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6部分

装。”香香见没法解释哥哥的问题,找了个借口溜掉了,其实她也不想用现在这个样子见到周泰,小丫头也是要面子的。
“主公,坞堡外有人求见。”
“嗯?”方志文奇怪的看向段志然,这个地方有人求见?自己应该没有认识的人,在汉阳吧?难道是那些玩家,刚才自己召见文聘的时候,还特意的避开了玩家的耳目,难道还是有玩家发现了?
“来者是什么人?”
“其自称是汉阳县的小吏,受命为文县尉传递书信到庐江,那封公文我看到了,他说是文县尉指点他来此的,想要搭乘我们的船到庐江。”
“搭船?我们的下一站是九江,不是庐江,不过貌似现在港口里也没有别的船只,让他先上我们的船吧,如果事情紧急的话,到了九江再在那里转船吧。”
“诺!”
“等等,这人是异人么?”方志文忽然想到了什么,叫住段志然问道。
段志然也愣住了,刚才那个人看上去似乎不是异人,因为在段志然的记忆中,异人是非常容易识别的,他们特立独行的行为和说话方式,一看就知道是异人,现在主公这么一问,段志然忽然想起,似乎异人与自己这些人根本就没有什么明显的分别,如果异人刻意的遮掩他们的身份,自己是分辨不出来的。
“呃应该不是吧。”段志然回想了一下那人的做派,完全没有异人的做派,应该不是异人。
方志文皱了皱眉头,他比段志然更早发现这个问题,其实如果玩家刻意的装扮城原住民,基本上很难靠肉眼能分辨出来,刚才他也不过是随口一问,见段志然如此的表情,方志文马上提高的警惕。
“这样吧,让他乘坐后面的货船,你跟着他,注意观察他的行动,不过不要太刻意了,还有嘱咐船上的船工,不要乱说话。”
段志然愣了一下,立刻明白了主公的意思,点了点头应下,然后转身朝坞堡大门走去。方志文想了想,立刻招来身边的一个属将,让他通知史阿和宇文伯颜,立刻准备登船,自己也急急朝专用码头走去,他要挡住香香,不让她出现在船舱外面,防止被那个搭顺风船的人看见。
方志文的小心是正确的,那个拿着文聘的书信前往庐江报信的人,确确实实的是个玩家,这家伙叫文先勇,现实中也是姓文的,说不定还真是文聘这一脉的后世子孙,而且他进游戏的时候就是立足现实中襄阳的一个工作室的员工。
这个在游戏中叫做暴风军团的工作室,现在已经被一家大公司兼并,成为一个正式进军游戏产业的文化公司,暴风军团以洞庭湖为根基,立足与发展水军以及航运业,这次的江夏蛮族叛乱中,暴风军团更是涉入颇深,汉阳围城战中,暴风军团是玩家之中最大的组织,并非是只攻击方,防守方亦是如此。
参与蛮族叛军的玩家,朝着守城的汉军攻击,参与防守的玩家,则朝着蛮族叛军攻击,双方各取所需绝对是一个双赢的局面,如果没有别的玩家参与的话,那么这场战役最终受益最大的绝对是暴风军团。
谁知道系统弄出了一个剧情任务,直接将文聘给送到了汉阳城,立刻将暴风军团的如意算盘打碎,而作为一个暴风军团的情报组员,文先勇一直是以一个原住民的身份混迹在汉阳城中的,可惜,这种身份在真正进入官府的时候是无法隐瞒的,但是做个小吏确是无需辨明正身的,因此,他就一直潜伏在汉阳城的官府中,为暴风军团打探消息。
而这次文聘忽然杀到,暴风军团没办法逆转剧情,也没有办法鼓动蛮族滞留在汉阳城下,但是完成了这个剧情任务的那神秘的玩家,以及那一千黑色的幽州突骑,还是引起了暴风军团的注意。
毕竟方志文兄妹在颍川闹出的动静是不小的,天下会并非是一个小组织,而是一个在游戏中排得上名号的大组织,能够让天下会吃瘪的人物,又岂会是默默无闻之辈。在郤月港的战斗中,自然会有好事者录下了战斗录像,那黑色洪流一般的幽州突骑很快就被文先勇对上了号。
正巧文先勇又接到了文聘发布的任务,知道了那对幽州突骑兵的去处,他立刻紧赶慢赶的追了上来,想要确定这些盘踞在郤月港的幽州突骑到底是不是干翻天下会的那对兄妹,如果是的话,在这江面上,暴风军团的力量还是非常可观的,反倒是幽州突骑没了用武之地,更何况,据当时在郤月港的玩家透露,进入郤月港的船只里面没有战船,只有六条客货船。
