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8部分

嬲醇幔S堑厣锨埃嵘剩骸?羽姐姐怎么了?”
  “累着了。你送她去房间休息吧。”
  翎点点头,从我手中小心翼翼地接过?羽,转身而去。
  早上的阳光很淡,清澈地有如金色的瀑布,我不禁对着他们的背影出神。
  “你是怎么做到的?”忽的,玄冥的声音从后而来,我茫然转身:“什么怎么做到的?”
  他举起了手,我才看见他手中的折子,他的神情是从未有过的惊讶,甚至,可以说是惊叹:“一个晚上,只是一个晚上,你们,到底是怎么做到的!而且,这上面的建筑和工具,我从未见过,到底是什么?”他激动地打开其中一本,致使其他的折子都从他手中掉落地面。
  他手里的是风车的草图,是风清雅昨晚画的。很多时候,我都在怀疑古神话里,给人间带来进步科技的神农等人,就是穿越过去的。或是像我,从异界而来。我们带来了文明,带来的领先的科技,推动这里的发展。
  “这是什么?”他上前一步追问,我看着风车慢慢解释:“这是一种利用风力加快谷物采集的方法。这些都是留在以后用的。”
  “以后?”他面露疑惑。我愣了愣,开始捡落在地上的折子:“我是指……过些日子设计完整了再用到人间……”随便搪塞了一下,其实……是想留给灵上。
  “百年来,我们只知道注重军事。”玄冥帮我捡起那些他掉落的折子,轻轻地说着,“因为我们是神明,所以不需要粮食,而凡间百姓只要有所祈求,我们便会赐予,这个赐予也是从他方调集物资。可是,我们却忘记了,神明也并非不死……你昨晚的话,提醒了我,我们或许真的错了,若是我们泯灭,那这些百姓,又如何生存?”
  “呵,不用担心,人,是世界上最聪明的物种,我们不在了,他们会适应这个世界,他们饿了,就会想着找吃的,采摘水果,猎捕动物,不会坐在那边等死的。”当我起身时,玄冥深锁双眉,抱着折子沉思。
  “走吧,不如陪我去看看我的土地。”我拍了一下他,他才回过神,看了我一会,再次扬起他特有的笑容。
  这是一个神妖人共居的世界,神的成员也很简单,就是这五方诸神,但是在他们的上面,还有他们未知的神。传言,五方诸神,便是那些神创造的,总之这里,更近似于华夏时代,或是古希腊。
  驾着祥云平移在广袤的天空,玄冥为我指出了我的疆土。也就是这个世界,还是神统领百姓,而不是百姓统领自己。
  在领地的四处,都会有祭坛,每个祭坛都有一个祭祀管理,上表百姓的心愿。例如病了,饿了,冷了,穷了,无论大事小事鸡毛事,都要祈求神明的帮助。神明在这里,简直就是他们的保姆。
  我问玄冥,他们真的可以用法术解决这一切问题?玄冥发愁地摇头,天神对他们的职权也是有约束的,天神将五方百姓赐予他们管理,但他们不能赐予凡人永恒的生命,也不能靠法术来赐予粮食和钱财,治愈疾病。所以,他们便任百姓自然发展。
  而身为神明,凡人在他们眼中,只是蝼蚁,所以他们从未想过去真正地爱戴他们,照顾他们。他们更注重的是疆土的扩张和其他族类的异动。
  现在,玄冥从百姓的繁衍上,感觉到了他们的重要性,当想为他们做些什么的时候,却发现自己无从下手。而前一任南方圣君的泯灭,让他们忽然意识到,自己的生命也是有限的。
  这不怪他,只因为他是神,是高高在上的神。而我,却是一个人,一个普普通通的人。
  
第二十七章 再遇狐狸兄弟
  
 南方的百姓主要集中在平原一代,那里土地肥沃,雨水丰富,看着一片片绿油油的田地,和忙忙碌碌的百姓,我的心产生了一股莫大的欣慰。
  因为这里神并不避开百姓,所以当我们经过他们的天空时,他们有人发现我们,然后对着我们挥舞双手,集体膜拜,这就是做神的感觉吗?
  再往前,我看到了一方营帐,在那片宽广的平原上,有士兵正在操练。
  那就是你的军队。玄冥是那么告诉我的。我高高立于云端,看着他们飒爽的英姿,和高涨的士气,我感觉到了安心。有兵如此,何忧肆扰?
