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4部分

一下,缓缓道:“陪我再多呆一天吧。”很随意,就好比今天天气很好一样的随意。随意到让我不知该如何回答才好。
但我知道,这个答案很重要,心里有个声音在跳动,但另一边却是死命地抵触,就像是一个溺水的人,看到了浮木,即使知道上岸后有更大的危险等着,依然忍不住要靠上去。
秦子阳就是这样,他身上有着浮木一般地安定的气息以及那如同夜晚一样诡异却神秘的吸引力。
他就像是大麻,让人一点点靠近。
“还是回去吧。公司该有很多事情等着秦总去办呢。”我开口,声音有些僵硬。
他别有意味地看了我一眼,什么也没说,只是端起桌面上的茶喝了一口,嘴微微抿着。
俯仰 19
上了飞机,依然是沉默,秦子阳没有说话的意思,我也不想开口,就坐在座位上,但心里已然有些不一样,说不出来具体是哪里不一样。
“苏念锦……”
我听到秦子阳叫我的名字,很轻很轻,轻到几乎无法察觉。
我没有应答,他也没再说什么,甚至连多余的表情也没有,我想是我听错了。
中午回的T市,直接到了家,下了车却刚到家按留言记录时却听到骆怀之的电话,他说,念锦出来吃个饭吧,附近新开了一家川菜馆,味道很正宗。
叹了口气,按掉记录,转身去浴室冲了个热水澡便倒在床上蒙头大睡,似要把这几天缺的睡眠补回来。
没想到这一睡就到了天亮,急急忙忙收拾收拾去了公司,仍然不习惯地在电梯停到三楼的时候走了出去,这才想到如今自己已经是市场部的经理,副的,但却也算是个官,振作了下精神,重新走回电梯,一路到了五楼。
刚走进去时感觉到大家的气氛一下子就变了,几个人看我的眼神说不出来的怪异,我笑着冲他们打招呼,他们也回,甚至面容上带着讨好的笑容,但就是让人觉得不自在,中午去吃饭时我无意把这事和程姗提了一下,她正夹着个豆角,咬了一半。
“姐妹儿,你不会不知道吧,现在整个公司都在传你攀上了秦总,说你这叫什么来着……”
她顿了顿,想了几秒,“哦……麻雀变凤凰,一步登天。”
我突然间胃口就没了,“我没有。”我道,态度异乎寻常的严肃。
程姗耸了耸肩。
“你不相信?”我看着她那忽闪忽闪却没有笑意的眼低声问道。
“相信啊,就是相信才觉得不开心。”
“为什么?”我问。
“我要是你,我才不管别人信不信,就算不是真的,他们也会说成是真的,人都是嫉妒的,就见不得不相干的人比自己好,再说秦子阳是什么人啊,就是高干里那也是尖上的,多少女人恨不得拿个链子把自己绑他身上,你还在这为了旁人信不信而纠结。真的,苏念锦我都有点嫉妒你了。”她说这番话时一个字都没停顿,一口气下来也颇有气势,我被说的一愣,站起来就要走,可是走了两步还是觉得生气,又坐了回来。
“程姗别人说这话我也就认了,但你,我的姐妹淘,我的死党,怎么也这么虚荣,他们那一伙人有哪个是好的,你让我跟他们不是让我往火坑里跳吗。”
程姗似乎被我一番义正言辞的架势给震住了,忙笑呵呵地看着我:“你生啥气啊,我不就是那么一说,不过说的也是心里话,人嘛,有几个不虚荣的,人生在世就这么几年是女人最好的年华,碰上这样一个轰轰烈烈谈场爱也没什么,再说,你怎么就那么没自信他不会爱上你,你这不叫明辨是非,你这叫心虚胆小。况且,苏念锦你敢说你没动心?”
我看着她黑白分明的眼,果然是最了解我的人,一下子就看出我如此生气的真正原因,是的,我就是动心了,我是真的控制不住自己绮念了,但我还在死挺,我相信我若是挺得过去就没事。诱惑,诱惑无非是在人空虚的时候才趁虚而入的,对,我现在就是寂寞,我该找个男人,然后好好谈场恋爱,顺利话就结婚,生孩子,这才是对的。
下了班第一件事我就给薛京打电话,他是我的老同学,搞建筑的,没事就要给我介绍对象,说是他们那里都是和尚,手中有几个还是方丈级别的。
“喂,薛京你今个有空么,我请你吃饭。”
“吃饭?怎么想起请我吃饭了?”他一副见了鬼的样子。
“老同学了,想你了呗。”我打趣道。
“无事献殷勤,非J即盗。”
“一句话,去不去?”
