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斗破苍穹 唐家三少 (已完结)-第1部分

_www.shubao2.com
正文 第一章 陨落的天才
“斗之力,三段!”
望着测验魔石碑上面闪亮得甚至有些刺眼的五个大字,少年面无表情,唇角有着一抹自嘲,紧握的手掌,因为大力,而导致略微尖锐的指甲深深的刺进了掌心之中,带来一阵阵钻心的疼痛…
“萧炎,斗之力,三段!级别:低级!”测验魔石碑之旁,一位中年男子,看了一眼碑上所显示出来的信息,语气漠然的将之公布了出来…
中年男子话刚刚脱口,便是不出意外的在人头汹涌的广场上带起了一阵嘲讽的X福动。
“三段?嘿嘿,果然不出我所料,这个“天才”这一年又是在原地踏步!”
“哎,这废物真是把家族的脸都给丢光了。”
“要不是族长是他的父亲,这种废物,早就被驱赶出家族,任其自生自灭了,哪还有机会待在家族中白吃白喝。”
“唉,昔年那名闻乌坦城的天才少年,如今怎么落魄成这般模样了啊?”
“谁知道呢,或许做了什么亏心事,惹得神灵降怒了吧…”
周围传来的不屑嘲笑以及惋惜轻叹,落在那如木桩待在原地的少年耳中,恍如一根根利刺狠狠的扎在心脏一般,让得少年呼吸微微急促。
少年缓缓抬起头来,露出一张有些清秀的稚嫩脸庞,漆黑的眸子木然的在周围那些嘲讽的同龄人身上扫过,少年嘴角的自嘲,似乎变得更加苦涩了。
“这些人,都如此刻薄势力吗?或许是因为三年前他们曾经在自己面前露出过最谦卑的笑容,所以,如今想要讨还回去吧…”苦涩的一笑,萧炎落寞的转身,安静的回到了队伍的最后一排,孤单的身影,与周围的世界,有些格格不入。
“下一个,萧媚!”
听着测验人的喊声,一名少女快速的人群中跑出,少女刚刚出场,附近的议论声便是小了许多,一双双略微火热的目光,牢牢的锁定着少女的脸颊…
少女年龄不过十四左右,虽然并算不上绝色,不过那张稚气未脱的小脸,却是蕴含着淡淡的妩媚,清纯与妩媚,矛盾的集合,让得她成功的成为了全场瞩目的焦点…
少女快步上前,小手轻车熟路的触摸着漆黑的魔石碑,然后缓缓闭上眼睛…
在少女闭眼片刻之后,漆黑的魔石碑之上再次亮起了光芒…
“斗之气:七段!”
“萧媚,斗之气:七段!级别:高级!”
“耶!”听着测验员所喊出的成绩,少女脸颊扬起了得意的笑容…
“啧啧,七段斗之气,真了不起,按这进度,恐怕顶多只需要三年时间,她就能称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了吧…”
“不愧是家族中种子级别的人物啊…”
听着人群中传来的一阵阵羡慕声,少女脸颊上的笑容更是多了几分,虚荣心,这是很多女孩都无法抗拒的诱惑…
与平日里的几个姐妹互相笑谈着,萧媚的视线,忽然的透过周围的人群,停在了人群外的那一道孤单身影上…
皱眉思虑了瞬间,萧媚还是打消了过去的念头,现在的两人,已经不在同一个阶层之上,以萧炎最近几年的表现,成年后,顶多只能作为家族中的下层人员,而天赋优秀的她,则将会成为家族重点培养的强者,前途可以说是不可限量。
“唉…”莫名的轻叹了一口气,萧媚脑中忽然浮现出三年前那意气风发的少年,四岁练气,十岁拥有九段斗之气,十一岁突破十段斗之气,成功凝聚斗之气旋,一跃成为家族百年之内最年轻的斗者!
当初的少年,自信而且潜力无可估量,不知让得多少少女对其春心荡漾,当然,这也包括以前的萧媚。
然而天才的道路,貌似总是曲折的,三年之前,这名声望达到巅峰的天才少年,却是突兀的接受到了有生以来最残酷的打击,不仅辛辛苦苦修炼十数载方才凝聚的斗之气旋,一夜之间,化为乌有,而且体内的斗之气,也是随着时间的流逝,变得诡异的越来越少。
斗之气消失的直接结果,便是导致其实力不断的后退。
从天才的神坛,一夜跌落到了连普通人都不如的地步,这种打击,让得少年从此失魂落魄,天才之名,也是逐渐的被不屑与嘲讽所替代。
站的越高,摔得越狠,这次的跌落,或许就再也没有爬起的机会。
“下一个,萧薰儿!”
