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大侠魂-第11部分

妹妹,不过哥是逗你的,我只是想这宝贝在你这温柔乡中睡觉,你同意吗?”
“你说我会不同意吗?哥,我求之不得呢,我爱死你了,不要说让它进来睡觉了,你就是让它整天泡在我这里面,我也是心甘情愿,高兴还来不及呢。好吧,现在就让这贵宾全部进来吧,别让它里面一半外面一半的,慢待了它,我心里就过意不去了。”说着下身一挺,将她的「贵宾」连根吞了进去。
华云龙被华美玲的媚语和她的动作刺激得心中激动,大宝贝不由自主地在她的小|岤中颤了几下,更硬、更涨了,弄得华美玲也随之浑身颤动。华云龙故意挺了两下,华美玲说:“哥,看来你是真的还想再弄我一次,好,我就奉陪到底,不然的话,不能让你尽兴,我心中就难受了。”说着,华美玲也抱紧了华云龙,一双媚目深情地注视着华云龙,柔声道:“来吧哥,美玲受得了。”
华云龙感动地也抱紧了她,说:“妹子,哥是逗你呢,你不忍心让哥不能尽兴,难道哥就忍心让你受不了吗?再说,哥也尽兴了,哥有你这样的好妹妹,还有两个好姐姐,哥会「吃」不饱吗?。”俩人面对面侧身而卧,四目相投,两唇相接,两舌相绕,四臂相拥,四腿相缠,两阴相交,对视着,调笑着,甜蜜地笑了。
“好妹妹,哥真想整个人都进你这温柔乡中睡觉。”
“去你的,你进得去吗?”华美玲嗔道,她媚目一转,又有了坏主意:“再说,就算你能进去,那你还出来不出来?你要是从我这下边出来,那你成了我的什麽人了?你该叫我什麽了?”说完,她自己也觉得好笑,「叽叽咯咯」地笑了起来。
“好啊,你敢说你亲哥哥我是你的儿子,真是越来越浪了,好,看我怎麽收拾你?你说我该叫你什麽?你不就是想让我给你叫妈吗?那我现在就叫,妈,儿子要吃奶了。”说着,华云龙一低头,含着她的||乳|头,在她的Ru房上尽情地玩弄起来,下面也示威性地抽锸起来。
这下子,弄得她不亦乐乎,连声求饶:“哥,好哥哥,妹妹不敢了,你就饶了妹子吧。妹妹错了,妹妹认错了还不行吗?”
“你不是我妈吗?怎麽又自称妹妹?”华云龙不依不饶,继续弄她。
“我不是你妈,我是你女儿还不行?我是亲哥哥你的女儿,好不好?我是亲哥哥你的大宝贝弄出来的亲女儿,行了吧?你就饶了你的小「女儿」我吧。”
华美玲真是浪声滛语层出不穷,逗得华云龙已欲火升腾,想不干她也不行了:“你真浪呀,小妹,哥可要对不起你了,哥被你逗得控制不住了,你就让哥再玩一次吧,这可是你自找的,别怪哥无情。”说着,华云龙真的开始弄起来了。
华美玲也被这一阵的调笑和华云龙对她的挑逗弄得欲火难捺了:“哥,你就尽情弄吧,小妹也想了,小妹下面也开始痒了。”说着,搂着华云龙翻了个身,把华云龙带到她身上,下身尽情地挺了上来,迎接华云龙的冲刺……
又是一阵高嘲过去,俩人恢复了平静,互相弄乾了身上的汗水、Yin水和Jing液,又拭净了她荫道中的Jing液,然後相拥着并肩躺在床上,互相抚摸着,享受着高嘲过後,那种馀留的柔和的快感。
“今天晚上,小妹真是太舒服了哥,你弄得小妹都要上天了。”华美玲温柔地吻着华云龙的耳根,在华云龙耳边柔声说。
“哥也很舒服呀,小妹,你对哥真是太好了,伺候得哥哥真是太美了,哥真高兴有你这样一个善解人意的「情妹」,能让哥得到这麽美的享受。哥真要谢谢你了,我的小情人。”华云龙也吻着华美玲,在她耳边轻声说着。
“妹妹也谢谢你,哥哥,妹妹不是也得到至高无上的满足了?”
“美玲好妹妹,今天晚上,咱们两个爽了,大姐、二姐却可能没有「吃饱」,对不起她们了,对了,小妹,等我事情办完回来後,咱们四个聚集到一块,让我给你们三个人平均分配,「喂饱」你们每个人好吗?”
“给我们「平均分配」什麽?怎麽「喂饱」我们呀?我的好哥哥?”华美玲又开始调皮起来了。
“你说我给你们「平均分配」什麽?当然是我全身心的情、全身心的爱和我作为一个最强壮男性的滋润,还有我的阳精。怎麽「喂饱」你们?当然是用我的肉身、我的心灵和我的Jing液来喂饱你们下面的那张马蚤「口」。因为不喂饱你下面那张马蚤「口」,你上面这张浪口就会发浪,就会浪话不断了。你这浪妮子,不让哥骂你就不能老实一会儿。哥问你,你到底愿不愿意?”
