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17部分

说是当送行,我理应不得雅迟。
当天晚上,他连着喝了几杯酒。
酒到肚子多了,情绪难免就不像往常那样防备的一丝不露。
“小苏,我真是看不懂你,看不懂你们女人,怎么就可以为了一个男人付出这么多?”
“那是你还不够爱。”我笑着说,这种感觉要怎么和旁人说,她们会说不懂,不理解,会说你痴傻,说你不争气,说你执拗,说你顸固不化,说你没药可救。
所以,要学会时生活,对爱情不解释,只求对得住自己的心。
“哎,算了,我说这些也没用,我希望他对你好,因为希望你幸福,但我私心里有总是希望他对你不够好,因为你可以不幸福,而你不幸福了就可能会来找我,也许,那本来没有一丝的可能就会有了一丝甚至几丝,大概人都是这样矛盾的。”
“恩,人都是矛盾的。”
我拿起桌子上的酒瓶倒满了酒,“来,张董,我敬你这杯。不为别的,只为了我们相识一场。”
“好,好一个相识一场,来,干了。”
酒杯相碰发出清脆的响声,淡黄|色的液休泛着涟漪,顺着喉咙喝下去,泛着些微的苦意。
后来我们简单的聊了聊,说着写满不着边际的话,人总是在觉得有很多话想说的时候却忽然发现没什么好说的了。最后也只剩下喝酒,酒醉酣然后走出去时,张云天突然转过身,牢牢地扣住我的手腕。
我抬起头看他,他的眼睛像是一片深深的海洋,他一拉,我就跌进了他怀里。
我刚想要挣扎,却却听他说:“别动,就一会,一会就好。”
于是我不动了,但下一秒我却突然挣脱了他的怀抱,一双眼直直地盯着前方,秦子阳不知何时站在那里,一动不动地看着我。
张云天似乎感觉到了我的异常,转过身,顺着我的视线看到。
他倒是毫无惊惧,笑着走过去。
两个人对视良久,坦白说这一刻,心里确实是有些紧张的。
八点档的电视剧里总会出现这样一幕,因为女主与男配在分手告别时被男主看到,然后男主气愤之下挥拳砸在了男配脸上,男配也不甘示弱地打了回去,然后吼着他说,你不配,你对她不够好,你不够爱他。
可是张云天和秦子阳对视了半天,却都没有下一步动作,我这个角度看不到他们的面部表情和神情,只见最后,他贴近秦子阳的耳边不知说了句什么,便转过身来,上了车,车子绝尘而去,像极了他的背影。
我跑到秦子阳的身边,想要解释,却又觉得没什么必要,可还是在一路沉默后拉着秦子阳的手。
我说:“我和他没什么,临别的一抱,你懂的,常常在现实与小说中都会存在的情景。”
他顿住了脚步,低下头看着我,“我懂。”
只是这一眼,我就笑了,我走上前,环住他的腰,出国前的惶恐与不安,在这一句我懂中不知怎么就消却了大半。
第二天航班直飞纽约,我们到了纽约,这座传说中融合了地狱与天堂的城市,站在这个具有超强时代气息的城市,你才会觉得人永远是要想前走,看着那些个站在顶端,和你有这不一样交际圈,不一样生活方式,却要远远高出太多的人,我们会仰望,欣羡,带着好奇的眼光与窥视,但是当真有一天你经历过了,再从里面抽离出来后,那种心情却是百味杂陈,是这个世界上最复杂的一种作料。做出的也势必是最难以言喻的一道菜。
到了这之后有一个白皮肤的年轻人接待我们,上面大大的牌子上写的:“jon”。
其实我英文并不其很好,顶多以前接受的就是中国那种为了考试而准备的英语,笔试或许还勉勉强强,真落到了实际应用上估计连美国学龄前的儿童都不如,语言不通,这是一个多么大的障碍,可是,当那一天,秦子阳带着激动与压抑,或许还有着担忧问我要不要跟他一起去美国时,我却是完全没有考虑这些问题的就答应了,也许我考虑过,只是取舍之间我的大脑我的身体都做了最符合我的心的选择。
我是不可能放弃秦子阳的,不是吗?
但如果,其实我很想知道,如果我当时说,我不会去,那么他还会执意地去吗?
