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4部分

,连出院也不露面。许淮曾在医院见过严未两次,而且父亲出院那天,也是严未和纪澜来接的,如果说他是自己的男朋友,比较像。可是现在严未每晚忙着约会,实在不好意思叫他来冒充自己男友,于是,她就想到了纪澜。
  但是,和纪澜的关系又没有和严未的关系近,这种小忙也不知道他肯不肯帮,想来想去,也找不到更合适的人选,于是,薄荷便抱着试一试的态度给纪澜打了个电话。
  纪澜听说之后倒是很爽快的答应了。
  薄荷感谢不已:“在大门口耽误你五分钟就行了。”
  “行,八点二十我到门口等你。”
  到了晚上,薄荷从酒吧侧门走出来时,果然看见许淮站在车旁等着自己。
  纪澜看见薄荷从里面走出来,便从车里下来,迎了上去。
  薄荷故意道:“我都说了你别来接我,我坐公交车很方便的。”
  纪澜顺着她的话就道:“接女朋友下班还不是天经地义的事啊,反正我闲着也没事。”
  薄荷看也不看许淮,对纪澜笑道:“那咱们等会儿去看电影吧。”
  纪澜一点头:“嗯,行。”
  两人一唱一和,竟然异常的默契,跟彩排过一样,薄荷暗自觉得好笑。要是外人不知情,看这对话,多像是一对情侣。她觉得这效果比直接严词厉色的拒绝许淮强多了。
  许淮站着一旁像是呆住了,眼看着薄荷就要上了纪澜的车,他才反应过来,上前几步,对薄荷道:“薄荷,你等我一下,我有话要说。”
  纪澜突然毫无征兆的把手搭上了薄荷的肩膀,轻轻的揽着她,扭脸对着许淮就道:“上一回我不知道你是谁,在医院里碰见你,对你还挺客气的,我告诉你,今后别来纠缠我女朋友,我脾气可不大好。”
  许淮无意和纪澜多说,只是看着薄荷,“薄荷,我想和你谈谈。”
  纪澜脸色一沉:“你和我女朋友有什么好谈的。”
  薄荷觉得放在肩膀上的手好像紧了一把,她有点不自在,因为很多年来,她都没和异性接触过了,很不习惯被一个男人搭肩,正在别捏着,突然纪澜把手挪下来,放在薄荷的腰上,还使劲往怀里搂了一把,然后顺势把她带到车旁,打开了车门。
  虽然是做戏,但是,薄荷完全没有心里准备要和纪澜肢体接触,一开始他的手放在肩头的时候,她还能承受,后来手挪到腰上,她就觉得浑身僵硬,心跳加快。
  纪澜上了车,一个漂亮的拐弯就开出了停车位下到了马路上,然后扬长而去。
  薄荷半晌才平静下来,忽然不好意思看他,眼睛看着前方路面,低声道:“你把我放在马路边的公交车站就行了,谢谢你啊。”
  纪澜怔了一下:“咱们不是说好了去看电影吗?”
  14
  14、第 14 章 ...
  薄荷忙解释道:“刚才咱们不是在演戏吗,我随口说说的。”
  纪澜瞪着眼道:“哦,我还以为你真的要请我看电影感谢我呢,我还想着你今天好大方。”
  他的口气听上去异常的失望,而且还毫不留情地暗示了薄荷不够大方......
  薄荷有点不好意思:“那我请你看电影去。”
  纪澜即刻答应:“哦,行。”
  薄荷没想到他还真答应了,顿时又有点反悔,一般电影院里一男一女都是男女朋友,他们俩去像什么话,可是话又说了出口不好收回,她想了想道:“咱们去网吧看吧。电影院的票很贵,要是去网吧,两个小时也就几块钱。”
  网吧!纪澜被噎住了.......半晌顺了气才扭头气哼哼道:“你也太会过日子了吧。”
  薄荷也不生气,笑呵呵道:“我现在穷困潦倒啊,要不省着点,什么时候才能还你的钱。”
  其实,薄荷倒不是真的要去省这点钱,主要是觉得两人去电影院不大合适,而网吧和电影院的气氛决然不同,去网吧不那么暧昧。
  纪澜不满道:“去网吧还不如回家看呢,家里又不是没电脑。”
  薄荷立刻附合:“就是,你还不如回家看呢。”
  纪澜又噎住了,绕来绕去,怎么绕回家了。
  再看薄荷,依旧笑笑的一脸单纯和善,也不知道是故意气他,还是真的节俭。
  他叹了口气,无奈道:“那就去网吧,我一个人在家也没意思,老爷子一见我就逼债。”
  “逼什么债?”
  “我欠他一个重孙子啊,那天你不是听见了吗?”
