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88部分

这般实力,倒也不算奇怪。
“萧炎,怎么办?”海波东紧皱着眉头的望着天空,他也能够隐隐感觉到药老情况有些不妙,可却没有丝毫办法,虽说他如今实力接近斗皇巅峰,可斗宗阶别的战斗,他依然是没有多少插手之力。
萧炎面色阴沉,却也说不出半点办法,若是他如今不是重伤倒还好,再次使用三种异火相融的佛怒火莲,即便不能击杀鹫护法,可至少能给予他一些伤害,而到时候对药老也会有着一些帮助,但是…”』现在这副重伤体质,别说施展三种异火的佛怒火莲,就算是自保之力,都是不曾具备。
“先看看吧…”声音阴沉的说了一句,萧炎便是不再说话,目光紧盯着天空,心中发狠,若是真到了那一地步,即便真的是拼得这条命,也定要出手!
见到萧炎这般,海波东也只得暗叹了一声,抬头望去那黑云之下的战斗,拳头紧握,以他与萧炎的交情,自然也难以眼睁睁的看着药老被捕,所以真要到了那地步,他也只能拼了这把老骨头一试了。
天际之上,雷鸣闪动,黑云因为恐怖劲气波动,再度被撕裂开了一道缝隙,一丝阳光从中倾洒而进,而那道光柱照耀下,两道身影刚好再度猛然交错,低沉厉喝响起,两人如同两枚炮弹般,暴掠而出,最后在光柱IG洒间,狠狠相撞!
“嘭!”
一道霹雳巨声响彻天际,无数人双耳都是在此刻被震得一阵刺痛,更有不济者,耳处,竟然都是溢下了些许鲜血,两人这恐怖的交击所造成的声波威力,便是丝毫不逊色萧炎全力之下施展“狮虎碎金吟”造成的伤害。
巨声响起,两道人影也,是猛然倒飞而出,一道细微的低沉闷哼声传出,却是准确的落进了萧炎耳中,顿时后者心中一沉,药老受伤了!
随着这道凶悍对碰后,天际上弥漫的黑云倒是变得虚薄了许多,阳光透过昝薄的黑云倾洒而进,驱散了一些广场上的黑暗。
“桀桀,不愧是闻名大陆的药尊者,到了这个份上竟然还这么难啃,不过,这样的战斗,你还能坚持多久?”黑影悬浮天际,鹜护法望着远处身形越加虚幻的药老,阴声怪笑道。
“老夫也不行,你这状态能一直持续下去。”药老面无表情道,虽说体内状态现在已经极为不妙,可却是不能有着丝毫泄露。
黑色斗篷下红芒闩烁,片刻后,鹜护法突然阴森一笑:“我也倒傻,有个能够手到擒来的软柿子不抓,却来找你这个带刺的家伙,既然你对那小子那么好,本护法若是将其抓住了,你还不束手就擒?”
鹜护法阴笑声一落,便是不待药老有所反应,身形一闪,便是划破天际,直奔萧炎所在的方位。
“卑鄙!”见到鹜护法的举动,药老面色也是瞬间大变,怒喝一声,也再不管体内激烈波动的灵魂力量,身形化为模糊影子,赶紧追掠而去。
鹜护法的速度,快得恐怖,在其先前声音刚刚落下时,身影便已出现在了萧炎不远处的地方,两个呼吸间,便已近在咫尺!
见到突然奔袭而来的鹜护法,海波东等人也是脸色一变,骇于前者威势,纳兰桀,木辰等斗王强者,皆是骇得连连后退,唯有海波东,加刑天几人尚好一些。
突然改变攻击日标的鹜护法,也同样是令得海波东等人一怔,不过下一刻「海波东便是反应过来,狠狠一咬牙,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萧炎面前,而其后,加刑天等强者在迟疑了片刻后,除去阴骨老手三位黑角域的强者,其余几人倒也是咬着牙冲了上去。
“不自量力,滚开!”
黑影暴掠而至,见到那挡于面前的海波东等人,鹜护法一声阴冷喝声,旋即袖袍一挥,诡异黑雾顿时暴涌而出,旋即化为巨大手掌,狠狠的拍向了海波东等人,虽说后者几人赶忙联手迎敌,可在那巨大的差距下,仅仅一回合,便是会拍飞了去。
一击拍开海波东等强者,鹜护法一声诡笑,身形一闪便是出现在了萧炎面前。
“小子,乖乖的将你萧家的东西叫出来,本护法还能让你死得痛快点!”黑色斗篷下,露出一张干枯得如骷髅般的脸庞,看上去,甚是恐怖骇人「而在其话音脱口时,一双如鬼爪般的手掌也是陡然探出,旋即直抓向毫无放抗之力的萧炎。
眼瞳之中,鬼爪迅速放大,萧炎死咬着牙,体内为数不多的斗气迅速涌动,欲催动琉璃莲心火拼死反击!
