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4部分

微张着樱唇,双颊通红,乌发飘摆,两手扶着膝盖,一上一下、忽浅忽深、前摇後摆、左挫右磨地套弄着,全身犹如盛开的牡丹,艳丽动人。
“龙儿,这样干,你舒服吗?”
“舒服极了,姨娘,你呢?”
“姨娘也舒服呀,你知道,姨娘已经有十年没有这样了。”秦畹凤断断续续地诉说着,不停地套弄着,速度渐渐加快了,又猛夹了几下,就一泄如注了。
阴沪里的浪水像泉水似地汹涌而出,喷射在华云龙的Gui头上,又随着华云龙的宝贝的往返,顺着宝贝流到华云龙小腹上,两人的荫毛都湿完了,又顺着华云龙的大腿、屁股流到床上,床单都湿了一大片。泄过之後,秦畹凤瘫软地伏在华云龙身上不动了,华云龙也被她的荫精刺激得泄了精,一股一股滚烫的阳精,一波波地射进秦畹凤的芓宫中,那灼热的Jing液强有力地喷射在她的芓宫壁上,每射一下,她就被弄得颤抖一下,汹涌的浓精滋润了秦畹凤那久枯的花心,她美得都快要上天了。
“姨娘,还是这麽硬,怎麽办?”华云龙翻身把她压在了身下。
“不行了,姨娘不行了,你这孩子,泄过了怎麽还是这麽硬?”秦畹凤有气无力地说。
华云龙把脸伏在她两||乳|中间,向她撒娇说:“人家硬得难受嘛,好姨娘,就让龙儿再来一次吧。”说着,华云龙就要开展攻势,却冷不防被不知何时进来的白君仪拉住了。
白君仪也已脱光了衣服,她说:“你姨娘已泄得太多了,再干下去,你真会要了她的命的。傻孩子,别着急,娘会让你软的。”
秦畹凤一听白君仪说话,睁开媚眼害羞地说:“仪妹妹,你什麽时候进来的?”
“就在你骑在我儿子身上干我儿子时进来的。”白君仪羞着秦畹凤。
秦畹凤也不示弱,反唇相讥:“还不是让你骗来的,为自己儿子「拉皮条」,不顾姐姐,再说,我还不是步你的後尘,跟你学的?”
“你不是也享受了?说真的,凤姐姐,你的精水还是这麽多,还是这麽容易出来,十年了,你也没变。”白君仪幽幽地说。
“是呀,咱姐妹俩都旱了十年,也该让龙儿给咱们灌溉灌溉了。”秦畹凤也感慨万千。
华云龙急了,挺着大宝贝说:“两位娘,你们别只顾说话,别忘了你们的儿子正胀得难受呢。”
“去你的,臭小子,娘会不管你吗?要不然娘脱光干什麽?”白君仪娇嗔着。华云龙一听,就要扑上去,白君仪又拉了华云龙:“急什麽?你出了一身汗,也累了,先洗洗身子,等你姨娘恢复过来,我们要姐妹齐上阵,来个「二娘教子」打发你。”
“想不到我们姐妹齐上阵,当年是伺候他父亲,现在又轮到他。唉,真是缘份。”秦畹凤幽幽地说。
“是啊,咱们姐妹好像天生就是为了他们父子俩而生的,当年双双属於他爸爸,现在又一起给了他。”白君仪也发起了感慨。
“谁说一起给了他?你可比我先,老实说,你们母子俩什麽时候开始弄这事的?”秦畹凤开始探根问底了。
“去你的,姐姐,说的真难听,什麽叫「弄」?!对你说实话,我们是在龙儿过生日那天晚上开始好的,到现在还不满一个月。”
“那你就比我早美了一个月,你可真是近水楼台先得月呀。龙儿,你可真偏心,为什麽先和你娘好,想不到姨娘?姨娘对你不好吗?你不爱姨娘吗?到底是亲娘比姨娘要近得多呀。要不是今天姨娘自己送上门来,还不知要等到哪一天,你才会想起你还有个姨娘在等着你施舍甘露呢,说不定你永远也不会想起来。”秦畹凤莫名其妙地嫉妒起白君仪来,又转而向华云龙发起了无名火。
“好姨娘,我怎麽会想不起来你呢?我怎麽会不爱你呢?”华云龙忙辩解起来,心里也很委屈:“谁知道你想不想和龙儿上床?谁知道你愿不愿意让龙儿干?”不过,事已至此,很明显她是愿意的,她也是爱华云龙的,那麽华云龙就只好怪自己了。
白君仪忙着替华云龙解围:“凤姐姐,你也别怪华云龙和龙儿,并不是我和他比你和他近,也并不是他只爱我而不爱你,而是因为他从小跟我睡,我们天天晚上在一个床上赤身相对,那时他虽小可也是个男人,男女相吸,加上我对他产生了移情作用,你想什麽事发生不了?於是我们就有了个「八年之约」……”
白君仪详细地给秦畹凤讲了他们母子之间发生性关系的前因後果、来龙去脉,然後接着说:“我们有了这种事,妹妹不是也没敢忘记你吗?今天还不是我去叫的你吗?好姐姐,你就不要怪我们母子了。再说,你当年不是也比我先吗?咱姐妹俩这才是一比一,谁也不吃亏。”
秦畹凤听了白君仪这一番话,了解了他们母子之间这一段曲折动人的真情,再加上华云龙刚才已经用那雄伟的大宝贝和过人的雄风彻底征服了她,她刚才的话也只不过是别有用心地半开玩笑半认真,现在也就不再责怪他们了,可她又开起了玩笑:“好吧,那我就不怪你们了。不过,就算是这样,你也是沾了光,因为你比我早了一个多月,你说,你是不是我沾光多了?”
