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相公好难追1烈女斗夫-第2部分

吧?
  他一定以为除了他,没人会要她,哇!他以为她向小名就希罕他吗?
  而现在就是个好机会,让他绝对料想不到!
  若他知道了会有什么反应?向小名不禁好奇了,眸子骨碌碌地转着。
  「好!我答应。」
  「什么?!」听到女儿的话,向霸天瞪大眼,不敢相信自己听到什么,就连站在一旁的向小四也跟着挑起眉尖。
  「我说我答应见面吃饭。」向小名勾起唇,微微地笑了。
  呵呵,端木宸,你等着瞧吧!
 向小名仍然一身火红色的劲装,一头长发仍然用银环束起,不做任何打扮,连胭脂都不点,潇洒赴约。
  一上了阁楼,一眼就看到一名穿着锦贵白衣的男子坐在约定的位子,一看到她立即起身,温文地对她一笑。
  是个很斯文的男子,一身的贵气,翩翩风采引人注目。
  向小名轻挑一眉,走到对方面前。「你就是沈绍文?鸣天山庄的少庄主?」
  「在下正是。」沈绍文温文一笑,手执摺扇,添了一抹潇洒。「久闻向姑娘大名,今日一见名不虚传。」
  「哪里。」扬起一抹笑,向小名率先落坐,一双大眼仍打量着他。
  鸣天山庄位于临镇,名声还算满大的,她曾听闻过,只是没想到这种人物会来她家提亲,而且对象还是她。
  「听我阿爹说,你曾来我家提亲?」忍不住好奇,向小名开口问道。
  「没错。」沈绍文轻轻一笑,帮向小名倒了杯酒,不着痕迹地打量着眼前的女子。
  不是美得惊人的长相,可是那风采气势却极吸引人,红色劲装包裹出姣好的身段,瞳眸漾着一抹生气,就像团火焰,引人注目。
  若能征服这抹火焰,想必是很大的成就。想到这,沈绍文微微笑了。
  「为什么是我?」以她在景阳城的恶名,她不以为会有男人敢上门来提亲,不会有人想娶母老虎回去吧?
  向小名的问题让沈绍文笑了,轻摇摺扇说着:「难道向姑娘不知道自己很吸引人吗?」至少,他就被她吸引了。
  他的话差点让向小名嘴里的酒喷出来。吸引人?这可是她第一次听到有人这么说她。
  这男人是有问题吗?向小名睨了沈绍文一眼,见他仍然笑得斯文有礼,好像不觉得自己说错什么话,让她也只能勉强扯出一抹笑。
  突然的,向小名觉得无趣了起来。
  感觉好像没自己想像中有趣,漫无边际的对话,让她提不起兴趣,有点后悔了。
  在家练功都比在这有趣!吃着菜,忍住呵欠,向小名忍不住在心里想着。
  「不知向姑娘觉得在下如何?」突然的,沈绍文问了一句。
  「啊?」向小名一愣。觉得他如何?她没感觉呀!
  「是这样的,在下真的很喜爱向姑娘,想娶你为妻,不知向姑娘愿不愿意呢?」沈绍文很诚恳地问着。
  向小名完全反应不过来,一口酒还含在嘴里,一时吞不下去。她要怎么回答?
  正傻眼时,却见一抹玄黑色身影走上阶梯,被小二请了上来,而且身旁还跟着一名穿着粉色衣裳的姑娘。
  「噗!咳咳咳……」酒卡在喉咙,一时喷了出来。
  他……他怎会来这?!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向姑娘,你没事吧?」见向小名突然喷酒,还一直咳个不停,沈绍文愣了一下,不小心被她喷到。
  「咳咳……没……咳……」向小名呛红了脸,赶紧挥手,见自己喷了他一身,尴尬地扯出一抹笑,「对不起,喷了你一身……」
  「没关系。」沈绍文有风度地一笑,不以为意。「只是沾到袖子而已,不碍事的。」
  「咳……那……那就好。」沈绍文的风度让向小名挑眉,有了一丝好感,看来这公子哥儿的脾气还不错嘛!
  不像某人,卑鄙又小气!
  想到这,向小名瞄向隔壁桌,J巧不巧的,小二就让他们坐在隔壁,两桌靠得极近,近到能听得到对方的声音。
  「端木大哥,那么久不见,若吟真想你。」季若吟含情脉脉地看着眼前的俊美男子,毫不隐藏对他的爱慕之意。
  「我也很想你。」端木宸俊美一笑,察觉到隔壁觑来的视线,眸光微闪,笑得更俊朗。
  听到端木宸的回答,向小名忍不住皱眉,觑眼瞄向季若吟。嗯……长得满美丽的,一身的绫罗绸缎,看得出来良好的出身。
  端木宸什么时候认识这女人的?她怎么不知道?