  薄荷随口就道:“那你还他一个呗,这事对你还不是小菜一碟啊。”
  纪澜很牙疼,他发现这姑娘有一种轻而易举就让他很无语的本事。你当那是个萝卜么,想还就还。
  闷头开到了一家网吧门口,纪澜停了车,走了进去。
  居然还要登记身份证。纪澜都不知道自己上回来网吧是何年何月的事了,总之是年代久远,没想到今天居然还和一个女孩儿来网吧看电影,唉,一把年纪了,居然还做这种事。
  他一边狂草写身份证号,一边发牢马蚤:“最近这几天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老严总是有事,约他一块出去玩,老没空。容乾又去北京了,我一个人特无聊。”
  “严未忙着约会呢,我给他介绍了一个女朋友,是我们公司的女孩儿,特别漂亮。”
  纪澜横了她一眼:“你也太偏心眼了吧,光给他介绍,不给我介绍。”
  薄荷笑嘻嘻道:“要不,你去我们公司看看,看上哪个了,我帮你买孔明灯去。”
  纪澜投过来一个凶恶的眼神。
  她不怕死的又来了一句:“对了,别忘了写上,星星都知道我爱你。”
  纪澜咬牙切齿,一脸杀气。
  薄荷也不怕他了,揉着脸颊使劲笑。
  纪澜哼了一声,走进里面挑了两个位置坐下,打开电脑。
  “看这个。”纪澜点了个恐怖片意图报复。
  薄荷点头:“行,就这个吧,我喜欢。”
  纪澜怔了一下,鬼片你也喜欢?
  演到十五分钟的时候,纪澜看得有点胃痛,一惊一乍的心脏跳得极不规律。
  斜着眼睛瞄了一眼薄荷,她倒是看得津津有味的,大眼睛盯着屏幕,目不转睛。
  纪澜清了清嗓子:“大晚上的,别看这了,换个片吧。”
  “别呀,这看着多刺激,再说都看了一半了,看完吧。”
  纪澜眯缝着眼,硬着头皮看完,心里凉飕飕的。
  薄荷很高兴的站起身伸了个拦腰,对他笑呵呵道:“回家吧。”
  纪澜无精打采的哼道:“回家。”
  回到家里,老爷子还在看相亲节目,纪澜无语地直接上楼了。结果做了一晚上的噩梦,被鬼追杀,拼命的逃命,跑了一夜,那叫一个累啊,早上起来,一照镜子,他又有一种想要去做做美容的冲动。他公司楼上开了一家男性美容店,老发广告,引得他心里痒痒的,他一个人不好意思去,每次拉容乾,容乾都是一个字:滚。
  翌日上班,蒋琳主动地汇报昨晚的约会情况,她和严未进展神速,昨天拥抱了。
  薄荷感慨万分,原来一个人的缘分到了,就像是开闸泄洪,气势磅礴一气呵成。
  下班回家吃过晚饭,薄荷去了夜阑珊,唱完两首歌从酒吧出来,发现许淮竟然还守在酒吧门口。
  她真没想到这一次许淮居然如此的百折不挠。深秋的夜晚,天气干冷,他站在风口上,风衣被吹得翩飞起伏。
  薄荷突然觉得心里一软,好像第一次约会,也是在深秋,他跨越半个城市来到她的学校,在图书馆的门外等候着她。那时候,她心里盛满了甜蜜,对自己和他的一生一世深信不疑。
  可惜......
  许淮迎着她走过来,神色恳切:“薄荷,我想和你谈谈。”
  薄荷平静地望着他:“许淮,我真的不记恨你了,但也不喜欢你了。我已经原谅你了,请你也原谅你自己。”
  许淮一怔,满腹的话语在薄荷的这句话前一下子被挡住了。
  “我有了男朋友,要开始新的感情,新的生活。你也是,你会有新的感情,我很想大度地祝福你,但是我觉得我那样说,还是有点虚伪,所以,我什么也不说了,我知道你一定会过得好。”
  许淮突然间觉得无力而无奈。在他终于懂得衣不如新人不如故的时候,她却不在了原地。
  “我们以后不要再见了吧,真的没有必要,让我男朋友看见他会很不高兴,他这个人脾气不大好,心眼也小,特爱生气。”
  薄荷正说着,突然身后响起一声极度不满的声音:“哦,我有那么多缺点啊。”
  薄荷一回头,看见纪澜从车上下来,满脸不悦。
  薄荷尴尬不已,脸上有点发热。
  “看电影去吧,今天别看鬼片了,昨晚上我做了一夜梦。”
  薄荷呐呐不知道该怎么接话,他是说真的,还是配合自己演戏?
