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8部分

到了自己的面瘫。
  纪澜直接问杜晓珂道:“你找我有事吗?”
  杜晓珂笑眯眯的望着他,柔声道:“有啊,我看你生病了,过来看看你喽。怎么,你不欢迎么?”
  “请坐吧。”纪澜干笑,他不想违心地说欢迎,但也不忍心说不欢迎,这样会让杜晓珂下不来台。纪先生是个厚道人,虽然分手了,但从不说前女友坏话,更不会伤人,只是心里默默地放一根准绳。
  杜晓珂坐下之后,打量了客厅一眼,笑道:“这里的布局和我以前来的时候一样。”
  她的意思就是,她以前经常来,薄荷听出来了。
  纪澜嗯了一声,明显地心不在焉,一直看着薄荷,仔细的捕捉她脸上一丝一毫的感情变化,心里忐忑不安的,生怕她吃醋或是误会。
  这种患得患失的模样,看在杜晓珂眼里,真是非常的不舒服,非常的失望。若是薄荷是个相貌平平的女子也就算了,偏偏也长的清秀美丽,不亚于她。
  杜晓珂一向自诩是个让人过目不忘加念念不忘的美人,她虽然和纪澜分手了,但还是希望纪澜找个不如自己的,时不时的回忆一下自己,想起自己的好。然后长年累月地活在痛悔之中,一辈子都把她放在心口上,成为一颗鲜艳欲滴的朱砂痣。
  但是,和自己分手之后,他居然竟然没有悲痛欲绝,没有寻死觅活,反而积极地找寻了第二春。而且看上去过的很滋润,杜晓珂的心情变得很恶劣。
  这种女人的奇妙的小心思,纪先生作为一个心胸比较宽广的男人自然无法体会,但薄荷却对杜晓珂那种复杂的目光和欲言又止的架势弄得极不自在,依稀自己就成了一个多余的人,妨碍了两人的谈话。
  杜晓珂觉得今天自己来的目的是彻底没戏了。如果纪澜单身就好说了,就算他找了新女友,新女友是一丑八怪也好说,但他不仅找了新女友,还是个很漂亮的新女友,而且看上去还异常的紧张她,话也不想和自己多说,一副急着送客的样子,看来和他复合是彻底没戏了。
  于是,心情不爽的杜小姐便决定让纪先生也不爽一下,这样才公平。
  “纪澜,其实我今天来,还想告诉你一件事呢。”
  “什么事?”
  “你的初恋,孟小佳从北京回来了,现在在咱本市电视台的法制频道当主持人呢,我前一段时间看电视,无意间发现的。你不是一直忘不了她么,你没事就可以开开电视看看她。她现在更有气质了,可比你电脑里珍藏的那些照片更漂亮,更有风情。”
  这一段话,简直字字句句都是隐形的炸弹啊,太有杀伤力了,毫无防备的纪先生被瞬间被轰炸了满头包。
  “晚上七点半,新闻联播之后,你记得看电视啊。哎呀,以后你每天都可以看到她哦,再不用在心里默默的苦相思了。”杜小姐毫不手软地又放了一颗重型炸弹,然后笑眯眯的说了声:“我先走了,你好好养病,再见。”
  纪澜眼睁睁看着杜晓珂婷婷袅袅的走了,心里拔凉拔凉的,真是最毒妇人心啊。她不是来看望他的,是来整死他的。
  纪澜小心翼翼的望了一眼薄荷。
  薄荷神色淡定,含笑不语。
  纪澜又开始莫名其妙的心虚了,下意识的就说道:“我不看电视的。”
  薄荷含笑道:“你每天都用电脑吧。”
  “用。”
  “存的照片能让我看看吗?”
  “没有,你别听她胡说,那些照片早被她一口气删的一张不剩了。”
  薄荷很遗憾的叹了口气:“太可惜了。”
  正在这时,老爷子遛弯回来了。纪澜长舒一口气,赶紧的上前扶住老爷子转移话题。
  “爷爷,累不累?”
  “不累,刚才我在楼下碰见,”
  说到这儿,老爷子突然意识到薄荷在这儿,就赶紧不说了。
  薄荷觉得老人真是可爱,便笑着问道:“爷爷,你晚上看电视吗?”
  “看啊。”
  “你看法制频道吗?”
  “法制频道?我不看呐。我看相亲节目。”
  “那咱们晚上看一下吧,刚才杜晓珂特意来说这个事,让咱们晚上一起看法制频道呢。”
  “是吗?”
  纪澜暗暗叫苦。
  吃过晚饭,纪澜拉着薄荷的手道:“我们出去散散步吧。”
  薄荷笑眯眯的望着他:“不,我要看电视。”
  纪澜:“......”
