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6部分

你看你们分开了这么久,你未婚,他未娶,我觉得冥冥之中,这是上天让你们复合的意思。”
  薄荷皱着眉道:“表哥,夜阑珊的工作我只做到月末,我另找了一份兼职,这段时间谢谢你的关照。我和许淮的事,请你别再插手了,感情的事外人左右不了。”
  江辽无奈地看着她,叹了口气:“你真是,唉。”
  薄荷转身走出了侧门,许淮一见她,便眼中一亮。
  “薄荷。”
  薄荷站在他面前停留了一下,却只说了一句再见,然后又补充道:“是再也不见的再见。”
  她快步走到纪澜车旁,暗自庆幸今天纪澜正好在这儿。纪澜坐在车里正在听歌,突然看见薄荷身后的许淮,猛然一怔。
  他立刻打开车门下来,问道:“他怎么又来了?”
  薄荷低声道:“表哥说你不是我男朋友,所以,唉。”
  说完,她正要上车,突然纪澜一把抱住了她。薄荷一怔,来不及反应,她的唇上落下来一个滚烫的吻。刹那间她脑子轰的一声,这是什么情况?太意外了,她怔在哪里不知所措。
  纪澜揽着她的腰将她按在了车座上,伸到她耳边道:“这下他该信了。”
  薄荷脸上一阵发烫,想恼,又恼不起来,便气呼呼道:“纪澜,你这方法太不好了,以后不能这样。”
  纪澜一脸无辜:“我是急中生智啊,这一下他绝对信了,我真的没别的意思,你别发飙啊。你要是觉得我占你便宜了,那你占回去吧。”
  薄荷看着纪澜的嘴唇,深刻的体会到了男女不平等。
  纪澜一本正经的开着车,异常的正人君子,目不斜视。
  这一吻倒真是效果奇佳,许淮终于彻底的消失了。
  薄荷辞去了夜阑珊的工作,抽空去了天然汇公司面试。天然汇公司是个刚成立的新公司,公司老总名叫孟展,刚过而立之年,自己创业,资金并不雄厚,所以没打什么广告,产品销路一直不大好,特别是进了冬季,街面上的一些摊点纷纷撤了货,销量大幅下降。
  薄荷因为没有做过销售,所以没有应聘全职,先应聘兼职销售人员,她想先看看自己有没有这方面的能力和悟性。这些日子她一直在网上留意饮品销售方面的信息,对怎么开展业务,她心里初步有了一些自己的想法,既然是冬季,街面上的生意不行,那她就去室内场所推销,比如健身房和电影院等。
  孟展对薄荷的一系列想法十分感兴趣,两个人谈了许久。
  被录用之后,薄荷十分兴奋。她希望这是一个开端,如果这个冬天自己做得好,明年春末可以拿到一个中小城市的代理权,收入肯定比工资要高得多了。
  薄荷每天晚上开始跑各个电影院健身房酒吧等室内场所。一开始总是很难,但她锲而不舍的去和人谈,而孟展也急于开拓市场,给了一些免费的饮品以作广告支持,同期招来的业务员中,薄荷的业绩是最好的,她越做越有信心,一心等待春天来临,便辞去工作,专职去开拓一个市场。
  转眼就到了元旦。一大早,蒋琳就打过来电话。“薄荷,等会儿纪澜去接着你和楚笑笑,先把你们俩送到我家。”
  薄荷赶紧收拾东西,又化了点淡装。因为工作的缘故,她也习惯了每天化装,但今天是蒋琳的婚礼,她格外又扫了点腮红在脸颊上,看上去比较喜气。
  过了一会儿,纪澜到了楼下,薄荷拿着一个帆布包就匆匆下楼了。
  打开车门,纪澜打量了她几眼。
  她今天格外漂亮,神采奕奕的双目上扫了淡绿色的眼影,显得特别清新妩媚。红唇嫣然,像是熟透的蜜桃,他吞了下口水,上回怕她发飙,没敢放肆,真是意犹未尽啊。
  薄荷见他直直地望着自己,便问:“怎么了?哪儿不合适?”
  纪澜哦了一声,眼光往下挪了挪,道:“你今天怎么穿个黑大衣啊,你不是伴娘么?”
  薄荷从帆布包里拿出那件裙子,对纪澜笑了笑:“我怕冷,等到了蒋琳家再换上。”
  纪澜一见那件裙子,当即郁结了。
  这露得也太多了吧,这也太性感了吧,今天的婚礼,说白了那其实就是同学聚会啊,来的基本上都是男同学,那简直就是危机四伏啊,她穿成这样,到底是想闹那样啊!
  22
  22、第 22 章 ...
  纪澜指着裙子下摆,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这可全是蕾丝,这么透你也敢穿啊?”
