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28部分

神地喃喃着。

  崔副总管话音刚落,小哲子一声闷哼,接着是落地,木头散架的声音。“小哲子,你怎么样?”我焦急地问她。

  “我没事,你不要出来!”

  听着她再一次痛苦的声音,我控制不住地哭喊着,真怕再也听不到她答应。心里却如明镜般透亮,她是怕我一起遭殃,才强撑着。

  咬牙滚到地上,爬向门口。

  外屋是崔副总管的叫骂和一阵踩踏的声音,还有小哲子忍痛的闷哼。

  拼命地爬到门口,却看到一片狼藉,小哲子的头陷在稀烂的饭菜里,崔副总管正一脚一脚地踩在她的头上。

  “崔大人,求求你放了小哲子。让奴才来吃!!奴才命贱,让奴才来吃好了!”我哭着央求崔副总管,却惹来他一阵嘲笑。

  小哲子含糊的声音从他脚下传来,“别过来!你给我回去!”

  我只是一个低贱的奴才,替主子吃这些污菜汤算得了什么。

  “我不准你这么做,听到没有,我不准!”小哲子一时情急,不禁怒吼起来。

  脖子上是肖副总管的脚,眼前是小哲子在说不准。

  接连两个“不准”却让我铁了心肠要替她承受这样的屈辱,哪怕就是让我吃毒药也甘心情愿。

  我大口大口地吞咽着,只想快点吃完,好让曹副总管早些离开。而她,我仅伺候过两天的主子竟然为我,甘心把她耀目的锋芒卸下,“扑通”一声,颓然地跪倒在地。跪下来求她同等级的崔副总管。

  “小哲子啊!我这条贱命如何能当得起你这一跪啊……”眼泪倏倏地滑下脸庞,滴在冰冷的地面。

  这一跪,换来是肆无忌惮的嘲笑还有我的这条贱命。

  蓦地,胸口一闷,崔副总管出其不意地一脚踢在我心口,我只觉得眼前一黑,疼得几乎要晕过去,最后一眼看到的却是小哲子无力地低着头,正要和一个魔鬼谈交易。

  “小哲子,从今以后,我这条命便是你的……”在昏过去的最后一刻,心里决绝地起下重誓。

  **

  断断续续的声音在耳边响着,仿佛从遥远的天边传来。

  我这是在哪里?

  脑子里闪过小哲子颓败地跪在一脸嘲弄的崔副总管前的模样。小哲子是不是已经被他……

  我不敢去想。

  挣扎着起身,环顾屋子,哭喊着小哲子,希望能听到她的声音。

  在昏黄的灯光映照下,窗边有两个侧影。待我看清楚,心里不单是震撼还有莫明地恐惧生出来。

  一个是满脸是伤的小哲子,一个是东厂主公—曹正清大人,那从来不近女色的神祗一般的人物,此刻,竟把小哲子困在怀里,低头要去吻她。

  “小哲子……”一声惊呼过后,我分明看到主公身体一僵。

  一双狭长而冰冷的眼看向我,那里盛着毫不掩饰的杀气。

  “不要说!”小哲子大喊一声,想阻止我,但是已经晚了。

  主公大人寒着脸向我走来。身体开始不可抑制地颤抖起来。

  “小哲子啊,我的命终是给不了你了。”我暗暗哀叹。

  而我没有想到的是,我又欠下了小哲子的一条命,因为她已经拉住主公,近乎于哀求地要主公饶过我。

  “他是我要用性命保护的人!”小哲子坚定道。甚至说出了以命换命的话。可她不知道主公是一个数一不二的人。

  我不再害怕死亡,不能让她为了我这低贱的奴才丢命。

  我哭着爬向她,希望能挡住主公的那一掌,她也呼唤着我,于是,东厂上演着一场主仆的生离死别。

  让我不可思议的是,主公竟然没有落下那一掌,反而像是一个受冷落的小孩子冲我们一通叫,抱起挣扎的小哲子走出门外。看着他们消失在夜色里,我又止不住地大哭起来。小哲子肯定逃不过地牢里的酷刑了,因为远处夜色里传来主公的威胁:找个没人的地方把你埋了……

  **

  屋里一片死寂,昏黄的灯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灭了,月光从窗户照进来,满地狼藉。

  哭得没有力气了,胸口还在隐隐作痛,下身没有了知觉,动一下上身又会钻心疼,我只能等着死亡一点点地把我意识抽走。小哲子会在前面等着我吧。

  小哲子啊,如果有来生,一定不要在我软弱的时候认识我,做个比我大很多岁的阿姨也行,或者长得很丑很丑也没有关系,只要当时我能像主公一样强大就好,不管你会在哪里出生……我都会找到你,跟着你再次来到这个人间,到那个时候,就不许再叫我小孩子了,要叫我……晚春。

  院外悉嗦有脚步的声音,是谁?

