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6部分

一个集团懂事的女儿。”
  “也是,像我这种平民,一般接触不到你们这些精英……”
  “小舒,你不要这样说。”楚翊打断了我,我仰脸时,他神情有些尴尬,再看看淳于珊珊,倒是笑了笑:“楚翊,她说得没错,所以我们才会想戏弄她。”
  “对,因为南宫秋?的影响,你们认为我是为了钓金龟,因此从一开始,你们就对我产生了厌恶情绪,想捉弄我,拿我作为消遣。”
  大大方方地看向淳于珊珊,他似乎因为我的大方,也变得轻松起来,还好心情地回答:“没错,就是这样。”
  “但是,我其实是冲着那五百万来的,在你们眼中,那五百万或许只是个小数目,但对我这种平民来说,就是大金库了。我有自知之明,我没有任何吸引你们的地方,凭什么让你们喜欢我?你再想想那个合同,我只要待在香港一年,什么事都不用做,就能拿到五百万,谁不会接受?这分明就是白拿的。”
  淳于珊珊陷入了怔愣,楚翊轻笑摇头:“你们都把问题看复杂了,反而看不到真相。”
  “对啊,他们都把我当做那些挖空心思想嫁入豪门,或是从他们身上捞到油水的女人,没想到我的目的就这么明确。”说完,我也笑了。楚翊笑得更大声,还伸手推了一把淳于珊珊:“你们都智商过高了。”
  我听楚翊这么说,不高兴了:“喂喂喂,楚翊,你是在说我智商低吗?”
  “不不不。”楚翊连连摆手,“我哪里敢说你舒大小姐的坏话。”
  “这还差不多。”我有些得意,再看向淳于珊珊时,他正看着我和楚翊发呆,还伸出手指着我们:“你们……”
  “我们是朋友!”我大大咧咧地揽住楚翊的肩,还对着淳于珊珊坏笑,“那条我可以打你们,你们不可以打我,就是他帮我加的。”
  “哦~~~~”淳于珊珊也笑起来,指着我们两个,“你们有J情。”
  “珊珊,不要胡说。”楚翊一下子认真了,淳于珊珊挑挑眉,坏笑的幅度更大。
  我笑着推了推楚翊:“我不介意的,我们继续说南宫秋?。他是一个对感情很痴的人,虽然这个人浪漫指数可以说是零,但是他一旦爱上,就会全心全意地付出。经你们这么一说,我可以理解为什么他在游戏里,就把女人当衣服,比轩辕逸飞都要多。”
  “是吗!他游戏里几个?”淳于狐狸对这个倒是很敢兴趣。
  我努努嘴:“游戏里的他不肯说,但据我估计,一个女人能在他床上睡一个月,就已经是奇迹了。”
  “这,这,这简直就跟现实一样!这游戏神了!”淳于珊珊惊讶地睁圆了眼睛,我立刻提醒:“但是,你们不要再妄想窃取游戏资料。”
  淳于珊珊的眼中划过一道心虚,楚翊看向淳于珊珊:“你们想偷游戏资料?”
  “是啊,他们派后弦接近我,投我所好,让我接受他,然后,伺机在我这里获取情报。”
  “你知道了!”淳于珊珊此番是真的惊讶了,他再这么惊讶下去,不知道他会不会晕厥。
  很多事我不说,不阻止,但并不表示我不知道,我只是懒得去跟他们折腾。
  我看向楚翊:“这是你告诉我的。”
  “我?”楚翊面露疑惑,淳于珊珊立刻瞪向楚翊。
  我喝了口水,然后解释:“今天上午,你对我说,后弦的八卦从南宫这里听来,说他们四人是最初的参与者,由此可以推测他们四个,是一条战线的。”
  “这个,我当时是顺着你的话说的。”楚翊也露出有些吃惊的表情,我嘿嘿地笑了笑:“线索从哪里来?漏洞从哪里来?不就是从双方的对话中来嘛。这在不知不觉中说出来的话,才会提供更多的线索。”
  “你……”楚翊和淳于珊珊同时指向我,我得意地大笑:“别以为我智商低,我可是那个游戏唯一的幸存者。”
  一下子,两人的神情都变了,他们垂下手,互相对视了一眼,陷入沉默。
  *
  各位童鞋如果收藏还有空位,请帮忙收藏新书,万分感谢。
  
新的游戏(27)找玄明玉谈谈
  看见亲们说要实体书了。。。。抱歉。。。无良不开印刷厂,现在就希望哪个盗版商看中,出个盗版,无良也好买套自己收藏。。。。。