我没问,因为我是苏念锦,苏念锦是不会阻止秦子阳前进的脚步的。
来的人给我安排了房子,在纽约这样地皮贵到惊人的地方有一间公寓提供给我们已经相当不错了,尤其是这里的公寓档次要比国内要好的多,在这里对于一所名牌大学最资深的终身教授的最高待遇就是给他一个特定的停车位,上面会标有某某教授的名字,不然依照纽约的市价,停车每小时是一笔惊人的数字。
我和秦子阳在这里开始我们新的生活。
而我似乎也彻底沦落为了家庭主妇。
因为语言不通,文化不通,肤色不通,似乎没有什么事通的,晚上睡觉的时候我会觉得很惶恐,我会像是一个大爬山虎一样紧紧地贴向秦子阳的身子。
他就笑我,说是身体越来越有黏力了。
但却总是会把胳膊张开,拉平,让我直接躺在上面,躺上去后,他会习惯性地弯曲着被压到小臂梳理着我的头,一下一下,偶尔会调皮地摸着我的耳垂,那是我的敏感地带,每次被触碰的时候,浑身都会升起一股战栗,他却装作不知,继续时轻时缓地“自娱自乐”。
可是心里暖暖的,这种暖比情绪要来得还凶猛和持久,我们Zuo爱并不像是以前那样激烈频繁,更多的时候喜欢紧紧贴在一起,互相拥抱着感受着彼此的呼吸。
不会说太多的话,因为他每天都很累很累,累的重重的黑眼圈我总是取笑说自己领养了一只大熊猫。
他就会凑上脸来说,“大熊猫啊,那可是国宝,你领养的是一只国宝你可得偷着乐了。”
说完后又继续低下头。忙着那永远也忙不完就连上厕所也要时刻盯着的工作。
我常常会心疼他走过去抚摸着他的脸,或者帮他捶捶肩膀。
他就停下来回我一个笑。
这阵子,我总是爱给程姗打电话,买的是国际长途卡,一分钟一毛钱,比在中国时跨省市的长途还要便宜,但就是信号有时不大好。
程姗就笑着说:“苏念锦,他对你不好吗?咋给你穷成这样,你就不能换那种三毛钱一分钟的,贵些信号总是要好些的。”
“是啊,穷,真真是穷。”我酸她。
“是不是那混蛋欺负你啊?要真是你和我说,我飞过去狠狠敲诈他去。”
“你敲诈他就是敲诈我,他现在挣得钱都由我管。”
“行啊,不错啊,姐妹,真厉害,秦子阳就算是倒台了,现在也算是绩优股啊,绝对能成为黑马最有潜力的那种,不错,有发展,我说我怎么就就遇不到小说中那种灰姑娘变凤凰的戏码,哎,看来我还是没那勇气和毅力啊。”
“是是,这会儿夸我了,之前就差没敲爆了我的头。不过,程姗,我真心疼他,你是没看到,秦子阳不是以前的那个秦少了,现在的他……我顿了一下……很让人心疼……”
“那是你,我是怎么也不会心疼他的,要知道心疼可是爱一个人开始,就算没爱上,至少也说明你对他有好感,秦子阳,得了得了,我是想象不出来。”
这家伙一向对他没好感,我只得叹了口气。
“好了,不说了,我得去做饭了。”我看了眼墙上的表,时间差不多了,我希望他回来时能看到桌子上摆好了菜。
“等一下,念锦。”程姗叫住我。
“恩?”我一边夹着手机,一边忙碌上手中的活儿。
“你就不怕有一天秦子阳再次站在顶端,再次回复往昔的繁华后再次抛弃你……那时候你苏念锦可还有爬起来的勇气……”
“没有这种可能的。”过了好久,手中的菜已经掉在了水池里也没留意到,我看着远处的天空淡淡地叹了一句。
俯仰 73
“没有这种可能的……”
话语淡淡飘落在风中,带着回音,最终消散……
有一天秦子阳很晚还是没有回来,我打电话也没人接,不过这次我没有立刻就慌掉,在上海的时候有过一次这样的经历,也许他只是恰好关机了而已。但在洗盘子的时候那盘子像是泥鳅一样从手中脱落,滑落到了地上,然后是‘啪’的一声,与地面相碰发出了清脆的响声,在这样的时刮显得格外尖锐刺耳。
看着地上那破碎的盘子,于是喃喃自语着。
“碎碎平安,碎碎平安……”
可是心里还是狂跳不止。
最后干脆穿了衣服就下了楼,去了秦子阳工作的地方。在路上,拐角处听到有打斗的声音。
我走近一些,便看到秦子阳倒在地上正在被几个人群殴。
我想要上前,似乎被他看到了,他狠狠地盯着我,那眼神狠绝地能把我定住一样。
我的双手紧握成拳,指甲嵌入到肉里,我太了解秦子阳这个眼神的意义了,他在告诉我,不要上前,甚至他在说,赶快走,赶紧离开这里。
可是……
我咬了咬牙,双手颤抖着,最后转过身跑离了那里,刚出拐角,我忙掏出手机报了警。
最后秦子阳回家的时候身上到处都是伤,让人看着触目惊心。
“怎么会这样?”
