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227部分

卖出去的时候吃亏啊!
这些人的打扮倒是很符合孔宪的猜测,不过他们似乎跑得太远了一点,再向东的话。就会进入黄巾军的领地了,莫非他们是其投靠黄巾军的?
不过孔宪对于他们是否是是去投靠黄巾军完全没有兴趣,他有兴趣的是这帮贵族的身家是不是很丰厚,在这个荒山野岭里面,孔宪认为自己面前的东西应该都是猎物。虽然这些不是野怪。最多就少造些杀孽就是了,到时候俘虏也能买个好价钱,若是其中有晋阳朝廷通缉的要人,那么就赚大了。
孔宪一挥手。下令自己的部队包围对方,孔宪的部队在山林中确实很强,等对方终于休息完了,准备再次启程的时候,孔宪已经完成了包围!
“弩箭急袭!”
嗤嗤飞shè的弩箭是那么的突如其来。急袭之下顿时死伤一片,呼号混乱了好一会,终于在指挥之下逐渐安稳下来,只是四周都是山林,被袭击的部队根本就难以展开反击,只好依托地形躲起来防御,双反形成了短暂的相持。
“你们已经被包围了,不要做无畏的顽抗,立刻放下武器投降!”
孔宪shè住一箭。随即躲在一棵大树后面,拿出一个铁皮扩音器放在嘴边喊道,嘴角浮起一丝好玩的笑意。
“你们是什么人?为何偷袭我们?如果是求财,我们好说!”
听着下面那些人大喊,孔宪差点笑出来。
“你们投降之后所有的东西都是我的。连人都是,岂能用我的财买你们的xìng命!”
下面的人半天没有出声,孔宪伸头了,只见对方一个人正摇着一条白sè的帛巾站起来。大声喊道:“我有重要的事情与你协商,请接纳!”
“什么重要事情。等我抓了你们慢慢说!”
“这个事情比我们本身重要得多,你不是需要利益么,巨大的,你难以想像的利益要不要?”
孔宪困惑了,难道这些家伙知道什么秘密宝藏之类?想到这个,孔宪的心里活泛了起来,想了想,又了那个留着漂亮胡须上去是个文士的家伙,这家伙应该不是武将吧。
“先拿名帖来,否则免谈!”
“可以!”
很快,一张名帖被绑在箭矢上shè了上来,一名士兵跑去将名帖取了来递给孔宪,孔宪展开一,这个张超是谁啊?中原人,跑到这里来做什么?
不得不说孔宪根本就不是来玩三国的,他纯粹当这里是一个冒险游戏,三国什么的不过是个背景,因此,当张超这种不大出名的人出现在他眼前时,他根本就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住了一条超级大的鱼。
孔宪更在意的是他的武力值,不到四十,是个文官嘛!谈判的障碍扫清了。
“可以,你一个人上来吧,不要耍花招,否则我用火箭了!”
“不会,我们是诚心诚意的来谈的。”
很快,张超就来到了孔宪的面前,张超一孔宪的样子,脸上倒是露出了一丝笑容,不等孔宪开口,张超就抢先说道:“阁下是异人吧?”
孔宪愣了一下,上下打量了张超一下,点头道:“是又如何?”
张超咧嘴笑了:“是就好,我们有任务,你接不接?”
“任务?能比你们本身价值更高?”孔宪有些不屑了,难道自己的智商就这么被人小,连npc都不起自己的智商了?这种拙劣的缓兵之计难道自己不出来么!
张超诡异的眨了眨眼睛,扭头四处了,低声神神秘秘的说道:“当然,比我们自身的价值要高得多,高得你想象不到!”
孔宪傻子一样的着张超,半晌,才有些不耐的说道:“少卖关子,要说就赶紧说,不说我就开始进攻抓人了!”
第八百六十三章英雄无奈天子东游
“任务,是护送我们前往代县,奖励是乡侯爵位,军职鹰扬将军,一座县城,如何?”
孔宪愣住了,很没有形象的张大嘴巴愣住了,然后,孔宪慢慢的抬头天,确定现在确实是白天,而且蓝天绿树,能见sè彩,绝对不是做梦?
我靠啊!
一座县城算什么?那是白花花的银子,那玩意孔宪一个人玩不转,不过一转手就是大把的银子!不过,在那三个奖励中,这是最无关重要的。
鹰扬将军代表什么?代表五品下的军职,能够统帅一万部队,这简直是一步登天啊!有了这个军职,虽然占领县城是不行的,但是在领地战方面,孔宪将会横扫其他的领主玩家,然后在战场上,也能轻易的接到许多大型的任务,从此以后,这个游戏对于孔宪来说,升级了!
