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05部分

,迟早是个祸害。”
“是。”胡管事赶忙应声。
“嗯,你去办吧,找点隐匿身形比较精通的人,我还得亲自去给天蛇府的人办阴阳玄龙丹的交接手续,那东西太贵重了,如果不是卖主身份太强,嘿,在我这拍卖的东西,哪有拿出去的道理。”站起身来,中年男子撇了撇嘴,对着大厅之后行去,颇有些不甘的冷笑道。
胡管事连连点头,待得中年人消失后,方才轻缓了一口气,悄悄退出大厅。
出了拍卖场,萧先是去了一趟“千药坊”,将炼制复紫灵丹的材料购买齐全后,那九十多万的紫金卡中,便是再度大缩水的只剩下二十几万
把玩着手中的紫金卡片,炎忍不住的苦笑了一声,没想到搞了半天,经济实力还是在原地踏步走。
“唉,没想到是穷人想起在拍卖场中,那些家伙的一掷千金,萧炎便是不由得为这差距感到无语。
“小心点,有人在跟踪你,我想应该是八扇门的人吧。”就在萧炎转过一道街角时,药老淡淡的声音,忽然在心中响起。
炎脚步略微顿了一下,便是再度不急不缓的前行,心中冷笑道:“不愧是黑角域啊,以这些家伙的廉价诚信,竟然都还有人能放心将物品给他们去拍卖?这若是放在加玛帝国,迟早倒闭。”
“没办法,在这黑角域中,实力举办这种拍卖会的势力,可并不多,毕竟这里实在是太乱了。”药老笑道:“不过暂时你也不用管他们,现在我们没必要与他们有过多冲突。”
“嗯。”萧炎微微点头。
“把后面的那些家伙甩掉,然将那血宗少宗主范凌的居住地打听出来,其他的东西,我们可以不要,可那张残破的地图,却是必须得到手。”药老沉吟道。
再次点头,那地图可是关系到“净莲妖火”的所在,萧炎自然是极为上心,眼角不着痕迹的扫了一眼人流汹涌的后方街道,身形猛然一闪,犹如鬼魅般的窜进了一条小道之中。
在萧炎闪进小道之后不久,小道口处,几道人影也是急忙窜出,目光在里面一扫,却并未见到任何人影,当下一怔,手一挥,人影急忙分散而开,四处寻找失踪的目标。
“这也能来跟踪人?”
轻易的甩开了后面的跟踪,萧炎心中不屑的笑了一声,换了套衣衫,在街上逛了逛,花费了一些金币,便是得到了想要的情报,那范凌因为身份的缘故,所以并没有如何掩饰行迹,而是堂而皇之的住在了黑印城中最豪华的酒店之中,因此,想要得到关于他住所的情报,并不难。
因为要随时监视范凌的一举一动,所以萧炎舍弃了以前的那个旅馆,而是在范凌居住之地外面,就近找了个隐蔽的住所,时刻观察。
在当日的拍卖会结束后,范凌等人也并未立刻离开黑印城,而是在休息了一晚上之后,待得第二天中午时分时,一行人方才招摇过市的出了酒店,呼啸着冲出了黑印城。
在范凌等人一行人出了黑印城之后,一道黑影却是悄然而随,犹如骨之驱一般,无论怎样,都是甩之不掉。
“嘿,抱歉了,我的东西,没人能抢得走,管你是什么少宗主黑影划过丛林,淡淡的冷笑声,缓缓遗留而下。
正文 第三百九十八章 埋伏截杀
茂密丛林中,一道黑影忽然闪掠上一处茂密树丛中,目光透过树枝缝隙,望向距此处仅有百米距离的一处大树下,那里,十几道人影正在做暂时的休息。/首/发
丛林中,萧炎抬头望了一眼天色,略微迟了一下,呼吸平稳得没有丝毫波动,虽然目标就在面前,可他却并没有急着出手,不提范凌本身便是一名斗灵强者,就是其身旁的两位老者,实力明显也是在斗灵级别左右,再加上其他的一些实力不弱的护卫,即使是萧炎有着药老帮忙,也难以在极短的时间内将之完全收拾,所以,他必须寻找到最好的下手时机,不然的话,一旦暴露,恐怕就有些麻烦了,毕竟,血宗的势力,即使是放在整个黑角域中,那也是能够算得上颇为强悍的。
萧炎视线紧紧的锁定着范凌等人,对方在休息了将近十来分钟后,终于是再度起身,不过就在萧炎以为他们会按照先前路线赶进时,一行人却是忽然转了个大弯,直接对着黑印城的西面方向奔掠而去。
“呃瞧得范凌等人的忽然变动,萧炎一怔,旋即脸色微变,难道被发现了?这个念头在心中闪了一下后,便是被自动排了出去,那范凌一行人中,实力最强的便是斗灵强者,根本不可能发现他的隐匿,况且,就算发现了,那也不会出现这种改变路线的事情,毕竟,一名表面实力仅仅是大斗师级别的人,还不足以让得他们这般惧怕。
“这些家伙想干?”心中闪过一道惑,萧炎脚尖轻点树干身体犹如黑夜中的蝙蝠一般,轻飘飘的落下大树,然后再度紧紧跟上前方的队伍。
前后两批人,间隔着百米离,对着黑印城的西面方向急掠而去,而在这般奔掠了将近二十分钟左右后药老的沉声,忽然在萧炎心中响起:“小家伙点,前面山凹处隐藏了不少强横气息,其中有一道甚至比先前在拍卖场中的那道斗皇气息还要强横不少,而且气息阴寒如寒冰,和那范凌的气息|是相似。”
正欲前冲的,在药老这突如其来的话语之下然一滞,萧炎脸色大变的强行扭转身子,将自己缩在了一颗树后,心中惊骇的道:“我们中计了?”
