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书包网 | 返回本书目录 | 加入书签 | 我的书架 | 我的书签 | TXT全本下载

女博士的彪悍穿越:爱上主公-第23部分

谒凳裁吹氖焙颍簧┖认炱稹

  “曹大人都说了,全部砍了,还愣着干什么?这是曹大人的命令!”杜礼风拍着桌子大吼一声。

  随着他话音落地,三十五把屠刀齐刷刷在空中扬起,下一秒,便划过一道道耀目的寒光……

  时间在那一秒停住了。

  所有的声音,动作,表情都停滞下来,像电影中的慢动作一样。岁月的车轮刹那间停留……似乎要把这一刻详尽地写入历史的篇章……

  溅起的血水,如晶莹的雾气,飘飘洒洒飞向天际……一幕幕,一丝丝,一粒粒,红宝石般的晶莹慢慢浮动着,飘摇着,飞向青空……

  带着不敢置信的表情,我转过身,发丝跟随着我的转身而缓缓扬起……

  三十五个鲜活的生命,转眼间,变成了三十五具喷溅着血柱的沉重尸体,三十五颗头颅在那一刻,离开躯体,落向冰冷的刑场地面,慢慢地翻滚着,脸上依然带着生前最后一刻的表情……

  刑场上空依似乎还回响着肃穆的诵经声,“以无所得故,菩提萨埵,依般若波罗蜜多故,心无挂碍。无挂碍故,无有恐怖,远离颠倒梦想,究竟涅槃……”

  我哑着,愣着,身体瞬间冰凉。

  一个士兵飞起一脚,踢中我的小腿……

  犹如一片被微风吹起的落叶……一点点盘旋着落地……一点点重重地跪下,在三十五具倒下的尸体面前……

  “老方丈,清风,明月,小和尚……”我想大叫,却发现根本叫不出声,喉咙像被死死掐住了一样,快要无法呼吸。

  然而,这样的慢动作只存在我因呆滞而停顿的意识里……

  因为残留的意识在须臾间无法接受眼前的手起刀落,只能这样呆滞着,腐朽着,黯然着……

  而现实情况却恰恰相反,在三十五把屠刀齐刷刷下落之际,一道道血瀑刹那间喷涌而来,三十五具躯体须臾间倒地。在我还没回过神的那一刻,小腿受了重重一击,下一秒便倏地跪倒在地。

  一切都在眨眼间完成,快的让我来不及发出悲痛的哀鸣。

  下一秒,十几把冰冷的屠刀架上了我的脖子……

  O(∩_∩)O

  曹正清会救余思哲么?大讨论!!
第274章 血染风采(3)
血泡在地上翻腾,沿着一道道汇流成溪的血河向前缓缓移动……我看到了百岁的老方丈,也看到了五岁的小和尚,血沫子从他们断裂的颈部吞吐着,喷涌着……

  因怒极而无言,因绝望而镇定,因痛恨而凛冽……

  “曹正清啊!你当真这般无情!”口中下意识地喃喃道。

  为什么,心,竟会那么痛?

  跪在三十五具尸体间,跪在红色的暗河里,跪在这个冷血的男人跟前,喉咙突然一痒,一股不能抑制的腥甜往上翻涌,下一秒,“噗”的一声,我仰头,朝空中喷出一大口嫣红的鲜血。

  血雾,在风中飘散……

  曹正清看着我,星感的薄唇张了又合,合了又张,脸颊像塞了两块生铁般冰冷坚硬。

  当我用充/血的眼睛死死地看着这个男人,看着杜礼风,看着高高在上的遥远的青天时,杜礼风很合时宜地拍案而起,“依太明律法,劫法场者斩立决!!刽子手,还不快行刑!”

  杜礼风话音刚落,曹正清顿了顿,身体挺的像一杆枪,却依然没有起身。

  那一刻,我分明看到他眼里诸多不明的思绪汹涌袭来……

  杜礼风拱手道,“曹大人,请下令吧!”说罢,递上一支黑色令牌。

  我冷冷地看着他,脖子上是十几把冰冷的钢刀;他怔怔地看着我,手中是那支可以要我命的黑色令牌。

  “曹正清,你还在犹豫什么呢?” 我扯出一个平静至极又疯狂至极的笑,抵着脖子上传来的阵阵寒意,大声吼道,“不是说过,再看到我时,一定要砍了我,一定……”

  “来吧,把你手中的令牌扔下来,给我个痛快!”

  “曹大人,该行刑了!”杜礼风好意提醒道。

  人群激愤,有人开始叫嚣,“砍了她,砍了她,砍了她!”