见那名武将进坞堡溜了一圈出来,答应了自己搭顺风船的请求,文先勇自然是非常的高兴,可惜,等他进了坞堡才知道,自己与目标所乘坐的不是同一条船,他委婉的想要换到前面的船上,结果段志然干脆就假装不明白。
无奈之下文先勇也只好上了货船,毕竟他是来搭顺风船的,航行期间,他向段志然和船工们拐弯抹角的打定前面客船上乘客的情况,却什么也没有问到。长期从事情报工作的文先勇明白,可能人家已经在怀疑自己的身份了,文先勇想来想去,觉得不管这船上的人是什么身份,反正是有钱人没错,还有这五艘货船上的货物,加起来也值得暴风军团动手了,于是趁着夜晚,放出了鸽子告知家里这几艘大船的情况,建议暴风军团劫了这个船队。
暴风军团接到文先勇的报信,也觉得这个船队值得做一票,刚好弥补一下这次在汉阳城下的损失,如果这船上乘坐的真的是那对兄妹,暴风军团也算是出了名了,顺便还能卖个人情给天下会,像暴风军团这种地方性的商业组织,还是很愿意与天下会这种全国性的组织搞好关系的。
只是从汉阳到九江,不过是一夜的行程,等暴风军团收到文先勇的消息时,已经不可能在九江之前动手了,只好再找机会。
至于方志文,想要辨明这个信使的身份其实很简单,只要让他出示名帖就可以,但是方志文没有这样做,自己在汉阳亮相,肯定会引起一些人的关注,方志文在逐渐弄清楚了玩家组织的情况之后,正在逐步调整策略,所以,对于这个信使,他是另有打算的。
【主角对待玩家组织的策略,开始有所变化,这是随着他对玩家组织的认识,以及对两者关系的重定位产生的应对,应该不会太突兀吧。
关于名将出场少的问题,这还没正式进入三国时期呢,乱世出英雄,现在的英雄都还老实猫着呢,这么着急让他们出场么?】
第九十一章水战学问大
“这么说那个叫文先勇的看上去很普通,除了晚上放走一只鸽子之外并没有做什么奇怪的事情?”
方志文没有去九江港闲逛,只是安排了史阿、周泰陪着香香出去溜达一圈,并且叮嘱香香要注意安全,不要吃太多的乱七八糟的零食,香香虽然嘟着嘴眼神里却全是笑意,倒是很听话的没有坚持。
段志然透过船舱侧面的舷窗看了看,其实这个方向上只能看到江面,除了远处的那些往来船只,啥也看不到。
“没有,不过他向我跟船工婉转的打听主公以及部队的情况。”
“哦,看来这个人还真的不简单呢。”
“要不我们强制让他表明身份?”
“呵呵,没有必要,毕竟他现在明面上的身份只是一个汉阳信使,搭乘我们的船而已,就算他打听我们的事情,也可以说是好奇,如果我们主动跟他翻脸,倒是我们的不对了,说起来我们也不占理,即使他真是异人,我们也不能因为他是异人就随便杀人吧?”
“那怎么办,就任由他跟着我们,这样一来我们的行踪岂不是就泄漏了?”
“现在估计已经泄漏了,其实在郤月港动手的时候,我们的身份就很难再保密,现在更重要的是,我想弄明白这个文先勇想要做什么?”
“还能做什么?肯定是想要在江面上攻击我们,在江上,我们的骑兵没法发挥作用,正是我们战斗力最虚弱的时候,他若真的是个有心人,必定要做的就是这个事情,而且他昨晚就放出了鸽子的话,想要攻击我们的人恐怕已经在赶来了,哎呀,主公,我们不应在这里停留,应该直奔庐江,到了庐江,这个人就没有理由再跟着我们船队了。”
方志文笑了笑,指了指江面上道:“你认为只有这个人在跟着我们么?我倒是觉得我们从郤月港一离开就已经有船只跟上了我们,这个人不过是其中一个罢了,他在与不在都没啥影响。”
段志然有些惭愧的低下了头,自己完全没有想过这事,其实只要稍微想想,就能明白主公的话是正确的,同样数量的幽州突骑出现在汉阳,有心人立刻就能联想到曾经出现在颍川的幽州突骑,而在汉阳唯一的港口,便是郤月港,所以在汉阳解围之后,聪明的异人必定会盯上郤月港,甚至那些蛮族叛军也可能会盯着破坏了他们好事的主公,自己真的是太大意了,真是有愧于亲卫副统领这个职位。
“主公,那要怎么办?要不我们改走陆路吧?”