  薄荷指着上半截道:“这上面是缎面的,一点不透。”
  纪澜瞪着眼道:“这点布只能盖个大腿根好吧。你要是一弯腰,内裤都露了。”
  薄荷脸上热乎乎的很无语,纪同学你说话能不那么直接么?
  纪澜把裙子拿了过去,鄙夷地撇着嘴:“你挑衣服都是什么眼光啊。”
  “是蒋琳帮我挑的。”
  纪澜很不屑地抖落着蕾丝裙摆,胡乱扯了两把,“我看看这结实不结实。”
  话音未落,就听“刺啦”一声,蕾丝和缎面分道扬镳了,一个半尺长的大口子很无辜的在纪先生指下诞生了。
  薄荷瞠目结舌:“你干嘛?”
  纪澜立刻露出诚挚的歉意:“这也太不结实了吧,幸亏我试着拽了一下,这要是一会儿在婚礼上,一不小心挂到那儿,可就惨了。”
  薄荷急道:“你那么使劲拽,不烂才怪,现在可怎么办?”
  “我赔你一件好了,真是对不起,对不起。”
  薄荷眼见纪澜一脸真诚的歉意,只好也不再说什么,只能去另买一件了。
  纪澜带着她到了一家婚纱店,亲自给她挑了一件裙子。
  薄荷本来就对穿着没什么讲究,试穿了一下,揽镜自照也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她回头望了一眼纪澜,征询他的意见:“你觉得怎么样?”
  纪澜正色道:“好看!圣洁而不容侵犯,就这件吧。”
  时间很紧,薄荷也没功夫细挑,听纪澜这么一说,便直接穿在身上,外面套上大衣就走了。
  快到楚笑笑家的时候,薄荷给她打了个电话,过了一会儿,车子到了大门口,就见楚笑笑已经站着台阶上等着。
  她盘起了头发,妆容精致漂亮,穿着一件粉色的大衣,下摆露出一圈白色的蕾丝花边。车里开着暖气,上车之后,楚笑笑就脱了大衣,露出里面的伴娘礼服。身材婀娜有致,十分抢眼。
  薄荷真诚的赞道:“笑笑,你身材真好。”
  楚笑笑看了一眼薄荷身上的衣服,便问道:“你身上这件不是咱们上回选的那件礼服啊?”
  “唉,不好意思,刚才不小心礼服下面的蕾丝边裂了个大口子,只好临时又去买了一件。”
  楚笑笑便笑着开玩笑:“这件有点像修女服。”
  “你也觉得啊?”
  “是啊,太宽松了,一点也不显身材。”
  薄荷抬头看了看纪澜,他一声不吭,专心致志的开着车。
  到了蒋琳家楼下,纪澜把两人放下就去找严未了。
  蒋琳已经化好了妆,盘好了头发,穿着婚纱等在闺房里。蒋妈妈坐在一边拉着蒋琳的手,又是哭又是笑的,一边高兴一边难过。
  蒋琳倒是一味的高兴,以后再也不用四处相亲了,也不再被人唠叨了,以后不论做什么事都有一个人全心全意的陪伴,这种踏踏实实的感觉让她觉得很幸福。随着年岁见长,女人对幸福的期翼就越来越实际了,在无奈中适度的妥协,在不完美中寻找平衡,把自己安放在一个不那么惊心动魄但能细水长流的的婚姻里安然从容的老去。
  十点半的时候,严未带着迎亲的队伍来了,经过一系列的形式上的通关考验,严未成功的把新娘抱到了婚车上。
  到了饭店,婚庆礼仪公司的司仪开始张罗着婚礼正式进行。因为客人比较多,严未把整个酒店的二楼全包下了。来宾除了同事,朋友,亲戚,基本上都是他的大学同学。因为严未是校学生会的,所以除了本班的同学还有外班同学,济济一堂,几乎就是一个大型的同学聚会。
  毕业多年,大家的年岁已经不小,很多已经名花有主的便带着家眷前来。
  薄荷作为媒人,被司仪请上台讲了几句话,结果台下的同学认出了她,很是激动。
  “唉,那不是咱们班同学吗。”
  “就是就是,好神奇啊,居然是严未的媒人。”
  薄荷讲完严未和蒋琳的相识,便下来和同学们打招呼。毕业之后她几乎没怎么和同学们联系,几年不见,乍一出现便是严未的媒人,顿时就成了焦点人物,众人七嘴八舌的围着她。
  纪澜坐在旁边,目光在各位同学身上巡视了一遍,带了家眷的草草扫了一眼不多关注,重点是那些单身赴宴的。
  婚礼仪式结束之后,大家便开始就餐,同学们在一起自然也就少不了喝酒助兴。薄荷喝酒向来不犯怵,喝了几杯之后,只见纪澜一滴不沾,便低声问道:“你怎么不喝啊?”
