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招惹-第10部分

底下三下五除二的开始剥自己的衣服,又去剥她的衣服。
  被子里黑糊糊的什么也看不见,薄姑娘很快发现自己手碰到的都是光光的肌肤,当下就彻底明白纪先生的意图了。
  “纪澜,再等几天吧。”
  “这一次可是你先招惹我的,哼,绝不放过。”
  薄荷已经感觉到了自己腰上顶着不明物体,觉得纪先生憋了这么久也委实可怜,心想两个人马上就要结婚了,是不是可以那个一下呢?结果这一心软犹豫的功夫,毛衣和裙子都被脱掉了,纪澜有种胜利在望的感觉,继续去扯她的连裤袜。
  薄姑娘仍未最后下定决心,一边拽着连裤袜的裤腰不撒手,一边心里心疼得不行,这可是打完折四十块一条的袜子啊。
  被子里黑糊糊的,四只手,四只脚抹黑作战,混乱一团。
  纪先生第一次夜战失败之后总结的经验教训派上了用场,最终,两只大手战胜了两只小手。两只大脚也挤进了两只小脚中间,顺便武器也摆到了合适的位置。
  薄姑娘丢盔弃甲到了这个份上,打算投降。纪先生一边亲吻着她,让她放松,一边抚摸着她的敏感地方,让她情动。手下湿润一团的时候,他正想提枪而入,就听见薄姑娘蚊子般哼哼了一声:“不行,你还没婚检过呢。”
  纪先生被这句话险些弄得软掉。心想这姑娘真是太坏了,居然怀疑他有什么毛病不成?
  “我没病。”
  “那你带那个了吗?”
  “什么?”
  薄姑娘羞涩的说了一个字:“套。”
  “怀孕了就生下来啊,我爷爷正盼着呢。”
  “不行不行,我现在不要生宝宝。”
  “那我就不做完。”
  “什么叫不做完?”
  纪先生滴汗:“就是最后的一步在其他地方做。”
  没想到薄姑娘接着又问:“在那里做?”
  纪先生把手放在了高地中间的深沟里,这里隐秘又柔软。
  薄姑娘断然道:“不行。”
  纪先生悻悻的把手挪到了另一个地方:“那这里?”
  “也不行。”
  纪先生心急火燎的问:“那你说那里?”总要给个地方解决一下吧。
  “脚上吧。”
  纪先生险些又软掉,牙一咬也不多说了,突然一挺腰身。
  37
  37、第 37 章 ...
  就在这千钧一发的时刻,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险些让纪先生第三次疲软。还好纪先生的小兄弟屡次被折磨,已经被训练的足够强悍。
  但是,薄姑娘趁着纪先生分神的这一个空挡,竟然利索地小腰一拧,歪到一边,让纪先生的小兄弟失了准头,然后指挥着纪先生快接电话
  纪先生对打电话的人恨得咬牙切齿,撑起身子一看是严未,当即也不接了,直接挂掉,然后掐着薄荷的腰,将她拉回来,打算扶正位置重新开始。
  但是,手机又响起起来了,铃声不屈不挠,誓有不接听决不放弃的架势。
  纪澜气得牙疼,伸手就去关机。
  终于耳根清净打算大干一场的时候,薄荷的手机又响了。
  薄荷忍不住大笑起来,这一笑,就完全破坏掉了那种适合纪先生做怀事的气场。
  纪先生恨得牙痒痒,恶声恶气道:“关机吧。”
  薄荷拿起手机一看,也是严未,就道:“肯定是有急事,你先接电话。”
  纪澜无奈,只好忍着饥渴接通了电话。
  “哎呀你怎么不接电话啊,我急死了,兄弟。”
  纪澜喘着气道:“什么事?”
  “蒋琳她妈,和我妈,哎呀快打起来了,一言难尽,兄弟我快嗝屁了。”
  “你妈和你丈母娘的事,你干嘛找我啊,我忙着结婚呢。”
  “薄荷是媒人,你就是媒公,这事你们两口子跑不了,赶紧的来我家,劝劝我妈,再请薄荷去劝劝蒋琳和她妈。哎,你不能见死不救,你不想看着兄弟我离婚吧。”
  纪澜听着严未都快哭了,心想这到底是什么了?这不是新婚没几个月吗。
  纪澜把手机开成免提,严末的话薄荷都听见了,当即就凑到手机上说道:“严未你别急,我们马上过去,见面再说。”
  说着,薄荷就把内衣给套上了,纪澜只好悻悻的也穿上了衣服,愤愤说道:“你说我怎么这么命苦啊,什么时候打电话不好,他就是长了千里眼,也不能这么算得精准吧,不多一秒,就在千钧一发的时候,让我临阵撤兵。”
  薄荷噗的一笑,手指戳了戳纪先生的胸肌:“纪总,估计你是以前寻欢作乐的太多了,所以老天要惩罚你一下。”
  纪澜一把抓住她的手指,放在口中咬了一下,恶狠狠道:“老天惩罚我,我就惩罚你,哼,晚上让你好看。”
  薄荷一听,当即决定从严未家出来,无论如何一定要回家。
  两人到了严未家,发现只有他自己,蒋琳不在。
  “蒋琳呢?”
