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14部分

蹦,胯下欲望胀痛的利害,让他浑身都微微颤抖起来,偏寒雪这妮子还来上了这麽一句话,让他郁闷的同时,亦有些咬牙,只是欲望一如那火山爆发已不可收拾,此时他是如何也压不下去,满心满脑的只想著寒雪的美洞层层暖暖的包裹煨烫,几乎是从齿缝中硬挤著吐出几个字,“不行,我压不下去。”
  啊?!那怎麽办?寒雪秀眉轻簇,以前也听嬷嬷说过,男人这种事儿也是忍不得的,忍了伤身。见著寒战难受,她又不觉开始担心起来,那知她这里正想著,寒战竟一把将他抱了起来:“哇……你干嘛?”
  寒战抱著寒雪便让她坐上了身後的八仙桌,将她的裙子往上一掀,拉下她的襦裤便将两指探进了她体内,另一手边迅速的解了自己的裤腰带。
  “你……你怎麽这样啊,”寒雪一见寒战的架势便不由惊叫起来,只见随著寒战的裤腰带一松,长裤及贴身的襦裤便滑了下去,那挺的笔直的棒子便晃动著印入眼帘,胀的青紫的粗棒上,青筋盘结著,胀的老粗,圆圆粉嫩的棒顶上,那小孔中正吐著带点白色的液体。
  寒战急不可耐的一撩衣摆便提“枪”上岗,在手指探到寒雪|岤中湿润後,便将寒雪两腿一分,提著自己快要爆炸的欲棒一顶上|岤口便一插到底。
  “你你你……可恶……啊……”寒雪刚想发脾气,哪知寒战这次连给她适应的前凑都没有,便急速的戳刺起来,直戳的寒雪差点一口气上不来,晕死过去。急速的抽锸让寒雪仿佛又回到马背上那激烈的Xing爱中,小|岤亦或许是半月未被怜爱,此时春水横流,竟是自寒战插入後便一直涓涓的流著,小|岤紧紧的绞著Rou棒,随著寒战凶猛的抽锸,不旦不觉的难受,反而异常的舒服。
  如小猫般的呻吟细细,轻轻的自寒雪的口唇间溢出,听著寒战更是热血沸腾,不能自持。他一双大手自寒雪细白的大腿上移上两瓣细白的臀肉,两手一合便捧著她整个人抱了起来,巨大的阳物还深埋在她体内,那湿热紧密的幽|岤煨烫的他直欲仙欲死。
  “喜……欢……吗?”寒战急喘著一顶一抽急速运动著,身下巨硕次次毫不保留的深深戳刺,清冷无情的墨眸已被赤红的情欲所替代,让寒雪看的心中荡漾不已。
  寒雪被寒战抽锸的舒爽万分,却不想就此趁了他的心如了他的意,轻咬著红唇娇嗔道:“你快些便是,人家尚有事待办……啊……”
  寒战听的心下气怒,身上粗壮的Rou棒似利剑般重抽重插起来,本还想多日未怜她,再急也得忍著些力,免得她会不适难受。哪知这丫头这般气人,连两人都这样了,还想著那些破事儿,想著心中不由更是气盛,沈了气在丹田,胯下便是尽了全力,双手捧著俏臀配著著戳刺的频率,每当肉剑插入时,便捧著美臀将那小|岤迎著Rou棒重重压下,肉体重重的拍打声清脆而响亮,配合著抽锸时的水声,更显滛靡。
(11鲜币)出使庆国之7
  寒雪紧咬著下唇,急促而细软的呻吟声随著身体的快感自唇间鼻翼溢出,她此时双颊飞红,胸前玉兔随著寒战的抽锸而大幅度的蹦跳著,眸光似春水激荡出磷磷碎光,一时媚色无边。秋眸带媚绵绵的纠缠著寒战满含著怒气与情欲的冷眸,看著他眼中的怒意在自己展现的媚色中散去,只剩下越来越亮的赤红情欲,寒雪得意的翘起了嘴角,伸出玉臂勾住他的脖子,便也扭著俏臀迎上那满是粗胀的狰狞的热铁。
  “嗯啊……哼嗯……啊……”小|岤被粗壮的热铁直插的麻麻酸痒,两个鸭蛋大的卵袋子随著身体的摆动重重的击打著她的腿心臀肉,那些粗黑的毛发亦随著寒战凶猛的攻击而次次磨擦著|岤口阴肉,快感阵阵冲击著大脑,让寒雪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媚色勾人。
  寒战急喘的看著寒雪脸上舒服的媚态,看著那对越显饱满的雪白||乳|肉,因他猛力的顶撞,而在他眼前不停的上下跳动著,晃荡出让他更欲疯狂的波浪。感觉到寒雪紧紧煨烫包裹著他的小|岤正在慢慢的缩紧,寒战差点被那层层的媚肉绞的喷出来。