以萧炎如今的实力对抗鹜护法,结局如何,几乎所有人都清楚,因此,在场的人,皆是只能睁着眼睛看着那下一刻便是要落入鹜护法手中的萧炎。
鬼爪掠过虚空,瞬间便至萧炎喉咙处,然而就在其猛然一握时,空间骤然一阵波动,旋即一只如白玉般的修长玉手闪掠而出,玉指徼曲,形成一个玄异弧度,屈指一弹,恐怖劲风暴射而出,狠狠的击在鹜护法手爪之上,其上所蕴恐怖之力,居然是将鹜护法震得身形微颢。
趁着后者身形微颤抖的霎那,那玉手直接是抓着萧炎衣袍,然后飞身后退。
“是谁?竟敢插手我魂殿之事!”攻击被阻,鹜护法脸色瞬间阴沉,抬起头,望着那美丽动人的妖艳女子。
妖艳女人淡淡的瞥了鹜护法一眼,一道与当初如出一辙的话语,再度缓缓响起。
“他的性命,是我的。“”
正文 第六百九十三章斗宗大战
听得天际那突然响彻而起的清冷声音,无数道目光顿时瞬间投射了过去,而当这些目光在看见那妖娆动人的妖艳女子时,皆是有着片刻的失神,这般近妖容颜,实在是太过引人注目。
当然,一些对这张脸颊颇为熟悉的人,在瞧见之后,却是脸色大变的惊呼出声。
“美杜莎女王?。加刑天。法妈等强者,满脸震惊的望着那拎着萧炎闪退的女子,顿时失声叫道。
几人的喝声也是在广场上引起一片马蚤动,美杜莎女王的凶名。在这加玛帝国可是极为不弱,虽说这几年消失了踪迹,可其凶名与艳名依然是没有多少减弱。
相对于加刑天等人的震惊。海波东倒是稍好一点,他已经见过美杜莎一面,虽然并不很清楚她与萧炎之间的关系,可看起来似乎并不算敌人。
“有了她出手,这局面怕是要好一点了”心中轻松了一口气,海波东暗自喃喃道,这美杜莎女王也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斗宗强者,虽说或许依然比不上吞噬了众强者灵魂的鹜护法,可想必也能够将萧炎保护下来
“不用惊慌,萧炎与她关系不浅”偏头望着加刑天等人震惊神色,海波东一笑,解释道。
闻言,加刑天等人方才略有些惊疑不定的放下心中忐忑,这种情况,若是再出现美杜莎女王这等强敌,恐怕在场的人没一个人能跑掉,而且,最重要的,还是如今美杜莎女王的实力!
当年的美杜莎,也只是处于斗皇巅峰,虽然比加刑天要强许多,可也并非真正的斗宗强者,然而先前。看她那出手的速度以及竟然能抵挡住鸯护法一击的身手,想必如今定然已至斗宗阶别。
斗皇巅峰与斗宗虽只有一线之隔,可尖际差距却是宛如鸿沟,这一点,加刑天最为清楚。
“没想到她竟然已经突破了”轻叹了一声。加刑天面色有些苦涩,他在这一步已经止步多年,可却丝毫没有进展,而现在看见当日相差不多的美杜莎居然已经突破,心中难免有些嘘喘。
“真是没想到萧炎竟然还和她有着交情。”法妈摇了摇头,心中着实为萧炎的暗中势力感到震惊,算上那药老的话,他这边几乎便是有着两名斗宗强者,这般阵容简直可怕!
几人相视苦笑,没想到这短短三年时间,当年那个势单力薄的少年,身边便是凝聚了如此强大的一股势力,这般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半空中,云韵与纳兰嫣然在美杜莎出现时也是怔了一怔,旋即眼中神色略有些变幻,不过紧接着便皆是化于无形。
“我就料到你会出手”望着身旁的倩影,萧炎轻咳嗽了一声,笑道门
黛眉微微一皱,美杜莎冷声道:“我是因为那“复魂丹”的缘故,否则谁管你死活!”
萧炎一笑,对于这女人的嘴硬程度,他早就有所体会,因此也不在这里过多纠缠,目光直直的盯着美杜莎,低声道:“今日,拜托一件事,若是你能做到,我萧炎这条命,交给你也无妨。”
闻言,美杜莎充满着异样魅惑力的狭长眸子微微一眯,自从认识萧炎以来,这是他第一次在她再前说这般带着恳求的话语,这一刻,她心中有种说不清的情绪,对于后者骨子里的傲性,她颇为清楚,然而今
缓缓压下心中的异样情绪。美杜莎女王轻瞥了一眼面前的骜护法,再看了看那身体悬浮在不远处的药老,道:“想要我出手保护你那位老?”