  纪澜笑了笑:“我等会儿要开车,你也少喝点。”
  薄荷笑着嗯了一声。
  婚宴结束之后,客人告辞离去,同学这几桌却没有散摊的意思。大家毕业之后也不是经常见面,这次严未结婚,难得相聚,又是元旦放假,于是便约好去酒店楼上的KTV唱歌欢聚。
  蒋琳带着薄荷和楚笑笑去酒店定好的房间里换下了礼服。
  楚笑笑便轻声道:“琳琳,我先回去了,他们同学聚会,我是个外人,也不认识大家。”
  蒋琳忙道:“你别走啊,你不是认识薄荷和严未吗,纪澜也在,多好的机会啊。”
  楚笑笑不好意思的撇了撇嘴:“他对我没那个意思。”
  蒋琳笑道:“这才见两面呢,你急什么啊,他没什么表示,这说明他不好色。”
  薄荷站在一旁听出了蒋琳的意思,敢情是想撮合楚笑笑和纪澜呢,她顿时来了精神,楚笑笑可是现成的一个美女,可比什么上电视和婚介所靠谱多了,而且最关键的是,楚笑笑对纪澜看上去蛮有好感的。这要是两人成了,她就可以顺利的脱身了。
  于是,薄荷也道:“一块去玩吧,反正放假你也没事。纪澜这人有点迟钝,多接触几次就好了。”
  楚笑笑便随着两人一块上了酒店楼上的KTV包房。同学们已经在里面热火朝天的开始了,新娘到场之后,大家格外兴奋,打算闹一闹严未和蒋琳。
  一开始的节目还比较文艺,比如抢凳子啊,击鼓传花唱情歌啊等小游戏,后来气氛越来越高涨,大家也越来越豪放,开始玩真心话大冒险的游戏。
  其实大家的目的很明显,就是想齐心协力地调戏严未。张明一向是班里的搞怪高手,于是严未第一场就被问了这么一个问题:你和蒋琳提前洞房过没有。
  全场的气氛顿时达到了高,潮。连女同学都笑出了声。
  蒋琳又羞又窘,趴在楚笑笑的肩膀上,挡住了脸。
  薄荷忍着笑意,眼见严未的脸色红得像是一个秋柿子。
  张明又火上浇油道:“说不说?大冒险可就是跳脱衣舞啊。”
  脱衣舞太具挑战性了,严未只好“羞涩”地选择了真心话:没有。
  大家哄笑成一团。尤其是纪澜,还极不厚道地鼓了掌。
  出来混总是要还的,结果第二轮的真心话大冒险就逮住了纪澜。
  薄荷一副看好戏的表情乐呵呵的望着纪澜,无论怎么都没想到,张明同学居然问了那么猥琐的一个问题:你是不是处男?
  全场乐得东倒西歪,薄荷也乐了,就看纪澜怎么应答。
  纪澜的神色很微妙,好像先朝着她这边看了一眼。然后就掉过头去。
  她以为纪澜一定会选择真心话,结果他却选择了大冒险。
  张明阴险的笑着:“白酒一大杯啊。算了,还是真心话吧。”
  严未和容乾也叫道:“哎呀,真心话吧。”
  全场响应严未和容乾的提议,结果薄荷眼睁睁看着纪澜举起了大玻璃杯。
  这是薄荷第一次见他喝酒,虽然和他一起吃过好几次饭,但每次他都是开车,所以不喝酒,没想到他酒量还不错,那么大的玻璃杯,里面的白酒怎么说也有三两,他一口气就喝了。
  严未和容乾的模样都很吃惊,张明好像也惊呆了,愣愣地看着纪澜。
  纪澜放下杯子坐在旁边,朝着薄荷看了一眼。薄荷心里一动,隐隐有点遗憾,他选择了大冒险。
  大家一直玩到傍晚时分才各自散场,放了严未回家洞房。
  容乾从公司叫来几个人,开车把大家送回家。不料薄荷回到家不久,接到一个陌生的电话,接通原来是容乾。
  “薄荷,你赶紧去一趟省人民医院的急症室。”
  “怎么了?”
  “纪澜他酒精过敏,要输液,你来关照他一下。”
  薄荷忙问:“过敏的很严重吗?”
  “嗯,你赶紧来吧。”
  薄荷这才知道为何严未和容乾都让他选真心话了,原来张明他们都知道纪澜不能喝白酒。
  薄荷匆匆赶到医院,看见一脸红包的纪澜,真是又好笑又好气,忍不住就抱怨道:“你不能喝酒,你干嘛非要喝啊,说句真心话就那么难么?”