喧闹的人群中,测试员的声音,再次响了起来。
随着这有些清雅的名字响起,人群忽然的安静了下来,所有的视线,豁然转移。
在众人视线汇聚之处,一位身着紫色衣裙的少女,正淡雅的站立,平静的稚嫩俏脸,并未因为众人的注目而改变分毫。
少女清冷淡然的气质,犹如清莲初绽,小小年纪,却已初具脱俗气质,难以想象,日后若是长大,少女将会如何的倾国倾城…
这名紫裙少女,论起美貌与气质来,比先前的萧媚,无疑还要更胜上几分,也难怪在场的众人都是这般动作。
莲步微移,名为萧薰儿的少女行到魔石碑之前,小手伸出,镶着黑金丝的紫袖滑落而下,露出一截雪白娇嫩的皓腕,然后轻触着石碑…
微微沉静,石碑之上,刺眼的光芒再次绽放。
“斗之气:九段!级别:高级!”
望着石碑之上的字体,场中陷入了一阵寂静。
“…竟然到九段了,真是恐怖!家族中年轻一辈的第一人,恐怕非薰儿小姐莫属了。”寂静过后,周围的少年,都是不由自主的咽了一口唾沫,眼神充满敬畏…
斗之气,每位斗者的必经之路,初阶斗之气分一至十段,当体内斗之气到达十段之时,便能凝聚斗之气旋,成为一名受人尊重的斗者!
人群中,萧媚皱着浅眉盯着石碑前的紫裙少女,脸颊上闪过一抹嫉妒…
望着石碑上的信息,一旁的中年测验员漠然的脸庞上竟然也是罕见的露出了一丝笑意,对着少女略微恭声道:“薰儿小姐,半年之后,你应该便能凝聚斗气之旋,如果你成功的话,那么以十四岁年龄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你是萧家百年内的第二人!”
是的,第二人,那位第一人,便是褪去了天才光环的萧炎。
“谢谢。”少女微微点了点头,平淡的小脸并未因为他的夸奖而出现喜悦,安静的回转过身,然后在众人炽热的注目中,缓缓的行到了人群最后面的那颓废少年面前…
“萧炎哥哥。”在经过少年身旁时,少女顿下了脚步,对着萧炎恭敬的弯了弯腰,美丽的俏脸上,居然露出了让周围少女为之嫉妒的清雅笑容。
“我现在还有资格让你怎么叫么?”望着面前这颗已经成长为家族中最璀璨的明珠,萧炎苦涩的道,她是在自己落魄后,极为少数还对自己依旧保持着尊敬的人。
“萧炎哥哥,以前你曾经与薰儿说过,要能放下,才能拿起,提放自如,是自在人!”萧薰儿微笑着柔声道,略微稚嫩的嗓音,却是暖人心肺。
“呵呵,自在人?我也只会说而已,你看我现在的模样,象自在人吗?而且…这世界,本来就不属于我。”萧炎自嘲的一笑,意兴阑珊的道。
面对着萧炎的颓废,萧薰儿纤细的眉毛微微皱了皱,认真的道:“萧炎哥哥,虽然并不知道你究竟是怎么回事,不过,薰儿相信,你会重新站起来,取回属于你的荣耀与尊严…”话到此处,微顿了顿,少女白皙的俏脸,头一次露出淡淡的绯红:“当年的萧炎哥哥,的确很吸引人…”
“呵呵…”面对着少女毫不掩饰的坦率话语,少年尴尬的笑了一声,可却未再说什么,人不风流枉少年,可现在的他,实在没这资格与心情,落寞的回转过身,对着广场之外缓缓行去…
站在原地望着少年那恍如与世隔绝的孤独背影,萧薰儿踌躇了一会,然后在身后一干嫉妒的狼嚎声中,快步追了上去,与少年并肩而行…
正文 第二章 斗气大陆
月如银盘,漫天繁星。
山崖之颠,萧炎斜躺在草地之上,嘴中叼中一根青草,微微嚼动,任由那淡淡的苦涩在嘴中弥漫开来…
举起有些白皙的手掌,挡在眼前,目光透过手指缝隙,遥望着天空上那轮巨大的银月。
“唉…”想起下午的测试,萧炎轻叹了一口气,懒懒的抽回手掌,双手枕着脑袋,眼神有些恍惚…
“十五年了呢…”低低的自喃声,忽然毫无边际的从少年嘴中轻吐了出来。
在萧炎的心中,有一个仅有他自己知道的秘密:他并不是这个世界的人,或者说,萧炎的灵魂,并不属于这个世界,他来自一个名叫地球的蔚蓝星球,至于为什么会来到这里,这种离奇经过,他也无法解释,不过在生活了一段时间之后,他还是后知后觉的明白了过来:他穿越了!
