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八夫临门现代篇+番外+前世今生-第10部分

筒;
  竹筒就是村外山中的青竹,一节含头尾,外面的青竹,
  不知用什么削去了一些,层层叠叠,隐隐看着,竟似山水..
  先生那时不懂怎么打开,那女人拿着竹筒,
  在上端轻轻一扭,那上头的竹节竟然是盖子样..
  先生十分喜爱,一谢又谢..
  没多久,就看到先生或装水,或装茶,穿上了细细的线,总随身带着..
  ....
  才过完年,那女人就走了,留下了酒馆,继续酿酒的运作..
  村子里的人都站在村口,目送马车远去,大家散了之后,
  我为了捡个地上的小石头,眼角却看到先生还站在原地...
  那年,我十二岁;
  苦读了好几年,先生的私塾,最后只剩我一人与小狗子,
  小狗子喜欢带村里的小孩玩小兵兵,先生教他行军诡策,
  我已经忘了要当青天的心愿,沉迷于诗词古文字行之间,先生教我评论解析..
  后来,我两一同入京,小狗子进了兵营,我也考取了功名,
  分派到了皇宫里,收整文物书籍的翰林院,
  里面涵盖了前王的批卷,民间收寻的野史,古籍,散乱的史册等...
  中间回了家一趟,村里的人都很高兴,先生也是,
  我看到那管竹筒,仍然系在先生的腰旁,可是原本青白的竹身,
  已经略略泛黄..
  先生的头发,跟爹爹的一样,也白了..
  回到皇宫,有天,在翰林院里整理书籍,翻出了一本有趣的书,
  外面包着女戒的皮,里面却是千慕雪写的亲亲小爹,
  千慕雪呵...是个特异的写书人,写常人之不敢写,
  又不知从哪找了一位绘画大家,画那一幅幅的活色生香当作封面...
  在就着余晖翻阅的时候,书中飘下了一张泛黄的纸,
  我弯腰拾起,纸上浓淡的墨色,勾勒出一个带笑的女子,斜靠椅上,手拿书卷,
  双眼笑意盈盈如春水..
  左下题书:
  凉亭立园中,曾记锦绣良夕,一枕凝香残梦,似行云无迹.
  宫墙高耸似囚笼,何处问消息,还是一年春暮,倚东风独立。
  龙飞凤舞,墨深透纸,笔法的起收提顿,都是那么熟悉,,
  虽然没有属名,但我在归类了众多圣旨批卷,自然认的出来的...
  这是退位让贤的前王所写..
  这..该怎么归类呢?!
  想起之前,送了本史册到御书房,书房里摆设简单,
  窗旁的墙上,挂了一张浅浅的泼墨画,
  画里竹叶纷飞,一男子拂琴,旁边站着一个女子,纤指细点..
  怎么..这两女子,眉眼如此相似?!
  不知怎地,总给我一种熟悉的感受...
  打开那本亲亲小爹,就让这幅画,静待有缘人吧...
  我把画夹回书中,套上’女戒’,归放到原处...
  看着窗外橘红色的余晖,又是,该回家的时候了...
  
(序)欢唱
  重阳,我们一家子打算照习俗,
  插把茱萸,爬上小山头,喝两三杯菊花酒,
  应应九九重阳,夏秋转换的节气..
  等大伙都上了车,我拎着千慕雪前两天送来的新书,
  珊珊来迟,依依不舍的告别我舒适的躺椅ㄚ...
  那封面的画风,有点改变了,以往都是细致描绘的背景,
  现下换成了泼墨的黑白..
  难得秋高气爽,而今天的晴空,又飘着几片云,真是再好也不过!!
  上山的路,蜿蜒缓慢,我无聊的躺在临鹤的腿上,
  临鹤拿着混着糖烤过松子,一颗一颗的喂我吃..
  小离在一旁笑看着,时不时的轻抿一小口菊花酒..
  我突然听到前一辆车上传来低哑的歌声,
  怎么听着像是那’胡子大叔’的声音?!
  这ㄚ,每次看我,就拿种看小辈的眼神,
  当我跟着园子里的俾女,叫他胡子大叔,他也没有反驳,
  明明影宫送回的资料上,才28岁!
  ㄚ的,就占我便宜!!
  每次野营,烤好的鸭腿鸡腿猪腿,
  都让我先送上一份给他!这渣!
  没一会,听到拍手声..那低哑的声音在一旁指点着,
  貌似,是他在教后弦..呵!!后弦..会唱歌?!
  ...
  小离听到陌生的曲调,忍不住探出头,
  不一会,纵身一跳,跃上了前一辆马车..
  ...
  不会吧?!这样就被那胡子大叔给收买了?!