“嗯。”
在萧炎那灼灼目光注视下,美杜莎却是缓缓偏过了头,美眸凝视着不远处的鹜护法,好片刻后,方才红唇微动,吐出一句话来:“难,这人实力太强,连我也并非他对手,护得住你,就不能分神护你老
听得美杜莎此话,萧炎心头顿时一沉,这情况,已经不妙到了这种地步么?连美杜莎这般骄傲的女人,都直言不是此时骜护法的对手。
“那你与老师联手对付此人?”萧炎试探的道,虽然单打独斗都不是鸯护法的对手,可若是两人联手,想必应该能与那鸯护法抗衡吧?
“你老师经过先前连番大战。再加上还受了一些伤,如今战斗力已大减,就算与我联手,也同样难以阻拦此人,甚至若是被他一旦抓住破绽,再次出手抓你,那么便是无人能抵挡了。”美杜莎缓缓的道。
提议再度被否决,萧炎心情越发低沉,今日,情况当真是糟得很啊
“美杜莎女王?”用谓与美杜莎低声交谈时,那蛰护法也是回过神来。听得加册咒愕人的喝声,当下斗篷之下红芒闪烁,这个名头他也是听说过,当年那位美杜莎强者,可是在大陆有着不逊色药老的名声,因此对于这一族的强者,他们魂殿也是有所关注,只是没想到竟然会在这里遇见。
“奉劝阁下。不要管我魂殿之事,不然到时大祸临头可是晚了。”感受着那自美杜莎体内散发那股不可小视的气势,骜护法眼中红芒闪动,声音阴测测的道。
“他的命。是我的,在我收取之前,别人都不能动。”美杜莎淡淡的瞥了一眼酱护法,道。
闻言,那斗篷之下,诡异红芒猛然暴闪,一道澎湃黑色雾气,自其体内暴涌而出。最后如狼烟般,直冲天际,那由其体内爆发而出的威势,即便是斗王强者,都是不得不感到一种胆颤。
感受到那自骜护法体内涌出的澎湃气势,美杜莎那冷艳的脸色也是首次露出一抹凝重,这般强者,简直是她这么久以来所遇见的首位,看来,今日想要善了是不可能的了。
“就照你所说的试试吧,我与你老师联手”轻吐了一口气,美杜莎突然偏头对着萧炎道,如今之计,若她只是护着萧炎的话,那么药老想必没几个回合就会败于莺护法手中,而到时候一旦药老被抓,那么萧炎怕也是得暴走。
“多谢了。这份情,萧炎谨记!”面色郑重的对着美杜莎一拱手,萧炎沉声道。
“本王跟你可没什么情,我这样做只是为了得到“复魂丹”!”听得萧炎这话。美杜莎顿时柳眉微竖,冷叱道。
萧炎尴尬一笑。这种时候也难得跟这嘴硬得要死的女人争辩。
见到萧炎吞声不语,美杜莎这低哼一声,纤手一动,浓郁的七荐能量暴涌而出。最后宛如彩虹般,凝聚在其手掌之上,闪烁着美丽的先。
瞧着美杜莎的举动,那远处的药老略一迟疑。也是再度将骨灵冷火召唤而出,两人一前一后,气势却皆是将处于中心的鸯护法牢牢锁定。
“桀桀。怎么?想要两人联手了?”感受着身前身后涌盛的强悍力量,鸯护法黑色斗篷下的殷红光芒也是大涨,冷笑道。
对于骜护法的冷笑声,美杜莎与药老却是未曾理会,身形微动。瞬间便走出现在了前者不远的地方,雄浑力量蠢蠢欲动,随时准备着发动着凶悍攻势。
红芒闪烁。骜护法目光在美杜莎与药老身上扫了扫,斗篷下的眉头一皱,看如今的情况,不能继续再拖延了啊,这两人实力都是不弱,一旦出点什么岔子。今日不仅得不到灵魂,说不定还会把自己也葬送在此
“看来只能使用那招了啊,真是可惜了,斗宗强者的灵魂可是不能随便寻找到的”心中略有些舍不得的叹了一声,旋即鹜护法眼中诡异红芒一阵暴涌。手印骤然一变!
随着鹜护法手印的变动,那笼罩在其身体表面上的黑色甲衣突然犹如活物一般的蠕动了起来,其中的一张苍老面孔,在这般蠕动中被缓缓挤出,最后化为一个尺许宽大的虚幻人头,人头脸庞之上布满着痛楚之色,看上去宛如受着异样的折磨一般。
而对于这张苍老面孔,在场之人皆是不陌苍,因为那正是先前被鹫护法吞噬了灵魂的云山!