  “对,劫法场,砍了她!”更多的人加入叫嚣的行列。书包网 电子书 分享网站
第275章 生死绝恋(1)
曹正清手里的令牌迟迟没有落下,这个行事果断决绝,阴狠毒辣,从不拖泥带水的男人,第一次,在众目睽睽之下,踌躇着……

  身边是杜礼风那一双犀利的眼睛,身后是众官员质疑的窃窃私语,身前是整个长安城老百姓的起哄和叫嚣,“砍了她,砍了她,砍了她……”

  “曹正清,我又把你狠狠为难了么?”

  “这样的余思哲,这样的大傻瓜,自讨苦吃,你又何必犹豫!”

  “只因为曾经是你的手下,只因为曾经在绝情谷底救你一命,只因为短暂的相拥和莫名的错觉……竟会让铁石心肠,冷漠无情的东厂厂公犹豫么?”

  看着他在全天下人面前,怔怔地拿着令牌出神,一丝黯然的苦笑荡漾在唇际。

  永远是这样……

  义无反顾,做着傻事的余思哲;

  别扭莽撞,倔强冲动的余思哲;

  在全天下人面前狠狠为难着你,也狠狠为难着自己的余思哲;

  此刻,终于要为自己的言行付出代价了……

  “给我个痛快吧,主公大人!”看着那个男人,我忧伤地淡笑道。

  当“主公”两个字脱口而出时,酸楚再次在胸口狠狠蔓延,两人之间,短暂交锋的一幕幕,纠结而甜蜜的一瞬间,便在脑海里一一闪过。

  胸口一闷,那种刺痛的感觉再次袭来,“哇”地一声,又是一口鲜血呕出。

  为什么?

  为什么只要一想到这个男人,心口就会刺痛。而这样的刺痛,竟一次比一次来的猛烈,一次比一次来的频繁……

  我望向他,眼中带着忧伤,无声地喃喃着。

  “老天啊,再给我一点时间好吗?让我把和他之间的事情全部忘掉,然后带着空白的回忆死去……”

  “可是,为什么,为什么最后还是要死在他手里,为什么不能从他手掌中逃开?”

  “曹正清啊……从此以后,我不会再给你添麻烦,也不会再找你麻烦,不会再跟你吵架,不会再跟你翻脸!因为,再也没有以后,再也没有余思哲,再也没有一个不自量力的笨女人!”

  “双膝跪在你面前,动手吧!让一切了结!”

  曹正清竟然看懂了我的唇语,嘴唇微微颤动着,欲言又止。

  那一声“小奴才”始终还是没有说出口……

  没等杜礼风再次开口催促,下一秒,如我所愿,那双修长的手轻轻一扬,黑色令牌便在空中翻转着徐徐下落……

  而那手的主人硬生生地别过脸去,轻轻地闭上了眼睛。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76章 生死绝恋(2)
命定的一刻即将来临,刽子手的钢刀已经高高扬起……

  唇间绽放一个凄惨的笑意,我无声地看向那个别过脸去的男人。

  命运啊,为什么要将你带到我跟前……

  在我无味的人生中,你就像恶魔般靠了过来,生命从此以后翻天覆地……

  命运啊,为什么要安排这样的一天,这样的地点,这样的相望……

  看着你刹那间的犹豫,竟让我心底生出一丝甜蜜的苦涩……

  曾经连个背影都让人觉得胆颤。

  曾经连个眼神都让人觉得心寒。

  就像初次见到你的那天一样,毫无预警地见到你,现在却突然要永不相见 。

  虽然知道离别才是最好的结局,但怎会如此突然。

  那尽头会有什么呢?

  黑暗吗?

  火海吗?

  冰川吗?

  什么都无所谓,我要回去了,我要回家去了。

  再也不用看见你,再也不用理会你,再也不用吵吵闹闹和一个叫曹正清的男人……

  “啪!”令牌落地,一道寒光在头顶扬起……

  初夏的清风拂过一张俊美无俦的侧脸,庄重的官服更衬的他气度不凡,只是那个人静静地沉默着,一直没有转身。

  “再见了,主公大人——我要走了!”

  “可是,要走去哪里呢? 是天国么?不再有悲伤,不再有别离,不再有心痛的那个世界,是天国吧。我在那里等你,等你一起到来的那一天,完成我们未竟的赌约,连同你欠我的一脸盆酒,现在,我就要前往那里了……”

  头顶一阵寒意袭来,是刽子手的屠刀正在落下来吧!

