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20部分

四目相对,玄明玉的镜片上划过一道寒光,我捂住了脸,从手指缝里看他,他神态自若,就像我只是空气。
  “我忘了。”他一边脱下西装,一边对正好站在门边的玄妈妈说。
  “儿子,你老老实实告诉妈,你到底喜欢男人还是女人,好让妈安心!”
  玄明玉从我身边拿出衣架,放好西装,淡淡地回答:“妈,你不怕吵醒隔壁的人吗?”
  “儿子!”玄妈妈上前一步,我紧张地后退,玄明玉随手拉上了橱门,玄妈妈没有发觉我的存在。
  “妈,我会娶个老婆回家,让你早点安心。”
  “你真能这么想就好了……”
  我第一次听见玄妈妈的口气是那么无力。
  “呼啦。”橱门再次被拉开,玄明玉看着我,我吐着舌头:“这个……那个……我可以解释……”
  “啪!”玄明玉一掌打在我耳边,右手随意地插在裤子口袋里:“你什么都不用说,我知道是怎么回事。以后如果遇到我关机,请给我留言,我今晚就不会赶回来,还以为你被我爸妈扔进了烤炉,做成了||乳|猪。”
  对手指,委屈:“现在不是差不多……你老爸老妈把小离灌醉了,还想灌醉我,我说,这也太乱来的吧。”
  “呵。”玄明玉直摇头,笑了一会后,再次看着我,“那现在你打算睡哪儿?”
  “这个啊……”
  “挑一个?我,还是小离?”
  我笑了笑:“我有个更好的主意?”
  玄明玉挑眉,收回放在我脸边的手,环抱在胸口:“难道是一起?”
  “噗!”我忍不住笑了,然后,他也笑了,我白他:“你真的很讨厌。”
  “我知道。”说完,他恢复了少许的正经,“什么好主意?”
  “伯母的心脏还好吧。”
  玄明玉吸了口气:“强壮如牛。”
  “好。”踮起脚尖,他配合地俯身,然后我在他耳边嘀咕,他笑了,点点头。然后他看着我:“你不怕我兽性大发?”
  “才怪,真的爱一个人,是不会去强占的。”
  他听完,垂下了脸,低喃:“是啊……”随即,他仰起脸,“就这么办,明天给我妈一个惊喜。”
  我笑了,搓着手:“那我……能睡你的床不?”
  “当然,这是它的荣幸。”他忽的伸手摸了摸我的头,我一愣,他也愣了一下,随即将我头发弄得更乱,然后关上了灯。
  这一晚,我想了很多,想到玄妈妈的无奈,想到她最后一声哀叹。如果我的儿子喜欢男人,我会怎样?
  可是,如果玄明玉不是呢?他只是表现地像是,那他又为何不找女朋友?在没有女朋友前,床头柜上是和自己兄弟的照片也很正常。
  我看向那张照片,两个孩子都笑地很开心,这说不定是小离最开心的一天。记得玄明玉说过,他想找到让小离变得快乐的方法,那我是不是就是那个方法?至少和我在一起,小离的确笑容变多了。
  他说第二个游戏不是为了帮助别人找回自我,那难道是引诱小离的加入,让我成为小离快乐的药引?
  可是如果是如此,按道理他已经成功,应该开心才是。他那天的痛苦又是从何而来?他到底在想什么?哎哎,他果然和玄爸爸一样腹黑啊。
  “啊――――”第二天一早,我被一声尖叫吵醒,然后就懵懵懂懂看到玄妈妈站在我的床尾,我打了个招呼:“早,伯母,啊~~~~”
  “小舒!你怎么在玉儿房间里!”
  “啊~~~~伯母放心啦,他没在这个房间里。”
  “哦……”玄妈妈脸上露出了放心的神情,随即,又是一阵失落,最后,她变得着急,“那他人呢?!”
  我指着隔壁,玄妈妈作晕眩状,立刻冲向隔壁。
  哦!看热闹哦!
  我屁颠屁颠跟在玄妈妈身后,她冲到门口的时候一下子又停住了,开始在门口徘徊,搓着手,就是不开房门。
  我故意问:“伯母,怎么了啦。如果你觉得有小离在叫床不方便,我可以代劳。”
  “不!”玄妈妈阻止我,我挂上莫名其妙的神情,玄妈妈在一阵犹豫后,让开,“好,你叫他们起来。”
  “好。”我笑着打开了房门,房间内一片黑暗,玄妈妈立刻探入脑袋,看到床上的情景时,她靠在了房门上,一副几欲崩溃的神情。
  虽然房间昏暗,但还是看得清里面的情形。床上,赤裸裸两个男人,一个卷着被子,一个被晾在一边,但是,有穿小裤裤哦。
  我脸一红,原来两个家伙都喜欢裸睡,靠,也通知我一声啊,一不小心把两个人都看了。都是雪白雪白的皮肤,谁叫他们两个都是室内工作呢?
