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26部分

邢附樯芤幌滦吕薞IP充值的办法:

  步骤一:注册新浪帐号,注册的地址是:http://login.shubao2.com.cn/cgi/register/reg_sso.php?ntry=vipbook

  步骤二:进入新浪读书个人中心,地址是:http://vip.book.shubao2.com.cn/userinfo/myhome.php

  点左边第一栏的充值付费

  步骤三:在右边的页面中选择充值付费的方式,有以下方式:

  1、网银充值:网银充值无手续费,但需要预先开通网上银行的户头。

  通过云网用网银进行充值,已开通的银行卡有:工商银行 建设银行 农业银行 中国银行 交通银行 兴业银行 招商银行 华夏银行 广东发展银行 深圳发展银行 民生银行

  (注意:浦发、中信等银行的的支付未开通)

  2、短信充值:移动或联通的手机可发短信1元、2元充值,方便快捷,但要收取50%的手续费(手续费高,不建议这种充值方式……)

  3、手机钱包充值:开通手机钱包后,移动和联通都可以一次充值5元或15元,每个月限充2次,同样要收50%的手续费(一样不建议,理由同上)。

  4、固定电话充值:按新浪的提示,拨打电信服务号码16839918,根据语音提示操作!使用电信固定电话新浪读书账户充值,支付平台会扣除55%的交易手续费。(手续费更高,建议大家谨慎选用,如果又在单位上班,单位又开通168号码的读者,可以考虑占公家便宜,呵呵。)

  5、神州行手机充值卡代支付:买张神州行充值卡照页面上的提示输入卡号和密码就可立即充值,非常方便,手续费是15%或19%,还可以接受。

  6、新浪读书点卡充值:新浪商城已有10元面值的点卡出售,无手续费,可到以下地址购买,即买即用:

  http://mall.shubao2.com.cn/P/4/3103/8688/1333731.htm(购买方式按照新浪商城的提示进行)。

  此外,新浪读书币,支付宝购买方式上线了,大家可以去看演示地址:http://book.shubao2.com.cn/vip/2009-06-10/1056256882.shtml

  在自己的后台,点击充值,就可以看到支付宝购买方式!

  下面具体介绍前两种最省钱的VIP充值方式:

  首先,无论是买读书卡,还是充值买读书币,都应该需要一个网上银行,而这两种方法是免手续费的。

  一、直接利用网银充值,先去这个地址:

  http://vip.book.shubao2.com.cn/pay/quickpay.php

  下面的第一栏: 银行卡在线支付充值 -→(开通网上银行的用户使用)

  ●新浪读书币在线支付平台支持多达四十多种支付工具包括:

  招商银行一卡通、工行牡丹信用卡、工行牡丹灵通卡、建行龙卡、中行长城卡、农行金穗卡、交通太平洋卡等,您可以便捷的通过各种银行卡对您的新浪读书帐户进行在线充值。

  点击立即充值-填写相应金额,并按确定-确定并到平台支付--在打开的页面中选择你所属的相应的网银,按提示操作即可。

  二、购买新浪的读书卡,进入同样的地址:

  http://vip.book.shubao2.com.cn/pay/quickpay.php

  最下面一栏: 读书点卡充值

  ●新浪读书现开通读书点卡充值,点卡可从新浪商城购买。购买付款成功后即会提示卡号和密码,随后也可以在商城会员中心中相应的订单明细中查询卡号和密码。前往商城购买点卡>>

  点击立即充值,如果已有读书卡,直接输入卡号、密码即可。

  如果没有卡,点击蓝色的字体(前往新浪商城购买点卡)-立即购买--点击下一步进入会员登录,然后按照提示操作即可.

  这个也必须需开通网上银行,先行付款。

  具体的可参照以下地址:http://vip.book.shubao2.com.cn/pay/quickpay.php

  用手机直接看VIP章节的方法(已经充值拥有VIP账号):

  手机直接登录地址book.shubao2.com/99147就可直接进入《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的页面了。

  当然也可以先进新浪读书页面,点“原创”,进入之后,再点“收费阅读”或者“VIP阅读”进去之后找到《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就可以看了。

  或者再出现新浪读书之后,进入VIP阅读上线公告那里,直接点进去,再往下,看到《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然后点进去,再点本书目录,然后就可以订阅想要看的VIP章节了。

  操作很方便。价格跟网上一样,千字三分钱,万字三毛钱。

  也可以手机上了新浪读书之后,点“原创”,进入之后,再点“VIP阅读”进去之后找到《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就可以看了。

  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充值方式,充值时请记住自己的订单号,有问题可直接打客服电话95105670。