“太好了,不过有点羞答答的。”华美玲又害起羞来了。
“呵,我这个浪妹子还会害羞?真让人吃惊。”华云龙开着她的玩笑。
“不来了,哥,你欺负妹妹,怎麽能算是人家的好哥哥?”华美玲撒起娇来。
俩人深情地拥抱着、调笑着、呢喃着,直到很晚,华美玲又让华云龙把大宝贝插进她的小|岤中,让她能感觉到完全拥有了他,才和他相拥着甜甜睡去。
这两天,华云龙的时间都是在陪女人,白君仪、秦畹凤、文慧芸、小莺、小荷、小芙、小莲一个也没落下,甚至连刚破身的司马琼、小梅、小玉也没有错过。这最后的一夜,就让给了司马琼主婢三人,华云龙心中感动得要哭,他知道自己母亲和姐妹们实在太爱自己了,不忍心让司马琼主婢仅仅有初次的回忆,所以居然让出了这么宝贵的机会。司马琼主婢自然也是心中十分感动,尽心尽力地服侍好华云龙。
只见司马琼,皮肤细嫩,白净,酷似玉脂,骨肉匀称,浮凸毕现,曲线优美。肥腴的后背,圆实的肩头,肉感十足,两条胳膊,滑腻光洁,如同两断玉藕。脖颈圆长宛若白雪,圆圆的脸蛋挂着天真的稚气,淡如远山的柳眉下,一对黑漆漆水汪汪的大跟,泛着动人的秋波,红嫩的咀唇,像挂满枝头的鲜桃,谁见了都要咬上一口,她浑身散发着少女的温馨和迷人的芬香,缕缕丝丝地□进了他的鼻孔,撩拨着他那阳刚盛旺的心弦。
华云龙迷了、醉了,身不由己地伸出了双臂,一下把她揽入了怀中。她是那样的温柔,顺良。她斜躺在他的宽阔的胸膛上,头在他的肘弯里,圆嫩的屁股,卧在他的双腿之间,两条玉腿曲向一侧,水灵灵的大眼,放射出滛邪的秋波和挑逗的欲火。
就在这一刹那,司马琼灵敏地感觉到,华云龙的宝贝正顶在她那小|岤的下方,肛门的上方,似乎觉出那宝贝在微微的挑动,又好像那宝贝带着一股强烈的电流,在小|岤的附近,发射着无形的电波,通过神经网络,又被少女的身心所接收。一种崭新的感受在全身游荡,漫延,滋长。芓宫同时也门户大开,涌出一股股,清澈,透明的潮水,又顺着荫道,大小荫唇,涓涓地流出,缓缓的浸向直挺棒硬的Gui头……
华云龙并不急于行事,他用长长的手指,以充满情欲技巧去触摸她那鼓涨丰满的双||乳|。她迁就他,把上身挺了起来,他开始是大面积的揉弄,只见那弹性十足的Ru房,上下左右的颠颤着,揉到左边,弹回右边,揉到右边又弹回左边,是那样的玩皮淘气,揉完左||乳|,又揉右||乳|,直揉得司马琼,仰头蹬腿,娇喘吁吁:“哎呀,好痒,好舒服……”
华云龙边揉弄,边欣赏少女禁区的各个部位。司马琼的双||乳|,高而挺,似两座对峙的山峰,遥相呼应,山顶两颗浅褐色的||乳|头,上面有红润透亮,凹凸不平的小小峰窝。两山之间一道深深的峡峪,峡峪的上端,有一颗难以察党的黑痔,下面是一漫平川的、柔软的腹部,由于肥腴、丰满,把肉嘟嘟的肚脐淹埋起来,现出一道浅浅的隙缝。
她的荫毛稀松而卷曲,呈淡黄|色,有条不紊地排列在馒头似的小丘上,一颗突出的阴Di,高悬在肉|岤的顶端,细腰盈盈,身材羊满,一双玉腿粉妆王琢,柔细光滑,十分迷人。华云龙忘情地在她的双||乳|上变换着招数,两个细长的手指,轻轻地捏住了||乳|头,缓缓地捻动着,捻动着……
“呀,龙弟弟,真舒服。”司马琼滛声浪语,||乳|波臀浪,撩拨人心。
华云龙很快发现,司马琼的||乳|头一时变得那么肿胀,那么坚挺。纤细的腰肢不停的蠕动,丰腴的屁股,紧庄着他那最敏感的,粗大的,挺实的宝贝。他的血液,就好像滚开的水,在汹涌、在沸腾,他的双腿之间火辣辣的,粘糊糊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
这时,司马琼的反应更是敏感,她微闭双眼,只觉得在小|岤的唇边,好像有一支奔跑的小兔,在草丛中寻找着自己的窝|岤。她不顾一切将小手伸到自己的臀下,一把抓住了那又粗又长的宝贝。华云龙的全身一震,接着极力地使身体向上挺起,而司马琼更敏捷、迅速、轻盈地使她的身体造成了一个非常美妙的角度,她像一个疲劳过度的人,找到了一张软席,急切地,使劲地坐了下去。
