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20部分

事如神,未雨绸缪的表哥。
  
  午饭了,黑诺去找教官请假,和施言出了校园。由於就给了2个小时的假,他们就到正门边的饭店里去解决的。吃饭的时候,施言总是含著笑看黑诺。
  "快吃,别总一幅坏笑盯著我,吃完我还有话和你说呢。"
  
  施言敏感地发现黑诺有了变化,当然细微,但是黑诺的说话已经带上了明朗、自信。施言揣测黑诺即将要说的话,盘算著自己的态度。
  "好了,吃饱,洗耳恭听。"施言端起茶喝了一口。
  
  黑诺也放下了筷子:"邱林松和王丰的东西,请你帮我带回去可以吗?那些东西我觉得收下不好。就算你们告诉我是不花钱的,我也觉得不适合,以後我都还不上的。再说了,花不花钱,那些本应该都是你们的东西啊。麻烦你帮我和他们解释一下好吗?我真的是感谢大家心意的,尤其他们本就已经给我太多帮助了,谢都谢不过来呢。"
  "不帮。"干脆的答案。
  
  黑诺对这简洁的回答都蒙,傻看著施言不知道说什麽。
  "如果他们不接受你是朋友,只因为我的面子,他们不会这样做的。别和我们划这麽清楚的楚河汉界好吗?如果真的想要你感觉亏欠,他们就不会选单位分的做礼物了。其实这份礼物是花了心思的,是平等而来的也要拒绝吗?"施言心底加了一句"何况我都会替你还上的,你只能欠我的。"
  
  黑诺沈默一会,然後对施言说:"你的我也受之有愧,但是我知道更加不可退还。"
  "一点既通,懂得举一反三了。"施言呵呵笑著:"那打算好怎麽处理我了吗?"
  二人不可逃避、也不可敷衍的问题必然要面对的,施言就拿玩笑切入正题。
  
  "我说是朋友,你说是表哥,那就表哥朋友呗。"黑诺靠在椅背上:"只是,施言,不要再破费,做朋友、做表哥,我都不愿意在经济上得到你太多恩惠。如果朋友之间卷进金钱,我觉得这朋友就不单纯了;而且我虽然不富有,但是父母亲人并不会苛待我,不奢侈浪费,生活费是足够我的花消了。无论是表哥、还是朋友,你来访的频繁,你给予的慷慨,都过了。"
  
  施言偏著头好象在认真听,其实眼睛就盯著黑诺那一张一合的唇上,回味著他唇齿之柔嫩触感。他果然是花了心思想办法,施言心里窃笑,满意黑诺这一周必然是想到他的,虽然是想怎麽解决他。
  
  黑诺这一周,怎麽可能不想到施言,眼前就施言代表著问题,需要著解决。如果说施言了解黑诺至深,那麽黑诺同样对施言可以做到知己知彼,否则不会在没有任何证据的情况下,就确凿无疑知道他的背叛。时至今日,背叛已经翻过一页,新篇章里黑诺相信施言是爱自己的,但是黑诺已经不想要这份爱,因为他对那时候痛得五内俱焚还心有余悸,他不愿意自己再有被击溃的机会。
  
  此外,经历了伤痛的成长,黑诺当然也意识到了他和施言之间情感的迥然不同,与主流的分歧。所以选择和施言结伴的以後,可以预见必将是风雨潇潇的一条崎岖路,黑诺好不容易可以走出生命的枯井,怎麽可能还为自己铺满荆棘?与其一直有一丝裂痕存在,他宁愿放弃;与其明知前路艰难,他宁愿改弦易之。
  
  可是施言这样不愠不火,我行我故地砸下来关心、呵护,而由於邱林松和王丰的存在,自己悍然绝对的态度也不可行。难道就这样论持久战,一直拖到自己沦陷?一直拖到自己再一次沈溺?不!黑诺绝对不允许是这个结果。目前情势,要把施言赶出去,不是一步就可以做到了,先斩断他对自己的爱护,自己不可以亏欠他什麽,也不可以接受这些无法回报的才可以坚固拒他於某种距离之外。
  
  黑诺想到施言周末会出现,也想好了说辞。阻绝施言频繁来访,把他定位在一个客气而只可远观的朋友位置,既断绝施言在自己身上下功夫,又没有违背再见亦是朋友。
  
  施言点头:"过了吗?嗯,你第一次离家,不放心,罗嗦了点,以後你适应了,我也不管了。再说我也要开学了,想勤来也勤不了。"
  "以後不要给我拿东西,缺什麽我自己都会买的。"黑诺补充。
  
  "可以,但是鳖精和蜂王浆除外。"看见黑诺欲驳,施言目不转睛迎著他黑瞳:"没有商量的余地,我已经不能时常见你,再不确信你身体没事,真要我日日提心吊胆过吗?"
  