  临鹤看我用力咬着松子,笑容浮上他秀美俊朗的脸..
  小离突然出现在马车的窗口,问临鹤[有没有带琴?!]
  临鹤[嗯..在珊珊的车上]
  小离倏然消失在窗口,这几年下来,只有我一个人,
  疏忽了’强者至尊,武功至上’的信仰呵...
  貌似太依赖他们了..
  没一会,出现了铮铮琴声,可是,怎么听起来怎么耳熟?!
  ..
  低哑的嗓音,唱出曲调轻松,可是让我心抽紧的歌曲...
  Wellyoudonedonemeandyoubetifeltit
  Itriedtobechillbutyou’resohotthatimelted
  Ifellrightthroughthecracks
  Andi’mtryingtogetback
  Beforethecooldonerunout
  I’llbegivingitmybestest
  Nothin’sgoingtostopmebutdevineintervention
  Ireckonitsagainmyturntowinsomeorlearnsome
  ...
  这..明明是英文,是英文歌曲,JasonMarz的I’myours
  ...
  临鹤停止拿起松子的动作,因为我紧抿着嘴,满脸不豫,
  临鹤担心[小舒,?...]
  我专心一致的听着窗外传来的歌声,
  那随着蜿蜒的山路,飘荡在山谷中的欢快歌声,
  Iwon’thesitatenomore
  Nomoreitcannotwaiti’msure
  Theresnoneedto**plicate
  Ourtimeisshort
  Itcannotwait,i’myours...
  ..
  轻快的节奏,小离的笛声加入,后弦打着拍子,
  接着是古琴,假装着,尝试拨出着吉他的节奏...
  我突然迷茫了,这胡子大叔,是谁?!
  如果他也是穿越过来的,在发现之后,我们要如何?!
  讨论着怎么样寻找回家的路?!还是....
  ..
  突然,我听到另外一个声音加入,生涩的,温柔的,却是我熟悉的,
  是小飞...
  Wellopenupyourmindandseelikeme
  Openupyourplansanddamnyou’refree
  Lookintoyourheartandyou’llfindlovelovelove
  Listentothemusicofthemomentmaybesingwithme
  Ahlapeacefulmelody
  Itsyourgodforsakenrighttobelovedlovelovedlovelove
  ....
  他懂吗?
  那每一个发音,都是我熟悉的,
  在说着对爱侣的承诺,用另外一个国度的语言...
  Soiwon’thesitatenomore
  Nomoreitcannotwaiti’msure
  Theresnoneedto**plicate
  Ourtimeisshort
  Thisisourfate,i’myours
  这...一段是秋?的声音...什么时候,他竟然也会唱歌?!
  D-d-dodoyou,doyou,d-d-do,doyouwantto**e?
  Scoochonovercloserdear,I’llwhisperinyourear
  Wo-ooo-o-ohwho-oo-o-o-oh
  随后,我听见镜的声音,珊珊的声音,楚的,小蕾,小九,思行..
  Openupyourmindandseelikeme
  (Iwon’thesitate)
  Openupyourplansanddamnyou’refree
  (Nomore,nomore)
  Ilookintoyourheartandyou’llfindthattheskyisyours
  (Itcannotwait,I’msure)
  中间还夹杂着奇怪的敲击声?!
  后来我才知道,是竹筒里面放了些小砂石,封住摇晃.
  临鹤看着我脸色变幻,一向清澈的眼神,
  缓缓被一缕灰色遮掩[小舒,?..听的懂?!]
  我想起,这王朝,没有英文,没有日语,而且,
  这边只有一个朝代,一个帝王,然后,我有八个夫郎...
  我回神,强笑[我是被这曲调吸引,你难道不觉得有些夏日午后的感觉吗?!]
  窗外,踢踏的马蹄声,琴声,拍手声,轻快的笛声,几个人的欢唱声...
  马车内,临鹤看着我,很久很久没有说话....
  Ahlapeacefulmelody
  Itsyourgodforsakenrighttobelovedlovelovedlovelove
  Soiwon’thesitatenomore
  Nomoreitcannotwaiti’msure
  Theresnoneedto**plicate
  Ourtimeisshort
  Thisisourfate,i’myours
  等马车一停,我迫不及待跳起,奔出马车,
  完全没有留意风景,没有留意几双眼睛,随着我移动..
  跑到前面的马车旁,没看到胡子大叔
  我找上后弦,我不顾后弦斜挑的眉角,
  大声问[那...那个大胡子咧?!]
  后弦指着我身后[那边....]
  大胡子正在另一辆马车,卸下车上的点心饮料...
  我跑过去,一把拉住大胡子的衣襟[这曲子哪学来的?!]
  胡子大叔黑白分明,闪烁着星星一样光芒的眼睛直直得看着我...