在这千钩一发之刻,司马琼握着宝贝的小手,灵活而巧妙的一摆动,只听「滋」的一声,又长又大的宝贝,像一张拉满弦的弓飞箭直中靶心。炽热而紧凑的肉洞,紧紧地挟住了宝贝,白嫩的肥臀拼命的扭动,连接宝贝的小腹也同时狠狠地上顶着。华云龙紧紧地搂着司马琼的细腰,司马琼又紧紧地攥住他的双手。一阵紧张而激烈的扭臀,司马琼发出了断断续续的呻吟。
“啊……嗯……龙弟弟……好美……好舒服……”伴随着扭动和呻吟,司马琼已经大汗淋漓,娇喘吁吁。
华云龙见司马琼实在顶不住,他用力一歪,将司马琼一齐搬倒,两人正好侧着身,躺在长长的绣花枕上。华云龙一口气一连猛插猛拉,近五、六十次,直插得司马琼一只小手反背过来,不住抓挠着他的屁股,大腿和后背,呻吟连连不断的发出。
“啊……啊……你顶到……人家的……花……花心……孔了……啊……好痛快……啊……啊……我……我……我的……宝贝……”司马琼一阵抽搐,只觉得他那粗大的宝贝,像一根火柱,插在自己的阴|岤里,触到花心,进到了芓宫,穿透了心脏,她的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她觉得心中一阵阵的燥热,娇脸春潮四溢,香唇娇喘嘘嘘。
“好……好……”司马琼眯着眼睛,觉得这种和风细雨的插|岤,好似在云中飘荡、美极了,他一连活动三十多下。每一次顶到花心,她都是一阵抽搐和浪叫,她紧紧咬着咀唇,暴露一种极美极爽的舒畅表情。
“龙弟弟……我受……受……不了……不要……丢精……慢……慢……来……嗯……我……唔……唔……我……快了……啊……坚持……不了……我要了……了……要丢……了……”
这时的华云龙,好像劲头刚刚上来,他哪能就此罢休,他依然不停地抽锸著,而且越插越深入幽境,直插得小|岤紧紧的收缩。小|岤把宝贝包得紧上加紧,纹风不入,她快活得全身都要散架。
“哎呀……你之个害人精,我……要……丢……了……丢精了……再等一下……”他越干越起劲,速度越来越快。司马琼全身汗水淋淋,挺着屁股,娇躯不住地抖动。
“哎……啊……唔……唔……我完了……不行了……我就要死了……要升天……了……停止吧……”不到一柱香功夫,司马琼流出了几次荫精。
从开始到停止,华云龙不停地狠顶,或慢插慢拉,或猛抽猛拉,而司马琼又紧挟宝贝,兴奋的神经,一次又一次地达到高嘲,她全身瘫软,四肢散架,抓挠着,浪叫着,美爽之极。而华云龙并没有泄精,那宝贝坚挺地泡在肉洞里,亨受着温暖多水的马蚤|岤。
司马琼已经无力再战,华云龙感觉浑身粘糊糊的,不舒服,就让小梅和小玉服侍他洗澡。热气升腾,烟雾弥漫,一男二女,平躺在浴盆,华云龙在中间,左边是小梅,右边是小玉,热水浸泡着身体,滋润着身心,同时,刺激着男性的宝贝与女性的小|岤,三股暖流同时在他们心中升腾。
小玉,年方十六岁,她属于小巧、丰满,肉感十足的类型。圆圆的脸蛋,弯弯的细眉,樱桃似的小嘴,鲜红透亮,又点缀了二排白玉般的小牙,显示贵族人家的高贵雅丽,风姿万千,皮肤雪白娇艳,柔细光滑,Ru房高耸丰美。||乳|头酷似鲜红的樱桃,||乳|罩部分粉红诱人。平坦的小腹,明光闪闪,阴阜似馒头高凸,荫毛微黄而卷曲,浓稀适宜,倒三角的下顶部微微可见,艳红的阴核,犹如一粒红色的玛瑙,徐徐闪光,玉腿健美,丰满,屁股宽而圆,明显地突起,走起路来,如风摆荷叶,左右晃动。
小梅,是个活泼浪漫的姑娘,年方十六岁,她的身材修长苗条,曲线优美,凸凹分明,她的姿容秀丽,一笑两个酒窝,娇艳妩媚,樱唇香舌,娇声细语,悦耳动听,皮肤光滑细嫩,Ru房挺拔高耸,弹性十足,||乳|头红艳,荫毛在小丘上乌黑发亮,浓密地包围三角区及荫唇两侧,臂部肥园,粉腿修长。一双眼睛水汪汪含情脉脉,弘泳涟涟。说起话来,眉飞舞色,十分可爱。