“不像药老沉吟道:“看他那隐匿气息的模样,倒像是在埋伏为了对付你一个大斗师,他们犯得着这般费力?”
“埋伏?”:微一愣炎略松了一口气,皱眉惑的道:“可一名斗皇强者带着一大堆人埋伏在这隐蔽之地干什么?”
眼光微有些闪烁。萧炎目光忽然扫向黑印城地方向了一愣。旋即猛然猜到了什么中不由得骇然地道:“这些家伙会是想强抢拍卖物品吧?”
“唔。很有可能不管是地阶技还是阴阳玄龙丹。这两种东西。都有着资格让得血宗费这般大地精力。而且这种拦路抢夺地事情。在黑角域中。也是屡见不鲜。”闻言。药老也先是一怔。却是并未否认萧炎地猜测。
“那我们怎么办?那范凌已经开始进入埋伏范围。看那依然平静地山凹。明显里面都是血宗地人。既然老师都感应到了山凹中有一名比八扇门门主还强地强者。那残破地图。岂不是更难得到了?”萧炎眉头紧皱。无奈地道。
“先等等吧。静观其变药老沉声道。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眼睛四处扫了扫。然后将己身气息压抑到最低点。悄悄地闪到一处野不错地高地丛林中。
身体缩在这簇丛林里。萧炎借助着地势。刚好能够将下方地森林凹地收进视野内。目光隐晦地扫过安静得没有丝毫杂音地森林。若非是药老出声提醒地话。恐怕就是萧炎跟着范凌冲进了小森林里。也不会发现那些隐藏地埋伏吧。
这簇小森林东面,是一道蜿蜒到尽头的小道,而目光沿着西面扫过的话,则是能够隐隐看见黑印城那模糊的轮廓,从地形来看,这小森林,貌似还是黑印城西面的一条必经之路,也难怪那血宗的人会选择在此地埋伏。
身体犹如一具尸体般,静静的趴在树丛中,萧炎的呼吸,由平日的正常状态直接压缩到两三分钟一次,毕竟,在下方的那小森里中,可是有着一位斗皇级别强者,若非是有着药老的暗中帮忙,光凭萧炎的实力,根本还不足以这般安稳的躲在对方眼皮底下。
在那范凌一行人进入小森林之后,这片有些偏僻的地段,便是陷入了极端的安静,甚至是那些飞鸟,都是因为感应到林中蔓延而出的许些杀意,而簌簌发抖的将身体缩在窝中,不敢发出半点声响。
诡异的宁静气氛,缭绕在这片区域,许久不散
萧炎微眯着眸子,整个身体几乎都是趴在了地上,某一刻,触着地面的
然轻微的颤抖了一下,眼眸骤然睁开,抬头将目光印城的那条小道,那里,隐隐有着微弱的马蹄声响起。
“要来了么心中低低喃喃了一声,萧炎眼神也是逐渐变得锐利了许多,远处道路上,一群骑着快马的人影,正追星赶月般的对着小路另外一边飞驰而去,沿途带起冲天黄尘。
“嘎吱”随着越加响亮的马蹄声,那宁静的小森林中,忽然响起许些轻微的弓弦拉动声。
视线尽头,御马奔驰而来的人影逐渐浮现,而瞧得那领头的一袭绿色裙袍的女人后,隐藏在丛林中萧炎心头忍不住的跳了跳,心中暗道:“这些血宗的人,果然是在打阴阳玄龙丹的主意啊过难道他们就不怕天蛇府的报复么?既然后者有实力争夺这等宝物,那想必天蛇府的势力在大陆上也不算弱吧?”
