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4部分

是人是妖!我问你,白素贞可曾害过你。”
  许仙涣散的视线渐渐聚焦,目光清明起来,他摇了摇头。
  “那她可曾害过他人?”
  “没有,娘子反而乐善布施,救人性命。”
  “那你可爱她!”
  “小生爱她,可她却是……”
  “蛇妖!蛇妖又怎样?”我用被捆绑的双手指向白素贞,“你看她哪里像蛇妖了?她是修行千年的妖,差一步便可成仙,你知她为何放弃成仙!”
  许仙看了白素贞一眼匆匆收回视线,显然依旧无法忘却白素贞恢复原形时给他带来的惊吓,他转而看向我:“为何?”
  “就为了你这个呆子!”
  许仙怔住,讷讷地看着我。
  整个枉死城都死一般地寂静,只有我一人的声音,鬼王似乎也没有打断我的意思,黑牛再次趴伏在地上,鬼王冷冷地站在黑牛小山似的后背上。
  白素贞讶染地看着我,我继续道:“白素贞经观音大士的提点了却人间未了的尘缘,就是报答一段恩情,那个报答的对象,就是你!”
  “我?”
  “没错,因为你的前世曾经救过她,她来报恩!白素贞知恩图报就是义!做你的妻子恪守本分就是情!如此有情有义的女子你到底还在嫌弃她什么?倒是你,配不配得到她的爱!你单纯,古板,迂腐,医术不高,学问不大,见到自己娘子的真身就吓得灵魂出鞘更是没胆,舍弃白素贞更是无情无义,我说你哪里像个男人?分明就是一个需要让人保护的孩子!”
  我愤怒地骂着许仙,看着他那副呆头呆脑的样子就为白素贞不值!
  “小雨姑娘!”白素贞唤住了我,“别……别这么说官人,是我……是我把官人吓到了。”
  “你看看你看看!”我愤怒地推着许仙,“白素贞到现在还在维护你!就是为了让你复活,她才下这个地府,你知不知道这对她有多么危险!她会死的,说不定千年道行就毁于一旦,千年道行呐,你许仙自是不在乎,你就是一个凡人,死了就是一破魂,你有什么?来世投胎就什么都忘了!”
  许仙垂着脸,任我推搡。
  “白素贞,你走,别管他,他不值得!”
  “不可以!”白素贞大喊着,就这一声大喊,终于让许仙抬起了脸,他看向白素贞,眼神复杂而纠结,带着悔恨,带着心痛,也带着自卑。
  “不可以!今日,就算官人不愿回去,素贞也要带官人回去!”白素贞坚定地站在黑家士兵之间,她推开了挡在自己面前的刀,跪在了鬼王面前,“鬼王,请放官人反阳,素贞甘愿接受任何惩罚!”
  “娘子……”许仙轻喃着,“娘子……娘子!”轻喃变得急切而响亮,许仙忽然冲向白素贞,将她一把揽入怀中,“娘子,对不起,娘子,对不起……”
  “官人……对不起……”
  “不不不,是为夫太过胆小,为夫从未嫌弃过娘子,只是当时发生地太突然,为夫……为夫……”
  “官人,官人,你真的不嫌弃素贞是蛇妖吗……”白素贞的声音渐渐变得哽咽,心里酸酸的,看着他们夫妻二人紧紧相拥,鼻子也不觉得泛酸,忽地,想到了鬼王,我扬脸望去,鬼王神情很淡,也对,他身为鬼王,已经看惯了生死轮回,儿女情长,从他身上隐隐透出的孤独,更让人心伤。
  “鬼王,求你,请不要怪罪娘子,让小生领罪,小生绝不会有半点怨言。”
  “不,鬼王,官人是被我害死的,请让白素贞接受惩罚。”
  “不,是小生不好,让小生替娘子受罚。”
  “不,鬼王。”
  “鬼王……”
  “鬼王……”
  许仙和白素贞开始争着受罚,我想起了菩提叶,赶紧掏出来看了看,已经有大半化成了枯黄。
  拧紧了眉,看向鬼王。
  鬼王的脸色变得越来越难看:“住口!”沉沉的两个字却震耳欲聋,“地府岂是你们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本该留下自走不了,本该离开自留不下,许仙阳寿已尽,不能还阳,白素贞扰乱地府秩序,捆赴斩妖台!”
  什么!
  立时,黑甲士兵围住了白素贞和许仙,抬头,鬼王一脸冷俊,看来是说不动了,我立刻大喊:“还不走!通道还开着!”
  白素贞拧紧了眉,当即抽出了白蛇鞭,与黑甲士兵打在了一起。
  手上的绳子一紧,我抬头,鬼王冷冷地俯视着我:“原来你跟他们是一起的!”