“去,当然去。”挂了电话,直奔约定的地儿,我现在心里像是有把火再烧,似乎真找了一个就什么事儿都解决了。
“哎,女人,好久不见了。”
“咳,男人,是挺久不见了。”
他一拉椅子,双手交叉在桌前“说吧,有啥事找我。”
我见他也直白,再说和他也着实没什么好绕圈子,就直奔主题道:“给我找个男人。”
“男人?怎么老Chu女着急了。也想有个春天了。”
“哪那么多废话,你以前不是说你那有好几个的么,现怎么样,不会都找到了吧。”
“有,还有那么几个,别说,我突然想到了一个极,绝对适合你。”
“那行啊,你赶紧安排吧,我是真着急了,要求我就不多说了,你也了解我,只要人没啥问题,干净勤快,能够养活自己的就成。”
“恩,这样,我回去给他打个电话,行了的话我尽快安排。”
接下来的饭吃的很愉悦,晚上回家没呆多久就接到薛京的电话。
“成了。”
“这么速度。”我夸他。
“那是,你也不看是谁。”他臭屁道。
“对方什么样的人?”
“我在国外读大学时的学长,人样貌实力皆没的挑,对了,我帮你订好了,明晚六点,左岸咖啡。”
“谢了啊。成了,请你吃大餐。”
“哈哈,我等着啊,话说你可得打扮漂亮点。”
挂了电话,我早早地就睡了,第二天上班时总是心不在焉,对于相亲我不是没做过以前,只是这次总是有种莫名的心虚感。
下班时我搭车去了左岸。
按照薛京形容地样子我很快认出了那人。
只是远比我想象的要优秀的多。
一身剪裁合理的西装,横格的领带,面貌清俊,很绅士。
我笑着坐下:“来多久了?”
“刚到。”
俯仰 20
我笑着坐下来,和他天南海北的聊着,这人很渊博,身上的气质看起来更是儒雅的很,一点也不像薛京那样,一看就是搞建筑的人,身上有股钢材味儿,而眼前整个人该怎么说呢?那双手像是弹钢琴的,气质像是搞科研的,气场却又有一种范儿,一种常在上位者决策的范儿,还真如薛京说的那样,绝对有过之而无不及,甚至我想,这个‘有过之’似乎过的还真有点大。
不过气氛很好,我说什么他都认真听着,总会在最适当的时机插几句,提出自己的观点,告诉你他有认真在听。而那双好看的眼睛就专注地看着你,仿佛你在他眼里就是唯一,你说的就是再重要不过的话,这极大的满足了女人虚荣的心,
“请问,你是梁先生么?”一个女人走了过来,她旁边还跟着一个男人,样貌也算不错,放在人群中也是中上等,但和我眼前这位一比就差的远了,根本就不是一个档次的。
他点头。微笑:“你是周小姐吧。”
那女人忙点头,笑得一脸灿烂的。
而她旁边的男人见了我却是有些沮丧,虽然表现的不明显,但情绪这东西是很微妙的,总是能感觉出来。
此时他正看着我,然后点了下头:“是苏小姐吧,我是张剑心。”
听到这名字我有些傻了,他是张剑心那我眼前这位和我聊了半天又有气质又投机的男人是谁?
我不禁转过身看着他,见他还在笑,一双桃花眼看着我也一样的炯炯有神。
“不好意思,苏小姐,你后来称呼我为张先生时我就知道恐怕是有了些误会,不过和你谈话很舒服,也让我觉得很愉悦……”说到这他一笑,露出一排好看的牙齿,“我可以向你正式提出邀约么?”