随着年龄的增长,对这块大陆,萧炎也是有了些模糊的了解…
大陆名为斗气大陆,大陆上并没有小说中常见的各系魔法,而斗气,才是大陆的唯一主调!
在这片大陆上,斗气的修炼,几乎已经在无数代人的努力之下,发展到了巅峰地步,而且由于斗气的不断繁衍,最后甚至扩散到了民间之中,这也导致,斗气,与人类的日常生活,变得息息相关,如此,斗气在大陆中的重要性,更是变得无可替代!
因为斗气的极端繁衍,同时也导致从这条主线中分化出了无数条斗气修炼之法,所谓手有长短,分化出来的斗气修炼之法,自然也是有强有弱。
经过归纳统计,斗气大陆将斗气功法的等级,由高到低分为四阶十二级:天.地.玄.黄!
而每一阶,又分初,中,高三级!
修炼的斗气功法等级的高低,也是决定日后成就高低的关键,比如修炼玄阶中级功法的人,自然要比修炼黄阶高级功法的同等级的人要强上几分。
斗气大陆,分辩强弱,撒于三种条件。
首先,最重要的,当然是自身的实力,如果本身实力只有一星斗者级别,那就算你修炼的是天阶高级的稀世功法,那也难以战胜一名修炼黄阶功法的斗师。
其次,便是功法!同等级的强者,如果你的功法等级较之对方要高级许多,那么在比试之时,种种优势,一触既知。
最后一种,名叫斗技!
顾名思义,这是一种发挥斗气的特殊技能,斗技在大陆之上,也有着等级之分,总的说来,同样也是分为天地玄黄四级。
斗气大陆斗技数不胜数,不过一般流传出来的大众斗技,大多都只是黄级左右,想要获得更高深的斗技,便必须加入宗派,或者大陆上的斗气学院。
当然,一些依靠奇遇所得到前人遗留而下的功法,或者有着自己相配套的斗技,这种由功法衍变而出的斗技,互相配合起来,威力要更强上一些。
依靠这三种条件,方才能判出究竟孰强孰弱,总的说来,如果能够拥有等级偏高的斗气功法,日后的好处,不言而喻…
不过高级斗气修炼功法常人很难得到,流传在普通阶层的功法,顶多只是黄阶功法,一些比较强大的家族或者中小宗派,应该有玄阶的修炼之法,比如萧炎所在的家族,最为顶层的功法,便是只有族长才有资格修炼的:狂狮怒罡,这是一种风属性,并且是玄阶中级的斗气功法。
玄阶之上,便是地阶了,不过这种高深功法,或许便只有那些超然势力与大帝国,方才可能拥有…
至于天阶…已经几百年未曾出现了。
从理论上来说,常人想要获得高级功法,基本上是难如登天,然而事无绝对,斗气大陆地域辽阔,万族林立,大陆之北,有号称力大无穷,可与兽魂合体的蛮族,大陆之南,也有各种智商奇高的高级魔兽家族,更有那以诡异阴狠而著名的黑暗种族等等…
由于地域的辽阔,也有很多不为人知的无名隐士,在生命走到尽头之后,性子孤僻的他们,或许会将平生所创功法隐于某处,等待有缘人取之,在斗气大陆上,流传一句话:如果某日,你摔落悬崖,掉落山洞,不要惊慌,往前走两步,或许,你,将成为强者!
此话,并不属假,大陆近千年历史中,并不泛这种依靠奇遇而成为强者的故事.
这个故事所造成的后果,便是造就了大批每天等在悬崖边,准备跳崖得绝世功法的怀梦之人,当然了,这些人大多都是以断胳膊断腿归来…
总之,这是一片充满奇迹,以及创造奇迹的大陆!
当然,想要修炼斗气秘籍,至少需要成为一名真正的斗者之后,方才够资格,而现在的萧炎隔那段距离,似乎还很是遥远…
“呸。”吐出嘴中的草根,萧炎忽然跳起身来,脸庞狰狞,对着夜空失态的咆哮道:“我草你,把劳资穿过来当废物玩吗?草!”
在前世,萧炎只是庸碌众生中极其平凡的一员,金钱,美人,这些东西与他根本就是两条平行线,永远没有交叉点,然而,当来到这片斗气大陆之后,萧炎却是惊喜的发现,因为两世的经验,他的灵魂,竟然比常人要强上许多!
要知道,在斗气大陆,灵魂是天生的,或许它能随着年龄的增长而稍稍变强,可却从没有什么功法能够单独修炼灵魂,就算是天阶功法,也不可能!这是斗气大陆的常识。
灵魂的强化,也造就出萧炎的修炼天赋,同样,也造就了他的天才之名。
当一个平凡庸碌之人,在知道他有成为无数人瞩目的本钱之后,若是没有足够的定力,很难能够把握本心,很显然的,前世仅仅是普通人的萧炎,并没有这种超人般的定力,所以,在他开始修炼斗之气后,他选择了成为受人瞩目的天才之路,而并非是在安静中逐渐成长!
