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逢场作戏-第12部分

了一首庞龙的两只蝴蝶。
我大声唱着。
亲爱的你慢慢飞
小心前面带刺的玫瑰
亲爱的你张张嘴风中花香会让你沉醉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追逐你一生爱你无情悔不辜负我的柔情你的美
我和你缠缠绵绵翩翩飞
飞跃这红尘永相随
等到秋风尽秋叶落成堆
能陪你一起枯萎也无悔
唱着唱着眼泪就不经意留了下来,好在屋里灯光暗,没有人看见。只是那浓浓的鼻音怎么也无法遮掩。
“感冒了,嗓子不行,大家继续唱。”
说完这几句话我向角落里走去,呆呆地靠在墙壁上,看着那纷繁变化着的大屏幕,心里空空的,什么都没有。
程姗坐了过来,递给我一杯酒,“来,喝一口吧。”
我看了看她,接过她手中的啤酒仰头就喝,但太猛,哈得自己猛咳了起来,刚刚好不容易压制下去的泪水这下子又一股脑地涌了出来,鼻子酸得利害,眼睛也是,那种可悲的感觉忽然就涌了出来,怎么压都压不下去。
“程姗,我很想哭。”我靠在她的肩膀上,声很轻。
“那就哭吧,这里暗,没人能看见。”
“可是我不能哭,我一哭啊,这眼泪就止不住了,心就软了,你知道吗,女人一哭整个人就跟着软了,我不能让自己软掉,我得坚强着,没有男人怜惜的女人哭了也没用,那些眼泪哭出来是要给人看的。”
“苏念锦,你就非得这么要强吗?哭出来能怎么着你,哭出来后至少心里痛快些,你总这样压抑着自己我都怕被压出毛病来。他秦子阳算什么啊,现在就是废人一个,你理他做什么,理那一堆废材做什么,咱们好好干,把服装店经营起来,将来好的男人不还是一大把!”
我靠在她的肩膀上,静静地呆了一会,没有回应她的话,她说的这些我都懂,只是……
我深吸了口气,重新坐了起来,眼角那一抹氤氲也不见了,“程珊你不用担心我,我没事,我知道自己在做些什么,放心,你认识的苏念锦什么时候亏待过自己?!”
程姗摇摇头,勉强扯出一抹笑来,“以前的苏念锦确实不会,但是现在,我有些怀疑,陷在爱情里的女人我见过太多拔不出来的,她们当中不乏优秀的,也不是看不透,只是做不来。”
“那个人一定不会是我。”说完我走上前,看着坐在点歌位置上的徐铮,笑着道,“给我点一首萧亚轩的一个人的精彩。”
一直唱到深夜,回家的时候人也有点喝的多了,不过k歌就是这点好,能够缓解心情,排放一下压抑感,整个人轻松了很多。
“莫然?”当走到门口正要掏钥匙时看见在那里靠着墙壁的许莫然,他正低着头掭着左腿。听到我的声音立刻抬起头。手也连忙拿了起来。
“怎么这么晚了还站在这里?站多久了,你的腿……,我的意思是,你也不怕站得麻掉了。”
“没等多久,刚过来而已。”
“哦。”我应着,不过心里知道他肯定已经等很久了。
我插着钥匙,开着门。
“进来坐会儿吧。”
他没吱声,沉默着跟了进来。
“要一杯热水不?”
他摇头。
我只好坐了下来,看着他,等着他开口。
过了半晌,许莫然突然开口,但这一句差点把我吓呆。
他说:“苏念锦,我们交往吧。”
我忘记那天我是怎样拒绝他的了,也忘记拒绝后他脸上的表情怎样的隐忍黯然,更忘记他是怎样走出去的,一切都很混乱,最近的一切都乱得可以。
不过,我现在没有心思去打理这些,我要经营我的服装店,既然要干就要干好。女人没了爱情总还是需要事业的。
所以我决定出席钟子林说的宴会,的确是个难得的机会。上层社会里的每次宴会服装首饰都是那些女人的重头戏,也是再好不过的宣传手法。出席酒会时我特意选了我们店里主打的衣服,又特意化的妆,其实最好的宣传就是自己作为模特,当那些名媛贵妇们看到喜欢自然就会问,毕竟女人聚在一起大都是这些无聊的东西,而男人们则是谈生意,谈酒,谈女人。我进去的时候是自己去的,没有伴儿,不过很多人我都熟悉,曾经跟着秦子阳那一段时间如果说有收获的话,除了对世界名牌这种奢侈品有了一定的认识外,就是和这个圈子里的很多人都混熟了,毕竟,我当初的身份是秦子阳的女人。
因此当他们再次见到我出现时不可说不惊讶的。
甚至,有些人眼中流露出一种深深的鄙夷。
拿了别人钱的女人,而那个人还破了产,倒了台,这样的处境,其实真不该来这里。
可是当你想要获得多大的成功就要想好付出多大的代价与努力,我一直都想要成功,在上海时是,如今依然是。
“舒雅,你这项链真好看,在哪买的?!”
