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14部分

什麽大碍,就去学校了。升旗仪式回来,座位上多了个棉垫,正奇怪,留在班级做值日的同学就告诉他,施言来过了。黑诺坐在轻暖的垫子上,嘴角写上幸福。拿第一节课的书本,碰到圆桶样东西,保温杯,打开热热的牛奶香气扑鼻。
  
  快到春节了,弟弟们又回姥姥家去了,黑诺是有一天中午无意间对接他放学的施言提到了,结果施言晚上送他回来的时候就问他几点睡觉。黑诺一般11点就睡觉了,施言告诉黑诺11点门口有东西给他。黑诺才不上他故做神秘的当,11点洗漱完就打算休息了,又按耐不住披了衣服去院子里开门,门口什麽都没有啊。才想关门,就听见墙角暗笑:"还以为要吃闭门羹了呢。"施言闪身出来。
  
  进房以後,施言动作迅速就脱好了衣服钻进被子,黑诺看得眼睛都直。
  
  "还不上来,等什麽呢?"
  
  "你睡觉?"
  
  "废话,快进来。"施言掀起被子一角。
  
  黑诺哦以後,关灯才脱衣服上床。才一进去,就被抱进温暖胸膛,施言把头俯在黑诺肩窝里,使劲的蹭蹭,吸吸鼻子嗅嗅。
  
  "你属狗的?嗅什麽?"
  
  "嗅你臭不臭。"
  
  "你才臭,我刚刚洗了。"
  
  "不臭,香的,嘿嘿,我也是香的,来前我洗了澡的。不信你闻闻。"
  
  "不闻。"
  
  "我要闻,你刚刚洗什麽了?我检查洗干净了吗?"手就象有意识,一捞既是。
  
  "别弄,明天上学呢。"
  
  "知道,就摸摸。"施言手钻进了黑诺衬裤里:"你睡,醒了就叫我,我要赶在我爸妈起床前再溜回家。"
  
  施言握著黑诺的命根子,又不安分。难免被他越摸越大:"你要我怎麽睡?"
  
  用自己已经挺拔的东西碰碰黑诺:"摸著我的睡。"
  
  黑诺闭眼不理他,施言脱了自己内裤,把黑诺手放上去:"摸摸嘛,都想你了。"
  
  禁不住施言的软语,黑诺当然是听了他意见,结果一会就变为自己也赤裸,两枪摩擦。黑诺先走火的,因为施言的技高一筹。施言就著黑诺射在他手里的浆液,就淋在自己枪身和黑诺的密处。开始重头戏,这一场下来,已是午夜1点,黑诺又困又累地睡过去,整个清理工作全是施言做的。依然有淡淡血丝,看著还是出现的轻微外翻红肿,心疼不已,知道明天他坐著又会不舒服。
  
  施言不是不体谅黑诺,不是不心疼他,可是到半夜就想去抱著他睡。经常去之前还对自己说,就是抱著睡,什麽都不做,可是人在怀里了,这些话就都无影无踪。每每看著黑诺疲惫得睡在自己怀里,都是後悔自责。不过情况好转的是:这最近两次,流淌出来的Jing液里,已经不再出现血丝夹杂,施言总算小小的安慰。比较幸运的因为弟弟都放假不在家,五哥睡懒觉,家里人起来的比较晚,施言从来没有被黑诺家人抓获过,倒是把看见自己外面回来的父母吓到,施言早准备好说法:早起出去锻炼了。
84
  
  春节就这样来了,黑诺也可以有了10天的休息。过了大年夜,对黑诺父母来说,就只有去周小玉的娘家走走了,双胞胎儿子还在那呢。所以初二开始,就只有四、五哥和黑诺在家了,哥哥们都有活动,一般晚上才回来。
  
  施言那边呢,一片繁忙大好光景。对他们家来说,送礼的、拜年的门庭若市,络绎不绝,春节会持续到元宵十五。施言是得了不少好处的,父母已经开始上班,通常都是打电话说好了以后,施言在家等着客人,那些人都亲切的给予这位高大英俊的少年毫不吝啬的溢美之辞,外加上长辈慈祥的新年红包--压岁钱。施言小小地发了一笔横财。
  
  虽然在家等人来,施言并不喜欢,但是人走以后,却是他高兴的时候,他总是把礼物里挑拣出认为黑诺用得上的,然后就像搬仓鼠一样地一次次不厌其烦往黑诺那里背。黑诺现在一看见他背包来,就头疼,已经开始叫他"搬运工",求他辞掉这一苦工,也因为黑诺的柜子里被他拿来的保养品和各地的零食、小吃都堆满了。黑诺甜蜜的抱怨,要施言听得心花朵朵,给黑诺拿了一个纸盒箱子放在床下,继续搬运不息。
  