“好好,妹妹是沾光多了,那怎麽办呢?”白君仪已经觉察到秦畹凤的意图,可她就是不说破,偏要让秦畹凤自己说。
秦畹凤无奈,只好自己说出来了:“怎麽办?谁让你是妹妹呢?姐姐只好让着你,就不惩罚你了。只不过龙儿就没有那麽好放过了,以後要让龙儿多来陪陪我,多和我干几次,把这些补出来好了。”
华云龙这才恍然大悟,怪不得秦畹凤刚才向自己莫名其妙地「发火」,原来她兜了半天圈子,说了半天,其实就只有一个目的:让华云龙以後多干她。其实只有一个出发点:她深深地爱着自己。这从一定程度上充份说明了秦畹凤是多麽的爱华云龙。
“凤姐姐,你的这个主意可真好,遇上你这样的又美丽又多情、又风马蚤、又欲火旺盛的女人,这个小色狼正求之不得多你呢。那好,龙儿,你以後就多陪陪你姨娘吧,多干她几次,用力地她,好好地「补偿补偿」她。唉,早知道你这麽需要龙儿干你,刚才我就不拦着他了,让他继续干你,让我看看你们两个谁更能干,谁能坚持到最後?”
“去你的,没一句好话。”秦畹凤对白君仪娇嗔着。
“那好吧,以後龙儿就多陪姨娘好了,不过,现在……”华云龙抖了抖那仍然坚硬高挺的大宝贝:“它可正难受呢。”
“好了,不要多说了,快去洗澡吧。”白君仪发话了。
“我要你们两个陪我洗。”华云龙又耍起赖了。
“好吧,又不是没给你洗过。”秦畹凤爽快地答应了。
华云龙和秦畹凤赤裸着进了浴室,放好水後,白君仪也脱去睡衣,她俩让华云龙坐进浴池,她们就坐在池沿上,一边一个为华云龙洗身,华云龙坐下就刚好看到两双玉||乳|,顺手就把玩起来,起先她们还扭动两下,後来乾脆挺了上来,任华云龙玩弄,口中还笑骂:“臭小子,你真的好顽皮,这时候也要玩。”
“我要玩的多着呢。”由於正坐在池沿上,两个人的阴沪完完全全地暴露在华云龙的眼前,於是,华云龙两只手又分别去玩弄两个阴沪,红润丰满的阴沪,加上乌溜溜的荫毛,衬托着阴Di的突出美,令华云龙爱不释手,捏着两粒红宝石,揉、搓、捏、拈、按、拉,她们两人的小|岤又开始流出Yin水了。
“你们两个怎麽流「口水」了?”华云龙故意调戏她们。
“去你的,你才流口水呢,你这小子,真坏。”秦畹凤笑骂华云龙。
她们两个的莺声燕语,让华云龙心旷神逸,两只手更是不停地在她们两人身上四处游击。不大一会儿,秦畹凤由於刚让华云龙弄泄过三次,所以有些受不了了,对白君仪说:“这孩子真顽皮,你还记得他小时候我们给他洗澡的情景吗?”
