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27部分

着,很不像秦子阳的作风,至少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秦子阳,即使在美国的时候他也很少这样。
当时为什么很少呢?
因为他太忙,忙到没有这样的时间,还是说别的。
那个时候我太坚强,那种坚强是从骨子里散发出来的,好似只要我站着,我就能独自撑起一片天,所以我不需要别人的帮扶,自然他也便不会给我。“我想单独跟念锦谈谈,请你们都出去。”躺在床上,一脸惨白的程姗突然开口道,但眼睛却仍是没有睁开。
她手上正在输着点滴,旁边还摆着几瓶,看来要打很长时间。
“程姗……”展子奇抿了抿嘴,艰涩道。
紧闭着眼的程姗似乎一震,但仍是没有睁开眼。
展子奇叹了口气,“那好,我们都先出去,有什么吩咐你喊一声就成,我一直在外面。”
而从进来就在沉默的钟子林始终沉默着,他转过身第一个走了出去。
展子奇盯着他的背,眼中有着不明所以却深入骨髓的恨。
这恨就是连我看了都是一惊。
他与他早该认识的吗?
程姗,展子奇,钟子林早就纠葛在一起了吗?
只有我才是那个关心朋友却什么都不知道的傻瓜吗?
只有我到了这个时候还一无所知?
然而当我把目光转向床上那张枯萎的容颜时,心里却有着无法怨起的感情,但不可否认心里依然有某个地方潮湿成一片,伸手一抹,凉的透了心。“对不起。”秦子阳突然说。
我转过头看向他,眼里有着不解,但却似乎又懂得。
“你没有什么对不起我的,至少在这件事上。”我道,声音依旧冰凉。
“对不起,苏念锦。”
说完他也走了出去,门被关上后,整间病房就只剩下我和程姗二人。
我缓缓地走近程姗,手轻轻地帮她掖着被角儿。弄着弄着,一双手就被程姗那冰凉似没有温度的手握住。
我抬起头看向她,她仍是紧闭着一双眼,但眼角却有泪水往下淌,沿着脸颊,大滴大滴地落下。
“念锦,我梦见我们以前一起去逛街时的情景了……!”她露出一个虚弱地笑容,却美好的出奇。她说,“那个时候我们还在说要好好工作,然后买lv的包,ck的皮带……!”
“恩。”我点头,眼角也有些湿润了,但心里更大的念想是想问问她,到底为何会躺在这。“怎么进的医院?”我问她。
她没吱声,那只瘦到不行的手紧紧地抓着我,上面带着湿意。
“自杀?”我问。
她还是沉默。
我忽然就火了。我说:“程姗你真够有种的,竟然把自己弄进了医院,我他妈的真看不起你。”
“就知道你会这样说。”她笑着睁开眼,那双眼还是那样好看。
“其实我不是自杀,苏念锦的朋友怎么会窝囊的选择自杀来结束自己的生命呢?我只不过……”
程姗笑笑地看着我,可是我从来没有像今天这样,觉得这笑竟然这样刺眼,我别过头,不知道是不想还是不敢,总之那笑就像是一根针一样,生生扎得我很疼,不只是眼,还有身上任何一寸肌肤,尤其是左胸口处的那颗正在跳动着的心脏,更是一抽一抽的痛。
“我不是自杀,我只不过是不小心……”她用力地握了我一下,但仍是那样凉,她看着我,神色无比地虔诚,“是真的,……”她说。
之后我们又都沉默了下来。
“念锦,你是不是已经猜到什么了?”
“那次我见到的那个人是钟子林是吗?”
“恩。”她点头。
“也就是说在那之前你们就已经在一起了?”我继续问。
“……没有,那个时候还没在一起”,说着她要起来。
“别动,你现在身子还很虚……”
“我想坐起来,趴太久了,说话都觉得有些气虚。”她仍是用那样的表情冲着我笑。
我走过去,扶着她小心翼翼地拖起她,并把一个枕头放在她后背让她靠着。
“谢谢。”她说。
“继续说吧,程姗,我在等着你的解释。你说——”我顿了顿,声音变得有些艰涩,“不要让我太过担心。”
“对不起念锦,我不是不想跟你说,我只是……”她咬着嘴唇,那本就已经没了血色的嘴唇,如今更是干裂的爆了一层的皮,像是失水的玫瑰,只留下枯萎的枝叶。
“……我只是不知该如何对你说。”她继续道。
“那展子奇呢,你不是一直都最爱着展子奇,你为了他是怎样都行的,怎么可能眼睛里再容下别人,如果说一个人一辈子可以对不同的人产生过爱意这话我信,但真当爱一个人最浓最深时却是连一粒沙子都容不下的,那么,程姗,他们两个你究竟是怎样的一种感情?我要听实话,你心里面到底藏了什么?”