  “要到了麽?”寒战靠著她的耳边低哑的问著,粗响的喘息阵阵喷在寒雪耳後,让她敏感的缩了缩脖子。
  “嗯哼……”寒雪被插舒服极了,直摇著头已无力回答寒战的话,只将因快感而颤抖的身体贴入他怀中,无声的要求更多的给予。
  “我……也要来了,等我……”急喘著说完,便是一连串急促的肉体拍打声,合著女子婉转的呻吟与男子的一声低吼,寒战一个猛力的刺入,按著那已被他揉出红印的美臀重重的压在自己的Rou棒上,身子猛烈的颤了颤,肉柱跳动著将内里积聚已久的白液狂射入花蕊深处。
  寒雪伏在寒战怀里调整著急促的呼吸,一边享受著快感的余韵。心里不自主的回味著这次疯狂的欢爱,意外的意识到这一次竟是特别的舒服快乐,而且在与寒战欢爱後不但未觉得疲累,还能这般精神,也让她大感意外,大眼一转便想了到了关键所在,“你们可是瞒了我,一直喂著我药?”细细的语音仍带著初逢雨露後的低哑与轻颤。
  “嗯,我问寒棋拿的药,可是精神些了?”寒战毫不作隐瞒的答道,此事本也没打算瞒她。因为两人的体力关系,之前便有欢爱,她承得了一次两次,便需要大半时间昏睡调养,这皆源於她体质过於娇弱。如今这药用了也有大半年,看著他刚才那般狂猛的索要,此寒雪仍能有精神与他闲扯,便知那药是起了效了。“方才可舒服?寒棋说这药用久了,你不只身子好了,身子也会敏感些。”
  寒雪嗔怪的哼了一声,张嘴一口咬在寒战肩上,“原来你早就对我不怀好意了?就想将我养成不如足的欲女麽?”
  寒战听了咧嘴邪邪一笑:“若真成了,那倒好了,我恨不得能时时刻刻与你这般连著呢!”见寒雪拿眼瞪他,才轻笑著正经回道:“那本是调养你身子的药,你身子弱,光是初夜你便睡了一天一夜,我这不是怕你抵不住麽?”对於寒雪在他肩上又啃又咬的动作,寒战眉也没动一下,只将寒雪放回八仙桌上。侧头在她脸上亲了一口才不无遗憾的道:“若不是知你今晚定是要走一趟庆宫的,否则定要将你抓回房去做上个七八回。”
  寒雪这被他说的脸上一红,拿你去推他,“一天到晚便只知做那事儿,也不怕精尽人亡。”
  寒战顺著寒雪推他的力道退了两步,只听“啵”的一声,插在寒雪小|岤里已软了几分的铁棒也被他带了出来。疲软了几分的粗肉上满是湿淋淋的水汁与点点白液,而寒雪的|岤口也因少了Rou棒的堵塞,水汁伴了白液自|岤道里涌淌出来。
  寒战眼盯著那慢慢淌出白液的小洞,一只心中竟又翻腾起来,嘴上却道:“以往怕你身子受不住,我可都忍著呢,除了那日在马上……”回想起那日在马背上狠狠的插著雪儿的小肉洞,那种销魂噬骨的美妙滋味,让寒战眼中欲火又赤了起来,半软的肉柱竟慢慢的又硬挺起来。
  寒雪被寒战盯的心神一荡,见著那粗大的东西又挺了起来,忙将双腿一夹,娇声骂道:“还不快收拾干净?净乱说乱想些什麽啊,仔细一会儿又忍不住。”
  “已经有些忍不住了。”见寒雪那姿态,知道这一时半会儿若想再来一次,这妮子定是不肯的,寒战苦笑著摇摇头,拿了帕子草草将自己的小兄弟擦拭干净,便提裤穿好。转而分了寒雪的腿,便为她擦拭起来。
  寒雪怕寒战看著一会儿又情动起来,在阻止不急的情况下,便急急拿手遮了他的眼,“我自己来就好,万一你又……”
  不待她话说完,寒战轻笑道:“你不知人遮了眼後,感觉会更敏锐麽,仔细我今晚让你晕死在床上。”
  这个威胁极严重,吓的寒雪忙将手藏在了背後,就怕寒战下一刻就化身成狼。
  点|岤将寒雪体内的种子逼出,听著寒雪娇媚的轻呻,寒战只似笑非笑的瞄了她一眼,便让寒雪忙捂了自己的小嘴,就怕会发出一丝丝声音便让寒战来了冲动。
  仔细将寒雪亦收拾干净,寒战将那条沾满两人体液的帕子握在手心,眨眼间便见轻烟冒出,不一会儿,待寒战松手时,手心便只余点点黑色的烟灰飘落。
  寒雪看著寒战的动作不由的瞪大了眼,这厮功夫好也不是这麽用的吧,难怪每次两人那个完後,事後她都找不见“罪证”,一直担心著会不会没处理好让人撞见,想著这家夥不会每次都是用的这法子将两人欢爱的证物“毁尸灭迹“的吧?