  “被她爸妈劫走了。”
  严未看上去很憔悴,一提蒋琳,声调有点变,也不知是说的是“接”,还是“劫”。
  “到底什么回事呢?”
  严未指了指卧室关着的房门,小声道:“这事,其实,不是我和蒋琳的事,是我妈和她妈的事。”
  话音未落,就听见房门一响,严未的妈妈从里面走了出来。
  “阿姨您在家呢。”
  老太太对纪澜很熟悉,对薄荷也见过几面,知道她是儿子的媒人,见到两人,老太太顿时上来倾诉一肚子的委屈。
  “这事怪不怪我,你们来评评理。”
  “阿姨,你别急,慢慢说。”
  “严未他爸去世的早,为了给严未结婚,我拿出一辈子的积蓄买了这套房子,手里可真是干得连个钢镚子都没有了。本来想着结婚了,我也完成任务了,结果,碰上个不讲理的亲家母。”
  “最近不是出了个婚姻法的新解释吗,她妈就来找我,要把蒋琳的名字加到这房本上。你说这多不讲理啊,我凭什么啊,这房子她们家一分钱没出,是在严未认识她之前就买好了,就是当成婚房的。”
  纪澜和薄荷互看了一眼,心想,原来是这事。最近网上也争议挺大的,没想到自己身边就有现成的一例。
  “我一辈子的积蓄就是这套房子了,严未你也知道的,银行拿死工资,也没什么财产。这万一要是将来他和蒋琳离了婚,这房子怎么分?法律上可就是有蒋琳的一半财产,到时候我们说不定就得走人,你说我冤不冤啊?”
  严未苦着脸道:“妈,我和蒋琳不会离婚的。”
  “这事可难说。你可别犯傻。她家可没认为蒋琳一定不会和你离婚,要不然干嘛来要加名字,这不是明摆着为将来离婚分财产做打算吗,她妈啊,一看就是个精明人。有件事我还没好意思说呢,当初的彩礼钱,全是蒋琳收了,将来还礼,可是严未去还,这笔账我都没好意思提,你说她家,怎么这么不讲理啊。”
  老太太说的也都在理,这房子是她一辈子的积蓄,担心也是对的,将来的事谁也说不了。
  老太太又气呼呼道:“她妈提的要求我没答应,这可好,当场就把蒋琳接回娘家了,说是什么时候户头上加了蒋琳的名字,什么时候再回来。你说这不是要挟人吗?”
  纪澜听到这儿就搂着老太太的肩膀道:“阿姨,这事您占理。不过,蒋琳她妈的担忧也是为了将来蒋琳能有个保障。她就是怕万一,要是两人离婚了,蒋琳什么都没落着。”
  “可是,这房子的确她家没出钱啊,这是我买给我儿子的,她妈要是怕她没保障,也可以给她买一套房子啊,儿女都一样是不是。”
  薄荷和纪澜劝了老人一会儿,就带着严未去蒋家接蒋琳,严未一路上简直头都快愁大了,之前因为他夹在中间左右为难,没有表明明确的立场,结果现在已经把两个老太太都给得罪了。
  到了蒋琳家,蒋琳她妈一见薄荷就开始抱怨。
  “你说我养这么大的闺女容易吗,给他们家洗衣做饭,生儿育女的,这要是万一将来严未变了心,我女儿人到中年,净身出户,怎么办?她把最好的青春都奉献给了他们家,临了拎个小包袱就走人?”
  薄荷根本没有街道大妈那种评理的天赋,在严未家,觉得严老太太说的对,到了蒋琳家,又觉得蒋老太太说得对。也不知道该怎么劝好了,就求助的望着纪澜,希望他拿出谈合同时舌绽莲花的本事。
  纪澜这时就不负众望地对蒋琳她妈提出了两个参考性的建议。
  一是,房子算出总值,蒋琳家出一半钱,然后写两人名字。二是,蒋琳再去买一套房子,她和严未各自负责各自的房贷,家里的生活费和家务平均分担。
  薄荷一听,觉得很公平。
  但是,蒋琳她妈觉得这样不公平,因为蒋琳要给严未生孩子。
  严未一听,简直恨不得说,孩子我生就好了。可是这事他干不了。
  蒋琳也是夹在中间左右为难,一个是亲妈一个是婆婆,她虽然坚信自己和严未不会离婚,但两个人的妈却不坚信,这事就麻烦在这儿了。
  劝到最后,纪澜突然对蒋妈妈道:“要不,这样吧。现在就让蒋琳和严未离婚。”
  蒋老太太一听,顿时就怔住了,严未心里暗恼,纪澜你这是来劝和的吗?