云山那虚幻的人头一出现,一阵阵低沉的诡异呜呜声响便是突然响起,整片天际。也是突然间阴风不断,令人浑身泛寒。
云韵与纳兰嫣然目光死死的盯着那浮现骜护法身旁的虚幻人头,贝齿紧咬着红唇。心中虽然充斥着极端的愤怒,可那股自天际弥漫而下的强横威压。却是令得她们不敢有着丝毫异动。
警护法的举动,也是引起了美杜莎,药老的注意,当下心中皆是暗自警备。
如鬼爪般的手掌缓缓从袖袍中探出,鹜护法轻抓着那虚幻的人头,旋即一阵狞笑。掌心中,诡异的浓郁黑芒暴涌而出,旋即尽数灌注进入人头其中。
随着黑芒的疯狂灌注,那虚幻人头也是急速膨胀,紧紧眨眼时间,便是扩大至丈许多宽,而脑袋的扩大,人头脸庞上的痛苦之色,更是变得清晰了许多。异样的灵魂凄惨叫声,隐隐间渗透而出,顺着阴风,扩散出来。
“森罗万象:魂之异礼!”
当虚幻人头逐渐膨胀至三四丈左右时,一道阴测测的残忍笑声,骤然响彻天际!
(今日第一更,还有两更!)
正文 第六百九十四章 被捕
当鹜护法狞笑声响彻天际,那已膨胀至几丈庞大的虚幻人头脸庞之上的痛苦之色顿时凝固,一股异常浓郁的黑芒从其七窍之中暴涌而出,瞬间之后,在无数道惊骇目光注视下,猛然爆裂!轰^声如雷鸣震荡天地,极度恐怖的黑色潮流,扰如山洪暴发舰,从那爆炸看来的虚幻人头中铺天盖地的涌出,一个眨眼间,诡异的黑色光芒便是扩散开来,最后笼罩整个天地。
此次黑暗,来得极为彻底,那天空之上的耀日也如同在这一刻凭空消失了一般,整个世界,突兀间被黑暗完全充斥。
黑暗笼罩大地,令得所有人都是惊慌出声,旋即片刻之后,一道道各色斗气爆发而起,然而即便是借助着斗气光芒,可在这诡异的黑暗世界中,依然仅仅只能看到几尺之内的范围。
“怎么回事?”
“发生什么事了?”
突如其来的黑暗,令得广丄场上顿时马蚤动了起来,无数人惊骇失声,慌乱在此刻蔓延。
树梢之上,萧炎等人也是为这突然而来的黑暗微微一惊,不过紧接着便是迅速恢复冷静,凭借着出色的灵魂感应力,他知道,这诡异的黑幕只是那鹜护法能量扩散所制,只要能量散去,黑暗自然会自动消散。
“不知老师与彩藕如何了。“”紧皱着眉头望着黑暗的虚空,萧炎拳头紧握,心头却是逐渐的泛起了一抹不安,看先前鹜护法那般举止,似乎是将云山的灵魂抽出,并且自爆。”一个斗宗强者的灵魂施展自爆,那种破坏力。想到此处,萧炎身体便是忍不住的轻轻一抖。
“这家伏枥了那么大的动静,难道就只是制造这么一个黑幕?萧炎身旁,海波东身体笼罩在一层白色斗气中,淡淡的斗气光芒笼罩着附近一丈范围,他皱着眉头看着四周,低声疑惑的道。
闻言,一旁的加刑天等人也是微微点头,他们也是没有感觉到什么太过强悍的能量爆发,除了这个有些诡异的黑幕…
“那家伙将云山的灵魂自爆了,那股爆炸的灵魂波动在他的控制下,主要攻击目标应该是美杜莎与萧炎老师,所以我们未能有多少感觉。”法犸皱了皱眉头,他身为炼药师,自然对那种无形的灵魂波动异常敏感,别人或许不能察觉到,可他却能隐隐的发现,那黑暗的天空某处,一股异常可怕的能量波动,正在逐渐酝酿澎湃。
听得法犸此话,海波东等人脸色都是微微一变,体内斗气迅速奔涌,警惕着随时爆发的灵魂波动。
就在几人说话时,突然有着一道难以听闻的奇异声响在天空响彻。
这道声响颇为低沉,寻常人根本难以察觉,可这落在萧炎耳中,却是宛如雷鸣般。
感受到这声响中所蕴含的那恐怖灵魂波动,萧炎面色大变的猛然抬头,目光死死的盯着黑暗的某处天空,然而在这黑暗的天幕下,却是看不见丝毫东西。
“该死的!”