  新闻联播演完了,薄荷把台换到了法制频道。
  纪澜心里一抽,坐在沙发上类似成木乃伊状。
  老爷子一看主持人,顿时什么都明白了,于是果断地站起身道:“我去散散步哈。”
  薄荷忍不住笑道:“爷爷,你别走啊,你不是说孟小佳没我好看吗,爷爷你骗人呐。”
  老爷子不好意思地嘿嘿笑了:“上电视都化妆啊,她没化妆的时候,真的没你好看,对吧,纪澜。”
  老人把球踢给纪澜,赶紧出去遛弯了。
  纪先生一头黑线,不知道该不该看着电视屏幕。
  薄荷推了推“木乃伊”:“纪澜,你怎么不看呐,人家杜晓珂好心好意的告诉你,你不看也太不领情了吧。”
  纪先生微微低垂着眼帘:“啊,我听着呢。”
  30
  30、第 30 章 ...
  薄荷扭头一瞥纪先生,顿时就被他一副斯斯文文秀秀气气低眉顺眼的模样给逗乐了,“你又不是盲人,谁让你听电视了,你看呗。”
  纪先生哼哼唧唧道:“嗯,我不喜欢看法律节目,枯燥无味。”薄荷忍着笑道:“人家杜晓珂是让你看节目主持人孟小佳,又不是让你看电视节目.”
  纪先生扭扭捏捏的半推半就的看了一眼,又飞快的低眉顺眼了。心里暗暗焦虑,这节目不会是一个小时吧?
  薄荷一看他这副小媳妇模样,越发想要逗他:“孟小佳的确不愧为法律系系花呢,你看五官多精致,唉,你说你怎么就舍得和她分手呢?要是我啊,死乞白赖的我怎么都不和她分手。”
  纪澜:“.......”女人的话能信吗?
  薄荷故意又道:“纪澜,孟小佳的确皮肤很白哦。”
  这绝对是个圈套。纪先生坚守沉默是金的原则,坚决的不发表任何意见,他有种预感,一个字说不对,将来就是呈堂证供,永世不得翻身。这一点在杜晓珂哪儿已经深深的领教过了,同样地错误坚决不能犯第二次。
  “哎,你说她从北京回来,你要不要请她吃个饭聚一聚?”
  纪先生打死也不接腔。
  薄荷一个人自言自语了半天也没什么滋味,有一种江湖高手高处不胜寒的孤寂之感,纪澜不接招,她完全没有什么挑战的快感。
  于是,薄姑娘伸手一挑纪先生的下巴颏,做出一副御姐状再度挑衅:“你怎么不看呐?是不是当着我的面,不好意思看呢?要不,我先回家,你自己一个人慢慢看?”
  纪澜终于被挑逗的发了飙,猛地一扑将薄荷扑倒在沙发上,然后恶狠狠的抓住她的手腕放在了头顶上。
  “你就喜欢调戏我是不是?”
  薄荷微微红着脸,正色道:“没啊,我就是满足你的心愿和杜晓珂的心意而已。”
  “我的心愿就是......”纪澜话说到一半,趁薄荷等着后续的时候,猛一低头就亲到了她的嘴唇上。薄荷忙不迭的躲,可惜双手被擒,身子又被压住了,怎么也躲不开。
  纪澜吻住了她的嘴唇,一开始带着点“报复”的凶恶,和玩笑作弄之意,但很快,他就温柔的吮吸着她的嘴唇,更深入的侵占了进去。
  薄荷根本招架不住他的攻势,她没想到口舌之争竟然发展到了贴身肉搏。
  纪澜近段时间一直在练健身,身上满是强劲的肌肉,压在她的身上那种炙热强健的感觉,透着衣衫她都能感觉的到。
  她有些意乱情迷,心在胸腔里跳动的快要从喉咙间蹦出来。她很久没有和一个人这么亲密的接触过,以前和许淮相恋,那时候年幼害羞,虽然也有过亲吻拥抱,但都是很纯洁的那种。亲吻也只是嘴唇碰碰然后一触便离,从没有像纪澜这样,一直侵入到口腔之中。这种从未有过的经历和感觉,让她觉得既刺激又羞涩,躲躲闪闪的接纳着他。
  这算是两人之间的第一次接吻,纪澜幸福的快要醉了。口舌间染满了她芬芳而甜美的气息,身下是温香如玉,原来她的胸前很丰满,趴在上面软软的快要把他融化了。
  然而,这个湿润的缱绻的深吻,在最浪漫最甜蜜的时刻,被一声门响给打断了。
  老爷子站着门口怔了一下,看清情况之后马上扭头闪进了大门口的卫生间。动作之迅捷全然不像一个八十岁的老人。
  薄荷和纪澜慌乱的分开了,各自正襟危坐在沙发上。