方志文想了想,端起茶喝了口,不大在意的说道:“不着急,我们又不赶时间,等周泰回来,我问问他在九江与庐江之间,有没有适合动手的地方再说,水战我们都不熟悉,如何决策还是要听取行家的意见。”
没多久,香香的声音就在舱外响了起来,听着香香急促轻巧的脚步,方志文脸上露出愉快的笑容。
“哥哥,这是我买来的当地小吃,一会我们一起吃,我先去换个衣服,穿这个好重。”
“呵呵,好!”
方志文摇了摇头,笑呵呵的应道,史阿现在不用说,已经被可爱的香香俘获了,看香香的眼神就像在看自己的孩子,诸位可不要误会,史阿现在年纪快三十,在那个时代,都差不多快要做爷爷了,只是这家伙一直都没有娶妻而已。
至于周泰,还对热情活泼,又率真可爱的香香有些无所适从,毕竟还是没有见过市面的孩子,对于开朗的有些过分的异人女孩也不大认同,但是至少也不讨厌,唯一比较让他不舒服的,就是香香总是在向周泰推销‘字’,难道她不知道,字是需要自己长辈赐予的么?!
眨眼,香香就换了一套有着江南越族风格的服饰出现在方志文面前,看得方志文眼前一亮,香香的年纪正是如山花般烂漫年龄,不管穿什么都掩饰不住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更何况香香本来就是个小美女,身材经过长期的煅炼又好得不得了,只可惜在现实中,这个女孩却只能永远的躺在病床上。
方志文招呼大家坐下,一边喝茶,一边品尝讨论着香香买回来的各种吃食,要知道中国的各种小吃背后,其实都有着一个或者许多个好听的故事,所谓的饮食文化嘛。
笑谈了一会,方志文将话题引向了正事。
“周泰,如果让你来攻击我们这个船队,不考虑你手头的人手问题,在九江到庐江这个江段上,有合适动手的地方么?如果你是蛮族叛军的话,又应该如何攻击呢?”
方志文的问题很直接,但是在座的都是在战场上九死余生的人物,虽然略微有些吃惊,但是却都很沉稳,就想香香也只是略微有些担忧的看了哥哥一眼,就安静的看着周泰,等着他的回答。
“主公,如果只是水贼的话,攻击的时间只能选择晚上,在白天水贼是不敢公然在江面上行劫的,否则必将遭到所有过往船只的围攻,这个是江上行船的行规。但是在夜里,因为很难分辨敌我,所以夜里的船只是不会凑这个热闹的,这也是大多数货船都不会夜航的根由所在,至于客船,由于多数是异人乘搭,所以选择目标很重要。”
“周泰,你说了半天也没有回答问题啊!”香香有些不满,因为周泰总是不愿意让哥哥给他赐字。
周泰满不在乎的撇了香香一眼,他知道,主公是不会因为香香而怪责自己的,更何况,香香根本就是一个十分善良的女孩,她对自己的不满肯定是因为自己一再拒绝让主公赐字的事情,不过自己的父母长辈皆在,何劳外人赐字呢!虽然主公也不算是外人,不过他还是希望他的自家的长辈来赐字。
“别急,我不说明白,主公就很难理解水贼如何选择地点和时间。”
“哦,那你接着说。”香香不好意思的给周泰续了点茶水,她倒是一点都介意承认自己的错误。
周泰直起身子逊谢,接着转向方志文说道:“由九江到庐江,不过一日的行程,如果是清晨由九江出发,风向合适,不到天黑就可到达庐江,不过此时多东南风,风向不好,所以会完一到两个时辰,最迟可能会戌时中才能到达庐江,如此计算,能动手的时间是天黑之后的酉时中到戌时中这一个时辰之内,又因为太过靠近庐江港会遭致官军水兵的围剿,这么推算,动手的地点就很有限了,所以.....”
“哇,果然是行行都有门道,就连做个水贼都有这么多的讲究和学问。”香香有些惊奇的叫到。
“呵呵,可不是么,而且做水贼可是提着脑袋的生意,能不讲究么,说不得要比别的行当更加的讲究。”
“主公说得极是,做水贼的讲究很多,从水手、刀头、勾手,到座探、漂子、行商分工细致,行动严密的才能保得住命花那刀头舔血赚来的钱。”周泰有些感慨的说到。
“这么说来,如果有人要动手的话,就会选择在离庐江一个时辰左右的江段了?”