  纪澜又道:“阿姨你既然不相信严未,我看还是长痛不如短痛,及早分开的好,这样的话,蒋琳还能及早找一个您放心的,最好在婚前把房产证的事先落实了,再谈结婚的事。”
  蒋老太太听出来纪澜的意思了,当即就板着脸不吭了。
  纪澜又道:“要不这样,蒋琳你婚后的工资一分也不给严未,全自己存着。洗衣服做饭生孩子都让严未给你开工资,阿姨,您觉得这样行吗?像一家人吗?”
  老太太沉着脸不说话。
  纪澜又拍了拍严未,“你赶紧的想法挣钱吧,你挣了钱,给蒋琳买个别墅,最好能写阿姨的名字,这样阿姨就更放心了。”
  这话一说,老太太就挂不住脸了,已经听出来纪澜是在暗讽自己,当下就扭身进了房间。
  纪澜对蒋琳道:“两口子过日子,要是基本的信任都没有,斤斤计较到这个份上,光索取不付出,前怕狼后怕虎的只想着自己的利益,那能过好日子吗?算了,及早分手的好。”
  严未一听就急了,赶紧的带着纪澜和薄荷离开了丈母娘家,生怕纪澜再多说一句。
  出了大门,严未就开始埋怨纪澜:“你这是来劝和的吗,简直是火上浇油啊。”
  “严未,我这是反着劝。你看吧,蒋琳她妈会想明白的,她本身就是有点要求过分,我提的那两个建议,她根本就不想采纳,说到底,就是怕吃亏。可是这世上哪有光占便宜不吃亏的事啊?你呀,来的太勤反而不好,你就冷一冷,让她妈想想清楚,等过个十天半月的,再把那两个方案拿出来,她一准答应。”
  “真的吗?”
  “唉,听我的准没错。”
  纪澜把严未送回家,然后就把车往自家开。
  薄荷一看,就马上阻住他:“不行,我今天要回家。”
  “为什么?”
  “你说为什么?”她才不会自动送入虎口呢。
  纪澜哀哀的望着她,像只饥渴的大灰狼:“妹妹,今天是个良辰吉日,最适合水】||乳|交融了。”
  薄荷嗔了他一眼,“才不呢,今天严未和蒋琳这一幕,让我突然清醒了,我觉得得好好考虑考虑咱俩的事,我今晚上回去,要起草一个婚前协议,你要是答应了,咱们再结婚。”
  纪澜一听就急了:“什么?”
  “关于将来的万一,唉,严未和蒋琳都闹矛盾,谢xx和张xx都离婚了,这世上真是没什么不可能啊。”
  “唉,那他们是他们,我们是我们啊。”
  “好了好了,今晚上我要构思一下,明早上你过来接我,给你看看协议。”
  纪澜看着一脸严肃的薄荷妹妹,有点懵了,只好把她送回了家。
  第二天一大早,纪先生就来到薄荷家楼下。他煎熬了一个晚上,想破了头也没想出来这个婚前协议会有什么内容。但他肯定,应该不会和钱有关,因为薄荷给他的感觉是,虽然嘴上念念叨叨的要挣钱,想发财,但她绝不是见钱眼开的人,拒绝许淮就是最好的说明。
  过了会儿,薄荷妹妹婷婷袅袅的下了楼,施施然把一张合同样的白纸递了过来。
  纪先生诚惶诚恐的接过来一看,头都大了。
  38
  38、第 38 章 ...
