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104部分

墨发飞舞,白衣自动,一股浩瀚的压力猛然袭向星月的心头!
  星月瞳孔一缩,眼中泛起一丝敬畏,眼前的夏云锐利、霸气,浑身上下散着凌厉的气质,宛若天神一般,在她的目光下,你会不由自主地想要逃脱‘
  “是,缎化肉身的最后一剂药材便是取煅化者的心头之血!”星月单膝着地,沉声答道,是他越距了,他的职责从来都是顺从,而不是反抗!
  听到星月的回答,夏老的身体猛地一颤,眼中划过一无奈,终究是说出来了,依照夏云的个性,别说是心头之血,即便是掏心挖肺也要尝试半分,他这个祖爷爷终究还是拖累到她了!夏老的双脸蒙上一层灰色,脸上的落寞看起来显得更加苍老,不过一瞬,他的心底涌起浓浓的苦涩,无奈而悲哀!
  “心头之血么?”夏云的目光徵微眯起,眼中划过一丝了然,怪不得夏老一直不愿回答,如果换做是她,估计也会和他一样的做法吧,不过既然知道了,她便一定会尝试!
  整整三天,夏云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夏云所在的院落围满了看热闹的人,期间端木林峰过来了几次,李老和看守幻之堂的两位老者更是全天坚守,不为其他,因为他们的幻主大人正紧急召唤着某女!
  短短三天的时间,幻神空间发现了两股不明势力,一个在东,一个在西,两股势力以铺天盖地之势迅速席卷着,幻神空间的一些势力头目连连告急,请求幻神殿前去支援,而作为神使新秀的夏云无疑是幻主最最看好的人选,可惜那丫一睡便是几天,期间也曾有人试图叫醒,结果得到了让人更加郁闷的消息,深度修炼!
  乖乖哦,什么时候修炼不好,偏偏这个时候深度修炼,也难怪刚进阶完毕就急着找房间,变态,赤裸裸的变态!
  三天的时间,夏云的名号在幻神殿以及幻神殿所在的这片区域传得人尽皆知,没有人不知道幻之堂出了一名神皇,人们在咀嚼夏云的名字时伴随着各种各样的幻想!
  听说新进阶的神皇阁下夏云是位绝色女子,听说女人经过幻之堂的洗礼便能向夏云阁下一般一举突破神皇之位,听说夏云阁下的美貌倾倒了一片男子,她的院落之外聚集着各位优秀俊才……
  莲心空间,花海摇曳,浓郁的香气弥漫在空气中,闻之沁人心脾!娇嫩的花瓣从花丛中自动飞出,向着夏云的方向掠去,一鼎褐色的鼎炉稳稳立在青草之上,旁边河水哗哗,水中游鱼欢悦,不时跳出水面查看这盛大美丽的场面!
  到处是花瓣,到处是花香,浓郁的花灵包裹在夏云的周身,褐色的鼎炉之上,青雾聚拢凝实,在幻火的缎化下滋滋燃烧!
  煅化肉身最简单的方法是找一具鲜活的肉身代替,但是夏云并不想这么做,别人的肉身始终用起来不放心,要做便做大的!有人尚且可以用莲藕做肉身,她为什么不能用花灵来养魂?
  想到便做到,浓郁的花灵从空气中不断聚集而来,在鼎炉的煅化下慢慢流动塑形,一个男子的体魄初具规模,青绿色散着丝丝雅香!
  夏云心念集中,控制着花灵流转晃动,波折起伏间,构造着人的体魄,当塑造男人的下赶时,夏云的精致白皙的脸颊不自然地荡起一抹红羽,站在旁边旁观的夏老、轩辕和星月脸色同时一红,不自然地干咳两下。
  甚至连还是小孩子的红羽也莫名地羞红了脸,旁边的魅狐更是砸吧砸吧嘴角,羞羞地捂着双眼!
  快了!夏云的心中腾起一抹明晰,三天三夜,这具肉身即将成形,接下来就剩下最后的一步!
  当一具青色流动的男体彻底形成时,众人的眼底掠过一丝喜色,身为当事人的夏老目光晃动,胸中澎湃着激动!
  “去!”夏云一声轻喝,空中等待多时的花瓣猛然射出,向着那具青色的流动男体覆去,花瓣一片接一片,整齐有序地从男体的双脚一直蔓延向上,不放过一丝一毫!
  原本的流动体在花瓣的掩映下渐渐变得透明,最后形成若隐若现的肌肤色,当最后一片花瓣贴上流动体的头部,鼎炉中燃烧的火焰猛地一腾,变得更为灼热,空气滋滋作响,红蓝相间的火苗灿烂耀眼,炫着灼热的光芒!
  滋滋声不断膨胀,覆在流体上的花瓣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迅速消融缎化,在火焰煅烧下不断变得透明,花香越发浓郁!
