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游戏三国之英雄传说-第184部分

庑﹋īng锐部队的将领都是李雪音花了大价钱给打上了弓系技能的将领,再算上徐庶那个降低对方属xìng的军师技。
宇文无敌的部队顿时悲剧了,甄翔用的办法与方志文一模一样。这是摧毁敌军锋矢阵的标准战术,甄翔训练过无数次了,又怎么会不驾轻就熟呢!
“看枪!”
宇文无敌怒了!
“嘿!取你狗命!”
甄翔嘿嘿的笑着,脸上表情极其诡异,只不过被面挡遮着,宇文无敌没有看到他这个奇怪的表情。
两匹战马急速的奔近,双方都是一往无前的一枪奔着对手的中路而去,大有以命换命的架势,宇文无敌心里其实是有胜算的,自己的武力比对手高,自己的骑术技能高,一定能将对面这个汉将拿下!
“致盲!”
可惜,他忘记了甄翔背后还有一个顶尖的军师呢!致盲效果虽然只有那么一会,但是在这个关键时刻突如其来的发出,顿时让宇文无敌陷入了一片黑暗,宇文无敌傻了!
“横移!”
好在宇文无敌也是百战余生的老兵,几乎想都不想就发出了横移的命令,想要躲过甄翔的追杀,同时他的身体也滚向了战马的另一侧,想要用战马替自己遮挡一下。
甄翔一咧嘴,长枪下压,变刺为扫,一枪扫在宇文无敌战马的后腿关节上,顿时将战马的小腿从关节处直接斩断,战马悲鸣一声,轰然倒在了地上,后面的汉军骑兵轰然冲了过去,将可怜的宇文无敌和战马都踩成了肉泥!
这时,右侧的方志文部发出一阵欢呼,然后骑兵们像是打了鸡血一样凶猛的向着鲜卑人冲去,而鲜卑人听到汉军的叫喊,再一看大王的旗帜,真的已经不见了,顿时,鲜卑人的士气崩溃了。
忠心耿耿的将士们不要命的猛扑上来,完全不顾上什么阵型阵势,只想要找这些汉军拼命,或者是冲上去送死!
而胆小的却已经掉转马头拼命的打马狂奔,一边还大声的叫喊着:“大王死了,我们败了,快跑啊!”
这样的呼喊仿佛是为了给自己胆怯的行为找一个借口,或者想要呼吁更多的人跟自己一样逃跑,这样就会形成法不责众的局面,当然,这样做也给汉军帮了大忙!
已经调转了部队方向,准备按计划展开合围的鲜卑骑兵,愕然的看着殿后的素利和宇文无敌几乎一合之下就被挂了,都有些茫然无措,不知道是应该继续合围呢,还是现在趁着还有点机会赶紧的逃命!
,您的支持,就是我最大的动力。)
第六百九十六章犁庭扫|岤
“命令异人部队zìyóu追击!发布收容俘虏任务!”
“诺!”
“定远、昭蓉各率部队追击,高顺堕后打扫战场,我部居中策应。”
“诺!”
方志文下达了全面追击的命令,骑兵的作战就是这样,当敌军崩溃以后,随之而来的,就是无穷无尽的追击,直到将最后一个敌人击毙,或者全部投降为止!
站在营地的栅栏上面,目睹了整个战斗过程的玩家们直呼过瘾,身处高顺部队中的玩家们更是过足了战斗的隐,现在高顺部队停止了追击,这些玩家也可以选择结束从军任务,重新领取追击或者俘虏任务了。
于是玩家们都聚集向记官,交任务的交任务,接任务的接任务,随后,一队队的玩家组队出了军营,向着四散溃逃的鲜卑骑兵追去,也有人向着鲜卑人扔下的营帐冲去,那里可是有着鲜卑人的作战物资和作为粮草的牛羊的!
方志文则提着铁弓坐在战马上,周围的卫兵一点也不敢放松,jǐng惕的注视着周围,并且将方志文所行的路上所有的死者都再次补枪清理,现在可是战战场上,谁知道会不会有敌人装死躲在某处企图伏击自己的主公和其他将领呢!
徐庶默默的擦着额头上的汗水,一边看着卫队们在进行jǐng戒搜索,认真的记下这些战斗中的细节。
“元直,恭喜啊。第一次指挥大型战斗就这么成功!”
方志文笑呵呵的说道,双眼却一边四处搜索着,像是在寻找猎物。
“呵呵,都是大人和将士们的功劳,属下不过是动动嘴!”