“我刚才所说的是水贼,如果对方是异人的话,讲究可就没有那么多了,他们随时都可能动手,因为异人之间的争斗,江上的商船和客船,乃至水军的船只都是不会管的,主公的身份恐怕异人大都不知,所以他们如果动手的话,除了港口之外,随时都可以。”
方志文点了点头,香香有些担忧的看了看哥哥,其他诸将脸上也都有些沉重。
“那么如果动手的是蛮族叛军呢?”
“主公,蛮族叛军不习水战,他们手里只有些舸舟,渡江尚可,战斗的话,直接用这些大船撞过去就翻侧了,如何能战斗。”
“不可以远处用火矢之类的进攻么?”方志文好奇的问道。
“在小舟上用火矢是不行的,数量太少很难有效果,如果只是为了杀伤或者逼迫我们闯滩的时,还可以采用凿船的方法,还有用火船倒是也可以,不过我们大船速度快,除非数量太多,否则很难成功,而且,火船也是需要有人操舟的,火船点燃后,操舟者不习水性如何离船?所以江夏蛮叛乱至今,未有一次水战。”
方志文感慨的看了看周围的属将,自己的这些将领都是弓骑将,在草原上个个都是狠角色,可惜到了江南水乡,就成了没牙的老虎,这水战绝对不简单,周泰只是随便说说,里面就有这么多的门道,自己想要在水面上取得胜利殊为不易,要不是那夜自己碰到的水贼只是为了抢劫,并非为了杀人,说不得自己早就到江底喂王八去了。
看来自己真的不能托大,在江上与对方硬撼绝对是以短击长,实在不划算,既然如此,就只能走陆路了,在陆地上,方志文不相信现在这个阶段有玩家能够挡住自己的铁骑。
“看来只好走陆路了,庐江就不去了,沿着江南,直接奔建邺吧,一千多里,不远。史阿你跟船主去交涉一下,将船资结清,至于那个文先勇......志然,等会我写封信你交给他带去庐江,不能白白的让他坐我们的船。”
“哥哥是要借刀杀人么?”香香眨了眨眼睛问道。
“呵呵,如果我说这送信的人是蛮族探子,不知道庐江郡守信不信呢?”
【今天晚上有事出去了,更新延误,见谅!】
第九十二章遭遇战
凌晨,方志文请船主将他们送过了东侧的湖口,在对面一个不知名的小码头登上了湖口东岸,迎着天边的晨光一队骑队向着东方奔去。
不过,方志文还是低估了追兵的决心和能力,由于江南河汊纵横很多,有时候明明就在河对岸,却要绕很远的路,骑队的速度自然快不起来,而且方志文也很明白,骑兵在陆地上跑的速度,绝对赶不上江中运兵船的速度。
所以,方志文带着骑队略微向南远离了江岸,就是防止对方及时的将阻击部队运送到自己的前面来埋伏自己,但是有一点却是方志文没有办法避免的,那就是玩家乘坐系统驿站的马车,直接到城市中重新买兵募兵,然后形成跳跃式的追击战术。
所以刚刚过了中午,方志文一行就在彭泽以东不远被人截住了,对方选择的战场非常巧妙,左边是河叉,右边是麦田,宽不到两里,再向南则是一个小山,高不过三五十丈,堵截的部队加起来不到五千人,正前方的道路上被长枪兵阵堵住,稍后一点是弩兵阵,左边的河对岸也有一个弩兵阵,人数不多,三五百人的样子,隔着右侧的麦田,则有两千左右的弩兵,靠近山坡站着,显然还在射程之外,至于为何要隔着麦田立阵,是因为麦田此刻已经变成了水田。
方志文驻马看了一会,这个战场准备得相当充分,敌人充分的利用了地形,在道路上挖开了几条壕沟,既让河汊里的水灌进了右侧的麦田,形成了一片泥地,不利于马匹奔跑,有起到了陷马坑的作用。左侧的河汊虽然不宽,但是马匹是跳不过去的,想要通过这里,只有一个办法,冲进灌了水的麦田里,绕过陷马坑,然后硬冲道路上厚厚的长枪兵阵,看这个架势,不像是要决战,对方的目的是要堵路。
方志文安静的坐在马背上,微微的皱着眉头,他当然不是为了眼前的这个阵仗感到担忧,虽然这些玩家追击的速度很快,情报有非常的准确,打法也很聪明,玩得陷阱更是气人,但是在绝对的实力面前,这些都是没有用的,方志文不用冲阵全部下马步战也有信心击溃眼前之敌,他更在意的是这些人堵路的举动到底是为了什么目的?