华云龙全身舒展,满池的热水,竟将他的身体漂浮起来,粗大的宝贝像鱼漂一样上下浮动时隐时现。同时,小梅与小玉也放松了身体,随者水面的晃动四支白嫩Ru房,时而露出水面,时而淹没水中,两头黑黑的长发,似黑色绸缎在水中漂荡,时面而荡到华云龙的胸前,时而又卷到他的脸上,小梅、小玉四只水汪汪的大眼死死盯着时隐时现的长而粗的大宝贝。
华云龙的双手开始活动了,一支胳膊搂着小玉,一只胳膊搂过了小梅,左边亲吻一下,右边亲吻一下,而且越搂越紧,越搂越紧。春心荡漾的少女,在钢筋铁骨臂膀的紧箍中,四只硕大的嫩||乳|,紧紧的挤压在华云龙的左右胸肌上,这时,小玉的心中象有一只无名的小虫在缓缓的蠕动,爬行带刺的小爪,像针尖一样刺弄着她那每一根感性的神经、她不由自主地发出了轻微的呻吟:“啊啊……哼哼……嗯……嗯……”
这边的小梅,被铁钳般地紧箍,青春少女的血液,就好象滚开的水一样,在汹涌,在澎湃,在沸腾,她的双腿之中热辣辣的,正在一浪高于一浪地鼓动,小荫唇一缩一张贪婪地等待着什么,一股热流从芓宫口溢出,沿着鲜红的嫩肉,冲击了大小荫唇,会拢在清彻、透明的浴水之中。女性荷尔蒙在急剧澎湃,同时,发出了娇滴滴的浪语:“啊啊,小|岤里好痒,哼哼,嗯……”她那颤抖的小肉手,一把攥住华云龙粗壮、硕长、通红的大宝贝,一挤一压地攥弄着。
与此同时,小玉的手也伸向了华云龙的双腿之间,但也触到了小梅的手,只好向下滑,攥住了宝贝下面的大蛋,轻轻地揉弄着。华云龙的胸中燃起了一股欲火,越烧越旺,越烧越冲动,烧得他浑身颤抖,这欲火像一枚飞弹,径直向下身攻去,弹头将要接近发热的中心,他极力挺直,使小腹最大限度的腆起,让两只小手,尽情地捏、揉、攥。小梅、小玉同时侧过头来,在华云龙面颊两侧,似鸡吃米般,狂吻起来。
“就此打住,快,上床玩个痛快。”华云龙忍不住了。
两个少女从迷朦中惊醒过来,小玉、小梅搀抹华云龙走出浴池,来到宽大而柔软的床上,三人同时用浴巾擦净身体,华云龙静静地平躺在床的中央,等待着小玉、小梅上床。两少女上床后,向华云龙猛扑过去,三人紧紧搂抱在一起,猛烈的亲吻着,四只白生生的Ru房,在华云龙的胸脯上用力的挤压,磨擦,两少女同时发出了尖细的呻吟。
“暂停。”华云龙开始嘱咐了:“小玉,你跨在我头上,双手把小|岤的荫唇掰开,放在我的嘴上,我为你舔|岤。小梅,跪在我的双腿之间,用你的小嘴含舔我的宝贝,好,现在开始。”两个少女一听命令,高兴地拍手叫好,迅速摆好姿势。
于是,小玉把小|岤放在华云龙的头上,掰开荫唇,显出了鲜红的嫩肉,对准了他的咀,半蹲跨在他的脸上。而小梅也趴跪在他的双腿中间,一双妩媚的大眼死死地盯着华云龙那根又长又粗又红又紫的大宝贝,Gui头晶光瓦亮,独眼,怒张洞开,整个的荫毛,黑鸦鸦,毛茸茸,布满整个的小腹及大腿,她贪婪地抓起宝贝含在自己樱桃似地小嘴之中。
她看看,翻翻,舐舐,再看着,她看到Gui头沿上涨凸凸的,像一条粗大的蚯蚓,盘卧在Gui头的未端,她看到涨凸青筋,盘居在肉径上,硬邦邦的肉刺有规则地向Gui头倾斜,她看花了,看呆了,看傻了,抓起大宝贝,像吃活腿香肠一样,一口吞下去,挤命的吸呀,吮呀,好象宝贝插入了她的心扉,插入了她的胸膛,插入了她腹中,又从小|岤里穿出,她觉得全身燥热难忍,|岤里奇痒难煎,突然一股暖流从小腹向下漫涎,又从小|岤里溢出。
这时,小玉的小马蚤|岤正对准华云龙的嘴边,他哪会放过荫唇,让最鲜嫩、最敏感、最刺激的红肉,暴露得越多越好,他天生舌头长,能够深入内壁,尽情的绞动,搅得小王心慌意乱,奇痒无比,滛声浪调,舒服得他连自己都不知在说些什么:“你……真好…真……长……到底了……啊……太……美了。”
突然华云龙猛一仰头,含住了小玉的艳如玛瑙的小阴核,狠劲地吸吮,舐磨,吸得小玉全身发颤,涨得小玉抓耳挠腮,上身不停的晃动,差点把她的灵感美上了天。这边小梅,粉颈一上一下,小嘴一一合地套弄,直弄得华云龙的大宝贝,一涨一涨的。
