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9部分

关上的那一刹那,我看到了玄明玉那带着深深疲惫的脸。
  他到底瞒着我什么?
  从回到现实以来,我第一眼看到的就是他,是他对我做游戏后的心理辅导,说实话,他对我做心理辅导很有效果,因为我一直把他当变态看,他是我在游戏里最讨厌的人,这样我可以更快接受现实。所以没多久我就完全康复,离开那个神秘的基地。
  他到底瞒着我什么?哼,肯定不是好事,这个人和游戏里一样阴阴沉沉,满肚子坏水,都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心情再次变得低落,发现又想吃东西。
  
新的游戏(40)玄明玉和离歌
  哼哼,八夫的投放将在现代八夫结束后,乃们至少也让小舒选完吧,猴急猴急的,哦呵呵呵。夜阑,69墙烈要求在穿的时候拖上“毛文专业户”,不然她会寂寞滴~~~哇卡卡卡
  *
  玄妈妈在厨房里哼着快乐的小调,噶非在厨房门口吐着舌头晃来晃去,仿佛就等着好吃的出炉。
  当我出现在噶非面前的时候,它立刻用怨恨的目光瞪着我,就像我是来跟他抢吃的。完了,我被狗狗讨厌了。
  “伯母,有没有吃的。”我扒着门框轻声问。
  玄妈妈动作一僵,转身看我的时候满脸惊讶:“你怎么出来了!”
  我耸耸肩:“被你儿子赶出来的。”
  玄妈妈面色一黑:“完了完了,玉儿的取向真的有问题了。”
  ――!!!我忽然也有种想撞墙的感觉。
  玄妈妈向我招招手,我走了进去,她给了我一个布丁,然后就开始叹气:“哎,你伯母我也不是不开化的人,但是我们不能害人家小离啊。”
  小离?玄妈妈怎么又扯到小离身上了?
  “小离是个好孩子啊,最重要,他可是个正常的男孩子。”玄妈妈着重强调小离的正常,“而且,你伯父和伯母答应了小离的爸爸妈妈,要照顾好小离,给他找一个好女孩。家世之类都不重要,只要人好就行。”
  我静静地听着,为什么小离的婚事要玄爸爸和玄妈妈操办?
  “你是个好孩子,伯母我第一眼看到就喜欢,就觉得投缘,所以才跟你说这些。失恋没什么大不了,是轩辕家配不上你,而治疗失恋最好的方法,就是尽快开始另一段感情,小离这孩子真的不错,要不让他明天来,给你认识认识?”
  玄妈妈好热心啊,我笑了:“伯母,不用介绍,我是小离的助手。”
  “什么?原来你们认识啊。”玄妈妈很惊讶,“那玄妈妈真要跟你好好说说小离了。他是个可怜的孩子,哎……”玄妈妈停了下来,眼圈开始泛红,“对不起,伯母每次想起小离小时候的事情,就忍不住伤心……”
  “伯母……”我不知道小离童年到底发生了什么,所以就不知道怎么安慰。
  “妈,还是我来说吧。”没想到玄明玉下来了,他穿着拖鞋,走到玄妈妈的身边,安抚着她的肩膀。
  玄妈妈哽咽着:“好……我还是做我的夜宵吧……不过……儿子,你可不许趁虚而入……”
  我瞪大了眼睛,玄妈妈在说什么啊。我看向玄明玉,他翻了一个大大的白眼,一副快要崩溃的神情。
  玄明玉带着我出了房子,噶非也跟了出来,他坐在草地上,噶非趴在他身边,他一边抚摸噶非那又长又软的毛,一边对我说:“刚才对不起。”
  “没关系,我从来没把你当正常人看。”
  “呵。”他笑着摇头,然后仰望天空,“在游戏里,我给小离设定了一个美好的童年,因为在现实里,他是一个孤儿。”
  我震惊着,慢慢坐在了玄明玉的身边。
  “游戏的最初设定都是让现实中的大家获得简单的幸福。例如小离有一个爱他的爷爷,逸飞没有独裁的父亲,秋?不知道自己的身世,珊珊的父母对珊珊的宠爱超过了对紫宸的,以及……我将心理垃圾全部的倾倒,等等等等。
  但当游戏启动,一切就都发生了变化,因为游戏模拟真实世界,自由度极高,他会自己发展下去,就像是一个真实的世界,它的发展,将不再受人为的控制。于是,就出现了与现实中相近的,生活在痛苦中的他们……”
  我讶然:“在游戏中找到自己最初想要的幸福感?”