这回我更傻了,一见钟情?我摇摇头,我不是那种第一次相见就让人觉得眼前一亮的美女,况且我身边这位此时泫然欲泣的女人长得可谓娇媚甜美,论气质和样貌不知比我高出几个档次,也难怪那张剑心眼中总有一抹遗憾和沮丧。
“既然是误会弄明白了就好,呵呵。”我尴尬地笑着。
这话一落,他目光黯然了几分,旁边的另一位男士也黯然了几分,只有那位周小姐像是见到了耀眼的阳光,一下子就灿烂了起来,连看着我的眼神也莫名地亲切起来。
各归其位后,我们分坐两桌,但显然我面前的这位张先生已经没有了什么兴致,一双眼不时向旁边娇笑不断地周小姐看去,而我在刚刚和那样一个极聊完又被他公开表示有好感后对眼前这顿饭也着实没了兴趣。
“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了,今天很高兴认识张先生。”
“那我送你。”他似乎也松了一口气,站起来,却还是有些不舍。
张剑心去取车,我站在门口任凉风吹着,一辆高级的宝马就停到了我的面前,梁先生那张及其儒雅俊秀的脸从里面就露了出来。
“上车吧。”他说。
我摇摇头,“他去取车了,一会就过来,我坐他车走。”
“上来吧,别扼杀了张先生的机会。”
他可真不简单,一下子就找到了重点,我看着张剑心那依依不舍的样子还真有点于心不忍,想了想,反正自己对他也不来电,还是薛京的学长,算了,就当成就一段姻缘也是好的。
拉开了车门,直接钻了进去。
“想不想兜兜风?”他问。
“开着宝马这名牌车的人怎么都喜欢兜风?”我反问。
“你对我这车似乎很有怨念。”他笑,样子比刚刚多了点生气。
“没有。”我默默地答,只是刚刚那一刻,看到宝马的标志时就想到了秦子阳的那番话。
——“苏念锦你就跟了我吧,以后出门有奔驰开着,购物有VIP卡用着,走到哪都有人捧着,你看,多好。”
我烦躁的摇头,双手用力地拍拍双颊。
“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看着面前这张关切的脸,我突然有股冲动,“咱们俩处对象吧,”
他一愣,随即笑开:“好啊。”
以这样一个荒谬的开头开始,我和梁先生,确切地说是梁景生开始了感情生活,而这个人也着实像第一次见面那样优秀,甚至更为优秀。
“小锦过来尝尝这汤……”他从厨房探出头,手中端着汤匙。
“恩,味道不错。”我竖起大拇指赞道,“想不到你厨艺这么好,完了梁景生,我发现你这人太完美了,总给我一种不真实感。你说你到底看上我哪了?”
他笑了笑,温柔地揉了揉我的发,“你这小脑袋瓜一天都在想些什么,来把这个鱼眼吃了,对眼睛好。”
我厌恶地撇开头,看到那个东西就害怕,最后在他温柔如水,含情脉脉,期许无比的眼光下还是乖乖地给吃完。
梁景生就是这样的人,温柔的能滴出水,原来这词不只适合用在女人身上,男人有时也行。
我觉得这样的日子很好,他也给我很踏实的感觉,人又优秀的没得挑,如果可能,就这样处下去,到时候了就把证给办了,再生个孩子,我的人生就圆满了,而秦子阳,秦子阳.........
“在想什么呢?”他把鱼刺都给我拔了出去,新鲜的鱼肉放在小蝶中递给我。
“没什么,在想有个男人亲手为我挑鱼刺,还对我这样好,我真是三生修来的福分啊。”
他依旧揉了揉我的发,像是对待一个小妹妹,不过我想是我多想了,怎么会是小妹妹,我们是情侣,他只是习惯性宠我而已。
第二天是周一,我照常去上班,看到秦子阳的车停在外面,心里一惊,他从美国开会回来了?
心突突地狂跳.........
