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战恋雪-第10部分

为何物的男人时,也著时让人吃不消。寒雪蒙上欲色的瞳子灵光一闪,急急的摇头叫道:“我喝,我喝还不行吗?”大女子能屈能伸,留得清山在,不怕没柴烧。臭男人!你给我等著。
  寒战的唇角高高的挑起,贴著寒雪的後颈声音低哑的诱哄:“不喝也没事,其实喝我的也一样。”
  哼,得了便宜还卖乖!寒雪狠狠的斜了他一眼,边用力拔出插在身体里的手指:“松手啦,人家要喝药。”
  “唉……”看著手指上还带著寒雪体温的湿液,寒战满含婉惜的叹口气,罩在寒雪胸前的大手一翻,桌上的瓷盅便凌空飞到了他手里,送到寒雪面前。
  拼命深呼吸准备吞药汤的寒雪没有发现,在她看不到的背後,寒战自她腿间回收的手,正在悄无声息的解著自己的腰带及裤带。
  猛吞一口药汤的寒雪舔了舔唇角,“耶?”下一刻便眉开眼笑了,“真的不苦耶。”她最怕吃苦了。
  “知道你怕苦,我特意让寒棋制了这不苦的汤药,就你这丫头不识好人心。”说著便在她颈间啃了几口。心中却急得直冒汗,这丫头怎麽还不快喝啊,好想马上插进她温暖的身体里啊,他的小兄弟涨的快爆了。
  “好嘛,好嘛,是我错怪你了,乖啊!”寒雪头也不回的反手拍拍贴在颈後的头顶,算是安抚他。说完便就著寒战的手,捧著瓷盅小口小口的喝起来。完全没发现背後的人抑制住了自己的呼吸,而他身上的衣服也已解的差不多了。
  “呼──,喝完了,好饱哦。”寒雪推开寒战的手,长呼出一口气,拍拍自己有点凸起的小肚子,却完全没意识到,此时的自已几乎是全裸的,更不知道自己无意识的动作,带给身後人的是怎样的视觉与感观冲击。
  “吃饱了就起来动一动,有助消化。”大灰狼张开了大口,等著小羊自己听话的送上来当美食。
  寒雪点点头,刚想从寒战的腿上下来,却不想被寒战单手提了起来,低著头的她正好看来背後人站起後滑落的裤子。
  “寒、战!”河东狮吼结束一声惊叫里。“呀──”
  “呼──,憋死我了。”寒战舒服的将头埋进寒雪的颈窝里长呼出口气,双手有力的将寒雪凌空固定在自己身上,自寒雪身後插入,好像小|岤夹的更紧呢,他的小兄弟此时正欢快的在雪儿的体内跳动著,舒服的他都不想动了。
  深呼吸!再深呼吸!寒雪紧紧的握起了拳头,紧力压抑想掐死背後男人的冲动,咬牙切齿的一字一字轻道:“寒、战、你、死、定、了。”
  “生气了?”寒战贴著寒雪的耳根低问,眼角瞄到寒雪拽的紧紧的手背,心下惊的慢跳了一拍。看来是气的不轻,小手上青筋都浮起来了。
  “没,”寒雪轻轻的冷笑,仍是低低轻道:“只是想掐死你而已。”
  喝──,都想掐死他了,这还没生气?
  “谁叫你这麽诱人,偏还不穿衣在我眼前晃,就算我忍得住,我兄弟也忍不住啊。”是人都知道,男人是感观动物,可经不起引诱,特别是这诱惑还是来自自己心爱的女人的。
  寒雪顿觉燎原大火冲天而起,用力的挣动身体,想将体内那块可恶的肉挤出来,“你还有理了你?”