  施言炽烈的眼,话语中的寥落伤感,对黑诺也是心尖上的颤栗。再狠绝的心,黑诺也做不到继续逼迫。施言的伤感是真实的,伤心倒谈不上,黑诺会这样做,非常符合他的性格。施言也对他的心思洞察清晰,现在不是大举进攻的时机,适当的放一放,黑诺积极防备自己的心反而会放松点。
  
  送黑诺到楼下,黑诺才看见有车等施言。原来他带著车来,又与司机约好时间的。施言在其後的两个星期都没有出现,但是黑诺知道他已经开学了。每当偶然想起他,想起他和自己就在同一个城市里,黑诺都及时刹住思想的车,禁止自己进入大脑的禁区。那张照片被他压在了柜子里最角落,但是营养品日复一日陪伴著他。每一次吸食,又如何做到无动於衷呢?何况还有室友们偶然的提及表哥。
  
  A大也正式开学了,那一天清净的校园就象炸了锅似的,到处都是喧闹的人群:校园里处处人声鼎沸,食堂里欢声笑语的问候、喊叫此起彼伏,一派欣欣向荣。而且那天以後,黑诺他们这些新生就开始有观众了,经常的下午课後,学长们就围坐操场,督军一般的检阅著他们。
  
  又是一个星期六,又是拔军姿,长时间的负荷,黑诺那身体的底子吃不消了。午後阳光下的拔立,黑诺眼前是一阵一阵的发黑,教官在第一次拔军姿的时候,就曾经告诉同学们:如果真的坚持不住,有眩晕倾向的,可以出列报告,到一边的树荫下休息。女生那边每次都有十几个退出的,男生就少多了,一般就一、二个跑到边上去的。
  
  黑诺性格隐忍惯了,而且看到了人文学院的学生会干部也站在场边呢,不舒服也坚持著,结果居然"!"的一声倒下,教官急忙跑过来,从扶他起来的学生手里接过他。等黑诺一苏醒,就被教官严厉责骂:"谁要你逞英雄的,站到昏倒......"
  
  学生会干部当然认识是自己学院的新生,所以也都过来了。因为黑诺是昏倒,不是别人那样眼晕,所以教官要黑诺室友送他回寝室,嘱咐多喝水,或者去食堂要点糖喝糖水。是站在黑诺边上的石浩送他的,学生会主席李明启和宣传部部长张博也跟了来。石浩是个实心眼的人,放下黑诺就要去食堂,黑诺叫住他。食堂还不开门,他找谁要去啊。黑诺说自己靠一会就好,没有那麽严重,学长们在,让他躺著他都不肯的。
  
  李明启说他去小卖店里买点红糖吧,黑诺当然不愿意麻烦他,婉拒谢绝。石浩就想到了他的营养品,帮黑诺拿了蜂王浆还问呢:"就蜜蜂了,中华乌龟呢?"这是大家为黑诺的小瓶子起的新颖称呼。
  黑诺笑斥:"吃完了。"
  "难怪你今天晕了,原来、"
  
  李明启和张博都有点惊讶:"你军训还吃补药?"打量黑诺发白的嘴唇:"你一直吃还昏倒?老天,你什麽体质啊?"
  黑诺特别难为情,石浩帮他辩解:"他哥说他是高三累到的,以後就会好的。"
  
  张博是宣传部长,李明启早早就对他推荐了黑诺。这几次各部委来看新生军训,其意为学生会选拔新鲜血液,也为让张博观察黑诺。
第5章
  
  施言在一个星期以後再次出现,不过没有和黑诺遇见。他来的时候,黑诺被宣传部叫去帮助筹划迎新生会暨军训汇报演习大会。施言就和黑诺同学坐了一会,聊起他们每日操练时间、运动强度。室友当然汇报了黑诺曾经昏倒,施言也不吃惊,只笑著摇头叹气:"正常,他那死强脾气,不昏才怪呢。"
  
  石浩安慰施言,黑诺运气其实不错,教官现在总会刻意关照他,而学生会也经常来借黑诺去帮忙,这样就避开了高强度的训练。老二长得浓眉大眼、威武如岳的山大王气质──这是他自己说的,大家一针见血的鉴定就是五大三粗土匪头子尊容,所以他忿忿不平对施言:"我们老五看上去就一副我见犹怜的模样,那些教官当然舍不得狠操(c!o一声)他,学生会也是故意帮他逃避的。人长得好差距就这麽多,太不公平了!"
  