“呵呵,智者劳心!元直不必过谦,这次的指挥非常jīng细。整个作战就像是jīng密的机械一样,看上去真是赏心悦目,以前我曾看过异人的大规模战役指挥。似乎他们也是走的这个风格,不过却没有元直这么举重若轻呢!”
方志文眯着眼睛看着天际似乎在回忆什么,少顷。咧嘴笑了笑,轻轻的摇了摇头。
“大人,异人的战斗更jīng细一些,在西林学宫里,我也学过一些,这种指挥的要点其实在于底层将领的数量,如果不是我军高配比的将领数目,是很难实现这种指挥效果的。.”
“嗯,确实如此,所以我军应该坚定的奉行贵jīng不贵多的策略来治军。尽量的降低战损,以便培养出更多的基层将领。”
“大人说得是!”
“呵呵,我们慢慢的向上游走,估计他们会在那里堵住一部分鲜卑人,让营地内留守的记官负责营地一应事务。将营地作为异人的中转地。”
“遵命!”
“子龙和折罗到了哪里了?”
“两位将军按照计划昨夜出发,折罗现在应该在作乐水的源头附近,赵云将军可能在更北边的鲜卑山下,延山脉向东运动。”
“很好,一切都在计划中,走!”
傍晚。方志文一行到达了作乐水的上游,距离他们原本扎营的河口大概是一百五十里左右,沿途还收服了不少的降兵,原本四千人的部队,现在有八千出头了,不过这些降兵都没有了战马,没有了武器,一个个垂头丧气的跟在骑兵后面慢慢的走着。
甄翔和太史昭蓉果然在这个水浅的地段堵住了大批的鲜卑溃军,经过了一场并不算激烈的围猎之后,超过两万鲜卑士兵投降了,而甄翔和太史昭蓉正在这里就地扎营。
不久之后,从四面八方装满了大包小包的玩家们也陆续出现了,最后到达的,自然是负责扫尾的高顺。
“我仔细计算一下今天的战果,在上午的阵战中,敌军进入战场的一共是二十二万骑兵,我军在随后的战斗中击毙了约四万敌军,这个数字稍微保守,但不会相差太多。随后的追击战中,直接击毙的约一万骑兵,路上俘虏和追杀的约有一万,在此处投降的约两万,合计击毙敌军五万五千到六万,俘获两万五到三万,现在还有异人在交俘虏,所以数字并不准确。而逃遁的敌军共有二十一万左右,根据侦骑的情报,他们已经是四散而逃了,我们再行分散追击则不大合适,所以我建议直接向素利的老巢挺进,争取一举拿下素利部鲜卑!”
方志文等人都看着地图,方志文点了点头:“可行,这样,稍事休整之后,我带卫队以及昭蓉、定远一人双马,连夜向北追击,争取赶在溃兵之前先行攻击或者迫降素利部,后队由高顺带领慢慢的随后跟来。”
“诺!”
“大人,属下呢?”
方志文看了看徐庶有些疲惫的脸,迟疑了一下道:“如果元直觉得可以,就跟我们一路,若是身体吃不消,就跟着高顺一路,如何?”
“我还是跟着大人,虽然是有些累,不过还不至于没法行军,而且我都没有参战啊!”
“呵呵,你是军师,我们才是将士,各司其职嘛!”
方志文笑着用力拍了拍徐庶的肩膀,拍得徐庶身子一歪,疼得直龇牙,赶紧躲了开去。
......................................................