  “啊──,天哪──,哦──,别动──,!──,轻点──,哦──”寒战被寒雪夹挤的两腿都软了,抱著寒雪一起跌坐在身後的椅子里。
  “啊……”寒雪没想到自己的挣扎会让自己饱偿苦果,没将紧插在身体里的大Rou棒挤出多少,反而被寒战坐下时的力道给反插的更深,撑的她险些一口气上不来而晕过去,低头便见小腹上一道明显的粗粗的凸起,用手摸上去,能明显的感觉到其坚硬如铁,很难想像自己小小的|岤道尽能挤进这麽个大东西。
  见寒战没再有动作,寒雪背靠道他的胸膛一边喘气,一边轻轻的抚摸著小腹上的粗痕。
  “会疼吗?”看著寒雪平坦小腹上明显的粗痕,寒战心里骄傲的同时,也不禁担心,大掌覆上寒雪正在轻抚小腹的手。他没忘自己的尺寸有多惊人,也没忘之前凡是坐著的体位,一直让她觉的撑涨不适。
  见寒雪轻轻的摇头,他才轻吐出一口气,低头在她头顶亲吻了下,“下次可别这麽动了,我这兄弟若是被你夹断,以後可就享受不到我的疼爱了。”
  寒雪朝天翻个白眼,“你别告诉我,你不享受?不觉得舒服?”明明享受个半死,还来寒惨她。寒雪撇了撇嘴,仍专注的轻轻抚著小腹,感觉体内Rou棒一下下的脉动,既然寒战没想更进一步的样子,她的火气也下去了,只是这笔帐,她是记下了。
  “舒服,享受的不得了,可是你现在刚吃饱,不亦剧烈运动。”对她,他不想有一点点伤害,即便自己忍得全身都痛了,也不想因为他一逞兽欲而让她事後身体不适。
  “知道不宜,还这样?”寒雪伸出一指,按住小腹上的凸痕。
  “!──”这丫头明显在报复。“你该知道,我对你的身体没有抵抗力,若不是忍得快爆了,也不会这麽急切的对你。”其实他最想的是马上用力的占有她,只不过现在实在不是时候,只能先含在嘴里,等时间到了再慢慢啃吃入腹了。
  寒雪清丽的眼中精光闪烁,嘴角慢慢的翘起。真是山水轮流转,女子报仇时时不晚。眨眼之间,一向清澈秀丽的眉眼染上了媚色,清秀佳人转眼成了绝世妖姬。
  寒雪趁寒战不备,推开他的手便站了起来,粗壮的Rou棒自小|岤滑出,拉出一条透明的液丝。
  “雪儿……”在寒战反应过来时,寒雪已转过了身。
  紧盯著寒战的眼,寒雪魅惑的一笑,像个高傲的女王般,双手将抚过自己的身体,一手托著一边的Ru房,一手慢慢的从雪峰中间穿过,向下滑去。寒战刻制不住自己的眼,紧随著那支无骨般的凝脂小手,滑过她光洁的小腹,慢慢的靠近那片黑草地。看著她膝盖一曲,半跪在自己两腿间,寒战一时只觉得喉间干渴的利害,急急吞了几口口水。
  “怎麽了?你好像很紧张?”贴著寒战的耳朵轻吐话语,听著他的呼吸猛然变得不稳了起来,见寒战紧张的不敢抬头看她,双手将椅子的握手抓得死紧,寒雪得意的邪邪一笑。柔若无骨的小手搭上紧绷的像钢铁般的手臂,寒雪刻意在寒战的注视下,缓慢的抬腿,跨过寒战的大腿,向一边滑去,再借以支撑著抬起另一条,向另一边滑去。身体慢慢的下坐,几乎要碰上那沾满她体液的湿漉漉的大Rou棒。
  “雪儿──,你在玩火。”寒战拼命压抑自己想将身前人压倒的冲动,拼命告诉自己,再等等──雪儿需要点时间消食。胸膛剧烈起伏,寒战粗重的喘息著,眼睛却无法自在眼前晃动的椒||乳|上移开。
  故意直起身体,将一边Ru房送到寒战嘴边,似有意或无意的蹭过他的唇,却在他张嘴或伸舌欲舔时移开。“喜欢我的胸吗?”
  寒战的回答是困难的咽了口口水,舌舔著唇,眼似要溅出火星来。
  寒雪双手抚摸著寒战坚硬的胸膛,似在自言自语般道:“我也喜欢呢,你不知道,每次你用力吸时,都像要将我的灵魂吸出来似的。”低伏身体,故意舔舔他的舌垂,“每次被你一吸,我的心都酥了呢。”小手拉过寒战的一只大手,将之移到自己的Ru房上,娇媚的嘟嘴道:“不信,你摸摸。”
  这丫头根本就是故意的!寒战紧咬著牙根,却无力反抗,也不想反抗,天知道,这种甜蜜的折磨,他有多求之不得。他一直坚信先苦才有甜,现在身体的疼痛,只是为一会儿品偿美味而该付的一点点小代价而已。
