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31部分

下情况,但基本上来说,陈端还是不了解这个方志文的,即使他要招揽自己,也应该先让自己了解一番吧,怎么直接就开始招揽了?难道他根本没有诚意?或者这人不通世故?
“在下德薄,恐未能造福一方,反而祸害一地,还是在此躬耕自守为益。”
这话就有些负气了,显然是对方志文的‘轻视’很有些不满。
方志文在甄二公子诧异的注视下,不在意的笑了笑:“俗话说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既然子正自觉智识浅薄,何不出外游历一番,本官不久之后准备寻猎草原,不知道子正可有胆识一起去看看塞外风光,也好涨涨见识!”
其实从方志文与陈端正式开始说话,陈端表现的都是与其说是谦虚,还不如说是婉转的推拒,方志文是个粗人,没有兴趣跟他玩这套把戏,不要忘了,方志文原本的打算就尝试进行绑架的。
当然,陈端能答应招募更好,不答应也没有问题,正好让方志文策划一次绑架,看看能不能mō到智脑的底线,所以,方志文在与陈端交换了几句并发现陈端的油滑之后,就不耐烦继续跟他玩太极了。
陈端正了正身子,不亢不卑的微笑着回道:“在下身子单薄,恐受不得塞外苦寒,怕是没有这种福分啊!再者,在下妻子俱在,岂能弃之不顾?大人一番好意,端不敢领受,还请大人见谅。”
方志文微微的扯了扯嘴角,正要开口说话,忽然外面传来一阵扰攘。
“就是这里,陈端的家就在这里,赶紧围上,别让人跑了!”RQ!。
第一百零九章被绑架
“里面的人听着,你们已经被包围了,立即出来投降,否则我们就放火烧房子了!嘎嘎…………”一个粗豪的声音大声的喊道,语气中透着一丝恶意的兴〗奋,还有十足的狂傲。
“放火了,放火了!里面的人赶紧出来,不然烧死不论!”
“哈骁”
侧头看了看身侧跪坐的香香,香香正幸灾乐祸的笑得开心的很,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严笑扫到右侧的甄二公子,甄二公子捂着嘴一副“巧笑嫣然,的伪娘样,方志文身上冒了一股寒气,赶紧转向陈端。
与香香的无所谓,还有甄二公子的不在乎相比,陈端此刻平静的脸上,却有些掩藏不住心里的惊慌,因为他的手指在不受控制的颤抖,方志文的眼神好的很,自然明白陈端现在只是在强压着自己心里的慌乱,表面上当然是故作镇定而已。
方志文哂然一笑:“我们出去看看吧。
其实方志文心里是非常恼火的,没想到自己还没开始筹划绑架陈端,就已经有人先抢了自己的饭碗,更可恶的是,还当着自己的面来开抢。
见到从屋子里走出了一串人,还有院子里那二十来个恶奴,包围的陈端院子的玩家都觉得有些诡异,怎么似乎目标多了很多啊?难道不小心还网住了另外的大鱼不成,想到这里,带头的王恒就兴〗奋不已,一石二鸟么!?不,应该是一石多鸟才对,呵呵!
“老大,那个白白净净的文士就是陈端,至于那个高个和伪娘,我不知道是什么人。”
方志文耳中听着那玩家在想主事的人汇报,也不急着开口,听到玩家称呼甄二公子是伪娘,方志文不由得向甄二公子看了一眼,却发现甄二公子一副没有听到的样子,正在好奇的打量着周围的玩家。
“你就是陈端陈子鼻?”“在下正是,各位意yù何为?”
“哼哼!意yù何为,等下你就知道了,你,高个的,你叫什么,还有你这个娘娘腔,叫什么名字?”王恒身材高大魁梧,一脸络腮胡子,大眼睛黑皮肤,一看就是个草莽英雄的形象,配合上粗俗的语言和动作,真是个惟妙惟肖的山贼老大,方志文看得也不由得直接点头,这货比自己做山贼的时候形象要好得多,真让人妒忌啊!
“喂,大块头,你妈没有教过你么?问别人名字之前,先要说出自己的名字,哎呀,我忘了,你是个纛贼,自然不敢报名了!”
方志文挡住了脸sè不虞的甄二公子,示意由自己来回话。
“哈哈对老子用jī将法!我呸!赶紧的报上名来,如果是名人老子还能留你一命,要不然立马叫你横尸此地,倒是这几个小伪娘,看上去很有味道啊!不知道A四够不够高呢,不会跟那些妓寨的妓女一样,像根木头似的吧?”