  **
  这是我第三次见淳于珊珊,因为我开始明白玄明玉发起这个游戏的真正目的。就像他曾经说过的,有很多问题,不是他这个心理医生能解决,有时男人的身边,的确需要一位善解人意的女性。
  这开诚布公的交谈,成功地化去了我和淳于珊珊之间的芥蒂和尴尬。我问楚翊借了手提电脑,然后打开一个网页转向淳于珊珊:“你应该知道这个比赛,我希望你能参加。”
  淳于珊珊怔了怔,笑了:“这,这……你也太小看我了吧。”
  我给他看的是一个民间组织的趣味性的厨艺大赛。这比赛的宗旨不是什么厨艺上的比拼,而是享受烹饪给人带来的快乐。
  参加者可以是家庭,情侣,朋友,等等等等,但不能少于两人,必须是一个团体。
  所以我指出了参赛条件:“就算是我请你陪我去吧,我觉得这个比赛,可以找回你目前失去的。”
  淳于珊珊挑挑眉:“OK,愿意为你效劳。”
  我看向楚翊:“楚大律师如果那天有空,不如来给我们加油啊。”楚翊笑了,喝了口水。
  “哈,有我在,你还会输吗?”淳于珊珊已经信心满满。是啊,他这个国际大师,怎会输在这种比赛上。
  楚翊没说话,脸上带着笑,仿佛在说:那可未必。
  这顿饭,吃得相当和谐,最后,我对淳于珊珊说,希望今天的事保密,他面带笑容,狐狸眼眯成了线。然后我就补充说这是为他好,以免比赛输了被南宫秋?他们取笑。
  他一听,神情就发生了变化,眼睛里是明显的赞同。
  楚翊陪了我一天,我很疑惑,印象中,他总是忙忙碌碌,手机关机。而今天,他却例外。
  他笑,说世界也会有和谐的一天。也对,命运也要休息。
  我耸耸肩,摊摊手,说以后你闲着没事就跟我讲讲法律,教教我怎么钻合同的漏洞,谋求利益。他听着呵呵笑,是在笑我贪财吗?反正我在他面前从不掩藏自己的缺点,因为我要让他看到一个活生生的舒清雅,而不是风雪音,我与风雪音,完完全全不同。
  这天晚上,我去了一个地方,那地方我第一次主动踏入。在去之前,我还用望远镜仔细观察了一番,确保那家伙在,我才鼓起勇气去找他。
  没错,我要找的正是玄明玉。我觉得,是时候与这个幕后推手,聊聊了。
  他的工作室也有前台,似乎私人诊所有个共通点,就是有一个漂亮的女秘书。
  我还没来得及询问,他办公室的门就打开了,一个美女就从他的办公室出来,她勾住了玄明玉的脖子,吻了吻他的唇,然后妖娆地从我面前走过。
  我惊呆了,火辣辣的美女,火辣辣的红唇,难道玄明玉不是小gay?
  “你今天怎么来了?”玄明玉惬意地靠在办公室门前,双手环胸,右腿微曲,脚尖点地,套着白大褂,白大褂敞开着,露出里面银灰的衬衫,衬衫只有当中几颗扣子扣起,打开的领口露出他的半抹锁骨和胸膛,透着野性的性感。
  我有些结巴:“你……她……我……”
  “进来说吧。”他倚着门框,转进了办公室,我跟了进去,门口的秘书赶紧问:“玄医生,后面还有预约……”
  “全部取消。”玄明玉只是说了四个字,就走进办公室,坐在那张我总是通过望远镜看的转椅上,“麻烦你关门。”
  “哦。”
  关上门我就双手撑到他办公桌上:“你有女朋友?”
  “怎么?我不能有女朋友?”他唇角微扬,无框眼镜在灯光下闪闪发光。
  “我,我不是这个意思,只是我一直以为……”
  “以为我是个gay,并且喜欢离歌。”
  “……”好?,我坐上椅子,开始转。
  “现在说说你,找我做什么?”
  我转回到他的面前,停下:“真对不起,占用你的时间了。我已经从离歌那里知道你这个游戏的目的,所以我决定为你做事,不浪费你那五百万。”
  “不是我的五百万,是他们的五百万。”玄明玉晃着手指补充。我笑了:“你真坏,哪天你出卖他们,他们还要帮你数钱。”
  “那么,你有什么计划?”他双手交握放在了下巴下,一脸的玩意。一轮明月,正从他的背后慢慢升起。
  我摊摊手:“打算各个击破,下个月我会跟珊珊……”
  正说到一半,忽然手机响起,我拿起一看,是幽幽,现在正是她上工的时候,她一定是知道我辞职了。
  “怎么了?”玄明玉的目光异常敏锐。我捂着手机有些尴尬地问:“我该怎么拒绝一个蕾丝?”