小玉已经达到手舞足蹈的地步,还发疯地把臀部向下压来,一股股Yin水从|岤内冲击而出,但那股引人发狂的奇痒。在死死地折磨着她,只想那大宝贝一下插入尽底,解除这种难忍受的煎煞,她咬紧牙,紧握双拳屈伸玉腿,扭腰旋臀。脑袋象货郎鼓一样,满头的长发在空中飞舞,小脸象一朵盛开的红山茶,双腿紧闭,柳眉微皱,咀里阵阵发出含混不清的呻吟。
“哎哟……哎哟……好人……这……这……太……折磨……人……啦。”
“啊……好……往里涨……往……这……边舐……好痒死我了……唔……噢……唔……啊……”小梅这时,Yin水四溢,顺着两只丰满的玉腿,向下流淌,流得她身酥骨软,急得她不顾一切地放弃了用嘴吸吮。翻身跨上,用手握住华云龙的大宝贝,把自己的小馒头般肥|岤,对准Gui头,狠狠往下一坐。
“哎哟……妈哟……真好……好涨……好粗……”华云龙的怒涨大宝贝,像一根烧红的铁棍,被坐插在小梅的肉|岤里,被|岤里的肥肉紧紧的咬住,而少女的荫道也被撑得凸涨涨的,一股刺激的快感,迅速流遍了小梅的全身,又麻,又痒,又酸,又酥,无法形容舒服。
“快……快……奶……摸……揉……我的奶子……”小梅一声高过一声地浪叫着。
华云龙不停下嘴吮小玉的动作,顺手握住了小梅的一对白生生的丰||乳|,猛揉Ru房和捏弄||乳|头,臀部同时配合小梅肥臀的动作,一上一下的挺进。小梅被顶得媚眼翻白,娇喘连连,花心大开,血液沸腾,一阵阵酥痒、颤抖,全部神经兴奋极点,还不停地扭动着肥白的屁股,呻吟着:“哎哟……哎哟……啊……啊……少爷……好舒服……你插死……插死我吧……啊……啊哟……又碰上花心了……对……我要丢了……喔……喔……美死我了……”
小梅说完之后,一股荫精直泄,一双玉臂,一双玉腿,再也不听使唤了,彻底瘫痪下来,娇躯软绵无力地压在华云龙的身上。小玉一看小梅达到了高嘲,泄了精,急急忙忙把她推下,只见华云龙的宝贝,还是雄纠纠、气昂昂,那Gui头粗壮赤红,小玉把自己的小|岤,顺势一凑,那火热的宝贝,便连根插入。
“啊……涨……好涨……”
“你……一定……好……好……玩……玩……我……”当华云龙的大宝贝被插入小|岤的时候,小玉叫了起来,脸色也有点变白,香汗不禁流下,紧咬牙关,全身发抖。
小玉只觉得自己的小|岤里,像有一条烧红的铁棍,上下的搅动,涨得她全身舒爽,那种酥,麻、酸、痒的味道,要多痛快,有多痛快,粗大的Gui头,当在小|岤内一进一出的时候,快速地磨擦着荫道的嫩肉,产生多么美妙的快感啊。
“哎哟……我的妈哟………好舒服………好美……好爽……”她慢慢的扭动腰肢,转动屁股,华云龙也伸出双手揉捏她的Ru房,鲜红的||乳|头,有如葡萄大小,艳丽悦眼,使人爱不释手。华云龙使劲挺起屁股,用力往上一顶,一根粗大的宝贝,又插进了一寸多长。
“哎哟……轻一点……都快插入芓宫了……”小玉秀眼一翻,娇喘连连,娇喘吁吁。媚极了,美极了,动人极了,也滛浪极了。
“啊……啊……唔……太好了……哎哟……”越干越来劲,越干越疯狂,当Gui头一连几下触到花心时,小玉就情不自禁的浪叫起来,俯下上半身,把华云龙搂抱更紧更紧,全身抽搐得也就更加厉害了。
小玉的浪叫,激励着华云龙,他的臀部上下活动量越来越大,他往上顶,她往下压,配合默契,拍节准确,小玉的大白屁股拼命的扭动,动作越来越激动,心中越来越活跃,阴壁随着阵阵收缩,花心吸吮Gui头,Gui头顶撞花心,舒服得华云龙也大喊大叫起来。
“好……好工夫……舒爽极了……使劲挟……吸……再吸……喔……好……好美……哎哟……我要流了……啊……啊……”
“哎哟……我的好人…我顶不住……了……我不行……了……我要死……了……喔………好……好美……哎哟……我泄了……啊……噢……”浪声未完,一泄如注,Yin水把两人的荫毛浸得湿淋淋的,小玉也筋疲力尽地压在华云龙的身上了。
华云龙也感觉有些疲惫,搂着司马琼、小梅、小玉三人,相拥睡去……
分别的日子终于来了,华云龙抱着眼睛通红的华美玲,想吻她一下,却发现华美玲那紧闭的双眼中滚出了两粒晶莹的泪珠:“小妹,你怎麽哭了?”
