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21部分

莫然这样的一双手会不会直接就给加了满分。
  我忽地就想起以前在楼梯间遇到他的情景。
  第一次是他挺直背脊艰难上楼的样子。
  接着是不经意间窥到他狼狈的样子。
  还有一次是恰好赶上他疼痛时却要莫名忍着的样子。
  “念锦…”
  他又喊了我几声,我才缓过神来。
  问道:“怎么了?”
  “时间不早了,我该走了,今天这顿饭谢谢你。”
  “别这么客气,说的我都不好意思了,我看你忙活的比我都多。”
  “哪天你去我那吧。”他忽然道。
  “恩?”我没反应过来,后来才想到他说的是我之前提的‘蹭饭’一事,忙笑着说。
  “呵呵,没问题,哪天让你这大厨好好招待招待我。”
  他淡淡地笑了下,然后起身向外走去。
  我看到他的腿,下意识地想问,可是又知道越是问了许莫然恐怕越是不高兴,很融洽的气氛可能一下子就变得尴尬起来。
  想了想,最后还是噎了回去,反正不会太好的不是吗?毕竟那一条腿是彻彻底底的没了,根本就没有办法再生出来,最多,不过是阴雨天不会那般疼而已,这样已经是上天的恩赐了……第二天我去上班,发现楼下停了昨天见到的那个引人侧目的兰博基尼。
  猛地住了脚,远远望去,只见他依在车身前,西装笔挺,系着蓝色横纹的领带,双手微微撑在车身上,神情淡然地看着我。
  我忽然低下头暗叫糟糕。
  昨天晚上想着许莫然的事一个晚上都没睡好,早上闹钟响了好几次才勉强爬了起来,随便抓了一件衣服就往外冲,头发更是乱得一塌糊涂,不知现在上面有没有顶着一个鸟巢。他看到我,嘴角扯开一个弧度,整张脸沐在晨曦中,我一时看得有些愣然,半晌才不好意思地走过去。
  “呵呵,昨天晚上做了个梦,一直没睡好,今天起来得真是艰难的很。”
  “那再回去睡一阵吧。”
  “不行,那老秃驴还不得扒了我的皮啊。”
  说完才意识到许莫然应该不知老秃驴是谁,又急忙补充道,就是申秘。
  那天你来的时候站在领导群里最后面的那个,估计你也没注意到,他看了你刚也不会太严肃,嘴指不定扯到哪里去了。整就一个欺软怕硬,阿谀奉承的主儿。
  “看来你怨念挺深的。”许莫然一双澄然的眸子盯着我一动不动,看得我不禁把手往脸上抹去。
  “有什么吗?”
  “上车吧,我送你过去,去会会那个老秃驴。”他突然学着我口气道,这一说倒不打紧,扑喘一声给我逗乐了,许莫然就不是说这种话的人,他这人特别不适合开玩笑,这一说倒真是完全的不伦不类了,愣是让我乐个不停,他也不恼,淡淡地目光幽幽地投在我身上,浑身就忽然生出一个热劲来,我也不傻,自是知道怎么回事,笑声渐渐停了,假装没睡好假寐着。
  不过我仍是没让他送我进去,我若是真想引人注意不用他许莫然帮忙照样能让这里的每一个人对我点头哈腰。
  “就到这里好了……”
  他斜眯了我一阵,把车子靠了边。
  “晚上我过来接你。”
  “今天不行,我晚上和朋友约好了一起去逛街。”
  “那改天吧。”
  “成啊。”
  我边说边把安全带解开。下了车,左右看了看,好在没遇到什么熟人。
  许莫然冲我点了一下头,一个挑头,车子扬长而去。
  进入办公室,今天难得的大家气色都异常的好,尤其是那几个没对象的女人,也真是花了血本。
  “张郁冉你真是疯狂。”我看着她那一身行头忍不住叹道。
  “这你就不知道,女人嘛,对自己下手一定要狠,那句话怎么说的来着,高风险,高投入,才会有高回报不是?”
  “是啊,张姐这话我赞同。”
  我摇了摇头,不再理会这帮疯子。
  最后这一天在一群疯女人的哀声叹气加时不时张望中度过……
  刚下班程姗一个电话就打了过来。
  “我说姐妹,好没?”