  元宵的灯会,是这个城市里一等一的大事情,热闹非凡。因为灯会上个个精美花灯就是各单位制作,代表本单位特色,每一个企业都不可以遗漏,那么各企业也是带着竞争的心态而来,谁都想拿到灯魁大奖。而做为私人参与呢,一样单独评奖,所以也不少的花灯爱好者,手制规模较小,但是精致无比的小灯,上面不乏隽秀优美的丹青、拙态可掬的卡通。每年一次的灯会是从下午就开始的,因为规模太大,许多灯都是出动吊车才可以布置的。
  
  单位下午就几乎无人了,上学了的黑诺也是没有晚自习的。提前施言就约了他一起去逛灯会的。这样热闹集会,施言不可能脱离朋友的集体行动,反正他们有女朋友的也带着呢,所以也不只黑诺一个外人。到了约定地点,车子都停在外围了。因为街上摩肩接踵,人头攒动,施言一直紧紧攥着黑诺的手,好在大家都怕被人潮冲散,也不以为怪。
  
  黑诺以前曾经远远地望过灯会,但是一个人无心去玩不说,他也不太适应这份拥挤,所以还是第一次可以近到触手可及地看这些花灯,难免比别人多几分兴致。施言总在他弯身研究那些机关的时候--有的可以喷出焰火,以身体和胳膊阻挡住游人对他的碰撞。同行的女孩子见到,有的就在和男朋友撒娇,有的则玩笑施言对黑诺的宝贝。施言听了也不以为意,笑笑:"他那么瘦,不看好,还不被别人刮倒了。"
  
  黑诺是无心注意他们说什么,就是一盏盏灯的看过去,每遇到觉得特别的、赞叹的,就指给施言。施言就这么一路护驾,走到了灯展的尽头。因为所有的灯都是在道路两侧,为了方便,游人们几乎都是看一侧到头,再返回来看另外的一侧。所以最后一盏灯边上,人群就不再密集,他们也慢下脚步。
  
  突然听见人群中惊喜的声音:"黑诺!黑诺!"
  
  黑诺抬头看向声音处,于瑶大叫着他名字挥手跑过来。黑诺认出来以后,也露出了微笑。站在一边的施言眉头出现了流水之川。他一直没有告诉于瑶黑诺复课了,也同样不告诉黑诺于瑶曾经托自己打听他。早时,施言想黑诺也不喜欢于瑶,没有必要告诉他这些,后来就是不愿意他们有来往。
  
  于瑶一跑过来,就抓了黑诺两只胳膊:"居然回家第一天就看见你,太好了!看着好像是你,我还不敢认呢,看出来施言了,才觉得应该是你。"转头问施言:"你怎么联系上他的?寒假回来你就找他了吧?"
  
  黑诺并不知道前提,也不会多想,以为说施言放假就来学校找自己,所以回答:"他一放假就跑学校去找我了,我放学就看见他,才知道已经寒假了。"
  
  施言哥们都走近,于瑶和他们都熟悉,于是互相问候寒假生活。于瑶放假直接去了奶奶家,在那里等父母过节的。
  
  他们边走边说,又融进人群之间,于瑶手大方挎着黑诺,看见黑诺好像尴尬,她若无其事样:"人这么多,不拉住,一会咱们还不都走丢了。"
  
  黑诺偷眼看施言,没有什么异常现象,所以就任由于瑶挎住自己。施言也还是照旧攥着黑诺一只手,这一边的灯比刚才的看起来简直神速,施言不怎么要他们停下来。于瑶和黑诺也聊了一路,知道黑诺上学呢,由衷替他高兴,还为他今年的高考鼓劲。于瑶还说了从去年国庆节就托施言打听他的下落,但是一直都不知道他居然回去上学了。黑诺一时间惊讶表情看着施言,而对方只是挑挑眉。
  
  黑诺和施言这样的对视,要于瑶疑窦顿生,她假装不在意地提问到什么时候,施言才和他联系上的。不擅长说谎的黑诺有夜色掩护,没有红晕满面,也是言语吭哧、结巴。于瑶换了话题回到花灯、学校这些随便轻松话题上。
  
  "元旦的时候我买了一张可漂亮的贺卡给你的,本来打算要施言带回来给你的,但是去他学校没有找到人,他是不是元旦提前回来了?"
  