  夏老等人一脸紧张地看着,快了,就差一点就成功了!
  三天三夜,体内灵魂之力大量损失,若不是刚刚进阶神皇,夏云真没本钱如此消耗,快了,再坚持一点男体就成功了!
  白皙如滑的脸上汗水淋淋,从额头一路滑下,精致卷翘的睫毛被汗水浸湿,眼角沾着一滴晶莹的,红唇紧抿,目光坚定灼亮,这样的夏云浑身上下散着让人迷醉的气质。
  终于,清澈的眸底陡然一亮,绝色魅惑的小脸荡起灿烂的笑容,恍若春花绽放。红蓝相间的火苗从男体的双脚一路蔓延而上,绕着身体,最终消逝无踪,浓香四溢,男体在红羽魅狐的欢呼中缓缓地落在地上!
  “好了!”夏云释然一笑,狠狠地舒出一口气,第一步煅体完成,接下来便是瑕化灵魂,不过以她现在的状况看大体是不可能了!
  “怎么样,休息下吧!”轩辕身形一动,迅速闪到夏云的身边,将她娇软的身体扶住,银色的眼眸荡着一丝关切!
  “呵呵,我没这么弱,不过还是谢谢!”夏云灿然一笑,轻轻地拂去轩辕搭在自己手臂上的大手,眼底荡着一抹感激!“唉,接下来我要好好地睡一觉,谁都不许打扰我,还有,那男体好生保管,不许弄坏了!”夏云交代一声,身形一飘,顿时落到了群花之上!
  随着夏云的躺下,浓浓的花灵叫嚣着向夏云的体内钻出,身下的花儿更是激动连连,在风的拂动下软软地摩擦着夏云的肌肤,空气中自动勾起一层屏障,将外界的一切隔绝开来。
  星月双拳紧握,目光牢牢地锁在那抹娇躯上,现在的主人心善,倔强,虽然冷漠,却透着一股灵动的人性美,和前世的主人相比,某些地方不谋而合,但某些地方却大大不同!
  不管她变得如何,他只希望,她不要以伤害自己为代价去帮助别人,因为他不愿,更不想看见她受伤的样子,柔弱的她会令他想到那个漫天红火的记忆,那片惨烈而悲怆的印迹!
  又是三天过去,幻神殿,夏云的房前人影攒动,李老急得跺脚,双手背后来来回回走动着!旁边,照看幻之堂的疯老头和老疯子相互瞪视,眼底的焦急显而易见,这位姑奶奶当真印证了她在储神院的名号一一懒神!
  关键是这么多天过去了,那姑奶奶怎么还不见醒,再睡下去,这天下可就乱了,多少人等着她去挽回呢,再不出动,就连幻神殿的幻主也要发火了,这怒火波及下来,他们这些老骨头可折腾不起啊!
  窸窸窣窣的起床声传来,站在门前的李老和两位“疯子”身体猛地一窘,脸上耀起一抹喜色,吱呀一声门扉大开,从床上迈下一条腿的夏云顿时愣在当场,一脸愕然地看着无数双目光师师落在她的身上。
  “咳咳,夏云阁下醒啦,嘿嘿,李老头可是巴巴等了好久!”李老一脸激切地看着夏云,一只手还搭在一扇门扉上,褶皱的脸皮透着可疑的红晕,活了大半辈子,他还是头次如此没有礼数地推开女子的闺房!
  后面齐刷刷的目光如狼似虎地盯在她的身上,让人感觉甚为不爽,夏云的黛眉徵微蹙起,眼底闪过一丝不悦!
  “几位破门而入,不知所谓何事?”夏云微挑眉,轻轻地放下另外一条腿,白皙如滑的小手弹了弹衣角的浮尘,目光幽幽地望着众人缓声道。
  再次提起破门而入,几位老者的脸上呼地腾起红霞,咳咳,失误失误,被这么多双眼睛看着,他们恨不得找个地洞钻进去!
  “呵呵,只怪小老儿太心急,夏云阁下还是快点去大殿觐见幻主吧!”李老干笑两声,想起现下的危急,顿时变得严肃起来,目光紧紧地盯着夏云‘
  “觐见幻主?”夏云突然想起之前的华缎男子曾说过第一名会得到幻主的亲自召见,而自己这一睡就是六天,看来那位神秘的幻主是等不及了!
  “走吧!”夏云随即站起身,在一众簇拥下向着幻神殿大殿走去!
  再次来到这个地方,夏云除了感觉熟悉,便只剩下对那位幻主的好奇!
  首位上空空如也,空旷的大殿透着一股透心的凉意,夏云目光微敛,安静地坐在凳子上,旁边的檀木几搁置着上好的茶水,夏云优雅地端起一杯细细品尝,唇角荡着若有若无的笑,这便是传说中的下马威么?