  “已经往楼下走了。你这时间掐的真准。”
  “那是,你也不看我是谁。”
  出了大门口上了她的那辆迷你小车。红色的,看起来烦为精致可爱。
  “走,陪我去选件男装,过几天是子奇的生日,我得好好帮他选一件。”
  “遵命。”我笑着道。车子停在兴盛街,这一代是到处都是名店,我和程姗最后选定一家欧洲名牌旗舰店,glanfrancoferre这个品牌的男装在欧洲很受欢迎,关键是他的制作和各个方便也很适合亚洲人的身材,不像是很多欧洲其他的大牌子,多半只适合欧美人群的身材比例,套在亚洲男人身上,总觉得像是孩子在套大人衣服,好看是好看,但说不出来的怪。“给我把这套拿来看看。”程姗正在那选着,我无聊地四处逛逛,但总感觉有人在看我。
  猛得转过了头,他就这么直直的站在过道上,隔了不是很长的一段距离,他身边还站着一个人,一个很漂亮的女人,长长的卷发自然垂着,大而亮的眼睛勾着魂一样地眯着他。而他却看也不看地一眼,只是望着前方。一身阿曼尼的铁灰西装,擦得亮得反光的皮鞋,往那一站,很多来往的人都会不自觉往上瞟去一眼,我看不真切他的表情,中间被一面镜子遮挡着,但却能感觉到他的视线,那炽热的似乎要把人看穿的视线似要在我身上穿出一个洞来
|派派lyg021手打,转载请注明|
秦子阳,你痛了吗? 05
  那道视线一直追着我,可是那又如何,我转过身,继续挑着我的东西。只是难免有些心不在焉。
  程姗走过来,表情有些怪异,显然她也已经注意到了那人,不过没有说什么,而是佯装着刚刚的好心情一样地问着我哪件衣服更漂亮?
  “都挺好的。”我说。
  “恩,那就红色的这件吧。”她点了一下头付了钱。
  我们出来后沿着三圆街一路逛着,看到什么也会买来吃,走到麻辣串那儿,两个人更像是回到了刚刚毕业那阵儿,也不管什么形象与否,直接站在那就是各种吃,吃得嘴上手上金是芝麻酱,然后看着彼此乐了起来。
  “很久没吃的这么畅快了,展子奇现在越来越忙,很难才出来一次,现在算算能有快两个月没约会了。”程姗话里无不透着一丝抱怨。
  “新公司总是要忙些,等上手了就能好些。”
  “可也没见过像他这样拼的,公司又不是他一个人的,人家骆怀之就是游刃有余的,前几天下班在车上还看到他陪着女朋友在逛衔呢。”
  “女朋友?”我有些愕然。
  “是啊,女朋友。谁叫你不知珍惜,三番四处地无视人家的暗示,估计是死了心了吧,别说她女朋友看着那气质和你还挺像的,看来这骆怀之当初是挺喜欢你的,你以前不是对他也有好感,怎么大学时就是没成呢?”
  她漫不经心地一句话却把我拉回了那个特殊的时代。那个有着香樟树和桅子花的时代。
  当时我和他倒是真挺好,总是走在一起,认识我和他的人也经常开我们的玩笑。
  我还记得那是一个暑假,我按例给他发短信,打电话,反正已经习惯了,似乎有什么事第一个想到的总是他。
  还记得那年夏天,格外热,坐在家里汗就止不住地往下流,但我还是背着一个行囊什么也没想就直接杀到他那去了,我就是这样一个人,在大学时代就是,有些风风火火的,认定的事不论付出多少,不计后果地就去做。
  本来是想给他一个惊喜的,只是没想到最后反倒是把自己折腾惨了。
  骆怀之赶过来的时候直笑我说,小丫头,下次要是来提前记得通知我,省得我还得坐车到别的地方去捞你。
  “我这不是一不小心就睡着了吗。”我笑呵呵地说。
  后来我本以为会是一个完美的暑假,结果却意外看到了那个人,原来骆怀之心里早就有了别人,既然这样,为什么还要对我这么好,也许是我自己在一直自作多情,好是真好,只不过是哥们的那种好,也是从那个时候开始我渐渐疏离了骆怀之,太美好的人总是不太适合我。
  “想什么呢?是不是……”程姗顿了一下,却还是说出了那三个字,“秦子阳……”
  “没有,我只是想起了以前的一些事。”
  “真的没有想他?”她不信地看着我。
  “真的没有。”我坚定地看着她,“刺,拨掉的时候会很痛,但一旦拨掉,就会渐渐结核,那痛也早晚会消散,再强大的记忆也是。”
