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唇诺(卷一+卷二+番外全).-第12部分

这麽一个家门口的公园谁有心照什麽啊,都抢著玩牌。王丰无奈只有在他们玩的时候,胡乱为他们照几张,施言突然站起来了:"别照了,给我留著。你先替我玩。"
  
  施言一走,秦明旭就问大家:"他干什麽去了?不是又找黑诺去了吧?"
  
  王丰答:"这还用问啊!"
  
  众人也是一致同意王丰说法,这情况在他们这里不新鲜,以前也常常发生。施言和他们在一起的时候,经常就要离开一会再折回来,原因从来都是一个:黑诺。
  
  施言压根没有掩藏过自己离开的原因,都清楚地说:要去接黑诺放学、要去给黑诺送东西。。。。。。,他们也曾经开玩笑说过,这比对女朋友还细心。施言的回答是:当然要比对女朋友好啊,女朋友哪里有黑诺重要。既然施言都那麽看重黑诺,他们自然也是见面客气,虽然黑诺和他们不是一类人,却也可以做到点头之交。施言对黑诺的照顾是谁都撼动不了的,也冲突不到他们利益,所以也没有人多问、多说,无非就是施言有个贫贱之交。
  
  最主要的是,他们看得清楚,是施言要和人家做朋友,不是黑诺看中施言的价值攀上来的。而且说实话,看不出黑诺是有什麽动机的人,从高一"拣烟头"事件认识他,到高二被他们武力欺压,黑诺都不会是趋炎附势、伏低做小的人。所以才有在施言把他护在羽翼之下以後,黑诺在态度上对他们没有什麽变化;对施言也同样不会卑恭(打架、球赛送水);而另外一方面,黑诺在学校没有因为施言这麽个大靠山有一点点的特殊优越感,甚至开始估计宁愿绕道走也要避开他们的。他们猜或者就是因为这样,才要施言把他看得如此重要。
  
  "又去找黑诺,他现在做什麽呢?", 秦明旭在见过於瑶以後已经都知道黑诺没有上大学:"还以为他学习多好呢,不是说是文科班的才子吗?"
  
  邱林松替黑诺说话:"不是说他考试的时候病得厉害,无法答卷嘛。他本来就是文科班的才子,又不象咱们都是抄出来的。"
  
  "听文科班那些说他平日成绩是不错的,如果不是赶著这寸劲,还不早上了重点。施言平时那麽小心不要他病著,还是病在这节骨眼上了。"王丰也感慨施言的无用功。
  
  "你看他什麽时候不病著?干巴巴的一副营养不良相。你们还记得高一时施言叫他恐龙不?施言说他就一副骨头架子。"秦明旭实在无法理解,怎麽施言鄙视的一个人转眼就变成宝了?
  
  这些家夥在议论纷纷的时候,施言已经带著黑诺来了,或者说是押著黑诺来了。一觉醒来的黑诺,想起晚上的情景脸还发烧呢,慌张地把衬衣、衬裤都洗了,其实裤子上什麽都没有,只是衬衣上少许痕迹。想到施言今天就要回大学了,心情就黯然;去收拾明天上学的书本呢,又会开朗不少。所以黑诺就在整理著去年的习题册、辅导资料。
  
  施言的到来要黑诺惊喜,以为他会睡懒觉,然後就直接走了呢。被施言拉出来是喜悦的,在听见去公园还有他那些哥们的时候,黑诺就不肯前来了。以前和施言这些哥们也打过交道的,虽然不多,可黑诺也没有什麽回避他们的。今天黑诺却别扭的不愿意见他们,施言哪里肯任他心意,强拉著就来了。
  
  见面大家都互相招呼、问候,施言发现黑诺不象从前见到自己哥们时自在,秦明旭看见黑诺的手,直接就问他现在做什麽工作呢,手弄那样。黑诺的脸上有羞愧,施言才反应过来,为什麽黑诺不愿意见大家。
  
  "他没上班,复课呢。"施言不悦地先回答了。问王丰拿了相机,就拉著黑诺走来了。
  
  看著沈默的黑诺,施言停在他面前:"我们都是混进大学的,只有你是真本事。"
  
  "你是要我惭愧吗?你们都是大学生,我还要复课呢。"
  
  "复课不是你的错,是我的错。"
  
  "怎麽会是你的错呢,我自己没有考好的,如果我平时多用心,怎麽会考不上?"黑诺这不是说场面话,高考成绩下来以後,他不知道多少次暗自悔恨自己平时的轻漫。这麽多年的学习生涯中,黑诺从来没有全力以赴地对待过学业,从心底他就不想做一个拔尖生。所以落榜後,他才觉得对不起父母供养他读高中,痛苦梦想毁在了自己的手里。
  
  "黑诺,如果复课要你自卑,我会内疚,你是想让我一直觉得对不起你吗?"施言面对著黑诺:"你想吗?要我一直内疚?"
  
