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99部分

头人长老,面色也是变得异常难看,因为此时此刻,银色光影已经贴近身体,容不得他做任何反应,而当他感应到那股斗宗力量进入自己身体时,还未来得及受他驱使,光影便是在无数道惊骇目光狠狠砸在了其身体之上。
“嘭!”
惊雷般的抢声,在天空之上震耳欲聋的响彻,恐怖的火浪顿时席卷开来。
噗嗤火浪席卷开的霎那,天空之上,一道人影猛然一口鲜血狂喷而出,然后身形顿时如被折断双翼的鸟儿一般,一头对着地面之上栽落而去。
望着那道栽落的身影,整片战场,皆是在这一刻变得鸦雀无声了起来,而特别是当他们的母光,在汇聚到此人脑袋处时,脑袋顿时嗡的炸了开来,因为,那重伤之人,并非是众人预料的狮头人长老,也并非是第二个出手的熊长老,而是第一个明明已经出中了那道银色光影的虎头人长老呆滞在持续了片刻后,无数道目光豁然上移,然后,便是看见了天空上那急促喘息的黑袍青年,此刻,后者的胸膛处,火甲已经彻底爆裂开来,一个殷红的虎头掌印出现在其胸膛上,而且,其嘴角处,也是挂着一丝残余的血迹。无数道目光,包括那剩余的两名慕兰长老,皆是呆滞的望着这喘息的黑袍青年,心中却是翻起了惊涛骇浪,很明显,三道银色光影,的确便是冲向虎头人长老的那一道,方才是真正的本体!其余两道,都是虚体谁都没想到,萧炎竟然是拼着挨上一掌,也是用旁人不知道的办法,将虎头人长老瞒了过去,然后在当他将斗宗力量散去后,方才猛然现出身影,发动致命一击!而那两道虚幻光影,则是成为了引诱斗宗力量被其余两人吸走的诱饵这等心计,不可谓不深,而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中想出这等对敌办法,也不得不说,这个家伙的战斗经验,实在是可怕相比亍其他人的目瞪口呆,慕兰二老心中更是一片寒意,他们最为清楚,即便是萧炎一分为三潜行而来,可他们依然有着把握,在后者突然间现出身形的那一刻,以斗宗力量传递的速度,也是能够在那一刻,依次传递给两人。
也就是说,即便是有着一人猜测失误,可络们还有着一次机会,就犹如先前虎头人长老在运用了斗宗力量后,还能有着剩余时间,传递给另外一位的熊头人长老而这样算来,三成几率之中,他们有着两成的几率将萧炎逮出,而反观萧炎,则是只有着一成的几率,真正的发动攻击,但是,谁都没有想到,他会拼着硬挨一击,也是凭借着身法的诡异,骗过虎头人长老,然后当那股斗宗力量被另外两人吸走时,发动真正的致命一击虽然这次他付出了受伤的代价,但是,他却是真正的将虎头人长老打成重伤,而接下来,失去了“三兽蛮荒决”的两名慕兰长老,则只是寻常的斗皇巅峰强者,虽说还有两人,可这萧炎来说,威胁性已经一落千丈这场战局,仔细说来,胜负已分
正文 第七百三十七章 鹰啼
要塞之上,海波东亭人在愣了好一会之后,方才重重的松了一口气,手掌摸了摸额头,却是发现上面全是冷汗。
“这个小子…也太冒险了吧。”海波东咽了口唾沫,依旧有些余悸的道。
加刑夭苦笑了一声,道,“你哪次见他出现不让人大出意料的?现在的年轻人啊,果然有拼劲…换做是我,肯定不会干这种事。
坐于轮椅之上的萧鼎在此刻也是大松了一口气,紧绷的身体犹如脱力般的紧靠着椅背,叹息道,“今日这持,总算是嵛了。”
闻言,海波东几人也是点了点头,慕兰三老之所以可怕,是因为他们联手施展“三兽蛮荒决”是能够媲美斗宗强者,然而如今三老之一已经被萧炎打成了重伤,那么自然便是难以将这“三兽蛮荒决”施展到极致,而一旦失去了这个功效,剩余的两位慕兰长老,也就是两个斗皇巅峰强者而已,再没有了那种嚣张的本钱。
而以萧炎的实力,即便是如今也是受了伤,但想要对付两个斗皇巅峰的长老,必然持会比对付一个斗宗强者轻松许多,而且,最重要的是他不仅拖住了慕兰三老,而且还持之打残了一个,那么另外一处美杜莎与雁落天的战局,便是不会再有任何人前去干扰,凭借着美杜莎的实力,击败落雁天,只是时间问题而已。