  薄荷羞涩的低着头,心里觉得这事全怪纪澜。于是便伸手掐了他大腿一把。结果,一低眉就看见他那里支了帐篷。顿时,薄荷脸色更红了。
  纪澜被她发现了自己的生理反应,也颇为尴尬,亡羊补牢的翘起了二郎腿,希望能掩饰一下。薄荷忍不住想笑,又不好意思笑。
  老爷子听见客厅里安安静静的,估计两人已经整理现场完毕,这才从卫生间里施施然走出来。然后手搭凉棚从两人身前走过,装模作样的打了个呵欠:“困了,我去睡了,你们继续玩哈。我不出来了,你们就当我不在家。”
  薄荷脸上再次滚过一道热浪。
  纪澜暗自懊恼刚才应该先把薄荷引到楼上再“收拾”她的,这样的话,可以“收拾”的更尽兴一些。
  薄荷起身道:“我回去了。”
  纪澜忙道:“再呆一会儿吧,我感冒还没好呢。”
  薄荷低声道:“我看你已经好得不能再好了,都已经可以动武了。”
  纪澜装不下去了,只好笑着穿上外套开车去送薄荷。
  车里放着轻柔的乐曲,静寂的大街上,华灯璀璨。
  两人一时无话,安安静静的坐着。
  纪澜觉得今天真是特别的一天,居然一天之内让薄荷见到了杜晓珂和孟小佳两个人。薄荷的反应并不像是吃醋,淡然理智,居然还有心调侃作弄他,这让他比较安心,但也稍稍有点失望。
  是不是一个女人越是醋大,越是代表爱他呢?他回想起以前,杜晓珂经常拿孟小佳来找事,无理取闹,问东问西,让他头疼。但薄荷一声不问,也有点让他不安。她是真的很大度,一点都不吃醋,还是根本就不怎么喜欢他,所以犯不着为他吃醋?
  纪澜又想起上一回,自己在网上问她,是否喜欢自己,她没直接回答,只说不讨厌,当时他无理搅三分的说不讨厌就是喜欢,其实心里很明白,不讨厌是不讨厌,喜欢是喜欢,这中间有着差距。有的人能将这差距缩小为零,有的人,一辈子就守着这点距离,就是不能前进一分。
  他正想再问一次,薄荷却比他先说了话。
  “纪澜,你为什么和孟小佳分手呢?当初你不是很喜欢她的吗?”
  纪澜一怔,没想到她会问起这个,当初分手的原因很简单,纪澜觉得没什么可隐瞒的,便道:“毕业后她要去北京发展,那会儿我父母出国了,我爷爷不肯去,我必须留下照顾他,所以就分手了。”
  “这么说来,你们其实不是因为感情变化或是别的原因,只是地域的距离。”
  “是。这都是过去的事了,你怎么问起这个?”
  薄荷扭头看着他,幽幽说道:“这个分手的原因,也实在太外在了,你不觉得遗憾吗?现在孟小佳回来了,距离已经不是问题,你没有想过和她复合吗?”
  纪澜又是一怔,这个问题他的确没有想过,而且刚才他看着电视上的那个人,如同看着一个熟悉的陌生人。两人已经五年没见了。时间是个很厉害的杀器,有些东西你想留都留不住,曾经再怎么轰烈,再怎么浓烈,淡了就是淡了。
  纪澜回答:“我没想过。”
  薄荷沉默了一会儿,道:“以前,严未一直说你喜欢风情万种的女孩儿。所以,即便你一直在帮我,我也从没想过你会喜欢我。因为我知道自己根本就不属于这个范围。今天一天之内,我亲眼见到了你的两位前女友。我心里一比较,更觉得自己和她们全然不是一个类型的人,我觉得自己,并不是你喜欢的那种人。我这般年纪了,不光是要谈一场恋爱,更是要开花结婚,想要一场白头偕老的婚姻。纪澜,你觉得你真的确定自己的内心吗?你确定你是真的喜欢我吗,不是因为爷爷一直催着你结婚,你在没有合适人选的情况下,聊胜于无,或是勉强,将就着,选择了我吗?”
  薄荷一口气说完这些话,纪澜就把车靠边停下了。他觉得问题严重了,如果不能把话说的很清楚,这将是两人之间的一个芥蒂。
  薄荷说出自己的心里话,也轻松了许多,坦荡的说出来问题,比闷在心里好得多了,她看见杜晓珂时已经觉得很惊艳,再见孟小佳更觉出了自己和她们的差距。她并不是吃醋,也不是自卑,只是觉得疑惑,纪澜怎么会变了喜好,他是真的喜欢自己吗?