  玄明玉想了想,伸出手:“把手机给我。”
  “喂,你可别乱说,我只是猜她是个蕾丝。”
  玄明玉笑了笑:“你要做的,只是相信我。”
  我有些迟疑地将手机交给他,他接起了电话,神态自然:“喂,哪位?喂?请说话。”
  紧张,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紧张,我对幽幽只是猜测。但是,她总是在我换衣服时抱我,让我感觉很奇怪。
  “什么?”
  我立刻竖起耳朵,听不到幽幽的话。
  “我想你误会了,我跟小舒就快结婚了……”
  噗!幽幽说什么呢,玄明玉怎么说到结婚那么严重。偷眼看玄明玉,他还真是说谎不打草稿,无论神情还是语气都煞有其事。
  “所以不会像你说得那样,但是,我感觉到了你对小舒的关心,谢谢。小舒有你这样的同事,是她的福气。什么?哦,没关系,呵呵,谢谢,谢谢你的祝福,我会转告。恩,再见。”玄明玉挂下电话,一脸若无其事地将手机放回我的面前,“好,我们来继续刚才的话题。”
  我张口结舌,他怎能转得那么快?
  “怎么了?”
  “呃……没什么,你……真厉害。”
  玄明玉扶了扶眼镜:“根据她对我的辱骂,本医生可以很负责任地告诉你,她是一个真正女同性恋者,你的离开很正确,因为我不希望你在这些事上,花费太多的精力。”
  “呃……是。”我怎么感觉玄明玉像是我老板。
  玄明玉看了我一会,忽然问:“你饿了吗?”
  “有点。”
  他笑了:“你这个时间来,是不是想请我吃饭?”
  我脸一黑:“你说倒了。”
  “呵,看来今晚我要破费了,我们去吃日本菜如何?”他提议。这个提议深得我心,于是,他穿上外套,就带着我离开了诊所。
  夜晚的香港,繁华而耀眼。漂亮的灯光将夜空染上了梦幻的颜色。可是,我却更希望看到清澈的天空,那星月最原始的颜色。
  车上,玄明玉询问了我的近况,的的确确,我们很久没有见面,现在算起来,我跟后弦见面最多,其次是楚翊。
  吃日本菜的时候,我想的最多的是,如果这个人有严重的香港脚怎么办?大家都知道啦,只要不是山寨的韩国餐厅和日本餐厅都是要换鞋子的啦。
  这个问题很无聊,但就像进入电梯,总是会想万一有人放屁会怎样?
  想到这些,我就一个人傻乎乎地笑了。玄明玉从菜单后面歪出脸,看我,我感觉到他的目光,赶紧收住笑容,偷偷吐舌头,不知道他会不会认为我精神有问题。
  和一个心理医生吃饭耶,有点压力的说,到时他会不会根据我喜欢吃什么菜,来推测我这个,我那个呢?
  
新的游戏(28)又来一双
  在我一个人偷着乐和的时候,玄明玉已经点完了菜,我讨厌点菜,他点什么,我吃什么。
  “你总是这样自娱自乐?”玄明玉将菜单放回日本妹妹手里,日本妹妹就退出了房间。
  我不明白他的话:“什么叫自娱自乐?”
  玄明玉靠了靠前:“因为我不知道怎么形容你这种状况,你只是坐在那里天马行空地想,就会开心地笑,你刚才在想什么?”
  我和他隔着桌子面对面,他眼镜下的眼睛透着好奇:“我在想如过一个有严重脚气的人,来这里吃鱼生,到底是他的脚臭,还是虾酱臭。”
  玄明玉听后,还真陷入认真的思考:“这种现象一般不会发生,穷的人不会来这里,富人要面子,明知自己有脚气,不会来丢人。”
  “哈,这就是你们的思维了,你想想,为什么憨豆先生那么受欢迎?”我换了个坐姿,单手支脸,玄明玉也跟着我单手支脸,我笑道:“憨豆先生将生活中的?事,雷事,尴尬的事,把一些你们认为不可能的事,都展现出来。”
  玄明玉恩恩地点头。
  我继续:“我以前也闹过不少笑话,比如酒会上大吃大喝,第一次用刀叉,第一次穿高跟鞋,第一次遇到老板和他的二奶,那次我还傻乎乎地上前打招呼。我们小老百姓遇事时通常不会多想,相信人性本善的道理,说得好听点叫单纯,难听点,就是呆蠢。
  我工作了那么多年,依然相信人性本善。对陌生人很少设防,所以你提出这个游戏,我看见那五百万的酬劳,想也没想就决定参加了,从未想过里面会有什么更深的阴谋。即使有,也是你们的事,与我何干?”