  "他去朋友家了,没有回来。"黑诺回答时,被施言攥住的手突然被捏紧疼了一下。
  施言吐字:"笨!"
  看见施言和于瑶互相不妥协的眼光,黑诺才知道被于瑶算计了。
85
一般人们看过花灯展,就去广场上等待看烟火。不过施言说黑诺明天还上课,要提前送他回家。于瑶看看时间还不到9点,就要黑诺再迟一点走,施言坚持黑诺作业也没有写呢,先回去做作业。于瑶本就生气施言故意隐瞒双方消息,这个时候就借了身为女孩的优势,拉着黑诺不放:"再呆一会嘛,这么久不见,你对我有意见啊,一见面没说几句话就跑?我今天到家还想着明天就去你家打听你呢。"
"我真的要回去写作业了,还有卷纸没有做完呢,后天就是周日了,我们到时候再说。"
施言已经把车子取过来了:"上车,磨蹭什么!"
黑诺对于瑶抱歉笑笑,走向施言。
"缠绵完了?"施言在路上把黑诺的沉默,认为他在耍脾气,所以也不悦。
黑诺并没有应答他。
"没有要问的?怎么不问我?"
"不需要问。"
"哦?"
"你是因为她让我们吵架,才不喜欢她的。如果是别人要咱们闹意见,我也不会喜欢那人的。"
施言算满意黑诺的答案,但是黑诺马上说:"可是,于瑶人挺好的,她是我从小到大唯一一个是朋友的同桌。"
"你不是不喜欢她,和她没有什么吗?"
"当然不是那样喜欢了,可是她人真的很好。"
"怎么个好法?我怎么都不知道?"
"她性格其实很爽朗,像男生,而且还讲义气的,有一次,我们班同学。。。。。。"黑诺和于瑶同桌一年,相处甚好,再知道于瑶还找过自己,当然也希望这友谊继续下去,他本来就是不会主动交往、没有什么朋友的,难得一个对方主动又说得到一起的朋友,他眼中自然就是于瑶的好。讲述于瑶的人品、事迹是要施言也接受她做朋友。
施言聆听不语,到黑诺家了,才告诉黑诺他今天晚上来。黑诺是想明天周六晚上他再来,这样第二天是不上学的。
"进去,少废话,今晚上一定来。"
施言是一肚子的气回去和哥们汇合。遇见那个碍眼的于瑶好好的灯会被打扰,已经不爽,再听了黑诺对她的评价,更加看她不顺眼。所以这二人在看烟花的时候,一直唇枪舌剑、冷嘲热讽。
于瑶早在施言离开的片刻,由他哥们的某个女友那里问出来他们早联系上了。于瑶认为施言很卑鄙,自己虽然和他短暂交往过,但是那根本就不算谈恋爱。施言是觉得别扭,所以就阻止自己和他好朋友的发展。于瑶现在看和施言那些过去,唯一的贡献就是让自己认识了黑诺。她也在一年之间,看到了那璞玉之光,欣赏与爱慕并存。即使黑诺与她无情爱,也不影响他们做一对好朋友、知己啊。
于瑶责备施言的阴险,施言则反驳得置地有声:"他在复课,除了学习就是学习,少拿污七八糟的事情来分心。你害他一次不够,还打算再害他复课?"
"你乌鸦嘴,他才不会再复课,而且你少诬陷我,什么时候我会害他?"
本来施言是顺了嘴说的,要于瑶一问,联想到去年如果没有遇见她这个滛妇在黑诺家,就不会武力对待黑诺,就不会有后来的伤病,不会有落榜、临时工,想想黑诺受的苦,真是旧怨末消新恨起,起因都是这个祸害。那事件的后果太严重,施言都承担不住先选择了逃避,现在可下是有了转嫁的地方了。施言终于找到罪魁祸首了,就是于瑶!她不仅害了黑诺,连自己对黑诺的。。。也是她害的。
施言亲自伤害黑诺,带来恶劣后患,是自己都不能够面对的。今天这内疚、自责找到了冠冕堂皇的理由,顿时觉得阻拦他们来往是再正确不过的了。说起话来也不再心虚:"他高三,哪有时间搞早恋,你少去马蚤扰他。"
于瑶是羞恨交加,瞪着施言:"谁说我去看他,就是早恋!他是我同桌,是我好朋友!你以为人人都像你,满脑子龌龊思想。"
"你没有追他?那相思豆哪来的?"
"你、"于瑶气极,脸都变色:"你管不着!"
"他就归我管!"
"施言,你这个混蛋,如果不是信任你,我就不会委托你以后就没有问别人,否则我早就找到他了,我明天就去学校告诉黑诺,你有多卑鄙。"
于瑶气走了,施言哥们但凡听见他们对话的,都觉得好笑。一人上来问:"你还喜欢她呢?还逗她?
施言做出呕吐样:"你别恶心我好不好,就那死八婆,白给我都不要。"
"那你还气她做什么,我还以为你又想和人家好了呢?"
"我是怕她去勾引黑诺,那家伙高三呢,别影响了学习。"
夜里施言要了黑诺一次,黑诺就和往日一样等他清理了,施言久久不肯退出来,黑诺就昏昏欲睡了,这个时候施言问他:"你喜欢于瑶吗?"
"喜欢。"带着倦意。当然是喜欢,才可以是朋友。
可是施言听见这两字,可不是这样想法。把背靠自己的黑诺猛然掀翻压在身下,底下就向外抽。黑诺以为他要出来,结果在退到硕大圆润时遽然发力,冲锋一样猛顶进去,黑诺失声叫了出来。
还没有说出话来,施言的攻击已经要黑诺身体巨浪间小舟搬摇摆,风急浪高,如海啸席卷万物,黑诺就这样被吞噬进去。不知道多久了,黑诺眼前都是黑影重重,身体失去掌控被施言带着骤鱼狂风中飘零。
"不、不要了。。。。。。"
"喜欢于瑶吗?"
"嗯?"实在是短路的脑子不知道听见什么,回答什么。
"喜欢于瑶吗?"即使在这么亲密的瞬间,这声音也好似地狱里出来,在清冽的夜中带着冰寒。
意识混沌,却由于这森冷,而本能回话:"不喜欢。"
"哼。"施言鼻子出气,手下捞起黑诺的腰,使他双膝曲起,臀翘高,这样更深进入要黑诺泣不成声:"不、不要了、不要了。。。。。。"
"喜欢于瑶?"
"不喜欢、不喜欢。。。"黑诺一直摇头。
 86
  施言射进去的时候,黑诺身体已经是靠施言手搂紧才没有瘫下去。施言没有压住他,就着连接部位侧身要他靠在自己怀里。黑诺急促喘息后,就又立即好像无音,这是陷进沉睡呢。一只手被他枕着,一只手还在他身体上爱抚留恋,施言宠爱地亲亲他后颈,半睡状态下的黑诺不舒服地蠕动,想离开身体相衔接。
    