  月光如水,柔柔地映在来人身上,湿哒哒的头发零乱不堪,青肿的眼睛,却没了血污,是小哲子的鬼魂吗?

  不对,地上有影子,是小哲子回来了。

  她终于回来了,这是福大命大的人,我早就该想到的。

  本该高兴的眼睛又让泪水模糊一片。对今天生与死的变故,她只苦笑着说了句没事,便抱起已经不能动弹的我颤微微地走向内室。

  这是她的卧房,没有我这奴才呆的地方啊,她对我的疑问只淡淡地说知道,便放我在床内侧,略带倦音地叮嘱我有事可以叫醒她,语气像喝水一样平常。我不能拒绝,因为她已经累得倒在了床上,发出碰到伤口的吸气声,也因为我已经哽咽得不能再说话了。

  她是东厂第一个不把我当奴才的人,第一个让我觉得亲近的人,第一个为我挡去践踏的人,第一个为我流泪的人,第一个为我找饭菜的人,第一个不让我吃残羹的人,第一个为我下跪求情的人,第一个以命保我周全的人,也是第一个让我痛恨自己没有能力保护她的人。

  回想着一幕幕,我的泪一直在流,直至干涸。娘,看来我不能为您尽孝了,她是我决定此生和来生都要以命来相护的人。

  左手寻到她冰凉的右手,轻轻地覆上去,以右手起誓,心里对上天默默立下誓言:我江晚春与小哲子生死相托,吉凶相救,福祸相依,患难相扶,苍天为证,若我违誓,天诛地灭!望着她夜色中的侧脸,我安心地睡着了。

  **

  好像又回到了家乡那简陋的屋子和干净的小院。清晨的阳光透过茂密的树冠,像缕缕金线柔柔地洒了一地。爹在窗前摇头读书,祖母做着针线活儿,娘在灶台上熬着小米糊糊,清香扑鼻。她笑吟吟地捧一碗到我面前,这么美的梦我已经好多年没有做过了。

  做梦?我是在做梦吗?

  耳边有两个人在说话,声音很低沉。

  “主公……现在插手不太合适……余思哲……还是让她自生自灭吧!”是叶总管的声音。

  “小哲子……你在哪里?”昏迷中,我喃喃着。

  那个我发誓护她一生的人,站在我面前,弯成月牙的眼睛,红润的脸,微笑着对我说着什么,忽然一只脚踢过来,两只,三只……好多只脚在踢小哲子,她煞白的脸上一片血污,接着又被扔进深不见底的大洞里,我却没有抓住她,洞底来她的喊声:小……春……子……

  不要,小哲子你不要死,是我没用,救不了你。我的命是你的,你不在了我也要随你去,望着深不见底的黑洞,我一头扎下去。

  可是,是谁在拉我的胳膊?

  我挣扎着想要甩开,可是没用,一着急便睁开了眼睛。

  “小春子,你醒啦?”一个苍老的声音。

  这是小哲子的内室,我正躺在床上,她却不见了。

  床前一个着内廷官服的老人在问我。一股子浓浓药草味充斥着鼻子。

  “我已经把外伤药给你抹好了,这儿还有一碗药,趁热喝了,明天就会好一些了。”我这才发现自己光着身子覆在薄被下。

  他把药放在床前的小桌上,收拾东西要离开。

  “小哲子去哪儿了?”我急忙问道。

  “谁是小哲子?老奴只知道厂公深夜传话让太医院最好御医给你治伤,没有几个奴才能有你这样的福份啊。”老人羡慕道。

  桌上燃着昏黄的油灯,我问了他今天的日子,原来已经过了一天,小哲子带着伤去哪儿了,刚才的噩梦让我更加不安。动动身子发现好多了,扔着苦涩把药喝下去,明天应该能出去打听她的消息了。

  昏昏沉沉地又睡了过去,不知过了多久,感觉有手在我脸上抚/摸着,一股带着酒味的气息近在咫尺。睁开迷蒙的眼睛,屋里的灯光时明时暗,那张噩梦里的脸出现在我眼前肖初平副总管。