方志文再快,也不可能比鲜卑人的飞鹰快,但是,鲜卑人虽然是游牧民族,搬家的速度也还没有能够达到与轻装骑兵相提并论的程度。
只不过方志文的部队现在满打满算不到两万五千人,素利部就算已经折损了jīng锐,就算那些南下作战的部队尚未归巢,大营之内也还有四五十万的部民,其中搜罗出来十几二十万的控弦之士还是可以的,若是他们真的有不惜一死战斗到底的决心,也能给方志文的部队造成严重的杀伤,所以,方志文虽然在猛烈的追击,但是他更多的目的还是驱赶鲜卑人,最后导致其崩溃,或者压迫鲜卑人投降。
当然,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追上那些正在回窜的鲜卑骑兵,将其歼灭或者收降。
鲜卑人自然不敢稍停,恨不得直接就跑回家里去,但是他们的战马不得不停下来休息,然后他们就发现了一个重要的问题,那就是他们没有粮草了!在逃跑的时候,作为粮草的牛羊都给扔在了营地中。
战马还能漫山遍野的吃着鲜嫩的野草,但是这东西人可是没法吃的,结果战马是休整好了,但是人的体力却越发的虚弱了,虽然能抓些蛇鼠挖些野菜也能充饥,但是那东西毕竟不是粮食,也不足以让这两三万将士吃饱。
到了第二天,一人双马连夜追击的方志文就跟着溃兵的踪迹追上了素利部的残兵,如果说在这一战中被打得最惨的部族是哪一个,那肯定是素利部了,若是这事放在中原地区,那这些素利部的族人肯定会恨死方志文了,但是在草原上则不同。
草原上奉行的就是弱肉强食的规则,所以你汉人也不要总是说胡族残忍,因为他们不但对汉族残忍,对别的游牧民族也一样,同样的,当汉人彻底击溃他们的时候,他们也一样承认这个弱肉强食的道理,所以,他们更多的不是恨方志文,而是敬畏和害怕方志文。
当这些体力本来就已经快要耗尽的鲜卑人看到方志文的鬼脸旗帜的时候,敢于上前一战的只是极少数的死忠,当这些死忠远远的就被shè死在阵前之后,这群已经手脚发软的鲜卑人在将领的带领下,彻底的投降了。
徐庶还担心如何处置这些俘虏,总不能带着这些俘虏去抓素利的族民!?
却没想到方志文直接将这些部队打散,用自己的卫队作为骨干,真的打算用这些降兵去抓他们的亲人,这样也行?!
事实上,徐庶是不了解草原胡族的习xìng,这样当然是可以的,而且,方志文的信任还能博得他们的忠诚,更重要的是,在调转枪头之后,他们不但得能保住自己的亲人,甚至还能得到奖赏,这是草原上的惯例!
饱食一餐之后,这些被收编了的部队跟随着方志文上路,有了这些带路党的存在,方志文很轻易的出现在素利的大营之外,方志文也不急着进攻,而是列好了军阵之后,派出一个降将去向大营内的素利弟弟成律归说降。
成律归的年龄也不大,才二十出头,不过已经是勇武过人了,这次的南下他没有跟去,被素利给留在家中主持事务,或许当时素利对自己这次南下已经有了不好的预感。
成律归召集了族中长老,想要商讨对付方志文的办法,但是绝大部分的长老都主张投降,这就不得不夸奖史阿和甄姜的工作做得好,能够将密云的政策深入到这么边远的地区,这些族老都是既得利益者,虽然在草原上做草头王不错,但是现在现实已经不允许了,强大的敌人就在家门口,自己的jīng锐部队却已经完全瓦解和投降了,在这种情况下,选择保留自己现有的财富,去花花世界一样的汉朝做个富家翁也是不错的选择。
真正敢于拼命的,只要那些血气方刚的少年,比如成律归!
于是,强硬的成律归被当场砍下了年轻的头颅,作为投名状献给了方志文!
当天,素利大营上空的大纛降下,换上了黑sè的鬼脸旗帜,这个营地,变成了幽州最北的大汉营地,方志文不打算摧毁这个营地,而是打算在此建城,想要将这里作为一个边境的地标存在,标志着这里就是大汉的地界。
第六百九十七章汉J必死
一个部落整体投降是一件大事,也是一件十分繁琐的事情,数十万部民要重新登记造册,牛羊草场要登记和重新划分,然后再通过官府赎买从头人手里买下,再分配给原本一无所有的牧奴、牧民,接着又要组织和雇佣人手进行城市建设。**
幸好,方志文的部队里面武将数量够多,可以分配众多繁杂的任务让这些武将来执行,而原本素利部族的武将则全部集中起来整训,一方面是进行军规军纪和指挥体系的重新学习,一方面也是将他们与原本的部队分开,如果这些将领今后还想继续在军中博前程,那么就必须重新开始,否则就退役回家做富家翁算了。
随着高顺后队的到来,大批的玩家也到达了,这个因长平山而命名为长平的城市让玩家们惊讶不已,只不过几天时间而已,这里数十万的胡族已经被方志文征服,并建立起一个边城的雏形,更奇妙的是城内的居民居然能都以汉人自居,脸上一脸的骄傲和欣喜雀跃,这可真是奇怪了去!
玩家的到来更给方志文帮了大忙,玩家在城建和内政任务上的经验显然要比方志文的部队将领强悍,于是大批的内政任务和建设任务被放了出来,而方志文的部队将领也纷纷的得到了解放,太史昭蓉和甄翔可以率队出城扫荡和收拢周围的小部族和小型营地了。
至于那些逃散到了夫余或者向北进山的部族,只能慢慢的解决了。反正长平立城之后,其繁华和先进自然会吸引周边落后和贫苦的牧民牧奴,乃至于吸引那些小部族头领前来定居的。
幸好有徐庶帮忙,否则这么一个混乱的局面,就算方志文不需要睡觉,想要将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方志文也得累个半死。
“大人。有一件事我想问问大人!”
