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89部分

棱紧皱着眉头。手掌缓缓抚着胡须半晌后。声音低沉的道:“先看看吧。尽量不要让的嫣然输了。不然的话在这么多强者面前云岚宗的脸往哪搁?”
“大长老的意思?”言。周围几位白袍老者一愣。旋即眉头略微皱起。
“先看看吧”挥了挥手。云棱并未再说|么。抬起头望着天空脸色忽然微变:“嫣然受伤了。”
“噗嗤。”
被强光隔离了线的天空之上纳兰嫣然的身体犹如那狂风中的飞絮一般。借助着细微的轻风。身体不断轻灵的摇摆着以此避着那些呼啸而来的阵阵能量冲击波。不过。能量冲击波的击范围以及数量实在是太多。在接连躲避了十几道冲击之后。纳兰然终于是由于力竭。身形迟缓间。被一能量冲击波重重的轰在了身体之上顿时俏脸微白。一口鲜血忍不住的喷了出来。
手掌捂着胸纳嫣然强忍着体内传来的疼痛。刚欲闪现空中。眼瞳猛然一缩。豁然转。只见在其身后不远处。黑袍青年。双臂环胸。背后紫色翅膀缓缓,动着。漆黑眸子。正冷漠的看着她。
双目在空对视。兰嫣然紧咬着红唇。玉手猛然对着萧炎虚推而出。顿时。大片的淡青色风刃在身前凭空浮现。旋即对着萧炎席卷而去。
借助着反推力。纳兰然身体急对着的面坠落而下。她也清楚。在空中对战的话。拥有翅膀的萧炎将会占尽便宜。特别还是在现在她受了不轻伤的情况下。
在纳兰嫣然刚刚有所行动时。萧炎便是率先开始了动作。背后双翼振动。身影猛然下扑。即身体略微倾斜。刚好是将那一片风刃险险躲避了开去。闪掠速度猛然暴增。身形闪动。便是宛如鬼魅般的出现在了纳兰嫣然头顶上空。低头冷漠的望着那俏脸微变的纳兰嫣然。
“结束了嫣。”
耳边风声呼呼刮。萧炎盯着那精致俏脸。声音忽然间略微有些嘶哑。三年的苦修。经历了孤独。承受了血汗的磨练。所为的。便仅仅是能够在某一天。将那当年在萧家大厅肆无忌惮给他下一种耻辱的少女。真正的击败。
近距离的凝视着那张清秀的面孔。纳嫣然还能够依稀从上面见到当年那倔强少年的模糊轮廓。眼眸有些迷离。那在炼药师大会上。一袭炼药师长袍的平凡青年影。再度缓的在纳兰嫣然脑海中浮现。脸颊上忍不住浮现一抹自嘲
“这便是你的报复构建一出色的让我都为之惭然与着迷的虚幻之人。然后再将它打。让的我知道。当年我所看不起的废物。却是能够真正的让我纳兰嫣然另眼相看。炎。当年的我。的确是因为你的实力而有所看低你。这一点。事实已经证明。我的确目光短浅不过”
猛然抬起俏脸。纳兰嫣然直视着那已经挥动着手掌砸过来的萧炎。贝齿紧咬着红唇。脸颊的倔强与当年的萧炎。几乎如出一辙。
“不过。我也早已说过。即使时间重来。我依然会去萧家退婚。我的婚姻。不需要他们来做主。陪一个陌生人过一生。我做不到。”
淡淡的望着那倔强的纳兰嫣然。萧炎那漆黑的眸子中却是闪过许些倦怠。身体猛然下倾。手掌轻轻的印前者胸前。嘴唇贴着她的耳朵。犹如自语般的呢喃。缓吐出。
“我从没说你退婚何错。只你选择方式。错了。可惜。高傲的你。却从未想过这一点”
“不过事已至此。孰错已经没有了意义。日,的我们。不会有着任何交集。你继续你的云岚宗-宗主。我会去继续做我的苦行修士。”
“三年之约。结束。纳兰嫣然”
呢喃声缓缓落下。萧炎那轻贴着兰嫣然胸前的手掌中。劲力暗蕴。旋即就欲爆发。
萧炎的一番。的纳兰嫣然俏脸一片苍白。
“萧炎。还望能看见云岚宗的面子上。让嫣然几分。事后云岚宗定会给予你满意的酬谢。”
就在萧炎即将动手前的霎那。一道若有若无的喝声。忽然传进前者耳中。
嘴角掀起一抹嘲讽。萧炎听出了这道声音的主人。云岚宗大长老云棱这时候传音说这种话。未,有些太可笑与幼稚了吧?