  半个时辰过去,轻微的脚步声终于传来,夏云精致卷翘的睫毛徵微颤动,从静修中醒来,这大殿空灵幽旷,实在是难得的修炼之地,才一会儿的功夫,她便感觉体内吸入了不少的神力!
  “你倒是懂得利用!”一道浑厚戏谑的声音传来,夏云抬头,目光被那金色的衣袍刺了一下,来人身高八尺,头戴金冠,身挽金袍,威风凛凛,浑身自成一股气势,看着眼前的人,她会不由自主地想到玄冰,不知道他现在怎么样了!
  上位的金袍老者自始至终留意着夏云的表情变化,见她看见自己时眼底流露的那丝落寞,目光顿时复杂地眯起。
  “夏云拜见幻主阁下!”夏云施施然起身,双手交合,对着上位的金袍老者微徵一拜,不等他发言又重新坐到了凳子上!
  “你不怕我?”金袍幻主的眼底划过一丝意外,即便是神皇,见到他也会恭敬有加,而一般的年轻人更是忌惮少言,眼前的女娃从人淡定,没有半分惧色!
  “幻主大人和蔼有加,我实在想不出怕你的理由!”夏云抿下一口,复又抬头,望着一脸复杂的幻主轻言道,这一句和蔼有加顿时把上位的金袍老者说得膛目结舌!
  咳咳,这还是头次听见有人说他和蔼有加!幻主大手轻轻地转动着扶手上的突起,眼底的兴趣越发浓烈,哈哈,有趣有趣,小女娃不仅胆识过人,实力不凡,还嘴巴甜润,嗯,很合他胃口!
  “听说,你把幻池的水都吸干了?”幻主话题一转,幽幽地问道,声音低沉,辨不出什么感情,一时半会儿让夏云无可估摸,他是在责怪么?
  “夏云只是随同众人一起接受神使洗礼,接下来的事儿也非我所愿,实在是迫不得已!”夏云微微低头,声音含着一丝无奈,仿佛别人逼着她吸干幻池似的,听得上位的幻主心中甚是不爽!
  小丫头得了便宜还卖乖,哼哼,老者目光微凛,眼底划过一丝不易觉察的厉芒,若不是他今天心情好,这会儿准让她受罚!“行了,此次召你前来是为了让你带队,对付东边的异动!”金袍老者目光微眯,大手一挥,顿时一道金芒划过,夏云顺手一接,一块金色的牌匾落入手中!
  “召神令!”夏云的眼眸掠过一丝诧异,不解地看向首位的老者!
  “召神令,召集各方神使为你所用,若有不服可当场斩杀!”老者的身体徵徵后仰,眼中划过凌然霸气,一股杀怒在大殿凭空腾起,这一刻,夏云感觉空气猛地一颤,压力袭来,胸口隐隐作痛!
  “从今天起,你便是幻神殿的新任神管,管理所有神皇以下的神使,若是有特殊情况,可直接面对与我!”幻主淡淡地宣布道,最后摆摆手,示意夏云离去!
  细碎的脚步轻轻地落在青色的水晶砖上,夏云手拿召神令,脸色淡漠得可以,幻主的做法无非是将她提升到明面上,让她代管整个幻神殿,看似荣誉,实则羞辱!
  所谓的带领众人对付东方的异动,好则获胜,差则丧生,像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儿她夏云从来不屑于做!
  看来她的修为提升得太快,已经让某些人开始提防了,夏云唇角微勾,扯出一丝邪佞的弧度,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伤人,今天的警告她夏云记在心中,如果他真得敢贸然动她,她不介意将整个幻神殿连根拔起‘
  想通这一切,郁结在夏云心中的怒火顿时消逝,她的命从来只掌握在自己手中,别人想要吩咐与她也要看看有没有那个本事!
  身形一晃,夏云顿时消失在大殿之前,就在她消失的一瞬,金袍老者的眼底闪过决然杀意,这个女子性格很合他的胃口,只可惜不是听话的主儿,更不可能听从他的诏令,不听话的人,他向来处之而后快!
  “来人!”一声厉喝,空寂无人的大殿瞬时闪现出上十道身影,来人恭敬地匍匐在地,静听老者吩咐…
  主神空间很大,势力分布极其散乱,如果把星芒大陆比作一滴水,那么这片主神空间便是一汪大海,夏云携带十位六重以上的神王,三位三重神皇向着东边的空间而去。
  端木林峰作为新晋的神使代表随同前往,一路上,他都很安静,自见到夏云的一刻便没有开口说一句话,一袭白袍的夏云无疑是整个队伍的核心人物!
  “还有多久!”夏云前倾的身体微顿,目光透过悬浮的云朵看向身下,一片碧绿映入眼帘,无穷无尽的树木在山风的拂动下摇曳不断,掀起一波波绿色的浪潮!