  我心里一惊,刚要呼喊,一只手死死地捂住了我的嘴。

  我不知所措,胡乱挥着胳膊,那双手死死压着我,几乎没法呼吸,死亡的恐惧再次袭来。

  “再动我现在就杀了你!”带着寒气的一句话,让我挥舞的动作生生地定在半空。

  他嘴角邪恶地上扬,那只手松开来。

  我大口大口地喘着气。

  他的脸再次凑近,松开的那只手顺势掐在我脖子上,我一动也不敢动,以他的功力,只要轻轻一拧,我的脖子就会被拧下来。

  “你这奴才对主子还挺忠心的嘛,余思哲给你什么好处了?连地上的剩菜汤都喜欢吃?嗯?”

  “那是……奴才份内的事……” 咽喉处的憋闷和心里的惧怕让我颤抖起来,结结巴巴地挤出一句话。“

  “哈哈哈……好一个份内的事,现在你的主子刚从墓地里爬出来,都顾不上自己了,就算她回来,这东厂也会成为她的葬身之地!不过……”

  小哲子果然没有死,但是最后一句话让我知道她要面临的是无法预测的噩运。他没有把话说完,好似整暇的笑着,眼睛里闪着贪婪的光。

  这眼光让我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我只好硬着头皮问:“不过什么?”

  他把我脖子上的手拿开,顺着脖颈向下滑着,喷着酒气:“不过,我也许能帮上她什么,起码不会让她死得那么快。只要你还像以前那样闭嘴就行了,另外不能让她知道,否则……”我已经知道这否则的含意了。

  紧紧地攥着拳头,把脸别向另一边,闭上眼睛淡淡地对他说:“奴才听凭副总管吩咐……”瞬间,身上的薄被掀掉,耳边是压低的喘息声:芝儿……

  小哲子,不在你身边,我也许能帮上的只有这些了。

  O(∩_∩)O

  作者:新浪“悲情纯爱”番外大师——咚缘!

  (完结)书包网 www.shubao2.com
第5章 曹正清和余思哲100问
访问曹正清和哲哲100问(此章节与正文无关)

  1 请问您的名字?

  哲哲:大家好我是哲哲=v=~~

  曹正清:我是权相佑……

  哲哲:看来某人还没睡醒一 一|||||

  2 年龄是?

  哲哲:奔三了……

  曹正清:奔四了……

  哲哲:喂喂不要这么阴沉嘛……

  3 性别是?

  哲哲和曹正清:= =|||暴汗

  主持人:好吧我什么也没说= =|||

  4 请问您的性格是怎样的?

  曹正清:曾经是三无少年,现在是……

  哲哲:*大叔!

  曹正清:还没到大叔年龄嘛

  支持人:那么哲哲你呢?

  哲哲:在未遇上曹正清老师之前是个正直纯洁善良的二十五岁如花美少女战士,功夫了得,工作勤快……

  曹正清:这和遇不遇见我有什么关系… 顺便说一句,某人跟纯洁不沾边。

  哲哲:你给我等着。

  5 对方的性格?

  曹正清:很可爱,尤其是[哔——]的时候……

  哲哲:他…生气的时候很可怕,做的饭很难吃,武功高的让人发指,喜欢对我毛手毛脚……

  曹正清:…… (= =|||||)

  6 两个人是什么时候相遇的?在哪里?

  哲哲:在地牢里,流氓女主介绍的时候说得很完美的一个人,可是见面的时候完全不是那回事……

  曹正清:还以为是那种乖巧的小女生,不过耍赖的时候比想象中可爱>__<

  哲哲:别扑过来!!!

  7 对对方的第一印象?

  哲哲:非非非非常差……………

  曹正清:嗯,典型的大龄剩女= = 喂喂喂,说好动口不动手的……

  主持人:…… (= =|||||)

  8 喜欢对方哪一点呢?

  哲哲:喜欢?……呃//////////

  曹正清:就是这点!!!

  支持人:你们给我好好答题!!

  9 讨厌对方哪一点?

  曹正清:不能完全信任我,或者说,我更希望她能多依赖我一点

  哲哲:随便把人家这个那个!!!

  支持人:我觉得曹正清不是“随便”得哦(J笑)

  10 您觉得自己与对方相处的好么?

  曹正清:好到不能再好了

  哲哲:虽然不能像他说得那么恶心,不过的确很好~>_<~

  11 您怎么称呼对方?