“嗯,还行”药老淡淡的道:“想必下面森林中的那道斗皇气息该便是血宗宗主吧,既然连他都出动了,那自然是没打算让这些天蛇府的人离开,而只要没人活着回去,那天蛇府也只能暴跳如雷,毕竟黑角域中,这种半路截杀的事情乎每天都在发生。”
“一个不留?挺狠。”闻言,萧炎咧了咧嘴,却并未太过意外,这种事情,一旦走露了风声便是双方势力的死战,而且其中还牵涉到阴阳玄龙丹这等宝物定然是没有半点调和的余地,毕竟,花费了这等天价,天蛇府是绝对不可能就让它白白的打了水漂。
十几道人影瞬间便是划小路,片刻后,那安静的小森林是出现在了她们视野中。
天蛇府那群头之人,自然便是拍卖场中所见的那位美丽的青长老驰之刻,她抬头望了一眼远处的森林黛眉微皱,能够成为天蛇府的长老实力与经验自然是远非常人可比,逢林慎入的道理,她倒也是知道,而且如今身上更是携带着将阴阳玄龙丹这种贵重奇宝,必定更要慎上加慎!
手掌竖起,青长老打了个手势,奔驰速度逐渐减缓,纤手一扬,身前空间微微波动,旋即一道翠绿色的能量小蛇自身旁浮现而出,然后便是落进草丛中,以一种极为快捷的速度,对着森林中游进。
能量蛇悄无声息的游进森林,碧绿的蛇瞳刚欲抬起,一道破风声便是骤然响起,旋即一支利箭狠狠的插在了其蛇头之处,前者一阵挣扎之后,化为一片能量,逐渐化为虚无。
在能小蛇被击杀那一刻,那已经到达森林之外不远的青长老脸颊猛的一变,厉声喝道:“小心!里面有埋伏!”
“哈哈,不愧是天蛇府的长,这斗气凝蛇的手段,果然出神入化啊。”青长老的喝声刚落,森林中,一道犹如夜枭般的大笑声,也是同时传出,旋即,雄浑气息骤然冲天而起,一道血红影子,自森林中暴射而出,最后稳稳的落在一大树之尖,略微泛着红芒的双瞳,泛着难以掩饰的阴冷森然,扫向森林之外的青长老一行人。
“范崂?”
瞧得那身披犹如鲜血般大红袍的高大男人,青长老脸色大变,旋即色厉内茬的喝道:“你这是什么意思?难道是想向我天蛇府宣战?!”
“哈哈,宣战倒是不想,不过却是对青长老手中的阴阳玄龙丹感兴趣!”红袍男人笑了笑,只不过笑容中,透着一抹无论如何都是掩饰不了的森然。
“撤!所有人各自撤离,只要有一人逃脱,就立刻向府主大人禀报此事!”听得对方提起阴阳玄龙丹,青长老心头骤然下沉,知道此事没有丝毫相谈余地,当下不再迟疑,一身厉喝,旋即脚掌一踏马背,身体率先化为一道影子,对着大路两旁的丛林闪掠而去。
“咻,咻,咻”
在天蛇府的人分散而退时,森林之中,猛然间响起大片的破风声响,无数泛着寒光的箭支,带着凶悍劲力,铺天盖地的暴射而出,而在这般无间隙的箭势下,绕是那青长老,都不得不迟缓下速度,身体闪动着将箭矢避开。
道路中央,先前四散射开的天蛇府人,竟然再度被逼得缩在了一起,而此时,道路四旁的黝黑森林中,正涌出了将近百名身着红袍,手持血刀的血宗战士。
这些血宗战士脸色木然,犹如傀儡,只不过,在他们眼中,也是充斥着与范凌相同的阴森与暴戾。
“青长老,交出阴阳玄龙丹,本宗绕你性命!否则,死!”
树尖上,红袍男人身形鬼魅闪动,瞬间便是出现在包围网上空,阴森的喝声,在道路上空徘徊不散。
正文 第三百九十九章 大路激战
“杀!”