  当我的目光落到更远处时,玄冥发出了一声轻叹,说那里就是妖军驻扎的地方。不过,在我这里,暂时没有战事。
  因为前任圣君对妖类也是一视同仁,所以南方妖军对前一任圣君很是尊敬。当新的圣君上任时,他们便静静观望,但是,若是大势所趋,便会趁势而起,只怕南方乐土,也无此刻安宁之日。
  他凝重的神情,影响了我的心情,于是我便回了伽蓝神殿。
  玄冥离开伽蓝神殿的时候,取走了?羽的那些设计图。我并不介意,画都画出来了,也不在乎知识共享,或许这就是我来到这里的目的呢?
  ?羽依然未醒,我让翎守着,然后自己偷偷前往卿的药芦。一来为了看琼华,二来请小鹤下凡传医。
  前往卿的药芦时,会经过凤凰山。从高空俯视,凤凰山形如昂首高歌的凤凰,气势恢宏。心中,自然而然想起了那两只狐狸,他们是否是妖军的成员?
  我不想去怀疑他们,便依旧往前,但是,我最后还是折返飞落凤凰山。根据记忆走到了那晚的湖边,这两只狐狸似是住在凤凰山许久,为何没人发现?
  对了,前任圣君对妖类也很是和善,想必他早已知道,只是佯装不知而已。
  看了看四周,找寻那日去狐狸洞的路径,就在这时,东边的树林传来悉悉索索的脚步声,我下意识地隐去身形,站在湖边静静观看。
  一身红衣的他来到了湖边,几日不见,他精神好了许多。面色红润,那薄薄的唇又恢复了我喜欢的橘红色。
  两只狐狸耳朵依然高高竖起,看来他的修行还未到家。不过,看上去好好玩,就像兔女郎,好想上去捏捏他的耳朵,踩踩他的尾巴。恩?尾巴倒是没有看见。
  他身上还是穿着那天有些褴褛的红袍,手里提着一个水桶,看来是来取水的。见他已经无碍,我也放下了心。
  正准备离去,却看见一身青衣的青狐从林中趔趄而来。
  听到了脚步声的他,急急回头,可就在那时,一个拳头狠狠打在了他的脸上。我吃惊地倒抽一口冷气,青狐的脸上,是深深地愤怒。
  这一拳青狐没有留手,他直接被打入了湖中,近岸的湖水较浅,他跌坐在湖里静静地擦着唇角被青狐打出的血渍。
  “说!我到底是怎么活的!”青狐踏入湖水,激起了大大的水花,他揪起他的衣领,怒吼,“说!”
  “是凤凰草。”他说得很平静,撇开脸想离开青狐的钳制。
  “你说谎!凤凰草顶多能为我续命,怎能让我元神三日痊愈!”他怒吼,“你是不是去求那个什么苍寒!是不是!”
  “我没有!”他真的愤怒了,狠狠推开青狐,身体往后一个趔趄,没有站稳又跌坐在湖中。
  青狐俊美硬挺的脸上浮现出深深的失望:“小红,我们不能相信他们!他们是敌人!”
  小红?我?,那另一个真的不会叫小青吧。
  “你不会真的答应他们做探子吧,小红!我们不能对不起自己族类!”青狐语重心长。
  他冷笑着从水中站起,忽然,他一拳打向了青狐,那青狐竟是不躲,由他打在他的脸上。
  “怦!”青狐也摔落于湖中,他踏着水花上前,骑坐在青狐的身上,揪起他的衣领:“如果我是探子,那场仗我们早输了!”
  “可我们也没赢!”
  “我是你的弟弟,你怎么能怀疑我!”
  “但这世上除了那些自大的神明,无人能医我!”
  看着他们的争吵,我脑子里某个神经开始复苏,内心开始大喊,kiss!kiss!!kiss!!!不知不觉地,我漂浮到他们的身边,身形也从空气中隐现,最后就那样光明正大地蹲在他们身边的湖面上,双眼眯起,隐藏我的腐念,笑得比他们狐狸还狐狸,然后悠悠说道:“你们这样自相残杀,岂不浪费我那百年法力?”
  立刻,在争吵中的二人,同时怔住了身体,齐齐朝我看来。
  “你这青狐也奇怪,死而复活也要怪你弟弟,若是我,早就摆上流水席,请四方好友前来庆祝,难道活了不好吗?反倒是死了你才开心?”