  “走吧,还愣着干嘛?”纪澜伸手就来拉她的手。
  薄荷惊了一下,连忙自动自发的跑到车门旁开车进去了。
  “你今天怎么来了?”
  “我刚和一个朋友吃完饭,顺路过来看看,要是许淮不在,我就直接回家了,没想到他今天还来!看来我明天还得再来,我就不信他会一直不死心。”
  “我也以为他昨天就会死心了呢。”
  纪澜笑笑地望了她一眼:“你说你有什么好啊,臭犟臭犟的,他怎么就这么执着呢。”
  薄荷也笑:“就是啊,我又穷又老,还臭犟臭犟的,你说他是不是被牛粪糊住眼了。”
  纪澜一听忙道:“我和你开玩笑的,你看着一点都不像二十六,挺漂亮的,人也特好。”
  薄荷脸上一热,不好意思起来。
  纪澜搓了搓脸颊,唉,一不小心又心直口快了。
  “那啥,今天我请你看电影吧,功夫大片。”
  “你真的要去看啊?”
  “是啊,我请客总行吧。”
  薄荷沉默了一会儿,很慎重地说道:“纪澜,我看我还是给你找个女朋友吧。”
  嘎吱一声,纪澜来了个急刹车,转过头目光炯炯的望着她。
  15
  15、第 15 章 ...
  “你可千万别!”
  “怎么了?你不是一个人挺无聊的吗?”
  “你要是介绍了你们公司的同事,回头老严有个什么事对他女朋友说,他女朋友再对你这位同事一说,完了,我什么秘密都没有了。”
  薄荷乐道:“你是怕被揭了老底子吧。”
  “那倒不是,主要是女人容易吃醋,不光吃当前的醋,过去的老陈醋也要翻出来吃吃,唉,总之很麻烦。”
  “那可不一定啊,有的姑娘心胸开阔着呢,对过去的事根本不计较。”
  薄荷对这种一棍子打死一船的说法不同意,她觉得自己都挺大度的,以前许淮身边一直有女孩儿追求,她并没有怎么吃过醋,也许是因为那时自己对两个人的感情太自信了。
  纪澜锤了一把方向盘,忿然道:“那都是表面,我就曾经被蒙骗了。”
  “怎么了?”
  “我头一个女朋友是咱们Z大法律系的孟小佳,大学毕业不久就分手了。第二个女朋友叫杜晓珂,她知道我以前谈过一个,但表现的特别大度,完全没有一点吃醋拈酸的意思。我就放松了警惕,有一次她问起过去,我随口提了一句孟小佳的皮肤挺白的,结果她就开始滋事找茬了。”
  薄荷奇道:“这能找什么茬?”
  纪澜挠了挠头发:“她就问,孟小佳是脸蛋白,还是身子白。”
  薄荷忍不住笑道:“那你肯定说脸蛋白了。”
  这哪敢说身子白啊,这不找死么。
  “是啊,结果她就闹得更利害了。”
  薄荷不解:“为什么?”
  “她就说,你肯定看过她身子了,要不然怎么知道她脸蛋比身子白。”
  薄荷扑哧笑了,心想杜晓珂的问题很有技巧啊,根本就是设个圈套,她其实不是想问脸蛋白还是身子白,根本就是在侦查纪澜有没有和初恋上过床。没想到纪澜居然上钩了,看上去挺精明一人,也有失手的时候啊。
  “然后我更倒霉了,有一天喝多了,对着她叫小佳,你说一个晓珂,一个小佳,我喝多了叫混一次也不是什么天大的罪吧。她就开始跟我闹,哎呀,反正快整死我了。”
  薄荷笑得肚子直疼。
  “所以说,我以后绝不能找个名字带小字的,笑字的都不行,免得那一天叫混了。”
  薄荷笑道:“行,回头我绝不给你介绍名字带小字的。”
  两人到了电影院,电影已经开始了十来分钟了,电影票卖得只剩下最后一排的位置。
  纪澜买了票,带着薄荷进了演播厅,里面已经坐满了人,两人一前一后顺着过道猫着腰抹黑往后面走。
  纪澜走在前面,突然从左边座位上伸出一只手,啪的一声打在他大腿上,纪澜唬了一跳,就听见一个极其熟悉的声音:“靠,你也来看电影啊!”
  纪澜怔住了:“老严?”
  严未一看纪澜身后还有一个人,赶紧很八卦的就着屏幕上的光想瞅瞅他身后的姑娘是谁,这一瞅,眼珠子都快掉地上了。
  薄荷也听出了严未的声音,一时间觉得有点百口莫辩了。两人卡在过道里耽误别人看电影,显然不是解释的合适地方,只好猫着腰继续前行,摸到了最后一排坐下。
  严未扭头看见最后一排,黑糊糊的两个人头,寻思着这是怎么回事呢?