香香看了一眼正在思考的哥哥,她一点都不担心,因为她对哥哥有十足的信心,再说眼前这点阵仗真的没什么好担心的,经过了数万人参与的大战之后,这些小场面真的不足以让她兴奋起来。
将领们也都很沉静,只有周泰显得有些兴奋,这种大场面他还是第一次看到,前天错过了汉阳之战他还很遗憾,现在看来跟着这个主公,战斗是少不了的了,听宇文大哥说了在草原上的连番大战,周泰不自觉的有些向往。
“伯颜,你带两百人看住正面的长枪兵阵和弩兵阵,如果对方逼迫,我们则缓缓向右侧压迫对方的弩阵,将他们赶到山上去,到了山区下马步战,占据右侧的小山,如果他们不动我们暂且也不动,等待史阿的消息,我倒想看看,他们到底打算做什么。”
“对面的哥们,加入我们暴风军团怎么样?否则......”
方志文这边还没有开始行动,对面枪兵阵前忽然出现了一个着甲的玩家,大声的喊着话,脸上洋溢着信心十足的表情。
“就凭你们这些破兵!”
方志文朝着宇文伯颜挥了挥手,示意他执行命令,宇文伯颜随即做了几个手势,指挥部队缓缓的分成两块,虽然还是站在一起,但是指挥权却已经分开了。
方志文的话倒是没有说错,站在对面战场里的兵确实都是破兵,因为都是临时收购的,你还想多么精锐。
而玩家现在最大的毛病就是统帅能力不足,超过五人组队,队长统率力不够的话,士气下降,这些刚刚买来的兵士本来士气就不高,再这么消弱一次,这些士兵的士气几乎都处在随时崩溃的边缘,可惜方志文兵并不知道这点,所以他才没有去冲对方的枪兵阵。
影响一支部队战斗力的因素,除了士兵等级,装备情况等等客观因素,更重要的还有统帅和将领的因素,一个有伯长、屯长、曲长加上军尉组成的部队,士气高昂、战斗力强悍,相反,只有一个将领带领的部队则要差不少,这就是军队的掌控力问题。
而对面的部队直接可以叫做乌合之众,多数玩家现在根本就没有相应的军职,根本无法统帅整合这五千人的部队,所以,这些部队就是临时凑起来的,其战斗力也就可想而知了,如果方志文知道对方连个曲长都没有,五千兵马只有几名屯长统帅,刚才就直接冲阵了,或许太谨慎也是一种毛病。
与方志文这队将帅齐全的军队相比,对面的只能叫垃圾,所以方志文这么说一点都没错,对方的玩家也没有任何能够反驳的理由。
“哈哈哈.....当然不是,只要我们阻挡一下你,后面的大部队随时都会到达,在这江南水网之地,你的骑兵发挥不出作用,相反,我们的步兵却能灵活利用地形,此消彼长之下,你更没有胜算,我想兄弟你也一定能看清楚这点,怎么样,我的提议如何?”
“倒是大言不惭,天下会尚且耐我不何,你们小小的暴风军团又能把我怎么样,就算这次你们能击败我,就不怕我回头报复,也许我不会去招惹天下会,但是你们暴风军团么,算得上什么?!”
“哼,不知好歹,你一个人再强,也不可能与我们整个暴风军团做对,大言不惭的是你!既然话不投机,咱们就战场上见真章,这个世界向来是谁的拳头大谁有理,从来没听说过牙尖嘴利的人有理,哈哈......”
“说得好,让他尝尝咱们弩箭的厉害,看看这大名鼎鼎的黑骑兵又如何!”
“莫不是这货是银样蜡枪头吧?!”
“看那个二货就是个会装逼的。”
“哈哈......”
三面包围的玩家们嘻嘻哈哈的凑着热闹,不时爆几句粗口,或许在他们看来,有了这个困住了骑兵的阵势,这一仗已经是十拿九稳的了,问题是,他们真的不怕方志文转身就走么?如果方志文真的此时撤出战场,以他们的速度是完全不可能追击的,而且他们也不敢追击,一旦离开这个预设战场,方志文杀个回马枪他们岂不是全部玩完。
而且方志文是不知道他们的士气问题,他们自己可是清楚的很,一但战事不利,部队面临着随时崩溃的局面,他们真的不敢离开这个预设阵地。
对面的玩家很聪明,他们是要激怒方志文,让他主动冲阵,可惜这些小套路在方志文眼里完全没有作用,唯一有些不舒服的,应该就是周泰了。
见方志文不为所动,对面的玩家也没有办法,只是骂人的话越来越难听,但是士兵的脚步却是一步都没有动过,方志文心里也开始猜测起来,这些家伙应该不会是统帅不够,士气极为低下吧,如果这样的话自己带着将领一冲,对面的枪兵阵绝对崩溃,根本用不着下马打步战了。
正在双方对峙的时候,后面一骑斥候冲进了战场,将一个传信的竹筒递给的方志文,方志文从竹筒里取出一张颜色略微发黄的纸张,上面是史阿传来的讯息。
“原来是想拖住我们。”方志文笑了笑轻轻的说道。
“哥哥,他们的追兵确实在后面么?”