对于范:的阴森喝声,那位天蛇府的青长老没有丝毫迟,脸色阴沉的一声厉喝,雄浑斗气自体内暴涌而出,强横气场,直接是将附近地面的树叶杂物,震得尽数倒射而出,看其这般气势,实力恐怕已晋斗王级别。首发
而在她的这道喝声下,其身旁将近二十几名天蛇府的强者,也是呛的一声,拔出武器,斗气奔涌,一偻缕颜色各不相同的蛇形斗气,在体表循环游走,最后猛然爆发出恐怖劲力,对着周围那些红袍战士冲击而去。
一绿一红两股洪流,在大路中央,狠狠对撞,一股能量涟漪自接触处,犹如波浪一般,暴盛而开。
脸色麻木凶戾血宗战士,狠狠劈刀间,充满血腥煞气,没有发出半点声响,而那天蛇府的强者,也是阴沉着脸,体内斗气运转到极致,被斗气所覆盖的武器,带起划破空气的嘶嘶声响,刁钻而狠毒的刺向血宗战士全身各处要害。
双方的强者都并非庸人,仅实力强横,而且明显训练有素,双方冲杀,虽无巨大声响,可却暗蕴生死血拼,时不时便是有着利器刺进**的那道细微闷响,旋即鲜血飞洒。
青长老此刻色冰冷,手持一把蛇形长剑,弯曲的剑弧每一次的诡异旋转,都是会自一名血宗战士脖子处滑溜而过,然后带起一道血痕以及喷薄而出的鲜血,而她在那鲜血飘落间,轻闪漂移,犹如一条蕴着剧毒的曼陀罗沙蛇一般,敏捷而狠毒。
道之上,尸体逐渐堆满,其中大多数都是血宗的人过其中也并不泛天蛇府的,然而不管青长老如何带人冲杀,那黝黑的森林中都是有些源源不断的血宗战士冲出,将她那想要窜进森林的念头打破而去。
眼冷漠的一剑洞穿一名血宗战士胸膛长老眼光速度扫过四周,心头略沉的发现,原本将近二十位的天蛇府强者得此刻,竟然已经仅仅只剩下八人。
手中蛇剑对着身后暴刺而出。将一名;要偷袭而来地血宗战士喉咙洞穿。肩膀微微一震。一对由绿色斗气凝聚而成地双翼迅速浮现而出。脚尖轻踏地面。青长老身体便是猛然拔升天际。然而她刚欲转身逃离此刻道影子突兀自其上空闪掠而过。旋即一道阴寒地磅礴劲气。自天空暴压而下。沿途由于劲气过于强横。竟然是使得半空中响起了一连窜地音爆之声。
感受到头顶来地磅礴劲气。青长老脸色微变。双掌上抬。掌心间绿光大盛上而下。将整个身体都是包裹其中。
“嘭!”
磅礴劲气降临而下。狠狠地砸在青长老身体上地绿色光罩之下。后者一阵剧烈颤抖。片刻之后终于是禁受不住这等轰击。随着一道细微声响空炸裂。而其中地青长老是发出一道闷哼声响。脸色苍白地下降了许多。
“哈哈青长老。本宗说过。今天。谁都别想走!”天空上。红影闪动。范痨背后一对如鲜血般地斗气双翼。极为地刺眼。双翼扇动时。甚至都能隐隐闻到风中地血腥味。
阴森笑着。范:没有再给青长老喘息地机会。背后血翼振动。身体猛然俯冲而下。宛如一头看见猎物地吸血蝙蝠一般。
瞧得那扑来的范痨,脸色苍白的青长老也只得恨恨一咬牙,抽剑迎了上去,由于其体内斗气的全速运转,凶悍无匹的斗气直接导致周身的空间都是发出了细微的波动,看来,为了能够从斗皇级别的范痨手中逃生,这位青长老,已经是将己身实力发挥到了极限。
望着下方道路中的残酷死战,再小心的看了一眼天空上那几乎是成一面倒的战势,隐藏在丛林中的萧炎忍不住的摇了摇头,喃喃道:“看来天蛇府的人,今天想要逃生的机会很小啊
“嗯,血宗能够没有惊动任何势力的将大部队埋伏在此,定然是花费了不少心机,就算那天蛇府的人再如何谨慎,今日也难以逃脱啊。”药老点了点头,道。
“那个范凌也是在下面,不过他身边总是有着两名斗灵强者守护着麻烦啊。”萧炎目光扫过下方的战场,那里,那范凌正手持一把血刀,满脸狰狞的将一名天蛇府的强者砍成两截,而在他身旁,两名老者不管如何,都是没有离开他周身一米的位置。
“不要急着对那范凌出手,不然的话,一旦被范痨所察觉,那便是有些麻烦了,因为那该死的魂殿的缘故,我已经不能再向以前那般肆无忌惮的将灵魂力量借与你,所以,以后遇见这些强者,都得谨慎而为了。”药老沉声提醒道。
萧炎微微点了点头,轻叹了一口气,只得压下心中的许些急躁,安静的关注着下方局势的发展。
血宗
然多,不过天蛇府的那群人,明显单个实力要较胜~因此,虽然身上布满了伤痕,可依靠着默契的配合,看似摇摇欲坠,可却始终支撑着不被冲垮,能够跟随着青长老前来黑角域这等混乱区域,果然都是有着几把刷子。
不过地面上虽然紧紧坚持,可天空上,青长老以斗王级别的实力,却根本不可能是斗皇强者范痨的对手,而且后者身法快捷得堪称鬼魅,仅仅方才交战不到十回合,青长老那苍白的脸色,便是越加惨白。
“嘭!”