  合约的开篇就是这样一句话:婚姻就是持久忍耐。
  这句话看着就让人觉得颓废,虽然这就是事实,但人们总是喜欢在这个“黑暗”的事实上涂抹上花花绿绿的伪装,看上去充满了诱惑。
  如纪澜所想,这张协议上没有提到财产问题,只有简单的两条。第一条是,婚后男方不得逼迫女方辞职,也不得逼迫女方立刻生孩子,一切都要遵循女方意愿。
  第二条是,如果两人离婚,无论有几个婚生子,孩子都归女方抚养。
  首先来说第一条,李岩就想着让薄荷婚后在家做家庭主妇,照顾好老人和纪澜,这话已经在纪澜面前提过好几次了,纪澜觉得无所谓,他对女人的事业心不是很看重。关键是老人年岁已高,唯一的念想就是抱重孙子,这一条下来,可就把李岩和老爷子的念想都断了。
  这要是让李岩和老爷子知道,还不炸了锅啊。
  第二条就更让纪先生心里跟扎了刺似的。她居然都想到了离婚,而且一旦离婚,就把娃娃都带走,一个也不给他留。简直就是李莫愁的做派。你说这心多狠呐。
  薄荷道:“这个你要是同意,就签个字,不过要让你父母和爷爷过目。”
  纪澜望着她,心说,这要是让我妈和老爷子看见了,立马就要对你的好感打个九折了,让不让咱俩结婚都是一说了。
  薄荷知道纪澜心里想什么,也知道这协议肯定让他心里不舒服,便柔声解释道:“纪澜,我还欠着你和严未的钱呢,我知道你妈想让我呆在家里不出去工作,觉得你家养得起我,不缺我那点钱。可是,我个人一点积蓄也没有,我还要养我爸呢,我要是呆在家里,就是被你养着,一旦将来有了什么变故,我自己一无所有倒也无所谓,可是我爸怎么办?所以我一定要为我爸挣点钱,这样我才没有后顾之忧。”
  “薄荷,你需要多少钱我可以给你啊,那房子我现在就可以去买下来。你爸我也养得起。”
  “我知道你有这个能力,也有这份心意。可是我受之不安,那毕竟是你的钱,不是我挣来的。而且,你和我同龄,你都能创一份事业出来,我上学时候可比你学习好,我就不信我没有能力也挣大钱,如果我一结婚就闲在了家里,我这辈子可能都没机会再重新踏入社会去试一试自己的能力了,将来有了孩子,更是没心思做了。要是,万一咱俩真离婚了,我爸就不是你爸了,你对他就没有赡养的义务,我要是没能力养活一家人可怎么办?我不能把所有的一切都寄托在你身上,这样对你不公平,也对我没好处。”
  “可是,我的钱不就是你的钱么?”
  薄荷俏皮的笑笑:“根据新婚姻法解释,这是你自己的。”
  “用得上婚姻法的那都是离婚的,咱们不可能离婚。”
  “不一定啊。你看蒋琳她妈,那会儿能把蒋琳嫁出去,心里不知道多满足,多高兴,你看现在。人都是会变得,我虽然不希望你变,也不希望我变,可是将来的事,谁说的了呢?”
  “你想的太多了。”
  “人无远虑必有近忧嘛。”
  “好,我对你上班不上班无所谓,可是你上班也可以顺便着生孩子啊,你看很多职业女性都是这样的。”
  “纪澜,我特别喜欢孩子,我要是决定生孩子了,就要自己亲自带,不会假手保姆什么的,我会一心一意的带到三岁,再送到幼稚园。其实我也很想一结婚就生宝宝,可是现在翡翠绿茶才刚开始,等我觉得销售差不多不用操心的时候,我一定给爷爷生个重孙子,而且,我要生两个。一个孩子太孤单了,赡养老人的负担也重。万一将来我们离婚,为了不让孩子分开生疏,所以两个孩子都归我。谁知道你将来找的妻子,是不是个有爱心的,喜欢孩子的,我带着这样比较好。”
  纪先生瞪着眼睛道:“那我就光杆一条了?”
  薄荷笑了:“你要是不舍得孩子,就好好的过日子,咱们俩永远也别离婚啊。”
  纪澜咬牙道:“你可真厉害啊。”
  “我是说万一嘛,你不是说你不会和我离婚吗?”
  “是,我看我是死活也不会和你离婚了。要不然孩子全是你的。”
  薄荷叹了口气:“唉,男人容易变心啊,你看你以前多喜欢孟小佳啊,现在连她的节目都不看一眼,没准将来你就不喜欢我了,搞什么婚外情什么的,我这个人感情有洁癖的,没法和人共侍一夫,所以有了这种事,肯定是要提出离婚,所以第二条才这么定的。又不是不让你看孩子,只是我抚养而已。”
  “我没发现,你还挺会订合同的。”
  “跟纪总学的。”
  纪澜望天舒了口气,简直一肚子郁闷。
  薄荷轻轻抱住纪先生的腰,踮起脚尖亲了他一口,娇声道:“纪澜,我们不会离婚的对不对?只要你一直爱我,我就会一直爱你,还让这世上多两个可爱的小人一起来爱你。你看你都赚了是不是?”
  纪先生心里一动,一想到两个小人儿就觉得暖洋洋的,再一想到两个小人儿的创造过程,马上就觉得身上热烘烘的。
  薄荷又在他喉结上亲了一下,继续撒娇:“别人都是买一送一,我是买一送二呢。”
  纪先生彻底的软了,哼哼道:“还两个呢,现在一个都没影儿。”
  “等会儿我去爸的新房哪儿整理整理,你把协议拿回去给家人看看,再过来找我好不好?”