  [舒夫人...?..听的懂?!]
  ..
  我突然发现自己做了傻事,
  一时,家里那八个男人,还有六个半大不小的小鬼,
  就贴在我身旁,准备看好戏....
  ..
  我松开手,一时无措,胡子大叔星辰般的眼睛深邃,
  [我,在这次追杀那些小鱼虾的时候,遇上了一个....]
  胡子大叔顿了顿,我身旁的几人收起了隐隐的杀气,
  甚至有的露出好奇的表情...
  [遇上了一个有着绿色眼睛的女孩...
  她,病的很严重,因为那药的关系;
  可是她那双绿色眼睛,依然清澈明亮,
  像夏日里的绿叶,收纳着阳光的温暖]
  胡子大叔又吨了吨,低沉略哑的嗓音继续描述
  [她用绿叶般的眼睛看着我,
  要求我学会她最喜欢的歌曲,她才能安心的离去.....]
  说完,转身继续忙他的..
  最后,我为了一个死人,在众目睽睽之下,做了一次傻逼...
  (大傻注:我可没说她最后病死了..
  她是被流剑砍死的..这又是另一个故事了)
  
(始) 命运
  家里的八个,没有人来问我关于歌词的问题,
  可是,相处的气氛变的很尴尬..
  大伙眼神对上的瞬间,都自动错开...
  微风习习,草地碧绿,一边是连绵的山峦,一边是溪水叮咚,
  我看天上人间,也差不多就是这样...
  山里,有好些大树参天,
  小兽隐隐约约在林里穿梭,
  我们这家子,八个夫郎挤在一边,
  我孤单的坐在一边,六个小鬼尴尬的坐在我们中间...
  几个车夫,帮着卸下餐点后,外出去打野味..
  叹口气,我低头拍拍裙摆,正打算起身,
  想着刚刚,实在应该直接跟临鹤坦白地..
  眼角却瞄到那满脸胡子的’大叔’,
  捧着一大束雪白盛开的野芒花,花束中夹杂细细红色枝叶,
  直直的走到我面前,单膝下跪..
  听到破空声,还没来的及转头,胡子大叔从花束里抽出一枝芒花,
  用上了太极里的’引’,竟然把一盏酒杯,稳稳的顶在花枝上...
  酒杯里,还有半杯浅粉的’飞雪’..
  真的滴酒未洒,好功夫!!
  不是!现下应该是要他解释一下情况吧?!
  还没来的及开口问话,又见胡子大叔掏出了一个盒子,
  打开,里面是个金光闪闪,瑞气千条的大...大粉钻....戒?!
  怎么有种时空错乱的感觉?!先来首英文歌,然后钻戒出场?!
  整一个求婚标准步骤...
  胡子大叔那低哑的声音响起[请嫁给我吧!]
  轰!雷声响在我耳畔..
  之前我还问镜,一个人一生,会遭遇几次天雷轰顶,
  镜摇了摇扇子,遮着半张脸,笑着说[这要看是怎么样的天雷...]
  想当时,我还十分不满意这种模临两可的答案..
  呼!我身边尽是衣衫飞动的声音,
  杀气就像实质的钢丝一般,切划着我周围的空气....
  在这么肃杀的气氛中,我忍不住笑了
  [胡子大叔,别演了,谁教你这套?!
  别告诉我又是那绿眼睛的女孩..]
  胡子大叔沉静的看着我的眼睛[就是她]
  我一愣,他继续[她说,她带着一套塔罗牌,
  用那牌,算出我的未来,
  等我学会唱了那首歌曲,
  等有一天,遇到了听的懂的人,
  那就是我另一半..
  同时,她说她是炼金师,当初花了好久的时间,
  才弄好了我手里这戒指,举世只有一只]
  胡子大叔闭了一下眼,又张开,直直看进我的眼睛
  [我不懂什么是塔罗牌,也不懂什么是炼金师,
  可是江湖里,打滚流浪这么多年,我信命..
  而我同时也相信,?是我命定之人]
  轰隆!!轰轰轰轰轰!!!!脸上怎么湿了?!
  原来真的打雷下雨了..
  这泱泱大国的广大天下,各式神棍怎么都让我遇上了?!
  我不理跪在地上的胡子大叔,要那八个还在气头上的男人,
  先把小鬼安顿上车,食物就算了,泡了汤,怎还能吃?!
  正想回车上,没想到手竟然被胡子大叔抓住,轻轻打开我的手指,
  拿着那粉钻,眼看就要套上我的无名指..
  斜地刺来一剑,胡子大叔拉着我转身避开,是秋?...
  小飞从旁补上带着杀气的一掌,胡子大叔干脆把我搂在怀里,
  灵巧的闪躲...