  这个组合很像李莫愁和田伯光啊。
  这场电影薄荷看得心不在焉的,心想,这等会儿见了严未怎么解释这件事呢。
  纪澜也看得有点心不在焉,老严不会误会自己和薄荷有什么吧。
  电影散场,四人出了演播厅,站着过道里。
  纪澜赶紧的解释,但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意思,而且,薄荷的脸红了。
  如果是一周前,严未也许心里会有点想法,但现在,身边有了蒋琳,这种实实在在的恋爱,比起模糊朦胧的暗恋要甜蜜得太多,他甚至有一种天下有情人终成眷属的愿望,也希望薄荷和纪澜能尽快脱离单身。不管是他俩走到一起,还是各自找到新的恋情。
  所以,严未很豁达的笑着,“你们别解释了,同学一块来看场电影也很正常,当然了,你们要是作为恋人来看电影,我就更高兴了。”
  纪澜松了口气,打量了一眼严未的女友,私心里也觉得蒋琳看着和他很般配,目光再往下一滑,就看见两人一直牵着手。
  纪澜就有点羡慕,自己好久都没牵过女孩儿的手了。哦,不对,今天晚上拉过薄荷的手,不过她很快就抽走了。再一想,好像昨天还搂过她的腰,当时没什么感觉,过后一想,那腰肢真细。要是抱在怀里肯定很不错.......纪澜赶紧打住,道:“咱们去找个地方喝茶吧。”
  薄荷道:“不了,我要赶紧回家,你们三个人去吧。”
  纪澜皱了皱眉,那我不成了电灯泡么,算了,也回家吧。
  纪澜再次充当司机,将三人各自送回家,然后一个人孤零零的回到家里。
  老爷子兴致勃勃的守着电视机,纪澜就有点佩服这电视台了,各个地方台都纷纷跟风开始上相亲节目,搞得老爷子每晚都轮着台的看,也不早睡早起了。
  第二天晚上,薄荷走出夜阑珊的时候长舒了一口气,许淮终于不再来了。但是纪澜来了。
  薄荷见到他立刻笑呵呵道:“你以后不用来了,他肯定不会再来了。”
  纪澜怔了一下,“那我下岗了?”
  “什么下岗?”
  “临时男友啊。”
  薄荷噗的笑了:“对不起啊,我现在穷困潦倒的,也没安置费。”
  纪澜意兴阑珊地叹了口气:“唉,人生真是寂寞如雪啊。”
  薄荷约莫着纪澜是缺乏爱情的滋润,所以才如此的百无聊赖,便道:“我看你真的需要一个女朋友了,我帮你留意,你放心吧。”
  “失了业”的纪澜觉得下班后的日子很难熬。好在容乾终于从北京回来了。两个人厮混了一个夜晚各自回家。回到家,纪澜发现老爷子今天没看电视,正带着老花镜在翻电话簿。
  “爷爷你找谁,我帮你。”
  老爷子飞快地合上了电话簿,从老花镜后横了他一眼:“不用你,你赶紧上楼睡觉吧。”
  纪澜不再去夜阑珊接薄荷,好像觉得生活少了点什么,就算和容乾在一起,也好像总少点什么。
  下班后,容乾打过来电话:“今天我有同学聚会。”
  纪澜忙道:“你带我去吧。”
  容乾的语气很嫌弃:“你又不是我女朋友,又不是我老婆,带你干什么。”说罢,就很“绝情”的挂了电话。
  纪澜顿时有种预感,容乾的这场同学聚会肯定有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果然,第二天就见容乾容光焕发的来上班了。
  纪澜三言两句就套出了容乾的实话,果然,昨夜同学聚会,他和觊觎已久的一位女同学的关系有了质的飞跃。
  纪澜有点落寞,和他关系最铁的就是容乾和严未,现在两人都忙着私事,没空搭理他。
  日子寂寞如雪的过着,转眼快到元旦了。
  这天早晨纪澜醒来一开手机,就收到一条短信。
  “元旦我和蒋琳结婚,从今天开始筹备婚礼,下班后来我家商议具体细节,给你分派任务。”
  纪澜一下子从床上坐起来,马上拨打严未的电话。
  “老严,你刚才发的短信是不是梦呓。”
  “不是啊,我是真的要结婚了。”
  “靠,闪婚啊,你们认识才几天啊?”
