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6部分

,退后一步。
  圣君们,苍寒他们,也没有阻止的迹象。姬无邪一脸看好戏的神情,墨殇望着琼华的背影面带忧虑,玄冥只是看着我们,看着这里将要发生的一切。
  琼华就地而起,大喊一声:“跟我来!”就飞出了伽蓝神殿,我立刻尾随其后。
  当她飞至空中时,她忽然转身,就是一团火焰朝我而来,我下意识接住,顺着那火焰的力量,用太极顺势之力,将火球玩转在手中,不好,琼华不是灵上的对手。
  琼华的眸中映出了我的倒影,和我手中燃烧的火焰,我感觉到她深深的愤怒,她认为我是在戏弄她,明明有实力可以争夺圣君之位,反而站在一旁观看他们战斗,如同看一群小丑演戏。
  她误会了,可是,我已经无法解释,这太复杂了。
  就在她下一个火球打来时,我将手中的甩向她,再闪开她的同时,我跃起出现在了她的身后。她还看着前方,此刻的琼华……太弱了……
  “对不起。”我轻轻地说了一句,抬手就一掌打在了她的后劲,她在我面前坠落下去,?羽飞向她,我立刻拦住了?羽,摇了摇头。
  ?羽万分不解,情不自禁地说道:“不用那么绝吧。”
  我皱紧双眉:“不绝,她不舍得离开。我去找她,争取让她和琼华分离。”
  “怎么分离?”
  “就是……”忽然,四位圣君落到我的面前,我立刻收住声音。
  苍寒淡淡地看了一眼,单手背到身后转身而去,他……竟是一语不发……
  “没想到你还有些本事。”耳边,响起那刻在心底的声音,姬无邪轻笑地看着我,“圣君大典再见,之后……”他虚步飘到我的面前,那张妖孽艳丽的脸俯到我的面前,眼神瞬间转为凶狠,“你就准备接招吧,你灭我星灯,伤我神兽,别小看我姬无邪!”
  忍不住地,我叹口气,果然江山易改本性难移,这家伙一直都这臭脾气。
  “灵上!你这是在藐视本君吗!”姬无邪杀气四起,立刻,墨殇和玄冥朝他而来,墨殇走到我面前,玄冥拉开了姬无邪:“无邪,你玩够了。”
  姬无邪斜睨玄冥,算是给他面子没有现在扁我。玄冥对着我微微一笑,我当即撇开目光,不对其回应。
  墨殇的脸色很难看,但相比姬无邪,似是克制自己的愤怒,努力保持冷静镇定:“灵上圣君,既然你成为南方圣君,那请准时参加圣君大典,接受加冕大礼……”
  “哦。”我心不在焉地回答,说实话,说不定那时就不是我了,我瞟向下方,心里一急,就没等墨殇说完就往下而去,“有什么事跟?羽说。”
  穿过云层,我忽然看见一人从下方而过,我立时停住,看着他不紧不慢的身影,是他,小离。在灵上的记忆里,有一位医仙卿,坐骑为一只仙鹤,难道,就是他?他依然穿着清淡的颜色的衣衫,而他的怀里,抱着一只异常美丽的彩凤。
  原来……琼华被他救了……
  我悄悄地跟在他的身后,慢慢的,静静地,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涌出了一股淡淡的温暖。不行不行,我又要陷入对离歌的爱了。
  左手的无名指忽然传来一丝如同灼烫的痛,我下意识看向那里,一圈红痕竟是如同刚刚被烙铁烙上去一般鲜红。
  我愣住了,那里,曾经戴着一枚……戒指……
  明玉……
  恍然回神,发现已经到了卿的药炉小屋。还是那片宁静的翠湖,包裹在青山绿竹之间,那么祥和,那么宁静。
  卿将彩凤匆匆抱入药芦中,紧跟着,一人就从屋中而出,和他主人一样,一席淡淡的衣衫,长发松松散散地披在身后,从我这里分得的一分美丽,让他俊美地雌雄莫辩。
  是他,小鹤。
  我悄悄来到窗边,忽的,屋内响起了卿的声音:“既然来了,就进来吧。”
  我犹豫了一下,踏入药舍,床上,是已经恢复人形的琼华。她陷入深深的昏迷,神情似是因为伤痛而痛苦,额头上,也沁出了细细的薄汗。
  “她伤得很重,为什么?”他忽然转身,当他看见我时,我与他,同时陷入怔愣,我因为他的质问而怔愣,他因为我是人形而怔愣。
  他似乎……生气了。为什么?
  “我……”我垂下目光,陷入犹豫。他似是回神,匆匆转身,握住了琼华的手腕:“我以为,你和她们不同,没想到……”
  “别,别弄醒她。”我急忙上前,拉开了他握在琼华手腕上的手,那手上,正泛着莹莹的光芒。
  他愤怒地甩开我的手:“你还想赶尽杀绝吗!”