轻声笑了笑。萧炎低头望了|场中。没有任何迟疑。手臂猛然一震。掌心中澎湃劲气宛如火山一般。暴涌而出。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二章 风波再起
“噗”
汹涌的劲气。\\\\顺着萧炎手掌暴涌而出。纳兰嫣然喉咙间传出一道蕴含着痛楚之声的闷哼。旋即一口鲜血|着嘴角滑落而下。鲜艳的颜色。印衬着红润的嘴唇。凄艳而妖娆。
美眸||噙着许些复杂情绪。盯着那张依然冷漠的年轻脸庞。纳兰嫣然美眸缓缓闭上。双臂垂下。身体犹如那残败的花絮。顺着风儿。无力的对着的面之上。抛而下。
这一刻。满场寂静!
所有目光停顿半空中坠落而下的倩影之上。那些云岚宗的弟子。脸庞上。布满了难以置。
纳兰嫣然。云,宗年轻一辈最为出色之人。十三岁凝聚气旋。成功晋为斗者。十六岁攀至斗师。二十岁更是一举登上大斗师之列!
二十岁的大斗师。这种炼速度。虽然不敢说是岚宗这么多年间最出色之人。可排进前十那也是绰绰有余。然而这般优秀的足以让普通人由心敬畏的人儿。却是败给了那当年的萧家废物。这对于一直将纳兰嫣然视为心中女神的岚宗弟子来说。无疑让的他们有种深深的挫败之感
然而当在回想起纳兰嫣然修炼进程之时。一些人。却是不由自主的联想到了萧炎身上去。当这些脑子略微有些精明的人。在抛弃了心中的蒂。认真盘算了炎的年龄。以及修炼速度之后。心中。却是骤然升腾起一股骇然。
三年之前。炎连一斗者都不是。然而。三年之后。他的实力。却是已经追赶上了纳兰嫣然提升到了大斗师级别
三年时间跳跃了。斗师的界限。一举身进入大斗师位列如果说纳兰嫣然的修炼速度。是让人感到敬畏的话。那么萧炎或许则是应该让人感到恐惧了。
开萧炎那看上去被磨砺了去稚嫩的脸庞之后一些情人。心尖却是忍不住的颤了一|。到的现在。他们方才。三年之前萧炎仅仅是十四岁三年之后。那便是十七
萧炎一直所表现出来的成熟以静。掩盖了很多人对其真实年龄的猜测。
很多人在这个年龄时。方才不过刚刚达到斗者级别而已。然而。这位曾经的萧炎废物却是已经开始在强者的路途上。|堂入室了!
十七岁的大斗师!
当年云岚宗的创始。那位几乎艳惊大陆的奇才。也刚好是这个年龄方才到达大斗师级别!
想起这些种种。一些人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面面相觑的对视了一眼。脸庞上瞬间布满了惊骇与冷汗。
当然萧炎的修炼_,也与药的帮助离不开关系。可是若是没有当年药老暗中吸取萧炎的斗气。没有了那段黄金时期的时间浪费。谁又能道。萧炎会不会在更早的时|。便是到达大斗师?不过。若是没有三年废物期的对自己心性的磨砺。谁又能肯定。萧炎能够有着如今这即使是很多老一辈人都刮目相看的心智。
塞翁失马。焉非。
“”
树之上。纳兰桀脸色在这一刻变的灰暗了许多。笔直的身体。也是略微有些佝偻。长长的叹息了一声。叹息中。苦涩之意。浓的难以化解。原本好好的事情。搞的如今。不仅赔了一个出色的足以让任何人嫉妒的:婿。而且连面子是大失。当真是赔了夫人又折兵啊。
的纳兰桀的叹息声。其身旁的木辰等人也只的相视苦笑着摇了摇头。萧炎的表现。也是远远超出了他们的预料。这个似乎一直独自修行的小家伙。居然是能够那由云岚宗重点培养的纳兰嫣然击败。这三年之间。他的成长速度。即使是木辰等人也为之感到膛目惊舌。
“不简单的小家伙啊”法轻叹了一口。虽然在先前的战斗中。萧炎凭借着飞行斗的缘故取了一些巧。可那凌厉的战斗意识。明眼人一看。便他是经历过真正的血汗历练。远非纳兰嫣然这种养尊处优。小心修炼的方式可比。
“的确不简单。假以时日。此子必成大器!”加刑天点了点头。淡淡的评价。却是这么多年来。他首次给予一个这般年轻的人如此评语。
目光盯着半空。海波东心中略微松了一口气。不过紧接着。便又是紧了起来。因为他道。此次云岚之行。最危险的。并非是与纳兰嫣然的。而是云岚宗的那些长老。
视线下移。瞟过那坐立在石台之的一干云岚宗长老。特别是当目光扫过那脸色略微有些青的云棱之后。海波东眉头也是微微皱了起来。袖袍之内手指轻轻弹动。许些寒气缓缓缭绕在掌心中。随时准备着应付任何突发事故。
“该死的小子!”