  “因为你那时确信自己不会爱上任何一个,他们中的任何一个,也不会看上你。但是,你会不会太低估感情这个东西?”
  日本妹妹在玄明玉说话的时候,送来了日本菜,我看着一桌子菜,心里充满了满足感:“为什么要想那么复杂?如果爱,就爱了呗。还能怎样?”
  玄明玉愣了愣,轻轻重复我的话:“如果爱,就爱了,还能怎样……”
  我拿起芥末给玄明玉调酱油:“我们小老百姓很容易满足,很容易快乐,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们总是能保持一份快乐的心态。”
  “原来是知足常乐。”玄明玉做了最后的总结。他夹起了生鱼片,不客气地放入我还没调好的酱油。
  “呼啦”门又开了,这次日本妹妹给我们送来的清酒,玄明玉抬头的时候,却是喊了一声:“飞。”
  飞?因为我是背对门,所以看不到外面的景象。我转头,看见了轩辕逸飞,然后,一个美女就闯入我的眼帘,他们似乎是正好经过。
  轩辕逸飞有些惊讶,但是他的脸很快恢复了平静,挽住她的美女一身碎花长裙,好像也认识玄明玉,有些高兴:“玄明玉,你……你们也在。”
  那美女朝我看来,露出迷人一笑,我立时心神荡漾,发现自从离开游戏,我对帅哥越来越没有激|情了,悲哀啊。
  “要不要一起?”玄明玉发出邀请,原本以为像轩辕逸飞这样的人不会同意,却没想到他绅士地问身边的美女:“江醒,你介不介意?”
  那叫江醒的美女面带笑容地摇摇头。
  于是,他们走了进来,玄明玉对我招招手,我立刻会意地坐到他身边。然后就跟轩辕逸飞他们面对面。相互介绍后,感觉有点尴尬。更奇怪的是,我看到江醒跟轩辕逸飞举止亲昵,我都没有吃醋的感觉。
  香港真小,哪里都能遇到熟人,还是他们这几个男人的生活圈子因为是相交的。
  在日本妹妹为轩辕逸飞他们添加餐具的时候,玄明玉又开始问我:“再跟我说说你们小老百姓那些事。”
  我有些尴尬,毕竟轩辕逸飞和江醒在。
  轩辕逸飞只是淡淡地看了我一眼,倒是江醒好奇地打量我,说道:“你们说你们的,不用介意我们。”
  遇到一个比较活泼的美女,我就比较放得开,于是我继续说:“你看,如果给你五万块,你会做什么?”
  玄明玉想了想:“我该去给我的车做保养了。”
  “看,这就是你们和小老百姓的不同,他们会把这五万块,毫不犹豫地先存起来。所以,就给他加一个前提,这五万块是购物券,必须用掉,并且,用五万,还可获得五百的返还。你猜,他们会买什么?”
  玄明玉无框的眼镜闪了闪:“车?”
  “哈,或许有部分会这么想,但是他们在衡量自己的经济条件后,不会选择买车,他们会有计划地买实用的。”
  “衣服?”江醒插了进来,我笑道:“那是年轻人,如果是我老妈那一辈,会买油盐酱醋,柴米油盐,厨房用的菜刀,剪刀,卫生间用的手纸,还有卷纸,餐巾纸,然后会想到去买些质量好的被子,毯子等等等等,最后,当钱用不掉了,才会想到要去买以前想买,但买不起的东西。他们整个购物的过程,都享受着金钱给他们带来的快乐,就像是……暂时性的购物狂。”
  我说完看了看大家,轩辕逸飞的脸侧成了45度。玄明玉赞同地点点头:“购物狂确实是在购物中享受着一种快乐。”
  “这种感觉真好。”江醒发出了感慨,“我就很久没从购物中享受到快乐,有时真的很羡慕那些平民,买上一件打折的Gucci就高兴地尖叫。”
  “因为她们满足了。”我拿起清酒,笑着,“现在究竟有什么东西,能让你们满足?”