  纪澜脸色黑红黑红的,“那种话题你让我怎么回答。”
  薄荷横了他一眼:“你就实话实话呗。”
  纪澜很无语地望着她。
  结果,薄荷又从鼻子里低声哼了一句:“你以为你不说,大家就不知道你不是处男啊。”
  纪澜瞬间内伤。
  23
  23、第 23 章 ...
  薄荷见纪澜一脸郁结,便伸手拍拍他的肩头,正色道:“纪先生,你这么大年纪了,失过身是很正常的,不必纠结。”
  纪澜一头黑线,望着薄荷笑意盈盈的脸蛋,真是无语凝噎,又爱又恨。还不是因为她,他才如此凄惨,结果她还笑得这么开心,一副置身事外,与己无关的模样。他暗暗咬牙,真恨不得扑上去蹂躏一番。
  薄荷见他一声不吭,两眼发光,便关切的问:“你好点么?”
  纪澜断然道:“不好。”
  薄荷又笑着调侃道:“我没想到你这么柔弱,又是晕血又是过敏的。”
  纪澜一听便沉下脸貌似不悦,过了一会儿突然又露出一个意味深长的微笑:“我会让你看到我强壮的一面的。”
  纪澜虽然和她相处了很久,也担着男女朋友的名头干了一些男女朋友该干的事,但他每次都打着为她解围的旗号,又端着一副正人君子的模样,也从未说过半句暧昧的话语,也没表白过一丁点心思,所以薄荷自然是无论如何也想不到他所说的话是什么意思,只当是他要表决心锻炼身体。
  眼看他神志清楚,全然不像容乾电话里说的那么严重,薄荷便道:“其实我不用来的,我还以为你多严重呢。”
  纪澜只觉得心脏隐隐有碎掉的迹象,喉头发哽喝出一句:“你知不知道,酒精过敏也有生命危险的,你难道就不该来看看?真是冷血无情。”
  薄荷不知他突然发飙是为何,忙道:“不是,我是说,你看上去也就是脸上起了点疙瘩,没什么大碍。”
  纪澜呼腾一下掀起了羊绒衫,义愤填膺的指着自己的肚子:“你看看我身上!”
  薄荷避之不及,于是就看见了纪先生的腹肌。虽然上面起了不少的红疙瘩,但还是能看出来那肌肉还挺结实的,肤色也不错,质感光滑。
  纪澜一时激愤,全然未觉得露肉有何不妥,薄荷有点不自在,便移开了目光。
  不想纪澜又扭过身,把后背对着她,“你看,我后背也是。”
  薄荷不好意思看,便低着头没吭声,就听纪澜抱怨道:“这都是因为你。”
  薄荷奇道:“怎么会是因为我呢?”
  纪澜欲言又止,满腹委屈无从发泄,拉下羊绒衫悻悻道:“反正就是因为你。”
  薄荷觉得他这话明显的透着不讲理,但此刻勉强将他视为一个病人,自然也不去计较,大姐姐般的帮他提着药,出了医院,一路上还在心说,这让我来一趟医院的确也没什么用啊,就为了看看你身上的红疙瘩或是腹肌?
  她并不知道容乾那个电话是纪澜让打的。纪先生满心满意的盼望着薄荷来了能表露一些他想看到的情绪,结果一丝一毫也没有。这种失望简直让人黯然心碎。
  其实男人也有娇气的一面,特别是在生病的时候,总喜欢在自己喜欢的人面前撒一撒娇,渴盼引起你的关注。你要是觉得他很柔弱,那你就错了,他只不过是让你焦急担心,让你对他万般呵护,让你感觉到他的重要,让你觉得这世上他是唯一,万万不可大意,一定要捧在手心里细细爱护才好。
  纪澜正是这番心思,不料薄荷素来是个坚韧的女性,开刀住院在她心里才算的上是个事,这类小毛病说实话,心里压根就没看上,不仅不起怜悯爱怜之心,反倒觉得自己实在没必要大张旗鼓的来一趟医院。
  两人在医院门口打了车,纪澜先把薄荷送回家。薄荷下车之后,纪澜又叫住了她。
  薄荷回身问道:“什么事?”
  “你明天......”纪澜话说了一半,意欲让薄荷自己领会下半截的意思,不料薄荷丝毫也不善解人意,瞪着眼睛又问:“明天怎么了?”
  纪澜无奈,哼唧了一下道:“你明天来我家吧。”
  薄荷又问:“去你家干嘛?”
  “你说干嘛,我生病了啊!”纪澜实在忍无可忍的生了气,他素来不怎么生病,这一次过敏对来他来说,简直就是一次“重病”,她竟然一点关切之意都没有,这简直......太过分了!