  VIP充值常见问题:

  问题1:手机短信方式充值不成功

  可能的解决方式:

  1)5元,10元的充值不成功,

  答:5元,10元的充值不成功方式,对此支付方式,是要开通手机钱包业务,手机钱包开通业务需要到手机运营商办理,移动客户可参见

  联通客户可参见

  2)1元,2元短信充值没有回复消息

  答:1元,2元短信充值没有回复消息,可在充值前确认手机余额,如果充值后没回复消息,但已扣款,而账户上没有金额,请直接有新浪客服联系。如果有扣款,账户有金额,表明扣款成功,因新浪系统问题,回复消息可能会延后。如果充值后,手机余额和帐户余额均未有变化,则说明扣款失败,请稍后再试,如果还是不成功请与新浪客服联系。

  问题2:银行卡方式充值不成功

  可能出现的问题:1)无法使用银行卡

  答:首先,请先确认银行卡是否开通网上银行功能,是否被新浪云网支付平台支持(有些网银比如浦发银行目前尚未被网站支持)其次有些网上银行需要“钥匙”即支付使需要认证的密匙,如民生银行在开通网银后会要求你在网上下载“钥匙”请您确认钥匙是否存在,重装系统或者不是您开通网银时下载钥匙的系统会使认证无法通过。再次,使用网上银行时,请您使用系统默认的浏览器,即系统自带的浏览器。如果使用腾讯浏览器TT或者雅虎助手等其他浏览器,会使认证无法通过,因为腾讯浏览器TT等均带有防火墙。此外,请查看在浏览条上方的工具菜单中Internet选项中的隐私,请将其调节至中以下。如果试过以上方法还是无法成功,请联系新浪客服。

  2)无法进行充值

  答:根据网站规定,网上银行充值金额为10,30,50,100元,自定义金额为30元以上,请您确认,您的金额是符合其要要求。

  问题3:神州行卡方式充值不成功

  答:现在用神州行卡或移动手机充值卡充值只支持10元,20元,50元和100元面额的充值卡,如果买的是30元面额的就不能充值。

  问题4:国外的读者怎么充值

  答:国外的读者暂时不能直接充值,有两种解决办法,一是请国内的亲友帮忙充值,二是在淘宝购买新浪读书点卡。地址可在淘宝网搜索。

  大家可以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充值方式,充值时请记住自己的订单号,有问题可直接打客服电话95105670。

  其他事宜:积分不够的用户如何增加积分:

  ■ 新注册用户

  直接获取100积分

  ■ 登录书架

  获取10积分(每日仅限一次获取积分机会)

  ■ 给作品投票

  获取5积分(你可以点击作品首页“给作品投票”来推荐你中意的作品,每投一票将获取5积分,日推荐票数可以在管理中心查看,每升一级可以获得不同的日推荐票数)

  ■ 与朋友分享作品

  获取9积分(你可以点击作品首页“与朋友分享”复制作品链接,将作品推荐给好友,当好友按你提供的链接访问该作品时,你将获取9积分,积分总数可以在管理中心查看,积分将与你的等级直接相关)
曹正清、林啸卿、余思哲来生缘
简介:

  那一年,夏日的午后,是谁让她尝尽铭记一生的凌辱?

  那一日,漆黑的雨夜,是谁霸道地肆虐她冰冷的红唇?

  那一夜,芙蓉帐暖,他震怒于她的轻解罗裳,却不曾料到她背后的谍影重重

  这一生,辗转红尘,款款深情只换来与君决绝,却不曾见她离去的婆娑泪眼

  她,寒门女子,一生都背负着母亲卖笑的骂名。豪门盛宴,步步惊心,生死相随的誓言,缠绵悱恻的痴情,到最后,终是一场罪爱而已。<本文日更一万>

  曹正清、林啸卿、余思哲来生缘尽在《情爱无间道:与总裁的生死契约》

  地址:http://vip.book.shubao2.com.cn/book/index_112645#post_form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洛洛新作《黑帮小姐要出墙:甜甜恶女主》
简介:

  一个是冷艳无情桀骜不驯的黑帮大小姐,看遍商场风起云涌,历经帮派尔虞我诈;

  一个是古灵精怪甜美俏皮的黑帮二小姐,阅美男无数,万花丛中过,片叶不沾身;

  一对长相酷似却性格迥异的双胞胎姐妹,一次赌气的身份对调,却不料惹祸上身。

  她邂逅了无敌腹黑的帅总裁;

  她撞见了优雅冷峻的灌篮高手。

  情网恢恢,想要全身而退已非易事。几番追逐,她们又该如何回归自己的人生?