  “哼!”我冷笑,“没错,你想拿我怎样?我警告你,杀我,对你没好处。”
  忽然间,他的手一扯,我整个人就被扯起,我飞了上去,然后落下,落在了牛背上,脚下不稳,就要掉下去,他扯紧了绳子,我痛得眼泪几乎流出来,鬼王果然无情。
  “你到底是何人?”鬼王紧紧攥着绳子,“你不属于这里!”
  “我当然不属于,我是凡人,是个活人,自然不属于你的冥界。”
  “小雨――”白素贞喊了上来,我立刻大喊:“别管我,你们快走!玉衡会在出口接应你们!”
  白素贞咬了咬牙,拉起许仙就飞离,后面紧紧跟着黑甲士兵。
  “哼,你以为他们跑得了?”鬼王冷笑,我亦冷笑:“不试试怎么知道。”
  “哈哈哈……”忽然,鬼王笑了,牛身晃动了一下,竟然缓缓飞起,看着越来越远的地面,我不明白鬼王笑什么。是的,他还在笑着,而且是很开心地笑着。
  久久的,他停了下来,冷漠的脸上多了一种表情,那是一种富有玩意的表情:“很久,没有玩地这么开心了。”
  “诶?”
  “许仙阳寿未尽。”
  “什么!你耍我们!”
  鬼王的脸立刻冷了下来,我顿觉失言,浑身进入紧张状态,老老实实地不再说话。
  “哼,你这个凡人有点意思。”
  “呃……多谢鬼王夸奖。”
  “白素贞大闹地府,本尊岂能轻易放她?”鬼王的眼神再次变冷,许仙可以还阳,但白素贞的罪不能不问。不过,本尊看在你的面子上,给他们一条活路,能否走活,就看他们自身的造化。”
  哦~原来是找个台阶,看来这个鬼王也不坏。
  “不过……你还是得留下!”
  我愕然,看着他渐渐转冷的眼眸,那里面是深深的城府,让人猜不透的心思,让人想不透的理由,难道是为了找一个顶罪的人?如果是为了成全白素贞和许仙,我必须牺牲的话,我没有怨言。
  “看来他们没有机会逃跑了。”
  心一下子提起,顺着鬼王的目光我往下看去,原来此刻,我们就站在菩提树的上方,玉衡正接应着白素贞,他和白素贞和黑甲士兵纠缠在了一起。
  白素贞的法力大不如端午之前,更别说玉衡,看着脸色渐渐变得苍白的玉衡,我揪紧了心。
  忽然,一把尖刀朝玉衡劈去,我立时惊呼起来:“小心!”
  瞬时,一抹绿色的身影出现在了玉衡的身后,替玉衡挡住了那把钢刀,是小青!
  太好了!小青及时赶到。
  
《寻梦之旅》二十三
  真情之泪13
  *
  “小青!”白素贞担忧地看着小青,小青正准备说话,就先是咳出了一口血。
  我怔住了,看着小青喷出的鲜血染红了她绿色的衣衫。
  “不必惊讶。”鬼王淡淡地说着,“端午维持人形已经耗费他们大量的法力,而今又要穿越三界,能保持人形已是不易,你那位蛤蟆朋友只怕已命不久矣。”
  “你说什么?你到底在说什么?”
  “你的蛤蟆朋友快死了。”鬼王的眼神很淡,淡地没有任何感情,“他到底为何要如此牺牲?耗尽法力也要维持人形?”
  鬼王的目光中带出了疑惑,转而,他不屑地轻哼了一声:“原来是爱美,妖孽就是妖孽!”
  好过分!他怎么可以这么说玉衡!说单纯善良的玉衡!他不过是鬼王,凭什么他可以做出那副高高再上,对任何生物都不屑一顾的姿态,他凭什么轻视除了他以外的任何人!
  “不是的!”我大喊着,声音因为愤怒而颤抖,“你没有资格这么说玉衡!你没有资格!因为你只不过是一个孤单寂寞,没有任何朋友的可怜人!”
  手中的绳子突然收紧,我的身体就朝他飞去,他伸出了手,牢牢地扣住了我的脖子。
  “放肆!你想死吗!”