  后弦从地上抓了一把石子,原意是打算飞石点|岤,
  一把洒出,大伙同时闪动,避开了石头,却避不开跟着来的泥水..
  我看到正往这战场赶来的另外几个,眼中除了杀气,
  还有对我的不满...
  这些渣,没看到我在冲|岤咩?
  唉,想当初,是花飘飘的时候,回去找珊珊拿那什么圣物玉佩,
  那时小飞就对我用这招出奇不意,现在竟然又在胡子大叔身上重演..
  同一个地方跌倒一次是意外,跌倒两次,就是我猪头了!
  胡子大叔没有带武器,抱着我,
  另一手揽着的白色芒花束,虽然注入内力,
  可怎比的上秋?手中那削铁如泥的地煞?
  一时原本秀美的仙境,芒花与泥巴齐飞,剑影与掌风共舞,
  几人打的溪水雨水四下飞溅,树枝青草泥泞一片..
  当我被众人解救出来的时候,已经湿透了,
  胡子大叔被群殴,打趴在地上,全身泥印..
  最后我还特意上去又多踩了两脚...
  为什么没有往死里打?!当时我|岤道已经快冲开,
  原本八人统一对外,一时又怕伤到我,又想一剑把胡子大叔砍翻...
  突然,树下避雨看戏的小蕾自言自语[胡子爷爷死了,等一下谁赶车?!]
  这句话,让一条心的八人有了异心,
  虽然大家身上都沾了些泥巴,
  可是谁也不愿意坐在车上,在雨中赶车回家..
  八人下手开始留了余地...
  我冲开|岤道,接着胡子大叔被我暗算,旁边八个人补上几掌几剑,
  不过也才断了几根骨头,受了点内伤
  最后,在临鹤的金针止痛下,自然是他赶车...
  回到舒园后,我自然是在坦白前,要求要从宽处理,
  坦白后,在几位夫郎的要求下,开了一门课’第二语言之简易入门’
  其实,我很想叫这门课’第二语言之但米’
  可是,很怕这几个过目不忘,举一反三的天才,
  万一哪天发现那个’但米’的意思,那我可能会死的很难看...
  另,胡子大叔满脸青肿回到舒园,不知怎么传,
  变成我们一行人在山上遇到劫匪,他为护主而受伤,
  地位在下人之间节节上升;
  就跟我老是拿石头去压的紫芙蓉一样,
  长大的速度,肉眼都看的见...
  再回园后几天,楚叫了胡子大叔到大厅准备大审,
  没想到胡子大叔还没有到,厅外跪了一地的仆妇婢奴,
  表示就算胡子大叔有过,他们也愿同受..
  噗..我喷...这些人是怎么传的?!
  单就天下第一庄的背景,我们也不敢对他怎么样,
  更何况瘦死的骆驼比马大,就算他现在受了伤,
  还是很强,后弦表示,如果当时不是我暗地里给他那一下,
  八个人绕着他转,还不知道要转到何时...
  人多好办事,原来是以讹传讹...
  
(末) 开始
  话说大厅不能审,八个人拉着我,把胡子大叔挟持到小厅,
  我因为不爽他装大叔,占我便宜,我强烈要求先审
  小舒[胡子,每次我叫你大叔,你怎都认了?!]
  胡子大叔答辩[园子里大家都这么叫,我当然认..]
  小舒气[明明你也没几岁,在辈份上占便宜很高兴咩]
  胡子大叔答辩[我怎知你会觉得我占?便宜?!园子里的大婶叫我胡子,
  我叫她大婶,这样我不就被她占了便宜去?!]
  小舒[....]
  秋?[不管你舌灿莲花,今天就给我滚出去]
  胡子大叔答辩[我签了十年的约,那个条约书上写着如雇方无法履行约期,
  罚款四千万倍...]
  厅内众人往楚看去...
  楚[...这条,是小蕾说要加的,说什么要照顾弱小民族..]
  众人同翻白眼....
  飞看着楚[拿来]
  楚[..那签了十年的条约书,从山上回家那晚,就不见了...]
  临鹤修长的手指往屋外一指[舒园容不下你,你走..]
  胡子大叔答辩[我原本就住在马廊,不住园里,那告辞了]
  转身想走...
  后弦[慢!你欠我五百七十两,先还了再走..]
  胡子大叔转身,两手一摊[没钱,要命一条...]
  小离的手抓着一把粉状物,正打算洒出..
  小舒突然看见胡子大叔黑白分明的眼睛,闪烁生动,
  对着她大喊[媳妇儿,快来救我..]
  厅内众人一楞,小离手一抖,那把粉状物洒了些到地上....