一旦慕兰三老与落雁天今日皆是失败,那么加玛帝国的危机,不仅持会立刻缓解,而且说不定还有着本钱令三宗损失惨重想到那一天,要塞上众人眼中皆是忍不住的涌现一抹狂喜之色,这一年来,他们已经被三宗联盟打得有些抬不起头了,若是再继续失败下去的话,国破家亡,必然会是每一个人的下椽。
而将他们从这等绝望中拯救出来的,是天空上那个敢用命去拼的青年他用命,来赌出了加玛帝国的生机,赌出了无数人能够免除背井离乡的结局月媚纤手掩着红唇,那对诱人的蛇瞳之中,闪烁着难以掩饰的震撼,先前那番牵扯了无数人心神的闪电大战,同样是把她的心也是提到了最高处,不过还好,在这跌宕起伏的战斗之中,萧炎最后依然是以胜利者的姿态屹立了下来。
“这个家伙…难怪女王陛下会那么信任他,原来真是有着不小的本事.”月媚低声喃喃道,眸子望着天空上那嘴角带着一丝血迹,可眉宇间却是隐隐噙着一抹年轻人特有的桀骜的黑袍青年,心中忍不住的涌上一阵奇异波动,谁能想到,当年那个在沙漠中,被她追杀得狼狈逃窜的少年,如今,却是已经成为了加玛帝国最大势力的主人以及加玛帝国人心中尊崇的偶像。
这个成长速度,实在是太快了,快得有些令人眼花缭乱。
在虎头人长老重伤坠落天空那一刻,美杜莎与落雁天所在的战囹也是为之一滞,旋即后者目光一瞟,脸色顿时异常难看了起来,暴怒的咆哮道:“慕兰谷的三个老家伙,你们竟然会被一个斗室强者搞成这般模样?难道这就是你们给我说的十回合搞定?!”
与暴怒的落雁天不同,美杜莎眸中却是因此掠过一抹喜意,美眸微抬,遥望着远处天空负手而立的黑袍青年,眼中闪过些许柔和,几年之前,那个自己举手投足间便是能取其性命的少年,却是在所有人不知不觉间,成长到了这般足以和斗宗强者一较雌雄的地步。这一刻,即便是高傲如美杜莎,也是不得不承认,萧炎与她之间的距离,正在以一种令人脖目结舌的速度,迅速靠近,所以说不定日后的某一个时间,他持会真正的超越自己而到时候…按照历代美杜莎女王所遗传的不成文规矩,女王的丈夫,必须实力比她更强想到此处,美杜莎冷漠的妖艳脸颊上,浮现一抹淡淡红润,而这霎时间的动人风情,却是令得对面那正暴跳如雷的落雁天狠狠咽了一口唾沫,这个女人…对男人来说,简直就是妖精,如果对方不是实力太强的话,无论如何,他也是要将之强行掳走目光刚刚在美杜莎脸颊之上停留了一会,落雁天便是猛然感觉到一道冰寒无情的视线陡然射来,心头一个机灵,却是捡到对面的美杜莎,正紧紧的盯着自己,邵道目光中,充斥着森然与杀意,显然,先前雁落天那放肆的打量,激起了这位喜怒无常的女王陛下的杀被那道如毒蛇般的目光注视着,落雁天顿时有些不自在了起来,然而就在其刚欲有所动作时,一道寒芒直接暴掠而来,直取他双眼。“把这对狗眼留下来吧!”
感受着美杜莎那狠辣的出手,雁落天也是微怒,这女人,果然心肠不是一般的狠毒,这种带毒的美女蛇,就算是真收了,恐怕也不敢让其同睡床榻。
心中这般想着,雁落天身形一动,也是狠狠的迎了上去,虽然明知道并非是美杜莎的对手,可在这无数人的注视下,他身为金雁宗的宗主,自然也是不好就这般退去。
在美杜莎与落雁天再度陷入激战时,那对着地面坠落而下的虎头人长老,却是被要塞之外大军上几道飞掠流光接了下来,然后赶紧退入大旱中。
目光淡淡的望着那被接回去的虎头人长老,萧炎略有些遗憾,没想到,凝聚了两种异火的佛怒火莲,在那般近距离的爆炸下,依然未能彻底取走他的性命,不过还好,虽说未死,可也是受了极重的伤势,短时间内不仅不可能痊愈,而且就算是治好了,也定然会留下一些难以抹除的后遗症,毕竟,佛怒火莲,可不是那么好想与的普通斗技。
将目光缓缓移上,最后停在了对面两名慕兰长老身上,当下萧炎嘴角浮现一抹冷笑,在失去了阵法的配合下,那“三兽蛮荒决”的效果明显开始大打折扣,这才没多久时间,这两人头顶上那由血色能量汇聚而成的兽头,便是变得虚幻了许多。