王恒满不在乎的哈哈大笑着,一边用yín邪的眼神在香香和甄二公子,以及甄二公子的小僮小宁的身上瞄着,这伙还真有这个爱好啊!
周泰的脸sè有些发黑,但是其他将领的神sè都没有什么变化,只是慢慢的分开了距离,做好随时出手的打算,方志文一边看着王恒那二货表演,一边注意着各人的位置。
“哦?这么说,你们就是冲着名士来的?绑架名士?”
“嘿嘿,算你聪明,快,报个名字,看看是不是名士之流,赶紧报名不要自误。”
“能不能请问这位贼老大,你们以前成功的绑架过名士么?”方志文有些好奇的问道,忽然香香扯了扯方志文的衣袖,踮着脚尖凑到方志文的耳边轻声说道:“哥哥,刚才系统提示,有历史名人遭到强行绑架,问我是否接受救助名人陈端的任务呢,连坐标都有呢,嘻嘻。”方志文怜悯的看了一眼对面堵着大门的嚣张大汉,看来,这货还真是头一次干这事,居然不知道会立刻遭到系统通缉,甚至连坐标都会实时发布,这样的话,除非将名士杀了,除此之外,根本就不可能将名士弄走,只是真的能杀得死名士么。
方志文向陈端看了一眼,让陈端觉得怪怪的,方志文的眼神怎么好像在看怪物,老实说,开始的时候陈端也是很害怕的,毕竟他是个文人,手无缚鸡之力,而且自己的家小可都在这个院子的后院里,万一这伙人真的放火,那就完了。
好在方志文的一番问话,得知这些人只是想绑架名士,也就是自己,陈端反而镇静了下来,只要不祸及家小,陈端就没有那么紧张了。
“你问那么多干吗,最后一次警告,立刻报名,然后扔下乓器,哦,你们没有兵器,然后一个一个娄出来,让我们绑起来,否则到时候祸及家小可不要怪我们不讲道义。麻溜的,不然我们放箭了啊!”
方志文咧了咧嘴,知道再也问不出什么来了,询问的眼光看向香香,香香轻轻的点了点头,示意任务已经接了,方志文扫了一眼自己的部下,低声喝道:“杀,一个不留!”话音未落,方志文已经当先向前冲去,王恒只觉得对方身影一晃,还没有想清楚对面那个高个说的话是什么意思,一个黑sè的纤细影子,仿佛带着一点奇异的光芒,猛地在他的瞳孔中放大,王恒甚至根本没有反应过来,方志文的噬hún铁矛那一尺长的矛尖已经穿过了他的咽喉,击碎了他的颈椎从脖子后面冒了出来,方志文的手一横,矛尖横切开王恒的半边脖子,王恒的脑袋诡异的向一侧歪了过去,一股鲜血喷泉般的冲天而起魁梧的身体也慢慢的向后倒去。
同时,其他武将的手里已经纷纷拿出角弓,一轮急促的射击将围墙上冒头的玩家纷纷射杀,而周泰和史阿则一人持刀盾,一人持长剑,挡开周围射来的零星弩箭迅速的站在方志文的侧后,负责保护方志文的后背。
“伯颜香香交给你了,你们两随我杀出去。”“诺!”方志文没有叫出周泰和史阿的名字,虽然此周泰也许非彼周泰,但是还是不要让玩家知道的比较好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嘛,而且史阿的名头也是非常响亮的看来有必要给他们两个取个化名才行。
由于玩家第一时间被射杀,在院子外面列阵的贼兵已经开始有些混乱了,失去了主人之后,这些散兵准备逃跑了,他们的行动还挡住了后面玩家的部队,方志文冲出院门,左右一看,这些个玩家还真的将整个陈端的院子都包围了起来,看人数的话,前面大概聚集了六七百人算上包围的话估计得有两千左右的部队,玩家的人数大概三四十个,看来也是一午小组织呢!