他不再是混迹山林的游荡着,而是可以参与到大时代之中去的英雄角sè了!
最后,那个乡侯的爵位代表他是贵族了,他有了随时建立村庄的权力,当然,仅限两处,但是却代表他是裂土分茅的贵族了,更重要的是,似乎在玩家之中还没有获得爵位的,自己难道将会是第一个么?
张超满意的着僵硬的孔宪,抚着胡须得意的笑着。
“有进一步的消息没有?”吕布的脸sè不好,天子的失踪让吕布的情绪更加的狂躁了起来,但是他自己也清楚,着急也没有用。
吕布最恨的是自己,在这种时候为何没有在天子身边,自己曾经的承诺现在来简直就是一个笑话,再能打又如何?到头来还不是眼睁睁的着天子消失在群山中。
若非郝萌已经被烧成了飞灰,吕布定会将郝萌挫骨扬灰,以发泄自己心中的愤怒,但是现在。他却什么都不能做,只能枯坐在千里之外,着地图忧虑、暴躁。
“没有,主公,这事恐怕有变数。杨勋不应该相信张邈。张邈与将军有隙,在这种情况下很可能会生出异心,不过天子应该是安全的。”
陈宫的回答让吕布有些困惑,也略微的放下了一些担忧。
“公台。此话怎讲。”
陈宫捻着胡须道:“主公,若是一切都按照文远将军的计划,现在天子必定已经身处晋阳城中,而杨勋和郑公业大人为了稳定局势,定会建议天子晋升主公为大将军。以镇服宵小,但是,这种结果却是张邈最不愿意到的,因此,其中的变数就出现了。”
“他敢!若是如此,我与他不死不休!”
吕布眼睛一瞪,身上的威势散发出来,甚是骇人。
一直着地图没有说话的庞元忽然道:“他没有什么不敢的,事实上他什么都不做。将军也未必会放过他,因此他不如拼死一搏,现在更重要的是,我们能不能判断出他想要投向谁?”
“不好说,张扬、公孙瓒的可能xìng很小。但是也不是没有,其次投向韩馥和袁绍也可,至少比较安全,不过。想要得到最大的好处自然是投向董卓了。”
“不,公台差矣。最大的好处不是投向董卓,而是投向刘虞!”
“刘虞是了!”陈宫恍然:“刘虞那里最能让张邈掌握权力,而在这个跋涉逃离的过程中,张邈只要尽力的取得天子和太后的信重即可,想必幼小的天子和善良的太后很容易被他蒙蔽。”
“没错!”
吕布一拳砸在案台上,厚重的案台吱嘎作响,似乎已经裂了。
“无耻之徒,那杨勋和郑公业难道不会揭破他们的行径么?”
陈宫迟疑了一下,向庞元,庞元无奈地轻轻摇了摇头道:
“此时两位大人恐怕已经作古了!”
“贼子敢尔!!好,好个张邈,我吕奉先发誓,今生必取尔全族xìng命!军师,既命成廉、文远搜索太行西麓,务必要将此贼截住。”
陈宫皱了皱眉道:“主公,此事最好暂缓。”
吕布一竖剑眉,讶然向成功,眼中的神情很严肃,定要陈宫说出个所以然来。
庞元翘了翘嘴角替陈宫解围道:“将军,公台的意思是让张邈将天子带到刘虞那里,对我方是有好处的,甚至比天子留在晋阳好处更多。”
吕布脸sè一沉,不过没等他开口,庞元就接着说道:“蓟县其实是在方志文的羽翼之下,因此,安全上还是有保证的。另一方面,方志文与将军的关系不错,应该不会利用天子来胁迫将军,刘虞也不是什么野心勃勃的人,相反,有刘虞这个皇族护,天子将来可能会真正的抓住一部分军权,这才是对天子最重要的,不是么?”
吕布的脸sè缓和了一些,开始沉思起来。
“复庆所言也有道理,只是,将天子迎回晋阳岂不是更好,将来若是天子有中兴之志,某家自会为之效命,何必去依赖刘虞,而且方志文这人一贯推崇虚君制,将来若是被他cāo控了天子,天子恐怕真的就成了虚君了。”
庞元微微一笑:“将军,先说说为何天子在晋阳于我不利吧。朝廷要运作是需要人的,而且不是随便找几个人就行,而这些人还必须要忠于天子,也必须忠于将军,否则权力到了这些人的手里,最终就会开始与将军争权,到时将军在外,天子居中,中间被不是一条心的大臣所把持,将军又该如何自处?”