  “不,不是,只是一会,一会就好。”我立刻躺上床,紧紧握住琼华的手,卿陷入迷惑,但却并未阻止我,我慢慢闭上了眼睛,“只是……一会……”
  眼前慢慢出现了一片火海,热浪翻滚,让我无法靠近。这里应该就是琼华的梦境,希望能在这里,将风雪音的灵魂和琼华的分开。
  “风雪音――风雪音――”我大喊,火焰中,我隐隐看见了一个紧抱自己的身影,想上前,立刻想起自己现在的样子无疑是反而激怒她。于是我转身一变,变成了风伯伯。我开始拨开火焰,进入那片火海。
  “雪音――雪音――”我大声呼喊,苍老的声音无力而痛苦。
  “谁!”忽然,面前的火焰化作了一只火凤,居高临下地俯视我,我立刻向她伸出双手:“雪音,你真的不记得爸爸了吗,雪音……跟我回去吧……”
  “爸爸?”从火凤的身体里,慢慢走出了风雪音,她穿着条纹的,时尚的短裙,难道,这就是她生前的衣服?
  
第十七章 失败
  风雪音从火海中而来,她身后的火凤慢慢溶入火海中,周围的火焰开始消退,我趔趄上前,老泪纵横地握住她的双手:“孩子,跟拔拔回去吧。”
  “你是谁?”风雪音疑惑地看着我,似是不认识我这个“父亲。”
  “我是你拔拔啊。”我声嘶力竭,自己也觉得?到西伯利亚,但是,我还是努力让自己像个老爸,所以我抱住她,“孩子,不要再逃避了,不要再迷失了,你有拔拔,还有妹妹清雅。”
  “清雅……”
  “孩子,醒醒吧,没有什么是过不去的,拔拔永远在你身边,对了,还有楚翊,楚翊也会继续爱护你。”
  “楚翊……”她慢慢推开我,认真的,但是迷惑地打量我,我一把鼻涕一把眼泪,脸上深深的皱纹可以让泪水横流。
  “乖,跟我回去了。”我拉住她的手,她有些茫然,看了看我拉住她的手,然后扬起脸,眸中多了一分熟悉感,轻声呼唤我:“爸爸……”
  “对!我是你爸爸!孩子,跟我回去吧。”
  “爸爸……爸爸……”她继续轻喃着,视线开始涣散,我扣住她的肩膀:“孩子,跟爸爸回去,不要再沉迷这里,这里是假的,是虚幻的,回到现实里,那里有我,有清雅,有家……”
  “家……家――”她忽然抱住了脑袋,痛苦地挣扎,“不,我是谁!我到底是谁!我的头好痛!我要回家!不,我不要回家!不,救我,救我――”她伸出手,向我祈求,“救我……救我……”她的脸因为痛苦而扭曲,巨大的痛苦让她步履蹒跚。
  忽然,火焰从四处蹿起,她的身影在火焰中燃烧,她时而变成琼华,时而变成雪音,她们正在纠缠。
  一对巨大的,火凤的翅膀从她的身后,慢慢张开,她缓缓变得安静,她慢慢扬起了脸,脸上是平静的微笑。她的双手慢慢朝我伸来,我紧紧握住,那一刻,火焰瞬间分到两边,一条被火焰净化的道路在我们面前出现,而在那火墙的尽头,一个小小的亮点,正散发着明亮的星光。
  “走吧。”我拉住她的手,轻轻的,将她拽离那对火凤的翅膀,眼看她的身体就要离开,忽的,她的视线停滞在我的身后,轻轻低喃:“小离……”
  小离?我立时转身,惊然看见卿满脸惊讶地站在我的身后,他撞上我视线的那一刻,变得有些失措,转眼间,他就消失在了火海之中。
  “小离!”倏地,风雪音的手从我手里抽回,那一刻,她与那对翅膀,再次相溶。
  “你是谁!你怎么敢擅闯本仙的梦境!”她愤怒地瞪视我,她又再一次,失去了记忆。她突然挥动翅膀,扬起了飓风,一股强大的推力,将我平地掀起。
  我猛然惊醒,跨过琼华平躺在床上的身体,就揪住了依然满脸惊讶的卿的衣领:“你进来做什么!”