  “死?”我的声音因为颈部的手而变得哽哑,“就算死我也无憾了,因为我有朋友,我有亲人,被人疼着,爱着,我有世界上最最宝贵的情感,玉衡那么努力地维持人形,不是为了爱美!是因为我!我是他心目中最重要的朋友!他不想变成原形被我看不起,被我嫌恶!他那么努力地变成一个漂亮的人,只是,只是因为他想让人类喜欢,获得人类的感情……玉衡……他只是一只思想简单的妖精,以为只要变得好看,就不会被人讨厌,而能和人类一起生活,因为他羡慕人类,羡慕人类的生活……”泪水不知不觉地流出眼眶,滑过脸庞,落在了那只掐在我脖子上的手上。
  缓缓看向他,这个冥界的主宰着,他的眼睛是那么深沉,是那么冷漠,那是千年的孤独的累积,那是千年寂寞的沉淀:“阿武说,神仙……必须无情,鬼王,你真的……很可怜……”
  他那无情的眼中滑过了诧异和迷茫,他放开了我,我跌落在牛背上,泪水滑落,在那黑色的牛背上溅出了一朵,小小的,小小的泪花。
  我擦干眼泪跳了下去,朝众人走去,直到绳子绷紧,我无法再靠近一步。
  他们还在战斗着,而那菩提树已经开始渐渐枯萎,变得暗淡,我急急地朝鬼王大喊:“叫你的人住手!”
  鬼王怔愣地举起了手,黑甲士兵停了下来,他们站在原地一动不动,白素贞朝我看了一眼,眼中带出了感激。
  我点点头,他带着许仙跃向了菩提树,玉衡向我跑来,我当即大喊:“小青!快带玉衡走!”
  小青立刻拉住了玉衡,玉衡向我伸出手:“小雨,快!”我转身,忍下泪水。
  “不――”耳边是玉衡悲痛的长喊。
  深深吸了一口气,我平静地看着面前的鬼王,他已经站在地面上,黑色的袍衫在火一样的彼岸花里鼓动。
  我们彼此对视着,很长,很长一段时间,那段时间里,仿佛只有我,和他,我们站在一处,站在这一片火红的海洋里,平静地对视着。
  “你走吧。”蓦然,他这么对我说着,手腕的绳子在那一刻消失,就连伤口,也不曾留下。
  他转过身,静静地背对着我,黑色的透着紫色暗光的长发,在狂风中,飘扬。
  呼啸的狂风呵,传来一声声悲鸣,那悲鸣透着深深的寂寞和哀伤。
  我转身,就此,我们背对着彼此,我一步一步向菩提树迈进,心情变得复杂,我不明白鬼王为什么忽然改变了主意,但是,我却感觉他的哀伤,那哀伤就在风里,就在那被风吹起的彼岸花的火红的花瓣里。
  我停了一会脚步,望向那混沌的天空,然后,毫不犹豫地冲进了那几乎将消失的菩提树里,眼角滑落一滴眼泪,那滴泪,是为鬼王而流。
  如同做了一番长途跋涉,我疲惫地站在院子里,静静地站着,眼里渐渐映入小青的身影,她抱着玉衡,正在哭泣。大家都围在玉衡的身边,阿武淡淡的目光里也充满着惋惜。
  怎么回事?
  刚刚平复的心再次跳突,我冲过去,大家变得愕然。
  小青抓住了我的手:“你回来了!”
  “嗯。”我匆匆执起玉衡的手,他的面容是如此平静,平静地就像,就像快要,死去……
  “怎么回事!到底怎么回事!”我疯狂地大叫起来。
  白素贞揽住了我颤抖的肩膀:“玉衡……恐怕……不行了……”
  “不,不,不会的,小青,小青你不是把他带回来了吗?”
  “对不起……”小青抱住我大哭起来,“玉衡好傻,他真的好傻……如果我能再早一点回来,再早一点……”
  “小雨,对于玉衡来说,这几天维持人形已经是一件非常勉强的事情,更别说还要进入冥界支援我们……这一切,或许……真的是天意……”白素贞的声音变得越来越轻,双眸在那一刻合上,身体缓缓倒向一边。
  小青吓坏了,立刻将白素贞抱住,泪水绝提而出:“怎么会这样?怎么会?姐姐!姐姐你不要吓我啊,姐姐――”
  “白素贞只是虚脱了,带她进去休息一下,用你的法力维持她的力量,别让她的法力流失。”阿武淡淡地说着,小青听罢立刻将白素贞扶了进去。
  我扶起了玉衡,让他的头枕在自己的肩膀上,哀求地看着阿武:“阿武,你一定有办法,你一定有的!”
  阿武垂下了眼眸,从唇中长长地,吐出了一声无力的哀叹,那声哀叹彻底击碎了我的心,心,在那一刻,彻底凉了。
  “小雨……”微弱的,无力的声音响起,我握住了玉衡伸向半空的手:“我在,我在。玉衡。”
  “许大夫,白姐姐,小青姐姐……都没事了吗?”