  楚自动批注[...那条约书上写着,包吃包住还包娶媳妇..]
  ?气的妖孽般的脸都歪了[舒...?教的好女儿...]
  小舒[切!凭什么每次小蕾做了坏事,都骂我,又不是我做的]
  **#$$%Y%&
  原本光天化日,堂堂正正,八堂会审胡子大叔,
  最后变成子女教育问题的深刻研讨会..
  经此一事,我发现,一皮天下无难事,用在大傻身上,真是再贴切也不过..
  忘了说,大傻这号,是我安的,他叫钱砂;
  明明以前当胡子大叔的时候,我们聊天都让我有种隽智的感觉,
  自从重阳登高回园之后,他整个格调,简直跟后弦同出一撤,
  除了赶车之外,高去高来,?有阵子,从影宫调了些人过来堵,
  可是不管怎么样,他总是有办法摸到我独处的地方..
  家里八个,最后总算发现我对大傻没有兴趣,
  就干脆放任他随风来去...
  (应该是无法管制,打又打不过,赶又赶不走)
  这,就是我与大傻的开始..
  (?漏了)
  ??篇的?情解?,?什?六?小鬼咧?
  因?根?本人(?友69)的YY,小舒在大?局的?候,就已?有了三?,
  加上思行小九,那?在又?了?年,我猜,小???也?要一?..
  所以多出的那?小鬼,?在小?的名下..嘿嘿..嘿嘿嘿...
  (笑的猥?搓搓手ing)
  或?小舒?有??,可是太小了,被留在舒?,?有?上山...
  哈哈哈哈哈!!!生老大,照??,老二老三???..
  不知,小舒生了??..哈哈!!!
  小舒?悄悄的?69身後冒出?,手肘一抬,
  正好敲上狂笑的69後?...
  69:小舒,?要相信我,?篇我反覆修了改了好?次,
  不然上?星期就???文的...
  原本是打算?大家高高??合唱,不知道怎??著?著,
  就成了林墨的?人秀了..
  小舒怒火?天:你?渣,不用解?了,
  起?大神把你送?,就是怕你皮??人整..
  -----最后,收录歌词---------
  69之前听到这曲子,是在收音机里,
  英文嘛,有听没有懂,但歌曲旋律轻快,
  没多久,身旁的人,一个一个都会哼上两三句;
  最近YY八夫,某天晚上,小飞与林墨同时梦中来访,
  一个冷冷的笑,一个JJ的笑,两人共争之.
  69这小身板,被两个大男人压着,问我要死还是要写...
  最后,强迫69亲吻小舒的绣花鞋的同时,
  还要我发了一个毒誓,要我一定会把他们俩写成主要的部分...
  所以说,传说中’威武不能屈’,理论上,在小市民里,是不存在地...
  ((69弱弱的爬回:其实,我看着Youtube里的live,(下边有韩文字幕的)
  就是林墨对着小舒唱情歌的表情..有点坏,有丝轻挑,
  有些牵挂,还有被这些轻声笑语掩在心底的深情;
  八夫虽好,可是总觉得,他们对着小舒都有着不够圆满的亏欠,
  就像小舒补足了他们人生的圆,可是,他们呢?!))
  原唱:JasonMarz
  英文歌词:
  WellyouvedawnedonmeandyoubetIfeltit
  ItriedtobechillbutyouresohotthatImelted
  Ifellrightthroughthecracks,andnowImtryingtogetback
  BeforethecooldonerunoutI’llbegivingitmybestest
  Andnothingsgonnastopmesodontgowithconvention
  Ireckonitsagainmyturn,towinsomeorlearnsome
  ButIwonthesitatenomore,nomore
  Itcannotwait,Imyours
  Wellopenupyourmindsandseelikeme
  Openupyourplansanddamnyourefree
  Lookintoyourheartandyoullfindlove,love,love,love
  Listentothemusicofthemomentpeopledanceandsing
  Wearejustonebigfamily
  Anditseverybodysrighttobeloved,love,love,love,loved
  WellIvebeenspendingwaytoolongcheckingmytongueinthemirror
  Andbendingoverbackwardsjusttotrytoseeitclearer
  Butmybreathfoggeduptheglass
  SoIdrewnewfaceandlaughed
  IguesswhatI’vebeensayingisthereaintnobetterreason
  Toridyourselfofvanityandjustgowiththeseasons