徐庶手里抱着一堆文卷轴,这些都是根据城市建设的进度要发布的新任务,也是方志文与徐庶的工作成果。今天过后,长平城应该就能升到二级城镇了,开通了邮驿系统之后。就能从自己的地盘调来行政人员,方志文和徐庶的苦难也就结束了。
方志文从案台的文上抬起头,有些迷糊的看这徐庶,稍微过了一会,才清明过来,点了点头道:“什么事?元直。”
徐庶犹豫了一下,神sè严肃的问道:“属下在一份文上看到,大人要下令将几个俘虏押送回京城,这是怎会回事?”
方志文微微一愣,随即明白了到底是什么事情。笑着虚按了按手掌:“这事说来话长,元直你这么站着说不怕累么?”
徐庶苦笑了一下,回身将怀中的文都交给了身边的一个卫将:“麻烦你将这些文送到前面的记官处,告诉他可以依序发布了,顺便将缴回的任务带回来。”
“诺!”
安排好这些事务。徐庶快步走到方志文的案台对面,直接的对面而坐,等着方志文的说来话长。
“你说的是窦严一家人?”
“是的,窦严恐怕是大将军窦武的后人?”
“正是!正因为他们是大将军窦武的后人,所以在大汉境内,仍在通缉他们这些当年逃走的族人。因此,我可以利用这个通缉令,将他们抓获后送到京城去,有通缉奖励的,呵呵。”
徐庶的眉头皱的更紧了,看着笑嘻嘻的方志文不满的说道:“窦武大将军当年为了清除宦官而惨遭横祸,以至于牵连九族,难道大人为了一点通缉奖励,就要毁掉窦家残留的一点血脉么?”
方志文嘿嘿的笑着,放下手里的文,身体向后靠了靠,看着徐庶认真的回答道:“窦武当年的所作所为我们不好评价,因为那已经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们并不了解当时的情况,但是如果非要做一个评价的话,我只能说那仅仅是一个政治斗争的失败者而已,并没有什么值得大特的地方,如果你们非要给他戴上一顶高帽,那我也没有办法。说老实话,我决定将窦严一家人送到京城去,当然不是为了那一点通缉奖励,但也不会因为佩服窦武而放过窦严一家,我之所以决定这么做,是因为这是他们一家应得的惩罚!”
徐庶诧异的眨了眨眼睛,想了想,有些不得要领,不由得问道:“属下不解,他们做了什么事情要面临这样全家皆斩的处罚呢?”
“很简单,他们出卖了汉人的利益,做了汉jiān,所以都该死!”
方志文的声音里透着刺骨的森寒,徐庶还是第一次见到方志文流露出这种无论如何都想置某人于死地的坚决表情,方志文不知不觉散发出来的威势,不由得让徐庶心里生出一丝敬畏,身体也不由自主的挺直了。
“这.....就因为他们投身胡族?可是,那时候他们不得不投身胡族,窦武大将军的侄子,雁门太守窦统当年带着剩余的族人逃出大汉,除了投身胡族还有什么选择呢?”
徐庶虽然敬畏,但是仍然在梗着脖子据理力争,在他看来,窦武大将军的后人不该遭受这样的责难,这太严厉了,何况还是对一群被国家抛弃了的逃亡者。
方志文微微的眯了眯眼睛,缓缓的说道:“窦统,听说他在漠北收拢胡族组建部族,以待将来能找刘家报仇,这我不管他,因为他没有实质xìng的危害大汉百姓,而这个窦严,却为了素利出谋划策,不但为素利对抗汉军出主意,当年素利南下掳掠汉人百姓的事情里,也有窦严的身影,这样帮助胡族伤害汉人的人,就是汉jiān,就该死!至于他是出于什么目的我管不着,我只看见他所做的行为是不可接受的,更不能成为先例,所有的类似行为都必须遭到严惩,这样才能惩前毖后!”
徐庶愣了一下,张了张嘴巴却不知道说些什么好,虽然他想要辩解这是窦严人在屋檐下,但是身在胡族,也不一定要给胡族出谋划策,至少,对于他们攻伐残杀汉人的时候,要坚决的反对,如果他们做不到这点,就不能责怪方志文现在的决绝!
“可,可是那些孩子,他们又懂得什么呢?”