然而虽然兽头虚幻了一些,可这并不妨碍两位长老对萧炎投注的恶毒目光,显然,在这么多人的面前竟然被萧炎一个斗皇阶别的小子破去“三首蛮荒决”,简直令得他们颜面尽失,日后回谷,即便一些人明面上不敢说,可背地里,定然也会暗加嘲讽。
而这些他们即将所受的嘲讽,正是面前这个黑袍青年所赐“两位,失去了一人,不知道这“三兽蛮荒决”可还有效?”萧炎笑眯眯的望着脸色难看的两位慕兰长老,笑着道。
“只知走旁门左道的小子,不过是一时好运而已,有何好得意?先前那一掌,想必也不好受吧?”那名熊头人长老咬牙切齿的道。
“还好,能坚持到把你们解决。”萧炎随意的笑道,这点伤势,与当初云山战之后想比,简直就是天壤之别。
“狂妄的小子,即便是失去了一人,我二人也足以将你拿下,等将你擒下后,我们会一根一根的将你身上的骨头敲碎,看看你还能不能跑那么快!”狮头人长老,语气之中,充满着怨毒。
听得这般狠话,萧炎却是摇了摇头,两个稍强的斗皇巅峰而已,对于他来说,虽然略有些麻烦,可却还谈不上棘手。
面色不变,萧炎体内斗气却是开始了迅猛运转,手印也是悄然陡然变化,繁琐的手印翻飞间留下道道残影。
而见到萧炎施展手印,那慕兰谷的两位长老也是赶忙凝神,吃了先前那么一个大亏,他们再小觑前者,可就真的是傻子了。
冷笑的望着二老举动,萧炙手印变化速度越来越快,以他如今的实力,全力施展开山印的话,定然能让得这两个老家伙没什么好果子吃。
“唳!”
就在萧炎手印即将猛然爆衾的霎那,突然,一道尖锐的鹰啼之声,响彻天际,最后浩浩荡荡的在这片地区回荡着。
听得这道鹰啼之声,在场除了萧炎之外的所有人,脸色皆是微微一变,要塞之上的海波东等人,面庞更是异常难看了起来。
“她不是在疗伤么?怎么又出现了?!”
正文 第七百三十八章 毒宗宗主!
随着鹰啼之声回荡天际,那手印凝结的萧炎也是微微一愣,望着对面那突然脸现狂喜之色的慕兰二老,眉头顿时紧皱了起来,目光也是顺着鹰啼之声所传来的方向望去。
“小子,我看以你现在的状态,还能不能再打败一名斗宗强者?”熊头人长老目光怨毒的望着萧炎,狞笑道。
萧炎面无表情,目光只是紧紧的盯着那三大帝国联盟军之后没那遥远的天际,那里,一个庞大的影子,正在闪电般的掠来。
影子迅速的破开天际,片刻之后,终于是猛然出现在了所有人的母光注视之下,只见得那庞大影子,赫然是一头幽蓝色的巨鹰巨鹰通体呈幽蓝之色,锋利的大嘴弯曲成一个泛着寒芒的弧度,脚下硕大的鹰爪,也是锋利无比,光看这势头,便是有着轻易碎石乓,力。
而当这头幽蓝巨鹰出现之刻,那三大帝国的联盟军队,猛然沸腾了起来,更有一些人直接是匍匐在地,冲着飞掠而来的巨鹰,脸现狂热之色。
“唳!”
又是一道嘹亮鹰啼响彻,巨鹿终于是夹杂着狂风出现在了这片战场的天空之上,巨大的双翼缓缓振动,所带动的狂风化为细小的风卷,沿着四面八方席卷而去。
巨鹰悬浮,全场的目光,都是汇聚在了那鹰头之上,那里,一道妙曼娇躯平静而立,周围吹拂的狂风,却是连其衣角都未曾拂动,女子身着一袭略显宽松的紫红衣衫,袖口处,被昂贵的紫金丝轻巧的绕了一囡,显得格外的奢华,当然,最令得人注意的,还是女子那一头璀璨如白雪般的长发,就这般柔柔顺顺披散而下,如飞溅的银河瀑布般女子脸颊之上,带着遮掩了容貌的面纱,虽然朦朦胧胧,可却给予了人一种欲一探究竟的好奇之心,另外,稍显得诡异的,是那对如枯木般没有多少情感的灰紫双峰望着那巨鹰之上所站立的白发女子,天空上那些飞掠的流光,顿时有着大半赶忙停顿下来,悬浮在天,对着前者躬身行礼。
“恭迎宗主!”
突然出现的白发女子,也是直接给美杜莎与雁落夭的那处战场造成了不小的震荡,两人在一次猛烈对撞后,皆是退后几步,那落雁天快速抹去嘴角一丝血迹,身形闪电的倒退,而在其退后时,不忘对着脸颊冰寒的美杜莎大笑道:“哈哈,真是可惜啊,虽然慕兰三老那几个不中用的家伙失手了,可我们却还有毒宗宗主这位连你都无可奈何的斗宗强者,今日,加玛帝国的命运,已经注定了!”