“没事。”
他说。
他总是这样说。
我同他,我说你最近这样忙,是不是很累,他说没事,不累,感觉很充实。
我问他,会不会想到以前的生活。
他会顿一下,但也只是一下,然后笑着拂过我的头,都忘了,好像只是一场梦。
可是他的眼神,那好像漂浮着水雾的眼睛,里面荡漾着深深的波痕。
我问他,如果有什么烦心事就和我说,我听着。
他会说我怎么变得这么婆妈了,没什么烦心事,真没有。
总之,他总是这样,而今天他被莫名其妙的一伙人围着,打成这样,我问他,他依然笑着说没什么事。
我就怒了,真的怒了,啪地一下子我把桌子上的烟灰缸砸在了地上。
“秦子阳,这就是你答应的相濡以沫嘛,你忘记了,你忘记了我们来的时候怎么说的,你现在是想什么事都一个人抗?那好啊,你抗吧,我回去……”
我刚转身,还没来得及走,就被他拉住圈在怀里,但这力道有点大,我一下子撞上了他胸口,那个地方似乎被打伤了!我听到他闷哼一般地喘息。
“怎么样,没事吧?”
他摇摇头,然后开始吻我,他的嘴里甚至还带着血腥味。
我挣扎,我们还有事没有谈,但很快的,我臣服在了他这个极致缠绵绯恻的吻当中。
这样的日子不知过了多久,他累,辛苦,我担忧,疲乏。每天的日子真都是靠着彼此的体温,相拥坚持过来的。
这段相濡以沫的日子并不愉快,但却异常深刻,它们注定成为不可磨灭的记忆深深地刻印在我与秦子阳的骨血中。
好在它们不用太久,秦子阳从来不会让人失望,他就是他,我说过,他就该是那样,龙困于浅滩,但终究是龙,注定是要腾空九万里,翱翔九州四宇的。
他扪研究的那个开发案成功了。
那天他回来后,第一次失控地抱着我跳。
他的眼睛,他的脸,他的整个身子,甚至是每一寸属于秦子阳的肌肤都在闪着金光。
他说:“念锦,我们成功了,我成功了,终于成功了……”
这几句话他一遍一遍地说。
我也高兴,于是我笑着任他把我死死地抱着。
“是啊,成功了,我知道你能行的,你是谁啊,我就是不相信别的,也要相信我的眼光不是。秦子阳同志,你干的非常出色,上级领导觉得应该在给予你高度评价外加个特别表彰。”
“什么表彰?”他眯着眼,呼吸有些急促起来,脸一点一点地贴近我。
“什么表彰,恩?”
我笑着看着他靠近,然后侧开了一些。
“就是这个。”
一个吻,又响又亮地啵在了他的脸上。
“怎么样,够响亮吧?”我笑着问,我想这个时候我笑得一定极为漂亮,就像是一朵花,因为自己男人的喜悦而雀跃着。
他的眼神暗沉了一些,没有回答我的话,而是一把把我抱起来进了屋,轻轻地把我抛在了床上,迅速解着自己的领带衣服。
然后又解着我的,我也是,我自己解着也帮着他解。
但我的衬衣全是扣,太难解开,秦子阳干脆用力直接给扯了开口
我笑骂着他,“猴急。”
我说男人都这德行,到了床上再也矜持不起来。
他说,矜持起来那不叫男人,要不然就是那女人不是女人。
“那是什么,不是女人是男人不成?莫非你对哪个躺在床上的女人都这样,呃——”我在搜索这脑海中最为贴切的词汇……
“狂野……”
半天终于找到自己认为最恰当不过的词。
他的回答就是狼狠地吻上我的唇,不给我任何回答的机会。
那天我被他折腾的硬是下不了地,最后我躺在床上,佯装生气地拿抱枕扔他。
“男人,去,做饭去。”
他懒洋洋地不动。
于是我翻过身压在他身上,拿着刚刚丢他的抱枕狠狠地压着他的头,“去不,去不,不去憋死你。”
“你想谋杀亲夫不成?”