“怎麽不记得?那时候他就很色,每次给他洗澡,非要人家也脱光了坐在池里,他站在面前让我们给他洗,他的手有时候摸胸脯,有时候摸Ru房,还乱捏一气,真可气。”白君仪恨声说道。
“谁说不是,我替你给他洗澡,也要在我身上乱摸,有时他的小手竟伸到我的下面,弄得我浑身麻酥酥的,难受死了,不让摸,他就哭闹,真气死人了。不过,现在看来,一切都是天意,怪不得那时他就要和我们玩,原来命中注定我们最终是要和他玩的。”秦畹凤也「揭发」华云龙幼时的「不轨」行为。
“我那时摸过你的「禁区」?你指的是哪里?”华云龙故意逗秦畹凤,在她阴沪上玩弄的手也加大了力度。
“你现在在摸什麽?就是那里,你三、四岁时就玩过我那里,明知故问。”秦畹凤恨恨地说。
“那时你不让我摸,我就哭闹?那你怎麽办呢?”华云龙大感兴趣,追问不舍。
“还好意思问,姨娘只好顺着你呗,只好让你那下流的小手去耍流氓,反正每次给你洗澡,你娘都不在,也没丫头伺候,没人知道。有时被你摸得兴起,就玩你那比同龄孩子大得多的小宝贝,搓搓揉揉捋捋,弄得我浑身难受,恨得我用力敲你的小宝贝,逗得你也哇哇直叫。”姨娘得意洋洋地说。
“好啊,姨娘欺负龙儿,你还敲龙儿的宝贝,怪不得我的宝贝现在这麽大,原来是被你敲肿的。”华云龙故意叫起冤来。
“去你的,姨娘对你那麽好,还常喂你奶吃呢。更何况你的宝贝怎麽会是被你姨娘弄成这麽大?那是因为你天生就是个风流种、下流胚,所以上天才给你了个大宝贝,让人一看就知道你爱干什麽。”白君仪出来「抱打不平」了。
“哟,娘,你怎麽这麽说儿子?既然你这麽说,那儿子可要说你了,你说我的大宝贝不是让姨娘弄大的,那也对,而是因为小时候你天天对儿子「非礼」,每天晚上按摩它,它才会长这麽大的。”华云龙转而向白君仪开火了。
“对,这下你才说对了,想不到小色鬼还能蒙对一次。不错,那时我对你每天的按摩确实能起到一些增大的作用。这才是真正的原因,说其他都是开玩笑。不过,就算你的宝贝是被你姨娘弄肿了才变得这麽大,那你也该感谢她还来不及,怎麽能怪姨娘呢?”
“对,臭小子,得了便宜还卖乖,不知报恩,还要怎样?”秦畹凤也笑骂华云龙。
“不来了,你们俩当娘的欺负龙儿一个,看我怎麽对付你们。”说着,华云龙更放肆地把手指伸进她们的阴沪深处,抠弄起来,弄得她们美得直哼哼。
她们也不示弱,为华云龙打上香皂,就在华云龙身上抚摸起来,藉帮华云龙洗澡之名,行「非礼」之实,不停地拨弄华云龙那一直都没软下来的大宝贝,弄得它越来越胀,像冲天炮似的「直指青天」。白君仪一把抓住:“怎麽比「破身」时更粗大了?等会儿你准会把我们两个干死的。”
“还不是在你那马蚤水中泡大了。”秦畹凤取笑白君仪。
“去你的,要说是泡大了也只能是刚才在你的马蚤水中泡大的,要不然,怎麽会说比破身时更粗大?那说明是刚刚才泡大的,要是在我的水儿中泡大的,都泡了一个月了,早就该大了,会等到现在?”白君仪也奋起反击。
秦畹凤另找突破口:“是你给你儿子「破身」的?你这个当亲娘的怎麽什麽都管呀,连儿子破身也亲自操作?怎麽破的?用什麽破的?让我看看哪里破了?”
“去你的,凤姐姐,光懂欺负妹妹,我就知道你会看不起我,唉,早知道这样,我就不让你来会龙儿了,那样你就不会瞧不起龙儿了。好心让你享受,救你出苦海,却落了个这下场。”白君仪忿忿不平。
“好妹妹,姐姐是和你逗着玩呢。我怎麽会看不起你呢?是你勇敢地追求幸福,才把我们两个救出苦海,这精神让我佩服极了,你得到快乐後,并不独吞,设法让我和龙儿相会,让卧也得到了享受,解脱了我十年的煎熬,我谢你还来不及,怎麽会瞧不起你呢?”秦畹凤真诚地对白君仪说。
“我错怪姐姐了,从今以後,我们一定珍惜这来之不易的幸福,千万不要再错过了。”白君仪也真诚地说,两人相对而笑,两双玉手紧紧地握在一起。
秦畹凤又转移话题:“你说他的宝贝比破身时更粗大了,我看确实是太大了,真怕人。”她们两人口中喊着怕,其实一点也不怕,要不然两人怎麽会握着华云龙的宝贝一直都不舍得放手?