“这天子会相信某家的。”
“将军说笑了,天子还是个孩子罢了,孩子的心思是很容易变的。”
“呃”
“就算将军真能找到这么一群人来辅佐天子,但是将军现在却在陈留,而天子在晋阳,难保不受到周边诸侯的觊觎,若是将军缩回并州,不但现在的大好局面尽毁,而且会让天下人如何待将军?让中原民众如何待将军?”
“这”
“更重要的是现在大汉可是有两个朝廷的,因此掌握朝廷话语权的效力自然也就降低了,但是成本却在提高,将军董卓,现在不得不放下身段来与世族在朝堂中玩权力游戏就能明白,政治成本总会出现的,何况将军与董卓不同,将军身在外,根本就没有董卓那么便利的条件,以董卓的条件之好,他还差点就被颠覆,而何况远在天子千里之外的将军呢?”
庞元的一番分析,让吕布明白了天子存在的利弊,原来有丁原坐镇并州,压制着朝堂中的不同声音,让整个晋阳朝廷成了吕布的工具,但是丁原一死,朝堂立刻崩解,即使现在吕布能够重新迎回天子组建朝廷,但是这个朝廷还是不是听吕布呢?如果不是,远在数千里之外的吕布又该如何cāo控朝堂呢?若是朝堂不为助力,反而成了吕布的累赘,甚至是吕布的对手呢?
这些问题吕布根本就没有仔细的想过,而庞元和陈宫显然是想过了,而且他们认为,现在吕布根本就没有办法解决这个麻烦,挟天子以令天下不是什么人都能做得好的,至少董卓现在也还没有做得很好呢,吕布就更别想了。
既然如此,就不如暂时将天子寄托给别人,这就是陈宫的想法,而且现在的这个契机非常好,不会因此而打击吕布的声望,更妙的是张邈选择的是刘虞的话,对吕布的负面影响最小,相反,吕布可以通过与方志文的充分合作,来获取间接的掌控朝廷的话语权。
可是,吕布一想起自己跟小皇帝之间的约定,心里就很不舒服,虽然如今这么选择的初衷也是为了小皇帝的将来,但是吕布心里还是不舒服。
因此吕布皱着眉头想了半天,然后长长的叹了口气,脸sè落寞的挥了挥手道:“复庆、公台,这事你们着办吧,某心里烦闷,去喝酒!”
“将军,醉酒误事,适可而止吧,现在可是非常时期。”
吕布苦笑,无奈的说道:“好吧,我去习武场可以了吧,人啊,何时才能真正的逍遥呢!”
着吕布远去的背影,庞元也无奈的叹了口气,英雄折腰的落寞确实不好受,庞元似乎能理解吕布此时的心情。
与此同时,陈宫也叹了口气,两人对视了一眼,都无奈的笑了。
“公台,虽然不能将天子接回来,但是保障他们一行的安全是很必要的,给文远和成廉传令,尽量肃清太行西麓的野怪和盗匪,同时向井陉关增兵,牵制黄巾军的注意力。”
陈宫揉了揉眉心,点头应道:“军师之意是要给天子开路了?”
“正是,这样想必将军心里也会更舒服一些吧,另外,有机会向将军进言,最好事先跟镇北将军方志文有所沟通,想必方志文也不希望将军失败的。”
陈宫好奇的向庞元:“军师为何会有此判断?”
“呵呵,别方志文一天到晚的嘴里都喊着利益,其实他自己就是一个英雄,我以前一直都忽视了,直到跟着将军rì久才明白,方志文身上的那种气质是什么,那就是英雄的豪气。他的身上与将军身上都存在着一样的东西,所以,方志文是不会害将军的!就算他们之间最后必有一战,不过在那之前,方志文是不会让别人来害将军的。”
陈宫恍然,神sè中却有些期待和向往。
第八百六十四章刘虞迎帝鸡犬升天
张邈和张超等人对太行西麓的地形是不熟悉的,但是孔宪却是很熟悉的,经常在这一带厮混的孔宪很快就发现,周围的野怪和黄巾贼、山贼等等忽然变得稀少了,原本经常会发生的遭遇战居然都没有了。
偶尔碰到的野怪群落也显得很单薄,似乎都被什么人给刚刚清洗过了一样,孔宪当然不会将这种事情告诉张邈他们,事实上,这些也不过是孔宪自己的感觉而已,但是这种感觉也给了孔宪一种危机感,他生怕有什么大部队在自己的周围活动,万一遭遇了就惨了,自己打败了到没有什么,但是任务不成功的话损失可就太大了。
以往逍遥自在的孔宪,背上了一个巨大的希望的时候,也开始患得患失了,这不能不说是一个让孔宪比较尴尬的结果。
抬轿里面的两个人孔宪一直都没有见过,由于张辽严密的封锁了天子失踪的消息,所以到现在为止,玩家们都不知道晋阳的皇宫里其实是空的,也因此在论坛上搜寻了半天的孔宪还是没有办法确定这两个抬轿中的尊贵人物是什么人,倒是对张邈兄弟的来历已经搞明白了,闹了半天,这两位都还是当初十八诸侯讨董会盟中的人物呢!大名人啊!