  擦去嘴角的血丝,静静地等待着最后的时刻……

  说时迟,那时快,一阵刺骨的寒风满天满地卷过,仿佛要沁入人的骨髓里。

  刚刚还是六月晴空万里,这会儿却突然阴云密布,强劲的阴风一阵猛过一阵,没来由地寒气逼人。

  “下……下雪了……”人群中突然爆发出一声惊呼。

  刽子手的钢刀硬是愣在半空,离我的脖子只有短短半尺。

  “血溅白练,六月飞雪,三年大旱!” 刽子手喃喃道,手竟微微颤抖起来。

  片片雪花,从空中静静地落下,轻轻停在那把寒光闪闪的钢刀上……

  纯白无垢的落雪和血染寒光的钢刀,一副强烈对比的插画便绽放在烈烈朔风中。

  漫天卷起的鹅毛大雪,终于倏倏地落下来,地上很快铺上了薄薄一层纯白,耀目的血海在纯白的掩盖下显得更为妖艳刺目。

  在突如其来的纯洁里,站在苍茫中的那人,竟显那般忧郁,那般孤单,那般落寞,突然很想伸手抚平他脸上的沧桑,舒展他紧蹙的眉头。

  当他转头看向我的那一刻,我的眼中情不自禁地噙上了薄薄的雾气……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77章 生死绝恋(3)
底下的看客们此刻竟然不约而同地高呼起来。

  “曹大人,六月飞雪,惊天冤案啊!!!”

  “红莲寺的和尚们说不定真的是被冤枉的!”

  “请曹大人明察!”

  “等查明真相再砍这个女人的头!”

  一时间整个刑场纷纷攘攘。

  我无言地愣着,依然跪在地上。摊开手掌,一枚六棱形的雪花静静地落在掌心,冰凉的寒意直达心底……

  “当一个人什么都没有了,放弃了一切,最绝望的时候看到的东西,那就叫梦想吧!愚昧地活了二十五年,想入非非了二十五年,这一刻,才知道,自己的梦想是什么?”低头微微一笑,再抬起头时,便落入一双漆黑的眼眸中。

  曹正清似笑非笑地看着我,唇边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

  下一秒,他转身对旁边的杜礼风正色道,“血溅白练,六月飞雪,三年大旱,要是今天再行刑的话,恐怕天/怒人怨!”

  “曹大人!”杜礼风为难道,“不是我不给你面子!令牌落地,人头不保!就算皇上亲临,也改不了定下的判决,这是祖宗的规矩!”

  没等曹正清反应,杜礼风便冲底下的众人大喊道,“令牌落地,砍!”

  这句话是说给众看客听的,是说给刽子手听的,是说给余思哲听的,更是说给曹正清听的。

  那把沾满落雪的屠刀便又在头顶扬起,我看着曹正清,无奈地摇头一笑。即使只是这样安静的看着他,这个孤独的男人也让我心痛。

  这一刻,他没有转过头去,只是静静的看着我。

  不会因为余思哲随时都会死去,曹正清就不再是曹正清;

  不会因为曾经有过的生命交错,曹正清就不再是曹正清;

  现在,已经全部都无所谓了。

  已经没有时间再等下去了,而且我也不希望,带着遗憾离开这个世界。

  “如果不能用眼睛记住我的样子,那么就让你用心记住吧。”我暗暗微笑着。

  看着那男人,突然大声喊道,“曹大人,我有一事相求!”

  曹正清一怔,杜礼风亦是一怔,刽子手扬起的刀又落了下来。

  “你说!”曹正清平静道。

  “在绝情谷底,曾经答应要送你一份礼物,一直欠到现在!在临死前,我想把这债还给你!”我淡然一笑道。

  O(∩_∩)O

  猜猜礼物是什么?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78章 生死绝恋(4)
我微笑着,但曹正清却显然笑不出来。

  在他怔怔的目光中,我取出身边的玉箫,轻轻拂过碧绿的箫身。

  当红唇轻触那一抹碧绿,一曲《笑傲江湖》便悠扬地飘在无边无际的白雪中……

  箫声深沉静谧,每一个音符都显现出幽婉深邃,远离尘嚣的静美。人可以淡如菊,心可以静如湖,这样的淡泊可以像大海般包容……

  曹正清怔怔地看着我,我静静地看着他。

  这一刻,没有刑场,没看客,没有官员,整个天地间只剩下两个对望的身影和漫天漫地的白雪……

  “小奴才!”那个眼神仿佛轻声呼唤着。

  “主公大人!”我微笑回应。

  清冷空寂的现实,万物俱敛;

  笙箫悠扬的时空,周遭沉默;

  脱俗绝尘的箫声,宁静淡然……

  当天地连成白色的一体,一条条白线斜斜地迎面扑来。

  越来越密的雪花,越来越急的朔风,铺天盖地终于眯了我的眼,似乎看到一个俊朗的身姿正一步步朝我走来。

  箫声呜咽,一滴清泪悄然滑落眼角,“要把你的模样,努力地从脑海中擦除。因为即将分别,永远不想记起,不想在那个世界里依然记得你,宁愿从来没有遇到你,宁愿什么也不曾发生……”

  可是,我更愿意听到他说:小奴才,别走!