  亲爱的,别忘了收藏哈~~~

  洛洛出品,保证精彩!!
结文感言:愧对我一生的挚爱
“度过十年,历经百年,即使跨越千年,我依然爱你……这就是属于曹正清、余思哲、林啸卿的旷世绝恋。”

  写完最后一段后,我的心空了,久久不肯放到网上去……只是呆呆地看着全文的最后一部分。

  那是啸卿舍不得哲哲,那是我舍不得啸卿。

  啸卿是在40万字以后才出来的,40万字后,剧情才发展到他出场,那么晚出来,实在没办法。

  一出场就是一双洁白的手套,白的耀眼,白的炫目,白的不染纤尘,哲哲未见其人,先闻其声。这是林啸卿和余思哲第一次见面,确切地说连面也没见上。曹正清抱着余思哲经过林啸卿跟前的时候,用林啸卿的衣服蒙住了余思哲的脸。不得不说,曹正清真的很腹黑,他知道全天下能与他匹敌的男人寥寥无几,但是林啸卿绝对算得上一个。

  啸卿,我今生愧对的男人。

  啸卿,我来世相爱的男人。

  等到今生完结,来生,我们一定要相爱。

  **

  谢谢大家一路的相伴!如果没有大家的鼓励和陪伴,洛洛不可能走到现在。

  真的谢谢大家,谢谢!(洛洛抱拳,眼泪一行落下)

  那么多熟悉的名字,熟悉的面孔。在洛洛顶着锅盖的码字的日子,谢谢你们狠狠拍我,把我拍成小熊饼干。我爱你们。我的读者,我的作者朋友,我的编辑,我爱你们!(又一行泪落下)

  九层之台,起于累土。合抱之木,生于毫末。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从写下本文第一个字到现在,已经半年有余,三起三落,三落三起,酸甜苦辣,百味偿尽。

  《爱上主公》原文100万字,可是,最后删减到95万字,一部分因为河蟹问题,有些情节无法展开,还有一部分原因是有情节没放上去,是曹正清成亲前夜,余思哲和他见面的情景,还有,洁儿和余思哲在绝情谷之巅的一场交锋。

  加上热心读者的长评和筒子们写的番外,本文最终字数99万字。

  从最初的一个不成熟的想法到现在的99万字,我有点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不敢相信自己可以坚持这么久。

  再次感谢大家!

  感谢流氓群里的那群“闷马蚤老少娘们”,洛洛也是其中闷马蚤老少娘们之一。我爱你们!

  洛洛的新文《花开千年外:霸王警花坏总裁》正在码字中,2月20日全面更新。请大家一如既往地拍洛洛,洛洛又换了一个新锅盖,原来那个已经千疮百孔。这次是加强型的,扛揍。

  特别特别感谢花花,有时候灵感一瞬间而过,你家乖乖蛇给了我N多灵感!

  要感谢的人太多了……谢谢大家一路陪我走来……

  最后,最后,我只想说一句,啸卿,我一生愧对的挚爱,啸卿,我必须面对的挚爱。

  洛洛新文《花开千年外:霸王警花坏总裁》

  简介:

  她,活在母亲卖笑的阴影里,性格桀骜独立;

  他,肩负着集团庞大的责任,偏偏懦弱无助;

  当他鼓起勇气对她说,“我们是前世的恋人!”

  她邪魅地将红唇凑近他耳畔,看着他手足无措的样子,不屑道,“难道是我没认出你吗?如果是前世的恋人,至少会有点感觉吧!少来掺和我的人生,给我滚开!”

  十年后,她是警界霸王花,他是无情帅总裁。

  花开时节又逢君,守候了一千年的相思,等待了一千年的轮回,这场命中注定的爱,究竟会以哪三个字结束呢?

  是对不起?还是我爱你?

  http://vip.book.shubao2.com.cn/book/index_112645#post_form

  洛洛出品,保证完本!请喜欢曹曹和小林的大大们,收藏支持哈!