他笑着说,声音像是沁着蜂蜜,总让人觉得如沐春风,这样的秦子阳总是会让我失神良久……
“切,你还不是我亲夫呢。!”
他突然不动了,牢牢地禁锢着我要侧开的身子,粗大的双手把我往下压,然后收拢手臂,让我的胸脯与他的紧密贴合,他的手像是带着电一样在我的后背游走。
但却始终没有下一步动作,只是不动地看着我,直到把我看得有些慌了。
“喂,说话啊。看我做什么,这张脸你还没看够啊。”
“没够。”
他说话了,声音低沉暧昧。
我听着就乐了。
“那感情好,看够了可得让我知道。”说到这我也开始与他相对视,我说“,秦子阳,如果有一天你再次看腻了,你一定要亲口告诉我,让我知道,而不是找一此冠冕堂皇的理由,咱俩之间,那么弄没意思。”
他翻过身,再次把我压在他的身下,新一轮的狂风暴雨开始,我浑身骨头都已经被折腾地无法动弹了,再一次,直把我弄得讨饶不停。
可是他却着了魔一般,说什么也不肯放开。
被折腾的是彻彻底底地不行了,在半昏半醒之际,我仿佛听到了什么,只可惜我太累了,没能听得真切。
再次醒来时已经是傍晚,秦子阳在旁边看着文件,我看着他,静静地,一抹余晖照在他身上,还有他的侧脸,显得立体而有动感,怎么就有人可以长得这么好看,一个男人男性魅力当真如秦子阳一般,那么大概,这个世上很难想象出有可以拒绝与抵抗的女人,真的,很难……
“在想什么?醒了也不说话。”
“在想刚刚做的梦。”
“什么梦?”
他放下手中的文件走过来坐在我旁边。
“我梦到一株高大的树,枝繁叶茂的,上面很奇怪地长着大片大片的向日葵,我正在好奇这向日葵怎么长在这样一颗大树上时,那些枝干就被人折断了,于是一朵朵向日葵就开始往下掉,哗啦啦地就死成了一片。”
“这梦挺奇怪的。”他蹙着眉,淡淡道,然后又问我,“饿不?”
“饿了。”
“那起来吃点东西吧。”
“我不想下地,你给我端来吧。”
“懒猫。”
他笑骂了一句,就走到外面给我端了进来。
“喂我吧,秦子阳,你喂我吧。”我央求着。
他说:“苏念锦,你可真会顺着墙杆往上爬。”
“那墙什子不就是用来往上爬的。”我笑着说。
他没再接话,直接盛起一碗粥给我,细细吹凉了再一口一口喂着我吃。
我忽然觉得有什么哽在嗓子里,这口粥怎么也咽不下去。
“烫?”他问,自己尝了一口。
“不烫我只是……”
我盯着男人的脸,还是那张脸,习惯性地挑眉,习惯性地掩饰着自己的悲喜。
但却不一样,什么时候这张脸,这双眼蕴含的感情已经不一样了。
其实我该是感到高兴的,可是又有些害怕。
“你知道吗,早在那时我还觉得这样的场景只有梦里才会出现,它们太不真实了,这样的场景,总是让我觉得害怕呢——你说,怎么会是害怕呢,我该是高兴才对啊……”好似在喃喃自语,但又好似在问着这个男人。
“在胡说些什么,赶紧把这些东西吃了,我喂你,一会太凉了吃对胃不好。”
他看着我愣了半天,然后说道。
我笑着说,好,张开嘴,让他把一整晚的粥一匙一匙地喂入我的口中。
可是那哽咽在嗓子眼里的东西还是存在着,它们不肯下去,仍是要哽在那儿,于是眼睛被弄的就不大舒服地酸酸涩涩的。
是啊,一定是这样,不然该是高兴才对,却莫名地觉得酸涩难安。
秦子阳把饭菜端了出去,又走了进来,却并没有进来,依靠着门,看着我。
“在那看什么?”
他仍是不说话,最后我要下地,他才走过来,又给我按回穿上。
“你那里该还疼呢。”
“都怪你。”
他嘴角微勾,也不辩解。
“还笑。”我打了一下他,拿过他的手放在眼前端详着。
“不错,今天这饭菜做的有模有样的,这手越来越巧了。”我在上面狠狠捏了一把。
他坏笑道,“昨晚弄疼你了?”