我走过去,笑着恭雅道。
那个女人就算是再不屑于我,却依然会想要回答我这番话,因为她们有虚荣心,她想要炫耀,而我给了她这个机会,在她借着这个机会炫耀时也就和我攀谈了。
“是吗?我当时还觉得贵呢,可是我家那位说是结婚周年纪念日,说什么也得买个像样的给我。”
“你家那位对你真好,像是我家老吴,职位越来越高,人也就越冷淡,别说这种昂贵礼物,恐怕就连哪天是结婚纪念日都给忘了。”
“吴总一向忙,您也就别太在意了。”我笑着安慰道。
女人点点头,看着我的表情稍微和善了一些。“苏小姐这衣服在哪买的,样式倒是很哥特。”
“是在我自己店里。”
“苏小姐自己开店了?”她们的表情很诧异。
“是啊,就在东升路那一代,这是名片地址,有机会不放去看看,两位都是熟人,保准给你们打最低折。”
“行啊,那有机会我就去看看,你这身衣服还真挺符合我风格的。”
我极尽所能地努力挤着脸上的表情,让自己看起来笑的亲切和蔼。说着一些自己不喜欢的话,不过人,活在这片土地上,要吃,要喝,要工作,要撤谎,要攀谈,要努力让自己在不想笑的时候笑出来,这些都是必然的东西。
“苏小姐竟然来了,我刚还以为是眼花看差了,真是意外啊!”钟子林放下原来的女伴,手中拿着一杯红酒慢悠悠地走过来,一双眼含着笑,那笑怎么让人看起来都觉得不舒服。
“钟少说的哪里话,您递出的橄榄枝,我哪里敢不接。”
“我以为子阳不会愿意让你来。”他耸耸肩,淡笑道。
“他是他,我是我,他不愿意是他的事儿,这与我无关……!”我顿了下,抬起头,直视他的眼,“不过,秦子阳根本就不在乎,何来不让这一词,难道钟少不知,一个男人管束一个女人,某种意义来说除了占有欲外就是爱意的一种表现。”
“苏小姐看的真是豁达,既然不爱为什么还要留在他身边?”他手中拿着红酒杯,晃了晃,拿到嘴边轻抿了一口,“不如跟我怎么样?”
“呵呵……”,我笑了笑,走上前挽住他的手臂,顺势踮起脚,贴近他的耳跟,低语,“钟少,你就那么恨秦子阳,恨到巴不得他身边连一个人也没有?”
“哦,苏小姐为什么会想到这来,怎么就不以为是我对你动了心。”突然手用力一收,牢牢地扣住我的腰际,拿着红酒的手余出来的两根手指抬着我的下颖,却因为角度的关系,酒杯倾斜,里面的液体洒了出来,滴落在晚礼服上。
“真不好意思……”他的目光仍看着我,手上的动作也没停,这句道歉显得那般没有诚意,“这礼服似乎脏了,不如我们找个地方把衣服给换了……苏小姐意下如何啊?”
“不如为何,钟子林我对你没兴趣,我想你对我也是,你想要的只不过是希望秦子阳身边一个人也没有,以前我就感觉你看他眼神不对,今天我才知道,原来那是恨,你一直都深深地恨着秦子阳。”我推开了他,站得离他远了一些。
“呵呵,苏小姐说话真有趣,子阳是我曾经的好兄弟,我怎么会恨他呢,既然苏小姐不想去换一件,那就这样穿着吧,看起来也挺别致的,我先告辞了。”说完转过身,就在那一刹那,我看见钟子林一直挂在嘴边那闲闲的笑已经收住,眼中的光火甚为深邃吓人。
宴会进行到了一半,来的目的也已经达到,在这种气氛下说实话,心里还是觉得压抑地喘不过气来,毕竟自己不是这个圈子里的,要权没权,要钱没钱,也没有依仗的男人,总是要受着大大小小的责难,和来自某些人或是尖锐,或是刺耳的暗讽。
我刚要走就被白可给拦了下来,她后来与我多次交手,却是从来没有占过上风,原因很简单,因为那个时候秦子阳一直站在我这边,所以她愤恨着,她开始只是低调地诉着情,她说她爱他,从第一眼见到就无可救药地爱上了他,但却都被不冷不淡地婉拒回去,然后她开始疯狂地追求秦子阳,追的风风火火的,世人皆知,可是那个时候秦子阳正与我打的火热。
他带着我出席宴会,总免不了要遇到白可,记得有一次,白可穿着一件黑色的晚礼服,拿着红酒走向秦子阳,笑着问他:“子阳我这身晚礼服怎么样?”