  "不想,施言,你已经帮我很多,我感谢还来不及呢。你、你没有对不起我。"
  
  施言炯炯双目下,黑诺加了二字:"真的。"
  
  那俊朗的容颜上笑容浮现:"那麽答应我,不自卑、不自责,明天挺起胸膛走进教室。"
  
  "嗯。"黑诺点头。
  
  "我们去照相。"施言拉黑诺,触手还是斑斑驳驳的疤痕未消,施言心里针刺一下似的:"我给你拿的护手霜看见了吗?放书包里吧,每天多擦几次,最近还是少沾水啊。"
  
  除了毕业照和准考证用的免冠照片,黑诺好象就没有照过像,在镜头前紧张地笑也笑不出来,施言逗了他几次以後也不勉强他了,反倒要他随便走、随便看,施言什麽时候想照了就把他拍下来。最後2张的时候,施言请公园里游人为他们拍了在假山上的合影。拍完施言就直接跳下来了,去谢谢人家,才发现相机没有自动倒卷,那麽就是说应该还有1、2张可拍。
  
  施言请游人帮助再照一下,听见倒卷的声音就可以了。回头看见黑诺正在下假山,施言走过去招手,黑诺蹲弯下来以为他要说什麽,被施言拦腰一抱腾空,黑诺一惊就搂上他脖子,施言才手在他腿下打横抱著喊:"快照,快照!"
73
  
  
  送黑诺到家边上,看见他进去,施言就转身骑上车了。才走几米又掉转回来去他窗户那,看见黑诺开了柜子门在整理东西,施言打了个嘹亮的口哨,黑诺一看见他就扑到窗前,打开了窗户。
  
  "几个月没上学了,忘记的别著急,你基础那麽好,很快就会跟上,别把自己累著。"
  
  "嗯。我知道。"
  
  "饭多吃点,吃点肉,把零食(施言拿来的)放书包里,在学校饿了吃。"
  
  "嗯。"
  
  "不许给别人(指双胞胎),自己吃,小东西也不行。"
  
  "嗯。"黑诺忍不住笑。
  
  "那些营养品都记得喝,千万别受凉。"
  
  黑诺点头。
  
  二人默然,良久施言露出阳光一笑:"我一回去就给你写信,不要太想我啊。"
  
  黑诺也牵起唇角:"你在外面也照顾好自己。"
  
  黑诺顺利复课了,一样文科班只有一个,他和应届生在一起。的确以他的基础,没有多久成绩就恢复了,而且由於和施言在一起的显眼,这一届的学生几乎都认识他,施言做为风云人物并没有因为他的离开就消散无踪,还有人向黑诺打听他呢。尤其是信件,施言果真到了学校就给黑诺写了信来,学生的信件都在一楼传达室窗前放著,看见了自己取走。有黑诺的信不用问,一定是施言写来的,因为黑诺根本就没有其他来往的朋友。所以有同班的同学看见黑诺的信,也会替他带上来。
  
  黑诺不知道的是:信件他不应该只有施言一人的,於瑶一直想联系上他通信,可是施言没有告诉她黑诺已经上学了,於瑶自然就不知道信邮到哪里。而同学为黑诺拿信,也是有要信封上地址的目的,所以施言收到了不少自己高中学妹写来的爱慕信件。
  
  施言的信不长,而且必有无数次重复的话,就是吃、穿、休息。然後简单带几句大学生活,都是上课怎麽打混,一帮哥们去哪里玩,总之看不出来这位公子是去学习的。黑诺知道他的心不会用在学习上,何况又是他们那一帮人,新接触的朋友据说也全是这一类的,还真是物以类聚。不过字里行间看得出施言过得很开心。
  
  黑诺给他回信不多,施言一般是一周写一封信,结尾全是写於某某课堂上,看他一副混的样子,却叮嘱黑诺不可放松了学业,相信黑诺成绩,可是一样强调不用多回信,耽误时间。黑诺是收到两、三封信就回一次。
  
  由於教育改革,喊著为学生减负,学校现在已经改变晚自习制度。高中部现在已经是下午上课到4点半,然後学生自由活动一小时就连著上晚自己,在7点半放学。这样学校门口4点多就出现了小贩推车卖丰富的小吃,学生不是带吃的来,就是买点先补充一下。黑诺就这样也有了几元零花钱,可以买信封和邮票了。
  