  想到这,向小名眉尖拧得更紧,尤其听到两人的对话,一股不悦突然从心里冒出来,怎么都控制不了。
  「死王八蛋……」她咬牙低喃。
  「向姑娘你说什么?」没听清楚她的话,沈绍文疑惑地看着她。
  「没!没什么!」向小名挤出一抹笑,随口敷衍着,一双耳朵仍然拉得高高的,注意着隔壁的对话。
  「真的?」听到端木宸的回答,季若吟心花怒放,眸儿都亮了。
  她和端木宸从小青梅竹马,一起长大,一颗芳心早寄放在他身上,只可惜他们搬到景阳城里,不得不分隔两地,可这丝毫阻止不了她对他的喜爱。
  「当然,从小一起长大,你就像我妹妹一样。」端木宸不是不懂季若吟对他的爱慕,淡淡地带过。
  妹妹?
  笑得那么风流,那是对妹妹的笑容吗?
  「这种屁话谁会信!」向小名冷哼,扯谎也扯好一点的,这种谎言,他敢说,她还不敢听呢!
  「端木大哥,你知道若吟从不把你当大哥看待的。」季若吟忍不住娇嗔。
  嗯!声音会不会太嗲了?刚入口的菜差点忍不住吐出来。
  「姑娘,你眼光会不会太差了?喜欢这种男人只会不幸。」向小名轻声咕哝。
  一直听到她的碎念声,隐约地带着一股酸气,让端木宸忍不住轻笑出声。
  「端木大哥,你笑什么?」见端木宸突然笑了,季若吟一脸莫名。
  「不,没什么。」端木宸喝口酒,以掩饰笑意。
  没察觉到两人间的波涛汹涌,沈绍文定定看着向小名,虽然觉得她的表情有点不对,可还是再次问道:「向姑娘,对于我刚刚的话,不知你的回答是什么?」
  「什么话?」向小名随口问道,整个注意力都放在隔壁桌上。
  「就是到向家提亲的事,不知向姑娘意下如何?」
  听到沈绍文的话,端木宸微拧剑眉,可一下又松了开来,好似什么都没发生过似的。
  「啊?」沈绍文的话拉回向小名的注意力,看他一脸认真的样子,有点傻了。「呃……这个……」
  她有点支吾,下意识地往端木宸瞧去,却见他面无表情,好像什么都没听见。见状,她不禁有点火了。
  去他的!他这是什么反应?
  有人向她提亲耶!他竟然一点表情都没有?!
  「来,若吟,这醋酱烧鸭是这酒楼有名的,你尝尝看。」端木宸微笑着,夹了块烧肉放到季若吟碗里。
  「谢谢。」季若吟因为端木宸的温柔而甜甜地笑了。
  这一幕让向小名看得瞪大眼,一股火愈冒愈旺,有点忍不住了!
  王八蛋!这六年来,也没见他夹菜给她过,也没见他对她温柔,现在却对别的女人……
  「端木宸!」向小名气不过,用力拍桌站起。
  「嗯?」像是这时才发现到她,端木宸一脸讶异。「这不是向姑娘吗?真巧呀!」
  「巧你妈个头啦!本姑娘就坐在你隔壁,你眼瞎了才会没看到!」她就不信他没看到她。
  「喂!你怎么这么凶?」季若吟皱眉,忍不住开口。
  「没关系。」端木宸伸手阻止季若吟,俊庞仍然扬着笑,对向小名的话不以为意。「我以为你会希望我假装没看到你,不是吗?」
  他笑得很温柔,一脸平和,牲畜无害的模样,可却让向小名莫名地感到一阵恶寒。
  对端木宸的脾气,她就算不全了解,也算摸懂了一半。
  现在的他,正在生气,而且还是很生气、很生气的那一种。
  「而且,你平时不是也都对我视而不见吗?更何况我见你和沈公子聊得满开心的……」
  端木宸的语气愈温柔,向小名就觉得愈恐怖。
  「呃……我……」本来的气势全消了,软弱在他的温柔下,好可怕!
  「怎么了?」端木宸疑惑地看着向小名,一脸无害的模样,黑眸却掠过一丝寒芒。刚刚气势不是很旺吗?