  当最后一个音符落地,箫声戛然而止,万籁俱寂,唯有风声呼啸而过。

  睁开迷蒙的眼睛,眼前哪有什么朝我走来的身影,曹正清依然静静地站在那里,眼中的惊愕,毫不掩饰地溢出。

  “主公大人,这首《笑傲江湖》,今天,只为你一人而奏……就当是绝情谷底答应要送你的礼物!”我淡然一笑。

  “笑傲江湖……”曹正清出神地喃喃道。

  旁边一脸不耐烦的杜礼风,见我一曲完毕,阴阴笑道,“芙蓉姑娘,一路走好!”
第279章 狂蟒之灾(1)
杜礼风笑意过后便是冷漠的一声戾喝,“刽子手,行刑!”

  他话音刚落,人群中突然传来一阵马蚤动,后排的看客在尖/叫。

  “妈啊!!”

  “救命啊!”

  “这是什么东西?”

  “谁在鬼叫,想造/反啊!”杜礼风的脸色黑黑白白,显然有些挂不住,他阴沉地厉喝道,“马上行刑!把这女人给本官砍了!”随即又冲底下的众人怒吼道,“你们这些人,刑场上大呼小叫,眼里还有没有王法了!”

  刽子手领命,一刻也没有停留,手起刀落,寒光乍现……

  朔风卷起滚滚积雪,在闭上眼睛的那一刻,仿佛看到曹正清眼中的波涛汹涌。

  没有等来脖子上刹那间的寒意,却听到一阵纷乱的惊呼。

  “救命啊!”

  “妖蛇现身!”

  “快跑啊!妖怪,妖怪啊!”

  就在那个刹间,最猛烈的一波风,转瞬间呼啸着压顶而来!身边到处都是惊呼,每个人都立足不稳,连连倒退着。

  待我抬头时,那一声惊呼被生生地吓进了肚子里。

  一颗硕/大无朋的蛇头正昂然地立在我头顶上方的半空中。巨蛇怒目圆睁,口中竟是刚刚要手起刀落的刽子手。

  刽子手显然还未死透,此刻,早已抖的不成/人形,口中竟喊不出一点声音。

  “红莲寺……口吐莲花的大蛇!” 我喃喃道。

  巨蛇一口吞了刽子手后,又绕着致远残缺的身体缓缓地转了一圈……

  在硕/大蛇身包围中,那个孤零零地绑在行刑柱上身体显得更加渺小。纯白的雪花覆盖着那几乎已成骨架的残缺的躯壳,滴落的血水早已冻结成冰。

  巨蛇身上的鳞片终于密密麻麻地竖了起来,还未等众人回过神来,巨蛇庞大的身躯一扫,黑压压的一片看客顿时被碾压成泥浆;尾巴如飓风般一挥,几十颗头颅齐唰唰削落在地;狂怒的身躯盘旋着一卷,数百个看客被拧在一起,搅成一根巨大的人肉麻花……

  白雪皑皑,血雨纷纷,此刻,红白相间的天地间已化作一座真正的人间炼狱……shubao2.com 书包网最好的txt
第280章 狂蟒之灾(2)
人群中骤然间爆发出哭天抢地的呼声,这一刻,犹如山崩地裂,烈焰狂峰。

  黑压压的看客四处逃散却又慌不择路,惊恐慌乱中被推到而踩踏致死的不计其数。一时间,哭喊声,咒骂声,呜咽声,嚎啕声,交织成世界末日降临前的最后景象……

  妖蛇巨大的头颅静静地昂扬,那双绿油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曹正清一行,没有人敢贸然挪动脚步。

  弓箭,刀枪,长矛,完全失效,士兵潮水一样涌上前去,最后又像潮水一样落荒而逃……

  杜礼风强作镇定,但扶在桌角却依然颤抖不止的双手泄露了他内心的恐慌,其余的官员早已“扑通”一声瘫软在地,如一滩烂泥,再也立不起来。

  唯有曹正清,岿然不动,腰板笔直,立的像一杆枪。在这样千钧一发之际,他更加面不改色,眼神坚毅而镇定,整个刑场上,恐怕他是唯一一个没有发抖的人。

  他背着手,双目犹如冷电,精/光四射,气势慑人,浑身有一股隐隐的强大的气场在蔓延。而巨蛇,静静地昂扬着脖子,通体的鳞片如一根根羽毛,又如一把把利剑,直挺挺地陡立,杀气逼人。