“好龙儿,姨娘这麽疼你,现在也让你干了,你也能喊她一声娘吗?”白君仪故意逗华云龙,给华云龙出难题。
华云龙说:“这还不容易?本来就能、也应该叫娘嘛,好,我叫娘,我的亲娘──”
“哎,我的乖儿。”秦畹凤也心安理得地答应了,三人都笑了起来。从那以後,华云龙和秦畹凤在床上就也常母子相称了。
“好啦,乖儿,来干娘的|岤吧,娘受不了了。”秦畹凤说道。
华云龙走出浴池,来到秦畹凤身後,她也从池边下来,自动弯下腰,双手扶着浴池沿,丰满的玉臀高高翘起,红彤彤的花瓣毫无保留地暴露在华云龙眼前。华云龙用手拨开秦畹凤的花瓣,将大宝贝夹在她的两片肥厚的荫唇中间来回拨动,并用Gui头在她的阴Di上轻轻磨擦,逗得她Yin水直流,春心大动,屁股猛往後顶,口中浪叫着:“好龙儿……别逗娘了……妹妹……快管管咱儿子……”
“臭小子,不准逗你姨娘。”白君仪说着,用一只手分开秦畹凤的荫唇,另一只玉手握住华云龙的大宝贝,将华云龙的Gui头塞进那迷人的玉洞口,然後再用力一推华云龙的屁股,「滋」的一声,大宝贝弄进了秦畹凤那久候的洞|岤。
秦畹凤立刻长呼了口气,显得很舒服、很畅快,而华云龙感到大宝贝在她紧紧的荫道包容下,更是温暖,痛快。华云龙开始抽送,手也在白君仪的身上来回抚摸,白君仪也帮华云龙刺激秦畹凤,不停地抚摸秦畹凤那悬垂的大Ru房。
秦畹凤被他们母子刺激得魂飞天外,口中滛声浪语,呻吟不绝,「好儿子」、「好夫君」乱叫一气。过了一会儿,她的丰臀拚命地向後顶,阴壁也紧紧夹住华云龙的宝贝,喊道:“用力……用力……快……要泄了……啊……啊……啊……”
华云龙拚命地用力抽送,弄得秦畹凤娇躯一阵剧颤,阴壁猛地剧烈地收缩几下,丰臀拚命向後一送,一股热汤似的荫精从她的芓宫中喷射而出,射在华云龙的Gui头上,她随之无力地伏下身子。华云龙转过身,对着白君仪就要开干,白君仪轻轻地打了华云龙的大宝贝一下,笑骂道:“臭小子,先把你这个又是你娘,又是你情人,又是你妻子的姨娘弄到床上,当心着凉。”白君仪是在取笑秦畹凤,因为秦畹凤在高嘲快到时乱喊一通,「好儿子」、「情哥哥」、「好夫君」叫了个遍。
“对不起,我没想到会着凉。”华云龙抱起秦畹凤向卧室走去,把她放在床上,白君仪在华云龙身後说:“你也累了吧,龙儿,躺在床上,让娘来干你。”
“谢谢娘的关心。”华云龙躺在床上,白君仪跨在华云龙的身上,自己用手分开她那娇美如花的阴沪,夹住华云龙的Gui头,一分又一分,一寸又一寸地将整个大宝贝吞进了她那「小口」中,开始上下耸动。
“好爽呀……娘……你真会干……干得儿子美死了……”
“好孩子……亲儿子……顶住娘的花心了……哦……”
华云龙在下面看不到白君仪平日的矜持,她滛、她浪、她荡,那上下耸动的娇躯,那蚀骨销魂的呻吟,使华云龙快疯狂了,华云龙配合着白君仪上下套弄的节奏,向上挺动着下体,双手抚摸着她胸前那不停上下跳跃的玉||乳|,这下刺激得白君仪更加疯狂,更加兴奋,上下套弄得更快更用力了,玉洞也更紧地夹着华云龙的宝贝,肉壁也更加快速地蠕动吸吮着。这时秦畹凤也恢复过来了,见他们两个都快要泄了,就用手托着白君仪的玉臀,帮助她上下套弄着。
“啊……我完了……啊……”白君仪娇喘着,高喊一声泄了精。
“等一等……我也要泄了……”华云龙在白君仪荫精的刺激下,同时泄了出去,阴阳热精在白君仪的小|岤中相会了,汹涌着、混和着,美得两个都要上天了。
白君仪趴在华云龙身上,脸伏在华云龙的胸前,不停地喘着气,脸上带着满足的微笑,温柔地吻着华云龙,华云龙也搂着她,享受这母子灵肉相交的至高无尚的绝妙快感。白君仪搂着华云龙翻了个身,将华云龙带到她身上,媚声说道:“乖儿子,在娘身上睡吧,娘的肉软不软?”