方志文随便选了左边冲杀下去,院子里的武将也控制住了院墙的高点开始出现在院墙上居高临下的射杀周围的玩家,不时看到技能闪着光在空中交互而过院子里有宇文伯颜指挥,方志文并不担心,自己这边虽然只有三个人,却是近战实力极强的组合。
方志文又从包裹里扯出一杆长枪,左手长枪,右手长矛,方志文发现,双枪在步战的时候极其犀利,因为一杆快速的长矛已经非常难以防御了,再加上一支长枪无声无息的偷袭,那绝对是一下一个,可惜的是两杆长兵器真的很难用,即使方志文平时都刻苦的训练左右手单独使枪,并且还有神力属xìng支持,但是现在方志文也只能用两杆长兵器轮流刺击,其他的抖、缠、崩、挑等招数一概没法使出。
即使这样,方志文的屠杀速度已经很惊人了,不管是士兵还是玩家,不管是用刀盾还是用长枪,在方志文两杆幻化出虚影的快枪之下,完全没有一合之敌,方志文现在真正的是一步杀一人,在他前面一丈五六的扇形范围内,绝对没有能够站立的人。
周泰的眼神里满是羡慕,由于化的刀短,几乎没有敌人进入他的攻击范围,他只是不断的用守护技能来替主公格挡敌将扔过来的战技或者武将技能,以及不时飞来的流矢,实际上方志文自己也在用长枪和长矛,打断这些偶尔飞过来的,不痛不痒的技能,另一边的史阿则板着脸认真的守护着方志文的另一个方向,沉稳而坚毅。
大部分的远程攻击技能都是可以打断和格挡的,控制技能就比较麻烦,不过有着阶位压制,方志文不但能轻松的格挡攻击技能,连控制技能也少有能生效的,即使偶尔被命中,技能的持续时间和效鼻也已经大大的缩水了,对方志文的影响微乎其微。
方志文专门冲着玩家攻击,绕了不大的院子一圈之后,方志文发现面前已经没有能站立的玩家了,只有零星的贼兵,正在慌乱的撤退,准备四散逃走,这些贼兵数量太多,方志文也没有办法靠着自己这二十来人追杀,再说还要保护甄公子和陈端一家,方志文只好由得那些贼兵四散了,肯定也有玩家裹在其中跑掉了。
“史阿,你跟周泰去追一下,主要是追杀异人,贼兵就不用理会了,追出五里为限。”史阿与兴〗奋的周泰应了一声追了出去,方志文看到别的方向宇文伯颜也派出了几组追兵,满意的点了点头,扫视了一眼血流成河的小晒场,看了眼刺目的阳光,方志文撇了撇嘴回身朝陈端的院子走去。!。
第一百一十章天下会终于来访了
“多谢大人援手之德!、,一见到方志文迈着沉稳的步伐走进院子,陈端立刻躬身行了个大礼,不过他嘴里这话却让方志文腹诽不已。
陈端只说援手之德,却不说救命之恩,显然是害怕方志文挟恩图报将他弄到塞外去,援手之德可以找机会还报,救命之恩可就还不清了,这家伙要是将聪明劲都用到这个地方,倒是让方志文有些不齿,这样的名人不要也罢,让这种sī心压住了理智的人主掌一方,绝对是个灾难。
所以到了这个时候,方志文已经完全熄了招揽陈端的心思,无所谓的点了点头:“子正无需客气,要知道我也是被绑架的对象,算是自救,呵呵。对了,此处已经暴lù,怕是不安全了,子正还是先回城里吧。”陈端见方志文这种疏离的客气,自然知道自己的行为有些惹人生厌了,抱拳道:“在下这就会带家人离开,多谢大人提醒,在下就不远送大人了。甄公子,改日端再到甄公子府上致谢。”
甄二公子冷冷的回了个礼:“陈兄请自便。”陈端转身朝后院走去,方志文扫视了一眼自己的属将,该收拾的都收拾好了,方志文满意的点了点头,一行人出了陈端的院子,汇合了刚刚返回的史阿等人,立刻上马回城。
“哥哥,这个陈端品xìng有问题。”香香与甄二公子一左一右,与方志文并辔而行。
“哦?你怎么看出来的?”方志文有些促狭的问道,如果香香不能用将来陈端是投降派来说明,方志文想看看香香是如何证明陈端的品xìng不佳的。
“呃
这个,这个……”
“此人sī心慎重,为了sī利可以罔顾道义,品xìng自然说不上好!”
甄二公子见香香抓耳挠腮的着急模样不由得插嘴解围。
香香立刻一拍巴掌赞同道:“正是,就是这么回事,我们救了他全家xìng命,他居然轻描淡写的说什么“援手之德”小人!他就是个小人嘛。”“呵呵,人家只是来绑架陈端而已又不会对他的家人造成实质xìng的伤害,所以说援手之德也没错如果你觉得不满,反而有了挟恩图报的意思在里面了,或者你觉得不服气,当时就不应该帮他他并没有求我们帮忙,对吧?”