“很好看。”秦子阳淡淡地称赞着,不失礼却也没有显出多余的热络。
“那和她的比呢?”她同,手一偏就指向我。
秦子阳莞尔一笑,“我的女人穿什么都好看。”说着顺势在我脸颊上印上一个吻,众人立刻开始起哄,白可恨得咬牙切齿地,一挥手把酒泼在了我身上。
我眯着眼,冷笑地看着她,我说:“白小姐,我要是你就立刻离开这里,而不是像个泼妇似的在这让人嘲笑。”
“你给我记着,今天的耻辱早晚有一天我会追回来加倍还给你的,还有苏念锦,你不要以为子阳会爱你一辈子,也不过就图个新鲜罢了。”说完转过身,趾高气昂地就要走,却被秦子阳一下子扣住手腕。
“道歉。”
白可的表情立刻委屈起来,双眼已经通红成一片,看起来我见犹怜地像是一只受伤的小白兔。
“秦子阳你竟然让我跟她道歉,我认识你多久了,我一直都在你的身边,而她呢?她才认识你多久,她跟你无非是为了你的钱。”
“白可,我的脾气你一向了解,不要让我再说第二遍,道歉。”
哗啦,眼泪掉了下来,她死命甩开秦子阳的手转过身时狠狠地看着我。
“我死都不会道歉的,苏念锦,秦子阳我恨死你们俩个了。”说完肿着一双核桃一样大的眼睛转身跑了出去。
从那个时候起很少有女人敢当众挑衅于我。
这些我不想要回想起来的记忆总是在它们最不该被想起来的时候如同慢镜头一样地被缓慢却立体而生动地勾出来。
白可恨恨地看着我,嘴角挂着一抹冷笑。
“苏念锦没想到我们又见面了。”
我没有说话,只想要快点离开。
“怎么想逃?曾经你加给我的屈辱我还没有还给你就想这样走掉,哪有那样便宜的事儿。”
“请你注重身份和场合。”我冷着声道。
“身份和场合?”她重复着,“我的身份似乎在这样的场合是理所应当的,只是不知苏小姐是以什么样的身份来到这里的?”
“这与你无关。”
白可冷笑,举起手就往我脸上扇去。
被我用手狠狠抓住。
双手手僵持在半空中,已经引来不少人的注意的目光。
“白可,你没有资格扇我,要扇你该去扇秦子阳,是他给你的难堪不是我,不要把什么过错都怪罪在女人身上,那是身为女人的一种悲哀。”
“秦子阳?呵,以他现在的身份就是站到我面前我白可也不会看他一眼,不过你苏念锦我也不会忘记。”她递了一个眼神,几个女人一起走了过来,扣着我的手就要往外带。
“放开我,不然我就在这里大喊,难堪的不只是我,你们几个也好不到哪去。!”
“真是可笑,你以为大家会管吗,现在的人精明着呢,哪里会管这些闲事,再说苏念锦,你曾经给我的难堪和这点小事比起来算什么,就是难堪我也认了,你喊吧,我不怕。”她一副豁出去的样子,当真是恨我入骨。
我愤恨地看着她,但我也知道她说的是实话,不得已我把目光调向钟子林,发现他正玩味般地看着我,拿着酒杯的右手轻轻向我示意了下。
心里最后一抹希望一下子就冰冷了下来。
我怎么会期许着他呢?
他最爱看的就是笑话不是。
闭上眼,算了,也许本就不该来。
白可笑着比了一个眼神,几个女的一起往外拽着我。
“放开我,我自己出去。”
她们看向于佳倩,她点了下头,手腕上的几双手侧了开来。
我随着她们走了出去,刚出去就被拉到一个角落里,白可居高临下如同女王一般地看着我。
“苏念锦没想到你也有今天。我说过我早晚要还给你,不过你真是不够聪明,你就该找个地方好好躲起来,怎么还跑回T市,跑回这里,这不是等着让我羞辱你么,姐妹们你们说是不?”