  “回阁下,按照我们目前的速度,估计还有半个月的时间即可到达!”三重神皇目光徵眯,略显苍老的脸上露出一丝恭敬之色!
  “还有半个月!”夏云听言黛眉拧得更紧,乖乖哦,这时间都在路上消耗了,等过去犯事儿之人跑得鬼影儿都没了还对付个屁!夏云心中闪过一丝不快,若不是这些人跟着,她立马就用月光手镯瞬移过去,此时此刻,她深切地体会到了月光手镯的重大存在,也难怪前世的红拂女会发明这种东西!
  “阁下息怒,主神空间地大物博,人脉极其丰富,即便那恶贼一时半会儿能够逃脱,我们的人也会在极短的时间内发现并上报!”看出夏云眼底的不悦,另外一位三重神皇面色淡然地解释道,比起旁边的两位三重神皇,他表现得淡定随意,不禁让夏云抬头打量!
  此人六十岁上下,墨发掺白,虎目厉芒收敛,脸色平淡柔和,一袭青袍加身,给人一种温润随和的感觉,看到夏云投来的目光,只是淡淡地点点头,脸上没有丝毫变化!
  此人不凡!夏云收回目光,在心中得到一个结论!
  路茫茫其修远兮!赶路、赶路、依旧是赶路,当东方的神塔出现在众人的视野时,大伙儿这才松下一口气,再不到,估计这位神皇姑奶奶就要发火了,天知道神皇强者的威压有多恐怖!
  两天前,就在大伙儿赶路赶得极其带劲儿时,夏云一个叹息,身上的气势猛地一放,一个六重神王差点就从天上摔下去,当时的状况那叫一个惊险,愣是让夏云身旁的三位三重神皇狠狠地擦了一把冷汗!
  这不,夏云在前赶路,一众神王远远地跟在后面,他们可不想再次被夏云的气势吓到!
  神塔通体尖锐,直插云霄,金色的线条在阳光下炫着灿烂的华光,塔尖之下是一个菱形的观望台,站在台上一眼可以尽收方圆百里的情况!
  一接近神塔,夏云顿觉一股巨大的抵抗力从周身传来,空气涟漪四起,夏云身后的三位神皇眉头紧皱,眼底划过丝丝敬畏,身体悬空,不再前行。而他们之后的十位神王更是远远地停在半空,不得靠近一步,这巨大的抗力不是他们所能够抵挡的!
  “回禀阁下,这神塔含有上古神力封印,不得擅闯!”一位神皇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夏云微挑眉,唇角噙着一丝了然,怪不得她觉得这神塔怪异多端,不断有股抗力,甚是她还隐隐觉得有股莫名的吸引力吸引着她,难道又是青莲尊在作祟?
  “嗯,我们下去吧!”微徵点头,夏云按捺住心底的想法,一折身,朝着下面俯冲而去,身形若流电,在空中勾勒起一道绚丽的光泽,后面十几条尾线闪耀,天空的异动引起了地面众人的注意!
  只见神塔之下,一群人抬头望天,脸上的惊愕随着天空流线的逼近而不断放大,议论声此起彼伏,在众人的欢呼中,夏云等人稳稳落地,周围的目光敬畏而热切,含着不可抵挡的膜拜之势!
  夏云一袭金芒打头,身后跟着三位神皇,十位神王,规模不可谓不大,而神塔之下都是一些前来拜祭的平民百姓,当看着光芒从神塔上耀起的瞬间,他们第一个反应便是拜祭!
  “是神皇阁下,神皇阁下在上,请受我等一拜!”一道激动的声音从人群响起,只见一位身穿藏青色马甲的男子俯首下拜,脸上含着热络之色,随着他这么一动,群众顿时欢闹起来,众人纷纷下跪,地上黑压压一片,不可谓为不壮观!
主神空间 第五章
  夏云随身而立,目光淡然,就在他们下跪的瞬间,她的体内再次收到一股精纯的愿力,精神力瞬时变得极其饱满,夏云的目光轻轻地扫了眼面前高高矗立的神塔,难怪会建造这玩意儿,幻神空间大得离奇,百姓的人数也多得不可估量,这么一批群众作为的信徒的话,那么他们所拜奉那人将会得到极其可观的愿力,长此以久,他们的神力也会变得越加强盛。
  “众位请起!”夏云的声音幽幽地灌注到每个人的耳中,带着一个空灵的味道,飘渺且虚幻,仿佛声音是从天顶落下,又仿佛从四面八方而来。众人的身体颤了下来,在一股巨大的力量下慢慢站起身,看向夏云等人的目光越发疯狂,带着不可抵挡的崇拜和景仰!
  第一次,他们如此真实地接触神皇强者,在神皇者的面前,他们感到了空前的渺小!