  于是,一人一蛇,四目相对,中间电光火石,硝烟弥漫,彷佛两个种族之间的战斗,一触即发。

  我想挣扎着起身,却发现双腿早已酸软,连爬走的力气也没有。

  一场硝烟弥漫,恨意弥漫的僵局就在凡人和妖物之间陡然惊现。

  正在这时,一道黑色的光芒划破苍茫雪幕,直直地朝我飞来。我来不及躲闪,额头上便受了重重一击。

  “哎哟——”吃痛的大叫一声,低头一看,竟是一块惊堂木。

  愤愤地抬头,刚好看见缩在曹正清身后的杜礼风正悄悄缩回脚去。

  “这个老王八蛋!”我暗骂,“想借我引开妖蛇,好自己跑路!”书 包 网 txt小说上传分享
第281章 孤军奋战(1)
果然不出所料,我的惊叫声马上引来了巨蛇的注视,一双深不可测的绿油油的眼睛死死地盯着我,猩红狭长的蛇信子不停地抖动着。

  我手足无措地瞪着巨蛇,一时间,竟手脚冰凉。

  说时迟,那时快,巨蛇脖子微微往后一仰,下一秒便倏地张口朝我扑来,但一个身影显然比它更快。

  一道寒光带着强劲的内力气势汹汹地划向巨蛇的双目,曹正清不知什么时候捡起了刽子手扔下的钢刀挡在我的身前。

  飞身,捡刀,出手,所有动作一气呵成。

  “还不快走!”他死死盯着妖蛇,头也不回道,“余思哲,你已经在我面前死过两次,我不会再让你死第三次,就算皇帝亲自来行刑,我也不会让你死!快走!”

  “你以为我不想走啊,我脚软了!”哭丧着脸大喊道,心里却洋溢起一丝即苦涩又甜蜜的感觉。

  甚至没来得及回头看我一眼,一声清啸过后,曹正清左足一点,身影如风,快如闪电,高高跃起。

  此刻,妖蛇已经咆哮着向他飞扑过去,庞大的身躯竟丝毫不见迟缓,反而是灵活中蕴含/着巨大的力量。

  整个刑场在猎猎寒风中萧瑟一片,满地的断肢残骸,血污幽魂。

  白茫茫的天地间,仿佛就只剩三个活物:余思哲,曹正清,妖蛇。

  曹正清招式奇快,内力深沉,绝对是江湖数一数二的高手,这一刻更是拼尽了十二分的功力。

  只见他灵巧的躲避着妖蛇,时而掠过地面,妖蛇便紧跟不舍。

  曹正清行路时足下积雪不起,便如是在水面上飘浮一般,妖蛇竟丝毫近不了身。

  我从来没想过一个人的内力能如此雄厚,内劲一吐,使出的每一掌竟震的身遭飘落的雪花纷纷荡开,如一波波的涟漪。

  空气在微微震动,我的耳膜嗡嗡作响。书包 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82章 孤军奋战(2)
此刻的曹正清,如此专注而决绝,跟易剑比武时完全像是两个人。

  如果有江湖侠客在此,看到他使出的每一招每一式,定然会惊讶地合不拢嘴。一招招早已失传的绝技被他使得荡气回肠。

  我的心紧缩着,每一次惊心动魄的交锋都是一次心的煎熬。紧张,担忧,期盼,慌乱,这些杂乱无章的感情第一次齐齐在心底涌现。

  双脚渐渐恢复了知觉,明明可以就此离开,逃的远远地,躲的远远地,把一切都扔给这个家伙。

  可是,我如何能走,如何能像个没事人那般离开,如何能眼睁睁地扔下他一个人孤军奋战。

  “小心!”看到妖蛇将尾巴扫向曹正清,我吓的扔不住叫出声来,指尖竟不可遏制地剧烈颤抖起来。

  “你不会有事的,一定不会有事的!”死死咬着嘴唇,下意识地喃喃自语道。

  看着和妖蛇孤身奋战的男人,眼泪情不自禁地滑落脸颊……

  心好痛,真的好痛。

  “为什么在死生关头,站在我身前的人都是你,跌落悬崖时的舍命相救,妖蛇当前时的挺身而出......”

  “余思哲,你已经在我面前死过两次,我不会再让你死第三次,就算皇帝亲自来行刑,我也不会让你死!快走!”

  为什么?为什么要跟我说这些?不是对我恨之入骨么?

  “余思哲,如果再让我遇见你,我一定砍了你,一定……”

  在红枫山庄愤然离去的那一刻,不是斩钉截铁说过要砍我的脑袋么?

  曹正清啊,能不能告诉我,你到底在想些什么?难道说,这又是你戏弄我的手段么?

  见鬼!

  天底下哪有这样愚蠢的人,豁出自己的命只为戏弄别人?

  天底下哪有这样无聊的人,出尔反尔只为消遣和戏谑而已?

