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魅世青莲-第102部分

息,“何必呢,何必委屈自己,不当神使也一样可以生活……”何苦为了一个身份折磨自己,夏云最后第一句话憋在胸中!
  “呵,你不知道这空间的规则,我们在乎空间是神王,是高高在上的存在,然而在这里,神王却多如脚下的蚂蚁,你不欺负别人,有得是人来欺负你!”
  “想要不被欺负,你就得变得更加强大,神使无疑是最有效最直接的方法…”接下来青凤和夏云聊了很多,谈到了这个空间的潜规则,谈到了这里多如粪土的强者,谈到了几大势力的分布……
  夜色降临,一抹清辉洒向整个院落,周围寂静无声,众人经过一天的消磨终于酣睡过去!
  夏云躺在硬板床上,双眸望着天花板,辗转反侧,不知道玄冰这会儿怎么样了,想到今天发生的一切,夏云的心中郁结的一团气火,她原本就打算和玄冰在一起永不分离,却永远计划赶不上变化,混沌空间,一位神秘的强者操纵着他们的命运,她甚至在坠落主神空间的一秒听到了来自那人的欠扁桀笑。她发誓,若是有机会,一定将这笔账好好地算回去!清眸徵合,夏云的神识瞬间进入莲心空间!
  青雾弥漫,浓浓的灵气从四面八方压挤而来,夏云空中翩飞,没有理会粉嫩粉嫩的红羽和一脸欢欣的魅狐,直接向着轩辕的洞邸而去!
  洞邸幽暗,夏云穿过石壁,踏着青石砖缓缓转到了轩辕的面前,一片玄色的水波荡漾,轩辕坐在圆形的石台上,周围浓浓的水元素澎湃不休,夏云小嘴徵张,惊愕地看着变得越加锋利的轩辕,一段时间不见,他的修为似乎又精进了不少!
  轩辕的双眸骤然打开,眼中红芒浮动,空气徵颤,荡漾在他周身的水元素瞬间撤去,下一瞬,他已然站在了夏云的面前,银色的眸子潋滟光彩,周身荡着一层浩然霸气!
  “有心事!”轩辕望着夏云肯定地说道!
  “我和玄冰在混沌空间的时候分开了!”夏云郁闷地点点头,确实有事,除了玄冰不在身边,她还感觉一片迷茫,以前的目标走进入主神空间,但走进来这里之后却不知接下来该干什么!
  “你现在的主要任务便走进入幻神殿,接受神使的洗礼,那样一来你的修为便会大幅度提高,然后努力获得点分,在最短的时间内冲刺到神皇之阶,只有那样,你才有机会报仇,不过也只是有机会而已,不到万不得已,不要透露体内的青莲尊!”轩辕看出夏云脸上的迷茫,提醒道!
  这下夏云的眉头拧得更紧了,“为什么一定要进入幻神殿,神使不当不行么?”今天的事儿让她多多少少对幻神殿有点抵触,能不去最好!
  “呵,不去幻神殿,那你来这个空间干什么,多得不说,等你去了自会了解这其中的玄奥,还有,千万不要相信任何人!”轩辕望着夏云的眼睛叮嘱道,“星芒大陆强者为尊,这里更是弱肉强食,希望接下来你能够适应!”轩辕最后的一句话带着浓浓的鼻音,相比主神空间,子空间更为自由纯净,一般的人当真适应不来,不过若是夏云,他相信她会做的很好!
  夏云出了轩辕的洞邸迎面便是蓝衣星月,他手拿玉笛,浅笑盈盈,浑身上下散着温润恬淡的气质,看见夏云走来,向前迈了几步!
  “怎么样,这里的环境还适应吧!”星月看着一脸郁闷的夏云,心中划过一丝狐疑,莫不成遇上了什么麻烦?
  “还行吧,破院破屋破板床,比起我最初在夏家的状况,好上那么一点!”夏云撇撇嘴,眼底含着一丝嘲讽,主神空间,也不过如此!
  “呵呵,你最好能够凑合过去,还有,储神比斗不要太突出,将实力保存在最后!”夏云在星月的眼中看见了一丝慎重,转念一想轩辕的警告,明晰地点点头!
  最后夏云在星月的陪同下来到了夏老的木屋前,一袭灰色衣袍的夏老腾起身,仓老的脸上荡起欣然的笑,“哈哈,听说丫头成亲啦,现在倒是舍得进来看看老人家,不容易啊不容易!”夏老一边笑着和夏云打趣,一边打量着夏云的一身气色!
  “嗯,不知哪个混小子这么好福气,娶了云儿这么漂亮的大姑娘,许久不见,倒是滋润了不少!”夏老摸着胡子,说出的话顿时让夏云羞愤,双眸一瞪,精致白皙的双颊腾起一片晕红!