手掌带着几分怒意。重重拍在身旁的石台上。云棱脸色铁青。他没想到那萧炎竟然如此不给面子。先前他的那道提醒声。竟然是没有半点作用。
“大长老。接下来怎么办?嫣然已经落败了。”一名云岚宗长老苦笑着问道。
云棱脸色变幻不定。纳兰嫣然可是代表着整个云岚宗。如今她输掉了比试。无疑会有损云岚宗声望。此时宗主不在。他这个大长老。自然是必须想尽办法将这些损失挽救回来。
“不过在场这么多势力首领。若是没有合适的借口。如何挽救?若是强行来的话。那岂是显的我云岚宗是强盗之流了么?”云棱心中念头不断的盘转着。
心中有些烦躁的想着挽救措施。云棱目光忽然停在下方那脸色一片惨白的葛叶身上。此时。后者正拿一副见了鬼的模样。盯着半空上的萧炎。那副惊恐的模样。让本就烦躁云棱更是怒火生。当下忍不住的低喝道:“葛叶。注意你的形象!你可是宗内执事!”
的云棱的喝声葛叶浑身一颤终于是清醒了过来。豁然转过头来。嘴巴哆嗦着手指颤巍巍的指向半空的萧炎。压抑的低低声中。有着掩饰不住的恐
大长老他他便是杀了承的那个神秘人!”
葛叶此话一出。石破天惊!
石台之上的所有云岚宗长老。脸色瞬间大变!
萧炎淡望着那坠落而下的曼妙身影。回想着前纳兰嫣然脸颊上的那抹苦涩凄然。眼中也是再度闪过许些疲倦为了这个所谓的三年约定。他离开了家。离开了那个让的他牵肠挂肚的可爱女孩。如今三年之约终于结束。他的身体乃至灵魂。似乎都是在此刻卸下了一个压他一直喘不过气的重担。
“终于结束了啊”轻叹了一声面前双翼振动。身形也是沿着纳兰嫣然坠落的路线。缓下降着。在即将落的之前。一道白影忽然从纳兰嫣然怀中飘落而出。顺着风儿。对着萧炎飘了过去。
顺手捞过白影炎眼睛瞟了瞟身体却是忽然微有些僵硬了下来。
白影。仅仅是一张折叠的极为整齐的白纸或许是因为无数次的折叠。白纸的边缘部位。已经出现了一些破屑小洞。这张白纸。萧炎很眼熟因为。当年那萧家大厅。少年便是从桌上抽出了这张白纸。挥挥洒洒写下了那封让所人目瞪口呆的休书!
缓缓摊开白纸。略微有稚嫩的笔迹跃然纸上。目光扫下。那沾染着血的手印。在日光照耀下。是那般的刺眼。
盯着这纸休书好片刻。萧炎才轻摇了摇头。了一眼那即将落的的纳兰嫣然。袖袍一。一股劲气凭空浮现。将她的身体驮负着。缓缓落在了青石的板之上。
“咳”
捂着胸口烈的咳嗽了几声。鲜血从嘴角溢下。纳兰嫣然一手撑的。带着几分倔强的抬头。望着站在面前不远处的萧炎以及他手中的白纸。脸颊上的表情一阵变幻。半晌后。似是暗中下了某种决定。
在众目之下。嫣然有些艰难的站起身来。略微有些沙哑的低低声中。有着难以掩饰的苦涩:“萧炎。你赢了按照当年的约定。若是最后比试输了。我纳兰嫣然本该为奴为。”
“过。为了宗门名声。请恕我不能如约实现了。反正我在你心中蛮不讲理的印象已经深蒂固。那。就再让我任性一次吧”
“现在想来。当年萧家的事。我的方式。不妥。所以。请日后代我与萧叔叔说一声抱歉”
话语落下。纳兰嫣玉手猛的一竖。微微摆动。距离其不远处的一位云岚宗弟子身旁的长剑。顿时被一股吸力吸扯而过
手掌快速抓过长剑。纳兰嫣然银牙一咬。玉手摆动。锋利的剑尖。便是对着那修长雪白的脖子狠狠劈了过去。
“啊!”
纳兰嫣然这突如其来的举动。直接令的广场之上所有云岚宗弟子包括那些长老脸色大变。他们没想到纳兰嫣然竟然会因为比试输掉而做出自尽的这种事来。不过者似乎并没什么说笑的意。长剑舞动。没有丝毫废话。便是直直对着自己脖子切了过去。
此时场中。一些长老虽有心抢救。可由于距离缘故。却只能眼睁睁的看着锋利剑刃距离纳兰嫣然脖子越来越近。
“叮!”
