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55部分

略微泛着汗水。萧炎咽了一口唾沫。在心中轻声问道。
“先把所有需要地东西全部取出来吧。”药老从纳戒之中飘荡而出。苍老地脸庞上。充斥着前所未有地凝重。
微微点了点头。萧炎手指轻弹着纳戒。取出一只透明地小玉瓶。玉瓶之中。一枚龙眼大小地血色丹药。正安静地躺着。透过瓶面地反射。血色丹药之中。隐隐地凸显着许些阴影。微微摇晃。其中似乎还有着液体在晃荡一般。
这枚圆润地血色丹药,便是吞噬异火地必备之物之一:血莲丹!将血莲丹取出之后,萧炎又是从纳戒中拿出一个小小的玉盒,玉盒轻轻地放在光洁的石面之上,顿时,淡淡地寒气,便是在石面上凝构成了薄薄的冰层,解开玉盒,一个雪白的玉瓶小心翼翼的安置其中,淡淡的白色寒雾,缭绕在玉瓶周身,看上去,隐隐透发着一股飘渺神秘的感觉。
这雪白玉瓶之中,所装的,便是萧炎费尽心机,方才从古特手中交换而来的冰灵寒泉!
目光瞟过这两种堪称奇宝的物品,药老微微点头,屈指轻弹,一道淡淡的灰色光芒,忽然自其指尖缓缓升腾而出,灰色光芒在半空盘旋了一圈,然后轻轻的落在石面之上,光芒消散,露出了其中所隐藏的东西。
这是一块拇指大小的灰色石头,通体光滑如玉,没有丝毫的瑕疵,在那石心之中,一点淡蓝的幽光,缓缓的蠕动着,犹如一条具有生命力的小虫子一般。
“这就是那所谓的纳灵?”望着这块并不是很起眼的小石子,萧炎忍不住有些愕然的问道。
“嗯,这便是纳灵,一种极为罕见的天地奇材,只有在高级纳石之中,方才能有着极小的几率将之挖掘而出,别写这么一丁点东西,它的价值,绝对远远超过血莲丹以及冰灵寒泉,若非我当年好运得到的话,恐怕即使你现在是得到了异火,也只能望着它发呆…”药老轻笑道。
点了点头,萧炎瞟了一眼手指上的那枚纳戒,这只是一枚低级的纳戒,价格便是需要足足好几万的金币,若是中级纳戒,起码得翻十几倍,而高级纳戒的话…这种级别的纳戒,基本上是属于有价无市,一些大家族。甚至是使用高级纳戒制作成家族的信物,在斗气大陆之上,唯有一些身份极高的强者或者势力首领,才能有资格得到高级纳戒,由此可见。这东西是处于何种稀有的地步…
而相比于高级纳戒,这种纳灵,无疑更是稀少得有些可怜,恐怕用凤毛麟角来形容它,似乎也并不为过。
仔仔细细地将三种物品谨慎的检查了一番后,萧炎这才将目光投注到青莲之中。视线紧紧的盯着莲心处的那缕青色火焰,舌头轻轻的舔着嘴唇,满脸地垂涎与渴望。
“把它释放出来吧。”药老沉声道。
“嗯。”微微点了点头,萧炎手掌托着青莲座底部,灵魂之力迅速侵进其中,将整个莲座与青莲地心火分割开来,然后小心的将青莲座扯了下来。
失去了青莲座的束缚,那股本来极为细小的青色火苗。猛然暴涨了将近几倍,只是转瞬时间,青色火苗便是化为一团火焰,悬浮在半空之中。
随着火焰体积的变大。山洞之中的温度,正在以极快地速度上升着,在那山洞顶部位置,青岩石壁,已经被悄无声息的融化出了一个脑袋大小的空洞。
伸手抹了一把额头之上的汗水,萧炎小退了两步,抬起头来,满脸凝重的望着半空中升腾的青色火焰,虽然心中已经竭力的想要冷静下来。不过那手掌。依然是不可仰止的轻微颤抖着。
“接下来,又怎么弄?”萧炎强作镇定。颤抖着声音问道。
“吞噬异火所造成地声势极为庞大,所以待会我会用灵魂之力将整座山洞包裹。不然的话,你吞噬还未完毕,这座山,都会被异火给烧掉一大半。”药老安慰的拍了拍萧炎肩膀,沉声道。
“嗯。”萧炎连忙点头。
“虽然说的话有些不吉利,不过为了保险起见,你最好是坐在青莲之上,万一出了点事故,青莲能够保你一命,否则地话,就算是我,也难以在那一瞬间,将你解救而出,毕竟,异火,你需要将它吞噬进体内,这是一种极为危险的举动。”药老迟疑了一下,无奈的道。
苦笑着点了点头,萧炎点了点头,脚尖轻点地面,身体轻飘飘的落在青莲座之上,然后偏头望着药老。