  他们张口结舌地看着我,忽然,他一下子回过神,从青狐身上下来,就在湖水中朝我叩拜:“多谢上仙救命之恩。”
  上仙?他称呼我为上仙?看来他还不知我是新任的南方圣君。
  “救命之恩?”青狐呐呐地重复,随即惊然朝我看来,我笑道:“我救你可没目的,纯粹是路过这里,救了你,我还多一件功德。”
  淳于紫宸个性更加好强,而且心思多虑。若说是无条件救他,只怕他不信,若是信了,估计会以命相还。
  青狐怔然出神:“怎么会……”
  “怎么不会?我高兴,我乐意,我爱救谁就救谁。我若是哪天又不高兴了,说不定就杀了你,拨了你的狐狸皮做披肩!”我故意吓唬已经发傻的青狐。
  立刻,跪在我身前的他,就揪过发呆的青狐的衣领,让他也跪在了我的面前,摁下他的脑袋,怯怯说道:“上仙饶命。”
  哈,我笑了,珊珊啊珊珊,你们也有今天,嘿嘿,逗逗你们。
  
第二十八章 卿的效忠
  
  青狐与红狐跪在湖水之中,树林茂密,尽管上空已是阳光普照,而这里,却只挤入了一柱阳光。这柱阳光洒落在面前的湖面上,照亮了这两只眉眼相似,却神态各异的狐精。
  “你们是怎么受伤的。”我脱口就问。
  红狐想了想,说道:“是在那次与……”忽的,那青狐抓住了他的手臂,阻止他再说下去,他看了一眼青狐,便垂下脸不再说话。
  “不说吗?连我这个救命恩人都不能说吗?”见他们依然不语,我故作生气地起身,“既然我救你们,你们的命就是我的,跟我走。”手中甩出两根法线,困住了他们的脖子,他们一惊,青狐要挣扎,这次反倒是红狐阻止了他,他只有愤懑地跟在我的身后。
  驾起祥云,拴着两只狐狸飞上云天。红狐和青狐面无表情地站在我的身后,他们一定在以静制动,若是想打,他们就是以卵击石。
  “你们叫什么?”
  他们保持沉默。
  “你们叫什么名字?”我再次问。
  青狐撇开脸,红狐低着头,轻轻说:“我是红,他是青。”
  “恩,名字真简单。好记。你们都痊愈了吧。”
  红点点头,犹豫了一下,仰起脸直视我:“上仙要我们兄弟如何?”
  我撤去了拴在他们脖子上的法线,笑道:“让你们做使节,带我去见你们的头。”
  他愣住了,青立时转回脸,狐疑地瞪着我。
  “你们等我一会。”我降下了祥云,落在卿的竹林中,跳下祥云,我回身再次警告,“不许跑哦,你们知道的,我是上仙,要抓你们太容易了。”
  红与青各自撇开脸,一脸的凝重。
  步入竹林,正巧遇到小鹤在挖竹笋,他还是那件白色的药童的衣衫,那一刻,我恍然回到了护国府,与远尘相遇的那一次,我说,我要吃笋。他笑了,笑得风轻云淡,然后抚摸着竹笋,说,你与夫人有缘。
  是啊,竹一样的远尘,不知在这里,是否会遇到。
  恍然回神间,小鹤已经惊讶地站在我的面前,愣愣地看着我出神。
  “小鹤。”
  他回过神,面色一红,神情有些慌乱,提袍就要下跪,我立刻扶住他:“不用了,我们是朋友。”
  他受宠若惊地直起身:“那,那我去禀报师傅。”
  “先等一会,我来,是想请你为我办件事。”
  “吧嗒。”小鹤手里的竹篮掉落,笋落了一地,立刻,一株细笋立刻钻入泥土,不知所踪。嘿,这里的竹笋也成精了,真有趣。
  看着小鹤又发呆的神情,我抚额:“小鹤,不用如此吧。”
  “圣,圣君请小人……”
  “说了,我们是朋友,我想让你以凡人的身份,在凡间传授医经。”历史上,总有那么几个人是推动历史前进的,例如华佗,例如李时珍,就是推动了医药学。而小鹤今后所扮演的角色,便是他们。
  小鹤红着脸显得有些局促:“我,我,我怎么行,不如叫师傅……”
  “卿要照顾琼华仙子,你先下去吧,以你现在的医术,传授给人间百姓,绰绰有余,这件事,我会跟你师傅说的。”
  “是,小人领命!”小鹤显得有些激动。平地起了一阵风,一片竹叶随风飘落在他洁白的衣衫上,我抬手轻轻掸去,他的身体出现了如同从前一般的僵硬。我笑道:“到了凡间,凡事小心,不要暴露你仙家的身份,也不要用你的法力让人重生,你下去了,你就只是一个凡人,明白了吗?”
  “小人知道,小人立刻去收拾一下,即刻下凡。”他真的很开心,漂亮的眼睛在阳光下闪耀地如同宝石。
  “好,辛苦了。对了,琼华怎样?”