  “哈哈,还不好意思?若是猜得不错,你们定然是找到了双修的法门,不然这么短的时间,你的修为绝不会达到神王二重,再过不久恐怕就要步入神王三重了,啧啧,那小子的阳气倒着实厉害!”夏老的脸上染着一层羡慕,如此快的修为提升即便他在最顶峰的时候也不曾达到过。
  “行了,你还想不想要恢复肉体之身!”夏云目光徵眯,眼神危险地斜视着夏老!
  夏云的话落,夏老的灵魂体几不可见地颤了,目光惊愕地转向一脸冷色的夏云,双手紧窝成拳,神色说不出的复杂,既期待又犹豫,最终深深地叹了一口气!
  “老头儿我想肉体想得发疯,可是我知道没有那么容易,你的炼丹技术达到了天品,可是离神品差得远了,而且即便是达到了神品,也不一定能够炼制出肉身!”因为那需要消耗太多的神力,这样一来,夏云的修为便会受到影响,这个空间弱肉强食,他怎么会因为自己的自私而将她置身于危险之下!
  “别的不用管,你只需告诉我,最后的一味药材是什么?”夏云打断夏老的话,一脸坚决地问道,她说过她要助他恢复肉体,说出去的话泼出去的水,她向来是极讲信用的!
  星月站在一旁,自始至终都将两人的话听在耳中,当听到夏云要替凌老炼制肉体时,心中猛地一颤,炼丹炼器炼体,这三者在原则上是一致的,但是后者却更加霸道,属于逆天之举!
  除非你是神阶强者,除非你拥有神品炼丹的水平,除非你的异火达到了瑕化灵魂、修饰真身的霸道程度,否则一切免谈!但凡能够达到神品炼丹水平的哪一个不是为世人景仰,成为众势力眼中的肥肉,好吃好喝好招待,更重要的是至高无上的地位,像这样的人往往不会将钱财放于眼中,脾气古怪甚至是顽固!
  而夏云即将达到这个程度,成为传说中的神品炼丹师,这无疑是值得高兴的事儿,星月却高兴不起来!
  因为夏云的眼神是那样坚定,态度是那样坚决,只要是她决定的事儿她就一定会去做到,但问题是炼制肉身并非她想象中的那般简单,即便他对这些不是很了解,前世在主神空间呆了那么久,他多多少少也还是会知道一些的!
  炼丹师愿意倾耗力气给你炼制各种丹药,也绝不会承诺为谁炼制一具肉身,不仅仅因为炼制肉身需要耗费太多的神力,更重要的是炼制的过程中必须以炼丹师的心头之血为引,溶进灵魂之体再配合各种药材炼制。
  而炼制的过程一旦出现小小的偏错,炼丹师不仅修为倒退,还极可能陷入心血回收之境,和沾染了灵魂之体的心头之血产生共鸣,彼此联系,那样一来,灵魂体将变得不再单纯,而炼丹师也会一辈子被灵魂之体的气弱所拖累……。
  因此,不管怎样他都要阻止夏云的这一举动!
  “若是别人替我炼制也就罢了,换做是你,老头子我宁愿一辈子是灵魂体!”夏老的眼中腾起一抹坚定,果断地摇摇头,不行,这样太危险,他老头子一把岁数,都活得差不多了,怎么可能牺牲云儿换取肉身?
  最后夏云在无奈中退出了莲心空间,躺在床上一夜无眠!
  天蒙蒙亮,夏云刚刚眯起眼,顿时感觉有人在推奇迹,双眸打开,青凤的面孔映入眼帘!
  “快点起来,等下储神管者又要过来巡视了!”青凤一边催促着夏云,一边自顾自穿着衣服!
  夏云无奈地腾起身,当打理好一起,院落之中已经站满了人,大家晒药的晒药,打磨器具的打磨器具,还有人在相互比划,互相切磋,一切看起来再忙碌不过,夏云的唇角划过所以讽色,真不明白他们这么做有什么意义!
  夏云来到一棵大树下,背靠着树干,一脸悠闲地坐了下来,双眸微闭,周身洋起一抹青色的光芒,气息恬淡,一呼一吸,和周围的空气形成一个小气旋,一人一树一世界,白衣裹身,墨发拔肩,和周围那些忙碌的人决然不同,也越发显得其特别和显目!
  “嗤,早上的时间用来打坐,简直就是白痴之境!”一声冷哼从人群中冒出,只见一打扮妖艳的女子一脸白痴地看着大树下的夏云,语气之中尽是轻蔑之态!