  “我……”他拧紧了双眉,脸上的惊讶转为凝重,“她很痛苦,我以为你要毁灭她的元神,没想到,没想到。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扬起脸反问,我一时语塞,心中,却想起了镜常说的那句话:“天机不可泄露。”
  他,陷入了沉默,双目不离我的眼睛,久久与我对视。他慢慢恢复了平静,垂下了脸,看见我揪住他衣领的双手,他有些尴尬地撇开脸,白净的脸上,划过一道绯红。
  “哎……”我大叹一声放开了他,趴在琼华的上方看着她苍白的脸,“只有再试试了。”
  “不可。”他情急地扣住了我的手腕,“这对她的灵魂有很大的伤害,她的元神经过方才已经及其虚弱,如果再硬闯,恐怕会形神据灭。”
  “这么严重!”我惊讶地转脸看他,他认真地向我点点头,然后,他犹豫了一下,问:“你为何要打伤她,我感觉……你其实是想帮她。”
  我再次叹口气:“哎……她如果不恨这里,就舍不得离开。总之,天机不可泄露,她醒了,别说我来过,就让她恨我吧。卿,麻烦你照顾她,还有,今天的事请帮我保密,谢谢。”我认真地注视他,他抿唇点头。
  起身想下床,却发现手腕还在卿的手中,他因为我的动作而陷入尴尬,匆匆松开手,微微垂脸:“你放心吧,我会治好她。”
  “谢谢。”我努力控制自己对他的情感,毅然离去。
  迎面撞上了小鹤,他立刻面露欣喜,他想跟我说话,却欲言又止,我对他淡淡一笑,跨出了房门。
  任务,失败了,不过,也找到了回去的方法。
  离开卿的药炉,我在他周围的竹林静静地走了一会,然后准备踏云而去,可是,却感觉有人盯着我,我回头张望了一下,身后无人,或许是我过于敏感了?也或许是小鹤?呵,没想到我和他的因缘,来自于他羡慕我的美丽。
  回到伽蓝神殿的时候,?羽在空荡的神殿里焦急地徘徊,当看见我的时候,她开口就问:“怎么样?找到琼华了没?”
  “找到了,而且也差点带她回家。”我有些沮丧。
  ?羽激动起来:“那她回去了吗?”
  我叹气:“哎,失败了,也是天意。”
  ?羽也变得沮丧,她扣住了我的肩膀:“没关系,下次一定成功。”
  愁,又开始犯愁。
  清清冷冷的宫殿只有我和?羽两人,她拉住我的手:“既然如此,你就得先参加圣君加冕大礼,时间定在后天,你从今往后就是南方圣君,庇佑一方百姓。”
  “烦!”我伸着懒腰,看着面前清清冷冷的宫殿,很不舒服,“?羽,你有没有觉得这宫殿太空了?”
  “是啊,很冷清,不过你以后是圣君了,只怕会门庭若市。”
  “不是,我的意思是,我们摆个麻将桌吧。”?羽陷入僵硬,我继续说道,“琼华的伤势要几天后才好,只有等她伤好了,我才能再次试着带走她,这几天,总得找点东西打发日子,至于一方百姓就让灵上去管好了。”?羽开始石化,我笑着拍拍她的肩膀:“咱们总得弄些现实世界的东西,不然也会迷失在这里的。”
  ?羽嘴角抽搐:“难不成你还想变个家庭影院出来?”
  我看了看宽阔的宫殿,点头:“这主意不错。”
  ?羽做了个晕倒的姿势:“oh!买糕的。”
  “哈哈,很好,你已经想起新新人类语了,恭喜恭喜。”
  她白了我一眼:“我去睡觉,与其把生命浪费在麻将上,不如睡觉美容。”
  我呵呵笑着,她住在这里,至少我有了个伴。
  ?羽说地没错,第二天这里就来了客人,只不过这个客人有点让我意外,是小弦子。小弦子带来了一个漂亮的花篮,站在宫殿的门口好奇地朝里面张望。
  “喂!”我悄悄走到他身后,他吓了一跳,转身,见是我,立刻低头献上花篮:“请圣君收下花篮。”
  我盯着花篮看一会,懒懒地问他:“你来做什么?”
  “做圣君的护卫啊。”他扬起脸自信地笑着,“翎愿意追随圣君!”
  我怔了怔,失神地看着他许久,他神情转为疑惑:“圣君?”
  “走。”我冷下脸,“你走,我不需要护卫。”
  他失望地低下头,但却并不离开。看着他那哀伤的神情,我又心软了,拧了拧眉:“好吧,但是不准多话。”
  一下子,他笑容绽放,在我身边,重重地点了一下头:“恩!”