  处理完污物,寒战一抬头便见寒雪直勾勾的瞪著他看,不禁好笑的点点她的俏鼻,“这般瞪著我看做什麽,不怕我直接将你抱回房去?”
  “哼,就知道拿这事儿来威胁我,”寒雪小手左右夹攻扭住他腰间软肉,“快快告诉我,这庆国倒底是怎麽回事儿?你定是一早就看出来了的,快说,快说。”
(11鲜币)出使庆国之8
  看著寒雪撒娇耍赖的娇俏模样,仿佛又回到了两人的幼年时光,看的寒战心中便如石子落入心湖,荡起圈圈涟漪。将身前的小人儿整个拥进怀里,他弯唇笑道,“你这丫头,再不安份些,我可就不说了。”
  寒雪一听这话立马安静了。
  寒战笑著摇摇头,无奈的拥著她到一边椅子上坐下,再将寒雪抱坐在自己腿上,才娓娓道来:“之前我们的探子一直进不了庆後宫,我特意留意过,自庆王算起上三代皆是男丁兴旺,但女丁却异常稀少,不是说後宫没出生女幼,而是女婴早夭者众,庆国的公主们很少能活过十二岁的,也因此曾有人秘传说庆国皇室受了诅咒,生下的女孩都不长命。我们的探子曾跟庆宫一个咨深的接生嬷嬷接触过,据她说,自华乾军接掌皇位起,庆宫一共前前後後共出生过数百名女婴,而5位皇子亦有血脉14人降世,光女孩就有9人,可奇怪的是外界人却没人知晓,避开那些早夭的女婴不说,连几位皇子所出的男丁都没人听说过,这就比较让人费解了。”
  “这麽多孩子?华乾军在位也不过近三十年时间,怎麽会有这麽多孩子?这麽多孩子都到哪儿去了?”寒雪听的目瞪口呆,这庆国是想增产报国麽,可也没听说他有这麽多孩子啊?难道……“都死在宫斗里了麽?”後宫倾轧如不见血的修罗场,没有自保能力的孩子被杀也尚属正常。
  寒战摇摇头,提醒道:“忘了包清看到的事麽?再想想包清是怎麽回报的。”
  寒雪侧了侧头,皱起秀眉努力回忆包清的话:庆後宫父女相J,兄妹乱囵之事是确有其事,今晚他们似乎还有一个家族夜宴,似乎也是干那滛乱事儿的。
  寒雪大眼骤然瞪大,不可置信的倒抽了口冷气:“难道是?”
  “你自幼父母和睦,碧落宫中,皇亲之间也没听说那肮脏事儿,所以你才浅意识的老是避开这个线索,否则以你的机灵性子,又怎麽会想不到这一层。”寒战宠溺的摸摸寒雪的长发,“若庆国皇室中人皆有那变态爱好的,以庆王及一众皇子的体魄来说,即便是一般的成年女子,体弱一些的都可能没命,若是再不懂节制,尚未长开身子的幼女又怎麽可能不丧命?”
  “数百女婴,数百女婴,这些都是他们自己的血脉……”寒雪再也说不下去,喉中似哽了石块,沈沈的难受,连胸口也似被压了一块巨石,让她吸不上气来。
  寒战默默的拍抚著她的背,继续说道:“至於男丁,我倒也想不透,已嘱咐了暗桩加紧查看,相信加以时日必会有回报的。”
  心头还是难受著,寒雪努力调整情绪对寒战愁眉苦脸道:“今日几个管事回报的事儿,你也听到了,那麽多粮食、食盐的调动,必是想要动手了的,我原是打著分化几位皇子的关系,能拉拢合作则合作,不能合作的,借刀杀人除了也好,可此时看来,却是不易办到了。”
  “此时下结论尚属过早,今晚去看看吧,总也要眼见为实後,才能决定下一步怎麽走。”
  看著寒战的眼中闪过一丝狠厉,寒雪嘴张了张,却说不出话来,满眼的不甘及颓丧。
  寒战见她如此,心中了然,不由的笑著逗她:“怎地这般模样?不想去麽?”
  不是不想,而是不能,事有轻重缓急,这点她还是清楚的。庆宫本就比一般国家的後宫守卫更严,说是三步一岗五步一哨也不为过。如此严密的防守,要混进去本就不易,更何况若庆王真要做那种肮脏事儿,怎麽也得在密室什麽的地方,这样严密的守卫,以寒战的本事混进去倒也不算难,但若再带上她,那就是难了。她本就心有不甘,此时寒战又来说叨,让寒雪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明知人家心里不甘,你还来给我添堵?!”
  寒战失笑的拿手指戳寒雪气鼓鼓的脸颊,“傻丫头,想想包清第一句话是怎麽说的?”
