明的玩家们都纷纷的接取了任务跟着常胜将军方志文南下了。
第一千二百三十六章丹阳之战程普完败
程普收到的命令是一个模棱两可的命令,没说进攻也没说防守,只是命令自己尽量阻挡方志文南下的企图,这里面的意味就很值得品咂了。
以程普理解,这应该是孙策想让自己与方志文碰一碰,试试方志文的态度和实力,或许孙策还有一点点想法,希望自己能够击败方志文,至少是挫败方志文南下的企图,这样或许事情还有转机,最不济也能给将来的谈判添上不错的筹码。
基于这个想法,程普抢先北上将部队集结在丹阳城,丹阳是名城,而且在刘繇时期还被大力的强化过城防,加之丹阳人彪悍善战,程普觉得自己若是依托坚城,说不定真能够挫败方志文。
方志文率领骑兵到达丹阳城下时,程普已经在城内集结了十万将士,将丹阳打造成了铁桶一样。
站在城墙上,看着名满天下的征北将军,程普虽然自我感觉还不错,但是也没有狂妄的敢于下去单挑或者阵战,程普是打定了主意要坚守的。..
方志文的骑兵一直到了城下两里才停了下来,驻足看了看丹阳高大的城墙,方志文欠了欠身转向身侧的黃叙。
“子安,这城该如何攻呢?”
“主公,您的意思是就我们这些人?”
“昂,还有后面的这些异人部队,没有援军了!”
黃叙皱了皱眉头,这样的话可不好打啊,如果慢慢的来或许可以。
“可有时间限制?主公。”
“没有。你说说看吧。”
黃叙抿了抿嘴,不大肯定的说道:“主公,末将觉得只能慢慢的围攻。利用我军骑兵的机动力,动态封锁丹阳城,然后用异人的部队rì夜不停的攻击,消耗城中的远程器械,打击敌军的士气,等到敌军兵疲将殆的时候再一举破城。”
“嗯,中规中矩。那么再将眼光放开一些。如今我军只有背后秣陵一城,敌军相对来说占据了优势,如果战事迁延。会对整个战局和政治方面产生什么影响?”
“这会让秣陵城中的百姓担忧吧,还会给敌军造成一个错觉,以为可以与我军继续顽抗下去,最后迫使我军放弃原有的战略目标。”
“很好。能想到这些就对了。所以丹阳之战对于孙策来说,是个试手,如果我们能够摧枯拉朽的将之击溃,则能将孙策小心翼翼伸出来的手给打痛甚至斩断,孙策的幻想也就不存在了,整个江东的局面就会纳入我们的预期,战争从来都是为政治服务的,战争的效率就在于能否为政治提供更低成本的解决方式。记住了!”
“多谢主公教诲!”
方志文提起马鞭指了指丹阳城:“那么,有没有快速攻陷丹阳城的办法?”
黃叙回头看了看身后的将士和有些散乱的异人部队。紧紧的皱起了眉头。
太史昭蓉在一侧安静的看着,脸上挂着一丝笑意,面对这个坚城,里面十万守军,方志文想要快速攻陷,这个难度不是一般的大,就算是经验丰富的太史昭蓉,其实也没有什么好办法。
想了半天,最后黃叙还是摇头:“主公,快速攻城或许是可以的,但是伤亡会很大的,这个可以接受么?”
“当然不能,打成惨胜的效果并不好吧?”
“那末将实在是想不到更好的办法了。”
“呵呵,那这个问题就先留着,我来指挥攻城了!”
方志文笑着说道,黃叙的眼神亮了亮,他真的很好奇,主公到底有什么办法快速的夺城,又不会有大量的伤亡。
“传令,发布任务,要求有五阶纸符技能的玩家两千,接受助攻任务。发布远程攻击任务,在丹阳的东北角,摆一个弧形阵地,打击目标是城墙角左右一百步的范围。”
“诺!”
“黃叙,命你率左军用重弩飞shè封锁东面城墙的敌军。”
“诺!”