  离歌卷着被子,可怜的玄明玉在一边抱着洋娃娃,那睡姿,说不出的可爱,没想到玄变态喜欢抱着东西睡。
  “唰!”我拉开了窗帘,两个男人都发出一声抗议,玄明玉原本朝阳台的睡姿自然而然转身朝向小离,小离则是立刻拉起被子蒙住了自己的头。
  我晃荡晃荡出房间,笑对玄妈妈:“伯母,看来你的儿子很正常,不然就不会放着小离那样美男子不抱,而去抱你给我的洋娃娃。”
  玄妈妈听了我的话,那副崩溃的神情立刻鲜活起来,可是很快,她似是想起什么,看着我:“你知道了?”
  我笑而不语。
  笑容再次浮上玄妈妈的脸,牙齿在阳光下闪耀着璀璨的光芒。
  她拍了拍手,在门口大喊:“宝贝们~~起床吃饭~~~~”
  两个男人同时从床上惊坐起,可是,在看了一眼玄妈妈后,再次倒下,赖床开始。
  
新的游戏(45)shopping哦!
  清新的空气让人心旷神怡,绿绿的草坪上,我和玄爸爸打太极,早上这一闹,我是睡不着了,而今天其实是周六,对于我这种不务正业的人来说,是休息的日子。就不知道小离和玄明玉怎样了。
  反正他们现在还睡着。而玄妈妈此刻沉浸在开心中,顾不上那两头猪了。
  玄爸爸很赞赏我的太极,我有些得意,说要感谢那个游戏。原本我的太极只是花架子,可是在那个游戏里,我将它溶入武功,才会在出掌踢腿间,充满了力度。
  在和玄爸爸“切磋”时,玄爸爸似是随意地说风家人来了香港,项目组的所有幕后成员都想见我,我一下子愣在那里,玄爸爸说,想见我是他们的意思,但给不给他们见,决定权却在我的手上。
  等玄爸爸进去后,玄妈妈又走了出来,她今天穿着史努比的围裙,嘎非又一脸馋相地跟在她的身后。
  她将我拉到秋千那里,然后问我:“小舒,你确定我儿子……正常?”
  我无语,从没见过一个母亲会如此怀疑自己儿子的取向:“伯母,虽然以前我也觉得他不正常,不过,刚才你也看见了?”
  “对对对,我要去给朋友们打电话,叫他们的女儿来参加我儿子的生日派对,那天你得帮帮伯母。”
  “好,什么时候?”我准备等玄明玉的生日派对后就走。
  “明天。”
  “啊!这么快!”
  玄妈妈点我的头:“明天是周末,大家只有这天才都有空。提前两天罢了。”
  原来玄明玉的生日其实是下周二。
  “小舒,你能不能叫小离今天陪我去shopping?”
  Shopping!也好,小离整天都闷在实验室里。于是我说:“好,我试试。”
  玄妈妈眯眼笑:“伯母看好你哦,小离好像很听你的话哦。”
  ?。。爬走。。。
  再次进屋时,玄明玉和小离已经起床,他们坐在一起吃早饭,很安静。玄明玉一边吃一边看今天的报纸,小离则是认认真真地切面包。
  玄爸爸还是坐在他的古董沙发上,看娱乐杂志。好吧,其实玄爸爸一点也不古董,家里的娱乐八卦都是他订的。
  我就上前问小离:“小离,今天要去实验室吗?”
  小离愣了一下,将我拉到身边:“早饭吃了吗?”
  “还没。”我去拿面包,面包盘就在玄明玉的面前,他头也不抬地随手递给我,我接过继续刚才的问题,“今天上班吗?”
  小离皱了皱眉:“你想做什么?”
  “明天是玄变态……呃,不是,是明玉的生日,你最近实验也没什么进展,今天不如陪我和伯母上街买东西啊。”
  小离想了想:“也好,或许轻松一下会有突破。”
  “嘿,太好了!”我看向玄妈妈,玄妈妈对我竖起大拇指。
  “玄明玉,你想吃什么?我们过会去买。”
  玄明玉从报纸里抬头,然后望天,过了好久,他再看向我:“我去列个单子。”
  哇,还要列单子啊。我不过是随便说说,客气一下而已,他居然当真。
  在我们出发前,玄明玉拿着一张好长好长的单子交给我,我张着嘴,他微笑着,只是说了一句:“辛苦,谢谢。”然后就优哉悠哉回他的书房。
  我惊讶地问玄妈妈:“他一向这么能吃零食吗?”