  我随意说着,却没想到使包厢沉寂下来,轩辕逸飞手中的筷子放落,看着面前的寿司,他身边的江醒脸色有些尴尬,我似乎说错了话,看向玄明玉时,他也是一脸深思。
  糟了,真的说错话了。
  就在我不知道怎么打破沉寂的时候,手机忽然响了,算是救了我的命,我立刻接起,就传来临鹤的声音:“在干吗?”他问地特别温柔。
  “临鹤?”我有些惊讶,其实不需要惊讶,既然他是真的要追我,他打电话关心我的去向,很正常。
  只是没想到,我呼出他的名字,让所有的目光,都在我身上聚焦,我有些尴尬,微微转身避开轩辕逸飞和江醒的目光。
  “在和玄明玉吃饭。”
  “明玉?小舒,你最好少跟他接触。”临鹤的语气发生了变化,就像是警告,我有些发愣。忽然,有人从我耳边拿走手机,是玄明玉。
  “临鹤,今晚小舒归我。”说完,他就挂了手机。我张口结舌地看着他,他却是面带微笑:“放心,他不敢对我怎样。”
  “可是我怕他对我怎样啊!你这不是在害我!”这下君临鹤一定气坏了。
  玄明玉倒是又是一脸若无其事地将手机关机,然后拿起酒杯敬向美女:“江醒,我们很久没变了。”
  “你你你……”
  “扑哧,哈哈哈,你们两个真有趣。”江醒大笑,和玄明玉撞了撞酒杯。我横白玄明玉一眼,他却气定神闲地喝酒。他最坏。
  之后,大家吃着寿司,喝着清酒,聊些八卦,以及上流社会的风流韵事,江醒喝了几杯后,就开始兴奋,整个包厢就听见她一个人在说啊说,我忽然意识到,她或许是某个娱乐杂志社的,不然她怎么知道那么多。
  让我意外的是,轩辕逸飞醉了,我都没看见他怎么醉的。也对,我都在听江醒讲八卦,最后江醒干脆坐到我身边,躺在我腿上,不停地说啊说。
  现在回想起来,可怜的轩辕逸飞就被单独地撂在那里,然后和玄明玉时不时说上两句。
  我扶着江醒,将她扔进了玄明玉的车里,现在就我和玄明玉清醒,自然由他将他们送回。
  然后,我看见玄明玉扶着轩辕逸飞在他身上就是一顿摸,我汗毛竖起,还是觉得玄明玉喜欢男人。
  他从轩辕逸飞的外套里摸出了车钥匙,朝我扔来:“接着。”
  我拿着钥匙发愣:“干嘛?”
  “送他。”他将轩辕逸飞仍在地上,我傻了:“我,我驾照没拿到啊。”
  玄明玉上了车,微笑,那笑容好假:“你出事,楚翊会处理。”说完,他就扬长而去。我张口结舌看着他就这么把我和轩辕逸飞抛弃,问题是我根本不知道轩辕逸飞住哪儿!
  “呼!”我翻白眼,反正车都是车,只不过驾驶座的位置不一样,大不了我当玩具车开,爬着回去。
  
新的游戏(29)把轩辕拔拔骂了
  4000分加更送到~~~~
  *
  当我坐上驾驶座的时候,说实话,真的不习惯,感觉是在逆向驾驶。不过既然上了马路,你自然也不能开地太慢,不然交警帅哥照样找你。
  好在我的窝离寿司店不远,我打算先开到那里,然后找人帮忙把轩辕逸飞送回去。
  还算顺利地到家,准备把轩辕逸飞扶出来的时候,我下意识地用了公主抱。?了一下,我现在半点内力都没了,抱得动个屁啊。
  赶紧摸出手机,发现还是关机状态。打开,就是铃声,惨了,临鹤的未接电话。这次死定了。
  先拨通乐乐的,叫他下来搬人,现在还早,先把轩辕逸飞扶上去醒醒酒。
  乐乐笑得暧昧:“姐,要不要我回避。”
  我狠狠打他脑袋,他颇为委屈地撅嘴:“比我姐姐还粗鲁。”
  轩辕逸飞比乐乐高出整整一个头,乐乐扶着也很吃力,再加上轩辕逸飞人事不省,几乎是我和乐乐把他抬上去的。
  现在好怀念游戏里的内力,抱着轩辕逸飞飞檐走壁都不累。
  我吃着轩辕逸飞一半的重量,然后开门,结果手机又响了,果然还是临鹤,我匆匆接起,吃力地说:“你打来就太好了。”
  “你怎么了?”
  “抗猪呢。”我撤走自己的身体,这下,轩辕逸飞整个人都靠在了乐乐的身上,乐乐“啊!”一声大叫,就被轩辕逸飞压倒在地上,只看见他两条腿和轩辕逸飞交叠在一起,我翻白眼:“你小子有没有力气啊,晚上没吃饭啊!”
  乐乐吃力地从轩辕逸飞身下钻出:“谁叫他这么重。”
  立时,手机里传来临鹤的质问:“你跟明玉在一起。”
  “不是,是轩辕逸飞。”
  “你……”
  “别误会,听我解释,我这个解释绝对不是掩饰,玄明玉把轩辕逸飞灌醉了,所以,你快点来把他送回家啦。”
  “好,我已经在去你家的路上了。”
  “太好了,原来你已经出发了。”慢着,他来我家做什么?怎么感觉像赶来捉我和玄明玉的J的。。。。
  “别离他太近,我马上到。”
  噗,还担心轩辕逸飞酒后乱性咋的?至少我还有乐乐呢。
  乐乐现在正努力将轩辕逸飞挪到沙发上,轩辕逸飞很安静,他醉了便是这样安静地睡着,和游戏里的他一样。只是,今天他为什么会醉?