“昭蓉,命你率右军封锁北边的援军,我自率领卫队登城!”
“夫君!”
“没事,我又不是硬攻,等会你看了就明白了!”
“那,好吧!”
“出击!”
呜呜的号角声响起,骑兵动了起来,然后玩家的部队也向着东北角运动,很快就在守军的shè程外摆下了投石机,另外两千异人集结在两侧,坐在马上待命。
黃叙和太史昭蓉的骑兵先是直冲向城墙,在守军的远程打击发出之后,却又换了个方向,离开了shè程,然后再次转向,一头冲向城墙,向着城墙上抛洒出大片的箭雨和技能。
城中的第一轮齐shè被骗击发,第二轮的重装需要时间,而幽州重弩骑兵的shè程明显比城上的守军shè程远,于是城上的守军白白的吃了一轮攻击,等到投石机再次重装好了之后,骑兵却分散撤了出去。
接下来就是一两千级别的骑队轮流攻击,城内的投石机真的不知道该分片防御还是齐shè了,城上的守军更是沮丧,自己根本就够不着人家,城下骑兵却可以从左右和正面三个方向向他们攻击,刀盾兵恨不得自己拿着三面盾牌才好。
“嘣~”
一声闷响,方志文的投石机部队发威了,这一此齐shè是方志文亲自指挥的,投石机的巨石准确的将东北城墙上左右两百步的距离覆盖了进去。
“轰!~”
几乎只有一声响,程普远远的看着东北角,惊得冷汗直流,这是什么技能,居然能做到如此准确和整齐,程普甚至不用去看都知道,那里基本上不会有活人了!
“出击!”
方志文的卫队冲锋了,那两千异人部队也紧随着冲了出来,程普愣了一下,然后猛地转身向着东北角冲去。
“抓钩!抛!”
“第一队登城,其他掩护!”
“上前,尽量靠近城墙,三五人一组,上面守军只有短弩,举好盾牌就能挡住,纸符准备,听号令齐shè!”
城下的太史昭蓉和黃叙正在拼命的放箭,迟滞来自两侧的敌军援兵,投石机也瞄准了两侧百步左右的点,进行遮断shè击。
程普大惊,远远的已经看到了方志文率先登上了城墙,那面鬼脸大旗正在城头飘扬!
“让投石机向着这里猛攻,立刻。”
程普一边向前猛冲,一边大声的命令道。
方志文登上城墙,手中的噬魂铁矛化作虚影,将躲在墙角下幸存的敌军迅速的屠杀掉,紧接着,方志文的卫队也紧随着登城了。
“靠向内侧,小心敌军的投石机。”
方志文的命令很及时,大家刚刚躲进内侧的墙垛死角,天上就落下一片碎石。
大家都举起圆盾挡在面前,四处乱蹦的碎石打在盾牌上当当作响,打在身上倒是有些痛,不过减血很有限。
方志文侧头向西看去,只见程普带着人正在冲过投石机的折断shè击冲了过来,嘴角微微的翘了起来。
“来了,纸符齐shè,瞄准程普身后的敌军!”
“小队组阵,准备轰击技能!”
“放!”
对于从东边城墙扑过来的守军,方志文完全不在意,而是将所有的力量都指向了从北城墙过来的程普身上,原来,从一开始,方志文就是要诱杀程普,若是程普的xìng子再稳重一些,完全可以指挥投石机和重弩重点封锁这里,就算方志文占据了这个墙角,想要发展开来却不容易,毕竟守军可以左右夹击呢。
当然,让方志文站稳了这个阵地会如何发展谁也不敢打包票,但是程普如今冲进了百步之内,却已经是将自己送上了最危险的地方,尽管程普很小心的躲在卫队后面。
方志文早就算准了程普的反应,用的就是覆盖攻击,这些攻击未必能将程普如何,但是肯定能让他的卫队遭受重大的损失。
太史昭蓉看到这里已经明白了自己的夫君想要看什么了,她一拉马缰绳,向着程普奔去,及时的配合了一次重弩齐shè!