  哲哲:曹老大

  曹正清:阿哲

  12 您希望怎样被对方称呼?

  哲哲:叫阿哲挺好的

  曹正清:这个那个的时候有希望他喊我名字的念头

  13 如果以动物来做比喻,您觉得对方是?

  哲哲:蚂蝗= =!就是专门吸血的那一种!!!

  曹正清:猫~(恍然大悟)

  主持人:呃= =?

  曹正清:“因为很软很舒服!”

  哲哲:喂////////!!!!

  14 如果要送礼物给对方,您会送?

  哲哲:自己做的领带和花裤衩……但是……////////////

  曹正清:送自己

  主持人:……

  15 那么您自己想要什么礼物呢?

  曹正清:哲哲!

  哲哲:我?我没什么特别想要的啦~~(小声)只要跟曹老大在一起就好了=/////////=

  主持人:……(别眉来眼去了哟= =~~~)

  16 对对方有哪里不满么?一般是什么事情?

  曹正清:穿夹脚拖鞋时总是夹在小脚趾头那边……

  哲哲:生气的时候会把我丢出去= =!!!

  17 您的毛病是?

  曹正清:我没有毛病

  哲哲:我的毛病就是太纵容这人自恋了= = 哈哈哈||||||

  18 对方的毛病是?

  哲哲:不想再说啦!!!!谁出的题目!!!!!

  曹正清:就是啊,我们回去吧

  主持人(= =|||||威胁道):喂!!!死曹正清你还要不要哲哲的初中照片了!!

  曹正清:哦哦哦~哲哲的毛病就是太可爱了啊!

  哲哲:……

  20 您做的什么事情会让对方不快?

  曹正清:取笑她说“啊……我快要融化了……”之类的话

  哲哲:(瞪)

  21 你们的关系到达何种程度了?

  曹正清:湿嗒嗒的关系

  哲哲:喂!!!!!!!

  22 两个人初次约会是在哪里?

  曹正清:在地牢碰面之后就去逛了妓院然后去了购物再然后去了湖里划船再再然后就回家再再再然后就……

  哲哲:(突然站起来)//////////////够详细了!!!

  23 那时候俩人的气氛怎样?

  曹正清:一直很美好……

  哲哲:一直很和谐直到某只动物突然在船上说些奇怪的话= =

  24 那时进展到何种程度?

  曹正清:湿漉漉的程度……

  哲哲:喂!!!!!!

  25 经常去的约会地点?

  曹正清:桃花岛

  哲哲:妓院和寺庙

  26 您会为对方的生日做什么样的准备?

  哲哲:跟曹老大的甜蜜蜜旅行: )

  曹正清:进行一顿闪亮大餐,主菜要是哲哲

  哲哲:现在没征求你意见!!!!

  27 是由哪一方先告白的?

  曹正清:我

  哲哲:曹老大/////////

  28 您有多喜欢对方?

  曹正清:超过了喜欢李孝利

  哲哲:可以忍受到他做完……啊啊啊啊我在说什么呐!!!!!!

  29 那么,您爱对方么?

  曹正清:爱

  哲哲:呃////////////

  曹正清:哲哲,看镜头啊

  哲哲:吵死啦!!!!!!!!

  30 对方说什么会让你觉得没辙?

  曹正清:说我不爱他之类的

  哲哲:我哪有说过!

  支持人:哲哲小姐你答题就好了- -~谢绝暴力

  哲哲:说喜欢我之类的……

  31 如果觉得对方有变心的嫌疑,你会怎么做?

  曹正清:把她锁在家里!(理直气壮)

  哲哲:离家出走!(理直气壮)

  32 可以原谅对方变心么?

  曹正清:不知道……谁出的这么虐的题目,草!

  哲哲:应该可以吧……不过事后自己怎么恢复过来就很难想象了……

  33 如果约会时对方迟到一小时以上怎办?

  曹正清:继续等

  哲哲:那他一定是出什么事了……

  35 对方性感的表情?

  曹正清:34题呢?

  主持人:不知道……给我稿子的时候就这样的

  哲哲:只要是看着我的时候都很性感///////

  曹正清:同上(微笑)

  36 两个人在一起的时候,最让你觉得心跳加速的时候?

  曹正清:想起自己有工作没做完的时候……

  哲哲:盯着我的时候- -

  曹正清:什么叫盯着我,那叫深情的凝视

  支持人:……

  38 做什么事情的时候觉得最幸福?