  "二哥不服你也装一下娇弱,只要你豁出去再做几百伏地挺尸......"大家哄堂大笑,这是老二孟拓看见本班的一位女生快到极限以後,出列休息。老二立即也报告到树荫去了,结果这位老兄一直在搭讪人家女生,相谈甚欢、得意忘形中忘记装虚弱了,粗粗地哈哈笑声惊动了这边苦练的教官和学生,结果被教官修理做伏地挺身做到伏地挺尸。
  
  施言话题引著在学生会转,他那鬼心眼是为黑诺品评这些室友呢。施言那学校混子居多,学业上都是放羊,对入不入学生会自然也是无所谓,可是对那些学才兼备、品学兼优、又希望在大学里施展报复的人,学生会是首要的觐身阶梯,其深远影响直接关系到毕业分配的优劣。对施言他们这些有背景的学生,不需要考虑将来的分配;而毕竟大部分的学生还是要依靠自己实力的。
  
  黑诺会被学生会发现,也应该是理所当然的结果,只是施言没有想到在军训的阶段就提前被学生会发掘出去,这可不是什麽好现象。枪打出头鸟,黑诺不谙世事,人情练达上差远了,难免引起别人的嫉妒而不自知。黑诺又无防人之心,施言很担心有暗箭伤他。施言父亲曾经教诲他:越是知识分子聚集的地方,人才济济成堆的地方,越容易出现个别因为"怀才不遇"而偏执、阴暗的心理。不久之後的事情证明了施言没有杞人忧天,黑诺也得到了大学的第一个教训,认识到大学并非就意味著光明。
  
  好在老二似乎就那爽直的性子,说得忿怨不已,却不见真正的妒忌之心。对老四石浩的印象最好,感觉很真诚。施言把6盒补品留下,请石浩转交。并请石浩告诉黑诺,憋精是要间隔满一个月了,再开始吃这2盒的,否则火气太盛,黑诺受不了。石浩才明白为什麽先前的早吃完了,也不见施言再送来。
  
  黑诺和大家一起做的海报,在各学院的海报中脱颖而出,因为无论立意还是漂亮的文字都是黑诺经手的,学长们对他都是褒扬有嘉。黑诺和学生会的人员一起吃了晚饭以後才回来的。他们已经互相开始熟悉起来,由那些部长和辅导员没大没小的举动中,黑诺也知道了辅导员在这个假期之前还是他们的学长,由於专业不合心,放弃本校的保送研究生,先退而求其次做了辅导员,正打算备战顶级学府里自己中意的专业呢── 国际经济法。
  
  知道施言来过了,有点讶异他没有等自己,也说不上来是一种什麽心态,默默站在打开的门前,把东西收进左边放好,右手边五个纸盒摞列。那是施言第二次带来的,难怪他当时答应的那麽痛快,里面有两盒的零食,两盒的瓶装酱菜和肉酱,最後的盒子里居然是一把的各种颜色圆珠笔和若干牙膏、牙刷、香皂,这些东西足够黑诺消耗许久的了。黑诺一样都没有动用过,他不敢开启施言的心意。
  
  国庆节的时候,因为军训还有最後的2周,家近家远一个待遇,新生都没有放假。施言和朋友们全回家了,而且他还去了黑诺家,告知黑家他6天後回去(学校只放3天,被施言他们自己延长的),如果有什麽要带给黑诺的,他愿意代劳。在黑诺家,他和黑家夫妇及几位哥哥聊得不错,把A大和黑诺都夸赞一翻。由於黑诺报到以後只来过一次电话,以後就是写信回来,他又只写些家常问候,说到自己就是简单的很好:同学好、老师好、军训好,这样笼统说法,看完信以後几乎什麽都没说。所以还没有施言说得具体,知道施言还去看望黑诺,家人对这孩子道谢的同时,也不客气地请施言多指点"不懂事"的黑诺。
  
  施言他们一起返校,要司机先送三人去的A大,施言、邱林松和王丰到黑诺寝室的时候,里面正吵做一团。原来下周末就是军训的汇报演出、阅兵及实战演习,黑诺由於被指为护旗手,而单独又发下来一套军礼服。施言为黑诺高兴,黑诺脸红,为自己第一次担当这麽显眼的角色紧张:"不知道怎麽是我,我又不高。"
  
  的确,去年的军训还是选的180CM身高的旗手,178CM的两位护旗手。而黑诺他们入校後的体检表上,黑诺身高是174CM。黑诺不知道这是辅导员钦点的他做护旗手,为了迁就他,今年的另外二人也都是175CM。
  