  玄妈妈却是面带忧虑:“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是啊,他有心事。”小离也双眉微拧。
  听他们的话,似乎玄明玉是因为心烦,才会没有节制地吃零食。
  我和玄妈妈shopping,自然小离就成了司机。他先打电话回研究所,让一个研究人员去看着仪器,然后带着轻松的心情开始陪我们两个女人逛街。
  进超市的时候,小离就成了推车的,玄妈妈买派对用的食材,我就拿玄明玉要吃的零食。最后大家猜测,可能是因为这个派对让玄明玉心烦。
  做妈的怎么不知道自己儿子的心思》虽然这样的活动惹儿子讨厌,但是为了他的将来,玄妈妈也决定继续做被讨厌的人。
  我问小离,以前每年生日派对玄明玉有没有看中的女孩?小离摇摇头,说玄明玉的要求实在过高。聒噪的不喜欢,高傲的不喜欢,害羞的不喜欢,罗嗦的不喜欢,过于安静的又不喜欢。而这些,往往是女人的通病,每个女人身上多多少少都会带上一点。
  也对,比如我,烦起来的时候能说上一个小时。例如我现就在跟玄妈妈纠结羊肉卷好吃还是牛肉卷好吃。
  然后,玄妈妈还带我们到异装店。这家服装店里,都是买卖或者出租奇装异服,供人参加化装舞会用的。
  玄妈妈的邀请一周前就已经发出,她心血来潮地决定举办一场化妆误会,她希望那天我能帮她统观全局,毕竟孩子们的世界,大人还是回避的好。
  她就准备待在厨房里,做幕后英雄。而且,大部分食物,也将是一家有名的酒楼运送来。
  但是,玄妈妈却让我和小离穿女仆和男仆装,让我们潜伏在那天的侍应里,观察玄明玉对哪位美女来电。这点,让我和小离很郁闷。我们已经不小了,穿着那种衣服,太雷人了。
  后来,估计连玄妈妈也觉得这样打扮比较雷人,就取消了这个想法。我和小离都松了口气,但是玄妈妈警告小离,那天不能穿得太帅,抢了玄明玉的风头。小离和我都忍不住笑了,不得不说,玄妈妈超可爱。
  但是,我们不能穿自己的衣服,因为是化装舞会,所以玄妈妈给我和小离挑了一件巫婆裙和巫师长袍。
  哈,巫师长袍有个连衣帽,小离戴上帽子,这下连脸都没了,玄妈妈恩恩点头,昧着良心说,这件最适合小离。
  在更衣室里,我和小离就隔着一块三夹板。我就笑言:“难道要我们在生日派对上表演魔术?”
  小离在隔壁叹气:“看来我要给刘谦打个电话。”
  我惊叫:“天哪,你认识刘谦!快快快,我迷死他了。”
  他没吱声,大概在换衣服。
  我赶紧换好走出更衣间在门口充满期待地等他。他走出来,抬手放在我的头顶:“抱歉,他最近在湖南卫视做活动。”
  “哎……”好失望啊。
  接下去,我们又去了另一家大商场,这次是给玄明玉买礼物。我开始发愁,玄明玉什么都有了,我又该送什么呢?
  一看玄妈妈,在买瑞士表,算了,偶还是当没看见。
  就在这时,一个穿着高贵和玄妈妈差不多年纪的中年妇人朝玄妈妈而来:“芬雨,你怎么在这儿?”
  我和小离站在两米外,他在看女士手表,我在开小差,可是,我觉得这个阿姨很眼熟,好像在哪儿见过。
  玄妈妈见到这位阿姨很高兴:“小落啊,我来给儿子买生日礼物,你呢?”
  “今天难得临鹤有空,让他陪我买些衣服。诺,他来了。”
  什么?临鹤?!难怪觉得这位阿姨眼熟,难道是临鹤的妈咪?
  来不及躲避,就看见君临鹤从另一个柜台走来,我站的位置很明显,就在玄妈妈身后,所以当他看见玄妈妈的时候,也就看见了我,还有……我身旁的离歌。
  *
  推荐新人洛小伍新作《穿越之倾国妖孽》。书号:1218253
  简介:妖孽,你说我是妖孽?说话要证据的,不然告你诽谤!
  什么什么?媚颜惑主,诱王叛乱,外族入侵,动国之根本?