  2010年2月12日中午喝完酒后于书房搁笔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1章 崔新旺番外
进宫那年我十岁。

  娘把自己锁在了绣房,我知道泪水从她熬红的眼睛里淌到那幅未完工的送子图上。老爷——我是叫不得爹的——独自在书房长吁短叹。大夫人故意逗着奶娘怀里尚未满月的小少爷,三夫人也炫耀似的拉着那对双生的三岁小儿,小姐们则躲在掉了红漆的柱子后,掩着嘴嗤嗤地笑。深秋的寒意伴着凋零的梧桐叶子灌满了我的心。

  刘管家佝偻着背套上马,马蹄声把无助的心绪颠得愈加破碎。老刘长叹一声:“怨不得老爷,丢了官,能保住一家老小已经不容易了。偏你娘又没个名份,夫人们的心思你是知道的,刚添了嫡子,她也护你不得了。好在老爷和叶雨卿大人是故交,这一来还能把免职改成个远贬。我说阿旺啊,你也不要记恨着,这一走怕是这辈子都见不着了。倘蒙叶大人提携,或许还能获个头衔,干出点名堂来。身子残了,这是命;可只要还有命在,怎么说也不能负了你娘啊!”

  眼看要上了官道,一个桃红的身影飞到眼前,老刘忙勒马。我唯一的玩伴,邻巷的碧儿,睁大清潭一般的眸子,紧紧盯着我的脸。

  “旺哥哥,娘说你要进宫了,真的吗?”

  我低下头,寒风在我俩头顶低徊。

  “那么,你要变成不男不女的人了吗?”碧儿脆生生的声音夹杂着一丝颤抖。

  我没有回答,带着咸味的潮水涌上眼眶。我等着她嫌恶的话语、冰冷的嘲讽,可是只有一方素净的帕子递到我跟前。

  “旺哥哥,这是我绣的第一块手帕。拿着它,碧儿永远不会忘记旺哥哥。”

  等我抬起头,桃红的身影已远去。老刘又是一声长叹,重新拿起鞭子。“好姑娘啊。如果你俩真有缘分,有朝一日她能作了宫女,还能嫁给你也不一定。”我握住那块帕子,碧儿,娘,你们是我活下去的唯一理由了。

  *

  进宫一个多月,我学会了淡忘那道耻辱的伤疤,但每天总有某个时候,那道疤莫名地跳进我脑海,狠狠地羞辱我。

  第一次见面,叶大人只说了一句话,本来这句话应该令我刻骨铭心,令我在残缺的肉体内保留一颗完整的灵魂。

  “自古宦官虽位高权重仍为世人所鄙,因此最重要的是要看得起自己!”

  我听见了,可是那句话只是浮在了心湖上,像一颗空空的莲子,无法抽枝生根扎入湖底。

  因为那一刻我看见了他。

  那一瞬的眼神交错,目光闪烁,仿佛在我簇新的伤口放下通红的烙铁,前所未有的自卑和绝望油然而生。

  同样是十许岁的少年,他,曹正清,是人中之龙,冷静犀利的目光,沉稳豁达的举止,更何况,有完美强健的体魄。而在他的清冷中越发萎顿的我,只有匍匐在地,用残缺的肉体去膜拜,用卑微的灵魂去奉献。

  一如现在,我不出一言,在黑夜里默默地扫着他门前的积雪……

  那如豆的灯火,往往一直亮到深夜。而我,也每每陪着这黑暗里唯一的光明,虔诚地垂手立在门外,用幻想中那沉毅的面庞温暖我的严冬。

  而每个黎明,我同样无言立在窗前,眺望院里那个闻鸡起舞的矫健身影。

  他系出名门,所从严师乃江湖绝迹高人,是哪一位,却又无从知晓!只知道年复一年,他的武功已经出神入化。只是性子却越发的冷,犹如寒夜孤傲清冷的星子,闪着耀眼的光,却可望而不可即。

  那目光似玄古的寒冰,只消一眼便叫人瑟缩无言;那声音犹如十二月的霜刃,只消一句便可无情摧毁对方的尊严。这一年的他,只有十五岁。然而我沉迷于这冰冷,沉迷于这不属于人间的神祇一般的存在。我愿就此冻结在他的永夜里,因为我知道那冰川下有一颗熊熊燃烧的心……

  **

  一年后,老刘来探望我。

  虽然我干的是最底层的差事,但多亏叶大人照顾,一切尚如人意。个子长高了不少,学识也见长了,用老刘的话说,没有负了我娘,没有负了老爷。

  老刘望了我一眼,又沉重地低下头去。一丝不祥的预感爬上心头。

  “阿旺啊,你娘她……”

  我生生僵在了那里。

  夜里,我辗转反侧,许久未有的泪水打湿/了枕席。那个遥远的挂牵,已经斩断。我没有家了。

  这里,就是我唯一的家了……

  叶大人怜恤我,把我正式归入他名下。“从今起,你就跟着正清。将来他能成大业,必少不了左膀右臂。”

  仿佛行将溺水者抱住了浮木,我的心中悲喜交织。我小心翼翼地转头看去,少年的目光一如往昔地清冷,此刻却淡然一笑道:“多谢叶叔叔!”