“轰~轰~”
连串的爆炸覆盖了程普前后数十步的距离,尽管程普的卫队很彪悍,但是他要面对的是已经攀上了雄兵边缘的幽州最强战兵的集火shè击,还有太史昭蓉的助阵,方志文犹嫌攻击力不够,还聚集了两千异人同时扔出纸符,这种局部的密集火力打击,别说程普了,吕布来了也要跪!
刺目的技能闪光消失,在烟尘血雾中肢体和武器碎片四散飞shè,城墙上的方志文首当其冲,不过方志文不知何时已经收起了硬弓,手中的铁矛一抖一晃,一个两丈方远的光影挡在了面前,将所有的飞溅物都挡了下来,甚至连个血沫子都进不来。
烟尘散去,程普的帅旗已经四散撕裂,剩下一些布条还挂在旗杆上,一阵风吹过,旗杆缓缓的向一侧倒下,昂然站立的程普也仰身向后倒去,他的额头上赫然插着一直黑黝黝的铁箭,方志文的涉空技能偷袭再次建功,这个技能果然不愧是强将杀手。
“主将已死,投降不杀,顽抗者诛!”
“主将已死,投降不杀,顽抗者诛!”
“杀!杀!~”
眼看着帅旗和主将倒下,守军的士气顿时一落千丈,方志文趁机发动总攻,自己则率领部队在城下异人和太史昭蓉的配合下向着北门攻去。
第一千二百三十七章扣押船队释放孙贲
ps:感谢‘亡地后存’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啪嗒!”
孙策手里的古锭刀掉在了地板上,发出一声响亮的声音。
“这不可能,不可能!”孙策喃喃的说道。
军事会议开到一半,最新的战报传来,丹阳被方志文用了两个时辰攻破,守将程普被阵斩,城门随后被攻破,骑兵冲进丹阳城里,守军士气崩溃,大部投降,少部分逃出城外后被追击击杀。
随后方志文骑兵南下,轻取芜湖、溧阳二城。
如果方志文休整之后继续南下,估计宛陵也是守不住的了。
与会的众臣都沉下脸不出声了,周瑜挺了挺腰看着孙策道:“主公,让属下去宛陵吧!”
“末将也愿往!”黄盖也亢声请战道。
孙策震了一下,似乎回过神来,伸手将跌落膝下的古锭刀拾起,重新放回膝上,整个过程很缓慢,细心的张纮分明看到,孙策的手在微微的颤抖。
“公瑾你认为应该屯兵宛陵与方志文对抗?”孙策的问题声音不大,但是却显得很沉重,周瑜却有些不好回答了。
如果仅仅是为了投其所好,那么屯兵宛陵继续跟方志文对抗肯定能获得孙策的赞赏,即使最后被张纮和别的人否定了,周瑜与孙策的立场却还是高度一致的,至少能够博得孙策的信重。
可是从客观方面来说,聪明的周瑜怎么会不知道。这个时候继续跟方志文对抗绝对不是什么好主意,孙策现在就像是陷进了泥沼的猛虎,越是挣扎就会陷得越深。将来能够脱身所需要付出的代价就越大,得到的好处以及对将来的发展都有着巨大的影响。
作为孙策的拜把子,不能为了稳固自己的地位就将兄弟朝泥沼里面推吧?
周瑜纠结了一会,在孙策期待的目光中摇了摇头道:“如果主公需要的话,属下绝无二话,立刻会带兵与方志文抗争到底,但是作为臣属。属下还需要为主公更多的考虑长远的利益得失,而不是仅仅是附和主公的意图。”
“那么,公瑾觉得某应该怎么办?”
“主公。方志文的态度如今很明显了,主公不肯东渡,那么就意味着一场战争,一场以灭亡我军为目的的战争。主公以为。我军能击败幽州军么?”