再次在半空中被迫于范:硬轰了一掌,那自手掌接触处涌盛过来的强横劲气,直接是让得青长老一口鲜血喷了出来,身体急退,而那范:,更是趁你病要你命,紧追不舍。
急退间,青长老猛然抬头,原本美丽的脸颊此刻却是布满狰狞,玉手一晃,一只寒玉盒便是出现在掌心中,厉声尖喝道:“范老鬼,你要是再敢过来,老娘就当场要这阴阳玄龙丹变成粉末!”
“!”前扑的身形然钉住,范痨阴测测的望着青长老,缓缓的道:“你若是敢毁了阴阳玄龙丹,本宗就废你斗气,然后将你锁在血宗,当成猪狗饲养,专门伺候我血宗男人!”
平缓的语调,所吐出来的语,却是恶毒得令人浑身发寒。
想起那种生如死的下场,饶是以青长老的定力,也不由得有些变色,握着寒玉盒的手掌,更是忍不住的颤了颤。
在青长老被范痨这恶毒话骇得略微分神之际,那范痨身形猛然一颤,竟然是凭空消失了去。
范:身体刚刚消失,青长老便是有所察觉,当下脸色猛变,然而其还来不及后退,一道模糊红影便是在其面前浮现而出,一只如鲜血般赤红的手掌暴射而出,最后狠狠切在了青长老手臂之处,顿时,一道骨头碎裂的声响,凭空响起。
“啊!”
手臂传来的剧痛,直接是让得青长老不住的发出一道凄厉尖叫,那手掌的寒玉盒,还来不及收回,便是被范痨闪电般的夺走,然后狂笑着急退。
后退时,范痨速打开了寒玉盒,顿时一道金光射出,见状,他脸庞上的得意与狂喜越加浓郁,快速合上盒盖,然后对着下方的范凌投掷而去,大声道:“凌儿,带着它先撤,血宗血卫,护送少宗主回暮之城!这里由本宗来拦住!”
听得喝声,范凌急忙跃身,一把将寒玉盒抓在手中,飞快的塞进纳戒里,也不迟疑,手一挥,顿时几十名血卫便是从战圈中脱身而出,一行人以范凌为头,掉头对着南方急掠而去。
“啊!范杂种,老娘今日拼了这条命,也不会让你好过!”最重要的东西被夺,青长老脸颊铁青,仰天发出一声凄厉尖叫,比先前雄浑了将近两三倍的恐怖斗气,自体内铺天盖地暴涌而出,随着斗气狂涌,青长老皮肤下,居然有着许些鲜血溢出。
眼睛怨毒的盯着对面微微皱眉的范痨,青长老披头散发,紧握着蛇剑,背后双翼振动,身形化为一抹流光,带起漫天尖锐音爆之声,对着范:狂猛攻去。
“临死反击么?嘿,管你如何挣扎,也绝非本宗对手。”瞧得实力猛然暴涨的青长老,范痨冷笑了一声,双手微曲,一把几乎犹如是鲜血凝构而成的长刀,在掌心中浮现而出,手掌握上长刀,刀身微震,血腥气息利马蔓延而出。
紧握血刀,范痨没有丝毫退缩之举,也是选择了以硬碰硬的方式,化为一道血色影子,带起铺天血气,与那青长老,狠狠撞在了一起。
顿时,爆炸声,响彻天际!
在那范凌拿到东西撤退之后,萧炎便也是悄悄的缩出了丛林,犹如灵猴一般,在森林中穿梭着,紧紧的吊在范凌那群人身后,而在听得那忽然在天空响彻的巨响之后,他脚步微停,目光转向后方天空,那里,一绿一红两色光芒,几乎各自占据了半壁天空。
“希望天蛇府的人别死光了吧”
轻叹了一口气,萧炎不再停留,转身再次将目标锁定在视线尽头处的一大批红影身上,他与天蛇府并没有什么太深的渊源,自然也不可能出手相救,在黑角域中,别说所谓的路见不平一声吼,就算你吼完一声继续若无其事的先前走,那也同样只会招来无数砍刀。
而且,此时萧炎自身都是难以保全,再去多管闲事,明显是种极为愚蠢的事情,所以,他也只能暗暗在心中嘟囓一声而已。
他现在唯一的目标,便是不择手段的夺回范凌手中的那份残图!
正文 第四百章 鹬蚌相争,萧炎得利!