  “那就好,只是你还要在那小公司呆到什么时候,你从秦子阳那儿拿了他接近一半的财产,难道就只打算靠着分红过日子,不过就算如此也不该是这样低调隐忍,那岂不是白白痛了一回。”
  “我自有打算。”我淡淡道,然后抬头看了看天,这天说着说着就变了,刚刚还晴朗无云,这回竟然下起了雨……
  回去的时候身子都已经湿透,换了件衣服突然想起阳台上晾着的衣服还没有收回来。赶紧跛拉着拖鞋就往阳台走,取衣服的时候却看到了一辆眼熟的车,手就那样顿住了。
  外面的雨仍在不停地下着,玻璃窗外,像是有个刷子唰唰唰地挥舞着。
  只是这窗越洗越是模糊,最后什么都看不到了,只有那豆大的雨滴连成了线从天空不坠坠落下……
  接下来几天总是会时不时见到这辆车,不过也许是我有些神经质了,毕竟相同型号的车总是有着很多人用着,中国人口如此之多,也总是免不了有一样的。
  我仍是在那间下公司工作,像是所有普通人的一样,然而不一样的是,我能比任何人都显得淡定,就像是之前她们就总是同我怎样才能够这样淡定,似乎我对什么都是老僧入定的感觉,我总是抿嘴一笑,但其实我也很想问问地们,想问问如何才能找回那种激|情,如何才能够对每一件事都充满了好奇,甚至是很小的一件事也能够唧唧喳喳开心很久很久,什么牌子最近比较流行,什么衣服最近在打折扣,哪些地方现在适合旅游,有优惠……
  这种种女人之间最为感兴趣的诸多话题我却是如何也提不起劲来参与到其中去,张郁冉说我是患了提前衰老症,虽然容貌看起来依旧是青春的,但是心里却跟七老八十一样的苍郁。
  我也不去反驳,只是慢慢地看着手中那些报表和资料,或许再过不久,这些东西我看起来也会觉得厌烦……,
  晚上回家的时候房间比以前住的要大了很多,所有用的吃的都是最好的,完全是和这个小区不搭调的昂贵奢侈品,超现代应用的多媒体等设施在这样一件并不是如何豪华的房间里应有尽有,然而某一个地方感觉很空,说不好是哪里,最近,不太会想起那个人,即使很多习惯已然无法改掉,但我已经把它们看成我生命中曾经的一个部分,那个时候我经历了那些事,养成了这些与血骨相联的习惯,这些习惯已经成了我生命中的一部分,那么我就没打算去改掉,只需要去适应。
  这几天申秘就像是吃了炸药一样见到谁都要狠批一顿,办公室里很多人都被他冷脸怒斥过,因此下午他过来的时候每个人都忐忑不安很怕扫到台风尾,无半遭殃。好在不久后他被上面派去天津出公差,大家都像是在笼子里关久了的狮子乍然被放出去一样,异常地活跃兴奋,就差偶尔地来几句狮吼来表达自己的长时间被打压围困的郁结心情。
  “来来来,我给大家算命,用扑克牌,看看你们的真命天子都是什么样的。”周楠走进来突然兴致勃勃地道。
  “这准不准?”
  “不知道,信就准不信就不准呗。”
  “那我先试试。”
  张郁冉在男朋友,男人,真命天子这类事情上总是显得异常主动积极,绝对的配合No.1。
  她洗了三把牌,然后把扑克交到周楠手中。
  周楠像模像样地把它们铺开。
  “先把这一行抽开,看看你未来的那一位的长相,接着是学识,再接着是身价和交友情况…………
  “怎么样怎么样?”张郁冉揭开一个忍不住就急问道。
  “长相还算俊朗,学识一般,身价一般,上面说是从事销售类的,没什么大钱,但也不会缺钱花,交友情况算是简单,男性朋友不少,女性朋友也不少,有些花心……”周楠越说张郁冉那眉皱得越是纠结。
  “这个肯定不准。”说完拉起我,“来,小苏你也试试。”
  “我不玩。”我忙摇头。
  “来嘛。”
  周楠忙把牌递给我,“挺准的,真的,我给好几个人都测过了,她们几个现在都结婚了,真命天子和我当初说的情形还真的都相差不多。”
  “那是因为你给她们测完,这些人下意识在现实中寻找的时候就会往这方面偏移,就拿张郁冉来说,下次遇到个搞销售的,她心里肯定会多多少少有些期许,毕竟这个是在测‘真命天子’。人们心中的暗示作用是很强大的一种存在。”