  施言把他腰腹按住,又向后挤挤,自己也同时前顶顶,在黑诺耳边:"我们吵架,是于瑶;你复课,也是于瑶。以后不准见她,听见了吗?"
  
  黑诺累得几乎虚脱,今夜施言好像饥饿猛兽,又好像无期限地长久不离,现在也不肯放了他身子,后面又烫得火灼一样疼,所以也听不清施言的话就睡梦中嗯嗯地敷衍着。
    
  等施言讲完了自己要说的,问黑诺:"吵架为谁?"
  黑诺已经无声无息,彻底会周公去了。
  
  施言哪里肯受冷落,这一晚上的怨气,和于瑶临走的挑战书,都要他怪到黑诺身上。明明是于瑶害了黑诺,黑诺还把她当好人,当朋友,还说喜欢人家,施言是已经给于瑶判了死刑的,岂能要黑诺记得她好。
  
  怒火上来的施言,欲火一样熊熊,放了黑诺平躺,抬起双腿,就着汩汩冒Jing液的小洞就滑进去。才进入梦乡不到一小时的黑诺,在昏睡中被抛起到高空,推至浪尖,瞬间就又跌落谷底,心都忽忽悠悠半空没个着落,下面入口处粗大的铁棍高温灼灼,捅得一个人七零八散,阵阵钻心的疼。
  
  "不要,疼,不要。"黑诺挥手想抓住自己身体上起伏的影子。
  施言握住了他的手,把他拉近,这样体位会冲击加速度更快、更猛、更深。黑诺在一串串千层浪的冲击下,呜咽啜泣不已:"不要、施言,不要,啊!啊啊!"
  "谁要我们吵架的?"
  "啊,不要。"
  "谁要我们吵架了?"
  
  "呜呜,难受,啊!"
  "告诉我,说了就不难受了。"施言固执不肯放过。
  "说、说什么?"黑诺眼泪都出来了。
  "谁要我们吵架了?"
  "谁?谁要我们吵架?我、不知道,我们没、没吵架。"
  "于瑶要我们吵架了,知道吗?"
  "于瑶要我们吵架了,知道了。"
  
  "记住了?"
  "记住、记住,啊!"黑诺突然叫出来:"求你,求求你,施言,疼,啊啊!施言,施言。。。。。。"
  
  施言得到自己要的,当然满意。把黑诺半抱起来,双手都拍上他背:"黑诺、黑诺。"
  
  黑诺双手环在施言脖子上,头都支撑不住地靠在他颈窝里,呜咽着:"施言,施言。。。。。。"
  
  颈窝里的湿润要施言心疼的,吻上黑诺,手托了他腰上下,快到高嘲的时候才把他放回躺下,第三次射入黑诺身体深出,黑诺全身被热水淋了一样地抖得骨头都要散架了。
  
  施言轻手脚地把他翻在自己胸前趴着,那单薄身体在自己怀里一直都颤抖不止。施言才觉得有点做多了。他身体弱,估计禁不住这样几次的消耗。
  
  等清理的时候,施言承认自己做得不是多了点,而是过分了。黑诺双腿一点力气也没有的张着都合不拢,两条玉白的腿不时就抽搐,所以吞咽自己的秘密之缝隙都是一览无遗的,外翻出来的媚肉红亮亮的肿得老高,密洞就像婴儿的嘴红润也嘟嘟着噘起凸出,因为肿胀的阻塞,流出的Jing液不多,却带了不少的鲜红血迹。
  