  It’swhatweaimtodo,ournameisourvirtue
  SoIwon’thesitatenomore,nomore
  Itcannotwait,I’msure
  There’snoneedto**plicateourtimeisshort
  Thisisourfate,I’myours
  Wellopenupyourmindsandseelikeme
  Openupyourplansandmanyou’refree
  Lookintoyourheartandyou’llfind,theskyisyours
  Sopleasedon’t,pleasedon’t,pleasedon’t
  There’snoneedto**plicate
  Causeourtimeisshort,andthiswill,thiswill,thisisourfate
  I’myours
  中文歌词:
  我深深感受你的出现带给我的惊异
  我想抱着平常心但你的如火热情令我溶化
  穿过缝隙我坠落我尝试回到原来的生活
  但在我热情冷却耗尽之前我要对这份热情付出我的全力
  没有任何事情能阻止我所以别尝试用惯例说服我
  我猜这次轮到我了去赢得些什么或是学些什么
  但我将不再迟疑不再迟疑
  我不能再等待我属于你
  所以打开你的心像我一样期待这份爱情
  别固守着你原本的计画你将自由
  看进你的心底你将会找到爱情爱情
  倾听此刻的音乐人们在歌舞
  我们其实很相近
  爱与被爱是每个人的权利
  我花了太多的时间在镜子前测试自己的说话方式
  弯腰倾身我尝试着想看清楚些
  不过镜子却被我的呼吸雾化
  所以我画了个全新的脸开心地笑了
  我猜我想说的不过是没有比这更好的原因
  摆脱掉自己的虚荣心让一切顺其自然
  这是我们该做的成为善的化身
  但我将不在迟疑不再迟疑
  我不能再等待我很肯定
  别让一切变复杂我们没有太多时间
  这是命中注定我将属于你
  所以打开你的心像我一样期待这份爱情
  别固守着你原本的计画你将自由
  看进你的心你会知道无边际的天空属于你
  所以请别再请别再
  再也没有需要去伪装
  因为我们没有太多的时间这将会是这就是命中注定
  我属于你
  
指甲
  当我还是护国夫人的时候,
  有天我觉得指甲长了,问小若要怎麽办?!
  她抛给我一把小剪子,小巧可爱的剪刀,可是很难剪啊...
  我问小若,以前都怎麽修剪指甲?!
  小若摺叠被子,头也不回[我帮夫人修剪的...]
  我抗议,那现下当我真是路人甲,虽然这样,
  可是我还是用着你家夫人的身体吧?!
  小若收拾妥当,头也不回就走出了房门...
  ...我只好两手轮流,小心地剪着指甲...
  有次有个婢女路过看到,马上放下手上的东西,
  过来帮我修剪指甲,从柜子里又拿出一片薄薄的小石片,
  一边和她聊着,她说剪完还需要用这磨一下,
  免得穿衣服的时候,会拉卡到那衣服上的刺绣..
  喔...
  她服侍完我的手,接着又准备了一小桶的温水,
  让我把脚放入,等指甲柔软些
  又服侍我的脚,好..好舒服啊...
  真是人生一大享受也....
  之後,好一阵子的颠沛流离,一直到八夫都收入了房里,
  才又回到这种高级享受的好日子...
  有天,我的小侍女在服侍我双手双脚的指甲时,我突然想起,
  那...那我的八个夫郎小侍,是怎麽处理指甲这个问题的咧?!
  我决定,在这事上,多个心眼..
  第一个被我发现的是飞..
  有次他抱着我的时候,我夸奖他的指甲像美玉,
  他微微笑了..然後直接问他,是怎麽样修剪太长的指甲..
  他把左手伸出,右手食指注力於指尖,用食指的指甲,
  轻巧迅速的在左手的五指上划上细痕,然後左手微微缩张,
  那细线外层的指甲,如落叶般轻巧又整齐掉落在桌上..
  我目瞪口呆...
  接着我看到有次珊珊在厨房处理肉,他剁着剁着,
  不知怎地,脸就红了...
  然後,把手拿在眼前看,我才发现他竟然剁掉了一小片的指甲..
  接着我看着他把自己的手放上剁菜的钻板,刀如雨下..
  我嘴里吃到一半的杏仁酥球,咕噜噜地滚落到地上...
  某次大夥又聚在桃树下,吃喝聊天,
  我看着小离用枝竹棒,沾了沾一小瓶中的东西,轻轻的抹在十指尖端,
  然後...淡淡的轻烟袅袅冒起,指甲就短了一截....
  那天,我一直盯着那小瓶,总怕不小心打翻了,泼到哪个人的身上....
  ?有次在院子里,陪着后弦过招,结束之後,拿着那把地煞站在远些的花丛边,
  我只见一阵幽黑的影子,还有浅浅的粉尘,他的指甲就短了..
  镜,除了偶尔咬指甲之外,跟我一样,是拿着小剪刀剪短指甲..
  某天清晨,我看到后弦在院子里打拳,多看了会,发现他眼睛滴溜溜的转,
  看四下无人,竟然化拳为爪,往楚心爱的桃树抓去..