  邱林松他们都没有这样正规的军训经历,听说还有演习,都表示出兴趣。黑诺还没说什麽,室友已经热心告诉阅兵和演习都在露天体育场,充当老生就可以进去。施言把一个受黑诺家人所托好重的包给他,份量就让黑诺怀疑,没有当场拆。
第6章
  
  包里上层全是食品,除了咸鸭蛋和自制小咸菜,黑诺相信全脂奶粉、凤尾鱼罐头等都来自施言。下层是一本没有拆包装的英语词典、几沓稿纸、一沓复印纸、16开的精美本子、印有单位名头的信封和50张邮票。黑诺抱著词典,又苦又甜。施言,我一生最重要的朋友,可是我们不可以再相爱,那是一条两败俱伤的路,你知道我要拿出多大的毅力阻止自己动摇、陷咱们俩个於绝境吗?
  
  对逃课习以为常的施言他们在周六根本就没有打算上任何一节课,其实他们那天只有上午有课。早上睡了懒觉到中午爬起来,吃过饭才出发。结果不仅仅是邱林松和王丰跟著他去A大,连其他哥们也凑热闹地跟来了,一行人分两辆车来了7个。
  
  到了A大,校园里似乎有了点节日的气氛,原来大学里一般就大一、大二会在星期六还有课,大三和大四课程会相对少一点,而在星期六不排课表,所以那些高年级的学生没有自行活动的,许多前来观看阅兵式。
  
  施言他们走向体育场的时候,远远就看见绿压压人海,一哥们开口:"操,人还不少,他们学校怎麽新生那麽多?"
  "你当是咱们学校呢?麻雀大点地能装几个人?"
  "这都一样皮,上哪去看施言兄弟啊?"
  "我看见他了。"施言慢悠悠说道:"我一眼看过去,就已经知道谁是他。"
  
  别人当然不信,要施言指人,而施言指认出来以後,他们找到人当场就有喊帅的的,不过众人都认为那是因为黑诺的军礼服和别人不一样,一共就3个人穿那种服装,当然容易找出来。施言也不和别人争论,只是越走近黑诺眼中越专注。
  黑诺在他们几步之遥的时候看见他们的,走过来和大家打招呼。
  
  "兄弟,你也太帅了,太他妈帅了。"施言他们寝室里家就在MO城的牟(音同"木")维宇拍上黑诺,嘴里大嚷著。
  黑诺被他那麽一叫,弄得特别尴尬:"这是衣服的原因,人人穿军礼服都看著比便装精神的。"
  
  施言欣赏著礼服装的黑诺,太亮眼了!施言不知道是否因为这身衣服,自己才在人群中一眼就看见他。可是施言知道一身戎装的他英武、挺拔、俊美得使人移不开眼睛。
  黑诺要他们先进体育场,新生一会要集合、排好队列才开始入场呢。施言不愿意错过黑诺任何一瞬间,所以也要在外面等著。黑诺瞪他:"等我们进场你再进,哪里还有前面位置?你们要看演习,前面才清楚。"
  
  进去体育场才知黑诺所言不假,已经有高年级的学生把最有利的地势坐了──主席台边上的阶梯座位第一层。他们在稍微偏一点的地方坐下,学生就开始陆陆续续的多了。等不知道是什麽级别的校领导和负责这次军训的最高指挥官两毛一(两杠一星)和其他教官落座,慷慨激昂的军乐响起,施言看见了走过来的护旗手。他意气风发、他英姿飒爽、他万钧霹雳、他是施言眼中唯一风景。
  
  施言舍不得眨眼间的错失而瞪大了双眼,他的心动正向他而来,带著千军万马,携排山倒海之师迈著整齐划一步伐而来。这一样的步履、一样的足音让这些只有两个月的新兵如一位合格的、职业的军人一般铿锵巍然。当黑诺他们走过主席台前,当黑诺他们踢著正步,敬著军礼走过,施言无法坐住,他站了起来,他紧紧抓著栏杆。他仿佛看见了他们一路走来的激|情青春,仿佛看见了他们还有无限康庄在脚下延伸。
  
  施言心潮澎湃,他追逐、捕捉黑诺的眼睛,他渴望、期待与他一次的心灵碰撞。在以後的记忆里,施言一直坚信在这个时候,他们曾经视线跨越银河,隔空连通。施言陷入在某种情绪里,所以当王丰拉他坐下,才发现黑诺他们居然退场了──阅兵结束?!
  