“是啊,你看她当初跟秦子阳在一起时那神气样儿,我早就想狠狠给她几个嘴巴子,看她还那么装不。”
“可不是,以前有秦少撑腰我们不敢动,如今,看谁还能给你撑腰,不过就是一个表子。”
“别以为穿了华丽的衣服真就和我们一样了,要钱没钱,要权没权,不是这个圈子的就不要往这里凑合,哪个地方适合你就老老实实地在那儿呆着。”
几个人你一言我一语轮番着说,似乎光是动手还不够,在之前一定要彻底羞辱折磨我一番。
用她们的话语形成一把把尖锐而锋利的剑往我身上扎,她们希望看到我痛,看到我露出哀伤委屈的表情,看到我被弄的千疮百孔然后向她们求饶,但越是如此我越不会称了她们的意,我偏偏要显得宁静平和。比任何时候都要。
于是白可更愤怒了,她举起手狠狠地往我脸上甩去。
响声清脆而悦耳,我的脸颊顿时如火一般热辣,麻痹感瞬间淹没了其它,只感觉周围的声音都弱了下去,有什么在嗡嗡地响着……
第一个巴掌刚落,她嗤笑下,举起手,眼看第二个就要落下。
一双手就这样出现在了我与她的面前,白可未曾落下的手被一只手牢牢抓住。
“够了。”
秦子阳走了过来,不知他是怎么进来这里的,也不知他为何会这个时候出现在这,他穿得很随意,和这里来参加宴会的那些正装相比显得异常的不着调。但却依然高贵优雅,让他往这儿一站就比在场的任何一个男士都要显得明耀显眼。
他看着白可,神情冷漠,那一直平静的眼底有着火焰在燃烧。
“呵呵秦子阳,怎么心疼了?你不是不要她了吗?怎么如今当了这么久的缩头乌龟竟然为了她出面了。真是不容易啊。”
白可瞪着他,放下手,眼中有着浓浓地恨意。
“这不关你的事。”秦子阳冷漠地道,那声音毫无感情,这时我才知道一直以来和我冷言相对的秦子阳说话时的冷从来都不是真的冷,这种没有感情,平静到异乎寻常的语调才是真的让人冰寒,似乎连一丝力气都找不到了。
“秦子阳啊秦子阳你还是这样,还是这样高高在上,我一直就跟着屁股地在后面追你,你可曾看我一眼?没有,从来都没有。我就是不理解,你对很多女人都比我好,就连这个拿了你五百万就走了的表子也是,你看她的眼神都比我热切。我就不理解,我白可到底哪里配不上你。”
“让开……”他拉着我的手,就要往外走。
白可看到自己说了一堆的话却被人彻底无视后脸上的表情更是狰狞的吓人,她闪过来,挡在我们面前,一双眼里冒着火,似乎要把一切焚烧尽,“秦子阳你当你是谁啊,你以为你还是以前的秦少,现在的你连我手底下给我开车的都不如,还装什么高傲,你把这个女人给我放下,让我扇她十个耳光我什么都不追究,不然我连你一起整。”
“随便你。”说完把绕开她拉着我就往外走。
但白可还是不肯放过死命地扣住我的手腕,用力掐着我。
我使劲一甩,她整个人就踉跄了出去,跌坐在地上,样子极其狼狈。
“苏念锦——”她也不起来,坐在地上只是狠狠地盯着我,一个字一个字地吐出这三个字。
我停住脚步,回过头看着她:“白小姐不要叫我的名字,我苏念锦担当不起,今天这一巴掌我记住了,还有,谢谢。”
出来后,秦子阳一路冷漠着,什么也不说。
我思索了一阵,也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索性就一直沉默着。
他伸出手拦了一辆车,自己上车后车门直接关了。
我站着原地看着渐行渐远的车,然后抬起头看了一眼这无边无际的天空,它们依然是那样浩瀚而不可触碰。
走在路上不想要回家,怕那巨大的孤独感会让我窒息,直接去了服装店,在那里忙到很晚,一直到程姗加完班过来,我与她一同去酒吧喝了几杯。
“念锦,你这脸怎么了?我刚刚看着就不对,灯光太暗却没看的太清。怎么肿得这么严重?”