  我为了让她们别逼着我玩这些难得的说了一堆,但却仍是被拉过去洗牌。
  罢了,就算算吧。
  “天啊,苏姐你这个绝对是超级极品男啊。”
  “怎么个情形,你到是赶快解释啊,有多极品,比上次那个盛耀的CEO还要极品?”张郁冉忙八卦道。
  “估计差不多,相貌是A,那这个人长的该是超级俊朗,而且特有钱,身价上亿,自有公司,而男性朋友不多,女性朋友却不少,但是绝对专一,你们之间会有些小挫折,但最后一定会在一起……总之你嫌到了。”周楠拍拍胸脯道。
  “这也太不公平了吧,为什么小苏的这个就这么好,再来再来,我再算一遍。”
  “不行,这个就第一遍准,后面算的就不准了。”
  张郁冉一副极度郁闷的样子。
  直到晚上下班时张郁冉还在央求着周楠要再算一遍,我看得无奈地摇摇头率先走出了办公室。
  用她们的话说,我绝对是标准低上下班,一分钟不早一分钟不晚的那伙。
  出公司后直接上了展子奇的车,只是没想到除了程栅外还有骆怀之,他看到我微微一笑。那天我们四个人是为了给展子奇庆生,提前订的包房,从里面走出来的时候竟然看到张郁冉喝多了一般地挂在一个男人身上,这个男人看起来样貌不凡,派头也是极有的,正是平时张郁冉口中念念的那种‘有钱人’只是我没想到……
  “怎么了,念锦?”程姗问我。
  “没什么。”我摇了摇头。
  第二天上班的时候张郁冉还是那个张郁冉,没有什么不同,还是一样的花痴,一样的爱八卦,一样地喜欢在我耳边唧唧喳喳,谈论着男人。
  我几次想要说些什么,但最后都吞了回去。
  倒是下牛申秘回来了,气色饱满,走路都带着风。
  “告诉大家一个好消息,咱们公司被盛耀看重,两家公司现在正打算合作一起搞一个项目……”申秘辅一进来就大嗓门地减着。
  “年底分红有没有更多啊?”
  张郁冉问道。
  “这个现在还不确定。”这话刚落大家的情绪明显都没那么高涨。甚至有人小声嘟囔道,“没有分红那和谁签不签约和我们又没啥关系”
  “你们这帮人啊,看问题得从长久打算,不过虽然分红的事我确定不了,不过盛耀那边倒是要选几个人过去工作。”
  “选也不会轮到我们这啊。”
  “这可不一定,我们这怎么了?”
  “好了,上面说了,这次是分配名额,我们部和企划部都会抽出来几个人过去,项目很大,我们公司高度重视,所以说你们这些人当中不论是选到谁都给我好好干。”
  说着用严厉的眼神迅速地在每个人身上扫了一眼,最后昂首走了出去,可是走到半道又折回来。
  “晚上聚餐,我请客。”
  大家都很是诧异,没想到一向铁公鸡的申秘竟然也有这种时候,着实是吃了一惊。
  我下班胃有些不舒服,就走过去想要申请早走。
  “这怎么行,今天是咱们今年第一次聚餐,谁也不许缺席,你们要有团队精神知道不?”
  我无奈,就打算先去随意吃几口再找个借口开溜。
  申秘是重庆人,特别喜欢吃辣锅,老北京的麻辣锅是这个地段有名的锅子,据说是底料很好吃。我们还是由张郁冉在下班前提前预定了才有的位置
  火锅刚吃几口,那厚重的玻璃门就被推开了,店员欢迎光临的声音叫得极为清脆。
  “真是够派头。”周楠喃喃低语道。
  我正好夹了一口油麦菜,顺势回过头瞥了一眼,这一眼本不打紧,却一下子烫到了嘴角,哧地低呼了一声。
  “你没事吧。”申秘坐在我旁边,原因是进来时谁都不愿意挨着他,我就刚好坐了下来。恰好在他左边,他的右边与其说是周楠不如说是空了一个,那大大的空挡足以再放下两个凳子。
  看着他忽然凑近的头我忙下意识地退开。
  “呵呵,没事没事。”
  “那就好,要知道,身体可是革命的本钱,这次与盛耀合作的事我看我们部门极有可能是你。”申秘一边夸奖我如何认真负责一边大口吃着菜,唾沫星子只差没喷了过来。本来打算速战速决,迅速撤退的,但若是现在起来走出去必须要经过那一桌。
   那一桌……
  坐着很多熟悉的而陌生的面孔呵……
  其实,想过会再次碰见他的,毕竟秦子阳不是别人,注定不会就这样心甘情愿地退出我的视线,我想过无数种可能和他再见面时的情景,当然也曾试想过就这样一生不见,如果这样,那也是好的。