  正为整到寒战而得意不已的寒雪,见到他那双似要滴出血来的双瞳时,吓了一大跳,心下不免多了分心虚,好像玩的太过火了呢,他担心自己的身体,自已还这样玩他,似乎是有点过份了呢。此时的寒雪,已完全忘了刚才被寒战偷袭时的愤怒了。
  “战……”轻吟一声,寒雪挺身将Ru房送到寒战唇边,心下心疼他的坚忍,已完全忘记了昨夜被寒战抽锸的天晕地暗时的窘迫了。
  寒战闭上眼,掩住眼中抑制不住的笑意,挑高的嘴角大张,含下香甜的胸||乳|,一个用力的卷吸,便让身前人软了身子。见此寒战眼中笑意更盛,原来她这般敏感,而且,她说喜欢呢,呵呵。
  “嗯……呀……”寒雪穿在寒战发间的手,紧紧的握成了拳,呼吸都带上了颤抖,“别这样吸,嗯呀……”
  寒战微侧了侧头,换将另一边的Ru房含入口中,边口齿不清的引诱,“坐……让我嗯……进去……”按著寒雪的背,再技巧的用力一吸。
  “呀……”寒雪腿软的一坐,正好压在热烫的大Rou棒上。粗粗的Rou棒紧贴著阴沪,烫得寒雪心中一荡。略提起身子,蹭到Rou棒顶部,紧贴著寒战的腿,让那翘首以待的大家夥延著|岤口慢慢挤进自己体内。
  寒战强自压抑著不动,一切让寒雪主导,只是紧压在寒雪背上的大手 ,及另一只拼命挤揉Ru房的大掌和正在用力吸吮的口舌泄漏了他此时的情绪有多麽激动。
  Ru房上传来的酥麻让寒雪更觉得下腹空虚,俏臀前移,任粗烫的Rou棒填满自己,直到感到撑涨,才觉得自己的生命仿佛也圆满了。
  为配合寒战的吸吮,寒雪只能慢慢的移动俏臀,让小|岤吞吐Rou棒,当荫唇贴著Rou棒磨过时,那种的感觉真是妙不可言。一下,又一下,这般慢吞吞的速度已不能让寒雪满足了,她直起腰,前後移动的速度慢慢快了起来,快感急剧涌来,臀部的肌肉都不自禁的绷紧。
  要高嘲了吗?这次怎麽这麽快?|岤道夹紧的力度,让寒战有点吃惊,难道是因为……?想著便松开了紧紧卷含著的||乳|头,以手代替继续爱抚著它们,寒战自己则背靠向椅背,抬头仔细看著寒雪的表情变化。
  寒雪双手自寒战的头上滑下,撑在他胸膛上,很快她便发现这样的姿式更有利於臀部的快速移动,随著快感的积聚,寒雪慢慢的仰起了头,只用力移动臀部,让自己得到更多快感。
  为了让寒雪的小|岤吞吐的更方便,寒战大大的叉开双腿,以便胯间Rou棒高高立起。盯著自己的棒子被寒雪的身体一次次吞没又滑出,寒战眯起了双眼,瞳中颜色黑沈的有如墨汁般。
  肉|岤的挤压越来越紧,就在寒雪即将登顶时,寒战双手撑著她腰间一提,将Rou棒从她湿润的|岤道里滑了出来。
  “啊──,”寒雪失望的低呼一声,不满的瞪著寒战不依扭身,“给我!”
  “好!这就来。”寒战将寒雪的双腿环在腰间,移了一下体位,便将欲棒顶在了|岤口上,一个用力便整根挤了进去,脚下一移,反身倒在窗边的贵妃榻上,仍让寒雪骑在身上,双腿一撑,便提臀往上顶了起来,将寒雪顶的高高耸起,落下时又重重的坐回他腹间,Rou棒如利剑般插入寒雪的身体深处,她胸前玉兔也随之蹦跳不已。
(12鲜币)逼供H
  这样的顶撞,磨擦与力度自是不能与寒雪慢慢的移动力量相比,寒战双手揪住跳脱的嫩||乳|挤揉不停,腰间的动作没有加快,却是加强了力度,更加用力的往上顶耸,只几次的顶撞,便让寒雪吟叫著软了身子,趴在寒战胸口直喘气。
  肉|岤越来越紧的挤压让寒战好笑的挑眉,“怎麽才几下就受不住了?喜欢这样的体位?”
  “好舒服──”Ru房被寒战蹂躏著,带著一丝痛感,但更多的却是酥麻的快感,胸部热烫热烫的,腹下阴珠随著寒战的顶耸磨过粗粗的Rou棒,被又深又重的插入时虽也带著点点疼痛,但紧随而来的却是让人为之疯狂的欢愉,直让她舒服的脑袋一片空白,只余那慢慢积聚似会冲破身体的欢愉。
  听闻寒雪的话,让寒战脑中灵光一闪,心中欢喜非常,莫非……?
  一直以来,他都担心寒雪娇弱的身子承受不住他肆意的索求,所以一直以来他都是小心翼翼的配合著她,虽常常都未尽兴便因寒雪承受不住就草草结束,却已是让寒雪叫苦连连了。没想到,他真的没有想到,他的雪儿竟会喜欢被他这般略带粗鲁的爱著的,这是不是说,将来有一天,在她完全适应自己的索求之後,他可以放心的放开手脚,用力的狠狠的要她?