  “没我事了吧。”乐乐搓着手,频频回头。就知道他想打游戏,我挥挥手:“滚滚滚,慢着,不许再乱闯别人电脑。”
  “知道啦――”他最后的声音淹没在自己的房间里。
  静静地,看着轩辕逸飞,他安详地像个天使,原本就是混血的面容,配上金色的长长的睫毛,就像童话故事里睡着的王子,然后一个美女的吻,便会将他从沉睡中唤醒。
  微微开合的领口,隐隐露出那性感的锁骨。
  “恩……”他呢喃一声,眼皮跳动着,似是要醒,可是最后,还是陷入了安静,他再次陷入沉睡。
  看看时间,才八点,相信到十点,他就会醒来。只不过是清酒,又不是伏特加。而且,临鹤也在赶来的路上。
  坐在沙发下的地毯上,背靠沙发,开始看电视,身后是轩辕逸飞静静的呼吸声,一切是那么和谐。
  电视里正放着【TVB】的《王老虎抢亲》,好吧,TVB的女星是越来越……曾经喜欢的萱萱,关咏荷等等等等,都已经老去,果然是岁月催人老,除了感叹和惋惜,还有一种无奈。
  一阵柔美的歌声从身后而来,我呆了呆,往后看去,应该是轩辕逸飞的手机。接不接?先看看是谁的,如果是后弦他们,正好叫他们来接人,这样,临鹤就可以留下,我可以好好拍拍马匹,让他消消气。
  顺着手机的响声,我摸进了轩辕逸飞的裤子口袋,偏偏他这个时候转过身,把我的手压住了,没有被压住的手因为重心的关系,撑在轩辕逸飞那软软的腰上,他面朝沙发内,睡得深沉。
  我用力地拔出手,拿着手机一看,上面两个字:父亲。
  是轩辕拔拔(爸爸)啊,这个时候打来会不会是有什么重要的事?我赶紧推轩辕逸飞:“轩辕逸飞!轩辕逸飞!快醒醒!”
  可是,显然没什么作用。
  我心里有些急,铃声更像是在催促我,情急之下,我接起了电话,有些尴尬:“喂?”
  “你是谁?你怎么可以擅自接听我儿子的电话!”
  完全没想到,轩辕拔拔会这么凶。难道真有急事?出于理解,我赶紧解释:“我是轩辕逸飞的朋友,他醉了……”
  “你这个没教养的女人!”厉喝打断了我的话,也让我完全发懵,“哼,我知道你这种女人想要什么,你想都别想,立刻叫逸飞接电话,他居然跟你这种女人厮混在一起。”
  “喂!”我怒了,真是佛也会发火,“大叔,麻烦你清醒点!什么叫没教养?什么叫我这种女人?”
  “你……”
  “我怎么了我!”我立刻打断他,靠,跟我比嘴快,“我是中华人民共和国一等良民,我今天活雷锋才照顾你这个喝醉了的儿子,说实话,我本来不想接的,但是看到是轩辕拔拔你的,才想着是不是有什么重要的事,说得难听点,就是大叔您老人家是不是哪里抽抽了进了医院。
  说我没教养,您这样不查清事实,开口就说我没教养,就是在侮辱我的父母,是不是您才没教养?!我现在终于明白为什么轩辕逸飞一张冰雕脸,整天都没有笑容,在你这种高压政权下,有笑容才怪。”
  “你!你!”
  “什么叫你这种女人想要什么我清楚,我想要什么你知道吗!但是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嘿,你还真当你儿子是块宝啦,本小姐今天心情好才做善事,不过看来,好事确实不能做。你放心,为了你们轩辕家族的面子,我过会就把你儿子扔出门,让他和垃圾堆躺在一起。
  我说,我可是单身女性耶,家里还有个未成年的弟弟,这样背着一个烂醉如泥的男人回家,还担心邻居胡思乱想呢。如果您觉得他在垃圾堆边上不安全,您放心,我还会叫警察过来保护他,这样总行了吧,面子大叔?!”