  玄明玉点点头:“二十年前,小离来到我家,当时他的母亲刚刚去世,离伯父也要参加一项重要的研究,离伯伯和我的父亲是好友,于是将小离寄放在我们家,没想到这一住便是十五年。
  小离非常乖,也很安静,他似乎懂得了寄人篱下的道理,他帮我妈咪做家务,即使妈咪不让他做。他更不会跟我抢任何东西,每次爸爸妈妈送圣诞礼物,他都等我先挑,当然,妈咪总是会将好的留给他。只是他过得太小心翼翼。
  我们一起上小学,初中,高中,然后上大学,他去了他父亲的大学,然后从此搬出了我们的家。爸妈觉得,这对他也有好处,因为他在我们家过得实在过于小心。”
  “小离他的父亲……”
  “实验室发生了爆炸……”玄明玉垂下了脸,“那时小离刚刚到我们家三个月,爸爸决定隐瞒这个消息,可是小离很敏感,从此以后,他的笑容就更少了……”
  心里沉沉的,感同身受,原来我与小离的默契,是从此而来,不免苦笑。。
  玄明玉陷入了沉默,噶非舔了舔他的手,他勉强地笑了笑:“小离只有和噶非一起的时候,才会开心一点。不过老噶非死的时候,他可是一个月没有开口说话。”
  玄明玉的描述就像被风雪音伤害后的离歌,不免感慨无限。对游戏中的玄明玉的恨被他的话激活,斜睨他:“喂,在游戏里,可是你毁了小离的幸福。”
  “呵,是啊,我也没想到我的心理垃圾足以使我变态,真是庆幸把它们全部倒掉了。可是在现实里,我小时候却一直想找到让他可以开心的方法。”
  “这……就是你学心理学的原因?”
  “恩……一半吧。”
  “还有一半呢?”
  玄明玉侧过脸,镜片在月下闪光:“你猜。”
  “又猜?我猜不到。”
  这次,玄明玉的表情发生了变化,变得异常认真:“我从听得懂妈咪说话开始,就立下一个决心,就是研究她。”
  “啊?”
  “因为我想知道为什么女人可以不停地说,不停地说,并且话题永远不会重复。”他笑了笑,“当然,这是我小时候的想法。现在,只想为女人服务,她们是敏感,脆弱,易受伤害的群体,我的客户,大部分都是女人。”
  我沉默,女人是水,水的形态无数,造就了女人多变的性格。但是,这个女人如果没有女人,将失去鲜活的色彩。
  “小舒,小离的研究怎样了?”
  “好像快结束了。”
  “是吗,叫他来吃饭。”玄明玉微笑地看着我,“他很久没来我家吃饭了,妈咪很想他,你发出邀请,他一定会来。”
  我怔怔地看着玄明玉,从他的眼睛里,读取信息,心中一颤,多了分怯懦:“你说这么多,不会是想撮合我和小离吧。”
  他看着我微笑,没有说话。
  我摇头:“不不不,我不会激活这段感情,不会,我和小离现在的关系很好,他也很好,我们都很好,我不想这关系发生任何变化,任何的!变化!”
  “小舒!”他的眸中带过一丝焦急,“小离会是一个好丈夫,除了他,我不知道还有谁能配得上你。所有游戏的数据表明……”
  “别跟我提游戏!”我激动地起身,朝玄明玉大吼,“游戏已经over了,我已经从那里离开,八夫已经消失,你不能因为想让小离幸福,就硬将我们两个搓在一起,你怎么和,和游戏里一样让人讨厌!”我慌忙捂住嘴,我怎么能说出那么伤人的话?
  玄明玉在我的眼前慢慢垂下了脸,轻轻的说了一句,我想听清,可是,一阵风平地而来,夜风扬起了他的短发和我的裙摆,也将那句话吹散在了空气里,只看见了他唇角的一抹苦笑。
  “对不起,我,我……”
  “没关系。”他慢慢站起,拍了拍身上,仰脸的时候,已经恢复了常态,“你一向不喜欢被别人摆布。但还是希望你能叫小离来吃饭,算是为了我妈咪,你今天可是吃了不少,该回报了。”
  “呃……”
  “呵。”他笑着,拍了拍我的头,转身走向大门。就在这时,大门打开,走出了玄妈妈,她找到了我们,朝我喊着:“小舒,你的房间准备好了,要不要看看?”