  “没事了没事了,我也回来了。”鼻子开始发酸,玉衡,别死,求你。
  “真的吗?太好了……”玉衡的声音如同缕缕游丝,脆弱地被空气瞬即吞没。那双原本如此清澈,如此明亮的眼睛,却在慢慢退色,慢慢被黑暗吞没。
  “小雨……”
  “我在,我在,玉衡。”声音开始颤抖,我无法完整地吐出一个整句,不想,不想再看见死亡,不想,真的不想再经历死亡。
  “我……我喜欢你……”
  “我知道……”我点着头,泪水滑落,泣不成声,他冰凉的手抚上我的眼睛,羡慕地看着我:“是人……真好……“
  “玉衡……别说了……”我抱起他的身体,“别说了……”
  玉衡笑了,那笑容就像雨中绽放的睡莲,朦胧而美丽。他即使如此,也笑着,对着我笑着。他是一只那么简单的妖精,为什么,会这样……他是那么简单,那么清澈,清澈地如同天上的星星,为什么,为什么要带走他,为什么……
  “我……我可以……亲亲你吗?”
  “可以!无论你想做什么都可以!”我俯下脸,玉衡的身体正在变淡,正在消失,我们的唇轻轻相触,玉衡的眼角滑落一滴泪水,溶入他淡淡消散的身体里,泪水终于忍不住落下,落在了怀里那一片星光中,星光被泪水打散,飞入空中。
  有什么东西从八卦袋中飞出,是那个蓝色的瓶子,它的身上闪现着朦胧的蓝光,瓶口打开,从那片星光中收入了一滴蓝色的泪光。
  一束月光从云层之间洒落,星光化作了一只只纯净的白色的蝴蝶飞入那片月光中,心好痛,痛的无法呼吸。
  “放心吧,他来世一定可以做人。”听着阿武的话,我在心中默默祈祷:玉衡,祝你来世能有一个人好好爱你。
  星光在夜空中变得清澈,那一闪一闪的星光,就如同玉衡的眼睛,那双清澈,明亮的眼睛。
  回到老宅的时候正是晚上,老宅没有什么变化,只是老板的眼睛里带着担忧。他抬了抬手,八卦袋里的瓶子就飞向他的手中,然后,他拔下了瓶盖,瓶子里蓝色的液体星星点点地洒落在那个男人的后背上。
  那带着星光的液体让我再次想起了玉衡,那撕心裂肺的痛让我无法站立,我跑回了房间,躲进了被子,虽然知道玉衡还会轮回,可是他死的那一刻依然让我心痛。
  “生死是每个人都要经历的事情……”老板隔着被子轻拍我的后背。
  我点头,泪水却是无法止住:“我一会就好,一会就好……”
  我知道,他一定能投胎做人,一定能达成他的心愿,说不定还能成仙成佛,他一定会过得很好,因为好人,都有好报。
  几天来,我一直抱着扫帚在院子里发呆,即使知道生死轮回,可玉衡那死去的情景依然让我无法释怀。
  “小雨,还在想玉衡?”老板淡淡的声音飘来,然后就是他那板儿拖的声音。
  我点点头,带出了老板的一声叹息。
  久久的,老板似乎陪着我一起发呆。
  “老板。”
  “什么?”
  “我劝服了法海,为什么他还要抓许仙?”原本以为历史会有所改变,可结果书上还是有水漫金山。
  老板淡淡地看着我,目光清澈而高远:“你真的认为那是抓吗?”
  “诶?”
  “法海与许仙有缘,许仙在听了法海的佛理后决定皈依佛门,但白素贞误认为是法海抓走了许仙――妖类真的很简单,被人只是稍加挑拨便信以为真,这才有了水漫金山,法海不得不与白素贞大战,若他有心诛杀白素贞也不会只是将他镇压在雷峰塔下了。”
  瞬间,我似乎想明白了:“我懂了,法海是在关白素贞禁闭,让她潜心修佛,早日成仙?”
  老板的脸上带出了淡淡的笑容,扬起手放在了我的长发上:“这里也有小雨你的功劳。”
  心里变得开心起来,望着那四方的天空,傻傻地笑着。
  “心情好些了吗?”老板忽然这么问着。
  我根本没有察觉这话里有陷阱,还一个劲地点头,还想表达一下对老板的感激。可没想到老板却说道:“那就是可以扫地了。”他指向地面,地面上竟然厚厚地积了一层树叶。
  有没有搞错,只不过一个院子,只不过几天没扫,怎么就积地跟秋季的大兴安岭一样厚的残叶,这也太夸张了吧,分明就是整我嘛。
  举起拳头,对着老板的背影狠狠骂了一番,他突然转身,唇角的微笑带着杀气。
  缩头,扫地,我恨他!