  “啊──”寒雪尖叫一声,引回了寒战飞远的思绪,见她身子颤动,小|岤紧紧的夹挤著Rou棒,寒战速战速决,放开寒雪的一双椒||乳|改撑在她腰间,抵著她用力快速顶送几下,在寒雪连连的尖叫声中,一个用力深深插进去,深顶著寒雪体内的那张小口喷出自己的精华。
  寒雪後仰的身子抽挫了几下,便软倒在寒战身上,心跳和呼吸有如跑了几里路似的。
  寒战还未尽兴,所以虽有Jing液喷出,Rou棒却仍坚硬如铁。他打算要探探寒雪的底,为了自己今後的X福生活著想,有必要清楚认识这丫头的接受能力到底如何。大手捧起寒雪的臀,就著两人相连之处慢慢碾磨起来。
  冷不防寒战会来这一手,阴沪被他隔著荫毛蹭著,小|岤中的大Rou棒更是被备抽出了一点,压逼著荫唇及小珍珠蹭著,阵阵的酥麻如电击般冲上大脑,寒雪忍不住缩起身子轻声啼吟,这般磨人的滋味让她连脚趾都缩了起来。
  寒战见她这般,磨蹭的更加起劲了,刺激的快感阵阵袭来,让他刚平复了点的呼吸又急促了起来。
  “不要了,嗯啊……,别这样呀……”寒雪受不住的求饶,杀人也不过头点地,不带这麽折磨人的。两人相贴的地方传来的痒,麻,涨,酥,众多感觉刺激的她脑袋一片空白,小|岤中阵阵抽搐收缩,偏还撑著根热铁时不时的在她体内作怪,让她全身摊软,化为一滩春泥无力的倒在寒战身上,只余下轻颤喘气的力气了。
  两人相贴之处早已泛滥成灾,夹杂著点点白浊的湿液在寒战轻移慢蹭时自寒雪的|岤口潸潸流出,沾湿了寒战的臀部,也打湿了两人身下的贵妃榻。
  “喜欢吗?”寒战喘著粗气停下了动作,他要忍不住了,这麽蹭著太磨人了,想狠狠在她身体里奔驰的欲望是那麽强烈,他怕再玩下去,被欲火烧死的会是他自己。抚著寒雪汗湿的背,寒战抱著她软绵绵的身子坐起身,深怕怀中小人儿出了汗会著凉,便起身抱著人往卧室後的浴室而去。舍不得离开她的小|岤,Rou棒便也就这麽插著,他一手托著寒雪细白的臀,紧压在自己身上,以防自己的Rou棒因走路时的挪移,从她体内滑出来,一手按著她的背,让她紧贴著自己。
  这浴室的水是引自皇宫十里外的一处地热喷泉水,因是活水,多少带了些硫磺味,因此宫女们每日早晚都会有池中扔下大量的药材香料,也因此,这池水常年恒温且带著药香。
  寒战顺著浴池的阶梯步入池中,直到池水漫过腰部才坐了下来,坐下後的池水正好漫过寒雪的肩部。
  “寒战!”寒雪窝在寒战颈窝里,懒懒的唤著。
  “嗯?”寒战细细清洗著寒雪的身体,对她虑软的身子得意的挑起嘴角,他的女人在他的疼爱下摊成了一滩春水,这还不值得他得意吗?
  “我们去庆吧,我不想跟你分开。”
  寒战好笑的轻拍寒雪的臀部,“我好像是你的侍卫不是吗?侍卫不跟著主人,还能去哪儿?”
  “少来,别以为我什麽都不知道。”寒雪冷哼著斜睨了他一眼,若不是现在没力气,一定狠狠修理他。
  寒战心里一惊,冷硬的脸上不自然的抽了抽,“你都知道了?”
  “知道什麽?”现在知道怕了?晚了!抬手轻拍著寒战有点面部失调的脸,寒雪忍下满肚子的笑意,故意扳著脸道:“知道昔日尉迟大将军的独子,在我身边当了十年的侍卫,还是知道某人区身做侍卫是居心不良?”
  见寒雪冷著脸说著毫无起伏的话,寒战一下子急了,恐惧像洪水般从心里涌出来。“没,雪儿,你听我说,我对你是真心的,没有任何不良的居心,真的,你信我。”
  被寒战紧抱在怀里,听著耳边他急切的话语,寒雪在他看不到的地方调皮的吐了吐舌头。就不信整不到你,坏蛋!
  “雪儿,雪儿,你说句话啊!”沈默的雪儿让他更心慌,深知道寒雪最恨人骗她,怕她会不原谅他当初的斯瞒,寒战一时急的满头大汗。
  “唉──你别乱动行不行?”真要命,忘了他还插在自己身体里了,他这一急的乱地,那根坏Rou棒也跟著乱动,这哪里还是整人啊,根本就是整自己嘛。
  “雪儿?”寒战此时也反应过来了,素来冷厉的瞳子闪过一道精芒,挺起健腰往前一顶,口中轻哄:“雪儿,说你不生气。”
  哪有人是这般逼原谅的,“不要,嗯──”
  “原谅我!”腰间不忘还顶上一顶。
  “唉──,”寒雪狠狠的瞪他一眼,“哪儿有你这般求人原谅的?”
  “雪儿──”
  “唉,你别再动了,再动我真要生气了。”真是的,还真是越动越来劲了。
  “那你答应不生我气,乖乖听我解释。”寒战小心翼翼的看著寒雪的脸色道。
  呀,还真是给点颜色就开起染房来了,“谁敢生你尉迟侯爷的气啊,你把你那东西给我拿出来啦。”
  看著寒雪红著脸嗔怒的媚态,寒战这才将一颗心放进肚里,温柔的盯著寒雪的眼道:“我不是什麽尉迟侯爷,我只是你的贴身侍卫。”
  “有你这样的贴身侍卫麽?”垂眼看著两人相连在一起的下体,寒雪哭笑不得,还贴身侍卫呢,都连在一起了,能不贴身麽?