“苏念锦,你真是没用,他回来就回来,你又没做亏心事犯不着怕他。”我在心里这样安慰自己道。
俯仰 21
走进办公室,便看到桌子上的一大束玫瑰花,娇艳欲滴的,掏出里面的卡片,上面写着:“愿今天的心情像花朵一样美好。”
字体苍劲,是用钢笔写上去的,虽然没有署名,但一下子就能猜到是谁。
我笑着打了个电话,刚响那边就接了起来。
“花很漂亮,我很喜欢。”
“喜欢就好。”他说,我似乎能看到他嘴角微微勾起,眼睛默默含笑的样子。
“晚上想吃什么?”他又问。
我想了想:“火锅吧,要麻辣锅。”
“好,晚上下班我去接你。”
我欢喜地放下电话,时不时地掏出手机看看点,终于到了下班的时间,抱着一束火红的玫瑰往外走。
电梯下到三楼时程姗走了进来,看到我手中的玫瑰花忍不住打了一个响指。
“我说,姐妹儿,行啊,这梁大少对你还真不错啊。有本事儿!”她竖着大拇指,一脸贼笑的样儿。
“什么梁大少,就你一天嘴贫。”我说她。
她耸耸肩没说什么。
电梯刚好到了一楼,她恶狠狠地说:“快去吧,女人,你家那位那奔驰就在外面停着呢,可别再晃我们了,人家我是赤口裸裸的嫉妒啊。”
抱着花往外走,却突然停住了脚步,秦子阳就站在对面,车门已经拉开,却不肯上,一动不动地望着我。
“怎么了?”梁景生见我迟迟没有上车,拉开车窗关切地问道。
“没什么。”我笑着摇了摇头,开开车门钻了进去。
车子到了蜀正圆,是这一家很有名的火锅店,我和梁景生点了一个鸳鸯锅,他不喜欢吃辣的,而我是无辣不欢。
“不介意多一个人吧,阿生。”
这声音我熟悉,虽然人在我后面,但光是听声音就能够让我整个身子瞬间僵直掉,梁景生也愣了几秒,随即笑道:“当然可以。”
秦子阳自然地落座,要了一份小料,很自然地涮着羊肉,期间时不时地和梁景生说着一些我不是很熟悉的东西,一顿饭吃下来,他连看都没看我一眼,似乎不认识一般,不过这样我仍是紧张,好像暴风雨来临前你一刻的安静,安静地令人心慌。
“好了,你们吃吧,我还有事,先走了。”他起身,如来前一样莫名其妙地走了。
我看着面前这一盘子肉没了心情,筷子有一下没一下地动了动。
“怎么了,小锦?”
...........
...........
“为了子阳?”他试探性地问。
“你和他认识?”
“恩,算是熟识。”他答得很淡然,却在我心中掀起滔天巨浪。
“抱歉,我吃饱了。”拿起包我就要走,梁景生忙站了起来,“我送你。”他说。
我本想拒绝,却又觉得反映有点太过激烈,点了点头,答应了。
在车上,两个人谁都没有说话,直到开到小区前,梁景生突然把方向盘一打,靠在了一边。
“小锦你有什么想问的就问出来,我能回答你的都会如实说。”
我看着他一双诚挚的眼,还有那张脸,想了想,问:“景生你也是高干?”
“我家不算,和他们家不一样,只能说是沾了点边,但本质上不同,我的父母都是搞科研的,和官场商场不沾边。”
听完这话我顿时松了口气,笑了笑自己的神经质,“完了,我好像没吃饱。”
“那咱们再去吃别的,你想吃什么?”
“小笼包,周济的小笼包,刚吃火锅时就一直在想。”
他宠溺地揉了揉我的发,油门一踩,车子挑头往回开。
接下来的几天如往常一样,每天吃饭,睡觉,上班,下班,和梁景生约会。
除了偶尔开会时被秦子阳那双眼扫几遍外倒也没什么,只是今天他扫过来的次数明显要多一些。
“今天的会议就到这里,苏经理你一会过来我办公室一趟,关于兴隆那块地皮的开发市场潜力报表一起给我送过来。”
“是,秦总。”我表面镇定自若,心里却不是这么一回事,回到办公室就给程姗打电话,这丫头却一句您老自求多福就给我挂了,我深吸了几口气,拿着报表上了顶楼。
敲了敲门。
“进来——”里面传来秦子阳的声音。
“秦总,这是您要的报表。”
“放着吧。”他头也没抬手中正看着一份文件。
我放上去,转过身要走。
“苏念锦。”他突然叫住我。
我顿了一下,没有回身。
“梁景生不是你想的那样……”
“不劳秦总费心。”说完打开门直接走了出去。