  
  《寻梦之旅》已经更新完毕,因为此书为出版书,所以不能在网络全部发表。真是抱歉。
  
新的游戏(二十)?到家的检查
  应群里狼女要求,将检查过程稍加详细。O(∩_∩)O哈哈~没有做过女性全面检查的朋友,可要做好思想准备,有些项目,是很疼的!!!
  **
  体检单的项目很多,很细致,除了常规的,还有女性检查,这样就更?了。因为,这份体检单最后是落到君临鹤的手里的。
  “部分项目需要空腹,所以明天你把今天余下的做完。”
  “哦……”
  君临鹤起身,走到一边的衣柜,从里面拿出一套干净的“病服”:“把这个换上,方便检查。
  “……哦。”
  “更衣室在那里。”他重新坐回椅子,将衣服随意地放在我面前,又开始整理他手上的资料。
  拿起蓝色条纹的衣服,感觉很晦气。我讨厌看见这衣服,因为爸妈住院的时候就穿这个,穿这个上手术台,穿这个住院,最后,爸爸穿着这个……去世……
  在打开更衣室时,还传来君临鹤的声音:“内衣不要穿,很多检查都要脱内衣。”
  “……哦。”
  尴尬地拿着衣服出来:“那个……我衣服放哪儿?”
  “放衣柜里。”他一边回答一边拿出听诊器。
  打开衣柜,满眼是君临鹤的衣服,低头,把衣服塞到角落,把内衣塞在衣服里,以免被君临鹤一眼看到。
  “过来,先测一下心跳和血压。”
  他戴上了听诊器,我坐在他对面有些紧张:“你……给我测心跳?”
  他拿起听诊器:“怎么?有问题?”
  有!当然有!
  “那个……能不能把脉?”
  君临鹤清澈的眸子微微收缩:“excuseme,你说什么?”
  君临鹤要给我测心跳啊!就是要把那个听诊器放到我的心口,如果他还要给我检查Ru房怎么办?体检单上可是有这个项目的!
  是,妇科医生里很多都是男的,我也被男医生检查过Ru房,是为了防治||乳|腺癌,可是,君临鹤不行,面对他我的心跳一定会脱缰了。
  他的听诊器开始朝我心口探来,我反射地抓住了他的手:“临鹤,把脉吧。”因为紧张,我脱口而出他的昵称。
  君临鹤微微一怔,我立刻放开他的手:“对不起,我……我……”
  “你在生态舱的时候,身体状况一直由我负责。”他说得很淡,我低下脸不好意思看他:“我知道……”
  “所以你是我的病人。”
  “但你对我来说,不是医生!”我鼓足勇气说了出来,仰脸看他时,他的神情微微一怔,他垂下脸,往后靠坐在椅背上,取下了听诊器,挂在脖子里。
  “希望……你能理解……”我看着他,他的视线落在自己的办公桌上。
  他不再说话,过了一会,他伸手拿起电话,拨通内线:“嫣然,我这里有个朋友,麻烦你给她做一下体检,恩,不,是女的,不要开玩笑,她过会就过来,呵,知道了,我晚上请你吃饭。”
  他挂下电话,双手交握放在桌上,静默了一会,忽的起身,拿起了我的体检单:“来吧,跟我走。”
  “哦……”我乖乖跟在君临鹤的身后。
  在走到门口时,他忽然顿住脚步转身,我险些撞上他。
  “知道吗?你对我……”
  我愣愣地看着他,他欲言又止。
  “什么?”
  “算了。”他垂下了眼睑,遮住他的眼神,“等你体检结束再说吧。”
  “……哦。”
  不知道他想说什么。
  君临鹤将我带到了一个女医生的办公室,女医生很漂亮,君临鹤进门的时候,女医生笑脸相迎君临鹤,然后才看见跟在他后面的我。立刻,她的脸色发生了变化,笑容在片刻的凝固后,继续向君临鹤绽放最动人的笑容。
  君临鹤只是交代了那个叫嫣然的女医生几句,便转身离开。忽然,我意识到,在现实里,他们身边都有着暗恋他们,并且会主动进攻的女人。他们是这么地优秀,这么地耀眼。
  心中开始怅然,在这些极其优异的女人面前,我又算什么?
  “亲戚?”嫣然的声音将我从怅然中带离。
  我摇摇头。
  嫣然医生挑起了精心画过的细眉,皮笑肉不笑:“难道是女朋友?”
  我一愣,立刻摇头。
  她笑了:“那他怎么这么重视?”