  施言为他擦拭,黑诺皱着眉头,低闷着呼着气,或者闭着眼咬紧嘴唇。已经开了小台灯下,黑诺眼睫毛上挂着未尽泪,脸色惨淡青白,头上、脸上、身上都是汗液涔涔。幸亏双胞胎不在家,这边只有黑诺一人,施言才出去院子里的厨房里又拿了热水瓶,为黑诺擦了两遍。
  
  黑诺本来就是冷汗,施言热水擦洗以后,暴露在外面的皮肤立即就起了一层鸡皮疙瘩,黑诺打了几个寒战,接着头微抬一个喷嚏打出后,摔回到枕头里。施言眼睛都红了,揉碎娃娃的残破凌虐,黑诺摊着的腿间清理过的地方因为打喷嚏,又冲出一股融着血的浊液。又愧又悔的施言把被子为他盖上,手在被子下面清理。
  
  等施言回到床上把人搂进胸前时,怀里的身体还是冰冷的。黑诺要靠施言的手把双腿合上,缩在施言怀里汲取温暖。施言也是手搓着黑诺的手,脚在下面碰到两块冰似的一激灵,施言起身把黑诺脚放在自己腿肚子上,真是一个冰字了得!
  
  施言这个时候既心疼又懊悔,但是眼里的人已经是迫切需要休息,刚才看表也已经4点多了,现在都不是说什么的恰当时候,最重要的是先要他睡觉。施言在感觉到他呼吸平稳以后,自己也逐渐有了困意。不知道睡了多长时间以后施言惊醒,抱着的好像火炉,把施言都烤出一身汗,黑诺呼出的气息灼烫着施言的前胸。
  
  跳下床,施言熟悉地找出黑诺的药,把退烧、消炎的都拿出来,到了开水,用两个杯子来回折水,一边焦急地看着床上脸绯红的黑诺。试水温可以了,施言去把黑诺抱起来轻摇:"黑诺、黑诺。"
    
  黑诺迷迷糊糊睁抬了眼帘,都没有看清楚,又阖上。施言只有把他靠自己身上,拿过水和药:"你发烧了,吃了药再睡,嗯,把药吃了。"
   
  黑诺自己也被热气熏得难受,施言身体就好像凉爽宜人,要他抓住施言往上贴,往里拱。施言端着杯子的手费力维持平衡,好笑地看着他,又温柔又酸楚。最后还是先放了杯子制住他:"先吃药,嗯,吃了药我就抱你睡,睡好了就不难受了。"
 87
  总算把药喂了,施言抱了他也不敢睡觉的,想着今天怕是要为他请假了。为他擦汗的手绢已经全湿透了,施言还得制止他因为热而经常挣扎着掀被子。半个多小时过去,黑诺又动,施言收紧他腰上手,黑诺居然说话了,暗哑无比:"我想尿尿。"
  
  厕所在院子里,自然要穿好衣服出去,施言怕这一身汗出去冷风一吹,烧得厉害,所以不想他出去。开灯环视,只有两只杯子是容器,拿了一只递黑诺。等黑诺明白了,气得用高烧已经红色的眼睛翻瞪他,坚决不肯在杯子里解决。费劲地穿衣裤,施言只好帮他穿好,站起来黑诺就支撑不住的又坐回去,但是马上表情痛苦弹身,施言把他扶起来,要他脑袋埋自己怀里,才出了门。
  
  进厕所,黑诺来不及赶施言出去,就迫不及待地解了裤子,一道金黄出来,几秒黑诺就鼻音哼声,施言一把扶住他,感觉颤栗传来,看向便池,入眼腥红一片,黑诺靠着施言,尿液染红了整个池子。施言是头皮都凉飕飕的,亲眼看着黑诺尿血,这视觉上的刺激震惊了他。到黑诺拉了冲水的绳子,施言的眼睛还离不开那水涡里的满目血色。
  
  看着呆呆的施言,黑诺知道吓到他了。其实黑诺就是被突来的尿意逼醒的,这样无缘故的涌上小便,一般都是尿血的先兆。举手想安慰他,却半分力量都没有的耷拉在他手上:"没事的,一会吃点药就好了。"
  
  施言还是懵了,踩着机械的步子把他抱回去。放回床上、脱衣服、找药、倒水、喂药,一套工序下来,施言一点都不含糊,动作麻利,等黑诺侧躺好了,他才坐在了床边。手伸进被子里握住黑诺的手,尿道里强烈的疼感已经把黑诺的困倦驱散。施言默默无语,望着黑诺神采凝重黯然,眼里自责、焦虑、痛苦。
  