  纪澜叹了口气,只好开着车把薄荷送到了自己家对面,然后拿着那张协议回了家。
  他在客厅里来来回回晃悠了好几趟,觉得这张纸无论如何不能让他妈看到,他估计李女生的火爆脾气,当场可能就不喜欢薄荷了。
  他把老爷子拽到了客房,然后关上了门。
  “干什么呢,鬼鬼祟祟的?”
  “爷爷,你看,薄荷给我定了几条协议,你看看。”
  老先生戴着老花镜,看完,哦了一声,“怎么了?”
  纪澜就把薄荷的意思转述了一遍,然后愁道:“爷爷,她非要我签字了,才肯去领证呢。”
  “那你签了呗。”
  纪澜一怔,本以为老爷子一见就炸毛,谁知竟然如此淡定,不愧是位老革命。
  “那,要是万一。”
  老爷子一脸严肃:“那你就在以后,不让这个万一出现。”
  “怎么不让这个万一出现?”
  “婚姻是持久忍耐,这句话很对。有句俗话是,老婆别人的好,孩子自家的好。结了婚,就要忍耐对方的一切毛病,把对方当成自己的孩子,慢慢改造,别人的孩子再好,没我家的孩子好,永不放弃。很多人忍耐不住了就放弃,或是就没打算忍耐,所以从一开始就没有认真去经营这个婚姻,做出很多伤害婚姻的事情,直到最后无法收拾,只能离婚。如果一开始,两个人都尽心尽力,杜绝一切可能伤害对方,不利婚姻的事,那么这个婚姻就能长久。”
  “我爱她还来不及呢,怎么会伤害她。”
  “那是现在啊,你得坚持。所以说是持久忍耐,持久最难了。”
  纪澜心想,她没什么地方需要我忍耐的,除了那个事。
  老爷子又道:“如果你们不离婚,这协议就是张废纸,签字了也是废纸。”
  纪澜心里豁然开朗,笑着点了点头:“那倒是。”
  老爷子拍了拍纪澜的肩膀:“女人就缺乏安全感,她想要这个东西,就是找份安全感。你看她又不提赡养费,又不提分财产,多好一姑娘。只有你对她好,她绝不会舍得离开你,再说了,将来她要生两个娃,我真是太高兴了,多出预算一个啊。”
  纪先生很无语的看着老人,心想,我一炮还没打响呢。
  “爷爷,这事你知我知,可别让我妈知道了。”
  老爷子笑眯眯道:“嗯,保密,拉钩。”
  纪先生鬼鬼祟祟的从家里出来,飞奔对面小区。
  薄荷正在铺床单,就听见门上钥匙一转,纪澜进来了。和刚才不同,这会儿春风拂面的。
  “你家人怎么说?”
  “老爷子说挺好。说这样,利于我们发挥无限的忍耐潜力。”
  薄荷拿着那张纸看了看,然后嫣然一笑,抱住他的腰:“我一辈子只想结一次婚,希望你是我的唯一,也是我的永远。”
  纪先生心神荡漾的抱住她:“嗯,你也是我的唯一,我的永远。”
  薄荷有点吃醋的样子,酸酸的说道:“你是我的唯一,可是我不是你的唯一,你一共和几个女人有过啊?”
  纪先生瞬间头大,马上扑倒在床上打了个哈欠,转移话题:“好困,昨晚上一夜没睡好。”
  “怎么了?”
  “想你的协议啊,害怕的睡不着。”
  “那你现在睡一会儿吧。”
  纪先生一听睡字就来了精神,笑嘻嘻道:“那你陪我睡。”
  薄荷脸色一红,没想到爽快的答应了。
  纪先生顿时热血喷张,精神抖擞。
  “那我们脱衣服吧。”
  薄姑娘娇羞的脱了外衣,穿着秋衣秋裤躺在了刚铺好的床单上。
  纪先生激动的快要昏过去,难道一签了协议她就肯了?
  他飞快的脱了衣服,钻进了被窝。然后抱住薄姑娘,手就熟门熟路的伸到了她胸口上,捂住了小樱桃。
  薄姑娘竟然一点也没反抗,反而主动勾住他的脖子,送上了香吻,两人吻得昏天黑地的,纪先生激|情荡漾,已经情难自禁。
  没想到更火爆的来了,薄姑娘竟然把手放到了他的胸口,也摸了摸他的微缩形红樱桃。然后又摸了摸他的胸肌腹肌,哎,反正是一路点火,点到了纪先生的凶器上。纪先生也不知道今天薄姑娘是怎么突然开了窍了,竟然如此的“风情”。
  他一个翻身趴在了薄姑娘身上,只见薄姑娘勾魂摄魄对他笑着:“我来例假了。”
  39
  39、第 39 章 ...