察看无果,萧炎一声怒骂,紧皱着眉头,片刻后心中忽然一动,一缕碧绿火焰顺着经脉流淌,最后窜上双眸,将那漆黑眸子,印衬得犹如火焰双眸般。
随着琉璃莲心火浮现双眼,那视线不可及的黑暗,竟然开始了缓缓消散「一副带着些许碧绿颜色的世界,绂纹出现在萧炎视野之中。
黑暗消散,萧炎目光瞬间-便是停顿在了那一处天空之上,旋即脸色逐渐浮现一抹苍白。
在那黑暗的遥遥天际之上,药老与美杜莎并立此刻的二人,情况并不妙-「后者倒还稍好一些,前者那本就虚幻的身体,此时更是越加透明。
在两人对面不远处,鹜护法悬空而立,干枯的手掌之上悬浮着一团庞大的黑色光团,光团之内,凝聚着一股可怕的灵魂力量,而这殷略有些熟悉的灵魂能量,则正是先前云山灵魂自爆时,所爆发而出,而此刻,这股由自爆而衍生而出的灵魂能量,已完全被鹜护法所掌控。
虽然视线能够看透这片黑暗,但似乎这黑暗天幕连远处的声音都是隔绝了去,因此萧炎并不-清楚三人之间是否有所交谈,因此,他只能看见三人在对悖了瞬间后,那鹜护法便是脸现狰狞之色,手中庞大的漆黑灵魂能量团高高举起,旋即双掌猛然一推,那团恐怖的灵魂能量便是如一枚黑色流星般划破天际,暴掠向美杜莎与药老。
漆黑灵魂团划过天际,即便是相隔如此之远,可萧炎依然是感觉到一股极强的灵魂压迫。
这股突然出现的灵魂压迫,也是被海波东等人所察觉,不过他们却并不能如同萧炎一般看透这片黑暗,因此只能惊呼出声:“怎么回事?上面打起来了?”
“好可怕的灵魂威压。“”法犸面色涌现一抹苍白,他发现,在那股灵魂压迫下,他的灵魂感知力已经被尽数压缩进了体内,丝毫外溢不得。
在所有人都暗自惊骇时,天际之上那庞大的灵魂能量团也是骤然出现在了面色凝重的美杜莎与鹜护法面前,旋即没有丝毫停滞,便是狠狠的砸了下去,那股恐怖波动,直接是将空间震得一阵颢抖。
毒q暴的灵魂能量,径直砸在已经闪避不开硌美杜莎与药老身体之上,虽然两人已经将本身能量发样至最大,可一名斗宗强眷自爆的灵魂,其威力,又是这般好应付?
七彩能量与森白火焰暴酒而出,死命的抵挡着那狂暴的灵魂力量侵蚀,然而仅仅是片刻时间,漆黑的灵魂力量便是大涨,将那由两人休内涌出的磅礴能量,压制而回!噗嗤!七彩能量迅速消散,美杜莎面色也是浮现一抹苍白,片刻后脸颊一红,一口鲜血忍将不住的喷出,而其身形也是急速暴退。
美杜莎能够全身而退,雨如今已经颇为虚弱的药老,却是没有了这般能力,而且那自爆的灵魂力量,对于他这种没有肉体防护的灵魂,伤害更是异常之大,因此,当防御在面前的骨灵冷火消散时,那诡异黑芒顿时如潮水般的尽数倾卸在其身体之上。
身体遭受这般重击,药老的身躯,几乎变得犹如透明水迹般,显然,这一击,真正的令得药老受了重伤,而且,萧炎也是能够感觉到,药老的气息,越来越虚弱。
“桀桀,药尘,本护法说过,今日,你是难逃我之手!”望着那身形变得几乎透明的药老,鹜护法那阴森笑声顿时在庞大的黑幕中响起,旋即其身形一闪,瞬间便是出现在了药老不远之地。
瞧得鹜护法这般举动,暴退的美杜莎脸色也是橄做一变,身形一动,闪电般的对着前者暴掠而去。
“哼!”美杜莎身形刚动,那鹜护法便是冷哼一声,手印一变,美杜莎周身的黑幕便是一阵诡异蠕动,旋即空间迅速扭曲,将前者掠来的身形阻拦而住。
借助着黑幕之助,将美杜莎阻拦,鹜护法干枯手掌之上,黑芒陡然浮现,旋即如鬼爪般,直接抓向药老那已变得透明起来的灵魂。
感受着那临面而来的阴森波动,药老透明的身体也是略微波动了一下,露出一张眉头紧皱的苍老面庞。
目光直视着鹜护法这一击,药老眼眸微微波动,他知道,以此刻体内重伤状态,已经不可能再顺利躲避开鹜护法的攻击,看来今日,被捕已成定局了…
心中念头急速闪动,药老日光下移,视线犹如看透了黑暗,直视着那树梢之上脸色苍白的黑袍青年,平和一笑,一缕白色火芒骤然自其眉心间暴射而出,最后闪电般的掠过空间,直接是窜进了萧炎额头。
“小家伙,或许老师以后不能再继续伴你身旁了,日后,一切都是要依靠自己了啊,呵呵,这么多年了,你也不再是当年那个需要老师随时伴在身旁的小男孩了,日后的你,待会走得比老师预测得远…希望我能再次看见那一天。”
火芒掠进萧炎额头,柔和的苍老声音,也是突兀的在其脑海中响起。
听得这句话,萧炎身体顿时剧烈颢抖了起来,牙齿紧咬着嘴唇,鲜血渗透而出,他最不愿意见到的一幕,终于是出现了。
“放心,老师可不会那么容易死去,这绫火芒是骨灵冷火的本源,我将它留在你额头上,当你将它熟练之后,便是也能施展骨灵冷火,不过因为我早已将之炼化过的缘故,所以你的焚决并不能持之吞噬炼化,当然,若是我那一天真的遭遇不幸,你额头之上的火印便是会自动消失,而骨灵冷火便也持会成为无主之物,那时,便当是老师给你的最后礼物,将它给吞噬了吧…”
“呵呵,还有,我躲藏灵魂的戒指名为“骨炎戒”,里面有森硇解你二哥那“噬生丹”的方法以及我的一些所留,而且日后你若是遇见我的老友风尊者,便将此戒给他一看,他会相信你所说的一切…也会擘助你。
“虽然我落入魂殿手中,不过他们想要炼化我的灵魂也并非容易之事,或许日后我们还会有机会相见,但你要谨记,在没有实力之前,不要乱来,想要救为师与你父亲,你便不能有着丝毫的意外!”