若是没有意外发生的话,萧炎或许还真能够顶着天才的名头越长越大,不过,很可惜,在十一岁那年,天才之名,逐渐被突如其来的变故剥夺而去,而天才,也是在一夜间,沦落成了路人口中嘲笑的废物!
……
在咆哮了几嗓子之后,萧炎的情绪也是缓缓的平息了下来,脸庞再次回复了平日的落寞,事与至此,不管他如何暴怒,也是挽不回辛苦修炼而来的斗之气旋。
苦涩的摇了摇头,萧炎心中其实有些委屈,毕竟他对自己身体究竟发生了什么事,也是一概不知,平日检查,却没有发现丝毫不对劲的地方,灵魂,随着年龄的增加,也是越来越强大,而且吸收斗之气的速度,比几年前最巅峰的状态还要强盛上几分,这种种条件,都说明自己的天赋从不曾减弱,可那些进入体内的斗之气,却都是无一例外的消失得干干净净,诡异的情形,让得萧炎黯然神伤…
黯然的叹了口气,萧炎抬起手掌,手指上有一颗黑色戒指,戒指很是古朴,不知是何材料所铸,其上还绘有些模糊的纹路,这是母亲临死前送给他的唯一礼物,从四岁开始,他已经佩戴了十年,母亲的遗物,让得萧炎对它也是有着一份眷恋,手指轻轻的抚摸着戒指,萧炎苦笑道:“这几年,还真是辜负母亲的期望了…”
深深的吐了一口气,萧炎忽然回转过头,对着漆黑的树林温暖的笑道:“父亲,您来了?”
虽然斗之气只有三段,不过萧炎的灵魂感知,却是比一名五星斗者都要敏锐许多,在先前说起母亲的时候,他便察觉到了树林中的一丝动静。
“呵呵,炎儿,这么晚了,怎么还待在这上面呢?”树林中,在静了片刻后,传出男子的关切笑声。
树枝一阵摇摆,一位中年人跃了出来,脸庞上带着笑意,凝视着自己那站在月光下的儿子。
中年人身着华贵的灰色衣衫,龙行虎步间颇有几分威严,脸上一对粗眉更是为其添了几分豪气,他便是萧家现任族长,同时也是萧炎的父亲,五星大斗师,萧战!
“父亲,您不也还没休息么?”望着中年男子,萧炎脸庞上的笑容更浓了一分,虽然自己有着前世的记忆,不过自出生以来,面前这位父亲便是对自己百般宠爱,在自己落魄之后,宠爱不减反增,如此行径,却是让得萧炎甘心叫他一声父亲。
“炎儿,还在想下午测验的事呢?”大步上前,萧战笑道。
“呵呵,有什么好想的,意料之中而已。”萧炎少年老成的摇了摇头,笑容却是有些勉强。
“唉…”望着萧炎那依旧有些稚嫩的清秀脸庞,萧战叹了一口气,沉默了片刻,忽然道:“炎儿,你十五岁了吧?”
“嗯,父亲。”
“再有一年,似乎…就该进行成年仪式了…”萧战苦笑道。
“是的,父亲,还有一年!”手掌微微一紧,萧炎平静的回道,成年仪式代表什么,他自然非常清楚,只要度过了成年仪式,那么没有修炼潜力的他,便将会被取消进入斗气阁寻找斗气功法的资格,从而被分配到家族的各处产业之中,为家族打理一些普通事物,这是家族的族规,就算他的父亲是族长,那也不可能改变!
毕竟,若是在二十五岁之前没有成为一名斗者,那将不会被家族所认可!