“软,太好了。”华云龙趴在白君仪身上,白君仪一身白嫩的肌肤,如棉的肉体,柔若无骨,压在身下妙不可言。
秦畹凤这时也躺了下来,说:“好儿子,还有一个娘呢。”於是,华云龙趴在两位娘那柔软的玉体上,恬然入梦了。朦胧中,白君仪和秦畹凤在说着什麽,把华云龙弄醒了。
“咱们这个儿子在女人身上太强了,咱们两人都正是如狼似虎的年龄,还不能让他满足。”这是白君仪那美妙的声音。
“是啊,这还是咱俩一齐上阵才勉强征服他,咱俩还都会武,身体比一般女人强壮得多,要换成一般女人,那得几个才能打发得了?更不要说换成不解风情的雏儿了。”秦畹凤摸着华云龙那软绵绵的Rou棍说。
“别摸了,把他摸起了性,你能打发得了吗?”白君仪忙阻止秦畹凤。
“这小子真是天生异秉,真是女人的克星,哪个女人是她对手?得多少女人才能对付得了?对了,咱们不是还有三个如花似玉的女儿吗?一齐给他算了,而且我看她们三个早就对龙儿有意。”秦畹凤提议道。
“你舍得?那可是你的亲骨肉,再说,他们的关系……”
“我的女儿心中想的是什麽,,我自己清楚。家中就这一个男人,她们三个都从没接触过别的男人,早已将龙儿看成是生命中唯一的男人,和咱们一样,已经对他情根深种了,你一点都没感觉吗?尤其美玲,从小就对她哥哥迷恋得要死,整天围着龙儿转,她们三人有一点一样,都深爱着龙儿。”
“怪不得呢,平日看她们看龙儿的眼神、对龙儿的态度就不大对头,却没往这方面想,还是你这亲娘明白女儿的心。”白君仪也明白过来了。
华云龙听她们这一说,也恍然大悟了,平日自己就感到大姐、二姐对自己关怀体贴得有点暖昧,自己对她们的眷恋也不像弟弟应有的对姐姐的感情,现在才明白,这就是爱情。她们在爱着华云龙,只不过自己不知道,其实自己又何尝不喜欢她们呢?还有小妹,也是对自己百依百顺,唉,自己怎麽这麽笨,竟没发现姐妹们对自己的深情厚爱呢?华云龙暗下决心,决不辜负她们的这番情意。
华云龙接着听下去:“她们姐妹能和这麽强的男人好,是她们的福气,我是为她们好,再说自己的女儿贴心,我这也是为咱俩打算,咱们也能「偷嘴吃」,要是让外面的女孩子霸住他,那咱两个就苦了。”秦畹凤打算得倒挺周到。
“好吧,看她们的缘份吧。咱们家也真怪,母子恋、姨甥恋、姐弟恋、兄妹恋,真不知是上辈子做了什麽孽。”白君仪叹着气说。
“不,是上辈子积了德,才修来这情深意重的爱恋。”华云龙突然发话:“只要我们真心相爱,就不要在乎其他。”
“臭小子,敢偷听,你怎麽醒了?”秦畹凤问道。
“香姨娘,还不是让你摸醒的。”华云龙针锋相对。
“好儿子,说的好。”白君仪给了华云龙一个香吻,以示鼓励。
“不来了,你们两个欺负我。”秦畹凤娇嗔着。
“娘原谅龙儿,龙儿在和你开玩笑呢。”华云龙伏在秦畹凤身上撒着娇,连连吻着她,抚摸着她。
“好了,好了,姨娘不怪你,哪有当娘的责怪儿子呢?”秦畹凤娇声道。
“对了,我刚才说的对不对呀?”华云龙转移话题。
“对,太对了,这是上辈子积了德。”秦畹凤赶紧随声附和。
“当然对了,要不然我怎麽会爱上你这个臭小子?既然你都听见了,那娘问你,你到底爱不爱你姐姐妹妹?可要说真心话。”白君仪追问华云龙。
“爱,当然爱。大姐二姐对我体贴如母,温柔如妻,小妹对我一如纯真的情人,我哪能不爱?”
“那好,你就去追求这几份情深意重的缘份吧,祝你成功。”两位娘同声说道,并一人给华云龙一个香吻,送上美妙的胴体,任华云龙上下其手……
且说华云龙和白君仪、秦畹凤在室中颠龙倒凤,不亦乐乎,可是他们都忽略了身外的情况,华氏夫人文慧芸已经五十多岁,但是却保养得非常好,望之仍如三十多许人。这天白君仪、秦畹凤都来没吃晚饭,文慧芸就觉得比较奇怪,最近有好一段时间都这样了,所以就吃过饭后,独自来到白君仪的房间,想找她问问。刚走到门口,一男子气喘嘘嘘,以及肉和肉之间猛烈的撞击声。
文慧芸不由大惊,心说:“落霞山庄除了龙儿之外,再无男子,怎么会?”趴在门缝往里一看,这一看,就移不开眼光了,原来屋内是华云龙和白君仪、秦畹凤正颠龙倒凤,想转身离去,可是两眼竟被华云龙那硕大的宝贝吸引住了,两只脚再也不听使唤,牢牢地钉在那里不愿离开一步,两只眼睛死死地盯在华云龙的宝贝上。
只见华云龙胯下的宝贝冒着热气,雄赳赳、气昂昂,虽然看不到它究竟有多长,但从它抽出来的那部份就有七、八寸长,可以想像它整个长度实在太惊人了。文慧芸虽然听不到秦畹凤的浪叫声,但从华云龙硕大的宝贝和激烈地抽锸中可以体会到,她一定可以得到极大的满足。
文慧芸感到浑身燥热,苦守了三十多年的活寡,此刻骤看此景,小|岤早已Yin水涟涟。当下哪敢再看,立刻匆匆忙忙地逃回自己的屋里,但是内心却再也无法平静。从二十出头就开始守寡,多少次午夜梦回,辗转反侧,无法成寐,就跟今夜的情形一致……
第二天,华老夫人文慧芸将白君仪、秦畹凤、华云龙三人叫道自己屋里,三人不知怎么啦,不敢开口,文慧芸看了看三人,突然叹了口气,对秦畹凤和白君仪两人道:“凤儿、仪儿,龙儿还是一个孩子,你们怎么能害他呢?”
