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3部分

唤你:“小舒。”
  可是你连头都不回的坐上了车,见车渐渐淹没在地平线。
  小舒,我不会放弃的。你是我轩辕逸飞的女人。我早亡会要你站在我的身边。
  小舒,我爱你。
  
离歌 byStrongMe
  第一美男――离歌
  离歌
  “明玉,我们快点回谷。再慢点小白兔该肚子饿了。”远处传来离歌曼妙的声音。那是他还未进入护国府之前的离歌,大概他永远都无法想象今日之事会使他痛不欲生。
  “小离,小心点。别跑那么快。”明玉随后紧跟。
  “明玉,前面有声音。好像是女孩子的声音。”明玉随着离歌的声音往远处眺望,在不远处看到了受伤的风清雅,这时风雪音正在呼唤她妹妹的名字。见状离歌就将此姐妹救进了鬼哭谷,明玉虽有劝阻。可是当他知道该女子就是风家的大女儿风雪音的时候,他那个黑暗的阴谋开始吞噬他的心智。明玉表面上对风家姐妹温柔关怀,心里却是想着让风雪音爱上自己,只是出乎意外的。风雪音却爱上了天真烂漫、不沾凡尘的离歌,不过这也无碍于自己的阴谋,因为还有风清雅被自己虚假的柔情所蒙蔽。
  想到这里小离看了看还有些痴痴呆呆的玄明玉,叹了一口气。现下舒园里秋意清凉,多有几番忧愁在心头。也使离歌在闲暇之余回想起了过去,那个美丽的世外桃源『鬼哭谷』,那个明争暗斗的护国牢狱。离歌虽然早已释怀,但是就算是小舒温润的笑颜。可是每次回想起自己两次差点要了小舒的性命,心里不满愧疚甚至隐隐作痛。
  “小离,我诱风清雅去天机宫为我盗取“玲珑宝鉴”,你可趁此机会杀她报你腿疾之仇。”
  随后我听明玉之言,随之几日之后风清雅带着楚翎、南宫、后弦潜入天机宫盗取“玲珑宝鉴”。在风清雅不慎落入温泉之时我潜入水下一刀捅在了她的腰腹之上。看她极力挣扎冒出水面,又被随之而来的君临鹤一掌打在胸前。还差点被他身边的女子伤到。就在这时南宫、后弦、楚翎便将风清雅救走。我见追着无用就先一步回了护国府。
  谁知那风清雅痊愈之后居然性情大变,从不与人接触的她居然接近远尘、捉弄姗姗、调戏后弦。那时不只小舒魂穿进入风清雅体内,如果那时便知我也不会做出后面那些让自己心痛的事情。但是这个爱笑的风清雅也就笑了三月有余就又变回了以前清清冷冷的风清雅。
  随后风雪音赠美女与轩辕逸飞,此女子深得这位皇帝的喜爱,成了他的宠姬。轩辕逸飞下令要我与远尘教授此女子乐理,看来是要慢慢的去掉她出身百花宫的陋习,变成他后宫的女人一般。起初我无意与女子接近,甚以为女子见我便会要求与我先学吹箫。但女子却连看我都不看我一眼,带着迷人的笑魇接近远尘。我便更不想与之接触。
  慢慢的进出府中女子几日之内琴艺就有如此进步,我喜之她的悟性甚高,也有心想要教授此女子箫艺。而且再那细雨绵绵的下午我却听到女子弹奏的我从未听过的曲子,悠悠扬扬让我对此女子更加好奇。便想用此曲诱她前来,谁知她停步花丛之外一刻就转身离去。女子为何离去,我离歌难道远比不上远尘吗?心中好奇驱使又加明玉相言要我与女子教授箫艺让风雪音与轩辕逸飞反目。我一心报仇,便答应了下来。
  甚想女子箫艺进入如此之快,尤其是在那日的对话中我居然不知此女子已深入我心。
  回想那日:“闷吗?”不敢去看女子,甚至为自己主动接近女子感到窘迫只好对着湖面。
  “不……离歌老师,我知道你并不喜欢我,既然如此,我就再问一个让你讨厌的问题吧。”她扬起笑脸。
  我却好奇。
  “离歌老师,你讨厌过你的脸吗?”她无意的问题让我一愣。
  谁知她却叹了口气,将小石子投于投射在湖面我的影像,溅起涟漪。“曾经我不讨厌自己的脸,还很自豪,长得漂亮有什么不好?可是,当我成了百花宫的姑娘之后。我就开始为这张脸烦恼。
  在青楼这种地方,漂亮能给你带来什么?很多姐妹为了不成为千人枕而自毁容貌或是逃跑,可是那是自己地脸啊,是父母给的最宝贵的东西。难道就没有其他解决方法了?我一直认为任何事情都是有一线希望的,一定还有别的路可走。
  所以我努力学习,做花魁,因为百花宫的花魁可以卖艺不卖身。只是最后没有想到会被皇后选入宫,最后却成了皇上的宠姬,让我感觉我的脸,决定了自己的命运。离歌老师你是第一美男,会不会也有这样地感觉?”女子有感而发,我却心早已不在此处。
  “哈哈哈哈哈……”忽地,从寂静中传来小九的笑声。我收起心思。只是让我意想不到的是女子灿烂的笑脸,在我为此笑颜心旷神怡之时听到脚步声。感觉到阵阵杀气,气氛沉寂我心中不满,无颜。
  随后我开始为女子心烦意乱,目送她离开回去那个皇宫。心中甚至幻想如果此女子愿意陪伴与我,我愿意与她离开此处。
  次日,再见女子却发现她竟然失神了好一阵子。心中不忍,便以她箫音不准使她回神,随后便将洞箫递于她手中。可是箫上有毒,我该如何是好。真的要为了仇恨配上此女子性命?