秦子阳,你痛了吗? 26
她不吱声,微微侧过头看向窗外的天空,外面的晚霞把天空映成了瑰丽的色泽,但却不会让人觉得温暖,反倒是有一种残阳嗜血般地凄切之感。
“是啊,容不下一粒沙子……”她呢喃着,“可是从来都只不过是望着而已。从来都只是……”她转过头看向我,声音凄惶。
那张侧脸异常安宁,整个人都是,像是在渴望着某种救赎,又像是在望着什么很遥不可及的东西。
“说吧,你心里怎么想的,为什么把自己折磨成这样,都说出来吧,你把它们守得太深了,深得已经倒不出来了吗?”我走过去,把她的头揽在我的怀里。
她靠着我,忽然哭得不可抑制。
她说,对不起,对不起念锦,真的很对不起……
她靠在我怀里,声音不大却很清晰,她说,我曾经嫉妒过你,我怎么可以对我最好的姐妹产生这样丑陋的感情,但是,她把头从我怀里抬起,看着我,苏念锦,我确实嫉妒过你。
在秦子阳那样的人爱上你时我就嫉妒过,在钟子林拒绝我的时候我就更嫉妒你。她的声音低低的,似在控诉一般,然而当她说出我曾那样深的嫉妒过你时我的心里仍是一悸。
程姗,我最好的姐妹,以为没有任何东西可以遮掩这辈子最好的朋友,却在告诉我,她,嫉妒过我。
我闭上眼,感觉眼睛里涩涩的。
她伸出手过来拉我,看着我,像是一个孩子般,她说,念锦,对不起……
我摇了摇头:“没什么,也许我们都曾嫉妒过身边的某个人,毕竟仰望某些自身寻求不到的东西,但同时又觉得不是那般遥不可及时就很容易产生这样的感情,只是,我不懂,我不懂,程姗,你为什么会和钟子林牵扯在一起,他们那样的人不是你最厌恶的吗?”
我问她,看着她的眼,不放过她脸上一丝一毫的表情道。
她叹了口气,声音被扯得很漫长。
“其实我在很早很早之前就认识钟子林了,比你认识秦子阳更早。还记得我们公司有一次出公差去北京吗,那一次我就见过他,当时他穿着一件黑色的阿曼尼西装,在高档的餐厅门口,他走出来一把抓住我的胳膊,然后转过身对追出来的女子道,‘你看,你都不如她漂亮,所以,我们不合适,我这人对不是美的东西都没什么兴致,大家都是一个院子里的人,聪明的话就别闹得太僵。’
那女人临走时狠狠踹了我一脚,一切对我来说都显得莫名其妙,我只不过是路经一个地方,就忽然被人拽住胳膊,然后再被不知所以的人踹了一脚,之后他请我吃饭,他说对于刚刚的事,他感到很抱歉。
饭吃的时间很短,临走的时候我鼓足了勇气管他要了名片,那时我知道了他的名字,那张名片我翻来覆去捏在手里一个又一个晚上,但却始终没有勇气去按着上面的号拨下去。他们和我们是不一样的人,不一样的人啊。”
说到最后一句话时她的声音有点抖。
我突然想到了程姗曾经对我说过的话,她说:“苏念锦,他们是什么样的人,你不知道吗?那样的人对谁都是逢场作戏,他们没有真感情的,和他们在一起你注定会很累,放手吧。”
那句放手吧,她到底是在对谁说的,那一次次歇斯底里般地劝慰,甚至那一巴掌,那过激的反应,那怒其不争哀其不幸的愤怒……
她……到底是在对谁……?