  只是没想到真正见面的时候却是在这样随意的地点,随意的人群,随意地遇见了。
  刚刚那一瞥看到的不是别的,正好是秦子阳,还有萧洛,饶起云,他们一大伙人,男男女女,甚是热闹,进来的时候就很惹人注意,毕竟男的各个有派头,女的则都是过分的漂亮。要身段有身段,要样貌有样貌,这样的美女单是拿出来一个也够旁边的人瞧的了,更何况是这么多个聚到一起,不知道还以为是选美小姐聚餐什么的呢。
  “看到没,那一桌子的男人肯定都不简单。都说男人的品味一看他们的着装打扮,二就是看身边站着的女人。这一伙人绝对属于金字塔顶端的人。”
  我没有说话,这一刻不知该说些什么,大脑有些时候会自已罢工,任凭我说些什么,或者听到些什么,都会自动地摒弃在外。秦子阳似乎感觉到什么,猛地向这边望来,我与他就隔着几个桌子。彼此视线在空中相遇,他的目光炽热而豪不避讳,但是转瞬又变得冰冷,淡漠,仿佛刚刚那一瞥只是幻觉,我转过头,不再去看,这个人即使知道迟早会找上我,但不论怎样,他与我注定是没有关系的人了。
  秦子阳,秦子阳……,
  从那一刻起,我们就注定了是要相忘于江湖的,既然如此,便陌路到底吧。
  申秘似乎从这伙人进来后就突然安静了下来,难得没像以往那样滔滔不绝地歌颂着自己近期来的,丰功伟绩,而是若有所思地看着对面那隔着不远的一张桌子,连周楠的敬酒都没有听到。
  “你看今天申秘是不是有些不正常?”
  “没看出来。”我低着头吃着自已的饭,但不论我吃的再专心,这火锅再好吃,依然能够清晰地感觉到背后那火辣辣的视线,像是聚光灯一下把目光聚集到了我这来。
  申秘像是做了巨大决定,突然噌地一下子站了起来,走了过去。
  手中端着一杯酒,神色显得异常凝重。
  到了那边,他的脸立刻被向两边拉扯开来。屁颠颠地像极了哈巴狗。
|派派lyg021手打,转载请注明|
秦子阳,你痛了吗? 06
  申秘走过去,低下头,态度极度的卑微,哪里还是平时我们见到的那个颐指气使,嚣张跋扈的申秘,他贴过去不知说了些什么,那一伙子人竟然笑的前仰后合。
  这笑声很大,一伙人,男男女女本就不是一般人,打从进去,这里吃饭的人就时不时地望过去,当真是吸引人至极,这会儿笑声如此大,更是引人注目到了极致,基本上在大厅吃饭的人都禁不住好奇望过去几眼……
  张郁冉夹了一个虾丸,笑呵呵地看着我,小声道:“这申秘我当是今个是撞了邪了呢,竟然不念叨他这次去天津那些‘丰功伟绩’,原来心里是想着等会如何去拍马屁呢。你看看他那样子,就跟个龟孙子似地,真是有趣。”
  她这话本是故意压低了声说的,但嘴里的虾丸吃的太满,说话时声音也就没轻没重了,听得旁边周楠的脸上顿时一抽。
  所谓说者无意,听者有意就是这种,周楠刚刚就是想着拍申秘的马屁,给他敬酒,结果对方压根心思就不在这上,她都敬了半天,手端在那儿,叫了几次申秘,但那边却连半点反应都没有,那场面也颇为尴尬……
  “那伙人看着不简单。”半晌周楠才挤出这样一句。
  “是啊,瞎子也能看的出来。”张郁冉又夹了一大堆肉放进嘴里,连说话都有些困难,嘟嘟嘬嘬地道“也不知这种小吃店咋能把这样一帮子人吸引过来,他们不是该去那种高级酒店才对。”
  申秘被称为铁公鸡,那绝对是与之相匹配的,像是这种火锅店,虽然平时客流量很大,但绝对才称不上什么请客的高级地方,而且这么多人偏偏不选包间,这家饭店的包间是有消费底线限制的,说来价位也并不是订在很高,但他却坚持不肯去,只是秦子阳他们为什么也不去包间……?
  我低着头吃着自己的火锅,但却觉得食不知味起来,本来身体就确实有些不舒服,这一会更是都挤到了一起……
  “你不是胃不大舒服吃几口就走吗,现在是个好时机啊。”张郁冉用胳膊顶了顶我,提醒道。
  我笑着看着锅底,“没那么疼了。”说话的时候正好被锅料的辣味儿呛到了,顿时咳嗽不停。
  “感冒还没好?这都咳嗽几天了?”