但不可否认秦子阳那句话还是在我心里留下了不小的阴影,以至于下班后见到那张温文尔雅,无害的脸时总觉得很疲乏,为什么,为什么我想找一个普通的男人,结婚,生子这样一个简单的事情都不行,秦子阳,你是故意的么,这一刻我突然有点恨起他,恨他的无处不在。恨他就像是一个藤蔓,不论我走到哪都有他的影子。同时我也有点恨梁景生,恨他和他们有牵涉,恨他怎么就不是一个再普通点的人。
那天梁景生问我想去哪里约会,我心中烦躁,看了看他一身笔挺的西装,我说:“迪吧。”和他这一身的派头及其不符的地方,他愣了一下,说好,还问我要不要先吃点东西。
我说不要。我怕再过一会儿我就反悔,让儒者一样的梁景生和我去迪吧这种泄愤的心情我怕过了这个劲儿就会心生不忍起来。
车子停在外面,我有些犹豫反倒是他笑着把我拉了进去,看着舞池中那些摇摆相贴的肌肤和不停闪烁的的雷光灯还有那动感十足的High曲,我突然有些后悔。
他却拉着我下了舞池。
“跳跳也好,发泄下心中的烦闷。”他还是那么温柔。
我一把抱住他,有点想哭,因为愧疚,因为不该发这莫名的火,更因为不该这般轻易受到秦子阳的挑拨,是的,他就是挑拨,他是故意的,他得不到我,他也不想让别人得到我,他就想我不幸福。
我正舞得欢畅,突然有人擦进来拍了拍梁景生的肩膀。
“洛子我就说是阿生这家伙嘛,你还说不是。我别的不好,就着眼睛可是一直一点二的视力。”
萧洛没吱声看了看梁景生,嘴角噙着一抹笑,这笑和秦子阳很像,却又有些不一样,他说:“阿生,进去喝一杯吧。”
梁景生看了一眼我想要拒绝,但我却抢先说:“刚好,我也累了,萧少我也认识,一起进去歇歇也好。”
萧洛笑着冲我点了一下头,但那笑却没到达眼底,但落到我身上的目光却比上次在别墅时要幽深长久的多。
我心里发冷,如果说梁景生只是和秦子阳认识也就罢了,为什么和萧洛他们几个也似乎很熟,完全不像是点头之交。
疑惑放在心里再久也是疑惑不如亲自去弄明白,只是刚刚下的决心又开始动摇。
俯仰 22
梁景生深深地看了我一眼,最后点了点头。
“既然小锦都这么说了,就过去坐坐。也挺长时间没见他们几个了。”他说,声音依旧温和。
随即穿过舞池向着里面的包间走去,只不过每次和这一伙人在一起时都会让我吃惊,来过迪吧几次了,还重来不知道这里有真么豪华的单包。
刚开了门就看到秦子阳坐在左边,手中搂着一个美女,丰胸肥臀,眼角眉梢尽是风情。
我自动地坐在了另一边,离他最远的地方,梁景生坐在我的左边阻断了秦子阳那火辣辣的注视。
饶起云他们几个都认识我,上次我是跟着秦子阳来的,作为他的女伴,这次我是跟着梁景生来的,作为他的女朋友。
我想这是一件很奇怪的事,然而在场的每个人似乎都心照不宣,这个词形容的也许不够恰当,确切地说是他们压根就不当一回事,仿佛这是再正常不过的事儿,而萧洛身边的女人也不是上次那个清清纯纯却极为漂亮的女孩,而是一个顺直长发穿着白色短身裙的日本留学生。
他似乎偏好学生。
“阿生你也忒不够义气了,回来了竟然先找女人而不是哥们,要不是子阳说了我们都不知道。”说话的是上次一个劲让我脱衣服的那个长相秀气的男人。
梁景生只是笑也不解释。
“来,喝酒喝酒,好几年咱们哥几个都没凑全了,今个真是不容易啊,怎么也得喝个不醉不归。”
梁景生摆摆手:“最近胃不好。医生不让喝太多。”
说到胃我突然想到了秦子阳,上次在香港时他曾疼的要晕过去,这次却依然端着酒杯一口接着一口偶的仰了下去。那酒是烈酒,他们似乎重来都只喝烈酒。
“子阳,你也少喝点,从刚刚来这就不停地喝。”
“我没事。”
“你那胃……”饶起云刚要说,就被他一个眼神刹住。
他叹了口气也没再说什么。
一直到了最后我也没听出个端倪,他们只是聊着以前那些事儿,偶尔说说女人,再就喝酒,一杯接着一杯的,就属秦子阳喝的最多。而我原本指望他们看到我跟着梁景生时露出的诧异没有,责难也没有,那么相对的我想知道的事情更是没有。
“有没有什么想吃的,我让人出去买。”梁景生就是细心,到这时候还想着我是直奔这儿来的,没吃晚饭。
“我不饿,一会散场了咱俩去吃宵夜。”
“好。”他笑着拂过我眼前一缕掉出来的发,突然一个酒杯就横在了我的面前。