  
玄明玉byStrongMe
  玄明玉
  ‘我的话不多,不会讨好,一句我爱你,都说不好……’让我回忆起在商场里的快乐,也让我想起第一次和小舒的接触。呵呵..她真是个奇迹,为什么我会对她有说不出来的感觉。这就是爱情吗?我可以爱她吗?她会接受我吗?
  在这座孤岛上,外面吹着和煦的风。我走进那个房间:“今天天气很好,要不要在海边走走?”我对小舒微笑。她却对我冷言冷语,呵.是蛤,对不起。我不该把你拉进这个世界来,但是几个老东西却在你回到上海后提出这个新的游戏。知道他们又有新的阴谋,本来可以拒绝的。但是不知道是不是喜欢看见你微笑的样子,还是只想要能再见到你就又错误的把你拽了进来。
  来到香港的你,住在我的房子里。知道你就在我办公室的对面,心情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好。你生气的样子也好可爱,我猜想我是不是真的爱上你了。
  知道你卖了秋月让我对你很好奇,你明明在游戏里那么深爱着他,为什么会如此对他。听着你理直气壮的声音,我又多爱你一分。
  看见你做为逸飞的舞伴让我很惊讶,但是那晚你是那么的美丽,在场所有女伴的光华都被你占尽,看到你救了白欧伦。你真的是好善良啊。看到离歌为你的举动驻足,看到逸飞把你牵离会场,看到临鹤对你喝斥。你都吸引着我的视线。
  后来,见逸飞对你的态度转变,见离歌为了你而参与游戏,我不知道是应该高兴还是后悔,高兴的是你那么具有魅力,这八个男人又再次为你转变态度,不只是他们还有我还有白欧伦。后悔让他们见到你,你会不会再爱上他们,后悔我没有努力的争取在你心里的位置。在我怀揣着如此的心情入睡,又被电话吵了起来。看到来电是秋月本不想接,可是一直响个不停,后来庆幸我接了那个电话。
  催促离歌快点把你带出来,始料未及的是临鹤的表白。哈哈…还是被他们抢先一步。我到底在干什么,罢。我只要默默的陪着你就好。
  紧接着临鹤找到我,说要加入游戏。紧接着听说白老爷子要你与白欧伦交往你却拒绝了,紧接着你到了离歌的实验室成了他的助手。我知道离歌是你心中完美的丈夫,我知道离歌是你游戏里安逸的存在,我知道离歌是你的避风港,我知道你对离歌的爱,我心里急迫,我不仅是怕他受到伤害,我更怕我控制不住对你的爱与他进行争夺。他从来不会和我抢东西,他是那么小心翼翼。如果他爱你或许我会选择沉默。
  在这样小心翼翼的日子里,我居然听到你又给了我一个惊喜,你把轩辕董事长给骂了。呵呵..我该说什么呢?小舒你真是个可爱的女人,听的出你也想我去你那里加入临鹤和逸飞的战争,我开心的笑了。因为我知道你不会接受逸飞和临鹤了。
  今天五月来找我看病,本来想把她送回去。意外的让我看到了奔跑中的你,怎么回事?从倒车镜里看到了逸飞在你身后,我停了下来。见你跳上车,逸飞大声的呼唤你。你却毅然决然的要我开车,汽车开动后看到你伤心的哭的那么大声,我的心都揪在了一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心中对你说了一百个、一千个对不起。那又有什么用。
  为你打开车门看到你的样子很是心疼:“亲爱的,笑一笑。”看你深呼吸还是笑不出来,搬出个能让你笑的理由,呵..终于看到你笑了。我拉着你偷偷的躲过厨房里的母亲,以为可以顺利过关结果……唉~~。又没躲过去。听着母亲青着脸斥诉我,还说我学心理学学的不像人,天底下有这样贬低自己儿子的母亲吗。护额。唉