方志文看了看道路上急匆匆与自己错身而过的玩家显然这些人都是想去参与突发的救助名人任务的,只不过现在已经晚了。
“呃”
香香再次语结,求助一般的看向甄二公子,甄二公子柔柔的笑了笑,慢慢的开口道。
“大人说得很对,但是我们这样想乃是仁义之道,而他那样做却是自sī之道,我们现在在讨论陈子正,却不是在讨论我们自己的行为,大人是在转移目标么?”
“对呀哥哥好狡猾我就觉得哥哥的话不对劲!哥哥,你欺负香香!”“呵呵,别噘着嘴了,哥哥只是想告诉你别人怎么想那是别人的事,咱们做好自己的事就行了不过陈子正这人,确实只是个五里之才,他倒是没有说错,哈哈。”
香香想了想,似乎想到什么好笑的事情,扑哧一声笑了出来:“哥哥,你说那些去救援陈子正的人,会不会将他们再次给绑架了?”“呃!不知道,不过管他呢!”“嘻嘻”
方志文一行人回到广陵城里的商号门口时,却被两个玩家给堵了门。
“阁下可是方志文方将军?我们是天下会的人,有些重要的事情相与方将军当面谈谈,不知道方将军可有时间?”
方志文坐在马上俯视着前面挡路的两个玩家,一个高高瘦瘦面皮白净,面容清秀有着江南人的特征,脸上始终带着温和笑意,特别是他的眼神里,一直带着诚恳的笑意,让人觉得这人非常的可信。
另一个身材魁梧,面相方正粗旷,浓眉大眼,大耳厚chún,一眼看上去,给人一种直爽敦厚的感觉,但是眼睛里却不时的闪过一丝精芒,显然是个粗中有细,扮猪吃老虎的角sè。
这两个很有特点的人站在一起,主次似乎不用说,大家都会认为是那个高瘦的男子,但是方志文从那高瘦男子的身体微微向左倾斜,却猜测主事的其实是那个壮实的男子。
至于他们为何能知道方志文的身份,而且只知道方志文的将军身份,这显然跟红颜工作室有关,不对,方志文记起来了,李雪音曾经跟他说过,红颜已经改组叫怒火了。
想必天下会的人从怒火工作室那里得到了自己情报,事实上,怒火那边的情报也仅仅限于密云要塞的一些基本情况,以及方志文的身份,其他细节的东西,怒火完全是不了解的。
对于怒火会出卖自己的情报,方志文早就有准备了,只不过让方志文奇怪的是,为何这么迟才会出卖,让方志文都等得有些不耐烦了,看来怒火是在待价而沽也说不定,至少现在卖给综合实力排在游戏组织前十的天下会,得到的好处肯定是不少的。
“哦?怒火得了什么好处了?”
“呵呵,不多,怒火已经并入了天下会,不仅仅是在游戏里面。”瘦高个似乎一点也不奇怪方志文的问题,几乎想都不想就随口回答了。
方志文了然的点了点头,忽然兴趣十足的问道:“听说怒火的老板不大喜欢你们的,她是怎么同意合并的?”“你是说白小姐?她已经不是矢股东了,所以她的意见并不重要,看来方将军对怒火很了解啊,难道方将军对怒火有些什么想法?”方志文利索的从马上跳了下来,伸手示意请天下会的两位朝院门走去,显然,他是愿意谈一谈的,这让天下会的两位非常的兴〗奋。
一行人在客厅坐下,方志文笑着问道:“还没请教两位如何称呼,我这里的人想必两位都已经知道了。
方志文的意思显然是不想介绍自己身边这个伪娘的身份至于跟着自己的小僮香香,方志文更加不会说破了。
天下会的两人迅速的交换了个眼神那瘦高的男子朗声道:“在下是天下会的外事总监,姓赵名瑜,字伯阳,这位是天下会的副会长张翰字志远。”
“两位今日是代表天下会而来?”