“秦子阳!”我大声喝他。
他闷笑了起来,低沉的声音让我想起来第一次他看到我,也是这样的笑,他说苏念锦,你真有趣。
俯仰 74
苏念锦,苏念锦,秦子阳,秦子阻……
苏念锦与秦子阳,秦子阳与苏念锦。
手中握着笔,是毛笔,闲来无事时买来的,在国外去逛唐人街时总是有很多卖着考究古物的地方,像是一此字画,北京紫禁城里的仿物,还有毛笔字画之类的东西。
其实很多时候这些国外的华人远比那此生在中国,长在中国的人们要更痴迷于中国的文化,就好比外国的很多年轻人对于中国的武术都有着心底难以掩饰的追求与渴望。他们会觉得这种文化很神秘,让他们很curious。
我买来一些,无事时在家里写,本想临摹些书法,却写着写着只是这六个字,苏念锦与秦子阳。
日子如流水,有些时候觉得它们流得太快,可是有些时候又觉得太过缓慢,不论是快与慢,还是这时缓时喘当中的日子,都有着我与他朝夕相处的身影。
而这些身影一晃眼就被拉伸了两年的光景。这个时候的秦子阳已经不是刚刚来这里那个落魄的秦子阳了,他利用手头的资金和没倒台前瑞宇投注了巨大研究经费和时间的方案,又得到了libyu集团的支持,很快混出了成绩,当然这与美国的股市是分不开关系的,股市的大转盘里,钱就像是一个泡沫,可能瞬间被截破也可能衍生出来无数,由小泡泡变成大泡泡,再变大,一直到成为一个巨大无比的泡泡时。
而原本我与秦子阳居住的那个公寓也闲置了下来,但被他以个人名义购买了下来,没有出卖,他说是要作为回忆,永远地珍藏起来,我不知他所说的珍藏,是为了纪念他辛苦奋战,没日没夜向上打拼的这段日子,还是珍藏我与他相濡以沫,互相扶持的记忆。
但不论是哪种,它都的确是该被留下来珍藏的。
它扪刻印了,那此累过,苦过,挣扎过,开心过的汗水与泪水……,还记得春节那天晚上,这里的华人举办了晚会,有舞龙舟,有相声小品,还有吃饺子……
我非要拉着秦子阳去凑热闹。饺子里有两个包的是带钱币的,谁要吃到就叫做吃到彩头,说准是大发。
于是饺子下来后,也不管是不是滚烫,我就拼命地吃,倒也真不是为了这句‘大发’其实我们现在已经发了,而是这份喜庆,这份感觉……
他却站在一旁,悠闲高雅地夹两。,我拍着他的背说。
“秦子阳,赶紧给我放开嘴吃,少把你那副贵公子的样儿给我摆出来。你看这些饺子,我一个人肯定抢到的几率小,你也得吃。”
他面无表情,看着我,一看就没什么诚意,我眯了眯眼,贴近他的耳旁,我说:“你要是不吃,这一周就别想上我的床。”
他夹着饺子的手停了一下,眼神暗沉了些,长长的睫毛微微垂着,叹了口气,开始大口吃了起来。
我也笑着去加入了行列。
但是眼看着饺子越来越少,却始终没发现哪两个人吃到那个带着钱币的饺子。
而盘子中只剩下不到十个。
盯着这十个,本来没打算加入这争吃钱币行列的众人也都凑了过来,一人夹走一个,我趁机硬是夺下来一个看起来特别饱满的。
但嘴里已经寨了太多饺子,我直接把它送到秦子阳的面前,用眼神示意他吃了。
他皱了皱眉,还是张开了嘴。
不一会儿,我看到他咀嚼的嘴顿了一下,从里面漱出一枚硬币来。
那硬币上面还沾着馅儿。我顿时就乐了。
用纸申擦了擦后,忙笑着举起它,高呼:“我们吃到了,在这里,这一枚在这里……”
就在这时另一枚也被一个老大爷吃到了,本来有些佝偻的腰似乎也挺得直了些,满是皱纹的脸嘿嘿地笑着。
“没想到还能到这个,哎,这么大岁数了,发不发没什么用,还不如让给你们年轻人的好……”
话虽然是这样说,但那有着沧桑的脸上还是皱纹的塌陷的纹路还是深了很多,一双眼也格外的晶亮。
鞭炮声也恰好在这个时候噼里啪啦地响了起来,当真是热闹的一天。
我回过身抱着秦子阳,我说:“你看到没,我给你抢的这个厉害吧,就知道它里面会有。”
他把口中的饺子咽下去,喝了口啤酒,笑着拍着我的脑袋。
“真不知道这个还会有那么多抢吃……”说这话时他手不知什么时候趁着没人注意溜到了我的小肚子上,上面鼓鼓囊囊的,真是撑得够呛,不过他那手太过冰凉,指尖的凉意差点让我尖叫出来,我赶忙拍掉他的手。
“你不注意下场合。还有,你那手能冰死个人,下次取暖放你自己的肚子上去。”他嘴角微掀地扯了开来,继续去喝着自己的酒。