  我忽的变得释然,既然是天意,刻意的回避也无济于事,不如就此看看命运给我安排了怎样的剧本。
  
第十八章 鸡婆翎
  自从多了个翎,伽蓝神殿就开始变地热闹,因为,他实在是一个很热闹的家伙,就像我认识的后弦,鸡婆而且烦人。
  他以护卫的身份,跟我形影不离。我几乎不能偷偷去看琼华,只能让?羽去看着。
  “圣君,今晚是凤凰节,我们一起去玩吧。”翎绕着我转,他一身彩装显然是要去参加凤凰族的节日,一根辫子缠着五彩的布条,从头花到脚。
  我盘腿坐在花丛里发呆,这家伙从早上就开始跟我?嗦凤凰节了。什么凤凰节很热闹,凤凰节很好玩,凤凰节会来好多神仙,凤凰节大家都戴面具,等等等等,巴拉巴拉。
  “对了,圣君,你以前从未参加过凤凰节。”他单膝跪到我身边,“圣君,你怎么好像不开心?”
  我无语地横白他一眼:“你很烦。”
  翎倍受打击,离我远远的坐下,开始摘花。
  世界,终于安静了,静地我可以好好思考。
  “他只希望你快乐。”好不容易安静的世界,被银镜再次打破,我取出怀里的镜子,里面是我的脸:“你不明白。”
  “但你确实不快乐,为什么?”
  “因为……咳,天机不可泄露。”我拿起手中的镜子像扇子一样扇。
  “呕,主人,别扇了。”
  “呃……对不起。”我看向镜面,真有趣,我的动作对他有影响,镜面里的那个影像东倒西歪,就像镜子被我扇晕了。不由得,我坏笑起来,似乎终于找到一件好玩的事了。
  “不,主人,不可以。”银镜好似感觉到了我的意图,向我祈求。
  但是,他求晚了。就在我准备抛他玩的时候,一个花环塞到我的面前。漂亮的花环上,停落着一圈彩蝶,就像是花环上的饰物。
  我扬起脸,翎像做错事的孩子一样站在我的面前,手里拿着花环,却不敢看我,好吧,我再次心软了,虽然他真的很烦,而且,一旦我与他说话,他一定又会喋喋不休。
  但是,谁会忍心让这么可爱的少年不开心呢?
  于是,我接下花环,起身摸着他的头:“好了,我会去的。”
  “真的?!”果然,翎一下子恢复了精神抱住我的胳膊,“圣君真的会去?”
  “不过,我会换个装,我想,如果大家知道我去,可能反而会不自在。”
  翎眨了眨眼睛,挠了挠头,然后恍然大悟:“对啊~~到时大家会找圣君比试,好好的凤凰节又要变成群架了。”
  天哪,这是什么民族?这么好斗?
  “他们都不服圣君,因为圣君没有在他们的面前打败神兽,所以他们不服。但是圣君放心,我风华绝代的娘亲说了,凤凰脑袋小,见识短,就算圣君的位置摆在他们面前,他们也不知道怎么做,所以娘亲站在你这边,叫我来做护卫保护你……”
  我翻白眼,他又开始了。
  “我说……翎,我不也是凤凰?”我打断滔滔不绝的翎,他点头:“是啊,圣君也是凤凰。”
  “那我的脑袋也很小的。”我看着他眨巴眼睛,他张着嘴愣了许久,才说道:“圣君脑袋比我们大。”
  噗。原来他的大条千百年没变过。
  “哈哈哈……”银镜发出了大笑,翎挠着头也嘿嘿笑。我抚额,抬眼,却看见了?羽远远从花丛间而来,我像见到救星向她跑去,握住她的手:“她怎么样?”
  她定定地看着我,不说话,突然,眼泪从她的眼中流出,我吓坏了,难道?
  “不,她没事……”她在我发问前,向我解释,“她没事,只是,只是我……我不想看见她这样……”
  她,是她的妹妹,而我们所做的,却是在残忍地破灭风雪音的美梦。这对作为妹妹的她,又何尝不是折磨?
  我抱住她,她在我的肩头哭泣。
  “不如……你先回去?”坏人就让我一个人来做吧。
  “不,我很好,我没事了。”她立刻离开我的肩膀,擦去眼泪,故作坚强。身后传来脚步声,翎跑到了我的身边,关切地看着?羽:“?羽姐姐,你怎么了?”