见方志文没有介绍身边那个年轻公子的意思,两人也不好追究只能当作是方志文新找到的幕僚,至于身后的童子,两人只是扫了一眼,觉得有些过分的清秀,倒是没有注意到什么特别的东西。
“正是,我二人已经被授予全权。,…
“很好,那么在开始谈之前我有个小小的请求,想要作为我们谈话的先决条件。”方志文的手指在面前的茶碗边沿轻轻的摩挲着,脸上带着淡淡的笑容,但是语气却十分的坚决。
赵伯阳微微的点了点头:“请说。”
赵伯阳与张志远都明白方志文的意思是原来两家是有些纠葛误会的所以想要开诚布公的谈判之前,方志文需要天下会的一个态度,
看天下会是不是以诚恳的态度来进行这次会谈,如果拿不出这个态度那么也没什么好谈的了。
“刚才伯阳说到了怒火与我的关系,怒火与我的关系是什么想必两位非常清楚所以,天下会厚待怒火,这显然与我的利益,与你们此来的目的是不相符的。”“这个怒火当时在古柳镇的负责人李雪音小姐已经从怒火离开了,那么再追究其他的人的责任是不是有些……”
赵伯阳脸上一副为难的样子,嘴角却挂着一丝莫名的笑意,似乎在说如果继续追究下去,显得方志文太过小家子气了,张志远的脸上也挂上了一副不屑的神情,仿佛在替方志文不值。
方志文抽了抽嘴角,这些玩家果然都不是省油的灯,欺负自己没法联络玩家是吧?可惜他们没有想到,李雪音却是自己最信任的玩家之二,并且正在帮方志文管理林西城,赵伯阳与张志远的表演,则真正的成了表演,丑剧的表演。
“哦?怎么我听说,当时在奔柳镇做主的是个叫什么剑风的人,你们都是异人,难道不知道么?”
“呃!”赵伯阳的亲切笑容僵在而来脸上,张志远的表情也有些尴尬,他们没有想到,方志文是如何知道这些内幕的,这些东西可不会出现在论坛上,方志文不可能从别的无关的玩家那里听到,那也就是说,在怒火的内部,还有人跟方志文有着不同寻常的关系?难道是那位白大小姐?
方志文冷冷的笑了笑:“看来二位此来没有什么诚意啊!”
赵伯阳与张志远对视了一眼,虽然现在玩家都已经知道,游戏里的NPC的智商越来越高,甚至已经不差于真〗实的人类,特别是那些历史名人,绝对比玩家精英还要狡猾,加上最近发生的扬州事件,天下会已经紧急的重新评估了行会的策略和宗旨。由此而决定展开与方志文的正面接触,希望通过与方志文的合作,在幽州能打下一片基业,同时也打开一个进入NPC体系内部的缺口。
尽管怒火的剑风已经提醒他们,这个方志文不是一个简单的人物,但是两人还是想不到,方志文已经难缠到这种地步。
NPC注重诚信,奉行仁义,玩家却将这些东西弃之如敝履,想要在NPC面前得分,那么诚信仁义便是不二的通行证,而一上来,赵伯阳与张志远的脑门上,就已经被方志文贴上了欺诈和谎言的标签,这让两个天下会的精英沮丧不已。!。
第一百一十一章天下会的目的
张志远见场面就要陷入了尴尬之中,赶紧出声打破僵局:“方将军莫怪,我这位兄弟商人出身,在商场上尔虞我诈习惯了,所以总是带着这些坏毛病,还请方将军见谅!”
方志文侧头看了一眼甄二公子,甄二公子自然知道方志文的意思,不满的回瞪了方志文一眼,意思是自己可没有那些坏毛病。
方志文也见识过甄二公子的谈判过程,双方虽然也是镯秣必较寸土必争,但是却很少有欺诈的情况出现,双方的原则都是摆明的,当然了,有些东西你看不见想不到,人家也不会主动告诉你。
按照甄二公子的说法,如果你被标上jiān诈的标签,以后找你合作的人便没有了,所以,生意场上虽然要斗智斗勇,但是万万不可狡猾无信,谎言更是大忌。
方志文点了点头:“听说异人无文,所以在生意场上无所不用其极倒是可以理解的,但是,我希望贵会与我往来的时候,不要带着那种恶习。”张志远与赵伯阳都尴尬的点叉应下,恍惚间,似乎方志文主导了这次谈话,话里隐隐的有教训两人的意思,双方的地位不知不觉的从平等变成主从了,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
“多谢方将军谅解,以后伯阳有做得不到的地方,请方将军随时指教。”赵伯阳也不错,虽然不好立刻将局面反转过来,但是顺着杆子先拉上关系,有了“以后,就有了交情,有了交情,事情就好说了。
方志文不在意的笑道:“伯阳是说冰冻三尺非一日之寒一时半会怕是改不过来了?”