  有没搞错?!喂喂喂,不要太过分!!
  
新的游戏(46)原来君临鹤一直知道
  川流不息的人群中,我们在人海中相遇,这就是所谓的缘分。
  一根看不见的命运之线将我和他们紧紧相连,想躲,总是无处躲藏。
  谁会想到在医生最最忙碌的周六,在这个超级商场里,我会遇到君临鹤。
  他定定地看着我和离歌,另人窒息的气氛让两位长辈都察觉出了我们之间的异样。
  离歌微微靠前,挡住了君临鹤的目光:“临鹤,好久不见。”
  君临鹤扬起公式化的微笑:“是啊,自从那次研究后,我们将近有半年没见,是什么原因,让你这个山顶洞人出现在这样的大商场中?”
  山顶洞人?这就是君临鹤眼中的离歌?哈哈,也是,离歌常年不离开实验室,确实有点像山顶洞人。
  慢着慢着,我居然还有心思笑。怎么感觉临鹤对出现在我身边的男人,都充满敌意,这可不像游戏中的临鹤。
  可是现实和游戏毕竟不同的。游戏中的临鹤认识我时,我身边就有了离歌,他知道我和离歌是夫妻,他有着强烈的道德是非观念,才会在那次中毒中,表现出那么强烈的抗拒。
  但是现实不同,反倒是我先认识了临鹤,关键是,他了解我,知道游戏中每一个细节,知道离歌是我心中最理想的夫君……不对,是老公对象。Orz,现在的感觉反倒有点像从古代穿回现代了。
  离歌没有回答,只是看着君临鹤,游戏中相亲相爱的两个正夫,此刻却出现了对峙的局面,真是让我有些吃惊和意外。
  “呃……小落啊,我看我们还是到那边逛逛,年轻人之间好像有话要说。”玄妈妈看出了端倪,瞟向我,我立刻转脸,顺便躲到了离歌的身后。
  和君临鹤一样漂亮的君妈妈有些发愣地看看自己的儿子,和离歌,当然,她看不到我,她点点头:“好,临鹤啊,我和明玉妈妈去逛一下,四点在二楼咖啡厅见。”
  “好的。”君临鹤应了一声。
  只见玄妈妈拉走了君妈妈,她们到门口还回头看我们,玄妈妈向我做手势,意思让我闪人,我对她做叉,表示我逃不了,她耸肩,问我怎么回事,我叹气摇头,看得她身边的君妈妈一阵模糊。
  一不小心和君妈妈对上了视线,我礼貌地颔首,她露出了微笑,想再多看我一眼时,就被玄妈妈拖走了。
  “小舒,这就是你的答案?”忽的,君临鹤沉声上前,挺拔地站在离歌面前,店员都感觉到了这强烈的气势,陷入紧张。我从离歌身后走出,离歌忽然拉住了我的手,冷冷淡淡地面对君临鹤:“是的,这就是她的答案,请你以后不要再马蚤扰她。”
  啊!我下巴脱臼,虽然,用离歌做挡箭牌是一个很好的借口,可是,我不想用欺骗的方法来回绝君临鹤,这是对他的不尊重。
  君临鹤看向我,很认真,就像游戏中他每次教训我的模样:“我想听你亲口说。”
  离歌握了握的手,我看向他,他微微拧眉,我笑了:“离歌,谢谢你,但我不想欺骗临鹤。”我从离歌的手中抽走了手,然后对君临鹤说道,“找个地方吧。”
  离歌垂下脸,视线落在了边上手表的柜台上:“就去那个咖啡厅吧,你们先去,我给明玉买件礼物。”
  他主动的离开,让君临鹤有些吃惊,我并不觉得奇怪,因为我和离歌之间,一直很有默契。我走在了前头:“君临鹤,麻烦你带路,我不认识那个咖啡馆。”
  君临鹤看了离歌一会,才转身而来,他沉着脸走在了前头,带着我出了表店,我回头看向离歌,他对着我点头微笑。
  小离,你一直都那么深得我心。
  和君临鹤走在商场的过道上的时候,我们都没有说话,偶尔经过一家时装店,正好看到了玄妈妈,她惊讶地张大嘴,指着我和君临鹤,君临鹤依然沉默地带路,他没有看见两位妈妈。
  我耸耸肩,对着玄妈妈做了一个安心的动作,正好君妈妈从更衣室里出来,看见我跟在君临鹤的身后,脸上布满疑云。她想追出来的时候,又被玄妈妈捉住,拖回了更衣室。
  二楼的咖啡屋宁静而典雅,进了一间包厢后,君临鹤将点单放到我的面前,我点了一杯清咖,他点了一杯拿铁。然后他看向我,始终没有说话。
  总需要有人打破沉寂,所以我笑了:“临鹤,我……”
  “你最近住在哪里?”