  我才正要阻止,却发现桃树上抓痕不深,然後看到后弦看着手指,又继续回去练拳..
  他是...熊吗?!
  有次楚路过,我突然想到指甲的事,开口问他,
  他笑了笑,没有解释,只说就是一般的做法...
  一般的做法?!我们家大业大,这几年,
  千奇百怪的事都经历过了,什麽叫做一般?!
  很久後的某夜,我无意间,路过楚的院子,
  听到楚舒的叹息,听起来很舒服的样子,忍不住跑去从窗缝里偷看..
  原来是思行在帮他用小剪刀剪指甲....切...直说不就好了,
  儿子服务老爹,可是天经地义...
  後来,我问临鹤,临鹤笑了笑,凑到我耳边,小声的说
  [我跟小离有时会互相帮忙,小舒,你也想一起来吗?!]
  脑海中冒出两个美男,衣裳半掩,一个跪在下面帮我修剪着脚指甲..
  一个轻轻扶着我的手,顺便让我欣赏那个...春光...
  吞了口口水,急忙点头......
  临鹤抬头,对上小离疑问的目光,雌雄莫辨的脸上,
  笑意盈然,从眼角,一直漾到唇上...
  ----------------------------------------------
  这种YY文,才是小人擅长地...嘿嘿..嘿嘿嘿...
  (满意的搓搓手,飘走ing)
  
梦醒 (林墨)
  醉别西楼醒不记。春梦秋云,聚散真容易。斜月半窗还少睡。画屏闲展吴山翠。
  衣上酒痕诗里字。点点行行,总是凄凉意。红烛自怜无好计。夜寒空替人垂泪。
  蝶恋花-晏几道
  追补药人结束,我跟着一群兄弟,先回第一庄,
  领了该领的,也看了该看的,庄主,虽然白发苍苍,却仍精神矍铄...
  离开了庄子,我突然有种无所适从,无处可归的感觉,
  该回舒园,心底却淡淡的有点排斥的感觉..
  特意先绕到了京城,在客栈定下房间,先住上一两天再看着办..
  第一天,我特意去游览了三仙山...嗯,跟去年没两样...
  第二天,我要了一清秀的女孩来唱曲..听了两曲,我已无心情喝酒..
  那平凡的街头乐曲,真的不是普通难听..
  第三天,我要了一大桌酒菜,找了京城的弟兄们来聚一聚,
  大夥吃喝的很尽兴...可是那晚,我躺在床上想着...
  当初决定闯荡江湖,不也就是听说了许多兄弟失恋的故事,
  不是被抛弃,就是为爱舍弃了自己,在女人的陪伴下,栽入温柔乡,
  等生了小娃娃,就乾脆退去一身骄傲,当着爹,把屎把尿..
  很怕,我很害怕,如果真要我去当个这样的男人,
  我宁愿永远单身...
  可是,舒园,这个很奇怪的大园子,每一个男人,都是狠角色,
  我当了四年多的车夫,他们彼此在舒园的相处,
  跟我听说来的夫妻生活,都不一样,似朋友,又似情人.
  而几位男人之间,虽不无争风吃醋,但,不知怎地,最终总能风平浪静.
  他们几个,是一个很诡异的平衡,而舒夫人,就是维持这平衡的关键...
  呵...那有趣的舒夫人,
  我看着摊开在桌上的画,是给千慕雪的新书..
  披散着长发的美人,斜卧在高崖松下的长石,
  冷漠的眼,看着崖下散落林间的几间屋舍.
  最近,我落笔,背景上墨随意,
  但,画里的美人,神韵中,或薄怒,或嘻笑,或挑眉,
  却总带着一丝她的神韵...
  难道,不知不觉之中,我也为她,心动了?!
  回到舒园,身上的伤好也的差不多,没两天,
  传来舒夫人重阳要登高;
  九九重阳那天,我看到舒夫人手上拿着一本书,最後一个上车,
  呵,那封面,貌似就是千慕雪的书吧?!
  不是几天前,才送画去,怎麽这麽快就收到书了?!
  山路蜿蜒,微风徐徐,想起那首轻快的歌曲,
  虽然发音很诡异,不过,应该难不倒这几个吧?!
  一路上,歌声悠扬,后弦也能哼上几句,哈,
  以後武林盟主混不下去,或可考虑到茶馆卖唱..
  我看着正夫之一的离歌,舒夫人管他叫小离,
  一贯冷淡的神色,可是拨出的琴声,余音娓娓颤颤,很是多情的人啊...
  轩辕逸飞虽然易容了,可是那琥珀色的眼睛,可是最佳标志,
  我才念了两次,他几乎全部都记住了,这些文字的音调,
  应该都是异域的语言,他这曾经的帝王,天纵之材真的当之无愧,
  我暗自鄙视了一番,我才是天才吧?!