  薄荷有点好笑,便道:“你吃吃药在家养一养就好了,我又不是医生,去你家也没用啊。”
  纪澜瞠目结舌地看着她转身走了,心里又是一番爱恨交织。
  薄荷翌日趁着放假又去跑销售网点,一直忙到了傍晚。
  这边纪先生望眼欲穿地盼了她一天,眼见太都黑了,那人竟然真的没来,竟然真的连个电话都没打过来关心一下他的病体,真是气得想要杀将过去。
  他拿着手机翻来覆去的看着那个号码,想拨打又觉得不妥。因为昨天要求她过来看望已经被当场拒绝了。
  于是,他想了想便去楼下找老爷子。
  过了一会儿,薄荷就接到了老人的电话。
  “薄荷啊,你今天怎么没来玩啊,元旦不是放假吗?”
  “爷爷,我找了份兼职,所以今天没休息。”
  “丫头过来吃晚饭吧。纪澜今天不舒服,特别需要你的关怀和爱护啊。你今天没来,他一整天都无精打采的唉声叹气,跟个野鸡似的没着没落的在屋子里瞎扑腾,我都看不下去了。你赶紧来安抚安抚吧。”
  薄荷听着这话就觉得脸上一热,但老人这么说了,她也不好推拒,便答应了。
  老人放下电话,就对纪澜道:“这丫头又去做兼职了,你知道吗?”
  纪澜一听,当即从沙发上坐了起来。
  “什么兼职啊?”
  “等会儿你问问,天天忙成这样,这结婚了那有空生孩子啊。”老人想得比较远,想到重孙子的将来颇有点犯愁。
  纪澜心里又是一阵泛酸,她换工作都没告诉他一声。
  薄荷到了纪家,先仔细看了看纪澜的脸,好似强了些,疙瘩没那么红了。
  纪澜颇为受用这种目光,只是有点遗憾这目光只有关切,好像未有爱慕。
  “你今天好多了。”
  “嗯,听说你又找兼职了?”
  “是啊,我没告诉你?”
  纪澜不满道:“没。”
  “那我可能是忘了。”薄荷抱歉的笑笑,便将天然汇公司的事对纪澜讲了。
  纪澜听到最后,神色越来越不好看。等到薄荷讲完,他当即就来了一句:“你去外地了,那我怎么办?”
  薄荷一怔:“怎么了?”这事完全和他没关系吧。
  纪澜欲言又止,真实想法又不能直接表露,只好道:“咱俩不是假冒恋人关系吗。”
  薄荷随口道:“那就异地恋呗。”
  纪澜心有力而力不足的望着面前这个人,真是浑身有力气却不知道往哪里使。
  如果不支持她做这件事,她何年何月能还清债务是个问题,而不还清债务,她便立志不肯嫁人。若是支持她,她便要离开本市,这一去一年半载的,两人之间可就更是没谱了。
  纪澜异常地矛盾。
  心不在焉的吃完晚饭,纪澜开车送她回去,一路上十分郁闷,左右为难。
  眼看到了薄家楼下,纪澜终于理出个头绪,对薄荷道:“天然汇公司这份工作我觉得挺有前途的,你为何不争取本市的代理权呢?这样也方便照顾你爸爸。”
  “我倒是想争取本市的代理权,这里人口多,消费能力高,销售渠道也多样,但是这是省级市,代理费很贵的,我没钱啊。其实一些大公司,地级市县级市都要代理费的,只不过天然汇是个小公司,刚起步,所以才提出免受代理费,孟展的意图是,想通过这种方式培养一批销售精英,先在小城市磨练一下,然后将来把大城市的代理权交给他们。”
  “他这方法也不错,不过我觉得你还是应该争取本市的代理权比较好,我想和他谈谈,你能约个时间吗?”
  “你和他谈什么?你也有意向想要代理这个饮品?”
  纪澜无语,叹了口气道:“当然不是,我是想帮你谈啊。”
  薄荷讪讪的笑了笑:“这个不用谈了,省级市的代理费是五万。我已经问过了。”
  纪澜点了点头,“我知道,这些问题我去谈。公司的一些业务合同,都是我去谈的,这方面我很有经验。”
  “就算你能谈到本市的代理,我也拿不出代理费。”
  “代理费我可以先借你,你要是做出了成绩,还钱也就是一年的事。”
  薄荷心里莫名的有些感动,想说谢谢又觉得太清淡了些,望着纪澜熠熠生辉的眉目,觉得眼前这男人要是谈起生意来,全然一副成熟稳重的样子,倒是十分的动人。和在病房里撩起衣服露腹肌的那个人,仿佛不是一个人,不过两者都很养眼,各有味道。
  薄荷一时晃神,纪澜便借机放肆的盯着她看了很久,车里陷入一片微妙的静默。
  此刻虽不是良辰美景,但车内温暖如春,放着轻缓低柔的音乐,颇有点暧昧的味道,纪先生正想酝酿点情绪说点煽情之语,稍作试探,只听薄荷轻声细语的极其真诚地说了一句:“纪澜你真是个好人。”
  纪先生瞬间有种不详的预感,小说里被发好人卡的特么的那都是炮灰啊!