  那么笨的余思哲,那么粗枝大叶的余思哲,那么反应迟钝的余思哲,如何能明白你的喜怒无常,如何能明白你的冷漠善变,如何能明白你前后不一,自相矛盾的誓言……

  所以今天,就在今天,我一定要弄明白。

  就算你死了,我也要追到那个世界,问个明白……

  是真实的谎言,还是你言不由衷?书包网 shubao2.com 想看书来书包网
第283章 浮生若梦(1)
妖蛇庞大的身躯已经坑坑洼洼,曹正清遒劲掌力落在它身上,竟将它坚硬如铁的鳞片生生震碎。

  曹正清身影忽动,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跃到妖蛇的头顶,使出十二分内力,一掌击落。只听的“哗啦”一声,内力透过妖蛇的头颅,竟将地上的积雪震的滚滚荡开。

  在这样雄浑的内力下,积雪瞬间沸腾,化作阵阵白雾升起,整个天地间顿时一片水汽氤氲。

  前一秒,还是白雪皑皑的地面,这一刻,积雪化成了水汽,断肢残骸猛然间乍现,暗红的血液重新翻滚着,冒着泡,汇流成河。

  这样的突变,惊的我连退三步,一时间竟喘不过气来。

  妖蛇吃痛,巨大的身体左右摇摆,一条粗壮的蛇尾狠命地拍打着地面。地底顿时传来震耳欲聋的轰鸣声,伴随着微微的颤动,仿佛十级大地震的前兆。

  这汹涌澎湃的力量凡人如何抵挡的了,纵然如曹正清这样的绝世高手,依然无法驾驭。

  妖蛇发狠一甩,曹正清的身体便被抛到了空中,没等他运功调整,下一秒,妖蛇一个大力的盘旋,竟将他的身体紧紧裹在了层层叠叠的躯体间。

  “天哪!”我当即吓得双脚一软,重新跌坐在地上。

  再抬头时,正瞧见曹正清一口鲜血呕出,脸上全无血色,要是换成别人恐怕早就被拧成了肉酱。

  “你快走!”曹正清冲我大吼道。

  他话音未落,妖蛇庞大的身体再次一收,又是一口嫣红从他嘴里喷出。

  那么骄傲自负的男人,那么不可一世的男人,那么武功盖世的男人,此刻却命悬一线。

  终于,止不住的泪水不断地滑落脸颊,心又狠狠地刺痛起来,这一次,痛楚,来的那么猛烈,那么突然。

  “曹正清,我不准你死!”泪眼朦胧地瞪着他骂道,“为什么……为什么要救我?”

  “余思哲,你是笨蛋吗?再不走就来不及了!”曹正清看着我大吼道,嘴角挂着血痕,脸色依然苍白,眼中更是浓浓的怒意。

  “你说啊!为什么要救我?给我一个答案,就算死,也让我死个明白!”

  曹正清正运气抵挡来自妖蛇的纠缠,一口真气提在胸前,如何能开口回答。

  然而,一门心思想寻一个出口的余思哲竟全然不顾。

  此刻,我只想找一条明路,一条漆黑的夜里曹正清指引的明路,哪怕说出的是伤人的答案,哪怕说出的是戏谑的谎言,我也认命。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284章 浮生若梦(2)
曹正清啊,就算追到天涯海角,就算追到那个世界,今天,我不会再放过你。