“我敬你一杯,上次香港出差多亏了你——”香港两个字他咬得很重,我想到了那缠绵的吻还有他抱住我时上下滑动的手,以及那手上带来的源源不断的热力,让我顿时觉得羞愧不已。
“秦少知道的,我对酒精一向过敏。”
他伸到一半的手就在那僵着,一双眼冒着火一样地看着我。
“呵呵,小锦她不能喝酒,这杯我代她喝了吧。”
“你刚不是还说不能喝的嘛,吆,真是出息了啊阿生,出去几年这英雄胆色长了不少,学会要美人不要命了。”
一旁有人起着哄。
梁景生不语,仍是笑,他似乎特别爱笑,走到哪儿脸上都挂着一抹无害的笑意。
他伸出手就要去接秦子阳手中的酒杯,秦子阳不给,捏的死紧,眼神仍是一动不动地看着我,气氛突然有些诡异。
最后他一笑,手一松,酒杯就那样掉在了地上,啪嗒一声,碎了。
洒了一地儿。
整个包间一下子就静了下来。
他什么也没说走了回去,步伐有些踉跄,是喝太多的原因,一把拉过身旁的女人,就是刚进来时那个被他搂着胸很大,屁股很大,不笑都全是风情笑起来更是妖冶的女人。
他把她拉到腿上,低下头就是吻,吻得很缠绵,天翻地覆的那种。
旁边饶起云他们起着哄也拉了女伴过来亲亲热热的,刚刚那一刹那儿的尴尬一下子就被抹杀了,仿佛重来都没发生,就连梁景生也只是笑笑重新坐了回去,问我一会想去哪里吃宵夜。
我摇摇头,说再想想。
后来大家醉的厉害就散了伙儿,尤其是秦子阳,似乎连站都站不起来。我们走时他正趴在那个女人的胸脯上,喘着气。
我直接回了家。说是有些累,梁景生说饿着对胃不好,就在楼下的加州牛肉面那要了碗面。
吃到一半时,电话响了,我看了眼,是秦子阳的,心里一跳就给按了。
抬头看到梁景生,他正把手伸向我的脸蹭掉上面的香菜叶。
我有些尴尬地笑了笑,“我去趟洗手间。”
“去吧,我等你。”
到了洗手间,我握着手机,盖子开了又合合了又开时那熟悉铃声又响了起来。
“苏念锦,我在酒吧等你。一直等。”说完就给挂了。
我走出去时神情有些恍惚,梁景生问我怎么了,我说累了,想回去睡觉。
他拿起外套看着我上了楼,在楼上窗口看着他的车开走,我又望了一会,也不知在望什么,一分钟,两分钟,三分钟........
——“苏念锦,我在酒吧等你。一直等。”
望着望着,秦子阳的声音就忽然就冒了出来,就仿佛那次在香港他替我连喝了几瓶伏特加回去时我问他怎么样,他说没事时一样,一样的低沉,一样的嘶嘶哑哑,像是侵沁在火里被烧干了一样。
想到这,我突然就呆不住了,拿起外套和手机蹬蹬蹬地下了楼——
俯仰 23
当我赶到那儿的时候秦子阳已经醉死在沙发上,那个妖冶的女人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走了,我走过去,拍拍他的脸,“喂,秦子阳,醒醒——”
他不动,似丧失了知觉,我有些气恼,拼命搬动他的身子,但这时候每每感觉到男女的不同来,他就像是一头大象,任我怎么搬也搬不起来,倒是把自己累的呵呵直喘。突然什么拉了我一把,一下子就载了下去,身子贴上了他的胸膛,我刚要挣扎,就被他死死按住,抬起头愕然撞进那双眼,那哪里是喝醉了酒人的眼,分明就如同天上的皎月,目光幽深清明。
“你没醉?”我问他,反抗的力量更大了。
“你希望我喝醉?”他不答反问我,浓烈的酒气随之扑了过来,我下意识地往后躲了一下。
“既然没醉,那放开我,我要回去了。”我挣扎。
他不说话,就这样看着我,用手把我的头往下按,直到和他鼻息相贴,感觉到他正像是一只猎犬一样嗅着我的脸,我的嘴,我的鼻子,我的脖颈,不只如此,还有着濡湿的东西带着炙热感撩拨着我的肌肤,那是秦子阳的舌尖,每过一处都撩起一把火,烧的我全身滚烫,下体似有熊熊烈火往上蒸腾,眼看就要把一切理智焚烧殆尽。
“苏念锦,你真香.....”秦子阳似是醉了的轻轻呢喃。
这一声把我拉了回来,神志清明了一些,我忙大声喊:“秦子阳,你放开我。”他却全然不顾,一下子咬住我的耳朵,含住我的耳垂,轻轻舔舐,下体紧紧贴着我,我整个人就懵了,那种酥酥痒痒的感觉更加炙烈了,倒真像是喝醉了酒。