  24
  24、第 24 章 ...
  薄荷回到家,便上网给孟展写电子邮件。
  孟展要求手下的兼职销售人员每天都要用电子邮件汇报一天的工作进展和网点的销售情况。
  薄荷填好销售表格,在电子邮件后又附加了一句,说自己有个朋友有意向签下本市的代理合同,想约个时间和孟总谈谈。
  孟展很快回复,约在周五的下午六点在天然汇公司面谈。薄荷便给纪澜发了个短信,问他周五可有空。纪澜自然是有空,便是没空,也会挤出空来。
  翌日薄荷去上班,见到新婚的蒋琳神采飞扬,一脸甜蜜。因为严未单位太忙,休不了婚假,所以她也来上班了,把婚假留到春节,再和严未去海南补过蜜月。
  薄荷见到蒋琳面带幸福的模样,心里也颇为羡慕,虽然她心底早就对那种所谓生死不渝的爱情不报指望,但总归还是想有个人能和自己携手度过一生,至于有多少的爱情,她并不强求,她从父母身上看到的是,亲情更能持久,虽然没有所谓的爱情,但也能相濡以沫。
  她觉得能像蒋琳这样找个忠实可靠的人也就行了。
  晚上回到家,薄荷看见父亲正拿着一张照片在看。
  薄荷凑上去一看,是个挺清秀的年轻人。
  “爸,这是谁啊?”
  薄豫笑嘻嘻的把照片递给薄荷,“这是黄阿姨的侄子,在医院上班。也是从咱们县城一高考上大学的,和你同年,没准你们还认识呢。”
  自从上回纪澜来说了那一番话之后,薄豫就开始私下里四处托人了。
  薄荷一听明白过来了,“这是给我介绍对象呢?”
  “是啊,我给好几个老乡都打了电话。江辽一心想要撮合你和许淮,就不指望他了。”
  “爸,你看我整天忙成这样哪有时间谈恋爱啊,再说我还欠了这么多钱。”
  “你先谈着,又不是马上结婚,等你还完钱,那还要好几年呢,你马上都快三十了,到时候可不好找对象。上一回纪澜说他的朋友年岁大了都嫁给了离异的,当后妈的都有。”
  “那有那么夸张,再说了就算离异的又怎么了。只要对我不就行了。”
  薄豫一听急了:“那可不行,你可不能找什么离异带孩子的,这个张帆你去见见吧,我让黄阿姨约个时间。”
  “爸你还当真啊?”
  “我当然是真的,你以为我和你开玩笑呢,这要是你妈活着,早逼着你去找对象了,你马上都二十七了,你想愁死你爸啊。”
  薄豫皱着眉头想发火。
  薄荷只好答应:“那行,你让黄阿姨约时间吧,不过我先说好,我要是对他没感觉,你可不能勉强我。”
  “我当然不会勉强你,我也不逼着你马上结婚,但是至少得有个对象放在哪儿让我安心哪。你以为你还十七八呢,你妈二十二岁就和我结婚了。哎,真是愁死我了。”
  薄荷见父亲发了脾气,也不敢惹他生气,便坐到他身边,抱着他的胳膊笑嘻嘻道:“爸你说的对,我都听你的。”
  薄豫这才松了口气,脸色也和缓了许多。
  “爸都是为你好。”
  “我知道,我一定会结婚的,你放心吧。”
  周五下班之后,纪澜开着车接着薄荷,两人到了天然汇公司。
  薄荷发现今天的纪澜的穿着比平素要严谨正式的多,一身浅灰色西装,外面是一件深灰色的大衣,显得他身材高大匀称,仪表堂堂。他腿长肩阔,穿着这种风格的衣衫特别显得英俊。
  薄荷感觉到了纪总强大的气场,也惊艳于纪先生的美色,但这种视觉上的震撼感只维持了几秒钟,她突然想到了他杀鱼时柔弱地晕了血,过敏时起了一身旖旎的红疙瘩,于是便忍不住噗嗤笑出声。
  纪澜扭头看了看她,不解其意:“你笑什么?”