美杜莎脸色冰冷,一对泛着杀意的眸子,跳过落雁天,直接盯向了那巨眉之上的白发女子。
在落雁天身形退后时,萧炎面前的慕兰二老,对视了一眼,也是闪身而退,几个纵掠间,便是出现在了巨鹰附近,然后小心翼翼的顿下身形,不敢再上前,他们知道,这个白发女子,用毒太过恐怖,若是接得太近,恐怕什么时候中毒昏迷了都不知道。
要塞之上,原本欢呼的声音已经尽数烟消云散,一片格外的寂静笼罩着城墙上面,无数人望着那巨鹰之上白发飘飘的女子,眼中皆是有着一股发自内心的恐惧之意,这种眼神,即便是落雁天以及慕兰三老同时出现,都未曾出现。
“她不是在疗伤么?怎么."竟然会在这个时候出现?”海波东放在城墙墩上的手掌不自觉的颤抖了一下,声音异常嘶哑的道。
加刑天,法特等人的脸色也是好不到哪里去,面对着这位神秘莫测的毒宗宗主,即便是美杜莎出手,也难以取胜,而且那一手诡异绝伦的毒功,更是令人人防不胜防,有她的出现,今日的危机,恐怕将佘再度暴涨了。
萧鼎轻轻揉了揉额头,眼中也是有着一抹颓败之色,显然,这位神秘的毒宗宗主的出现,给予了他极为庞大的压力。
那位毒宗宗主,这才刚一出现,便是令得加玛帝国方向陷入了这般低落的氛围,从此可以看出,加玛帝国人,对于前者,心斗抱着何等的恐惧之心。
天空上,萧炎脸色阴沉的望着退后的慕兰二老,然后母光也是投向了那巨鹰之上的白发女子,心头微微一沉,他能够感觉到,这个神秘女子,实力极为恐怖,恐怕不比美杜莎弱上多少,看来今日,情况越来越不妙了。
“她便是那个毒宗宗主,你小心点。”美杜莎身形一动,出现在萧炎身旁,脸颊凝重的道。
瞧得连美杜莎都是这般神色,萧炎心中再度狠狠沉了一沉,看来这毒宗宗主,实力果然极端恐怖。
“有把握对付她么?”萧炎低声问道。
“难."此人也极其诡异,拦住她便已是极限,打败她除非真的是拼得两败俱伤,不然的话,也很难。”美杜莎迟疑了一会,摇了摇头,道。
闻言,萧炎也只得轻叹了一口气,偏头望了望那气氛死,寂的城墙,咬了咬牙,道:“拦住她也好,对方的慕兰三老已经被减废了,那落雁天,便交给我来对付!”
美杜莎再度迟疑了一下,微微点头,然而心中专『是略有些低沉,虽说她与萧炎或许能够拦住对方两名斗宗强者,但是,三宗的强者,比加玛帝国多上许多,这若是大举攻城的话,恐怕还真要不了多久,黑山要塞便是会失守,而到时候一旦让得这联盟大军闯进帝国内部,即便是他们有余力追杀,也是会被搞得筋疲力尽,但如今的状况,除了如此之外,便是再无其他办法,毕竟他们总不可能将这毒宗宗主以及雁落天放进这场攻防战之中,这两人举手投足间,恐怕便是能抹杀不少炎盟与蛇人族的强者。
在萧炎与美杜莎商量决议之间,那远处巨鹿之上的白发女子,灰紫双眸淡漠的扫了扫飞掠而来的落雁天以及慕兰二老,声音平淡的道:“两位,你们有些让本宗失望了。”
听得她这话,落雁.天与慕兰二老脸庞上皆是有些尴尬,前者冷哼道:“还不是这三个老家伙大意,不仅未能将一个斗皇阶别的小子收拾,而且还被人家将“三兽蛮荒决”破去,重伤一人。”
见到落雁天出口讽刺,那慕兰二老也是大怒,先前化为熊头人的长老怒声道:“落宗主,那小子可不是寻常斗皇,先前那般诡异身法,我敢说,即便是你金雁宗最顶级的身法斗技也定然比不上!”