长剑携带着森冷剑气。划破空气。然而。就在其即将碰触到那雪白肌肤之前的霎那。修双指却是凭空出现。旋即猛然夹下。随着清脆的叮声。长剑豁然停滞。锋利的剑气。在那吹弹可脖颈之上。留下一道浅浅血痕。鲜血缓缓溢流而下。在雪白的肌肤上。留下了刺眼的血痕。
长剑被阻。纳兰嫣然猛然抬头。却是瞧见那对淡漠的漆黑眸子。
“我对收你为奴为婢。并没有太大兴趣。所以你也不必做这般事来保全云岚宗声誉。”萧炎瞥了一眼那咬着红唇的纳兰嫣然。心中却是忍不住的有些无奈。虽然他胜了纳兰然。可这却并不代表着他能够真的让纳兰嫣然为奴为婢。不管如何说。纳兰嫣然都是云岚宗的少宗主。那些云岚宗长老是绝对不可能让的他做出这般大损云岚宗脸面的事情。
再者。如果纳兰嫣真的自尽在此处。恐怕云岚宗将会立刻暴怒。两者间的关系。则就会真正的成为敌对!这并不是萧炎所乐意见到的事情。
“三年之约已经结束。日后的我——|。不会再有任何纠葛。今日你的失败。就权当是当初你采取方式错误的一点代价吧”萧炎淡淡的道。手指夹着长剑。猛然一扯。随手一甩。剑便是飙射出。旋即狠狠的刺在先前那名云岚宗弟子面前。剑柄不断摆动。
“你也道。这种纸面条约。没多大的力。”
轻摇了摇手中的休书。萧炎屈指轻弹。青色火焰从指间升腾而起。旋即便是将之在纳兰嫣面前。焚烧一堆漆黑灰烬。随风飘荡。
“三年前所说的话。今日。我再重复一次。”萧面带微笑。轻柔的声。缓缓在安静的广场之上回荡着。
“纳兰嫣然。日后。你与我萧家。再无半分瓜葛。你自由了恭喜你。”
望着那微笑的清秀年。纳兰嫣然脸颊之上。神情复杂。她所追求的东西。如今终于的到。可不为何。心中却是空了好大一块。
“诸位。好戏收场了。各回各家吧。”
萧炎抬头对着高树之上的一众人笑了笑。旋即转身走了几步。将的面上那巨大的玄重尺抽。随手插在,背之上。然后便是在那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缓缓对着广场之外行去。
阳光从天际洒下。|道显的有些独孤的背影。却是比来时。显的轻松了许多。
脚步踏出广场。在将踏下阶梯之时。那最让的萧炎心中下沉的淡淡声。却是终于响起。
“萧炎先生。还请留一下。我云岚宗有点事。需要请你亲自应证一下”
正文 第三百四十三章 逃不掉的麻烦
听得那在广场之上缓缓响起的声音,萧炎那即将踏下台阶的脚步猛然一滞,背对着广场,仰头长长的吸了一口空气,袖袍中的拳头,却是微微紧握了起来。
巨树上,海波东眉头也是在此刻紧皱而起,目光扫向广场中央,那里,云棱等人的脸色,似乎很是有些怪异。
“该死的,难道认出来了?”海波东低低的喃喃了一声,体内雄浑斗气,却是悄然的运转了起来。
广场之上,随着云棱的声音,那一道道目光,再次投注到了即将踏下台阶的削瘦的背影之上,纳兰嫣然抹去嘴角血迹,抬头眼光复杂的望了一眼萧炎的背影,旋即转身对着云棱等人道:“大长老,今日比试,嫣然的确技不如人
“嫣然,这并非是因为比试之事,你暂且站开一些。”云棱摆了摆手,脸色却是出人意料的显得有些严肃。
瞧得云棱的脸色,纳兰嫣然一愣,略微迟了一下,也只得点了点头,拖着受伤的身体,缓缓退到了一旁,而那里的几位云岚宗弟子,赶忙起身给她让出了一个位置。
“怎么了?”巨树上,法犸等人也是被这突如其来的变故弄得有些茫然,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一脸惑。
“难道那云棱因为比试输掉,还想将人家强行留下不成?”加刑天笑道。
“他可不敢做出这种让得云岚宗名声大跌的蠢事来。”法犸摇了摇头,忽然转头望着后面的海波东,惑的道:“海老头,你怎么了?”