  向小名清楚地看懂端木宸眸里的意思,他就像只擒住猎物的恶虎,而她就是那猎物!她吞了吞口水,身子微僵。
  「向姑娘,你怎么在发抖?」察觉她不对劲,沈绍文的手覆住她的,担忧地看着她。
  可这亲昵却让端木宸眯起眸,冷冷地看着两人相覆的手。
  「我没事!」向小名赶紧抽回手,不是因为端木宸的瞪视,而是她本来就不喜欢让陌生人碰触,所以忍不住拧起眉头。
  她明显的厌恶让沈绍文的斯文俊庞闪过一抹难堪,可他仍然有礼地一笑。「对不住,是在下孟浪了。」
  「以后别再这样。」向小名皱眉,一点也不圆滑地说。她是真的不高兴,也不会给对方台阶下。
  「是,真对不住。」沈绍文一愣,不悦一闪而过,可仍然有礼地道歉。
  可端木宸却没错过沈绍文一闪而过的表情,眸光微闪,一抹深思掠过,让他多注意了沈绍文几眼。
  「算了!」见沈绍文一直道歉,向小名撇了撇嘴角,也不想计较。「我要走了,谢谢你的邀请。」
  她挥挥手,转身就要走。现在最重要的是先闪离端木宸,她可没忽略他潜藏的怒火。
  「向姑娘,关于我刚刚的话……」见她要走,沈绍文赶紧开口。
  「呃……再说吧!」向小名呵呵干笑,敷衍过去,不敢再看向端木宸,赶紧离开。
  开玩笑,再待下去死的人一定是她!
  努力忽略背后射来的凌厉视线,向小名赶紧离开酒楼,以至于没看到沈绍文明显沉下的脸色。
  可一旁的端木宸却看得一清二楚,眸里深思更浓。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躲得了一时,逃不了一世。
  一到晚上,才一进房,向小名就察觉到气氛不对,下意识地转身要逃……
  「你觉得我追出去的结果会是如何?被别人看到我是无所谓啦!倒是你……」
  淡淡的威胁从身后传来,让向小名顿住脚步,挣扎了好一会儿,才不甘愿地关上门,转身看向端木宸。
  端木宸坐在床炕上,对她勾勾手指头。「过来。」
  叫狗喔?
  呸呸呸!她干嘛骂自己啊?
  向小名用力甩头,瞪着端木宸,不甘不愿地走向他。「干嘛啦?天天到我这来,你很闲是不是?」
  「没你闲呀!还有空跟人吃饭,看来『震天镖局』快倒了是不?」端木宸用力搂住向小名的腰,轻嘲着。
  「屁!你少乱说,等你死了,我家都还好好的。」竟敢乱咒她家镖局?向小名用力瞪他。
  「这么希望我死呀!」向小名的话让端木宸挑眉,扣着她的腰的手更用力,低头用力在她玉颈上一咬。
  「痛!」双重的痛楚让向小名皱眉,伸手用力推开端木宸。「你做什么咬我?」
  她摸着颈子,碰到清晰的齿痕,她低头一看,明显的痕迹印在上头。
  「该死!你留下痕迹了啦!这样我要怎么见人?」她气得跳脚,生气地瞪着他。
  这家伙是哪根筋不对?以前从没在这么明显的地方留下痕迹,这次却……
  见端木宸笑得一点也没有悔意,摆明就是故意的,让向小名更气。「端木宸,你还笑?」
  「难道你要我生气吗?」端木宸眯起黑眸,笑容消失,换上冷漠的表情。「我还没原谅你跟那姓沈的吃饭的事。」
  「谁要你原谅!」瞪着他,向小名才不怕他。「你还不是跟那个叫什么若吟的吃饭!」
  而且两人可亲密了,哼!
  端木宸挑眉,冷漠被笑容取代。「奇怪,我怎么闻到一股酸味,还很浓……」
  「什么酸味?」向小名奇怪地睨他一眼,见他笑得一脸瞹昧,霎时明白了。「你少乱想,我才不是吃醋,你以为你是谁?有什么好让我吃醋的?」
  她大声嚷嚷,小脸因着急而潮红,尤其见到他的笑容愈来愈大,摆明就是不信她的话……
  「该死!你别笑了!」向小名恼怒了,她又没在吃醋,他笑成那样干嘛?好像她真的在吃味似的。
  她才没有!
  「乖,我懂的。」逗她真好玩,端木宸满意地拍拍向小名的头,本来的不悦全消失了。
  该死!他摆明就是在敷衍她!
  向小名见了更气,正要发火时,却见他突然起身,让她一愣。「你要干嘛?」
  「回去罗!」端木宸勾着笑往门口走去。
  回去?