  “琼华仙子她……”
  “你怎么不来直接问我。”忽的,卿的声音从他身后而起,小鹤立刻垂首让开道路,我竟是没有发觉卿的到来。
  卿一身湖绿的袍衫,简单而清爽。
  我当即笑着上前:“那刚才我想让小鹤下凡的事,你都听见了吧?”
  “恩,让他去吧。”卿欣慰地看向小鹤,“跟在我的身边,不如直接去面对生老病死。”
  “师傅。”小鹤激动地似乎难以言表。
  卿微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去吧,快去收拾一下,然后下凡。有什么问题,可以随时来找我。”
  “是!”小鹤有些兴奋地往药芦跑去。
  我和卿站在竹林下,看了一会小鹤高兴的背影,然后转身面对,他看到了地上的竹篮,便弯腰拾取,我也帮着他捡地上的竹笋,随口问道:“琼华如何?”
  他提篮慢慢起身,目光中带过一丝忧虑:“很好。”
  “很好?很好你怎么会这样的表情?”
  他因我的话而垂眸,忽的,他看向竹林远处,拧眉戒备:“有妖气!”
  “哦,那是我带来的两只。”我扬手画过空气,一副青狐红狐傻站的画面出现在我们的面前,卿面露惊讶:“他们是狐狸精?”
  “恩,刚抓的。”
  卿面露担忧:“狐狸擅于魅惑之术,你……”
  “我?我怎么了?”
  卿看了我一会,反是垂下了脸,面带桃红:“他们是妖,虽然美艳,但还是远离的好。”
  我眨巴眼睛,恍然大悟,立刻喷笑出口:“噗,卿,你胡说什么呢?你以为我……哈,哈哈哈……”卿的想法真是太可笑了。不对,这个世界就是如此。难怪卿会误解。
  卿疑惑地仰脸,晶亮清澈的眼中,是深深的迷雾,忽的,他似乎明白了什么,嫩白的脸,立时比原来更红一分,匆匆撇开脸,轻轻说道:“对不起,我误会了。”
  “没事没事。他们是两兄弟,应该是妖军的成员,我抓他们,是想说服成为我的使节,我不爱打仗,那是男人的爱好,所以,我要和南方妖军,和谈。”
  “和谈?”卿面露一分凝重,忽的,他郑重地看向我,“请让卿为圣君效力!”
  我怔住了,他怎么会突然向我提出这样的祈求。
  “圣君接管南方领土,小鹤下凡人间,那天域必然也需要医者,卿愿意。卿,再次恳请圣君准许卿为圣君效力!”他在我的面前提袍单膝下跪,那一刻,我懵然而立。
  空气中,察觉到了她的气息,我茫然抬眸间,她阴沉地站在茂密的竹林之后,就那样,面无表情地,看着我。
  琼华……看到了……
  
第二十九章 又一次失败
  
阴翳的竹林,阴翳的琼华,阴翳的气氛。
  难道,这是卿故意的?为什么?
  我扶起卿的同时,琼华也从竹林后走出,卿背对着她,她收回阴沉的目光,转而哀伤地看向卿:“你是因为她,才救我……”
  卿站在我的面前,沉静表情,沉默无声。
  琼华后退了一步,看向我的目光中,多了分自嘲:“哼,原来,我还受着你恩惠。”她转身的刹那,我看见一滴泪光,从她的眼角飘落。
  是不是绝望了?是不是想回家了?机会来了!呃……感觉自己怎么有点无耻。
  琼华往竹林深处跑去,我立刻想跟上去,却被卿拦住,他低低地叹了一声:“让她一个人静静吧。”
  “静什么静,现在是机会!”我激动了,可以回家了,终于不用在这里无聊地每天看日出日落。那些喜欢看日出日落,寻求浪漫的情侣们,我把这机会让给你们,保证你们看得想吐。
  “机会?”卿迷惑地仰起脸,我抓住他的手臂:“对啊,机会,她现在一定不想呆在这里。”
  “你……”他怔怔地看了我一会,让开了道路,“我明白了。”
  “那两只狐狸,你帮我带回圣君神殿。”
  “是。”
  我立刻去追琼华。
  “圣君。”忽然,他叫住我,我转身:“怎么了?”
  他犹豫了片刻,抬眸问我:“圣君还回来吗?”
  “当然。”至少灵上会回来。看卿露出开心的笑容,我立刻转身,深怕他那温柔而俊美的笑容,让我无法狠心离开这里。真是诱惑啊。
  顺着琼华的气息我飞上天空,在浩瀚的蓝天中,巨大如同堡垒的白云在空中缓缓移动,偶然间,看到了她的身影,可是下一刻,她却又消失在厚厚的云层之中。
  我追了上去,可是,没想到在再次找到她时,她却和墨殇圣君站在一起。我慌忙隐去气息,躲入云层。
  她单膝跪在墨殇的面前,应该是巧遇,墨殇正扶起她,他们站立在祥云上,墨殇微笑地看着她:“伤好了吗?”