  “两个月了。不过我有一种认识了一辈子的感觉。这种感觉你不懂的,就是一种认定,和时间长短没关系。蒋琳也是,她说她见我第一面,就觉得我就是她心目中的模样。我们已经见过彼此的父母了,老人对我们都很满意,我妈你也知道的,巴不得我今天结婚,明天给她生孙子。”
  纪澜怔怔的坐在床上,打完这个电话才发现自己光着上身,他打了个喷嚏,又缩回被窝,瞪着天花板,半晌都觉得这事也匪夷所思了。
  薄荷倒是不怎么惊异,因为蒋琳每天都会和她聊起两个人的进展。虽然薄荷也觉得两人进展神速,但这种闪婚的例子不胜枚举,而且她当初介绍蒋琳给严未的时候,也是精心地分析了两个人的家庭情况和性格外貌等因素才做出选择的。
  蒋琳非常感谢薄荷,邀请她当伴娘。薄荷爽快的就答应了。蒋琳还有一位发小,叫楚笑笑,从十几岁就嚷嚷着要做蒋琳的伴娘,所以蒋琳就有了两位伴娘,这边严未自然也就邀请了容乾和纪澜做伴郎。
  婚礼定在元旦那天,时间还有一个多月,蒋琳中午下班的时候,会趁着1个小时的时间和薄荷在附近逛逛街,选点新婚要用的东西。这天严未不上班,也陪着一起逛。三个人在公司附近的一家家居精品店正在挑选小东西。严未的手机响了。
  严未看了一眼来电显示,对薄荷笑了笑:“是纪澜。”
  电话一接通,就听纪澜道:“老严,救命啊!”
  “你怎么了?”
  “老爷子给我报名要上众里寻她。”
  严未笑得差点岔气。
  薄荷和蒋琳莫名其妙的看着严未。
  挂了电话,严未笑得上气不接下气对两人道:“纪澜同志要上电视了。”
  16
  16、第 16 章 ...
  蒋琳好奇的问:“上什么电视啊?”
  严未抽着气道:“众里寻她。”
  蒋琳即刻笑倒,薄荷也乐不可支,老爷子可真有趣,这办法好。
  严未道:“他让我给他出主意,我说要么你就去众里寻个她,要么你就带个女朋友回家。”
  薄荷咯咯笑道:“嗯,也只能这样了。”
  夜晚薄荷从酒吧出来,不由怔了一下,纪澜居然等在门口。自从许淮不再出现之后,两人也好久没见面了。一想到看上去风流倜傥感情绝对能自给自足达到小康的他此刻被老人家逼得要去电视相亲,薄荷就忍不住想笑。
  纪澜一见她就阔步走过来,温柔又和善的笑道:“薄荷,我请你吃饭吧。”
  “我吃过饭了啊。”
  “那我请你喝咖啡。”
  “你有什么事吗?”薄荷觉得纪澜今天笑得特别“甜美”,心里就有点敲小鼓,不会是......
  “没事没事,就是今天突然想找个人聊天了。”
  “那行,陪你聊会儿天。”薄荷觉得此刻他苦闷郁闷是很正常的。
  两人到了上岛,纪澜点了一壶咖啡,还没说话先叹了口气。
  薄荷忍着笑道:“你是不是正愁着上电视的事呢?”
  纪澜一愣:“你知道了?”
  “是啊,你打电话的时候,我和蒋琳都在严未身边。”
  纪澜一听,也不拐弯抹角了,心一横就道:“薄荷,我想请你帮个忙。”
  薄荷心头一跳,果然!她赶紧就道:“帮忙的事等会儿说。其实我觉得你上电视是件好事。”
  纪澜挑了一下眉毛,没好气的反问:“好事?”
  “首先,你能结识很多漂亮的女孩儿,保不准就碰见你喜欢的了,其次,你上电视,是对你们公司的一种宣传,可以起到很好的广告效益,再者,你要是牵手成功了,还可以和女嘉宾去马尔代夫七日游,多好的事啊,连我都想去参加了。”
  薄荷一口气说了三条好处,暗自希望纪澜能被打动,可惜纪澜听了不仅不动心,反而生气了:“你要想去你去,我是不去,我在电视上相亲,以后在公司还怎么见人呢?”
  “纪澜你不是个封建保守人士啊,电视相亲现在多火爆啊,有几个女孩儿都被星探发掘了,没准你一上电视,有人找你拍电影呢。”
  纪澜不悦道:“我说你能靠谱点吗?”
  薄荷一看纪先生没被说服,只好改变了策略:“你爷爷一个人很孤单,想要家里热闹一点,你就从了他吧。”
  纪澜恼了:“薄荷,我是来找你帮忙的,你不能这么不仗义啊。上回许淮纠缠你的时候,你一找我,我就两肋插刀的来了,现在你见死不救是不是?”