  “好哇。”我开心地越过玄明玉朝玄妈妈跑去,玄妈妈对小离的心疼我能感觉到,因为游戏里的小离,是那么让人心疼。
  
  新书《狐颜乱欲》正在PK,求粉红票票,非常感谢ing~~~
  
新的游戏(41)阴险的一家
  《恶灵2》的草稿在百度张廉贴吧实验性上传,喜欢《恶灵》的亲们,可以去看一下。
  大家可以猜一下上一章玄明玉被风吹走的话是什么?提示:很感人哦。^_^。
  *
  屁颠屁颠跟在玄妈妈身后,从来没有想过会有一天,住在玄变态的家里。好吧,他其实并不变态。我的房间在玄明玉的边上,玄爸爸和玄妈妈的下面,他们住三楼,感觉……说实话,很奇怪。
  别说我,就连玄明玉都皱眉,他也一定很不习惯,自己的范围内,忽然闯进了一个女人。
  玄妈妈热情地拉着我的手,还搞得神神秘秘让我闭上眼睛。玄爸爸笑眯眯地站在门口,拉着房门把手不让我看自己的房间。
  然后,我听见开门的声音,玄妈妈拉着我进房,我闻到了淡淡的清香,就像女孩子房间应该有的香味。
  “好了,小舒,可以睁开了。”玄妈妈有些激动地说,她好像很喜欢家里有客人。
  我慢慢睁开眼睛,入眼竟然是满床的洋娃娃,我立刻一身鸡皮。
  大的,小的,拟真人的,布偶的,一双双眼睛向我瞪着,一双双小手向我伸着。
  好?啊。。。我从小就对洋娃娃过敏,因为他们的眼睛就像是真的,再加上恐怖小说看多了,自然而然就对洋娃娃有点小小的恐惧感。
  “小舒,看,这是我珍藏的芭比。”玄妈妈带着我转身,我僵硬地站着,床边的一个大玻璃橱里,一橱子芭比,正朝我微笑。
  晕了。就感觉周围的空气温度开始下降。
  “哎……”阴森森的空气中忽然传来一声叹气,我瞟眼看去,玄明玉抵在门框上翻了个白眼,直接走人。
  “喜欢吗?”玄妈妈好开心地问,我不好意思说不喜欢,只有点头。
  “拔拔,看,小舒喜欢得都说不出话了。”玄妈妈得意洋洋,玄爸爸嘿嘿笑。
  我又想撞墙了。
  玄爸爸也很开心:“你伯母一直很喜欢孩子,但是玉儿不会永远是小孩,所以在玉儿小学毕业后,你伯母每年都会买上一个娃娃,结果就这么多了,哈哈哈,小舒,我知道你现在一个人住,不如就住这里吧,你伯母一直希望有个女孩子住进来。”
  “啊!”还要常住啊。。。。。对着这些娃娃?
  玄妈妈挑起了眉:“你怎么知道小舒是一个人住香港?”
  “咳!”玄爸爸发觉自己说漏了嘴,“这个……”
  “我不同意!”忽然,玄明玉又回来了,进门就反对我常住玄家,他看了我一眼,就认真地对玄爸爸说,“小舒住在这里不方便。”
  玄爸爸脸微沉:“住在你那里就方便了。”
  玄妈妈一惊:“什么!小舒住玉儿那里,玉儿,你什么时候在外面有房子了?你们到底什么关系?”玄妈妈的眼睛里开始闪烁钻石般的光芒,并且越来越亮!
  “我们没关系!”我和玄明玉异口同声。玄爸爸也立刻将玄妈妈往外推:“这事我会跟你解释。”
  “你们到底有什么事瞒着我!”玄妈妈的脸发青了。玄爸爸的面色也发生改变,眼中更是多了一分惧色。他先对玄明玉说道:“小舒需要照顾,你这么多女性客户,难道还不知道女人到底想要什么?不是一间房子,齐全的设施就叫做照顾!”
  玄明玉也态度明确:“但这里是我的空间,爸爸!”
  “这还是我的房子!这房子到底写的是谁的名字!”
  玄明玉语塞,他甩过脸:“算了,随便你们。”他转身进入自己的房间,就甩上了门。
  我不好意思地看着玄爸爸和满脸迷惑的玄妈妈:“伯父,我……”
  “什么都别说,就这么定下了!”玄爸爸的态度异常坚持,我反而不好意思回绝。然后,他叫我好好休息,就带走了玄妈妈,估计是去解释了。
  我看了玄明玉的房门一会,回到房间。
  一床的娃娃都诡异地笑着,好像在嘲笑我。我将她们一个个翻身,脸朝下,屁股朝上。然后将橱柜里的芭比也一个个转身,才感觉微微适应。
  床上是一套睡衣,其实玄明玉说得没错,住在这里,我反而觉得诸多不便。我不明白为什么玄爸爸一定要留我下来,难道!也是为了研究我?