然后我们开车回了美国的别墅,菲佣给我们开了门。
生活似乎又回到了原本的轨迹,可是这些轨迹运行的过程当中又有些什么东西是不一样的……
这些东西你没有办法去具体形容,但却真真切切地存在过。
最近秦子阳回来的都很晚,公司越大,任务越重,也就越忙。
现在他的这种忙不是刚来到这时担负自己一个人或是我与他的,是向上拼,要急于打开一个窗口,让外面的阳光照进来。而是肩负着整个一座公司,多少个人的生计。
所以我很理解,我不会为了他而等门,等门这种事情其实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是加重了对方的愧疚和心疼,我要他放开去飞,那么我就要先自处好我自己,所以每天一到点我就会去准时上床睡觉,但浴室的水一定要先放好,他要换洗的衣服我从来都是亲力亲为。
我会让他感觉到我的存在,无时无刻,却又不会具体细嗅出来是在哪一方面。
这天晚上我正打算上床歇息,便接到一个电话,她说你过来吧,你丈夫,mrqin正在和别的女人偷情。
那一刻,我是不信的,我就当成恶作剧,可是听到这样的消息,又有几个女人真的能够做到完全地置之不理,心里面像是有几只小蚂蚁在那爬,挠着你的心口窝直痒痒。
我静坐了大概半个多小时,然后大声地喊着马里去把我的外衣拿来,也故不得打理直接出了门。
到了简讯上发的那个地点,我看到秦子阳熟悉的身影,他的怀抱里还有一个女人,金发碧眼,是chrli,秦子阳合作伙伴的女儿。名媛大小姐,作风open,崇尚自由,火辣辣的身材,带着一股野辣的味道,她正对着我攀附在秦子阳的肩上,但却好似没看到我一般,一双手像是水蛇一样吸附在秦子阳身上,脸向前探着,从我这个角度看过去就像是一对正在热吻的恋人。
我没有激动地走上前,然后哭喊着骂着秦子阳的背叛与不忠,我只是静静地在那站着,一动不动地盯着他们看。
于是我看到了下一个镜头,秦子阳一把拉开她,女人有些踉跄的住后退了几步。
她用着很地道的美音问秦子阳,why?
秦子阳很酷地甩下两个词,nowhy
便不再理会她转身向外走着。
但这一转身,他看到了我。
我们的目光在空中交汇。
我看到了他原本平静冷硬的脸此刻微微有些扭曲。
他忙大步走向我。抓过我的手臂。
“不是你想的那样!”他说,他的眼中有着慌乱。
“我想的是什么样?!”我仰着头问他。
“我和她没有任何其他关系。”
“恩。”我点头,眸子中没有一丝波动。
“我们回家,我具体给你解释。”
“好。”我说。
然后上了车,车子开的速度如同飞一般,他是真急了,那双握着方向盘的手隐隐有些颤抖和急切。
下了车,彼此沉默地上了楼。
门刚合上,秦子阳一脸疲惫地扒了扒头发。
“晚上是她主动过来找我,她的动作很突然,我并没有反应。”
我伸出手捂上他的嘴,然后踮起脚,慢慢凑近他的身子。
用着舌头开始舔着他的唇,像是在描绘一幅珍贵的山水画。
“我看到了,你推开了她,还有你那句很酷的nowhy。”
他明显松了一口气,我看到这样的秦子阳不知怎么的,又想去吻吻他,眼睛忽然有些酸,曾几何时,秦子阳会在乎这些,我看到过多少次他与其他女人的拥吻,甚至是上床。
可是,谁也没有想到,想到之后的事情,如果可以,也许我会拒绝此刻的温柔。
俯仰 75
最近常常会望着窗外发呆,向着一个方向,那是家的方向。
人似乎总是会间歇性的想家,心里总会冒出一些这样的念想。那就是想家,想那片生我养我的土地。
一年以前回了一次家,就我一个人,或许有些冲动,但是人嘛,平静久了总还是需要一些冲动,而且我真的好想念这个地方,没有离开时不知道这片土壤,这片空气有多么的珍贵,一旦离开后才知,于是分外的想念着。
但不论我如何的想念,为了一个男人我放弃了它,也便放弃了想念它的权力。
但此时此刻,这种想念在这样的夜晚再也压抑不住。
坐的当天半夜的飞机直飞回了家,
还记得是冬天,下了飞机时到处都是雪,但就是这雪也让我觉得亲切,我伸出手让它们落在我的手掌上,看着它们在我掌心融化。
我问:“你们想我了吗?”