“呵呵,惭愧,惭愧!”“是该惭愧,无论有什么理由,不仁不义,无诚无信都不值得夸耀!那么二位打算如何回应我刚才的要求呢?”方志文毫不犹豫的继续表现强势,不管天下会找自己所什么首先先拿些好处再说,怒火背叛密云塞没有受到任何惩罚,这是不争的事实,方志文虽然不在乎这个名誉损失但是密云塞不能不在乎,未来的丰宁郡也不能不在乎想要割据一方,却没有割据一方的霸气是肯定不行的。
“这个……”见赵伯阳与张志远都有些犹豫,方志文一点都不着急,反正难题在他们那边,方志文没有任何义务帮助他们解决困难,端起茶水慢慢的啜饮着,方志文的眼神不由得瞄向了身侧的甄二公子,甄二公子目不斜视的看着对面的两个异人,但是嘴角的那抹笑容却没能逃过方志文的眼睛。
方志文知道天下会的两人在犹豫什么,剑风这个人对于天下会来说是个可有可无的存在但是,一个刚刚被兼并的公会,其领导却不能被天下会保护,反而被出卖给以前的仇人作为交易筹码这种事情传出去,天下会的脸面就不大好看了如果再有居心叵测的人推bō助澜,这事非掀起一个**ō浪不可。
现在他们就是要衡量,到底是卖掉剑风与方志文合作划算,还是终止与方志文的合作保护剑风划算,更有意思的是,方志文对于剑风的态度,如果方志文要继续追究剑风的背叛行为,那么为剑风提供庇护的天下会自然就变成了方志文的敌人,而天下会也会拥有一个庇护背叛者的名声,这点难免不会被敌对的行会所利用,现在仔细的想想,似乎兼并怒火是个得不偿失的行为啊!
张志远迅速的衡量一下,既然已经兼并了怒火,并且将天下会现在明显处于一个不利的位置,那么要么一错到底,坚持天下会的决定,要么立刻改正错误,将剑风清除出天下会,坚持强硬下去,天下会将会收获一个强敌与坏名声,清除剑风却有可能获得一个强助,以及一个坏名声,当然了,如果能将坏事变好事,那么天下会就赚大了,而这点倒不是完全做不到的。
“原来这里面有这些bō折,看来我们是被剑风给méng蔽了,此事我们回去一定会彻查清楚,如果此事确实为剑风所为,天下会虽然是异人组织,但是也不是背叛者避难的温chuáng,这点请方将军放心。”“好,既如此,两位可以说说此行的目的了。”
方志文并不担心这两位回去之后推脱已经应承下来的承诺,也不害怕他们给剑风找个什么借口以逃脱惩罚,因为这事是双方谈判的前提,自然也是双方进一步合作的前提,难道天下会仅仅是想跟方志文说说话而已么?
赵伯阳与张志远对视了一下,仍然由赵伯阳开口:“不知道方将军对古柳镇有何想法?”“哦?天下会准备将古柳镇攻下来?想不到天下会已经有这个实力了?如果天下会能取得古柳镇,我自然是欢迎的,收复失地,好事啊!”“方将军说笑了,我们天下会虽然有些实力,但是收复古柳镇这样的事情并非小事,也必须从长计议吧,而且收复古柳镇必须有一个前出的基地,方将军以为呢?”方志文笑了笑:“那对我有什么好处?”赵伯阳身子向前倾了倾,略微提高了点音量,显得自已很有信心的样子!
“天下会能分担密云要塞来自比方的压力这是其一,其二是在将来,能帮助密云要塞抵挡来自身后异人的威胁,还有,可以帮助将军抵抗来自刘虞的威胁。”
“呵呵,伯阳想得真远,那么如何隔绝来自天下会的威胁呢?”“这个……”
“如果天下会为我提供百万人口和古柳镇,这事就可以谈。”“百,百万人。?”
“对,如果手里有密云以及古柳两座一级城市的话,就不用担心你们在背后谋算我了,是不是这个道理啊,呵呵”
谈判么,不就是漫天起价坐地还钱嘛但是方志文这个条件,却摆明了是底线,也就是说天下会想要到密云地区发展,并且得到方志文的支持,那么这个就是先决的条件,说起来方志文的这个要求也不算过分,除了人口的数量有些离谱至少这是一个让密云要塞安心的前提,不然谁又愿意去养虎为患呢。
百万人口难不难?其实也不是不可能,只要天下会买下五十个人口满员的一级镇,然后将人口变成奴隶全部贩卖给方志文就可以了,但是这里面的投入有多大就值得好好的计算一下了,且不说别的,光是计算一个人头百两银子,这就要投入一个亿,如果还要计算建筑损失、运费、食物,以及其他投入,还有卖方利润,没有几个亿,这事都操作不下来。
当然,天下会也可以动员自己名下的城镇但是人口这东西不是无限制刷新的,镇级的建筑摧毁之后,这个废墟一年内是不会被再次划给玩家经营的,村级的一个月城市则是五年,而每一个城市的玩家领地数目也是有限的毁掉一个就少一个,所以,买卖人口这种生意,确实是一个暴利的生意,只是做的人不多,量也不会大。
至于募兵然后将士兵退职为民,当然是可以的,不过募得士兵可是有籍贯的,从哪里招募,退职的时候就会回哪里去,想要将士兵变成俘虏,然后变成奴隶,这个俘虏的比例是很低的,想钻这个空子是不可能的。
“将军说的是,可是这个要求太高了,别说天下会,我想任何一个异人组织都做不到这点,或许,将军可以提个别的条件。”
“这并非条件,而是一个保证,有了这个保证,我才敢放心的与你们合作,否则,我岂不是在引狼入室?”