一群红影犹如一股肆虐洪水般,从山林间呼啸而过,那股浓郁的血腥气息,直接是使得一些外出觅食的低阶魔兽不敢靠上前来,只得远远的用着畏忌的目光望着那群从不远处奔掠而过的人群。首发
在那红色人群闪掠而过之后不久,又是一道黑色影子从树立间跳跃闪现而出,他闪身停留在一处树干上,抬头远眺了一下那些埋头狂奔的红色人影,忍不住的皱了皱眉,低声道:“这样再拖下去,恐怕那范痨就得追过来了
略微沉吟了瞬间,萧炎咬了咬牙,暗自道:“若是再没有机会下手的话,那便只能强行动手了。”
语罢,他脚尖再度一点枝干,身体便是轻飘飘落了下去,然后身形继续吊着前面的队伍。
两支人数相差殊的队伍,一前一后的从山林中奔掠而过,彼此间隔不过百米距离。
紧紧的吊在前方队伍后,萧炎心中默数着时间,如此几分钟过去后,他终于是忍耐不住,脚掌猛的一踏树干,速度刚与飙射,却是猛然发现,前方范凌等人的队伍,竟是忽然间停了下来,当下心头一跳,速度减缓,悄悄的腾上树枝,小心翼翼的接近了过去。
在森林中一处空地中,范凌挥手将队伍速度止了下来,沉着脸望着面前的一位派出去探路的血卫,冷声道:“前面有动静?”
“少宗主,在我们正面方向的山间道中,有着人影痕迹,经过探测,似乎是黑骷墓的人。”那名血卫单膝跪地,恭声报道。
“骷墓?”闻言,范凌脸色微变:“我们也被拦截了?他们是如何知道我们的行踪的?”
“少宗主。看他们模样。倒不像是在埋伏我们。反而象是在寻找偏僻地山间小道。以此赶回骷髅城那名经验丰富地血卫略微迟了下。
“哦?嘿。拍到了地阶斗技。寻找偏僻小道悄悄赶回骷髅城。这倒还真挺符合那些家伙地性子”眼睛微眯。想起那卷令他垂涎不已地“三千雷动”身法斗技。范凌心头忽然泛起一抹难以克制地火热目光扫过四周。忽然问道:“他们人有多少?”
“正好十人。”
“灰骷那家伙也在其中?”范凌紧接着问道。他口中地那位灰骷。正是昨日在拍卖会中。与他争夺“三千雷动”地那位灰袍中年人。
“是地照属下地判断。对方应该有两名斗灵强者以及大斗师。其他地则是斗师级别。”那名血卫沉声道。
“两名斗灵。两名大斗师么”嘴中低低地自喃着。许久之后。范凌微眯地眼瞳中掠过一抹贪婪与狞笑。手一挥冷地道:“加快速度。追上黑骷墓地人。本来倒也没打算打他们地主意。可他们却偏偏要自己走这般山间小路。那也就怪不得本少心黑了。”
“少宗主宗主说了,我们此刻的最紧要任务是先将阴阳玄龙丹护送回暮城是再横生枝折,恐怕对我们很不利啊。”瞧得范凌竟然打算拦截黑骷墓的人位一直跟在其身旁的老者,不由得急忙劝阻道。
“罗长老用担心,对方不论人数还是总体实力都远远逊色于我们,为了一卷地阶斗技,我们值得冒这个险。”摆了摆手,范凌淡淡的道。
“这闻言,那罗长老迟了一下,与一旁的另外一名老者对视了一眼,再瞧得满脸坚决的范凌,只得无奈的点了点头。
“到时候麻烦两位长老拖住对方的斗灵强者,我率领血卫将其他黑骷墓的人解决掉,这次和先前围杀天蛇府的人一样,绝对不能走漏半个人!”范凌冷声道,杀伐果决,没有半点迟,倒也能算得上一个人物,只不过,就是有些太过贪婪了点。
随着范凌的声音落下,那群血卫皆是默默点头,没有发出其他的半点异响。
满意的点了点头,范凌手一挥,率先带头冲进了森林之中。
在范凌等人消失之后不久,萧炎的身形出现在了一颗大树干之上,望着前者等人消失的地方,脸庞上浮现一抹诡异笑容,低声道:“贪心不足的家伙,见到好东西便是想抢过来过这一次,你是注定要成为被抢的了。”
轻轻一笑,萧炎身形飘下大树,然后化为一道黑影,窜进了森林中。
萧炎身形飘忽在森林之内,将近十来分钟后,他忽然减缓了速度,身体隐藏在一棵大树后,微微偏头,将目光投了出去。
此时,在间隔其仅仅几十米之外的一处空地上,几十名满身血腥气息的血卫,正围成圆圈之状,将几位袍服上竹着黑色骷髅头的人给围在其中,看那满地的狼藉以及他们身体上的伤痕,明显在先前的那短暂时间中,双方已经火爆交战了。
在距离这处战圈不远处,又是两个小战圈,四道人影彼此交错而过,手中锋利武器携带着凶悍劲气,狠狠对劈,偶尔刀光剑气落空,旁边的巨石或者大树,便是直接被拦腰斩断,由此能看出,双方可是在真正的进行生死对搏,没有半点的切磋之意。
“已经打起来了么扫过狼藉的空地,萧炎再瞥了一眼那两处小战圈,其中的一位身着灰袍的中年人,赫然便是昨日那拍卖场中的黑骷墓的人。
“黑骷墓的人,没有天蛇府那些人经打啊在萧炎心中嘀咕
满身血气的血卫已经再度开始了进攻,扑鼻而来的血几乎令人作呕,而在那几十把明晃晃的血刀之下,黑骷墓的八人,除了两名大斗师依然咬牙坚持之外,其他的皆是直接被乱刀砍死,死状甚是凄惨。
“咻!”