“是的,他们不懂,但是他们之所以长得肥肥白白,那是因为他们吸着惨死汉人的血肉长成的,因此,他们必须为这些还债!这事,元直不必再说,我也不会改变主意,不理解也需要执行,执行之后再慢慢理解!”
徐庶翻了一个白眼,方志文的话说到这个份上了,徐庶确实没有什么好说的了,不过徐庶并不是一个喜欢钻牛角尖的人,或许方志文这次的决定显得稍微有些严厉,但是却不是完全没有道理,特别是这些在胡族长大的窦家人,已经埋下了与汉人为敌的种子,这种人已经不再是汉人了,他们也不当自己是汉人。
“大人的意思属下明白了,这并没有什么难以理解的地方,属下也没有继续反对的意思,虽然大人的处置算是从严了,但也算是他们咎由自取。”
“没错,就是咎由自取,不能坚持心中的底线,自然也就没有了获得汉人谅解的理由。”
“大人,我很好奇,如果将来我们.....不,现在就已经有异人在漠北狩猎了,大人会不会针对窦统发布任务呢?”
徐庶的眼神里满是好奇,刚才方志文的一番话确实被徐庶听进去了,原本对窦武的同情也不由得减少了一些,窦武的评价是士人们进行的,自然会有所偏向,方志文的一番话将其中政治斗争的本质揭露的清清楚楚,倒是一下子掀掉了徐庶心里原本形成的一些陈旧观念。
“嗯?那关我什么事情,那是异人的事情,如果将来窦统阻挡了我们的道路,那么他只有投降或者灭亡两条路,如果他打定主意与汉人为敌,那么不用我,奉先就先灭了他!”
徐庶笑了笑道:“如果窦统想要报仇,现在倒是一个机会啊,可以回中原自立,或者投靠某个反刘势力。”
“切!以私仇为诉求,又有谁会跟着他胡闹,闹到最后还是他们自己家的事情,没有支持者,最后不过是一场惨败罢了,不去说他。既然元直现在没什么事情,还是帮我将这些工作分担一下,呵呵。”
徐庶楞了一下,眨了眨眼睛,似乎也找不到什么好的理由溜走,只好不情愿的从案台上抓起一个帛卷轴,叹了口气,缓缓的展开,方志文看着苦着脸的徐庶好笑不已。
徐庶抓在手里的并非是城市建设的事情,而是赵云发来的一封信,征询对抓获的鲜卑俘虏和部民的处置办法。
从赵云的这封信中,可以看出赵云的战事进展顺利,已经迫近了宇文部族的老巢,只是,赵云身边却多了一大批累赘,所以必须要有所处断了,不然必会拖累赵云的作战行动。
徐庶皱了皱眉头,仔细的看了一遍信,特别是关于人数和粮草的数字,然后又扭头注视着侧面悬挂的巨大地图,微微的皱起了眉头。
“大人,属下觉得,子龙的这封信需要尽快的处断!”。。)
s
第六百九十八章尘埃落定
002’‘洛瑀书皇’‘火∽凤凰’大大投出宝贵的月票!恳请大家继续支持!】
方志文伸头看了看徐庶手里的书信,那封书信他是看过的,不过他还没有考虑好,同时,也要看赵云和折罗,以及自己这边的最终战果来决定,另外还有一点就是自己夹袋中的人才,也需要荀彧和田畴那边给一个回复。
不过徐庶现在既然提出来了,方志文也想跟徐庶商讨一下自己的想法。
方志文站了起来,走到地图边上,徐庶也跟了过去,方志文伸手在地图上点了点。
“元直,你看这里,子龙所在的位置,还有折罗所在的位置在这里,他们都在作乐水与大鲜卑山之间的地方,而我们长平的位置在作乐水与辽河河口北面五百里,作乐水河口还有一个营地。再看林西城,如果将这几点连在一起,就形成了一条沿着大鲜卑山东进的城市链条,也是我们大汉在幽州最北边的边城线。”
方志文所指的这一条城市带,是打算充分的利用作乐水,事实上水源的重要xìng在这个时代是无与伦比的,因为这个时代没有深井技术,因此不管是饮用水还是灌溉用水,都必须依靠河流,这也是黄淮流域被称为中原的主要原因,也是后来开发长江、珠江流域的根由。
“大人,作乐水的流量似乎并不是很大吧,现在是夏季,在我们渡过作乐水的地方。水流似乎很浅,能支持这几座大型的城市么?”