  “没,没什么。”她强迫自己微笑,“对了,小鹤来了,他……需要一些药物。”她让开了身形,一个白色悠远的身影,映入在我的眼中。
  他面带羞涩,低垂着脸,恭敬地站在远处。
  “知道了。翎,带?羽下去休息,还有,哄她开心。”我朝翎眨眨眼睛,翎漂亮的凤眼立刻激动地闪亮:“是!圣君!”他拉着?羽奔向花丛,银镜悠悠说道:“他生生世世都会无忧无虑,人生最幸福的事,莫过于此。”
  我笑了笑,是啊。抬手拿起翎给我编的花环,银镜又说话了:“你应该戴上,这是那孩子的心意。”
  “是……银镜,你是不是也被他传染了?真是越来越烦了。”
  “镜,请叫我镜。”
  我微微一怔,镜……他刚才的语气是那么严肃,就连声音,也不像以前宛如从山谷而来的清远,却是就在耳边。
  视线中,小鹤朝我缓缓而来,他很拘禁,也有点紧张,双手交叠地放在身前,简单的白色长衫,腰间也是一根简单的黑色绸带束着。他垂着脸不敢看我:“师傅……让我来要些药材。”
  他松散的过膝的长发乱乱地散在身后,风过时,他的脸就被长发埋起,看不清容貌。我笑着摇摇头,将手中的花冠戴在自己的头上,然后取下发簪:“过来,我教你梳头。”
  他怔了怔,有些失措,还是不敢抬头:“可是师傅叫我……”
  “没事,很快的。就是你现在太高了,你能不能……”在我还没说完之时,他便撩起白袍的下摆,单膝跪在了我的面前,宛如王子殿下向自己心爱的公主求婚一般庄重,憧憬。
  我赶紧撇开目光,平复一下自己有些加快的心跳,然后走到他身后,就像以前无数次所做的,为他绾发:“你怎么叫卿师傅了?”我一边爬梳他的长发一边问,心里还在想这头发是他哪一部分,羽毛?呵呵,真有趣。
  小鹤有些开心地回答:“自从我有了人形,师傅就正式收我为徒。”
  “那就是你……呃……不用再做他的坐骑了?”
  “恩!是的!”他的语气很自豪。我迅速插入发簪,退后一步:“好了,你说你要什么药材?”
  小鹤摸着梳好的发站起转身:“师傅要凤凰草,只有……”他看到我的那一刻呆呆地再也说不出话。
  我笑了:“只有什么?”
  “只有……只有你们凤凰族圣地有,外人不得入内。”他垂下脸,脸上一片潮红,都快艳过我们身边的花儿。
  我笑了:“呵,小鹤,不必羡慕任何人的美貌,因为你也很美。”
  他低着头僵了僵,笑了。
  “走吧。”我走在了前头,裙摆扫过花丛,蝶儿纷纷从花间飞起,化作一条漂亮的彩虹,伸向远处,那里,翎正忙着教?羽编花环。充满花香的风里,飘来他们幽幽的话语。
  “?羽姐姐,你准备将花环送给谁?”
  ?羽拿着花环脸微红:“不知道。你呢?”
  “我要送给圣君。”翎满脸崇拜。
  ?羽翻白眼:“你要知道,这花环不能乱送,你不能因为崇拜灵上就送给她!”
  “这有什么关系?反正我喜欢圣君。”翎鼓起脸。
  “你那是崇拜。”?羽几乎大喊,翎不理他,甩开脸,昂起下巴,一副不受教的叛逆样。?羽无语地叹气:“果然跟后弦一样大条。”
  我笑了,似乎明白赠送花环的含义。于是对着他们大声道:“今晚我们去凤凰节,顺便摘点凤凰草回来。”
  “好耶――”翎开心地朝我跑来,挤开我身边的小鹤挽住了我的胳膊,小鹤低着头,偏着脸冷眼看翎,翎高昂下巴以示我身边的位置永远属于他。
  ?羽拿着花环微笑的站在风中,彩蝶绕过她的身体,飞向了远方。
  
第十九章 狐狸珊
  预定明天的粉红票票,请投给无良新书《狐颜乱羽》,万分感谢ing~~~
  *
  凤凰节是凤凰族一年里最重大的节日,节日定在入夏后最热的一天,凤凰族有自己一套计算日子的方法,反正我是不懂的,这就是过度依赖现代科技的结果。
  在这一天,凤凰族的男女老少都会聚集在凤凰圣山山下,然后度过这个特殊的节日。据说因为凤凰喜热,故选在夏季最热的一天。代表着他们凤凰一族的热情。
  而同时,凤凰族的少男少女,就会戴上面具,欢歌载舞,最后互赠花环,表达对对方的倾慕之心,相当于人间的七夕,当然,这里可还没有牛郎织女的故事。
  等我们赶到凤凰族圣地的时候,篝火已经在云层下隐现,而欢快的乐曲声,也穿透云层而来。
  翎变得兴奋:“到了!”小鹤也站在他身后好奇地张望。
  我拨开云层,俯视下去,只见一座山高耸入云,而在它的半山腰,有一片广袤的平原,平原靠近山崖处,是一个庞大的祭台,我怎么看怎么眼熟。
  “这里就是圣山?”我问身边的?羽,她笑着点头:“怎么了?”