  那微笑,宛如极地的雪原上绽开的玫瑰般摄人心魄……名花倾国两相欢,亦不过如此吧!

  我知道他的笑容永远不会为我绽放,我知道每天不得不照面时他打到我脸上的眼神,微微的轻蔑、鄙夷、不屑一顾……然而我心甘情愿地承受,甘之若贻。只要能见到他,只要知道他就在附近,只要能为他尽犬马之劳……我情愿我的肉体被摧毁,我的人格被践踏。

  有时候我想,我甘愿就这样死去,只要他哪怕对我笑一次……

  不觉中,十年已过去,年仅二十五的他被老皇帝册封为东厂厂公,这样的他越发地挺拔矫健,行事亦是越发成熟老辣。我一直站在他身边,仰着头,看着他一天天长成巍巍的青松。而我,情愿当卑微的荒草,只为衬托他的伟岸。

  那一日,我办事路过潇湘苑。天色将暮,次第亮起来的花窗里传来琴声和做作的浅笑。

  自幼被剥夺了成为真正男子的权利,我对烟花场里的真情假意毫无兴趣。正待匆匆走过,一对东倒西歪的男女撞到面前,我不得不抬头看了一眼。

  这一眼,如同一个晴天霹雳,粉碎了我残存的迷梦。

  一个妖娆的女子散挽乌云,正倚着男子的肩娇笑连连。男子已是混沌一片,两手却仍在女子的身上游移。

  我瞪着双眼,望着女子颈上露出的桐叶状胎记——碧儿!

  像是察觉了我的目光,碧儿不悦地瞅我一眼,皱皱眉。见我没有离开的意思,她一手攀住男子的腰,一手指着我的额头斥骂:“崔新旺,当了太监还不老实,看什么看?”

  我本该抽身离去,忘却这段孽缘。而双脚却像扎了根,我呆呆地望着泼妇般的女子,嗫嚅着:“你的帕子,我一直留着!”

  碧儿的脸色由白转青,她狠狠地咬着牙:“你就安心当你的公公,还想什么帕子?莫非你想我与你当对食?迟早死了这心,老娘喜欢夜夜笙歌,风/流快活,你能给吗?滚开!!”

  我不知道自己怎么回到东厂。当我跌跌撞撞地回到房里,浑浑噩噩地倒在床上时,两行清泪倏地滑落。什么青梅竹马,什么生死相许,什么感情也抵不上“那个”物事。

  从未离开过我的耻辱感再一次席卷了我,我在这泥沼中愈陷愈深,直到令人窒息的深处。在那儿,我醒来了,愤怒开始在我心中一点一点燃烧。

  除了碧儿,我从未想过女人这东西。而如今,我恨女人,恨到每一个毛孔,每一缕神经末梢。

  我是残缺的人,在女人面前早已没有尊严。然而只要我有权,我就能随心所欲,就能狠狠地折磨她们,报复她们的身体,虐待她们的灵魂,剥夺她们的尊严……

  就在这样的爱与恨的煎熬中一直活到现在。

  已过而立之年的我们,依然维持着当年的主仆关系。我一如既往地崇拜他,死心塌地,万死不辞。我知道他还是看不起我,但是看在多年的情分上,更重要的是看在我的能力上,他依然保留着我副总管的头衔。

  是的,我的能力。

  如今的我,和他一样,杀人不眨眼,双手沾满了鲜血。他的脸上永远是波澜不惊,我无从窥探他的内心是否为那些亡魂们所扰。而我早已习惯了视人命为草芥,在这个没有亲人的世上,杀一个人和杀一百个人,杀一百个人和杀一千个人本无区别。重要的是,我能紧紧跟随着他,做他要我做的任何事。

  我用最残扔的方式虐待我抓到的女人,每当听到她们在我的手下呻/吟,心里便有快/感油然而生。

  我没有去找碧儿,她在我心中已无足轻重。反正除了娘,天下的女人都是一样的,是不是碧儿又有什么不同呢?

  我以这种姿态行走于世间,在芸芸众生眼里,我不光是一个杀人狂,更是一个以虐待他人为乐的变/态。对世人的愤怒抑或畏惧我报以冷笑,我不在乎。

  我在乎的只有一个人,哪怕他永远把我看成一个卑微的奴才,一颗无足轻重的棋子,在我眼里,就是唯一的幸福。

  作者:棠棣之花——新浪“浪漫奇幻派”番外大师!!