“先服用血莲丹,没有它的血枷防护,凭你的实力,根本不可能近距离的接触异火。”药老凝重的道。
微微点头,萧炎手掌微曲,将那小玉瓶吸进掌心之中,倾斜着玉瓶,一枚龙眼大小,隐隐透着许些光泽的将浑圆丹药,滚进手中。
握着血莲丹,萧炎将之放在鼻下轻嗅了嗅,一股奇异地味道,缭绕在鼻尖,那种冰凉地感觉,几乎是让得灵魂都是微微颤抖了几下。
目光紧紧的注视着这枚位列五品级别地丹药,萧炎拳头猛然紧握,然后闭上眸子,将之一把塞进了嘴中。
血莲丹刚刚入嘴,便是化为一股略微有些阴寒的能量,迅速地钻进萧炎体内各处经脉之中,最后犹如一层层血膜一般,缓缓的渗透着经脉以及骨骼之中。
随着血膜的渗透,萧炎的身体忽然一阵剧烈的颤抖,一丝丝鲜血,从毛细孔中不断的冒腾而出,只是眨眼时间,萧炎的身体,便是被涂上了一层殷红的鲜血,看上去极为的恐怖。
这些鲜血,在出现之后的不久,便是急速凝结,最后构成了血色的角质层,这些角质层,不仅包裹着萧炎的手与脚,就是连眼睛,也是被完全的封闭在了其中。
血色角质层,犹如是构建成了一套密不透风的血色铠甲,将萧炎严严实实的保护在其中。
缓缓的伸出被血色角质层包裹的手掌,萧炎将之对准半空上的异火,一股吸力,猛然暴涌而出。
随着吸力的出现,半空之上的青色火焰,骤然暴涨,眨眼时间,一股恐怖的毁灭力量,便是犹如苏醒一般,缓缓的从青色火焰之中扩张了出来。
视线死死的盯着那团越来越庞大的青色火焰,萧炎知道,异火的吞噬,开始了!
正文 第两百二十五章 抽离火种
明亮的山洞之中,青色火焰,剧烈的翻腾着,随着那簇簇火苗的腾烧,火焰周围的空间,明显是出现了许些显眼的扭曲痕迹,没想到,莲地心火的温度,竟然恐怖如斯…
在青莲地心火逐渐狂暴起来之时,药老便是率先有所察觉,雄浑的灵魂力量迅速蔓延而出,将整个山洞完全的包裹而进,同时,也将山洞内那骤然变得极其炽热的温度隔离了开去。``.``
半空之中,青色火焰迎风暴涨,眨眼时间,便是将自身的体积扩大了将近上百倍,而随着其体积的变化,原本温顺的火焰,也是变得狂暴了起来,火焰呼呼翻腾之间,发出嗤嗤的声响,周围的空气,也是被炽热的青火,烧成了一片虚无。
目光注视着半空中的庞大青火,萧炎偏过头来,注视着药老,待得他点头之后,这才深深的吸了一口炽热的空气,被血色角质层所覆盖的手掌遥遥的对准青火,然后爆发出强猛的吸力.
平日那足以轻易吸掠过一块大石的吸力,在吸扯异火之时,却仅仅只能够让得异火在半空中缓慢的移动着,而且,每当那股无形的吸力在接触到青莲地心火时,只能坚持两三秒时间,便会被它那炽热得有些可怖的温度焚烧成虚无。
所以,虽然萧炎与青莲地心火间的距离不过短短几米而已,不过其中所消耗的斗气,却是极为庞大。
眼睛紧紧的盯着那缓缓移过来地青色火焰,萧炎呼吸略微有些急促。额头之上,布满着汗水,汗水顺着脸颊流淌而下。在血色角质层的反射之下,犹如是一滴滴殷红的鲜血一般。
随着青莲地心火地逐渐接近,其中所散发出来的那股恐怖热量,即使是一旁的药老,脸庞之上也是露出了几分震撼。显然,这在异火榜上排名第十九位的异火所蕴含的能量,有点出乎他地意料。
当庞大的青色火焰停留在萧炎面前一米左右时,即使是山洞内部已经被药老的灵魂之力所隔离。可它所散发出来的恐怖高温,依然是让得山洞内部地一些坚硬青岗石,逐渐的迸裂,片刻后,巨石化为小小的碎石,而碎石。则被焚烧成了一堆堆青色的细小粉末。
满脸凝重的望着那停留在萧炎面前的庞大青色火焰,药老那略微有些虚幻地身体表面,忽然犹如水波一般剧烈波动了起来,而瞧得自身的变化,药老脸色微微一变,双手闪电般的结出印结,一声低喝,森白色的火焰迅速从体内升腾而出,直到将身体完全包裹之后。方才逐渐停歇。
将骨灵冷火召唤出来之后。药老的身形方才再度陷入平静,小退了几步。苍老的脸庞,泛着凝重的紧盯着青色火焰的翻腾。嘴中快速的道:“将手掌伸进青色火焰之中,在那团异火地中心位置,有着一缕火种,把它抓出来l点!”