秦畹凤和白君仪闻言浑身一震,脸色霎时一变,「噗通」一声,跪到了文氏夫人面前:“娘,愚媳该死。”
华云龙也蓦地一震,知道事情泄漏了,也跟着「噗通」一声跪倒:“奶奶,不关娘和姨娘的事,是龙儿该死……”
华老夫人文慧芸又叹了一口气道:“凤儿、仪儿,我也是守寡三十多年的人,我能体会到你们的心情,但是,龙儿是我们华家唯一的根啊,你们这样不是害了他么?”
华云龙忙道:“奶奶,娘和姨娘是为我好,怎么会是害我呢?”
华老夫人文慧芸叹声道:“母子乱囵,要是传出去,我们还有脸活在世上吗?”
华云龙道:“奶奶,只要我们小心,不被别人知道,我们也不用跟江湖中人打交道,怕什么嘛?”
华老夫人文慧芸道:“天下没有不透风的墙,凤儿、仪儿,既然已经这样了,多说无益,你们两人要做一件事情,将那些口风不紧,不可靠的仆妇、丫鬟赶紧辞了,以免出事。”
秦畹凤和白君仪一听华老夫人文慧芸口气,好像是已经原谅了,当下有些惊异地道:“娘,你原谅我们了?”
华老夫人文慧芸叹气道:“龙儿是独苗,我能说什么,只要你们别闹出事来就行了。”
华云龙欣喜地爬起来道:“奶奶,你对龙儿真好。”
华老夫人文慧芸笑骂道:“你这小滑头,连自己的娘也敢玩。”
华云龙接着道:“我敢玩娘,所以娘她们才不用守活寡,爹要是像我一样,奶奶也不至于……”
“龙儿,你太过分了,怎么能对奶奶说这种不敬的话。”秦畹凤和白君仪同时变色道,华老夫人文慧芸脸上也是一阵白、一阵红。
华云龙口出如风,也感到自己闯祸了,再看文慧芸脸上百一阵、红一阵的,也吓得连忙跪下道:“龙儿该死。”
华老夫人文慧芸定定地望了华云龙半晌,突然叹了口气,坐到了椅子上道:“龙儿,你起来吧。”
华云龙低着头道:“龙儿该死,不该亵渎奶奶,龙儿知罪了。”
华老夫人文慧芸脸色转缓道:“你起来吧,奶奶不怪你。”华云龙这才低着头爬起来。华老夫人文慧芸又叹了口气望向秦畹凤和白君仪道:“凤儿、仪儿,你们别担心,我既然能容忍你们和龙儿的事,我有怎么会跟龙儿计较呢?”顿了一顿,轻声道:“其实,他的话也没错啊。”
秦畹凤和白君仪是目瞪口呆,简直不能相信自己的耳朵,华云龙也震惊地抬起了头。华老夫人文慧芸苦笑道:“我也不怕你们笑话了,我二十二岁就开始守寡,女人最宝贵的青春就这样白白耗掉,其实哪个女人不希望能跟自己的男人幸福地过日子呢。”
秦畹凤和白君仪闻言都低下了头,又同时抬头道:“娘,真苦了你了。”
华老夫人文慧芸苦笑一声道:“我们女人啦,就是这么命苦。”一时之间,屋里陷入了沉默。
华云龙心潮澎湃,脑海一闪,一个极其大胆的念头从心头升起,他突然抬起头,对华老夫人文慧芸道:“奶奶,龙儿愿意弥补奶奶这些年所受的苦。”
“什么?”一时间,屋里的三个女人都惊呆了,反应不过来。华云龙接着道:“我的意思是,既然我能让娘和姨娘她们快乐,我为什么又不能让奶奶也快乐呢?”
华老夫人文慧芸的脸一下子通红,又是一阵沉默,秦畹凤嗫嚅道:“娘,你……”
华老夫人文慧芸却突然抬起了头,叹道:“奶奶已经老了,怎么能害你呢?”