  “没事,就要好了,最近只是鼻炎犯了,闻不得一点刺激的东西。”
  “我看你是不是发烧啊?”她关切地同道,顺势伸出手摸了摸我的脑门,“也没发烧啊,这脸色怎么这么难看……”
  “我真没事,你吃你的吧,再这么婆婆妈妈下去铁定找不到你那位真命天子了。”本是一句玩笑话,如是搁在往常肯定就嘻嘻哈哈过去了,可是那天见到张郁冉整个人半挂在一个男人身上后,提到这个话题时心里还真有点别扭。
  最后索性低下头,闷头吃了起来。
  申秘那边的笑声也渐渐止住了,但是他举在半空中的那杯酒,却仍是没有敬出去。
  也不知是因为什么,举着杯子的手连带着那整杯酒就那么端在空中,样子看起来比刚刚周楠敬他被无视还要尴尬和滑稽。
  刚是萧洛看了他几眼不知说了句什么,申秘立刻笑着弯了弯接,然后转过身大踏步走了过来。转过身那一刹那,似乎松了一口气般地长叹了一口气。
  其实他们你一伙人你上去有用么?呵,真是无知。
  我不是在嘲笑他,只是本能地会生气这种感觉,毕竟,曾经和他们呆一起的日子不是三五天,自然也就见过无数个像申秘这样的人被他们戏谑刁难,这些人也许并不知道,他们走后其实才真正地成了这些人口中的谈资与笑料。
  想到这,不禁抬起头,微微侧过身看向远处那张熟悉的脸,秦子阳,终于又回到了这类人中,也终于再次站在高度用着俯视的角度看着众人,
  呵呵,他本该就是如此的不是吗?
  我冷笑一声,低下头继续吃我的油麦菜。
  “苏念锦,走,跟我过去。”申秘人还未到桌前,话已经阴测测地飘了过来。
  我蹙着眉,却是不动。
  “怎么就单叫念锦过去啊?”张郁冉惊呼道。
  “那边的萧少说他想请你喝杯酒,别多说了,赶紧拿着酒杯跟我过去。”申秘没有回答张郁冉的话而是一双眼看着我,眼中带着催促的神情。
  “叫我过去?”眯起眼,转过身看向对面那桌。秦子阳好似没看到我一样在和旁边的几个人说话,倒是萧洛和饶起云的目光都落到了我这儿,萧洛更是端起杯子,在空中比了一下,就这样隔着众人向我敬酒。
|派派lyg021手打,转载请注明|
我先是一愣,眉头不禁微微蹙起,最后干脆舒缓下来,举起酒杯也冲他比了一下,勾起嘴角,一仰头把满杯子的酒喝的不剩一滴。
申秘还有周楠她们看着我就傻那了。
“小苏……”
“苏姐……”
最后还是申秘先反应过来的,小声嘀咕道:“你那么实在干啥,他让你喝你就意思下就得了,一会过去还指不定怎么灌你呢,话说也奇怪这么多人中萧少怎么就点你呢,按理说就是叫周楠也不会……”申秘这话没说完,但任谁都能听出他话里话外的意思。
我也不推辞,站起来大方地跟他走过去。
还没走近,就听到那边在说。
“秦少可是有最想见到的人?”