  纪澜冷静的梳理了一下思绪,比较认真地回答道:“以前,我的确是喜欢这种鬼灵精怪的风情万种的女孩儿,觉得她们动点小心思,玩点小花样,还挺有趣的,现在比较成熟了,只想找个喜欢的人安安静静的一起白头到老,不玩心眼,不瞎折腾,彼此信任,认认真真的过日子。回到家,有温暖的灯光,有香气四溢的饭菜,有温柔娴静的老婆,有可爱调皮的孩子。我向往这种很红尘的生活,我觉得你可以给我一个这样的家。”
  薄荷第一次见他如此认真地说话,而且说的话,好像就是从自己内心里流淌出来的一样,她没想到两个人居然心有灵犀,都向往着这样的生活,不由得心里舒展开来,露出了一丝温柔的笑意:“纪澜,我也是。”
  “那,薄荷,你爱我吗?”
  薄荷沉默着低下头。等待的这一刻,纪澜觉得度日如年,因为他不是很肯定。
  31
  31、第 31 章 ...
  薄荷没想到纪澜会这么直接的提出这个问题,他想要的那个答案,显然为时尚早,但当薄荷抬起眼帘,看着纪澜那期待灼热的眼神,却又心软的说不出个不字。
  如果对他毫无感觉,无论他怎么纠缠她不会和他在一起,就如同许淮。但她也绝没有爱他到很深,或是这个世界上非他不可。这种感觉她不知道纪澜能否理解,但她知道,要是自己明说,肯定会伤了他的心。
  通过这一段时间的了解,她发现纪澜表面的那些成熟稳重全都是针对某些特定人群才会表露出的属性,比如他在公司里,在生意场上。但私下的生活中,他其实很单纯。如果一个男人肯不设防地让你感觉到他的单纯,那就说明他是真的对你用了心,肯让你走进了他的内心深处,看到他不为人知的一面。
  薄荷深感于此,所以更是不肯轻易的给他一个他不想要的答案,但她更不能随便的敷衍他欺骗他,于是微微笑着拍了一下他的肩膀,像个大姐姐似的说道:“你都多大了,还问这么幼稚的问题。”
  “这,不幼稚吧。”
  “这种问题当然幼稚。爱情就是柴米油盐酱醋茶,两个人把日子过得红红火火长长久久,就过出来了爱情。要是你不爱我了,或是我不爱你了,这日子过不下去了,散伙了,那就是没爱情了,我们还没开始过日子,现在说什么都为时过早。”
  纪澜被薄荷“朴实无华”的理论给震惊了,“你说的那是爱情吗?你那是搭伙过日子。”
  薄荷笑着横了他一眼:“你以为不是啊?爱情就是给搭伙过日子取得一个好听的艺名,好让我们义无反顾的往火坑里跳。”
  纪澜:“......”
  薄荷接着道:“但是这也是因人而异的,有的人受不了煎熬就突围跑掉,有的人觉得这个火坑就是炼金丹的地方,在里面修炼出火眼金睛,最终功德圆满。”
  纪澜被她这些奇怪的理论震的一愣一愣的,差点忘记了自己刚才要说什么。
  “薄荷,我说的是那种爱情,比如一见钟情啊,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啊,生死不渝啊什么的。”
  “嗯,你说的那都是爱情的初级阶段,但是,爱情的最终阶段,还是我所说的那两种。要么红红火火的过日子,要么一拍两散各奔东西。你说还有第三种吗?”
  纪澜:“......”
  他一向觉得自己口才很好的,今天有种秀才遇见兵的感觉,好像薄荷说的也有理,但又和他一向认同的观点有着距离,他怔了半晌才问道:“那你愿意跟我搭伙过日子吗?”
  问完这话,他简直觉得自己直接就从阳春白雪委屈到下里巴人了。他本来是多浪漫文艺的一个青年啊,硬生生被薄荷整出了乡土气息。
  薄荷道:“嗯,我肯定是愿意尝试的啊,不然干嘛要当你女朋友。”
  这句话非常的实在,但一点都不具美感,全然不像是电视剧或是电影里,女主角那种含羞带怯的幸福甜蜜的回答,整个就是一个刚从土里扯出来的大萝卜,扑通一下子就砸在纪澜的心口上。
  于是,纪先生便叹道:“薄荷,当你遇到我这样的近乎完美的男人时,你怎么能这么理智呢?怎么一点都不狂热啊。”
  纪澜很佩服自己如此坚强,这么放肆的夸自己竟然没有产生羞愧之意。
  薄荷噗的笑了:“哎呀,自恋成你这样的,也不容易呢。”
  纪澜摸了摸下巴:“我已经很谦虚了。”
  “纪总,那我们还是说点正事吧。”
  “什么正事?”
  “和孟总谈合同的时候,咱们不是说了两个月内进三十家超市吗,我要不要明天开始就去跑这个事?去找超市去?”