  薄姑娘的这句话就像是一只钢针,纪先生就是那一只意欲乘风破浪的气球,当场就就在薄姑娘身上泄了气,他这才明白过来,怪不得一向保守的她突然变得这么风情、这么主动、这么火爆,原来是故意逗他的,纪先生咬牙切齿的望着这个磨人的发财妹妹,心里发狠,等你大姨妈走了,看我不让你下不了床。
  薄姑娘幸灾乐祸地笑眯眯道:“快睡吧,我帮你唱一支催眠曲好不好?”
  “不好!”纪先生看着如花似玉的发财妹妹,闻着她身上淡淡的幽香,却只能看不能扑,真是火烧火燎的急切,再一想到她刚才故意逗弄自己,于是就起了报复之心,一把把她抱在怀里,然后上下其手就胡作非为地在她身上乱摸乱揉了一顿。
  薄荷也不客气,也反手在他身上乱摸乱揉了一通。
  两个人互相点火,各自被折腾的气喘吁吁的,然后又被煎熬的死去活来的,最后干柴抱着烈火悻悻地睡了。
  醒来之后,两人在屋子里做了一顿柔情蜜意的午餐,你喂我我喂你的吃完了,一起去拿婚纱照,然后回到了纪家。
  老爷子和李岩纪伯山一块欣赏了婚纱照,赞不绝口,一致认为这是一对玉人,将来孩子也肯定漂亮的不得了。
  薄荷听着全家人的口气,好像自己肚子里已经有了宝宝,马上就要面世一般,顿觉压力很大。
  李岩又对她道:“女人啊,最佳生育年龄就是二十五岁左右,你可得抓紧,我看你挺瘦的,生孩子可能要辛苦一点了。你得吃胖点,纪澜你别老折腾她,要爱护。”
  纪澜一听,冤屈都快哭了,是她一直折磨他啊。
  “薄荷,这明年的属相特别好,你们有计划吗?”
  薄荷赶紧摇了摇头。
  李岩就道:“现在就开始准备吧。”
  薄荷刚想说什么,纪澜这边心里开始打鼓,他还没对他妈说协议的事呢,生怕要露陷,就赶紧的对李岩道:“你不是说有礼物要送给薄荷吗?”
  李岩就起身去了楼上,不一会儿拿着两个盒子下来,递给了薄荷。
  “这个是我婆婆留给我的,现在送你,这可是纪家的传家宝呢。”
  老爷子笑眯眯的望着那盒子,表情真是又柔和又感伤。“这是我老母亲的陪嫁。”
  薄荷心里顿时觉得沉甸甸的,赶紧小心翼翼地接过盒子。里面是个金镯,上面雕着龙凤呈祥,中间还嵌着一颗宝石。样式虽然老,但看上去很富贵大气,拿在手里分量很重,肯定比较值钱。
  薄荷谢了李岩,又谢谢爷爷。
  李岩又递给来一个盒子:“这是我的心意。”
  薄荷接过来一看是一款铂金项链,式样漂亮之极,璀璨的耀眼。
  纪澜就道:“这个刚好配婚纱,妈你挺有眼光的。”
  李岩笑道:“是人家卡地亚的设计师有眼光,我是会花钱。”
  纪澜搂着他妈,笑嘻嘻道:“妈,这次让你破费了。”
  李岩马上抱着儿子,甜蜜蜜的说道:“妈的钱还不都是你的,跟妈还客气什么。”
  母子俩亲亲密密的抱着,看得薄荷都想笑了,纪澜在家人面前和在外人面前,简直就是两个人。
  薄荷回到家,穿上婚纱,试戴了一下那条项链,真是美的让人惊叹。她想起纪澜说了破费两个字,莫非这项链很贵?她上网查了下卡地亚三个字,然后就惊住了,心里开始有巨大的压力。
  她赶紧取下项链,仔细放好。心里更加坚定自己也要努力挣钱,不然只有别人送自己东西的份儿,自己就没有能力也没有实力去表达自己的一份心意,她不能光接受不付出,她希望自己有一天也能送给婆婆更好地礼物,以示心意。不然老这么着,她心里不安,觉得自己是被养的一条米虫。
  过了两天就是情人节,是两人商议领证的日子。
  薄荷一大早就给纪澜打电话,说今天肯定人多,还是早点去排队比较好,纪澜却打算在下午快下班时去,免得一直站着等,怕薄荷的脚受不了。
  下午四点的时候,两人带着证件去了民政局。果然,这天来领证的人特别多。薄荷一看这架势,顿觉得今天可能领不上结婚证。纪澜也没想到自己会这样,赶紧的排队。幸好,两人在下班前的最后时刻,终于领上了大红的结婚证。
  走出民政局,纪澜笑眯眯道:“这下好了,全国联网,谁也跑不掉了。”
  阳光下的纪先生一脸春风,笑得十分英俊。薄荷看在眼里,甜在心中。再一看身边的诸位新人,只觉得自己的丈夫可是看上去最最顺眼的,最最好看的,真是怎么看怎么爱。
  两个人喜滋滋的揣着结婚证,去欢度情人节,再庆贺结婚。
  纪澜早就安排好了饭店。薄荷推开包房的房门,流光溢彩的水晶灯下,是一大丛鲜艳的玫瑰花。纪澜拉着薄荷的手坐下,先是掏出了钻戒给薄荷戴上。
  薄荷笑得眉眼弯弯的,心里是从未有过的甜蜜和幸福。
  纪澜又拿出一个小盒子,笑嘻嘻的递给薄荷。
  “老婆,这是情人节的礼物。”
  薄荷第一次被人叫老婆,顿时脸色一红,羞涩的接过来盒子,问道:“什么礼物?”