孙策扫了大家一眼,众人纷纷的垂下头不敢与孙策对视,孙策讥讽的说道:“公瑾,这话不是该问大家么?能不能打败幽州军,不是该你们说了算么?”
周瑜自嘲的一笑道:“既然主公如此问,那么属下就照实说,我军若是全面与幽州军开战,必败无疑。幽州军占据了绝对的水上优势。如今朱治和顾雍反叛,我军的水上力量基本已经没有了。毫无抵抗的情况下,幽州军能够长驱直入,从长沙到九江任何一地方,都能成为幽州军的登陆场。我军根本就没有办法与幽州军野战,只能据城死守,幽州军甚至不用强攻,只要分割包围,待到弹尽粮绝我军不战自溃。”
孙策半晌无语,颓然道:“公瑾以为我们应该投降了?”
“主公,方志文并没有说道投降一词,主公又何必自甘轻贱呢!方志文突然南下无外乎两个目的,第一取得丹阳、豫章和长沙,一来可以对曹操形成围攻隔绝的战略态势,二来也阻断了南方异人势力北上觊觎中原的通道;其次,方志文希望主公能够将战力投入到瀛洲岛去,这么一来,方志文就能从瀛洲方向抽出更多的战力巩固中原的形势。因此,我们需要的不是投降,而是与方志文讨价还价,看如何将手里的东西卖个好价钱,以便在瀛洲可以获得更大的地盘和话语权。”
“主公,公瑾所言甚是,投降一说,主公莫要再提,这样会引起军中将士的误解,对将来主公的政治选择是不利的!”
“哼!子纲先生这算是自欺欺人么!”黄盖冷声反问道,不过黄盖的话完全没有引起共鸣,军中其他的将领都低着头不说话,事实上,军方的战心战意也并不坚定,特别是在程普被方志文轻松击败之后,原本心高气傲的江东军忽从一个极端掉向另一个极端了。
孙策晃了晃脑袋,想要将其中的晕眩昏沉给甩出去。
“此事无需争论了,子纲先生说得对,方志文并没有要我们投降,而是谈判,如果我们不接受谈判,他才会用军队让我们臣服,原话如此,子布先生的信大家不是都看了么?子纲和公瑾的话没错,作为个人,某觉得受了屈辱,因为技不如人,因为最后的选择是被迫的,这种屈辱让某说出了不负责任的话,作出了不理智的选择,也导致了程普将军的兵败受辱,此都是某之过!”
“主公,将军难免阵上亡,程德谋身为将领早就有这种觉悟,何况失败而已,这都是为将者的责任和宿命,主公无需如此,主公但有所命,末将相信在座的将领不会有人退缩的!”
黄盖的话铿锵有力,如同金石之鸣,说得众人都有些惭愧,孙策用力的点了点头,逐渐的打起了精神。
“若是某决定与方志文展开谈判,诸位可愿意继续追随某东渡,在异国他乡重建一个家园?”
“属下愿往!”
“末将一定追随主公左右!”
大家纷纷表态,竟然没有一个说要走的,只是在这种情况下,没人能够公然唱反调吧,周瑜微微一笑,孙策这是故意的,他要先将众人的后路堵死了。
孙策勉强笑了笑:“这是最后的选择,在此之前,诸位可还有别的办法,能够让我们摆脱目前的困境。”
“主公,或许我们可以联合周边的诸侯,或许有人对方志文的做法是无法认同的。”
孙策看了看发言的陈端,不置可否的点了点头看向周瑜,周瑜会意的说道:“刘备和曹操,只有刘备和曹操才有能力与方志文对抗,所以我们能够选择的势力只有这两个。首先看刘备,如今刘备最担心的就是曹操而不是方志文,何况方志文并非是要占据江东,只是扶植了一个亲幽州的势力朱治而已,所以不管从道义上还是实际利益上,刘备都不会明目张胆的与方志文对抗,除非他能跟曹操真心的讲和,并且联合起来对抗方志文,不过这显然是不可能的,近交远攻,何其愚蠢啊!”