  “神皇在上,请赐我们神力,为我等保护家园!”一个四十岁上下的男子仿佛看见救命的稻草,看着夏云,目光激切地跪地请求,哗地一声,刚刚站起身来的众百姓再次跪下身,对着夏云苦苦恳求!
  “神皇在上,请助我等保卫家园!”黑压压一片,众人伏地,恳求声响彻天际,一股精纯的金色能量随着众人伏地的动作在空中浮起,然后飘向夏云体内!
  “神皇阁下,他们应该是被犯事者祸乱之人,今日恰巧前来祈愿!”眼看夏云的面上浮起疑惑之色,旁边一位神皇上前解释道,夏云点点头,眼中划过一丝了然。
  “你们放心,我们此次前来正是为尔等除害,我夏云在此保证,必定还你们一片安定的天空!”夏云的眼中腾起一抹坚定之色,她或许可以不听幻主的命令,但面对这么多平民百姓的苦苦哀求,她有点心动,反正都过来了,不妨为他们除上一害!
  一袭青色衣袍的老者一脸阴鸷地看着眼前的一切,那个身穿白色衣袍的女子此刻在他的眼中是多么的晃眼,哼,为民除害!这是他们神塔使的职责,而她竟敢来插一脚,那么别怪他们不客气!
  一群百姓在夏云的面前拜了又拜,最后满怀期待而去,偌大的神塔广场瞬时只剩下夏云等人,愿力流逝,神塔之上的青袍老者脸色便得愈加阴沉,原本的计划被这可恶的女人一消而空,混蛋!
  “出来吧!”当看着最后一个百姓离去,夏云声音一冷,浑身上下散着一层不可抵挡的睥睨之气,声音灌注神力,猛地射向神塔上的青衣人,只可惜神塔被上古神力保护,射出去的力量顿时反弹回来,夏云身体一旋,心中澎起一抹怒意。
  “哼,大胆妖女,竟敢在神塔之前放肆,众使节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摧毁此女!”青袍老者桀桀一笑,声音透着无比怨毒的味道,声音刚落,只见上十条红色厉芒迸射而出,朝着夏云的方位射去!
  “神王!”夏云唇角轻勾,眼中划过一丝鄙夷,神王者也敢在她的面前造次!不等她出手,跟随夏云而来的数十神王身形大动,朝着腾空而出的红色厉芒射去,空气中顿时红芒大动,将神塔周围照得梦幻多彩!
  端木林峰早就怨气郁结,闷在心中不可发泄,见十来个神王前来送死,没有丝毫犹豫便挺身而上!
  “混账!”青袍老看见出手的十来个神王属下瞬时被劫,眼中腾起滔天怒火,霸占他的愿民不说,还敢在这神塔之前公然对战他的使节,简直就是不把他这个神塔使放在眼中!
  浑身气势一涨,男子直接从神塔上腾身而下,如同雄鹰般向着夏云扑去,金色的光芒大盛,夏云周身压力猛涨,突然,莲心空间传来一片躁动,夏云眉头徵蹙,决定先解决眼前之人再说!
  “桀桀,五重神皇,小娃娃确实不错,只可惜一头撞到墙壁上,注定有去无回!”老者桀桀一笑,看向夏云的目光覆上一层阴鸷,辣手摧花,他今天来个辣手除神,哼,感在他的神塔前造次,那便要有牺牲的觉悟!
  三位神皇一脸警惕地看着不断逼近的青袍老者,身体一折,护在夏云周身,外围的十位神王更是心中焦急,手中动作也变得越加凌厉!
  端木林峰目光一眯,一股强盛的气势猛地袭向他面前的六重神王,红芒攒动间,六重神王的身体如同枯枝落叶,大力之下向着远处折飞而去,这一动作瞬间激怒了青袍老者!
  “哼,死吧!”一声大喝,老者的周身腾起刺目的金芒,夏云脸色一变,七重神皇,眼前的老者竟然是七重神皇!
  天空异动,金芒大盛,强盛的气压向着夏云的胸口猛然射去,夏云双臂一张,顿如飞鹏展翅般身体腾空而起,青色的光芒盈盈一晃,在金芒的掩映下向着老者的身体划去。
  空气呲呲作响,青袍老者眉头猛地一跳,他感觉那扑面而来的金芒含着强劲的杀伤力,即便他是七重神皇,沾上之后也不会有好结果!心中一寒,他的身体连连倒退!
  看见这一幕,夏云身后三位神皇的眼中露出讶异之色,一个七重神皇竟然会惧怕五重神皇的威压,这简直不可思议!然后还有更加不可思议的事儿在后头!
  夏云一声娇喝,猛然逼了上去,手心一团激滟的金芒浮动,空气轻颤,众人眼睛一瞪,瞳孔无限放大,她这是不要命了?