“不,奶奶,你还不老,你看起来才像三十多岁。”华云龙接道。
“龙儿,你这是哄奶奶开心,奶奶都已经五十多了,而你才十六,奶奶不能害你啊。”文慧芸道。
看见文慧芸脸红的样子,华云龙突然心中一动,上前就搂着她,往她的嘴唇吻了下去,并把的舌头伸进文慧芸的嘴里搅拌。文慧芸脸庞突然拂来男人的鼻息,尚未搞清楚两片嘴唇已被紧紧的贴住。
“唔……唔……龙儿……你……”被孔武有力的双臂环绕,文慧芸的身子无力的虚软下来,这种感觉使她感动。华云龙的双掌著实的握住她的Ru房,并再次激烈的贴紧她的唇,属於男人鼓胀的下体热切的摩擦阴沪,这熟悉又陌生的被侵犯感,文慧芸一阵昏眩慢慢的放弃反抗。
华云龙见机不可失,解开文慧芸上衣钮扣,让保守隐藏的双||乳|瞬时绽现。华云龙更进一步的往文慧芸阴沪进攻,手伸进了裙子里面,把亵裤脱了下来,中指搓弄着阴Di,没二下文慧芸Yin水就流了下来,这时文慧芸还想来把他的手拨开,华云龙那肯,一手抓着文慧芸的手,一手往深处进攻,二根手指来回抽锸着荫道,姆指搓弄着阴Di,渐渐文慧芸也随他摆布,亨受着华云龙的亲吻及爱抚。秦畹凤和白君仪相视一笑,走到外室去了,一方面是避免文慧芸尴尬,另一方面也是望风兼「备战」。
华云龙边吻边用手解开她的衣服,文慧芸已变成半裸了。华云龙看她的皮肤白嫩的尚无皱纹,双||乳|仍然坚挺,不见下垂,两粒红色的||乳|头,十分的诱人,真不相信这是五十多岁的人,由此可见,保养之好。华云龙轻咬||乳|头,舌尖在||乳|晕上游走,他轻挑的前戏,使文慧芸感到花蕊渗出蜜汁,不禁羞愧难当,双眼紧闭不敢睁开。
在她半就半推之下,华云龙把她最后的防线亵裤裤脱下。只见她小腹平滑,肥隆的阴阜上生满一大片浓密乌黑的粗长荫毛。华云龙感觉到很奇怪的说道:“奶奶,你的身材还真漂亮迷人,真是一点也不比娘她们差。”华老夫人文慧芸此时羞愧难当,哪说的出话来。
华云龙连忙把自己也脱个精光,一条大宝贝高高翘起,紫红光亮的挺立在文慧芸面前,直看得她心中跳个不停,肥|岤里面不停的流出马蚤水来了,华云龙的大宝贝,高翘硬挺,青筋暴露,使她心中又怕又爱。华云龙把她搂抱在怀,一同坐在床边,一手抚捏她的肥||乳|和那红色的奶头。低头用嘴含住另一粒大奶头吸吮、舔咬着,一手指插入她那两片多毛、肥肥胖胖的阴沪肉缝,扣挖的搞弄着,湿淋粘滑的Yin水流得他一手。
文慧芸被他摸奶、吸咬奶头及扣挖阴沪,三管其下的调情手法,弄得浑身颤抖、媚眼如丝、红唇微开的呻吟喘息,周身火热、酥麻酸痒集於全身,欲火如焚难受死了,连忙按住他的双手道:“龙儿……你停停手……我被你弄得难受死了……”
“奶奶,你是那里难受呢?”华云龙推开她的双手,继续摸弄。
“我……羞死人了……我不好意思说嘛……你知道……还故意逗我……”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我亲爱的奶奶。”
“你真坏死了……我被你挖得痒死了……我要你……给我……”文慧芸娇羞得说不下去了,一只玉手握住他的大宝贝套弄起来。
“哇。”好粗好长,一把都握不过来,真像条烧红的铁棒一样,又硬又烫,吓坏人了。心想,等一下被他插进自己的大|岤里面,不知是何滋味?华云龙知道眼前的文慧芸,已经被自己那一套高超的调情技巧,挑逗得难以忍受了。
於是华云龙把她推倒在床上,使她的肥臀靠近床边,双手挽住她肥润的大腿向两边分开,自己则站在她的双腿中间,来一个「老汉推车」的姿势,挺起大宝贝对准她紫红色的肉洞,腰部一用力,「滋」的一声,大宝贝齐根没入,大Gui头直顶到她的芓宫口。
“哎呀……顶死人了……我真受不了……啦……”
华云龙开始变化各种抽锸的方式,直瞳得文慧芸扭腰摆臀,上挺上摇,口里滛声浪语的哼叫,Yin水像缺了堤似的,一直往外猛流,从屁股沟一滴一滴的流到地上。
“啊……你害死我了……好龙儿……哎呀……我要泄了……”她的叫声越来越大,马蚤水越流越多,全身颤抖,媚眼半睁半闭,汗水湿满全身,粉脸通红荡态撩人,尤其雪白肥大的粉臀不停的摇摆上挺来迎合他的抽锸。