它们不回话,只是在路灯下闪着晶莹的银白色的光,最终消融在上面。
我笑了笑,从新提起行李往家走。到了家门口才想到是不是有些突然了,也没事先打一个电话,爸妈不能被吓到吧,不过好在他们只是愣了一下,便都显得异常的高兴,尤其是我爸,整张脸笑呵呵地不停.
我妈说:“回来就好,回来就好,可别再走了,一个女孩子一次比一次走得远,我和你爸这么大岁数了,现在也想开了,不求你多富贵,只求平平安安在我们身边一辈子就够了。”
“妈——”我上前给了她一个久违的拥抱,还是回家的感觉好。
但当走的时候看到他们两鬓已经白了,还有那不知不觉苍老了的容颜心里就会难受异常。
“爸妈,我走了,下次再过来看你们。”说完我提着行李就走了出来,没敢回过头去看他们,不是不想,是不敢,怕这回头脚就再也迈不开了,上飞机前,我仰起头向四周望去,望着这个国度这个城市,对于这里的水土我已经有着和血肉一样不可分离的熟悉与依存感。
所以从那里飞回来后好长一段时间,心里都有些郁郁。
秦子阳工作又忙,回家次数也渐渐少了起来,大大的房子我对着它时常发呆。
不知该干些什么,就连买也不知该买些什么才好。
最秦子阳因为新的开发案要飞去印度一周,说是今天会回来,可是看着墙上的钟表,已经过了午夜点了仍是没见到他的身影。
凌晨一点时,有悉悉索索的声音传来,然后是开门声与那熟悉的脚步声
他走过来,俯下身子在我额头落下一个吻。
我睁开眼。
“把你弄醒了?”
“没有,做了个梦,梦到你了,然后一睁开眼,都分不请是真实还是梦幻的。”
“时间还早,睡吧。”
“秦子阳——”我叫住他。
他看着我,用眼神示意我继续说下去。
“咱们回中国吧。”
他没有说话,又低下头亲了亲我的发。
上床后他的手从后面伸过来揽住我的腰。
“好。”他说,声音很轻。
我醒来的时候头晕晕的,昨晚没大睡好,也记不真切他是怎么回答的了,可是想要再问时人又已经去了公司。
过了三天才再次见到他。
见了面也便忘记那件事了,只想着给他弄些好吃的,问他累不累的。
倒是后来吃晚饭,秦子阳主动握着我的手,他说:“回中国的事需要再等等,我先飞过去看看,如果适合发展,咱们就回去。”
我猛点头,能够回去怎样来说也都是好的。
后来他常常在中国和美国之间飞行,有大半时间是在飞机上度过的。
这段日子啊,我突然来了兴致,拉着马里就去街上逛,买很多很多的东西,我打电话给程姗说。
“姐妹儿我就快回去了,到时候给你带礼物。”
“真的啊,真的吗?你要回来了?啊啊啊啊啊!真是太棒了!”她一顿尖叫,叫得我不得不把电话拿离我耳旁,但是我们都在笑,那笑就是抑制不住。
“苏念锦,这次你要是再忽悠我,我告你,我绝不饶你。”
“是真的,秦子阳已经开始着手在考察中国市场了。”
“不是上次打电话就说在考察吗,怎么这么久过去了还是在考察啊。这人嘛,虽然细心好但做生意的总还是需要一些魄力的。”
“是是是,你这话有道理,等他回来我原封不动地转达给他,就说是程大小姐对你的指点。”
“别了,对于秦子阳的指点我可是不敢担。”
“吆喝,谦虚了啊,你不是越来越行了,上次一个劲地和我说展子奇的公司要不是你就怎么怎么样,把自己弄的比那女强人还伟大。”
“我说你就糗我吧。”
“好了,先不说了,等回去后咱们天天去逛街。”
“你现在不缺钱没事就去逛呗,咋还这么渴望。”
“我是不缺钱,但我缺的是陪我逛街的人,程姗……”我唤着她的名顿了下,“其实在这里,我一直都很寂寞,以前只是不敢提,怕提了就没有坚持下去的勇气,如今总算要回去了,也便没什么顾忌了……”