  我靠在洗手间门外的墙上,听着母亲和小舒的对话。突然有种撞墙的想法,听小舒为我辩解,心里很开心。母亲回厨房继续做她的料理,觉你戳我的背。回头听你说母亲很兴奋,我解放使得深呼吸,在吃饭的时候母亲又开始了。我又护额。
  不过见你化愤怒为食量,我在心里偷笑。你好可爱。
  吃完晚饭母亲又拉着你到我房间,还说我的性趋向有问题。我无奈,找了料理的借口把母亲哄了出去,可是关门的那刻我?的抬不起头来。做了好几个深呼吸,可是还是不行。面对你我似乎可以放松,把自己舒展在床上。放轻松。
  听着你的话,我心里又揪在一起。我真的后悔了,后悔把你拽进这个世界。听着你的痛苦我也跟着痛苦,我要游戏暂停,你却要为了他们找回自己,想继续留下来。我激动的差点把那个阴谋说出来,我停滞了。
  痛恨这样的自己却对你发脾气,把你轰出了房间。
  我到底该怎么办。
  小舒,对不起。
  玄明玉(二)
  我在干什么,为什么拿小舒撒气。我差距到自己的过分就起身去找小舒,开门、下楼。听见她们在谈论小离,说到这里我想起了小离的童年,怕母亲会因此心情不好,还是由我告诉小舒吧。
  “妈,还是我来说吧。”
  我将小舒带到花园,跟她道歉。我之前有点过火了。
  然后我开始回忆,“在游戏里,我给小离设定了一个美好的童年,因为在现实里,他是一个孤儿。”我将我童年的美好送给在游戏里的离歌。知道小舒一直在看着我,我继续我将游戏中八夫里没有的东西都给了他们,还有他们的残缺都给了游戏中的我。说起小离小心翼翼的生活在我家,不经让我想到。或许小舒你可以给小离一个温暖的家,一个栖息的避风港。我开始鼓动小舒接受小离,却没想到小舒自始至终一直在拒绝接受小离。
  他不是你最完美的丈夫吗?他不是你可以让你安心依靠的臂膀吗?为什么还要拒绝他?我有些着急,像在推销商品,急着要小舒接受小离。小舒却失控的对我大吼。
  呵,你就是你。不会受我们的影响。
  对不起,让你为难了。
  在我对小舒感到愧疚的时候,唉~母亲你怎么可以刻意让小舒住在我隔壁。算了,我回房关上门,不去想他们。真是的,呵,不过还是很开心。和小舒住在同一屋檐下。
  我在阳台在想小舒说的感情激活的事,突然小舒喊了我一声,吓了我一跳。她还是这样莽莽撞撞。看她那紧张的样子,真可爱,我好喜欢。但是我知道她是怕家人和我一样喜欢研究她,不过她确实让我非常喜欢研究。她可爱、张狂、快乐、没心计。
  心情稍微好些了,回房睡觉吧。
  小舒,我可以喜欢你吗?可以告诉你我喜欢你吗?
  小舒,你笑起来真美。
  “宝贝,起床啦。”………………..
  啊。母亲不要再叫我宝贝了,大早上的不去做早餐跑来吵我清梦,还没睡够啦。
  唉~没办法,起来吧。
  起床,穿衣,洗漱,开门。
  回头一看,小舒。蛤,对了她住我隔壁,算了。还是先下楼吧。走到客厅,看到那里摆放着大大小小的纸箱。看着纸箱开口处露出的衣服,“如果我没看错,这些好像是我买给你的衣服。”看小舒点头也认出来,“可是,怎么在这儿?”我纳闷。天!
  “爸爸,你这是私闯民宅。”
  啊,我说不过妈妈,算了。我不说了。我妥协!
  我妥协了居然还不放过我:“妈,你这是在抢劫!”?
  快点吃完早餐,开车吧小舒送去小离得研究所。我就开车去诊所了。
  只是让我想不到的是,一开门在里面的居然是逸飞。知道他来找我什么意思:“有事吗?”