  进入12月的第一天下午就降温了,黑诺在自由活动的时候感觉到了冷,他想了想就回家去换厚衣服了。迎著西北风这麽走了半个小时,到家手脚已经冻得冰凉,他又为自己套上一件毛裤在里面(他已经穿棉裤的),锁好门没有走几步呢,就想上厕所。黑诺就知道这是犯病的预兆了,他本来就是在学校去小便的时候才感觉冷了,现在仅仅半小时又要去小便的感觉,他急忙回家去烧了点热水,找药出来。
  
  这麽一耽搁,他又灌好了一饼水放怀里去学校,所以他在进校门的时候就听见上课的铃声了,快步跑依然迟到了,因为这一届文科班在顶楼五层。黑诺听见是地理老师在对答案,自从压缩在学校的时间後,晚自习也就经常被老师占用了。黑诺敲门後也无应答,他犹豫了一下,就轻轻开门进去了。在他以为就是不打扰老师和同学们,所以放轻脚步回到自己座位上。由於他是後来复课的学生,座位就在第一排了。
  
  没有想到的是老师立即对他大喊:"谁要你进来的?"
  
  黑诺站起来:"老师,对不起,我迟到了,敲门以後您可能没有听见,我怕影响您和同学们上课,就悄悄进来了。"
  
  这老师也不是聋子,当然听见黑诺敲门,而且第一排就有一个座位空著,一想就是这个学生了。可是偏偏赶上他今天心情不好,所以才不理睬,而黑诺这麽就进来自己坐下,就是摸了老虎屁股一样惹到了他,一个学生也敢这样无视他,所以把一腔的怒火、阴郁全发泄到黑诺身上。
  
  "迟到,哼,迟到还有必要来吗?你不是复课生吗,什麽都学过一次了,还需要来听吗?"
  
  黑诺惊讶地看著老师,学生迟到并不是没有的事情啊,尤其高三了其实就靠自觉,对於迟到早退班主任或者会说说,各任课老师从来不管的。
  
  "。。。。。。不愿意学就滚,复课。。。。。"黑诺的不说话要老师气焰更加凌厉,说话也越发难听:"父母还要你复课?还想要你上大学吗?就这样有爹生没娘教的货还。。。。。。"
  
  "住口!"黑诺暴喝。这句话真的是点燃了黑诺的愤怒。
74
  
  黑诺怒目老师:"这是为人师表者说出的话?就凭您说的话,您也不配站在这里,我复课是因为我没有学好,并不是我父母的过错。您可以骂我,可是您没有资格骂我的父母。难道您今天说的话就是您父母教育的吗?那麽,我只可以说,您有爹娘生,却没有爹娘教。"
  
  老师被黑诺朗朗清音气得发疯,而且看他站在那笔直,冷冷看自己的眼充满著蔑视和不屑,要老师失态地大喊:"你给我滚出去,滚出去。"
  "对不起,我上学是交了钱报了名的,我有权利在这里听课,而您的工资来自於我们学生的费用,您没有权利要我出去。"黑诺安然地坐下来,打开书本。
  
  老师冲下来,把他的书本抓起来就扔到了地上,黑诺抬起双眼:"拣起来。"
  老师当然没听见一样:"滚出去。"
  "请你把我的书拣起来。"
  "你给我滚出去。"
  "我最後一次告诉你,拣起来。"黑诺的嗓音带著无穷的压力,带著风暴而来。
  
  老师胆怯了一下,到嘴边的"滚"字没有敢出来,反而大叫著:"班长、班长,学习委员,班干部,你们都死了?"
  听见身後桌椅响动,黑诺回头,几位班干部已经站起来了,黑诺清澈却又寒冷的眼神扫视他们,嘴角凝起一丝笑:"如果是你们的父母被羞辱呢?"
  
  他们全僵住了,学习委员先坐下了,马上就有几位跟著坐下埋头看书。教室里可真的落针有声地死寂。黑诺对同桌说:"请站一下。"
  同桌的男生急忙站起来,黑诺一脚把他椅子踢开,走了出来。他朝老师走去,老师一下跑到旁边一排班长边上:"班长,你还不管!"
  黑诺站住,下巴微扬:"你、拣起我书!"
  