“不管他身法如何奇妙,至少,他只是一名斗皇!看来慕兰谷的慕兰三老的名头,也是有些水分在内的啊。”落雁天冷笑道,他此刻心中也是怒火颇盛,若非是这三个老家伙掉链子,他又怎会在美杜莎手中那般狼狈,从而导致在这么多人面前丢脸。
“落雁天,你不要太过分了,我慕兰谷可不会惧你金雁宗!”闻言,慕兰二老顿时大怒,厉声喝道。
“怎么?失去了“三兽蛮荒决”的你桷-,也还敢与我大呼小叫?”落雁天眼睛一眯,声音阴测测的道,没有了“三兽蛮荒决”的慕兰三老,就只是寻常的斗皇巅峰强者而已,对于一名斗宗强者来说,可没有多大的威胁。
“你."”慕兰二老气极,脸色涨紫,可却还真不敢动手。
“吵够了?”就在三人针锋相对时,巨鹰之上的白发女子,声音淡漠的道。
听得她话音中的冷意,落雁天以及慕兰二老皮肤微微十寒,再次狠狠的对视了一眼,便是转开7眼神。
“慕兰二老,接下来你们便汇聚在大军强者之中吧。”灰紫眸子在两人身上扫了扫,白发女子淡声道。
闻言,慕兰二老面色有些变化,却只能苦笑着点了点头,失去了“三兽蛮荒决”的他们,也只是斗皇巅峰而已,斗宗阶别间的战斗,他们以及掺和不上,当下身形一动,便是汇八下方的大军之中。
将慕兰二老打发开去,白发女子瞥了一旁的落雁天一眼,声音依旧古井无波:“美杜莎交给我来."至于你们所说的那个斗皇小子."”
话到此处,她■目光首次对着要塞上空处扫去,视线在美杜莎身上停了停,然后转向了一旁的黑袍青年,当其目光在那张冷峻的年轻脸庞之上时,面纱之下的脸颊,先是一怔,旋即陡然一变,喃喃失声道:“怎么会是他?!”
正文 第七百三十九章 身法较技
白发女子突然间的变化,也是引起了一旁落雁天的注意,当下他也是一怔,这么久来,他还是第一次看见这个性子很是冷漠的女人如此失态。
“毒宗主,怎么了?”略微迟疑了一下,落雁天开口问道。
并没有理会落雁天的问话,白发女子那灰紫双眸只是紧紧的盯着那张一直被深茂在记忆深处的脸庞,眼中光芒闪烁,似乎是在挣扎着什幺,如此好片刻后,眼中波动方才缓缓淡去,深吸了一口气,灰紫双眸再度回复淡然,视线不知为何一却不肯再停留在萧炎脸上,
“他交给你."”轻挥了挥手,白发女子终于是开口道。
闻言,练雁夭笑着点了点头,狞声道:“放心吧,我会让他在我手中痛快的死去。”话音刚刚落下,他却是猛然感到一道充斥着森冷之意的目光射了过来,当下连忙扭头,却是瞧得那白发女子正目光冰冷的射来。
被白发女子如此盯着,落雁夭皮肤上顿时泛起细小的疙瘩,心头虽然莫名其妙,可脸庞上还是堆起极为勉强的笑容,干笑道《“怎么了?”
“记住,我要活的!”白发女子声音之中,充斥着冷厉之意。
听得这话,落雁天顿时一愣,旋即心中泛起一道古怪意味,自从认识这毒宗宗主以来,他一直便是为对方的那种漠然无情感到心凉,因此心中一直都是对其很是忌惮,然而这么久来,他却是头一次听见,她竟然说出这般要求。
“呵呵,既然毒宗主有这要求,那自然没什么问题,等会我们开战时,大军是否也可以直接进攻了?将他们这要塞攻破,想必对方士气必定大跌,而连带着加玛帝国的强者也是会心生退意,如此的话,我们也能省去许多麻烦。”心头念头转过,雁落天连忙笑道。
白发女子眼芒闪烁,这般办法本来也就是她的意思,但不知为何,此刻的她,却是有些抗拒如此做法,因为她知道,如果真那样做的话,加玛帝国,持会死伤无数,而他…
银牙微微咬了咬,白发女子摇了摇头,声音冷冽的道:“不用,只要将这两人解决,加玛帝国自然会不攻自破。
语罢,白发女子收回邵冰冷目光,脚尖一点鹰头,旋即身体便是凭空悬浮天际,而那巨鹰则是闪动着巨大双翼,对着侧方飞掠开去。
望着掠下鹰头的白发女子,雁落天无奈的摇了摇头,如此的话,他岂不是要多劳累一些了?
娇躯立于虚空,白发女子灰紫双眸冷漠的瞥在美杜莎身上,缓缓的道:“美杜莎,投降吧,目后,我会给予蛇人族一块满意的安居之地。’’
“做梦?”美杜莎讥讽一笑,高傲如她,怎么可能接受这种近乎施
舍的赐予。
“既然你执意如此,那本宗也只能将你蛇人族尽数毁灭了."”白发女子也不恼,语气依然平淡,只不过说出的话,却是残忍的令得人颇为心寒。
“你来试试!”美杜莎脸颊之上,也尽是阴寒之色,对于这位白发
女子,她也是恼怒得厉害。
“你便是那毒宗宗主?”萧炎站于一旁,目光在这位白发女子身上来回扫了扫,皱眉沉声道。
听得萧炎的声音,那白发女子却是眼芒微微闪烁,略垂眼眸,声音平静的道:“你又是谁?”