漆黑的冷箭忽然从一旁暴射而出箭携带着浓郁的血气,闪电般的狠狠插进一名大斗师喉咙处,其上所蕴含的巨力,直接是让得箭身从后者喉咙穿透而出,最后死死的钉在一处树干上尾急速摆动。
萧炎目光顺着冷箭射出方向扫去,原来那出手之人,竟然便是手持长弓的范凌,此时,在击杀了一名大斗师后,他再度举弓指向另外一名大斗师。
瞧得范凌长箭指来,那名大斗师脸色大变,体内斗气狂涌,转瞬间便是在体表凝聚出了一副有些粗糙的斗气铠甲,从这斗气铠甲来看位大斗师的实力,恐怕也就在二星或者三星左右吧。
“嘿,凭这破斗铠想挡住我的血蚀箭?”瞧得那大斗师的举动,范凌不由得冷笑了一声,弓成满弦,手指一松,被血色能量所包裹的长箭暴射而出为一抹血光,犹如闪电一般,狠狠的与那斗气铠甲碰撞在一起,顿时,令人牙酸的嘎吱声响是响了起来。
嘎吱声响并未持续多久,是噶然而止因为那血色长箭,竟然直接将斗气铠甲腐蚀出了一个细凶洞长箭,则是从孔洞中进了那名大斗师的喉咙
淡漠的望那软倒在地的大斗师,范凌再望一眼被这两名大斗师临死反扑,击杀了将近十名的血卫,心中不由得有些心疼,这些血卫培养起来可是不易的啊
“还好有着三千雷动做补偿心中叨了一声,范凌这才好受了一点,偏头冷冷的望着另外两处被两名长老拖得动弹不得的黑骷墓两名斗灵强者,淡淡的道:“摩尔罕,自己将“三千雷动”交出来吧,我留你个全尸。”
色阴沉的将面前的对手攻击闪开,那位被成为摩尔罕的中年人声音嘶哑的道:“范凌,你们会后悔的!”
冷声笑了笑,范手中弓箭微摆,指向另外一名斗灵强者,箭尖血气暗蕴,眼瞳在此刻紧缩而起,某一刻,终于是寻出了那名斗灵强者被己方之人逼出的破绽,手指一松,血箭暴射而出,瞬间之后,那名斗灵强者胸口处,便是被一支长箭狠狠射进。
“要死一死!”
那名黑骷墓的斗灵强者倒也凶悍,被范凌冷箭射成重伤,嘴中鲜血不断吐出,却是一把丢了手中武器,疯狂的顶着被对手一刀砍断了手臂的剧痛,另外一只手臂,死死的缠着后者,脸庞狰狞的大喝道:“骨爆!”
“韩长老,快退!”瞧得那脸色忽然诡异青紫的黑骷墓强者,范凌脸色一变,急忙喝道。
“嘭!”
范凌喝声刚刚落下,那名斗灵强者轰然爆炸,爆炸的强横能量波动,直接将附近地面掀去了将近半尺泥土,而那名血宗的斗灵强者,也是被炸得衣衫褴褛,皮开肉绽,脸色惨白得几乎要一口气挂过去。
“该死的!”瞧得那虽然捡了一条命,可却也暂时失去了战斗力的韩长老,范凌一声怒骂,手掌一挥,阴冷道:“血卫听令,围杀摩尔罕!”
“是!”随着范凌命令落下,那还剩余的二十几名血卫,手中血迹未干的长刀再度竖起,然后带起满身血腥气息,对着那摩尔罕围杀而去。
围杀与反围杀,在这片空地之上,残酷的进行着!