  (完结)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2章 妖蛇番外
我今年一千三百多岁。

  住在长安城一座寺庙的湖底。这寺庙叫“红莲寺”,在全城五十余座庙宇中历史最悠久,香火最旺。其实所谓历史悠久,比起我一千三百年的修行也不过弹指一瞬。在有寺庙之前,这儿住过许多人家,从布衣钗裙到簪缨轻貂,我只是远远地看着,在澄碧的水底打着呵欠。

  直到两百年前,自西域荣归的得道高僧智云在此梦踏红莲,遂遣散居民,动土修建红莲寺。十年后智云即在寺内坐化。

  自那时起,我的眼里便少了乡里情长,多了晨钟暮鼓、香火缭绕。然而地面的种种皆于我无干,只要没有好事之人来搅动这一池湖水。我只管吃喝、悠游,闲来便数一数身上的鳞片。

  光阴纷纷,如阳光透过水波折射下的斑点,我便日复一日在这进行我的修炼大业。虽说修炼是不可挑拣的,我亦从未有过倦怠的念头,毕竟藏匿于时光深处,远眺碌碌世间的喜怒哀乐,是多么惬意的比对。

  如今回想起那些绵长的岁月,我庆幸命运为我安排的这个小岔子。倘若这一切没有发生,我或许也像芸芸众妖一样,安于不息的修炼,不知伊于湖底。

  ——我是一只蛇,一只灰黑色的蛇。千年的修炼中我学会了不少本事,譬如用精力凝成一朵白莲,让它悬在口上方,像肥皂泡一般随我的呼吸自如升降。

  我从未想过这白莲的功用,大约就像小狗追逐它的尾巴一样,为寂寞的时日找些消遣。这种游戏我只在夜里无人的时候做,以免为人察觉,大惊小怪,打扰了我的清静。

  偏偏那一夜我大意了。

  那个夜晚很好的月光。清亮亮地照透了水底,我能数清每一颗历历的砂石。我惬意地穿过仿佛发着辉光的湖水,来到粼粼的水面。眺望皎皎的月轮,我不是文人墨客,无以赋诗一首,只有吐出那朵堪与明月争辉的白莲,让它在朗月疏星下静静悬浮。

  正当我陶醉于自己营造出来的美景中时,我听到了一声惊呼。

  万万没预料到此时会有人来打扰,我径直向岸上望去,甚至忘了收回我的白莲。明月的清辉下,我看见一个七八岁的小和尚,提着两只几乎和自己一般高的水桶,呆呆地望着白莲,脸上满是惊羡。

  既然已经被发现,我干脆一面吁气托住白莲,一面游近湖岸。

  小和尚一点不害怕,痴痴地盯了一会儿白莲,又转动明亮的眸子盯着我。

  “你的莲花?”小和尚指着我的玩物,稚嫩的小脸让我想咬一口。

  我懒懒地点头,将白莲收入口中,少顷又复吐出。

  小和尚小心翼翼地伸出双手触动花瓣,脸上是无比的欣悦。

  “你就住在这湖里么?”摸了一会儿花瓣,小和尚歪着脑袋瞅我,我让白莲上下浮动一下算是作答。

  “我住在红莲寺,我叫致远。我们是邻居呢!”他嘻嘻地笑了,我的眼前一片明媚,眼花了。

  我有些心虚地低下头,碰碰那两个大木桶,用询问的眼神看着他。

  致远摸摸光光的脑门,不太开心地说:“大师兄要我给他打水,他晚上练功要冲澡的。”

  莫非这出家人也习武?话说回来,这大半夜的让一个小孩子来湖边打水,一不小心掉湖里咋办?我有点可怜起致远来。

  像是察觉了我的心思一般,致远又嘻嘻地笑起来,抡起木桶往湖里贯去,动作有点不稳却很娴熟:“大师兄的武功可好了,他说要教给我的呢!这打水就是一项练习,等我拎起水桶来不晃荡了,底子就扎实了!我长大了也要像大师兄一样既通佛法,又善武学,成为红莲寺第一高僧!”

  唔?谁能想到若干年后的第一高僧此刻正与千年蛇妖亲密会话?不过他的眼里没有看破红尘的空明,倒满是纯粹的欢喜。这欢喜逗得我的心有些忐忑,仿佛一转眼便会让它跑掉一般。

  想起时候不早了,致远恋恋不舍地摸了摸我的头:“你明天还来吗?我很喜欢你的莲花!”

  一个七岁的凡人敢摸千年蛇妖的脑门,这小致远还真有胆。可我怎么就答应了他了呢?