虽然孔宪不知道他们会如何来兑现任务承诺,但是既然是通过系统发布的任务。孔宪从来都不会怀疑这个任务的真实xìng,到目前为止。还没有出现npc发布的任务无法兑现的情况呢,从信誉度上来说,原住民比玩家要高一万倍。
孔宪为了安全起见,尽量走人迹稀少的道路,就算偶尔碰到个探险团或者佣兵团,有孔宪在外围遮挡,也足以解除任何人的怀疑,就这么样。孔宪等人居然畅通无阻的一路向北,不一rì,终于翻越了五台山,进入了代郡的地界。
刚一走出大山,孔宪就惊恐的发现,自己面前居然出现了一大群骑兵,上去遮天蔽rì的至少有三五万。吓得孔宪几乎立马就要掉头重回山林,不过,对方似乎并没有要冲过来的意思,反而有几名骑士打着大旗奔了过来。
孔宪立刻戴上大眼睛一,旗帜上写着幽州牧刘的字样,来。这应该是幽州牧刘虞的人马,只是这些人是如何知道自己的行程而事先在这里等候的?难道是张邈他们预先通知的?孔宪想到这里,扭头向张邈去,却发现张邈正在忙着整理衣冠,并且让将士们也整理衣冠。排列好队伍,孔宪心里这才安定了下来。不过对于张邈的鬼祟和保密却很不满意。
“幽州牧刘虞迎驾来迟,万乞恕罪!”
在孔宪的注视中,刘虞居然远远的下了马,然后缓缓的步行而前,在抬轿前躬身施礼,一副毕恭毕敬的样子,让莫名其妙的孔宪惊讶不已。
“刘老大人,此处非是说话的地方,还是先离开此地再说吧!”
抬轿中没有任何声音,只是张邈上前说道,刘虞会意的点了点头,瞥了孔宪一眼,笑着对张邈道:“这次多亏了张大人昆仲百般周全,老夫感佩不已!”
“不敢,不敢!”张邈急忙逊谢,眼神里却带着一丝难以压抑的得意。
刘虞与张超、卫兹简单的见了礼,然后引着众人向山外走去,对于站在一旁孔宪则完全是视而不见,这让孔宪有种被过河抽桥的感觉,同时,他也隐隐的猜测到了抬轿中两个贵人的身份,不由得心里有些翻涌,后悔自己当时的开价太低了,其实完全还可以要更高的价格啊!只是,现在后悔迟了!
很快,孔宪的士兵就被甩下了,谁叫他的士兵是步兵呢,人家刘虞带来的可都是骑兵,不过刘虞也没有过河抽桥的意思,而是让书记官给了孔宪一封笺帖,让他到蓟县来领取任务奖励,然后大队骑兵扬尘而去,剩下孔宪一个人在山脚下傻站着,心里也不知道是啥滋味。
刘虞将天子和太后接到广昌城里,然后才正式的拜见了天子和太后,论起辈分来,刘虞还是天子的皇叔,太后的子侄,这次,天子和太后算是到家了。
天子和太后在广昌临时驻跸,刘虞将消息封锁的严严实实,而且广昌又非前线城市,城里的玩家本来就不是很多,大多数还是生活职业和冒险类的玩家,所以,对于出现在广昌城里的大批骑兵也没有特别在意,因为每年总有一两次,广昌城里会出现大批的骑兵。
在刘虞来,当然是应该尽快的返回蓟县,这样才算是真正的安全,只不过经过长时间跋涉的天子和太后都很劳累,不得不暂时在广昌休息一下。
“大人,天子适幽州影响重大,大人有何打算?”