因为法犸身为炼药师地缘故,所以灵魂感知力比加刑天都要强上不少,故而他能够极为敏感的察觉到海波东体内忽然汹涌起来的斗气。
“没什么。”摇了摇头,海波东随口回了一句,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萧炎地背影,如果今日他的身份暴露,那么,可就真的有些麻烦了啊。
场中,当云棱先前的声音落下之后,便是陷入了一片沉默,只有那无数道掺杂着惑的目光,注视着那一动也不动的背影。
云棱死盯着那道单薄背影,淡淡的斗气波动在手掌之处酝酿着,只要萧炎有着任何逃跑的举动,那么他便会立刻将之阻拦而下。
安静的广场,气氛沉闷而诡异。
安静持续了半晌,那道犹如石雕般地背影,终于是略微动了一下,而随着其身影的抖动,云棱眼睛也是缓缓眯了起来,身体略微前倾,犹如那即将俯身下冲抓寻猎物的苍鹰。
“云棱长老,何事?”突如其来的淡淡声音,终于打破了广场地安静,也让得云棱前倾的身体略微一僵。
场中无数道目光再次转移,不过现在,却是全部转到了云棱身上,除开那少许人之外,大多数的云岚宗弟子,都并不清楚在这种时候,为什么云棱会忽然出言将萧炎阻拦而下。
在众目睽睽之下,云棱缓缓站起身子,目光阴厉的盯着萧炎,沉声道:“不知道萧炎先生是否听过几个月之前,我云岚宗外门执事,墨家墨承之死的消息?”
云棱此话一出,广场上顿时响起了一些窃窃私语,墨承在云岚宗地位并不低,而且由于其出色的交际手段,因此在宗内关系也还算不错,当初他的死,也在宗内掀起了一阵马蚤动,而执法队也特地前去盐城调查过,不过所得消息甚微,只知道出现了两个实力极强的神秘人,然后将墨承击杀,可关于那两个神秘人的消息,云岚宗却是并没有太多地消息,因此,墨承的死,一直是一些与之关系不错的长老们心中的刺。
然而在这种时候,云棱忽然提起这件事,无是有些牛头不对马嘴,难道他还认为,击杀墨承的人,便是萧炎吧?
心中闪过这一念头,众人便是有些好笑,要知道,墨承可是晋入斗灵强者多年,萧炎却顶多只是一个大斗师而已,两者间的差距,宛如天地之隔,萧炎怎么可能与这件事扯上关系?
没有理会广场的窃窃私语,云棱只是死死盯着萧炎,等待着他的回答。
袖袍之中的手掌轻微颤了颤,萧炎紧抿着嘴,心中深吸了一口气,压下那加剧的心跳,慢慢转过身来,再次面对着那庞大广场以及其中无数云岚宗弟子,淡如清风地声音,回荡着广场:“云棱长老此话是何意?难道你还以为墨承是我所杀不成?”
“是么低笑了一声,云棱指向一旁的葛叶,低沉地声音响彻而起:“嫣然与葛叶当初刚好参加了墨承的寿诞,所以正好在现场,其中葛叶,更是亲自与那名神秘人交过手,在交手过程中,他看见
地面貌,不过由于是匆忙一瞥,所以略有些模糊,因刚才,他方才敢确定,那个神秘人
“便是你,萧炎!!”眼瞳猛然一睁,云棱厉声大喝。
寂静!
死一般寂静!
庞大的广场,气氛犹如是在此刻凝固了一般,所有人面庞之上地表情,都是在此时僵硬,一道道呆滞的目光,傻傻的望着满脸阴厉的云棱,原本运转的脑子,也是在这宛如惊天般的炸弹之下,缓缓停止了工作。
巨树之上,法犸与加刑天同样是被云棱的话震得愣了一愣,当初的盐城之事,加刑天曾经亲自赶过去,所以,他知道,那名击杀墨承的神秘人,实力定然不会弱于自己,如果说,萧炎便是击杀墨承之人,那岂不是他的真实实力已经和他们在同一等级?
一个十几岁,刚刚介于少年与青年之间的小家伙,是一名斗皇强者?这就算是打娘胎里修炼,那也是绝对不可能的事啊!
两人对视一眼,眉头紧皱着,虽然明知道萧炎会是那神秘人的猜测很是滑稽,不过他们的见识远非那些云岚宗弟子可比,云棱的这番话,看似极为可笑,然而,以他的身份,会无缘无故的说出这极为荒诞的话语么?或者说,他是真的有着证据,证明萧炎,便是击杀墨承之人?
如果是真的话,那个叫做萧家的小家伙,也未免恐怖得有些过了头吧?
在满心惑的法犸以及加刑天身后,是纳兰桀以及木辰等人,但此时的他们,也同样是进入了呆滞状态,云棱的这番话,对他们的冲击实在是有些太大了,如果他所说是真,那么,岂不是说明,现在萧炎所展现出来的实力,仅仅还只是他的冰山一角?