  “你别装傻了,小舒在那里?”逸飞脸沉沉的。
  “小舒从今天开始住在我家,你还有什么疑问吗?没有的话请离开,我还有很多病人。”看到让小舒哭成那样的罪魁祸首,我的语气也好不好那里去。【罪魁祸首】呵,那不就是我吗?我是怎么了,这么不冷静。
  逸飞见闻不出什么话来,摔门走了。
  看逸飞走后我开始在想或许还有一个人也快找来了吧。
  不出所料,下午见没什么人了。准备早点回去的,临鹤就闯了进来。一见我就质问小舒在那里,她不住在我给她找房子里,电话也关机。问我到底把她藏到那里去了。
  “临鹤,冷静一点。”这次换我是不是太冷静了。
  “临鹤,你还是先顾好你自己比较好,小舒怎么做有她的自由,她住哪里,人在那里。这是她的意思,我没必要和你解释什么。”呼,送走临鹤。已经这么晚了,回去吧。
  刚回到家,母亲居然这么晚了还没睡觉。察觉不对劲后,母亲跟我说小离喝醉了,在小舒房里。不用猜也知道是怎么一回事,我被母亲拉着上楼回房。母亲还不断提醒,我又不是偷窥狂,不会去打扰他们的。真是的,这么乱来。
  一开门,空调开着。不对哈,我记得把空调关上了。呵,小舒一定在我房间。只是始料未及的打开衣柜门的时候,看到小舒躲在衣柜,见到我还用手捂住脸‘掩耳盗铃’的举动。太可爱了!将母亲送出房间,再次拉开柜门。你怎么可以这么可爱,不自觉的将手放在了她的耳边。
  看她委屈的样子,真是被她这可爱的样子迷住了,呵呵..
  不禁想逗逗她:“那现在你打算睡哪儿?”,“挑一个?我,还是小离?”见她坏坏的一笑,不知道又想出什么鬼主意。“难道是一起?”
  她终于忍不住笑了,看她笑的那么灿烂我也被这美丽的笑脸渲染了。接着小舒伏在我的耳边说要我和小离睡在一起,是蛤。母亲老是欺负我,怀疑我的性趋向,还这样乱来。逗逗她也是应该的。
  于是我翻过阳台,来到小舒的房间,打开空调。帮小离把衣服脱了,我也脱的…之后就…
  天亮了,谁那么讨厌把窗帘拉开了。以为是母亲,没有多想。只是事后才知道是小舒,那不是被她看光了。呵呵,我是无所谓了。随后就听见母亲大喊:“宝贝们,起床吃早餐了。”还使劲的拍门,我立刻坐了起来,和小离对视一眼。好困啊,再睡一会好了,就一会。谁也别来吵我。
  吃早餐的时候听到母亲要拉小舒和小离一起去逛街,也好。小舒放松放松心情,只是听说母亲又要给我过生日,烦躁。
  算了,小舒他们要去shopping就顺便给我买些零食回来吧,就把想吃的列了个单子给她,辛苦你咯。
  可是回到家的小舒看起来并不高兴,怎么回事?还抱着电脑也不出来吃东西。后来听母亲说了以后,心里明了却在想要怎么样才能让她开心一点呢。
  走到她房门,敲了敲没想进去,就塞了一张纸条给她,就回房到阳台等她。
  小舒和小离吵架是我意想不到的事,毕竟在八夫中。小离是小舒心中最佳的夫婿人选,看她见我语气都带着刺得问我干嘛!呵,我很想笑,笑你的可爱。
  知道她遇到了临鹤,知道她最不想伤害的就是小离,看着她义愤填膺的告诉我,她对小离的不舍,心被刺痛了。我后悔了,是的。我真的后悔了。我后悔把你带来香港,后悔把你拉进这现实八夫的世界,你应该是自由,如果不给你再见到八夫。我是不是可以利用这特殊的身份接近你,从而取代八夫在你心中的地位?
  见小舒越说越激烈,情绪波动极大,我只能让她稍作冷静。
  可是现在最无法冷静而必须强迫冷静的人是自己,随后开始给她解释关于游戏中的八夫和现实中的八夫的不同与相同。
  随后小舒决定离开,我想给她介绍工作。从而就只有我一个人知道她在那里,可是她却刻意的避开我。
  我。
  实在不知道怎么办才好了。
  话急转那个背后的阴谋,正打算搪塞过去。刚巧小离来找我下棋,来的真是时候。
  心里虽然不舒服,但还是希望小舒能开心一点,所以就拿她最喜爱的BL联美开刀,效果显著。她生气了,哈哈。
  不过,让她再次为了那八个人神伤,心不知不觉的又痛了。
  这就是爱吗?