  “诶?”
  “我去过你的公寓,你不住在那里,你的手机一直关机,到底怎么回事!我已经从逸飞那里听说了你的事,你跟着玄明玉走了后去了哪儿?你现在到底在哪儿工作?住在哪儿?我打电话问玄明玉,那个混蛋一个字都不肯说,你们到底还把不把我当成游戏的一份子!”君临鹤一口气说完,愤怒地看着我。
  我听完开始发愣,原来玄明玉帮我保密啊。
  “小舒,你是不是,是不是和小离住在一起?”他几乎是难以启齿地问,“你说我们需要冷静的时间,但是,这段时间太长了,你不该就这样消失,让我担心!”
  “对不起……”
  “这不是我想要听的三个字,为什么?你既然不给逸飞机会,为什么也不给我机会?”
  “确切的说,我不会给八夫中任何一个人机会。”我终于说出了想说的话,君临鹤立时陷入怔愣,我稳定自己的呼吸,确保可以以平静得心态继续说下去,“临鹤,你知道我的一切,知道我最后爱上了你们,临鹤,是你们,不是只有你一个。”
  “我知道,所以我……”
  “临鹤,听我说。”我打断他,“我知道你想说什么,所以你想占领先机,但是,临鹤,你对我说的,做的,都激活了我对其他人的感情,一旦我和你在一起,我的心里就会同时装下另几个,除掉楚翊和后弦,剩下的你们六个在我心里,是一体的,我已经无法将感情从游戏里剥离。临鹤,我希望你明白我所说的。”
  君临鹤怔然地坐着,坐了许久,直到服务生为我们送来的咖啡,忽然,他笑了,笑容苦涩中带着自嘲:“我明白了。你有笔吗?”
  “有。”
  他从上衣口袋取出一张名片,然后取过我的笔开始画:“我们六个人就像是六个碳原子组成的六元环。”然后,他从一个碳原子画出一根线,“而你就是氢原子,现在这个六元环只有你一个氢原子,所以注定我们无法平衡,但是,却又彼此牵引,要让我们回归平衡,除非再有五个你,或者,将我们任何一人与你的联系打断,我们再次回归一个原始的平衡的状态。”
  看着他的化学结构式,我安心而笑,这说明他明白了,有很多东西无法解释,但是,确实的确如此。当我和他们其中一人发生联系时,其余的五人势必会发生次级效应,然后这个效应越来越强烈,最后,大家都是带着满身伤痕而归。
  “所以,我希望在我们彼此都陷得不深的时候,打破这个联系。”我在碳和氢的键上,画上斜杠,“还大家自由。”
  他静静地看着那断裂的地方,轻笑:“你这是在解救别人,至少我和逸飞的心里,不会再忘记你。”他仰起脸,深深地注视着我,我慌忙躲开视线,喝咖啡。
  “有没有想过其他的解决方法?”他伸手握住了我拿咖啡的手,我浑身一紧,看着咖啡摇头:“不管我迷信也好,或是乱想也好,但是逸飞对我的态度,的确就是在你向我表白之后,这是一种很奇怪的,说不清楚的感觉,我感觉自己像被命运摆布了,并且朝着游戏靠近。”
  君临鹤收回了手,双眉微微拧起:“是啊,楚翊和珊珊对你的态度,也是在那天之后改变的吧。”
  我点头:“可是,我如果用这个原因去回绝逸飞,他肯定不信,他是无神论者。”
  “我信。”君临鹤倏地仰起脸,双眸异常清亮,“一切,都按照镜所说的,发生了。”
  我吃惊的抽气:“镜……”
  原来那个神棍已经推算了一切。
  
新的游戏(47) 小离也陷落了
  君临鹤深沉地呼出一口气,双眉紧锁:“镜说,一旦我决定释放自己的爱,其余的几人都会相继爱上你,包括他自己,所以他一直躲起来,呵,这个家伙。他让我慎重,可是,我还是没有听他的,。
  没想到接下去,飞就表明了态度,这让我陷入了恐慌。整个事件就像变成了一个无形的黑洞,将我们八个人再次卷入。你说后弦和楚翊除外,但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他们最终也会陷入这场爱情争夺战。
  而在现实里,你不可能再与我们八人在一起,我们也无法接受彼此,最后注定我们都会为此神伤。这也不是我所希望看到的。现实里,一切都太难预料,我们说不定会从朋友,变成敌人,最后的结果,谁都想不到。”
  我静静地听着,一切从君临鹤的身上开始,那又该在谁身上结束?