在满场凝固的气氛中,萧炎抬起头,目光在广场中缓缓扫过,每一人脸庞上的呆滞,都是被收入眼中,半晌之后,视线停留在那俏脸错愕的纳兰嫣然身上,他忽然轻笑了笑,转目对着云棱,道:“云棱长老,对于贵宗墨承执事的死,我也是深表遗憾,不过,这也并不代表着,你们能够随意的对别人进行污蔑,谁都知道,墨承可是斗灵强者,当初那个神秘人击杀他,更是极为干脆利落,从这些来看,后者实力恐怕至少也在斗王级别道你认为我有那个实力?如果是的话,那是不是有些太抬举在下了?”
“而你所说的证据,却仅仅只是葛叶的一面之词,凭借这个,就想将我判成杀墨承之人,那未免有些太可笑了吧?”
冷的望着那微笑的萧炎,云棱也知他定要这般为自己开脱,其实说实在的,若非是葛叶以命保证,就是连他自己也不敢肯定,萧炎便真正是那个神秘人,毕竟,这两者间,基本上是犹如天地之隔,怎么可能牵扯到一起去?
心中叹了一口气,想起葛叶先前那副不似作假的恐惧模样,他心中再次安定了一点,目光忽然转向一旁的纳兰嫣然,沉声道:“嫣然,当日你也在场,虽然你并未见过对方的容貌,可两者的身形或者一些特殊地方,你应该知道一点吧?”
云棱的话,顿时将全场的目光拉向了那俏脸还略微有些苍白的纳兰嫣然身上,包括着站在广场边缘的萧炎。
突如其来的问话,让得脑子还处于一片浆糊的纳兰嫣然怔了怔,缓缓转过头,眸子凝视着那张淡漠的清秀脸庞,旋即视线在其身体上下,仔细的转动着。
随着纳兰嫣然的扫视,广场之上的所有人,心脏都是猛的提了起来,在这种时候,纳兰嫣然的话语,虽然不敢说是有着决定性的作用,可却无将会加大萧炎的嫌力度。
广场之上,气氛再度安静,好半晌之后,纳兰嫣然收回了目光,摇了摇头,缓缓的道:“大长老,当日的神秘人身着宽大袍服,遮掩了实际身形,所以,我也并不能辨别他的身份
闻言,萧炎心中悄然松了一口气,而云棱等人,脸色却是略微有些难看。
“对了,我记起来了,当初那个神秘人在击杀墨承时,曾经施展了一种极为恐怖的白色火焰!”略微有些尖锐的声音,忽然猛的自脸色涨红的葛叶嘴中喊出。
听得葛叶的喊声,法犸以及加刑天,纳兰桀等人脸色骤然大变,他们猛然记起,在炼药师大会之时,萧炎也曾经动用了一种极为神秘的白色火焰!
这一刻,一股骇然,笼罩上众人心头!
这一刻,萧炎脸色缓缓阴沉!
正文 第三百四十四章 一触即发
在这一刻,似乎是感应到了什么,广场之上,气氛再度死静,一道道目光泛着惊骇,盯着那广场边缘处的萧炎。/首/发
“这个家伙,难道还真的是当初击杀墨承的那个神秘人?”加刑天喃喃了一声,总是布满着笑容的脸庞,终于是在此刻变得凝重了起来。
“这倒是不知,不过药师大会的时候,萧炎倒还是真的使用过一种白色的火焰,虽然那火焰仅仅是一闪便逝,不过我敢肯定,那应该也是一种异火!”法犸低低的声音中,有着难以掩饰的骇然,两种异火,共存一体?天啊,这也太疯狂了吧?
“唉,果然还是留下了一些破绽啊。”海波东心中无奈的叹息了一声,目光转向场中的萧炎,现在,究竟与云岚宗是战还是其他,也就撒于他的表现了啊。
死静的气氛,笼罩着广场,萧炎沉默了许久,忽然猛的前踏了一步,这一步的踏入,立刻让得云岚宗众长老全身绷紧了起来,淡淡的斗气,若隐若现的开始缭绕而出。
“抱歉,我并不知道葛叶执事在说什么。”缓缓抬起头,望了一眼那随时准备着动手的云岚宗众长老,萧炎眉头微皱,紧绷的身体,舒缓了一点,声音平淡的道,说实在的,他并不想和云岚宗闹翻,这个屹立在加玛帝国这么多年的庞大势力,其底蕴即使是萧炎再如何胆大,也不得满心忌惮,所以,不到最后一刻,他不想完全撕破脸皮。
“哼,不知道?”闻言,云棱脸庞浮现一抹冷笑,厉声喝道:“萧炎,参加炼药师大会,后取得冠军的那个岩枭,也是你伪装而成的吧,这一点,我能找出不下十人出来作证,你可能赖掉?”
萧炎沉默,当初参加炼药师大会,为了取得冠军,他暴露了太多底牌,而以云棱云岚宗大长老的身份,情报渠道,自然是远远超出他的预料,因此,若说他能找出足够地证据,萧炎倒并不是很感到意外。
对于萧炎这代表着默认地沉默。云棱嘴角溢出一抹得意。再度道:“在炼药师大会之上。你曾经使用出了一种白色火焰。而且威力极大。这是无数人亲眼所见。想必也假了吧?”