  “我总觉得很眼熟……”
  “是吗,或许你……曾今来过呢?”她的意思是灵上可能来过。但是,她的话提醒了我,我确实来过,但是在千白年后,我来到这里,开启了风家宝藏,也看着风雪音埋藏在火山之下,那座高耸入云的山,正是那座火山。
  翎拉住我:“圣君,去玩吧。”
  我拍拍他拉住我的手:“你和?羽先去,我带小鹤去圣地摘凤凰草,把正事先做了。”
  翎看看我,再看看小鹤,眼神里多了一分戒备。?羽上前拉住他:“走吧,灵上把草药尽快给小鹤,小鹤就可以离开了啊。”
  翎一下子睁圆眼睛,倏地又眯起,笑嘻嘻地和?羽戴上面具向下而去。
  小鹤注视他们离开的背影,眼中露出一丝小小的羡慕。
  “想去玩吗?”我看着他沉静的侧脸。
  他立刻收回目光低下头:“我……不是上仙。”
  “什么上不上仙的,走吧,我们去摘凤凰草,然后带你去玩。”我转身便朝后山而去,似是过了许久,他才跟了上来。
  呆呆板板的小仙鹤,果然不同的经历,造就了不同的他们。但他们都有一个共性,就是小心谨慎。无论是天机宫的君临鹤,还是现实里的君临鹤,或是面前的小鹤,他们都谨慎地面对我,小心地和我相处。
  来到圣山的入口,竟是有两个侍卫。他们似是一眼看出了我的身份,立刻单膝下跪:“拜见圣君!”似乎我还没接受加冕,便已经成了他们心目中的圣君。
  “我要上山取些凤凰草。”我说明了来意。
  侍卫起身让开了路,但却拦住了小鹤:“但是他不能进去,他不是凤凰族。”侍卫的眼睛异常闪亮,宛如能看穿任何人的原型。
  我为难地转身:“小鹤,要不你等等。”
  “好。”他恭敬地站在一边。月色朦胧,只有远处的篝火隐隐照亮他的身影。
  我走了几步又折返:“那个……凤凰草啥样子?”
  他愣了愣,用手比划:“这么高,这么宽,样子像凤尾,以三叶为佳,开的是红花,通常在湖边,其实你看到它,就会知道它是凤凰草,因为它就像一只昂首而立的高贵的凤凰。”他将目光投落在我的身上,我迷迷糊糊地点头。
  然后,他收回目光,再次垂下脸:“就像……圣君……”低低的话语飘入风中,我转身,装作没听见吧。不然我又要心痒痒了。
  左手的无名指又是莫名一阵灼痛,我拧紧眉,那戒指难道有魔力?在我的身上下了咒?有点郁闷。
  行走在阴暗的树林之间,身后是欢快的音乐声,从我这里望下去,已经看不到那块聚会的平原。身周是淡淡的云雾,使面前的道路越发朦胧。
  虽然手中无灯,但凤凰一族似乎视力极佳,至少我看清面前的路,并不吃力。一些我从未见过的鸟儿在林间若隐若现,它们的身体散发着好看的荧光。一只从我面前忽然飞过,藏到了树叶之下,仿佛在与我玩捉迷藏。
  我只是停下,笑着看了它一眼,便继续前行。
  紧接着,就有越来越多的鸟儿飞了出来,它们或是停在我的头顶,或是盘旋在我的身周,我随他们去,在我的眼里,他们就像顽皮的孩子。
  在这些小家伙的嬉闹间,一片平静的湖面从密林之后隐现,我走出密林,这片镜湖被密林层层环抱,隐藏地极深,月光如水倾斜在湖面上,美得让人留恋。不由得,我想起了卿的那片湖,一样的宁静,一样地美丽。
  小鸟停落在我的脚边,我扫视湖的边缘,小鹤说,凤凰草一般在湖边。忽然,一朵异常亮丽的红花映入我的眼帘,那朵奇葩犹如一撮火焰在草丛间跳跃,我立刻跑去,忽然一抹红影划过我的眼前,竟是将那朵凤凰草抢了去。
  我定睛一看,原来是一只火红的狐狸,它叼着凤凰草就飞速跑向密林,我匆匆看了一眼周围,发现没有多余的凤凰草,只有紧紧跟上。
  忽然萌生了一个念头,想看看这狐狸抢凤凰草做什么。于是,我隐藏了自己的气息,悄悄跟在他身后。
  他跑了许久停下,回头看,他呼哧呼哧喘着气,见无人跟踪,便放慢了脚步,他似乎跑得很累,一步一顿地往前,慢慢地,他从狐狸的形态变成了人形,身上是一件并不鲜艳的甚至还有些微微褪色的红色袍衫,当他完全变成|人形时,他站在了一个山洞前。
  他扶着洞口,大口喘息,另一只垂落的手里,紧紧握着凤凰草。他再次转头张望,月光划过他脸的那一刻,我差点漏了气息,那张脸虽然苍白如纸,疲倦不堪,但依然无发掩盖他本身的妖媚和俊美,那双让我总是无法忘怀的狐狸眼睛,和那眼睛里总是挥之不去的淡淡的伤。
  珊珊,你又在为什么而忧伤?