  我的房间格局和玄明玉一样,所以也有阳台,我走出阳台,正好他也在他的阳台上。他正垂着脸,不知在想什么。
  “喂!”我喊了一声,他愣了一下,才朝我看来,脸色别提有多难看。
  “玄明玉,你爸爸是做什么的?”我紧张地问。
  玄明玉又愣住了,看了我好久,似是知道了我的心思,他笑了,并且笑容渐渐转为阴森:“我爸是考古的。”
  “考古?那我应该没啥可研究的。”
  “是啊,但是我妈以前是特工学校的老师。”
  “啊!”我下巴脱臼,玄妈妈!那个热情的玄妈妈,怎么看也不适合做特工的老师啊。
  玄明玉笑得唇角歪歪:“我们游戏的雏形,就是根据我妈提出的一个特工培养构思而成,简单得说就是如何采用芯片植入技术,加强大脑的学习能力。你在游戏里三个月,学会了需要几年才会的东西,例如功夫,绘画,书法,乐器等等等等,这项技术若是用在社会,将会推动整个社会的发展。”
  我继续目瞪口呆。
  “所以……”他眯起了眼睛,整张脸变得阴森森,“我们家族最阴险的,其实,是我……妈咪……”
  好冷啊,奇怪,为虾米我汗毛都竖起来了?
  “还有,你认为我妈咪这么喜欢烹饪是为了什么?”
  摇头。
  “就是为了让我爸爸越来越胖,失去他所有的魅力,再也无法吸引身边的女性。”
  果然阴险。
  转身,回房,身后是玄明玉低低的笑声,这一家子好恐怖,我要回家~~~~
  玄明玉说玄妈妈阴险,第二天就验证了。
  我原本舒舒服服地睡在洋娃娃堆里,说实话,若没有空调,我想冬天这样睡一定不冷。
  然后玄妈妈就闯了进来,亲昵地大喊:“亲爱的,起床罗~~~”
  我迷迷瞪瞪睁着眼睛,她积极地给我拉开窗帘,说上班不要迟到,说小离最不喜欢别人不守时,看那样子,她非要看到我和小离结婚才安心。
  我晕晕乎乎下床,因为没睡醒,就说话说得很随意:“小离从来不介意我迟到啦,只要我在午饭前到,给他带饭,他就开心了。”
  “什么!”玄妈妈的嗓音一下子提高了,“小离不介意你迟到?”
  我打着哈气点头:“他说实验室里闷,叫我睡好了再去,啊~~~~”
  “你怎么不早说!”玄妈妈一下子又把窗帘拉上了,反身就把我重新推回床,“那你继续睡,然后中午把便当给小离带去,我要给他做好吃的!”
  我愣愣地看她开开心心离开,然后听见她又去拍玄明玉的房门:“宝贝,起床啦。”
  宝贝~~~一抖,躺下,继续。相信玄明玉又开始撞墙了。
  *
  小离也将搬回玄家住鸟~~~~^_^,玄妈妈真坏坏。
  
新的游戏(42)玄妈妈的爱心便当
  并不是我起得晚,而是玄妈妈叫地太早,反正我第二次醒来的时候,也才八点。玄妈妈的精神真好。
  垂头丧气地开门,玄明玉也正好从边上出来,这情形,就像和自己大哥住在一起,但是,玄明玉毕竟不是大哥,所以感觉很尴尬。
  他只是看了我一眼,就走在我前面,我跟在他的身后。刚到楼梯口,他们家那条像吃了兴奋剂的狗就要扑上来,玄明玉立刻冷声打断:“嘎非!no!don’t!”
  嘎非再次变得老实,感觉嘎非每天的命运都是重复的。
  玄妈妈又在厨房里快乐的哼歌,玄爸爸在看报纸,新的一天就这么开始。
  一切都觉得很正常,很平静。
  慢着!客厅里怎么有那么多纸箱?有的纸箱打开着,里面的衣服很眼熟。他们家的女仆小黄正从纸箱里将衣服取出。
  玄明玉也停住了,我和他站在了一起,呆呆地看着那些衣服。
  “如果我没看错,这些好像是我买给你的衣服。”玄明玉说。我呐呐点头:“是的,我也认出来了。”
  “可是,怎么在这儿?”他看向我,我摊手:“你不知道,我就更不知道了。”
  然后,我们一起看向若无其事的玄爸爸,他放下报纸,看向我们:“儿子,老爸从来不知道你对女性心理的了解竟然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这些衣服,都很适合小舒,眼光不错。”玄爸爸竖起大拇指。
  玄明玉大步上前,神情异常严肃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爸爸,你这是私闯民宅。”
  玄爸爸也推了推老花镜:“怎么能叫私闯民宅呢?”
  “那房子是我玄明玉的名字,不是玄朝政。”
  玄爸爸镜片上划过一道寒光,我抚额,这一家子,一大早就开始辩论。
  玄妈妈端着一盘子面包出来,笑道:“儿子,你的房子不就是我们的房子。”
  “妈,这不一样,这是一个很严肃的问题!”