  “怎麽说,不就是说:进了朝议殿後的暖房,四周的暗卫都不见了……啊──”寒雪猛的尖叫一声,瞪著大眼双手直扯寒战的前襟,眼睛亮晃晃满是惊喜,“你是说,你是说──”
  “终於想明白了?傻姑娘!”寒战好笑的点点她娇俏的鼻尖。
  心里虽然极兴奋,可寒雪仍有些不放心,“若是不如咱们所想的,他们进了密室什麽的?外头防的又紧,那该怎麽办?”
  “若事真不可行,打道回府便是,只要不打草惊蛇,总有机会让咱们查出来的,也没什麽差的。”
  寒雪一想也是,这才笑开了眼,揽著寒战的脖子,以他的额顶上自己的额娇娇甜道:“寒战,你真好。”
  “你这是诱惑麽?!”寒战眼一柔,轻吻了吻她的唇角,取笑道:“你啊,也就是顺你意时,我才是个好的。”
  寒雪也不理他的取笑,径自笑咪咪的跳下寒战的膝盖,向大门跑去,边跑还边说道:“现在天也不早了,咱们快点传饭,等用过饭准备准备就出发。”
  一时间一阵忙乱,丫环婆子们送了饭菜进来,寒雪兴匆匆的往嘴里扒饭,还不住的催寒战快吃,看的寒战只淡笑不语。
  待得两人用完饭,天色已完全暗了下来,换上了一身的黑衣的两人见得外头一片漆黑,不由齐齐大呼好运。无月的夜幕下,除了屋舍里射出的微弱烛光,便是伸手不见五指。
  “夜黑风高正是偷鸡摸狗之最佳时机啊,”寒雪调皮的一笑,任寒战失笑的搂紧她飞身如一阵风似的消失在黑夜之中。
  ───────────────我是分隔线───────────────────
  没有亲眼所见,还真不知道庆宫的防卫到了这种地步,寒雪只能紧紧的贴著寒战的身体,一动都不敢动,还得尽量降低自己的呼吸。寒战此时脸色也有些难看,可见庆宫守卫之严,实是出乎他所意科,心中不由的提高了警惕。
  避开守卫注意,寒战身法轻巧的窜上一座宫殿屋顶,两人隐在屋檐的暗处,静静的观查四周的守卫情况及宫殿分布。
  四周密密码码的守卫及巡逻的御林军,看的寒雪直头皮发麻,更加暗暗警惕自己要更加小心。
  寒战轻碰了碰寒雪的肩,示意她往远处看,只见隔了一个山头的另一座山上,那宫殿灯火通明,宫前阶梯上却不见惯常该有的侍卫。
  就是那里?!寒雪眼露惊喜的与寒战对视一眼,两人便化为一道黑影,向远处的山头潜伏过去。
(11鲜币)出使庆国之9
  摸到目标宫殿的山脚下,寒雪与寒战两人差点没被山脚下那里三层外三层的御林军给吓掉下巴,这可真是不妙,山阶与山顶都是灯火通明,有没有人上山在山脚就可一目了然,根本就没办法潜伏上去。寒战远远避开隐在暗处的暗卫与山脚的御林军,抱著寒雪绕著山脚在各个宫角处潜藏,试图寻找突破口。
  只是眼见时间一点点的过去,还是没有进展,直让两人心急如焚,正在此时,只听一阵整齐的铃音自两人藏身的身後远远传来。寒雪两人对视一眼,极有默契的转身往声音传来处看去,只见一群身披黑色斗篷,脚戴铃铛的人自远处的宫墙处转出来,从那高矮不一的身量可看出,这群人之中小的只有五六岁,大的应该已经成年。所人斗篷人都未穿鞋,随著每人走动的步伐,黑斗篷下白皙的脚裸总会隐隐一现。
  真不知该说是庆宫的人运气太背,还是合该寒雪两人走狗屎运,竟然会有这麽巧的事给他俩给合上了。本以为那群斗篷人会往山顶去,寒雪正思量著要不要打晕两个,好让两人混进去,却不想,那群人在走到两人藏身不远处的一座高大的假山前就停了下来。只见为首的一个高大的斗篷人拿了个什麽东西在假山的一角一按,那假山壁上竟向里凹进去一大块,露出一个隐有火光的通道。
  看著一群人有预的往那通道里走,寒雪急的直扯寒战的衣襟,她挤眉弄眼的示意寒战,让他出手打晕两个,好让他二人李代桃僵混进去,否则等那通道一关,两人就是想跟进去也没办法了。她刚才可是看到了的,那人是拿了个东西嵌到机关里才打开的通道,等这些人一进去,那通道一关,没有那开门东西,两人就只能在原地干跺脚的份了。
  寒战按住寒雪差点把他衣服扒下来的手,冲她摇了摇头,这丫头想的太简单了,原不说这群人的身份为何,单从他们的行动来看,极有可能他们彼此都相识,现在这通道虽极有可能是通向山顶的,但具体里面情况为何,谁都不知道,若是真打晕两个混进去,万一一到里面他们就解了那斗篷,那混进去的他们就会马上被识破,打草惊蛇不说,还极有可能被抓。
  看著最後一个黑斗蓬走进通道,也没见寒战有动静,看著通道里的亮光随著越来越远的铃声而越来越暗,寒雪满脸失望的将脸埋进了寒战的怀里。哪知就在此时,寒战身法如电的带著她,在那暗门关闭的前一刻闪身进了通道。
  听著暗门在身後“!”的一声关闭,寒雪的心差点没跳出来,她兴奋垫起脚尖就在寒战的下巴上亲了一口(身高问题,亲不到嘴)。惹来寒战好气又好笑直摇头,低头在她耳边轻斥了句:“顽皮!”