听得药老地话,萧炎身体猛的一颤,血色角质层之下,一双眼睛瞪得极大,略微有些不可思议地扯了扯嘴角,把手伸进异火之中?找死么?
心头飞快的闪过这一让人错愕地念头,片刻后,萧炎从愕然中稳定下了心神,既然药老这般说,那便照着做吧,对于吞噬异火,他自己并没有半点经验,所以也唯有听从药老的每一句话的吩咐…
虽说在吞噬异火之时,任何一点小小部分的失误,都将会被异火反噬得成为一团灰烬,不过萧炎对于药老,却是能够给予毫无保留的信任。
不着痕迹的点了点下巴,萧炎豁然抬起头来,死死的盯着那越来越近的青色火焰,略微有些颤抖的手掌微微张合,随时准备着冲进异火之中。
当青莲地心火到达萧炎面前两三尺范围之时,周围的坚硬山石地面,已经被生生的焚烧出了一个巨大的空洞,而这些,还是有着药老在努力护持的结果,若是药老现在撤去灵魂之力防护的话,整座山峰,都将会在极快的时间内,被异火焚烧成一堆灰烬。
盘坐在莲座之上,青莲释放出一道淡淡的青色光罩,这层光罩,替萧炎阻拦了大部分的异火温度,不过绕是如此,依然是有着许些残温,渗透而进,让得血色角质层之上,留下了一滴滴殷红的液体。
漆黑的眸子之中,反射着青色的妖异火焰,萧炎望着那停留在面前的庞大火焰,喉咙微微滚动着,某一刻,猛的一咬牙,被血色角质层所覆盖的手臂,缓缓的插进这团青莲地心火之中。
随着手臂逐渐的伸进青莲地心火之中,只见手臂上所覆盖的那层血色角质层,竟然是开始了急速的融化,一滴滴犹如鲜血一般的液体不断的滴落而下,而每当这些液体一脱离手臂,便是飞快的被青色火焰焚烧成了一片虚无。
血色角质层虽然在异火之中,融化得极快,不过在它融化之时,萧炎体内的血莲丹药力,又是再度释放出源源不断的阴寒能量,这些能量穿梭过经脉,最后迅速的将手臂上所融化的血色角质层修补完毕。
在这般不断融化以及修补的循环之中,萧炎的手臂,终于是完全的探进了异火之中。
这般近距离的接触者青莲地心火,萧炎全身上下的血色角质层,也都出现了强度不一的融化,然后流水一般的滴落着血色液体,一眼看上去,犹如是从毛细孔中不断渗透出鲜血一般,而那张清秀的脸庞,此时也被滚流而出的鲜血所覆盖,宛如是从地狱爬出来的修罗,极为恐怖。
眼睛眨也不眨的死盯着不断翻腾的青色火焰,萧炎手掌在异火之中,急速的抓动着,这是他第一次如此近距离的接触没有人控制的异火,心中虽然有些异样的新奇,不过更多的,还是不安以及忐忑,在这种情况下,若是手臂上的血色角质层一个修补不及,那么他萧炎,恐怕就会在短短几秒时间内,变成一堆骨灰。
血色角质层之下,汗水从萧炎额头之上滴落,落进眼睛之中,虽然酸涩胀痛,可他却是连眼睛都不敢眨动一次,紧抿着嘴巴,手掌一寸一寸的在青色火焰中抓动着。
在寻找着青莲地心火的那缕火种之时,萧炎心中忍不住的为这异火的高温而感到震撼与惊叹,它所蕴含的高温,实在是远远的超出了萧炎的意料,即使是在准备充分的情况下,可那青莲地心火所携带的恐怖高温,依然是缓缓的渗透了血色角质层以及青莲能量罩的防卫,让得躲在其下的萧炎,皮肤红得犹如是那被烧红的烙铁一般。
咬着牙忍受着这剧烈的灼烧之痛,萧炎眼角快速的瞟了瞟周围,却是有些惊骇的发现,周围的山洞,原本那并不算太过宽敞的面积,到得现在,居然已经被生生的扩大了将近一倍。
而且此时的青莲地心火,似乎也是察觉到了萧炎的举动,顿时,青色火焰一阵剧烈翻腾,周围的空间之中所蕴含的天地能量,也是在此刻犹如暴动起来了一般,五颜六色的斑驳能量,缓缓的流动着,犹如一条五彩河流,极为炫目。
五颜六色的斑驳能量,盘旋在青莲地心火周围,偶尔一簇火苗扑腾而上,顿时,这些圆环形的斑驳能量圈,便是犹如那被狗咬了一口的馅饼一般,缺角少边。
随着青莲地心火的骤然暴动,山洞内,本来就显得恐怖的温度,立刻再度暴涨,而周围的山洞,也在这骤然暴涨的高温之中,开始迅速的龟裂,一道道庞大的裂缝,悄悄的蔓延着,仅仅是片刻时间,便是遍布了整座山洞,看这被破坏得千疮百孔的内部,想必若非是有着药老的支撑,恐怕早就已经坍塌了下来。