  玄妈妈放下面包,脸上依然保持着慈母一般的微笑,但是,为虾米我的汗毛又竖起来了呢?
  “宝贝~~你是不是一定要跟我们把账务算清呢?那请偿还你前二十八年的成长贷款。”
  玄明玉再次扶了扶眼镜:“妈,那属于你们的前期投资,既然是投资就是出于自愿,而且,你们已经开始拿到了红利。”
  “红利?”玄妈妈叉腰,轻笑,“从你对我们隐瞒名下房产看来,你的财务并未向我们两位股东公开,我们怎么知道你是否侵吞了原本属于我们的红利?”
  抚额,偷偷坐到餐桌上吃饭,这一家子太牛了,果然玄妈妈没有表面上那么单纯,简单。瞧她这帐算的。
  玄明玉语塞,他是心理医生,不是律师。哎哎,跟女人算账,吃亏的永远是男人。
  玄妈妈双手抱心:“所以宝贝,从这个月开始,你上交的钱,请增加五十万。”
  “妈,你这是在抢劫!”
  “宝贝啊~~”玄妈妈揽住玄明玉的肩膀,玄爸爸继续看报纸,嘴角勾着笑,战争由他引起,后面却一直旁观,玄爸爸好腹黑。
  玄妈妈将玄明玉按到座椅上:“你把钱给爸爸妈妈呢,就好比是存银行,银行都有倒闭的一天,但爸爸妈妈不会啊,钱放在我们这里,最后还不是你的?或者呢,你尽快娶个媳妇回来,你就不用上缴了。”
  玄明玉脑袋撞到了餐桌上,我第一次看到这么无力和无助的玄明玉,深表同情。在这一点上,玄明玉的爸爸妈妈和我可爱的妈妈观点一致。就是子女的工资应该大部分上缴。。
  “小舒啊。”
  “到!”我反射性地喊,玄妈妈笑得像花儿一样:“别紧张别紧张,伯母想让你给小离打个电话,问问他想吃什么?”
  “是!”我现在对玄妈妈的话言听计从,跟玄妈妈作对,就是玄明玉的下场,任凭他在外面呼风唤雨,回到家还不是服服帖帖。
  我立刻打电话:“小离。”
  “小舒?怎么,今天想请假?”
  “不是,玄妈妈问你,想吃什么?”
  “阿姨?”离歌显得有些惊讶,“你怎么和阿姨在一起?”
  “我现在住玄明玉家。”
  “你……住在明玉家?”
  “恩,所以玄妈妈问你中午想吃什么,我给你带来。”
  “……好……咖喱饭吧。”
  “哦。”我对玄妈妈说,“伯母,小离说要吃咖喱饭。”
  玄妈妈开心地捂嘴笑,那神情就像贵妇,她立刻说:“叫他晚上来吃饭。”
  “哦,小离,玄妈妈叫你晚上来吃饭。”
  “……好,小舒,那你今天来吗?”
  “当然,我要给你带饭,我只是换了个地方住,其他一切照常。”
  “好,那过会见。”
  “过会见。”
  放下电话,向玄妈妈报告:“伯母,小离说晚上来吃饭。”
  “好好好,看来小离很听你的话。”玄妈妈不对了,她笑得越来越暧昧了。
  心理医生也是正常人,所以玄明玉也有脾气的,他送我去研究所的时候,脸就很臭,拉得老长老长。
  我由此做了个决定,在回绝临鹤后,就回家一趟,看看我可爱的妈妈,顺便逃避一下。只有上海的家,才是最好的“避难所。”
  在车上,我问玄明玉怎么办?
  他反问我什么怎么办?
  我说就是住在他家的事。他想了半天,没有给我任何答案,我好奇地凑上前看他,他却撇开脸不让我看,是不是心理医生都不想别人知道他心中所想?
  两天没见小离,还真有点想他,我哼着小曲拿着伯母的爱心便当进去的时候,他坐在仪器前走神。
  他是不是走神很容易看出来,就是他的视线是不是在那些跳动的曲线上。此刻他是涣散的。
  我伸手,在他眼前挥了挥,他回神,看见我的时候,露出了笑容:“你来了。”
  “饿了没?”