  “我这般还不够贴身麽?”寒战收紧又臂,与寒雪胸贴著胸,肚贴著肚,证明自己真的与她很贴身。“那这样呢?”健腰往前一挺。
  “嗯……”这男人是属狼的吗?
  “这样呢──”
(17鲜币)商议出使
  什麽事能让一个皇帝和两个王爷听到目瞪口呆?答应是:听到寒雪大谈要与庆合作,将龙跃一国一半给分了的时候。
  皇甫昊天有点头晕的盯著寒战道:“这主意不会是你出的吧?”
  “皇帝哥哥,你什麽意思啊,我就不能想出这样的好主意了?”寒雪不爽的叉腰瞪他。
  “呃,”皇甫昊天瞄了寒雪身後的寒战一眼,心说,我哪儿知道啊,谁叫你身後那男人心计这麽深,偏藏的最深的也是他,人家这不是条件反射嘛。嘴里却是口是心非的说:“怎麽会,我家雪儿最是聪慧,当然想得到这样的好主意。”这後面该怎麽接啊,真是……,忙向两个弟弟使眼色。这年头,当个皇帝多不容易啊,连个实话都不能乱说,偏还得哄著这个,不能得罪那个,他这皇帝当的多委曲啊他。
  “皇帝哥哥少贫嘴了,几位哥哥先听我说啦。”再蘑菇下去,天都黑了。为了不让皇帝哥哥再耽误时间,寒雪长话短说,把自己的想法和计划一一说给皇甫昊天,皇甫境天及皇甫凤天听,直听得皇甫昊天两眼星光灿烂,皇甫凤天的下巴都差点掉下来,最沈得住气的算是皇甫境天了,只见他若无其事的喝著茶,嘴上一直抿著一丝笑。
  他们是想过以当下各国的形式,四国合攻碧落的情况不可能出现,只是没想到寒雪的竟会想到借庆与龙跃的不轨之心,趁机想与庆合作将龙跃给分了。若此事成功,天下大势必将有另一番新景象,五国并存之势改成四国,若是不巧,最後可能会出现碧落独大的情况。此计,真是让三人不得不惊叹,却也心惊。
  “此计无可挑剔,可雪儿又是否想过,若庆王不答应合作,反将此事公告其它三国,这又当如何?”皇甫境天放在茶杯,打开玉扇轻轻的扇著,半眯著的眼不看寒雪,却是看著寒雪身後的寒战。以寒雪在民间的势力布局,想出如些妙计,并不奇怪,只是这个男人又在这件事中占著什麽样的位置呢。此等国家大事,寒雪能提出这样的计策,必是有一半以上的把握,他对此并不担心,他担心的是这个男人。
  “他会答应的。”寒战在寒雪回话前出声道,冷冷看了皇甫境天,他嘴角挑起一抹讥讽的笑,皇甫家欠了他多少人命债,大家心知道肚明,若他要复仇,这宫里谁也逃不了,根本没必要耍心计,要知道,在绝对的力量面前,所有的心计都是白搭。他们信不信他都无所谓,只要他的雪儿信他就够了。
  “哦?”皇甫昊天对寒战的冷脸无奈的摇了摇头,转向寒雪笑道:“雪儿可否为皇兄解惑?”
  将几个男人间的暗朝凶涌看在眼里,寒雪抿唇一笑道:“雪儿不才,手下有些人在各国都混的不错,若是庆王不答应,那庆国就会有一场不小的麻烦,到时我们转头跟龙跃合作也一样。”
  “若是龙跃也不合作呢?又或者龙跃与庆国联合进攻我碧落,那又该怎麽办?”皇甫凤天沈声的问道,以寒雪的聪慧,必是已想到了各种可能,也必是有牵制其它国家的方法,他虽知道寒雪在民间的势力颇大,却未曾想到已到了可影响他国国本的地步。身为皇族後嗣,他们从小就受著帝王式的教育,深知道一个道理,“剑有双刃,不伤人便会伤已。”雪儿的势力已到了他们不能掌控的地步,若是有一天,她生了异心,那麽……想到此,皇甫凤天不著痕迹的睇了皇甫昊天一眼。
  “呵呵,好,雪儿这此计甚好,哈哈哈──”皇甫昊天倒是听的龙心大悦。这招太狠了,虽不知寒雪在庆国埋了什麽样的势力,但是此招一出就逼得庆王不得不合作,否则等著他的就只能是国破家亡的命运。而且他敢打赌,雪儿在龙跃也一定有同样的布属。最算出现最坏的情况,龙跃与庆两国想联手合攻碧落,怕是两国都会有不小的麻烦。到时便是联合金沙,北冰两国也能趁火打劫,夺下他们的半壁江山。
  想通这一切之後,皇甫昊天不得不对寒雪竖了竖大母指。“这事就依雪儿之计行事,境天,凤天,你们也准备准备。”给了不停给他便眼色的两兄弟一个梢安勿燥的眼神後,才向寒雪问道:“你们打算何时动身前往庆国?”