  「你不留下来吗?」话一出口,向小名就后悔了。她怎会问这个?好像希望他留下来似的。
  果然,端木宸停下脚步,邪气地看着她。「怎么?你想要我留下来吗?」
  「鬼才要你留下来!」向小名迅速回嘴,却又觉得奇怪,平常他过来都会跟她在床杨上耗上大半夜,怎么今儿个却这么反常……
  「我也很想留下来,可惜不行,家里有贵客。」端木宸暧昧地说着,对她轻轻眨眼。
  向小名眯起眼,想到下午看到的那名姑娘。「是那个叫什么若吟的?」她的声音带着不自觉的酸意。
  端木宸回以一笑,其实今晚镖局里还有事要他处理,可他就是不说,故意让她怀疑。
  这是给她的惩罚!竟敢擅自跟别的男人吃饭,她以为他会这么简单就饶过她吗?
  见端木宸不说话,向小名觉得自己猜对了。顿时,一股火冒起,这臭王八!烂人!
  「要走就快点滚!」臭男人!看到就碍眼!
  「我这不就要走了?」她的反应让他很满意,笑得更得意了。「还有,以后不准再跟那个沈绍文见面。」
  端木宸没忘记沈绍文转变的脸色,今晚来,就是要叫她离那家伙远一点。
  「为什么?」他以为他是谁?说不见就不见喔!
  「那家伙没表面那么单纯,你以后别跟他碰面,省得上当,听到没?」端木宸沉下脸,冷声命令。
  「哇!你少胡说!」向小名才不信他的话,沈绍文看来温文儒雅,会有什么危险?
  「向小名,照我的话做就对了!」端木宸不高兴地看着她,声音带着一丝不悦。
  这女人,他是为她好才提醒她,竟然还一副他在骗她的表情,真是……「总之,要是让我发现你再跟他在一起,你就完了!」
  威胁完,端木宸迅速离开。
  「哇!你就可以跟那个什么若吟的在一起,我就不能跟沈绍文在一起喔?」向小名手擦着腰,没好气地对着消失的身影低吼,感觉满肚子火。
  他以为他是谁?他这么说,她就要照着做吗?
  「端木宸!你就可以去风流,我就不行吗?你以为你是我的谁?管我那么多!」
  哼!他不准,她就偏要跟沈绍文在一起!
烈女斗夫2
  不想沉迷
  却莫名地依恋
  已习惯你紧贴的体温……
  完全不理端木宸的警告,反而故意违逆他,向小名这半个月来几乎天天都跟沈绍文在一起。
  仗着一身武艺,她不以为长得斯文的沈绍文会有什么威胁,而且和他认识半个多月了,他就跟表面一样,是个好人呀!
  端木宸还说什么沈缙文不单纯?哇!胡说八道,跟他比起来,每个人都很单纯!
  向小名在心里嗤哼,今天她仍然跟沈绍文出门,一同逛着市集。
  因为这半个月来常常跟沈绍文在一起,更让她阿爹欣喜若望,以为嫁女儿有希望了,每天都笑咧一张嘴。
  向小名也懒得解释,对于沈绍文,她没任何感觉,和他出门也只是为了气端木宸。
  可是……端木宸竟然都没有任何反应!而且,这半个月来,她根本没见过他半次面!
  这可奇了,平常那家伙三天两头就摸上她的床,可这次却整整半个月都没出现……
  没等到端木宸的人,让向小名的眉头皱得愈来愈紧。
  这是自从那个叫季若吟的女人出现后才有的情形,难道这些日子他都和季若吟在一起?
  想到这,一股又酸又闷的感觉从心里泛开,让向小名有种说不出来的难受,有点生气、又有点烦……
  真是莫名其妙!
  端木宸不来烦她,离她远远的,她不是该高兴、该放鞭炮大肆庆贺吗?可她怎么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反而觉得闷透了?
  就连故意违抗他的话,天天跟沈绍文在一起也没见他有什么反应,依然不见身影,让她觉得整个人闷到不行!
  「臭男人!是死到哪去了?」她才不是想他,她只是……觉得好闷,第一次掌握不到他的踪影,让她觉得有种奇怪的感觉在心里发酵、扩散。
  「向姑娘,你在想什么?」见向小名一直不说话,沈绍文关心地看着她,俊庞仍然一派斯文。
  「没什么。」向小名提不起劲,觉得烦透了,也没兴致继续和沈绍文在一起。「对不起,我想先回去了。」
  「为什么?咱们不是才刚出来吗?」沈绍文愣了下,赶紧开口挽留。
  「我想起还有事,想先回去了。」向小名随口找个藉口敷衍。
  「这样呀!」沈绍文一脸可惜。「我最近得到一把名剑,原本今天想请向姑娘到鸣天山庄坐坐,顺便欣赏这把剑。」
  听到名剑,向小名勉强有了一丝兴趣。「什么剑?」
  「这可是千古名剑——千将。」见向小名有了兴趣,沈绍文赶紧开口。
  「干将?!」听到这个名字,向小名眼睛都亮了。「真的吗?你真的得到这把剑?」
  「对!我花了重金,J不容易才得到的,我就知道向姑娘听了一定有兴趣。」沈绍文笑着点头。
  她当然有兴趣,干将可是上古名剑,想到可以亲眼见到这把剑,向小名兴奋极了。
  「如果向姑娘想看的话,可愿意跟我一起到鸣天山庄?」沈绍文轻笑着,有礼地询问。
  「当然好!」向小名想也不想立即点头,满脑子都被「干将」占满了。「说走就走!」
  向小名开心地说着,可话才说完,一道声音却从身后传来——
  「向小名!」
  她一愣,回头一看,眉尖立即挑起。端木宸?呵!总算见到他啦!