  “我……跟他……算是……朋友,关系很复杂。哦,我是他朋友的女朋友。”我找到了一个好理由,以免这女人过会给我检查痔疮时下狠手。这年头,做人要小心。
  嫣然的笑容明显变得更加自然,她立刻拿出听诊器:“那我们开始吧。”
  “好。”
  检查很顺利,嫣然给我做了常规检查,然后是B超,疝气,妇科,当然,还有那个痛得要死的……痔疮……
  痛死我了。。。我捂着屁股坐在卫生间里,欲哭无泪,当然,检查痔疮那么龌龊的事就不劳嫣然大美女动手了,丫的,那小护士下手怎么那么重。
  “小舞,你刚才算是报仇了吧。”
  “哼,那当然,痛得她直叫呢。”
  “哈哈哈,你捅地真过瘾。”
  “都是她,君医生从来不会对我这么凶。”
  “你呀,小心她认出你。”
  “怎么可能,我戴着口罩呢。”
  “可是万一是君医生的亲戚呢?”
  “不可能,那女人一看就是勾引君医生的。”
  原来!原来!
  我当即起身推开门,手里还拿着接尿的尿杯。
  盥洗室的镜子前,站着两个小护士。
  我拿着尿杯板着脸走向她们。她们都震惊地呆立在原地。
  “哪个是小舞!”
  立刻,一个小护士指向另一个,出卖完就跑了。
  小舞小护士紧张地指着我:“你,你,你,你想怎么样!”
  我将尿杯往大理石台上一放,逼近小舞俏丽的脸,阴森森地说:“麻烦你把这个拿去检验室,要是洒了,或是放入什么其他的东西,小心我叫我男朋友通知临鹤,把你炒鱿鱼!”
  我这句话里,透露给这个八卦的小护士两个讯息,一个,就是我是君临鹤朋友的女朋友。第二个,我的话在君临鹤面前,也有一定份量。
  除去我是君临鹤女朋友这个误会,小舞明显态度变佳,立刻把我的样品拿走了。等她走了,我才扶着墙继续捂着屁股,丫的,老子是男人,绝不BL。你想啊,才一根手指就痛成这样了。。
  等屁屁稍微舒适后,我才离开卫生间,继续妇科的检查。没想到又是那个小护士给我检查芓宫,这次,她算是温柔了些。Orz。。。女人检查真是惨,捅了后面还要捅前面。。。
  折腾完后,美女嫣然给我泡上一杯奶茶,她的办公室设计地很奇妙,还有一扇后门,打开就是医院的绿地,而她的门边,是一张欧式雕花的秋千,和一套同样款式餐桌,餐椅。
  “你休息一下,我去看看报告好了没。”嫣然医生非常负责,我很感激。
  我捧着奶茶没有坐在秋千上,因为下面。。。还在痛。。。
  瓦蓝的天空干净明亮,多么奇怪的感觉,同样身处香港,却享受着不一样的天空。面前偶尔走过几个病人,或是疗养的老年人。粉红色的,粉蓝色的小护士,给这个地方凭添一抹亮色。
  忽然,眼帘内映入一个熟悉的身影,我还来不及躲藏,他便看见了我。视线相撞,他那双狭长的,带着媚的眼中划过一抹惊讶。
  既然不能逃避就勇敢面对。我拧紧双眉,看着他的靠近,南宫秋?,放马过来吧。
  “真巧。”他今天穿着一套赛车服,手里提着头盔,“怎么?对赛车感兴趣?”
  我继续看他的打扮,难道他喜欢玩赛车?
  忽然,他俯下身,就将我逼入墙根,一手撑在墙上,唇就贴近我的耳朵:“那晚你跑得可真快,让我寂寞了一个晚上。”
  我不理他,想走,他另一条手臂也撑上墙面,将我困在他的范围内:“又想跑?女人,恭喜你,你让我产生兴趣了。”
  “抱歉。”我冷眼抬眸,“你难道没看见我穿着病服吗?我最近可能感染了什么猪流感,狗流感,禽流感,兽流感的。南宫先生也想变成猪狗禽兽吗?”
  南宫秋?挑挑眉,唇角的笑容开始变大。不好,这小子要使坏。
  还来不及逃,下巴就在他的手中:“就算你为钱而来,你也是她们中最有趣的一个。”他慢慢俯下了脸,我傻眼,这小子光天化日之下,不会想要吻我吧!
  天哪,这禽兽绝对做得出来!
  *
  多谢大家的粉红票票。。。
新的游戏(二十一)君临鹤的突然表白
  1000分加更送到~~基础更在晚上。
  *
  随着南宫的靠近,心跳开始加快。看着南宫秋?上勾的笑容,和那越来越狡黠的眼睛,我开始想是撂倒他,还是让他断子绝孙。
  “?!”