“对不起了,炎儿,如果在一年后你的斗之气达不到七段,那么父亲也只得忍痛把你分配到家族的产业中去,毕竟,这个家族,还并不是父亲一人说了算,那几个老家伙,可随时等着父亲犯错呢…”望着平静的萧炎,萧战有些歉疚的叹道。
“父亲,我会努力的,一年后,我一定会到达七段斗之气的!”萧炎微笑着安慰道。
“一年,四段?呵呵,如果是以前,或许还有可能吧,不过现在…基本没半点机会…”虽然口中在安慰着父亲,不过萧炎心中却是自嘲的苦笑了起来。
同样非常清楚萧炎底细的萧战,也只得叹息着应了一声,他知道一年修炼四段斗之气有多困难,轻拍了拍他的脑袋,忽然笑道:“不早了,回去休息吧,明天,家族中有贵客,你可别失了礼。”
“贵客?谁啊?”萧炎好奇的问道。
“明天就知道了.”对着萧炎挤了挤眼睛,萧战大笑而去,留下无奈的萧炎。
“放心吧,父亲,我会尽力的!”抚摸着手指上的古朴戒指,萧炎抬头喃喃道。
在萧炎抬头的那一刹,手指中的黑色古戒,却是忽然亮起了一抹极其微弱的诡异毫光,毫光眨眼便逝,没有引起任何人的察觉…
正文 第三章 客人
床榻之上,少年闭目盘腿而坐,双手在身前摆出奇异的手印,胸膛轻微起伏,一呼一吸间,形成完美的循环,而在气息循环间,有着淡淡的白色气流顺着口鼻,钻入了体内,温养着骨骼与肉体。
在少年闭目修炼之时,手指上那古朴的黑色戒指,再次诡异的微微发光,旋即沉寂…
“呼…”缓缓的吐出一口浊气,少年双眼乍然睁开,一抹淡淡的白芒在漆黑的眼中闪过,那是刚刚被吸收,而又未被完全炼化的斗之气。
“好不容易修炼而来的斗之气,又在消失…我,我草!”沉神感应了一下体内,少年脸庞猛然的愤怒了起来,声音有些尖锐的骂道。
拳头死死的捏在了一起,半晌后,少年苦笑着摇了摇头,身心疲惫的爬下了床,舒展了一下有些发麻的脚腕与大腿,仅仅拥有三段斗之气的他,可没有能力无视各种疲累。
简单的在房间中活动了下身体,房间外传来苍老的声音:“三少爷,族长请你去大厅!”
三少爷,萧炎在家中排行老三,上面还有两位哥哥,不过他们早已经外出历练,只有年终,才会偶尔回家,总的说来,两位哥哥对萧炎这位亲弟弟,也很是不错。
“哦。”随口的应了下来,换了一身衣衫,萧炎走出房间,对着房外的一名青衫老者微笑道:“走吧,墨管家。”
望着少年稚嫩的脸庞,青衫老者和善的点了点头,转身的霎那,浑浊的老眼,掠过一抹不易察觉的惋惜,唉,以三少爷以前的天赋,恐怕早该成为一名出色的斗者了吧,可惜…
跟着老管家从后院穿过,最后在肃穆的迎客大厅外停了下来,恭敬的敲了门,方才轻轻的推门而入。
大厅很是宽敞,其中的人数也是不少,坐于最上方的几位,便是萧战与三位脸色淡漠的老者,他们是族中的长老,权利不比族长小。
在四人的左手下方,坐着家族中一些有话语权且实力不弱的长辈,在他们的身旁,也有一些在家族中表现杰出的年轻一辈。
另外一边,坐着三位陌生人,想必他们便是昨夜萧战口中所说的贵客。
有些疑惑的目光在陌生的三人身上扫过,三人之中,有一位身穿月白衣袍的老者,老者满脸笑容,神采奕奕,一双有些细小的双眼,却是精光偶闪,萧炎的视线微微下移,最后停在了老者胸口上,心头猛然一凛,在老者的衣袍胸口处,赫然绘有一弯银色浅月,在浅月周围,还有点缀着七颗金光闪闪的星辰。
“七星大斗师!这老人竟然是一位七星大斗师?真是人不可貌相!”萧炎心中大感惊异,这老者的实力,竟然比自己的父亲,还要高出两星。
能够成为大斗师的人,至少都是名动一方的强者,那样的实力,将会让得任何势力趋之若鹜,而忽然间看见一位如此等级的强者,也难怪萧炎会感到诧异。
老者身旁,坐有一对年轻的男女,他们的身上同样穿着相同的月白袍服,男子年龄在二十左右,英俊的相貌,配上挺拔的身材,很是具有魅力,当然,最重要的,还是其胸口处所绘的五颗金星,这代表着青年的实力:五星斗者!
能够以二十岁左右的年龄成为一名五星斗者,这说明青年的修炼天赋,也很是不一般。
英俊的相貌,加上不俗的实力,这位青年,不仅将家族中的一些无知少女迷得神魂颠倒,就是连那坐在一旁的萧媚,美眸中在移向这边之时,也是微放着异彩。
少女虽然暗送秋波,不过这似乎对青年并没有什么吸引力,此时,这位青年正将所有的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旁的美丽少女身上…
这位少女年龄和萧炎相仿,让萧炎有些意外的,她的容貌,竟然比萧媚还要美上几分,在这家族之中,恐怕也只有那犹如青莲一般的萧熏儿能够与之相比,难怪这男子对族中的这些胭脂俗粉不屑一顾。
少女娇嫩的耳垂上吊有着绿色的玉坠,微微摇动间,发出清脆的玉响,突兀的现出一抹娇贵…
另外,在少女那已经开始发育的玲珑小胸脯旁,绘有三颗金星。
“三星斗者,这女孩…如果没有靠外物激发的话,那便是一个绝顶天才!”心头轻轻的吸了一口凉气,萧炎的目光却只是在少女冷艳的小脸上停留了瞬间便是移了开去,不管如何说,在他幼稚的外貌下,也是拥有一个成熟的灵魂,虽然少女很美丽,不过他也没闲心露出流口水的猪哥状来讨人嫌。
萧炎的这举动似乎有些让得少女略感诧异,虽然她并不是那种以为世界围着自己转的女孩,不过自己的美貌与气质如何,她再清楚不过,萧炎的这番随意动作,倒真让她有点意外,当然,也仅此而已!