  淳于珊珊的歌声很温润,楚的则沉稳,
  镜先生扇着扇子,一副魂游天外的样子,不愧是知天的神棍啊...
  这神棍两字,可是舒夫人告诉我..
  车子停下,舒夫人急急忙忙跑来问我关於那首歌,
  我想起绿妹,还有她在风里飘扬的黑色披风...
  决定试一试绿妹告诉我,那属於现代的求婚方法..
  最後,失败了,被群殴.
  下山时,虽然一身伤,可是心底暗自高兴...
  舒夫人,应该跟绿妹来自同一个地方,
  否则我这些奇怪的动作,不属於任何一个民族的风俗,
  只要是普通人,好奇心都是有的,而舒夫人,却没有问.
  这之後,舒园里的八夫对我防范的很紧,
  可是,再怎麽紧,仍然是有机会,
  老人家不常说,危机就是转机?!
  我跟着他们几个斗智,斗计,摸着各式的门路,
  去探望独处的舒夫人,日子过的倒也不无聊..
  有天,第一庄的庄主来青州,我去陪他去八仙居喝点小酒..
  酒足饭饱,宾主尽欢,庄主靠着椅背[听说,你看上了舒夫人]
  我把庄主的酒杯斟满,又为自己斟了一杯[嗯]
  庄主看我承认的乾脆,呵呵的笑了起来..
  送走了庄主,我突然有着想对着那舒夫人,小..舒?
  大吼出我爱你的感觉,那是一种有如飞蛾扑火,
  愿意奋不顾身的爱着你的心情..
  在第一庄的那十来年,学会了许多,
  我看管事的主子,学会怎麽样讨管事的欢心,
  学会隐忍,学会识时务,学会宽容,学会心存感恩,
  学会见人说人话,学会怎样在屋檐下低头,
  出了江湖,我学会了圆滑,学会了爱惜小命,照顾自己,
  在舒园当车夫的这几年,
  看着小..舒,学会了珍惜当下,珍惜拥有.
  送走了庄主的那晚,回到马厩旁的小屋里,
  我发狂了一样,画了一张又一张的画,
  画里,有小..舒,有她的夫郎,在他的院子里下棋,
  在他的院子里弹琴,在他的院子里做菜,在他的院子里....
  画中的小舒的神态不一,却张张带着笑颜,
  那种自然而然,打从心里笑着的欢喜,
  从我墨下深深浅浅漾开...
  看着桌上凌乱的画,脑海中,只有一句话-喜欢你..
  隔天,我开始使用最实际的方法,追求小舒-写情书..
  写了几封,发现这情书写来很容易,可是送到小舒的手上,
  却是个大问题,那几个男人,发现了两张,之後把小舒盯的死紧...
  连下人都隔离了...
  拜托洗衣服的小春帮我夹在夫人的衣物之间,
  没想到那批衣物送到轩辕逸飞的房里,他在薰香的时候,
  从衣缝间掉了出来...
  我夹在端那菜肴的盘子之下,请厨房的大婶帮我在早餐的时候送去,
  结果那大婶走着,竟然踢到一木条,跌了一跤,人没事,可是菜全翻了..
  堂堂的舒园里,?着青石步道上,怎会凭空出现木条?!
  从此,我不敢再?请任何人传递..
  之後我绑着卷成筒状的情书,在大雁的脚上,
  大雁飞了飞,还没到洒了饲料的院子里,被后弦一箭射下;
  接着,我把炒成几份的情书分别塞到数十条锦鲤的肚子里,
  放入舒园外围的溪流之中,盼着游入了哪个泉子,小舒会无聊钓起..
  没想到那晚,我远远看着桌上一盘盘的香葱爆泉鱼,蜜汁裹锦鲤..
  最後,我只好每天夜里,去远远守着小舒夜宿的院子,
  等着机会,把情书塞入门缝,窗棂之间...
  这样过了几晚,一晚,我早早就去守着珊珊的院子,
  发现今晚怎麽这院子没有人守?!
  好奇怪,手里拿着第十八封情书,迟迟不敢送出,会不会有诈?!
  隔夜,我到了轩辕逸飞的院子,也没人守着?!
  是故意的吧?我看到院子里一抹身影,是小舒...
  真是运气不错啊..我随手拿起石块,用情书包起,朝着小舒抛出.
  才看着小舒捡起,心底的兴奋才像泡泡一样涌起,
  却感觉到后弦的杀气..
  凝神一看,他们八个都在,呵....
  看来,就在今晚...
  回到马厩旁的小屋子,我拿出藏着的美酒,斟满一盏又一盏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