  当然不是,汇报表演才是重头戏。施言他们後边的女生还在兴奋地讨论著刚才的军列队伍。话题中不断出现那位漂亮的护旗手,早有消息灵通人士在预演的时候就关注到他,所以可以骄傲地提供著他的身家来历:人文学院法律系海商法专业的那位才子,就是前一阵各学院开学第一版(海报)中笔震四方、让人文学院拔了头筹的功臣。学姐们豪不吝啬将溢美送出,有的还玩笑去学生会要求加洗一张黑诺照片(今天一定要照了照片做档案和出板报用)。听见这话的众人都各自笑著,王丰顶顶施言:"黑诺这家夥还真是一鸣惊人,我刚才都有一种士别三日要刮眼睛看他的欲望。他那军装太眩了。"
  
  施言心中纠正著王风:错,不是那军装眩,而是穿军装的人眩目。否则为什麽不是旗手得到了最大的关注?而且也不只一位护旗手是吗?眩目的是黑诺传递的信心与力量、是他展示的独立与尊严。
第7章
  
  当身著迷彩衣的百位军人亮相场地中央,不用施言他们多想,就有人为他们做了导航:"快看!快看!他在第3排的第一个。"是的,毫无疑问,第3排的第一人是施言心动的目标。队列分为了10排,而前2排为女性。由主席台前的一位教官发下军令以後,队列变换出几次漂亮的方阵。站在看台上的人们受到精神抖擞的军人素质的熏陶,纷纷收敛嬉笑,肃穆观之。
  这其实是一次擒拿格斗的表演,是精心挑选了百位新生,额外加训出来的。而且每逢单列之人都选择了偏瘦身形,当然在一致的装备之下,看起来并不是悬殊差距。还有秘密之处,就是单行列的都带有护肘护膝。所以在队伍重新拉好行列以後,在观众都没有准备的时候,第1、2排的首位女生在手间、脚下几个干脆、漂亮的过招之後,第1排的女生被一个凌空过肩摔落,这系列动作一气呵成,只电光火石眨眼之间。
  
  惊诧中的观者尚没有合拢嘴巴,次位的2位女生也利落地完成演出,顺位依次,前一人落地之时就是後二者启动之初。每一对完成的都是保持著同样的姿态,连侧摔在地上的那一排都是相同的军姿。"啪啪"的落地声让别人惊叹,让施言心骤然提起加速。他并不知情,不知道保护的措施、不知道教官传授的技巧、也不知道那一片演习场为了出效果,提前被洒了细细纱土。看见腾起的一股股烟尘,他不舍。直到黑诺也落地,死咬住他的视线见不到一丝痛苦表情,他才有了点欣赏之心。毕竟这样正规的军训,他们首次见到。
  
  当观众由震撼转为报以热烈的掌声之时,精彩演习落幕,吹响了实战的军号。一心被那些英姿雄发吸引住眼球的人们,不知道什麽时候在四面看台的高层上已经燃起了狼烟。军号起,八方动,炮火隆隆之音、子弹呼啸耳际,背景音乐把每一个人带到了硝烟战场,似乎身临那个恢弘的场面,似乎自己也成为一群不畏生死的华夏儿女中的一员。看著匍匐在地,突破层层封锁、障碍的A大学子们,施言他们被军魂挟雷裹电击中,致使他们在以後的生活中对军人总是怀揣敬仰。
  
  那是一次精彩的军训汇报演习,在A大的历史上也刻录在案的一次完美。黑诺与施言他们匆匆一会:这里结束以後,晚上还有欢送教官的欢送会,所以不可以招呼施言他们了。施言他们回到自己学校附近吃的饭。牟维宇兴奋情绪未消,还对演习的泱泱气势和威风回味无穷。
  "其实累归累,真那麽正正经经训一回,这一辈子也勉强算穿过军装、当过兵,也不错。"
  "就是,施言,你看你兄弟穿那衣服,那叫一帅,穿迷彩服的时候真COOL。我他妈的也要弄一身来穿穿。"
  
  "那家夥倒是换了一层皮好象换一个人,也没有以前那土得掉渣了。"秦明旭也心底不愿意地承认今天的黑诺太抢眼了。
  "黑诺土吗?我一直都觉得他很干净,我第一次认识他就那感觉。"邱林松就是在烟头事件中初次认识黑诺的。黑诺当时被施言踢跪下以後,站起身拍掉灰土宠辱不惊径自离开的样子,让邱林松对他很是欣赏。
  "对,对,上学期见到他,我找不出什麽评价,就是阿松说的干净。"
  
  "干净,呵呵,"秦明旭发出暧昧的笑:"你们没看出那小子多有女人缘?我敢打赌,出不了这学期,他就得被女生拿下。这小子才上大学就见桃花运起啊。那些女生真是胸大无脑,脸长得好看有屁用?看他瘦得那二两肉,回头老二再是个营养不良的。"
  