  “多谢圣君关心,琼华已经无碍。”
  “怎么了?你哭了?”墨殇有些惊讶,轻轻抬起琼华的下巴,琼华失措地匆匆撇开脸,满面的哀伤。
  “是不是因为灵上?”墨殇的一语中的,让琼华神情更多了一分不服。
  “不是!”琼华咬牙否认。
  我的心因为琼华复杂的神情而乱。一时间,泄露了气息,立时,墨殇就朝我躲藏的云瞪视而来:“谁!”说话间,他便已经出掌,强大的气流朝我而来。
  面前的云被墨殇打散,我用自己的法力护住身体,琼华在看见我的那一刻竟是拉住了墨殇的手,墨殇诧异间是对我的冷视。
  “你还想怎样?!”墨殇将琼华护到身后大声质问,“你已经得到了圣君的位置,你还想怎样!”
  “我,我不想怎样。琼华……”我呼唤琼华,但显然琼华将墨殇当做了护墙,躲在他的身后。
  “琼华,跟我回家。”我有些发急地说,琼华微微一怔,从墨殇身后探出了半张脸,迷茫而困惑地看着我。
  就在这时,墨殇将她再次挡住,冷冷地看着我:“琼华仙子从今日起,便是本君的贵宾,住西方神殿,哪日琼华仙子想回家,本君自会送回!”说罢,他拉着琼华而去。
  “琼华!难道你不想回家吗!”我大喊。
  但是,琼华没有回头。她完全忘记了,她反是紧紧握着墨殇的手臂,随着他飘离。
  拔会吧,第一次是卿,这次是墨殇。不行,我不能放过这个机会。抢也要把琼华抢回来!
  当我决意抢人时,却没想到墨殇似是看出了我的心思,竟先是扬起了手臂,怒道:“不要得寸进尺!”说罢,一股狂猛的黑风就朝我卷来,我毫无戒备地就被卷入飓风之中。等站定之时,墨殇已经带着琼华消失在天际。
  晚了,一切都晚了。当琼华孤寂受伤的心被墨殇安慰后,这个机会便已经错过。
  五方圣君,实力相当。如果跟墨殇打,只怕会两败俱伤。最后别说带琼华回去,只怕到时反是琼华渔翁得利。
  哎……天意呐。
  气郁地往回,在伽蓝神殿门口遇到了卿和两只狐狸,他在前,两只狐狸在后。他们没有因为押送的人变成卿而逃跑。
  卿看见我立刻迎上来:“圣君?”
  我抬眼看他,他的语气里仿佛带着不确定。而与此同时,站在他身后的两只狐狸露出近乎震惊的表情。
  “你是圣君!”青狐惊呼出声,卿当即怒喝:“大胆,不可对圣君不敬!”
  “你,你为什么要救我们!”青狐变得有些激动,小红也很吃惊,站在青狐身旁愣愣地看着我,“告诉你,我们是不会背叛妖王的!我现在就把命还给你,你的恩惠我们不敢要!”说着,他就要劈自己的天灵感,红立刻阻止。
  我现在心情很差,扬手就用法线捆住了青狐,在众人的面前将他绑在了伽蓝神殿外的柱子上。
  似乎这里动静过大,引来了翎,他匆匆跑了出来,却在看见这里的人和事后,陷入怔愣。
  红发急地去扯青的绳索,但那是我法力凝聚而成的绳子,又岂能被轻易扯断。红急了,立刻给我下跪:“圣君!”
  “小红!不要求她!”青狐大声呵斥。我拽起小红,怒道:“你不要总是低人一等好不好!你也是个男人,也有尊严!”
  小红怔住了,就连青狐也止住了声音。我努力平静自己的心情,面对青狐说道:“你冷静一下,我救你,只为挽回一条生命,与你是不是神仙,是不是妖类,是不是凡人,完全无关。我带你们来这里,是希望通过你们,得到和平。就这样。”
  说完,我转身交代翎安排卿和两只狐狸的住所,然后离开,现在,我只想睡觉。
  
第三十章 看清
 
在床上辗转反侧,心里郁闷至极。我不过是想带风雪音回去,维持两个世界的和平,怎么就这么难呢?
  现在,琼华住进了西方神殿,我要见她就要通过墨殇,墨殇又看我不爽,但他是一个明事理的人,如果我直接告诉他原因,会不会是泄露天机?我会不会被雷劈?