陈端脸上微微一滞,不甘的反驳道:“那曹操呢?我军可以联合曹操行事,只要曹操在泰山、东海加大攻击力度,或者我军放曹操南下,联合抵抗方志文是可行的吧?”
“彼时就是前门据虎后门入狼了,就算曹操真是仁义道德君子,真心的为我们与方志文交战,那么陈大人觉得刘备会不会此时落井下石呢?袁绍又会如何?就算一切都顺遂,方志文退走了,曹操军该怎么办?莫非曹操也能让咱们到瀛洲做个外番?”
“这......”
“报,主公,从铜陵传来的最新情报。”
孙策招手,侍从将还是密封的信筒递了上来,孙策急急的拆开,稍微犹豫了一下赶紧展开来,一看之下脸色更加的难看了。
“诸位看看吧。”
孙策将书信递给了身边的张纮,张纮接过一看,只是轻轻的叹了口气摇了摇头。
孙策看着大家疑惑的目光,缓缓的说道:“是伯父的来信,我们的贸易船队在江上被朱治的船队截了,现在都扣在了铜陵,朱治的船队正在向上游而来,估计是想要摧毁我们最后的一点水军吧。”
“主公,朱治没有扣留孙大人,看来方志文的态度还是很明确的,他只是在压迫主公尽快的进入实质性的谈判。”
“子纲先生,这也是一种威胁,如果继续拖延下去,下一次恐怕就不会这么轻易的将人放回来了!还有,船队能扣留,那么土地、房产、商铺货物等等都可以没收,如今他们只是扣押而已......”
孙策看了看周瑜,手指用力的攥紧了膝上的古锭刀,扫视了一眼众人,沉声道:“诸位,形势已经很清楚了,某决定了,原则上同意东渡,命令各军谨守城池不得擅动,任命公瑾和子布为全权特使,前往秣陵与方志文交涉。”
“属下领命!”
“公覆加强城内戒备,防止有人趁机作乱。”
“诺!”
孙策的决策一出,在座的众人都有一种如释重负的感觉,忠于孙策的人为孙策的正确决断和欣慰,有着私心的人为自己免于损失而庆幸,三心两意的人则想着赶紧回去另寻出路,孙策默默的注视着,将大家的神情都尽收眼底,心里却是打翻了五味瓶一样。
疲惫欲死的孙策无精打采的回到后宅,孙权悄悄的进来,给孙策端来一碗参茶,看着大兄颓丧的样子,孙权有些害怕的问道:“大兄,我们真的要去瀛洲么?瀛洲远不远啊?”
孙策楞了一下,深深的吸了口气,驱散了一脸的颓丧,看着弟弟笑着道:“仲谋无须担心,大兄会保护你们的,瀛洲不算很远,听说瀛洲岛上的人跟山越差不多。”
“哦,那我们要准备准备么?”
孙策用力的握了握拳头道:“呵呵,不用,还早呢!等为兄到瀛洲岛上去打下一个地盘再说,不用担心,瀛洲没有你想像的那么不堪。”
第一千二百三十八章故人相见各为其主
周瑜想不到在建邺港码头上迎接自己的竟然是自己的老朋友鲁肃,鲁肃也是昨天才到达秣陵的,本来方志文是没有让鲁肃来主持这次谈判的,怕鲁肃面对昔日的朋友会有些尴尬,不过鲁肃后来反复的请命,方志文只好同意了,鲁肃这才急急的赶来,时间刚刚好。
“子敬?!真想不到会在这里见到你啊!”