  “小舒。”他忽的唤我,我看向他,他异常认真地看着我,沉默片刻后,他闭上眼睛,再次睁开时,带出了他的话,“回上海吧。”
  我怔怔地看着他,难道这就是最后的结局?在我与现实中的他们相认后,带着两份伤感回家?
  “一切只有在你身上,才能终结。”他的眼中划过了痛,抬手抚上了我的脸,忽的,他起身,向我俯来攫住了我的唇,一个深长而留恋的吻,我居然,没有将他推开。
  当他吸走了我所有的氧气,他慢慢离开,轻轻地抵住我的额头,用暗哑的声音在我面前轻语:“这样就公平了。”
  我有点混乱地低下头,他不舍地紧紧握住我的手,似是永别:“一定有别的办法,一定有……”
  临鹤已经爱上了我,他不想和我分开,我可以理解。而他却选择了离开,为的是更少人被伤害,他相信镜的话,因为他看到了游戏整个过程,他知道命运或许会跟游戏一样发展,最终大家除了心痛,没有别的。
  静静地坐在他的对面,静静地感受着他的痛苦,他是八个中最先,也是陷得最深的一个,他爱上我比任何一个人都要早。我的心也因他而抽痛,我也希望有别的办法,可是选择了他,我心里就会对逸飞有一份愧疚。
  身边传来了开门声,想抽回手时,临鹤却始终不放,眼角中映入了离歌的身影,我看向他,他却看着临鹤,临鹤在我对面轻笑:“看来又是一个。”
  “什么?”我疑惑地看向他时离歌已经走到我的身边,捉住了我的胳膊,我有些惊讶,随即,他的话更让我惊讶:“临鹤,你当我不存在吗!”
  君临鹤放开了我的手,苦笑:“一切都是我引起的,小离,已经影响到你了吗?”
  我有些惊讶,但离歌显然懒得去听君临鹤的话,因为他和逸飞一样,不知道我在游戏中的经历,他自然也不会知道在游戏中他与临鹤那几乎形影不离的关系。
  他冷冷地拉起我:“小舒,我们去车上等阿姨。”
  君临鹤垂下脸的同时闭上了眼睛,双手抚过自己的脸孔:“我们为什么是一体的,这不公平……”
  小离将我直接拉出了咖啡屋,我怔怔地跟在他的身后,看着他带着怒意的背影,临鹤说小离也被影响,难道小离对我……
  所有人当中,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小离。
  坐在汽车里,我和小离都沉默着,仿佛谁也不想说话,我皱着眉想临鹤的话,他或许是从小离的举动误会了。小离一直都很保护我,我们之间有着特殊的默契。如果没有这诅咒一样的命运,我真的很希望能和小离在一起,因为和他在鬼哭谷的那段日子,是我这一生最向往的生活。
  简单,快乐,充实,幸福。他照顾我,爱护我,宠溺我,珍惜我,我从未被一个男人如此细腻地爱着。
  “八个里,你最爱谁?”忽的,他在旁边问。
  我也不想隐瞒,不想给错任何暗示,所以我老实地告诉他:“秋?。”
  他依然看着前方,停车场相对于商场,安静许多。
  “那为什么我是正夫?”他忽的侧脸,我愣了一下:“那只是游戏。”
  “我想知道!”他帅气的脸一下子变得严肃正经。
  我叹了口气:“因为我和秋?性格不合,我离开了他,遇到了你,你还杀了我两次。”
  “我……杀了你两次?”离歌有些惊讶。
  我点了点头:“因为当时你有非杀我不可的理由,很复杂,但是,最后我们相爱了,你娶我的时候,我只有一个人,我没想到后来我会娶八夫。”
  “就这样?”离歌似乎对我的答案不满意,他想了一会,“我参与了那个实验,所以当时我有权利知道一切数据,只是那时我认为那些对我没有作用,但是现在,我觉得自己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
  “小离,你不会是想……”
  “不错,我要调研数据。”他顿了顿,脸上出现半抹犹豫,“刚才你和临鹤的对话我都听见了,作为一个科研人员,我不相信命运。绝对,不信!”他忽然变得有些激动,我也不信,可是事实让我无法不信。
  因为我不明白像我这种废柴的,毫无突出优点的女生,怎会吸引了如此优秀的他们!好吧,我承认我自卑,但总比自恋好。
  “假设临鹤说的是事实,那么,我也有办法打破这个碳碳链接。”
  我怔了怔,他的侧脸显得有些阴沉:“就让楚翊知道风雪音还活着。”
  离歌的话不知为何,让我有些发怵,难道他想利用楚翊对风雪音的爱而去苦苦守着风雪音?由此来打破他们之间那个神秘的链接。他肯定没有想到在游戏里,楚翊和风雪音的命运便已是如此。
  天哪,游戏中每个人的命运与现实如此相似。游戏里风雪音化作了桃树,不就像是植物人?楚翊痴情地一直守护她,直到她的离去。最后,他终身未娶。
  “不可以!”我脱口而出,有些愤怒地看向离歌,“我不会让命运再一次上演,不会让楚翊再一次孤独终老,我决定回上海,从此不再与你们任何一个相见。”
  “小舒!”离歌变得有些焦急,竟是拉住了我的手,我毅然抽回:“我决定的事情,无人能改!”