徐庶的顾虑是非常必要的。但是,徐庶还不明白这个世界的本质,这个世界的本质是一个游戏世界,或者叫做由智脑构建的虚拟世界,因此,不存在一成不变的地形,水源如果需要的话,智脑就可以增加,方志文深信这一点。
“无妨。那是因为对水系没有整合,完全是天然的河道,水流散失在草原上了,只要将喝道整修一下。防止河道过浅形成的漫溢。水源还是充足的。”
“这个工程会不会太大了?”
“当然不需要整修整个河道,或者说,不需要一次xìng的进行整修。完全可以利用冬季慢慢的进行,先从於浅处开始,然后慢慢的进行,如果最终能形成一个航道更好,辽河可是直通大海的,从上到下。沿途有林西、赤峰、玄菟和襄平等大城,如果作乐水经营得好。这就是一条流金的河。”
方志文眼神发亮的说着,手指沿着辽河以及支流作乐水、乌侯秦水在地图上划了个大圈,这个规划将充分的发挥大辽河的作用,如果智脑认同这个计划的话,将来大辽河整个河系经过整修,绝对是辽东平原上的大动脉。
徐庶的眼睛也亮了,眼神沿着大辽河反复的看着,然后蹙着眉头缓缓的说道:“这里有几个问题,大人!一个是我们需要在大辽河系至少再建三个城市,包括作乐水河口那个营地在内。这就意味着我们将要投入海量的钱物,还有人口、管理人才、驻军等等,问题相当复杂啊!”
“嗯,所以我没有立刻给子龙回信,就是在等文若和子泰的回音,你们参谋部也算算,能不能在驻军方面实现这个构想,至于钱粮财物这个不用担心,我们现在地盘大得很,卖些城池出去也是好的,特别是这些要点城市之间的位置上,没有城市支撑,商贸线路上横行的土匪野怪也是一个大问题。”
方志文眯着眼睛怪异的笑着,很显然,他又在打着搜刮玩家势力的主意了,虽然现在整个大汉能够购买官职的地方多了许多,但是幽州一直都是一个不错的选择,幽州开始的时候是一个以战争吸引玩家来进行投资的地方,现在则是一个以和平发达的商贸体系来吸引玩家的地方,从战争训练场向粮仓、马场、兵营转变,幽州只用了短短的几年时间,不能不说是一个神奇的奇迹,当然,这也跟中原持续的动乱有关系。
有了方志文在钱粮上的保证,这个计划的大部分困难就已经解决了,现在长平城里有将近五十二万军民,这个数字明显偏多了,在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这个边城是容纳不了这么多的居民的,因此,将长平城分出一半的居民迁居作乐水河口建城,这么一来,只要赵云和折罗能够抓住足够的人口,在合适的位置上,紧邻作乐水选择位置建城即可。
现在赵云那边显然已经有了不少的收获,若是能够成功的取下宇文部族的三十多万人口,绝对能够满足在作乐水上游建城的要求了,而阙机和弥加两部合共还有六十多万人口。若果这些人口中能抓住一半,则方志文计划中的人口问题就能全部解决了。
那么剩下的就是文武官员的问题,武官比较好解决,现在方志文军队体系里面成长起来的武官很多,从正规机动部队的中抽副将来担当守卫工作即可,至于机动打击部队可以通过将从老部队抽调骨干进行扩充,同时适当扩大防区的办法来解决。
文官方面,那就要看西林学宫和郑乡学宫那边今年新毕业的学子了,只不过这些边城都很偏远,不知道他们肯不肯来?
徐庶将自己的想法一说,方志文也是同样的看法,这些新建城市的防御方志文不担心,都是战力彪悍的胡族转化的居民,防御能力自不待言,而且周边除了异人之外,几乎也没有能够与之抗衡的大势力,所以安全方面还有很多时间余量来慢慢的整合。
但是让人担心的是,在最初建设的时候文官的工作却是最艰苦的,如果完全依靠新官来处理,说不定还不能顺利的完成这一切,说不得。方志文又得出动自己的法宝李雪音了!
李雪音曾经组织的机动行政团队是一个非常有效的办法,她可以以巡回的方式。在这几个城市间活动,整体的掌控和管理这几个新兴的城市,而且方志文在初期对这些新兴的城市也没有过高的期望,只要能收支平衡,养住军队,以及持续的开发河道就可以了,想必这么低的要求,李雪音应该能够轻松的完成吧!
.......................................................