“所以当钟子林来这时你们就好在了一起?既然如此为什么还要跟展子奇在一起,我以为……我一直都以为你是爱展子奇的,如果那样的表现也都还不是爱的话,那么程姗,我无法理解……”我抬着头看着她道。
“展子奇……如果跟他在一起就会很幸福吗?苏念锦,所以说我嫉妒你,你身边总是能遇到那些真心对你的人,骆怀之是,许莫然也是,就连秦子阳……”她望了一眼门外,“似乎也是……”
她深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展子奇也许很好吧,不过他太懦弱了,他的公司曾经快要坚持不住时拿的是钟子林的钱,而那钱是我去要的。他知道,但他没阻拦我。不过这些无所谓,我早就跟他说过我爱的不是他,但我喜欢他,只是喜欢和爱不同,然而那天之后连喜欢也没了,只不过看到他,我还是会心疼,就像你看到许莫然一样,一样会心疼……但……那不是爱……”她说。
“可是程姗,钟子林如何对我的你难道不知吗,在美国时那几封email还有那封信和照片都是钟子林寄的,这些你都知道,你怎么还能够跟他扯在一起,他对你不可能是真心,他是在利用你,我说过的,他恨秦子阳,所以她那样对我甚至是我身边的朋友……你醒醒吧,他并不爱你,也不可能爱上你。”
我的声音忽然高了起来,我摇着她的双肩,那轻轻一碰就要倒了一般的肩胛。
“不要说了,我都知道……”她忽然抱住头,抓着自己的发哭一般地闷闷道:“我挣扎过的,我真的挣扎过,他也从来没瞒过我什么,都是我甘心的,每一步都是我自愿的,他……他甚至从来都没挽留过欺瞒过什么……哪怕是一句谎言也不曾……所以当初我才那么希望你不要去和秦子阳有交集,其实不单单是嫉妒的,你是我最好的姐妹,最好的姐妹啊,我已经陷入无法自拨了,怎么可能还让你陷进去……他们那伙人就是毒,对于我们这样情感单纯的人来说进去了就出不来……”
就在这时大门被打开,医生从外面走进来。
“该吃药了……”说着看了一眼坐在病床上满脸泪痕的程姗,嘱咐道:“情绪波动不要太大,对身子不好……”说着看了我一眼,“是她朋友就多开导开导她……”
“我不是自杀的,真的是不小心……”她看着我,坚定道,脸上犹挂着泪痕。
医生愣了一下,没说什么,看了看她的情况就走了出去,门被带上时我看见一脸阴沉的秦子阳还有一旁的钟子林。程姗也看到了,他似乎感觉到了一般,微微抬起头,表情很平静,但只这一眼,这似乎死水一般的一眼我似乎就明白了很多。
“睡一会吧,吃了药就该多休息,不论之前发生了什么,我们还是好姐妹。睡醒了再说。”我走过去把她身后的枕头放平,扶着她躺下。
“念锦,其实我只是想幸福一次,哪怕这段幸福是被所有人所不看好的,我也只不过是……想给自己一次机会……”
渐渐的药效上来了,她的呼吸也渐渐平和下来。我开了门一瘸一拐地走了出去,那伤口一直没处理,有些裂开了,这会儿疼的厉害。
秦子阳只看了一眼,就把我抱了起来直接到了另一间高干房,让人给我重新缝了针,包扎了起来。
“让我过去,我不放心。”
“你现在需要歇息。”
“我另一只脚还没废,就是单蹦我也会蹦过去。”
他脸色愈发阴了下来,抱着我向程姗的病房走去,但这次我没有进去。
透过玻璃我看见钟子林站在病床边,手伸出一半却又缩了过来。
最后双手擦在兜里看不清具体的表情,但那眉头却是蹙的刻骨,似乎他极力想要抹平却也只是徒劳。
似乎挣扎半晌,他终究还是走过去,站在她面前,那张因为吃了药而熟睡的脸虽然蜡黄,枯槁,但却显出难得的安宁。
他微微伸出手帮她掖了下被角儿,此外便没有再多的亲密举动。
而他的神情因为背对着我的原因,看得并不真切。
我转过身,顺着来路往回走。
“为什么不冲进去?”秦子阳蹙着眉道。
是啊,为什么不冲进去呢,屋里面的那个人不是展子奇,也不是别人,是最让我忌讳的钟子林。
我不希望自己最好的姐妹跟他,但这一刻为什么没有进去呢?
“因为她内心里想让他在那。”我听到我自己如此冷静地答道。
秦子阳的嘴抿得更厉害了。
但后来我知道,原来程姗还是对我说谎了,那根本不是什么不小心,也的确不是她自杀的。车子冲过来的那一刹那儿,她像是一头凶猛的母兽一样去护住自己的幼崽,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
秦子阳,你痛了吗? 27
当时钟子林也愣住了,直到程姗浑身是血的跌倒在他怀里,他才反应出那一刻的事情。事情发生的是在夜里,由于案件牵连的很多,是政治上那些密不可宣的事儿,原本也没打算真撞到他,只不过是想给个警告罢了,没想到突然冲出来的程姗会毫不犹豫地扑过去。
这是我后来从秦子阳那儿听到的。
他说话的时候本是面无表情的,眉头微微有点皱着,但是在说到程姗毫不犹豫扑过去时似乎也被触动了那么一些。
那毕竟是命啊,发生在一瞬间的事甚至还来不及思考对与错,好与坏,也完全想不到死了后,这个男人会怎样记得她,会感到愧疚?难过?还是,……怜爱?