“真是恐怖的破坏力,如果是将它丢在一座城市之中,恐怕一个小时内,就能将一座大型城市焚烧成废墟吧?”望着这仅仅是片刻时间便已经大变了模样的山洞内部,萧炎脸庞上浮现一抹心悸,喃喃了一声,旋即将目光移向药老。
此时的药老,正满脸紧张的盯着青色火焰的一举一动,感觉到萧炎望来,紧绷的苍老脸庞上,微微柔和,对着他露出一抹安慰的笑意。
对着药老强作笑容的点了点头,萧炎眉梢忽然一挑,一抹狂喜涌上脸庞,急忙回转过头,将目光死死盯在青色火焰之中。
被血色角质层所覆盖的手臂,在青色火焰之中,一阵发癫似的狂抓,瞬间之后,急速舞动的手臂猛然一僵,一抹笑意,逐渐的攀爬上萧炎的嘴角。
一旁,瞧得萧炎的神情,药老也是大大的松了一口气,血莲丹所凝结而成的血铠虽然强横,不过却也耐不住长久的异火熏烤,若是一旦血铠因为能量的耗尽而挥发,那么萧炎此次的吞噬异火,可就得彻底宣告失败了。
手掌死死的抓着一抹犹如实质一般的物体,萧炎咬着牙,忍着手掌上传来的火辣辣疼痛,缓缓的将手臂从青色火焰之中抽离而出。
当手臂从青色火焰之中抽离出来时,萧炎掌心之中,一缕犹如是青色岩浆的液体状东西,在其中微微蠕动着。
“这就是青莲地心火的火种么?”盯着手中的那缕释放着恐怖温度的青色岩浆,萧炎眨着眼睛,轻声喃喃道。
正文 第两百二十六章 异火锻体
随着火种被抽离出青莲地心火之中,面前那庞大的青色火焰,顿时逐渐的缩小,片刻之后,化为一缕细小的青色火焰,钻进了萧炎掌心中的那青色岩浆条之中。``.``
“这便是青莲地心火的本源火种,别写它的体积,在起初成形时,它应该有着半坐山峰这般巨大,不过经过大地的千年磨练,体积越来越小,而当它的体积被压缩得仅有巴掌大小时,方才能够形成一点火灵,而此时的它,才能真正的被称为异火!”
“你可以想象,将千年所吸收的恐怖能量压缩在这么一个只有拇指大小的岩浆条中若它是完全的爆发开来,那种力量,将会是何种的毁天灭地…毫不客气的说,那时,即使是一名斗宗强者,面对着这种骤然爆发的力量,也绝对只有一个下场…”药老盯着萧炎掌心中的那犹如一条蠕虫一般的青色岩浆,轻声道:“那便是,陨落!”
“呼…”长长的吐了一口气,萧炎默默的点了点头,小心翼翼的握着青色岩浆条,掌心之中,由于岩浆条之中所蕴含的恐怖高温,导致那厚厚的血色角质层,正在以一个让人心惊胆颤的速度消融着。
“接下来?”萧炎眨了眨眼睛,喃喃道。
“吞下去…”
药老身体之上的森白火焰不可仰止的颤抖了几下,努力想要维持镇定的苍老声音中,依然是有着一分颤抖,现在萧炎所要进行的步骤。才是吞噬异火时最危险地一步,不管人的身体如何坚硬,可身体内部。始终是最脆弱的部分,在人体之内,别说是具有毁灭力量地异火,就是随便钻进点东西,都能将一名强者搞得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听得药老此话,萧炎紧握着青莲地心火火种的手掌也是为不可察的轻微颤抖了几下,微微垂头,漆黑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缓缓蠕动着火种,黑白分明地眼眸中,闪烁着挣扎。
不断萧炎性子如何镇定,可在面对着这种几乎是生与死的决绝情况时,心中依然难免是存有几分恐惧与忐忑,这怪不得他。毕竟,那即将吞下去的,可是一个极其不安分的炸弹啊,那个炸弹,几乎是有着极大地可能,会在吞噬的那一霎那,将身体,炸得灰飞烟灭。
随着萧炎的沉默,山洞之中。气氛逐渐的寂静了下来。闷热的空气在洞中徘徊着,然后顺着一些裂缝。钻了出去。
望着萧炎那微微抽搐的手掌,药老也是轻叹了一口气。脸庞上并未因为他地迟疑而出现什么失望的情绪,有过吞噬异火经验的他,非常清楚,在这一刻,心灵会是何种的摇摆不定…