正面有着一名斗灵强者牵制,周身还有几十名实力强横的血卫偷袭,并且还得暗地小心场外的范凌的冷箭,在这般极端分心之下,那摩尔罕在仅仅坚持了几分后,便是被那位罗长老逼出破绽,虽然也是拼命反击,让得那罗长老受伤不轻,可他却是被后者那狠狠的一掌,彻底的打得昏死了过去。
“呸”
捂着胸口,那名罗长老长喘了几口气,吐出一口鲜血,看了一眼那仅仅只剩下十来名的血卫以及重伤的韩长老,不由得苦笑着摇了摇头,没想到这些黑骷墓的人也这般悍不畏死,一赤战啊
瞧得摩尔罕终于昏迷,场外一直拉着弓弦的范凌这才松了一口气,手中弓箭随手一丢,快步走上前来,随手从一名血卫手中夺过长刀,然后满脸狰狞的砍在摩尔罕的脖子上,彻底的将他给了结了去。
刀尖轻挑,将摩尔罕手指上的纳戒挑了起来,范凌急忙在其中一阵翻动,半晌之后,脸庞上涌上一抹难以掩饰的狂喜,手掌一晃,一卷古朴的银色卷轴,出现在了手中。
“哈哈,雷动三千,妈的,终于落到我手中了啊,等我习会之后,就算是斗王强者,又能拿我如何?哈哈!”紧握着卷轴,范凌忍不住的仰天狂笑。
就在范凌失态狂笑间,一股吸力猛然凭空出现,那银色卷轴瞬间飞掠而出,最后被一只修长手掌,随意接住。
“呵呵,多谢范凌少宗主一番辛勤了,不过这东西,还是在下帮忙保管比较好。”
一处树干上,一袭黑袍诡异闪现,在他的手掌上,那卷银色地阶斗技,正在日光照耀下,反射出淡淡光泽。
正文 第四百零一章 天火三玄变第一重:青莲变!
从银色卷轴到手。再到被抢夺而去。期间不过是电光火石间而已。而在的那戏谑笑声传出后。范凌终于是从那突如其来的变故中回过神来。脸色陡然阴沉。缓缓抬头。目光森然的望着树干上的黑袍人。在瞧那在拍卖场所见过的熟悉打扮后。不由一怔。旋即阴冷的道:“是你?”
在范凌说话之时。那场中还余有战斗力的十几名血卫。皆是极有默契的四下闪掠而开。刚好将黑袍人包围其中。而那名罗长老。也是一脸阴冷。一对冰冷眼瞳中。充斥着杀意。不管来人究竟是何目的。不过既然他撞破了他们的行动。那便绝对不能放任他活着离开。
“呵呵。范凌少宗主。我们又见面了。”黑袍下的清秀脸庞上。划起一抹戏笑容。萧炎玩着手中的银色卷轴。并没有在意那分四面将之包围的血卫。轻笑道
“交出卷轴。留你全尸。”手中如血般鲜艳的长刀遥指向萧炎。范凌阴沉的话语有着喷薄而出的阴冷杀意。
萧炎耸了耸肩不但没有理会。反而手掌一翻。那在掌心旋转的银色卷轴。便是被收进了纳戒中。好。好。”
的萧炎举动。范凌嘴角一阵抽搐。苍白的脸色上。涌上一抹铁青。接连两个蕴着凌厉杀意的好字。从嘴中吐了出来。
在范凌这两字刚刚落下之时。那成形将萧炎包围的十几名血卫。陡然齐声发出一道厉喝。手中长刀上。阴森的血色斗气自体内涌盛而出。最后将血刀尽数包其中脚掌猛然一踏树干。几道人影。对着萧炎暴射而去。
眼角扫过那从四面八方围攻而的血卫萧炎手掌缓缓探出。紧握上了背后藏在黑袍内的玄重尺柄。微着眼眸感受着越加接近的森寒气劲。片刻后。眼眸骤然开。一股雄浑气息自其体暴盛而出。旋即一道庞大的黑影带起压迫气息掀开了黑袍遮掩。犹如一圈黑色风轮般。以萧炎为中心点。狠狠扩散而开。
“叮叮。叮”
黑色风轮所过处。火花四溅。那血卫手中长居然直接被其上所蕴含的巨力震脱手出。唯有少数几位实力较强的血卫。还能勉强握住手中武器。不过那也是在虎口被破裂的前提。旋转的脚掌突顿住。黑色风轮就此消散。抬眼望着那冲近面前不过半米距离可却依然脸凶悍的血卫。萧炎嘴角掀起一抹冷笑。脚掌猛踏树干。随着一道能量炸响。其身体几乎化成了一道闪电黑影。穿梭在十几名血卫的攻势之中。
“嘭”身形穿梭间不有着闷声响起-一次的闷响传出便是有着一名血卫口吐鲜血的从茂密的树枝中落下。重重的砸在的面上。挣扎了几下。却依然是无力的软倒了下去。
抬头望着半空中的闪电激战。范凌那原本阴寒的脸色。此刻却是忽然平静了许多。脚尖轻挑在的面上的一把染血长刀。手一探。便是将之紧握手中。随手撕裂衣服。缓缓的拭着刀上血迹。淡漠的道:“四星大斗左右这,实力。便是敢来我范凌嘴中抢食。够胆量。够豪气”
“罗长老。这个人。交给我来吧。你在一旁。万一他有逃跑的打算。拦住他。”
“嗯。少宗主——点。”
一旁那名老者微微点了点头。扶着另外一位暂时失去了战斗力的韩长老。退后了几步。从先前萧炎与血卫的出手中。他也是大致看清了后者实力。虽然在力量以及敏捷两项上。这个黑袍人比前那黑骷墓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