  而且,他身边还跟着季若吟,看来感情很好嘛!
  向小名酸溜溜地想着,心里也跟着扬起一抹怒火,避也不避,高傲地拾起小脸,定定地和端木宸相视。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他早该猜到这女人绝不会乖乖听他的话!
  端木宸冷着俊庞,看到向小名竟和沈绍文聊得那么热烈,一抹怒火就从心里升起,可他却不动声色,表情仍然一片冷漠。
  这半个月来,他都在忙季家托镖的事,抽不出空找她,今天才和季若吟回到景阳城,原想晚上再去找她,没想到一进城门,就看到她和沈绍文在一起。
  这该死的女人!
  见端木宸冷冷地看着她,向小名挺起胸脯,也高傲地看着他,「唷!真巧呀!没想到在这也能和你碰面!」
  哼!总算让她等到了吧!
  向小名幼稚地想着,尤其发现端木宸似乎生气了,她更开心,嘴角扬得更高。
  呵呵,她就是要违逆他的话,就是要让他生气,他愈生气她就愈高兴、愈快乐!
  「是呀!真的很巧!」端木宸冷声哼道,见她笑得得意,眸光微闪,立即明白了她的心思。
  看来,他愈生气,这女人就愈得意。
  想到这,端木宸怒极反笑,「是呀!我才和若吟回到景阳城,没想到一进城就碰到你。」
  「你们去哪?」听到他和季若吟出门,向小名立即皱起眉尖,想也不想地就问出口。
  「你管我和端木大哥去哪?」季若吟不客气地回道,柔美的娇躯紧贴在端木宸身旁,美眸满是敌意地看着向小名。
  她敏锐地察觉到,眼前这名姑娘和端木宸的关系似乎不单纯,这让她有了戒备。
  季若吟的插嘴让向小名的眉头皱得更紧,尤其见她和端木宸的亲密模样,又见端木宸一点也没闪躲、神色自若的模样,更让她满肚子火。
  「向姑娘,你和端木兄很熟稔吗?」沈绍文觉得疑惑,向来听闻向家和端木家不合,可看他们两个的模样又不像。
  「谁跟他熟?」向小名冷哼。「你没听过吗?我向小名和端木宸素来不合,是仇敌!」
  她的话让端木宸挑眉,勾起一抹富有意味的笑容。「是仇敌吗?可是明明在某些时候,我们的感情似乎满好的嘛……」
  他的声音带着一丝瞹昧,就像两人缠绵时,他在她耳畔的挑逗声音……
  「端木宸!」明白他的暗示,向小名气红了脸,又窘又怒,恶狠狠地瞪着他。「你少胡说!」
  这该死的家伙!要是敢在大庭广众下说些有的没有,她一定砍了他!
  「我有说什么吗?」端木宸一脸无辜,黑眸却隐约掠过一丝邪气。
  「你……」向小名气得说不出话,脸一撇,懒得理他。「沈绍文,我们走!不是要去看剑吗?」
  「站住!」端木宸拧起眉,沉声叫住向小名。
  「干嘛?」向小名没好气地回头。
  「跟我回去!」端木宸看了沈绍文一眼,对方仍然一副温文儒雅的模样,对他的注视回以温和一笑,却让他觉得虚假。
  向小名好笑地看着端木宸。「你是哪根筋不对?凭什么要我跟你回去?」
  笑话!他以为他是谁?