“天下间能够使用白色火焰地人多海里去了。难道这些人。都是杀了墨承地凶手?”萧炎撇嘴冷笑道。
云棱冷冷地道:“别人拥有白色火焰。倒也地确说明不了什么。不过按照葛叶先前地述说。你本来便是最大地嫌人。而且如今再加上与那神秘人拥有相同地火焰。如果这些都是巧合。那未免巧合得有些过分了吧?”
针锋相对地言辞。使得两人瞬间成为了广场上地新地主角。一道道目光投注在萧炎身上。很多云岚宗弟子目光中都是掺杂着一种惊骇与错愕交杂地情绪。他们也是难以相信。这个年纪并不比他们差多少地青年。居然便是那位将墨承轻易击杀地神秘强者。
“这个萧炎。底细很神秘啊。”古河摸了摸下巴。盯着萧炎。缓缓地道。听着场中两人地争执。再联想到那青色火焰。他心中倒是再度明了许多。如果云棱所说是真地话。那么上一次在大沙漠中。那位坐收渔翁之利地神秘人恐怕就是这个年龄似乎不过二十岁地小子。
一个不到二十岁地斗皇强者?想起这个。古河便是有种荒诞地感觉。什么时候。斗皇强者居然如此容易便能达到了?就算他每天吃尽高级丹药。那也是绝对不可能在短短不到二十年中。成为一名斗皇强者地啊。
其后,柳翎也是苦笑着摇了摇头,到得现在,他方才知道,他与萧炎之间,究竟存在着多大差距,每次就在他以为对方即将达到极限之时,却又是会猛然间露出隐藏的冰山一角,让得柳翎有心追赶,可却无力而为。
场中针锋相对的气氛持续了半晌,萧炎抬眼瞥着云棱,他似乎也是明白了,这个老家伙,今天是打定了主意不会让他离开,当下心中也是略微升腾起许些不耐,拂袖冷声道:“云棱长老,我也并不想与你多费口舌,如果你没有确凿的证据话,还是不要随意污蔑的好,虽然云岚宗势大,但这名声传了出去,可不太好,而且脚长我身上,去留,还轮不到你来替我做主!”
语罢,萧炎转身便是对着那石阶踏下。
“抱歉,在我们未查清究竟是谁杀了墨承之前,萧炎先生或许得暂时居住在云岚宗一段时间了。”云棱手掌一挥,冷喝道:“执法队,留下他!”
云棱喝声落下,广场之上那近千名云岚宗弟子之中,猛然间暴射出十几道白色影子,斗气狂涌,身形移动间,瞬间便是将萧炎包围其中,没有丝毫的废话,这些脸色冷厉地云岚宗执法队,双手翻动,长剑闪烁而出,剑身一摆,十几道剑影,将萧炎包裹而进。
云岚宗执法队,是由宗内长老从那些实力优秀的
所挑选出来,整合而成,论起实力来,也能排在云线左右,而且彼此间地配合默契,通常十几人出手,即使实力超出他们一些的对手,也是有些难以抵挡,这一次出手拦截萧炎地十几位执法队弟子,看他们身体之上覆盖的斗气纱衣,实力明显是在斗师级别。
“滚!”
望着那从四面八方铺天盖地袭来地连绵剑影,萧炎脸色一冷,一声冷喝,手掌猛然握住肩上尺柄,手臂挥动,巨大的玄重尺再度脱离后背,脚尖轻点,身体顿时犹如那陀螺一般,瞬间高速旋转了起来,黑色巨尺,带起一股强悍劲气,从立脚之点,扩散而出。
“叮,叮,叮”劲风呼啸间,人影接触处,一道道清脆的金铁相交之声,不断的传出。
“嘭随着一道轻微闷响,十几道白影猛的自交手之处暴退而出,脚掌着地板滑出了将近十几米,方才缓缓停住,低头望着那断裂成的长剑,这些执法弟子脸色都是有些变化,这家伙,能够打败纳兰师姐,果然并非是靠的运气。
一击击退十几名执法弟子,萧炎脸色也是逐渐阴沉了下来,转身冷冷地盯着云棱:“云棱长老这是什么意思?”