  不少人的目光随着女人的声音投向夏云的地方,眼神中流露着一丝讽色,昨天他们还以为这女子有多厉害敢跟储神管者扛上,现在看来也不过如此,是人都知道经过一晚上的休眠,晨起的时候机体处于半沉睡状态,锻炼可以活气血,集中精力,对于一天的修炼极其重要。
  而眼前的女子不仅不锻炼还继续打坐休眠,这在他们的眼中无异于偷懒之举,也更加显得没见识,再想象昨天她在储神管者面前的表现,众人对她的印象再次大打折扣,看来这个女人是光有脸蛋没有头脑!
  修炼中的夏云完全不知道她的这一举动引起了众人的鄙视,不过就算她知道也不会在意,别人想法如何干她何事儿?
  “都干愣着干啥,给我动起来!”一道沙哑难听的声音飘进院落,众人心中一颤,投向夏云的眼神瞬时收了回来,该干嘛干嘛去。
  储神管者双手背后,迈着缓慢的步伐在众人中间踱过,脸上带着一抹阴鸷,因为他看见了大树下盘腿而坐的夏云,这个昨天拂了他尊严的女子!怒火腾起的一瞬,老者放于背后的双掌也猛地抽出,一股强劲的力道顿时朝着夏云所在的方位袭去!
  劲风袭来,大树哗哗摇响,双眸紧闭的夏云霎时睁开眼,眸子划过一丝犀利的红芒,只见她双腿盘起的身体轻轻一晃,从地上旋起,身体连连转了几道圈才躲过了那一强劲的袭击!
  周围看热闹的唏嘘一片,对于这一状况很是失望,怎么就没有砸中呢,站稳身体的夏云心中一寒,目光锐利地射向始作俑者!
  “我需要一个解释!”夏云寒着脸,冷冷地看着储神管者说道!
  “哼,进了我这院落就一切要按照我的规矩来办事儿,比斗近在眼前,你却闲暇休憩,你是想影响这一院子的人么!”老者声音阴寒,尖锐而犀利,眼中的鄙夷轻蔑展露无疑!
  “哟,这是怎么回事儿,谁敢惹我们储神管者,不想活命了是不是?”一道浑厚响亮的声音传来,众人自然地调转视线,只见一队人马向着这边的方向而来,为首的男子高大硬朗,一脸兴味地看着场上的状况!
  “荪风注意言辞!”高大硬朗男子之后,一袭紫装的俊逸男人走了出来,发高束,桃花眼徵眯,目光似有似无地扫了树旁的夏云一眼,浑身上下透着一股高贵骄傲的气质,薄唇轻勾,脸上明明带着笑,夏云却感觉不出半点喜色,特别是那双深邃的黑眸,让人一看之下便觉得此人藏得很深!
  虽然男人目光收得极快,夏云还是从那黑眸底下捕捉到了一丝冷色,含着与生俱来的霸气和轻蔑,如同看待渺小如尘埃的弱者,呵,弱者么,夏云的唇角勾起一抹讽笑,这个空间果然很有趣!最好所有的人都将她当做弱者,当做不值一提的对手,那样,她在比斗之上也省得花费力气!
  “端木少爷好,这女子破坏灿巨,不过是教训了两声,你们这是要出去么?”老者的态度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转变,对待紫衣男子恭敬有加,就差没点头哈腰了!
  夏云的眼中腾起一抹鄙夷,欺软怕硬,这个世界向来如此,即使转换了空间,这种人也还是大大存在的。
  “嗯,这储神院的规矩向来是管者掌控,端木就不打搅了!”紫衣男子点点头,风淡云轻地说道,和夏云擦身而过,脸上自始至终都挂着淡漠之色。
  日子还得过,经历了那场树下打坐风波,夏云干脆早上不出门在床板上继续睡懒觉,期间管者也曾来探过,脸色甚是不好,夏云都以身体不适为由打发,最后整个储院都知道了夏云这个人,懒神的名号更是传得极其响亮。
  五天之后,比斗终于来临,夏云也首次在清晨踏出了房门,伸个懒腰,尽情地呼吸着空气,主神空间的灵气比星芒大陆浓了五倍不止,空气却并没有下面的洁净,因此夏云呼吸两下,黛眉瞬间皱起,唉,还是莲心空间好,洁净无污染,可以吸收个够!
  “哟,看看这是谁,啧啧,貌似刚睡醒的样子,不过这真的算是很难得了,我们的懒神能起来已经算是不错了!”挖苦奚落的声音自一个女人的嘴中冒出,众人捂嘴轻笑,看向夏云的目光带着一丝意外,是啊,真难得呢!
  “唉,难得起了个早床,偏偏某只畜生吠得厉害,扫兴!”夏云不顾形象地打了一个哈欠,摇头晃脑的说道!
  那女人心中一恼火,气势汹汹地瞪着夏云,“贱人,有种再给我说一次!”
  “贱人你骂谁!”夏云目光一冷,逼视着女人说道!