  生也好,死也好,至少可以心安……至少不用再百转千回,暗自神伤……

  初次见到你的那一天,你便毫不留情想要/我的命。

  再次见到你的那一天,君子人,君子话,君子约,全在那碗酒里,你眼底的戏谑依然无法忘却。

  不可琢磨的你,真的让我好辛苦……

  不想再莫名其妙的难过,不想再莫名其妙的纠结,不想再看着这样的你……

  “快走啊!”曹正清气沉丹田,怒吼一声。

  飓风吹起乱雪,纷扬弥漫了半天。

  我失神地看着那个男人,强压着胸口的刺痛,慢慢站了起来。

  风暴一起,四周一片白茫茫,连东南西北都分辨不出,一时间,竟看不清半空中那个男人的模样。

  “不想让你看到我现在的样子……你快走吧……”只听到他嘶哑的低声道。

  我没有挪动脚步,只是静静地望着他。

  “滚开……别让我再看见你……滚……”曹正清提起一口气,断断续续吼道。

  当最后一个“滚”字穿透风暴送到我耳边时,眼泪早已汹涌。

  “我也不想看到这样的曹正清!我恨死你了……恨死你了……恨你的喜怒无常,恨你的阴晴不定,恨你的纠缠不清……”我愤怒地回吼。

  下一秒,一抹苦涩的笑容绽放在唇角,喃喃道,“可是,却无法眼睁睁看着这样的你死掉……”话一出口,眼前雾气汹涌,整个人早已跌跌撞撞地奔向致远的尸身。

  虽然离行刑柱只有短短十几米的距离,我却觉得像隔了万水千山。

  心口传来阵阵刺痛,血气翻涌,脚步已然踉跄,竟被地上的一具尸体绊倒,整个身体一下子扑进了浓郁的暗红血河里。

  一阵刺鼻的血腥味让我昏眩,有这么三秒钟,眼前竟是一片黑暗……

  “你是白痴吗?小奴才,快走啊!我……咳咳……撑不了多久了!”曹正清断断续续地大喊道。

  如果男人让女人的眼睛流泪水,那男人的眼睛将会先流血水。

  曹正清,该死的,你让我流了这么多眼泪,这一天里流的眼泪,比我二十五年的生命中加起来的还要多……

  看了一眼致远残破的身躯,他身上冰冻的血水早已被曹正清雄厚的内力震得化开。此刻,血水和雨水混在一起,黏黏的,浓郁的,暗红色的液体,正“滴答滴答”落在雪地上。

  如果换做平时,看到这样一具血肉模糊的骨架,我一定拔腿就跑,但是现在,我咬牙挺住了。

  解下他的尸身,低声道,“致远,对不住了!”说罢,背起那具湿漉漉的躯壳便往台下跑去。

  心里只有一个念头,“活着吧!曹正清!”

  “即使活着也极其孤独的你……如何能把这样的你一个人留在那个黑暗的地方……”

  “余思哲,你疯了,快放下!”身后是曹正清声嘶力竭的怒吼。txt电子书分享平台 书包网
第285章 悲伤恋歌(1)
背上是致远残缺的尸体,脚底是湿滑的雪地,身后是那个家伙的怒吼。

  但是余思哲没办法停下来。

  如果昨天为止,依然是我们的命运的话,那么今天起,将是我们自己的选择了。

  从现在起,余思哲和曹正清,就要为自己的选择负起责任!

  蠢笨的余思哲,又一次在你面前做了不要命的傻事……

  可是,该死的,我为什么要为那样的你做不要命的傻事,你又为什么要为这样的我做不要命的傻事。难道这就是我们的命运,这就是我们的选择……

  可是为什么,这样的选择,留给我的却是痛楚而甜蜜的错觉……

  是错觉么?

  一定是错觉吧!

  余思哲和曹正清,两个不疯魔不成活的人,在彼此眼中,看到的都是错觉吧!

  嘴角轻轻扬起,眼睛早已迷蒙,背着致远的尸身,我拼出全部的力气,跌跌撞撞往前奔去。

  妖蛇显然看到了我盗走致远的身体,下一秒,它倏地放开曹正清,嘶吼着扑过来。

  “来吧,来追我吧!”一边奔跑着,一边强扔着心口的刺痛。

  “他应该脱险了吧!”

  “即使活着也极其孤独的曹正清,真的无法把那样的他,留在那个黑暗的地方,所以,让我去吧!”

  “那里会是什么样的呢?会比这儿……更黑暗或者更冷酷吗? 我马上会去,要不了多久,就会去了!”想起那个家伙,不禁淡然一笑。

  不用回头,我也能感觉到妖蛇比刚才更汹涌百倍的怒意,那条猩红的蛇信子不断吞吐,滚滚的白雾随着蛇身的摩擦,在我身后不断翻腾。

  就在妖蛇接近我的那一刻,我站住了,转过身,把致远的尸身轻轻放在纯白的雪地上,平静地看着头顶的庞然大物。

  妖蛇的双目一片血红,嗜杀的血星早已积累到顶点。

  越过妖蛇庞大的身躯,我看到曹正清站在三丈外的雪地上。

  那样的曹正清,面无血色,苍白的犹如一张白纸,仿佛随时都会随风而去,胸口点点的嫣红犹如肆意绽放的娇艳牡丹,提醒着我他受的重伤。

  “明明可以脱险,为什么还要追过来呢……曹正清,你这个白痴,我的苦心孤诣岂不是被你白白糟蹋了……”

  心,不可抑止地疼痛着,眼泪又倏倏地落下来。

  妖蛇就在头顶,随时都会带走这条命。但是,此刻,整个天地间,仿佛只剩下那个男人。

  “等到心跳停止的时候,我才会放你走!” 那枯萎花瓣一样的嘴唇轻轻翕合,曹正清抚着胸口,看着我轻笑,身体微微晃动。

  风雪卷了过来,扑到脸上。

  我闭上眼睛,听耳畔风雪的呼啸声瞬忽来去,避不开那如刀般割的疼痛。衣袖下的手,在他话音落地的刹那竟有些微的颤抖。

  “这就是你给的答案么?主公大人……等到心跳停止的时候,才会放我走……”
第286章 悲伤恋歌(2)
曹正清看着我,平静的眸华中有着钢铁般的决绝和坚定。

  妖蛇鲜红的蛇信子不断地吞吐着,硕/大的蛇头昂扬地悬在我的头顶,一张血盆大口随时都会嘶吼着落下来。

  死亡近在咫尺,仿佛触手可及……

  “主公大人,请你不要再做傻事了!那些甜蜜,那些伤害,那些承诺,那些疼痛,那些猜忌,那些所有的所有,到此为止吧!”