  “就这两天吧,路途遥远,路上我还得布置一下。国书与随行人员还有劳皇帝哥哥尽快办好。”见事已谈好,寒雪跳下椅子,冲皇甫昊天行了个礼,便打算走人了。她怕再不走,寒战要翻脸了,皇甫境天与皇甫凤天的心思,她不是不知道,只是只要皇甫昊天信她一天,她便会尽心为他,为这天下,尽自己一翻心力。
  “也好,”皇甫昊天点了点头,回身自身後的墙上按了几下,便自墙角跳出一个暗格,皇甫昊天拿了暗格里锦盒递给寒雪,“这绵盒里的是庆与龙跃的暗桩名册及令牌,你此行可随意调用。”
  “皇上!”皇甫凤天闻言惊的跳了起来,见众人落在他身上的视频,惊觉自己的失态,忙掩饰的沈声说道,“此事事关重大,皇上是否再与各大臣议议?”
  “哼哼,”寒战冷冷的哼笑两声,冲寒雪道:“本就让你不要多管闲事,你偏是不听,现在看明白了吗,不如与我离了这里,天南地北任你我遨游。”
  “寒战!”寒雪责怪的看了寒战一眼,无奈的看著他带著怒气的眼,伸手握住他紧握著的拳头,给予无声的安慰。
  “无需再议,此事就这麽定了,朕相信雪儿与寒战的能力,定能办好此事。”皇甫昊天以不容异议的语气说道,霸气的看了皇甫境天一眼,再盯著皇甫凤天,浑身发出无声的威势,逼得皇甫凤天不敢与之对视的,拱手退到一旁。
  皇甫境天略一沈默後洒然一笑,冲著寒雪道:“雪儿,即要出使庆国,这一路路途遥远,你还是先去准备行装吧,你的富贵楼,怕是也要安排一下才行吧。”
  “境天哥哥!”寒雪感动的轻唤起一声。
  “去吧。”皇甫境天柔声说著,边不著痕迹的憋了寒战一眼,他从来就不担心寒雪有异心,寒雪的心思简单明了,一看就明。他看不透的是这位昔日的尉迟大将军独子,现在的尉迟侯爷,尉迟一家因父皇的私心只剩了他一人,他的心中是否真的就不怨,不恨?是否像他表面表现的不恋权位只恋寒雪?他看不透,真的看不透。可既然皇上相信他,那他也无话可说。
  寒雪感激的对他甜甜一笑,抱著皇甫昊天给她的锦盒,冲著三人轻盈一福:“雪儿先行告退了,也预祝两位哥哥北冰与金沙之行能一帆风顺,雪儿稍後修书一封,境天哥哥我雪儿带给北冰王吧,想来应是能助境天哥哥一臂之力的。”
  “好。”皇甫境天温文淡笑著昂首。
  皇甫昊天亦点点送二人离去,皇甫境天对寒战转身就走的无礼行为都没有说话,却是深深的皱起了眉头。
  一待二人离去,皇甫凤天便再耐不住,对著皇甫昊天急道:“皇上,你怎麽能就将暗桩都交给寒雪呢,这要是万一……”
  “凤天!”皇甫境天不急不慢的唤了声,阻止他再说下去,将手中的玉扇一合,放在一边的桌几上,皇甫境天严肃的道:“将人交给雪儿,我倒不担心,我不放心的是寒战,皇上真的这般肯定寒战无害吗?”
  皇甫昊天肯定的对皇甫境天点点头道:“肯定,二弟可知寒战的武功已练到何种程度?”
  看著皇甫境天沈思的脸及皇甫凤天疑问的眼,皇甫昊天沈声宣布答案:“若是他现在想血洗我碧落皇宫,这宫中所有的侍卫、暗卫再加上三万的御林军,也阻止不了他。”
  皇甫凤天吓的坐倒在椅上,惊疑不已的看著皇甫昊天,一时六神无主的喃喃道:“若是寒战已有这般高深难测的武功,再加上寒雪手中的势力,启不是如虎添翼?”
  “三弟还没有听明白皇上的意思麽?”皇甫境天眼中有一抹想通後的轻松与释然。“三弟可增想过,既然寒战已有这般出神入化的神功在身,他要杀你我兄弟已是易如翻掌,为什麽至今没有动手?”
  “二哥是说?