  “贱人骂你!”女人顺口接话,丝毫不为夏云的气势所动,浑身上下散着暴躁的分子!
  “扑哧,原来贱人长你这副模样啊!”夏云咧嘴一笑,脸上一副原来如此的模样!女人犹自没有反应过来,周遭的人却已经笑了起来,特别是青凤,笑得花枝乱坠!
  “别笑了,女人笑多了长皱纹!”夏云走到青凤的身边,一只手敲敲她的额头戏谑道,没想到那丫头竟然真的不笑了,“走,我们不和贱人一般见识!”夏云率先向着比斗的场地走去,顺便不忘补上一句,里面再次传来一片哄笑声,最后那女人终于反应过来,脸上腾起一片酱紫,心中更是澎湃着强烈杀意……
  比斗的场地正是夏云第一天来这儿所降的地方,宽阔的场地上架着一个硕大的台子,高一米,长宽各十米,四四方方,用黑布铺就,整体给人一种肃穆庄重的气氛。台子的下方搁置了不少座椅,一眼望去足足有上千之众,场上聚集了很多人,不少已经坐在排列整齐的坐凳上。
  总体而言,这台子搭得随意简单,省时省力!
  青凤拉着夏云直奔前方的坐凳,整个比斗冗长缓慢,一个好的位子决定了你的兴趣可以延伸多久!夏云随意地选择了边缘的位子坐下,刚落座,一道紫色的身影站在了自己的前方,俊逸淡漠的脸上带着一抹疏离,夏云却是注意到了他微徵蹙起的眉?
  夏云的目光转一周,第一排除了青凤,便只有自己,这个男人要坐不坐,非站在自己前面干嘛,夏云的心底划过一丝不悦,脸上却是没有半点表示,清澈的双眸划过一丝为难,“你可以让让吗,挡了我的阳光!”夏云说得一脸认真,无辜的水眸随着说话的动作微微颤了下,男子眉头拧得更紧!
  “这位子是我的!”男人的声音划过一丝不耐烦,看着夏云理所当然地说道!
  “啊,哦,这上面写了你的名字吗?”夏云装得一脸惊讶,然后俯身打量了凳子一周,狐疑地问道!
  男人看见她这一举动,眼中的鄙夷之色更加浓烈,斤斤计较、没头没脑,这是他脑海对于女子闪现的评价!
  “唉,不要用这么可怜的眼神看着我,既然你这么想要,我便让个你吧!”夏云腾地站起身,一副可怜加同情的模样,“青凤,我们去后面坐!”夏云拉着呆愣中青凤从男人的身边擦过,一缕莲香飘散一
  端木大少爷一脸黑线地看着那个女人,他需要同情吗,他看起来很可怜吗,那个女人到底白痴到何种地步,竟然连脸色都不会看!
  “喂夏云,刚刚那人是端木少爷,你竟然敢那样和他说话!”青凤的声音含着一抹不可思议,一脸怪异地看着夏云说道!
  “端木少爷怎么了,难道还能控制我的发言权?”夏云嗤笑,并没有把这放在心中!
  其实她刚刚是故意的,一个大少爷向来养尊处优,眼高于顶,被人奉承吹棒还来不及,又怎么会有人给他脸上看,而她刚刚的可怜同情便是要他知道他这个人并没有众人想象的那么好,在她的眼中,他不过是只可怜虫,没什么了不起,那大少爷此时心中定然五味酿杂不是滋味吧,活该他一副高高看人的嘴脸。
  现场的人越来越多,整片空地上的位子全部坐满,后面还站了不少人!
  夏云只是在青凤的嘴中听说这空间的神王多如脚下的蚂蚁,却从没真正见识过,此时此刻才真正体会到了多如蚂蚁的概念!
  周围的空地挤满了人,空气拂动着一层惊人的能量波动,现场之上,众人举手投足,空气中拂动着若有若无的红芒,大略估计,光是坐在凳子上的神王也不下干人,外面更是不断有人进来!
  神王在这个世界当真不值钱啊!夏云苦涩地感叹一声,看来轩辕说的没错,自己当务之急便是提升自身实力,既然幻神殿对她有好处,她便好好争取…
  一刻钟后,一队人马簇拥着一个一身华缎的男子而来,男子身材魁梧,四方脸,眼中霸气凌厉,随着他的到来,周围腾起一片喧哗。众人目光激切,脸上耀着恭敬、羡慕、期待和紧制
  夏云的目光在那人的身上扫视了几圈,最终落在了他的腰间!只见紫金色的腰带下撇住着一根玉笛,笛身通透,演着丝丝光彩,一丝清冷的光芒从笛身溢出,夏云敢笃定,那笛子绝对比星月的好!