  「端木大哥,你干嘛理她?」季若吟也跟着蹙眉,见向来面带笑容的端木宸竟然沉下俊庞,不禁微感讶异。
  不理会季若吟的问话,端木宸全副心思全放在向小名身上。「同样的话不要让我说第二次,跟我回去!」
  「才不要!」向小名才不听端木宸的话,反而倔傲地扬起下巴,更故意反抗他。「端木宸,你少用命令的口气跟我说话!」
  「名儿,你知道我的脾气,别惹我生气。」端木宸第一次在外面亲昵地用私下常唤的名字唤她。
  果然,此话一出,一直围在一旁看热闹的路人都惊讶地低声交谈,神情满是讶异。
  毕竟向小名和端木宸不合是景阳城里人尽皆知的事,可今日一瞧,感觉两个人之间好像有点怪怪的……
  听到众人的窃语,向小名又气又急地瞪着端木宸,这该死的家伙,竟敢在众人面前这样叫她……
  「端木宸!你……」
  「走!跟我回去!」端木宸没耐心再跟向小名耗下去,霸气地走上前抓住她的手。
  「放开!」向小名气急地挣脱,想也不想地就抽出系在腰间的九节银鞭,用力抽向端木宸。「别碰我!」
  没料到向小名会突然攻击,端木宸立即侧身,可脸颊仍被伤到,画出一丝血痕,血丝渗出。
  「啊!」季若吟吓得尖喊,赶紧跑到端木宸身前担心地看着他。「端木大哥,你有没有怎样?你这人怎么这样,突然就打伤人!」
  「我……」向小名也愣住了,她只是一时气急才会抽出银鞭,她没想过要伤他,她以为他闪得过的……
  「我没事。」不着痕迹地避开季若吟的接触,端木宸极冷地看着向小名,脸颊上的伤痕十分明显。
  向小名咬了咬唇办,她想道歉,可是在众人面前她说不出口,小手紧捏成拳,一时不知所措。
  气氛顿时冷滞下来,好一会儿,向小名才倔强地出声。
  「你少管我的事!」别开眼吼完这句话,她转身头也不回地离开。
  「向姑娘,等等我。」一直站在一旁的沈绍文见向小名离开,也赶紧跟在她身后离去。
  端木宸静静看着向小名离去,俊庞更冷沉,阴鸷的模样让人不寒而栗,就连季若吟也噤声站在一旁,不敢靠近。
  那个该死的女人!随她去!
  他如她所愿,不管她了!
  *** 满庭芳独家制作 *** www.shubao2.com ***
  端木宸没有追来……
  向小名思绪混乱,虽然跟沈绍文一起到了鸣天山庄,可是满脑子都在想端木宸。
  他没有追来!她以为他会发怒,然后追上来的。
  可是没有,她回头了好多次,就是没看到端木宸的身影。
  说不出心里是何感觉,有点失落、有点慌,更有好多好多的乱……
  她真的不是故意要伤他的,她只是一时生气,急起来就什么也没思考了,而且她以为他闪得过的,可是……
  想到端木宸脸上的伤,她的眉皱得更紧了。虽然那只是小伤,可毕竟是她理亏,她不是不讲理的人,而且更没想过要伤他呀!
  他……是不是气到不想理她了?想到这,本就慌乱的心就更急了。
  「向姑娘,你是不是在担心端木公子的伤?」见向小名的表情一直在变化,沈绍文轻挑眉,黑眸微闪。
  「我才没担心他!」向小名迅速反驳,只是紧张的神色却全然不是这么一回事。
  见状,沈绍文微微一笑,为她倒了杯水。「你脸色好难看,喝杯茶吧!」
  接过杯子,向小名没看向沈绍文,紧握着杯子,思绪仍然放在端木宸身上,愈想愈乱,干脆一口将水喝了。
  「我要回去了!」没心思再看什么「干将」,向小名放下杯子,立即要往门口走去。
  「等等!你不是要看干将吗?」沈绍文赶紧伸手抓住向小名。
  向小名迅速甩开沈绍文的手,眉尖微拧,「不了,我不想看了。」她现在只想知道端木宸怎……
  突然,脑子一阵晕眩,让她的身子晃了一下。这……
  她觉得奇怪,感觉一抹热气从体内泛开,让她突然觉得好热,私|处传来一阵搔痒感,还带着一点湿润……
  这种感觉她不陌生,在端木宸的挑逗下,她总不由自主地产生这些羞人的反应。可是为什么……
  小手扶着桌案好撑住身子,眼角瞄到一旁的瓷杯,刚刚的茶……
  「茶里有……」
  「蝽药。」沈绍文帮向小名回答,见药效发作,俊庞上的斯文一扫而去,反而被邪滛所取代。