秦子阳抿嘴不语,端起酒杯微微抿了一下口又放下,动作看起来极为优雅,惹得一旁的美女一双水眸氲满了深情。
“你们秦少最想见的人啊可是……”饶起云一边拖着长音,一边看向走过来的我,最后又把目光绕了回去。
“这你可得问他了。”
秦子阳没说什么,深深看了他一眼。
他耸耸肩,笑了笑。
“服务生!”萧洛突然低喊道,“再加一个凳子过来。”
服务生听后忙走了过来,手中拿着凳子犹豫着放哪。
“加在中间那个位置。”
不是秦子阳身边,但却和他正好相对。
“不用了,我敬一杯就走。”说着端起酒,深深看了一眼萧洛,又看了看饶起云几个人,最后仰头干掉,整个过程都没有看那个人一眼。
把酒杯在空中翻倒过来,但是连着两杯酒再加上吃的是辣锅,胃里一顿翻搅。强压了下去。
“申秘,你们公司的员工好大的架子啊,萧少都亲自开口了,竟然还不给面子。真是……”一旁的一个女人声音微冷地道。
“她今天是身子不大舒服,来这吃饭都是被我硬押来的……”
我不理会她,径直看向萧洛还有饶起云,“酒我已经喝了,就先走一步了。”刚站起身,就听到咣当一声巨响,秦子阳的杯子落在了桌面上,因为力度太大,杯子应声碎裂。
众人都被这一声惊住,视线全集中到了秦子阳的手上。
“秦少没事吧?”一旁忙有人上前查看,“还好没有受伤。”
女人娇滴滴地声音溢满了关心般地道。
秦子阳看也不看她,直接把手抽了回来,丝毫不给她面子。他的眼睛盯着我,一动不动地看着我,肆无忌惮的注视弄得整个桌子的人全部都看向我们俩人。
但最后他什么也没说,神色严肃的吓人,在场的人除了萧洛和饶起云外都被这突如其来的高气压弄得战战兢兢地,很怕哪句话说错了扫到了高危区。
“来,喝酒喝酒。”饶起云端起酒杯大声吆喝着,众人忙跟着附和。
尴尬诡异的气氛终于有所好转。
“来,我给大家讲个有趣的荤段子,是前几天别人给我讲的,可把我给逗死了。”
在场的人哪个不是人精子,知道饶少这是在缓解气氛,哪一个不是顺着杆子往上爬,都纷纷哈哈大笑着称赞有趣。
我也始终让嘴角向两边扯去,淡淡地笑着。
渐渐酒桌上又恢复了刚刚的气氛,几个人几杯酒陆续下肚也敞开了很多,我旁边坐着的是这里一家小公司的小开,吃了口锅包肉后,拿出根烟就点了起来,平时我对烟味儿就有些过敏,再加上感冒弄的鼻炎犯了,闻到一点刺激性的味儿就难受的不行,这下子闻到烟味儿鼻子和嗓子眼都开始痒痒起来,最后再也忍不住一个喷嚏接着一个喷嚏地打,我示意他熄了烟,却被他直接给忽略掉。只得捂住鼻子,尽量回避。
“周正东,把烟给我熄了。”
“恩?”周正东喝的正有点高,半天没反应过来。
秦子阳不再说话,一双眼狠狠地盯着他,旁边立刻有识相地走过去,把那周正东的烟给掐灭了,还在他耳边嘀咕了几句,让他整个人为之一振。
卷二 秦子阳,你痛了吗? 07
  周正东虽然酒喝的有点高,但被这样一说,整个人陡然一精神,忙掐灭了烟,诡异地看了我一眼便没再说什么,低头闷声吃着。
  申秘看这一幕倒也不傻,多多少少明了些事,但仍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尤其是没人让他坐着,又没让他走,这会儿站在那颇为尴尬,一个劲地冲我递眼神。
  饶起云看了他几眼,眉头稍微拧了一下,最后似乎想到了什么,嘴角突然向上一弯,硬是拐了一个弧度,“申秘也坐吧,让服务员再加一个凳子。”
  “呵呵,麻烦饶少了……”边说边笑着应承又恭谨地对在场的人纷纷点了点头,这才接过服务员递过来的凳子放在了我旁边。
  “一会话可别瞎说,这桌子人可不是咋们能够得罪起的。”趁着坐来的功夫,申秘在我旁边小声嘀咕道。
  我不动声色地点了下头,心里却全然没把他这句话当回事,而是想着另外一件事……
  每每想着这事时总觉得有一股气憋在胸口,怎样也无法纾解开来,只得大口吃着菜,任凭这麻辣的锅底烧烂自己已然犯病的胃。
  秦子阳始终冷眼看着这一切,从那句话后便没再说些什么,始终持着这种姿态……
  旁边偶有女人给他倒酒菜他也丝毫不避讳,但却也不热情,淡淡的样子倒是摆足了派头,偏生女人就爱这个,你越是显得高高在上,越是不受诱惑越是让人爱的死去活来,况且是有钱有权又有貌的男人。
  “秦老爷子这次被放了出来还恢复了原来的职位真是值得庆祝一杯,来,子阳,我敬你一杯。”说话的这人我不认识,甚至以前的酒桌上也从来就没见到过他。但从称谓上来说估计背景也是不一般。
  秦子阳淡淡地应了一句,然后举起来杯与他碰了一下,旁边立刻有人顺着这个茬往上说,竟是些好话,可是这些人当中我甚至清晰的记得有几个在秦子阳失势的时候曾冷嘲热讽的说他就是靠家族起来的,没了家里的庇护什么都不是,还傲什么傲,如今竟然笑着说恭喜,这形势看着着实是有趣,我实在看不明白这样一桌子人坐在一起吃饭图个什么劲儿。
  但不可否认的是,秦子阳又回来了,不论他怀着什么样的心态,他又回到了这里……
  但,这已与我无关了……
  如今他秦子阳的好坏早就与我无关,除了那每年惊人的分红数字外,当真是比陌路还要陌路。
  若说是我一下子就能忘记,这不大可能,也或许一辈子都会记得,但是绝对不允许自己再愚蠢地犯傻,再次成为他逢场作戏的一位,那样的话,我都要鄙视我自己了。
  想着想着就走了神,最近总是这样,似乎成了一种习惯,想到习惯这两个字我突然震了一下,总有一些不好的回忆和事情会被它勾起来……
  就在这时又感觉到了秦子阳那炙热的视线,不,不是炙热,是冰寒,生硬,冷漠,这样的词汇才对,秦子阳看我的眼神分明就是想把我置身于这片冷凝当中,但却莫名地又会让人觉得炙热,像是所有的光线都集中成一个点,而那个点就在我身上,真真是矛盾到了极致的解释与感觉,不过这就是秦子阳的眼神,确实是如此之矛盾。
  我干脆站起身,不想再继续呆在这儿受这份罪。都是情人分手可以做朋友,但是其实情人分手后能够做朋友的有几人?