“是,也不是,追兵并非在后面,而是在前面,而且,这些兵也不是什么追兵,而是一支山岳蛮族从东南面迎面过来,我想,应该是准备与从江上投送的江夏蛮族合兵,攻击彭泽县,我们这里正好处在他们行进的路线上,这些异人是想将我们拖在这里,防止我们躲进山区,当然,我们回头进彭泽他们也能接受。”
“这么说,我们现在退走,南下进山或者北上绕路不就行了?”
周泰插嘴问了一句,说完见宇文伯颜和段志然都没有出声,觉得自己有些莽撞了,周泰有些心虚的看了看方志文,不过方志文倒是赞赏的看了他一眼,方志文喜欢有自己想法的将领,一将无能会害死全军啊,多思多想总好过不会思考。
“嗯,是个可行的办法,不过,向南走更加的荒凉,而且既没有道路又多山,不适合骑兵行动,向北的话,也许正好撞进江夏叛军的队伍里,而且,我们这样就被他们逼走岂不是很没面子,呵呵。”
“他们不怕遇到山岳蛮族么?”
“当然不怕,因为这些异人现在虽然还是正常身份,一旦遇到山岳蛮族,他们就会立刻加入江夏蛮族,打出叛军的旗帜了。”
“要不咱们回去彭泽守城吧,我看这些蛮族攻城的能力很有限。”香香伸高小手提出了一个方案。
方志文皱着眉头想了想,回彭泽是可行的选择,不过江夏蛮和山岳会攻彭泽,按照剧情的发展,很可能庐江郡这次也会发生叛乱,彭泽能不能守住还真的不好说,再说了,自己这支部队是最强的野战部队,进城,似乎有些自封武功的意思,而且,除了回城之外,自己确实还有别的选择。
打定了主意,方志文脸上露出微微的笑意:“不,我们不回去,我们冲过去,他们最多在后面还能组织一次拦截,而山岳人距离我们还有超过五十里,足够我们腾挪的。伯颜,合兵组方阵,去通知史阿,我们将继续向东行进。”
【感谢‘战窦’和‘夏建寅’大大的慷慨打赏,谢谢!
今天上午有些事情,更新迟了,抱歉,不过每天答应的两章我一定会践诺的。
这一段时间情节偏向于大环境和谋略方面,甚少涉及大规模战争,可能会有些稍微淡了一点,但是大家可以掌握这样一个节奏,春夏玩战略,秋冬打大战,期待冬天的来临吧。
顺便,求个推荐票!谢谢!】
第九十三章幽灵骑兵
方志文的骑兵排成一个并不密集的方阵,缓缓的向前压迫,将领居前意图用射程优势进行远程打击,对面的玩家见状,自然猜到方志文打得是什么主意,无奈之下,只好指挥小河对岸的弩兵以及水田另一侧的弩兵向前推进,以保护长枪兵不会完全的被动挨打。
河对岸的弩兵是一个屯长带领几个玩家形成的完整建制的500弩兵部队,攻击力应该还是可以的,至于其他的部队,两名屯长带领的第一阵长枪兵是不能轻易移动的,麦田边上的弩兵也正在努力移动,只是由于互不统属速度很慢。
现在在方志文的面前,虽然是个三面包围的局面,却由于移动速度和指挥效率的问题,形成了有先有后的添油战术。
方志文这种压迫式的打法让暴风军团的玩家有些无所适从,玩家的想法是不能白白的被动挨打,所以被迫将弩兵阵向前运动,其实从战术上看,凡是机动力低的部队对上机动力强的部队,这种被动局面根本就不可能逆转,除非地形真的非常有利。
方志文并没有急着发起攻击,而是等小河对岸的那队弩兵进入射击阵位,排成密集阵型之后,方志文才毫不犹豫的催动骑兵冲击,利用加速度施放箭雨技能,身边的武将们也紧跟着将群攻技能挥洒出去,一时间,小河对岸的弩兵居然被强烈的闪光淹没了,好在这些技能的光线很快就收敛了,对面的弩兵不管射不射得到,都将弩箭射了出来,空中两蓬箭雨交错而过,但是跟骑兵们射出的箭只相比,显得稀稀落落的。
方志文并没有放过这个极好的偷袭机会,一记穿云箭跟着浮光箭追袭了进去,目标是那个指挥部队的玩家,属将们自然也不会落后,顿时一片强光将对面的弩兵将领淹没了。