  "疼得厉害。"施言握着的手心里湿湿的,一只手还在黑诺额头上擦着冷汗。
  "别担心,吃过药就好多了。"黑诺同时说话,这话要施言心拧得如十八街的麻花,头抵进被褥逼回眼底的水汽。
  黑诺手放在他头上,带着劝慰:"看看几点了,快回去了吧。否则他们看见。"
  施言抬头:"我陪你,不回去了,反正我爸妈会以为我没有起床,不会去吵醒我,就是看见屋子里没有人,也以为我出来跑步了。我每次都是把被子打开才来的。"
  
  黑诺不是很了解施言家,但是从来没有听他说过晚上溜出来有什么后患,也放心他的。倒是自己家这边,怎么说啊?一会家人起来了,看见施言在,那么早,连个理由也没有。所以黑诺不可以要家人遇见他。
  
  "我今天可能要请假休息了。"
  "当然要休息,哪里也不能去。"
  "那你去帮我请假好吗?"
  "晚点我就去。"
  黑诺又吃力地要起来,施言手压被沿:"要什么?我来!"
  "我还想尿。"
  这症状他们都知道,黑诺必然是一会一趟了,施言拿过杯子,带着恳求:"别再出去折腾了,这么个穿穿脱脱出来进去,一会烧得更高了。"
  
  黑诺犹疑着,他尿血已经不是一次、两次,早就熟知每一个病症,这次来势汹汹的血尿,他能够坚持五分钟一次的频率就不错了。全身绵软,当真是站起来都吃力,黑诺接了杯子背对施言。几分钟而已,不可能有什么尿液,就是一厘米高的杯底的量,但是淅淅沥沥地往外挤,疼得又是一身的汗。黑诺闭紧了嘴,不要自己呻吟泄落,拿杯子出来手青筋都跳起来。
  
  施言接了鲜红液体的杯子,扶黑诺躺好。黑诺眉头纠结,等这一波刺疼缓解,哑着嗓子劝施言还是先回去,等家里人上班了再来。黑诺把大门的钥匙给了施言,告诉他7点半家里上班的就都走了,五哥会睡懒觉,要他自己开院门进来就好。施言想想,嘱咐他不要出去上厕所,把杯子放在了床下他手够得到的地方,就先走了。
  
  施言走是因为太多事情要安排,他先回家给王丰打了电话,告诉他快起床,一会自己要带黑诺去医院,他对医院熟悉,要他安排一下。王丰听黑诺又尿血了,也比较关心,告诉施言他7点半到医院门口等他们。然后施言就把自己的厚大衣拿出来,帽子、围巾、手套都找出来,再翻出自己的压岁钱。施言去了学校为黑诺请假,直接去王丰家了。王丰本打算妈妈(医生)上班的时候一起跟去的,施言来了,也干脆和施言一起去接黑诺了。
  
  王丰第一次来黑诺家,无心浏览,就被施言拿出床下藏着的杯子里的血尿震慑了。施言一是要看看又尿了多少,二是打算带到医院去。黑诺早上已经告诉家人自己发烧想休息一天,父母问问情况,他也答吃了药了,在发汗呢,所以想请假。父母并没有多说,还是老习惯要他多喝热水,被子盖厚。
  
  现在施言带了王丰来,说去医院,黑诺是抵死不去。黑诺认为高烧、尿血都是和施言的昨天失常有直接关系的。他害怕被大夫看出来,而且隐秘的地方一直都痛苦不堪的肿着,他连平躺和坐着都做不到,怎么出去见大夫啊?
  
  好说歹说,看施言那么哄着、求着,黑诺都不肯起来穿衣服,王丰不明白黑诺怎么像小孩子一样怕去医院,说这么大的人了,怕打针、吃药也太好笑了。可是,王丰不由也帮着劝,安慰他不一定就要打针的,他不愿意,自己就尽量保证是吃药。黑诺欲言又止,只看着施言,凄凄目光。施言要王丰去外屋待一会,把黑诺抱怀里:"病这么重,不去不行,别怕,到医院我一直陪着你。"
  
  "我不怕打针、吃药。"
  "那为什么不去啊?"
  "大夫一看,不就知道我们做什么了吗?那里会被别人发现的。"
  
  施言愣住了,他倒是真的没有考虑过这个问题。出去和王丰低语片刻,他回来:"不会检查你,我们就验血、验尿先,先看看怎么治疗尿血,其他的我们都不看。"
  