  看着这个独自孤独,又独自坚强的男人,我的眼中带着忧伤,心尖如针扎般刺痛。

  这样突如其来的答案,这样突如其来的曹正清,如何不让我手足无措……

  怎么办?

  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办?

  该死的,曹正清,你又把难题抛给了我。

  这个难题会让活着的人好辛苦,因为它根本就是无解的……

  那就让活着的人去辛苦吧!所以,曹正清你要活下去!活着去解开这个无解的难题!

  “曹大人,等到你心跳停止的时候放我走,会不会太晚了!恐怕现在我就要离开了……不要跟来……我不想在那个世界再看到一个叫曹正清的人……所以不要跟来,别让我看到你……”

  “余思哲,你好笨。”曹正清苍白的脸上绽放出一个浓的化不开的笑意。

  “你现在才知道我笨吗?”

  “我觉得你真的好笨!”男人苦笑着点点头。

  我看了他一眼,摇摇头,嘴角扯出一个苦涩的笑容。低头看着自己,一身血衣,污秽不堪。余思哲不光是笨,还很蠢,很狼狈,很固执,很别扭。

  再抬头时,目光已经从那个男人身上收回,停留在妖蛇身上,妖蛇一双幽深的眼亦是冷冷地盯着我。

  “带他走吧!你一个修炼千年的妖物,竟然爱上了一个凡人……”我轻声道,不管妖蛇能不能听懂,依然兀自说着,“带着致远,远走高飞,远离尘嚣。”

  顿了顿,若有所思地微笑道,“不能同生,但愿共死!”

  妖蛇身躯昂扬,静静地注视着我,我亦是静静地注视着它。

  有一瞬间,我仿佛觉得立在眼前的并不是什么妖蛇,而是一个美艳女子,正悲恸地看着自己惨死的爱人,但这样的错觉在曹正清出手时,便如泡沫般破灭。

  “我来引开,你快走!”曹正清话音未落,身影已动,一口真气沉在丹田,一招“玉碎乾坤”和“人鬼殊途”直逼蛇首。

  在翻身跃起时,曹正清蓦然回首,淡淡一笑,我愣住了,愣在这个云淡风轻,波光流转的笑容里。

  最后的惊鸿一瞥中,他的眼中竟有一丝赴死的决绝,带着内力的声音从头顶传来,震得我站立不稳。

  “不能同生,但愿共死,真的让人向往!可惜,我还是想要你活着……答应我你不会死,答应我!”曹正清微笑着。
第287章 爱有来生(1)
“不能!我不能答应。你是我的什么人,我凭什么要答应你……你什么也不是,就是一个傻子,一个和我一样的笨蛋……你有什么资格要求我……”

  眼泪早已汹涌,意识开始混乱,喉咙里一阵又一阵的血腥味翻涌。

  “余思哲就是这么别扭,永远都别指望我乖乖听话!除非你活着,活着来要求我,命令我,叫我小奴才……”

  急急说完这几句话,一阵阵昏眩的感觉袭来,身体也开始摇摇欲坠。

  曹正清,你听到了么?

  我已经明明白白地告诉你,你不是我的什么人……所以不要为我做傻事……

  即便死了,也与我无关,你这个傻子啊!

  有生必有灭,一个人的生命和一朵花的生命并无不同。在人的眼里看来极其珍贵的生命,对于天地而言,不过是转瞬即灭的尘埃罢了!

  可是,即便如此,在我眼中,那个家伙岂能这么轻易的死去,他是曹正清,东厂厂公,天朝的敬国侯,一个时代的中流砥柱,岂能这样白白送命……

  妖蛇的血性已经完全被激起,正疯狂地甩动着身体,由于身负重伤,曹正清内息不稳,动作稍有迟滞。

  就在这迟滞的一刹那,妖蛇甩开他的身体,毫不迟疑地张开血盆

Readme:第二书包网www.shubao201.com)为大型中文TXT小说电子书在线分享平台,无需注册即可下载,为网友免费提供各类电子书籍在线阅读和TXTh小说下载!
本站仅收录TXT格式的电子书,确保了绝对的无病毒,本站的所有电子书读者都可以放心下载阅读。本站拒绝任何形式的非法不良电子书,请读者不要上传此类书籍,一经发现将立即删除。版权声明: 本站所有电子书均由网友自行上传共享,与本站立场无关,如无意侵犯了您的权益,请联系管理员E-mail:admin@shubao27.com




{elapsed_time}