  曹正清:做湿塔塔的事情

  哲哲:……|||||||……做家务的时候

  支持人:真居家!

  39 曾经吵架么?

  曹正清:没有吧,没有到吵架程度的事情,顶多哲哲闹闹别扭,这个那个之后就恢复正常了

  哲哲:有时候真的很想骂人………………

  40 都是些什么吵架呢?

  曹正清:如果那算是吵架的话,不外乎是互相吃醋之类的

  哲哲:是是是…………

  41 之后如何和好?

  哲哲:我一哭就合好了,囧

  曹正清:都说这个那个之后就好了

  42 转世后还希望做恋人么?

  曹正清:我不信这些

  哲哲:我也不信……好好过这辈子就足够了

  43 什么时候会觉得自己被爱着?

  哲哲:曹老大抱我的时候/////////

  曹正清:(搂住哲哲)她给我做饭的时候~~

  44 您的爱情表现方式是?

  曹正清:这个那个!

  哲哲:呃……没怎么留意自己这方面……

  曹正清:你哪个时候不是以我为优先的

  哲哲:你别太自恋了!

  45 什么时候会让您觉得“已经不爱我了”?

  哲哲:他说没有我也能照顾好自己的时候

  曹正清:避开我的时候

  46 您觉得与对方相配的花是?

  哲哲:玫瑰,带刺的那种

  曹正清:樱花,她做的菜都很日式!

  支持人:……

  47 俩人之间有互相隐瞒的事情么?

  哲哲:没有

  曹正清:没有刻意隐瞒的事情

  48 您的自卑感来自?

  哲哲:我太平凡了……

  曹正清:我不是他的亲人

  49 俩人的关系是公开还是秘密的?

  哲哲:应该是秘密吧……

  曹正清:没有刻意公开= =

  50 您觉得与对方的爱是否能维持永久?

  哲哲:直到仙人球老死吧,哈哈哈||||||||

  曹正清:那我再去买一些长命点的……

  哲哲:我的仙人球会很长命的啦T口T!!!!

  51 请问是你们谁在上方?

  曹正清:我

  哲哲:暂时是…他…///////

  52 为什么会如此决定呢?

  曹正清:不用刻意去决定的,谁强谁占主导喽

  哲哲:= =|||||(欲哭无泪)

  53 您对现在的状况满意么?

  曹正清:那是相当满意!

  哲哲:= =|||||= =|||||欲哭无泪X2

  54 初次H的地点?

  曹正清:我的船上

  哲哲:忘了!!

  55 当时的感觉?

  曹正清:嘿嘿嘿!

  哲哲:明明很痛的可是后来……啊啊啊啊啊啊/////////////(回想到某些片断开始抓狂)

  56 当时对方的样子?

  曹正清:太可爱了!

  哲哲:……很……很帅////////////

  57 初夜的早晨您的第一句话是?

  哲哲:你在做什么……

  曹正清:早上好= =

  58 每星期H的次数?

  哲哲:无法计算……………

  曹正清:不一定,要看我的工作

  哲哲:你就不管我的工作了么!!!!

  曹正清:你那么乖肯定老早做完了啊~

  59 觉得最理想的情况下,每周几次?

  曹正清:这个嘛,是有必要算一下

  哲哲:你拿计算机干什么!!!

  60 那么,是怎样的H呢?

  曹正清:温暖的

  哲哲:是会有……幸…幸福的感觉///////////……啊啊啊啊啊谁出的题目!!!!!!

  61 自己最敏感的地方?

  曹正清:腰

  哲哲:这个……||||||||

  62 对方最敏感的地方?

  曹正清:那个在小说中一般写成樱桃的地方

  哲哲:喂//////////////!!!!!!!!!

  63 用一句话形容H时的对方?

  曹正清:很可爱

  哲哲:很可怕

  支持人:…………

  64 坦白的说,您喜欢H么?

  曹正清:(微笑)

  哲哲://////////////

  支持人:给我说出来!!!!!!(抓狂)

  65 一般情况下H的场所?

  曹正清:我家

  哲哲:一般都在他家床上……

  66 您想尝试的H地点?

  曹正清:海边!(闪亮ing)

  哲哲:……………………………………

  67 冲澡是在H前还是H后?

  曹正清:前后都有可能

  哲哲:一样……

  68 H时有什么约定么?

  曹正清:基本没有

  哲哲:没有

  69 您与恋人以外的人发生过性关系么?