  老师被他傲然之姿镇住,求助喊叫:"班长、你做什麽吃的?管不管?"
  班长无奈走过来:"黑诺,咱们出去说。"
  黑诺看著班长拉著自己的手:"放开。"抬头对老师:"我说,拣、起、我、的、书!"
  班长看老师的样子,心里也鄙视他刚才骂出那麽恶毒的话,但是又不可以推卸责任,最主要觉得黑诺得罪他以後也不好过,所以拉了黑诺往外走:"别生气,咱们出去说。"
  
  黑诺当然不肯和他走,班长喊几个人,都是刚才自己的朋友,他们几个男生硬拉著黑诺出去了。到了操场上,他们都是谴责那些侮辱性的言辞,劝黑诺别计较,说的也是实在话,要是老师闹到学校那里,多数还是学生吃亏啊。黑诺自己坐在边上,沈默著。早知道有些老师看不起复课生,黑诺能够来复课已经很高兴,才不理会别人的歧视。可是那一句有爹生没娘教,真实地伤害到了他。
  
  寒风刺骨,黑诺要他们都回去吧,没有必要让同学们也受冻,因为大家匆忙间都没有套外面衣服的。可是他不愿意回去,见到那个恶心的人,听见那恶心的声音,还有明天必然的找家长--老师的法宝。班长要别人先走了,自己还陪黑诺站在夜风中。一会有女生喊:"黑诺、黑诺。"
  
  黑诺听著是班级学习委员声音,没有动。可是班长却突然拉了他胳膊:"你看,谁来了?"抬头,黑诺嘴张开,却喊不出声音,心里就如一股浪潮惊涛拍岸,施言拿著黑诺的外衣含笑而立。
  走过来,施言用外衣给了黑诺一个大大的拥抱,对其他人说:"你们回去吧,谢谢你们。"又对班长说:"麻烦这位同学把黑诺书包给我拿下来。"
  
  同学们都走了,施言拿起黑诺的双手:"这麽凉,站这里吹风多傻,生气也别冻自己啊。"
  "你都知道了?"
  "嗯。是我就扁他那孙子了。"施言点头展开他外衣:"穿上,不过你不可以,你没有打过,打起架来准吃亏。"
  施言拉著黑诺往教学楼走,黑诺停住了:"你要做什麽?"黑诺怕施言是去找那老师的。
  
  "拿你书包了,今天也别上自习了。"
  说著班长也把黑诺书包送下来了,施言拍拍人家肩膀:"谢了,谢谢你带他下来。"
  施言大名多响亮啊,班长也受宠若惊,连连不谢不谢地摆手。施言看见学习委员那小姑娘也站一边看著呢,对她也点头笑笑。
  
  到施言开自行车的时候,黑诺才问他怎麽回来了。施言叫他别说话坐好,驮著他就去了老爸的办公室,这是怕他冬季了又呛风咳嗽。等进屋了,施言告诉他,王丰爸爸出差去美国,去机场前先去他们学校看王丰了,带他们一大帮朋友出去一起吃的饭,後来他们干脆一起去机场送王伯伯了,也就干脆坐这车回家来了。
  
  到了王丰家,施言就把他车子骑出来找黑诺来了。他没有那耐性等黑诺下课,所以就是直接敲门的,结果那老师已经跑了,学生们在屋子里听见敲门面面相觑,最後还是施言听不见回答,自己推了门的。眼睛一扫,不见黑诺,没有问呢,大家都认识这人,都知道找黑诺的。学习委员站出来说黑诺不在,施言莫名其妙,自习课他不在教室在哪里?
  
  学习委员当然是对这学长有好感的,才会这麽主动。她在走廊把黑诺和老师的冲突讲述给施言,并且把那些伤人的、歧视的话,只要可以讲出口的,都原封不漏地说了。讲不出口的,她也说了太难听,我无法重复给你。施言听著是脸越来越阴,眼中後来简直是凶狞之光。这时候那几人回来了,看见施言急忙告诉他黑诺在操场上,见他们都没有外套,施言问黑诺是不是也没有穿,所以才拿了黑诺外套赶来的。
  