“没什么。”
“是被打的吧?谁打的?谁他妈的这么狠心,下手这么重。”
我仍是抿着酒,不说话,不想去提,感觉很累,突然一股深深的疲倦感涌了上来。
“你就是这样,一有什么事儿就像是一个闷葫芦似地,怎么也不肯说出。苏念锦,你到底还把我当成朋友不,什么事儿都往心里搁,有了多么重大的主意也不知找我商量,然后事后把自己弄成那副样子,让我看着心疼,最后拍拍屁股就走人,你看看你干的都是些什么事儿啊。我要不是真跟你好,我早就不管你了,太伤人,太伤人了。”她猛地喝了一口。低声抱怨着,情绪也不大好。
“那么你呢?程姗,你就没有什么事儿瞒着我吗?”我的声音很轻,轻到我自己都不知说了些什么,然后端起酒,没有想要等着她的回答,慢慢地喝着。
她没吱声,我也没再问,我们都喝着酒,在酒吧滛靡的气氛下,慵懒着,堕落着,颓废着,倦怠着……
一直喝到醉了,都不知怎么回的家,起来后头痛的厉害,下次再也不喝这么多了,喝完心里的压抑感还是没有减轻一份,反例是更加的空虚,实在是没有意义。
这几天我一直都在忙,让自己忙,越忙越好。最好忙到什么都不去想。
但隔了多天后,一幕幕像是被按了暂停的键子的影碟,如今一旦按下继续进行的键子又都迅速地开始浮现出来。拉过被子,想要睡去,睡着了就什么都不想了,但没用,闭上眼更是觉得无法喘息,那些影像闪得更快,干脆坐直身子,拿了外套和钥匙打车去了秦子阳那儿。
他的钥匙我拿走了一把,我进屋时他正在喝着酒,满桌面上全是空了的酒瓶。但都是好酒,这个男人,都什么时候了,却依然要保持着他的格调。
“起来秦子阳,跟我进屋去。”
他不理我,继续拿着桌子上的酒,一口接着一口地喝。
“喝什么,你当这是水吗,秦子阳你抬起头来看着我,看着我的眼睛一——”
他手中拿着酒瓶,晃悠悠地抬起头,身子有些摇摆。
“看你什么,苏念锦,呵呵,你的这张脸我早就看腻了……”
“腻了也要看。”
然后他不笑了,一双眼定定地看着我。离我越来越近,越来越近,我们的双眼紧紧贴着,额头相靠。
我说:“秦子阳,你不该是这样的,你懂吗?”
他一下子怒了,一把推开我。
“不要和我说这些,不该是这样那是怎样?泰家瞬时倒台,上面办的丝毫不拖泥带水,连点活路都不给留,你知道我为什么没进局子吗,我还好端端地站在这儿,那是因为我父亲他把所有罪名都顶了,一个企业,一家集团怎么可能没有些违法的事儿,偷税漏税任何一家大集团要真查的话都洗脱不了千系,你让我振作,我去找谁?我要怎样振作不过都是政治相斗中的牺牲品罢了。”
“秦子阳,你真是个孬种,我当初怎就看上你这么孬种了呢,你父亲还能为了保你但下所有的罪名,可是你呢,你就在这里整日整夜的喝酒抽烟,你要把自己关起来不见任何人任何事吗?你前几天去找钟子林他们我虽然不知是什么原因都说了些什么,但我知道,你秦子阳放不下身份。你不能再把自己困在当初那个奏少的影子里,那已经不存在了,没有人会在不断地仰视着你,没有人会在看你的鼻息生活。不过你依然可以选择你自己的生活,依然可以活的很好,而不是像现在这个样子,看着让人觉得恶心。”
恶心……
多么熟悉的话,说出这个字时我和他都是一愣。
好半晌都是沉默着,死一般地沉默。
“为什么不去找萧洛和饶起云,去求他们啊,求他们帮你啊,你们不是铁三角吗?你们不是一直都是哥们吗?去啊,秦子阳,尊严算个屁啊,屁都不如,在这样下去,你就得去喝西北风,还在这抽着中华喝着好酒,你都穷成这样了还摆什么派头,难道你没听说过一句话,派头和浪漫一样都是有钱人才能玩得起的把戏,以前的你行,现在的你,不配。”他沉默着,一句话不说,我看着他这个样子就要抓狂,秦子阳啊,那个高高在上的秦子阳怎么就变成这副样子了,虽然外表衣着看起来依然整齐清爽,但是那双眼,那个曾经眯起来好像不把全世界看在眼里的秦子阳如今怎么就成了这个样子,眼神茫然,一片空洞。
他抬起头,动作很缓慢,慢到我以为根本就不会再有所动作。
“洛?呵呵,怎么找。萧洛的舅舅就是害我爸进监狱的主操作手之一,我和洛子早就插在彼此家族的纷争中,我们吵了多少次,可是没用。大局如此。”
“那么饶起云呢?饶起云总行吧?”