  似是感觉到夏云落在他身上的目光,男人锐利的眼神顿时穿透层层人浪精准无误地锁在她的身上。夏云心中一惊,在那人眼神扫来的一刻,她感觉到了精神的刺痛,脑海空白了那么一秒然后又重新恢复过来,只是这时男人的目光已经收了回去,倨傲的唇角似是荡着某种浅淡的笑!
主神空间 第二章
  “怎么了?”青凤狐疑地看了夏云一眼,脸上染着一抹好奇!
  “没事儿!”夏云摇摇头,神色恢复平静,这个时候,台上的人已经发话!
  “欢迎各位从不同的空间而来,此次比斗意在决出前五十名进入幻神殿任职,第一名更会得到幻主的亲自召见,好了,下面按照比斗次序依次上场!”华缎男子双手虚压,场面顿时安静下来,他的声音在场上飘散,浑厚有力,话音刚落,场上顿起一片喧哗,众人一脸激动地看着男人,脸上耀着灿烂光华!
  随着主持人的一声宣布,两位神王飘身而上台面,一青一白,一男一女,众人的激|情瞬间被即将到来的打斗吸引过去,夏云目光淡然地看着,带着审视的光芒!
  那两个人微徵欠身,一声冷喝,场上掀起一片浮尘,这便是神王的威力,稍稍动辄便是涟漪四起,两人的身形很快,急转如风,红芒拂动,交互缠绕,剑光摇曳一阵,两人均是安静下来,随身而立,比起各自的神力!
  两道身影如同两尊雕像,衣衫鼓动间掀起万丈华光,两团能量相互碰撞,空气滋滋作响,女子的脸色憋得通红,一头乌丝在能量潮中摇曳舞动,反观男人一脸厉色,没有半点不适,只需一眼便能看出最后的输赢!
  忽然,男人的身体猛地一动,身上气势一升,向着女子的方向狠狠扑去,手臂一挥,一道锐利的寒芒顿时向着女子的腹部而去,夏云将这一切看得仔细,眼中划过一丝冷色,果然够狠,若是猜得不错,那飞镖定然是涂了集中剧毒,因为以她炼丹师的敏感,她闻到了空气中浮动的冷香。
  果然,只见女人身体表面的屏障猛地一颤碎裂开来,飞镖顺势刺入了女子的腹部,女子的眼中露出惊恐之色,唇角在众人的眼皮底下鸟黑肿胀,最后在男人的一脚中向着台下倒飞而出!
  场上腾起一片嘻哈声,众人似是对这种状况见怪不怪,看着那女人飞出,竟显得十分兴奋,就差没有群体叫好,这一刻,夏云深刻地领略到了这里的野蛮和无情,强者很多,高手如云,却也没有半分情感可言!
  夏云的身子正了正,场面因为一个女神王的击落而陷入下一场高嘲。一男一女的比斗不过是小小的开胃菜,接下来的比斗直接从两人上升到了十人,十人群斗,留下两人!
  “哈哈,刚刚的那刀刺得太爽了,啧啧,鲜血飞溅,没有什么比这更漂亮的事儿啦!”一个声望粗着嗓门,看着场上的打斗,目光激切地说道,他的身旁,不断有人频频点头,对于刚刚血溅满场的刺激极为赞赏!
  “哈哈,比斗就应该图个痛快,最好来个断胳膊断腿,哈哈,幻神殿可不是什么人都能进的!”旁边的一个男子说着目光斜向夏云的方向,听说这懒神每天窝在房中睡大觉,还和管者闹得不痛快,啧啧,傻逼,等下上场整死你!
  男人的目光直接大胆,一边在夏云的酥胸上划过一边鄙夷地摇头,谁人不知管者心性阴险狡诈,从没吃过亏,而且从没在女人的身上吃过亏,这些日子夏云安然无恙,只能说明他把心思都打在了比斗之上。
  想想看,只要他随便的一句话,夏云的对手便会调节为狠戾之徒,甚至干脆送管者的一个人情在这比斗场上将之击杀,顺风顺水,再简单不过!
  “哈哈,王兄说得对,幻神殿的名额只有区区五十人,而场上纳入比斗的人却有千人之众,听说这千人里面还有三重神王,啧啧,在三重神王面前,我们这些人只有吃干饭的份儿…”某人连连摇头,忧心忡忡地说道!
  夏云在那人的目光射来的一刻便感觉到了,心底泛起一抹薄怒,却并没有当场发作,只是将此人划入了黑名单,表面上没有半点变化!
  呵,没想到她懒神的名号倒是传得极响,唇角微勾,扯出一丝戏谑,看得旁边的青凤无端端身体泛寒!
  终于,念到了夏云的名字,在一众好奇加怪异的目光中,夏云倾身飞上了台面,落地的瞬间,一道劲风猛地袭向她的门面,啧啧,真够猴急的!