  薄荷心虚地抿了一口咖啡,心想,果然是这事,唉,不帮忙看来是不行了。
  “你帮我先糊弄住老爷子,我这边赶紧地找女朋友。我又不会讹住你。我家老爷子对你印象挺好的,我要是把你带回去,他立马就打消别的念头了。你就帮我拖延一下时间而已。”
  薄荷不好意思的笑笑:“我不是不想帮你,主要是我不想欺骗老人,他那么大岁数了,心里也就这么个念想,你应该成全他老人家。我帮你一回没问题,但总不是长久之计,你得尽快找到女朋友,半个月能找到吧?”
  “这我那会知道,这又不是买东西,这得需要缘分。”
  “我相信你半个月一定能!”
  你还对我真是有信心!纪澜悻悻地盯了她一眼,“你现在跟我回家一趟行不行?”
  “现在?”
  纪澜急道:“是啊,我这儿都火烧眉毛了。”
  薄荷只好和纪澜一块回了家。老人正在客厅里看电视,一见纪澜身后的薄荷,愣了一下。
  “丫头你怎么来了?”
  “爷爷,你最近身体还好吧?”
  “挺好挺好,你爸爸怎么样?”
  “还不错,恢复的挺好。”
  两人很快就聊到了一块。纪澜坐在旁边等了半天才插句话:“爷爷,上电视的事,你看就不用了吧。”
  “怎么不用了?”
  纪澜指了指薄荷。
  老人好像还是没反应过来。
  纪澜只好说道:“我正和薄荷谈着呢。”说完,心里莫名其妙的跳了一下,有种异样的感觉。
  老人恍然大悟,接着就笑了起来:“你早说啊,我还在这儿瞎操心,哎呦,我在医院里就看出你对薄荷有意思了,动不动就盯着人家看。”
  薄荷本来努力的保持淡定,一听这话,顿时脸红了,纪澜颇为尴尬,但这会儿那敢辩解啊,只能认了。
  “快给薄荷削苹果吃。”
  纪澜应了一声,去了厨房。
  薄荷尴尬地低着头。茶几上放着两本相册,估计是老人一个人闲着无聊,翻照片看看孩子们。
  老人见薄荷望着相册,就笑呵呵地拿起来:“来,给你看纪澜的照片。”
  薄荷笑了:“好。”
  老人翻开第一页,是一张六寸的胖婴儿照片。
  “这是纪澜百日,你看这腿多粗,全是褶子,洗澡的时候,我都得给那小缝扒开。”
  薄荷不好意思细看,因为,那是一张裸、照。老人又往后翻,第二页也全是纪澜的婴儿照,基本上全是裸、照。一直裸到一岁,他终于穿衣服了,薄荷长舒了口了气,心里压力不那么大了。
  纪澜拿着一个苹果过来的时候,看见老爷子带着老花镜指指点点,薄荷红着脸哼哼哈哈。他顿觉不妙,上前一看,果然。
  来晚了,前几页已经看过了。
  他把剥好皮的苹果递给薄荷,薄荷一抬头,看见纪澜无语惨痛的表情,便道:“爷爷,有没有大学的照片啊。”
  “有有,都在后面。”
  老爷子翻到了后面。“这是他们的毕业照,你看这么多人,就我孙子长的最帅,你说是不是。”
  薄荷只好点头:“是。”
  “可多女孩儿追他,一到周末,家里尽是找他的电话。”
  “我怎么听说都是他追人家呢。”
  “是吗?”
  “嗯,上大学的时候,他追孟小佳,在操场上点孔明灯呢。”
  “薄荷!”纪澜急忙喊了一声。
  薄荷咬了一口苹果,笑呵呵道:“上面还写了几个字:星星都知道我爱你。”
  老人皱着眉头,对纪澜道:“写到那上面人家姑娘能看见吗,都让星星看见了,你是追星星还是追姑娘啊,你个晕菜。”
  薄荷点头:“我也觉得这个法子不大好。”
  纪澜觉得自己快要吐血了。
  “爷爷,这里面有孟小佳的照片吗?”