  唉~
  第二天,老妈就开始张罗我的生日,护额。因为老妈在隐射小舒,叫她赶快找个男人嫁了,也别有意味的劝解小舒和小离在一起。心中实在很是吃味,实在不能让他们继续下去,本想前去阻拦,结果被小离捷足先登。
  听到小舒说要走的时候那不以为然的样子,小离受伤了。随后我把小离从厨房拉了出来,顺便让他去看看别的什么需要帮忙的吗?然后又回去听老妈和小舒说话。
  随后看着小舒忙里忙外的,实在不知道说什么好。
  随着宴会的越来越热闹,小舒干脆开始玩了起来。呵,只要你开心就好。
  随后一个又一个美男跳进泳池,怎么能放过她呢。
  把小舒丢进游泳池后我就后悔了,明明深知小舒水性极好,可是为什么会溺水,我吓坏了。
  而且她开始从此产生了幻觉,如果她晕过去回到八夫的世界,那我怎么办。不行,你不能丢下这里,小舒醒醒好吗,别吓我。
  对不起,对不起,对不起。
  看她清醒之后,我才松懈下来。后来小舒说她又回到了游戏中,我惊愕。更吓坏我的是小舒居然看着我的时候也开始产生幻觉,她开始把我和游戏中的玄明玉重叠,不要离开小舒,不要离开这里。
  我错了,我以为你来到这里,我会有希望让你爱上我。可是我错了。小舒我放你走,你别吓我了好吗?
  老妈的一句话把小舒拉回了我身边,今夜不能让她睡。如果她就这样一睡不起。我怎么办。
  我开始让她帮我通晓拆礼物,看着她生动可爱的表情,我又陷入了那幸福当中,和她斗嘴很开心。看她撅着小嘴的样子,好想咬上一口。
  分享着她的快乐,以为这样一夜会继续下去,谁知她又开始产生幻觉,小舒我的心脏是很好,但是经不起你这样一次又一次的重创蛤,小舒,她看反应越来越激烈。我实在是找不到别的方法了,我必须要让你回到我的身边来。
  吻上她的唇,柔软、甘甜,就这样深入,探进口腔的舌缠绕着她的舌一起共舞,就让这个吻得时间再长一点,就让我自私的用这种方法接触你一次,小舒我爱你。
  看着她被我的深吻弄的氧气不足的大口喘气,看着她的样子、她的唇,我像是还想继续的用指腹留恋在她的唇边,知道想不到小舒会那样打开我的手,心中被这一动作刺痛了。
  为了让她不再陷入那个虚拟世界,我决定让她一夜无法入眠。
  我拉着她去了商场偷东西,和她快乐的疯一夜。
  疯够了,也疯累了。我拥着她回到家。
  小舒就让我再自私一次吧。让她躺在我的怀里,拥着她一起入眠,让我想不到的是,她居然会趁着我熟睡的时候逃走。
  随后我开始调查她,和她的老板开始接触,我有打过电话给她,可是她却拿那个虚拟世界做理由要求我不要再和她联系,我心里一紧,不行。我不能就这样放过你。
  随后我给她的银行打了钱,打给她告诉她。
  谁知她那老板居然接她的电话,那语气好像小舒是他的人似的。
  订了下午的机票,飞去上海找她,到了早晨她才来找我。好困,好累,好酸,不过小舒愿意让我拥着她睡觉。
  稍作清醒之后我把她带进我住的酒店,洗了个澡。
  跟她求婚了。小舒嫁给我吧。我会让你快乐的。
  看着她打算带风家姐妹回来,却又想把这边置之不理我气愤的因为她似乎对我不够重视,我本想就这样和她缠绵。不行,现在不行。我必须冷静,我知道了她是爱我的。我就心满意足了,我拿五月当借口,但是除了你以外我谁都不会娶的小舒。
  接到风伯伯的电话,带她回到那个小岛上。为她的安全做好全部准备工作。看着她进入生物仓。
  我又陷入了无尽的等待之中,小舒你一定要回来知道吗。
  你还有这个世界不能丢下。
  还有小舒,我爱你
  
《寻梦之旅》二十一
  真情之泪11
  
  我怔怔地看着这一片火一样的花海,不经意间,发现玉衡的双眼已经噙满泪水。
  玉衡……他是不是想起了和父母在一起无忧无虑的修行的日子?
  就在这时,远远走来了两个人,他们穿着衙役的衣服,从远处疾速而来,手里拿着奇怪的锁链。
  浑身细胞变得紧张,我牵紧玉衡退回树旁,戒备地看着那两个鬼差的靠近,可奇怪的是,他们在距离我们大约几米远的地方停下了,窃窃私语了一番,再看了看我们,扭头跑了。
  “他们怎么跑了?”我疑惑着,然而,玉衡的双眉却开始拧紧,似乎有很严重的事即将发生。
  绿绿的荧光在菩提树上缓缓上浮,它们飘向天空,渐渐消散,这,是不是一种神力消散的形式?