“呵呵,小家伙,“你是为师最骄傲的学生,我对你,“一直很满意。
脑海之中,柔和的笑声缓瑷消散,而萧炎额头处,也是逐渐浮现出一朵白色的火焰之印。
火印成形之时,那鹜护法手爪也是陡然穿透药老身躯,黑芒暴涌,一声阴笑,便是持其强行吸纳进入一团黑雾之中!
正文 第六百九十五章 痛苦
弥漫天际的黑幕,突然间出现了细微的颤抖,片刻之后,黑幕悄然蔓延出几道裂缝,刺眼的阳光顿时倾洒而进,将这片天际的黑暗尽数驱逐而去……
黑幕迅速消散,广场上众人手掌遮着突然洒下来的阳光,半响后放才抬起眼来,望着那遥遥天天空之上。
天空之上,骜护法悬空而立,此时的其手掌只上正托着一团黑雾,黑雾中有着些许熟悉的波动散发而出。
手掌紧抓着这团黑雾,骜护法手印一动,便是将之迅速吸掠进手指上的一枚戒指之中,旋即长长的松了一口气,费了这么大的劲,终于是将这个逃脱了这么多年的老家伙给抓住了,这次回去,想必殿主定然会大喜。
在将药老的灵魂囚于纳戒之后,骜护法瞥了一眼那爆射而来的美杜莎,却是阴冷一笑,身形一颤,便是化为一道黑雾,宛如鬼魅般的对着下方那处于树梢之上呆立的萧炎暴掠而去。
“禁禁,小子,你老师都已被擒,你也去陪他吧!”眨眼间便是摆脱美杜莎的追击,骜护法直射萧炎,阴冷笑道。
萧炎微垂着脑袋的呆的利于树梢之上,犹如未曾感觉到骜护法的袭击一般,身形动也不动。
一旁的海波东等人见到这也是暴掠而来的骜护法,脸色也是大变,连忙拉着萧炎想要闪避,可此时的后者,身体确实犹如钉子般的立于树梢上,一时之下,居然难以扯动。
而就在几人身形迟缓间,那骜护法确实突然暴射而来,看这般情况,那紧跟而来的美杜莎女王,明显已是救援不久。
“带他走!”就在海波东等人再次准备与骜护法硬拼时,一道娇小身影突然出现在面前,一头紫色长发随风飘荡,赫然是一直都很少出手的小紫研,而此刻,这位小女孩小脸上,却是布满着凝重。
见到紫研的举动,海波东一怔,旋即咬着牙点了点头,手掌一用力,便是将呆泄中的萧炎强行扯起,暴掠而退。
“小女娃,找死!”
瞧着紫研竟然敢出身阻拦,那骜护法顿时怒喝一声,手掌一挥,一股澎湃黑雾便是暴涌而出。
宝石般的眸子死死的盯着那暴掠而来的黑雾,一股异样的紫芒缓缓充紫研双眼,旋即小手紧握,紫芒萦绕双臂,在其拳头之上凝固成奇异的紫色晶层,最后夹杂着足以碎山裂石的恐怖力量,根根击出。
紫研拳头一出,去面前的空气便是陡然被压缩成一个无形的凹弧,尖锐破风声响起,无形的空气炮在那股力量的压缩下,犹如一枚炮弹般,重重的击打在那缕黑雾之上!
“嘭!”
低沉声音响起,那凝聚了骜护法几层能量的黑雾,竟然一阵波动,旋即缓缓消散,没想到,一紫研的实力,居然能够抵挡得了身为斗宗前者的骜护法一击!