“他是能帮,可是他的实力不够大,他们饶家是有钱,最近几年地位才起来,但是毕竟和萧家还差太多,萧洛的舅舅是政委的,姑姑是外交部的,姥爷更是军区大院的,是当年的老红军,司令。京里面全是人,过T市来只不过是因为这离北京近,暂时调过来,早晚要升上去的。”他站起身,看着外面的天空,语气淡然。
“上面一道批文,几个人在那作梗,饶家再枝大叶大也不敢去趟这趟浑水,避开都来不及呢,如果我猜的没错,饶起云现在早就被软禁起来了。而洛子一向心思深沉,不可能因为我和他十几年的交情而把整个家族拖进去。”
“那钟少为什么这般恨你?”
秦子阳沉默不语着,我等了很久也没等到他接下来的话。他站起来走向窗口,望着天上的繁星,他说:苏念锦,你不是一直想看我落魄的样子吗,怎么还劝我振作?你该希望我一直这样不是吗?
“是啊,是看到了,不过一点也不满意,不够,还不够,远远不够。你落魄的样子我发现我怎样看都不够,只不过我感激你上次宴会上出面帮我,我觉得我应该还你那个恩情。”
“你撤谎,苏念锦,其实你一直都在爱着我。你回来是因为爱我而不是想要看我落魄的样子。”
他说的斩钉截铁,然后走过来,吻着我的唇。
“苏念锦,你还爱着我,承认吧。”
我慢慢地张开嘴,与他拥吻着,手臂缠绕上他的,踮起脚,疯狂地与他撕扯着彼此,我们两个从来都是这样,只要奇子一相碰,就像是有电流流过,激烈的让人窒息的情欲就像是潮水一般蜂拥而至。
我与他痴缠着,像是藤与蔓,没有缝隙,不留余地。
狠狠地做。爱,狠狠地相拥。
一直缠绵一夜。浑身的骨头像是要酥掉一般,再也没有一丝的力气,我靠在他的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声,砰砰砰。
一下一下,离得是多么的近呵。
清晨醒来时,我看着他的脸,然后顷身吻了上去,这张薄唇总被人们说成薄情,但看它的唇形多么的性感,其实它们该是用来接吻的才是。
“在看什么,你个小妖精。”一一小妖精。
这话是秦子阳以前与我在一起时常说的,她说我就是个妖精,要来吸干他身上的每一滴精血。
我则痴痴地笑着,撑着上半身,压在他上方,盯着他的眼,我喜欢看他的眼里有着我的身影。
“那吸干了吗?秦子阳,吸干你每一滴血了吗?”
“你说呢?”
他抬起上半身就要来吻我。
我总会笑着往后侧开下。
这样场景多么的熟悉,如今我又听到了这句话,于是我一下子翻身撑在他的上方,手抚上他赤裸的胸脯。
沿着上面的纹理,一点一点的向下抚摸。
“秦子阳,我吸干了你的血吗?”
我问的没头没脑,不过他知道我问的是什么,我知道他知道。
“你说呢?”
“没吸干,不过我会吸干的。”说着我低下头,由下到上开始吻着他,吻过他的肚脐,胸脯,颈项,还有那有着胡茬的下顼,性感挺翘的鼻子,和那双眼,那双漩涡一般幽深迷人的眼,最后是他的嘴,那张生来就该是接吻的嘴。
从那天之后秦子阳对我的态度好了很多,至少不再是不闻不问当做隐形人一般,他会跟我说一些以前的事儿,他说,苏念锦你知道我为什么会注意到你吗?
“我知道。”
“恩?”
“因为我第一眼没看你,当时在那里玩麻将时我想着的就是怎样才能和你们这种人没有牵连。”
“是啊,你那副害怕被炒鱿鱼恭谨的样儿却又极力排斥着我们,真是矛盾的很,你身上就一直有一股矛盾的气息,我说过的。”
“但这不是真正的原因不是吗?”
他一愣,眼神就暗了下来,“是真正的原因。”
“你骗人的,秦子阳。”我指着他的胸口,那里面有着砰砰的心跳声。
俯仰 66 原来是不爱(推荐!)