魏攸的问题刘虞其实也考虑了很久了,只不过,现在刘虞也不敢说自己就已经完全准备好了,事实上刘虞收到方志文的书信时大吃了一惊,甚至一开始还有些抗拒的情绪,但是毕竟是天子,是自己的子侄,刘虞不管会产生什么严重的后果,作为长辈和族人,自己根本没有任何的立场能将天子拒之门外,所以,刘虞也是抱着先将天子接到蓟县再说的打算。
至于天子到了蓟县之后会怎么样,对蓟县对刘虞会有什么影响,刘虞也是事后再想,说实话到现在也没有完全想好,如今魏攸问起,刘虞也只有抚着胡须沉吟不语。
“哎,本官也暂时没有全盘的打算,只能一步步的来,首先要公告天下,确立朝廷的北迁,然后组建朝堂这事肯定的,因此,各位也要做好准备。”
刘虞的话让下面的一众幕僚都面带喜sè,显然,升官是肯定的了,至于能不能发财还不知道,不过,天子立朝,自己等人随着刘虞而升堂入室是肯定的了,别的不说,名位官职是跑不掉的,从这点上,天子适幽州乃是一件大好事。
“大人,天子立朝是好事,不过也难免会将各种人等吸引到蓟县来,因此加强蓟县的控制,并且增加大人在未来朝堂上的话语权极为重要,别的不说,晋阳之乱为前车之鉴啊!”
魏攸和程绪更多的还是在为自己的东主打算,因此,这些建议就显得弥足珍贵了。
“大人,若是方志文也来掺乎就麻烦了。”孙谨的话就显得有些别有用心了,更多的可能是参杂了不少的私人恩怨。
刘虞瞥了他一眼,淡淡的说道:“别人需要担心,唯独方志文不必担心,也担心不来,若是他愿意,甚至可以直接将天子接去密云,对于他来说,天子在蓟县比在密云更好,而且他也不会自己跑到蓟县来跟我们玩什么无聊的朝堂游戏。”
“呃,是属下想多了!”
刘虞沉吟了一下接着道:“各位,登堂入室的机会就在眼前,但是请各位不要忘记了自身的立场,只有大家齐心才能保住大家的身名,随着天子适幽州的消息传出,肯定会有各方的才俊来到蓟县投效天子,到时候,事情会变得复杂,各种鬼魅魍魉也不会少见,各位也要好自为之啊!”
刘虞的话如同当头的一盆冷水,将正在兴奋不已的众人给泼醒,刘虞的话显然是一种相当直白的jǐng告,告诉这些将要一步登天的人应该明白自己的身份和立场,明白他们还是刘虞的手下,还必须仰仗刘虞的鼻息,否则否则如何自己去想吧!
刘虞是在担心,担心这些市面见得太少的家伙会轻易的被过于简单得到的名利冲昏了头脑,然后不知所谓的作出什么不好的事情,所以语气未免严厉了一些,当然,刘虞自然也知道,将来朝堂上自己也是要靠这些人抱团,才能掌握住话语权,才能让蓟县的朝廷对自己产生更大的好处,而不是相反。
在广昌停留了两天,刘虞带着天子和太后再次秘密出发,一路过通县、涿县返回蓟县,直到进入了蓟县之后,刘虞才亮明了天子旗帜,这让在蓟县的各路间谍座探都惊骇不已,更是让广大的玩家跌碎了一地的眼镜!
想不到这么一件惊天动地的事情,居然被瞒得死死的,于是大家纷纷发力,开始挖掘这件大事背后的各种隐秘,直到孔宪获得了坞乡侯爵位、鹰扬将军的军职,还得到定县县令这个官职,并将之拍卖之后,大家才大概的理清了天子和太后从晋阳一路是如何来到蓟县的。
整件事颇多波折,而且其中还有不少令人不解的地方,比如一同出行的杨勋和郑公业的下落?比如为何他们不就近与张辽汇合反而山长水远的跑去幽州等等?这里面的故事足以写成一本小说了。
但是不管大家如何惊讶,反正事实已经是天子到了蓟县,并且在蓟县建立朝廷,任命刘虞为太尉,张邈为中郎将,张超为车骑将军,鲜于辅为五城尉,等等。
刘虞的部下几乎都鸡犬升天了,于是一些在晋阳城里正焦急无主的大臣们立刻向蓟县蜂拥而至,一夜之间,幽州时隔多年后再一次成了游戏中最热的地方。
第八百六十五章蓟县见驾直言不讳
蓟县的热闹方志文不会不知道,事实上,方志文甚至比别人更早的知道。
不过方志文不着急,直到九月中,蓟县的朝廷已经正式开始运作了,方志文才带着两位妻子前往近在咫尺的蓟县拜见天子和太后。
方志文原本不想带太史昭蓉的,不过太史昭蓉在家里闷了一年多,早就受不了了,一番苦巴巴的哀求,方志文也只好答应了,重着戎装的太史昭蓉显得更漂亮了,原本的一丝稚嫩也不见了,上去显得更加的英姿飒爽和威风凛凛,方志文也得心动不已。