这一切的一切在那突如其来的一瞬间都是无法反应过来的,完全是出于身体本能那一瞬间的自发行为,是骨子里流淌的毫无保留的爱意才会驱使她这样……
我不禁想,如果换成我,我会做到这样吗?
此时,秦子阳也在看着我,半张脸沐在暗色中,窗外隐隐有月光透进来。
我摇了摇头,我不会,一命换一命的事情我不会去做。即使是身体的本能,我也是会让自己好好的活下去,但若是共同陷在沼泽里,让我踩着他的肩膀爬出来,那我也不会,我宁愿和他共同淹没在那片无望的沼泽中。
呵,我还真是个矛盾的人……
后来我约钟子林见面,他答应的很爽快。
出现的时候他依然开着他那豪华的轿车,身上的衣服从头发丝到脚底也依然是干净的不然丝毫纤尘,甚至他的脸上不见一丝一毫的哀恸,连那份萧索也不见了。
他还是他,那个花花公子一般的钟少。
“来很久了?”
“不是很久。”我道。
他牵了一下嘴角,眼神之间带着一股不若秦子阳那样深沉,却也足够邪魅迷人的笑意。
“让女士等不是绅士所该有的行为,今天你随意点,全部我请客。”
“程姗你打算怎么办?”我没有跟他绕圈子,这个人我始终看不透。
我甚至不明白他为什么对秦子阳有那么大的敌意。他到底为了什么那般恨他。
“没什么打算。”他低声道,然后走向桌旁,把我那边的椅子拉开,比了一下。
我坐下看着他,这张脸果然够迷人,有些时候不得不承认,他们这几个人的确是受上天拥戴的。
秦子阳是,萧洛是,饶起云是,他钟子林也是。
不过当然这其中也或多或少是因为他们不凡的身价,出身的家庭,从小培养起来的那股子气质和派头,尤其是对于男人,有没有魅力绝对不是凭借一张可以算是好看的脸蛋。
“她是为了你躺进医院的。”我冷声道,双眼瞪着他,恨不得化成一把利剑刺进他的咽喉,看看他是不是还是以着这般不痛不痒的姿态毫无波澜地说出来。
“你想让我怎样?娶她?”他忽然拿起桌子上的杯子端在手中把玩,然后倾身贴近我。
他的气息忽然贴了过来,一双眼透过眼镜看向我,神情陡然严肃下来。
“苏念锦,你明明知道这些是不实际的,不然你也不会这么简单放弃秦子阳不是吗?”
我一愣,瞬时冷下脸来,全身都戒备起来看向他:“不是我先放弃他的。”
“好吧,你说不是就不是吧,至于到底是什么,你这里清楚……”他在左胸口微微一点,侧开了身子。
“程姗对你是一心一意的,如果真的无法接受就请彻底拒绝,不要给她一丝一毫的希望……”我抬起头,这次没有避开他那如狼一般邪魅的眼神,“因为那些希望最后都会变成绝望,把她彻底毁灭。”
“其实……”他顿了一下,一直把玩在手中的杯子微微扬起,轻抿了几口。最后放在桌子上:“不能说没有一点感动的……,尤其是她那张脸,车子开过来时的灯光晃在她脸上那一刻的样子,这几天不论我闭着还是睁着眼总在我眼前出现,我当时有试图去拉她的手,我知道那车不会真过来撞我的,最多不过就是走个样子,吓唬一下,他们不敢真动我的,不过没想到她却把我的手甩开,用着一股巨大而坚毅的力量……苏念锦,你知道她昏迷前最后一句话是什么吗?”他说到那儿,忽然顿住了,带着一丝嘲笑一般地看着我。
“什么?”我问道。
“她说,‘我知道这些事你不能闹上报纸,对外舆论就说我因恨你花心与你争执,威胁着不小心冲到车前自己撞的吧……’,她这话挺简单的,真挺简单,可怎么就这么让人听着不得劲,听完后心里像被什么捂住,喘不过来……”那张平静的面孔终于露了一点缝儿。虽然看起来还是那样,再平常不过,鼻梁上带着金边的镜框,嘴角噙着的还是那副玩世不恭的调调,但分明却让人感觉到他内心那一瞬间的震荡,他晃了晃手上的杯子,再次一仰头,干了进去。
“她真愚蠢,我分明不爱她的——呵呵……”他淡淡道。
“是啊,她真愚蠢,她分明知道你不爱他的……”我学着他的样子说道,可是我却怎么也笑不出来。
之后我们一直在喝酒,很慢,似在啜饮着的不是酒,而是某种苦涩,不解,彷徨——万千种心情,并不是酒能够诉说出来的。但却可以借着它一点一点被释放出来。
终于,我开口道:“钟子林,你为什么这么恨秦子阳?”