秦子阳与我在小屋中度过了一段最为宁静的日子,在这里我们谈情,谈爱,谈欢,就是不谈过去。那些以往的背叛,激烈,厌恶与撕裂一般的痛都被搁置在脑后。
但是有时我还是会想起那个婴儿,那是与自己血肉相连的骨肉,但是远远没有小说中所写的那样,当真今生今世,生生世世就不再原谅,现实中总有着太多因素让一个女人在不该做母亲时放弃自己的孩子,到处都是贴着流产手术的广告,一个女人为了自己的男人堕胎甚至两个人牵手借钱去堕胎都数不胜数。不会因为一个孩子便放弃所有,便恨之入骨,毕竟它还没有成形,而在我身体所滞留的时间又太短太短,只是,那种被一脚踢掉的痛感,和秦子阳当时毫不留情而冰冷至极的言语还时常在脑海中浮现,很多时候在莫名所以的情况下就会浮现出来。尤其是刚刚失去时的那几个夜晚,或者是失意时那个孩子被剥离时的痛楚就总会被限制得放大,痛,当真是痛得没日没夜,只是时间是最好的良药,它的确有着你所无法想象的效用。
秦子阳最近总是看着我。
我笑着问他:“看什么呢?”
“以前怎么没觉得你长的这么好看。”他打趣地道,最近他的嘴贫了很多。
“没发现你还来追我?”我气鼓鼓地说,其实心里没有生气,这是情侣间的一种打情骂俏。
“我是迷恋你身上那股子气质,却真没觉得你长的好看,就是觉得皮肤很白,眼睛眯起来很有神韵。性子矛盾的很,倒也着实有着一股子不同一般女人的气质。”
“你没听过一白遮千丑啊,我这皮肤多水嫩啊,再加上这双眼,丹凤眼这是古典美人的眼睛知道不?古代皇帝选妃子时就爱我这样的眼睛,没准我要是生在那年代还真能做个皇帝宠爱的妃子什么的。”
“是啊,肯定行,来爱妃给朕拿个葡萄来。”
“嘴贫。”我笑着扑向他,他立刻反身抓住我,然后扣住我的双手就开始吻我,狠根地吻,越是激烈的,我们越爱,我与他就平静不起来,总是有着烧不尽的火,也不怕哪天把自己烧伤了。
这些日子常与他这样,但却总觉一切都太虚幻,太不真实,若真是说哪里不真实我又说不好,就是心里面惶惶的,好像走在冰层上,说不准哪天,那冰就裂了,然后我就掉进去,活活被里面的水给淹死或者是冻死。
这日子啊,美好的总像是偷来的,而偷来的终究是要还的……
昨晚奋战了一夜,临近早上才睡,还没起来就接到程姗打来的电话,她说,苏念锦,你赶快过来,我们的服装店被人砸了,里面的衣服都被毁了。
秦子阳也跟着坐了起来!!“怎么了,什么事这么急?”
“我们的店被砸了,我得赶快过去看看……”
秦子阳听完我这话眼睛一眯,一股凛冽的气质从他那双眸子中浮现出来,整张脸瞬时僵凝起来,嘴微微抿着,很久都没看见他再有这样的表情了。
“我跟你一起去。”他沉重地说。
我看了一眼他,点了下头,“恩。”
他穿了衣服,神色从刚刚开始就一直这样,让人揣摩不出来他到底在想些什么。
我们打着去了新升路,远远的就看见那里乱成了一团,就连外面的玻璃也被砸的彻底。
我走过去,看着满室的狼籍还有那些被剪的乱七八糟的衣服和推倒的人形模特顿时气血翻涌。
程姗看见我来了,忙走了过来,双眼无神,里面强忍着泪水,一旁的展子奇在安慰着她,可是越是安慰那双水眸中的氤氲就越是多。
她拽着我的胳膊,哆嗦着说:“念锦这到底是谁干的你知道吗?我们该怎么办该怎么办,那么多的衣服啊,都是新进的,这批货都是最贵的啊!到底谁和我们有仇,做的这么彻底……”
她越说声音越颤,强烈压制的哭音导致音色完全变了调,像是一把坏了的小提琴被依依呀呀地拉着时发出难听而刺啦刺啦断条的声音。
程姗她,是真的急了。
而我又何尝不是呢?当我看到这些自己从选货,联系,到认真选批发商,再到最终的敲定,亲自上货,每样都是由自己亲手操办的,所有的心血都扑在这上面了,而大部分的钱也都投在这上了。
刚刚涌起的热血这一会又突然凉了下来,彻骨的凉,抖得厉害,就算是让我什么都不穿的被丢到大雪天里恐怕也不会比此刻更冷,是的,这种滋味当真是没办法形容的出,手脚冰凉的只要一动可能就能听到那咔嚓咔嚓的声音,那是冰块与地方摩挲时发出的声音,也是我的双脚与地面相碰发出的声音。
我的双脚,甚至是双手,身体上的任何一个部分都如同那被冻结住的冰块一般,寒的彻底,冷的僵凝。
没有丝毫温度可言。
秦子阳始终一言不发,眉头拧的愈发厉害,他的双手紧握成拳,似在极力压着什么,我看着他,走了过去,轻轻地靠在他的胸前,他伸出手,环住我,那揽住我腰部的手有着些微抖的颤抖。
“是她干的是不……?”我的声音很轻,当吐出这句话时身上的所有力气都被一下子抽干了。
秦子阳没有说话,拦着我的手锁紧了一些,那上面不自觉加重的力道证实了我的想法。
果然是白可……
程姗听到我这话踉跄地走了过来,疯了一般地抓住我的手:“念锦你知道是谁干的?是谁,你告诉我?到底是谁?”