当年,在吞噬骨灵冷火之时,他甚至是托着火种傻傻的坐了将近一个小时,最后方才在恐惧得不断发抖的情况下,抱着赴死的念头,一咬牙,将火种,狠狠的拍进了肚内……
看着现在那握着火种满脸挣扎的少年,药老也是保持着沉默,并没有开口说任何地安慰话语,因为,吞噬异火,本来就有着极大地风险,虽然按照他的要求,已经准备好了血莲丹等物品,不过这些东西,却也只能将吞噬异火地成功率提升一些而已。
按照粗略的计算,若是没有血莲丹这些辅助物品,吞噬异火地成功率基本不足百分之一,而有了它们,这成功率,或许能够提升到百分之十左右,可就算如此…其中的风险,依然是不小,甚至可以说,吞噬异火,根本就是一种赌拼运气的举动,运气好,遨游九天,俯视天地,运气坏,化为一撮灰烬,与黄土同埋…
所以,瞧得萧炎的迟疑与挣扎,药老并未出口,只是安静的站立一旁,等待着他的决定,不过,他相信,面前的少年,不会让他失望,三年的苦修,已经让得他彻底的摸清了少年骨子中所隐藏的那股狠劲与倔强,为了异火,少年付出了极多,现在是到了开花结果时,以他的性子,定然不可能放弃!
“既然不会放弃…那便把握住它吧,生与死,强者与弱者,便是从此刻开始选择。”药老微微垂目,在心中低声喃喃道。
时间,在沉默之中,滴答而过,某一刻,静坐的少年身体忽然轻轻一颤,长长的吸了一口温热的空气,微微抬起头来,露出那已经逐渐脱离稚嫩的侧脸,偏过头来,对着一旁保持着沉默的药老微微一笑,冲着他扬了扬手掌上的火种,轻声道:“老师,开始了!”
闻言,药老苍老的脸庞上流露出一抹欣慰以及柔和的笑意,微微点了点头,低声道:“祝你成功,相信自己,你不会失败。”
“呵呵,我对自己一向很有信心。”少年清秀的脸庞上扬上灿烂的笑意,握着火种的手掌缓缓抬起,在停滞了一霎那后,猛然对着那张开的嘴巴中丢了进去。
青色岩浆条入嘴,萧炎立刻紧闭上了嘴唇,而与此同时,浑身犹如被雷击一般,剧烈得猛的一颤,本来尚还有些血色的脸庞,骤然变得惨白了起来。
强忍着体内传出来的阵阵灼热之痛,萧炎眼眸缓缓闭上,心神逐渐的沉进体内。
心神沉入体内,顿时,一片雾气蒙蒙的感官界面,便是出现在了萧炎心中,此时体内的诸多经脉之没,那先前进入体内的青色岩浆,已经分化成了一缕缕细小的青色火焰,这些蕴含着恐怖能量的青色火焰,在经脉之中胡乱的穿梭着,一切阻拦在面前的东西,都会是被它们在瞬间焚烧成一片虚无。
随着这些青色火焰的穿梭,虽然萧炎的经脉有着血莲丹所凝结而出的血膜保护着,可那恐怖的高温,依然是缓缓的渗透了进去,虽然这些渗透的余温并不是如何的炽热,不过对于人体最脆弱的经脉来说,却无疑是毁灭性的打击…
在这些高温的熏烤之下,原本宽敞坚韧的脉络,已经扭曲得犹如那麻花干一般,看上去极为怪异与恐怖。
当然,经脉被熏烤得这般扭曲,所造出来的疼痛,更是直接让得萧炎的身体不断的间接性抽筋着,浑身肌肉紧绷,一条条犹如肉虫一般的青筋不断的耸动着,惨白的脸庞,没有丝毫血色。
经脉之中,青色火焰疯狂的穿梭着,仅仅是几分钟的时间,萧炎的体内,几乎便是被破坏得一塌糊涂,而且,最糟糕的,还是那血莲丹的药力,已经在与异火的消耗中,逐渐的被挥发完毕,那些消散的血膜,已经再没有足够的药力来支撑它们修补。
在有着血膜的保护的前提下,萧炎的体内尚还是被恐怖的异火搞成了这般近乎残废的状态,若是血膜一旦消失,萧炎体内的所有东西,经脉,骨骼,心脏等等,几乎将会是在一个极短的时间内,被青莲地心火焚烧成虚无,而到时,失去了这些维持生命的重要器官,萧炎,也唯有死亡一途。
血膜,在青莲地心火的灼烧之中,迅速得变得浅薄起来,然而就在血膜若隐若现,犹如即将挥发之时,萧炎手掌之中,一个温凉的东西被塞了进来,与此同时,药老的沉声,也是响起:“服用冰灵寒泉吧,然后驱使着它在体内经脉中流转,提升彼此的熟练度!完成运转之后,用斗气包裹着异火,驱使着它运转焚决的功法路线,然后将之吞噬!”