  低沉的声音就像有人控制了南宫秋?的开关,他停下了动作,撇眸看向一边。
  我看到了我的救星:轩辕逸飞,他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双手慵懒地插在裤子口袋里,站在阳光下,混血的俊美的脸庞宛如不羁的天使降临。
  在南宫秋?看轩辕逸飞时,我从他手臂下钻了出去,开心地走向轩辕逸飞:“谢谢。”
  轩辕逸飞礼貌地看向我:“你没事吧。”
  “没事了。那我先走了。”我指向楼内,“再见。”
  “等等。”轩辕逸飞叫住我,我再礼貌性质地看向他,他向我走近一步,“我们很久没见了。”
  “恩,是的。”
  “请问,今晚有空吗?”
  “对不起,我今晚要上班。”
  “飞,要约她得白天。”南宫秋?缓缓而来,声音嘹亮。轩辕逸飞侧脸看他:“你知道她上班了?”
  “凑巧而已,是不是,舒清雅。”南宫秋?笑眼半眯。我礼貌地笑:“是啊,凑巧,欢迎南宫先生再次光临。”鬼才要你来呢,我在心里说。
  就在这时,从嫣然办公室的后门内,走出了嫣然,她在看见我和南宫秋?还有轩辕逸飞时,愣了愣,随即唇角歪歪地靠在门边笑了,手里扬着体检单:“你们谁是舒清雅的男朋友?”
  两个男人一愣,我赶紧上前:“他们都不是。”
  嫣然的笑容里露出了一丝羡慕:“你到底什么来头?”
  “没什么来头,只是一个俗人。”我拿过体检单,身后跟来了轩辕逸飞和南宫秋?。
  “小舒的结果如何?”轩辕逸飞关心得问。
  嫣然笑着:“非常健康,只不过还有些项目没有做完,她明天还需要继续。”
  “嫣然,谢谢。”现实里的轩辕逸飞比游戏里,更加人性。
  嫣然朝我勾勾手指,我走了过去,她坏笑地看向轩辕逸飞,看来她已经把轩辕逸飞当做我男朋友。
  “抱歉,我跟舒小姐还有些女人之间的话谈,二位来医院难道是来泡小护士的?”
  南宫秋?笑了笑:“嫣然,你还是那么毒,飞,我们走吧。”
  轩辕逸飞轻轻应了一声,然后对我说:“过会我送你。”
  “……哦。”看着两个人远去,我开始忐忑,这份忐忑很奇怪,我希望能跟他们做朋友,可是,却在轩辕逸飞关心时,心绪不宁,为什么?
  “别看了,走远了,你还不承认他是你男朋友?你的体检也是他安排的吧。”嫣然将我拉坐到秋千上。
  晃着秋千,我陷入沉默。解释就是掩饰,掩饰就是事实,算了,不说比较好。
  “虽然你总体状况不错,但是有些小叶增生。喂,其实,有些运动对女人可是很重要的哦。”嫣然的声音就像喝醉了,漂亮的眼睛里,春意阑珊。
  “什么运动?”我傻傻的问。
  “还能什么,自然是那个晚上,床上,机械的,男女荷尔蒙融合。”
  “美女,你猜字游戏啊。”我要对嫣然五体投地了。
  嫣然咯咯笑:“我给你体检,自然知道你的情况,有很多项目都是可以看出你近期有没……”她附到我耳边,叽里咕噜,我?到撞墙,所以我不想找个医生做男朋友,在他面前脸连身体的隐私都没了。
  她再撞了我一下:“女人缺乏男人的雨露会老得快,而且对芓宫也不好。看你这情形,估计快半年没碰过男人。”
  “……我知道了,我去把体检单给君医生。”我溜。
  虽然,我们狼女在一起也聊这些,可是那只局限于十分好的闺中姐妹,好到打个kiss,装个蕾丝都不会尴尬的程度。
  可是,这个嫣然医生,才第一次见面,虽然她是从一个医生的角度来分析,可是我真的好?。
  跑回君临鹤的办公室门前的时候,我还傻乎乎地回头,好像她会追来似的。是,我半年没男人,我也不想啊,谁叫自己常年天上飞,男朋友跟地上的小姐妹飞了,听说他们最近还结婚了,祝福他们吧。
  然后,我就成了试验品,躺在那个什么生态舱里,一躺就是三个多月。
  男人。。。orz。。。。
  现在参加这个游戏,我就更要“守身如玉”了。万一见色性急,五百万就没了。。。绝对地不划算!