好半晌才缓过神来,用力往下一顶,男人眉头死死皱起,手上的力道终于松了开来,趁着这个空挡我拼了命地往外跑,却还没跑多少步就被秦子阳追了上来,一把推倒在墙角,狠狠地顶着我,把我围困在墙壁与他的手臂之间。
“苏念锦,这是第二次。”他低着头,脸色不大好,不知是因为我刚刚那用力的一顶,还是他喝了酒的原因,总之话语中透着阴寒,让人不寒而栗。
“秦子阳,你够了没,我不是你的玩偶,想怎么玩弄就怎么玩弄。”
“我从来就没玩弄你。”他神态自然,甚至带着一股严肃,显得那般义正言辞。
“从来?呵呵,秦少,那我想问问你,你到底找我干嘛?你打算让我干嘛?”我问他,咄咄逼人的架势。
“我不想让你干什么,苏念锦,我不过就是想让你爱上我,就这么简单。”秦子阳抿着一张嘴,说话的时候眼中放着光,整个人身上都散发着一种气息,格外的摄人心魄。
“让我爱上你?然后呢?像是扔了一块抹布那样把自己扔了,或许连那都不如。”
“你太悲观了。”他说,眉梢带着一抹凝重,声音很喑哑,带着蛊惑的力量,仿佛真是我把一切想得太过复杂了。
“悲观?不然怎样,秦少,秦总,秦子阳,不然能怎样,你告诉我。”
“你想要什么?”蹙着眉,他想了一会,问道。
“名牌手表。”
“好,我买给你。”
“豪华轿车。”
“我给你。”
“房子。”
“只要你喜欢。”
“没有上线的钻石卡。”
他略微皱了一下眉,却仍是点头。
“那么。”我顿了下,看着他的眼,直直望进他的灵魂去,“婚姻呢?”
“你能给我一辈子么,你能和我结婚吗,秦子阳,你能吗?”
我看着他半晌不语,就笑了,笑的花枝乱颤的,笑的眼眶不知怎么就有了雾气。
“秦子阳,毛主席说过,一切不以结婚为前提的恋爱都是耍流氓,你耍流氓我不管,就是别耍到我身上来。”说完我格开他的双臂就要走。
却被他重新拉了回来,双手被扳起,死死地贴着墙壁扣在头顶上。
“那都是未来的事,谁也说不准,不试试怎么知道。”
“抱歉,我对你没有信心,对我自己更没有信心,秦少,您还是高抬贵手放了我吧。”
“苏念锦,你拒绝我,无非是因为梁景生,但我告诉你,他绝非你想象的那么简单。”
“行了,不要再说了,不要再挑拨我和景生了,我告诉你没用,你越是挑拨我越是要和他在一起,梁景生他和你不一样,我会和他结婚,然后他生个孩子,我们会很幸福,而你到时候就会把我忘了,你找我不过是因为我一开始拒绝你,你们这种人各个心高气傲怎么能受得了拒绝,于是你接近我,你想让我臣服。”
“够了。”他突然打断我的话,一口吻住我,深深地,像是要把我淹没,就连手也用力地搂着我骼得我肋骨都跟着疼。
“苏念锦,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第一次对一个女人这样着迷。”他的气息紊乱,因为刚刚的那个吻,带着激|情,带着情欲,带着一股血腥的味道。
我没有说话,突然觉很难过,他说的是着迷,着迷呵,所有的迷恋不过是一阵子的事儿跟了他,在物质上自然是不会亏待了我,有豪宅住着,奔驰开着,到哪都因为秦子阳的庇护而生出光来,但一旦迷恋没了,那些光环记消失了,到时候呢,我该怎么办,我又能怎么办?
“秦子阳,你真自私。”我咬着嘴唇,想要把它们咬破,似乎只有这样才能让自己痛,痛了也就能保持清醒,心底另一股念头就会消却下去。
俯仰 24
我甩开他的手,就要走,他却说什么也不让,狠狠地抓着我的手腕,我想那上面一定留了一条血痕,就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我要接,他不让,也不知哪里来的蛮力,我突然挣脱开他的钳制一把按了接听键。
“睡了么?”里面传来梁景生好听的声音。
“没......”
“晚上睡的时候泡一杯牛奶,对睡眠有帮助。”梁景生温柔地嘱咐道。
“恩.......”我话没说完,秦子阳一把抢过我的电话就给扔在了地上。隐约间可以听到电话里面传来梁景生急切的声音。
“秦子阳,你别太过分了。”我恨不得上去一口咬了他。
“他有哪点比我好,你就这么待见他?”