  致远吃力地提起两大桶水,摇摇晃晃向寺中走去。我浮在湖中心,望着他的背影,一时竟失了神儿。

  我从未这么真切地感受到光阴的流逝。

  虽说湖底千年,看惯了红尘无常,凡人于我不外乎蜉蝣之羽,生老病死皆是过眼烟云。而当第一个与我有肌肤之亲的凡人在我面前一天天的长大,成熟,最终也将不可避免地衰亡,我却也着实感到生命的真实和可贵了。致远用他短短百年里弥足珍贵的每一天,向我展现着生命的璀璨神奇。

  当月光下稚嫩的小童成长为俊朗的少年,我发觉我竟贪恋上了这个脆弱易朽的肉体凡躯。他不似那些正襟危坐的老僧,终日只是诵经布道,对人间烟火麻木不仁;亦不似那些兢兢业业的年轻僧侣,将佛经教义奉若神明,不敢出半句忤逆犯上。

  他精通佛家诸经,对其中奥义更是颇有见地,寺中诸弟子与之辩,莫不赧然无以对。更曾闻他于长安少僧辩坛上舌战群僧,一时名动全城。寺中长老每每提及致远,多以“狂僧”谓之,虽对其恃才放旷不以为然,亦不得不叹服其悟性之高。

  然而普通的长安人不知道的是,致远在武学方面的造诣并不在其佛学之下。我曾见他徐徐一指,扫落百余步外枝头上捕蝉的螳螂;身形微动,震落齐齐半树叶子,而另半树毫发无损。

  我忘不了那个朦胧的月夜,他一袭白衣乘风而来,宛若一叶孤帆,翩翩然划过湖面,不留下一道涟漪。他来到我身旁,俯下身轻嗅莲心的馥芬,眼波流转,将我魂魄摄去七分。那一夜星汉失色,明月落辉,漫天漫地只存了他的眼神,如钱塘狂潮将我淹没……

  那一刻我痛恨自己不是断桥下的青白二蛇,不能化身美娇娥,纵使舍弃了千年法力,只为换来一心人此生此世的耳鬓厮磨。

  我不知致远能否看懂我眼中的情愫,在他眼中,我或许是宠物,或许是寂寞时的友伴,虽然时时有真情流露,又怎能寄孤心于一只性别尚不明的蛇?每当他修长的手指抚过我的额,我都只能按下内心的一阵阵悸动,温顺地臣服于他明媚的眼神里。

  那一夜致远没有来看我的莲花。

  我在湖心怔怔地守了一夜,直到第一抹晨曦刺伤我的双眼。我收回白莲,正待沉入水下,忽然见致远匆匆走来,袈裟凌乱,怀中竟是一名女子,似已沉沉睡去。

  我想游向岸边,却似被禁锢了每一寸筋骨,愣愣戳在湖心,动弹不得。

  致远在湖畔站定,定睛望着怀中佳人,眼神迷乱。许久,长叹一声:“阿弥陀佛,女施主二八年华,不幸夭亡,真乃天妒红颜!幸得小僧遇见,将你度化。今施主尘缘已了,芳魂悠悠,可至西方极乐净土!施主走好,恕小僧不远送了!”

  言罢,致远俯身,将女子送至水面。我方看清那粉衫的腰间牢牢拴了一块大石,甫一松手,尸首便倏忽沉没。致远双手合十望着平静下去的水面,口中念念,似在为亡灵超度。

  念毕,致远转身离去,竟未看我一眼。我仍痴痴停在湖心,目光牢牢拴在他洒脱的背影上,那背影带着几分陌生……

  这偌大的湖底,我早一寸寸探遍。千年的淤积里有无数生灵的残骸,可唯独没有人的。致远的举动打破了我澄静世界的安宁。

  我打量着沉入湖底的女子。僵硬的身躯和隐隐浮现的尸斑并不能抹煞她的美丽。柔顺的眼睫含着春光,樱唇一点似乎随时等候采撷。粉衫的下部已被扯碎,苍白的腿间印满侵略的痕迹。