“哥,我舍不得你走啊。”华美玲猛地抱住华云龙,「哇」的一声哭了出来,顿时在场的女人都低下了头,擦着眼睛。
“好妹妹,我的小情人,哥也舍不得你呀。”华云龙抱住她,吮去了她脸上的泪花:“可是,为了我们以後的幸福……”
“别说了,我懂,你可要早点回来呀。”
“你放心,家中放着这麽多既如花似玉,又那麽爱我的大美人,我怎麽会不急着赶回来陪你们?”
“好哥哥,我等你。”华美玲又深情地给了华云龙一个长吻。
华云龙又一一搂问过众女,白君仪眼泪汪汪,替他将剑系好,秦畹凤给了三个羊脂玉瓶,华云龙藏到怀中。大姐华美娟牵过一匹毛色如火、神骏非凡的良驹,并且递给他一柄折扇,低声说道:“马包中有一串珍珠,约值三千金,饮食起居,你自己当心了。”
华云龙点点头,一一接过,最后看了一眼众人,狠了狠心,踩蹬上马,说了一声:“你们多保重……”把头一扭,纵身上马,如飞奔出谷去,再也不回头。身后传来的声声娇呼声让他的心一阵发酸,两滴热泪悄然落下……
第八章灵堂遇险谜中谜
匆匆数日已过,这天傍晚时分,南阳府北门之外,来了云中山的华家二少爷。华云龙风尘仆仆,却掩不住他那俊美的形貌,宝马轻裘,佩剑持扇,依旧是那副贵公子的模样,一丝也不见劳顿疲乏之色。此时华灯初上,夜市刚刚开始,华云龙控辔徐行,直向城中走去。
街上行人如织,那红马一如它的主人,高视阔步,串铃「叮当」,大摇大摆,一副目中无人的神态。须臾,红马在「高升阁」客栈门首停下,众伙计前呼后拥,将华云龙迎入店内。这「高升阁」乃是南阳城中首屈一指的客栈,华云龙选定房间,盥洗过后,酒食业已送来,那店小二打了一躬,方待退去,华云龙将手一招,说道:“伙计慢走,我有话问你。”
那店伙计趋前一步,陪笑道:“公子爷要问什么?”
华云龙端起酒杯,饮了一口,道:“我向你打听一个人。”
那店伙计满脸堆笑,道:“公子爷打听什么人?”
华云龙道:“此人大大有名,复姓司马,讳叫长……”
那店伙计脸色一变,结结巴巴地道:“公子爷……”
华云龙脸色陡沉,突然喝道:“简单地讲,司马员外的府第在什么地方?”
那店伙计微微一怔,随即低声说道:“东大街,出门向右走,第三条街就是,府门前……”
华云龙左手一扬,截口道:“够啦。”接着取了一块碎银,递给店伙计,道:“这个赏你。”那店伙计接过银子,大喜过望,连连道谢而去。
华云龙自斟自酌,心中暗暗盘算,忖道:“司马叔爷暴毙的消息传遍江湖,在这南阳城中,怕不更是轰动一时的大事,但众说纷纭,全是谣传之言,谁也不知真凶是谁,要想找出那杀人的凶手,恐怕要大费周章。”
二鼓三点,街上响起更梆之声,华云龙佩好宝剑,带上房门,悄然上屋,直向东大街奔去。不需片刻,找到了司马长青的宅第,飘然落在宅院之内。黑沉沉的宅院,寂然无声,给人一种凄凉阴森的感觉。华云龙绕向后宅,转了一转,看出宅内已无人居住,方始转回前院,用手一推,院门应手而开。
步入屋内,黑暗中,一阵刺鼻的油漆和石灰气味扑入鼻内。他似乎嗅到死亡的气味,激棱棱打了个寒颤,浑身汗毛直竖,急忙取出火,燃起火光。光亮下,触目是一方素幔,幔后两口棺材,幔前一座灵案,司马长青夫妇的神主牌位放在正中,旁边一盏油灯,近案一看,方知灯油已经燃尽,只剩下两堆烛泪。
华云龙连连蹙眉,游目四顾,发现尚有未曾焚化的金银纸锭,当下燃起一堆纸锭,权当灯光之用。那司马长青号称「九命剑客」,年青时便有鼎鼎之名,是华云龙祖父的盟弟。华云龙暗暗忖道:“既已到此,理当拜祭一番。”当下便在棺前跪落,拜了几拜,本想祝祷几句,见到盆中纸锭燃尽,火焰将灭,连忙添注纸锭,也顾不得祝祷了。
蓦地砰然声响,屋门被风吹开,一阵阴惨惨的凉风扑入屋内,刮得燃烧中的纸锭四下散飞,火焰一闪而灭。华云龙吃了一惊,心头猛然泛起一阵寒意,但在那纸灰飞散、火焰将灭之际,他好似见到灵幔之后,有一个妇女的影子。这时,华云龙定下心神,擦了擦掌心的冷汗,沉声说道:“灵幔后是哪一位?”