赵伯阳与张志远颇为无奈,倒不是他们两个智商不行,实在是因为方志文占着绝佳的位置,这事是天下会求到了方志文身上,方志文本身对天下会是毫无所求的。事实上,刚才赵伯阳所说的好处,方志文根本就不在意,因为这么长时间了,蹋顿与鲜卑人也进攻过密云要塞两次,但是都是以失败告终的,至于玩家的威胁,短期内还看不到,刘虞的威胁就更远了,也就说,其实天下会的手里没有什么像样的筹码。
不过这不要紧,因为这只是第一次接触而已,虽然现在天下会没有合适的筹码,但是不代表以后就没有了,甚至天下会可以制造对自己有利的形势。
现在在密云塞的南部,还是有不少的玩家村镇的,但是由于方志文指使慕容方不断的袭扰,这些玩家都不敢在村镇建设上投入,所以基本上都是村级的建制,偶尔有个镇子出现,就会遭到慕容方与蹋顿的双重打击,慕容方看重的是人口,蹋顿看重的是资源。
天下会也可以选择在这些幸存的村镇做文章,至于要怎么做,那就要好好的研究了。
“方将军的意思我们明白了,这事太大,可否容我们回去再详细的考虑一下。”“可以,反正你们随时都能找到我,不过有一件事我也要告诉两位,既然我现在能与天下会谈,明天也有可能跟星光公会谈,或者别的什么公会,希望你们能尽快有个决定。”
“这我们明白了,我们会尽快决定的。那么今天我们就先告辞了,非常感谢将军的招待。”张志远与赵伯阳脸sè都变了一下,但是事已至此,没有别的办法了,两人只好站起来行礼告退。
“好娄,不送!”方志文只送到大厅门口,剩下的路就让史阿代劳,将人送出大门口。
“大人真的要容忍异人在密云发展么?这些异人恐怕也会盯着塞外吧?”甄二公子站在方志文身边目送天下会的两人离开,皱了皱眉头,忽然开声问道。
“必须的,异人的崛起是无法压制的,只能合理的引导和利用,如果能让异人为我建起两座城市,甚至一座也可以,密云地区的主导地位就牢牢的握在我的手里,至于塞外,等我吃完肉,给他们喝点汤也是应该的。”
方志文淡淡的笑了笑,随口回答道,甩了甩宽大的衣袖,方志文似乎不大习惯这种文士福衫:“下午出发去下郊吧,这里没什么好看的了。”!。
第一百一十二章是巧合么
“甄公子,甄家为巨商,却非巨族,是因为甄家善于经商吧?”
方志文随意的挽着缰绳,任由战马按照它自己喜欢的节奏走着,侧头看向身边的甄二公子,甄二公子这些日子随着方志文的骑队似乎渐渐的习惯了这种高强度的行动力,基本上能够跟上骑队的节奏了,或许是因为运动增加了的原因,原本显得有些苍白的脸庞,现在也有些血sè了,看上去人也显得更有精神了,就是那个笑容还是让方志文觉得有些顶不住,。
“正是,冀州大族多有仰仗我甄家的地方,实为甄家能够为其赚钱,甄家能存于今日,也是因为这个原因,但是甄家如今上不能上,下不能下的局面,也盖因如此啊。”
“呵呵,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正是。”
“那么,甄公子,成为一个巨商最重要的是什么?人脉还是眼光?”