周瑜脸上的表情很坦然,但是眼神里却有一丝鄙夷,说起来两人其实也没有太多的交往,鲁肃跟周瑜相识,是周瑜带兵去他家里借粮的时候,当时两人相谈甚欢,觉得意气相投于是相约为友,后来有见过几次面,有频繁的书信往来,交情也渐渐的深厚起来。
鲁肃对周瑜的骄傲性子还是有深刻认识的,见到周瑜的表情,并不介意,不管怎么说,当时确实是自己违背了约定,找任何的借口都是没有意义的,虽然现在看来,当初的决定无疑是十分的英明的。
“我是主动请缨前来参与谈判的,就是想见见老朋友。”
“哦?见了有何感想?是不是觉得很有优越感?来证明当时你对了,我错了?我跟子敬不同,子敬北上是为了自己,我渡江则是为了兄弟,自然比不上子敬高明了!”
鲁肃摇头笑了笑:“我自然比不上公瑾品行高洁,也不求公瑾能够谅解我当初的行为,只是想当面道个歉,当日是我违背了诺言。我这里给公瑾赔礼了!”
说罢,鲁肃当着众人的面深深的一揖到地。
周瑜身子一侧,抚了抚衣袖道:“可不敢。如今子敬位高权重,我不过是子敬的刀下游魂,哪敢让子敬赔礼!再说了,子敬也没有对不起我什么,一个人不守信义,只需问自己的本心,何需向别人道歉。”
“没错。周将军所言甚是,鲁大人,周将军品行太高。咱们等而下之,不是一路人,还是不要硬往一处凑了!”
负责保护鲁肃的黃叙忍不住在一旁出声讥讽,周瑜斜了黃叙一眼。不悦的说道:“幽州何时轮到无知小儿来说话了!”
“江东早有无知小儿坐堂。还有不少人捧着他,我是年幼,所以只能跟着跑跑腿,哪敢跟江东的小儿相比,至于说话,主公说天下人吃饭说话的权力不容亵渎,莫非江东人喜欢一言堂?”
周瑜气结,白皙的脸上顿时一片鲜红。鲁肃呵呵一笑解围道:“子安不要胡言,公瑾。赔礼只是我的心愿,至于你接受不接受倒是不要紧,当日北上,确实因为我觉得北方更有前途,也更能施展自己的才华,背弃友情是无可辩驳的事实,当然,如果你认为那就是背弃友情的话。好了,私事说完,现在在下是以幽州外务司司长的身份来接待孙策的交涉特使周公瑾的,周将军,请吧!”
周瑜想要再说也没有了机会,胸口的憋屈堵得有些难受,却只能冷哼一声作罢。
谈判并没有直接开始,鲁肃将周瑜送到了张昭的住所,先让两人接触沟通一下,孙策的书信中可是说了让张昭作为正使,周瑜不过是副使而已,轮不到这个心高气傲的年轻人来主持大局。
将周瑜送到张昭家里,留下两个侍从传信,鲁肃就带着黃叙回去复命了。
回到秣陵刺史府的时候,正好看到方志文和太史昭蓉正在广场上习武,鲁肃也不着急,与黃叙一起袖着手在一旁看着,鲁肃也练过几天剑,对技击也不是一无所知,不过方志文和太史昭蓉两人的水平他可看不出什么,倒是黃叙看得津津有味,不时还比划一下。
“嘶!”
“当!”
“停吧!”
“夫君,伤着你了?”太史昭蓉一脸惶急的收了长枪跑上前去。
“好了,就一点小伤,又不是没试过,帮我上点药吧。”
看着眼泪汪汪的太史昭蓉,方志文笑着安慰道,然后马上将话题转向鲁肃,省的太史昭蓉继续自责。
“子敬,事情办好了?”
“嗯,将周瑜送到张昭家里去了。”
方志文扫了淡然的鲁肃和一脸不虞的黃叙一眼,好奇的问道:“周瑜如何?”
“呵呵,风采犹胜往昔!不过戾气有点大。”
“那戾气恐怕不是因为子敬吧,子敬在这个当口见他,肯定会成为出气筒的,因此我才不想你来秣陵,何必呢?”
“主公体恤,属下明白,只是因公废私属下可不敢,这毕竟是属下的分内事,为了这点事情就回避,属下心里难安!”