他一顿,眯起眼,就连拿着酒杯的手也是一僵。
“这个问题,你让他自己来问会更好。”
“这么说,你心里的确十分恨他。”
“难道我表现的还不够吗?”他问,笑了笑,懒洋洋的样子。
“是够了,只是,就像你说的,是‘表现’得够了。”
“我就说找女人不能找太聪明的,好了,这顿饭吃的也差不多了。我们现在还是出去吧,不然指不定某人什么时候就冲进来了,我可不想见到正在愤怒中的妒夫,那实在是无趣的紧。”他说完站起身来,我也跟着站起,穿好外套后,看向他,再次郑重道:“如果对程姗还有那么一丝感动的话,那么就放过她。”
“你怎么知道我没放过?”他笑,耸了耸肩。
刚走出来就看见一辆蓝色的捷豹停在那里。
车窗被摇了下来,有烟圈从里面缓缓扩散开来……
我慢慢地走过去,腿上的伤不允许我走的太快。身体真是人们无法抗争的东西,在这些非自然因素面前,总是显出人类本身的无奈的苍白……
他看向我,脸色有些暗沉。
当我坐进去后,车子很快地启动起来,但速度并不是很快,甚至可以说是极其平稳的,一点也不颠簸,很缓慢地在柏油马路上缓缓前行……
到了别墅后他立刻把我抱起来,用手甩上车门,径直把我抱进了卧室。
他的瞳孔颜色也在变得越来越深,那张愈发暗沉的脸色让我知道他正处在某种盛怒的情绪中。
“为什么不早说你要见的人是谁……”
“我要见谁和你有关系吗?秦子阳我们已经结束了。”
“很好,你又在激怒我。“他淡淡道,但却并没有进一步的动作,而是站起身迅速抽出一根烟,缓慢地点着火,他的手指仍是那样好看,和许莫然的不同。
许莫然,不知他现在在干什么?
会不会因为我急得满大街的乱找。但,随即,这个念头就被我熄灭了,凭借许莫然的人脉,早就能够查到我在哪里。
仿佛安心了一般,我抬起头看向他。他的肩胛宽而长,十足的衣服架子,真的,若说样貌,他们这伙人中各有各的特色,长得最俊俏的应该是萧洛,但身材最好的一定是秦子阳,曾经在这副身体上,我与他日夜交缠。忽然觉得有些口渴,下了地,要去倒杯水,却被他一把拽住了手腕,他的动作很快,从转身到拽住我。
不知他后背是不是也有双眼,时刻能察觉到我的每一个动向——
见我沉默不语,他微一使力,我整个人跌在他怀里,被他困在胸前。他的脸忽然凑近……
秦子阳,你痛了吗? 28
他用食指拖起我的脸看着我。
“这么一张平凡的脸,当初我怎么就能够被它吸引住……”他的声音很缓慢,带着咀嚼什么的味道,然后脸,一点一点,极其缓慢地靠近我……
慢慢地印上我的唇,眼神有些迷离……
眼看就要贴上,我的眼睛和他的眼睛彼此都是对方的影子,然而下一刻,我别过脸。
“放开我……”
“放开你,放开你,放开你……”他突然大喊起来,然后果真把我松开甩到一边,他像是突然发了疯一般。
先是低低地笑了起来,随后声音越来越大越来越大……
最后干脆朗声大笑了起来……
这样的笑和秦子阳是极为不相称的。