  心里不免担忧,看着手里的树叶,翠绿的树叶上,出现了一抹淡淡的黄,身后的菩提树身上的绿光渐渐变淡,让人忧心的颜色。
  “小心!”忽的,玉衡将我护到了身后,我向远处张望,只见花海与天空相接之处,隐隐出现了一条黑色细线,那黑色的细线越来越近,天边竟然卷起了一阵花瓣的海浪,那红色的海浪朝我们席卷而来,竟然是一阵铺天盖地的狂风。
  狂风吹地我和玉衡都不禁往后退了一步,衣服重重地压在身上,将我们往后扯着。
  红色的花瓣在风中乱舞,纷飞的花瓣下,是一行身着黑色铠甲的士兵。
  黑色的铠甲在灰暗的天空下闪现着一抹抹银光,映出了彼岸花的殷红,就像一道道血丝挂在他们的身上。
  他们的头上都带着一个狰狞的头盔,露出一双双阴森森的眼睛。
  阿武说过,只有我才能更好地保护菩提通道,所以,我缓缓推开挡在面前的玉衡,昂首挺胸地站在了那队黑甲士兵的面前。
  黑甲士兵没有再向前一步,他们整齐地站在离我们一米远的地方,一动不动,甚至感觉不到他们的呼吸――他们,有呼吸吗?
  他们矗立在我们的面前,就像一排雕像。他们没有亮出怀里的刀剑,没有再向我们踏进一步,我们就像象棋一样,对峙在一道花墙的两边。
  “小雨……”玉衡有点担心,他拉着我的胳膊,想将我拉回,我摆摆手,只是一动不动地盯着对方,就像他们盯着我们一样。
  忽然,一声震耳欲聋的奇怪的像牛一样的吼叫划破了长空,黑甲士兵突然退至两边,他们向大雁的翅膀一样向两边展开。
  “踢踏!踢踏!”大地开始动摇,就像千百万的大象奔跑。然而,却是一头巨大的黑牛出现在花海之间,它庞大的身躯就像一座小山,巨大的鼻孔上穿着一个金色的铜环,喷吐着气息,身下的彼岸花因为它喷出的强大的气息而纷纷散落。
  它瞪着火红的眼睛冲我们而来,却在即将撞上我的刹那及时停住,那一刻,我已经听不见自己的呼吸,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
  “呼――”强大的鼻息吹起了我的长发,我从石化中复原,咽了口口水,阿武该不是耍我吧,想让我下来送死,那也不要拖上玉衡呐。
  “凡人!”一个深沉的声音从巨牛的身上传来,我的手被人握紧,那温暖的手给了我力量,我抬头望去,就在这时,那牛前腿开始弯曲,它跪了下来,它四腿弯曲,伏在了地上,我终于可以看见在那牛身之上,坐着一个身穿黑袍的男子。
  男子俊美非凡,削尖的下巴,比阿武还要冷上百倍的眼神。目光相对时,我仿佛听见了一声女人凄厉的惨叫,让我浑身的寒毛战栗,双腿也变得无力。
  深凹的眼睛就像是欧美的混血儿,这更加加深了他的深沉和威严,眉间诡异的红色图纹带出了一种居高临下的霸气。他不屑地俯视着我,脸上没有任何表情,但很快,他的眼中滑过了一丝迷茫,眯起双眼仔细地将我打量了一番,目光停留在我的脸上,四周当即变得鸦雀无声。
  为什么,他那种表情像是认识我,但又透出了不确定?难道他真的认识我?他又是谁?
  “小雨,小心!”玉衡将我往后带了带,可就在这时,面前的男子的眼中当即闪现出了摄人的杀气,手中的皮鞭也随即扬起:“大胆妖孽,竟然在本尊面前放肆!”说话间,他的皮鞭就挥了下来,玉衡抬手准备迎接,鞭来得太快,无人能躲,情急之下,我挡在了玉衡的面前。
  “小雨!”
  奇怪?我竟然没有感觉到疼。我呐呐地看着男子手中的皮鞭,玉衡也惊讶着,他站在我的身后扶着我的双肩,我摸了摸刚才明明被鞭子抽中的肩膀,没有,什么都没有,没有伤痕,更没有伤痛,甚至,连衣服都没破。
  “小雨,你没事吧。”玉衡紧张地看着我的肩膀,我呐呐地摇摇头,似乎开始明白阿武为何让我下来,不禁道:“玉衡,好像地府的兵器没用……”
  “不是没用!”深沉的声音从上方传来,我仰头望去,那男子高高地站在黑牛之上,“而是对你没用,你究竟是谁?”