  夏云心中一寒,脚尖一点,身体后倾的同时向着台后急速掠去,白衣飘飘,青丝舞动,精致白皙的面上没有半点惊慌,这一切做得极其顺利,如行云流水,利落地将危难化解。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异样的安定,仿佛根本没有将这种袭击看在眼中!
  华缎男子大掌轻轻地抚了抚腰间的玉笛,锐利的目光含着一丝深色,紧紧地打量着夏云,她的这一招做得极巧,很走出乎他的意料!
  端木大少目光复杂地落在夏云的身上,一向冷傲淡漠的眸底划过一丝惊艳,他承认,刚刚夏云的一招让他对她的态度有了小小的该观,特别是倒身而退时的清冷淡定,仿佛一朵幽莲在寂静中开放,浑身上下透着一股吸引人的气息!
  “哼,就凭你刚刚的袭击,你会后悔莫及!”夏云轻勾唇角,清澈做滟的双眸泛起一抹嗜血,冷哼一声,身体提速向着那人急速闪去,看见夏云的动作,场上另外的八人相互对望一眼,一齐攻向唯一的女子!
  夏云心底的寒越发冷冽,群袭,很好,没想到她一上场便受到这么份礼物,场面之下,一袭灰袍的管者笑得一脸阴森,脸上泛着得意之态!
  哗,场下顿起一片嘈杂,众人探着身,目光紧紧地盯在台面之上,群袭,绝对的群袭,他们看向夏云的目光覆着一层同情之色,心知肚明这女人肯定是得罪了某人,不然也不会表现得如此明显!了解情况的人纷纷将目光投向评审台后的管者,果然在他的脸上看见了一抹暗沉加得意!啧啧,幸亏没有惹到这号人物,不然这杯群袭的对象就换成了自己!
  华缎男子目光徵眯,眼底浮动着一丝不悦,虽然比斗的规则没有任何限制,可以采取任何手段,为的就是击倒对方,但他的心底莫名地泛起一抹怒气,特别是在对台上的女子产生了一丝兴趣之后。
  端木大少双拳紧握,犀利的目光猛地射向站在评审之后的管者,眼底滑过一丝明晰,哼,多事儿!
  眼看八人挥起的力道集体射向追击偷袭者而去的夏云,众人看好戏地盯着,心中为夏云默哀几分,脸上却集体出现兴奋之色,哈哈,这才劲爆,八人群袭,最好来个爆体!
  近了,他们甚至激动得从座位上站起,夏云感觉到背后的强势来袭,目光冷了一分,娇躯一晃,突然消失在原地,再落下时已经来到了八人的背后,八人挥出去的力道悉数击向最初偷袭夏云的男子身上!
  嘭,空气猛地颤了下,男人在八道力量的袭击下身体如同残枝落叶向着台下飞落,胸腔闷响,大片大片的血水从他的口中溢出,空气中散着浓浓的血腥味儿!现场的观众呆了,作为始作俑者的八位群袭者也呆了,他们明明击向的是哪位女子,怎么倒下却……
  不可能,绝不可能,他们的目光惊慌地在场上搜索,企图找出夏云的藏身之地,却在此时空气耀起一片红芒,从他们的身后传来一股寒栗,来不及回头,一道劲芒夹杂着让人家澈的气流猛地袭向众人的后心!
  夏云一手大开,站身而立,唇角轻勾,精致白皙的脸颊染着嗜血的光芒,白衣在周身的能量波动下猎猎翻涌,身上的气势尽显,眼底尽是毁灭的光芒!
  群袭吗,那便让你们死得痛快,尝尝青莲的滋味!
  夏云冷哼,只见划出去的八道劲芒红中夹杂着可疑的青色,点点浮动,准确无误地没入八位神王的后心!
  嗤啦一声,从八位神王身体传来的撕裂声竟出奇的一致,八位神王身体僵直,瞳孔放大,眼中盛着极致的惊恐和不敢信置,他们感觉自己身上的气势在一点点流失,甚至体内的神力被某个东西毫无节制地吸收再吸收,然后身体一软,嘭嘭嘭……八道声响,八位神王就这般莫名倒了下去!
  静,场上静得出奇,众人瞪大眼,一脸惊愕地看着台上发生的一切,千算万算,他们绝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幕,八名强者群袭,换来的却是他们集体倒下,这种致命的落差大大地打击着他们弱小的心……
  夏云冷冷地瞥了地上的八人一眼,玉手轻挥,八道红芒再次袭向他们的后心,八瓣青莲在红芒的掩映下顺利归于她的体内,在感应到八的变化时,夏云精致白皙的脸颊闪过一丝诧异,很快又归于平静!
  转身,冷冷地看着台下一眼,身形一飘,向着自己的座位掠去!