  当施言拿外套包住黑诺给予拥抱的时候,几位男孩子不是没有感觉的,但是震撼最深的应该是那位跟过来的学委,她是亲眼看见施言的怒气、亲身体会著施言骨子里透出的凶狠,这个人走向操场一路周身发散著冷凝之气,要同学们呼吸都谨慎,可也是这个人在看见黑诺的时候,居然用那麽温暖的笑容、一身温柔地去拥抱,好象是为受伤的朋友提供一个避风的港湾。离开的她频频回首,心底冒出一句:"这样的朋友,一生一个足矣。"[
75
施言倒了热水给黑诺,面对他每一寸的巡视,然後开口:"难过了?"
黑诺一下就站起走到了窗户边,面对窗外背对施言,他是不喜欢对别人落泪的人,尤其不愿意施言看见。可是施言的一句话就触动了黑诺心里长年隐隐存在的一个地方:他其实知道许多自己出生就无法改变了的无可奈何。
施言静静看黑诺背影并没有动,到黑诺调整好心绪回来,才说:"和我说说,难得我们的少爷有脾气,便宜了那孙子。"
"也没有什麽,我迟到了,他说了好多难听话,後来说到我父母,我就没忍住。"
"为什麽要忍?黑诺,咱们没有错,就不需要忍。"
黑诺看看施言,苦涩一笑。
"为什麽会生那麽大气?"施言几乎是看不见黑诺动怒的,他一直都比较平和淡雅的人,不是逼极了,他才不会这样倔呢。
"我不想死去的妈妈还要别人骂,"黑诺停住了,转向一边:"我虽然是有爹生没娘教,但那是因为我妈因我而死了。"
施言手都握成了拳头,早猜著是不是因为黑诺的母亲才激起了他这样强烈的反应,但是宁愿自己猜错了方向。因为如果真的是这个理由,那麽黑诺在心底一定背负著母亲死去的负罪。这是施言最不愿意看到的,曾经也留心过,都被黑诺很好的掩饰过去了。不过现在都不需要猜了,黑诺恐怕自己也清楚为什麽在家里那麽不讨人喜欢,就是他不说罢了。
施言是决定一次就必须根除这该死的负罪,拉住黑诺两个胳膊面对他:"黑诺,我问你,你现在的妈如果生你两个弟弟的时候死了,你会不会说你弟弟是凶手?害死你妈妈?"
"不会,那他们很可怜。"
"黑诺,你给我听清楚,以後也必须记住,你不是杀你妈的凶手,你也没有害死你妈,你他妈的以後不准再说你妈因为你死的。"
黑诺眼眶一下红了,多少年来,从隐约知道母亲难产去世开始,就明白了别人看他眼光中有什麽,就明白自己无论多麽要人省心依然讨人厌憎。施言清楚他那性子不爱别人看见他眼泪,所以开朗的声音:"你他妈的是个男人就别为这事憋著,是不是看琼瑶小说看多了,我就说你看太多破书了。"
"我才不看琼瑶小说呢,那都女生看的。"
"那就是看红楼梦看的,我就说你怎麽心眼那麽小呢。"
"我,"黑诺没有他嘴厉害,接不上话。
"看吧,你妈去世多少年了,你还傻乎乎在这怪自己呢,你想啊,你妈真愿意你认定你把她害死了?我想你妈宁愿你想:她是爱你,希望你过得开开心心、健健康康。"
"真的吗?"
"那当然,爸妈当然都希望我们快乐,活得好啊。"
黑诺表情茫然、无助,问施言:"我妈也这样想?"
"一定,你妈一定想看见你高兴,看见你总是笑呵呵的。"
"可是她去世了。"
"所以,你才要替她把没有看见的看到,没有玩过的玩到,没有吃过的吃到,没有吃过的肉你要替她吃,没有吃过的虾你要替她吃,没有吃过的螃蟹你要替她吃。。。。。。"施言这就是开始逗黑诺了,已经看见他神态晴朗:"。。。没有娶过的老婆你要替他娶。。。"
黑诺一拳打了过来:"你胡说什麽乱七八遭的,拿我妈开涮。"可是淡淡笑容已经绽放。
施言接住了这一拳,顺势拉住严肃道:"告诉我,你没有害死你妈。"
黑诺已然清楚施言的用心,都是感动:"我没有害我妈。"
"以後连想都不许这样想!"
"嗯。"
施言这就放心了,才站起来去端水,黑诺就说了:"你可以答应我一件事吗?"
回头看黑诺,一个眼神就知道了,一笑:"你别管。"
"我的事才不要你去呢,你别又欺负人,我也有不对的地方。"黑诺走过来。
"你没有错,那龟孙子迟早需要有人教他说人话的。"
"你别去嘛。你要他以後还怎麽见人?"黑诺担心施言去教训那老师,他那群惟恐天下不乱的哥们还不都去,那後果真不堪设想。
76
  
  去上学,黑诺还想著昨天忘记要施言答应不许来学校闹事的,有点担心。但是第二节课被班主任叫出去了解情况,黑诺原原本本把昨天的实际经过说了一遍,老师问他打算怎麽办?这黑诺可愣住了,因为他没有想过班主任会问他怎麽办。
  