  
第二十章 欢舞今宵
  国庆快乐~~~《狐狸》双更,这里就别想了,打滚也没用,嘿嘿~~~^_^
  *
  他看上去很狼狈,辫子松散,长发凌乱地垂挂在脸庞,薄薄的唇干裂发白,疲惫的脸上满是污痕。印象中的他从未如此狼狈过,衣衫艳丽炫目,花花蝴蝶般飞在你的身边。或许,他狼狈的时候我没有看见,毕竟,他曾是轩辕逸飞的探子。
  但是,还是喜欢穿着围裙,在厨房忙碌的他。因为只有他,才能做出那一道又一道美食。
  只是怎么也没想到,一直叫他花狐狸,他却是一只真真正正的狐狸,就像他此刻高竖的红色耳朵,不过有一只耷拉着,看来他这一次,似乎受了很重的伤。难道,凤凰草是为了疗伤?
  他警惕地在洞口继续站了一会,才放心地进入。我好奇跟上,究竟是谁将他伤得如此之重?
  山洞比我想象的宽敞,光滑的石壁似是经人精心打磨,青铜的灯架被固定在石壁上,火焰照亮了面前的通道。
  在通道的尽头,传来潺潺的水声,走近才发现是一挂薄薄的水帘。当我穿过水帘时,面前竟是个精致的洞府,让我自然而然想起了离歌鬼哭谷的洞府,当然,这里的规模比较小。不管如何,是一个精致的小窝。
  脚下是一个清池,几块大大地圆石摆放在水中,形成一座石桥,走过石桥,是一块平地,右侧还有一个菜园,里面种着蔬菜,淡淡的月光从上而来,洒满了菜园。仰头看去,原来上方有一个小小的洞口,宛如天窗。
  “哥,坚持住。”从菜园边的洞窟中,传来珊珊焦急的声音,我轻轻走入,只见他站在一张石床边,扶起床上的人,空气里带着浓浓的血腥味,而那株凤凰草被他摆放在床边的石桌上。
  他没有发现我的进入,我将气息收敛的很好,即使已经站到他的身后,他依旧不知,他急急地扶坐起床上的人,随手去拿凤凰草。
  这一次,我抢了先。
  拿着凤凰草站在洞府中,他摸索了一会没有找到草,匆匆回头找寻,当他低头看向地面时,他怔住了身体,如同定格般弯腰在我的裙下,一动不动。
  “他好像伤地很重。”我走向石床,他慢慢直起腰,低着头浑身戒备,宛如我是闯入他地盘的猛兽,他准备以静制动。
  淡淡地看着躺在床上的人,一身青衣,紧抿的唇已经毫无血色,与珊珊相似的眉眼此刻正痛苦地紧拧。是啊,差点忘了,狐狸有两只,一只妖艳,一只冷傲。没想到这次见到他们,却是在他们性命忧急之刻。
  我相信珊珊,所以,他们不是坏狐狸。
  扬起手,手上暖光隐现,看到青衫上的血渍,我拧紧了眉,鲜血将青衫染成了青黑色,濡湿的衣衫显示那些伤口依然在流血不止。
  “把他衣服解了吧。”我坐在了石床边,红狐身体微怔,低着头似是陷入了惊讶。见他发了傻,我便解去青狐的袍衫。青狐?姑且就这么叫他吧。
  当衣衫敞开的那一刻,我的心惊颤,他的身上,伤痕累累,那些伤口宛如刀伤,但又泛着焦黑,如同是被高热灼烫过。
  哎,这是神仙的世界,伤人的武器自然也不可同日而语了。
  灵上的记忆告诉我,凤凰都有治愈的能力,这是凤凰自带的本能。就像凤凰能浴火重生。但是同时,灵上也告诉我,凤凰一旦精魂被灭,便再也无法重生。
  凤凰之血能让人起死回生,凤凰之息能护人精魂。
  在使他伤口愈合后,似是灵上感应,告知我青狐元神重伤,故而需要凤凰草。我俯下身轻叩他的下巴,让他张开了唇。
  “上仙不可!”忽然,久久站在一边的他终于开了口,他慌乱地给我下跪,“上仙会失去百年法力。”
  “百年法力?”我淡语,“那就再修炼一百年吧。”他果然是善的,不然也不回如此焦急地提醒了。
  “上仙!”他惊然抬头,惊慌的眸子里映入我淡然的神情,那一刻,他再次陷入呆愣。我笑了:“没事,只是百年而已。”
  我想,灵上也想救他吧,就像那次我将法力分给了小鹤,助他成|人形,她亦没有阻止。她身怀千百年的法力,却只是每日睡觉,身怀神力,无所事事,碌碌无为,耗费光阴。
  轻轻地将气息吹入青狐的唇,稳固他的元神。他紧拧的眉渐渐打开,痛苦正在慢慢过去,之后便是慢慢复原。
  收回气息,有点累。起身时,身体微晃,他慌忙扶住我的身,我笑了笑:“这凤凰草我取走了。”
  “上仙……”
  我拂开他扶住我的手,淡笑离去,珊珊,你爱我一生,这是我应该为你做的,不必感激。
  累,很累,累得不想走半步,缓缓靠着树滑下,月色正美,树影迷离,先前飞散的鸟儿再次聚集在我身边,我将手中的凤凰草拿起:“帮我交给山下的小鹤,让他先去广场,不必等我。”
  它们点点头,几只鸟儿护着衔着凤凰草的那只离去。
  哎,救琼华,却是为了再次闯入她的心,再一次分开她的灵魂,风雪音对我的恨,会不会就是源于此?在八夫里遇到的风雪音,究竟是琼华?还是风雪音?