  “这个问题,我是这样想的,大型的超市,进场费高,条件也比较苛刻,如果销量上不去,很快就会让你下架。我觉得先从中小超市入手,这样的话,三十家超市的进场费总共也不会很高。我当时给孟展提这个条件,是因为容乾有个朋友,是本市的一家连锁超市的副总,这家连锁超市规模不是很大,但是分布的地点比较多,我先让容乾去问问情况,等到周末,我们再去谈谈。”
  薄荷一听,顿觉心里一块石头落了地。生意上,纪澜的确是有着让人刮目相看的天分。怪不得他这么有把握的就对孟展提了那个条件,原来他早有打算。
  薄荷仔细一想,这件事虽然是自己的事业,但纪澜可以说是亲力亲为的为她帮了大忙,出谋划策,联络资源,提供资金。简直都快一手包办了所有的事,自己也就剩下四处跑跑腿了,大事难事都被他揽了过去。以两人目前的关系,薄荷觉得再对他说谢谢有点见外,但是内心里又真真切切的非常感谢他,于是还是忍不住说道:“纪澜,谢谢你。你真好。”
  说到最后三个字的时候,她突然脸红了,竟然有点像是说“我爱你”的那种意境。
  纪澜笑眯眯道:“我也觉得我的确很好,我要好得让你离不开我,一日不见如隔三秋。”
  薄荷忍不住笑了,相熟之后,他动不动就臭美一下,但一点也不讨厌,倒挺可爱。
  纪澜将她送到楼下,薄荷打开车门发现他也下了车,便问道:“你也要上去吗?”
  “太晚了,我不上去了,我有件事要对你说。”
  薄荷走到他跟前,“什么事啊?”
  纪澜上前两步,突然伸手抱住她的腰身,嘿嘿一笑:“吻别一下吧。”
  薄荷一听知道上了当,急忙推他,奈何纪澜高大又颇有一把子力气,丝毫不未所动,把她往怀里一收,便低头吻了上去。
  薄荷被他圈在怀里,一开始不甚配合,后来却觉得被他吻得浑身暖洋洋的,像是浮在一片云上,被阳光照着。等到两人分开,她才发现自己竟然不知何时已经把胳膊绕到了他的肩上,顿时就脸红了。
  纪澜笑眯眯道:“这样才像是情侣。你说是不是?”
  薄荷低低的嗯了一声,“你快回去吧。”
  “明天再见。”
  薄荷故意道:“太忙了,可能没空。”
  纪澜一副老太爷样:“再忙也得见我。”
  薄荷赶紧上楼了,生怕他再啰嗦。
  纪澜心满意足的上了车。开了一段时间,他想起来,刚才自己本来是要问她爱不爱自己,结果怎么绕来绕去,也没问出个所以然啊,不过她答应和他搭伙过日子了,这是不是她委婉的表示了她的爱意?或者说,她直接跳过了爱情的初级阶段,直接就奔着高级去了?纪先生发现,风花雪月这种事在薄姑娘这儿全然行不通,这就是一个脚踏实地的务实朴素的姑娘。
  周末晚上,容乾帮纪澜约到了惠美超市的副总刘崇,定在山海酒楼吃饭。下班后,纪澜开车接上薄荷,一起到了山海酒楼。容乾已经先到了,过了十几分钟,刘崇也来了,大约三十多岁,长的精瘦利落。
  容乾为大家做了介绍,刘崇和纪澜薄荷相互认识之后,便坐在了上首。
  容乾知道刘崇素来喜欢喝酒,今日明是请客吃饭,其实就是谈生意,于是特意准备了一瓶五粮液。
  倒酒之后,刘崇举起杯子笑道:“来,第一次见面,咱们碰一个。”
  纪澜端着酒杯干笑了一下,“刘总,不好意思,我对酒精过敏,一喝就是满脸红包。”
  容乾道:“他确实不能喝。”
  刘崇道:“那太遗憾了,来,容乾,咱俩干一杯。薄小姐你随意。”
  薄荷端起杯子,笑着对刘崇道:“翡翠进了超市,还要刘总多加关照,我来敬刘总一杯。”
  刘崇一见薄荷端酒杯的样子和她毫不怯场的口气就恍然明白自己刚才是小看这姑娘了,看来这是一个能喝的主儿。
  薄荷知道今日的饭局对自己至关重要,虽然刘崇是容乾的朋友,但他也是个商人,无利不为。既然他喜欢喝酒,那么等他喝得兴致高昂了,一些问题也就更好谈了。所以决定豁出去,反正有纪澜在身边,她就算醉一点也没关系。