  “他是真的放下了。”皇甫昊天轻叹一声,背手看著两个弟弟道:“或许他当初接近寒雪确实是存心想复仇的,可时至今日,他是真的放下了。”
  看著两个沈默了的弟弟,皇甫昊天满是无奈的道:“是朕与父皇都愧对尉迟家,所以朕想为他正名,将寒雪赐婚予他,此次就让寒战以尉迟侯之名,与寒雪一起出使庆国,为庆王祝寿。”
  “皇上精明,雪儿虽为公主,却毕竟是义姓,并非出自皇家,有了这尉迟侯做陪衫,即不会让庆王觉得失了身份,又不会引人注目让人觉得唐突,此法甚好。”皇甫境天就事论事道。
  “皇上,二哥,你们都不觉得寒雪的势力太大了吗?”皇甫凤天有些著急的道,怎麽他们就没注意到这事有多严重呢?真是急死人了。
  “三弟勿急,此事皇上该是早就明了了,且雪儿的性子,你也该是明白的,无需担心。”皇甫境天微笑道安慰皇甫凤天道。
  看著皇甫昊天与皇甫境天都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不是喝茶就是扇扇子,皇甫凤天急得直挠头,“正所谓人心隔肚皮,不怕一万就怕万一,若是有一天……”
  皇甫昊天笑著摇头道:“三弟,不会有那一天的。”
  皇甫境天亦冲著皇甫凤天肯定的点了点头。
  皇甫凤天见此,泄了一肚子气,真的是他多心了吗?……
(12鲜币)怒(甜蜜)
  而谁也不知道流言的两位主角,却窝在京城最大的妓院里,一个气的要杀人,一个笑得阳光灿烂。
  而坐於下手才汇报完的豔娘却是冷汗如雨下,被寒战满身的杀气吓的只想晕过去了事。
  “太好了,豔娘,你这事办的好,坐下吧。”寒雪开心的对豔娘表扬道。
  “是……是……”豔娘抖的如秋风中抖瑟的树叶般,颤声应著,只是还没在椅子上坐稳,差点被一声巨响吓得坐到地上去。
  “!”的一声,寒战一掌击碎了身下的椅子,虎目圆睁的瞪著首坐上笑的一脸灿烂的寒雪。“那些消息都是你让人故意传出去的?”
  寒雪好笑的看著被木椅碎屑弄的狼狈不堪的众手下,再看看自己身边一米之内的清爽干净,不禁笑的更是灿烂,“是啊,一个没有妇德的公主和一个只有虚名却无权势的侯爷才会让人没有防备嘛。此去庆国可要一月的路程呢,我才不会天天被人阻杀。”
  “你不信我能护你周全?”这丫头真是越来越不像话了,为了皇甫一家,她竟然自毁清誉?
  寒雪冲著一众部下挥了挥手,示意众人先行出去,自己则对道寒战可爱的皱了皱鼻子,“这不一样的嘛,人家还想去游山玩水的一路玩过去呢,才不想看你一路杀过去呢。”
  “就算要一路玩过去,我也可以安排,你有必要放出那种消息吗?”一般女子皆视自己的名誉比命重,就只有她将自己的名誉当粪土。
  寒雪看著满身戾气的寒战,心中也有点怕怕的,小心翼翼的靠近他,拉著他的衣袖摇了摇:“你生气了啊?”
  “我不该生气吗?”眼角扫到寒雪脚边有几块尖利的碎木屑,他握了握拳,身体却没有动。
  “别生气了好不好?”寒雪一脸乖巧的陪小心,却在心里扮了个鬼脸,眼光却是躲躲闪闪的不敢与寒战对视。光是为放个假消息就这麽生气了,那她要是告诉他,皇帝哥哥已默许了她与寒战带大军征战龙跃的事,那他还不得把房子给拆了啊?要是再告诉他,皇帝哥哥已开始著手准备,此事只待她与庆王谈好合作事议,她二人便要随军出征的事,估计到时被拆的一定会被成她。
  相处十年,寒雪的一举一动,寒战都了如指掌。而据以往的经验,寒雪突然变乖就肯定会有什麽让人很“消魂”的事他不知道。寒战虎眼一眯,危险的沈声道:“还有什麽事是我不知道的?”
  不会这麽背吧,她光想想他就知道了啊?寒雪吓了一大跳,惊慌的转身就想跑,却不知道她可爱的小脚板儿差点就被尖利的木屑刺穿了。
  寒战心惊胆颤的在寒雪受伤前一秒将人给提了起来,直到将她放到安全地带才发现自己出了一身的冷汗,“你就不能少折腾点儿吗?”
  “你凶我──”寒雪委曲的扁了扁小嘴,清绣的双瞳雾气弥漫。
  不能心软!绝对不能心软!寒战在心里不断的提醒自己,“别想装可怜,还有什麽事是我不知道的?”