  班主任实际上提前问过了班长以及向几位学生详细询问,由学生的言谈上就听出了对地理老师恶劣言辞的反感。可是他毕竟是老师,是自己同事,不但不可能给黑诺道歉,黑诺还需要去给他认错,才可以补回他丢失的面子。他已经对自己说了,那学生不当著全班面道歉,他拒绝为本班上课。
  
  "我昨天迟到不应该,我可以给老师道歉,但是他也要为他不恰当的言语、不符合身份的辱骂给我道歉。以後我也不会有什麽想法,老师的课我也不会找麻烦捣乱,希望老师也可以无芥蒂给我们上课。这就是我的想法。"
  
  班主任不知道该说他幼稚呢,还是说他单纯。这个清秀的学生,初来本班言语甚少、与同学接触甚少,以为他是自卑为复课生,时间稍久就发现了那是自有的一股清风淡云,他根本不受外界的影响。所以听说是他,要确认几次没有听错,然後惊诧同事居然有这本事。
  
  "黑诺,你有没有想过他是老师啊。"班主任语重心长地说。
  黑诺敏锐地接收著这句话後面的意思,一弘清泉直视,直到班主任避开目光。
  "我可以没有面子,可我有父母,我不能要父母都没有尊严。我也不认为他道歉会令他丢面子,他不道歉才会要大家鄙视他。"
  
  "赵老师(地理老师)就那脾气,他昨天上课前又受了气。。。。。。"班主任也是软硬兼施地要黑诺低头,不是想欺负这纯澈双眸的主人,可自己也有诸多无奈,丢卒保车,换任何人来都是这样处理,班主任为自己辩解著。
  
  可惜的是黑诺绝不退让,对於父母被无辜牵连,他绝不放弃维护。交涉到课间操都结束了,班主任也没有说服黑诺,从来不知道这学生有如此顽固的一面,自己也失去耐性,再无爱惜之心,只觉得是不知道好歹,只有最後的必杀了--求助家长。班主任要黑诺下午和家长一起来学校。
  
  黑诺知道家长来,自己除了会挨揍,还是会逼自己去给赵老师道歉。父母一向把老师敬若神明,只要老师讲的话就是正确的,当然会逼自己认错了。从昨天他说那些话以後黑诺就鄙视他的人品,要去给自己鄙视的人道歉,黑诺再想自己是否应该顽固到底。
  
  在第三节课的时候,施言和一帮哥们已经到学校了。早起就要来的,可是昨天晚上和王风电话中讲了这王八蛋的事,他非要跟来,等他起床收拾,谁知道这家夥给每个人都打了电话,把那些睡懒觉的都叫起来了,所以才耽误到这麽晚。
  
  昨天晚上施言就想了这事怎麽解决,照自己心愿就是拎出来一顿扁,扁成猪头再要他去黑诺那道歉,可是却有几个後患:一,事情必然盖不住人人尽知,黑诺那双胞胎的弟弟一定也会耳闻,就是说黑诺家里人都会知道,施言明白这会给黑诺带来麻烦。二,学校里无论老师还是学生,都会对黑诺有畏惧,虽然黑诺和别人来往不多,施言担心他们孤立他。不能够动武力,可也不能不管,否则黑诺必要吃亏。
  
  他们打听了那老师的办公室,而且打听到他现在无课,办公室就在四楼的楼梯边上第一间,所以施言他们找到了靶子练习飞刀。老师们在批改作业、卷子或者写教案,门边的听见门上有什麽划过,没有多想,然後"!!"几声,以为敲门有人答:"进来。"却不见人出现,再有同样声音传来,门边女老师去开门,吓得惊叫。老师们纷纷看过来,门上粉笔画了一圆,几把飞刀在圆中还在颤动,门外几米几个大男生擒著笑意,手里还在拿著数把飞刀摆弄。
  
  坐在窗台上的男生高大英俊,却一脸阴阴邪笑:"赵老师肝火旺盛,要不要活动活动筋骨来玩两把?"
  座位靠里的赵老师都僵硬了,一位老师急忙把门关上。因为他们大部分都认识这些学生,那是叱吒风云几年的学生,原来在学校里,老师还不惹他们呢,现在更不会找冲突。老师们看赵老师,他脸都变色了,一头汗惊慌满眼。哪里知道那学生有这样後台,在他眼里衣著寒酸的黑诺,怎麽都应该是出身社会低层之家啊。如今是又惊有怕,根本无主张。
  
  施言他们才不理会关上的门呢,他们也不会去抓那人出来,只是简单地找准靶子一刀一刀地飞到赵老师心上。那些老师帮忙出主意,或者找外面这些公子的家长来,或者报警,又被一一否决。公安局长的独生子邱林松目前就在门外,而其他的即使不是独生子,也是独子,都是父母手心里的宝,那些家长应该说不会站到他们这边的。
  