当然,似乎施展了这般恐怖力量,对于紫研来说也是有着极大的负荷,因此随着这一拳出击,其眼中的紫芒顿时萎靡而下,连带着气息都是虚弱了许多。
“咦?”见到紫研竟然将自己的一击给抵挡了下来,那骜护法也是惊咦出声,然而还不待他再次出手,一道彩芒便是自天际徒然闪掠而下,美杜莎俏脸冰寒的出现在紫研面前,纤手一握,一柄七彩颜色的蛇形长剑,便是徒然刺出,直指骜护法咽喉。
对于美杜莎的攻击,骜护法倒是不敢轻易无视,如鬼爪般的手掌探出,旋即一阵诡异拍动,与那七彩蛇剑极速碰撞,带起一道道金铁交击般的声响。
将!将!
“美杜莎,你真的要与我魂殿结仇不成?!”三番四次被美杜莎阻拦,那骜护法也是怒声喝道,如今时间已经拖了不少,光是为了擒住药老便是花费了他极大的功夫,那是用秘法暴涨的能量,也开始有些后力不继,这样下去,恐怕迟早要栽在美杜莎手中。
一剑刺向骜护法要害,美杜莎面色冷漠,眼眸不着痕迹的瞥了一眼不远处神色呆泄得犹如失去了魂魄的萧炎,眸子深处也是悄然涌出些许怒火,手下攻势更是越加凌厉狠毒。
“将灵魂交出来!”
“禁禁,妄想”骜护法一声怪笑,身形一闪,将那蛇剑躲避开去,目光有些遗憾的看了远处的萧炎一眼,阴测测的笑道:“小子,今日便算你好运,不过对于你萧家。我魂殿可是兴趣不小,等下次的时候,本护法会让你来陪伴你老师的,今日,便先到此为止吧。”
冷笑声落下,那骜护法便是身形一闪,便欲逃离。
“杂种,将老师的灵魂交出来!”
骜护法笑声落下,那神色呆泄的萧炎顿时清醒过来,双眼瞬间变得赤红,一声怒吼,一对碧绿火翼出现在身后,双翼一振,便是疯狂的射向前者,而在器飞射时,碧绿火焰然涌现双手,旋即快速融合。
虽说如今是重伤状态,可在药老被捕的打击下,萧炎却是已经再管不了什么。
瞧着萧炎竟然抢攻而来,那骜护法不怒反喜,这家伙,真是自投罗网!
而就在其等着萧炎自己上门时,美杜莎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双眼赤红的萧炎面前,一把将之抓住,沉声道:“不要冲动,你若是不想让你老师失望,就冷静点,你要是被捕,那么便再也没有人能救他了!”
听得美杜莎喝声,萧炎这才稍稍回复理智,摸了摸额头之上略有些温热的火印,紧咬着牙,双手之上的碧绿火焰缓缓淡去许多。
见到美杜莎出手,那骜护法顿时失望的摇了摇头,冷笑一声,道:“的确,小子,你老师可不是寻常灵魂体,殿主都对她极其重视,段时间内自然不会对他如何,所以来吧,来我魂殿救人,本护法等着你。”
冷笑声落下,骜护法也不再有丝毫保留,身形一闪,便是化为一道黑雾,宛如闪电般掠至天际之边,迅速消失不见,那般速度,即便是美杜莎都是难以追上。
眼睛死死的盯着那消失的骜护法,片刻后,萧炎猛然抓着头,低声发出一阵咆哮,咆哮声中,充实着痛苦也凄然。
望着那双眼赤红并且充实着泪光的萧炎,美杜莎轻轻一叹,那一直冷漠的俏脸竟然变得柔和了许多,纤手拍了拍萧炎脑袋,轻声道:“想要就出你老师,便努力修炼,她将所有希望都寄托在你身上,不要让她失望,而且你如今也不是孤家寡人,那萧家,想要在加玛帝国振兴,可还得依靠你!”