  纪澜一见薄荷端起酒杯就暗暗懊恼刚才没有提前告诉薄荷不要喝酒。他是个久经沙场的人,深知这酒桌上,要么你一滴不沾,要么你血战到底,没有中途退场这一说的。但是薄荷已经主动应了战,这接下来,便可想而知了。
  纪澜暗暗着急,赶紧对刘崇谈起翡翠饮品进场的事,刘崇把条件一提,容乾在一旁帮腔,然后纪澜再砍砍价,半个小时之后,这事便谈得七七八八了。
  这功夫,刘崇和容乾,薄荷三个人已经把那瓶白酒喝下去了一大半。这中间,薄荷没少喝。纪澜急的在桌子下面一个劲地扯她的衣服,拉她的裙子,要不是怕她说他耍流氓,他急的都想挠她的大腿了。
  薄荷又好笑又好气,抽空把手伸到桌子底下去掰他的手。两个人在桌子底下忙的不亦乐乎。
  纪澜眼见薄女侠没有收山的意思,只好在桌子底下狠踢了容乾一脚。容乾哎呦一声,抬头就看见纪澜皮笑肉不笑的望着他:“不好意思。”
  容乾明白了他的意思,便对刘崇笑道:“刘总,今天咱们也别喝高了,这难得周末,一会儿回去好好陪着嫂子聊聊天,要是喝高了,回去还得让嫂子照顾你,回头肯定吵我。”
  刘崇笑道:“就是就是,你看,还是单身的好,没人管。”
  刘崇对着薄荷又举着杯子。“来,干杯,合作愉快。”
  纪澜看着薄荷红扑扑的脸蛋,水汪汪的眼睛,显然已经是醉意微醺,他实在忍无可忍,抢过薄荷手里的杯子,对刘崇笑了笑:“刘总,这一杯酒我替她喝了。”
  “你不是酒精过敏不能喝吗?”
  纪澜硬着头皮道:“那我喝完了去医院。我怕她喝醉了。”
  刘崇笑道:“那就算了,今天到此为止吧。挺尽兴的,很久都没碰见薄小姐这样的女中豪杰了,酒风好,直爽痛快。”
  薄荷笑着:“刘总谬赞了,以后还要常来常往,请多关照。”
  饭局终于结束,纪澜去买单,刚付完帐,就听见口袋里手机响了,拿出来一看却是薄荷的电话。
  就听薄女侠小猫一样:“纪澜,你来一趟女厕所。”
  纪澜一怔,女厕所?这地方我能去么我?
  32
  32、第 32 章 ...
  纪澜一怔,涩涩的问道:“我去女厕所合适吗?”
  薄荷抽着气道:“我摔到这儿了,脚好疼,你来扶我一下。”
  纪澜一听,急忙赶到女厕所,在门口敲了两声,问道:“里面有人吗?”
  “就我自己,你快进来。”
  纪澜这才推门而入,然后看见洗手台前,薄荷扶着脚踝坐在地上,一脸痛苦。
  “你怎么了,那儿摔着了?”
  “这下面有水,我滑了一跤,好像是崴着脚了。”
  “那只脚?”
  “这边。”
  “你忍着点,咱们去医院。”纪澜将薄荷小心抱起,走回包房。
  容乾和刘崇见到纪澜这副美人在怀的场面,都是一怔,刚想开两句玩笑调侃,这才发现薄荷皱着眉头。
  纪澜急道:“薄荷扭着脚了,对不起刘总,我得先送她去医院,容乾,你送刘总回去吧。”
  “唉,你们赶紧去吧。”
  到了医院,挂了急诊,医生初步诊断可能是骨折,让明天来拍片子看看。纪澜只好先把薄荷送回家。
  薄荷租的是条式楼,也没电梯,纪澜一口气把她背上了五楼,暗自庆幸自己平素一直在健身,要不然哪能关键时刻就变身为威猛先生啊。
  敲开门,薄豫一看女儿趴在纪澜背上,急忙就问:“这是怎么了?”
  “叔叔你别担心,她今天崴住脚了,明天早上我来接她去医院拍片子。”
  薄荷最怕父亲担心,也不敢说痛,强笑着说:“没事的,爸你别担心。”
  纪澜把薄荷背到房间里。
  薄豫觉得不大方便跟进去,便站在客厅里对卧房里看,眼看纪澜帮着薄荷脱外套,脱鞋子,又铺床摊被子,便觉得纪澜很体贴,很会照顾人,心里便又喜欢他几分。
  纪澜铺好被子,便想来帮薄荷脱袜子,但薄荷今天穿的是毛呢裙子,里面是连裤袜,她自然不敢让纪澜来帮她脱。
  纪澜却不避嫌,手伸到了她裙子上,薄荷死按住自己的裙子,低声道:“不要,我自己来。”
  纪澜瞪了她一眼:“你自己能行吗?”