  看在众人的眼中,夏云无疑是不要命的举动,然而只有在金芒笼罩内的青袍老者才能体会到其凌厉和威迫,那不是送死,而是追杀,活了大半辈子,他从没见识过如同诡异的一幕!金色的光芒浮动,光波中心竟然耀着一层神秘的青芒,青芒寒冽,甚至比金色的神皇之力还要强大,向着他的身体不断逼近!
  “哼,想我死,没那么容易!”老头一声冷哼,彭地一声,他的体表瞬间覆上一层金色的能量罩,牢牢地将起护卫在内!
  “云儿,把他留给我!”夏老的声音从莲心空间飘出,含着无比的愤怒,夏云甚至能够感受他此时心跳的厉害!
  目光一眯,看向青袍老者的神色覆上一层深色,“我们走!”夏云轻启薄唇,一个猛力挥去,在青袍老者的狼狈中,长袖一卷,带着一干人等离开!
  “哼,算你逃得快,下次可没这么简单!”青袍老者拂去袭来的能量波动,看向夏云的目光染着无比的嫉恨,以他平时的作风,眼前的女子断然逃不过他的手掌心,只是刚刚的一瞬,他的心底产生了莫名的恐惧……
  “神皇阁下,刚刚的那位神塔使是管辖这一片的霸主,应该是我们破坏了万民祈愿,所以才会遭受他的无礼对待!”以为神皇思虑半响,猜测道。
  管理神塔是一个肥差,而能够坐上神塔使的位子,无疑是肥差中的肥差,一般的百姓在遇到解决不了的为难时都会选择神庙祈愿,这样一来,愿力便会为神塔使所接收,这也是为什么神塔护卫的等级比一般人涨得还快的原因。
  而夏云今天答应万民除害的举动,无疑是破坏了青袍老者精心策划好的局势,他原本是准备利用这场灾难,好好地捞一笔愿力,只可惜被夏云中途打断,那些回去的人更会一传十十传百,这样一来人们相信有为神皇会为他们出头,也就不会再去神塔祈愿!
  也难怪青袍老者会如此怨恨!
  “嗤,不过七重神皇,没必要忌惮!”夏云轻轻地吐出一句,精致白皙的脸颊没有丝毫波澜,众人雷到,一脸黑线地擦擦额头冒出的冷汗,不过七重神皇?乖乖,你当神皇强者是萝上白菜这么不值钱?即便是一重神皇在这幻神空间的地位也是极其重要,更别说七重神皇。况且夏云现在也不过是五重神皇好吧,五重轻视七重,这如论如何也说不过去吧!
  啧啧,他们能将夏云的话理解为吃不到葡萄便说葡萄酸么?
  穿过碧绿的田野,一片建筑映入眼帘,空气中浮动着淡淡腥味,夏云眉头徵蹙,看着身下凌乱不堪的街道房屋,眼中腾起一抹薄怒之色,硝烟弥漫,残肢片片,方目而望,惨不忍睹!
  “这便是那个犯事儿者的杰作?”某位神皇的瞳孔猛地一缩,眼中划过一丝狠厉,街道上血流成河,让人作呕的腥气不断弥漫,空气中浮动着凄惨的哀嚎,他们仿佛进入了死人窟,到处是残肢,到处是流血,到处是人头!
  “呕,呕!”一位六重神王一个没忍住,瞬时呕吐一片,酸涩的苦水在胃中翻腾,他见过残忍的,但没见过如此残忍的,下面的一片景象简直非人所为,如果让他知道了是谁做的,他铁定第一个饶不了他!
  端木林峰的剑眉拧得更紧,他以前是端木家的大少爷,人前人后被人奉承,时间久了,他觉得一切都理所当然,他的身边甚至围了一批仗势欺人的朋友,他心性冷淡,从来不把外人的生命放在眼中。
  他一直以为自己是冷血无情的,然而看见下面的一片情景,胸腔澎湃起伏,鼓动着滔天怒火,原来冷血无情也是有限度的,他无视人命,却不能接受如此惨烈的一幕,他冷血,看见此情此景,却只觉体内热血沸腾,叫嚣着,似要破体而出。双拳紧握,瞳孔漆黑一片,氤氲着强大怒焰,脸颊紧绷,周身散着让人心颤的寒流!每个人的心中都浮动着怒焰,每个人的心底都叫嚣着,他们握紧拳,气势不经意地外放,之间满地残骸的天空,红芒伴着金光,倏忽消失不见!
  “那便有异动!”一片血色染红了半边天,一位神皇身体猛地一颤,手指指着不远处的天空愤怒地说道,血色,再次是血色,那人当真残忍无比!
  “走!”一声娇喝,夏云领着一干人等向着血染半边天的地方疾驰而出!