“炎盟盟主,萧炎。”萧炎拱了拱手,淡笑逍。
听得这一直被她珍藏在记忆之中的名字,白发女子袖中纤手微微一颤,声音却是未出现太多波动:“让炎盟投降,本宗担保,一人不伤cL”
跟在白发女子身后的落雁天,听得这话,眼神更是变得古怪许多,一人不伤?这话从这位杀人如麻的女魔头哺中说出来,怎么如此的具有讽刺效果?不过今天她似乎真的有些奇怪啊."
心中念头闪动,雁落天目光突然投向那黑袍青年身上,似乎一接触到此人,这毒宗宗主便是会略有些不同寻常,难道她看上了这小子不成?
“投降之事若是做了出来,恐怕就无颜见族人了,宗主这般好提议,还是算了。”萧炎笑了笑,笑容中略有些嘲讽,,目光在邵白发女子身上再度一扫,不知为何,心中似乎若隐若现的感觉到一抹熟悉的味道,但想要摸索,却是毫无头络,毕竟如今的她,与当年相比,不管是性子,容貌,外形,都是产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听得萧炎的话,那落雁夭眼神一冷,刚欲出口喝斥,却是突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鳖了鳖一旁的白发女子,迟疑了一些。将这话给咽了下去。
闻言,白发女子顿时低声叹息了一声,灰紫双眸转向美杜莎,声音淡淡的道:“你的倚仗,想必便是她吧,既然如此,那我便将她打败,到时看看你是否还会如此坚持。
“好大的口气,上次那一宇看来并没有让得你懂得收敛点!”美杜莎冷笑一声,磅礴斗气猛然白体内暴涌而出,在而这股可怕斗气冲击下,连周围的空间,都是狠狠震荡了起来。
磅礴的斗气,在你弥漫至白发女子周围身几丈距离时,便是犹如遭受到·了什-么无形之物矩,停滞不前,-一些强行冲进去的七彩斗气,更是以肉眼可见的速度迅速被分解成虚无。
见到两人已经暗中开始对悖,那雁落天嘿嘿一笑,身形一动,直接是对着萧炎暴掠而去,嘴中冷笑道:“小子,我倒是没想到你能破去慕兰三老的三兽蛮荒决,你那身法斗技,我倒是有些感兴趣,将你擒住之后,定要好好研习一番。”
目光微皱的望着暴掠而来的雁落天,萧炎背后火翼一动,也是急忙后退,与慕兰三老相比,无疑这个家伙更要棘手一些,毕竟他是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那股力量属于自己,调动起来也是随心所欲。
萧炎身形刚退,那雁落夭背后猛然金光大放,旋即一对足有七八丈庞大的金色雁翎双翼,迅速展开,微微一扇,狂风呼啸,而其速度,也是陡然暴增,短短一瞬,居然便是直接出现在了萧炎身前,巨大的雁翎翼一振,顿时无数金芒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强悍的劲风,直接是将空气撕裂,呜呜的刺耳声响,在天际回荡不休。
感受着那将身体每一个部位都是笼罩的森寒劲风,萧炎脸色徽变,心神一动,熊熊的碧绿火焰便是自体内陡然涌出,而随着火焰的出现,这片天际温度猛然高涨,而那些金芒,也是在这炽热高温之下,不断的化为一簇簇金色火焰,迅速消散。
“异火?”
瞧得萧炎身体上的碧绿火焰,雁落天也是一声惊咦,身形不迫反进,手掌成刀型,璀璨金光暴涌,旋即狠狠的对着萧炎脖子劈砍而去。
感受到雁落天手刀之上所蕴含的凌厉劲风,萧炎脚下银芒急速闪烁,而其身形,也是诡异的向后闪退而去。
“想跑?”见到萧炎身形后退,雁落夭冷笑一声,身体扭成一个奇异弧度,旋即脚掌一踏,身形便是划过虚空,如跗骨之蛆般的跟上萧炎。
迅速跟来的雁落天,也是令得萧炎眼瞳微微一缩,对方的身法斗技,似乎也是极为奇妙,至从修炼了三千雷动以来,他还是第一次被人如此紧贴过。
脚下银芒再度暴闪,一道残影驻留原地,而萧炎身形,则是如瞬移般,出现在了几十米之外。
而当萧炎务形刚刚出现时,面前劲风再度袭来,只见得那雁落夭双手平展西开,双腿向后微曲,犹如大雁飞行般融过虚空,再度诡异跟上萧炎。
“嘿嘿,小子你的身法果然不错,简直便是能与我金雁宗的“雁天行”身法相洛美,若是我能够得到,稍加研习,速度定然合远超寻常斗宗强者。”落雁夭阴测测一笑,脸庞之上,有着掩饰不住的贪婪,显然,萧炎所施展的身法,勾起他的贪婪之心。
“怎么?不跑了?”见到萧炎此次被追上竟然没有再逃窜,雁落夭眉头一挑,手掌之上,金光越加浓郁,凌厉劲气将空间震得徽微波动。
背后雁翎翼猛然一振,落雁灭身形如鬼魅般的窜现在距萧炎不到半米处的地方,阴冷一笑,被金光包襞的手刀,便是狠狠对着后者肩膀劈砍而去。
金光手刀划破空间,然而就在其即将狠狠劈中萧炎肩膀之时,后者脸庞上却是勾起一抹冷笑,手中保持了许久的手印,猛然间推出,旋即极为轻巧的磁在了落雁夭胸膛之上。
“开山印!