“他哪点都比你好。”
“呵呵.......”秦子阳突然笑了,这笑很诡异,让人说不出来是一种什么感觉,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此刻很生气,生气地需要紧紧地握住双拳才能压抑住这股子气愤。
“好,苏念锦,我不拦你,希望你和你的良人能够百年好合。”说完他踉踉跄跄地走了出去。我虚脱了一般地蹲在地上,捡起电话,却发现并没断,里面还断断续续地有着声响,不禁贴向耳边喂了一声。
“念锦?”他问。
“恩,是我。”
“刚......”他刚问一个字,却又住了话头,没有说完,顿了一下才道,“明天跟我去个地方吧。”
“去哪?”
“一个会让你惊喜的地方。”
“好,我很期待呢。”我状似轻松地说。
“早点歇息,别太累了。”
“恩,你也是。”
对方没有说话,却也没挂,过了几分钟的间隔,对面传来一声:“晚安。”
“恩,晚安。”
.......
.......
听着手机中的忙音好一阵才渐渐站了起来,叹了口气,往外走去。到了家里已经是半夜,但却怎么也睡不着,不知觉间走到窗口望了过去,发现那月色真是皎洁,簌簌的光芒从上面洒了下来,缓缓往下望,竟然看到一辆奔驰,黑色的,月光照在上面反着光,车灯灭着,就这样泊在那儿,大半个晚上才走。
第二天下班梁景生过来接我,临上车前,我特意看了看这车。
“看什么呢?”见我没上车,他探出头问道。
“在打量你这车。”说话的功夫我已近拉开车门钻了进去。
“打量的怎么样?”他笑着问,推动排挡,脚一踩油门,开了出去。
“真牛。”我耸肩,“有钱人啊。梁景生,你真是有钱人啊。”
“有钱不好么?”
“当然好啊,将来要是嫁给你,我也就不愁吃不愁穿,天天在家当少奶奶就好。”
“你啊。”他笑着揉了揉我的头。
“对了阿生,那个......昨晚你给我打电话时是在家么?”我犹豫了一下问道。
“恩,正在被窝里趴着呢。”他说,没有片刻犹疑。
“哦。”我漫不经心应了一声便不再说话,欣赏外面的风景来。
直到他说了一声到了,才转过脸看向前面,是一个庄园,上面写着梦园两个大字。
下了车走进里面时我忍不住啧啧惊叹:“想不到T市还有这样一个地儿,我怎么重来都不知道,天啊,太梦幻了。”
梁景生不说话,只是默默地看着我,神情专注,傍晚的霞光照在他身上,金灿灿的,似乎连整个人都被镀上了一层金,显得更外的亲切美好。
“走,往里面去看看——”
“恩。”我点头,欢喜地跟着他。
假山,喷泉,玫瑰园,秋千,每走一处地方都好似在梦幻中,真映了这个园子的名字,梦园,如梦一般的园子。
“这里真像一帘幽梦里费云帆在法国给紫菱弄的那套庄园,原来还真有这样的地方,阿生这里你是怎么发现的?还有这怎么这么静,这样大的一个园子不可能是私人的吧?”
“不能说是私人的,应该说是几个人共同投资的,我只是占了其中一份儿而已。”
“你也有份?”我有些惊讶了。
“恩,不过只是一小份儿。”他淡然地说。
“一小份儿那也得是天文数字。”
说完我又四处逛了逛,突然看到远处草绳绑着的秋千,像是野孩子一样奔了过去。
“阿生你来推我,越高越好。”好半晌过去了仍没等到回音,我转过身,看见那样一张脸,依旧是儒雅俊秀,但每一寸肌肤都紧紧地绷在一起,总是微微扬起的嘴角抿成了一条线。眼神飘渺地望着远处,似在回忆什么,显得很孤寂落寞,还有着淡淡的哀伤。
“景生......”我轻声唤他,唤了几次他才缓过神来,冲我抱歉一笑。
“对不起小锦,我突然想起来我晚上还有个饭局,咱们先回去吧。”
“没事,公事要紧。”我笑呵呵地道,但心里有些诧异,梁景生这样优秀的人什么时候竟然找这样蹩脚的理由作为借口了。
...........................................................................
【P】 同志们有呼声问为什么秦子阳上来就对苏念锦这样执着和爱,内个,看下去,看下去,看下去就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