一行人在黄忠的护卫下来到蓟县,这次方志文没有像在长安一样玩什么政治暗示,而是直接去见刘虞,并递表求见天子。
方志文与刘虞密谈了一次,主要是安抚刘虞,并且明确表示自己不会入朝,也不会派任何人入朝,但是在刘虞需要的情况下,方志文会协助刘虞稳定蓟县的形势,这些承诺自然让刘虞心情大定,不管怎么说,有了方志文的承诺,在幽州就没有人能够翻起大浪,只要自己再牢牢的抓住了军队,朝堂中的那些耍嘴皮子的文人再怎么闹也闹不出什么花样了。
天子的年龄还很小,所以基本上朝廷是一旬才有一次朝会,而且方志文也不想在朝会上与天子见面,虽然这次的见面只是走个形式,方志文也不想在那种无聊的场合见小天子。
于是天子是在自己的宫殿里召见方志文一家子的,太后也在侧。
“镇北将军。这位就是朕皇兄赐封的宣威将军么?真的很漂亮呢。”
“咳咳!”太后轻声的咳嗽。
“呵呵,陛下说得没错。这位就是我的夫人,宣威将军太史昭蓉,很漂亮吧,我也是这么觉得的。”
“镇北将军,请自重!”太后不满的插嘴。
甄姜和太史昭蓉都有些惊讶于自己夫君的随意,但是对太后的指责却都是非常不满,不过她们并没有直接说什么,而是同时扫了这个老太婆一眼。
“太后。我自重得很呢。我赞美自己的夫人很正常,陛下赞美我的夫人我也很高兴,难道陛下说错了什么吗?”
“这无礼!”太后有些急怒,不过却不敢严厉的斥责方志文,因为事前刘虞给她分析过蓟县目前的形势,她自然知道,方志文这等强悍的边将是不能得罪的。若是将方志文逼到了长安一方,蓟县就岌岌可危了。
天子对方志文与太后的争执显得有些惊慌,不过方志文笑眯眯的眼神和平和的态度,却让天子觉得很舒心。
“镇北将军,你是来向朕效忠的么?”
小天子的想法很直接,虽然这个问题相当的幼稚。并且有转移视线的嫌疑,但是方志文却很认真的回道:
“当然不是,我只是来见见陛下,陛下是否有值得我效忠的地方!”
“大胆!”太后这回真的怒了,为人臣下有这么说话的么?就算你心里有这种不臣的想法。但是也不应该当着天子的面说出来,这简直就是对天子当面的侮辱!
甄姜和太史昭蓉也惊讶的向方志文。不过她们才不管方志文说得是什么,只要方志文想做什么,她们都会义无反顾的加以支持,就算是造反一样,所以,她们不觉得方志文这么说有什么问题,不过当着天子,尤其是这么小的一个孩子面前这么说,是不是有些太直白了。
方志文着惊讶的天子,然后扭头着太后缓缓的说道:“太后,能不能不要总是这么一惊一乍的,再说,您的话里完全没有实质xìng的意义,您您说得都是什么,自重、无礼、大胆,这些都没有任何价值啊。我现在跟陛下说的都是事实,难道您觉得我应该当着陛下的面说假话么?陛下还年幼,因此需要学习很多东西,您难道就打算用谎言来教导陛下么?”
“你你”太后张口结舌,实在不知道应该如何反驳方志文的话语。
小天子却收起了惊慌,认真的说道:“太后,让镇北将军说,他说得很对,朕不想被人瞒骗。”
“这,这,本宫也不管了,去请太尉大人来。”
方志文也不反对,反而笑眯眯的着小天子道:“陛下的选择是对的,不管如何,不被欺瞒,知道真实的世界,以及到真实的人心,才有了正确成长的可能xìng。”
“朕知道了,那么朕听说天下之大莫非王土,率土之滨莫非王臣,这难道不是真的么?”
方志文正要说话,门口却传来了刘虞求见的声音,天子很快就将刘虞召了进来,刘虞了太后黑sè的脸sè,再方志文一脸的随意,立刻猜到了一个大概,再加上刚才听到的天子的问话,他已经基本上知道是怎么回事了。
只不过,刘虞却没有像太后期望的那样喝止方志文,反而饶有兴趣的站在一侧旁听。
“那不过是掌权者用来骗人的说法,若是这句话是真的,为何大汉自立国起,无一年不叛乱呢?所以,作为天子,想要天下人都老老实实的做他的顺民,就有了这个说法。当然,陛下更多的可以做这个是一厢情愿,事实上老百姓和大臣们都是不相信的,这世界上没有人生下来就是低人一等的,也没有人生下来就能站在别人的脑袋上,如果有的话,这个站在别人脑袋上的人必定成为别人的敌人。”
“这可是朕学到的不是这样。”
“呵呵,那陛下设身处地的想想,如果有人站在陛下的头上,陛下会怎么想?所谓人同此心心同此理,推而广之,就是这么一回事了!”