  “你看看就知道了。”
  薄荷打开一看,里面是一朵粉色的玫瑰,看上去栩栩如生的很漂亮,薄荷好奇,上手摸了一下,发现不是真的,有一种很丝滑的质感。
  纪澜笑得很含蓄。
  薄荷觉得他笑得有点阴险,顿觉得这礼物有点猫腻,于是果断的拿出来,结果一看这朵花是可以展开的,然后她就发现这朵花竟然是一个小内裤。这款式......简直太不良家妇女了,这穿上还不得......薄姑娘当场就脸红了,险些想把它套到纪先生头上。
  真是用心险恶啊。
  纪先生又施施然掏出一个精致的盒子,不怀好意的笑道:“还有一个礼物。”
  薄荷打开一看,脸色更红了,终于忍不住脸红心跳地吐出一句话:“你这个滛贼......”
  40
  40、第 40 章 ...
  盒子里躺着一溜的杜蕾斯,品种齐全,各式各样......
  用意不言而喻。
  薄姑娘飞快的合上盒子,暗自感叹男人和女人就是不一样,男人爱上一个女人,时时刻刻都想着要全身心的拥有,身体的爱欲是爱情之中不可分割的重要组成。
  纪先生送这些小礼物,就是故意让薄姑娘脸红心跳,想看她害羞窘迫的模样,如今他苦熬多日终于苦尽甘来,这些东西终于可以派上用场了,一想到新婚之夜他就觉得激|情澎湃。
  两个人甜甜蜜蜜的吃完饭,各自回家。
  婚礼是在初三那天举行的,宾朋满座,热闹非凡,来宾包括老爷子的下属,纪伯山和李岩的朋友、旧日同事,还有纪澜和薄荷的同学等,简直人多的眼花缭乱。
  容乾和他女友来做的伴郎伴娘。蒋琳和严未因为去海南补度蜜月而没有出席,电话贺喜了一番,又托人送了一份大礼来。
  两个老太太的“恩怨”已经和解了,蒋妈妈僵持了几天之后,采取了纪澜的第二套方案,让严未把蒋琳接回了家,然后严未就赶紧趁着春节的这几天假期带着蒋琳去了海南。
  婚礼是个体力活儿,应酬了所有的人,热热闹闹的结束了婚礼仪式,纪澜长舒了口气,望着怀里的娇妻,幸福的都要冒泡了。
  薄姑娘因为喝了一点酒,也因为比较兴奋,脸色红扑扑的像是一朵娇艳的桃花,眼睛水汪汪的扑闪着,看着英俊高大的丈夫,满心满意的都是爱慕。眼神也就格外的含情脉脉,纪先生几乎要溺在里面。
  纪先生抱着她纤细的腰肢,不怀好意地在她耳边道:“我就等着天黑。”
  薄姑娘娇羞的拧了他一下,对天黑之后的事情又是期盼又是紧张。
  因为春节父母都在家,纪澜和薄荷商议着暂时不去度蜜月,先在家里陪着老人热热闹闹的过个春节,等纪伯山和李岩出国了,他们再去度蜜月。
  晚上薄豫和纪家一家子聚在一起吃了一顿丰盛的晚饭。薄豫见到女儿终于寻得归宿,真是喜不自胜,恍然间都觉得自己跟做梦一般,没想到如此圆满。
  晚饭之后,薄荷和纪澜把老人送回住处,然后纪澜便开着车带着薄荷去了市区的一家五星级宾馆。
  这里是李岩帮两人定下的,她在国外几年,思想比较开明,觉得小俩口的新婚之夜,应该是一辈子的回忆,如今家里人多,虽然屋子大房间多,但毕竟都是老人,恐怕两人在家里不够自由自在。
  她便让人去酒店里定了一个顶级奢华的套房,作为两人的新婚之夜的蜜巢。
  这一番安排让薄荷感觉到李岩是个体贴开明好相处的婆婆,虽然脾气有点急,但是一切都摆放在明面上,有什么说什么,可比那些表面笑眯眯,但什么事都闷在心里的婆婆好得多了,她真是庆幸自己遇见了这样的婆婆,就算将来住在一起,也不会担心婆媳矛盾。
  两人到了酒店,拿着钥匙上楼。进了套房,薄荷惊讶的四处打量了一番,这种奢华的房间她还是第一次见到。浴室特别大,正中摆着一个豪华双人按摩浴缸。这显然就是为鸳鸯浴准备的。
  薄荷站着浴室门口看完了正准备转身,纪先生及时的堵住了房门,断了薄姑娘的退路,然后抱着胳膊就嘿嘿一笑。
  这内涵丰富的笑容顿时让薄姑娘心跳脸热,有一种羊入虎口的感觉。
  纪先生看见浴缸就想到了那一回在洗浴中心里没有得逞的一次水||乳|、交融,于是一伸胳膊把薄荷往怀里一收,吞了口口水道:“我们现在就开始吧?”