  毫不犹豫地掐断电话,拿起桌上的水杯一阵猛喝,气死我了!每个人都有自己不能被触碰的底线,我的底线就是不能说我没教养!那就是在侮辱我老妈!小时候,哥哥为了保护我有时会做出一些过激的事,他们就会说哥哥和我没教养?说我们有娘生,没爹教。
  可是,这是我们想的吗?别的孩子有老爸保护,但是我们没有!我们必须学会保护自己,必须学会坚强。哎,往事不堪回首,不想了,现在苦尽甘来就可以了!
  “气死我啦――”我重重地把杯子放回桌面,气得抓狂,回身拿起沙发上的靠枕,对轩辕逸飞一顿猛K,叫你爸说我没教养,气死我了。当然,我很有教养,我没打轩辕逸飞的脸。
  忽的,手机又响了,我甩了甩有些乱的头发,转身拿手机,发现现在是轩辕麻麻(妈咪)。不接,想扔回茶几,忽然有只苍白的手,从我身边出现,扣住了我右手手腕。
  “啊!”我吓了一条,他从我手里取走了手机。惨了……轩辕逸飞几时醒的?难道是我把他揍醒的?
  他拿走了手机,可是依然扣着我的右手,我用左手紧紧抱住抱枕,脸深深埋入,完了完了,他会不会揍我,看他抓着我的手腕,不就像警察抓小偷?
  “妈。好,她在。小舒,妈咪要跟你说话。”
  缩小,再缩小,看不见我,看不见我。耳边有人放上了手机,我深吸一口气,NND,老娘连他爸都骂了,还有啥好怕的。
  仰起脸,若无其事:“喂。”
  “舒小姐,什么时候有空,来家里吃饭吧。”
  “啊?”虾米!请我吃饭?
  “呵呵,这世上,可没人敢那样骂逸飞的父亲,你是第一个,伯母我很好奇,想看看你是何方神圣。”
  “那个……妈咪,呃,不,是轩辕麻麻,您……都听见了?”
  “哈哈哈,当然,你不知道……”轩辕麻麻忽然压低了声音,“那家伙给逸飞打电话喜欢用免提。”
  噗――――这下轩辕拔拔人丢大了。
  “那轩辕麻麻您还叫我来?轩辕拔拔不会打我吧。”
  “放心,他从不打女人,而且,伯母我会罩着你。就这么说定了,不准拒绝,没想到我们逸飞也能交到你这么有趣的女孩。”
  “呃,不是,轩辕麻麻,您误会了,我们不是……”我话还没说完,手机就被轩辕逸飞拿了回去,我转身仰脸,才发现他已经坐起,和我挨地是那么近……
  
新的游戏(30)轩辕逸飞的宣战
  轩辕逸飞侧坐在沙发上,右手扣着我的手腕,左手接听手机,衣领因为他手臂的抬起,而变得更加松散,从领口望进去,可以顺着锁骨一直看到他圆润的肩膀。
  “蹦?!”心脏被重重捶了一下。是酒,一定是酒的关系,慌忙撇开视线,静静听他和轩辕麻麻的对话。
  “好,知道了,我会带她来。恩。我现在已经醒了,过会就回来……”
  轩辕逸飞要回去,好耶……我松了口气。
  “是吗?恩,那我今晚就睡小舒家。”
  虾米!睡我家!我再次转身瞪他,他半合着眼帘,有些朦胧的视线迎向我的瞪视,继续和轩辕麻麻对话。
  那浓浓的,依旧带着醉意的眼神,带着火焰,牢牢抓住了我的视线,那迷人的,充满诱惑的眼神,让我几乎忘记呼吸。
  他扣住我的手向内折起,改成了圈抱,我怔怔地坐着,只听见自己越来越快的心跳。不行,舒清雅,你不能被轩辕逸飞诱惑。不可以。
  转身,闭上眼,平静,我必须平静下来,此时此刻,他圈住我的手臂,是那么明显,那衬衫的触感,那从衬衫下而来的热量,还有那有些强势的,不让我挣脱的力量,我掉进了一个陷阱,一个玄明玉为我设计的陷阱。
  他挂了手机,我开始慌乱,抱着抱枕不敢转身面对他:“对,对不起,我不该对你爸他……”
  他慢慢坐到了我的身后,和我一样坐到地上,我紧张地不敢说话。另一条手臂,环住了我的身体,我完全……陷入了他的……怀抱。
  视野里,是他延伸在地上的长腿,另一条腿,曲起着,他轻轻地梳理我有些凌乱的发,指尖划过我的耳根,我浑身的汗毛,根根竖起。
  “轩辕逸飞,听我说,你……”
  “嘘……”他的脸贴到了我的颈边,似乎……他很享受此时此刻的宁静。
  “砰砰砰砰。”心跳越来越快,不行了,这样会走火的!啊!!!不要诱惑我,我不是柳下惠啦!!!