  就这样,被包在了施言的厚大衣里,戴上了帽子、围巾、手套,施言把黑诺抱在自行车的横梁上,这样不压迫后面的伤口,他又可以靠在自己身上,三人去了医院。
88
 有王丰在医院就方便多了,母亲就是内科大主任,所以各个内科门诊大夫几乎都认识他。黑诺验了血、尿,然后连量温度计都不太愿意,听诊器听了前胸后背,也是手伸进去不肯解开衣服,大夫还玩笑一个男生怎么还这么腼腆。
  
  等化验单都回来了,大夫才严肃起来,追溯了黑诺的病史,问得非常仔细。尤其对他第一次尿血的前后,在细节上盘问甚多。问到当时的情况,黑诺不太愿意在施言面前说,所以要施言他们去外面等。黑诺这才告诉大夫最早可能是因为受寒了,记忆中刺骨的冰雪,冻得麻木的脚,以及脚指甲有两片被冻掉了。
  
  内二与内三门诊是相通的,施言与王丰站在内二门诊的屏风后面,听着黑诺平淡的讲述病况。王丰都无法平静,再看施言,王丰突然就有寒意窜上心头。急忙推他:"你去我妈办公室给阿松(邱林松)打个电话,黑诺一会的药全开他家名下吧,他妈在财务就专门负责药费报销的。"
  
  施言去了,因为他明白朋友的心思,也因为他一定会要黑诺真实的告诉他一次乡下的生活,所以他迈着沉重的步子去了。回来的时候,黑诺已经又去厕所了,王丰等大夫开药,现在就等着添患者名字和单位了,施言把邱林松妈妈名字和单位告诉大夫,就开始划价、取药。
  
  王丰把黑诺扶到住院部,自己妈妈主管的病区,王妈妈安排一间无人病房给黑诺。原来门诊大夫让住院治疗,但是黑诺不肯,住院势必惊动父母,还耽误上学,所以王丰和大夫商量,把输液的药全部开出来,以后每天就在自己妈妈病区输液。施言把药拿来,王妈妈马上拿去护士站交代。而黑诺不在病房,又去了厕所。施言在走廊里迎上缓步行走的黑诺。
  
  黑诺看见大家这样为他一个人团团转的服务,很是不安,忐忑得很。施言除了他厚外衣扶他侧躺,再为他脱鞋。在王丰面前施言这样照顾他,他急忙要起来自己动手。施言手把他按回去,转对王丰说:"找个瓶子来吧,脱了衣服一会再出去又着凉了。"
  王丰刚才就想了,就怕黑诺不好意思,所以没有提。现在出去要瓶子去了。
  
  护士很快就来了,拿了一只皮试针,原来药液中有青霉素。施言刚才都没有顾上看,现在才看黑诺诊断书,上面写得大夫特有的一般人不可辨识的文字,隐约可见:急性泌尿系统感染。施言走到王丰边上,压低问:"你诊断的?"
  "我又不是大夫。"王丰讪讪,但是施言一直注视他,只有继续说:"大夫说治疗方法都一样,先把血止了吧。"
  
  护士出去,邱林松居然进来。看到半挽衣袖等皮试反应的黑诺,再看看施言:"昨天晚上不是还好好的吗?发烧还要打吊瓶?烧多少度呢?"
  "你怎么过来了?"王丰插话。
  "三哥电话吵醒我,干脆就不睡了,我赶紧吃了口饭就过来看看啊。"
  "你还吃了口饭,我们还没吃呢。"
  这一说,施言才想起自己和王丰都没有吃早饭,黑诺保证也没有吃。所以要出去买,邱林松和王丰去了,留他在这里陪黑诺。主要王丰也是想提醒阿松不要追问黑诺的病。
  
  他们回来,黑诺的滴流已经扎上了,正在输的是一个小瓶,旁边还放着一大一小两瓶。买回来的是包子和稀饭,邱林松还买了梨和桃两瓶罐头给黑诺,因为他听到尿血和王丰转述不久前才听见的,真心为黑诺难过。侧卧一只手上还有针,黑诺不得不被施言夹了包子喂。只是鲜美的肉包子要吃过饭的邱林松都又拎了两个入口,却要黑诺咽不进去。他还是适应不了这样的油荤,只吃了大半个就腻得吃不了,施言想想把包子皮和肉馅分离,只拿皮就着稀饭喂他吃了些。
  
  中午这几个人也没有回家,施言去黑诺家告诉他父母,为了早退烧所以在朋友妈妈病房打滴流呢。黑爸和黑妈说装饭送去,施言借口在医院食堂朋友妈妈给买了饭拒绝掉。黑家当然也感谢他,施言请他们都放心,打完针就送黑诺回来。中午的饭菜都来自于施言父亲单位招待所,很不错。
  