也许我们都会这样的笑,但秦子阳从来不会,他总是微微噙着嘴角,带着几分疏离,几分优雅,几分阴沉……但却从来不会这样。
我往后退,似乎感觉他身上的某种气息透着让我觉得危险的感觉,这种感觉是直觉上来的,没有丝毫根据,但却在心里肯定,他的确是要怒了。
果然,他走过来,步伐极大,一直把我逼退到床边。
最后我跌坐在上面,他的双手撑在两侧,看着我。
“苏念锦,你从开始就让我放过你,可是不要忘记,后来是你来招惹我的……”
“对,后来是我招惹你的,我活该。我不该,我就该看着你秦子阳像一个乌龟那样缩在那壳里,看不见日出也看不见日落,却还有心情一般地抽着中华,喝着红酒。”
“这不是关键,关键是……”,他低下头,吻上我的唇,没有丝毫温柔,带着一股狠绝的味道,我不肯让他吻着,转过头,却被他双手拖住,他的手大而有力,死死地固定住我的脸,带着粗喘带着一抹坚决印上我的嘴。我知道挣扎不过,索性用咬的报复回去,他的嘴唇那些尚未好的深深浅浅的小口子都曾经是我在上面印上的痕迹。
曾经,曾经我也曾这样在他身上印上属于自己的痕迹。
第一次和他去大连时,我们在旅馆里疯狂的Zuo爱,在电影厅里,甚至肆无忌惮地调情。
那个时候眼里没有其他,三生石上刻着的就只有秦子阳和苏念锦六个字,仿佛连那些缠绵的话语都成了累赘,我们用最赤裸的原始欲望探索着彼此。在那个时候高嘲时我常常就着他的身子咬上去,也许是他的腰,也许是他的肩胛,也许是他的脖子。
他说我是妖精,专门来吸他的血,可是我却觉得自己更像是一株凌霄花,而他就是那紫藤树,我与他是树与藤的缠绵。
他的头越来越低,大手贴着我的肩胛和锁骨的地方开始游移,啃噬吮吻,甚至会重重地咬上一口,“会疼吗?苏念锦,你也会疼吗?”他听到我的抽气声后喑哑着嗓子道。
“这话应该是我问你才对。”我冷笑道。
然后狠狠地推开他的身子。
但不论我使出多大的力气,都没能把他推离我身边半分。
“苏念锦,我怎么招惹上你这样的女人呢,我曾经没有心,我承认,但你不是,你是有心,可是你的心比谁都狠,比谁都硬。我一直都不肯相信,也不想去相信,可是最后,我不得不相信——”
说到这时他忽然像是一只小兽,带着一种难以言喻的沉痛,贴向我身边,他把手伸入我的发间,开始一点一点地梳理。另一只手一使力把我整个人拖平在床上,他低下头,把脸埋在我的胸口,紧紧地贴着,但没有吻,也没有咬,只是平静地贴着,似在听着那里的心跳。
“我曾经最低迷的时候看见一缕阳光,它穿过云层,从遥远的彼端射了过来,它带来一个声音,它说,‘秦子阳,你不能这样,你不应该就这样倒下,起来,让我们相濡以沫吧。’,可是那缕阳光原来并不是阳光,它带着的是全天下最毒的毒药,它先让我感觉到阳光的温暖,让我离不开它,然后再忽地把所有光芒都收起来,四处不再有阳光,甚至变得漆黑一片,开始一点点被寒冷包围……,苏念锦,你说你是不是就是那缕阳光?”