“都不是,最重要的是底蕴,是人才。”
方志文颇为苦涩的咀嚼着这两个字,人才啊!方志文现在已经开始感觉到缺乏人才的痛苦了,密云要塞与林西城一南一北,形成了割断鲜卑,横桓草原的起点与终点,但是想要逐步推进城市蚕食的策略,就必须继续立城,在古柳镇,在丰宁一路将城市链条建造到林西城去,然后将这个城市带慢慢的扩张开来,这就是方志文的长远思路。
但是,城市是需要人才来管理的,特别是这些战守合一的军事重镇,更加需要文武全才,能够独当一面的管理者。而方志文现在缺少的,恰恰就是这种人才。
密云要塞立城不到两年,林西城一年都不到,想要自己培养出人才来,无异于痴人说梦。但是想要招募到历史名人却又那么困难,一个不怎么样的陈端。都极难入手。想要绑架还会闹出个通缉任务。
如果去寻找那些还没有成长起来的少年名人,类似田豫、周泰,这个思路倒是可以的,但是一来寻找不易,二来找到了能否培养起来还两说,而且,还是需要时间,那还不如想办法努力提高学院的等级,直接培养属于自己的人才算了。这里面区别真的不大。
单算潜力的话,在密云要塞学院中学习的孩子们,也一样能找到类似田豫与周泰这种潜力等级的人才出来,而这些人才正是田畴和李雪音重点培养的对象,只是想要这些人能够独当一面,。那还早着呢!
这就是甄二公子刚才所说的底蕴吧,除了时间之外,方志文实在想不到。还有什么办法能够积累出来所谓的底蕴。
望着有些yīn沉的天空,空气闷热地堵住了xiōng口,似乎连呼吸都有些燥热,方志文无奈的摇了摇头:“好像要变天了,得找个地方避避雨。”
“主公,前面五里之外有个庄子,要避雨就去那里吧。”史阿闻言立刻答道,由于方志文将金鹰交给史阿使用,所以,史阿已经越来越偏向于斥候头子这个角sè,而且他本身的能力就是迅捷和匿踪,倒是很适合这个任务。
“好,就去那里吧,我们赶一程……当方志文一行顺利的进入到农庄的时候,倾盆大雨也紧追着他们的脚步落了下来,让众人庆幸不已,其实这里毕竟是游戏,淋湿了也不会怎么样,当然,体质差的生病什么的确实会发生。
雨非常大,几步之外的景物就已经看不清楚了,这个时候在外面行动确实非常不方便,方志文也不记得游戏里是什么时候开始出现了生病的概念,好像不知不觉就出现了,当你发现街面上有药店,巷尾有铃医游走的时候,才发现它似乎早就存在了。
这种变化不断的在悄无声息的发生,就像NPC的智能越来越高,连这个小小农庄的农夫,都跟真正的农夫一样,看到甄家马匹上的标志,一样会lù出谦卑和羡慕的神sè,分给那些光屁股小孩的麻糖时,他们眼神里的欣喜和雀跃清晰可见。
还有屋外这倾盆大雨,这种天象的变化越来越多,也越来越影响到广大玩家的生活和游戏,如果这里依然是游戏的话,。
“这里有甄家的商队?可是向北行进?那太好了,这位壮士能否让我们见见贵主事,我们想要前往北海,不知道能不能让我们加入贵商队?如今天下不靖,一路上也好有个照应。”
“二位可有名帖,待我拿于主人看过之后再说。”
“主人?难道有甄氏的主家在此?”
“二位无需猜测,如果主人赐见二位自然知晓,否则在此猜测也无益。”
“呵呵,不愧是世家仆从,这是我二人的名帖,请转交贵主上,多谢了!”
“不客气,请稍候。”
方志文占据着农庄的大厅,其实也没有多大,那二人应该是在门房处被史阿挡住,所谓的名帖,就是系统名片,有了这个东西,真实的身份就无法隐瞒,当然,如果有相关权力机构发出的名刺,还是可以伪装身份的,不过这个难度很大。
史阿很快就将两张名帖送了进来,由于走廊屋檐有些短浅,所以史阿身上沾了水迹,在门口拍了拍衣衫上的水泽,担心弄湿了厅里的地板,史阿并没有进来。
“主公,有两个文士在外求见。”史阿低声说道。
“是求见甄公子吧?将名帖交给甄公子。”
周泰跑过去接过名帖,转身交到甄二公子手里,甄二公子瞄了方志文一眼,笑了笑打开名帖看着,史阿则在门口等着回话。
“陈铄陈正峰,陈铿陈复希,这两个人自称是康成公弟子。这是要去北海拜见老师吧。既是名师子弟,就请一会吧。”
甄公子皱着眉头,显然他是没有听说过这两个人的,见他们不过是看在那个什么康成公的面子上,不过方志文更逊,。他还没有搞明白倒是谁是康成公呢?
史阿听了甄二公子的话并没有动,而是在等待方志文的命令。甄二公子稍稍楞了一下。也不以为忤,军人肯定是听主将命令的,虽然史阿穿着甄家下人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