  等前头那群人走远,寒战才抱著寒雪如鬼魅般跟上去,远远的坠在那群人之後。
  这条通道往下斜坡走了大约近三四百阶後,变为平整的正板路,又走了约有一刻多锺,便又开始斜坡往上行走。按这条路地行进模式,寒雪两人更加确定,这路正是直通山顶那宫殿的。只是两人越往前走,越是心惊这庆宫的建造之奇,从这阶道两边石壁的建造痕迹来看,这暗道是半天然半人工建造的,此山中很有可能有天然形成的通道或空间,这由洞顶上的锺||乳|石就可看出来。由此,两人不禁想到,有否可能,庆宫的所有山体里都有这种天然的暗道存在?若直如此,那……
  前面隐隐传来“嗡嗡”的人声,让沈思的寒雪与寒战都醒过神来,此时往上的斜坡已走了大约近千阶,前面的人还在往上走,但已隐隐可见上面出口处所透出的亮光。寒战四处看了一圈,决定不再跟前面人的前进,脚顶一点反身跃上头顶一个往上斜的洞窟,他刚看到那洞中有微微亮光透出,猜测这条洞窟极有可能也是通往前面的那个地方的。
  “孩子们,今日是我族每月日一次的合欢宴,也是我族欲女与大家见面的日子,现在凡未足十二的族人皆入圣池洗礼练身,凡满十二岁的族人,请入合欢池与一众族人们尽情享乐吧。”
  庆王?!只从这声音,寒战与寒雪两人便听出这说话的人正是庆王华乾军,还未到找到出口的两人忙加快了脚步往亮光处潜去。从那回声听来,他们深信这洞窟的出口应该连著一个更大的空间,没想到庆王城府如此之深,以头顶上的宫殿做掩护,自己却躲在这山体之内,也幸好两人今天被山脚的守卫给阻在了外面,若今儿是寒战一人来了,保不齐真进了那宫殿就成马蜂窝了。
  正如寒雪两人所料,他们进入的洞窟,出口确实与那群人的出口是相同的,只不过那群人的出口在底下,而他们的出口在那些人的头顶上。从两人此时所站的位置可全览那个巨大洞窟的全貌,头顶悬挂的锺||乳|石表明这个可比朝议殿的巨大洞窟是完全天然形成的,洞窟的一边底部建了一坐一人高的高台,台上一座金龙盘结的长榻椅代表著此洞主人的身份,而洞窟中心的那两个用夜明珠围绕,白玉砌底的巨大的池子则只能让人咋舌其豪华奢侈。
  只是待两人看清底下的情景时,便如被点了|岤道般完全僵住了。他们此时所见到的事,实在太过震撼以至於他们俩目瞪口呆,嘴张的都可以任鸭蛋自由通行了。
  只见满地白花花,赤裸裸的人肉(简称没穿衣服的人)有序的分成两队,分别进入两个巨大的水池中,那些人有男有女,有男孩有女孩,最小的看身量不过四五岁,最大的大约就是站在那黄金龙榻前的华乾军了。这其实还不算是最让人吃惊的,最让人吃惊的是,那此排队进入池子的人都是前女後男,不论大小、老少,皆是後面的抱著前面那个,不是摸摸揉揉,就是蹭蹭。
  待得所有人都进入了池子後,众人虽都搂搂抱抱,但却都赫赫的注视著同样赤身捰体的华乾军,及依在他身边的华仙瑶两人。就好像是在举行一个开场仪式,只见华乾军两手握在华仙瑶的腰上,将她娇小的身子提到身前,伏身便对著那嫩嫩的小嘴堵了过去,技巧的舌吻直吻得华仙瑶低低呻吟,四肢如八爪章鱼般缠在了华乾军的身上,那小巧却有肉的臀还在贴著华乾军的腰上如水蛇般扭动著,看得池中众人都低低的笑了起来。
  这个场面真是超级的壮观啊,要多滛荡就有多滛荡!