寂然片刻,云幔后响起一个哀戚的声音,道:“妾身尤氏,公子尊姓大名?”
华云龙眉头一蹙,道:“在下华云龙,落霞山庄来的。”
只听那尤氏幽幽说道:“原来是二公子。”火光一闪而亮,素幔之后,转出一位浑身重孝、满脸悲戚之色的妇人。那妇人花信年华,容貌甚美,此时浑身素服,额上勒着一道白绫,愈发显得清丽动人。
华云龙立在灵案之前,举目望去,见那尤氏右手掌灯,左手抱在怀中,似是抱着一个婴儿,不觉心中一动,暗暗忖道:这尤氏身着重孝,定是司马叔爷的亲人,但不知她抱着的婴儿是谁的孩子?思忖中,那尤氏已将油灯放置在灵案之上,缓缓转过身来。
华云龙目光一瞥她怀中所抱之物,心头猛然一跳。原来那尤氏抱着的并非婴儿,而是一头黑猫。那黑猫毛色漆黑,油光闪亮,黯淡的灯光下,那双灵活的眼睛金光夺目,令人心悸。只见那尤氏裣衽一礼,缓缓说道:“二公子到此,是奉命而来么?”
华云龙急忙镇定心神,还礼道:“在下奉家祖母之命,特来拜祭司马叔爷。”
尤氏道:“我家姑娘已到宝庄了?”
华云龙点一点头,道:“不知夫人与司马叔爷如何称呼?”
尤氏垂目望地,道:“贱妾乃是老员外的侍妾。”
华云龙暗暗忖道:“司马叔爷尚无子嗣,蓄妾求子,也是人之常情。”当下重行大礼,道:“原来是二夫人,请恕晚辈失礼之罪。”
尤氏身形一侧,道:“贱妾不敢当此大礼。”
华云龙心念一转,道:“府中只剩下二夫人一人了么?”
尤氏悠悠一叹,道:“姑娘离家之日,已将婢仆悉数遣散,贱妾感念老员外的恩德,独自在此守灵。”
华云龙肃然起敬,道:“二夫人重情尚义,晚辈敬佩万分。”
尤氏一声叹息,似欲谦逊几句,忽然低头沉吟,半晌方道:“二公子赶来寒舍,除了祭奠我家员外,还有别的事么?”
华云龙道:“晚辈奉家父之命,赶来南阳,一者拜灵,二者查缉凶手。”
尤氏秀眉一蹙,道:“华大侠并不亲自下山?”
原来江湖上无人知「天子剑」华天虹已于十年前过世,这也是华家有意对外秘而不宣。因此华云龙道:“家父已将查缉凶手之责交付晚辈了。”尤氏闻言之下,脸上掠过一丝异样的神色,但只一瞬,重又恢复了哀惋凄冷的模样。
华云龙暗暗忖道:她是看我年轻,料我本事有限,不堪当此重任了。转念之中,觉得尤氏怀中那黑猫,双目金光闪闪,一直盯着自己,充满了敌意,不禁朗声一笑,道:“夫人爱猫?”
尤氏道:“家破人亡,孤零一身,这黑儿是妾身唯一的伴侣了。”华云龙暗道,原来那黑猫也有名字,倒也有趣。
但听尤氏道:“我家员外是武林知名之士,一身技艺,虽然比不上令尊大人,但也算得一流高手,能够谋害我家员外的人,自非泛泛之辈,华大侠不肯出山,只派二公子前来查案,未免……”她似不愿多讲,话未说完,突然一叹而止。
华云龙微微一笑,道:“夫人放心,晚辈纵然不才,竭尽所能,自信必能报命。”
尤氏一叹,道:“二公子既然成竹在胸,妾身也无话可说。”
华云龙道:“尚望夫人指点。”
尤氏冷冷地道:“妾身所知之事,我家姑娘谅必早已陈述明白。”
华云龙暗暗忖道,看来这尤氏遭逢大变,性情颇为偏激。心中在想,口中说道:“晚辈听说,司马叔爷惨遭非命,伤痕在咽喉上……”
尤氏接口道:“老夫人也是一样。”
华云龙道:“灵柩尚未固封,晚辈想看看伤处的情形。”
尤氏漠然道:“左面是老员外的灵柩,右面是夫人的。”话声中,拿起案上的油灯,移步朝棺木行去。
华云龙到了左面灵柩之侧,双手把住棺盖,准备揭开。尤氏立在华云龙右边,左手抱着那「黑儿」,右手高举油灯照亮。华云龙正要揭开棺盖,鼻尖突然嗅到一种淡淡的粉香。那是一种极品宫粉,珍贵异常,寻常人家,有钱也难买到。华云龙出身世家,自幼风流,专门爱在脂粉堆中厮混,对妇女常用的脂粉自然十分内行。他微微一怔,嗅了嗅,发觉那香味来自尤氏身上,不禁暗暗好笑,心想:难怪这尤氏能讨司马叔爷欢心,原来确有可人之处。
忽听尤氏道:“二公子为何迟疑了?”