  静静的,传来的欢快的音乐声,起身,回眸凝视树林,很奇怪,我又有了那天在卿竹林的感觉,总觉得有人站在身后,偷偷地跟踪我,观察我。
  树林里依然了无声息,难道又是我的错觉?
  想了想,转身,瞬间,从头到脚已经换上了普通的凤凰族的裙衫,很艳丽,就像将彩虹穿上身。发色转为黑色,终于又恢复了我舒清雅的样貌,从怀里拿出一个亦是普通的面具,戴上,准备勾搭。
  当我离开圣地,换装出现时,那两个侍卫还有些奇怪。原本以为小鹤已经离去,却没想到他还是站在原地,见我出来只是看了一眼,便焦急地望向我的身后。
  “不是叫你先去广场吗?”我上前问,他愣了愣,脸上露出放心的表情:“我担心……”
  “呵,我是圣君,若真是遇到危险,你又能如何?”
  他又愣住了,我笑着离去。
  广场上,面戴面具的少男少女们正围着篝火欢舞,彩凤在上空飞舞,孔雀围绕在他们身周,百鸟欢唱,众仙降临,虽然知道这里是神仙世界,仙人与灵鸟共处,但作为我这个21世纪,从未与鸟儿亲密接触的现代人来说,此情此景,让我感动。
  大家一起唱歌,一起跳舞,一起畅饮,一起欢笑,这热闹和欢快的气氛,感染着这里每一个人。
  忽的,一只彩凤从空中降落,化作人形开始在篝火边欢舞。她面戴彩羽面具,身姿优美地在众人之间舞起,是?羽。
  小鹤惊讶地看着:“这是什么舞,真美。”
  我一愣,难道他们没见过孔雀舞?不过……如果是?羽在跳,那是不是凤凰舞?
  ?羽看上去也很兴奋,众人因为她的舞蹈而欢呼,而尖叫,我拉着小鹤挤到前面,也朝她尖叫。
  忽的,她舞步换了,这一次,我傻了,她估计太嗨了,居然跳起了辣舞,虽然手型还是孔雀头,玉臂还是漂亮的孔雀颈,但跳着跳着,就变成中西结合了。
  鼓点一下子不知道怎么跟上她,我手一甩,随手化出一把琵琶,也不管这年代是否有琵琶这种乐器,配合?羽才是首要的
  跳到她的身边,就开始弹起动感的音乐,嘿嘿,可不要以为是欧美的哦,古曲里有很多换成动感的旋律,都非常动听。
  她面具下的黑眸晶晶闪亮,贴着我的后背,随着我的音乐热辣辣地跳。甩头,将头发全部甩乱。
  周围的人也都疯狂起来,鼓掌,尖叫,开始跟着?羽的动作跳,大家一起狂舞,闪耀的火光里,是大家陷入疯狂的舞姿。
  *
  请大家将粉红票票投给《狐颜乱羽》,万分感谢ing~~
  
第二十一章 隐藏在面具下的他们
  就在大家欢舞之际,忽然,一样神秘物体滑过我的眼前,就如一只小鸟从我面前掠过,吓了我一跳。可是,没想到下一刻,周围却都静了,视线齐刷刷地朝我身边的?羽而去。
  尴尬地停下手,琴声弱弱地停止,?羽似是还不知道,继续跳着,我随着大家的目光往她看去,原来……她把……面具甩掉了……
  “?羽,原来是?羽!”人群里开始传来惊呼。
  “她不是圣君的好友吗,难道圣君也在这里?”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