望着天空上如受伤的野兽般发出痛苦咆哮的萧炎,海波东,加刑天等人也是沉默小来,这骜护法的实力强悍得超乎所有人的预料,没想到连药老那般实力,竟然都是落得这般下场
广场半空,云韵与纳兰嫣然也是怔怔的望着那脸露痛苦之色的青年,这么多年中,她们只是见过这个素来理智的青年有过两次这般情绪,第一次是当年起父亲失踪时,而第二次,便是今日
“老师,现在怎么办?他他杀了云山师祖,我们”纳兰嫣然望着广场上的一片狼藉,特别是当目光扫过那些长老尸体时,眼中也是有着一抹哀色,这云岚宗,真是毁了。
在先前时,云韵已经将发生在云岚宗的事与纳兰嫣然详细说了一遍,当然,云山之死,自然也没有隐瞒,因此此刻的纳兰嫣然也是知道了令得云岚宗这般的模样的罪魁祸首,正是天空上的萧炎。
云韵玉手紧握,脸颊之上也尽是挣扎之色,她清楚的知道,萧炎此次,是来复仇,云岚宗对萧家所做的事,根本没有半分调和的可能性,她并非告诉纳兰嫣然的是,今日之事,恐怕还并未完,如今那位看似与萧炎有着不浅关系的老者被捕,想必萧炎的怒火将会尽数转至云岚宗之上,毕竟,那位神秘的骜护法,也是云山不知从何处找来的帮手。
这般算来,萧炎两位至亲的人,都是直接或者间接的毁于云岚宗,两者间的仇恨,即便是云韵,也知道,根本没有丝毫调和的可能性。
所以,日后,这云岚宗,恐怕不会再存在于加玛帝国了
心中念头飞速转动,云韵唇角有着一抹苦涩,没想到事情竟然走到了这一步,而这之间,她有着难以抹除的责任,若非当年她暗自答应纳兰嫣然前去退婚,那么也就不会有以后的这些事情,萧炎与云岚宗,她是会相安无事,甚至说不得还能结之好
随着时间的缓缓流逝,天际之上,萧炎也终于是逐渐安静了下来,轻轻推开美杜莎,然后一对依旧泛着赤红的冷漠双眼,扫向下方的云岚宗广场,以及云韵,纳兰嫣然。
正文 第六百九十六章 处理云岚宗
六百九十六章处理云岚宗当萧炎那对泛着赤红的目光扫移而下时,广场之上顷刻间便是安静了下来,一些云岚宗弟子悄悄的咽了一口唾沫,心中略有些不安,如今那神秘的大魔头逃之夭夭,接下来恐怕便是该找他纶云岚宗算账的时候了。
望着萧炎的那般神色,海波东等人也是一怔,旋即身形一动,便是出现在了前者身旁,虎视眈眈的盯着下方。
见到天空上那般阵仗,云韵俏脸微变,纤手一压,将广场上的马蚤动压制而下,如今云山身亡,那么她便是再度成为了云岚宗的掌事者,因此她不能眼睁睁的看着云岚宗毁在萧炎手中。
“你。“你究竟想怎样?!”
微咬着银牙,云韵游离不定的目光终于是停在了萧炎那张异常冷漠的脸庞上,此时的她心情也是极度混乱,虽然这几年与云山关系淡薄了许多,但后者始终都是她的老师,如今云山死于萧炎手中,按照常理,她本来应该报仇,可那云山这些年的种种作为,落得这般下场只能说是咎由自取,这一点,即便是云韵也是没有丝毫反驳不得。
云山死于萧炎手中,可在理面上,却是死有余辜,但论情面,身为云山弟子,云韵有着责任报仇,然而不提今日云岚宗已大落下风,而且就算云韵有那实力,要让她出手击杀萧炎报仇,同样也是难以做到,所以,在这般徘徊犹豫中,云韵心中也是挣扎得尤为激烈。
听得云韵声音,萧炎脸庞一阵抽搐,却是仰天一阵大笑,笑声中充斥着一股悲凉与愤怒:“我想怎样?云岚宗虏我父亲在前,毁我萧家在后,如今更是害我老师被魂殿捕获,生死不知,你还想问我怎样?”
感受着萧炎话语中那份悲凉愤怒,云韵纤手紧握,指甲刺得掌心生疼,她能够知道前者此刻心中那种愤怒的痛苦,而云岚宗这些年所做的事,她也是没有丝毫的辩驳理由。
“老师这些年所做之事,的确对你伤害很大,可你也令得云岚宗成了这般样子,难道就不能收手了么?”丰满胸脯轻轻起伏,云韵紧咬着红唇,片刻后,终于是忍不住的出声道,声音中噙着一分哀求之意。
“收手?”萧炎一声冷笑,赤红的双眼中涌上暴怒,咆哮道:“只要云岚宗还存在于加玛帝国,我就不会收手,我萧家的血债,只有用血才能洗涮!”
明眸紧紧的盯着萧炎那有些失去理智的脸庞,云韵唇角浮现一抹凄然,声音嘶哑的道:“一定要弄到这般地步,你才备意么,血债,云岚宗如今也是已经付出了,你难道就不能网开一面吗?”
“哈哈!”
听得云韵这般话语,萧炎却是一阵狂笑,然而那笑声中的愤怒却是人人能够听出来。
“网开一面?当初云岚宗围剿我萧家时,可曾网开一面?若非米特尔家族帮忙,恐怕我萧家之人,便是得被你云岚宗彻底血洗,那个时候,可曾有人网开一面?”
俏脸浮现一抹苍白,云韵娇躯微微一颤,萧安的每一道话语都是如此的尖锐,令得她根本没有反驳的理由,因为这些事,皆是全部由云岚宗挑起,萧家,从头开始,便是一个彻底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