  “我当然可以。”
  纪澜哼哼道:“都这会儿了还逞强呢?你还是不是个女人呐。柔弱一下又不会死,真是的。”
  他无奈地叹了口气,把被子盖到她身上,顺势捏了捏她的鼻子,“今晚上忍着点吧,明天一早我来接你。”
  薄荷忍着痛,艰涩的笑了一下:“纪澜,麻烦你了。”
  “说这话多见外啊,讨厌。”
  “你慢点开车,回去休息吧。”
  纪澜嗯了一声,在她脸上亲了一口,便出去和薄豫告辞。
  第二天一早,纪澜接了薄荷去医院,拍了片子一看果然是骨折了,还要打石膏。
  薄荷一听快急疯了:“那我工作怎么办呢,还有超市上货的事,哎,你说这时候我怎么就出了这么桩事儿啊。”
  “工作你还是辞了算了,等脚养好了,专心去销售翡翠绿茶,超市的事你不用管了,我让公司的厉经理去负责这个事,等你好了,你再去做。”
  薄荷又着急又难过,一腔热诚急着去大干一场的时候,老天偏给她开这个玩笑。她不甘心,但也无可奈何,从医院出来,一直撅着嘴,闷闷不乐的。
  纪澜开了一会儿车,正色道:“薄荷,我给你商量个事。你看你家只有你爸在,穿衣服上厕所这些事,他都不大方便帮你,而且你又住在五楼,上下很困难,你总不能让你爸背你吧,这可得一个月休养呢。不如你住在我家,于嫂也方便照顾你,再说我那儿有电梯,你还可以每天出来透透气。”
  薄荷明知道纪澜说的都是事实,但一想到两人目前的关系还没近到那一步,实在不好意思去他家里添麻烦,便道:“纪澜,我知道你是一片好心,可是我又没有和你结婚,就这么去你家,实在不好意思。”
  “没什么不好意思的,刚好你可以陪着我爷爷,他总是念叨着白天在家很无聊。”
  “可是,”
  纪澜道:“没什么可是的,我直接把你拉到我家了啊,等会儿我去你家,帮你带些衣物,再顺便告诉你爸爸一声,让他放心就是了。”
  薄荷听到这些话,心里暖洋洋的十分感动。她觉得自己真是幸运,无心插柳却收获了这样一份感情。和纪澜在一起,她一向强韧而理智的心也渐渐软了下来,不由自主的就想靠着他歇一歇,这种感觉她从未有过,即便以前和许淮在一起,那时候所有的事,都是她自己一力承担,许淮嘴上说爱她,却从没帮过她。
  婚恋中经常会听见这种说法,就是爱一个人,就要舍得为她花钱,这话听上去很世俗很物质,但是仔细一想其中的包含的道理,却也不得不说,就是这么一回事。舍得为你花钱只是表面,代表的是他舍得为你付出,认为你值得他付出。爱情不是嘴上说说我爱你,而是关键时刻,舍得为你付出一切,哪怕知道可能一份回报也没有。
  纪澜就给了她这样一种感觉,让她觉得有安心。
  薄荷就这样住在了纪家,老爷子自然是高高兴兴的欢迎她,纪澜自不必说了,一晚上都乐得合不上嘴,吃过晚饭就早早的把薄荷抱上了楼。
  老爷子不满地撇了撇嘴,“真抠门啊,是你媳妇,也是我孙媳妇啊,就知道两人世界,哼,臭小子。”
  纪澜把薄荷安顿到床上,在背后给她支了个大靠背,把手提电脑放在小书桌上,打开,然后挨着薄荷半躺在她身边,做大鸟依人状,乐滋滋道:“来,咱们一块看电影吧。”
  薄荷点了点头,突然笑眯眯道:“我想先看看你的Q。”
  纪澜干笑:“那有什么好看的。”
  薄荷难得露出一副娇嗔的模样,“就想看看嘛,你要是觉得不方便,那我就不看喽。”
  纪先生登录了Q,薄荷一看上面,分了很明细的栏目,包括爱人,好友,大学同学,高中同学,同事,朋友几栏。
  结果,Q一上线,就跳出来好几条信息,其中一条,是杜晓珂的。
  “纪澜,你的新女友有没有收拾你啊?”还配着一张幸灾乐祸的笑脸。
  纪澜想起看电视的事,咬牙道:“我想把她拖入到黑名单。”
  薄荷淡定的答道:“好啊,拖吧。”
  纪澜望了薄荷一眼,默默的把杜晓珂拖进了黑名单。
  薄女侠毫不手软的消灭了敌人,又幽幽问道:“我在那一栏啊。”
  纪澜点开了爱人那一栏,薄荷看见里面只有自己,顿时心里一阵甜蜜。
  这时,Q显示有一封邮件,是容乾发过来的。
  纪澜也没多想,就随手点开了,结果.......