“我知道,行了,别说这些了,太酸。”一挂了电话后我心里还是觉得美滋滋的。不过这股子冲动却硬是在时间下给磨去了大半。
秦子阳在中国呆的时间越来越久,但每次我提出想要回去时他总是说再等等。
几次我差点就跟他吵了起来。
我说要不我先回那边,反正你大部分时间也都呆在国内不是。
但他却说这样的话会分心,我一过去了,他就感觉家都过去了,美国这边会更急切地搬过去,这样不好,机遇现在还不成熟,他需要再等等。
无奈之下我只好继续在这里等待,但心里却是越发的焦灼不安,这股不安不知来自哪里,也计并不是单纯的因为等待,而是隐隐约约觉得有什么在向我靠近,是一种不幸的感觉,也许只是我想的太多了。
清晨我起来晨跑,马里递给我一封邮件,是来自国内的快递,打开后看着上面的照片,还有那封信,我觉得我的大脑是空白的,不可能,这绝对不可能,我猛地站了起来,立刻走过去给秦子阳打电话,但他的手机关机,于是我穿了衣服,拿了钱就往机场去。
这一刻我什么也不顾,心里只有一个念头就是我必须马上立刻见到秦子阳,然后问问他,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赶到机场时用三倍高的价钱临时买了游客手中的机票,然后直接打车去了秦子阳在中国下榻的酒店。
他告诉我的地址,但我到了那儿却始终没有见到他,我要的房间就在他的对面,只要他回来住我必然是知道的。
可是很显然,秦子阳并没有住这里,至少连着一周他都没有回来。
在这十天里我不知我是怎样度过的,我就觉得心口像是被什么堵住,喘息变得异常困难。
半夜的时候我从来就没睡着过,有些时候得靠吃了安眠药才能勉强倒下几个钟头。
我把信封中那封匿名信拿出来翻来覆去的看,还有上面的照片。似乎要用目光把他凿穿。
起来后第一件事就是给他打电话,这次终于通了,秦子阳那熟悉低沉犹如大提琴般的声音从里面传来。
“你在哪?”我以为我一定会歇斯底里,但我没有,我的语气异常的平静,我问他,我说你到底在哪?
他顿了顿:“抱歉,念锦,这几天有些忙,手机没电了也不知道。”
“别和我说这些,你告诉我你现在在哪?”
那边很久没有说话,似乎意识到了什么,“你在国内?”
“是啊,我不只是在国内,我就在你秦子阳下榻酒店的对面房间,你不是告诉我就在这住吗,那这些天你又住哪?不要和我说在工作,在公司,或者是那见鬼了的忙,秦子阳,我是谁啊,我是苏念锦,所以,那些唯美的谎言千万不要对我说起,那简直是侮辱了我也侮辱了你。”
“你等我,我马上回去。”他反复强调着他马上就回来让我等着,他的语气有些慌乱,再没了原本的镇定深沉。
挂了电话,我一个人在屋里游荡,我发现我竟然坐不住,安安静静地在这里等了一天有一天,这一刻却怎么也坐不下来了,我又掏出那封信。
狠狠地盯着它们看。
墙上的大钟转了半圈时急促地敲门声从门外传来。
我走上前,把门拉开,秦子阳的脸出现在我的面前。
他进来后门被带上,我没有看他径直走过床上,手中拿着那封信和照片,确切地说是掐着,狠狠地掐着这些东西。
掐到指尖隐约传来针扎一般的痛感才惊觉原来是指甲穿透了信封陷进了另一个指腹上。
不知有没有出血,不过无所谓,真的无所谓了,就算是留了再多的血又能怎样,它们能多过我的心吗?
“好久不见……”我冲他笑,嘴角的弧度一定向上扯开的恰当好处,我一定看起来笑的优雅而从容,因为这一笑是我对着镜子练了千百回的。如若不是如此,我只怕会当着他的面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