正文 第七百四十章 爆!
手印落在落雁天胸脖之上,萧炎脸庞陡然冷厉,旋即,一股磅礴的狂暴能量,猛然自其掌心中暴涌而出,最后铺天盖地的尽数倾泻到后者身体上。
“嘭!”
在无数道目光的注视下,惊雷般的炸响在天际陡然响彻,一股肉眼可见的可怕能量涟漪,自两道人影交织处暴涌而出,最后疯狂的四面扩散。
在手印印在自己胸口之上的那一霎,雁落天脸色便是变得极为难看了起来,他并没有预料到萧炎凭借着斗皇阶别的实力,竟然能够发挥出威力如此强横的斗技攻击!
不过虽然有些措手不及,可不管如何,雁经天都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凭借着过人的能量调动力,在萧炎掌心那趿雄浑劲气暴涌而出的霎那,其身体表面也是爆发出璀璨金光,密密麻麻的金色雁翎涌现而出,最后形成一幅雁翎金甲,将其胸膛处的部位,严实包裹。
就在金色雁翎浮现的那一刻,萧炎掌心中的那股澎湃力量,也是如期而至!
噗嗤!
如此近距离尽数承受下萧炎的全力一击,即便这雁落天在关键时刻召出了雁翎金甲,可却依然未能将所有力量抵御而下,依然是有着不少狂暴劲气震碎金甲,结结实实的印在其身休之上,当下,雁落天喉咙一甜,一口鲜血竟然忍不住的喷射而出。
雁落夭这口鲜血的喷出,顿时引起下方无数人惊哗出声,那三大帝国联盟军一个个目瞪口呆的望着前者,这才交手没几分钟,这位斗宗强者,怎么就直接吐血了?
在三军联盟的半空上,慕兰二老瞧得这幕,脸皮也是抖了抖,旋即面噙冷笑,心中暗骂一声活该,早说了那小子不是寻常斗皇强者,这家伙居然还敢仗着身法敏捷如此近距离的接触,当真是闲脸皮太长,没有地方丢了。
与三军联盟的目瞪口呆相比,那原本寂静的要塞之上,却是爆发起惊天的欢呼声,在这一刻,那原本来自毒宗宗主的恐惧,也是被这一幕冲淡了许多。
“这小子,这一掌可真是无可挑剔,没有丝毫的拖泥带水。”海波东等人面带笑容,赞不绝口的道。
“小混蛋!”
听得要塞之上的嘹斋欢呼声,雁落天顿感颜面大失,一声怒骂,旋即金光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最后在指尖,手臂,肘尖,脚尖,脚膝,后背等等十多处地方,径直延伸出十几柄极为锋利的金色尖刺,伴随着这些尖刺的出现,雁落天整体看起来就是一个全副武装的刺猬。
“小子,本宗定要将你的手板,一根根的拔下来!”落雁天眼睛中充斥着暴怒,咬牙切齿的道。
而随着其声音的落下,其背后巨大的雁翼一振,便是径直对着萧炎暴掠而去,五指所化的锋利金色指剑,对着萧炎全身各处要害,直刺而去,暴怒之中的落雁夭,似乎已经忘记了先前那白发女子对他的交代。
被暴怒的落雁天欺近身,萧炎也是连忙后退,不过他的速度与前者只是相仿,因此想要彻底将之甩开也是极难,因此,这才刚刚没交手几回合,其身体之上的衣袍便是被对方身体上密布的金刺划得支离破碎,一道道殷红血痕出胱在身体之上,纵横交错,看上去很是有些狰狞。
再次有些狼狈的闪避开落雁天的攻击,萧炎手掌。&然对着地面上一握,先前那被慕兰三老强行夺走并且落地的玄重尺便是直接化为一道流光暴射天际,最后落入萧炎手中。
重尺入手,萧炎连忙舞动庞大的尺身,将雁落天那近乎疯狂的连环攻击抵御而下,不过即便有着重尺的抵御,可顺着尺身传来的道道雄浑力量,也是令得萧炎手掌近乎麻木,一名发狂的斗宗强者,实在是太过棘手了,特别是这种还满身长刺的家伙。
天空上突然在雁落天那疯狂攻击下显得险象环生的萧炎,也是令得要塞上所有人都是再度将心给提了起来,此刻美杜莎与毒宗宗主的战斗已是越来越激烈,若是萧炎被雁落天击败的话,定然会令得美杜莎心惊而露出一些破绽,到时候恐怕还会令得那毒宗宗主趁势攻击。
“萧炎,一定要坚巷住啊!”