(11鲜币)出使庆国之10
  寒战回过神来,急急的伸手捂住寒雪的眼睛便将人拉了下来,咬牙切齿的伏在她耳边低声怒道:“你倒是看的入迷。”
  寒雪有点被刚才的壮观场面惊吓到了,此时见寒战怒气腾腾的吃干醋,才回过神来,拉下他捂在眼睛上的手笑道:“你吃哪门子干醋,不过是一群光著身子的变态而已,要入迷,我也只迷你这冤家啊。”
  寒战听了冷哼一声,嘴角却是微微翘起。
  寒雪见那样不由斜眼嗔他,两手扯上寒战僵直的脸,揪著颊肉便往两边扯,“对著我呢,还僵著个棺材脸,姑娘我人小骨细的,也就得一夫相侍的福份,多了可就成灾了。”
  “这下面污秽的很,咱便不看了吧?”寒战心里还是不快,任谁都不喜欢自己媳妇盯著别的男人看,更何况,这底下的人可都光著呢。
  “为何不看?这种场面我可没见过,先不论能不能探得啥有用的消息,要是能让我知道这华乾军用的什麽手段控制得这一众儿女,今儿也就没有白来了。”说著便拉了不情不愿的寒战一起隐在暗影里往下看。
  底下的两个池子水色一呈粉红,一呈淡绿色。粉红的池子里全泡著一众童男童女,淡绿色的池子里则泡的都是经人事的男女,那俩池子虽是有颜色的,水质却也清透,所以两人在高处也能将池里的情况看的一清二楚。
  寒雪拿手轻撞了寒战一下,示意他看那粉色池子里的那些小孩子,只见那些稚嫩青涩的小身体在池中也似成|人般互相抚摸著,有些孩子更是直接抚著自己的下体在池里扭著身子。
  “那池里该是下了烈性药物的,这些孩子只怕都是养来供庆王父子们享乐用的。”寒战脸色仍是不太好,皱著眉头为寒雪解说。
  “华乾军称这些人为族人?该不会都是庆王的子孙吧?”寒雪有些咋舌,这底下可是足有三四百号人呢。
  “你看那边池子里,华世统边上的那个,那人咱们入城时我见过,似是官位不低,华世峥边上那几个,在大殿上是立在武官阵里的,华世招前头那两个年长的,是立在文官二三位的。”寒战将自己记得的人一一指给寒雪看,此时底下人声吵杂,两个低声交谈著,也不怕底下人能听见。
  寒雪眼中闪过惊骇之色,回头看著寒战道:“若这些人都是庆王血脉,这庆国朝中文臣武将启不是有泰半是他自家人?”
  “上阵父子兵,若真是如此,你的离间计只怕难以达成,只能尽力拉拢庆国了。”
  寒雪轻点了点头,回过头来继续看著下面。
  此时,华乾军正凶猛的吻著华仙瑶,这个自小吃著自己的Jing液长大的女儿,虽然已被自己不知道操了多少回,可在所有族人面前,这可是大姑娘上轿头一遭。一想到自己操女儿时,被这麽多人在旁看著,他的老二一下子就神气活现的高高挺翘了起来。那粗壮的尺寸直让池中所有已经人事的女子们看著直咽口水,男子们眼红羡慕不已。
  华乾军的嘴仍吸著华仙瑶的小嘴不放,伏低壮硕的身子,让华仙瑶围在自己腰间的腿心下移,贴上自己翘起的肉柱。
  这华仙瑶也亏得是经了他几年调教的,那小洞早已汁水横流湿了个透,一贴上Rou棒那水就顺著棒身缓缓的流了下来。那似虫蚁在爬的马蚤痒感,让华乾军猛的打了个冷颤,闷吼一声,放开了华仙瑶的小嘴,雄壮的双臂似提小鸡似的握著华仙瑶的腰臀一提,送到自己的肉柱之前,将那粗大的肉顶上那口水直流的小洞就猛力一戳。
  “啊……”伴著华仙瑶稚嫩的尖叫声,全场爆发出震天的叫好声和掌声。
  华乾军抬眼在池中所有男女身上巡了一圈,得意的大笑道:“小子们,看到没,这可是为父用自己Jing液养出来的好女儿,这洞可是极品的很,为父每日操上十来遍,这洞还是绞的老紧老紧的,爽的很,你们看著眼馋不?”