  纪澜心口一抽,还好,老爷子立刻回答:“没有。”
  薄荷笑道:“爷爷,我不吃醋,你让我看看,听说她长的特别白。”
  “哎呀没你长的好看。”
  “哎呀爷爷你让我看看嘛。”
  纪澜觉得后背有点发毛,赶紧站起身道:“薄荷,我送你回家吧。”
  薄荷笑眯眯道:“好啊。”
  “丫头你常来啊。”
  “好,爷爷你早点休息。”
  出了屋子,纪澜咬牙切齿道:“你故意的吧。”
  薄荷笑道:“你赶紧的找女朋友啊,我不想再来欺骗你爷爷了。欺骗老人我过意不去。”
  纪澜望了望她,欲言又止。
  薄荷以为来这一次就算是交了差,不想老人家特别热情好客,经常给薄荷打电话,让纪澜把她接到家里来吃晚饭。
  薄荷开始犯愁,异常关心纪澜找女朋友的进展。
  纪澜每次都是不紧不慢的回答:“正在找,别急。”
  薄荷心想我能不急吗,她连着被纪澜接到家里几次之后,就发现这事不是她想的那么简单,老爷子听说严未元旦结婚的消息,就对薄荷说,春节的时候纪澜的父母要回国,正好见见薄荷和她爸爸,可以商议一下婚事。
  当时薄荷的脸色都变了,再一看纪澜却是波澜不惊的模样,好像没听见。
  薄荷觉得自己得想法子了。
  纪澜异常满意当前的日子,老爷子也不再刺挠他了,他下班后也有事做了,也有人陪了,而且几乎每天薄荷都给他发短信,虽然每一条都是来询问同一件事,但是他也不烦,悠哉悠哉地回复她:“不急,我正在找。”
  他确实是在找,但也确实是不急。随着和薄荷的接触日渐增多,他发现她并不像表面看上去那么文静内向,熟人面前,她经常露出点慧黠和俏皮,有时候鬼灵精怪的让人觉得很有趣。
  一开始的确是老爷子命令他去接她来家吃饭,后来他就开始假传圣旨,由三四天一回变成了一天一回。
  快下班的时候,他收拾东西正准备假传圣旨,手机响了,是个陌生的号码。
  接通之后,是个温柔的腻人的女声:“喂,请问是纪澜先生吗?”
  “我是,你那位?”
  “我是喜结良缘婚介所的。”
  17
  17、第 17 章 ...
  纪澜“羞愤交加”地挂了“喜结良缘”的电话,捂着心口说,行,薄荷,算你狠!
  下班后,薄荷和蒋琳一起走出公司大楼,今天和影楼约好了去商议拍婚纱照的事。
  两人从楼里出来,薄荷发现大门口站着严未和纪澜。
  严未是约好了来接蒋琳的,但是纪澜却是不请自来,而且面色不善,抱着双臂眯着眼眸,紧盯着薄荷。
  薄荷早有心理准备,很和善的走上前打招呼:“你怎么也来了?”
  严未就笑着说:“他说找你有事,我就带他来了,原来他还不知道你在这儿上班啊,我以为他早就知道你公司的地址呢。”
  薄荷心里了然纪澜来的目的,却也不先点破,浅笑盈盈的问:“你找我什么事?”
  纪澜皮笑肉不笑的裂了下嘴,森森地笑了笑:“你这么热心,我要当面致谢啊。”
  他窝了一肚子火,火星子在眼里噼里啪啦的闪动,显得一双黒目炯炯有神,不知情的还以为他在对着她放电,其实是在放火。
  薄荷温温柔柔的笑着,很诚恳的说道:“纪澜,我觉得这样效率高一点,人家毕竟是专门做这个的,我在网上查了,喜结良缘的成功率特别高,口碑也好。”
  严未就好奇的问:“什么喜结良缘?”
  薄荷扭头对他笑了一下:“一家婚介所。”
  严未顿时就笑喷了,蒋琳也扑哧笑出声来。
  纪澜咬牙道:“薄荷,你真行,回头我得好好谢你,真的。”
  薄荷开解道:“别客气,咱们都是同学,帮忙是应该的,我知道你自己肯定拉不下脸去做这个。其实这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完全没有必要羞涩。”
  纪澜“羞涩”到几乎内伤,恶狠狠地盯着她。
  薄荷正色道:“纪澜,这没什么不好意思的,俗话说英雄不问出处,姻缘也可以不问来路,偶遇的也好,相亲的也好,只要找到命中注定的那个人,就是成功。你看严未和蒋琳,他们因相亲而相识,不也成了一对佳偶吗。”
  “那你凭什么厚此薄彼啊,你亲自给老严介绍对象,把我胡乱打发到婚介所。”
  “哎呀纪澜你不能这样说,我对你更上心啊,给严未介绍女朋友,我一分钱都没花,给你介绍,我可是给婚介所交了五百块订金啊。”
  严未连声附和:“就是就是,明显就是偏向你。”
  纪澜气得胸闷:“行,五百块就把我给卖了是吧。”
  “我没卖你啊,我是真心的想要帮你,这样不是提高效率吗,你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跟个无头苍蝇样的乱找,那有人家专业人士来的迅捷。我不是不相信你,我就是觉得你速度有点慢。”
  “无头苍蝇”这个比喻让纪澜想要吐血,也不知为什么,薄荷的这种操心和帮忙让他非常的不快,这和老爷子让他上电视相亲,本质上是一码事,但完全是两种不同的感受。
  老爷子让他去参加电视相亲,他就是觉得啼笑皆非,但薄荷亲自给他报名婚介所,他心里真是又酸又气,又郁闷又纠结,这种感觉竟然有点类似失恋。
  她竟然急成这样要把他推销出去,可见她心里是多么盼望着和他撇清关系。这其中的内涵他简直不能细想,一想就气得心口疼。再一看她,还笑得云淡风轻的一副红娘模样。
  再次内伤。
  纪澜咬牙切齿地控诉:“你可真是无情无义啊,才假扮了几天女朋友就撂挑子不干了,我当初是怎么对待你的,你扪心自问,我那一次不是随传随到,倾情演出。”
  薄荷有点想笑,“纪澜,你误会我了,我是真心为你好啊,你想,这过完元旦就很快春节了,你父母回国就要见我,还要见我爸,这不是要露馅吗,到时候你父母和爷爷指不定怎么收拾你呢。所以你现在赶紧的全面撒网,到了春节带一个真正的女朋友回家,让你父母和爷爷高高兴兴的过春节,多好的事儿啊,你怎么这么抗拒相亲呢。”
  “对,我抗拒,我自己会找。”
  “纪澜,我绝对相信你的能力,以你的条件,绝对能找到,可是时间紧啊,而且我也没见你积极主动的出击,老是闷在家里,你以为天上能掉七仙女呢还是掉田螺姑娘呢?”