  “放过我们吧,救命啊…”
  “谁能救救我们,救救我们……”
  “啊,不要,我不要死,放过我……”
  “啊……”
  一片哀嚎响彻天际,夏云等人很快赶到了现场,只见天空之下百姓叫苦不迭,大批大批的人倒在血泊之中,老人、小孩儿、妇如…惊恐惨痛的哭喊声犹如惊雷一般声声炸响,夏云看见了他们眼底的绝望、无助、悲凉和惊恐……
  “妈的,谁,那个混蛋,给老子滚出来!”夏云身后的一位神王一声怒喝,睚眦尽裂,众人的气势猛地一放,神识搜索着!
  夏云的目光始终注视着一个地方,她感觉到一股令人窒息的血腥味不断靠近,一股强大的气势正向着这边而来!
  高大的建筑之后渐渐涨起一片血色,一个高大的身影蓦然出现在众人的眼前,那人仿佛从血池中走出,浑身上下浸透着淋漓的鲜血,湄涓血流从框大的眼睛中流出,顺着苍白的肤色一路往下。
  男人的手中捏着一只残臂,嘴角扯着嗜血的笑,一头墨发在血水的浸湿下黏黏地粘在头皮上,身上更是披着一伴胜血的红衫!他的步伐很慢,步子却很大,每一步跨越十来米,看似轻巧,却在地上激起地震般的躁动。
  一脚踏下便会震飞几个百姓,旁边的简直在他越涨越高的身体下显得无比渺小,那人的目光是空洞,仿佛只是一具行尸走肉,茫然地摆动着腿脚!
  “桀桀,桀桀……”血色男人的目光落在夏云的身上,空洞的眼眸划过一丝亮色,只可惜被湄湄血流挡住看不分明!
  突然,那人的脚步加快,向着夏云的方向快速而来,他们之间的距离隔着千米之远,即便他的速度快也还是需要一段时间!
  夏云目光徵暗,看着眼前的人,她的心中猛然划过一丝痛意,愣愣地看着那人不断靠近。虽然他的身体涨得很大,浑身上下浸满了血水,虽然他浑身脏兮兮,脸上更是被黏黏的发丝糊住,但不知为何,她感觉此人有点熟悉,看着他的身影,她会不由自主地想到另外一个人,是她的错觉么?就在夏云陷入沉思的一瞬,她身后的神皇神王猛然出动,向着不断逼近的血人飞去!
  红芒拂天,金芒闪耀!
  天空之下传来一片欢呼声,神皇,神皇来救他们了!
  “哼,恶贼,受死!”一位年轻气盛的神王一声暴喝,身体向着满脸血腥的人闪去,身上的气势涨到最佳,空气涟漪四起,他的身后,三位神皇和众神王也成包围之势,铺天盖地向着那人袭去!
  夏云的黛眉微微蹙起,眼中划过一丝几不可见的暗色,一提身,瞬间扑了上去,一定是她想错了,这样的血腥之人怎么可能和他有半分联系,想到此,体内的身体猛然倾泻而出,空气滋滋作响!
  右手轻挽,一片青色的莲花落入手心,柔软的质地耀着令人不可忽视的寒芒,嗤地一声,一团金芒牢牢地包裹住莲瓣,向着那人的额心射去,夏云双脚一踩,一双红色的战靴顿时出现在脚上,身形晃动,如鱼在水中畅游,灵活异常,鞋底两道金芒闪烁,夏云的身体更如箭般快得看不出丝毫破绽!
  端木林峰等人只觉耳旁厉风一拂,再睁眼时夏云已然站在了血色人的面前,而那道射向额心的金芒也同时到达!
  金芒就要抵达血色人的额心,却见那人不但不避闪,竟然还用手去抓,众人只觉空气猛地一颤,下一瞬,金芒赫然被血色人抓在手心,轻轻一捏消失无踪,一片青色的莲瓣躺在满手血腥的大手上,血色人的茫然的瞳孔微徵缩了下,在众人讶异的瞬间竟然凑上头,好奇地打量开来!
  夏云悬在空中的身体一个趔趄,额头冷汗直冒,这究竟是什么人,怎么感觉跟没长大的孩子似的,若不是这满地血腥,她断然不会把他联想到杀戮者上!
  夏云用意念控制莲瓣,竟然没有丝毫反应,而那血色人捏着青莲瓣玩得不亦乐乎,没有半点敌人来战的觉悟!
  “神皇阁下,现在正是击杀的好时机!”一位神皇好心提醒道,目光紧紧地盯在血色人身上,眼中更是杀机四射!
  “妈的,害死这么多人,魔头偿命!”又是哪位心急的神王,只见夏云还没做声,他便叫嚣着飞了上去,手中的一柄银剑闪着刺眼银光,红色的神力包裹周身,巨力之下,向着血色人的门面狠狠刺去!
  嗤啦一声,破空传来,血色人茫然地抬起头,抬头的动作仿佛慢镜头般在空中停顿了好久,众人的眼底划过巨大的惊愕!
  神,神帝?