  曹正清:……

  哲哲:得了,第一次被你那啥,就知道你不是新手= =

  70 对於「如果得不到心,至少也要得到肉体」这种想法,您是持赞同态度,还是反对呢?

  曹正清:反对……

  哲哲:我从来不会想这些事…都怪你们,我的心越来越不纯洁5555555555555…

  71 如果对方被暴徒*了,您会怎麽做?

  曹正清:把那个人送到同志最多的*犯的监狱去

  哲哲:曹老大被强犦,吼吼吼,很有意思……

  曹正清:你!!!

  72 您会在H前觉得不好意思吗?或是之后?

  哲哲:谁会在那种时候好意思啊/////////!!!!!!

  曹正清: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73 如果好朋友对您说「我很寂寞,所以只有今天晚上,请…」并要求H,您会?

  曹正清:……

  哲哲:踩雷了……下一题吧……||||||

  74 您觉得自己很擅长H吗?

  曹正清:不擅长的话,哲哲第一次[吡——]就不会[吡——]在我手里了

  哲哲:……………………我难得想要主动的一次都没成功||||||||||

  75 那麽对方呢?

  曹正清:不觉得非常擅长!!

  哲哲:我觉得应该很少有人这么[吡——]的了……

  76 在H时您希望对方说的话是?

  哲哲:我爱你……

  曹正清:叫我名字

  77 您比较喜欢H时对方的哪种表情?

  哲哲:笑……温柔的……

  曹正清:梨花带雨的样子

  主持人:你…… 你有虐的倾向……

  曹正清:我有问你意见吗?

  78您觉得与恋人以外的人H也可以吗?

  曹正清:……

  哲哲:……不行

  曹正清:………………

  哲哲:你敢……(暴怒)

  79您对*有兴趣吗?

  哲哲:什么来的?

  曹正清:会读这种小说,可是不会对哲哲做这类事情

  80 如果对方忽然不再索求您的身体了,您会?

  哲哲:一定又出了什么事……||||||||

  曹正清:可能工作学习太累了

  81 您对*怎麽看?

  曹正清:罪该万死

  哲哲:……

  82 H中比较痛苦的事情是?

  曹正清:有人拿刀柄想在我身上试验……

  哲哲:不知道自己该做什么的时候

  83 在迄今为止的H中,最令您觉得兴奋、焦虑的场所是?

  曹正清:浴室那次很兴奋!

  哲哲:……我还是比较喜欢卧室……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我在说什么!!!!!!!!!!

  84 曾有过被对方主动诱惑的事情吗?

  曹正清:经常

  哲哲:什么时候有过啊啊啊=[]=!!!!

  85 那时对方的表情?

  曹正清:就像最好的催|情剂

  哲哲:我我我什么时候诱惑过你了…………

  曹正清:都说是你不经意的时候(坏坏地微笑)

  86 对方有过强犦的行为吗?

  哲哲:第一次算不算……

  曹正清:不算,是你诱惑我的!

  哲哲:……

  87 当时你的反应是?

  哲哲:脑子一片空白……眼泪控制不住……

  88 对您来说,「作为H对象」的理想是?

  曹正清:像哲哲这样的

  哲哲:起码…要关灯……………啊啊啊啊啊啊我说了什么!!!!!

  89 现在的对方符合您的理想吗?

  曹正清:嘿嘿!

  哲哲:能不符合么……囧

  90 在H中有使用过小道具吗?

  曹正清:没有

  哲哲:刀柄算不算!

  91 您的第一次发生在什么时候?

  曹正清:……

  哲哲:我美丽的25岁……

  92 那时的对象是现在的恋人吗?

  曹正清:……

  哲哲:……是

  曹正清:…………

  哲哲:哼,早知道你被处理过……

  93 您最喜欢被吻到哪裏呢?

  曹正清:胸膛

  哲哲:嘴……啊啊啊你要干什么!!!

  94 您最喜欢亲吻对方哪裏呢?

  曹正清:所有地方!

  哲哲:基本上不会主动吻他……

  95 H时最能取悦对方的事是?

  曹正清:舔她的[——]

  哲哲:……望着他…………还有某人你今晚别碰我……

  96 H时您会想些什麽呢?

  哲哲:那个时候可以想什么!!!!!!!!!

  曹正清:想她够不够[——]想要我[——]多久

  哲哲:喂////////////////!!!!!!