  这是一个日本电影的片花,镜头很火爆,很动感,很少儿不宜......
  容乾还送了句话:兄弟,这是你最喜欢的女优最新力作,聊解饥渴啊......
  啊你的个头啊。纪澜一头黑线,手忙脚乱的把邮件关了,刚正不阿大义凌然的哼了一声:“容乾这厮真是太不厚道了。”
  薄荷扑哧一笑,然后抿着唇正色道:“你拿到隔壁看吧,这都是技术培训片,喜欢看就看吧,我就当不知道。”
  “谁说我喜欢?”
  “你不喜欢,容总会特意发给你啊。”
  “你......”
  “哎呀,都成年人了,还装什么清纯呢。”
  “......”
  “去吧去吧,我看看电视就行啦,麻烦你把电视帮我打开,我想看法制频道。”
  法制频道......纪先生就是因为怕薄荷拉着自己一起看法制频道的孟小佳,这才打主意让她看电脑的。
  纪先生彻底头大了,一狠心删除了邮件。“我坚决不看,你看我删除了。”
  薄荷忍着笑斜睨了他一眼,“你看,脸都红了哦,哎呀,莫非是青涩的处男么?”
  纪总被调戏的一头黑线,终于忍无可忍的绝地反击,把薄荷扑倒在靠背上。
  “唉唉,你放手啊,我是个病人呢。”
  “有这么伶牙俐齿的病人吗,看我不把你的嘴堵上。”
  两个人在床上闹成一团,薄荷支支吾吾的被堵上了嘴,过了很久,纪澜才饶了她。
  薄荷微微喘息,脸色红扑扑的十分动人。纪澜觉得自己的确是有饥渴的苗头了,赶紧起身去喝了一杯白水。
  再转回来时,他发现薄荷已经找好了一个电影。纪澜兴致勃勃的凑上去一看,竟然又是鬼片,当即便忿然指责薄荷:“这良辰美景花前月下的不看爱情片,看什么鬼片啊。你怎么这么没情趣哦。”
  薄荷笑着道:“那你选吧,我随便好了。”
  纪澜找了半天,找了一部美国喜剧爱情片。
  这果然是个爱情片,十五分钟后,大家开始爱了......又过了十几分钟,大家一不小心就爱到了床上......但是爱吧又不会爱,爱了半天也没爱对.....
  纪澜有点骑虎难下的感觉,这会儿换片吧,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薄荷肯定又要笑话他装清纯。
  要是不换吧,这未免有点尴尬,再偷偷斜瞄一眼发财妹妹,她可是一脸坦荡,认认真真的在看。
  于是,纪先生再次觉得自己要是此刻换片,绝对显得自己思想不端,于是,硬着头皮陪着发财妹妹看。
  片中的男主人公是个高中生,一心要在十七岁生日这天破处,但是由于各种搞笑原因,一直未能成功,在影片演到第四十五分钟的时候,他还在不屈不挠的努力。
  这都是第几次了,怎么还没成功啊,纪先生急着想换台啊,他心里质疑这还是美国娃吗?
  正在纪先生替那美国娃急的火烧火燎的时候,突听薄荷妹妹大刀阔斧地放了一句狠话:“纪总,真应该让你教教他!”
  33
  33、第 33 章 ...
  纪总百感交集地瞪着发财妹妹,心里的小火苗突突的跳着,这丫头老这么折磨他到底是要闹那样啊。
  薄荷笑得眼睛弯成了月牙,也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总之就是总想拿这事刺挠刺挠他,喜欢看他火急火燎,咬牙切齿却又拿她无可奈何的模样。
  纪澜终于瞅空把电影给关了,然后把大灯也关了,只开了盏床头的小灯,大鸟依人的靠着薄荷,柔情脉脉道:“这样真好,可以天天抱着你,闻着你的味道。”
  薄荷没说话,唇角却轻轻弯了起来,她也喜欢这样温馨恬淡的相守着,心里有着彼此。
  两个人在被窝里握着手,轻声轻语地闲聊,说着童年,说着大学生活,说着将来,好像有说不完的话,可以一直一直的聊到地久天长。
  最终,薄荷道:“天不早了,你明天还要上班,快去睡觉吧。”
  纪澜懒洋洋的抱住了她的腰,哼哼道:“我想和你睡在一起。”
  薄荷一下子从他手里抽出手,忙道:“不行不行。”
  “你怕什么,我又不会对你怎么样,你现在是个病人,我再怎么想要你,也不会动你的。我睡在你身边,万一你晚上想上厕所,或是想喝水,我可以帮你。”
  “我不是这个意思,我晚上睡不好,总是醒,这样也会影响你休息。我晚上不会上厕所,也没有夜里喝水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