  下午的两点三瓶液体才输完,倒是立竿见影的效果,黑诺小便频率大大降低,而且血色淡多了,神色也好像不是那么萎靡了。施言一人和黑诺回家的,才到家没有多久,施言的冤家于瑶就来了。她中午放学的时候其实去学校了,以前同学告诉她黑诺生病请假,所以她下午就直接来家里看人了。于瑶很关心黑诺身体,一直提问。不过黑诺和施言都是只说发烧一事,谁都没有提过尿血。
  
  于瑶本以为和施言还要冲突升级的,却发现施言沉默了许多,只是经常地给黑诺端热水要他喝,对自己也没有了横眉竖眼。黑诺靠着枕头,依在床头半侧,施言会低声音问他要不要翻身。于瑶高三的时候就曾经夸过施言对黑诺好,却没有想到细致到这种程度。到黑诺翻身的时候,施言叫她帮助把枕头换一个方向,于瑶瞪圆了眼睛:施言是抱着黑诺给他换了个方向,换了半个身子依靠下。黑诺和施言交情不一般,如今他又病着,于瑶这样对自己说着,却又似乎有那么一丝怪异。
  
  黑家父母下班回来,黑妈妈问黑诺想吃什么,说晚上给他专门做面条,再放两个荷包蛋。在晚饭前,施言和于瑶一起离开的。回去路上,施言还是寡言,所以于瑶就找了话题,自然是黑诺体制不好,大概昨天晚上受凉了。施言骑在她并排,听了很多以后,简单回答:"是我让他又病了。"
  
  于瑶不知道是不是自己神经太纤细,太感性脆弱,那几个字好像蕴含了无限的伤痛。如果不是当事人是黑诺,于瑶简直就认为太小题大做了,谁没有个头疼脑热。比起黑诺以前一冬的病痛,发烧算什么啊。怎么施言好像天塌下来似的,这落寞和他的风格真的不合拍呢。平心而论,施言一贯是管他山高水深任我行的嚣张,首次见到他宛若一身灰尘,疲惫而悲悯,还是不习惯。
89
晚上王丰与施言在电话中有一个长谈。白天在医院,施言听闻黑诺脚指甲脱落,高大的身体都控制不住地抖动,双手握不住拳地颤,才要王丰急着寻机支开他。然后在黑诺去厕所的空间,王丰一听大夫诊断的是肾炎,他顾不上究竟是哪种肾炎,但是妈妈就是内科大主任,耳睹目染也知道这病的严重,所以怕再刺激到施言,才告诉大夫要自己妈妈来详细咨询病情,这会不要写这样诊断。
  
  和妈妈沟通过以后,王丰知道施言其实早就明白是肾炎了,一年前拿到书那么研究的施言只是一直没有得到专业的确诊罢了。王妈妈也和施言说了一会,主要是讲解黑诺的病,但是也安慰这些孩子:那么年轻,好好治疗,不要再犯,注意休养,不发展就没有大问题。
  
  王丰接过电话以后告诉施言,妈妈说了就算血尿症状不在了,也要继续输液。恐怕最少会有一月都要每天去打针,自然要与施言商量了。今天他们开出了10天的药,而且离大学开学就两个多星期了,王丰是想施言把一个月的用药全部开出来,放在妈妈病房,要黑诺在他们开学以后也可以每天抽时间去输液。施言感谢这样的安排。
  
  是肾炎,施言是没有什么太大意外。心头的重负是黑诺以前绘声绘色讲述给他的乡下生活。
  在多姿多彩的淳朴后面,黑诺没有提到过血和泪,连辛苦也不曾触及过,却原来都在无人可觉之处默默承受。施言不可以流血、不可以掉泪,只是任由无法示人的泪堆积出一弘苦泉,日日悬挂心尖。
  
  黑诺第二天就上学了,在下午课结束以后去医院输液。施言嫌去黑诺家取晚饭路远,东西营养也不够,所以在父亲单位订的。黑诺嘴上说不挑食,可是由于多年的单调饮食习惯,好多东西他都吃不惯。施言总不满意他吃得少,又逼不进去,就在饭后半小时再给他吃水果罐头。
  
  于瑶知道黑诺每天要在医院待几个小时以后,也经常来陪他。有时候施言拿了饭菜回来就是于瑶和黑诺在这吃,他回家陪父母吃饭再回来。施言哥们也都来过,但是一来就好多人在旁边打扑克,施言嫌他们吵到看书的黑诺,也都是一会就赶人。
  
  这一天施言在家吃完饭,没有立即回医院而是在自己屋闷坐着,施言是不愿意回去看见于瑶。今天是邱林松从他爸爸单位订的饭,施言和他一起去拿的,回病房,正好看见黑诺低头吃于瑶手里的橘子。见他们进来,俩人都有些不好意思,于瑶解释:"他一只手扒不了,不方便。"施言冷淡去搬小桌子,把饭菜为他们拿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