话起话落间,他的唇会隔着衣物贴碰上我的Ru房,时有时无的热气喷洒在上面。那样的酥麻,痒,很痒,但却不是那个地方,而是心。
心里面痒痒的,又有些钝痛,说不出来的一种感觉,竟比我脱光了衣服,他那濡湿的,带着热气的吻直接落在上面还要痒……
“你说错了,秦子阳,那缕阳光不是我……”我学着他的样子,用手指抬起他的脸,看着他的眼,“是你……”
他沉默不语,忽然把我拉近,想要吻,但最终却变成抱,狠狠地抱,像是要把我的骨骼勒断开……
他一直这样狠狠地抱着,然后又忽然把我松开,手中不知何时多了一个戒指。
那戒指的模样很熟悉,隐约记得那天他反反复复之后从兜里拿出来的盒子中躺着的就是这枚戒指,样式很独特,四周是碎钻围着,中间刻的是我的名字。
他伸出手,看着我,眉宇间不知为何紧紧皱着,然后拉过我的左手,在拇指上反复摩挲,但与之前截然不同的是,戴上时的力度和速度都显得那般直接和粗暴。
手指上的戒指在他双手的压力下,竟然隐隐压着指骨,可是到了最后却又觉得分明是他手上传来的热力在压着……
“你这是在干什么?”我看着他道。
“我只不过是把本来就该属于你的东西递交给你,就这样。”他粗哑着嗓子道。
“就这样?”我忽然痴痴地笑了。
然后细细地打量着这枚戒指,用手不禁地在那不粗不细的指环上摸了又摸。
“这感觉是不错,只可惜,终究是错过时节,也便错过了地方。”我要摘下来,却被他按住。
他看着我,一双眼死死地看着我。
那眼睛像要把我定住,或者更确切说是想要把我手上的动作定在那里。
我发现我竟然没有办法直视,只好低下头……
手上的动作停了停,却终究还是把它摘了下来。
我递还给他:“这戒指如果你早些给我,也许我就会义无反顾地收下了,但现在,我没那勇气了。也可以说,我没有以前那么爱你了。”伸出手把戒指递还回去。
我知道这样说一定会让他狠狠地痛起来,这话就像是一根最铎利的毒刺扎下他的心脏。
不那么爱了,不再那般爱你了,我会一天比一天少,一天收回一点,直到最后,慢慢地,把所有的爱都收回来。到最后,真的,不再爱了。
若是我说,我不爱你了,秦子阳。他不会信的,其实就连我自己也不会信,执着了那么久,怎么可能一下子就全部都没了,若真是那样,对于许莫然我也不会一直不肯答应,并不是想孤独终老的,人老了总是需要个伴儿,不然寂寞都会让人发疯。即使那与爱情无关。
他身子一晃,退开了一些。
“已经不那么爱了?”他问。
“恩。”我点头。
他的眼中蓦地涌起一抹凄惶,但又转瞬即逝,只是刚刚捏着戒指的那只手紧紧地握成拳,把戒指包裹在了其中……
“那很好,我以为你已经不爱了呢——”再次抬起头,他又恢复成了那个秦子阳。抿成线的嘴噙着一抹连他自己都没意识到的自嘲。
他转身,走出去,临到门口时顿住了脚步。
“不要以为这样就可以脱身,苏念锦,你想都别想。”
砰——
门关上了。这样也好,恩,很好。
我闭上眼强迫自己睡觉,但不行,睡不着,于是我开始数羊,一只羊,两只羊,三只羊……
不知道数了多少,最后终于睡了去。
清晨醒来时秦子阳的脸就出现在我面前。沉默着。
第二天天刚亮,秦子阳那张脸就出现在我面前,他抿嘴唇,那薄薄的唇形很是性感。
“穿上衣服,我带你去个地方。”
“去哪?”
他沉默着,却很坚持。
秦子阳,你痛了吗? 29
“不去……”
我声音不大但是很坚定地道。
他似乎完全听不进去我的话,仍是死命拽着我的手,直到我低呼:“痛……”他才松了手,却也只是顿了一下,便将我打横抱起。一直到了车上。
就在他帮我系安全带时硬是被我一把扯开。
“秦子阳,你住手。我说了不去就是不去,你能不能不这么霸道,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看上我了就不顾我的反对哀求像是猫捉老鼠一样引着我上钩,等腻歪了又突然说厌烦了,而如今我好不容易要放手过我自己的人生时你又追了过来,你到底把我当什么了,你知不知道你这样只会让我越来越讨厌你……”我突然暴喝道。
他一愣,停在安全带上的手一僵。眼皮微微下沉,让我看不清他的眼,以及那里所蕴含的情绪。
随即他松开了我,把自己重重地往椅背上一靠。
手背贴在脑门上,粗哑着声道:“下车吧……”
他如此大的反差反倒让我闪了神,尤其是他此刻的沉静,沉默的如同一片死海,这样的秦子阳是我很少见到的。
“苏念锦,下车……”他加重了几分力道,然后亲手开了车门,让我下去。
脚刚落地儿,车子就像是箭一样冲了出去……