  他点点头。
  然后我们进入休息室,我为他打开便当:“这可是玄妈妈的爱心便当哦。”
  “我知道,我吃阿姨的饭长大。”离歌使劲地闻了闻,“确实很久没吃了。”
  我坐在他的对面,双手撑脸,看他吃饭。以前我们都是一起用餐,如果我看到有自己喜欢的,总喜欢抢他的,同样的,我不喜欢的就会扔到他饭里,他从来不介意。其实,我只希望这些小小的吵闹能给他带来一点乐趣。
  “你的公寓怎么了?出问题了?”离歌一边吃,一边问,他没看我,就像是随口提起。
  我摇头:“没有,是玄爸爸和玄妈妈太好客了,你知道吗,玄妈妈给我做了一个晚上的思想工作,就是为了让我们在一起,真有趣。”
  “是吗。”
  “她说,治疗失恋的最佳方法就是赶快开始另外一段感情,可是她不知道,我和轩辕逸飞,君临鹤之间,根本不是什么恋情,而是像一种魔咒一样,把我们捆在了一起。”
  “那现在呢?他们还缠着你吗?”
  “呼。算是把逸飞解决了,可是我觉得这样很对不起他。接下去就是临鹤,我现在真的很迷惑,不知道该怎么面对这诅咒一样的命运,最好找个人指点一下迷津。”
  “临鹤是个不错的男人,责任感强,而且果决,你可以考虑一下。”离歌像是给我做思想工作,“而且,临鹤的伯父伯母也是很好的人,我想,他们会喜欢你。”
  “哈,小离,你怎么跟玄妈妈一样,只不过,玄妈妈不会跟我使劲推荐君临鹤。你不用劝我,我已经想好了,等回绝临鹤后,我就回一趟上海,整理一下心情,然后看看玄变态新的想法。”
  “是嘛……咳,明玉生日快到,阿姨一定会给他举办生日派对,不如等过了他的生日再回上海吧。”离歌合上了便当,微笑着。我有些惊讶:“原来他快生日了。好奇怪哦。”
  “奇怪什么?”
  “很少有男生会过自己生日啊。”
  离歌笑了,笑容很淡:“明玉的生日应该算是相亲大会吧。”
  “对啊。我差点忘了,今天早上玄妈妈还在催他快点娶老婆呢。可是……他……到底喜不喜欢女人?”我看向离歌,离歌眸中浮上疑惑:“明玉是个男人,他自然喜欢女人。”
  “可是……”我对手指,“我没有看到有他和女孩子的合影。玄妈妈也说,他从来不带女生回家。”
  离歌眸中不解更深:“小舒,你到底想说什么?”
  “我……以为他……”继续对手指,“算了,可能他一直没有找到自己喜欢的女孩吧。”
  离歌点点头:“是的,明玉要求很高。他主修女性心理。随着对女性心理研究的深入,他越来越了解女人。最初的时候,他对女性有点厌恶和排斥,中期时,他变得嘲笑和鄙夷她们,比如鄙视她们总是八卦别人的事,互相攀比,或是互相攻击。但是最后,他开始疼爱她们,因为他发现她们很可怜,又很可爱。我记得,他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爱可以让女人变得美丽。”他说完,看向我,唇角是淡淡的笑容,“等你了解他后,你会发现他是一个非常值得信赖的朋友。”
  离歌说完这番话,又开始他的实验。他全神贯注地坐在仪器前,不再走神。我回味着离歌的话,他对我述说了玄明玉心理成长的过程。我觉得玄明玉至今没有变态,还是因为他有玄爸爸和玄妈妈。
  我想,这世上除了这对活宝父母,没有任何事情能让他崩溃了。
  
新的游戏(43) 拉郎配(6000加更)
  6000分加更送到~~~
  
  这天晚上,玄明玉没有回来。
  我和小离到玄家的时候,只有玄爸爸和玄妈妈接待我们,我感觉很奇怪,为什么玄明玉没有回家吃饭?
  小离说,玄明玉是心理医生,诊疗时间大部分都在晚上,一般他如果来不及回家,就会住在诊所里。
  饭桌上,玄妈妈一再抱怨小离都不回来看她,小离也很不好意,他的实验总是一两个月不能离开实验室。玄妈妈就说让小离换工作,说万一将来结婚,难道也把老婆扔在家里独守?说完,还问我对不对。
  我一直在想回家的事情,没听清,也就随意地点头。有些事,不想也就罢了,一旦想起来,心就会变得焦灼,真是越想越想回家。
  饭后,犹豫着要不要打电话回家。最后想想反正也要回家了,不打,老妈唠叨起来,实在吃不消。
  小离被玄爸爸叫走,两个人月下喝酒去了,真是风花雪月,会享受人生。
  我就在厨房里帮着洗碗,总不能什么都不做,毕竟是别人的家。
  玄妈妈又拿出了好吃的冰激凌:“小舒啊,来,别做了,吃冰激凌。”
  “哦。”我放下盘子,玄家很有趣,虽然有老黄小黄,但是厨房的活玄妈妈喜欢亲自动手,仿佛她对厨房有种特殊的爱。只不过,这冰激凌怎么有点酒的味道?