这边方志文与徐庶正在地图前面策划着大计划,另一边。赵云正在向着宇文莫槐的领地稳步推进,赵云初期的行军速度不可谓不快,在靠西的位置上吃掉了宇文莫槐的两万jīng锐部队,然后挥军东进。绕过了宇文莫槐的领地。再次伏击了正在从作乐水河口败退赶回家中救急的宇文莫槐部。
双方在草原上展开了一场持续两天一夜的骑兵对决,赵云本部两万两千人,宇文莫槐的残部共有四万六七千的样子。但是在追逐纠缠了两天后,宇文莫槐彻底的败在了赵云的枪下,本人被赵云击毙,剩下的部队不是遭擒就是逃散。
赵云给方志文写的信,正是在战役结束之后,抓获了大量的俘虏和降兵。更过分的是,有不少的小部族居然主动的前来投降。这下子彻底的将赵云给困住了,但是这些主动投降的部族又不能不管,否则岂不是寒了那些一心向汉的胡族人的心!
幸好,赵云只郁闷了一天,就收到了方志文的回应,让赵云在作乐水与乌侯秦水交接的河口附近直接建城,城池命名为乌乐城,城令暂时任命给了李雪音,不过李雪音现在还在路上,赵云的政治能力也不差,完成前期的一些工作还是没有问题的,何况还有大量的玩家可以支使。
这边开始建城之后,赵云立刻率领主力部队向宇文部族进逼。
另一路的折罗则更顺利,折罗自己本身就是最好的榜样,而阙机本来就心慕汉族,在折罗的压力之下,直接就易帜投降了,用自己的部族换取了一个乡侯的爵位,带着妻子财货去密云城享福去了。
而折罗只好勉为其难的在作乐水中游,原本阙机部族的大营附近选址建城,城名通辽。
随后折罗根据方志文的命令,出动机动部队北上,配合太史昭蓉和甄翔尾追弥加部鲜卑。
作乐水之战是五月七rì开始,到了五月底,方志文的部队已经将战线推进到了大鲜卑山的山脚下,围住了一路溃逃到鲜卑山的宇文部族残部和弥加部族。
这一路的溃逃,基本上这两个部族加起来都不到二十万人了,而且主要是作战部队和青壮男子,老幼妇孺基本上都丢给了方志文,或者说是这些老幼妇孺自己选择了投降,毕竟这几年听无数的商人说过,大汉是如何如何的好。
有些遗憾的是,方志文能够出动的部队加起来也只有六万多,面对二十多万的胡族骑兵,如果这些骑兵始终集结在一处,方志文慢慢的追击总会让对方崩溃,但是宇文氏和弥加十分的顽固,宁愿分散翻越可怕的大鲜卑山,也不愿意选择被抓或者投降。
到了鲜卑山附近,胡族四散冲进了山区,赵云等人分散追击了一段之后,已经是深入了深山,鲜卑人也完全跑散了,这种情况下,再追击已经没有意义了,只好将追缴任务发布给了玩家,然后结束了大部队的军事行动,一路南返收拾战场和分布在大鲜卑山附近的游牧部族。
至此,历时一个多月的夏季攻势落下了帷幕,方志文彻底的覆灭了东部鲜卑,在大鲜卑山以南,夫余以西的地区,已经再也没有成建制的鲜卑部队了。
这次作战共抓获一百二十万鲜卑人口,后面可能还有些零散的部族和溃兵会投奔,但是总数估计变化不大,新占据的地盘足足有两个辽东郡大,而这部分的地盘都将作为玄菟郡的辖区,曾经是幽州最大郡国的玄菟郡,终于回复了昔rì的荣光。
而作为太守的赵志阳,则已经累得连话都不想说了,另一个累的想打人的,自然就是李雪音大小姐了!
而接下来,还有拍卖县城的事情要忙,李雪音真的很火大!即使方志文殷勤的在一边给她端茶递水、点头哈腰的讨好也不能让她释怀!(未完待续。如果您喜欢这部作品,。)
第六百九十九章强势
方志文在新城长平召开了一次招标会!
这种会其实在丰宁郡已经召开过很多次了,这次之所以放在长平召开,就是想让玩家们实地看看这里的环境如何,以及顺便让他们在看看沿着大辽河布局的计划,还有大辽河周围的环境,大辽河的长度可是很长的,沿河可以建设很多的城池,而方志文新得的巨大地盘,包括辽东郡的一些关键道路两侧都需要新建一些城池,这就是这次开会的目的。
“现在大汉地区卖县治的地方多了去了,怎么你们还对这些边远的地方感兴趣,莫非觉得这里的价格会比较便宜?”