  “叮咚。”
  我看向门,临鹤来的真是时候,或许,他就是来阻止我这小小的动心。
  “我去开门。”我立刻从轩辕逸飞的圈抱中逃出,我承认在感情上,我很被动。但是,我输不起。或许,是该跟临鹤开始的时候了。
  打开视频的时候,临鹤还在楼下。
  “小舒,开门。”
  “好。”
  忽然,一条手臂按住了我正准备给临鹤开门的手,随即,就传来轩辕逸飞的声音:“临鹤,你可以回去了。今晚我住在这里。”
  我一下子,石化。他这么说很容易让人误会的!还是,他故意那么做?
  屏幕里的临鹤,脸开始下沉:“逸飞,小舒的公寓,不欢迎男人。”
  “现在不是了,再见。”他关上了屏幕。
  我傻了:“你怎么可以这么做!”我转身将他推开,他还有些醉,脚步不稳地趔趄了一下,站稳,视线迷醉地看着我:“因为我想这么做。”
  “你,你!”我转身开门。
  “怦!”门在打开的刹那间,又被他按回去,紧接着,一个重重的身体压在了我的后背上:“我可以,吻你吗。”他的声音里透着浓浓的醉意,可是这由醉意和沙哑合成的声音,真是该死地性感!
  清醒点,舒清雅,你可以,你可以做到!
  我费力地转身,再次推开他:“轩辕逸飞!你清醒点,我这里不是你酒后乱性的地方!”
  “我现在……很冷静。”他扬起了手,手背抚过我的脸。
  我一阵战栗:“轩辕逸飞!”我伸手撑住他想要靠近的身体,“如果你够冷静,就应该知道我骂了你老爸,你难道不应该打我?不对,是骂我,你不能打我。”
  “呵……”他笑了起来,漂亮的,狭长的眼睛中,卷起了更深的漩涡。我愣愣地看着他,他笑什么?我骂了他拔拔,他却那么开心。
  忽然,他扣住了我的下巴,锁住我的腰,唇重重地压了上来:“这就是我想吻你的原因……”唇与唇的摩擦,唤醒了我沉睡在心底的记忆,那些画面,游戏中的一切从大脑的深处,席卷而来,激活了我所有的感情。
  那些感情让我心痛如绞,我失去他们了,我真的,失去他们了。我那么辛苦地将它们掩藏,却被轩辕逸飞一个吻,唤醒。
  “啪啪啪啪!小舒,开门!”
  我猛然惊醒,在轩辕逸飞想加深时,我毅然推开了他,他趔趄的同时,我打开了门,临鹤立刻冲了进来,将我立时拥入怀中,焦急得问:“小舒,你没事吧。”
  “我没事……”我在他怀里深深藏起自己,不敢去看轩辕逸飞的神情,“临鹤,麻烦你把他送回去。”
  “好……那你早点休息。”
  “恩……”
  我还是躲起来了,因为我无法面对他们,这是现实,就算他们都像游戏中爱上我,我也只能选择其一。那对其他的任何人,都不公平。
  离歌说,我太善良。
  临鹤说,我不够狠心。
  秋?说,我是花心。
  逸飞说,我没良心。
  珊珊说,我只是过于博爱。
  后弦说,只要我心里有他就好。
  镜说,我只是不会拒绝。
  他们都说,如果有来世,请我不要引他们注意,让他们爱上我……
  如果现实算下一世,我现在希望,他们不要爱上我,轩辕逸飞刚才只是酒后乱性。
  “我不会走的。”轩辕逸飞沉沉的声音钻入了我的耳朵,我惊讶地在临鹤的怀中转身,他双目清明而充满杀气,他盯着我看了一会,然后才看向君临鹤,“游戏只是刚刚开始,临鹤,请你不要抱着我的女朋友。”
  我傻傻的看着他,他说,我是他女朋友。他不是那种会轻易说女人是他女朋友的时候,因为性格使然,他的表情,是那么认真,真地我不敢相信。
  眼角映入了乐乐的身影,他的神情,显然已经石化。
  “好,既然如此,今晚,我也不走了。”头顶的上方,是临鹤宛如宣战的话。
  ORZ!!只觉得电光在我头顶交错。我从临鹤怀里逃走,和乐乐站在一起,远远看着面对面而立,两个同样挺拔英俊的男人。
  和乐乐躲在吧台后面,乐乐伸长脖子看了一眼,就传来轩辕逸飞的声音:“小舒,能帮我们去买点啤酒吗?”
  “呃……好。”拉着乐乐开溜,到门口的时候,君临鹤说了一声:“百威,谢谢。”
  “呃……哦。”
  “姐,今晚外星人大战地球啊。”我和乐乐
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