  “哎呀。”玄妈妈忽然发出一声感叹,“色迷迷”地看着我,我心里开始发毛:“伯母,怎么了?”
  “小舒真是不错的女孩。”
  汗毛又开始竖起,为什么我对玄妈妈的夸赞总是会止不住地发寒。
  “又会做家务,又听话。”
  我想,她觉得我好的原因,主要是我听话。能不听吗?看见她那样制玄明玉,我都不敢对她的决定有任何异议。
  玄妈妈开始摸我的头发,就像长辈爱抚小辈那样:“而且能吃,屁股大,好生养。”
  “噗!”我一下子没忍住,把冰激凌喷了出来,赶紧道歉:“对,对不起。伯母。”
  “哈哈哈,没事没事。”玄妈妈拿出餐巾纸亲自为我擦拭,我受宠若惊:“伯母,还是我自己来好了。”
  “孩子,我已经知道游戏的事了,他们太过分了!”玄妈妈一脸的义愤填膺,“居然剽窃了我的构思模型,都没付我钱!”
  倒,我还以为玄妈妈为我打抱不平,感情是她自己。
  “对了,你都会了些什么?”玄妈妈双眸闪亮。
  “画画,书法,乐器……”
  “怎么都是这些东西。”玄妈妈有些疑惑,从她的神情看,似乎并不知道游戏真正的内容,看来玄爸爸只说了万分之一。玄妈妈想了想,似是明白得笑了:“也对,从简单的开始试验。来,吃这个。”
  玄妈妈又拿出了一个冰激凌,我吃了起来,又是酒的味道?该不该说呢?如果是玄妈妈出错了,这样说出来她会尴尬吧。万一到时候给我脸色看……我还是要吃啊。
  “对了,小舒啊,你觉得小离怎样?”玄妈妈又开始了。
  我拿着冰激凌,心跳有些变快,好像这冰激凌里的酒不是普通的酒。
  “小舒?”
  “哦,很好啊。他很安静,不怎么说话,呵,不过他一直如此。”我继续吃,发现者冰激凌的味道越来越好吃了。
  “一直?你们……很早就认识?”
  “不算是吧,但是我认识他有……十来年了。他……是个让人心疼的人。”也是我第一个真正嫁的男人哪……
  “十来年!”
  “他是一个一旦爱上,就会义无反顾的男人。他会全心全意地守护在你的身边,照顾你,疼爱你,宠溺你,为你做任何事情,甚至是抚养别人的孩子……”
  “小舒?”
  有什么擦上了我的眼睛,是餐巾纸,我有些惊讶,但是却没有玄妈妈惊讶。心痛开始蔓延,我惊慌地拉开冰箱,找到了啤酒,打开,我需要借助别的东西来忘记。
  “孩子,孩子!你到底怎么了?”玄妈妈从我手中抢过啤酒,我慌忙掩饰自己的悲伤:“我,我喝错了,想找饮料的,结果却是啤酒。”
  “你在骗伯母。”玄妈妈神情变得严肃,我闭上眼平静了一下,笑了:“对不起,我想起轩辕逸飞了。”好吧,就拿他做个借口吧。
  玄妈妈心疼地抚过我的脸庞,她相信了我的话,她看了我一会,再看看外面,神情有些鬼祟,她凑到我面前,悄声道:“伯母告诉你个秘密。”
  “什么?”头开始发沉,一瓶啤酒不会让我如此,只有那两个冰激凌,玄妈妈究竟把什么酒放到里面去了。
  玄妈妈贴近我的耳朵:“轩辕逸飞的父亲,曾经追过我。”
  “啊――”我捂住嘴,将惊叫堵在手心里,天哪,这可是我听到的最有趣的秘密了。
  玄妈妈笑着从冰箱里取出一瓶饮料:“但是他们家实在是……你应该感觉得到,那个氛围,实在是……太让人忍受不了。不瞒你说,伯母我年轻的时候可是野的像猴子,所以轩辕家族,不适合我。”
  “所以……你就跟伯父……”
  “小舒,伯母第一眼看见你,就知道你跟伯母是同类人,所以逸飞绝对不适合你,不是伯母黄婆卖瓜,小离真的不错,不要错过他。女人这一生往往会错过很多东西,错过了,就不会再回来。”玄妈妈拍了拍我的肩。
  我呆呆地站着,我不想错过小离,但是,我不想受感情的折磨。对不起,伯母,我知道小离的好,但我不想同时背上那几份沉重的爱情。小离错过我,会有其他爱他的女人。我只希望,他能幸福。
  至于我……
  “哟!小离怎么醉了。”玄妈妈的声音让我抬起了头,朦胧中,看见玄爸爸正扶着小离,这熟悉的场面,让我想起了玄明玉灌醉轩辕逸飞。而我,也因为玄妈妈的冰激凌弄得有些晕晕乎乎,这一家子,怎么总喜欢弄醉别人。
  我想上前帮忙,身体却晃了晃,靠,酒劲够足,不过,这岂能醉倒我?