  他闭上了眼睛,靠在了椅背上,发出一声长长的叹息。
  车厢内,再次变得沉寂。
  面前是来来往往取车的人,有男有女,有一家三口,也有甜蜜的情侣,只有我们这个车厢里,气氛像是准备离婚的夫妻。
  游戏中我与他们的关联,在现实里被我一一扯断,很累,但是心却变得轻松了。
  一直等到玄妈妈回来,我们之间的气氛才有所好转。
  玄妈妈一上车就八卦我和临鹤。我有些尴尬,告诉她那晚其实不是我失恋,而是我回绝了轩辕逸飞,是他失恋。而今天,我回绝了君临鹤,玄妈妈听完就摸上我的额头,问我是不是发烧。
  她很惊讶,不再自卖自夸离歌的好,而是问我到底有什么要求,那样优秀的两个男生,我居然一个都不要。
  我笑了,说自己没什么要求,只是想回家,不想与家人两岸相隔,并且觉得自己配不上他们。
  玄妈妈听完有些生气,说我很优秀,是他们配不上我。她还告诉我,君妈妈也很欣赏我,虽然只是两眼,但她觉得我人善,不过玄妈妈先下手为强,说我是小离的女朋友,让君妈妈别妄想。
  说完她还得意地大笑,像是故意说给小离听。我很尴尬,我忘记告诉她,就在刚才,我顺便也回绝了不知道是不是喜欢我的小离。
  晚上玄妈妈执意留小离过夜,小离一直皱着眉,但还是答应了。我霸占了玄明玉的手提,窝到自己房间里上网,眼不见为净,我想或许小离也不想看见我。
  打开耽美网站我就狠狠地看,排遣心中那些郁闷。不是高H不看,H地不好也不看。
  忽的,有人敲我的房门,应该不是玄妈妈,玄妈妈都是直接喊的。我伸长脖子看了看,有人塞了张字条进来,我捡起来一看,上面三个字:阳台间。
  笔迹是玄明玉的,不知道这变态又想干嘛。
  
新的游戏(48)讨厌的玄明玉(7000)
  7000分加更送到~~~
  最近因为家人住院,所以更新有些不正常,非常抱歉。
  *
  我抱着笔记本,拖着躺椅上了阳台,隔壁,玄明玉抱着大包的薯片,躺在香蕉椅上惬意地摇晃。
  “干嘛?”我问他,躺在躺椅上继续看高H耽美。
  玄明玉也仰头看天:“跟小离吵架了?”
  “他人呢?”
  “跟我爸爸下棋,今天你遇到了临鹤?”他的语气平平淡淡,带着特殊磁性的嗓音能轻松地进入你的心灵深处。
  “怎么,心理医生来套话?”
  “我毕竟是这个游戏的发起人,知道一下参与者的进展没有什么不妥。”
  “哼!就因为你这变态的游戏,让所有人都开始变态了。你知道吗!今天小离居然和临鹤叫板,呼,临鹤还说小离也喜欢上我了,你真的很讨厌!我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小离!”
  “所以……我后悔了。”
  我不再说话,他也只是咔嚓咔嚓吃着薯片。
  “今天……临鹤怎么说?”他的语气依然平平静静,他或是对我有所愧疚,从不会对我大声说话,即使我拿他出气,就像刚才。其实整个游戏能怪他吗?他只是提议,是我贪那五百万,自己跳了进来,自己活该。
  “他说镜早就料到一切,他们早晚都会爱上我。”眼前正好是BL《三夫四侍》,我忍不住问,“喂,现实里我不能八夫吗?”