“父亲,三位长老!”快步上前,对着上位的萧战四人恭敬的行了一礼。
“呵呵,炎儿,来了啊,快坐下吧。”望着萧炎的到来,萧战止住了与客人的笑谈,冲着他点了点头,挥手道。
微笑点头,萧炎只当做没有看见一旁三位长老射来的不耐以及淡淡的不屑,回头在厅中扫了扫,却是愕然发现,竟然没自己的位置…
“唉,自己在这家族中的地位,看来还真是越来越低啊,往日倒好,现在竟然是当着客人的面给我难堪,这三个老不死的啊…”心头自嘲的一笑,萧炎暗自摇头。
望着站在原地不动的萧炎,周围的族中年轻人,都是忍不住的发出讥笑之声,显然很是喜欢看他出丑的模样。
此时,上面的萧战也是发现了萧炎的尴尬,脸庞上闪过一抹怒气,对着身旁的老者皱眉道:“二长老,你…”
“咳,实在抱歉,竟然把三少爷搞忘记了,呵呵,我马上叫人准备!”被萧战瞪住的黄袍老者,淡淡的笑了笑,“自责”的拍了拍额头,只是其眼中的那抹讥讽,却并未有多少遮掩。
“萧炎哥哥,坐这里吧!”少女淡淡的笑声,忽然的在大厅中响了起来。
三位长老微愣,目光移向角落中安静的萧熏儿,嘴巴蠕了蠕,竟然是都没有敢再说话…
在大厅的角落处,萧熏儿微笑着合拢了手中厚厚的书籍,气质淡雅从容,对着萧炎可爱的眨了眨眼睛。
望着萧熏儿那微笑的小脸,萧炎迟疑了一下,摸着鼻子点了点头,然后在众多少年那嫉妒的目光中,走了过去,挨着她坐了下去。
“你又帮我解围了。”嗅着身旁少女的淡淡体香,萧炎低笑道。
萧熏儿浅浅一笑,小脸上露出可爱的衅窝,纤细的指尖再次翻开手中那本古朴的书籍,小小年纪,却有一种知性的美感,眨动着修长的睫毛在书中徘徊了片刻,忽然有些幽幽的道:“萧炎哥哥有三年没和熏儿单独坐一起了吧?”
“呃…现在熏儿可是家族中的天才了,想要朋友还不简单么?”瞧得少女有些幽怨的光洁侧脸,萧炎干笑道。
“在熏儿四岁到六岁的时候,每天晚上都有人溜进我的房间,然后用一种很是笨拙的手法以及并不雄厚的斗之气,温养我的骨骼与经脉,每次都要弄得自己大汗淋漓后,方才疲惫离开,萧炎哥哥,你说,他会是谁?”熏儿沉默了半晌,忽然的偏过头,对着萧炎嫣然一笑,少女独有的风情,让得周围的少年眼睛有些放光。
“咳…我,我怎么知道?那么小,我们都还在地上爬呢,我哪知道。”心头猛的一跳,萧炎讪笑了两声,旋即有些心虚的将目光转向大厅内。
“嘻嘻…”望着萧炎的反映,萧熏儿小嘴泛起了柔和的笑意,目光转移到书籍之上,口中似乎是自喃般的淡淡道:“虽然知道他是好意,可熏儿不管怎么说也是女孩子吧?哪有偷偷摸女孩子身体的道理,若是熏儿寻出了那人,哼…”
嘴角裂了裂,萧炎心头有些心虚,眼观鼻,鼻观心,不言不语…
正文 第四章 云岚宗
大厅中,萧战以及三位长老,正在颇为热切的与那位陌生老者交谈着,不过这位老者似乎有什么难以启齿的事情一般,每每到口的话语,都将会有些无奈的咽了回去,而每当这个时候,一旁的娇贵少女,都是忍不住的横了老者一眼…
倾耳听了一会,萧炎便是有些无聊的摇了摇头…
“萧炎哥哥,你知道他们的身份吗?”就在萧炎无聊得想要打瞌睡之时,身旁的熏儿,纤指再次翻开古朴的书页,目不斜视的微笑道。
“你知道?”好奇的转过头来,萧炎惊诧的问道。
“看见他们袍服袖口处的云彩银剑了么?”微微一笑,熏儿道。
“哦?”心头一动,萧炎目光转向三人袖口,果然是发现了一道云彩形状的银剑。
“他们是云岚宗的人?”萧炎惊讶的低声道。