“萧炎先生,在未能洗脱你的嫌之前,恐怕你并不能离开云岚宗,所以,还请听从老夫之言,安心在云岚宗待一段时间吧,等宗主回来之后,我们会彻底调查此事的。”云棱淡淡的道。
萧炎眼睛虚眯,寒芒在眼眸中掠闪而过,目光缓缓在场中扫过,旋即停在了云棱身上,握着尺柄的手掌略微紧了紧,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身体也是逐渐松懈了下来。
察觉到萧炎身体的放松,云棱也是悄悄松了一口气,然而就在他以为萧炎打算放弃抵抗之时,后者脚忽然一踏地面,随着一道能量炸响之声,其身体猛然化为一道黑影,对着广场之外飙射而去。
“拦住他!”萧炎突如其来的举动,让得云棱脸色一寒,厉声喝道。
云棱喝声刚落,那一旁的葛叶,竟然是最先有所动作,斗气自体内狂涌而出,脚掌蹬地,身体顿时犹如那离弦地箭支一般,瞬间掠过大半个广场,干枯的手掌一曲一卷,几道尖锐的劲风暴射而出,劲风缠绕间,居然隐隐封锁了萧炎的退路,这般快速的凌厉手段,不愧是斗灵级别的强者。
身后破空而来地尖锐劲气,让得萧炎眉头大皱,手中玄重尺猛然插地,前冲的身形也是生生停顿,双脚微弯,旋即冲天而起,肩膀一颤,紫云翼展现而出,没有丝毫迟,双翼展动,便是对着云岚山之外狂掠而去。
“萧炎,给我留下!”
望着那冲天而起的萧炎,云棱一声厉喝,手掌一挥,石台上,三位年龄最大地白袍老者,身体微颤,居然是缓缓消失,再度出现时,便是已成三角之状,将萧炎的退路,完全阻拦,三股澎湃的斗气自三人体内涌盛而出,强大的压迫力,将萧炎牢牢锁定着。
天空之上,三位白袍老者,背后斗气之翼缓缓扇动着,因为庞大斗气外溢地缘故,竟然是使得周围的空间,略微有些虚幻。
“三位斗王强者云岚宗的实力,果然恐怖。”望着对面三位白袍老者身后的斗气之翼,萧炎脸色顿时有些难看。
“萧炎,你若是不是心虚的话,何必急着走?”云棱抬头冷冷的望着萧炎,旋即目光环顾了一圈巨树上地众人,沉声道:“各位,看萧炎的表现,恐怕是真地与墨承之死脱离不了什么关系,所以,在宗主未回来之前,我们并不能放他离去,此事事关重大,还请诸位理解。”
云棱这番隐隐带着几分严厉的话语,让得法犸等人眉头微皱,互相对视了一眼,皆是暂时地选择了静观其变。
见到并未有人出面阻拦,云棱也是松了一口气,目光再度转向萧炎,缓缓举起手掌,就欲下令将之拿下。
“大长老,此事是否有些误会了?我先前与他交过手,如果他真的是杀了墨承之人,不可能与我这般苦战地啊。”就在云棱即将下令时,纳兰嫣然迟了一会,终于是忍不住的开口道。
“嫣然,这事你就先暂且别管,不管如何,至少都要让他留到宗主回来为止,到时候若真冤枉了他,我云棱向他道歉便是。”云棱摆了摆手,目光冷冷的盯着空中的萧炎,手掌豁然挥下。
“拿下他!”
随着云棱声音落下,那三位拦在萧炎面前的白袍老者,浑身气势猛然大涨,磅礴的气势压力,犹如即将而至的雷霆风暴一般,笼罩了整个广场!
大战,一触即发!
正文 第三百四十五章 三名斗王强者
弥漫广场的磅礴气势。直接是让的萧炎身形急速下降了十几米。方才将胸口那股气闷之感化去。抬头凝重的望着那三名袍老者。心中大感棘手。三名斗王强亲自对他出。这也太看的起他这个无名小子了吧?
广场之上。所有云岚宗弟子皆是抬头望着天空上的战局。对于需要出动三名斗王强者拦截萧炎。他们同样是有些感到太过于小题大做了。要知道。以天空上那三位长老的实力。就算是拦下斗皇强者。那也并非是什么难事啊。
当然。抱有这个想法的。也并非只有他们。就是连巨树之上的木辰等人。也是有些感到不可思议。
因为云岚宗特殊的的缘故。因此。宗内的一些强者。很少去参加那所谓的帝国强者的排。要不然的话。一众老家伙岂不是将会把名次给占个大半?而这种举动。无疑会让的一些强者心中略有些不满。这可不是云岚宗所乐意见到的。因此。虽然帝国十大强者排行榜上。除了宗主云韵之外。并没这三位老者的名字。
不过。如果论单实力。他们或许比不了上次古去沙漠所邀请的那两位名列帝国十大强者排名的风行者风黎等人。不过若是联手的话。凭借着云岚宗特殊的功法以及合击斗技。即使是斗皇强者。一时半会。也难以将他们拿下。这一次。为了抓获萧炎。三人竟然会是一起出手。也难怪场中众人都是有些感到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