  “噗!咳咳咳咳。”
  我转头看他,他咳嗽地很厉害,脸都红了,他拿下眼镜擦眼泪,我放下笔记本趴在躺椅上,扒着栏杆继续问:“我只是想问问可能性。”
  他摇着头靠回躺椅,重新戴上眼镜:“他们有自己的家庭,性格就会比游戏中更加健全。”
  “你什么意思?难道你说我在游戏里娶了八个精神病人?”
  他抚额:“每个人性格都会有缺陷,你过来,我会告诉你现实中他们的性格。”
  “为什么不是你过来?”
  他轻笑:“你还是先闭上眼睛,平静一下。”
  我承认,我的确现在因为心情不爽,所以口气不佳。我闭上了眼睛,轻柔的夜风抚过了我的面颊,随着身后而来的轻轻的声音,我慢慢平静。
  “以前,我睡不着就会数羊,一只,两只,三只,冷静了吗?”
  “冷了。”我睁开眼,“你再数我就睡着了。”
  跃过阳台,他将香蕉椅让给我,自己坐在地上,就像心理医生和病人。
  “在游戏里,除了后弦,他们都是无父无母,所以,他们缺乏一种家庭的温暖和安全感。”他靠在墙边,神情显得很是悠闲,“八夫最后之所以可以和睦相处,除了对你的爱,还有就是舒园给了他们家的感觉。”
  我静静地听着,游戏里的他们都是那么孤独。
  “正因为有了家庭,他们身上就多了一份责任,就是对自己家族的责任。你打算让他们为你和自己家族反目?”
  “别说了,我只是想想。”
  “再说一个假设,假设他们愿意和你在一起,我可不敢保证他们身体不出轨,亲爱的,这是在现实。呵呵。”他似是在开玩笑,还将一包薯片递给我,我拿出薯片无语地吃着。
  “他们有自己的事业。我按照你在游戏里八夫的顺序来说,小离常年都在实验室。”
  “呵,对,实验室还有他的房间。”
  “临鹤表面是医生,但他另一个身份我想我不用说你也知道,下次实验的时候,他又会在基地待上几个月。”
  我翻白眼,他就是这么爱上我的。
  “楚翊有时为了案子会在事务所通宵,镜倒是常年在家,但是身体不好,秋?经常比赛,逸飞时常出国,后弦玩心太重,毕业后他也会继承家族的产业,只剩下珊珊可以每天回来陪你。
  如果你希望八夫都能像游戏中陪在你的身边,他们势必要放弃他们的事业,甚至是家庭。当然,他们也可以不放弃,而是在想你的时候来看你,那这个关系其实就是情人的关系。这种关系秋?第一个就会抵触,因为他的母亲,其实是南宫伯父的情妇,连小老婆都算不上。”
  我惊讶地看向他,他的脸上带着一分遗憾:“秋?是南宫家的私生子,但因为长得像母亲,所以得到南宫伯父特殊的宠爱,他以一种报复的心理,没有节制地花钱。因为鄙视女人的不自爱,而玩弄她们。现实中的南宫秋?和游戏里一样,都有着性格上的缺陷。虽然你和他接触地不多,但是已经影响了他。”
  “我……影响他了?”
  “恩。他对你感兴趣,但他不想承认,同样,他已经发现你并不是为了钱,但他还是不想承认,你已经让他为你烦恼,他已经很久没有再找女人,这是一个很好的现象。”
  我愣愣地从他的薯片袋里拿出薯片,没想到即使我和秋?刻意回避对方,都能产生影响。
  “你怎么想?是要八个情人,还是八个极品蓝颜?”
  我有洁癖,我还有处男情节。我没有做情人的觉悟,能够容忍和我睡在一起的男人,明天却躺在别的女人床上。
  “或许,不是八个情人,而是八个便扭的男人?他们在现实中,性格不会互溶,都无法接受对方的存在,他们的个性其实比游戏里强地多。”
  恩――默!我很累,我不想再花上几年,甚至是十几年,只为了大家能在一起。游戏中的辛酸苦难我不想再经历。
  现在的我,只想平平淡淡地生活,享受宁静的幸福。反正游戏里我已经八夫,也算享受过了。
  “喂,给我定一下机票。”
  “好,我会在上海给你安排工作。”
  “不用啦……这让我感觉到哪儿都有你。”
  “不好吗?”
  “非亲非故的,我会感觉欠你的。对了,你上次说这个游戏不是为了帮助他们找回自我,那是为了什么?”我看向他,他就靠在我的躺椅边。
  他扶了扶眼镜:“不过你的到来确实改变了他们的生活,这是意外的收获。”
  “你在转移话题。”
  “什么?”
  “我是想问这个游戏到底为了……”
  “有人敲门,肯定是小离。”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