  “眼馋!”哄天的吼声在洞窟中回荡,池中一众男子皆是面色通红,两眼直放狼光的直盯著台上两个的结合处,几个耐力差的已经抱著身边女子上下齐手起来,这边的捏奶挤||乳|,那边的将手伸入了身边女子的体内,直弄的身边女子嗷嗷直叫。
  “好,这才是我皇室儿郎,”华乾军眼中厉光一闪,一边握著华仙瑶的腰大力的挺腰直刺,一边看著一众儿子道:“看到你们这妹妹没?为父以自己的Jing液养育,八岁便已能吞下为父这大鸡芭,为父每日操她十来次,她这肉洞仍是紧的很,这便是我族祖记里所言之欲女。”他大手一挥指著边上另一池中的男童、女童道:“我族的大事在即,我华氏一族的未来都要靠你们在战场上争得,为父在这里许诺,凡能在战场上有功者,许你们自由选择中意的弟妹或子女自己调教,十二岁前皆由你们自个儿独享。”
  因华乾军立於一人高的高台上,自池中众人的角度看去,可清楚看到华乾军那粗大的Rou棒在华仙瑶那小肉洞里抽锸的画面,只见那根粗大的凶器实实的扎进华仙瑶的腿心,幼女粉嫩的阜户被Rou棒整个侵占,两片小小的花叶可怜的被拉直了包在Rou棒上,每每华乾军刺入时便被戳进洞内,抽出时又被扯将出来,沾上自那洞中流出的Yin水,似是会随时被插裂了一般,看得一众男子更是热血沸腾,鸡芭翘的老高。一众女子则||乳|颗挺起,|岤中马蚤痒不已,那洞中Yin水不断的涌出汇入池水中,有那特别马蚤浪的,已将自己的长腿盘上身边男子的腰间,扭腰摆殿的蹭上了。
  此时众人听得庆王许诺,双双狼眼皆望向旁边的池子,看得那一张张稚嫩的小脸,个个似打了鸡血般,高吼著:“多谢父王恩典!”
  华世岚,华世统两兄弟则睁著赤红的眼,直盯著被华乾军操干的连边尖叫的华仙瑶,两人胯下巨龙早已狰狞的昂首以待,而站在两人边上的华仙飞也是春情难耐的在两人身体上尽情调逗,却被这两人给彻底突视了,这两人都盯著那被粗大Rou棒给尺寸蹂躏的小小阴沪,回想今儿一早,那丫头也是被自己这般操著,那小洞的销魂滋味确实无人能比,让人直想一操再操,欲罢不能。
(10鲜币)出使庆国之11
  只是华家族规有定:族中所有子女,十二岁前只能是族长的肉脔,十二岁之後方有自由选择玩伴的权力,而族中女子到十二岁还能活下来的,便可让族中所有男子任意蹂躏,似华仙飞,华仙羽那般,他们四五兄弟一起上是常有的事,在经父王多年调教之後,她们早就无欲不欢,若真有个一日没得男人操干,怕是会活不下去。
  他们原也是不知这其中的不同,直到今早偿到那丫头的滋味,方如庆王为何独喜幼女,那身子虽是没长开,那洞却是颇的消魂,让人巴不得一直裹在里头。是才又听庆王每日操那丫头十数次,便想著若自己若也能将那胯下之物,裹在那洞里头随时套弄,该是怎样的美妙消魂啊。光是想著,便让华世统,华世岚两兄弟胯下烧灼不已,兼之华仙飞一直在两人身边磨来蹭去的诱惑著,两人似心有灵犀的对视一眼,便双双将华仙飞似夹心饼般夹在中间。
  华仙飞不惊反喜,细白的双臂揽上华世统的脖子,身体却是娇媚向後靠入华世岚怀里,任他的两支大手自己身後包住自己胸前的丰满,有力的挤捏著,任两团白嫩的雪包在他的指掌间变形。
  “嗯……两位哥哥一起操飞儿吧,啊……昨儿两位哥哥未来飞儿宫中,可让飞儿想念了好久。”华仙飞娇滴滴的说著,边抬著膝盖去蹭华世统胯下已高高挺立起的肉柱。
  “你这马蚤蹄子,听说昨儿你可是让三位哥哥玩了一夜,我们自小羽宫里出来时还碰到他们了呢,怎麽?三位哥哥没能满足你?”华世统自水中捞起她一条纤长的大腿握在手中,另一手便向她腿心探去。
  “你这东西倒是越发的大了,说吧,昨儿几位哥哥干了你多少次,看你这洞都快干上这洞窟了。”华世统并起三指戏谑的在她的幽谷中抠抠挖挖起来。
  华仙飞被华世统讽的脸色一僵,却被花谷中传来的快感给失了魂,嘴上仍是娇娇的诱惑著:“哥哥好坏,若不是几位哥哥一刻不停的往那洞里钻,飞儿这洞能大麽。”
  华世岚听了轻笑起来,“就你这丫头马蚤浪的劲,若不是我们哥儿几个齐上阵,只怕你还不满意吧。”
  “哥哥这话说的是,哥儿几个哪次不是让飞儿你从头爽到脚的?”华世统邪笑著搭腔。
  华世岚邪恶的一笑,边扯著华仙飞的两颗||乳|头往外拉,边道:“瞧瞧,光就这麽会儿,咱飞儿就受不住的想被咱们操了。”