  还是求助了黑诺的班主任和高中部的教导主任,班主任急忙从五楼的办公室下来,他并不知道施言和黑诺没有见面呢,以为是因为找家长而让施言他们发怒的,急忙承诺不再找黑诺家长,却不知这才是火上浇油。一想到如果不是自己恰巧回来,黑诺家里知道,这一次不一定会被学校和家里怎麽欺负呢。碍於他是黑诺的班主任,施言说话客气三分却不肯退让。
77
  
  
  高中部的教导主任到底知道这些学生的难缠,所以是找了施言当年的班主任韩老师,把他从正在上课的讲台叫出来。韩老师教了施言三年,而且不说是不是看他家,的确对他不错、喜欢他的,毕业後还曾经给施言打过电话,所以施言对他是尊敬的。见到韩老师走来,施言跳下窗台打招呼,韩老师亲热地拍著施言:"坏小子,来了也不说去看看我,走,都去我办公室。"
  
  他们哪里肯走,还不要那孙子跑了。所以施言也笑著告诉老师,一定去看老师,现在就不打扰老师工作时间了。韩老师也知道为什麽:"有什麽事情咱们办公室去说,怎麽毕业了,老师就请都请不动你们了,那老师就抓人了。"
  
  最後也只有施言、王风这两个韩老师的嫡系弟子去了他办公室。他依然在做高三的班主任。韩老师问了问他们大学的生活,就直接了当地说到了这次的冲突上。他先是说了赵老师言语上的过分,但是也维护著说了他平日就是这样一个粗人,讲话从来不注意。
  
  施言也不与老师辩论,因为没有必要。韩老师无奈看看王丰,那家夥耸耸肩:"老师,你就别tang这混水了,是不是教导主任那老狐狸找你的?自己躲著,把你推出来。"
  
  韩老师笑出来:"你们也知道我为难啊,这也是领导给我的任务啊。你们啊,赵老师做的不对,你们就原谅他这一次,我相信他以後都不会这样了,老师虽然有时候对学生骂几句,喊几句,用心都是好的,还不是为你们好吗?"
  
  "你看那孙子哪一句是为黑诺好?"施言问。
  
  "他压根就没有说过人话。"王丰答:"如果是我,课堂上就打得他满地找牙了。老师你也教过黑诺两年的,那家夥是不学无术,上课给老师添麻烦的人吗?狗眼看人下菜碟。换施言迟到,我就不相信那孙子敢放个屁。"
  
  韩老师也是被问得无理由再申辩,周小东突然连门都没有敲推开:"施言,黑诺班主任带著黑诺进那孙子的办公室了。"
  
  施言腾得就窜起来,往四楼跑。韩老师喊著他急著跟下,施言腿长步子大,到楼梯上又是坐滑著扶手下去,最後几阶就是一跃而下,几位哥们还在窗前呢,指指关著的办公室门。施言走过去一脚踹开,别人都闪避了,里面就三个人:黑诺,班主任和那孙子。
  
  三人都坐著,黑诺是一下就站起来了,班主任也反应超级快地说:"没有事,就谈谈,把问题谈开就好了。"那位已经代号"孙子"的害怕地躲著施言凶狠视线。
  
  "过来!"施言对黑诺说。
  
  黑诺才走近可触距离,就被施言恶狠狠拽过来,不善的眼瞪了一秒,才对面前二位嘿嘿冷笑:"想谈?哼,晚了,他允许,我也不允许!"
  
  "施言!"黑诺才叫,施言锐目凌厉如刀而来,黑诺没有说话,却带著不情愿。
  
  韩老师已经在门口,拉了施言黑诺二人:"好了,好了,先都到老师那去。"
  
  进了韩老师办公室,施言就问:"谁要你去和那孙子谈的?有什麽好谈的?"
  