  众人的眼底划过一丝不确定,可是这看似缓慢,实则迅速的动作慢放不是传说中的神帝才拥有的么?三位神皇被狠狠地打击到了,脸上聚满震惊之色,而夏云则是意有所思,难怪他会好巧不巧地抓住自己挥出去的神力加青莲瓣,看来他们这些动作在他的眼中根本不值一提!
  夏云刚刚想到,便看那人的将手上的残臂一扔,向着袭击他的神王抓去,长臂在空中慢慢延伸,最后准确无误地掐在了神王男子的腰间,伴随着一声响彻天际的惨呼,神王男子的身体在众人的眼前横腰折断,被血色人一抛,顿时落入地上的一堆残肢中!
  这极具冲击力,和打击力度的一幕狠狠地刺激着众人的心脉,神王强者在他的眼中不过像捏稻草一般简单,不少神王的身体不由自主地向后退了几分,眼中满是忌惮之色!
  突然,血色人再次抬起头,目光空茫地看着眼前的一群人,迈着脚步,血腥味迎面扑来!
  夏云目光一寒,身形一动,一身靓丽的红装顿时浮现在众人眼前,轻声一喝,泛着森森寒光的红枪握于手心,脚踩战靴,手握战枪,月光手镯附于光洁的手腕上,身上神器盔甲激滟生彩,细长的腰带随风而扬,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铿锵之气,目光凌厉,先前的女儿之态消失尽散!
  手臂轻挥,红枪在夏云的摆动下直指血色人心窝,夏云顺势倾身,向着那人疾驰而去,一股庞大的威压四散而出,三位神皇加剩下的九位身王不甘心地向着身后撤去,此战场非他们所能控制!
  血色人茫然地抬起硕大的头颅,空茫的眼中耀着一丝黯淡的光泽,湄湄血流顺着张开的大嘴一路而下,将胜血的红衫浸湿,黏黏的发丝拉拢在脸庞两侧,看见夏云袭来,只是呆呆地立在当场!
  夏云眼中的厉芒在看见血色人无助且空茫的神色时徵微淡下一分,然而空中浓浓的血腥味却提醒着她眼前的人是杀人不眨眼的恶魔!
  心下一狠,手上的红枪猛然一颤,似有感应般,随着夏云灌入的神力,耀出激滟红芒,带着毁天灭地的气势向着血色人呼啸而去!
  空气静止,众人一脸呆愣地看着那赫赫红枪,只见枪身在眼前放大再放大,红芒一晃,倏忽没入血色人的体内。
  血色人身体一颤,呆愣地长大嘴,因为痛,脸上扭曲,衬着湄湄血水,狰狞无比。红枪一半在他的体内,一半留在空气中,枪的一端连接着夏云徵颤的小手。
  此时此刻,她的脸色变得极其苍白,满目的红,满嘴的血腥,耳朵嗡鸣,她似是听见了无数嘈杂的声响,脑海先是一片空白,接着一片片影像在脑海回放,串连到一起!
  漫天的红火,残碎的肢体,哀嚎声一阵压过一阵,悲怆声中,她感觉自己的身体在高空中急速下坠……
  远处,隐在虚空中的几位神皇目光一亮,嘴角扯出一丝血腥,身形一晃,顿时朝着夏云的方向而去,一股庞大的能量波动从虚空中耀起,金芒浮动间,五道身影已然逼近了夏云。
  森森银剑灌注神力,朝着夏云的后腰、后心、颈……刺去!
  犀利的剑芒刺来,夏云猛地从出神中醒来,身体面对着血色人,一只手还搭在红枪上,后面的一群人来势太猛,实力上也不丝毫不弱于自己!
主神空间 第六章
  一股强大的压力袭来,夏云身体一送,顿时朝着血色人的身体靠近,“噗”地一声,一口血水从夏云的嘴中喷射而出,洒在胸前,染成一片艳红!
  精致的脸颊配着唇角的血红,墨色的发丝搭在唇边,一袭白衣浸染刺目血色,给人极大的视觉冲击,整个人仿若精致无暇的瓷娃娃被人无端敲碎,疼痛中染着无限的魅惑!
  随着夏云的倾身,她手上握着的长枪更深地刺入血色人的身体中,涓涓血流顺着长枪溢出,空中泛着令人作呕的血腥味!
  长枪刺入血色人身体的一瞬,他的目光依旧是空洞无光的,然而在看见夏云喷血而出的一刻,空洞无神的眸子猛死缩了下,瞳孔中无限放大着夏云的面容!
  那些人见夏云受伤,更加猖狂地逼了上来,桀桀的笑声在战场上飘散四溢,一团团盛大的能量团呼啸而出,朝着夏云的后背袭去,呵,新进阶的五重神皇,不过如此,他们看向夏云的目光带着毁灭一切的气势!
  随夏云而来的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