  “没什么,没什么。”
  薄荷自然不会说,抿着笑望着他,眼前晃着许多风情万种的小红包。
  这样的笑容让纪总心里一阵荡漾。
  到了天然汇公司,孟展刚开完会出来。薄荷上前介绍了纪澜,孟展接过纪澜的名片,忙热情的迎进了会客室。
  纪澜平时和薄荷在一起嘻嘻哈哈的很家常,从未和她谈过生意上的事,所以,这还是薄荷第一次见到纪澜和人谈生意,谈合同,颇为惊艳。
  两个小时之后,纪澜成功的谈下了本市的代理权,代理费五万被他谈成了货物,而不是现金。本来孟展不肯答应,但纪澜提出一个条件,就是保证两个月内会在本市三十家超市上货。
  孟展对这个条件异常心动,便没有在代理费上多做纠缠,因为超市上货,他老早就去打听过了,进场费不是一笔小数目。
  薄荷几乎插不上什么话,旁听在侧,学到了不少东西,心里对纪澜异常的敬佩。果然是天生的生意人,杀伐决断带着一股霸气,不大功夫就反客为主了。
  谈判结束,两人从公司出来,薄荷看了看手机。
  上面有张帆的一条短信,措辞很客气,又不显得突兀。今晚的约会薄荷并未当回事,心里满满当当的都是自己的生意,上了车,便问道:“纪澜,那五万块的货物我怎么处理呢?要是卖不掉怎么办?”
  “这个你不用担心,超市上货之后,其中一部分就作为货物,另一部分作为赠品,比如商场购物满48元,赠送一瓶饮料,这样就当是广告投入。”
  “嗯,那超市的进场费怎么办?”
  “我先帮你垫付吧,也没多少钱。”
  薄荷心里十分感动,再次由衷地给纪总发了一张好人卡。
  纪澜对好人卡很没好感,颇为失望地叹了口气:“其实封建社会也有好的一面啊。”
  薄荷对他突然思维跳跃至此颇为不解:“什么意思?”
  纪澜望了她一眼,幽幽道:“那会儿的姑娘不时兴发好人卡,经常以身相报什么的。”
  薄荷只当他是开玩笑,笑道:“我现在欠你越来越多了,纪澜你就不怕我还不上你的钱啊。”
  “还不上钱,这不还有人么。”
  薄荷接着玩笑往下开:“行,回头还不上钱,我就给你当丫鬟去。”
  纪澜嘿嘿一笑:“你说话可要算话啊。”
  薄荷笑着点头:“纪老爷,麻烦你把我顺道放在人和酒店吧。”
  “你干嘛?”
  “我今天,嗯,相亲去。”
  “什么?你去相亲?”
  纪澜如同中了一个晴天霹雳,瞪着眼道:“你不是说你不还完帐就不考虑结婚吗?”
  “是啊,可是我爸非要逼我去,他身体不好我也不能惹他生气,就当是去走个过场吧。”
  纪澜双手握着方向盘,目露凶光。
  薄荷问道:“你怎么了?”
  纪先生默不作声,伤痕累累地开着车。坑哥啊这是.......
  到了人和酒店,薄荷下了车,对纪澜说了声再见,就看见纪先生阴沉着脸,气场强大的驾车绝尘而去。
  薄荷觉得纪老爷的小孩子脾气,时常让人摸不着头脑,大约是从小就养尊处优,长大又顺风顺水的缘故,是以性格比较的难以琢磨。
  走进酒店,薄荷一眼就看见了张帆,因为已经看见过他的照片。
  张帆一看就是那种内向腼腆的人,斯斯文文的颇为清秀。
  薄荷是第一次相亲,张帆是已经相亲过十几场的人,稍稍好点。两人坐着一块,最初有点尴尬别扭,但毕竟是同乡,又是校友,有一些话题可聊,薄荷权当是和老乡聊天,私心里并没有抱着很重的相亲念头,所以聊了一会儿,气氛便好了许多。
  张帆其实一早就认识薄荷,那会儿她算是一高的校花。不过薄荷不认识他,张帆说起过去,薄荷才知道原来他见过自己,怪不得刚才自己一走进来,他就站起身来打招呼。
  两人正聊着,突然,薄荷看见一个熟悉的身影从门口走了过来,竟然是纪澜!
  不过,他好像根本没看见她,东张西望了一下,貌似在找座位,然后就朝着薄荷这一桌走了过来。
  薄荷心里奇怪,难道是刚才有什么事忘说了?但他的表情看着不像啊,好像是来吃饭的样子,悠悠闲闲的四处打量,关键是他根本没看自己,仰着脸跟领导视察一样。
  眼看他就要走过自己这一桌,薄荷正犹豫着要不要给他打个招呼,突然纪澜眼皮往下一搭,目光刚刚好落在薄荷脸上,当即露出一幅大惊失色又大喜过望的表情:“哎呀,你怎么也在这儿吃饭?真是巧啊!”