  薄荷当即明白了他的意思,赶紧道:“我不困呢,先看会儿电视吧。”
  “没情调,新婚之夜看什么电视啊,我也不困,咱们先洗澡,洗完了办正事。”
  说着,他便动手帮薄荷脱衣服。新娘子今天穿的比较少,进了房间已经脱掉了外面的羽绒服,里面就是一件结婚礼服,裙子一下子就被纪澜剥了下来,露出里面红色的胸衣和内裤,基本上就是香艳的比基尼模式了。
  雪肌冰肤被那红色的内衣衬得更加的旖旎香艳,曲线完美,凸凹有致。纪澜觉得自己嗓子里开始发干,下腹一股子涨涨的感觉。
  屋子里开着暖气,比基尼模式的薄荷倒不觉得冷,但是硬生生被纪先生那副要生吞活剥的眼光给看得后背冒出一股凉气,脸都红了。
  纪先生做了一个深呼吸,勉强压下心里的一股火,伸手就去她的背后去解胸衣,挂钩用个巧劲一碰就开了,红色的胸衣往下一掉,小樱桃呼之欲出。
  薄姑娘红着脸蛋,下意识的就想去捂住他的眼睛,结果手一伸到他面前,就被他搂住了。纪先生把她连胳膊带腰一块搂在怀里,把她打横一抱,就放在了浴缸里,打开了水龙头。薄荷下意识的想去拉灯,可是这会儿开关却不在手边。半推半就之下,红色内衣都被纪先生扔到了一旁的凳子上,所有的风光都被纪先生一览无余。
  纪先生飞快的脱光了自己,严丝合缝的紧挨着她躺在一起,然后就上下其手的帮她撩水,顺便摸来摸去,揉来揉去的很是忙碌。
  发财妹妹又是害羞又是怕痒,被纪先生的分花拂柳手弄得手忙脚乱,羞赧不已,顾得左边顾不得右边,捂住上面下面便要失守,两个人在浴缸里折腾来折腾去,一缸水怎么都放不满,就见水花四溅,一会儿薄姑娘娇呼一声,一会儿纪先生闷哼一声。
  水能灭火显然不对,两人都洗的彼此着了火,特别是纪先生,身体反应很明显,一团黑雾中雄风万丈地矗立着一枝独秀。
  薄荷看得分明,心里约莫了一下这个尺寸,心里怦怦直跳,一想到等会儿真枪实弹的上阵,又是害羞又是害怕。
  纪先生觉得前戏也够了,便迫不及待地穿上浴袍,把洗白白的薄妹妹包在了浴袍里,抱进了房间。
  床非常宽,适合任何体位。纪澜先是密密地深吻了一会儿,然后一路亲吻到了她的胸前,薄荷有种人为刀俎我为鱼肉的感觉,身子被他逗弄得软成一团。
  纪先生感觉到手指下已经湿了一片,滑不溜手,他试探着往里进了一下,她当即感觉到了异物想要侵入的痛感,大腿一并便要退缩。
  “我很轻的,你别怕。”他轻声轻气的爱抚她,把武器摆放正中。
  薄姑娘觉得这是跑不了的事,早晚都要经历,就狠下心摆好了姿势,做出一副英勇现身的模样。但决心归决心,正等纪先生提枪往前一顶,她的勇气当即就烟消云散了,这也太疼了,她果断的拧着腰就想撤。
  纪先生又爱抚了半天,再三保证会轻、慢。
  薄荷犹犹豫豫的打算再试一次,勉强摆出了迎合的姿势。
  纪先生果然很轻,游兵散勇地在边缘蹭了几下,薄姑娘感觉到了一种很奇妙的舒服,于是就放松了警惕,大腿也明显的不紧绷了。突然,纪先生使劲一顶,前锋冲了进去。
  薄姑娘疼得忍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