  "我操,你鸡芭大,拿出来亮亮......"牟维宇这心中正是黑诺美好形象呢,听秦明旭这几句损话,立即就反骂他。别人也起哄,要不是公众场合,非把秦明旭扒了不可。那天晚上寝室里熄灯以後,又不知道是谁揪出这话,结果众人到底是群起攻之,把秦明旭脱了个溜光,在手电下见证他的二两肉是否营养充足。也有损人趁火打劫、吃足豆腐,最後得出权威鉴定:秦明旭的二两肉长势喜人,就是反应迟钝。别臆测中伤秦先生,人家功能正常,想想谁被几个大男人光溜溜压住,会马上欲火贲张啊?
  
  施言在晚饭的时候就是含笑多,说话少。黑诺,那个心尖上的人,也是心口上的痛,经过了漫长的韬光养晦,他终於开始逐渐散发光彩。可是,他不再属於自己独有,他不再亲密回归自己的港湾,在忏悔歉意没有挽回黑诺之後,施言一再坚定自己可以重新成为黑诺的依靠,黑诺留恋的海港。可是今天的演习,动摇了施言的信心。
  
  人说近水楼台先得月,人说天时、地利、人和。施言一项项的拿过来对比:近水楼台?一个叉枪毙;天时?什麽是天时?黑诺字抒才情、笔走胸臆、文引倾慕,自己却被驱逐的时候?一个叉;地利?一东一西,恰好城市的两极,日日都是王母划下的天河,又一个叉;人和?如果没有阿松和王丰,自己绝对已经被三震出局,实在和人和搭不上边。又是一个大红叉!施言就在这样忧患重重中入睡的。
  
  因为下周黑诺他们就开始正式上课了,所以施言并没有在星期日去打扰他。经过2个月辛苦训练,应该要好好休息一天,做好许多的准备。
  
  虽然明天就上课了,可是艰苦的军训过去了,大家还是想大笑三声的。这一天少了那紧张节奏,要他们甚至有点不适应突然而来的闲暇呢。白天都洗了澡,男生不那麽细致,晚上勤快的也就刷刷牙就上床了。
  
  饱暖思滛欲,这些青春韵华的赤血青年,不再因为一天的大体力消耗而挨著枕头就鼾声起伏了。就算没有开始学习呢,怎麽也是入学2个月了,对大学的条条暗规都有所闻。所以在盗版不知道哪一届学长的创新发明──以大姐夫、二姐夫......取代大哥、二哥等寝室排行之後,他们逐个讨论对应女寝的大姐、二姐......。
  
  由於班级女生少於男生,女寝只有6人,害得老七、老八抗议连连,凭什麽每人分配到户,就他们连幻想的对象都没有。老八做为将来的司法人员喊出了生平第一句维护法制的口号:"法律面前,人人平等。333寝,年龄歧视!"
  "广分女,均贫富。无处不均匀、无处不饱暖。"同一战壕的老七洪森及时声援,引经据典喊出他篡改过的太平天国国策。
  
  "打倒军阀专制,打倒土匪垄断......"老八这活宝是要把黑诺上铺的石浩笑翻下来。
  大姐夫权威如太傅地语重心长说:"你们年纪尚小,政府号召先解决大龄青年。老七,你那过气的祖宗不符合历史的潮流,已经被湮没在风烟长河里,历史给了你家深重的教训,不要再错下去,成为人民的公敌啊。"
  "麻雀虽小,五脏俱全。"老八据理力争。
  
  这二张嘴敌不过分产到户的几张嘴,黑诺是笑得在床上直打滚。
  三姐夫点黑诺的名:"老五,别只知道傻笑,维护自己的政权就出来说两句。"
  黑诺只好发言:"做什麽要一棵树吊死大家,不是还有另外一个女寝吗?"
  一语惊醒梦中人啊,所有争执平息了,人手一人,皆大欢喜。当然这件事在以後被斜对门的男生知道以後,黑诺提议的别人家锅里抢饭的行为被"狠狠"追杀,替那一寝室的男生做精装追女仔没少牺牲色象。
  
  抢夺均匀,一寝室带著美好心情宁静下来,实际上,或者老七、老八也如自己一样,还分不清那些女生的排位,抢、夺的重点是一种亲密如兄弟的友爱。黑诺非常喜爱这个新集体,在这短短2个月中,黑诺觉得自己每一个清晨睁眼都是喜悦、每天都充满了活力。
  