  97 一晚H的次数是?

  哲哲:不会超过三次……

  曹正清:正常情况下而已

  98 H的时候,衣服是您自己脱,还是对方帮忙脱呢?

  哲哲:他

  曹正清:我,她动作太慢了

  99 对您而言H是?

  曹正清:奇妙的沟通桥梁!!

  哲哲:传递爱的方法……啊啊啊啊啊我我我!!!

  曹正清:行了,已经录下来了

  100 请对恋人说一句话

  曹正清:我爱你

  哲哲:///////干嘛啦突然文艺起来……

  曹正清:帮你说的,上次太激烈了你还没说完就……

  哲哲:再说我要杀了你!!!!
第6章 乖乖蛇致哲哲的信
余思哲如晤:

  昨日一战,心力交瘁,然幸而有汝相助,吾与致远今已登仙。想我于凡间修炼千年,亦未能破此魔障,未料短短数月内竟法力大进,终臻于极乐之境,全赖尔等之助也!感激之余,修书一封,望亦能助汝消弭此生之劫。

  念吾与汝,仅有三面之缘。初初邂逅之日,汝为救愚氓只身赴险,几为致远所超度。彼时予心魔未除,日复日吞噬无辜生灵;致远则陷于尸毒之障,行将夺汝之贞。予妒火中烧,扰其心智,竟阴差阳错救汝于水火。何谓缘分?此其一也!后汝逃生之际与吾相遇,吾因不得化身为人几近癫狂,盛怒之下欲将汝击杀。不料汝竟能逃离繁复地道,重见天日。此后吾每每忆及,莫不叹服,可谓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汝可担此名矣!

  二度相遇,乃于刑场之上。因一人之过株连全寺,世人险恶之心甚矣;而汝挺身而出,为众僧请命,其勇竟甚之百倍!吾当时肠已寸断,化法场为修罗之地。若非汝以致远之躯诱吾离开,吾所造之业必不堪设想。目睹爱人被戮,予魂魄飘散,理智全无,加之见汝与老曹卿卿我我,妒火复燃,欲除之而后快。然彼中毒之后,汝竟毫无畏惧、慷慨赴死,此情此义,天地动容。吾盛怒渐息,乃送汝二人至猢狲|岤中,既为严惩,亦是试炼。若可冲破此劫,汝二人之情,无可断矣。

  而昨日重逢于熔岩险峰之巅,汝形容之巨变,令吾瞠目。老曹不知所踪,汝身侧已是林将军。予不明就里,震怒于世人之无常,而汝亦不能免俗,乃催动烈焰雷霆,作殊死一搏。然汝二人奋力搏击,知其不可而为,交锋之中,吾乃悟尘世真谛:人生百年,终为枯骨;爱恨淋漓,虽死无憾。守我所爱,不负华年;他人种种,权作笑谈。当下顿悟,神思清明,偕致远飞升而去,至九重逍遥之境。云端遥望汝二人并肩携手,视死亡为赴盛宴,诸般感慨,一言难尽。

  三次遇汝,三番考验,吾与致远方有今日之圆满。汝三人,我二人之恩主也。登仙之后,予历览汝三人今生种种,方知汝之劫难,较我二人有过之而无不及也。前途如何,天机不可泄;然历经磨难,方可得真情。望汝切记今日之言,惜汝所爱,永不言败。勉之,勉之!

  乖蛇顿首

  又:蒙仙界诸长老垂怜,吾终化人身,昨晚于九重仙境七情六欲渊与致远云雨十余度,及至提笔,仍缱绻不已,胜似食仙丹、饮玉露,方知凡俗之乐。汝万勿错失良机!

  O(∩_∩)O

  作者:棠棣之花——新浪“浪漫奇幻派”番外大师!!

  洛洛一边看一边拊掌大笑,写的实在是太妙了。

  花花,你家的乖乖蛇实在是太让人惊*艳了——于九重仙境七情六欲渊与致远云雨十余度,及至提笔,仍缱绻不已。哈哈哈......

  花花啊,赞叹之情,无法言语,洛洛折服中。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7章 不负山河不负卿
洁儿摊开右掌又迅速合拢,将那物放回怀中。说道:“你依不依从,全由得你。”说罢,转身便向大门外走去。

  我很想漠然地看着这个无理取闹的女人离去。

  “她手里拿的是?……”

  我的小奴才透过红纱巾望着我,欲言又止,那圆溜溜的眼睛里掩不住关切。

  “只是一把稻谷。她莫名其妙,不用管她。”想到被洁儿打断了婚礼仪式,我隐隐揣着怒火,为了不与喜事冲撞,不得不压了下来。

  “军粮?”