当光影敛去,方志文再次张弓yù射的时候,才发现对面的弩兵阵已经完全消失了,连那个指挥的玩家也消失了,小河对岸干干净净的,如果不是躺了一地的尸体,谁都不会相信,刚才哪里存在过一队杀气腾腾的弩兵阵。
骑兵阵前和侧面的河岸上,稀稀落落的插着不少的弩箭,一些骑兵的身上和战马也插着弩箭,但是数量并不多,显然,那些弩兵的攻击距离有些勉强,骑兵队现在距离长枪兵阵前大概有八十步,马队已经在方志文的命令下停了下来,然后后队变前队,缓缓退后到一百二十步左右,当时稀疏的队形现在发挥作用了,便于马匹掉头。
其实方志文也很吃惊,敌人的弩兵阵脆成这样实在是太出乎他的预料了,这也难怪,这些暴风军团的人都是乘坐马车追到彭泽县城,由于费用的原因,没有带太多的部队,而是从玩家手里紧急购买和招募了士兵,匆匆赶到这里设伏,手里的弩兵是完全没有升级的最低级的弩兵,能有什么战斗力和防御力,一旦进入方志文这队如狼似虎的强力弓骑射程内,那就完全是炮灰的角sè。
战场上忽然安静了下来,只听见幽州突骑缓慢而整齐的马蹄声,隆隆的声音仿佛来自天际的隐隐雷声,极具压迫感。这时,右侧的弩兵还在泥泞的麦田里艰难的前进,这是他们自己设置的陷阱,现在反而拖住了他们的脚步,长枪兵阵后面的弩兵终于开始射击,虽然时机有些迟,像是在欢送已经离开了弩箭射程的骑兵,但是总好过完全不动手。
方志文的骑兵队再次转身,开始变成秘籍的方阵,准备进行远程抛射了,但是对面的长枪兵阵却只能挨打,长枪兵阵面前的陷马坑,现在反过来限制了长枪兵阵的动作。
一轮箭雨和技能下去,令双方都目瞪口呆的事情发生了,长枪兵阵由于士气太低,面对着如雨般的飞蝗箭矢,直接崩溃了,除了被刚才的箭雨和技能射死那些,所有的前阵的长枪兵扔掉手里的长枪转身就跑,很快就带动了后阵的长枪兵,然后冲乱了后面的弩兵阵,接着弩兵阵也崩溃。
方志文只是楞了一下,立刻指挥骑兵队开始冲锋,通过水田绕过陷马坑,骑兵队赶在水田另一侧弩兵进入射程前,已经重新回到道路上列阵追击,黑sè的洪流如同一把锋利的刀刃,像切豆腐一样将密密匝匝的敌人轻轻的划开,然后又仿佛一个强力的推土机,将所有的步兵夹杂着血雨和兵器碎甲,向着道路的两边撞飞了出去,有的落进小河里,有的则摔进了泥泞的麦田。
隆隆的骑兵没有恋战,冲破了敌阵之后直接沿着大路向远处奔去,很快的就离开了战场,暴风军团的玩家们面对着七零八落的战场面面相觑,这次他们的损失倒是不算大,但是对于信心的打击就比较严重了,预设的战场,数倍于敌人的部队,没想到被对方打了个无损,实在是太丢人了,虽然他们手里的士兵质量确实比较差,严重的拖了后tuǐ,但是统帅能力不足在战场上形成的致命缺陷终于被玩家正视,想要靠这种人海战术对付精锐是绝对不行的,兵在精,不在多,并非只是一句空话,而是血淋淋的经验教训。
暴风军团雪藏了这次战斗的经过,并且从中吸取经验教训,在玩家势力中抢先一步,精心的重新组建了由完备将校领导的精锐部队,终于在两湖地区建立了强悍的势力范围,当然,这是后话。
方志文开始的估计是错误的,由于时间的关系,暴风军团并没有组织起第二层阻击线,奔出十里地之后,方志文再次碰到了史阿的斥候,山岳蛮族的部队前进速度并不快,他们是步兵,而且由于数量庞大,有接近十万蛮族,行动起来更加的缓慢,部队行进的宽度也很大,部队与部队之间的间隙自然也就出现了,方志文需要做的,就是从这些间隙中穿插过去。
或许对别人来说很难,但是方志文手里却有一只金鹰,现在在前出的史阿那里,史阿会不断的派出斥候给方志文指示行进方向,让这支千人的小队,从十万大军中穿插过去。