  那只能说明爱得不够深不过彻底,肉真是足够深分了之后又岂能退回到原来知己好友的位置。
  我低着头用力想着等会离开的借口,不过想来想去都觉得没什么必要,只要和饶起云还有萧洛说一声就行,其他人还是算了。
  “萧少真不好意思……”我刚开口,秦子阳低沉沙哑甚是好听的声音就幽幽传来。
  “一会去云顶KTV,我请客,谁也不许先走。”这话说的时候眼睛并没有看着我,声音也不大,但却不容置疑。
  或许是他注视我的目光太尖锐,场中也都不是傻人,大部分有眼睛的都能看出这种奇妙的感觉。
  “这位小姐是姓苏吧,看样子应该比我大,那我就叫你苏姐吧……”女人进来的时候穿着的皮草一看就是今年最流行的,浑身上下都是贵气逼人的,她那句‘比我大’说的时候特意放缓了速度,也不知是有意还是无意的,说完拿起酒瓶给我倒满酒,“来,咱俩干一杯。我就喜欢跟豪爽的女人喝酒,特别有感觉,苏姐一看就很豪爽。”
  本来想要拒绝,却发现无论如何也拒绝不了,最后只好一口干了。但这酒度数太高。喝完之后胃里火辣辣地比任何一次都要难受的厉害。喝完后,我急忙跑了出去,手撑在外面的墙壁上,吐个不停。
  看来这身体真是不能喝酒……
  没有多余的时间去感慨,又一波恶心的感觉传来,呕个不停,似乎整个五脏六腑都要被纠结到了一起。
  吐完之后胃里那把火更是厉害,现在空空的,整个人都发虚,真是什么事都赶到一起来了。
  长舒了口气,转过身,就看到秦子阳阴着一张脸站在我身后。
  我顿了一下,随即便好似没看到一般上了台阶打算进去,却被他伸出的手臂拦住。
  “秦少有何指教?”我面无表情地看着他,冷冷地道。
  “这样有意义么?”他问。
  “有无意义与你何干?”
  “苏念锦。不要太过倔强。”
  “若真是不倔强那便不是我苏念锦,若真是不倔强也不会有今天的秦子阳。”
  我冷笑着说。
  说完看也没再看他一眼直接推门走了进去,半天秦子阳才进来,身上是重重的尼古丁的味道,脸色却是阴沉的异常吓人。
  一顿饭吃了下来,我觉得如同酷刑,但申秘显然能享受。享受这种和商界政界的人沾上人脉的事。
  “子阳,外面的空气可清新?”饶起云见秦子阳回来了,神色恢复了正常,谁也看不出来我和他之前有着什么,但饭桌上却格外的静。
  饶起云却不并在意他的低气压,眯着眼,淡淡地问道,但是那嘴角怎么也克制不住地微微上扬着,颇有些戏谑的味道。
  他冷飕飕地看着饶起云,似乎浑身都能结成寒霜一般,全身都散发着一种凛冽的气质。
  这天就这样散了,最后我和申秘走了回来,当然是要等所有人都走后,申秘一个个点头哈腰给送走才算完事了,好好一个聚财竟然成了拍马屁的地儿。
  第二天到了办公室,还没进去整个人就被围了起来。
  “小苏啊,你也忒不厚道了,什么时候和那种人攀上的关系也不跟我说说。”张郁冉见我进来立刻道。
  “就是啊,怪不得平时一副老僧入定的样子呢,你还真是老僧啊。”周楠也插了一句。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