  "施言,你逼他在全校面前道歉,他以後还怎麽来学校啊?那还能上课吗?我们相互认错这事就过去了吧。"
  
  见施言不说话,黑诺又说:"我刚才在办公室,班主任告诉我,赵老师这次职称考试又没有考过去,好象是以後都很麻烦了,所以他才心情不好的。"
  
  施言黑诺都不太明白考职称,但是韩老师如梦初醒:"哦,我明白了,难怪他又找学生出气。你们还没上班,不知道,韩老师是工农兵那会的大学,是保送的,所以文化底子差点,以前没有影响,後来我们一批批专业的师范下来的来了,他们就有压力了。现在也讲究提高教师队伍素质,没有一定职称的都不可以授课了,而赵老师是总也考不过去。不知道明年能不能上课了。"[1]
  
  黑诺听到这详细解释,已经不想再追讨什麽了,本来他也就是认为老师侮辱他父母不对,其他的他并没有计较,何况刚才与赵老师已经谈了几句。他一听到施言的条件是人家全校学生面前道歉,他就反对。他知道施言在替自己出气,可他只要公道,不要依势压人,怎麽可以不给别人留余地呢。
  
  "我不用老师道歉了,我们刚才已经说好了,韩老师,您也别担心了。"
  
  "其实他们那些工农兵大学的也可怜,如果是正经科班出来的,根本就不用考试,直接转职称的,他们等於没有被承认学历,这麽大岁数了,才不被承认,重新学,也来不及,是挺可怜的,你们就别计较他了。"
  
  "老师,事情过去了,没有什麽可计较的。"
  
  韩老师看施言,等著他一句承诺才放心:"施言,给老师个面子,这事就过去了行不?"
  
  施言径自靠窗看著操场上体育课的学生。
  
  "施言,不准你再做什麽!"黑诺走到他旁边。
  
  "老子高兴做什麽就做什麽。"板著脸。
  
  "高兴也不行,你还往门上射飞刀,把老师都吓跑了,你是做地痞流氓来的?我不准你做恶霸。" 黑诺气愤地想到门上的刀子,他见到的时候都惊讶地圆睁双目,真不知道施言怎麽想出来的,他可以媲美高利贷讨债了。
  
  噗嗤,施言笑了,目光调侃:"我就喜欢做恶霸,还喜欢做、流氓大亨。"
  
  这最後四字的含义只有黑诺明白,霎时就染了霞云。
  
  目的已经达到,施言本就不是要闹大此事,当然不会要那孙子真的全校师生面前给黑诺道歉,那黑诺还不成为老师眼中的小煞星了。
  
  "好,你都不许我管,我打道回府还不行吗?少爷!"低语黑诺,又抬头大声对老师:"老师都说话了,我能不给面子吗?"
  
  韩老师是异常惊喜,没有想到施言就这样轻易退让了,连声说著:"好、好、好,就是嘛,都长大了,懂得理解人了。给老师这个面子,老师真是高兴啊。"
  
  -
  P.S.[1]文革时期保送大学的,一般只看家庭成分,偶曾经在工作中遇到一位,他们的确吃了时代的苦,偶遇到的那位还是偶後来替她把职称考过去了,为此第一次戴了假法这玩意 o(∩_∩)o然後把一个大美女(自偶先PIA~~~飞|||||)弄得巨老无比、明珠蒙尘,哎,不得不慨叹,自古红颜多劫~~~~~~
78
  
  
  這次事情就這樣落幕了,施言也並沒有問後續的詳細情形,總之確定了黑諾不會被欺負、確保了以後也不會再委屈。
  
  晚上放學,才出校門就看見施言和自己兩個弟弟,原來施言來接他,那兩個弟弟看見施言就上來打招呼了。許多學生都認識施言,還是無數崇拜、愛慕的眼光追逐,所以他們能夠和施言親熱的叫一聲"言哥",說幾句話也感覺有面子;另外施言怎麽也是開始了和黑諾家人的接觸,所以對他們兩個也不象以前傲慢無理的態度。
  
  施言要兩個弟弟回家告訴父母,黑諾晚一點再回去。他們還是來到老窩:施言父親的辦公室。昨天的見面,黑諾在傷痛中,總是抑鬱的,現在是心頭輕鬆、晴朗無翳的,說什麽都是興致高昂,直到一聲腸鳴傳來,施言才想到黑諾沒有吃晚飯的。
  
  "你餓了怎麽也不說?剛才咱們路上可以買點吃的啊。"施言責怪黑諾。
  
   黑諾放學的時候就餓了,但是看見施言怎麽還會注意餓不餓的問題,何況他每月就那幾元錢還想省下來呢,沒有什麽目的,就是捨不得錢用在買零食。因爲剛剛上學的時候,下午活動的時間他就是吃施言拿給他的那些零食先墊墊胃,後來都吃光了,他也就是忍忍到放學回家吃晚飯。
  
  施言拿起桌上鑰匙:"走吧,回家。"
  
  黑諾看牆上鍾不到8點半呢,不想這麽早和施言分開,明天雖然是周日,可施言應該是和家人在一起,下午就該回學校了,黑諾想著明天是見不到他的,所以來到門口卻戀戀不捨:"我也不怎麽餓。"
  
 
txt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