骑兵最大的优势是什么?机动xìng!一个优秀的骑兵将领最重要的属xìng不是悍不畏死的带领军队冲阵,而是要对战场有大局观,知道自己的部队应该出现在哪里,冲敌人的哪个地方打击才会让敌人最难受、最疼。
而弓骑兵,更是骑兵中的游击者,虽然段志然和宇文伯颜都不能算得上最优秀的弓骑将领,但是弓骑兵的特点和战术,方志文已经反复的教给他们,但是对于周泰来说,方志文在接下来的指挥中,不停的变化方向,有时甚至会走回头路,时战时走充分的发挥了骑兵的机动xìng,如同幽灵一样,一会东一会西的sāo扰着山越蛮族的部队,一直到天黑,似乎还是没有穿过山岳部队的控制范围,这让周泰非常的困huò。
天已经完全黑了,方志文一行在斥候的带领下,都下了马步行,一边走着一边吃着干粮,一下午连续不断的战斗,大家都非常累了,战马也累了,现在慢慢的走就当是休息了。
“主公,为何我们要主动的战斗呢?悄悄的渗透过去不久好了。”周泰一边走一边忍不住将自己的疑huò问了出来。
“切!如果能渗透得过去,那还用打么?真笨!”香香撇了撇嘴道。
周泰尴尬的挠了挠头,将凑到自己脸边的马头推开,有些不忿的说道:“可是我看到有好几次都没有必要战斗的,完全可以绕过去,主公还是命令进攻了。”
香香语结,不过她眼睛一转,笑嘻嘻的转向哥哥,自己解释不了,还有哥哥呢。
“呵呵,战斗的目的有两个,一个是牵扯对方的队形,给我们通过拉出空档,另一个呢,就是主动让敌人发现我们的存在,并且通过我们的主动攻击来让敌人误判我们的目的。”
“误判我们的目的?我们不是想要通过而已么?”
“对呀,但是敌人可不知道,如果你是敌军的首领的话,你会怎么想?”
“我是敌军的首领我不是敌军”
“笨,这叫换位思考,每一个合格的将领都必须学会的技能,你就当自己是敌方的将领你,然后站在他的位置来想想该怎么做。”
周泰想了想,明白了这个换位思考的重要xìng,不由得感jī的看了香香一眼,然后有些迟疑的说道:“如果我是敌军的将领,发现了这么一支骑兵出现在前进的道路上,开始可能会认为是来侦查的,然后经过持续的纠缠和小规模的战斗,肯定会认为是对方派来迟滞我行动的。”
“嗯,不错,那么你会怎么对待这支骑兵部队呢?”
“当然是剿灭,但是想要用步兵剿灭骑兵却非常的困难,特别是经过了下午的数次接触战,发现我们非常克制和滑溜之后,但是不剿灭的话,这队骑兵又很麻烦,真的有些头疼啊。”
“那么,你有没有注意我们每次战斗的杀伤情况呢?还有,想想你来这里的目的。”
方志文谆谆善yòu的引导着周泰思考,一个善于思考和总结的将领,才能成长为一个优秀的将领,何况他有这样的潜力呢。
“啊!我明白了,我们下午的战斗每次都是稍触既走,敌人的损失并不大,这么说来,完全可以不予理会,因为我此来的目的是攻击彭泽县,而不是消灭这队小小的骑兵部队,所以,让部队小心提防,不予理会就是了,如果骑兵敢强攻的话,正好加以消灭。”
“没错,就是这个目的,让对方主动的无视我们就好了,你信不信现在我们在敌人的营地边上过去,他们根本就不会理睬。”
方志文笑着说道。
周泰感慨的看向主公,想了想,忽然眼睛一亮。
“主公,我们可以选择合适的地方偷营,山越蛮族的粮草必然靠后,如果能烧毁他们的辎重,他们的计划不是完全破灭了么!”
方志文拍了拍周泰的肩膀,这小子资质果然不错。
“既然是重要的粮草,你觉得他们不会重兵布防么?特别是发现了我们这支sāo扰部队存在的情况下,而且山越人渔猎为生,你觉得在营地周围会没有陷阱?在夜里我们又如何能无声无息的通过这些陷阱?而且,我们也没有纵火的道具材料,这些你都考虑了么?”
“呃”
见周泰陷入了困境,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