“那么天下岂不是没有天子了?”
“天子不是生而有天下的,而是天下需要天子,当年高祖百折不挠的创建大汉,是因为高祖有这样的能力,天下人需要高祖这样的能力,因此,高祖成了天子。而如今,陛下还没有这样的能力,天下人不服,陛下想要仅仅靠着一些空话就让大家信服么?”
小天子眨了眨眼睛,了刘虞一眼,刘虞抚须点头不语,天子扭头向方志文问道:“因此,镇北将军就来朕是否值得效忠?”
“呵呵,正是,不过陛下还太小了,我也不出陛下有什么地方值得我效忠,如果我这时候说要效忠,那么肯定是对陛下有所祈求,又或者只是为了扬名而已,不过陛下是会成长的,说不定有一天能够成长到足以让我效忠的程度。”
“但是,镇北将军不是大汉之臣么?镇北将军是向朕皇兄效忠么?”
“当然不是,我是向大汉效忠,因为我是汉人,国是国,天子是天子,刚才我说过了,是国家选择了天子,而不是天子摆布着国家,因此我身为汉人,必定要向大汉效忠,所以,我为国家的利益而战。”
“朕不是很明白,但是朕会弄明白的,总有一天,朕会让天下人心甘情愿的向朕效忠的。”
“呵呵,陛下志向高远,我拭目以待!”
“镇北将军,你是认识征南将军的,你说,征南将军曾经说要效忠于朕,可是现在朕蒙受大难,征南将军却没有前来勤王,莫非正如镇北将军所言,是另有企图么?”
方志文愣了一下,想了想之后认真的说道:“这是个相当复杂的问题,或许答案需要陛下自己去寻找,但是,我听说过‘君待臣以手足,臣视君如腹心’,陛下问吕奉先是否忠心之前,先问问陛下自己如何对待奉先就知道了,若是陛下问心无愧,奉先也必不会让陛下失望!”
小天子点头,皱着眉毛沉思起来,上去十分可爱,甄姜和太史昭蓉都是身为人母了,所以到天子的样子,眼神不由得柔和了下来。
太后则脸sè更难了,不过刘虞一言不发的站在一旁,太后也不好再出声了,若是说错了什么再被方志文给奚落一番,那可就太丢人了。
“方大人,陛下的行踪可是征南将军告知与你的?”刘虞忽然笑眯眯的开口问道,这个问题直接的将吕布置于非常不利境地,小天子更是神sè紧张的着方志文。
方志文点头道:“不错!”
“那么征南将军还有什么忠义可言?”刘虞淡定的着方志文,想方志文如何替吕布解开这个危局。
“妾身以为,征南将军居心叵测!”太后的落井下石其实很没水准,她完全是为了打击方志文而猛踩吕布,但是其实吕布如何跟方志文一点关系都没有呢,太后的政治水平实在是太低了。
天子脸sè很难了,但是还是十分期待的向方志文,希望方志文能够为吕布辩解一番,让自己心里的那一点真实和希望不至化为泡影。
方志文扫了众人一眼,淡淡的笑了笑道:“那么我也想问问太后,按说您一行人逃出晋阳城之后,应该想方设法的与张辽将军汇合,可是,为何你们却向北走呢?还有,杨勋和郑公业大人呢?就算两位死于意外,那么难道你们连南北都分不清楚么?”
方志文的问题让宫殿里陷入一片安静,刘虞更是心思翻滚起来,如果方志文的话是正确的,那么张邈兄弟就很可怕了,这就是两条毒蛇啊!
想到这里,刘虞的脸sè凝重起来。
第八百六十六章张邈私心借力密云
小天子是回答不了这个问题的,因为他还不懂这其中的关窍,更不明白当时为何要向北走,似乎是担心那些叛军?又似乎是迷了路,或者是别的什么原因。
但是现在方志文这么一说,似乎这事根本就像是有蓄谋的,那么蓄谋的人是谁呢?张邈兄弟?刘虞?这跟郑公业的失足和杨勋的病亡又有什么关系?
小天子糊涂了,这世界上到底谁忠谁jiān啊?事情咋就那么复杂呢?
难怪方志文刚才说自己没有什么值得效忠的地方,因为自己现在还什么都不懂呢?一个小屁孩有什么值得人家效忠的?那些什么普天之下莫非王土都是拿来骗人的,难道自己还要被骗么?那可真成了最大的笑话!