  引起友爱纷争的那个温柔女儿大闺阁呢?如果在那年、在那夜,他们都有间谍打入对方,估计才俊们不会抛头颅、洒热血大喊"广分女"了,弃权票是最明智的选择。这哪里是柔情女儿香啊,整个一千年狐狸精的齐汇。毕业时赢得白骨精称号的人文学院名寝──全院10个名额的优秀毕业生,这一寝占据6席。当几年以後社会上对"白骨精"重新定义为白领、骨干、精英的时候,当年的红颜已多为人母,不由唏嘘缅怀曾经的峥嵘。
  
  那个晚上的女寝可是比他们这边大咧咧不著调的讨论实际得多,女生们几乎把班里他们这一寝的男生拿放大镜过了一遍筛子,优胜劣汰地品评鉴定。这不得不说是一种缘份,这些女孩子在2个男生宿舍中拎出的是他们,而333寝自然挑中的也是这些个还没有修炼得道的小狐狸。
  黑诺由於做了海报、担当护旗手,女生已经都知道他姓氏的特殊。而在女生们也在议论大姐夫、二姐夫的传说时,惊讶地发现"黑白配"──她们的老五芳名白媛媛。这一戏剧性巧合引发无数种可能性的探讨,天做之合的戏笑调侃。白媛媛阻止大家兴致勃勃地异想天开,其实自己心中正在回想大学报到的那天。
  
  因为黑诺是第一天到的学生,第二天也在楼下帮助接待新生,而白媛媛就是由黑诺接待的同班的第一位同学。那时黑诺还帮她填写了几张不重要的表格,习惯写下的是他自己的名字,闹得二人失笑泯灭了不少陌生感的有了几句交谈。所以在这2月中,黑诺看见同班女生都是简单一嗨算打招呼,见到白媛媛二人就会微笑问候一下。
  
  经过了高三压迫下的青年男女,处在了情窦初开的芳华。白媛媛在相识的第一天就发现了他们名字的巧遇,又在以後知道了他和自己一样是老五,说没有绮思杂念也不尽然。尤其看过那麽俊雅的人做的海报之後,对黑诺的好感是一定的。
  
  第一天的课其实排得比较满,可是对高三走来、军训走过的他们来说,就是小菜一碟。晚饭後是班会,宣布了班干部的任命,第一届班委就不选举了,多根据军训表现由上面指定,班长由黑诺他们寝室老大崔一宁出任、团支部书记是另外女寝里的老二担当(後来才知道老二上面有人),宣传委员就是白媛媛,因为这工作主要是分发信件,必须由女生出任,进男寝比较方便。组织、生活委员也一一落实,其他小职务什麽寝室长的都自行安排,大家就打算散会了。辅导员叫住黑诺,要他去 5舍210──学生会办公室。
  
  学生会将在新生之间选拔干事,是每一届的惯例。而学生会的干事通常在进入大二以後就开始提拔为院、团委各部负责人,所以就长远发展来看,进学生会做一个基层部员是远胜於在自己班级里做干部。(不可班级、院里兼职的传统)一般的情况下,学生会的部员也是在同一天由各部部长亲自宣布,然後几部成员有一个见面会。而黑诺因为特殊情况,提前就被单独约见。黑诺早听宣传部长说过要自己,所以也没多问就去210了。心无旁骛的他一点也没有觉察别人的羡慕、嫉妒、敌意。
  
  210办公室等待黑诺的是学生会主席李明启和一位女性,不见宣传部长的黑诺怔了一下,怀疑自己是否搞错了。李明启笑呵呵地叫站在门口的他进去,给他介绍女士:A大学生党校的秘书长刘欣。这位女生爽朗地拉了身边的凳子要黑诺坐,直接了当告诉他,是李明启的推荐,她希望黑诺能够去党校的学习部。而由於宣传部似乎已经内定走了黑诺,明天就是各部门公布自己成员名单的日子,所以她提前来征询黑诺本人的意见,如果黑诺是愿意去党校的,她将与宣传部去协商。
  
  黑诺与宣传部打过交道,而且算开始熟悉他们,从部长到成员都对他很好;而对党校则是一无所知,可又听是李明启推荐的机会,主席就在旁边,他一时想谢绝又怕伤人家好意。李明启对刘欣说:"别只说要人,把自己做什麽的说说啊,回头人家再以为你那一贼窝拉壮丁呢?"
  