  “啊……好哥哥……我要……嗯……”此时华仙飞的Ru房被华世岚玩弄著,身下小洞被华世统用手指插弄著,两头刺激早已让她两眼迷蒙,身体虚软,只盼能得到更深更多的快感。
  “这丫头真是越来越浪了,看我不操死你。”华世统两眼欲火腾腾,抬头看了眼台上被华乾军操干著的欲水横流的华仙瑶,心里狠狠的想著,总有一天,要将那丫头压在身上干上几天几夜。现在不能明著动她,但身前这个妹妹也是个尤物,就先将就著了。想著便捞了华仙飞的两腿围在自己腰间,提起胀的青紫的Rou棒便用力插了进去。
  “啊……好深……”华仙瑶被插的往後一耸,娇娇的低喘著。
  “这便叫深了麽,哥哥这里还有根能插的更深的呢。”华世岚笑谑著自背後将自己的肉柱顶在了华仙飞的菊花上,也是用力的一顶,肉柱整根埋入菊花内。
  “啊……太紧了……要裂了……要裂了……”华仙飞欲仙欲死的欢叫著。
  “这般想被哥哥们操裂麽?”华世岚揪著那两团||乳|肉边把玩著边笑道。
  “既然飞儿这般想被干裂,那我们今天也不能让妹妹失望,咱们今儿就玩个特别的。”华世统带著恶意的笑,腰部快递的挺动起来。
  “啊……”华仙飞被撞的直往後耸,身後插入的Rou棒便进的更深,让她兴奋的直叫。
  “世统,你也太不够意思了,要开始了也不打声招呼,为兄弟的老二差点给你弄折了。”华世岚边抱怨著,边也猛力的挺撞起来。
  一时间两人似比赛似的,你来我往,凶猛的操干起来,不时的一起重重的插入抽出,足足的抽了数百下,直将华仙飞操的嘴都闭不上,口水都延著嘴角流了下来。
  就在华世统欲达高嘲时,身体突然被人抱住,赤裸的臀上更有一双大手在来回揉弄。“世统这屁股真是越来越有味了,也让为兄怜爱怜爱吧。”
  这人正是寒战所说的,在进城门时见到的那位男子,此人也同是庆王骨血,比华世统还大上两岁,只是因庆王的计划,隐姓埋名的养於民间。虽说养於民间,可自小也是在宫中长到十二岁的,这每月一次的乱囵盛宴也没哪次缺过,自是深知这之中的趣味。
  当下也不二话,将自己已翘的老高的鸡芭,顶上华世统的菊花,便用力撞了进去。
  “啊……”华世统原是要高嘲了,可被这一打断,那股子气不上不下的,异常的难受,不禁恼怒的大骂道:“就不能等老子爽完了再干麽?这般不上不下的急死个人。”
  那男子也恼,轻笑两声道:“想爽还不简单,哥哥让你两头都爽个透。”说著便猛力抽撞起来,一时间竟变成他插华世统时,也将华世统撞的往前耸去,华世统那Rou棒亦深深的插入华仙飞的肉洞里。
  这边玩著叠罗汉,那边华仙羽也被五个男人围在池边肆意玩弄。只见她跨坐在一个男子的身上,身後屁股被华世峥那条足在她手腕粗的大家夥插著,华世招捧著她的脸,将自己粗大的Rou棒直往她嘴里插,她的两支手上还各握了一根粗大的Rou棒在套弄著。
  身下的两个洞都被粗暴的插干著,嘴里更是被塞的满满的,连舌都活动困难,让华仙羽只能发出“呜呜”的哼声,被五个男人轮流玩弄著。
(11鲜币)出使庆国之12
  这是个滛欲的世界,整个洞窟被低吼声,呻吟声,尖叫声所充弃。那成年池子中,男子与女子明显不成比例,男与女的比例约为5:1,倒是那孩子池中的女孩多过男孩。除有个别男子三三两两的抱在一起互相玩弄外,此时到处可见四五个男子围著一个女子轮流操干著,这个方抽搐著射出Jing液退下来,那个便急急的提著Rou棒插进去,被夹在人群中的女子基本上皆是被抽锸的昏昏沈沈,不知今昔是何昔。
  寒雪捂著嘴看的目不转睛,眼神复杂难懂,看的寒战心里满不是个味,只觉那酸气直冲喉间,最後忍无可忍的将看呆了的某人猛的扯到怀里,便狠狠的封住那樱红的小嘴。
  寒战的吻粗鲁而凶猛,带著怒与怨,大脑的严重缺氧让寒雪差点没晕过去。
  “你这该死的丫头!”寒战一身醋意勃发,恶狠狠的瞪著寒雪,心中又气又怒,却不知该拿她怎麽办,只紧紧的将她箍在身前。
  寒雪连连深吸的几口气才觉得自己活过来了,抬头便见寒战板著一张冷脸,似要吃人般瞪著她,心虚的缩了缩脖子,她也不是故意看呆眼的啊,只是太吃惊了嘛。
  “人家不是故意要看的嘛,那个……只是没想到他们也同那些狼一般……”寒雪睁著无辜的眼可怜兮兮的盯著寒战,小手有一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