小天子茫然失措的刘虞,又方志文,最后再向脸sè变幻的祖母,忽然觉得其实谁都靠不住,最终还是要靠自己的!
见了天子之后,方志文在蓟县就没有事了,不过离开皇宫的时候天sè已晚,方志文打算住一晚再回去,刘虞也很热情的要宴请方志文,方志文自然不会推脱。
于是,晚上方志文住的馆驿里面就来了一个不速之客。
“孟卓啊,一向久违了!”
方志文没太给张邈面子,只是独自一个人会见张邈。而没有让甄姜和太史昭蓉出来陪同,对于张邈的到访方志文倒是没有什么意外。若是他不来那才奇怪呢。
对于张邈在天子北来的这个事件中所承担的角sè,方志文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法,也不会指责或者批评什么,那只是张邈求存的手段,没有什么好说的,至于张邈与吕布的恩怨,那也是他们两个之间的事情,跟方志文一点关系都没有。方志文更加不会越俎代庖的替吕布来出气,人家吕布也没有这个意思,因此方志文对待张邈还是很客气的。
“呵呵,方大人风采依旧,吾心甚慰啊!”
两人互相致礼寒暄了几句,才入客厅坐定,方志文就开门见山的问道:“孟卓此来可不仅仅是会会老友吧?”
“方大人说笑了。在下可不就是来见见老朋友么,想当年虎牢关下的事情还历历在目,但是如今却是人事两非了!所谓世事难料啊!”
方志文撇了撇嘴,端起茶盏慢慢的喝着,清除着嘴里的酒气。
“呵呵,家家有本难念的经。人人都有一身的债。孟卓如今也是位至司徒了,也算是显达于世了,还有什么不满足的呢?”
张邈有些尴尬的干笑了一声:“徒有虚名而已,如今蓟县内外都是刘伯安大人说了算,我们不过是个陪坐的而已。”
“呵呵。这话孟卓可不敢乱说,传出去徒生是非啊!”
方志文翘了翘嘴角意味深长的说道。
张邈叹了口气。放下手里的茶盏,犹豫了一下说道:“这事在下也就是跟方大人你抱怨一下,如今朝堂上根本就是一言堂,大人,国事不可一言,若是长此以往国将不国啊!”
“哦?孟卓以为应当如何呢?”
“方大人,密云麾下人才济济,为何不入朝秉国呢?如此一来,足以与刘伯安大人势成鼎足,朝中局面也可为之一新,若是大人愿意入朝,在下定为大人奥援,如此一来,大人意志得以伸张,利国利民大人何乐而不为?”
方志文咧嘴笑了起来:“呵呵,孟卓可真是高与我了,我就是一个粗鄙的边卒,哪里懂得什么治国安邦的大道理,再说了,如果让我们这样的粗鄙边卒来治国安邦,这才真是国将不国了,朝堂之中有你们这些饱学鸿儒就足够了,哪里还需要我这样的人,我就是守好边陲就是最大的利国利民!”
张邈的眼神闪了闪,既有一点点的失望,也有一丝惊喜。
方志文明白张邈的想法,他是既希望方志文能够入朝,从而分担分化刘虞的势力和权力,同时他也担心若果方志文强势入朝,会不会成为另一座压在他头顶的大山,因此,张邈今天就是来试探方志文心意的。
若是方志文真的有入朝的打算,那么张邈提前示好然后与之联合,击败刘虞之后自己趁机捞足好处坐稳位置,然后逐渐的建立自己的政治势力。
如果方志文不打算入朝,那么张邈就能放心的与刘虞周旋,最好还能拉上方志文作为自己的外援,在某种程度上,张邈也可以在朝中为方志文代言,从而成为某种形式上的结盟。
但是,这一切都必须建立在方志文跟刘虞不是一路人的基础上。
“方大人,请恕在下交浅言深了,大人不入朝,则朝中尽为刘伯安把持,届时刘伯安必会挟天子以自重,逐渐的侵凌密云一系,大人无法否认,大人乃是刘伯安面前最大的障碍,也是他头顶上最沉重的压迫,刘伯安无时无刻不yù除大人而后快!”
方志文有趣的向张邈,老实说,张邈的说法其实没错,当然,前提是刘虞能掀的起风浪才行,换而言之,张邈的说法似全对,但是偏偏前提错了,这种似是而非的东西能瞒得住别人,但是想要忽悠方志文还是差远了。
不过,张邈能清这一点,并且以此为契机试图谋求与方志文的内外勾结也是很不错的,起来张邈的政治水平还是蛮高的。
“孟卓是否有些危言耸听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