  「你……」向小名不可置信地看向他,自己以为无害的人,却在一瞬间变了脸色。
  这时她才相信端木宸的话,沈绍文并不如表面斯文无害,可她却不听他的话,反而为了违逆他,更故意和沈绍文在一起……
  「看来药效发作得很快。」沈绍文轻笑,见向小名小脸染上一抹酡红,更添一丝诱人的媚态。
  「你竟敢对我下药?」向小名怒吼,可声音却绵软无力,像是恳求的低喃,更显诱人。
  她觉得好热,神智渐渐昏沉,让她快撑不住身子……
  「有何不敢?」沈绍文邪恶地笑了。「你真以为我想向你提亲呀?要不是和人打了赌,我对你一点兴趣也没有;不过我见到你之后,那就不同了……」
  沈绍文走向前,伸手轻抚着向小名泛红的嫩颊,那滑腻的触感让他眯起眼,没想到这如蜜般的肌肤竟是这么滑嫩……
  「唔……」男人的抚触让火热得到一丝快慰,向小名忍不住逸出一声低吟,差点偎了过去。
  可一丝理智迅速扬起,让她用力拍开他的手。「别碰我!」往后退了几步,她轻喘着气,视线开始迷蒙。
  沈绍文也不在意向小名的抵抗,反而低声笑了。「真的不要我碰吗?反正你又不是第一次被男人碰,尝尝别人的味道也不错呀!搞不好你会觉得我比端木宸更棒!」
  沈绍文不是瞎子,早看出向小名和端木宸的暧昧,只是故作无视。这还真可惜,他可是真的被她吸引了。
  如火般的炙焰,是那么吸引人,可惜却是被别的男人用过的残花败柳,不过无所谓,他不介意玩玩她。
  这半个月来,她连碰也不让他碰,他足足忍了半个多月,才决定今天下手,好尝尝这团火焰的味道。
  「住、住口!」向小名用力甩头低吼,却觉得腹里的热焰烧得更旺,让她整个人好难耐。
  「很热吧?要我帮你揉揉吗?」沈绍文将向小名搂进怀里,享受着怀里的温香软玉。
  「不……」向小名想要推开他,可药效却让她失了力气,反而渴望起男人的体温,不由自主地紧贴着他。
  她好热、好难受,汗水顺着脸颊滑下颈项,让蜜肤看来更诱人。
  沈绍文眯起眼,欲火迅速被挑起,大手毫不客气地隔着衣服抓住一只饱满,用力揉着。
  「真棒的触感……」沈绍文邪恶地舔着唇赞叹着,更渴望亲手碰到滑腻的||乳|肉。
  「不要……嗯……」她不要他碰她,她不要……
  可是好舒服,热气稍微散了一些,让她不由自主地渴望被揉捏的快感,「不!」咬着唇办,她用最后一丝力气推开他。
  「离我远一点!」她迅速往后退,小手紧捏着掌心,就算泛出血丝也没关系,她就是要让自己痛,这样才能保有一丝清醒。
  「呵,别做无谓的抗拒了。」沈绍文滛笑着走向向小名,慢慢脱掉身上的衣服,滛秽的目光直往她身上瞧。
  「你一定很热、很想要男人吧?我就可以帮你消热……」沈绍文脱掉裤子,一丝不挂地走向她。
  「不!走开……」向小名低喃着,她没错过沈绍文坚硬的欲望,那让她的心里起了一丝战栗,再看着那狰狞滛邪脸庞,她头一次感到害怕。
  「不要啊……」想逃,却已退到床炕,脚一拐,整个人往床榻跌去。
  「乖乖的,我会好好疼你的。」沈绍文邪笑着,迅速扑上去。
  「不!」向小名无力地抵抗,可衣服的撕裂声却不住发出,「不……」
  她怕了,声音带着呜咽,恐惧和欲火同时折磨着她。
  「不要……」
「真漂亮的奶子……」看着饱满的绵||乳|,粉色||乳|尖坚硬微颤,如诱人的花瓣,让沈绍文迫不及待地用力抓住一只,大力揉着,头也跟着低下,用力吸吮着那甜美的滋味。
  「嗯啊……」残存的理智让向小名想推开沈绍文,可是身体的胀热却因抚触而消解,让她受不住地发出呻吟,身体不由自主地贴了上去。
  「走开……」她哭喊着,明明不想要的,可身体却被药效控制,让她无法抵抗。
  「没想到尝起来的味道这么好。」沈绍文砸舌,大手用力扯下亵裤,等不及要埋进湿润的小|岤里。
  「不!」明白他想做什么,向小名惊骇地抵抗,想推开他,可是绵软的身体根本使不出力气,花液不住流泄,弄湿了腿心,传来丝丝搔痒。
  不把她的抗拒放在眼里,沈绍文一使力,正要挺腰埋进诱人的花|岤时,房门却被用力踢开。
  「该死!」一看到向小名被压在床榻上,地上全是碎裂的衣服,端木宸怒火勃发,立即冲上前,用力将沈绍文扯开。