“可是,周瑜肯定没说什么好听的吧,难道现在子敬就心安了?不觉得有亏朋友之义么?虽然是被我逼的,呵呵。”
鲁肃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你也知道是被你威逼利诱的啊!不过俗话说,牛不喝水强按头,这种事情鲁肃自己没有办法将责任全部都推到方志文的头上去。
“朋友之义.......确实是亏了,如果当时大家说好了一起去跳火坑,我要是跑了那就是亏了朋友之义,可当时是奔着光宗耀祖、共创大业的目标去的,后来产生了分歧,我也曾试图说服公瑾来幽州,所以算不上什么亏欠,孙策毕竟不是我的结拜兄弟。所以,公瑾守着他的兄弟情分,那是道义,我为了自己和亲族的前程,那也一样是孝义,属下心里没有什么过不去的坎。”
“那就好,不要难为自己,不过是选择不同罢了,所谓朋友并非一定是拉着走一条路的才是朋友,能够为对方着想,支持对方的选择才是真正的朋友。”
“主公说得是。”
太史昭蓉已经给方志文上好了药,在手臂上扎了个绷带。脸色也基本恢复正常了,方志文指了指一侧的台阶。
“我们去那里坐下休息一下。”
“主公,外面风大。为何不入内啊?”黃叙随口问道。
“他们在里面办公呢,我们无所事事的让人看着讨厌,呵呵。”
鲁肃无奈的摇头,明知道人家都在忙,身为主公不去帮忙,在外面躲懒还好意思说。
“子敬,既然你来了。那么这次的谈判就由你来负责了,我们的底线是完整的地盘交接,后续我们会提供必要的钱粮物资。以及运输的责任,直到将所有跟随孙策的人都送到瀛洲岛为止,瀛洲岛战争结束之后,可以跟孙策签订军事同盟。”
鲁肃坐在方志文身侧。正色道:“主公。所有跟随者?如果他们胁迫百姓呢?”
“这个自然是不允许的,可以宣传说服,但是不能胁迫,这点要说明。”
“岛上的俘虏呢?如果他们抓获大批的俘虏,会不会将来成为隐患?”
“只要他们能养得起,随他们,倭人数千万我们尚且不惧,何必担心孙策那几百万人口。何况那是瀛洲岛,没有资源没有海船一切都是空谈。如果他聪明就安心的做个逍遥外番,否则覆灭只在旦夕。”
“以人口换物资呢?”
“可行。”
鲁肃想了想道:“主公,还有个问题,如果是外番的话,应该有质子一说,是不是让孙策将弟弟孙权送到密云去?”
方志文想了想,孙权的心头也不小,将来说不定就是两兄弟阋于墙,分开就不好玩了。
“听说孙策有个妹妹,让她去密云。”
“妹妹?主公这......质子用女子有何用?”
“孙策性格忠厚,对家人甚是看重,你要求孙权可能很难,要求他的妹妹相对容易,事实上质子只是一种象征,真的要如何了,谁会在乎质子呢!”
“这......好吧!”鲁肃自然不相信方志文这套说辞,但是也没有继续追问。
又说了一些细节之后,方志文站了起来,拍了拍衣摆笑道:“子敬去准备一下吧,我们也得回去干活了,不是说江东多才俊么,都跑去哪里了?”
鲁肃起身笑道:“都去孙策那里了吧,对了,主公是希望这些才俊留下来呢,还是都跟着孙策比较好?”
方志文停下脚步转过身子狡猾的笑了笑道:“麻烦的都赶走,老实的留下来,子敬可有什么办法做得到?”
鲁肃楞了一下,随即拱手道:“主公有命,属下自当想方设法了!”
“很好,拿下江东不难,坐稳可不容易,这里的情况子敬更清楚,要想方设法的给君理和元叹降低难度。”
“诺!”
..........................................
张昭宅邸周围的士兵都已经撤走了,不过张昭可不相信自己已经完全自由了,但是不出城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张昭现在也不想出城,他可是代表孙策的特使!
对于孙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