  纪先生这一脸骤然相逢的表情,让薄荷十分地莫名其妙,刚才明明是他把自己放在这大门口的好吧。
  25
  25、第 25 章 ...
  既然纪先生做出了一副偶然巧遇的架势,当着外人的面,薄荷自然也不好戳穿他,毕竟和他的关系比张帆近得多了,于情于理都要向着他,于是薄荷便顺着他的话道:“真是巧,没想到会碰到你,你也来这儿吃饭吗?”
  纪先生微微轻笑点了点头,施施然坐下了。坐下之后才仿佛觉得有点不妥,又客客气气地问了一句:“我可以坐在这儿吗?”
  薄荷含笑不语,心说,你不是已经坐下了么。
  张帆倒是客客气气的说道:“请坐请坐,一起吃吧。”
  他一点也没觉察出什么异样,真的以为纪澜和薄荷是偶遇,心里只是遗憾自己运气有点差,好不容易和薄荷聊出点感觉,突然杀出一位大学同学来。不过本着爱屋及乌的原则,对薄荷的大学同学自然也要礼遇,这样方显得自己有礼节。
  薄荷给两人做了介绍,然后叫来服务员,又加了几道菜。
  纪澜出入商场多年,和陌生人打交道自是毫不拘谨,不大工夫就颇为自如地和张帆聊得十分投机。
  薄荷暗自佩服纪先生的口才,她发现纪先生只要和男人在一起就格外的沉稳成熟,但一和她在一起的时候,就莫名其妙的幼稚起来,这是怎么回事?
  渐渐地,薄荷有种错觉,这是张帆来相纪澜的亲了,两人一见如故,相谈甚欢,自己才是后来插进来的那一位。
  三个人吃完饭一起走出饭店,纪澜开着车先将张帆送回家。
  张帆下车后还和纪澜交换了手机号码,简直像是相逢恨晚的一对至交,依依惜别。
  薄荷颇为唏嘘:“你们俩真热乎,看来没我什么事了。”
  纪澜笑嘻嘻的一掀眉毛:“你吃醋了么?我是替你来考察一下这位男士的。”
  “那你考察结果如何呢?”
  “还不错,”顿了顿,他又道:“但是没我好。”
  薄荷忍不住笑出声来:“纪先生你能谦虚点么?”
  纪澜断然道:“不能。”
  纪先生方才那经天纬地的高大形象瞬间变得十分的傲娇臭美。薄荷莞尔一笑,深深觉得男人要是自信起来,通常另一只脚就跨在自恋的门槛里。
  纪澜言归正传,关切地问道:“这位张先生,你打算怎么办?”
  “我也正在犯愁呢。我爸的意思是不逼我马上结婚,但至少有个结婚对象放在哪儿可以随时待命。我对张帆没什么感觉,不想再和他继续约会,但是我要是拒绝了他,我爸肯定会再接再厉继续为我安排相亲。”
  纪澜沉吟了片刻,道:“我有个主意。”
  “什么主意?”
  “你就说我是你男朋友。”
  “这怎么能行呢?”
  “反正你都在我爷爷面前帮我糊弄了很久了,我帮帮你也是应该的,等会儿我和你一块回家吧。”
  “我觉得不合适。”
  纪澜正色道:“这样一来,你爸也就不逼着你了。要不然,你就得三天两头的相亲。你是不是也想上众里寻他呢?”
  薄荷笑了:“我爸可没有你爷爷那么新潮。”
  转眼到了薄家楼下,纪澜停了车,便随着薄荷一起上了楼。
  薄荷心里很是犹豫,虽然纪澜一本正经的提出帮忙,丝毫没有半点暧昧之意,但她总觉得这么和纪澜互相帮助,透着一种莫名其妙的暧昧。这一刻她也体会到了当日纪澜找自己帮忙的那种心情,如果不给家里一个交代,就不要想安生。但是,这样糊弄父亲,到底是于心不安。
  纪澜看得出来她犹犹豫豫的,所以一进了家门就抓紧时间对着薄豫开始“招认”,不给薄荷反悔的机会。
  “叔叔,今天薄荷相亲我也去了。”
  薄豫一愣:“你也去了?小伙子怎么样?”
  “嗯,不错,不过我觉得我比他还好。”
  薄豫哈哈笑了,觉得小纪同学很幽默,但没听出来他是什么意思。
  纪澜诚诚恳恳的说道:“叔叔,其实,我一直喜欢薄荷,但是她总是说她要挣钱还账,不考虑恋爱结婚的事,所以我也就忍着没吭。今天一看她都去相亲了,我也就不能再忍了,就对她明说了,没想到薄荷也喜欢我,于是,叔叔,你看相亲这事,以后就用不着了。”
  薄荷在一边听得脸上只发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