华云龙莞尔一笑,双掌用力,便待揭开棺盖,突然,他心头一动,忖道:不对,这尤氏既然为夫守制,为何还用脂粉?司马叔爷死去十余日,残留在身上的脂粉,应无这般浓重。转念至此,不觉又忖道:“嗯,完全不对,一个新丧夫主,哀伤逾恒的女子,怀中抱着一头黑猫,成何体统?”他本是精灵古怪的少年,先前未曾动疑,倒也不觉得什么,此刻疑心一动,顿时感到破绽百出,事事可疑,大大的不合常情。
但听尤氏叹息道:“老员外死状极惨,二公子不看也罢。”
华云龙随声应道:“正是,正是。”突然话锋一转,又道:“灵堂之内,应该有一盏长明灯才是。”
尤氏先是一怔,随即幽幽一叹,道:“贱妾遭此大变,六神无主,一切都忘了。”
华云龙心中暗道:眼泪总不该忘掉,我可没有见着你的泪水。他突然大声喝道:“夫人留神,晚辈开棺了。”双手用力,猛地掀开了棺盖。
棺盖一开,扑鼻一阵石灰气味,在那浓烈的石灰气味当中,尚还夹杂着一股淡淡的花香。华云龙嗅觉之灵,高人一等,鼻端一触那混杂的气味,心头已是雪亮,当下敞声怪叫道:“哎呀,好香,好香。”皱起鼻头,猛然嗅了几嗅。
那尤氏愣了一愣,奇怪棺木内散发的毒气怎会毒不倒这纨绔小儿,不禁大惊失色,右手一沉,油灯猛向华云龙脸上砸去,左腿一抬,袭向华云龙的腰际。华云龙哈哈大笑,右手一撩,霍地抓住尤氏的臂膀,将那尤氏往棺木按去。
棺盖揭开后,尤氏一直闭住呼吸,这时手臂奇痛,惊急交迸,脱口一声娇呼,一股毒气扑入鼻端,霎时昏死过去。这乃是一瞬间的事,华云龙对付尤氏,绰绰有余。哪知突然之间,一股劲风凭空而至,袭到了身后。华云龙骇然一惊,一时间不容细想,身形一纵,闪电一般窜了开去。只听「嗤」的一声,华云龙背上的衣衫,已被撕去了一片。
这时,灵堂中黑暗如漆,伸手不见五指。华云龙人未站定,那股劲风已复跟踪袭到,华云龙匆匆横闪一步,避过了那劲风的偷袭。他出身武林世家,对那闪避让位的功夫自有独到之处。这一刻,他已辨出偷袭自己的,正是那尤氏抱在怀中的「黑儿」。他不禁又好气又好笑,眼看那两道黄澄澄的光亮再一次窜了过来,连忙身形微侧,一脚踢去。那黑猫原是西域异种,久经调教,善于扑斗。华云龙一脚踢去,居然未曾踢中,那黑猫扑地一转,反向华云龙右腿袭来。
华云龙哈哈一笑,道:“小畜牲,少爷今日非生擒你不可。”他童心大起,双腿一屈,蹲了下去,左手摸着背上破裂的衣衫,右手疾若电掣,直向那黑猫颈上抓去。
蓦地,灵幔之后响起一声尖厉的哨音。哨音十分短促,那黑儿闻得哨音,顿时贴地一转,直往灵幔之后窜去。华云龙大喝一声:“哪里逃。”扑身一捞,抓住了黑儿的尾巴,不料那黑儿身子一扭,一口咬来,吓得华云龙大叫一声,缩手不迭。
只听一阵急促的步履之声,转瞬便归于静寂。华云龙闪电般扑了过去,发觉灵幔后有座小门,门后一条甬道,追出甬道,敌人已失踪影,那黑儿也已不知去向。华云龙怔了怔,游目四顾,一无所见,突然想起自称「尤氏」的女子仍然昏倒在灵堂之中,连忙返回灵堂,亮起火折,一看之下,哪里还有「尤氏」有影子,显然就在这眨眼之间,已被同伴救走了。
棺盖早被掀开,一阵阵浓烈的石灰气味,混杂着那股淡淡的桂花香味,散发开来,令人欲呕。华云龙闭住呼吸,朝棺内尸体望去,司马长青的尸体,经过化装,此刻已看不出可疑之处。华云龙伸手掀开衣领,始见咽喉上面有一个酒杯大小的窟窿,那窟窿齿痕宛然,历历如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