心中微微点了点头,萧炎快速抓住玉瓶,然后眯着眼睛将之贴着嘴唇,顿时,一股冰冷得足以让人体结冰的寒流,猛的自嘴唇之中流淌而进,然后钻进萧炎身体之内。
冰冷彻骨的寒流经过喉咙,萧炎似乎感觉到,喉咙的那截,都是被凝结成了冰团,全身微微打着哆嗦,头发之上,一条条晶莹的冰丝,萦绕其上。
寒流一路冲进体内,然后顺着经脉,开始流向四面八方,而凡是被这股寒流所经过的经脉,都是会快速的在经脉以及骨骼之上,覆盖一层||乳|白的冰层。
寒流入体,彻骨的寒冷,刚好是将体内那股因为异火而出现的炽热给抵消,突如其来的舒畅感觉,让得萧炎长松了一口气,那本来极为惨白的脸色,也是润色了不少。
体内,随着冰层将所有部位覆盖,萧炎的心神,也是开始初步尝试着接触那穿梭在经脉之中的一缕青莲地心火,不过这初一接触,萧炎便是大感头疼,这种异火能量,属性天生狂暴之极,想要将一头犯倔的牛给拉回来,再让得它听从命令的行走,显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控制失败之后,萧炎并未就此放弃,驱使着心神,坚持不懈的尝试着控制这缕异火。
一次失败,两次失败,三次失败……在不知道失败了多少次之后,尝试得近乎已经将近麻木的萧炎,心头猛的一跳,赶忙稳下心神,当下狂喜的发现,经脉之中那缕胡乱穿梭的青莲地心火,竟然是在开始顺着心神所牵引的路线行走了起来。
察觉到这一情况,萧炎精神顿时为之一振,赶忙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这缕小小的青莲地心火,然后缓缓的顺着经脉路线运转了起来。
千疮百孔的经脉之中,一缕青色火焰缓缓的流淌着,沿途所过之处,与经脉四壁上粘附的冰层互相消融,淡淡的白色雾气,缭绕在经脉之中,片刻后,白气又是转换成许些冰晶,粘在四周,保护着经脉不受异火的侵蚀。
正文 第两百二十七章 成功
心神牵引着一缕青色火焰缓缓的运转着,火焰沿途所过之处,冰灵寒泉所凝成的冰层,不断的被消融。``.``
小心翼翼的牵引着这缕小小的青色火焰运行着,在经过一些经脉之时,另外一些青色火焰,也是逐渐的被自己这个同伴给吸引了过来,而借助着青色火焰间的互相吸引力,萧炎控制着这缕青莲地心火在体内经脉中运转着,那一缕缕分散在体内的其他青火,也是开始缓缓的被再度融合在了一起。
当最后一缕青色火焰被萧炎辛苦的收集到一起之时,那青色的火焰逐渐融合,片刻后,竟然是凝聚成了一股细小的青色岩浆。
望着这再度出现的青色岩浆,萧炎强行忍住体内经脉之中传来的一抽搐痛感,咬着牙,牵引着它,在经脉之中运转着。
融合之后的青莲地心火,无疑是变得更加狂暴以及恐怖,沿途所过之处,本来还能勉强与先前的青色火焰相匹敌的冰层,顿时有些支撑不住,青色岩浆淌过,厚厚的冰层,居然是变得不足拇指深厚,而且所挥发出去的寒雾,也是被青色火焰给焚烧成了一片虚无,被断了补给系统的冰层,终于是再也难以抵挡住异火的侵蚀。
冰灵寒泉的效果,正在逐步的减退着,在某一次青莲地心火的爆发之中,一小截经脉之中的冰层,居然是生生的被融化了干净,一小滴青色岩浆滴穿了冰层的防卫,落在了那裸地经脉之上。顿时,经脉犹如那受到刺激的泥鳅一般,瞬间紧绷了起来。一股深达灵魂的剧烈疼痛,直接是让得萧炎一口鲜血狂喷了出去。
牙齿互相紧紧地咬着,那股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得萧炎脑袋晕眩了好一阵,方才逐渐平息。当下连血迹也没时间搽去,赶忙再度凝聚心神,控制着那股青色岩浆,沿着经脉缓缓运转着。
运转之间。萧炎的心神对于青莲地心火的控制是越来越熟练,不过也正是因为这样,青色火焰之中所释放而出的温度,也是越来越恐怖,到得现在,萧炎地体内。冰灵寒泉已经是在异火的进攻下,节节败退,想必再支撑一会,便是会被完全的消融殆尽!