虽然并没有外出历练,不过萧炎在一些书籍中却看过有关这剑派的资料,萧家所在的城市名为乌坦城,乌坦城隶属于加玛帝国,虽然此城因为背靠魔兽山脉的地利,而跻身进入帝国的大城市之列,不过也仅仅只是居于末座。
萧炎的家族,在乌坦城颇有份量,不过却也并不是唯一,城市中,还有另外两大家族实力与萧家相差无几,三方彼此明争暗斗了几十年,也未曾分出胜负…
如果说萧家是乌坦城的一霸,那么萧炎口中所说的云岚宗,或许便应该说是整个加玛帝国的一霸!这之间的差距,犹如鸿沟,也难怪连平日严肃的父亲,在言语上很是敬畏。
“他们来我们家族做什么?”萧炎有些疑惑的低声询问道。
移动的纤细指尖微微一顿,熏儿沉默了一会,方才道:“或许和萧炎哥哥有关…”
“我?我可没和他们有过什么交集啊?”闻言,萧炎一怔,摇头否认。
“知道那少女叫什么名字吗?”熏儿淡淡的扫了一眼对面的娇贵少女。
“什么?”眉头一皱,萧炎追问道。
“纳兰嫣然!”熏儿小脸浮现点点古怪之意,斜瞥着身子有些僵硬的萧炎。
“纳兰嫣然?加玛帝国狮心元帅纳兰桀的孙女纳兰嫣然?那位…那位与我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萧炎脸色僵硬的道。
“嘻嘻,爷爷当年与纳兰桀是生死好友,而当时恰逢你与纳兰嫣然同时出生,所以,两位老爷子便定了这门亲事,不过,可惜,在你出生后的第三年,爷爷便因与仇人交战重伤而亡,而随着时间的流逝,萧家与纳兰家的关系也是逐渐的浅了下来…”熏儿微微顿了顿,望着萧炎那瞪大的眼睛,不由得轻笑了一声,接着道:“纳兰桀这老头不仅性子桀骜,而且为人又极其在乎承喏,当年的婚事,是他亲口应下来的,所以就算萧炎哥哥最近几年名声极差,他也未曾派人过来悔婚…”
“这老头还的确桀得可爱…”听到此处,萧炎也是忍不住笑着摇了摇头。
“纳兰桀在家族中拥有绝对的话语权,他说的话,一般都没人敢反对,虽然他也很疼爱纳兰嫣然这孙女,不过想要他开口解除婚约,却是有些困难…”熏儿美丽的眼睛微弯,戏谑道:“可五年之前,纳兰嫣然被云岚宗宗主云韵亲自收做弟子,五年间,纳兰嫣然表现出了绝佳的修炼天赋,更是让得云韵对其宠爱不已…当一个人拥有了改变自己命运的力量时候,那么她会想尽办法将自己不喜欢的事,解决掉…很不幸的,萧炎哥哥与她的婚事,便是让她最不满意的地方!”
“你是说,她此次是来解除婚约的?”
脸色一变,萧炎心头猛的涌出一阵怒气,这怒气并不是因为纳兰嫣然对他的歧视,说实在的,对面的少女虽然美丽,可他萧炎也不是一个被下半身支配心智的色狼,就算与她结不成秦晋之好,那萧炎也顶多只是有些男人惯性的遗憾而已,可如果她真的在大庭广众下对自己的父亲提出了解除婚约的请求,那么父亲这族长的脸,可就算是丢尽了!
纳兰嫣然不仅美丽娇俏,地位显赫,而且天赋绝佳,任何人在说起此事时,都将会认为他萧炎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不成,却反被天鹅踏在了脚下…
如此的话,日后不仅萧炎,就算是他的父亲,也将会沦落为他人笑柄,威严大失。
轻轻的吸了一口冰凉的空气,萧炎那藏在袖间的手掌,却已是紧紧的握拢了起来:“如果自己现在是一名斗师,谁又敢如此践踏于我?”
的确,如果萧炎此时拥有斗师实力,那么,就算纳兰嫣然有着云岚宗撑腰,那也不可能做出如此行径,年仅十五岁的斗师,嘿,在斗气大陆这么多年的历史中,可唯有那寥寥数人而已,而且这几人,都早已经成为了斗气修炼界中的泰山北斗!