海波东等人皆是紧握着拳头,目光紧紧的注视着天空上的战斗,每次心都会因为萧炎身体上出现的伤痕而颤抖一下,他们也都知道,虽说萧炎在施展全力之下,能够与斗宗强者一较长短,但那也是在拼得自己伤势不轻的前提下,这种较量,简直就是在拿命拼。
萧炎这边有些不太妙的形势,也是被时刻关注着这边的另外一处战囹的两人所察觉,当下两人脸色都是徽做一变,不过在看了一眼对方之中,皆是狠狠一咬银牙,下手更是狠了几分。
这两个女人,如今都是那种心狠手辣之人,打起来自然也是格外凶险,那狠辣攻击方式,连一些旁观者都是看得浑身泛寒,这个世界,女人凶狠起来果然比男人更可怕。
叮!
五根锋利金刺狠狠的勾住重尺,雁落天脸庞上闪过一抹狰狞,手臂猛然一扭,重尺便是猛然旋转起来,将萧炎的手掌挣脱了去。
击开重尺,雁落夭身形诡异一动,便是直接出现在萧炎身前,膝盖猛的狠狠撞在萧炎小腹之上。
遭受重击,萧炎面色也是浮现一抹苍白,一丝血迹从嘴角溢流而下,眼中闪过一抹狠色,拳头猛然紧握,也是恶狠狠的砸在雁落天腰部位置。
一拳换了一膝,萧炎脚下银芒栝然暴闩,旋即留下一道残影,身形暴射而退。
“走得了?”
萧炎刚一消失,雁落天便是察觉,狞笑一声,身形再度曲成奇异弧度,背后雁翎翼一振,身形陡然消失,再度出现时,居然已经是在萧炎身后。
雁落天出现在身后,萧炎也是利马有所感应,然而此次还来不及施展三千雷动逃掠,雁落天的拳头,便是狠狠的砸在其后背之上。
“噗嗤!”
这一拳,直接是令得萧炎一口鲜血喷出,而其身形也是对着地面上坠落而去,雁经天见状,恶狠狠一笑,背后金色雁翎一振,猛然对着坠落的萧炎俯冲而去。
见到这一摹,要塞之上顿时爆发出阵阵惊骇声音,海波东等人也是面色一阵苍白,还是顶不住么?
“海老,你们准备出手救回三弟!”萧鼎脸色阴沉,低喝道。
海波东点了点头,背后雪白的冰翼迅速浮现,然后猛然暴掠而出,对着萧炎所在的方位闪电般的冲去。
半空中,萧炎急速的坠落而下,耳边的狂风呼呼作响,而其眼眸,也是紧闭着,整个人就犹如陷入了昏迷一般,只是,若是仔细倾听的话,则是会发现,其嘴中正在低低的催促着:“快了,马上就能好了!”
璀璨的金色雁翎翼展开,极为的壮观,雁落天望着那近在咫尺的萧炎,眼中狞笑更甚,这个斗皇小子,竟然让得他堂堂一名斗宗强者当众吐血负伤,这对于他来说,简直就跟当众扇了他一巴掌一般令人难以忍受,所以,无论如何,他都要将这家伙抓住,然后好好折磨一番!
急速赶来赂海波东,望着那速度快得恐怖的雁落天,脸色也是异常难看,咬着牙使劲的提升着速度,想要在他之前赶到救下萧炎。
近在咫尺的距离,雁落天双翼,身形猛然下扑,而其手掌,也是恶狠狠的对着萧炎脑袋抓了过去。
然而,就在其手掌即将碰绁到萧炎脑袋时,后者脑袋猛然一扭,竟然便是直接躲避了开去。
萧炎突然间的躲避,令得雁落天一惊,这家伙,不是已经昏迷了么?惊讶持续了短短一瞬,雁落天眼中便是掠过狠意,一脚狠狠的对着萧炎后背心的位置踹去。
脚掌在金光的包裹下,撕裂空气,而就当击中目标时,萧炎却是猛的身形一转,冲着雁落天狰狞一笑,手掌一甩,一朵巴掌大小的三色火莲,陡然冲着后者暴掠而去。
就在火莲被萧炎掷出的那一刻,疾奔而来的海波东也是瞧见了此物,当下眼中涌现一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