  晃晃悠悠跟在玄爸爸和玄妈妈的身后,他们到了二楼,玄爸爸说:“扶他去三楼客房吧。”
  玄妈妈立刻摇头:“你忘了,那几间房间全部被你用来做仓库了。”
  玄爸爸拍打自己的额头:“对对对,我忘记了,那二楼……只有玉儿的房间了。”
  玄妈妈又摇头:“玉儿房间的空调坏了。”
  玄爸爸又打自己的头:“哦~~~对啊,那小离睡哪儿呢?”
  哦~~~我也明白了。
  只见玄妈妈回头:“小舒啊,你不介意吧。”
  “不介意不介意。”在那里演了半天戏,就是想把小离塞到我房间。这拉郎配也拉得太明显了吧。
  玄爸爸将离歌放到了我的床上,就捶腰:“哎哟,我的腰啊,年纪到底是大啦。”
  拜托~~玄爸爸,我明明有看见你早上打拳耶。
  “你看你,一把老骨头了,还逞能。”玄妈妈配合玄爸爸演戏,“小舒啊,麻烦你照顾一下小离,我去给你伯父捶一下腰。”
  “好……”他们不就是这个目的?
  等他们走后,我看着躺在我床上的小离。我不能照顾他,绝不。游戏里的逸飞说我就因为乱施温柔,才让他们那孤独的心,渐渐被我占据。所以,我不会再给任何人我的温柔,尤其是小离。
  小离,对不起,你就这么……难受着吧。
  *
  亲们总说让八夫入V,愿意再为无良订阅。但是,这是无良对大家的感激,无良又不能送礼物,又不能亲亲大家,所以无良将这些放在公众里。只有通过这个来感谢大家对《八夫》的支持。
  
新的游戏(44) 好主意
  玄妈妈说玄明玉的房间空调坏了,绝对是骗人的。所以我打算去睡玄明玉的房间,小离不是说这变态忙起来就睡诊所吗?
  要证明他是不是在忙,打他的手机就知道了。
  有一次,我找他,他关机,我就用望远镜偷看他,才知道他正在催眠他的病人。他一旦有病人,通常都会关机。这也是一个医生应该做的。
  所以我打他电话,哈,果然关机。我乐悠悠晃出门,忽然看见玄妈妈站在楼梯口,她似是无意的经过,然后下了楼。?了一下,玄妈妈监视我耶。
  我也假意拿水给小离喝,然后回到房间关上房门,这样玄妈妈应该会安心了吧。
  坐在小离的身边,我还是忍不住帮他把衣服脱了,让他睡得更舒服,反正他醉了,也不知道谁做的。
  等过了熄灯的点我便关上灯,然后继续坐了一会,自己的酒也醒了八九分,要灌醉我,可不是件容易的事。
  然后,我从阳台那里,爬到了玄明玉的阳台,幸好他的阳台门没锁,我钻进去,打开中央空调,哈,好得不能再好。
  不过我很自觉,没睡他床上,看他那样子,也是不喜欢别人碰他的东西的。而且,小gay一般不喜欢女人进入他们的领域,好吧,在我的心里,基本已经将他划入那个圈子了。
  可是,我总不能躺在地上,那多累啊?不如先睡着,明天再整理,不让他发觉呗。哎,如果我还有以前的内力多好,将小离往他床上一扔,他肯定没意见。
  对,就这么办。现在玄爸爸和玄妈妈肯定都睡了,我就可以走前门了。
  打定主意,我去开门,忽然,走廊的灯光从门缝里钻了进来,我贴着门细听,听见了玄妈妈的声音:“宝贝,你小声点,小离睡在小舒的房间里。”
  “……”
  “知道了,妈,你能不能不要再跟着我,我不是偷窥狂,我不会去打扰他们。”
  我一惊,脚步声越来越近了。糟了,我得躲起来。没想到玄妈妈这么晚都没睡!还好没出去,不然就被她发现了。
  看见边上的走路式衣柜,赶紧钻了进去。在我拉好移门的那一刹那,房门打开,随即传来开灯的声音,“啪。”房间一片明亮。
  “儿子,你怎么没关空调?”
  “呼啦。”玄明玉居然拉开了移门,四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