死死的紧咬着牙关,萧炎死命地拖动着那股小小的青色岩浆,炽热的温度从中散发而出,透过经脉,透过骨骼,直接是使得萧炎的身体表面上。出现了细小的白色气泡。白泡破碎,露出下面的殷红血肉。一道道小小地裂缝,从血肉中蔓延而开。最后遍布着萧炎的手臂以及身体,犹如一个破碎的瓷娃娃一般,看上去很是有些恐怖。
望着萧炎那浑身崩裂的皮肤,一旁的药老眼角不可仰止的跳了跳,这种皮肤迸裂的现象,便是说明此时萧炎的体内,已经被炽热的气息所弥漫,所有去路地炽热气息,也只得将萧炎地皮肤涨破,然后方才能够借助着这些皮肤裂缝,逃窜出来。
一般出现这种情况,则都是说明,体内的情况,并不是非常地顺利,因为此时若是一旦有着能量暴动,那么萧炎的皮肤表面,则很有可能会被直接炸飞。
苍老地脸庞急速的变了变,药老一对手掌紧了又松,松了又紧,好片刻后,方才压制住内心的冲动,安静的等待在一旁,不敢弄出丝毫的声响打扰着萧炎。
没有理会身体表面的变化,此时的萧炎,已经将所有的心神投注在那已经即将完成一次经脉周天的青色岩浆之上。
当青色岩浆从一条主干经脉之中流淌而出时,终于是完美的完成了一次循环运转,在这一刻,萧炎能够清楚的感觉到,心神与青莲地心火之间的联系,变得更为默契了一点。
在青色岩浆完成最后的运转之时,萧炎体内的斗气猛的一阵波荡,牵一发而动全身,斗气只是轻微一震,那充斥在体内的炽热气息,便是猛的暴涌而出,然后在萧炎的手臂之上,将一大块皮肤连带着血肉,生生的炸了开来。
突如其来的剧烈疼痛,让得萧炎灵魂狠狠的颤抖了几下,额头之上,冷汗犹如那淌水一般,急速掉落而下,打湿了衣衫。
深深的在心底吸了几口凉气,萧炎手掌从纳戒中摸索着取出一瓶疗伤药,胡乱的喷洒在伤口之上,然后继续将心神投注在体内的青色火焰之中。
体内,因为青莲地心火完成了一次运转,那气旋之中的紫火斗气,忽然翻腾了起来,在心神的指挥之下,一缕缕紫色斗气从气旋中流转而出,然后将青色岩浆包裹其中…虽然每当紫火斗气一接触到异火,便是被在瞬间焚烧成虚无,不过好在有着源源不断的大军支持,所以,刚刚完成了一次运转的青莲地心火,便是又开始被驱使着沿着焚决功法的路线运转着…
随着青莲地心火被推进焚决功法路线之中,它似乎也是冥冥中感应到一抹不安,顿时,因为运转了周天而温和了许多的火焰,再度变得狂暴了起来,深青色的火焰从岩浆中升腾而出,狠狠的熏烤着被冰层所包裹的经脉,火焰所过之处,经脉几乎已经完全变了一个模样,看上去,和受了重伤没什么区别。
这般吞噬青莲地心火,萧炎算是确切的领教了一下它们的恐怖,这吞噬还未完成,可自己的体内,几乎便是已经被破坏成了一片狼藉,按照现在体内这个伤势,即使他有着各种治疗内伤的丹药相助,可若是不休养个几月时间,恐怕也难以回复到以前的那般状态,毕竟,这一次。伤得实在是太重了,若是换作常人,恐怕足以使得他变成一个废人……
经脉之中。紫火斗气在不断的被焚烧成虚无,而那气旋,也是犹如不要命一般地输送着斗气,你烧多少,它便是输送多少。虽然这般拼下来,气旋之中所储存的斗气正在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着,不过青莲地心火,也是顺利地被送得在焚决功法路线中运转了起来。
经脉内部。冰灵寒泉所形成的冰层在经过与异火长时间的消耗中,逐渐的从厚实变成浅薄,然后再由浅薄,变得若隐若现,到得现在,那冰冷的冰层。几乎已经是彻底地失去了防卫的作用……
冰层消散,萧炎体内本就严峻的情势,更是变得不太妙了起来,炽热的高温,将经脉熏烤得不断扭曲着,一些较为细小之处,经脉更是逐渐地打起了结来,造成斗气流通间,颇为的堵塞。
到了这一步。几乎是拿出了所有底牌的萧炎。也唯有咬紧着牙齿,努力的驱使着青莲地心火。完成焚决功法的运行路线,因为只有这般。这次的付出,才能得到完美地回报,否则的话,异火一旦反噬,恐怕当惩得化为粉末。