  纪澜默不作声,狠狠盯着她,有句话想说又觉得不是时候。
  严未在一旁打圆场,拉着纪澜道:“便走便说吧,我们还要去影楼呢。”
  纪澜气得头疼,一心想要找薄荷算账,但又觉得不能耽误严未的正事,只好闷着一肚子气先拉着几个人到了影楼。
  几个人进了影楼,从里面站起来一位女孩儿,身材高挑丰满,长发披肩,长相十分漂亮,画着很精致的淡妆。
  蒋琳走过去介绍:“这是我好朋友楚笑笑,这是薄荷,红娘兼伴娘,这是严未的同学纪澜,伴郎。”
  薄荷对楚笑笑点点头笑了笑。
  楚笑笑看看薄荷,又看看纪澜,也客客气气的笑了笑。
  纪澜今日心情不大好,看见美女也没什么心情打招呼,更没多看,拉了把凳子就坐下了,想着怎么“报复”薄荷这臭丫头,竟然五百块就把他给卖了。
  蒋琳就开始和影楼的摄影师开始商议关于拍摄婚纱照的具体问题,比如穿什么衣服,化什么样的装,照片要什么样的风格。
  蒋琳叫来薄荷和楚笑笑,就是想参考两人的意见,因为这些问题只要问严未,他就是两句话,一句是:随便,另一句是:都听你的。
  这两句基本上等于什么都没说,所以蒋琳只好当他是个摆设,属于一种拍婚纱照的道具,虽然没什么用,但又缺之不可。
  楚笑笑坐在蒋琳的对面,捧着脸蛋不时打量一眼纪澜。
  说实话,纪澜的外表是非常赏心悦目的,浓眉深目,比较有男人味道。特别是在不熟悉的人面前,他不怎么说话,越发显得深沉神秘,其实一熟悉起来,就发现他的长相充满了欺骗性,他的性格比较复杂,有些方面非常的成熟世故,但有些方面又非常的幼稚单纯。
  薄荷一开始也觉得他难以接近,为人苛刻毒舌。但是熟了之后,却敢于做一些让他跳脚的事情,因为她发现他其实也就是个纸老虎。
  眼下,楚笑笑正被纸老虎的外表所迷惑。她觉得纪澜长的非常养眼,很合她的眼缘。外国片中,伴娘和伴郎是极其容易发生一些故事的人物,她对这个伴郎有一种莫名其妙的好感。
  看着蒋琳幸福甜蜜的模样,身为发小和闺蜜的楚笑笑心情是很复杂的,一方面心里替蒋琳高兴,另一方面又觉得很失落,从此自己就不再是蒋琳最亲密的人了,严未将取而代之她的地位,从此她成了外人。而她也有了一种危机感。作为同龄人,蒋琳已经找到了归宿,她也必须要尽快了,因为她的岁数也到了爹妈开始操心的时候了。
  如果是在五年前,她不会像今日这样放肆的打量纪澜,但是随着年龄的增长她会不由自主的被一些压力所迫,而舍弃掉矜持和羞涩,这种压力就来自于她的年龄和一些潜在无形的暗示。
  纪澜丝毫也没觉察到楚笑笑的凝望,他不时盯一眼薄荷,发现她丝毫也没有一点愧疚的意思,认认真真的帮着蒋琳出谋划策,心里真是气得想要掀桌子。

免费TXT小说下载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