后来张妈出来:“少爷刚来电话让我扶您进屋。”
我随着她进了屋,但满脑子却还是刚刚秦子阳从后车镜中望着我的那一眼,那深深的一眼……
晚上的时候吃了一片安眠药才勉强睡去,不可否认最近事太多,所有的事情仿佛都一股脑涌了过来,常常让我难以入睡,有时不得不靠两片安眠药来辅助一下……
“苏念锦,你之于我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不过是逢场作戏罢了……”
“……”
……
我从梦中猛然惊醒,感觉耳边到处都是那句话,声音不知是从哪里出来的,好像四面八方都是,不论我站着哪里,我在干些什么,这声音无孔不入一般地向我袭来。
我惊坐在床上,用手抱着头,感觉虚脱一般,浑身都没了力气,外面的雷声还有雨落下来啪嚓啪嚓的声音交错着,让这个午夜更多了几分寂然。不知呆坐了多久,拧开台灯,看了一眼旁边的表,凌晨三点,表针哒哒哒地响动着,披上一件外衣走向窗口,外面一片黑,只有月光反射下来的光照在路面上像是一面镜子,可是又不足够清晰,看到的都是残影。刚想转过身拉上窗帘,就看见玻璃上那张反射出来的脸,不算很老,但也不是很年轻的脸,没有了水仙一般的清新,也没了蔷薇一样的辛辣,似乎剩下的只是一种默默绽放着称不上好也称不上坏的花种。伸出手摸向玻璃上的那张脸,却什么也没触到,除了指尖的冰凉……
似被冰到了一般收回手,走回床上,拉开被儿,却再也没了睡意。
就这外面的雨声缓缓地一道尖锐的声音传入我耳里。
是秦子阳回来了,虽然只是单单的一道刹车声,但听了这么久,就算只是一声脚步声也能辨认得出来。
过了几分钟,门就被打开了,是张妈说话的声音,那一向没有什么语调,刻板到近乎严苛的声音难得带了一丝关切,也只有在面对秦子阳时这个老佣人似乎才会表现出一丝不同寻常的感情,至少我在住了这些时日,从来没觉得她像个人。
只觉得冷冰冰的,除了这之外,还是冷冰冰的……
我忙躺平,闭上眼,假装睡熟的样子……
不到半分钟,秦子阳就推门走了进来,他喝了酒,而且不是一点半点,随着他身子的接近,那浓重的酒气铺天盖地地向我涌来。
心里不禁越发忐忑,他到底是怎么了,竟然喝了这么多,但心里更让我觉得无法喘息的是他临去时的那一眼,他深深地看着我的那一眼,竟让我觉得他在受伤,他的心里的某个不为人知的角落正在滴着血,真是奇怪的感觉,莫名其妙,但却好似真实存在一一
“起来……”他忽然把我从床上捞起,也不管我是否在睡觉。
“你怎么可以睡得这般安然……?”他的声音有些冷酷,下手也重了几分,把我手勒得特别疼。
“放手,你疯了吗,秦子阳,我的手……”
“疯了,呵,是啊,我也觉得我似乎有点疯了……”他的眼睛腥红着,上面全是血丝,铺天盖地的酒气单单是冲着我说话就能让我醉了。
我开始挣扎,白皙的手臂上已经明显看出了几条红痕。
但我似乎越是挣扎,他越是拧得紧。坚硬的手指死死地扣住我的手腕。我开始真得觉得他疯了,并不只是一句咒骂,于是我奋力地抓他,手心手背上都被他拧握出了汗,不知是他的还是我的,或许是两个人的。
后来我干脆放弃了挣扎,我怎么就忘了,男人都是这样,你越是挣扎他们越是用力,等你不叫了,放弃了,也许他们就觉得没劲了,就像是以前的秦子阳。
“怎么不挣扎了?怎么就这样放弃了?这不是你的性格,苏念锦,你告诉我,到底哪个才是真正的你?”
“哪个是真正的我和你秦子阳没有关系。”我冷笑着看着他。
“呵呵……”,他开始笑,最初只是低低沉沉的,随即声音越来越大,他松开了我的手,把我往床上一甩,食指却抬着我的下颚,逼着我与他对视,“这个才是真正的你,冷清的,狠辣的,那个宁愿拿自己孩子的生命开玩笑也要让我痛的女人才是真正的你,那个走过来和我说相濡以沫的女人,那个一次次帮着我站起来的女人根本就不存在,根本就不存在……”说到最后他如同呓语一样,似乎每说一个字都在割着他的心。
可是明明,明明不要那个孩子的是他,是他秦子阳的……
“我曾问过你的,我说如果我有了孩子呢?你是怎么回答我的?你那么肯定毫不犹豫地说拿掉。所以,我只不过是用一个原本就不会存在的东西让你痛而已,不会存在怎么可以说是生命呢?”
那个孩子,根本就不被它的父亲和母亲所愿意拥有,它连来到这个世界上的一点机会都没有,怎么可以说成是生命,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