  我一时不知是惋惜还是羡慕这女子,虽未及绽放便已凋零,身后倒有人顾念,亦不负了一场青春。而我已在世间枉活千载,又有谁能将我超度出这万劫的咒。

  我拣那对岸荒草繁茂之处,掘了一洞,洞口在潮线之上。我将女子的尸首推入洞中,疲倦地潜入湖底沉沉睡去。

  致远来得少了。

  每隔月余,他都会抱来一名被超度的女子,而我也一如既往地为她们收尸。洞里堆叠的尸首令我生厌,我不得不一再拓展洞|岤,几乎掘到了寺院底下。

  我沉默着经过每一具尸首,那曾经鲜活地笑着的,而今被弃在这土|岤中任虫蚁吞噬。而我,竟然比不上她们中的任一个。

  我躺在洞|岤的尽头舒展开身体。头顶是薄薄一层土,我可以听到轻轻的脚步声和低低的祷颂。

  那熟悉的声音,隔着土层传来。我知道,这是致远在忙着超度芳魂。

  当超度的喧嚣超过了我承受的极限那一刻,我猛地向上一顶,撞破了那层薄土,也撞破了我仅有的尊严。

  致远讶然地盯着我。那一刻他读懂了我的眼神,我的无望与嫉妒。

  他苦笑一声,搂住我的脖颈。

  “今生你不得为人,奈何!”

  奈何?……

  在我捅破窗户纸的那夜里,致远莅临了我“一手”掘出的洞|岤。他为我的技艺惊叹不已,并亲自指点扩建工程。这洞|岤,从此便是他的行宫;我的任务,便是将他临幸过的女施主们一一接入宫中,使她们远离尘世喧嚣。

  而我,在目睹宫中人数渐增的同时,也不甘地思考着对策。

  我要成为一个人,一个女子。再束着腥滑的鳞片,不再流着冰冷的血液。

  我要他只属于我,远离那些枯萎的红颜。

  我要和他执手世间,享尽一世浮华,嘲笑地老天荒……

  我蛰在湖底,看善男信女们来来去去。

  求官,求缘,求子。

  人类的欲望永没有尽头。我很想大声质问端坐在宝殿上的佛,倘能不厌其烦地答复俗尘的每一个心愿,为何不能施舍一个小小的愿望给我这孤独的妖?我要的不过是一副皮囊。——人类太自私,把所有的机会都霸占去了。

  或许,若能汲得人类的精气与血肉,就会慢慢化出人的躯壳罢?

  佛不助我,我惟有自助。

  那一日云淡风轻,我在湖心缓缓吐纳,那朵白莲第一次在阳光下绽放。

  隔着湖水,我看见了致远的脸。

  大智如他,已料到了我的计谋。那张脸上蓄着深深的悲悯,不知是为我,为他,为他度化的女施主们,还是为一心要“成佛”的众生。

  然而他不出一言,任凭小舟将那个倒霉人载向我的白莲,载向另一个欲望的深渊......

  致远,我们其实是同路的。你捺不住青灯古佛前的凡俗之心,夜复夜用谒词超度青春夭亡的红颜;我安不得明湖静水底的情爱之欲,日复日用莲台解脱成佛心切的顺民。

  只是不知,这样的日日夜夜,何时是个尽头。

  但我仍是盼望着,与你携手漫步红尘的那一天.....

  ~>-<~

  作者:棠棣之花——新浪“浪漫奇幻派”番外大师!!

  (完结)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3章 无双番外
很多年以后,我有个绰号叫作西毒。任何人都可以变得狠毒,只要你尝试过什么叫嫉妒。我不会介意他人怎样看我,我只不过不想别人比我更开心。(向王家卫致敬!)

  西毒无双,美艳与狠辣并绝。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忘了,倒在我裙下和倒在我毒下的人哪类更多。大多数的人,往往先是第一类,随即又成了第二类。

  曾经有一个时候,我并不是这么狠毒的,因为那时我还不知道嫉妒的意思。那时我住在一个叫药王谷的地方,有一个爹爹,三个哥哥,还有一大群整天围着我转的师兄。人很容易把幸福当成三餐一般的自然,而不是珍贵的奢侈品。如果从小生长在充满这种奢侈品的环境里,更是会把它当成沙石一样抛掷了。

  除了这种奢侈品以外,谷里的奇花异草也很多,它们的药效我是从小就知道了的。很少有人知道,每一种剧毒的草同时也是治病的药,就看你怎么使用。嫉妒这棵毒草也是一样,不过我明白这一点的时候已经晚了,所以也不曾后悔。

  十六岁以前我都没有出过谷,对外面的世界也不感兴趣。每年都会有几个人进谷来,同时也会有几个人离开,他们大多是些木讷的人,对爹总是十二分的尊敬,而见了我又只会憨憨地笑,巴巴地跟着,我自然把他们看得比花草还低些。花草的表情比他们生动得多,即便天天对着也不会腻烦。

  爹在江湖上的名气似乎很大,因为每个刚进谷来的人都非常兴/奋,说着一些不着边际的话,要悬壶济世之类的
免费TXT小说下载Www.ShuBao2.Com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