  “只是对我没用?”我反问。
  那男子的脸上滑过一丝怒意,可是随即,他笑了,嘴角扬起,那是个跟白很相似的笑容,一样的阴森,一样的邪恶:“有意思,你的存在让本尊有了兴趣,你也是第一个敢如此和本尊说话的女人,而且,还如此保护一只低等妖物,你,很有趣,来人,抓住这个女人,杀了那只蛤蟆精!”
  我大愕,阿武让我们下来究竟是做什么!简直就是让我们来送死!
  “是!”震天的声音从那些黑甲士兵的嘴里出来,震得人双耳发聋。
  玉衡将我护在身后:“小雨,有我在,他们伤不了你!”
  心里很感动,可是,玉衡,你根本不是他们的对手,你不在,又有谁来保护我!
  “刷拉拉!”黑甲士兵抽出了怀里的尖刀。
  “?!?!?!”黑甲士兵开始向我们挺进。
  “哼!”我听见了黑衣男子不屑的笑声。
  “噌!”玉衡抽出了腰间的软剑。
  天空变得阴翳,暗红色的云忽然卷过了头顶,压抑,血腥的红色,弥漫在天地之间。
  我走了出来,走出了玉衡的保护圈,昂首挺胸地站在那头黑牛的面前,迎视着黑衣男子的眼睛,告诉他:我不怕!
  抬手,划过长空,指向玉衡:“别伤害他,我跟你走!”
  那一刻,黑衣男子的唇角再次扬起,玉衡发出了一声惊呼:“小雨!”
  黑衣人的手挥向了半空,苍白骨感的手指自然弯曲着,就像是站在舞台上的指挥家,挥舞着好看的手势,那个好看的手势也让黑甲士兵停下。
  “玉衡,我忽然明白阿武让我下来的目的了。”我对着玉衡微笑着,轻声说着,挨近他的耳边,“他是让我吸引此人的视线,给白素贞争取更多的时间。”
  “小雨……”玉衡紧紧地,紧紧握住了我的手,我笑着,转身,收起笑容,冷冷地看着那站在牛身上的人,他的眼中是郑重的警告:“蛤蟆精,本尊就放你一条生路,速速回到阳间,本尊不管你们如何得到菩提枝此等可以穿越三界的神物,但这个女人,本尊要留下!如果那个给你们神物的人要来救这个女人,就让他尽管下来找本尊!”
  本尊……他也叫自己本尊……这个人的称呼像白,可那份嚣张的气焰却像阿武,难道阿武之前也是什么天尊?他又究竟为了什么而放弃了身份跟老板做交易呢?
  黑衣男子挥了一个手势,而这个手势,却是让人捆住了我,就像栓一只狗一样捆住了我的双手,绳子的另一端,被恭恭敬敬地放到了他的手中,他轻蔑地看着我,仿佛在说,看,你还不是屈服了?
  黑牛再次起身,我看不到那黑衣男子的身影,而是被牵在了黑牛的身后。
  “小雨!”玉衡紧紧握着剑,我向他点点头,看着那渐渐泛黄的菩提树,放心吧,我会及时赶回来!
  手忽然被用力一扯,我向前一个趔趄,恨恨朝上面看去,那个牵着我的人倾斜着身体轻蔑地笑着,然后提起手,再次用力拉了一下绳子。
  再次一个趔趄,撞到了牛身,好痛!
  就这样,我被一扯一扯地走在这片火红的花海之中,那淡淡的清香再次钻入鼻息,朦朦胧胧的,我仿佛看见了一片翠绿的草地,和这片鲜红全然不同的绿色。
  回头,绿色的菩提树渐渐消失在视线中,菩提树的绿色,很熟悉,就像我记忆中的绿色。
  手又被扯了扯,这次比之前更用力,我摔了下去,扑倒在花丛之间。
  浑身都沾满了那红色的花瓣,刺目的红,我生气了,坐在地上,就不起来!
  手上的绳子被拽了拽,我狠狠往回一拉,绳子收紧,一根弦在我和牛背上的男子手间绷紧。
  就在这时,一股巨大的力量将我提起,手腕传来撕裂一般的痛,我被硬生生地、就像拎小鸡一样拎起,被迫站起身,牛背上,传来冷冷的声音:“不想受罪就好好走!现在你是在冥界,而不是阳间!这里,是本尊的地盘!”