我不知该怎样回答她或者是面对她,难道我要说是因为我以前得罪了白可,所以她来报复我,来毁了这服装店不成?可是程姗何其无辜啊,这一刻,我恨不得拿一把刀把白可给剁成一条一条地再统统扔进大海中喂鲨鱼,她打我,骂我都行,就是不要这样把人往绝望里逼,这跟把人往死里推没什么区别。而如今还搭上了程姗,这让我如何忍得了?
“是因为我。”秦子阳淡淡地道,但是声音里面有着一股深沉的凝重。
程姗猛得就激了,扯开我,就走向秦子阳,猛烈地敲着他的胸:“秦子阳,秦少,当初你给念锦带来的伤痛还不够吗?非得毁了她才成吗?你为什么还要在这里站着,你们秦家的人不是都进了监狱吗?怎么你这个主事者还在这里好好的在着,你也应该进去的,你若是进去了就没有这些事了,你到底还要害我们到什么时候,你知不知道你自己就像是一个魔鬼,缠上谁,谁就没有好运,我求你,求你离开我们吧。”
秦子阳紧抿着一张嘴,不论程姗怎样去捶打也不还手。他沉默得如同一座山,只是这山里的源泉全部都枯萎了,甚至没有了生命,它们估计连一片花草都再也长不出来,秦子阳的眼睛此刻,灰白的,让我看得心惊。
“别这样,小姗。”展子奇走上来拉过程姗的手,把她往怀里带。程姗却说什么也不肯停,似乎要把所有的怨恨不满都发泄光了才够。
最后我实在看不下去了,走上去挡在秦子阳的面前,“够了,程姗。”
“你让开,念锦,我今天一定要给这个把你还有我害成这样的罪魁祸首点颜色看看。”
“我说了,够了,程姗。”我大声喊着,脸上的表情严肃得吓人,“如果还把我当朋友的话,那就住手。”
程姗看着我,眼中有着悲戚,愤怒,和不甘,除此外,还有一丝……悲哀。
“苏念锦,你都说过什么来着,你说那个人肯定不是你,陷入在爱情里痴痴傻傻的那个人一定不会是你苏念锦,可是如今呢,如今我看陷得最深的就是你,就是你啊。”她不甘地喊着,似乎那个受了伤与委屈的人是她一般,也许她是真的哀起了我的不争,怒起了我的不幸。她转过身,不再说话,默默地收拾起满室的狼籍。
等到大家都平静下来时去报了案。
可惜迟迟无法侦破,其实这个迟迟大家都知道为了什么,在T市白家还算是有着一些地位的,上面认识的人也多,局子里多是些朋友,只要和哪位领导打声招呼,这事儿就可能让你永久性地拖下去,这也是为什么很多高干子弟把人命不当回事,把法律不当回事一样,因为他们的背景,他们的权势可以让他们只手遮天。
秦子阳曾经是,是金字塔上最顶尖的人,但是如今,如今的他却要站在这最底层,感受着他曾经受过的优待和以往经常这般处理事情的一些手段,只是,这次的位置是彻底的颠倒了。
他始终沉默着,不语,一路上都是表情沉静地让人心疼,是的,我真的心疼了,看着这样的秦子阳,那双手始终垂放在身侧,在没人看到的时候死死地紧握成拳,我曾说过的,他如果像是女人一样有着长指甲,那么这一刻蜷缩起来的时候一定会割破自己的手掌心,但是他没有,所以他不会那么痛,永远都不会,我曾经一直这样的以为,但是我错了,他是无法刺伤自己的掌心,却是刺伤了自己的心,那颗曾经有着铜墙铁壁,层层壁垒
好看的txt电子书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