  灵上的记忆告诉我,这里泄露天机的人,都会受到很大的惩罚,例如伽蓝神,她几乎没有明说天意,就下凡历劫,现在也不知道她的去向。
  如果我明说,那我的灵魂会不会被灰飞?
  昏昏沉沉地躺了一个下午,醒来的时候,脑袋还在疼,朦胧的视线里,是?羽:“你醒了?没事吧。”
  ?羽微笑地看着我,轻轻点了点头,扶着我起身:“有些事,不能急。”她悠悠地说,我揉着太阳|岤:“你知道了?”
  “卿说你去追琼华,但现在看你愁眉苦脸的样子,是不是没有追上?”
  “差不多吧。对了,墨殇是一个怎样的人?”我想,还是先调查一下比较好。
  “其实……在你们没来这里之前,琼华喜欢的,是墨殇。但我从清雅的记忆里得知她姐姐喜欢的是一个叫离歌的人,而他,又和卿相似……”
  “难怪雪音心里会放不下两个人,原来是因为在这里雪音和琼华的感情相互影响……”我和?羽都自言自语,轻声嘀咕。
  “你看是不是让卿去唤回风雪音的记忆?”她握住我的手。
  我反握住她的:“不行!这样她更不想回去了。”
  她蹙眉:“如果这里的离歌也不爱她呢?”
  好残忍……我陷入沉默……
  就在这一天,我和?羽为琼华的事情,商量了一个晚上。最后,决定利用琼华喜欢墨殇,来驱逐雪音的存在。但是,要驱逐雪音,还是得先靠近她,进入她的意识世界。
  青被我绑在神柱上一个晚上,第二天晨光洒在他身上的时候,他脸上的神情迷茫而困惑。红一直陪伴在他的身边,似乎也是一宿没睡。
  ?羽经过他们时,他们齐齐朝?羽看去,?羽笑着摇了摇头,她的神情和动作让他们更加迷茫,谁也猜不到那时?羽为何微笑,又为何摇头。
  她带着我给她的任务下凡。凡间需要一个智者,这名智者将教会百姓如何制作工具,制造新的机器。但是,?羽不是这个人,因为我只有?羽,所以,她决定用托梦的方式,将我们的设计图传递给一个凡人。让他成为推动历史的人。
  我远远看着?羽离开,然后走到两只狐狸面前,他们微露惊色。
  “帮我给你们的妖王带句话,我南方土地给妖类自由和平等,但是同时,这里也不欢迎战争。”
  “你给我们自由和平等?”青狐用近乎不可思议的目光看我,我笑了:“我是圣君,既然说给你们自由和平等,就不会反悔。但是,人妖殊途,只怕人类与你们妖类无法共处,看来,要为你们妖类,单独创造一个世界。”
  “单独一个世界?”红震惊不已,他们自然不会明白我的话,我也只是猜测,既然我的世界传说有六界,那这里,应该也可以创造。
  这里,应该是一个新新的世界,神人妖魔都混居在一个世界,冥界倒是独立存在,而给妖类和平,如果在这个混居的世界里,是不能长久的。人与人还有种族歧视,更别说是人与妖了。
  我撤去了法线:“青,红,世界的和平就靠你们了,将我的话带给妖王,我负责说服其他圣君,为你们妖类创造一个单独的世界:妖界。”
  他们怔怔地看着,清澈的瞳仁里,依然是深深地迷茫。我招来一朵祥云,送他们离开,或许妖王会见识广博,明白我的意思。
  至于他们,看来是不指望了。
  这创世的大事,我第一个就去找玄冥,因为他是我的朋友。我赶去他的北方神殿时,脚下的大地变成了浩瀚的汪洋,他统管了北方水域,也是这个世界的雨神,在其他地方干旱时,就要请他来,下一场雨。
  他的神殿很特殊,一半在水面上,一半在水下,落下他神殿大门的时候,两名小童上前相迎:“圣君正与其他圣君议事,上仙若有事请明日再来。”
  听这两个小童的口气,似乎不知道我是南方圣君,奇怪,玄冥找其他人议事,为什么不叫我?我也是圣君啊。
  心中起了疑,便转身离去。
  在空中化作空气,从两名小童的上方潜入了玄冥神殿。
  玄冥的神殿一片湛蓝,神奇的蓝色石材搭建起了这碧波一样的神殿。我小心隐藏自己的气息,直往神殿深处而去。
  走了没多久后,发现身边是鱼儿在欢游,我朝四周看去,竟是像海洋公园,一层透明的结界隔住了海水和我所站立的神殿,结界外,是漂亮的鱼儿,偶然间,还看到了美人鱼,就像到了童话世界里的水底宫殿。
  真的,很神奇,让人流连忘返。
  捶了捶太阳|岤,警告自己不能沉迷于这里,不然就如雪音一样,不想回转。
  急急朝内而去,很快,就看到我所站的下方,是一处空旷的大殿,大殿的中央,摆放着与圣君神殿一样的一个雾泉,他们围坐在雾泉的周围。
  苍寒,墨殇,姬无邪,玄冥,他们,都在,唯独,我不在。
  “这个女人到底什么目的,玄冥,你还不知道她的意图吗?”姬无邪看向一边的玄冥,玄冥拧眉摇头。
  我的心,似是被一根利剑刺中,他,接近我,难道,是为了调查我?