  众人依旧沉浸在打击中,脸上光彩变幻,心中的震惊更如滔滔江水,神王,而且是八位神王,竟然在那女子的一击中连连倒下,不可能,这太荒诞了,就算是三重神王上阵也绝达不到如此效果!
  前一刻众人还在幸灾乐祸夏云的“好运。”此刻他们却是被夏云的强势打击得“体无完肤。”人不可亮相,海水不可斗量,是他们太无知,还是这世界太疯狂?
  众评审连连点头,目光中流露着些许疑惑却更多的是赞赏,夏云的强势和果断他们看在眼中服在心里,就算他们这些人中的某人遇到如此情况,也绝不会在如此短的时间占反应过来并占据上风,更不可能将他们完全击倒!
  众评审之后,一袭灰袍的管者身体一个趔趄,阴鸷的眼中透着疯狂之色,一脸不可信置地看着眼前的一幕,双手紧握放于身侧,微微轻颤着!
  华缎男子目光深邃,对于夏云的看法再次提高一个台阶,那闪身,那折回,还有出手的动作和气势,大大出乎他的所料,甚至他有点看不明前这个女人,那红芒的气势绝对不可能强大到一击毙命,而眼前的八位神王却是实实在在被其击杀!
  端木大少一脸惊愕地地看着场上倒下的八位神王,一向高傲淡漠的心再也回归不了平静,死了,竟然全死了,他原本还在担忧那女子在八人的夹击下会败得很惨,却没想到会是这样的结果!
  “夏,夏云!”青凤一手捂着嘴,满脸惊愕地看着身边的女子,眼底透着极度的惊讶之色。一人消灭八个,她简直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
  “嗯,等下小心点!”夏云眯着眼,脸上荡着一抹浅笑,温柔地提醒青凤道,之前的狠戾残暴消失无踪,若是没有看到刚才的一幕,众人绝不会把此时的夏云和刚才的她联系在一起!
  “嗯,谢谢!”青凤点点头,脸上荡起由衷的感谢,她不曾想到,和自己生活在一起的女子竟然是如此强大的存在,不仅没有半点瞧不起自己,反而还关心她的安全,这样的人,在主神空间真得太少了……
  过了几轮,青凤终于上场,众人对她的兴趣明显比其他人多些,一是她是场上唯一的女子,更重要的是他们刚刚看见了夏云对待她的态度,而且听说这两个女孩儿还是同一个屋子的!
  相对于夏云的八面受敌,青凤的运气好到暴,或许是忌惮再次出现像夏云这样变态的存在吧,最后青凤顺利踢飞了一人,得到了进入下场比赛的资格!
  然后又是一片类似的打斗比拼,现场的气氛从最初的兴奋降到了一个冰点,毕竟人的精力是有限的,打斗看多了也是会枯燥的!就在场面陷入低潮期,一个响亮的名字迅速将众人从萎靡中惊醒,所有人的脸上爆发着晶亮的色泽,甚至连评审台上一众评审员目光一亮,坐正了身体!
  端木林峰!
  夏云看着场上随身而立的紫袍男,脸上划过一丝意外,因为他的目光正好巧不巧地看着自己的方向,漆黑的墨瞳甚至耀着一缕灼热的光芒,定定地看着自己,薄唇轻勾,脸上染着一丝自信!
  夏云的黛眉几不可见地皱了下,极不喜欢这种感觉,因为在他的眼中,她看见了藏匿在眸底的兴味,仿佛眼前的自己便是他锁定的猎物,一旦看中便绝不会轻易放手!
  站在台上的端木林峰目光一暗,看着夏云淡然地转过头,他的心中划过丝丝不悦,周身顿时腾起让人心惊的能量波动,再不迟疑,折身向着场上处于僵持状态的众人袭去!
  掌风凌厉,气势若鸿,滔天红芒将整个台面包裹其中和漆黑的地毯形成鲜明的对比,耀起一抹明辉!
  空气出现极致的扭曲,众人甚至能够听见那澎湃不休的颤票从台面之上传来!眯着眼,众人只觉台上人影花花,缭乱至极,在一阵风卷云涌之后,场面归于平静,地上的九位神王叫苦不迭,脸上均是一片痛苦之色!
  端木林峰深深地看了夏云一眼,然后在众人的叫好声中走下台去!
  “哈哈,端木家的少爷就是不一样,短短几个呼吸就将这些人解决掉!”一个男人一脸崇敬地夸耀道,脸上的喜色甚至比他自己得了冠军还来得开心,夏云看了只觉一阵恶心,虚伪!
  “对啊对啊,端木家的少爷不仅修为强大,还宅心仁厚,能成为他的对手就算是败掉,也是一件荣耀的事儿!”另外一个男子点头附和,要是端木少爷的心在狠一点,现在躺在这台上的不是九个人,而是九具尸体了!