  「啊!」没想到有人会冲进来,沈绍文不及防备,被用力摔到地上。「是谁……」
  话未说完,看到来人,他惊恐地闭上嘴。「端、端木宸?!」
  沈绍文结巴着声音,害怕地看着端木宸铁青的脸色,那冷寒的模样让他毫不怀疑自己会被杀了。
  端木宸眯眼看着在床榻上轻喘的向小名,那潮红的脸颊、迷蒙的眼神,还有蜜肤上的点点青痕……
  愈瞧怒火愈狂盛,他本不想管她的,随她想怎样就怎样。
  偏偏又放不下心,虽然生气,可还是追了上来。幸好他来了,要是他没赶来,恐怕她就……
  想到此,端木宸一捏拳,阴冷地看向沈绍文。「你对她下药?」看着床上人儿的反应,他轻易地猜到原因。
  「我、我……」沈绍文吞了吞口水,看着端木宸冷沉的脸色,害怕得不敢回应。
  「敢对她下药?很好!」冷冷扬起一抹笑,端木宸慢慢走向沈绍文,鸷冷的表情让人不寒而栗。
  「你……你想干嘛?」沈绍文拚命往后爬,一脸惊慌,「来、来人呀!」
  怕自己性命不保,他赶紧大吼,要侍卫前来救人。
  「别叫了,你那些侍卫早倒下了。」早在他闯进来时,就把阻止的人全撂倒了。「现在没有人能救你,而敢碰她,就必须付出代价。」
  端木宸极冷地说完,一抬腿,用力把沈缙文踢到角落。
  「啊!」沈绍文不及防备地撞到墙,强劲的力道让他吐了口血。「不要……饶了我……我还没碰到她啊……」
  「是吗?」端木宸挑眉看着沈绍文惊惧的模样,不想再听他解释,脚一抬,用力朝他的命根子踩去。
  「啊——」沈绍文瞠大眼,极致的痛楚让他哀吼出声,鲜血从下体喷洒而出,让他痛得昏厥过去。
  不打算就这么放过他,正想再继续动作时,床榻却传来痛苦的呻吟。
  「好热……我好热……」磨着床被,向小名难受地不住低吟,声音带着痛苦的呜咽。「宸……救我……我好难受……」
  她低泣着,蜜色的肌肤染上一丝绯红,她轻磨着腿窝,泛出的津液弄湿了身下的床褥。
  端木宸看了沈绍文一眼,决定暂且放过他,快步走向床榻,伸手轻拍向小名的脸。「名儿?」
  「嗯……好舒服……」他的体温引起她的渴望,忍不住上前抱住他。「要我……求你……我好热、好难受……」
  她呻吟着,抬起腿勾住他的腰,让湿淋的腿窝用力磨着他的大腿,消解着热气。
  药效在她体内彻底发作,让她分不清眼前的男人是谁,此刻的她只想除去体内的磨人热焰。
  明白此刻的她被蝽药彻底控制,端木宸眼一眯,抽起被子包住她,将她横抱而起,大步走出房门。
  他会要她的!不过,不是在这里。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www.shubao2.com ***
  「嗯啊……」向小名趴在被褥上,黑发披散,落于蜜般的凝肤上,眸儿迷蒙,一丝不挂的娇躯泛着一层细细的薄汗,看来诱人至极。
  「我好热……」欲焰折磨着她,眸儿因迟迟得不到满足而湿润,腿心不住磨蹭着身下被褥,却只是更增添搔痒感,让她更觉难受。
  端木宸坐在椅上,拿起案上的茶水,慢慢啜饮着,冷眸静静地看着在床杨上低泣的人儿,明知她被药效折磨得欲火难耐,可他就是不碰她。
  这是他给她的惩罚!
  他抱着她离开鸣天山庄,在众目睽睽之下抱着她进入客栈,跟小二要了间上房,当着众人的面抱着她进了房。
  所以,现在他和她的事想必在景阳城里传得热闹腾腾。
  孤男寡女同处一室,而她又被被子包着,紧紧贴在他身上,两人间发生什么事,猜也猜得到。
  而他就是故意要这么做。
  他知道她一直不想跟他扯上关系,就算每夜都在他身下宛转娇吟,可一到了外面,她就一副跟他不熟的模样,见到他就没好气。
  以往,他纵容着她,随她闹着别扭,也享受着逗她的乐趣,可现在他不如她所愿了!
  所以,明知她不想让人知道与他的关系,他却故意在大庭广众下抱着她走进客栈,相信不用半日,这事儿就会传遍整个景阳城。
  她不想发生的事,在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