  “她的实力不在你我之下。”苍寒面无表情地说着,“即使是我跟踪她,她也有所察觉。”
  苍寒跟踪我?难道竹林和凤凰山的那两次,都是他?
  “这女人,有点手段。无论我们明的暗的,都无法查清她的底细!”姬无邪轻笑,“她打伤琼华仙子,却又让医仙救她。她还救那两只狐狸,她到底想做什么?”姬无邪的双眉几乎打成了结。
  墨殇在一旁冷冷地笑:“伪善!”
  “伪善?有可能!”姬无邪端正了一下坐姿,“救琼华是想收她为己用,救狐狸,说不定是想拉拢妖类。”
  我已经无法听下去,因为这让我很伤心。曾经我最信任,同时也信任着我的他们,现在,却防备着我,怀疑着我。无心留恋,我这就去找琼华,强行进入她的身体,拖着雪音离开这里,离开这些我完全陌生的人。
  “谁?!”似是我走漏了气息,他们齐齐站起,我站在高处冷冷地俯视他们,慢慢撤去神力,冷然桀骜地站立在他们的面前,看着他们变得惊讶的脸,我冷笑:“原来,这里的神和凡夫俗子无异!”
  立时,他们的神色都因此话而动,玄冥的忧急,姬无邪的愤怒,墨殇的惊讶,苍寒的诧异,都落入我的眼中。
  “哼,可笑。可笑!”我大声而笑,转身离去。这些人,真是可笑,世界即将灭亡,他们却在这里忙着猜忌我。就像世界末日即将来临,而国家之间却还忙着交战。真是可笑。
  
第三十一章 抢也要抢回去
  
这里不是我的世界,他们不是我的八夫,更不是我的朋友,所以,我要离开。在他们怔愣间,我已经飞离玄冥神殿,直奔西方。
  我要去抓琼华,或许这个举动过于冲动,但是,我不能再在这里耗下去。为这个女人浪费时间。
  西方神殿位于高山之巅,云海之中,落下神殿时,侍卫拦住我的去路:“何人胆敢擅闯神殿!”
  一挥手,就将侍卫打开,一路闯进去,最后停在了一片清澈美丽的莲池边,一朵大大的银莲在池中绽放,闪耀着圣洁的光辉。
  琼华就坐在那朵银莲之上,白色的衣裙落入池中,在水中轻轻飘荡。
  她掬起一捧水,微笑地看着,很美,很沉静,让人的心也会平静。
  “琼华,我来接你回家。”我打破了这祥和的气氛,琼华手中的水慢慢流淌,唇角挂着淡淡的微笑:“这里是墨殇的神殿,你不怕与他为敌?”
  “反正他们从没把我当作朋友。琼华,有些事你不记得了,但是,我必须带你回家。”
  “什么事?什么事我会不记得?”她冷笑着扬起脸,那双漂亮的眼睛里,闪现出我熟悉的锐光,“是你夺了我圣君宝座?还是你让?羽背离我?还是你带走了卿?是啊,我的确不记得,不记得自己究竟哪里得罪了你,你要一而再,再而三地夺走我身边的一切!”她起身质问。
  我努力让自己平静,因为方才玄冥他们的猜忌让我火冒三丈。三个世界,三类他们,他们同样的长相,让我总是混淆,总是会不知不觉地将八夫世界,将现实世界里对他们的感情带入,从而,才会在知道他们怀疑我时,会那么生气。
  其实,他们是这个世界里的人,我与他们应该完全算是陌生人,他们怀疑我,误会我是正常的现象,不该责怪他们。
  “那你还记不记得风雪音。”我抬眸看她,她的眼中滑过一丝迷茫:“风雪音……谁?为什么那么熟悉?”
  “雪音,你连自己都忘了,让我怎么提醒你?你连自己都舍弃了,让我怎么救你!”