  “哈哈,听说端木少爷达到了神王三重,看来果然不假,我看这最后的冠军,非端木少爷不可!”另外一男子一声豪吼,就差直接为端木大少贴上冠军的标签!
  两个时辰之后,场上的比斗终于结束,夏云和青凤站起身,向着院落走去,旁边不断有人射来好奇的目光,特别是先前和夏云一个院子,对她奚落的有加的人此时看向他的目光皆带着一丝忌惮!
  夏云目不斜视,根本没有将他们的态度放在眼中,对于她而言,这个院子不过是暂时的栖息地,这些人更是和她没有半点瓜葛,也谈不上半点关系‘
  夏云的脚步猛地一顿,身体依旧控制不了惯性,向前倾去,狠狠地跌进了一个男人的怀抱,浓浓的男性气息充斥在鼻尖,陌生的味道让她的目光顿时寒了几分!
  身体一晃,脱离而出,精致白皙的脸上染着一抹冷色,淡淡地看着眼前突然冒出的男人!
  “夏云小姐,可否单独谈谈!”怀中的温暖消失,端木林峰的心微徵失落了下,目光灼热地盯在眼前的夏云身上,紫衣披身,发高束,浑身上下散着高贵的气质,一双桃花眼染着丝丝期待,和平时的淡漠孤傲大为不同!
  “我们好像并不认识!”夏云黛眉微徵蹙起,态度不好地说道,她不认为他们之间有什么好谈的!
  “没关系,从现在起我们可以相互认识,我叫端木林峰!”端木林峰对于夏云的态度微微不满,脸色依旧平和地说道,说真的,他还是第一次在别人的面前自己介绍名号,以前他走到哪儿,谁人不认识,而且他敢保证,这个院落也只有眼前的女子不认识他!
  “有事就在这里说,我很忙!”夏云见他的态度坚持,冷冷地催促道,虽然他在别人的眼中宝贵无比,但在她的眼中不过是一只被荣誉宠惯的可怜虫,除了一身修为,什么也不是!
  夏云的话一出,旁边竖着耳朵听的众人心中一阵狂汗,是啊,她很忙,忙着睡觉!啧啧,这年头竟然有睡觉比端木家的少爷找上门还要重要,他们真不知眼前的女子是真得无知还是狂妄得自大!
  “你非得这个态度和我说话吗?”端木大少心中腾起一片怒火,眼中的女人虽然很优秀,也让他倾心,但他的好感绝不是让她狂妄的资本,一向的养尊处优和高傲自信让他的周身泛起一股浓烈的气势,脸色更是黑得可以,目光锐利,似万把刀刃生生向着夏云的方向袭去!
  哼,软的不行就来硬的吗?夏云的心中划过一丝鄙夷,目光一眯,白袍无风自动,一股绝不属于他的气势狠狠地撞向端木林峰掀起的涟漪,嘭的一声巨响,两道气流在空中交汇抵消,消失无踪!
  众人心惊地看着眼前的两人,刚刚还好言好语,此时竟然兵戈相见,还对战了起来,啧啧,一个是端木家的少爷,神王三重,一个是瞬杀八位神王,一鸣惊人的绝色女子!
  一时之间众人错愕当场,目光紧紧地锁在夏云和端木林峰的身上!
  “若是想要和我过招尽管比斗场上招呼,至于这场下,本小姐不奉陪!”夏云冷哼一声,在端木大少气急的目光中折身而去!
  比赛一连持续了十天,夏云和端木林峰彻底成为场上的焦点,只要他俩一出面,场上的状况瞬时一边倒,端木林峰是在用强势向夏云示威,而夏云则是为了熟练青莲配合神力的技巧,甚至在紧急时刻闪身莲心空间,然后以鬼魅之态出现在众人难以预料的地方,至今为止他们两人还没有碰上面,不过这是迟早的事儿,众人的心中皆期待着两人之间的大战!
  “听说你每天一回房间便睡觉,这就是你所谓的很忙吗?”下了比斗场,端木林峰再次粘上了夏云,目光灼热地说道!
  “对我而言,没有什么事儿比睡觉还重要,这个答案满意吗?”夏云看都不看此人一眼,心中烦到极致,脚步不由再次加快了几分!
  “女人,不要挑战我的忍耐力!”端木林峰见夏云再度准备离去,身形大动,一把砸在她的腰间,柔软的身体撞入胸膛的一瞬,他的心底溢满甜蜜,贪婪地吸收这来自于夏云身上的体香!
  目光深幽暗沉,一簇火苗在眼底深处腾起,不顾夏云的挣扎,俯头便吻向那两片晶莹饱满如涂了蜜汁一般的唇瓣!
  夏云的气势一寒,眼中泛起慑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