  好拽的语气,手腕生生地疼,痛出了我一身冷汗。
  黑牛再次行走,我跟在黑牛的身旁忍气吞声。
  
《寻梦之旅》二十二
  真情之泪12
  **
  出了花海,面前是一条巨大的河川,黄|色的河水盘滚着,时不时有漩涡在河水里若隐若现,宛如活物,它们时而出现在这里,时而又出现在那里,没有人能知道他们下一刻究竟会出现在何方。
  宽阔的河流,河面却静得让人惊讶,只有那些时而出现的漩涡却告诉你这条河的危险。
  望不到边际的河,感觉像是将彼岸花彻底隔绝在对岸的世界之外,对面,是一座城池,高大的城墙上,满是鬼差,隐隐可见城门上三个黑漆漆的大字:枉死城。
  “枉死城!”我不由得惊呼出声,有谁会想到我洛小雨竟然会到枉死城,而且还是以一个活人的身份。
  跟在黑牛的身旁走向链接两岸的唯一的一座木桥,桥边,站着一个佝偻的老头,那老头灰白的头发,皱褶的皮肤,深凹的眼窝,眼窝里,是无神的眼睛,他定定的看着我,在我经过他身边的时候,他竟然露出了诡异的笑容:“姑娘,上桥了,小心。”沙哑的声音异常慎人。
  唰,只觉得我浑身的寒毛都在那一刻竖起,就连头发都仿佛立了起来,不由得,更加往黑牛身边靠了靠,我想,在这个家伙身边,应该是比较安全的。
  紧张地看着两边,这是一座极窄的木桥,可奇怪的是,当我们踏上去的那一刻,它却变宽了,宽到足够我们同时走在上面。
  “过独木桥?―”后面那老头又这么喊了一声,我身体摇了摇,脚边,就是那看似平静的河水。
  一步,一步,看着脚下前进。
  忽然,一条手臂伸了上来,苍白的手臂上蓝色的经络像是龟裂的花纹,诡异而惊悚。
  他一下子抓住了我的脚踝,就往下拽。
  “啊!”我被拽了下去,那双手冰凉的感觉仿佛穿透了我的裤腿直接冻伤了我的小腿,那份让人恐惧的冰凉,我仿佛看到了死亡。
  手上一紧,有人将我提了上去,我昏昏沉沉地看着渐渐出现在眼中的那张狂傲的脸,他轻蔑地笑着:“看来你的确很香,不如就拿你做诱饵。”
  我垂下了眼睑,双脚悬空着,下面,就是那黄|色的河,隐隐的,一个个身影在我的脚下盘旋。
  “它们……很孤独……”心,变得空荡荡,“一切都不重要了,生也好,死也好,都不重要了……”我轻轻地说着,“人最害怕的,其实还是孤独。”
  缓缓抬眼,面前的男子的脸上浮现出了一丝淡淡的惊讶。我看着他,看着他那双冰冷的眼睛:“你也是!”
  一丝诧异滑过他的眼睛,宛如猜中了他的心事,他的脸上带出了怒意,他松开了绳子,我坠落在了地上,“砰!”,屁股很疼。
  回眸望去,已经过了河,双手腕间已经泛红,似乎变得麻木。我重新站起来,跟在黑牛的身旁,走在这支让人恐惧的队伍里。
  枉死城如同王者的降临,无论是城楼上还是城楼下的鬼差都匍匐在地上,黑衣男子在他们的膜拜中入城,接着,里面的百姓也匆匆跪倒在两边,我俯视着这些人,心里忽然产生了一个奇怪的期待――这里能看见自己的认识的人么?
  例如,刚才在彼岸花海里脑中出现的模糊的景象和人影。
  就在这时,忽然有一个白色的身影从跪伏的人群里冲了出来,他大喊着,朝我们奔跑而来:“救命!救命啊!”
  我愣住了,冲过来的人正是许仙。
  黑甲士兵拦住了许仙,许仙立刻跪了下来:“鬼王救命,救命!”
  原来上面坐着的是鬼王。
  “救命?”熟悉的,冷漠的声音传来,随后,却是一阵轻笑,“你已经是鬼了,怎让本尊救你的命?”
  “不是的不是的,在下的娘子一定要将在下带回去。”
  “你家娘子!她怎有此能耐?”
  许仙双手挥舞着:“她,她,她不是凡人,她是妖精,是蛇妖,蛇妖!”许仙的脸上布满了恐慌,我立刻往人群看去,一个熟悉的身影缓缓站起,那悲伤的表情宛如她的心也即将破裂。
  白素贞……
  “妖孽!胆敢闯入地府!”
  立时,黑甲士兵将白素贞围在了中间。
  “就是她!就是她!”许仙恐惧的神情定格在他临死之前,惊恐地圆睁着双眼,嘴巴也来不及合拢就灵魂出鞘。
  看着白素贞认命的悲伤,看着许仙惊魂未定。心里很急,急得咬牙。
  “许仙!”我终于忍不住冲上前,许仙愕然:“小雨?难道你也吓死了?”
  “死你个头!我问你,白素贞是你的什么人!”
  “是小生的娘子。”许仙惊恐转为疑惑,我继续道:“既是夫妻,你为何要在意她是人是妖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