一只娇嫩的小手,悄悄的穿过衣袖,轻轻的按着萧炎紧握的手掌,熏儿柔声道:“萧炎哥哥,她若真如此行事,只是她的损失而已,熏儿相信,日后,她会为今日的短浅目光后悔!”
“后悔?”嗤笑了一声,萧炎脸庞满是自嘲:“现在的自己,有那资格?”
“熏儿,你对他们似乎知道得很清楚?你先前所说的一些东西中,或许就是连我父亲,也不知道吧?你是如何得知的?”轻摆了摆手,萧炎话音忽然一转,问道。
熏儿一怔,却是含笑不语。
望着熏儿的躲避态势,萧炎只得无奈的撇了撇嘴,熏儿虽然也姓萧,不过与他却没有半点血缘关系,而且熏儿的父母,萧炎也从未见过,每当他询问自己的父亲时,满脸笑容的父亲便会立刻闭口不语,显然对熏儿的父母很是忌讳,甚至…惧怕!
在萧炎心中,熏儿的身份,极为神秘,可不管他如何侧面询问,这小妮子都会机灵的以沉默应对,让得萧炎就算有计也是无处可施。
“唉,算了,懒得管你,不说就不说吧…”摇了摇头,萧炎的脸色忽然阴沉了下来,因为对面那在纳兰嫣然不断示意的眼色下,那位老者,终于是站起来了…
“呵呵,借助着云岚宗向父亲施威么?这纳兰嫣然,真是好手段呐…”萧炎的心头,响起了愤怒的冷笑。
正文 第五章 聚气散
“咳。”白袍老者轻咳了一声,站起身来对着萧战拱了拱手,微笑道:“萧族长,此次前来贵家族,主要是有事相求!”
“呵呵,葛叶先生,有事请说便是,如果力所能及,萧家应该不会推辞。”对于这位老者,萧战可不敢怠慢,连忙站起来客气的道,不过由于不知道对方到底所求何事,所以也不敢把话说得太满。
“呵呵,萧族长,你可认识她么?”葛叶微微一笑,指着身旁的少女含笑问道。
“呃…恕萧战眼拙,这位小姐…”闻言,萧战一愣,上下打量了一下少女,略微有些尴尬的摇了摇头。
当年纳兰嫣然被云韵收为弟子之时,年仅十岁,在云岚宗中修炼了五年时间,所谓女大十八变,好多年未见,萧战自然不知道面前的少女,便是自己名义上的儿媳妇。
“咳…她的名字叫纳兰嫣然。”
“纳兰嫣然?纳兰老爷子的孙女纳兰嫣然?”萧战先是一怔,紧接着满脸大喜,想必是记起了当年的那事,当下,急忙对着少女露出温和的笑容:“原来是纳兰侄女,萧叔叔可有好多年未曾与你见面了,可别怪罪叔叔眼拙。”
忽然出现的一幕,让得众人也是略微一愣,三位长老互相对视了一眼,眉头不由得皱了皱…
“萧叔叔,侄女一直未曾前来拜见,该赔罪的,可是我呢,哪敢怪罪萧叔叔。”纳兰嫣然甜甜的笑道。
“呵呵,纳兰侄女,以前便听说了你被云韵大人收入门下,当时还以为是流言,没想到,竟然是真的,侄女真是好天赋啊…”萧战笑着赞叹道。
“嫣然只是好运罢了…”浅浅一笑,纳兰嫣然有些吃不消萧战的热情,桌下的手掌,轻轻扯了扯身旁的葛叶。
“呵呵,萧族长,在下今日所请求之事,便与嫣然有关,而且此事,还是宗主大人亲自开口…”葛叶轻笑了一声,在提到宗主二字时,脸庞上的表情,略微郑重。
脸色微微一变,萧战也是收敛了笑容,云岚宗宗主云韵可是加玛帝国的大人物,他这小小的一族之长,可是半点都遭惹不起,可以她的实力与势力,又有何事需要萧家帮忙?葛叶说是与纳兰侄女有关,难道?
想到某种可能,萧战的嘴角忍不住的抽搐了几下,硕大的手掌微微颤抖,不过好在有着袖子的遮掩,所以也未曾被发现,强行压下心头的怒火,声音有些发颤的凝声道:“葛叶先生,请说!”
“咳…”葛叶脸色忽然出现了一抹尴尬,不过想起宗主对纳兰嫣然的疼爱,又只得咬了咬牙,笑道:“萧族长,您也知道,云岚宗门风严厉,而且宗主大人对嫣然的期望也是很高,现在基本上已经是把她当做云岚宗下一任的宗主在培养…而因为一些特殊的规矩,宗主传人在未成为正式宗主之前,都不可与男子有纠葛…”
“宗主大人在询问过嫣然之后,知道她与萧家还有一门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