  “我@%&$#龙跃&%&#$我们@#$%&。”寒雪把话含在嘴里咕喃。
  “大声的说,别想混过去。”寒雪越是这样,寒战心里越是打鼓,不祥的感觉越来越强了。
  “我跟皇帝哥哥要了打龙跃的事儿,这趟谈完了就出发。”早死早超生,她豁出去了。
  “你、说、什、麽?”寒战双目预裂,脸色顿如勾魂厉鬼般。
  见寒战如此暴怒,寒雪忙扑进他怀里抱著他脖子急急解释:“我没想撩下你,你任主帅,我任副帅,人家去哪儿都不想跟你分开啦。”
  “我要杀了皇甫昊天。”真拿他当死人啊,才刚跟他吱会过,让他少找雪儿麻烦。这还没过两天呢,竟然就给他搞出这种事。不给他点教训,他还真当他是泥塑的啊。
  “不行,你不能找皇甫哥哥麻烦啦。”
  “你松手。”寒战冷冰冰的脸绷的铁青,怒目圆睁的瞪著挂在他身上的罪魁祸首。见过自毁清誉的,没见过这麽会折腾的,竟然让人将自己说的那般不堪,真真该狠狠的抓起来打一顿,偏他下不了手。
  灭火,灭火,寒雪脑袋拼命转著,想来想去就美人计在此时用最保险。
  “战~~”寒雪巧笑倩兮的婉转低唤著,如两人欢爱时轻吟的呢喃般撒著娇,让寒战身体一僵,眼中有明显的火光闪动。
  “噗嗤”知道自己只一声唤就能挑动寒战的欲望,让寒雪即觉甜蜜又开心。她一时没忍住,急将头埋进寒战怀里“咯咯”的笑出声来。
  “你还笑?”寒战僵著声,气也不是,怒也不是,狠也不是,真是万般滋味皆在心头。
  寒雪笑了半响才慢慢停下来,抬头便给了寒战一个香吻,再小鸟依人的偎进寒战怀里撒娇, “别生气了好不好,虽然是被人说的有点难听,可好歹还是把咱们连在一起的,这下咱们俩可是闻名全天下了,嘻嘻。”
  “你还笑得这麽开心?”见过名誉尽毁的人能笑成这样的吗?若是被不知情的人看见,还以为他被外面的流言给气疯了呢。此时寒战心中仅存的一点点怨气,都给清了个干干净净。
  “看你这麽生气,我当然开心啊,呵呵。”寒雪边说著便又埋在寒战怀里吃吃的笑了起来。
  “你个没良心的丫头,就这麽想惹我生气?嗯?”寒战危险的眯起眼,大手握住寒雪的腰,将深埋在怀里的人硬抱了起来,与他对视。
  寒雪一手怀著他的脖子,一手轻拍著寒战的脸,一点也不把他身上的冷气压放在眼里,“你是因为在意我才生气的嘛,我当然开心啊,嘻嘻。”
  甜的似能滴出蜜来的笑容,软了寒战的心,也柔了寒战一脸的冷意。眼前的这张甜美的小脸算不上绝色,比不上很多他见过的美丽女人,但是却在他的心里刻下了深深的印记,让他日也思,夜也想,一时半刻见不著便会睡不著吃不香。
  这便是他深爱著的女子,与世间任何女子都不同。有时能气的你吐血,有时又让你甜蜜的狠不能揉到心里去。无奈的轻叹一声,重将人紧拥入怀中。“我该拿你怎麽办?”
  “继续疼我宠我怎麽样?”寒雪将眼睁著圆圆的,活像讨食的小狗似的,可爱的让寒战弯了两边嘴角。
  “还有吗?”话一出口,便见寒雪的笑容如他所意料的变的灿烂无比。
  “当然,你以後什麽事都得听我的,我怎麽欺负你你都不能生气,我要做坏事,你得帮著我,别人欺负我你得帮我揍他,我整人要被抓的话,你得带我逃跑……”
  房内两人甜蜜的你侬我侬,偶偶细语,房外一堆因担心而守在门外的人,听著房中传出的细细的女声,个个绝倒。
  被姜总管请来救场的夫妻俩听著女儿强悍的话,越来越觉得对不起寒战。“相公啊,我怎麽觉得把女儿嫁给寒战,是在害人家啊。”
(12鲜币)相送百里
  话说古来公主与邻邦联姻,文武百官出城相送的有,只因出使邻国,却得太上皇携皇帝与文武百官送出百里的,古往今来唯有护国公主一人,也让全天下的人认识到这位异姓公主有多受碧落皇室所有人的宠爱。
  风沙飞扬的官道上,只见长长的队伍中,一辆以珠宝玉石镶嵌的超级豪华马车边上,寒战一身银丝暗绣的黑裳高坐於一匹黑色俊马之上,银色的麒麟张牙舞爪的跃於黑裳之上,活似要跃出衣裳似的,映著寒战冷峻的脸更加俊美异常,也更显冷厉的生人勿近。
  寒雪看著前後似看不到尽头的队伍,头痛的按著额角,这麽多人要走上多久才能到庆国啊,不会走到目的地时她已经白发苍苍,牙疏齿摇了吧?而守著马车亦步亦趋的五个男人,更是让她的头疼上加疼。
  按她的原计划,只是让皇帝哥哥带百官相送出城,以便能让庆王清楚她在碧落的地位,好方便她与庆王的谈判。只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