  这回,我记得敲门,发现里面没人,我就推了进去,将体检单放在君临鹤的办公桌上,然后拿出自己的衣服。
  幸好君临鹤没有参加这个游戏,不然我怎么面对他?在他面前,我会感觉自己完全是赤裸裸的,从内而外的赤裸裸。我想,就算我香肩半露,眉目挑逗,也已经引不起他半丝兴趣了。
  我解开扣子,一颗,一颗,然后脱下,忽然,身后的门开了,我惊得再穿上,抓紧了衣领。转身看时,竟然是……君临鹤。
  他显然也很吃惊,站在门口,一手握着门把手,一手插在他白大褂的口袋里。
  我的脸一下子红了,不知道说什么:“我……你……你不在办公室,所以我就……”
  忽的,他走了进来,走得很快,快得让我的心跳也开始加快,我疾步后退,可是小小更衣室,能退到哪里?
  他盯着我的眼睛,我很慌乱,只有紧紧抓着领口。
  “我对着你,整整九十九天。”他忽然开口,没有放入衣袋的手撑到了我的脸边,他的双眉开始纠结,我疑惑着,他怎么了?
  他凝视我,就像是他最为珍贵的珍藏品,他的另一只手从衣袋中拿出,似是要抚上我的脸,我不知为何,躲开了他的手,他虚空的手,在我身边垂落,神情变得无力:“你有没有日日夜夜对着同一个人?”
  “我……”
  “你没有,就算在游戏里,你也没有。但是,我对着你却是整整九十九天,确切的说是2376个小时!142560分钟!8553600秒!镜说,我在九十九天后,会爱上一个人,我不信,但是,我……”
  我开始发懵,什么?他到底在说什么?他不是我认识的君临鹤,游戏里的君临鹤腼腆,注重礼教,甚至都不敢多看我一眼。可是,今天,他闯进了更衣室,将我困在他的身前,对我说着奇怪的话。
  “本来,你不过是我观察的三十人之中的一个,可是,你却在笑。”他赫然抬眸,清凌凌的黑眸里,闪动着异常灿烂的光辉,就像是看到了奇迹,看到了心目中的神女。
  “你在笑,你知道吗?”他有些激动地扣住了我的肩膀,我继续怔愣,我那时陷入昏迷,鬼知道自己脸上什么表情。
  “你的笑容很特别,慈祥,包容,幸福?还是什么,我看不懂,我开始关注你,可是,有一次你睁眼了,你在生态舱里睁开了眼睛,然后……对着我微笑……”
  浑身汗毛竖起,也只有君临鹤那帮人会觉得特别吧,我怎么越听越毛骨悚然呢?
  “我原以为你醒了,可是,你却再次睡着了,仿佛那只是我的幻觉,我开始调研你的数据,发现你睁眼的那次,也导致小九那里数据虚空,他称此为游戏重启。之后,你就在游戏中再次复活,这是其他人从未有过的。然后,我开始期待你的第二次睁眼,结果,那次你又重生了……”
  我……该不是火星人吧!
  “你对我,是最特别的,你在那九十九天里,只属于我。我原本以为,实验结束了,你对我来说不过是个观察物,可是,我没想到我会思念你,怀念那九十九天朝夕相对的日子,怀念那时总是期待你睁眼,对着我微笑,因为那微笑,也只属于我。当我知道你回到香港,并参与明玉的治疗计划,我为能见到你而高兴。”
  “你说什么?什么治疗计划?”
  “心的治疗计划。”君临鹤回答得异常认真,“秋?,逸飞以及我们,都已经失去了一些珍贵的东西,但是,我们并不知道那是什么。直到在游戏里,你让虚拟的我们一个个找回自己,明玉才想出了这个计划。
  秋?的参加是因为对你的不服,逸飞的参加是因为对你的好奇,珊珊的参加是因为想多一个玩具,而后弦,只是为了热闹。剩下的,我们都没有参加,因为那时我认为自己只是对一个特殊的试验品有所怀念,可是,却没想到当看见逸飞带着你来参加酒会时,我会嫉妒到心痛。”
  “嫉妒……”
  “对,我嫉妒!”君临鹤认真的神情,让我发懵,他想说明什么?
  “镜说得对,我爱上了一个人,呵……我只是对着她九十九天,2376个小时,不说一句话,她只是看了我两眼,我居然,就爱上了她,我真是可笑……”
  嗡!我的大脑,彻底空白。
  **
  从今天开始,大家就要仔细考虑,现实中,小舒最后和谁在一起。从小君开始,男人们,将一个个爱上小舒,除了后弦,但是会有小白,包括对风
好看的txt电子书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