这位玩家的话里颇有些挑衅的意味,很明显,对方一第六百九十九章强势定是跟他们处于竞争关系的行会。
“呵呵,我们行会财力有限,所以只好到这个边远的地区来找地盘了,贵会不是财大气粗么?怎么也来参加这边远地区的竞卖吗?莫非,贵会已经堕落了?”
“呃……呵呵,两位可真会说笑,幽州虽然是地处边远,但是道路和海运都很便利,而且幽州政局稳定,周边也没有危险的势力集团,在这里种田养马都是赚钱的行当,看看丰宁郡的那些县治,哪一个不是赚的盆满钵满,看看荆南交趾那些顶尖行会,哪一个在密云没有马场,哪一个不想在辽东开粮田铁矿?”
“呵呵,这位兄弟目光如炬啊!只是不知道这次拍卖会的价位会如何呢?”
“这可不好说了。不过,肯定不会比中原的县治差!”
“这却不见得吧?中原的位置毕竟要比这里好得多了,州郡的开发度也没法比,商贸水平更是天差地别!”
“嘿嘿,这你就不懂了吧!中原现在可不适合种田,一个不小心就毁于战火了,你看那边那位就是铁军的代表。这种牛逼行第六百九十九章强势会,不是也一样要来这里寻求马场和粮田、铁矿?由此可见,中原的地盘是重要。但是这里的地盘也不能少,特别是对骑兵和战马有要求的行会。”
“原来如此,受教了!”
虽然竞拍前大家都各有猜测。但是实际的竞标结果却比大家预估的还要略微高一些,因为方志文这次放出的一共只有八个县治,辽东四个玄菟四个,由于数量较少,价格自然就高了起来。
而且,方志文这次的要求更高了,要求每一个县治必须签署军事合作协议,上缴的税收分成一定要定在三成这个高位,尽管方志文如此强势,这八个县治还是卖出了一个相当不错的价位。为新建的四座城市提供了充足的建设资金……与正在河内大肆铲除异己整顿统治,以及积极向外挤压渗透势力的公孙瓒不同,袁绍回到冀州之后却相当的低调。
中原大战从实际利益来说,袁绍似乎是两手空空的回到冀州的,甚至还要贴上不少的粮草消耗。但是,袁绍去的时候九万步骑,回来的可是足足二十多万步骑,军队数量翻了一倍还多,人家是越打越少,他倒是越打越多。
另外就是袁绍的名声现在可是一时无两。绝对的大汉第二位,第一位自然是挟持着天子过xìng福rì子的董卓了。
袁绍的低调回归,让张角着实的紧张了好一阵子,连晚上睡觉都不踏实,生怕遭到实力大进、声望爆表的袁绍惨烈报复,前线的黄巾军战士们更是枕戈待旦,连围攻信都的黄巾军都已经撤回了扶柳一线,只是遥遥的对峙。
不过,失去了安平郡的袁绍似乎并不是很紧张,甚至对于夺回安平郡的兴趣也不是很大,相反,袁绍反而在平原和乐陵方向集结重兵,似乎有攻打韩馥清河郡和广平郡的想法,这个动作让韩馥有紧张了起来,连睡觉都有些不大安稳了。
不过韩馥手下有沮授和徐邈这样的聪明人,自然能看出袁绍的目的更多的是在战略上布局,而不是真的要在军事上动手,现在冀州就是三足鼎立的架势,袁绍的是不会轻举妄动的,袁绍所表现出来的打压韩馥讨好张角的姿态,更多的是想要黄巾军将目标瞄向韩馥,或者还有让黄巾军内部产生变化的想法。
不过,为了稳妥起见,向广平和清河郡增兵防备是十分必要的。
当黄河南岸的中原势力和玩家们都抱着坐山观虎斗的打算时,袁绍却忽然行动了。
袁绍的目标不是黄巾军,也不是韩馥,而是异人!
五月十一rì,正当方志文在迫降素利部的时候,袁绍拉开了冀州征战的序幕。
颜良率十万步骑从乐陵利津渡过黄河,直取青州北部乐安郡的參城,參城的玩家部队根本就没有什么准备,任谁也想不到袁绍第一个竟然那玩家来开刀,而且还是跨州征战,直接将战火烧到了青州来。
可是,当玩家们觉得难以接受,想要申诉的时候,才发现现在青州根本就是一个没有上官管理的州郡,没有刺史也没有州牧,乐安郡、济南国、齐国都没有郡守和国相,因此,这些地方甚至可以说根本就是无人管理的地方。
自己平时不用缴税收分成,现在自然也没有人来帮忙,至于孔融,人家现在连北海郡还没有摆平,更何况,他凭什么帮忙啊?
颜良的攻击能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0.06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