  刘欣笑叱他,但是也采纳,对黑诺简单介绍一下党校是什麽部门、性质。大学里表现突出、思想积极要求进步的学生,通常要到业余党校学习,然後在本学院确立为积极分子以後,重点培养、发展入党。从有入党觉悟开始到以後的党员活动,都是由学生党校负责,而党校最高职务秘书长一直都是由人文学院的学生党员担任。所以刘欣也是黑诺的学长,所以这是一个凌驾於各学院学生会之上的A大校级学生组织。
  
  李明启补充给黑诺信息:党校分政治部和学习部,政治部必须都是党员,而学习部可以有例外,因为这部门侧重宣传、学习、培养。并非是任何一学生想报名就可以来学习的,都是各大学院推荐有限名额的。黑诺听出了这个部门的权威,也知道了全校新生中只选了自己一人,这样的抬举之情,却之不恭。所以黑诺表示了自己愿意,但是先要去和宣传部长道歉,因为自己已经答应过去宣传部了。他们二人拍胸脯保证部长不会怪他,简单的黑诺还不知道他们三人是同一班的呢。
  
  回到寝室的黑诺被大家盘问打听,他都一五一十交代了,当然大家也替他高兴。第二天早饭的时间,黑诺进校学生会的消息就被全班同学都知道了,经过了上午的大课(几个班一起的基础课)法律系几个专业的新生都知道了黑诺的鸿运。这样快速的传播也没有引起黑诺的警觉,所以仅仅三周以後,黑诺就领教了大学一样是存在黑暗角落的。
  
  黑诺的生活相当充实。宣传部长一点也没有怪他的意思,还鼓励他既然去了那又红又专的地方,一定要积极准备,把自己发展进去。就是最後补充一句,以後有需要他写字、写文的地方,必须义不容辞来效力,黑诺自是许诺随传随到。然後黑诺就被工作、学习填满了,第一学期课业比较多,几乎每天都是6─8小时课,黑诺每周还有2天晚上做党校里的工作,只留有4个晚上去图书馆自习。(周日一般不去,清洗工作)
  
  施言在周末来了,一起吃了午饭,黑诺就借口还有作业要去图书馆。施言也不拆穿,只是聊黑诺近况,把入学生会前前後後的事情聊清楚了。又知道他们寝室的石浩进体了育部、老六进了生活部。施言走的时候有点欲言又止,黑诺看出来又故意不问。施言最後也只是说石浩人不错,可以交了做朋友。黑诺回他:"寝室人都不错,大家都象兄弟一样好。"
  
  施言不愿意打击他积极性,新生里唯一的进党校的人,人人都认可这是公平的吗?人人都知道黑诺是凭本事进去的吗?人人都知道黑诺今天一点点的好运是他多少年坚韧挣来的?施言觉得这些根本就不足以弥补曾经的不公。可是施言宁愿他去院里也不想一下就锋芒必现,招徕嫉恨毒箭。他的黑诺不傻、不笨,可是他那磊落之心想都想不到那些。
  
  黑诺觉得与施言这样君子之交淡如水来往,还可以接受。两人一起吃饭,也不是不可以忍受的事情,然後简单聊聊学习、生活,并不涉及亲密、私人话题,说不定以後就真的淡如水了。所以在施言问他可不可两周後再来看他,黑诺同意了。
第8章
  
  上课的第二个周末,黑诺午饭後被宣传部找去,在那里遇见了自己的军训教官,所以直到快晚饭才回来。寝室门锁著,异常得一个人都不在,打饭回来无意间的一眼对面同班的男寝也是一把铁将军。黑诺奇怪,又不见什麽留言给他,所以就自己吃过饭,去打了2瓶水。帮石浩也带上,因为黑诺去党校和学生会的时候,石浩也会帮他带水。一直不见有人回来,黑诺也就去了图书馆上自习。
  
  黑诺他们的世界法制史是一位权威的老教授主讲,据说是今年专门请到的。而老教授对目前市面上的教科书不满意,都是自己编文著书。而今年才到A大,在以前大学印刷的都是满足自己学生没有多余的,所以黑诺这一门是无教材的。每一次上课,黑诺都是笔不停地记录,回来还要重新整理出来。黑诺在图书馆查过,没有世界法制史,只有中国法制史,所以他经常来对比著看。
  
  10:30图书馆关闭,黑诺想今天洗澡换过衣服了,晚上不用洗内裤、袜子,所以看到关门才回去。秋意已经见深,由於周末看书的学生较平日早归,凉气沁人的夜露下并没有几个行人,黑诺走在朦胧的路灯下,仰看黑得浓郁、高得浩瀚的星空,心情格外得好。这种轻松惬意,不带有原罪的生活,简直是人间桃园嘛。图书馆距宿舍不近,黑诺又是走走停停,寻找高中地理书上的那些星座。所以他走进寝室楼正赶上第一次熄灯,就是10
免费电子书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