  我话音刚落,小奴才那轻声的惊呼立刻传出,落在喜堂的每一个角落,大伙儿听得真真切切。“我们已经有半个月都没有吃到饱饭……”说这话的是一个捧着礼盒的小军士,部分人的肚子在此时很恰当地配起“咕噜、咕噜”协奏曲。

  “肃静。”林啸卿很及时地制止了小军士了,示意赞礼人即刻为开礼并追了出去。林啸卿眼神中的焦虑泄露了他所有的担心。

  小奴才有些内心不安起来,她拽着我的衣襟,轻声说道,“还需要继续吗?”

  近日供给她的食物虽不至于让她忍饥挨饿,但军中药品供给如同食物一般匮乏,她失血过多而得不到补养,脸色显得更加的惨白。

  “这是我们的婚礼,是谁也改变不了的事实。”我执拗地拉着她的手,按部就班地行至礼毕,却不知此时林啸卿在辕门外追到郡主,事情却已晚了一步。

  **

  林啸卿追到马车前,抱拳行礼道,“郡主请留步。军粮一事有关明日生死大战,啸卿恳请郡主告知详情。”

  一只信鸽扑腾着翅膀飞起。

  洁儿坐在车里,连帘子也懒的掀开,冷冷道:“写请战令的是敬国侯曹正清,请我父王调拨粮草的也是监军曹正清,军粮情况与大将军你无关。”

  马车旋即离开军营,积雪滚滚而起。

  行礼过程中我的小奴才不时出错,怕是心中牵挂军粮之事。

  在礼毕时,林啸卿神情黯然地回到喜堂。

  桌上摆着清一溜的白粥,水中米粒粒可数,这已是大军中最好的食物。

  林啸卿长叹了一口气,无可奈何道,“曹大人,今日是你大婚,本不该叨扰,但军粮的事就麻烦你多费心了。”

  我坚定地点点头道,“我已查明,军粮已送到烽火城外。”

  “好极!”林啸卿道。

  两人以粥代酒,仰头齐饮。

  下一刻,林啸卿大义凛然地走出营帐。

  与士兵一样,每天吃两顿饭的林啸卿,现在也和士兵一样,每天只吃一顿饭了。

  林啸卿看着自己有气无力却依然站的笔挺的士兵,心里一酸。他的精锐们早已饿到全身浮肿,浑身无力,两眼暗淡无光,有时候,走着路就能倒下。手中拿着长枪却没有一点杀气,因为那更像一支拐杖,支撑着那摇摇欲坠的躯体。

  **

  尽管小奴才躲躲闪闪,心不在焉,但是我们还是要做完未竟的人生大事。

  密探的信鸽偏偏在此时突然出现,我希望他们最好是有八百里加急的要事,否则这么不懂规矩的人,我也不介意在瓮缸里多装几块。

  看完密函中的内容,我身体猛地一震,纸条从我手中飘落。小奴才拣了起来,她的小脸在刹那间失了颜色。

  “军粮遭焚,纵火人自尽。”她喃喃道。

  纵使别人说我泰山崩于前而不变色,但这短短的九个字足以让我愕然。

  密探不是说已经到烽火城了吗?不是说再有半天的行程就能运到军营吗?难道太明注定要凭五万饥寡无力的弱民去对抗晋国十万狼虎之师?

  和林啸卿一起跨上战马,急驰出辕门,已有人猜到是军粮失事的消息,灰心与失望如同瘟疫一样在军营里传播。饥饿已是军营中不可掩盖的事实,到处都是浮肿的胳膊和脸,一按一个坑。

  **

  三具尸首黑如焦土,五十车粮食黑如焦土!王爷近百护卫竟然不敌三个蒙面人,能让所有的粮草齐齐燃烧?

  一边是护卫领队下跪请罪,陈述防备不周;一边是劫后余生的郡主和六王爷两人胆战心惊。车辕上“咕咕”叫的鸽子却正是军营辕门前飞出的那只……大战在即,郡主和王爷被送回安全的后方。赤化门战败,太明又岂会是安全之地?

  米面粮早已绝迹,继续没有食物的日子,士兵们的眼中已冒出油油绿光,军营方圆10里能吃的飞禽走
免费电子书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