“嗤…”脸庞之上,一道小小的血缝忽然迸裂而开,鲜血流淌而出,将萧炎半张脸都打湿成了血红之色,看上去又是一个白红妖怪一般。
闭目的萧炎,自然是不知道自己的外貌现在变得有多可怖,他只能模糊的感觉到,自己的脸庞似乎忽然间又是剧烈的疼了一下,然后便是再度全神贯注的运转着斗气,拖着那反抗越来越烈地青色岩浆,对着焚决功法地最后一条路线行进着。
在与异火长时间的消耗之中,气旋之中地紫火斗气,已经几乎快要被消耗殆尽,唯有十七滴液体的紫色能量,还在气旋中滚动着。
当最后一缕气态斗气被输出之后,萧炎略微迟疑,便是开始将液体能量调出气旋,指挥着它们,包裹着青色岩浆条,拼命地拖动着。
气旋之中的液体能量,不愧是要比气态能量高上一个等级,一滴小小的紫色液体,竟然是生生的抵抗着异火的焚烧二十来秒时间,方才逐渐的被完全蒸发。
瞧得紫色液体能量效果竟然如此不菲,萧炎精神一振,也不管其他,直接一滴滴的接连将气旋之中的液体能量抽调而出,然后驱使着青色岩浆条,行走在最后一程的路途之上。
当气旋之内的十七滴紫色液体能量被消耗得仅剩三滴之时,青色岩浆,终于是钻出了焚决功法的最后一条运功路线……在青色岩浆行出最后一条经脉之时,萧炎那几乎被剧痛搞得近乎麻木的脑袋,猛的泛起淡淡的温凉之意,让得他回复了不少冷静。
此时的青莲地心火,在穿梭过焚决的功法路线之后,其中所释放的那股极具破坏力的高温,忽然缓缓的收敛而下,片刻之后,高温几乎完全收敛进入熔岩之中,狂暴褪去,一丝温顺,隐隐散发而出。
“成功了么…”
山洞之中,药老望着那全身基本没有一块完好皮肤的萧炎,重重的松了一口气,脸庞上充斥着欣慰的笑意,微微点了点头,屈指轻弹,石面之上的那小小纳灵,便是化为一道灰芒,径直射进了萧炎身体之内。
随着纳灵的进入萧炎的身体,瞬息时间,一股刺眼的青色火焰罩猛的自萧炎身体之内弹射而出,最后将他包裹其中,其上所翻腾的炽热青色火焰,将所有的目光,都是隔绝在了外面。
凝望着那忽然出现的青色火焰罩,药老微微一笑,低声喃喃道:“真是个恐怖的小家伙啊,竟然是真的承受下了异火的锻体之痛,了不起……”
宽敞的山洞之内,青色火焰罩犹如一个鸡蛋一般,将少年包裹其中,翻腾的青色火焰,似乎是在宣示着,他要脱茧化蝶了……
正文 第两百二十八章 修补与强化
山洞之中,青色的光罩,释放着炽热的高温,光罩之上,火焰剧烈的翻腾着,使得外界的目光,难以清楚的看见其中所发生的状况。
悬浮在半空上,药老望着那青色火焰罩,微微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脸庞,也是逐渐的松懈了下来,既然已经完成到了这一步,那么这炼化异火的计划,应该便是起码有了七成的成功率,接下来,只要萧炎能够将那霸道的青莲地心火收纳进入纳灵之中,那么,这青莲地心火,便是彻彻底底的成为了他的本源火种……
“只要等他完成炼化火种的步骤,接下来,便是该使用青莲地心火进化焚决了啊,以青莲地心火的能量强度,恐怕此次的焚决,能够直接跃上玄阶功法了吧?”药老微笑着道。
轻笑了一声,药老再度保持沉默,而随着他的安静,山洞之中,也是缓缓的陷入了寂静,一阵凉爽的山风从山壁间的缝隙之中吹拂而进,将其内那燥热的空气,清换了出去。
山洞内,通体浑圆的火焰光罩,释放着淡淡的青芒,光罩表面之上,青芒忽明忽暗,幽光投射在山壁之上,犹如波荡的绿色水纹一般。
在那光罩之内,萧炎盘坐在青莲之上,此时的他,似乎处于一种无意识的玄奥状态,体内的心神,也是因为先前与青莲地心火相抗衡,而使得大为疲惫,浑浑噩噩的在体内飘荡着,却始终难以凝聚。\\\*\\
在萧炎处于这种浑浑噩噩的半昏迷状态之时,体内那缓缓流淌在经脉之中的青莲地心火,忽然无人控制的顺着经脉路线运转了起来……
此时的青莲地心火,或许是因为先前被萧炎炼化了缘故,不仅没有再释放出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