  “你到底在胡说什么!”琼华怒目相对,“这个风雪音与我又有什么关系!”
  人最悲哀的,就是将自己舍弃。
  不知为何,我为她心痛,她一定伤得很深,才会将自己的过去强行扯碎。
  “琼华,你爱的到底是谁?”
  琼华一怔。
  “是墨殇圣君?还是救你的卿?”
  她双眼陷入迷茫。
  “你是不是很困惑?明明钦慕的是墨殇圣君,但却在见到卿的时候,又爱上了他。”
  “不,我没有……”
  “你没有?!那刚才是谁在说我夺走了她身边所有重要的东西!你分明爱的就是卿!”
  “我……”
  “不对,是离歌!”
  “离歌……是谁……”
  “你这么快就忘了他?你是因为谁才会那么痛苦?”
  “离歌……”
  “雪音……”
  “我是谁?”
  “是啊,你是谁?你来自哪里?你为谁心痛?又为谁哭泣?你到底是谁?到底是谁!”
  “我,我,我……”当最后一个字消失在空气里时,她倒落在了那朵洁白的银莲上,我跃上银莲,将她抱起,对不起,我知道这样逼你很残忍,但是,我的心软或许会害死你们两个。
  “如果你们要夺回琼华,就先打死我!”我冷冷地对着身后的几个男人说道,他们沉寂着,他们没有说出任何一句话。似乎就连墨殇,都沉默了。
  我看向前方,起身跃起,雪音,让我带你回家,那里,会有楚翊好好爱你。
  他们没有追上来,但却是悄悄地跟在了我的身后,当我落到伽蓝神殿时,卿高兴地相迎,可是在看见我怀里的琼华时,又面露一丝哀伤:“你要走了吗?”
  “恩。”
  一时间,我与他,相对无言。
  “圣君!”翎远远而来,他总是那么开心,无忧无虑,我笑看着他:“过会四方圣君过来,帮我拦着。”
  “是!”翎不假思索地回答,可是,他又挠了挠头,“为什么要拦着?”
  我没有回答,卿看着我:“要我帮你护法吗?”
  “不了,帮翎一起拦着那些圣君吧,今天过去,一切都会恢复正常吧……”我抱着琼华而去,我也被这里诱惑了吗?这里的一切,是让人这么迷恋。
  当我躺在琼华身边时,怀中的镜悠悠地说道:“主人,镜认为,你还不会离开。”
  “你又知道什么了?”
  “呵……镜一直在主人身边,知道灵上的事,知道你的事,知道这一切,镜在此恭候,主人可不要去地太久,这里,还有很多事,等着主人处理。”
  我翻白眼:“放心,有灵上呢。”
  “灵上就是主人……主人就是灵上……”
  我慢慢闭上了眼睛,镜的话像催眠曲,我也听不懂,紧紧地,握住琼华的手,在陷入梦境间,我看到了?羽急切的身影……
  又是那个黑暗的世界,那扇微光的门。
  我走上前,今天,会看到他吗?
  “明玉,我来看着,你去休息一会吧。”透过那扇门,我看到了清雅,她站在门的对面,将明玉赶走。明玉摇头微笑,目光里带着一丝欣慰:“那我去休息了,小舒就拜托你了。”
  “恩!放心!”
  清雅会不会已经知道我是明玉的未婚妻了呢?她又会怎么想?其实,不仅仅是风雪音,我们每个人,都曾经想过要逃避,因为这个世界,有太多想让人逃避的地方。
  “你到底是谁?”身后,传来了她的声音,我慢慢转身,看着一身连衣裙的她:“对不起,为了让你回家,我不得不这么做。”
  “你不得不那么做!”她愤怒地揪住我的衣领,“你少拿救世主的帽子扣在自己的头上!你毁了我的梦,毁了我的世界,毁了我的一切,难道我还要感激你!”
  “雪音,你看看,那才是我们的世界,我们应该回去!”
  “不,不!我不回去,我无法面对离歌,我无法原谅自己对他所做的事……”她捂住了脸,扑通跪在了地上呜呜哭泣。
  “你……到底对他做了什么?”一直以来,这似乎都是一个秘密,大家默契地保守着,没有人提起,只知道,她曾想拉着离歌一起死,结果,却害了自己。
  “我爱他……我真的很爱他……”
  “那楚翊呢?”
  “楚翊?”
  “楚翊也爱着你,你难道不知道?”
  风雪音痛苦地摇头:“我不配,真的不配……”
  “回去吧,无论那里你如何不想面对,但那里,依然是你的世界
好看的txt电子书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