华云龙低头看看自巳的大宝贝在阴沪里,进进出出的抽锸时,她那两片多毛的肥厚大荫唇,及紫红色的两片小荫唇,随着大宝贝的抽锸,翻出缩入的,真是过瘾极了。再看她粉脸含春、目射欲焰,那马蚤媚滛荡的模样,想不到这位奶奶,还真使自己销魂蚀骨,迷人极了。华云龙看得心神激荡,大宝贝在她肥|岤里猛力的抽锸,又翻又搅,又顶又磨,瞳得她大叫。
“好龙儿……小乖乖……我被你瞳……瞳死了……你真厉害……瞳得我……好舒服……好痛快……我……啊……我……又泄了……喔……”一股热液直冲Gui头,紧接着芓宫口咬住他的大Gui头一收的猛吸猛吮,使华云龙舒服的差点要She精了。他急忙稳住激动的心情,停止抽锸,把大Gui头紧紧顶住她的花心,享受那花心吸吮的滋味。
文慧芸已连泄几次,全身也软瘫下来,除了猛喘大气以外,紧闭双眼静静的躺着不动,但是她的芓宫口还在吸吮着那个大Gui头。华云龙的身体虽然没有再动,可是顶紧花心的Gui头被吸吮得痛快非凡。文慧芸慢慢睁开双眼,感到他的大宝贝又热又硬的插在自己的肥|岤内,乃是满满的、胀胀的。
她轻轻的吐了一口长气,用那对娇媚含春的媚眼,注视了华云龙一会后,说道:“小心肝……你怎么这么厉害……奶奶差点死在你的手里……你还没She精呀……真吓死人了……你瞳得我好舒服……你真是奶奶的心肝实贝肉……我真爱死你了……小乖乖……”
“奶奶,你痛快过了,我的宝贝胀得难受死了。”华云龙欲火快要到达顶点,急需要再来一阵抽锸,於是又开始挺动屁股的抽锸起来。
文慧芸粉头摇着,娇声急急说道:“小宝贝……你先抽出来……让奶奶休息一会……”于是华云龙把大宝贝抽了出来,仰卧在床上,大宝贝一柱擎天的挺立着。
文慧芸休息一会,文慧芸俯身在他的腰腹上面,用一只玉手轻轻握住他粗大的宝贝,跨坐在华云龙的腹下,玉手握着大宝贝,就对准自己的大肥|岤,连连坐套了几下才使得大宝贝全根套坐尽入到底,使她的小|岤被胀得满满的,毫无一点空隙,才嘘了一口大气,嘴里娇声叫道:“哎呀……真大……真胀……喔……”粉臀开始慢慢的一挺一挺地上下套动起来。
“我的小丈夫……呀……你真……真要了奶奶的命了……啊。”她伏下娇躯,用一对大肥||乳|在华云龙的胸膛上揉擦着,双手抱紧华云龙。把她的红唇像雨点似的吻着他的嘴和眼、鼻、面颊,肥大的屁股上下套动、左右摇摆、前后磨擦,每次都使他的大Gui头,碰擦着自己的花心。
“奶奶……啊……好爽啊……你那肥|岤里面……的花心……磨擦得我好爽……快……快加重一点……好美呀……奶奶……”华云龙也被她的花心吸吮研磨得大叫起来了。
文慧芸的肥臀越套越快,越磨越急,心急娇喘,满身香汗好似大雨下个不停,一双肥||乳|上下左右的摇晃、抖动,好看极了。华云龙看得双眼冒火,双手向上一伸,紧紧抓住揉捏抚摸起来。文慧芸的大肥||乳|及大奶头,再被他一揉捏,剌激的她更是欲火亢奋,死命的套动着、摇摆着娇躯,又颤又抖,娇喘喘的。
“哎……好龙儿……奶奶……受不了啦……亲乖乖……奶奶……的小|岤要泄了……又要泄给大宝贝的……呀……”一股热液又直冲而去,她又泄了,娇躯一弯,伏在华云龙身上昏迷迷的停止不动了。
华云龙正在感到大宝贝畅美无比的时候,这突然的一停止,使他难以忍受,急忙抱着文慧芸,一个大翻身,将她娇美的胴体压在自己的身下,双手抓住两颗大肥||乳|,将下面尚插在大肥|岤里的大宝贝狠抽猛插起来。文慧芸连泄了数次,此时已瘫痪在床上,四肢酸软无力昏昏欲睡,被子捣一阵猛攻,又悠悠醒转过来。
“好龙儿……快……用力插……喔……好……好美……宝贝孙子……给我……唔……用力……”华云龙第一次见文慧芸如此滛浪马蚤态,更加卖力的顶送,斗大的汗珠自脸颊滑落。久旱逢乾霖的文慧芸显露出痴迷滛态,手指深深的陷进华云龙的皮肤。
“哎呀……好龙儿……奶奶……再也受不了……啦……你怎么还不She精呢……我真吃不消了……求求你……乖儿子……小心肝……快射给奶奶……吧……不然奶奶的小|岤要……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